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嘉隆相關文章

無法處理「選舉舞弊」的民主制度?

無法處理「選舉舞弊」的民主制度?

美國如果可以允許大規模有組織的選舉作弊,然後就這樣矇混過關,那會有以下嚴重後果。 第一,拜登一旦上台,肯定要自保,要消滅證據,要安撫相關的選務工作人員,同時要阻止川普陣營的反撲,要對川普有所動作。川普也有自知之明,曾經有說如果不能連任的話,他會離開美國,意思就是要逃避追殺,流亡海外。 請問一下,以後美國的大選還有可信度嗎?民主黨還會給共和黨反撲的機會嗎?既然作弊管用,那以後不作弊可能嗎? 選舉舞弊的問題不解決的話,制度上不設防的話,估計美國以後不會再有真正的民主選舉了。沒有了公正與自由的選舉,美國這個聯邦也就走上崩壞之路。 第二,美國的民主選舉留下重大的陰影,主流媒體與社群媒體的言論審查與言論封鎖也對言論自由有所傷害。美國的立國精神當中的民主與自由不再成為號召,以後如果美國對其他國家鼓吹民主與自由,人們會問,是不是要我們學好作弊? 作為世界霸權,美國的道德制高點出現嚴重問題,以「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為主要內容的普世價值失去說服力。也就是說,一個沒有辦法處理選舉舞弊的民主制度,將使美國在價值觀與意識形態上出現1776年獨立建國以來的最大危機。 第三,中共與習近平將成為最大的贏家。大家都知道拜登政府是中共扶持起來的傀儡,不可能對中共真正強硬,於是,歐洲怎麼辦?日本怎麼辦?台灣怎麼辦?朝鮮半島怎麼辦?還有,新加坡,印度,與沙烏地阿拉伯怎麼辦? 從現在起,世界各國都要摸索一下,以後還能堅定地站隊美國這邊嗎?於是,美國在外交上將出現吃力的情況,而中共這一套以利益輸送來經營政商關係的辦法,不但會捲土重來,而且還將大行其道。 如果美國自己都抗拒不了,那還能要求其他比美國更小的國家能抗拒嗎?拜登在競選時期說過的兩點,當選後要取消川普對中國加的關稅,要回到世界衛生組織,等於表示美國在對中共道歉。 第四,在美國大選有爭議的這一段期間,中共利用美國的這個空窗期加緊對香港的控制,在香港大肆逮捕,直接送中。等到所謂的民主派與勇武派被清理之後,香港將進入一國一制的過渡期。過去那個自由與法治的香港將走入歷史。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以國安法為名義,加緊控制香港,也起到一種效果,就是對美國的深層政府發出警告,因為深層政府的背後是金融勢力,是跨國金融大財團,他們有龐大的資金部位在香港,所以,中共敢對香港下手,等於在與深層政府博弈,要跨國金融勢力小心一點,不要在事成之後,回過頭來把中共一腳踢開,用完即丟。 第五,接下來最重要的課題,是美中關係的走向,以及中國經濟能否挺住。在這兩方面,都沒有樂觀的理由,因為,中共這邊也騎虎難下,只能強硬到底。最重要的觀察指標在於川普所推動的大脫鉤,貿易、科技與金融的脫鉤,是否會被拜登逆轉。 國際資金的移動是最快速的,如果以美國為首的西方資金重新進入中國,那麼短期內中共的外匯資金壓力可以舒緩,經濟上可以喘一口氣,投資人也許可以看到短期內金融市場有一股慶祝行情。 長期來看,全球化將出現新的方向,就是從「資本主義全球化」轉變成「社會主義全球化」,美國的極左勢力會把美國推向更多的社會主義化,甚至會出現美國版本的文化大革命,極左勢力的價值觀向全社會擴散,打擊美國的傳統保守的價值觀,而中共作為社會主義大國也會在國際上積極擴展影響力。 總之, 2021年1月6日我們看到的,不只是彭斯對川普的反叛,不只是美國國會認證拜登的當選,而是美國開始走向沒落,不足以維持他的世界霸權地位,除非美國社會當中支持川普的力量能出現新的大動作,拒絕接受這樣的命運。
吳嘉隆 2021-01-08
當川普的粉絲會很緊張

當川普的粉絲會很緊張

今天台北的天空很藍,不曉得華盛頓那邊是怎樣? 我在想,川普的好朋友、顧問們應該有給他出點子,只是他要用的點子,是要衝鋒陷陣的,是要出其不意的,是要承擔風險的,而不是上班族的奉公守法、按本操課,所以,他的人最好也是要打天下的那種性格。相對的,上班族、高級公務員是在坐天下,而不是打天下,他們不會想冒險。 劉邦用張良,劉備用諸葛亮,這兩個軍師、戰略顧問都是要打天下的,這種性格才適合來協助川普。 川普知道他從一開始就是在跟深層政府對著幹,他的計策是聲東擊西,故佈疑陣,所以當川普的粉絲會很緊張,除非你看得懂他。 他忙著打官司,可是他沒有真的要依靠最高法院,因為他早就早就知道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是深層政府的人。他也知道國會裡有深層政府的人,中央情報局、聯邦調查局這些情報單位有深層政府的人,司法部、國防部也有深層政府的人。為什麼?因為他們都是所謂的高級公務員,跟川普的衝鋒陷陣的性格不搭調。 我覺得,川普應該不會接受大選舞弊,不可能吞下去,因為這太傷美國的形象與制度。這個問題不解決的話,以後美國人出來講民主自由,會被別人恥笑。 川普的意思應該是,利用這一次的舞弊,證明民主制度有自我修正的能力,有制度優勢! 我還覺得,川普應該會在1月6日國會對選舉人團任證之前,就把事情基本搞定,其突破口是放在州議會:州議會將承認確實有選舉舞弊,於是會撤銷原來的選舉人團認證,重新推出支持川普的選舉人團。根據美國憲法,各州的選舉人團的決定權在州議會這個立法機構。看看能否在1月6日之前,就把支持川普的選舉人團搞定,於是不需要打彭斯牌,不需要打最高法院牌,也不需要看國會的臉色,更不需要啟動戒嚴令。 如果是這樣的策略,那還真是藝高人膽大啊,因為時間很緊了,看得川普的支持者都急了。我看,這也是川普調動支持者積極性的一招,大家覺得不站出來挺川普是不行了,因為不能眼睜睜看著川普的大勝被那些以權謀私的既得利益階層做掉,這不是美國!看看1月6日華府的大遊行會不會衝破百萬人,展現美國人的大覺醒!
吳嘉隆 2020-12-26
川普聲東擊西的策略

川普聲東擊西的策略

當你以為川普下一步要玩某一個套路的時候,他其實不是。當他在準備A的時候,他讓你以為他正在進行B,我稱之為聲東擊西。 我舉個例來說,川普在十月份的時候趕快提名一位最高法院的大法官,還說這一次大選可能要打到最高法院,所以大家就以為他真的要在最高法院尋求翻盤,但是真的是這樣嗎? 德州對4個搖擺州的違憲控訴,產生了什麼效果?答案就是把首席大法官John Roberts 給暴露出來了!這個大法官太沉不住氣了。他不以國家利益為重,勇敢接下這個案子,卻找一個不怎麼成立的理由來拒絕受理,終於漏出馬腳,原來他已經歸向深層政府。他在大法官的閉門會議上大聲咆哮,同時在電話上被聽到,他要設法打掉川普的連任。換句話說,他以個人的政治喜好來做出最高法院的決定,這就是腐敗。如果德州不起訴這個案子,我們還看不出他的腐敗。 我預測,這個首席大法官將來會辭職,還有另一個他的同夥可能也會辭職,於是川普就還可以再提名兩個大法官,加上已經提名的三個,總共就會提名五個大法官。 你以為川普不知道大法官裡面的情況嗎?所以,去闖關最高法院,讓對川普有利的案子遭遇挫折,其實是在釣魚,但是很多反川普的人不願意承認這一點。 川普並不依靠最高法院來翻盤,他真正依靠的,實話實說,是軍事法庭,這樣大家懂了嗎?另外,美國還有一個「外國情報監控法庭 FISC,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courts」,更乾脆,川普真的要用的話,是用這個,而不是什麼最高法院。 至於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也是同樣的問題:他沉不住氣,終於顯露出來他早就加入深層政府那一邊,現在被暴露出來了。其實聽說在大選前,中共早就有收買三個共和黨的參議員,至少有這個打算,這三個人當中有麥康奈。為什麼是三個?因為共和黨只比過半數多二到三席,所以如果有三個共和黨參議員在關鍵時刻倒戈的話,那參議院就等於被深層政府掌控了。這個情報你以為川普不知道嗎? 所以, 12月14日的選舉人團會議,川普根本沒有要在這時候翻盤,故意讓拜登取得六個搖擺州的州長所認證的選舉人票。然後拜登的人馬就以為情況穩住了,川普可能不行了,所以很多深層政府的人就開始跳出來,或者開始向拜登這邊靠過去。哈,被川普引蛇出洞了! 川普要靠的,既不是司法系統的最高法院,也不是國會,可是,他讓大家以為他很在乎最高法院,很在乎1月6日的國會對選舉人票的認證,其實並不是這樣,川普的這個策略我稱之為聲東擊西。 國家情報總監要提的外國勢力干涉美國大選的調查報告,原本應該在12月18日提出,現在故意延遲,又是在釣魚,就是不想讓參議院提早知道內容。這個懸疑性會構成心理壓力,讓深層政府裡面的人個個沒有把握川普下一步究竟要幹什麼。 目前川普還沒有宣布美國進入緊急狀態,還沒有宣布戒嚴,還沒有宣布軍管,但是,據說(我在美國的朋友深夜打電話告訴我)川普從12月8日就已經展開部署,把聯邦軍隊派進六個搖擺州,同時起訴叛國罪的相關行動已經悄悄展開,已經在抓人,可是媒體都沒有報導,大家還以為川普可能不行了,都在關心1月6號的國會對選舉人票的認證,川普還能不能翻盤。 我只要講一句就可以評論這個看法:川普不會把自己的命運交到別人的手裡,看別人的臉色!他不會看立法權國會的臉色,也不會看司法權最高法院的臉色,這樣大家可以理解了嗎? 他會充分運用他的行政權,他的三軍最高統帥的調兵遣將的權力。這才是他的真正依靠。 何況舞弊的證據,外國干涉的證據,叛國與政變的證據都已經成立,他用來抓人完全沒有問題,根本不需要啟動所謂2018年的行政命令也可以動手的,所以國家情報總監的報告並不是動手的必要前提。 川普實際上已經在動手了,深層政府裡面的一些相關的人已經知道了,其中有一些人被約談後乾脆轉為污點證人。 川普這個人平常話會講一大堆,但是真的要做事的時候是靜悄悄,不張揚。他下令用無人機幹掉伊朗軍事強人蘇萊曼尼將軍的時候,事前事後他有張揚嗎?這個人真要做事的時候其實是行動派,話不多。 川普的軍人性格已經毫無疑問的展現出來了,你還要說他是商人嗎? 也許是,應該是,猜測一下,反川普勢力的總指揮,深層政府的沼澤大鱷,是歐巴馬,以及柯林頓夫婦,這才是川普在釣的大魚,其他像司法部長,中央情報局局長,國防部長,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都還不夠看。 川普在等的沼澤大鱷是深層政府的前線總指揮歐巴馬!還有柯林頓夫婦,然後是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羅伯玆,參議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中央情報局的女局長哈斯培。 據說川普所提名的3個大法官,以及司法部長巴爾,這4個人都是麥康奈向川普推薦的。 所以,川普的真正目標,是抽乾華盛頓沼澤,清洗紅色滲透,把美國救回來。川普在大選中確實有大勝,但是被作弊,所以川普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對深層政府開戰。 川普的策略,誠如我臉書這裡所解讀的,是設局誘捕,把沼澤大鱷一一曝光,再一網打盡。利用這個過程,川普在召集愛國者,一起來對抗深層政府,並對人民進行公民教育,讓他們看到深層政府的惡搞。 這已經不是一場大選,而是有人腐敗,然後叛國,然後透過選舉舞弊來發動政變,要推翻合法選出的政府,然後是裡通外國,接上中共的數位偷襲。所以,這已經不是保守派與自由派的價值觀之爭,而是美國內部的左右之爭,以及美中之間的霸權之爭。  
吳嘉隆 2020-12-19
深層政府的大鱷正在現身

深層政府的大鱷正在現身

深層政府的大鱷正在現身,以為情況穩住了,可以出來表態了,例如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不過,據說川普還在等其他大鱷跳出來。 我來舉個例子,開票當晚,有六個州突然停止計票,然後深夜凌晨的時候把很多票灌給拜登,出現所謂的「拜登曲線」,據說這很可能是有人在背後發號施令,才會有統一的行動,出現大規模有組織的系統性舞弊,而這個人比麥康奈還大咖,就是川普在等的人,等他也跳出來。 現在大家都在等證據,證據有兩個方面,第一個是選務的弊端,第二個是外國的介入,這兩方面的證據其實都有,所以,現在觀察的重點在於川普有沒有堅定的意志,如果川普決定放棄,那麼美國大選就急轉直下,但是如果川普決定向林肯效法,作戰到底,那麼他還有大招可以使出來。目前,深層政府正在全力阻擋川普拿出這個大招。 不過,根據一些消息,川普其實已經在使出這個大招,只是他化整為零,跡象表現在有七個州的州議會也在12月14日推出支持川普的選舉人團。這件事其實很詭異,表示後面有人在發號施令,才會有統一的行動,表示這七個州已經看到川普的最新行動。據說(來自美國的小道消息,有待確認)這個行動有兩個內容,第一個是聯邦軍隊已經進駐這七個州,第二個是有些人已經收到叛國罪的傳票了⋯⋯。 據說當初向川普推薦巴爾來當司法部長的人,是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 據說巴爾與麥康奈都有拿錢。為了自保,巴爾轉作污點證人,向川普坦白,做了一些交代,川普拿到了一些情報與資料之後,就放巴爾一馬,這就是為什麼巴爾的辭職信拼命在讚美川普。 知道巴爾的倒戈,麥康奈被後台大老闆質問到底是怎麼回事,於是迫於無奈,麥康奈只好出來表態一下。 川普是想給別人一個自首或自新的機會,不想打內戰,所以才盡量走體制內路線,才會慢條斯理的。但是,如果體制內路線走不下去,那就只好⋯。 如果必須打內戰,那也沒在怕,他專程坐直升機去西點軍校看海軍與陸軍的美式足球賽,就是在鞏固軍權,也是發信號給深層政府看的:軍隊在我手裡,你真要動手是嗎?在直升機裡,隨行的官員只有一位,就是國家情報總監。
吳嘉隆 2020-12-17
川普該收網了

川普該收網了

很大的可能性,是川普一直在釣魚。從過去幾天的發展,我本來開始擔心川普可能快要被逼到走頭無路了,不過剛剛才頓悟,川普是在佈局,在撒網。 有一件事很詭異,就是2018年9月12日川普所頒布的行政命令,宣稱在大選結束後的45天內,國家情報總監要提出報告,調查一下美國大選有沒有外國勢力的介入與干涉。今年的投票日是11月3日, 45天後就是12月18日星期五。 你仔細想一下,做這個調查報告需要45天嗎?為什麼是45天,而不是30天或50天?我終於頓悟的地方是,這個45天的期間有一個妙用,就是會確定落在選舉人團開會之後,也就是12月14日之後的幾天。 這個幾天的時間,作弊的一方會獲得表面上的勝利,於是會讓很多深層政府的人終於沈不住氣,覺得事情終於成功了,於是大膽浮上水面來現形。這一次,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就是川普釣到的大魚,他的反叛川普來得正是時候,讓深層政府的更多網絡為之曝光。 你想想,當有外國勢力介入與干涉美國大選,一定會跟美國內部的某一股勢力來相互結合,也就是透過選舉的操縱來推翻合法政府,形成叛國與內戰。 為了把這些叛國者逼出來,川普才會如此慢條斯理,來完成他的設局誘捕。像喬治亞州的州長與州務卿都現形了,他們表面上是共和黨,但其實不是。中央情報局局長也是。比較詭異的是司法部長,沒有人辭職信是那樣寫的,很費一番功夫來讚美川普。所以很有可能司法部長巴爾已經跟川普交代了,某種意義上來講川普拿到他要的情報與資料,所以大家好聚好散。 當大家都在等12月18日國家情報總監的調查報告的時候,其實,川普早就悄悄在動手了。法律戰要從州的法院開始打訴訟,其實很費時間,應該是緩不濟急,川普團隊應該是打從一開始就心裡有數。所以打官司這一部分的真正效果,應該是在對美國人民做「公民教育」,告訴老百姓選舉舞弊可以搞成這樣子嚴重,是大規模有組織系統性的舞弊,是在喚醒美國人民。如果有成功,美國人民會憤怒,會走上街頭,那時川普就可宣稱民氣可用。 至於爭奪總統大位本身,川普靠的,應該是另外有招。接下來幾天就會更明朗了。畢竟,也該收網了!
吳嘉隆 2020-12-16
真正的戰場在軍事法庭

真正的戰場在軍事法庭

川普的法律團隊提出選舉舞弊的訴求,列舉一些證據,還有證人,這裡的攻防可以分成兩個部分,第一個部分是美國國內的民主黨人與深層政府捲入選舉舞弊,表面上是想透過舞弊竊取大選結果,但是,推翻合法政府與美國憲法的運作則是叛國行為,第二個部分是美國境外,中共捲入選舉舞弊,透過美國大選來偷襲,企圖推翻美國的合法政府,可算是透過信息戰與網路戰來進行的戰爭行為。 所以,川普的真正目標不是打敗拜登,而是維護美國的法律與憲法,以及確保國家安全。這就是說,對內要抽乾華盛頓沼澤,對外則要對中共算帳。 表面上,川普的律師團隊目前在打法律戰,提起一個又一個訴訟,在列舉舞弊的證據,企圖在六個關鍵搖擺州能翻盤。州的訴訟重點在於早一點有結果,以便可以上訴到聯邦的最高法院。 但是,川普真正的實招,是引用2018年9月12日簽署的行政命令,當外國干涉美國大選時,總統可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同時啟動「反叛亂法」,再進一步宣布戒嚴,暫時取消人身保護令,然後逮捕叛國者,送軍事法庭,而不是在最高法院纏鬥。 在州與聯邦法院的訴訟纏鬥,相當於對美國人民做公民教育,讓他們看看拍到的選舉作弊的影片,讓美國人民憤怒,然後讓川普處於民氣可用的有利形勢。這在效果上是助攻。如果這一部分能有突破性進展,那當然很好,否則真正的戰場,壓軸的絕殺,會在軍事法庭。 如果川普真的是採用這樣的戰略地圖,那麼他應該胸有成竹,不可能讓實際上是大勝的成果,被拜登用下三濫的手段偷走。就操作層面來講,川普當然事先知道會有舞弊,所以會讓對手作弊作到飽,不動聲色,然後收集好證據與資料,先設局誘捕,再一網打盡,目的是徹底解決深層政府的問題,我猜想這才是川普讓美國再次偉大必然要打的戰役。
吳嘉隆 2020-12-09
你還相信靠作弊會沒事,會勝出?

你還相信靠作弊會沒事,會勝出?

如果你決定賭一把,要作弊,那你首先要有把握不會被抓到,不會被監視器拍到,不會留下物證人證,這樣作弊才有意義。 尤其是,不能讓對手事先就有警覺,懷疑你要作弊了。總之,你只能偷襲,對吧? 最後,你肯定會估計一下作弊得手的機率有多高。如果沒有足夠的把握,偷襲自然還是會留下破綻,於是不值得去冒險。 在今年6月下旬,川普針對郵寄選票容易提供作弊的空間就已經公開發出警告了,民主黨這邊居然還是在11月3日的大選中硬是要作弊,這就說明民主黨是被引蛇出洞了,根本就是跳進川普挖好的坑。 在這種情況下,做為旁觀者,你還相信靠作弊會沒事,會勝出?你真以為美國不行了是嗎? 所以,你根本不用擔心美國主流媒體一直在封殺川普這邊的新聞,他們這樣做是沒有用的! 你應該有常識,對吧?你應該用常識去判斷,不需要去讀什麼名牌大學的研究所就可以判斷:美國總統這種重要的位子不可能靠這麼粗造的作弊就勝出!就算你要作弊,也要做得非常高明,非常有職業水準,非常得出奇不意,對吧?可是,民主黨有嗎? 所以,我就做了一個大膽的猜測,川普肯定是會連任的。就這麼簡單。拜登應該急了,現在恐怕想承認敗選也來不及了,因為大選作弊是刑事案件,不管是有當選還是沒當選都會被追究。而且,更糟的是,這個作弊牽扯出許多人,是大規模有組織的犯罪,罪名會是叛國罪,將來都會被一網打盡。拜登自己應該早一點認賠與犧牲,來保護其他同夥才是。我之前已經說了,逼川普拿出實錘的證據到頭來只是讓拜登更難看而已。
吳嘉隆 2020-12-05
為什麼深層政府勢力這麼龐大?

為什麼深層政府勢力這麼龐大?

為什麼深層政府的勢力會這麼龐大?為什麼中共是在為深層政府打工,雙方有共同利益,於是要一起對付川普? 今天的美國大選,出現了大規模、有組織、有預謀的作弊,表現出深層政府下很大的決心,無論如何一定要做掉川普。 根本原因是,他們是全球派,在全球化之下有重大的利益,例如CNN的老闆有球賽轉播的收入在中國大陸,紐約時報幕後的老闆是墨西哥大亨,與中國大陸有商業來往,要在中國生產汽車賣到拉丁美洲, 閃避美國的高關稅。 全球化重傷了工業發達國家的社會底層,中產階級也走向沒落,出現社會M型化。川普希望修正全球化的偏差,不要再看到社會撕裂下去,結果對中國打貿易戰。於是,全球派把川普看成敵人,聯合中共,硬是要在2020大選做掉川普。 美國對中共的接觸政策,表面上號稱是要推動中國的和平演變,但是其實更根本的動力是美國資本家要開發與利用中國的廉價勞動力!於是,需要一個社會主義政權來管理這些廉價勞動力。於是,柯林頓政府決定將貿易與人權脫鉤。 說白了,美國資本家與中共極權專制政權之間根本是合作的關係,這一點在之前的分析沒有被好好討論。 從這一點再延伸出去,拜登與民主黨真的是深層政府的傀儡,如果上台的話,根本不可能去反中共,所以對台灣來說會非常不利。只有川普路線才能真正保護台灣。這個部分很深,我試著描繪一下這個脈絡。話題從美國國防部將中共的老朋友季辛吉移出顧問委員會開始說起: https://youtu.be/NoUnyXWtSbQ
吳嘉隆 2020-12-03
川普的真正對手是深層政府

川普的真正對手是深層政府

朱利安尼的法律戰是虛招。把大家的注意力引過來,以掩護真正的攻勢。 很多人分析到如果由眾議院來選舉總統,會怎麼樣,如果到了最高法院,保守派與自由派法官的比例是怎麼樣,這些分析都可能不是川普的真正策略。 我今天忽然想到,川普的主攻策略恐怕也不是最高法院,而是軍事法庭! 川普所需要的證據,好像不是選舉舞弊這方面,而是叛國罪!川普要的證據,是要證明他們要推翻合法當選的政府,是在搞政變。同時加上外部勢力中共的介入,參與策劃政變,等於要證明中共對美國發動奇襲。 於是川普不但把華盛頓的沼澤一次抽乾,而且連中共也會打下去,順理成章。 川普到真正對手,根本不是拜登這個傀儡,而是拜登背後的龐大勢力,稱之為深層政府。所以,川普設局誘捕的對象是深層政府,而不是拜登。川普於是明知道對方要作弊,卻不去阻止對方的作弊,而是讓對方盡情作弊,然後收集好證據。 可能有這麼一個劇本:川普派編號305的特種部隊,有一個暱稱叫做「海怪」,急奔德國法蘭克福,要拿下中央情報局的計票伺服器,操縱選舉的那個伺服器。然而,中央情報局局長知道這回事,立刻調派在阿富汗的保全部隊趕到法蘭克福去守護伺服器,抗拒特種部隊,雙方於是進入交戰狀態。在交火中,特種兵有五人陣亡, C I A那邊有一位準軍事人員陣亡。然後,中央情報局局長有在現場,有受傷,後來被逮捕了。 劇本的後半部很可能是:拜登知道伺服器這回事,可能意識到作弊應該是會被揭發,為了自保,拜登立刻跛腳骨折。他擔心自己被深層政府犧牲,被斷尾求生,所以要表示不玩了。據說他一度想承認敗選,退出戰局,交換條件是不要用叛國罪來辦他,但可能被拒絕了,因為一切都太遲了,川普準備辦到底。 川普的謀略太深了,根本就是雄才大略,完全不像一個商人,雖然他確實有經營過房地產生意。 關鍵字:設局誘捕。  
吳嘉隆 2020-12-01
美國人不會允許用作弊奪取政權

美國人不會允許用作弊奪取政權

美國大選是很懸疑,但是我們用常識,就足以做出一些基本的判斷: 美國是民主國家,法治國家,不可能允許用大選作弊的方式,而且還是電腦程式加郵寄選票的雙管齊下,有系統、有組織的作弊,來贏得總統大位。 你想一想也知道,如果可以靠作弊來贏得大選,那以後美國的選舉還要怎麼辦下去?以後美國還要鼓吹民主自由這樣的普世價值嗎?對美國來講,這不但是憲政危機,而且還因為有外國勢力介入操縱,成了國家安全危機,你想美國人會放過嗎?會吞下去嗎? 不可能! 簡單講,想靠作弊根本行不通!拜登與民主黨背後的深層政府或影子政府居然以為靠作弊可以得逞,其實是很愚蠢的。 台灣有許多媒體在那邊討論拜登政府或拜登團隊,宣稱美國大選落幕了,拜登要上台了,完全不理會大選作弊的問題,這我是不同意的。我對美國還是有信心,認為美國人不會允許用作弊的方式來奪取政權,大選作弊的問題一定會有所處理。所以基本上我認為拜登不會上台,所以這種討論目前只是假設性情況,意義並不大。 當我說,美國大選有舞弊,許多反川普的小粉紅會大聲說:川普有證據嗎? 這些人也許以為這樣質疑,是為拜登好,可以殺殺川粉的銳氣,卻不知道,他們很可能是幫倒忙了而不自知。 你想想,事情不外是兩個情況:川普沒證據,與川普有證據。如果川普沒證據,那拜登自然會勝出,你有沒有出來幫他講話都一樣。但是,如果川普是有證據,而且是海量的證據,那你去質疑,結果就是逼川普把證據拿出來,可是這樣子拜登會陷入叛國罪,所以逼川普等於是在害拜登。 你們雖然支持拜登,但是有必要把拜登這麼踐踏嗎? 當然了,作弊是很明顯的事。但是,就算你不認同,你也應該考慮一下拜登所面對的風險:萬一真的被川普那邊拿到實錘的證據,那你還口口聲聲要川普把證據拿出來嗎?那中共所培養的拜登還能往哪裡去? 還有,你以為證據只到拜登一個人嗎?中共所栽培的其他民主黨人,以及在情報體系與軍方內部的人,也要在這次大選通通被川普一鍋端嗎?有需要犧牲這麼大嗎?想清楚了沒?
吳嘉隆 2020-11-30
叛國罪伺候

叛國罪伺候

A:別一直在那邊放話!你說拜登作弊,有證據嗎? B:已經有大量的證據,只是你沒看到。 為什麼你沒看到呢?因為你看的媒體不報導。 為什麼你看的媒體不報導呢?因為台灣的主流媒體只是跟著美國的主流媒體在報導而已,沒有自己的判斷與評論。 那為什麼美國的主流媒體不報導?至少有一個理由,就是川普這邊的律師很精明,不會把證據在媒體前面晾出來,因為不想讓對手有時間去提早做準備。 A:哦,是嗎?你會不會是在自嗨啊? B:記住了,證據是要晾在法官面前,不是記者面前! 不只是這樣喔,川普這邊的律師還會顧左右而言他,希望把對手的注意力引到別的證據去。 在記者會上,關鍵的東西還是有說出來,只是要說得讓別人沒注意到。至少要讓別人沒有看懂川普的真正翻盤策略。 拜登不可能憑著中共幫他,憑著選務舞弊,以大規模、有組織的做票,來當上美國總統。 所以,他與民主黨一幫人是中計了,被川普設計了。就是說,川普知道民主黨這邊要作弊,所以早有準備,存心讓你作弊,讓你作弊作到飽,然後超前部署,取得所有證據,後面就是叛國罪伺候。 你怎麼會傻到以為川普只是要贏得連任而已呢? 川普先衝高自己的票數,然後因為領先差距太大,逼得民主黨的做票必須雙管齊下,電腦程式作弊與郵寄選票作弊都要做。結果當然會留下許多疏漏,讓川普這邊不慌不忙,好整以暇,抓個正著。 所以,川普現在不只是要證明選務有作弊,而是還要把背後的金主找出來,把背後的駭客集團也找出來,然後證明民主黨與外國惡勢力有勾結。 民主黨企圖用選務作弊來推翻合法選出的川普政府,這叫做叛國罪。外國勢力企圖以非法手段介入美國大選,威脅美國的憲法秩序,這叫做對美國偷襲,形同開戰。 川普要的,不只是自己的連任是大勝,而且要把民主黨的腐敗與叛國暴露出來,而且還要把中共也一併拉進來,所以川普是在與拜登背後的龐大勢力作戰,要清洗紅色滲透,阻止美國被社會主義化。 一句話,野心勃勃的川普是在設局誘捕,現在大家有沒有看出來了? 等著拜登的位置,不是白宮,而是聯邦監獄!拜登要做的事,不是交接,而是逃亡!  
吳嘉隆 2020-11-27
「新時代的南北戰爭」

「新時代的南北戰爭」

美國現在出現的情況,很接近是一場透過選舉來開打的內戰! 全球化之後造成社會撕裂,有人是受益者,有人是受害者。社會撕裂持續下去之後,經濟利益的衝突會惡化,最後出現某種程度的內戰,也算是很自然的發展。 在19世紀中期的南北戰爭的時候,表面上是要解放黑奴,但背後其實有經濟利益上的重大衝突。 19世紀的前期,美國南方是農業地區,生產棉花,而棉花是紡織業的原料。18世紀後半期在英國發生的工業革命,主力產業是紡織業。所以,美國南方當時提供的是工業原料,是很有競爭力的跨國產業,所以他們不需要保護主義,不要對別人加關稅,以免自己的棉花出口的時候被別人報復,加了關稅。用現在的話來講,當時的美國南方是全球化的受益者。 當時的美國北方是製造業,可是那時美國是第三世界國家,製造業不是歐洲的對手,需要保護主義,需要對別人加關稅,用現在的話來講,是全球化的受害者。 南北戰爭的背後,是全球化的受益者與受害者之間的戰爭,最後是北方打敗南方,也就是全球化的受害者打敗了全球化的受益者這樣的一場戰爭。 大家都知道,今天的川普代表的是全球化的受害者,為社會底層的勞工階級與在地產業來講話,要為他們創造就業機會,要為他們對付非法移民,要為他們對中國打貿易戰,他就是今天的北方。 相對的,2016年的希拉蕊與2020年的拜登代表的是全球化的受益者,包括跨國企業與各種專業人士(矽谷的科技業,華爾街的金融業,媒體,學術界,智庫這些社會精英們),他們可以在全球範圍內進行資源優化配置,反對對中國加關稅,是今天的南方。 今天的美國,透過貿易失衡與社會撕裂,造成政治對立,最後走上「新時代的南北戰爭」,看來是由經濟到政治的自然演變。根據歷史經驗,北方會打敗南方,也就是全球化的受害者會打敗全球化的受益者,要求進行「再平衡」。 這場新內戰是在選舉過程中來開打,民主黨大規模的作弊,如果能成功的話,那以後的選舉都靠作弊就好,美國的民主憲政就崩潰了。而且,靠作弊上台的政府為了對付將來被清算,只好把心一橫,壞事做到底。所以,今天不只是一場總統大選,而是美國的民主憲政危機,也是美國人生活方式的一場大抉擇。 然後,這會影響到全球每一個國家,而不會只是單純的美國的一次總統大選而已,其中受影響最大的,也是最重要的,當然是台灣了。 實際上,中國並沒有能力撐起全球經濟,一旦資本主義美國被中共惡搞而走向沒落的話,那就意味著全球跟著一起沒落,因為真相是,如果美國沒有大量的創新,那中國就沒有高新技術可以竊取了。這就是為什麼我在歷史的關鍵時刻,要支持美國的理由。我不看好拜登能透過選舉政變,來竊取川普的大勝。 美國的重新崛起,再一次偉大,是本世紀最重要的事!川普的使命尚未完成,同志仍須努力!
吳嘉隆 2020-11-21
美軍拿走的是CIA的伺服器

美軍拿走的是CIA的伺服器

有沒有與大選計票有關的伺服器在德國的法蘭克福被某美軍單位拿走? 答案是YES! 可是,那家西班牙公司Scytl公開宣稱他們沒有伺服器在法蘭克福被拿走。所以,上述說法是假消息了? 當然不是! 那又是怎麼回事呢? 那是因為美軍拿走的,應該是美國中央情報局CIA放在德國法蘭克福的伺服器,裡面有Scytl公司的計票軟件。 據說CIA當初可能是要用這套系統來秘密操縱其他國家的大選結果,沒想到這次居然會用在美國自己身上了。 美軍的行動,德國政府有同意?你想想,美軍來拿美國CIA的伺服器,德國會不同意? 消息來源: https://www.thegatewaypundit.com/....../unraveling....../ 根據這位美國專家的說法: 查扣的是美國CIA設在德國法蘭克福的服務器。 美國歐盟司令部下屬單位,在美國司法部特派員監督下,執行了這次行動。有司法部派人在場,這樣取得的證據才能在法院有呈堂的證據力。 美國CIA所有在歐盟派駐人員使用的掩護身份,都是美國歐盟司令部的軍事顧問或其他軍方人員身份。對德國政府而言,美國歐盟司令部完全有權對其轄下的“美國軍方服務器”進行查扣。 ~ THEGATEWAYPUNDIT.COM Unraveling the Latest Deep State Coup The courageous, brilliant duo of Sidney Powell and Congressman Louis 
吳嘉隆 2020-11-18
RCEP是政治宣傳,用處不大

RCEP是政治宣傳,用處不大

RCEP的簽署沒有台灣,也沒有美國與加拿大,這麼一來,中共主導的這個國際貿易協定將把台灣進一步推向美國懷抱,與美國談成貿易協定。 RCEP是涉及東南亞10國,加上東北亞的中、日、韓,以及南太平洋的澳洲、紐西蘭,一共有15國。 現在來講重點: 1)美國是提供市場給其他國家,中共則是出口導向,主要是要進口原材料,再把製成品賣出去。在RCEP當中,中國市場能像美國那樣吸收多少其他國家的出口呢?這是第一個觀察重點。 2)同時,中國與東南亞其他國家之間,存在出口競爭關係。別忘了,在中國經濟崛起的早期階段,1995~1997年,中國把人民幣匯率大幅貶值,然後拼出口,結果擠壓到東南亞國家的出口,使泰國的貿易由順差轉成逆差,外來資金開始出逃,最後造成東南亞金融風暴。所以,中國與東南亞是出口競爭關係,並不是中國取代美國,成為別人的出口市場,吸收別人的產出。 3)中國市場原本會大量進口中東的石油,澳洲的金屬與農產品,日本的機器設備,與德國汽車,等等,確實有買別人的東西,但是,現在中共能掌握的美元儲備越來越不夠用,所以在努力控制外匯支出,不再能像以前那樣成為別人的出口市場了。 基於以上看法,我不看好RCEP的前途,正如我不看好一帶一路與亞投行。基本上,RCEP用處不大。 4)台灣要拓展國際空間,但是最好不要加入由中共主導的國際組織與協定,因為一定會被中共排擠與羞辱。台灣要加入的,是美國所主導的國際組織與協定,會比較透明與公正。 5)台灣有自己的產業優勢,從傳統產業到科技業,越來越依靠技術與人才,所以台灣不是只有台積電,而是一整串產業鍊,從上游的IC設計,到下游的封裝測試,再到半導體設備,是產業聚落所形成的競爭優勢與創造力,讓中國大陸的半導體業者追趕不上。台灣還在其他產業有競爭優勢。所以,殺價競爭對台灣已經沒那麼重要。 他們不來網羅台灣,其實是他們的損失。 結論:國際貿易協定沒有美國在,沒有台灣在,恐怕發展空間是有限的。大家再想想,之前的「一帶一路」不是聲勢浩大嗎?後來有看到什麼具體的進展嗎?推動的所謂基礎建設缺乏足夠的運量,於是成為當地國的財政黑洞與債務陷阱,這種事其實是政治宣傳,而不是真正的經濟合作。 台灣的經濟策略,是前進新能源,醫療與生技,電動車的電池,人工智慧,設計,資訊安全與5G通訊的相關投資,來創造半導體產業的「延伸效應」或紅利,創造台灣的新優勢,讓別人來找上台灣。  
吳嘉隆 2020-11-16
這次民主黨做票做過了頭

這次民主黨做票做過了頭

川普其實有大勝,我沒有估計到的是居然會出現這麼大規模的選務弊端,不過沒關係,我想川普應該有辦法應付。 紅媒一廂情願希望拜登當選,可是還沒有得到法定的確認與公告,許多州的驗票還在進行,就急著去宣布拜登勝出,這其實是自嗨,也是在浪費時間。也許他們希望透過鋪天蓋地的宣傳,讓一些知道事情,有實際資料,或者願意出來宣誓作證的人知難而退吧。 看來看去,綜合最新的一些訊息,我分享一下最新的預測: 1)川普還是會連任 2)民主黨的一些高層會被定罪 3)川普會對中共的干預美國大選算帳 4)川普會在明年1月20日就任前在台灣、香港與南海議題出重手。 這次民主黨做票做過了頭,碰上了川普,算他們倒楣! 川普什麼事都做得出來,會讓民主黨與中共都付出慘重的代價。到了這個節骨眼,必要時,台灣要懂得積極配合,這種機會千載難逢!
吳嘉隆 2020-11-15
比爾·蓋茨也擁有Scytl的股票

比爾·蓋茨也擁有Scytl的股票

美國突襲歐洲軟件公司Scytl,並佔領了德國的服務器嗎?—我們的英特爾消息人士說是的,發生了! https://www.thegatewaypundit.com/....../us-raid....../ 今天早些時候,眾議員路易·戈默特(Louis Gohmert)在Newsmax上對克里斯·加爾塞多(Chris Galcedo)表示,德國當地人報告說,通過西班牙不適當地托管選舉數據的Scytl被一支龐大的美國陸軍突襲,其服務器在法蘭克福被沒收。 American Thinker的Andrea Widburg早些時候曾報道說,Scytl是一家位於巴塞羅那的公司,在全球範圍內提供電子投票系統,其中許多系統已被證明容易受到電子操縱的攻擊。 Scytl與(或曾經)有Soros和民主黨的聯繫。微軟聯合創始人保羅·艾倫(Paul Allen)的Vulcan Capital向Scytl投資了4000萬美元。 今晚,我們從消息來源獲悉,比爾·蓋茨也擁有Scytl的股票。 來自我們的消息來源:美國政府,一旦他們確定此Dominion服務器參與投票表決,情報部門便開始搜索該服務器,併發現該服務器在德國。 為了訪問該服務器並使其合法可用,他們必須讓國務院與司法部協同工作。他們必須要求德國政府合作以允許扣押該服務器。 影響這種癲癇發作所需的適當文件已經到位,並已簽署,而且似乎在這一行動中也得到了美國的軍事支持。 美國軍方沒有領導。但這有助於解釋為什麼解雇了埃斯珀(Esper)以及將米勒(Miller)和卡什·帕特爾(Kash Patel)部署到位–—這樣軍方就不會以任何方式干涉行動。 通過掌握服務器,他們現在將獲得指示他們何時停止計數的直接證據。他們還將發現誰指示停止計數以及誰啓動了開始切換選票的算法。中情局被完全排除在這項行動之外。 英文消息來源:(裡面有許多精彩訊息) 《 Did the US Raid European Software Company Scytl and Seize their Servers in Germany? — Our Intel Source Says YES, IT HAPPENED! 》 THEGATEWAYPUNDIT.COM Did the US Raid European Software Company Scytl and Seize their Servers in Germany? -- Our Intel Source Says YES, IT HAPPENED!
吳嘉隆 2020-11-14
民調要能測出選民的心理變化

民調要能測出選民的心理變化

很多人都說預測美國大選要看數據,那我現在要講,至少有兩個數據是在民調上看不到的,但是卻會對選情有重要影響。第一個是拒答率,就是接到民調電話之後,直接掛掉電話,所以就不構成有效樣本。 有很多社會菁英不認同川普的風格,所以川普的支持者會比較害羞,通常不願意承認自己支持的是川普,免得被嘲諷,俗稱為「隱性選民」,這是指有接到民調電話而沒有實話實說。另有一些選民則是乾脆不接受採訪,這才是我講的拒答。 據估計, 100通電話打出去,願意接受採訪的可能只有20通或30通。而許多川普的選民傾向於拒絕接受採訪,所以在民調之外的川普支持者有被嚴重低估,沒有出現在民調數據上,因為民調機構沒有同時公布拒答率。 第二個情況是原本沒有要出來投票的人,這一次可能大量出來投,投票率估計可能從55%拉高到65%,因為有很多選民是被川普拉出來了。 這一次美國選民最重視的議題是法律與秩序,他們對黑人的打砸搶燒的騷亂很有反感,認為美國不應該被拉向極端社會主義的道路上。另外一件事情更嚴重,就是臉書與推特封鎖紐約郵報關於拜登父子的「電郵門」新聞,形成對言論自由的傷害。 所以這一次大選,美國選民有「芒果乾」(亡國感),要為美國資本主義的生活方式而戰,要為言論自由而戰,要為美國人的立國精神而戰,而這只有在川普這邊才能找得到。美國選民要阻止美國走向社會主義道路,拒絕美國出現社會監控,不能忍受社交平台打壓言論自由。所以他們要出來投票,這一部分新增的投票率也在民調的數據上反映不出來。 所以,一些左傾的主流媒體的民調說拜登領先4%, 6%,或8%,都有超過誤差範圍,但是其實領先的幅度根本不夠大,根本不足以抵銷上面兩個因素。 這樣看來,民調數據之外的選民心裡才是關鍵的關鍵,所謂得民心者得天下,所以民調要能測出選民的心理變化,才是好民調! 我之所以看好川普的連任,有以上這樣的邏輯展開。
吳嘉隆 2020-11-03
川普將贏得跨黨派選民的支持

川普將贏得跨黨派選民的支持

我突然感覺到,這一次競爭激烈的美國大選的選戰主軸已經被抽換了,而且不止一次。 原本美國大選決定於中間選民,而中間選民看的是經濟,所以才會有柯林頓在1992年大選時的那句名言,「笨蛋,問題在經濟!」 到去年下半年為止,美國的經濟表現非常好,川普幾乎可確定輕鬆連任。 沒想到今年一月爆發武漢疫情的擴散,美國受困於疫情,死亡人數超過20萬人,同時失業率爆衝,經濟活動暴跌,於是,川普要中共為疫情的擴散負責,競選主軸由經濟轉成與中共的對抗。 就在川普口口聲聲要中共為疫情負責的時候,突然爆出亨特拜登的「電郵門」,問題從亨特個人的不當行為上升為腐敗問題,就是老拜登以副總統的地位,從國外收取利益輸送,對價關係就是出賣美國的一些軍事與科技秘密。大選主軸從對中共追究疫情的責任轉成拜登的腐敗問題。 後來發現,民主黨的許多要員也有分,所以問題從拜登個人的腐敗再上升為整個民主黨的腐敗。於是,大選主軸從腐敗問題上升為中共對美國的處心積慮的紅色滲透,對美國的國家安全構成嚴重威脅。 美國選民發現, 2020大選是華盛頓圈內人與華盛頓圈外人之爭,就是要不要抽乾華盛頓沼澤,清洗華盛頓建制派或既得利益階級的問題,因為顯然許多美國的問題不能由這些老政客們來解決。 再下來,臉書與推特對紐約郵報的「電郵門」報導加以封鎖(10月14日),引出了一個新問題,就是社群平台能不能對網路言論內容加以審查與過濾。 這就構成了言論自由的問題,直接衝擊美國的立國精神。美國是移民國家,很多移民為了逃避宗教迫害,追求宗教自由而離鄉背井來到美國, 另有些是為了逃避政治迫害,追求言論自由而離鄉背井來到美國,所以,當大家看到臉書與推特居然在審查言論的時候,美國人開始出現逆反心理,認為美國不應該變成社會主義國家那樣在做社會監控! 加上看到極左派的黑人出來鬧事,美國人開始重視法律與秩序,不願意看到美國社會往極左方向靠攏。美國人的 “亡國感”,促使很多原本不會出來投票的人現在忍不住了,蜂擁而出,估計投票率會從原本的55%上升10%,達到65%,這當中有很多是要來支持川普的,而這是民調測不到的。 所以,這已經不是腐敗問題了,這一次大選的主軸最後居然演變成是為美國立國精神而戰,為美國的資本主義生活方式而戰,為言論自由而戰,為身為美國人的驕傲而戰! 川普團隊真的太會玩選舉了,不過就是一場總統大選的投票,整個意義居然可以上升到一個很高的格局:絕對不能讓中共來對美國人下定義!絕對不能讓中共來衝撞美國人的立國精神!所以,川普將贏得跨黨派選民的支持,原因就是在這裡。
吳嘉隆 2020-11-02
關鍵搖擺州賓州應該是川普的

關鍵搖擺州賓州應該是川普的

佛羅里達州的選舉人票排在加州55張,德州38張之後,與紐約州並列第三, 有29張。只不過,這次美國大選的關鍵搖擺州,很可能已經不是佛羅里達州了,雖然很多人還在強調佛羅里達州的關鍵地位。我會這麼說,是因為佛羅里達州幾乎已經確定是川普贏走了,所以佛州是關鍵州,沒錯,但不再是搖擺州。 我覺得,這次大選的關鍵搖擺州轉成是賓州,有20張選舉人票。 目前主流媒體關於賓州的民調,有指出拜登在賓州的領先縮小到個位數,例如8%。光是看到這一點,我覺得拜登不妙了,因為我之前在臉書上的貼文已經有對於民調的技術性問題做出解讀,說明為什麼拜登在民調上的領先至少要先扣掉10%再說。這裡只重點摘述原因,民調在技術上有四大問題難以克服:抽樣誤差,隱性選民,投票率,與拒答率。這些問題嚴重壓抑了川普的支持度,因為川普的支持者有大量的隱性選民。 下面我來談一下賓州的一些情況。第一個是,最近費城也爆發黑人被打死的事件,再度引發黑人在街頭的騷亂,出現打砸搶燒的情況。原本許多人認為這對川普不利,可是真相是恰恰相反。 根據一份調查,這次美國選民最重視的議題,前兩名分別是法律與秩序(超過40%),重振經濟(超過30%),至於對抗疫情的部分(占15%)。民主黨一直在批評川普對抗疫情不力,顯然這個批評的效果不如預期得大。 重點來了,當初明尼蘇達州的黑人之死造成的騷亂,讓美國選民嚇到了,極左派的社會主義運動讓美國中間選民驚醒過來。社會底層的經濟與社會問題確實要解決,但不是用暴力與失序的方式。美國不能讓左派的社會主義路線來主導,這已經形成共識。所以,這次費城的騷亂,證明民主黨向極左路線靠攏反而不得人心,是在幫拜登的倒忙,等於在為川普神助攻。 第二個是拜登在大選辯論上提到,要鼓吹綠色能源,加強太陽能與風能,把頁岩油產業移除掉。 石油產業是美國的重要產業,傳統上支持共和黨。所以,也許拜登方面認為得罪的選民是本來就不支持民主黨的,而爭取到的環保主義者才是新增的選票。 問題來了,頁岩油是美國企業投資的重要成分,而且他所創造的就業機會是高工資的,所以他們會對拜登強烈反彈。頁岩油除了在德州以外,還有在賓州。所以,拜登的這個說法在賓州大量丟失選票。 第三個是賓州有一個另類民調或另類指標,就是羅修烘培坊(Lochel’s Bakery)。他在大選年分別製作有標示兩黨候選人的餅乾與蛋糕,根據銷售量來預測總統大選的最後結果。從開始進行以來的三次大選,都有全部命中。這次大選,川普餅乾的銷售量是拜登的4倍,所以預測川普可拿下賓州。見附圖。 第四個是,賓州東北角有一個拉卡瓦那郡(Lackawanna County)的一個小城市卡彭戴爾(Carbondale city),他的市長賈斯丁.泰勒一向支持民主黨,這次卻公開站出來挺川普。他批評拜登宣稱來自賓州東北角的這個地方,卻沒有對賓州做什麼貢獻。賓州的價值觀是「上帝,家庭,國家與工作」,他完全看不出拜登對賓州的勞工階級所擁抱的這些價值有做出什麼貢獻 。他的聲音可以看作是反映勞工階級與中產階級,也算是反映美國內陸的投票傾向 。 綜合以上四個情況,我於是判斷賓州應該是川普的。
吳嘉隆 2020-11-01
早期投票的贏家是共和黨

早期投票的贏家是共和黨

  據說通訊投票部分占美國選民的總數已經過半,例如超過8000萬票了。根據初步傳出來的訊息,這些早期投票的贏家是共和黨! 美國上次大選的投票率是55%,這一次估計投票率會拉高10%,達到65%,換句話說,有很多隱性選民這一次將出來投票,而這些票大部分是流向共和黨,是被左傾的社會主義風向所刺激出來的。據說這次美國選民最關心的議題是法律與秩序,所以黑人的打砸搶燒這樣的鬧事,其實是給川普的神助攻,對拜登來講是幫倒忙。 美國人的共識應該很容易了解,就是美國不能走向社會主義,也不能被共產中國所控制。中共不懂民主體制的選舉操作,卻硬是要介入美國大選(地表上最難預測的大選),結果肯定會是反效果,對拜登來講是幫倒忙。 美國選舉人票的總數是538張,目前有好幾個預測都是川普勝出。下面是其中一個例子,因為跟我自己的估計(川普得325張)很接近,所以貼出來分享一下:  ( *萬一拜登退選的話,那麼這些估計就不重要了~ 川普就直接宣布大勝。)
吳嘉隆 2020-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