必須面對的藍綠漩渦

 

目前台灣社會,藍綠政黨,長期被核心問題圍困,所有政治攻防,追根究柢,幾乎都和核心價值有關,反對黨國民黨最簡單策略,就是對任何議題,凸臭到底,反對到底,國會如此,地方議會如此,最後使人民對政治疲累,因此對政黨政治失望,接著疏離政治,自認自己是中立白色,或無顏色(透明?)圖/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目前台灣社會,藍綠政黨,長期被核心問題圍困,所有政治攻防,追根究柢,幾乎都和核心價值有關,圖/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醒來的時候,山屋外面仍然昏黑,原來,初夏第一波梅雨來臨,我正在猶豫,是否持續晨間的山區散步,最終還是披起雨具,選擇面對大雨,

一如往常,到外面山區走走,活動活動筋骨。

現實生活中,有很多無法逃避的事情,天要下雨只是其中之一,還有就像政客口中的藍綠漩渦,這類政治漩渦,存在台灣已經很久,漩渦從中華民國混亂內戰後,移植到台灣,算來已經70年,你無法逃避,只能面對。

台灣總統面對國族認同問題,從老李時代到小英總統,基本上就是採取鴕鳥策略,過去,兩蔣威權時代,還可以用「漢賊不兩立」口號,強制人民接受中國認同,編織反攻中國大夢,蔣政權用各種強制手段,在這塊土地上,植入中國因素,還記得:70年代,電視布袋戲剛剛萌芽,雲州大儒俠史艷文,人人愛看,宋楚瑜主管的新聞局,先要求改成國語製播,但沒人看,只好改回來,後來發生小學生在考試卷,寫上民族英雄是史艷文,搞到製作人趕快創造一個「中國強」,出來圓場,劇中有了「中國強」這號人物,新聞局就不再找麻煩,否則台灣人連布袋戲都沒得看了。

台灣社會解嚴之後,最後的「三民主義統一中國」也省了,中台兩國,軍事力量彼起我消,人口面積較小一方,只能以「維持現狀」圓謊,希望時間換取空間,一代拖過一代,可是,一旦老共不願意維持現狀,這時候,時間就從良藥變成毒藥,政治問題變成大漩渦。

所謂漩渦,物理學上因為兩股水流高低差距,引起的水上螺旋體,這個地方,也是大海中的險區,放在台灣社會,所指的漩渦核心,就是台灣歷史因素,造成的統獨和國族認同的衝突。柯文哲針對最近的北農話題:「吳音寧事件」,所引發的政治惡鬥,做了一個總結:「呼籲選民要跳脫藍綠惡鬥」,很顯然,這位政治素人腦袋聰明,經過訓練,已經熟悉政治用語的謀略,延伸此話意思,就是要選民放棄藍綠,回歸中間的白色,可是,你就算假裝跳脫了,其實漩渦還在。

解決政治意識,引起的惡鬥方法,不在跳脫,而在面對,柯文哲想到的,只是利用政治話語,爭取選票,而不是處理根本問題,目前台灣社會,藍綠政黨,長期被核心問題圍困,所有政治攻防,追根究柢,幾乎都和核心價值有關,反對黨國民黨最簡單策略,就是對任何議題,凸臭到底,反對到底,國會如此,地方議會如此,最後使人民對政治疲累,因此對政黨政治失望,接著疏離政治,自認自己是中立白色,或無顏色(透明?),但是,儘管如此,中立或白色,也不盡然就能代表正義,況且,柯文哲已經變成「雜色」代表,最近中共和台灣某些統派唱和,提倡所謂「無色覺醒」,其實豈非國王的新衣?

2013年以來,台灣經歷過大埔事件,洪仲丘事件,反媒體壟斷以及太陽花運動,公民力量逐漸抬頭,抗議執政者侵害民主人權,已經不是政黨專屬,所謂非傳統藍綠板塊的公民覺醒,一夕間噴發,這股力量,也把柯文哲送到市長寶座,這股力量,俗稱白色力量,或者說:是台灣社會對藍綠政黨,保持距離的力量,很顯然,這股力量在台灣,正在擴大中。根據「今週刊」今年初的調查,對藍綠政黨都不滿的公民,已經高達41%,令人驚訝的是:這裡面30到40歲壯年,超過一半以上。

台灣在解嚴之後,社會力量大量奮起,藍綠陣營的統獨立場,相互激盪,造成社會分裂,甚至已經影響國家建設和經濟的進步,在多元民主自由氛圍下,更容易使中國因素,有機會介入社會和政治,中國把這股入侵台灣的統戰,稱為入島,入戶,入腦。八年來,中國每年斥資五百億台幣,用在這項統戰工作,但是,如何鑑定台灣被紅色影響的人口有多少?卻是難題,最近被以共諜起訴的王炳忠們,也恐怕只是陰暗處的冰山一角而已,其實還有許多比他大的咖。

長期以來,執政者面對這兩股力量的衝突,採取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維持現狀」,企圖用時間良藥,拖延解決的方案,並且一廂情願,把台灣國族認同,寄望在中國的民主化,可惜,這樣的寄望,已經出現危險,甚且危及國家的體制和生存。

從一個簡單例子可以知道,過去,蔣經國為了培養黨國接班人,仿造德國和老共的少年先鋒隊,創建了青年反共救國團,經過轉型之後,救國團把反共帽子,自行摘下,取消反共立場,直接變成救國團,並藉此迴避不當黨產調查。最近傳出:救國團高層和老共聯手,舉辦夏令營,把過去反共教育下的年輕人,推向反民主台灣的老共懷抱,國共兩個黨國,一路走來,反台灣旗幟,更加鮮明,這些年輕人心性未成熟,我們不得不替台灣年輕一代擔心,也為台灣現狀擔心。

中國統戰部,有兩位撰寫「吞併台灣策略」的軍師:辛旗和王滬寧,兩位所寫併吞台灣步驟方法,內容大同小異,相同的是以金錢收買台灣,收編媒體,進行洗腦,最大差異是:後者主張放棄國民黨,重新扶植親中國政黨,而前者則認為:應該直接改變目前在野的國民黨,收為己用,從目前趨勢看來,辛旗的策略,在統戰部高層佔了上風,收買國民黨為老共效力,剛好是國民黨選舉,亟需要金錢的時候,這個策略,仍然是現階段中國侵台主軸,年底選舉和2018年選舉,不知有幾十億人民幣化成美金流入台灣「助選」!

八年下來,入島,入戶,入腦的攻勢,已經看出成果,老共「大外宣」金錢沒有白花,從最近幾個民調可以看出:台灣社會正被老共改變中,無怪乎:中國發言人安鋒山,會信心滿滿說:「台灣年底選舉,是國共民三黨選擇」,更簡單說:選擇藍色就是選擇老共制台,目前首都選舉一個是純藍,一個雜色,另一個是「非強勢的綠色」。

中國老共很清楚:冒著和老美打仗風險(而且一定打輸丶甚至亡黨),想併吞台灣,這筆帳根本不划算,那麼只要能夠控制台灣,又不引起老美不高興,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控制台灣政治,這就是所謂使台灣「芬蘭化」,一旦可以控制台灣政治,就算最後台灣問題處理,必須由國際法庭判決,由台灣人民公投前途,到時候,只要支持併入中國者居多,就是中國的勝利。

共產黨國際擴張,最善於運用民主形式,1947年,美蘇爆發冷戰,使朝鮮獨立建國陷入分裂,聯合國建議用人民公投,決定聯合政府,蘇聯藉此機會大量吸收共產黨員,並且把勞動黨和人民黨合併,親蘇聯黨員高達68萬,企圖以民主選舉方法,打造親蘇聯的朝鮮國,可見,利用民主達到一黨專制,是共產黨慣用伎倆。

2016年,歷經白色力量崛起,國內政黨勢力重組,支持民進黨創下48%高峰,國民黨跌落22%,但是,對共產黨好感仍有12%,沒想到執政兩年下來,豬羊變色,國民黨支持度小幅上升到24%,民進黨一口氣失去20%支持度,只剩下28%,但是,令人擔心的是共產黨好感度,也來到20 %(?)可以想見,國民黨60年來留下爛攤子,民進黨上台無法處理,或處理無法令人滿意,是主要原因,改革不力或態度搖擺,換來失去20%的代價,更令人擔心的是:台灣人對共產黨好感度,悄悄來到30%?

根據6月17日台灣民意調查公布的數據,以國家詢問好感度,台灣最好感的國家是新加坡丶加拿大,但是,有48,8%的人對中國好感,高於惡感的43,3%,顯然,中國的經濟和硬體建設快速成長,對台灣已經造成磁吸效應,表象的美好可以掩飾內在醜惡,當然,好感度並不能證明:台灣人喜歡在中共體制下生活。

從最近另一項民視的民調,可以發現這種危機:

民視電視台曾經用問卷,調查人民態度,例如:台灣處在美國和中國之間,為了台灣安全,認為應該擁抱中國,居然有30 %,而且,在中國對台灣外交施壓的情況下,認為國民黨政客到中國交流,屬於正確,也來到25 %,可以證明台灣人民對中國的心理防衛,正在消退。

背後因素,當然是統派媒體的洗腦作用,已經達到成果,更簡單說:對中國共產黨好感的人數,從2016年的12%,悄悄來到25%以上,怎麼不令人擔心。

這個結果,和入島入戶入腦,相當程度有關,中國利用很低的價格,大力透過鄰里和底層的宮廟系統,用交流旅行方式,把人帶到中國洗腦,就算10個人有1個成功,這些人回到台灣,擴散宣傳效應,力量也相當可觀,目前在成大擔任教職得的梁文滔教授說:「老共不怕你反對他,最怕你不接觸,不理它,只要你願意接觸,老共就有自信把你洗腦」,一語道出老共的洗腦術。

老共奉行:「所謂真理,其實就是999次的謊言」,每天聽假話,聽多了就變成真的,這是人性中的惰性,因為你會想:「如果不是真的,他何必一再重複」。

在台統媒,變成老共的宣傳部,美化中國一切,看衰台灣未來,醜化台灣政府,隱藏專制獨裁國家,對自由人權的迫害,對言論的壓制,對民主政治的敵視,對一黨專制貪腐的掩飾,我們不否認:台灣還是不正常國家,但是,中國卻是實質生病丶變態的國家,當你用選票選擇政黨的時候,要想清楚:你正在為自己,也為下一代做選擇,請問:你選擇持續當一個自由人,還是要當奴隸?

台灣是自由開放資訊爆炸的社會,對某些人來說,過多的訊息是負擔,但是,從太多的訊息中,分辨真假和對錯,是成為一個自由人,必須學習的過程。

政治或統獨漩渦,從來不會自行消失,而且,他從政客的嘴裡千變萬化,逃避漩渦者,就如同維持現狀,正是台灣成為正常國家的最大敵人,漩渦必須人們用智慧勇敢面對,用你的赤子之心,選擇捍衛這塊土地的人,台語說:「心頭掠予定,勿驚樹尾作風颱」,現在已經是台灣人無法逃避,必須面對選擇的時刻了,請記住:只要失去這塊土地,我們全部一無所有。

< 資料來源:《民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