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談「言論自由」何其難

台灣在戒嚴之下,沒有言論自由。批評政府或要求改革太強烈,政府不高興,都會成為政治犯,重的被處死,輕的長期服刑,幸運的逃亡海外,連流行歌也逃不過嚴密監聽的敏感耳覺。流行歌的題目太感傷或內容疑有所影射者都成為禁歌或被改頭換面,變成「反攻大陸」進行曲(作者不唱歌,不能舉例,這要請教李筱峰教授了)。

(李筱峰教授「唱台灣歌.說台灣史」2010-10-17)

 

台灣解除戒嚴,而民主化,言論自由,雖未必馬上「百家爭鳴,百花齊放」,大家都感覺頭上的大石頭除去了,鬆了一口氣,慢慢各種議論,自由發揮。有的中國人跑來台灣,言論自由,罵台灣促統一,五星旗飄揚鬧街,中國人毀損連儂牆受阻,嗆聲其「自由」受到侵犯。敵人進入台灣,忘記自己是誰,要求享受憲法所保障各種權利和自由,天下之奇景。

政黨興起,重視選舉,因為上自總統下至村里長,都要選舉。高層選舉,尤其重視,各黨競推最強的候選人。

有的竟然推出一個怪物,各地發表政見,荒腔走板,顯然缺乏常識。智者忍不住,稍加批評,即被解除黨籍。前者依然自由自在,天馬行空,粉絲不少。「言論自由」似要看人了。

有的作弊偽善,「定於一尊」,伸手媒體,有的老闆被摸頭或收買,通知旗下名嘴勿批評高層,名嘴不聽從者不知凡幾。噤聲中,一種「禁忌」逐漸形成,「言論自由」一角陷落了,寫作須先三思,自我檢閱,有無犯了「禁忌」。

法國十七世紀思想家伏爾泰說:「假如你想知道誰控制了你,那就看看誰是你不能批評的人。」

(作者為前總統府資政)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自由廣場〉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