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瑩燈相關文章

『永劫回歸』

『永劫回歸』

尼采:這種可怕的形式...既沒有意義也沒有目標,由無出發又回到無,是不可避免的災難回歸,永遠如此,即『永劫回歸』。
蕭瑩燈 2019-08-16
靠酒精、臉皮在選舉?

靠酒精、臉皮在選舉?

我以為我什麼都懂一些,但我錯了... 我想破頭也無法參透,為什麼一個候選人會把支持者捐給他的大把鈔票,拿去買酒和面膜和保養品? 是不是... 這廝是靠酒精、臉皮、壯陽在選舉的?
蕭瑩燈 2019-08-16
那個賊字不是我P的

那個賊字不是我P的

那個賊字不是我P的喔~ 是他在自己的場子布置的大字,但可能是頻率啊共振什麼相互吸引的因素,不知不覺就往那個字靠過去,被鏡周刊拍下來的。
蕭瑩燈 2019-08-15
基進黨陳柏惟的戰力有夠強大

基進黨陳柏惟的戰力有夠強大

基進黨陳柏惟3Q的戰力真的有夠強大,我都快忍不住想把戶口遷到台中沙鹿去搖旗吶喊。 順道提醒一下,'那些常上電視的民進黨民代,你們這些老臉孔呆邏輯蠢思維笨口條,早就可以退休了。  
蕭瑩燈 2019-08-09
憑這模樣,你選得上嗎?

憑這模樣,你選得上嗎?

郭董! 郭董! 請聽我說: 你要是接受柯仔的調教,就會變成這模樣。 憑這模樣,你選得上嗎?  
蕭瑩燈 2019-08-07
伊索寓言《農夫和蛇》

伊索寓言《農夫和蛇》

伊索寓言《農夫和蛇》 一個寒冷的冬夜,農夫在路邊拾到一條被凍僵的毒蛇,農夫覺得這條毒蛇很可憐,於是便把蛇摟在懷中,為牠取暖。當蛇身體暖了恢復滑溜狡猾的本性,於是朝著保護他的農夫胸口,大力咬了一口,注出了毒液。  
蕭瑩燈 2019-08-05
圍蔡救韓? 邊緣化韓?

圍蔡救韓? 邊緣化韓?

右邊這摳耍了個低級手段,用無賴指控蔡英文的方式,製造蔡柯對立,企圖讓綠營炮火轉向他。 其目的是圍蔡救韓? 還是邊緣化韓? 可能要去問問老共才知道。 所以,對這種人最好的策略就叫他滾遠一點去死一死。  
蕭瑩燈 2019-08-05
你能期待些什麼?

你能期待些什麼?

香港昨天這一片無邊的星海,不是學生不是年輕人,而是香港的公務員。 他們身為政府的一份子,卻號召集結和人民站在一起,要政府高層回應人民的訴求。 回頭看看我們的公務員,在台灣人民對抗黨國暴虗極權的運動歷史裡,他們永遠選擇站在黨國那一邊。 香港正面臨最大的危機,卻也展現最大的團結。 而台灣未來還要面對的危機,你能期待些什麼?
蕭瑩燈 2019-08-03
一點都不難,無恥就可以

一點都不難,無恥就可以

韓國瑜是蔣公,我是梁朝偉。 這一點都不難,無恥就可以。
蕭瑩燈 2019-08-01
政治的魔鬼都藏在細節裡

政治的魔鬼都藏在細節裡

政治的魔鬼都藏在細節裡。 以捍衛中華民國為職志、競選出場必以滿場青天白日滿地紅旗海的國民黨,開了黨的全代會,推出總統提名人韓國瑜,然而言必稱中華民國將要被滅亡的黨的人,在這麼重要的場合,整個台上居然沒有國旗,一面都沒有,完全沒有。你們知道為啥啦? 因為..為配合中國的央視要播出的畫面,不能有髒東西。
蕭瑩燈 2019-07-31
這些原住民的漢字名字唸法?

這些原住民的漢字名字唸法?

明治28年,日本與大清簽訂馬關條約,台灣歸屬日本。 這張表是明治31年(1898)年,苗栗大湖地區的蕃人到署領去物品的紀錄(所謂的撫番)。 禾奈領了一丈黑木棉,加個領了八尺紅繩,哭茅、皆奴、油叭、毛徑、歪學領到了火柴、老鞋底領到一包鈕扣。 不知道這些原住民屬於哪個族,這些原民的漢字名字唸法是日語? 台語客語還是北京官話?
蕭瑩燈 2019-07-27
別以為國民黨人說話不算話...

別以為國民黨人說話不算話...

別以為國民黨人說話不算話... 陳庚金和韓國瑜說過的話,已經在國安局和華航落實了。  
蕭瑩燈 2019-07-26
他再這樣下去...

他再這樣下去...

他再這樣下去... 樹上找蚯蚓水裡找麻雀,可能都會發生。
蕭瑩燈 2019-07-25
人看起來非常檳榔

人看起來非常檳榔

你唸的書就只夠賣檳榔,人看起來更是非常檳榔。 奇怪非要把自己打扮成中國郎?
蕭瑩燈 2019-07-23
有差嗎?

有差嗎?

左邊那個據說每天嗡嗡嗡努力做事 右邊那個據說每天空空空請假放風 有差嗎? 才下幾個小時的雨北高雙城都成水都。
蕭瑩燈 2019-07-22
如果現在,台北市長不是姓柯

如果現在,台北市長不是姓柯

如果現在,台北市長姓丁。 敢說出那麼不要臉的話嗎? 我想不至於。 如果現在,台北市長姓姚。 五大弊案會變成五大朋友嗎? 絕對不會。 如果現在,台北市長姓丁。 言行會變得日益粗鄙嗎? 我想並不會。 如果現在,台北市長姓姚。 會跑到對岸裝龜孫子嗎?百分百不會。 如果現在,台北市長姓丁。 敢放著市政成天肖想總統大位嗎? 絕不敢。 如果現在,台北市長姓姚。 會四五年幹下來會一事無成嗎? 不可能。 如果現在,台北市長姓丁。 會那麼自我膨脹目中無人嗎? 我想不會。 如果現在,台北市長姓姚。 會過河拆橋恩將仇報嗎? 不會。 如果現在,台北市長姓丁。 會穿打摺西裝褲拉到肋骨配黃鞋帶黑球鞋嗎? 不會。 如果現在,台北市長姓姚。 會常出現摸頭聳肩吐舌頭露牙齦裝模作樣嗎? 不會。  
蕭瑩燈 2019-07-19
替白主席的位置擔心

替白主席的位置擔心

旺旺功勞這麼大,我很替白主席的位置擔心。
蕭瑩燈 2019-07-18
國民黨重要的黨史

國民黨重要的黨史

大家要記住啊,這是國民黨重要的黨史。 已經給你們畫了重點,下學期期末一定考。
蕭瑩燈 2019-07-16
現在我該循著黨內優良的換柱傳統......

現在我該循著黨內優良的換柱傳統......

剛泡好咖啡。對著電腦,路上無車無人,夜深無聲。沉默太久,傷害也太重,我想該是和大家清楚說幾句話的時候。 「阿義為什麼不參加初選?是不是膽小怕輸?」 我想,我雖然有帝王命而且為人老實正直,若真要白賊起來高雄那個唬爛神哪是我的對手。但是一時之間,韓粉跟喪屍一樣瘋狂,我只好嚇到打消參加黨內初選的念頭。 人生果然沒有好劇本。高雄唬爛神已幫我擋掉其他四個搗蛋鬼,唬爛神贏了韓粉也都滿意了,但是背後卻有一堆可怕的未爆彈。 現在我該循著黨內優良的換柱傳統......
蕭瑩燈 2019-07-15
那是一種病態,不是嗎?

那是一種病態,不是嗎?

請教各位,你曾試想過沒有?  自己的肖像大量的出現在全國城鎮、街頭、牆壁、屋頂、公路旁,更在媒體、網站、社群、支持者手上,每日每時每分持續大量曝光。 你是會瘋掉還是沾沾竊喜? 如果你不但被動喜歡,而且還主動大搞,那就是一種病態了,不是嗎?
蕭瑩燈 2019-0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