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明敏相關文章

賴清德的誠信

賴清德的誠信

  民主政黨為競選公職在黨內初選,候選人都會聲明,萬一選輸會支持初選獲勝者,表現民主風度。賴清德也說,若初選輸,會支持黨的候選人。蔡英文卻說,賴無誠信,不值得支持。為什麼那麼討厭賴呢?因賴曾說不競選總統,但現在登記要競選總統。說他出爾反爾,無誠信。 其實選舉一到,大部分政治人物,都在天人交戰,徘徊於選與不選之間︰想選,又不想選,舉棋不定。馬英九說不選台北市長二百次,最後還是選。賴清德說不選,又不是在教會上帝面前誓約,也不是在法院公證,看情勢,可以自由決定選與不選,與誠信無關。蔡總統競選時開了不少支票,有的不兌現,有誠信問題嗎?民進黨正式公佈初選程序,已有人登記,比賽已經開始,但黨中央未得當事人同意,一再擅改時程,有無誠信問題? 有一插曲,在此首次透露。台灣民主化,我在外流亡二十多年,準備要回台前,到美國各地辭行。看到的人幾乎都力勸回台後一定要競選總統,我道謝但覺得此尚非現實問題。回台直到一九九六年,總統直選,要不要參選即成現實問題。自知非搞政治的料,相當消極,也有朋友說,無錢、無組織,怎麼跟世界最富有且有強力組織的政黨競選;但另有一群朋友說,你畢生為民主犧牲努力,必須競選總統,不論成功與否,一生才完滿,否則就缺了一角。 1996年,彭明敏(右1)代表民進黨參選第一屆民選總統,他與李登輝(左起)、林洋港和陳履安合影。 到了最後我還是躊躇,有一位媒體朋友時常見面,我告訴他「不參選」。當時的民進黨主席施明德,每日來訪數次,說我不選,民進黨就無適當人選;最後一刻,好友辜寬敏先生很誠懇地告訴我「不論當選與否,參選本身有重要意義」,使我一醒,一百八十度轉換,決定參選,但沒有通知媒體朋友。翌日他的報紙獨家報導「彭明敏不選了」,同時也報導我的聲明「要參選了」。不知他如何下台,失信影響他在公司的地位。他認為我欺騙他,使他無法做人,我內疚極深,他即與我永久絕交。我無法解釋,解釋他也不會相信。二十三年後的今日說出真相,謹做遲來的道歉。要說的是,任何選舉,對於政治人物,都是天人交戰之事,忽要、忽不要是常態,似不宜以誠信論之。 (作者為前總統府資政)
彭明敏 2019-05-09
初選喊「團結」,文不對題!

初選喊「團結」,文不對題!

現在初選就大喊「團結」,文不對題。目前應該專心於初選,俟候選人決定後才喊「團結一致」,支持黨的正式候選人才對。現在狂喊「團結」者,在初選完成後在關鍵時刻,是否真會超越派系認真「團結」,才是一個考驗。
彭明敏 2019-03-22
大選雜感

大選雜感

這次總統選舉,確實重要,可以說二千多萬人的命運取決於它,在野黨候選人不論誰當選,都無法抗拒對岸強大壓力,必步步退讓,四年八年之間,「實質統一」實現一半以上,步入香港後塵,得來不易的民主、自由、人權逐漸消失。
彭明敏 2019-03-09
總統的威嚴

總統的威嚴

篇幅有限,無法檢討制憲、徵兵、處理喜樂島運動的無品和失敗、婦聯會巨額不當黨產的放水、台大校長醜聞,地方首長公開無視總統「不再講九二共識」的呼籲……等,都牽連到總統,其權威的基礎一個個瓦解,令人痛心。
彭明敏 2019-03-04
被罵之後

被罵之後

原來想用「公開信」提出問題和呼籲,會引起社會的關心和檢討,不料,大多罵聲集中於「時機不對」、「老頭子不行」之類,對於其實質內容甚少著墨,四人齊感迷惑。
彭明敏 2019-01-09
悲劇的高潮

悲劇的高潮

  選戰大敗,萬箭齊向蔡英文,下面是一種解釋。 總統競選時,選民和候選人莫不希望「改革」。問題出於「改革」的含意是什麼? 大多數選民經過多年專制獨裁,積弊太多,革命既不可能,希望蔡英文當選,大刀闊斧,快刀斬亂麻,不惜走到法律邊緣,大破大立,台灣才有希望。 蔡英文對於「改革」卻有另一作風。她出身富家,溫良恭儉讓,早入官界,步步高昇到行政院副院長,全身細胞都是官僚,因此做事小心慎重,兼顧前後左右四面八方,認為多做必有錯,少做少錯,不可得罪任何人。作了總統,怕得罪中國,怕得罪國民黨,怕得罪既得特權者,遇到難事則龜縮不動。只有「年金改革」非做不可,否則國家破產。 除它以外,重要改革如「轉型正義」、「司法改革」都未看到成績,形式多,實質空。如最近撤銷「政治犯有罪判決」,煞有其事地舉行儀式誇張宣傳。實則過去「政治犯」,處死者已死,坐牢者已服刑完,被冤屈者已付出代價,家破人散者已四散銷跡,被叫作「政治犯」大家已無所謂,有人還以此為榮,不必要鄭重其事,舉辦什麼「撤銷冤罪」典禮。若有種,應去更改各地路名,航空公司、國營事業、軍艦名稱,拿「政治犯」來消遣,大可不必也。 總之,選民的期待,與總統的個性和作風之間落差如此之大,是個悲劇。選舉慘敗是此悲劇的高潮。 總統發表「給黨員的一封信」,分析敗選的主因,讀後深感她對現實的認知,又與多數選民的認知落差極大,仍然是悲劇性的。她似乎以為敗選主因是她「改革」太多太快,使人趕不上,造成「無助的弱勢者」,對於後者「沒有提供足夠的關懷和協助」,顯然她是針對「年金改革」優越特權被削減者而說的。 知不知道多年來絕對多數的無辜台灣人,士農工商,乖乖繳稅去支持世界絕無僅有的優越「年金」,那些絕對多數的台灣人是否才是真正的「無助的弱勢者」值得「足夠的關懷與協助」,不是那些多年享受優越「年金」者。 選民的不滿是「改革」太少太慢,而且婦聯會鉅額財產處理得糊裡糊塗,以及台大無校長,似與只愛做官軟骨無能的部長與總統皆脫不了關係。 選民與總統對於現實的認知落差如此之大,恐怕另一波悲劇的高潮正在醞釀著。 (作者為前總統府資政)
彭明敏 2018-12-04
追憶與感想

追憶與感想

如此規模集會,在過去只依靠政黨動員才能做到。這次不但沒有政黨動員,還有政黨「反動員」等於對此集會宣戰,仍有此數目的群眾參與,證明許多台灣人已經覺醒,獨立的思考、獨立的判斷、獨立的意志、獨立的行動,不任人擺布,是劃時代的新現象。
彭明敏 2018-10-30
敵乎?友乎?

敵乎?友乎?

到底「喜樂島」聯盟犯了什麼大忌,招致此禍?十月民眾大會主要訴求「反中國併吞,公投獨立建國入聯」,其實這也是一九六四年「台灣人民自救宣言」及民進黨建黨的最高目標。
彭明敏 2018-10-16
保障第五縱隊言論自由?

保障第五縱隊言論自由?

台灣人在中國不能插國旗,中國也在台灣不能插五星旗。這是常識性公正原則,誰敢言不對。若禁止中國第五縱隊的活動或嚴格執行「平等互惠」的原則,中國就會對台灣開戰嗎?
彭明敏 2018-09-21
「黑名單」問題

「黑名單」問題

國民黨政府封鎖洗腦的教育,相當成功,學生對台灣的歷史一無所知。一位政治學教授曾告白,他留學哈佛大學才第一次聽到台灣曾有「二二八」事件,使我驚愕。
彭明敏 2018-09-12
流亡雜瑣

流亡雜瑣

  施明雄先生每次寫到政治犯的悲情,令人感慨。筆者也曾經是政治犯,脫出台灣後即成為通緝犯。那都不是很有趣的事,也有悲情,這裡不談,僅回憶些雜瑣,無關大事,僅望博得一笑。 脫出台灣被通緝以後,在政府公文書裡的正式稱呼是「彭逆」(與共「匪」有別而不相上下)。在海外常到各地訪問演講,政府駐外機關每次的報告是「彭逆今日竄至」某地。 演講時地,都事先發表,國民黨在外機關的例式反應是:先散佈謠言,演講當場將有人投炸彈,使人害怕不敢去;次則發動職業學生和特務到現場,利用質問時間,攻擊和羞辱我,每一發言者,發給四十美元賞金。結果每一發問,大同小異,顯然出於一個人的手稿。例如質問我「你說台灣沒有自由,那麼你怎麼能脫出台灣?」不知所云,我的標準回答是「我能脫出台灣,不是因為台灣有自由,而是因為我比那些二十四小時監視我的人們較高明一點」。雖有國民黨的操作,大概大家好奇,每一演講都聽眾滿座。 有一次在亞利桑那州大學參加研討會,我坐台上發言,突然有人衝上台,以生硬的英文指著我大聲連罵「you stupid」(你混蛋)咆哮不止,直到警察介入。另有一次,在加拿大演講,首先介紹台灣,面積約多大、人口約多少,都是公開的數字,馬上有人站起來中斷,質問「你的數字有什麼根據,是從哪一本書或資料的哪一頁、哪一行說的?」目的只是要擾亂。 回台數年前,忽然有美國聯邦調查局FBI要員急找我,告訴我他們得到秘密情報,國民黨計畫殺我和林義雄,要我特別小心(可見國民黨被FBI滲透了),我沒有什麼資源採取特別安全措施,只有恢復剛到美國時的辦法,手槍裝好子彈,睡覺時放在枕頭旁邊。FBI要我每日電話報安,以後就不了了之。 台灣民主化後,我的通緝令也撤銷了。一九七○年脫出台灣時,心想永久不會回來此地了。世事無常,現在卻可以自由出入,想回去看看,卻躊躇起來。我離開這麼久,我脫出那年出生的台灣人已經二十四歲了,二十四歲以下的台灣人,恐怕我的名字連聽都沒有聽過,如果回去,被看作陌生人而冷落,那不如不回去。最後還是歸心贏了,在美國和加拿大同鄉,近百名表示要與我同行回台,變成大旅行團。 完全沒有意料到,我們抵達桃園機場,歡迎的人群爆滿,擠得我兩腳浮上不能踏地(沒有誇張)就這樣前進機場。這麼熱烈歡迎,我衷心感動。 熱情過後,翌日發現,擠滿的機場竟成為職業扒手的天堂,從美國、加拿大回來的同鄉們,依習慣,都把皮夾和護照放在褲後袋,統統不翼而飛,連搭車的錢都沒有,狼狽不堪,數日都忙於申請新護照,四處找親朋借錢過日,怨聲載道。 (作者為前總統府資政)
彭明敏 2018-09-04
假冒「中國」

假冒「中國」

國民黨的「中華民國」是假冒的「中國」。在中國與中共內戰,慘敗逃來台灣,此地既非中國,多數住民又多不自認是「中國人」。佔領此地、統治此民,冒稱「朕即中國」,豈有此理。
彭明敏 2018-08-23
總統的威信

總統的威信

新政府的威信不斷受到挑戰,總統似乎應付不了。其最甚者,莫過於高層將領結隊赴中國與敵方將領交誼,聆聽敵方首長訓話,立正靜聽敵國國歌。這種明顯的叛國行為,也是對總統兼三軍統帥個人的重大侮辱。
彭明敏 2018-06-14
外交與庶民

外交與庶民

「天時地利人和」,這恐怕是大多庶民所感覺台美關係上台灣的有利處境。這是否過於天真一廂情願,不得而知。沒有錯的,美總統最高層幹部,包括國家安全最高顧問,在野時都曾發表友台言論,有的甚至公開主張美國應正式承認台灣為國家。他們當官以後是否會實現在野時的主張,就難說了。但至少他們友善的氣氛是不會變的,大多庶民當然期待我國總統和外交當局,善用這種氣氛,積極主動與他們高層接觸,協同盡力提高台灣的國際地位。 政府機關與庶民遠離,莫過於外交當局,一般認為外交是不公開的、是秘密的,不能讓庶民知道外交當局在做什麼。庶民的期望極難上達,至多在立法院對外交當局質詢而已。 庶民關於外交政策雖然在五里霧中,但仍可以窺知外交當局的心態。後者汲汲於「維持現狀」,最怕的似乎是「刺激中國」。被打一大嘴巴,也不敢叫痛,怕「刺激中國」。雖然大家都知道台灣的安全依靠美國、日本的支持和援護,卻也不敢太過接近美國、日本,尤其是建立密切的軍事關係,原因也是怕「刺激中國」。 庶民懷疑我們是否需要「怕」到這個程度,覺得應深刻檢討。讓中國大小官員在台灣到處趴趴走,宣傳「統一」;我們官員到中國,「自由、民主、人權」一句都不敢講。賴院長說一句「我是務實的台獨工作者」即被罵「不負責任」,大多庶民卻感佩他的勇氣和誠實。官方和媒體,不敢叫「中國」,稱「大陸」(非指美洲或歐洲的),不敢自稱「台灣」,被中國連續打了幾個嘴巴,才覺醒氣憤地連稱「中國」和「台灣」,但願以後也繼續這樣,不要走回頭路。 美國總統人事不穩定,動輒要換人,現在友台人士能維持多久也不知道,大多庶民雖認外交當局高高在上,難免相信我國不應失去良機,至少應做下列努力: (一)實現高層接觸,真摯誠懇理性地討論如何提高台灣的國際地位,尤其讓台灣參加「世界衛生組織」(WHO)、「國際民航組織」(ICAO)一類,非政治性、技術性組織。 (二)促進台灣與美國的軍事聯繫,討論美軍駐台事宜(其實一百五十年來,美軍頻繁進出台灣,也曾駐台良久並不陌生)。 (三)中國軍機、軍艦屢航行台灣周圍,欲在心理上威脅台灣人民,故堅請美國第七艦隊,包括大航母以及最新軍機F35等,也定期在台灣周圍航行,以安定人心。尤其請美國大艦隊和空軍總隊,經常通過台灣海峽,提醒那是公海、公空,可以自由航行的,不然,中國會依實際行動,將台灣海峽變成其內海。 (作者為前總統府資政)
彭明敏 2018-05-30
傳統學風與校長

傳統學風與校長

在關於「管校長」案的喧譁中,想到美國、日本一些大學如何選擇校長。 美國一些大學,對其傳統、學風、水準,非常驕傲,聘請校長,優先考慮的是新校長有無徹底瞭解和認同並維護上述諸點,否則不論其學識、能力怎麼超群,也不聘的。例如美國常春藤盟校,有獨特的傳統,所以所聘校長往往是同盟中其他校長、副校長、教授或畢業生,這不表示對其他人有偏見。又如加州州立大學柏克萊分校有獨特的學風,無法想像會聘軍校出身者來擔任校長,儘管他學識豐富,軍功偉大,人格完美,這不表示對該人母校和經歷有偏見。 日本帝國大學(現在已無「帝國」兩字)也對其傳統、學風、水準極其驕傲,無法想像會聘非帝國大學畢業生或私立大學畢業生擔任校長。私立大學大多也要聘請本校畢業生任校長,此也非表示偏見,是出於強烈的愛校心,愛其傳統學風之緣故。數年前某私立醫學院,從國外招聘非該校畢業生任校長,全校師生一致反對,鬧得相當大。 曾為文討論「管校長」案,說了一句「就管個人來說,他是文化大學畢業生,未受台大學風之薰陶,來作台大校長,是否妥當不無疑問。」不料招來一些所敬愛的後代知識人反彈。拙文一開頭所說「就管個人來說」,明白表示是個例,非一般論,是指自從「管案」發生,他對各界的質疑,一概不理,不屑公開解釋,其不誠實和傲慢已到無法理解的程度,令人懷疑其是否患有犯罪學所謂「Denial(拒認現實)症」。拙文就是「鎖定管其人其行」、「自治能力」,與台大自由開放的學風格格不入,是否未曾接觸台大風氣所致,提出疑義,鑒於上述美日之例,不太過分吧! 國民黨高層到台大校園「挺管」者,只有馬英九、郝龍斌和洪秀柱等在黨內「失業中」者,其他有意競選公職者(如台北市、新北市長候選人)無一人敢出面,這表示什麼?管氏能否過得了「校園民主」的檢驗似可預見。 若在一台大畢業生並久在台大孜孜教學,懷有濃厚的愛校心者,與非台大畢業生,政學兩棲,以做官的心態欲任校長者之間要選一,我會投票給前者。 (作者為前總統府資政)
彭明敏 2018-05-15
外行談「軍事」

外行談「軍事」

以二二八事件時為例,各地會自動組織「治安維持委員會」,並開始互相聯繫,如果沒有屠殺,全部「委員會」自然會組成中央政府,若二千顆飛彈使原來政府解體,同樣情形必然發生,新的政府將是名副其實的台灣「獨立政府」,可進行制定新憲法等建國事宜。
彭明敏 2018-05-07
「管」案續感

「管」案續感

  管中閔案,教育部終於作了「常識性」的決定,但還是有人出來胡鬧。為什麼說「常識性」呢? 選出來要擔任台大校長者,(一)、選舉過程有重大瑕疵,(二)、其學術論文有抄襲之疑慮,(三)、過去幾年屢違法到中國大學兼課。這種人不適任台大校長不是「常識」嗎? 國民黨不愧專制獨裁統治半世紀,雖然失去政權,其殘黨餘孽仍潛伏於台灣各界無所不在,一呼即出,大喊維護「大學自治」,拚命喧噪,猛攻教育部,並自稱「新五四」運動,令人啼笑皆非。 乍聽起來好像「學術自由」、「大學自治」,早已存在,現在才受到教育部的威脅似的。大學法第一條說「大學應受學術自由之保障,並在法律規定範圍內,享有自治權」,國民黨專制獨裁時,不論公立或私立大學校長,不少是國民黨黨棍、特務出身,至多是政學兩棲動物,完全聽從黨的指令,從來沒有聽過什麼「學術自由」、「大學自治」。就「管」個人來說,他是文化大學畢業生,未受過台大學風之薰陶,來做台大校長,是否妥當不無疑問。 筆者從學生、助教、國外留學、副教授、教授以至系主任,全部青春奉獻於台大教學,卻因草擬一政治主張,被捕受刑,未聞大學當局,說一句「言論自由」、「學術自由」、「大學自治」來援護,反被解聘驅逐。現在國民黨餘孽大喊「大學自治」豈不使人噴飯。 大學若享有「自由」和「自治」,其師生可以高喊「打倒政府」或主張「賣春除罪」,但若在校園組織「叛軍」或開設「妓院」,則豈可不受法律干涉。現在「挺管」者,為管喊冤,卻不提上述三點重大缺失,正是如上例令人不齒,不要忘記前任校長僅因與他人聯名的論文,有抄襲之嫌疑,而不得不放棄續任。這些雜音,只能說國民黨欲奪取台大控制權失敗後之哀鳴罷了。管氏或許應該想一想,在這情形之下,費盡心思妄想依訴訟或其他方法,強任台大校長,有體面嗎?能做事嗎? (作者為前總統府資政)
彭明敏 2018-05-05
一個台大「劣等」校友的感想

一個台大「劣等」校友的感想

戰後筆者曾與幾位從日本帝國大學回來的留學生,協助台大第二任的校長、理科出身的陸志鴻先生和其教務長(同樣理科出身),開始重建台大法學院,在傅斯年和錢思亮校長時,曾為台大學生、助教、教授、系主任,雖然被現台大當局視為「不名譽的劣等」校友,還是關心我母校之一。關於新校長之爭,似已進入鑽牛角尖之戰、解剖毛髮一類(hair splitting)之爭。 甚至中央研究院和台大當局也為護衛管中閔,對於引用學術論文的普遍原則,做無恥之曲解,不惜自辱。當事人管氏則依其驚人無比的堅強意志力,不現身、不說明、不解釋,偶爾興來則引用中國小說人物之言,以明心境,悲愴是悲愴矣,可惜牛頭不對馬嘴,不知得到多少同情。 社會上有無數職業和工作,找人都注重其教育、訓練、經驗、能力及業績,而較不注重其「道德素質」。惟有些職業,「道德素質」相當重要,如總統、總理、部長、牧師、法師、校長等,如果他們的「道德素質」有瑕疵,會阻礙其事務的順利進行,因為缺乏強力健全的「道德權威(Moral authority)」作為後盾。 如果有人對管氏過去的經歷提出質疑,等於射了一支矢箭入其身上,看起來射入他身上的矢箭似乎已經不少。想像一幅諷刺漫畫,台大校長辦公大桌後面排有一張大椅子要給校長坐,座椅前站著管氏想坐下,但因為他滿身插滿矢箭而不知如何坐上。 筆者與管氏全不認識亦無冤無仇,在路上碰到恐怕也不認得其人。聽說管氏拚命在運籌政治運作,這樣不好吧!為此我們已經損失一位認真、正派、優秀的教育部長了。縱使管氏政治操縱成功,排除萬難,就任校長,那時其「道德權威」已經滿身瘡痍,真不知如何領導教授,面對學生,順利推行校務。 (作者為前總統府資政)
彭明敏 2018-04-17
「良機」難得

「良機」難得

  「好運」加上「機會」便是「良機」。昔在日本小學,老師曾將「良機」比擬一種奇怪的動物。牠前半身長毛密生,任何人都能緊抓住不放,但後半身卻不但完全無毛,全身滑溜溜,任何人都無法抓住。牠不斷在人間走動,大多人都有機會碰到。如果遇到必須馬上迎上,從正面抓住不放,跟著牠一起走,就會一生幸福。相反,遇到「良機」,因怠慢或不夠靈活,等牠即將過去時才急著想從後面抓住,牠後面滑溜無法抓住,牠一去不返,失去「良機」一生受損。 在國際政治上,顯然「良機」正向台灣人大步走過來。最近美國總統新任命最高首腦、美國國安最高顧問、經濟最高顧問…等,都屬極度反中親台者,有的曾公開主張:(一)給予台灣正式外交承認;(二)台灣參加聯合國;(三)派美軍駐台,都是多數台灣人夢寐以求的。 台灣與中國的關係,已超越「冷戰」,入了「半交戰」狀態。在戰爭中,友軍互派駐他國是平常事,中國與台灣對此並不陌生,但可以想像有人會反對美軍駐台,統派不算。其一是說外國軍隊進駐有損主權,乃腐儒之言,不必重視;另一是患有慢性「懼中症」者,怕刺激或得罪中國。要知中國要侵略台灣,其政策在可見將來,不會改變。刺激它與否、得罪它與否都是一樣,反正它不打就不打,要打就打,除非台灣無條件投降,不論台灣採取什麼政策都是一樣,實在不必去考慮中國的反應。對台灣來說,美軍進駐,大可安定人心。 對於台灣政府,這是千載一遇的「良機」,必須抓住它積極作為,促進上述三種主張的實現。依上述動物的比擬,必須從正面去抓住「良機」不放。若果怠慢,不靈活,怕中國不悅,等到「良機」快要過去才想從後面去追,它一去不返了,受無窮損害者是台灣人民及其後代的民主自由和自主。此歷史性大錯誤,誰都承擔不起的。 (作者為前總統府資政)
彭明敏 2018-03-27
「獨立」和「本土化」我解

「獨立」和「本土化」我解

  我主張台灣應以「事實上的台獨」為基礎,儘速重建法律政治制度、國家政策、教育文化及價值意識,以事實(de facto)的台獨,成為法制(de jure)的台獨,在國內外積極尋求獨立國家的法律地位,建立一個名實相符的台灣人民自己的國家。(彭明敏教授「寫給台灣的備忘錄」新書發表會。資料圖/張家銘)   台灣是否已經「獨立」?台灣政府是否已經「本土化」?這在今年總統大選以後仍繼續引起討論。主張「台獨」者,因此形成所謂「基本教義派」和「務實派」兩種分歧的台獨觀,互相對話或叫陣,甚至在現實情勢牽動之下,隱然左右著在野政黨的分合結盟。 在相關的討論中,我的看法常被引述,其中當然也有批評或指教,原都無妨,但是令我感到訝異和無奈的,許多討論對我的看法不是片段引述,就是有所誤解,我覺得需要將我對於「獨立」和「本土化」的看法,清清楚楚地再作一個說明。先談台灣是否已經「獨立」? 大家知道,一個國家的構成,至少必須具有人民、領域和政治組織三個要素,但有這三個要素,未必就是國家。許多政治共同體具有這三個要素,卻不是國家(如台北市、澎湖縣等)。其根本差別在於一個國家除了上述要素之外,在法律上還應具有權力「獨立」(Independence)的特性。這個權力獨立的概念,可分為三個層次: 一、「權力的獨佔」(排他性)(exclusivism):獨立國家在一定的空間內,在原則上得排除外部的干涉單獨行使其權力,這在其行使司法權或制裁權時,尤為顯明。 二、「權力和自主」(Autonomy):獨立國家行使權力時,不受外部干涉、命令或指揮,而得自行決定其行為。 三、「權力的完整」(Integrity):獨立國家在其領域內行使權力,其對象或範圍不受限制。傳統的「主權」說,強調「國家絕對且永久的權力」,此與上述權力「獨立」的概念,其實是相通的:權力獨立就是主權獨立。但是「主權」說長久以來經常挾帶複雜的意涵,權力獨立的概念反而更能直指核心。 從這樣的觀點看來,台灣自1949年迄今,人民和領域明確,至其政府,好壞不談,對內權力也具有獨佔、自主和完整的特性,確已有「獨立」的事實。問題在於台灣政府的法律政治制度、國家政策、對外關係,甚至價值觀念,卻完全否定這一事實:現行《憲法》仍視台灣為「中國」一省,政府仍以與「中國」合併為最高國家目標,在國際關係上,也自己否認為獨立國家,而堅持自己為他國的一部份,教育文化政策仍推行並強迫人民,接受台灣不是獨立國家的想法。如此,一個政治共同體已有獨立國家的事實,卻在國內外拚命否認之、反對之,真可謂古今奇觀矣。 我過去幾十年所主張的,就是政府必須接受1949年以來,台灣實際上已經「獨立」的事實,徹底改革其法制、國策、觀念、教育、文化等,使其符合於現實,否則無法向世界主張其為一個國家。據報載,民調結果,較多數者贊成台灣「維持現狀」。我便指出贊成「維持現狀」,豈非「等於」贊成「獨立」?因為如上所述,台灣「現狀」就是事實上的「獨立」,不願被中國併吞。我所以一再強調這點,因為經過政府數十年來的抹黑、歪曲、醜化和洗腦,台灣人民一聽到「台獨」即如遇到洪水猛獸或牛鬼蛇神,只有無理性、無根據、歇斯底里地恐懼和謾罵,殊不察覺若果他們滿意或接受目前台灣社會的經濟成果,或願意在目前狀態下繼續發展,那都是在台灣「獨立」狀態之下才能達成的。可嘆的是,那麼多人仍無法擺脫徹底封建而落伍的大中國觀念符咒,繼續像機器人一般,空喊口號,痴痴地「反台獨」! 我主張台灣應以「事實上的台獨」為基礎,儘速重建法律政治制度、國家政策、教育文化及價值意識,以事實(de facto)的台獨,成為法制(de jure)的台獨,在國內外積極尋求獨立國家的法律地位,建立一個名實相符的台灣人民自己的國家。 另外一個問題:台灣政府已經「本土化」了嗎?我的答案是否定的。有人以為現任總統為本地人,就認為台灣已經本土化了。可是要判斷政府是否本土化,不是以元首是否土生土長,各層公職人員是否土生土長,或執政黨員是否多數為土生土長來斷定,而應該看該政府的法政結構、基本國策、教育文化政策、社會價值觀念等是否以本土為主體,這才是判斷的標準。 從這個觀點來看,台灣的《憲法》和相關法制,不是以本土為主無庸多言。行政機關虛構「中國」,疊床架屋,國家目標以與中國合併為目標,大中國觀念下的教育文化政策,其本土性不知在哪裡?(據說教育當局要在學校增設「認識台灣」一課來「加強本土教育」,令人啼笑皆非。一國觀光局常對外來遊客免費贈送小冊子,如「認識澳洲」、「認識紐西蘭」之類,藉使無知遊客初步膚淺地了解那個國家。現在台灣若竟也用那種心態和方法來推行「本土教育」,太荒唐了)。台灣教育攻策,中學歷史地理教材有關台灣者僅約百分之十,與中國相關者,卻佔百分之七十。這不但不是「本土教育」,簡直是「自戕教育」呢! 台灣曾經忍受百年的殖民和獨裁統治,民主運動逐漸在萌芽,這是台灣人民長期犧牲奮鬥的成果,值得肯定。繼續追求台灣國家法制的建立,建設真正立足本土,真正屬於台灣人民的獨立自由的國家,是天經地義,是台灣人民應該繼續努力追求的理想。 (本文原載於1997年1月《建國會通訊》第四期)  
彭明敏 2018-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