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艾德相關文章

連批評都不行的人還講什麼新政治

連批評都不行的人還講什麼新政治

蔡英文今天回應她的台灣價值展現在「政策及事務處理上」,柯文哲則說:「那個一例一休、年金改革、管中閔、吳音寧,這是妳的台灣價值嗎?」然後他接著自己的話,說那自己每天蓋公宅也是台灣價值。 總統的高度不好意思打臉你,你還好意思自己置換概念耶。 還記得去年1124完,蔡英文總統民調只有可憐的十幾趴,今年元旦後,習近平又發表了《吿台灣同胞書》,大選落敗、內有老獨逼宮、外有中國統戰脅迫,在壓力最大的時刻,蔡英文卻一再展現出她捍衛台灣主權的氣勢,與此同時,你柯文哲在幹嘛?要我們提醒你嗎? 今年1月1日,蔡英文在元旦談話提到「豬瘟都不通報如何一家親」,自己土地上的民生受到威脅,你不幫忙就算了,還反酸說:「兩岸心有芥蒂,講什麼都沒用。」 2日上午,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演說中提到「統一台灣是兩岸唯一出路」;下午,蔡英文馬上強硬回擊道:「我們始終未接受九二共識,根本的原因就是北京當局定義的九二共識,其實就是一個中國、一國兩制。我要重申,台灣絶不會接受一國兩制,絶大多數台灣民意也堅決反對一國兩制,而這也是台灣共識。」 多少年了,我們終於盼到一個勇敢對抗中國、拒絕統戰的總統,而在總統捍衛國家主權時,你在旁邊說什麼?你說:「別以為台海絕對安全,若擦槍走火還是不得了。」還說,蔡英文的氣勢就像「股市也有一日行情」,不仔細看,還以為是國台辦發言人。 6日,蔡英文呼籲各黨及政治人物不要再談92共識,你反問:「那你的替代方案是什麼?你要怎麼處理?」不過就是要你站著面對中國不要下跪,大家都知道「站著」就是替代方案,這不過是政治人物最基本的要求,結果你居然要總統教你另一種下跪的姿態? 18日,你說台灣軍購是「美國要台灣拿扁鑽往前走,扁鑽還要自己買」;20日,你說蔡英文抗中親美,就像是強盜搶銀行,眼裡只看到錢,沒發現旁邊有警察(中國),原來在你眼中,國際上處處被打壓的故鄉是拿扁鑽的強盜,跟你素昧平生的中國才是追求正義的警察,我們被欺負都是天經地義。 你就是這樣展現你的台灣價值,還好意思要那個被你扯後腿的人回答什麼是台灣價值?要講一例一休?現在台灣年總工時是史上最低、實質薪資是史上最高。要講年金改革?反年改當年被你說是王八蛋,現在你要收回去嗎?吳音寧你還敢講?還要說公宅?你柯文哲選舉時說要蓋2萬公宅,現在一個任期都結束了還蓋不到一半,你確定要討論這個?每天被2014的柯文哲打臉不累嗎?連批評都不行的人還講什麼新政治,是不是又要說,批評你的都是收錢的1450?
林艾德 2019-08-27
從「聽聽而已」開始的

從「聽聽而已」開始的

不知道柯文哲有沒有讀過諾貝爾物理獎得主費曼先生(Richard Phillips Feynman)的自傳中,那個關於催眠的有趣小故事?這故事大致上是這樣: 某次,費曼自願參與了一次心理學教授的催眠實驗,在挑選實驗對象的過程中,教授對費曼催眠道:「你已不能睜開眼睛。」 費曼雖然感到神智有些迷糊,但他很確信自己的眼睛可以睜開,只是他選擇對自己說:「我當然可以睜開眼睛,但我想先看看下一步會怎麼樣。」 接下來每個催眠實驗,費曼都「選擇」服從,最後整個挑選的過程中,他一次都沒有違背催眠指令,這也使他雀屏中選成為可以登台的示範者。 正式示範是要在普林斯頓研究院的全體同學面前被催眠,教授要費曼走到台上並命令他做出各種舉動,費曼不但服從,還做了些平常做不到的事,最後,教授對他說,當他脫離催眠狀態後,不會直接走回座位,而先會繞場一周再回到座位上。 這時,費曼覺得時候到了,他對自己說:「我受夠了,我偏要直接走回去。」  只見教授的指令一下,費曼站起身來,走下臺階,準備向自己的座位走去,但他突然感到一陣煩躁不安,迫使他無法繼續原先的動作,最終,他還是乖乖地繞場走了一圈。 費曼先生為他的催眠經驗下了結語: 當你不停地對自己說:「我當然可以做到這個﹑我當然可以做到那個,我只是不想而已。」當你不斷地這麼說時,實際上等於:你做不到。 為什麼中國願意花錢招待我們的大學生去聽課,那些課難道不是聽聽而已、不用照做嗎?為什麼中國要花資源拉我們的退役將領去參加演講,難道不是聽聽而已、沒實質作用嗎?當我們的媒體都坐在台下聽中國的政令宣導,要他們回台灣多多宣傳一國兩制,難道不是像柯文哲說的一樣,他們也可以聽聽而已,不用照單全收不是嗎? 你以為中國人這樣花錢很傻很笨,以為自己最聰明,但其實是你對宣傳、洗腦跟催眠都一無所知,你以為自己當然可以這樣、當然可以那樣,但實際上,你的一舉一動無意間都符合了他們的期待。 人都有服從威權的天性,只是我們需要找到一個理由或是藉口,讓我們認為我們的服從是一種有尊嚴的「選擇」,但你真的有選擇嗎?真正的選擇,往往出現在更早之前,在費曼先生不斷地聽話之前,他有選擇;在我們的大學生、退將、媒體們去中國之前,他們有選擇;但等到一系列的催眠之後,就可能像費曼先生那樣,無法再承受反抗威權的心理負擔,更可能像我們的媒體一樣,喪失了專業也無法察覺,又或者,像柯文哲這樣,自視甚高地覺得只是聽聽,但其實,中國只要有一個觀念進到你心裡就成功了。 為什麼老鼠會可以斂財?為什麼某些宗教團體能收到這麼多捐獻?我們看起來不可思議,那是因為置身事外的我們還有選擇,而那些受騙上當的人,多數時候也是從「聽聽而已」開始的,作為潛在的總統人選,對任何統戰都要有警覺心,千萬不要等到已經無法選擇的時候再來選擇,到時我們可能都已力不從心。
林艾德 2019-05-13
丟一次臉還不夠

丟一次臉還不夠

丟一次臉還不夠,還要再解釋一次自己有多蠢。 Kiàn-siàu chi̍t pái iá bô-kàu, koh ài kái-soeh chi̍t piàn ka-kī ū lōa gōng. 凡事都有過程,民生如此,統獨也是如此,就像一盤棋、一場球賽或是妳的人生,如果過程中妳沒有用盡全力,當結果出來時就只能後悔莫及。 Bān-sū lóng ū kòe-têng, bîn-seng kā thóng-to̍k lóng kāng-khoán, nā-sī kòe-têng tiong lí bô iōng-chīn choân-la̍t, kiat-kó chhut-lâi ê sî, lí hiō-hóe tio̍h bē-hù. 納粹在最後一次國會選舉甚至沒有過半,但他們終結了威瑪共和,開啟了希特勒的獨裁時代;凝聚台灣人的共識建立一個新國家也許沒那麼快,因為民主就是一個漫長的說服過程沒有誰說了算,但終結民主,開始獨裁威權體制下的一國兩制,卻遠比妳想得簡單,因為獨裁不需要說服,只需要一個瘋子,跟一群覺得統獨是假議題的愚民。 Nazi tī siōng-bé chi̍t kài ê kok-hōe soán-kí tek-phiò-lu̍t iá-bē-kàu chi̍t-poàⁿ, tān-sī in kiat-sok liáu Weimarer Republic; Tâi-oân kiàn-kok khó-lêng bô chiah kín, tān-sī to̍k-chhâi ê ui-hia̍p soah pí lí siūⁿ ê koh-khah kīn, in-ūi chi̍t-ē su-iàu choân-bîn ê kiōng-sek, lēng-gōa chi̍t-ē chí su-iàu chi̍t-ē siáu--ê kah chi̍t-kóa pe̍h-chhi.
林艾德 2019-03-27
台灣還有多少臉給韓國瑜這樣丟?

台灣還有多少臉給韓國瑜這樣丟?

號稱要宴請身為穆斯林的吉隆坡市長,結果第一道菜是烤乳豬;被問到引進世界第四大英語使用國菲律賓的師資,回答瑪麗亞怎麼變老師;現在先是搞錯不丹的地理位置,然後又說不丹人傻傻的,隨便有個麵包吃就覺得自己全世界最快樂。 上次去馬來西亞說要見農業部長,被辦公室直接回復根本沒有來公文;說跟香港馬會討論賽馬,被直接打臉說根本從沒討論過;瑪麗亞失言風波,更是讓菲律賓駐台代表直接去函抗議他的歧視言論,蔡英文總統被迫出來道歉緩頰,到底韓國瑜什麼時候才要學到教訓? 這種歧視言論只有在充滿天朝價值觀的中國才有人笑得出來,但我們是要走入國際,不是要鎖入中國。在台灣失言我們還能笑笑高雄人,自己人互相漏氣是為了求進步,但丟臉丟到國外、還不是一次兩次,我們還要忍耐韓市長把歧視當幽默多久?國際貿易市場上,我們台灣人還有多少臉、還有多少信用額度,能給沒有國際觀的韓國瑜這樣一次又一次的丟?
林艾德 2019-03-23
國民黨沒有好東西

國民黨沒有好東西

幫派裡的、監獄裡的好人都比國民黨多。 混黑道還有逼不得已、不做活不下去的,國民黨這些民意代表們有什麼經濟壓力嗎?有人拿刀逼你們當國民黨立委?有人拿槍頂著你,要你只能口頭支持婚姻平權,真的投票表決時就要顧慮黨意而缺席? 國民黨甚至連黨紀都沒拿出來,蔣萬安、許毓仁這些滿口力挺婚姻平權的立委就屈服了,這樣叫支持婚姻平權?嘴巴講講就能當好人了?好人什麼時候變成這麼廉價的定義了?如果我沒記錯,這應該比較接近騙子的定義才對吧。 你的每一張票都是一種價值的選擇,國民黨代表的,就是滿口發大財其實撒大謊演大戲、就是力挺婚姻平權表決時不見人影、就是選前反空汙選後說這不是一朝一夕的問題,國民黨就是渣男,你喜歡聽的他都講得出來,即使完全相反、例如不要核廢料卻要核電他們都講得出來。他們的價值就是騙,騙你的票、騙你的錢、騙你的主權,用天花亂墜的選舉語言讓你相信他愛你,等到你一無所有時他就會離開,因為他們把自己當成一個「值得更好地方」的過客,那地方也許是中國、也許是美國、也許是世上某個不知名的樂園,他們總是期待找到一個更好的地方,而不是把這裡變得更好。
林艾德 2019-03-05
這就是國民黨要簽訂的「和平協議」

這就是國民黨要簽訂的「和平協議」

我們都知道台灣有位自焚殉道者鄭南榕,那是30年前的事。而你現在看到這張圖上的每一火炬,都是一位自焚殉道者,那是跟中國政府簽訂了和平協議的西藏,不到5年內的135起自焚。 這就是吳敦義、馬英九、王金平、包含朱立倫的岳父高育仁,這些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念茲在茲地、要在重新執政後簽訂的「和平協議」。 和平協議如何可能?難道中國有需要向台灣要求和平嗎?不,他們要的是「協議」。簽下了和平「協議」而不是和平「條約」,等於同意中國跟台灣是同一國家兩個政府的內戰關係,屆時,中國對台灣人的壓迫很可能從國際事務變成國內事務,讓其他國家沒有插手的餘地。 如果我們的話你聽不進去,如果你仍舊相信中國,那至少聽聽這些自焚藏人留下的遺言,看看他們燃燒生命為我們照亮的未來,畢竟很有可能,這些遺言中的藏人,就是未來的台灣人。 「為恩惠無量的藏人,我將軀體點燃。藏民族的兒女們,我的希望就是你們要團結一致,若你是藏人要穿藏服、講藏語,勿忘自己是藏人。」— 壤塘牧人Nangdrol,2012年2月19日自焚。 「沒有人可以像這樣生活下去,如果不能為西藏做點事,我的生命毫無意義。」— 瑪曲女中學生Tsering Kyi,2012年3月3日自焚。 「我們要有使用傳統宗教、語言、文化的基本自由,希望全世界人民能支援我們。」— 流亡藏人Jamphel Yeshi,2012年3月26日自焚。 「我們受到中國的侵略、鎮壓和欺騙,我們是為了藏民族沒有基本人權的痛苦而點火自焚,這種痛苦更甚於我們兩人自焚的痛苦。」— 壤唐學生Choephak和Sonam,2012年4月19日自焚。 「我沒有能力從宗教和文化上出力,也沒有幫助西藏人民的經濟能力,所以為了西藏民族,我選擇了自焚。請告知我們的青年們,我相信大家會立誓,永不在藏人間內鬥,要團結一致,守護西藏民族赤誠。」— 稱多牧民Tenzin Khedup,2012年6月20日自焚。 「對一個民族來說,必須有自由、語言、特色和文字等等,若失去這些我們還算什麼?我心中只有一個願望:我希望我的民族能被人看得起,除此之外,別無所求。」— 衛藏木匠Ngawang Norphel,2012年6月20日自焚。 「阿爸,我們藏人真難啊,連嘉瓦仁波切的法像都不能供養的話,那是真的沒有一點自由了啊...」— 熱貢婦人Tamding Tso,2012年11月7日自焚。 「西藏要自由、要獨立,我以自焚抗議中國政府,望600萬藏人要學習母語、講母語、穿藏服,團結一致。」— 熱貢牧民Nyingkar Tashi,2012年11月12日自焚。 最後,這是2012年11月25日,澤庫比丘尼Sangay Dolma,自焚前寫下的遺詩: 回來了。 藏人們請抬頭,看蔚藍高空,懸崖峭壁上的殿堂裡,我們的上師回來了。 藏人們請抬頭,看雪山之顛,雪獅回來了,我們的雪獅回來了。 藏人們請抬頭,看茂密森林,看綠茵草原,我們的猛虎回來了。 藏人們請抬頭,看雪域大地,雪域的時代有了轉機,藏人是自由和獨立的。  嘉瓦丹增嘉措*,在遙遠的地方履足世界時,祈願苦難下的紅臉藏人,從黑暗的夢中醒來。 班禪喇嘛,正在監獄裡遙望遠天,祈禱我的雪域,升起幸福的太陽。 為了雪域福祉, 雪域的寶貝兒女,勿忘雪山的勇士們,才是藏人。 她將這首詩放進信封,在信封上的地址寫著「西藏獨立國」,裡頭還有一張她自己的相片,相片裡的她,手背上寫著:「圖博,一個獨立的國家。」 ------------- *以上遺書出自《西藏火鳳凰》一書 *嘉瓦丹增嘉措即達賴喇嘛。
林艾德 2019-02-15
不知道自己的族群即將消失?

不知道自己的族群即將消失?

這是加拿大Regina的一名原住民男孩,入學前後的模樣對比。 19世紀時的加拿大和美國,都強迫該區原住民小孩進入寄宿學校。他們被迫離開家庭,在學校選一個白人名字,做成名牌掛在脖子上,不准說母語、不准有自己的文化、習俗跟信仰,剪掉他們的長髮、割下他們的辮子,讓他們「改頭換面」,成為堂堂正正的美國人或加拿大人。 加拿大前總理Paul Martin把當時的政策稱為「文化清洗」,稱是為了消滅原住民的文化傳統,讓原住民孩童都變成「小白人」。 一樣慘忍的事,現在正發生在維吾爾族人身上,過去,也曾發生在台灣人身上。 有人想過,當我們提到一個族群「消失」時,指的是什麼嗎?是指世上已經沒有人擁有這個族群的血緣嗎?顯然不是,例如台灣許多人身上都留有平埔族的血統,但可能連他們自己也不知道。所以所謂的「消失」,真正的意思是,這世界上已經沒有人使用這個族群的語言跟傳統,已經沒有人用這個族群的方式生活,這個族群中斷了文化的演進,永遠停留在歷史中。 以在台北出生的我來說,我身邊同儕好友中沒有任何一個母語家庭,也就是按照「母語在家學」的概念,我們的下一代就會失去母語的溝通能力;我們也不知道過去台灣人是怎麼生活的?有什麼習俗跟傳統?我們知道七夕是情人節,但卻不知道傳統台灣人這天慶祝的是七娘媽生,是求保佑孩子健康長大;在日治及華國來台初期,我們還有台語版的文學、科學甚至醫學典籍,我們族群的發展是與時俱進的,但如今都中斷了;1940年代,台灣是亞洲最先進的地區之一,比起長期戰亂的中國,台灣人應當是更富有文化水準的一群,但現在,高雅的台語卻被貶為粗俗的代名詞。佔台灣人口最大宗的台語族群尚且如此,更何況客語及原住民各族群? 剛剛回老家看母親跟阿嬤,看到中天新聞台裡,某個高雄民眾夾雜著台語跟華語在稱讚只有國民黨會拚經濟拚觀光,感觸就特別深。我們還以為自己是北美大陸上馳騁的白人,但事實上,我們都是被中國國民黨關進寄宿學校的台灣原住民,只有我們自己不知道。 離開時,我對母親告辭:「母ah,我轉去啊。」 從小講台語、也在學校被掛過「我不說方言」牌子、我最愛的母親回答說:「好喔,東西記得拿。」 我想,如果要說國民黨跟過去美國、加拿大政府的差別,那就是美加都失敗了,他們的政府都公開道歉且賠償,但國民黨不但從沒有人為國語政策造成的文化傷害負責,用華語說出「學母語浪費時間」這種歧視語言的候選人,還能夠得到本土這些被歧視者的支持而當選,這樣的「文化清洗」,對國民黨算是成功了吧?但對我們呢? 當我們提到族群「消失」時,指得是什麼呢?是我們失去了語言、失去了習慣、失去了文化。也許,很多人都還不知道自己的族群即將消失了吧?因為這一切是如此地安靜,在學校、在電視、在社群媒體、在每一次的選舉、在我們每個人的家中,默默地死去。  
林艾德 2019-01-02
每一次選擇,都是在選擇我們想要的世界

每一次選擇,都是在選擇我們想要的世界

你的每一次選擇,都是在選擇你想要的世界。 你以為買促銷的林鳳營鮮奶是賺到,但這個消費行為同時是告訴所有食品廠商,使用黑心原料是可以被原諒的,那當下次有機會使用黑心原料時,廠商考量的風險就只有那微不足道的罰款,而不會把消費者的抵制成本算進去,當老實不一定賺得到錢,黑心風險卻很低時,當然會有更多食品廠商使用黑心原料。 是你我的選擇,導致廠商在道德與獲利之間選擇了獲利,可是最後傷害的,是整體台灣人的健康。 同樣的,你以為吳寶春的中國台灣麵包是被迫的、不應該受到抵制,這同時也是告訴所有想進軍中國的廠商,為了賺錢而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是情有可原,當堅持尊嚴跟主體性不一定能得到褒獎,對試圖併吞我們的中國示弱卻能獲得體諒時,那下次有同樣機會,當然會有更多台灣人選擇對中國投誠。 是你我的選擇,導致廠商在尊嚴與獲利之間選擇了獲利,可是最後傷害的,是整體台灣人的民主跟權利。 在這些抵制行為中,懲罰並不是主要目的,最重要的,是為了未來建立正確的價值觀,一個以公眾利益為主的價值觀:你不能為了自己,傷害其他人的健康,也不能為了自己,出賣養育你的土地。 如果這些你可以理解,又有什麼理由拒絕轉型正義呢? 許多人會說,威權時代已經過去了,現在追究白色恐怖加害者只是在傷害社會和諧,真的是這樣嗎?如果邁入民主時代後,威權時代的惡行都可以不追究,那當下次我們不幸再度面對獨裁威脅時,是不是所有人都會選擇臣服?當抵抗不一定有效果,臣服卻沒有風險時,你如何要求所有人堅持正確的價值?如何要求所有人不刑求、不栽贓、不被政治影響而誤判、不受長官脅迫而違法? 轉型正義的反對者們很愛說這一切的不正義都是必然的,如果回到同樣的時空,多數人也會做出一樣的選擇。是的,在中華民國我們承認這一點,而這正是為何轉型正義如此重要,就是因為沒有轉型正義、就是因為助紂為虐沒有風險、就是因為過去為虎作倀的人都沒有受到懲罰,所以同樣的情形發生時,我們才會做出一樣卑劣的選擇。 錯誤的行為,不會因為時空背景而改變其錯誤的本質,我們之所以會一錯再錯,就是因為我們沒有從錯誤之中建立一套保護正確價值觀的體系,所以我們讓頂新集團重新開始獲利,讓越來越多人為了金錢跟中國低頭,也讓威權的幽靈一直揮之不去,再再傷害著我們的民主。 你想要健康的生活,就抵制頂新到底;你想要有尊嚴的人生,就不用給吳寶春留面子;你想要每個人都有最基本的權利跟保障,就要支持轉型正義,否則下次,人權依舊會是多數人的第一個犧牲品,永遠都要記得,無論是懲罰、是獎勵、是抵制、是轉型正義,我們的每一次選擇,都是在選擇我們想要的世界。 新聞連結: 白色恐怖不再「只有受害者沒有加害者」,促轉會「加害者資料庫」明年10月上路。 https://www.storm.mg/article/720303
林艾德 2018-12-18
不但是政三代,還是富三代

不但是政三代,還是富三代

  妳爺爺是國民黨的國大代表、監察委員,妳爸爸是國民黨國大代表,後來靠著地方勢力,遊走在台聯跟無黨間當立委跟台北市議員,家族土地遍及台北市黃金地段,妳不但是政二、政三代,還是富二、富三代,確定現在要嘲諷對手是政二代? 「政壇上有非常多連勝文們,這件事情不是大家都知道嗎?」虧妳還能笑著講這句話,真的是把選民當白癡,為了選舉臉都不要了。  
林艾德 2018-12-14
獨立不會流血,統一才會

獨立不會流血,統一才會

有些人整天說:要獨立建國,那你去打仗你去流血啊! 錯了,從中國經驗來看,獨立不會流血,統一才會。
林艾德 2018-12-06
比選舉更重要的事

比選舉更重要的事

終於看懂這件比選舉更重要的事。 1997年,台灣爆發了豬隻的口蹄疫情,該年整體損失超過1700億,從此,台灣的豬肉不得外銷,要知道,在疫情爆發的前一年,我們的豬肉光是賣去日本一年就能賺600億,當時台北市的房價一坪還不用25萬。 經過21年的努力,終於,今年7月農委會宣布「拔針」,意即不再為豬隻施打口蹄疫苗,只要到明年都沒有再發生疫情,最快後年,2020台灣的豬肉就能重返世界市場。 好死不死,我們7月拔針,中國8月就爆發了豬瘟,一旦傳染到台灣,我們21年的努力又將化為烏有,一切重來。 當然,沒人想發生這種事情,我們也只能加強宣導不要從中國攜帶豬肉製品回來,但繼金門之後,昨天農委會又宣布在台中機場棄置箱中的中國香腸裡,再次驗出豬瘟病毒。 對此,農委會副主委黃金城只回應說:「明知道肉製品不能入境,還是有旅客心存僥倖,攜帶後在入關前才要丟棄,實在無法理解這種心態。」 在台灣終於能「除疫」重返外銷市場的前夕,這些無法理解的舉動,是無意?還是有心呢? 前幾天還有另一則新聞,中國的遠洋漁船「豐祥818號」申請入高雄港維修,結果被查到船上有300公斤以上的豬肉製品,奇怪的是,同一艘船,不到兩個禮拜前才剛申請到台中港維修過,還發生了船上越南藉廚師跳船逃跑事件,只不過,新聞只將逃跑當成趣聞,沒有深究廚師為何要逃跑、逃跑時身上有沒有帶豬肉? 中國遠洋漁船,兩週內來台灣修兩次,船上有300公斤豬肉、廚師還落跑,我們同樣應該問:在台灣終於能除疫重返外銷市場的前夕,這是巧合?還是有心呢? 目前違規攜帶肉類產品入境最高罰1萬5千元,農委會已研議修法,提高額度至30萬,行政院也初步審議通過,但修法只能威嚇無意之人,如果是有心人士刻意想把祖國的善意帶來台灣,那我們勢必要有更嚴謹的防範措施。 這關係到台灣的經濟、豬農的生計、還有上百萬豬隻的性命,我知道島內許多人對中國抱持著開放的態度,總是認為中國應該得到和我們對待其他國家一樣的平等待遇,這樣才符合人權原則,但容我提醒,就算是人權兩公約也都再再提到,為了國家安全或公共秩序的利益,我們得以視情況對各項人權有所限制而不是無限上綱,中國就是我們必須限制的對象,這不是我們的不友善,這是因為他們的不友善。
林艾德 2018-11-15
陳信諭醫師的故事

陳信諭醫師的故事

不要再看著別人為理想奮鬥卻無動於衷了,不要再見到他人懷抱著理想死去才感到悲傷了,當有些人的理想還沒死,當他們願意帶著理想走入黑暗的政治,那他們的理想,就值得我們一起守護。 基進黨高雄議員參選人政策可見高雄好過日
林艾德 2018-11-08
「晚上陪妳睡覺」很好笑?許淑華過去專訪自打臉

「晚上陪妳睡覺」很好笑?許淑華過去專訪自打臉

原文出自林艾德臉書,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在「姊妹挺韓國瑜」成立大會,韓國瑜面對現場的女性支持者們說:「如果有一萬個工作機會,我就以身相許,晚上陪妳睡覺。」 對此,邱議瑩質問說「高雄何時招商需用陪睡來完成?」而國民黨立委許淑華則認為這是抹黃、是非不分,她在臉書上回應的原文是: 「活動場合中,身為女性若遭受到身體、言論等汙衊,感受必然不好,理當憤然離席。但當天後援會現場姊妹皆哈哈大笑、鼓掌同樂,代表所有人都理解這是一句玩笑話。我必須說,思想齷齪之人不論何事,都能”意淫”成骯髒的畫面。」 回顧一下過去許淑華委員接受關於性騷擾的專訪時她是怎麼說的: 「最不舒服的是言語上的,比方說我們參加活動,他就會講說,來啦這給妳坐啦,這個美女旁邊給你坐,這有粉味的比較香。像這種的,我聽起來就會比較不舒服,基本上,它背後代表了對女孩子的一種不尊重。」 不知道當下許委員覺得不被尊重、感受不好後,有沒有憤而離席?還是說當下同桌的人都哈哈大笑,代表所有人都理解這是一句玩笑話所以就沒關係?難道只有許委員是思想齷齪之人,不論何事都能意淫成骯髒的畫面? 既然都知道「坐旁邊、比較香」代表了背後對女性的不尊重,怎麼可能「晚上陪妳睡覺」會看不出背後的不尊重?有時候我們不是真的不懂歧視,只是為了選舉、為了政治利益假裝我們不懂,難怪,會被韓國瑜的小編說是「噁心的大人」。 最後,意淫那兩個字真的不用特地上引號,我們都知道妳就是在羞辱邱議瑩的名字,這就跟韓國瑜的「幽默」一樣,一點都不好笑。 圖片來源:華視新聞雜誌截圖
林艾德 2018-10-29
知影高雄疼的人,才會疼高雄

知影高雄疼的人,才會疼高雄

我不知道您功課怎麼做的,因為在我看來,韓國瑜才是最噁心的人,他的噁心在於歧視女性、在於打壓母語、在於一堆腦殘的政策,還有,在於對高雄人無所不用其極的羞辱
林艾德 2018-10-19
鮮血染紅基隆港 美如畫?

鮮血染紅基隆港 美如畫?

我們是一群沒有歷史感的人,活在中華民國的謊言之中,如果我們知道基隆港真實發生過的故事,還有人會覺得這畫面美如畫嗎? 這張照片的最左邊,是基隆海港大樓,1947年時是基隆港的制高點,中華民國的軍隊上岸後,就是把機關槍架在海港大樓上,對著下方無辜的台灣人掃射。 翁麗水是當時在碼頭的工人之一,當天下著雨,3點鐘宣布戒嚴後,他和其他工人一起趕回山上的村子,他的兒子翁金龍就在半山腰的家外頭,聽著槍聲、看著遠方山下的工人們沿著建築物的騎樓躲避槍林彈雨,他看見一個穿著蓑衣的身影中槍跌入水溝,但太遠了,分不清是誰,於是他跑到村子口等,同村的工人們都陸續回來了,只有他的爸爸始終沒有回來。 這不是什麼「個案」,當時中華民國軍隊對台灣人的屠殺是無差別的,基隆港外海上漂滿了浮屍,海水為之染紅,根據見證者的回憶,當時漁船出海,每次都會載回一船船的屍體,排列在港口邊,等待家人前來認領。 那些日子的老基隆人們,到山上、到港口邊、到堤防、甚至湊錢雇船出海,都是為了找回家人的屍體。他們有的雙手被反綁,嘴裡塞了棉花防止慘叫;有的頭蓋骨少了一塊,是生前被活活用石頭砸死的;有的手腳被鐵絲穿過丟入海中,有的浸泡了太久屍體浮腫,家人必須忍著心痛用腳大力踩,才能把屍體塞進棺材中。 這些故事我們都不知道,我們被剝奪了屬於台灣人的歷史感,對自己成長的土地,我們所知無幾。 在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的多瑙河畔,有60雙鐵鑄的鞋子凌亂地散落在河岸,這是提醒他們,這裡是二戰期間納粹槍決匈牙利猶太人的地方,無數人曾在這裡被綁成一串,被逼著脫下值錢的鞋子,然後中槍,跌入多瑙河。 當他們見到多瑙河的美景時,他們想到的,是歷史的殘酷、是人權的可貴、是國族及主權的重要性,這些感受才是一個國家強盛跟團結的基礎,而我們,見到基隆港的海水被夕陽染紅時,可曾想起過我們的故事? 時至今日,每年的3月8日,受難家屬都還會集合到基隆港的海洋廣場舉辦追思,但沒有歷史感的我們,卻忘了這場三月大屠殺,忘了中華民國殖民我們的方式,還搖著那面旗子沾沾自喜。 那面旗子,毫無美麗可言,而這片被先人的血染紅的海,在轉型正義實踐之前,也不會有美麗的畫。
林艾德 2018-10-16
柯文哲也曾有這樣的道德勇氣

柯文哲也曾有這樣的道德勇氣

所有關心台北市長選情的鄉民都變成葉克膜專家了,我們仍等不到柯市長一份關於活摘器官、關於譴責中國的聲明,不禁讓人心想,這4年間,那個快意直言的柯文哲去哪裡了?
林艾德 2018-10-07
台語文字的存在 比中華民國都還久

台語文字的存在 比中華民國都還久

台語的書寫並不是近年才有,台灣史上第一份報紙《台灣府城教會報》,就是 1885 年起使用白話字出版的,直到 1969 年因為中華民國的政策關係,才開始改用漢字。
林艾德 2018-09-29
國民黨面對受難者的態度

國民黨面對受難者的態度

「我的父親,被國民黨槍決了,我一生沒有爸爸,而我的媽媽,也因為知情不報被送到綠島關了5年。」 說到這裡她就哭了,旁邊的大姊哭得更慘,一方面是她們人生悲慘的際遇,另一方面,是當她們來到國民黨黨部,要求國民黨不要再阻撓轉型正義時,得到的卻是國民黨在人牆後拿著大聲公,反覆跳針著這樣無恥、戲謔、嬉鬧的回應: 「白色恐怖,馬政府已經賠償過了。找東廠,請至促轉會,要幫你們叫計程車嗎?」 而他的表情,如果替這段文字配上表情符號,就是這個: 這就是國民黨面對轉型正義、面對受難者的態度。 幾十年了,沒有真相、沒有正義,拿著賠償金甩在你臉上就要你閉嘴。我們有錢賠,殺妳爸爸關妳媽媽不可以嗎?還要什麼真相,反正錢在這裡,你不要賠償就什麼都沒有,隨便你哭隨便你鬧,錢我賠給你了,不然還想怎麼樣? 這就是中華民國要告訴下一代的價值觀是嗎?這就是中華民國最愛說的和解共生是嗎?看看國民黨那戲謔的神情,那霸凌完人之後不用負責任的囂張樣貌,那得意跋扈的嘴臉,這就是我們留給下一代的表情嗎? 賠償跟和解的前提,都應該是真相、審判跟認錯,當跳過調查跟審判程序而直接和解時,事實上就是告訴台灣人,錢可以解決所有不公不義的事情,所有的苦難都能用錢賠償,所有的悲痛都有個價錢,我的錢、你的人生,銀貨兩訖,這就是中華民國式的轉型正義。 這是我們要的嗎?即使牽扯到正義、牽扯到生命,我們都還在比拳頭大、比口袋深,贏的人就可以肆意地嘲弄受難者,這是我們想要的嗎? 每個崇尚權勢的人都是國民黨,它一直活在你心裡黑暗的那一面,讓你變成一個更勢利、更無恥、更令人作噁的小人,看看國民黨直播這次抗議時,那些國民黨支持者的留言,你就知道,不能讓這些人擁有這座島嶼,他們那腐爛發臭的內心,根本配不上這座島的美麗。 國民黨嘲諷受難者的嘴臉:https://goo.gl/rpxBvY 國民黨直播時噁心的留言:https://goo.gl/THRkHW    
林艾德 2018-09-27
侯友宜是轉型正義最惡劣的例子

侯友宜是轉型正義最惡劣的例子

威權鷹犬侯友宜辦案沒別招,就是直覺加上刑求,把無辜的人關進去,還推廣要加速死刑判決不要浪費司法資源,結果就是,無辜的人處死了,沒人知道這是冤案,他的破案率就高了,徐自強案就是最明顯的例子。
林艾德 2018-09-12
侯友宜口中的「實話」造成一樁冤案

侯友宜口中的「實話」造成一樁冤案

看著國民黨議員們不斷跟侯友宜合照主打治安牌,不免想問,台灣人真的要相信他那套辦案方式下的「治安」嗎? 侯友宜曾在訪問中提到,他對黃春樹撕票案的嫌犯說:「不說實話就走著瞧。」最終嫌犯吐實,當時侯友宜還得意洋洋,但他沒想到的是,幾年之後,法院會確定該案被告徐自強無罪定讞,因為所有的「證據」,都來自警方的刑求逼供。 就是侯友宜口中這個「實話」,造成一樁冤案,這個「實話」,讓徐自強坐了16年的冤獄,政府賠了2812萬,徐自強入獄時兒子才7歲,他不只賠掉了整個青春,也賠掉了永遠無法挽回的親子歲月。 在徐自強的新書發表會上,他自述道:「我對兒子完全陌生,也不知道那種父子親情感覺是什麼?因為已經失去那一塊,你沒有過你就沒有辦法感覺,兒子也講,人家都說成長過程失去了我,但他根本不知道有父親在身邊是什麼感覺?你問他失去什麼,他不知道,他沒有那種感覺。」 「聽起來很難過,他的人生少了一塊。我也是。」 同案被告黃春棋在被問到為何供出徐自強時,他說:「我受不了他們刑求我」、「警方借提時把我眼睛矇住,吊起來灌水,還捏我奶頭,用不知何物夾我手指」,另一名被告陳憶隆也說:「警察要我們配合,否則會借提出去」。 所謂借提,就是警察將犯人帶出看守所做筆錄,在此案,就是帶回去刑求。 這樣可惡的事情,該案總指揮侯友宜或是旗下刑求的員警有付出代價嗎?很抱歉,沒有。因為做筆錄自白時的錄影證據,全都「在納莉颱風淹水時遺失了」。 每每讀到這個紀錄我都不免冷笑,是啊,一個還在訴訟中的重大刑案紀錄,就這樣消失了,可不可以告訴我,這種理由到底誰會相信?與其說天災淹水,不如說人定勝天吧。 回顧侯友宜的警察生涯,要抓黑名單政治犯的命令,他可能很難拒絕,但他卻選擇為了抓人,對著盧修一密閉的車內強灌催淚瓦斯跟辣椒水;要抓鄭南榕,方法百百種,但他選擇對已經誓言自焚的鄭南榕強力攻堅,臉皮還厚到說自己是去救人;黃春樹撕票案,明明兇手已經抓到,但他卻偏偏要刑求逼他們再供出無辜的徐自強;這種事情太多太多了,這樣粗糙、不顧人權、犧牲無辜的辦案方式,是我們想要的「治安」嗎? 人都可能遇到威權脅迫的時候,但即使在最慘的時刻,我們仍可以選擇危害最輕的方式,就算真的犯了無可挽回的過錯,我們都仍可以選擇懺悔跟道歉,但在侯友宜身上我們看不見任何一點點「善良」的特質,新北市府才不是他該去的地方,監獄才是。   Te-Ying Wang補一個報導連結 http://m.ltn.com.tw/news/politics/paper/385083
林艾德 2018-0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