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俊義相關文章

看中國和統會屠殺台灣人基督徒事件

看中國和統會屠殺台灣人基督徒事件

  本月十五日禮拜日中午用餐時間,在美國南加州,發生一名叫周文偉的「中國和統會」理事,拿著兩支槍和幾個彈匣衝進「爾灣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隸屬美國長老教會南加州和夏威夷大會)聚會處,朝著信徒開槍掃射,造成一位欲上前阻止兇手的鄭醫師遭射殺當場死亡、另五人輕重傷的慘劇。 該教會雖隸屬美國長老教會,但信徒幾乎都是咱台灣人早期因就學、就業等移民者,所有的信徒至今仍有親人在台灣,而他們幾乎人人都還保有台灣護照,常來回台美兩地。而周嫌則是從台灣去美國拉斯維加,屬「中國和平統促會」的重要份子。 美國警方已確認該起謀殺案是預謀,且認定和政治因素有關,難怪「美國台灣人教授協會」會發表聲明,公開呼籲美國政府將「和統會」列入恐怖組織。個人認為,由於其成員膽敢在美國台灣人教堂裡大開殺戒,背後必定受到北京當局默許,就像當年陳啟禮等人跑去美國暗殺江南,因有國民黨情治單位的背書一樣。 一九八○年代開始,當中國共產黨政府開放其人民可到歐美民主國家去時,特別是在北美地區許多台灣人長老教會,紛紛將他們看成同信仰的兄弟姊妹,善待並幫助他們,結果他們是一個接一個趁機受洗進入教會,然後利用長老教會民主制度票選方式,成為教會長老、執事,然後把好心呼籲會友接納他們的牧師在任期屆滿要續任時,就這樣給換成中國人牧師,現在則是更殘酷地直接進入台灣人禮拜堂大屠殺。 這使我想起呂秀蓮最近所論說的要和中國「統合」,說穿了,統合就是殺掉對方,除非你投降變成中國人。其實北京國台辦最高興呂秀蓮這種「統合」的言論思維,因為他們看到在台灣長久以來撒下的「認知作戰」種子終於發芽了。大家都知道要和它國和平相處,就要簽約。然而,全世界就是中國共產黨這個政權最不可信,若連聯合國都認證過的英中在一九九七年簽訂的香港五十年不變之約定,都可以不到廿五年就予以撕毀,其它的就更不用說了。 歷史很清楚記載,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弱小國家會去挑釁鄰近強勢國家,只有強國隨時想盡一切辦法要併吞鄰近弱國。而呂秀蓮應該比任何台灣人都更清楚,台灣沒有能力跟中國對嗆,只有中國一天到晚想盡辦法要挑起戰端。要讓中國不敢侵入咱台灣,唯有學習瑞士這個小國卻擁有作戰實力才是正確之道。 (作者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牧師)
盧俊義 2022-05-18
從沉思生命的意義到重新受洗的彭明敏教授

從沉思生命的意義到重新受洗的彭明敏教授

  三月3日下午兩點,彭明敏教授接受我和濟南長老教會黃春生牧師一起為他施洗,而同時受洗的還有楊黃美幸姊。當這件消息傳開來後,國內外許多關心彭教授的人都有非常熱烈的反應。 認識彭教授的人都知道他是一個很冷靜又很深思的學者、政治家,他的學識能力不用我來介紹,單單是在三十八歲就擔任台大政治系主任、公法研究所主任(1961),以及在被判刑居家軟禁期間,分別獲得美國「密西根」大學和他母校加拿大「麥基爾」大學的聘書(1968),只因國民黨禁止而無法出國成行。而他幾乎可說是台灣投入政治運動者當中,足夠被稱為是個真實「政治家」少數的少數中之少數。因此他會決定受洗,確實是經過相當沉思之後才有的決定。 我認識彭教授,是很偶然的,那是在2020年11月28日,我接到出身台大精神科教授林信男長老電話告知,說和信醫院賴其萬教授問我是否可以在29日那天一起去彭教授住家一趟,因為彭教授有想知道關於生命的問題。我們就這樣約好相偕去他的住處,在場的還有楊黃美幸姊(前僑委會副主委)。彭教授開口就問說:「想了解,人死了,火化後,是不是就沒有了?若是這樣,豈不是很恐怖嗎?」這種問題已經不是醫學上的問題,而是信仰問題。我告訴他基督教信仰沒有談「死」,是談「復活」。因為復活就是超越死亡。這也是耶穌所說的:「我就是復活,就是生命。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仍然要活著;活著信我的人一定永遠不死。」(約翰福音十一:25—26)。他隨即回問說:「這樣,沒有信耶穌的人,要怎麼辦?」我說這不是我能回答的問題,因為生命的主權在上帝,是上帝在決定。但基督教信仰很清楚說信耶穌的人可獲得復活的生命。我繼續解釋所謂「復活」是有兩種層面的意義,一是死後,回到上帝身邊,在上帝的國度裡。二是活在世上,生命有改變。我舉出「盧雲」(Henri Nouwen)所說的,復活就是從現今的世界,轉換到上帝為人所準備的另一個環境;現今世界的人別離時,親人會哀傷不捨,但到上帝準備那新的地方時,那裡的人會說「我們已經替你準備好了所要住的地方」。就這樣我們一起聊了一個多小時了,其中彭教授當然也頻頻發出問題,林信男長老也會提出信仰上的看法。這是我第一次見彭教授的面,談論關於生命的問題。 一個月後的12月21日下午,我再次受邀去去彭教授住處繼續討論這項有關信仰和死後生命的問題。其實,我曾建議他到教會去參加聚會,但他並不喜歡,原因很多。最不喜歡的是傳道者看見他就要拉他坐到前面,而禮拜後,會友是搶著要跟他拍照。他喜歡靜靜地參加禮拜,他更不喜歡大家將他看成特殊對象,單就這點已經不是一般政治人物所能比擬。也因此,後來我就常去他的居所探望他,也和他討論信仰的事,其中有過兩次他是約了更多親友一起舉行家庭禮拜。我也會到和信醫院去申請特別探望,跟他說耶穌對生命所說的話,讀聖經、帶他吟唱聖詩,他總是很認真又有所準備,不閒談雜聊。 有好多時候,當彭教授的秘書吳小姐看到他似「有心事」時,就會問他說:「要不要請盧牧師來看你,為你祈禱?」彭教授總是會告訴她說:「盧牧師是屬於眾人的,不是我個人的,不要常麻煩他。」我想他會這樣說,原因很可能和他祖父彭士藏是長老教會的牧師、父親彭清靠是高雄塩埕長老教會的長老有密切關係。另外一點是他也看我在民視電視台每天主持的「這些人、這些事」節目,我也曾在節目中介紹過他祖父和父親的故事。 我深信經過一年多來的談論,雖然他的身體狀況是日趨衰弱,但所討論有關信仰的事確實有在他生命深處產生了發酵作用。 今年元月10日,秘書吳小姐來電話,說彭教授希望我能去和信醫院看他一下。我們約好隔天11日下午2點在醫院見面,我依往例辦理特別探望手續。吳秘書在醫院入口處等我,她說彭教授要求只要跟我一個人在他病房,要單獨跟我講話。因此,她要先離開。當我進入病房探望他時,他已經很虛弱地躺在病床上。我牽著他的右手,他握得很緊,並且注目盯著我,跟我說:「盧牧師,我是個罪人!」我跟他說:「我和您一樣都是罪人。但您可安心,無所不在、無所不知的上帝已經聽到您認罪的聲音了,他會赦免你的罪了。」此時他紅著眼眶再次重複所說的話。我舉路加福音第廿三章記載有兩個囚犯跟耶穌一起釘十字架的,其中一個跟耶穌懺悔,請求耶穌紀念他。於是耶穌不但赦免他,還答應要帶他一起到復活快樂的地方。他聽了眼眶含淚,第三次重複了這句認罪的話。我就又說路加福音第十八章耶穌所說的故事為例,說有兩個人到聖殿祈禱,其中一個只祈禱一句話說:「上帝啊,可憐我這個罪人!」耶穌說上帝垂聽了這個認罪的人的祈禱。聽了之後,彭教授第四次說了認罪的話。我差點掉下眼淚,因為我牧養教會直到現今這四十八年來,第一次遇到有這麼真誠認罪的人。於是我帶他作認罪的祈禱,他很用力地回應說「阿們」。迄今這件事一直迴盪在我心中。 二月28日下午,彭教授對吳秘書說他要「入道」,吳秘書對這「入道」一詞有些不解,因此,就問他「是否要信耶穌」?他點頭表示「是」。吳秘書趕緊打電話給我說這件事,我跟她說這「入道」一詞,其實就是早期台灣人對信耶穌的人說的「入教」。因此她希望我能去一趟。我約隔天3月1日下午2點到他居所,他的姪女(二哥的女兒)彭昐女士聽到我要去,也說要趕來。那時他身體已經相當虛弱,但他還是硬撐著等我。我問他是否真的要信耶穌?他很清楚且吃力又點頭地說出「要」。我跟他說:「這樣,禮拜四(3日)下午2點我過來為您施洗。」我又跟他說,他出生時一定有受過「幼兒洗禮」。他點頭表示知道這件事。我會為他再次施洗一次,是因為他有很長一段時間,一直一直在懷疑是否真的有上帝?他在思考這樣的事:若真的有上帝,為什麼會允許災難頻頻發生? 十九世紀德國哲學家「尼采」(Nietzsche),就曾公開表示說「上帝已經死了」,會發出這樣的問題,是因為看見當時基督教會領導階層者過著優渥、安適的生活,卻對民間的苦難無動於衷,視若無睹,因此發出這樣的信息,其實他是在諷刺當時的基督教會,只會說上帝是愛,卻不知道關心苦難的生命。彭教授就是在發問:若真的有上帝,怎會允許自稱是「基督徒」的蔣介石父子如此殘害台灣人的性命,特別是對不同政治理念的人,動輒抄家滅族。於是他遠離了信仰!但他的母親對他從不放棄信心,也是幫助他持續維持著信仰的重要幫手。當他因為政治理念不同遭遇苦難,甚至流亡國外時,母親每禮拜會固定一次時間打電話給他,為他祈禱。表面上看起來,他是否定了上帝,其實他跟約伯一樣,內心在向上帝呼喊「為什麼生命有苦難」。因此,當他表示要信耶穌時,其實是在宣告他已經重拾失去的信仰,重新建立和耶穌的關係,要和上帝和好。這是彭教授生命最大的轉折,也是我決定再次為他施洗之因。這時,楊黃美幸姊聽到這消息後,也說她要跟彭教授一起受洗,並且很清楚地向我表達了她的信仰告白。她是第四代信徒,也一樣是一隻迷失的羊,我也答應了。 就這樣,我請濟南長老教會黃春生牧師幫我,另外邀請東門長老教會林信男和陳桂芳長老夫婦,以及羅東長老教會林逸民長老等人,我們在3月3日下午2點去彭教授居所,吳秘書也聯絡彭教授姊姊淑媛的兒子英震、二哥女兒彭昐在場,彭教授身體雖然虛弱,但還是很正裝地坐在輪椅上。我們這樣完成了為彭教授、楊姊妹施洗的聖禮典(也包括聖餐)。 彭教授在臨終之前有過幾次曾告訴吳秘書他需要聖經,要耶穌。吳秘書因為來不及通知我,就在病房中唱「奇異恩典」給他聽。4月8日清晨5點55分,彭教授在和信醫院安息回天家。 生前,他就有留下遺囑,表示他的後事要請我為他辦理,並且清楚表明只要簡單,只有幾個至親、和信醫院醫療三位教授,和基金會成員參加即可。有好幾次去探望他時,我都明確地跟他說,我會替他辦理後事,並且會帶著他的骨骸到高雄塩光墓園安葬在他父母親的附近。4月15日早上7點,舉行入殮火化和告別禮拜。 彭教授是個相當理性在思考生命的問題,從提問生命的死,到承認自己是罪人,然後決定要重新受洗,表明他要成為耶穌救贖的對象,當他在告白自己「是個罪人」時,我是感覺到自己比他的罪更嚴重,慚愧更深。    
盧俊義 2022-04-24
從沉思生命到重新受洗的彭明敏教授

從沉思生命到重新受洗的彭明敏教授

三月三日下午兩點,彭明敏教授接受我和濟南長老教會黃春生牧師為他施洗,而同時在場受洗的還有楊黃美幸姊。認識彭教授的人都知道他是一個很冷靜又很深思的學者,他會決定受洗是經過相當久的沉思過之後才有的決定。 曾代表民進黨參選第一屆民選總統的前總統府資政彭明敏辭世,享耆壽九十八歲。(資料照)     緣由是在二○二○年十一月廿八日,我接到林信男長老告知,說和信賴其萬教授問我是否可以在廿九日那天一起去彭教授住家一趟,因為彭教授想要知道關於生命的問題。 彭教授問說:「想了解,人死了,火化後,是不是就沒有了?若是,這豈不是很恐怖嗎?」這種問題已經不是醫學上的問題,而是信仰與生命的問題。我告訴他基督教信仰不談「死」,是談「復活」。因為復活就是超越死亡。基督教聖經說和耶穌連結的人就會得到復活的生命。他隨即回問說:「這樣,沒有信耶穌的人,要怎麼辦?」我說這不是我能回答的問題,因為生命的主權在上帝,是上帝在決定。我繼續解釋分享聖經所謂「復活」的意義。這是我第一次與彭教授談論關於生命的問題。 從此就陸陸續續去他的居所或和信醫院討論有關生命的問題,跟他說聖經對生命所說的話。每次會談他都很認真又有所準備,不閒聊雜談。一年多來,雖然他的身體狀況日趨衰弱,但在他生命深處所討論有關信仰的事確實是產生了發酵作用。 今年元月十日,彭教授希望能單獨跟我講話。那時他已很虛弱,無法坐起來。當我進入病房探望他時,他緊握我的手且以非常真誠的語句向我告白他的生命歷程。我跟他說無所不在的上帝就在我們身邊,祂都聽到了,可安心,上帝一定會接納他。然後我帶他祈禱。 二月廿八日下午,我接到通知說彭教授希望我為他施洗。我三月一日下午到他居所,他用很清楚但吃力的語句說他要信耶穌。因此我決定再為他重新施洗一次,表明他已經重拾失去的信仰,修復和耶穌的關係,與上帝和好。於是在三月三日下午二點在他的居所,我邀請林信男、林逸民、陳桂芳等三位長老,和濟南長老教會黃春生牧師一起完成了為彭教授施洗。 彭教授相當理性在思考生命的問題,從提問有關生命的死,到坦承告白生命的路程,最後決定要信耶穌,這是彭明敏教授生命轉折的實例,令我深受感動。 (作者為長老教會牧師)
盧俊義 2022-04-24
要選出會與苦難人民在一起的總統

要選出會與苦難人民在一起的總統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出現在媒體面前,說他和他的家人都留在首都基輔,不但沒有離開,且要和全體烏克蘭人民站在一起固守家園。這段談話影像傳出來,讓烏克蘭全國人民感動到熱血沸騰,也感動世界各國人民和政府。雖然曾有媒體報導美國提議要送他到安全地方,也會派特勤人員保護他,但他都不為所動。 澤倫斯基不僅自拍影片證明自己還在基輔,展現續留首都浴血反抗的決心,稍早他更在推特上直言:「現在是時候讓烏克蘭加入歐盟了!」(歐新社、法新社;合成)     更令人深受感動的,是烏克蘭前總統波洛申科(Petro Poroshenko)在二月二十六日接受英國記者訪問時,就是穿著軍裝,手拿著AK-47突擊步槍現身在基輔街頭,誓言要與前線烏克蘭士兵一起保衛家園。他在競選連任時敗給澤倫斯基,離開烏克蘭。但當俄軍逼近基輔時,毅然返鄉投入保國抗俄行列。不但這樣,烏克蘭政府和國會所有議員,不管是哪黨派的人,都沒有人離開烏克蘭,而是和士兵一樣堅持固守家園。 這使我想起一九四零年,德軍每天轟炸倫敦,當時英國首相邱吉爾晉見英王喬治六世,建議他帶著家人遷往郊區避難,但被喬治六世婉拒,他表示要和倫敦居民同在一起。然後邱吉爾想說,至少王后應該帶著孩子到安全地區避難,王后卻說:「我的丈夫在哪裡,我就在那裡;我在那裡,我的孩子也跟我在一起。」也因此讓全英國人對王室更是敬愛有加。 又想起一九七五年四月十三日晚上,越南總統阮文紹攜家帶眷搭乘專機逃抵咱松山機場,飛機上裝載著黃金和美鈔,這些都是他在任內貪腐奪取的財富,國民黨政府原想給予政治庇護,住在圓山飯店。隔天清晨,他的侍衛紛紛跑去松山機場買機票逃往香港,而隨後,阮文紹才又請求美國政府設法跟英國聯絡,他包了一架專機飛往英國隱居。注意,當阮文紹逃離越南時,越南還沒有完全淪陷,北越軍隊直到四月三十日才攻下首都西貢。 再看看最近的例子,阿富汗淪陷之前的總統甘尼(Ashraf Ghani),在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三日塔利班攻入首都喀布爾之際,他也是攜家帶眷搭上準備好的飛機,帶著一億六千萬美金,逃往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避難。可想而知這些錢也是貪腐得來的,而人民卻因此受難。 我們要選出怎樣的總統?是有綠卡的?孩子都有外國護照的?有在國外囤積資產的?透過各種法律漏洞進行各式各樣貪婪積存財富的?或是我們要選出願意和全體國民為保護國土、人民,全心全力付出生命代價的?這是我們須要好好思考的大事。千萬不要小看只是一張選票,這是會牽涉到我們國家和人民存亡的大事啊! (作者為台灣長老教會牧師)
盧俊義 2022-03-06
是誰在傳遞這種錯誤的訊息

是誰在傳遞這種錯誤的訊息

  日前網路流傳很夯的一則消息,說郭台銘受洗歸入基督教會。圖/擷自網路影片 最近網路很夯的一則消息,說大財主郭台銘受洗歸入基督教會,而且還附上在教會講台上的照片。看來好像有不少基督徒都深受感動,才會廣傳此則消息。其實,那是假消息,原來那是兩年前,他想出來競選總統,跑遍了各地宮廟、寺院、教堂等宗教團體。其實不僅是他,不論是大小選舉,若有想要參選民意代表的人,勤跑宗教團體幾乎已成為必跑的行程。我還遇過很惡質的傳道者,也會把不是基督徒都講成了哪間教會的信徒,甚至在2008年,當馬英九代表國民黨要出來競選總統時,當時還有具名說是「國民黨中央黨部牧師團」的,發傳真信到各地教會去,「見證馬英九是基督徒,五歲時就在香港受洗成為基督徒」,真是有夠爛的濫用信仰之名,行欺騙之實。 2019年,韓國瑜要出來競選總統,提名張善政為副手。這次同樣是用「國民黨中央黨部牧師團」的名義又發信函,這次不敢講韓國瑜是「基督徒」了,但卻請大家為韓國瑜提名的副手張善政祈禱,祈求上帝賜給張善政有「所羅門王的智慧」,發這信的人對聖經的了解和我不同。我的了解聖經所說的智慧,是指認識上帝。若所羅門王真的有智慧,他應該是一個認識上帝的人,若此,絕不會也不敢下令他的侍衛長比拿雅進入敬拜上帝的聖幕裡的祭壇處殺死手下大將軍約押,不論他是否如所羅門父親大衛所說的多麼惡劣,這種事是絕對不敢;也不會把王宮蓋得比聖殿更美,更不會愛女人勝過愛上帝,也不會向人民抽重稅讓自己過奢華宴樂的生活! 我實在不能理解,若果真的有一個大財主來信耶穌,需要有人這樣子傳遞訊息給大家知道,這是甚麼用意?撒該是個大財主,很有錢,但他是懷著懺悔的心皈依基督,決定捐出所有財產的一半賙濟窮人,然後把另一半財產用來賠償他從別人身上多抽來的稅,他要用四倍償還,而這是比摩西法律規定的25%賠償額度。但有一個大財主找耶穌,請耶穌告訴他要怎樣行才能得到永恆生命,耶穌的回答是要他捐出所有的財富去賙濟窮人,這樣就會有財富積存在天上,然後跟隨耶穌去傳上帝國的福音。這個人聽了耶穌的建議後,整個臉色都變了,然後垂頭喪氣地離開耶穌。耶穌感慨地說了一句很經典的話:「有錢人要成為上帝國的子民,比駱駝穿過針眼還要難!」其實這句話原本的意思是說:想要倚靠錢財進入上帝國的人,比駱駝穿過針眼還要困難! 一個人是否信耶穌,跟這個人是否有受洗並沒有直接關係。有的人受洗了,卻從來不讀聖經;有的人是聖經讀到可以倒背如流,卻對周遭發生的事毫無感覺,對聖經教導要實踐的事,自己不願意去做,還會阻擋教會去做,這樣的信徒在今天的基督教會裡不少,傳道者也列在其中。更糟糕的,是有的人會進入教會,是因為有利可圖,不是真正的以悔改之心回到上帝面前。 在教會裡會經常聽到信眾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在上帝面前,大家都是罪人。但卻對有社會名望的人來教會奉承到無微不至,卻對一般人來聚會有時是連打招呼都常會疏忽,更扯的是有的教會還會要求性別認知不同的人先「悔改」才可來聚會,因為他們的教會不歡迎這種「罪人」來教會破壞了教會信徒的信仰。 其實,基督教信仰很簡單,就是要接受的人都先承認自己是罪人,而真實承認自己是罪人的人,必定在心態上會很謙卑,進入敬拜上帝的場所都會懷著敬畏的心,甚至連接待者想要介紹都會委婉地懇辭,頂多只會寫上名字,稱號都會省去。 在教會牧會期間,經常看見前行政院院長張俊雄先生在任內來參加主日聚會,他都先告訴隨扈,不用跟著他身邊。他常是自己一個人,有時也會帶著夫人坐在禮拜堂最後一排椅子,專心敬拜,直到禮拜結束後,先行離開,他們不希望打擾牧者送會友、打招呼的時刻。當過總統府秘書長的陳師孟先生夫婦來禮拜,總是會坐在禮拜堂大廳樓上最後一排。他們總是安靜地參加聚會到結束,然後讓大家都離開了,夫婦兩人才帶著微笑一起靜靜地離開教會。即使在選舉期間,他們也不曾要求教會給他們上台說幾句請安的話。 基督徒應該培養這樣的態度,無論是誰,接受耶穌成為他生命的救主,都是值得高興的大事,即使他是一個販夫走卒或是一個大財主、將軍、高官等,都應該是相同對待。而不該因為他有特別的名聲,就在網路上四處傳遞,這是不正確且是錯誤的作法。 基督教信仰很簡單,就是要接受的人都先承認自己是罪人,在心態上會很謙卑,進入敬拜上帝的場所都會懷著敬畏的心。示意圖/Pixabay
盧俊義 2021-12-23
感謝上蒼看顧咱台灣

感謝上蒼看顧咱台灣

  今年四月開始,咱國家開始陷入極大的危機,就是缺水,許多宗教團體都向自己的神明祈求降下雨水,但就是等待再等待。從去年到今年四月,街頭巷尾都在讚譽的「護國神山」,卻是連半導體大廠也在找水、買水。 五月中,不幸地爆發「武漢肺炎」群聚感染,緊接著全國各地都在喊「要疫苗」,讚譽護國神山的聲量降低了,換來的是一天到晚用盡極其不堪入耳的話羞辱政府官員,當中甚至不乏大學教授出口成「髒」,而那些髒話正是幼教、國小老師在教育小朋友不可以講的話。 急難之際,日本特別在六月初四即刻派專機贈送我們疫苗,兩天後「六月六日諾曼第紀念日」,三位美國參議員搭乘軍機抵達台北,也送我們疫苗。美日盟友的義舉,讓全國民眾歡欣鼓舞,讓那些不知感恩、瞧不起養育他們的母親台灣的政客、媒嘴等,稍微收斂了些。 也就在這時候,連上蒼也看不下去吧,祂給了咱台灣生存最重要的雨水,且是傾盆大雨地賜下來,讓我們乾涸的水庫開始有了水,而上天降下來的雨水,不需要我們花任何一毛錢,上蒼就是這樣子疼愛我們。而也就在此時,上蒼又讓我們的國產疫苗「解盲」了! 我們感謝上蒼是這樣子疼愛我們的母親台灣,我們更要用謙卑且虔誠的心向上蒼祈求,讓這支解盲的疫苗,能夠順利地進展,發揮它的功能,使全國人民得到守護,且能進而幫助許多窮困國家的人民也得到庇護,治好被武漢肺炎感染而受創的病人。 感謝上蒼對咱台灣的大愛! (作者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牧師)
盧俊義 2021-06-13
這正是我們報答義大利靈醫會的時刻

這正是我們報答義大利靈醫會的時刻

最近蔡英文總統宣佈要捐贈一千萬片口罩支援被武漢肺炎瘟疫襲擊災情慘重國家,這是一項很令人欣慰、感動的決策。特別是要感謝一群在農曆過年前組成口罩「國家隊」的廠商、工程師們,和口罩生產線的工作員們,有他們連夜加班辛勞,才使我們國家的口罩從不足到足夠,到現在足以出手幫助需要的災區,從這裡就可看出咱台灣人民善良的本性。 大家都知道直到目前災情最慘重的就是義大利,這讓我想起此時正是我們全體台灣人該是回報義大利的機會,原因是有一群在1952年從義大利天主教靈醫會來的會士,他們奉獻了寶貴的生命澆灌在咱台灣這塊土地上,照顧了當時咱台灣醫療相當貧困的地區直到現在。不僅是後山蘭陽地區,他們更投入極大的心血幫助照顧澎湖居民,他們的愛,從來不求任何回報,但此時他們母國義大利故鄉有大災難,這正是我們可以伸出溫暖和感恩的手給予回報的時刻。 這群來自義大利天主教靈醫會會士,是在1951年從中國被共產黨驅逐出境後,輾轉在1952年來到咱台灣。他們傳承了靈醫會創會精神,要到貧困地區去照顧窮乏的病人。因此,他們到宜蘭羅東,從診所開始「聖母醫院」的醫療服務工作。當年來了一位大家稱之為「OKI」的范鳳龍醫師跟隨靈醫會會士來;他是斯洛維尼亞人,受過相當好的醫學訓練,是個外科高手。從1952年落腳羅東開始,直到1990年去世,這樣前後共計38年時間,他不曾離開咱台灣一步,堅守著開刀房,主持過八萬台的刀。不僅這樣,他和所有會士都是聖母醫院的免費的「捐血袋」,而當時咱台灣還沒有血庫,只有血牛的時代。 他們才在宜蘭羅東落腳下來,都還沒有就緒,就派出潘志仁神父(Fr. Angero)神父和高安修士在1952年5月到澎湖馬公,發現整個澎湖地區的醫療匱乏比宜蘭還嚴重。因此,馬上在1953年5月於馬公成立「瑪琍小診所」開始替民眾免費看診,這就是今天馬公「惠民醫院」。今天在馬公市區可看到兩座紀念雕像,其一是基督教宣教師白寶珠姑娘,另一座就是靈醫會會士何義士神父;他是不停地工作到生命結束在自己的診間。他和白寶珠姑娘都是全心全力投入關心痲瘋病人,直到結束澎湖痲瘋病症消失。 當年靈醫會到澎湖時,沒有道路可來往馬公和白沙鄉,是靈醫會造路。不但如此,1953年9月羅德信神父被派抵澎湖馬公服務,在長達18年時間裡,他用靈醫會的資源替澎湖建造了「大倉漁港碼頭」,也為貧困的馬公居民建造「惠民新村」和「惠民二村」分配給貧民居住。然後又在西嶼、白沙等地建造防波堤,也造簡單的漁港,讓那些小船或竹筏可以停靠上岸。若要數算,在整個澎湖縣總共完成了12個港口、許多防波堤、80口可用來灌溉的水井。在講美築了一條長達600公尺、寬5公尺的石頭路,使原本只有退潮時才能通行的小島,因為有這條道路而連結起來。羅神父還在1968年出版一本用義大利文寫介紹有關澎湖各島居民生活習俗、文化、歷史的書,書名是《澎湖:風和沙的島嶼》(Pescadores:isole del ven e della sabbia)。 咱台灣第一間專門收容肺結核醫院的「丸山療養院」,就是靈醫會建造的,最高峰時曾收容超過兩千名病人。而聞名全世界的「蘭陽舞蹈團」就是靈醫會秘克琳神父所創辦的。除此外,靈醫會還創辦了下列機構: 1.澎湖「惠民啟智中心」。 2.宜蘭「聖嘉民老人長照中心」。 3.三星「聖嘉民啟智中心」。 4.五結「惠民殘障服務中心」。 5.宜蘭「聖母醫護管理專科學校」。 6.蘭陽「天主教青年會」。 7.礁溪「杏和醫院」。 8.南澳「弘道仁愛之家」。 上述這些機構的經費幾乎全都是來自靈醫會捐助,看,他們給我們是那樣的多,多到我們不知道該如何表達感謝。 如今當靈醫會的故鄉義大利受到武漢肺炎慘重襲擊,正是我們感恩圖報的機會,我們可以像當年(2011)日本福島核災時,咱台灣人民用熱情的愛慷慨捐助日本一樣,大家齊來伸出溫暖的手,來給義大利這個災情慘重的國家一絲絲的愛。我們可以將捐款直接匯給羅東聖母醫院,註記「請轉捐贈義大利靈醫會為此次瘟疫賑災」。我深信他們一定深受感動的。 (作者為長老教會牧師)
盧俊義 2020-04-03
這樣的總統和官員值得信賴嗎?

這樣的總統和官員值得信賴嗎?

  李明哲的妻子李凈渝女士自己要親赴中國去救人,就可看出她真的是得不到政府官員的出力協助。圖/張良一攝   蔡英文總統在4月9日晚上特地去參加媒體名人鄭弘儀嫁女兒的晚宴,正如媒體說的,當晚是冠蓋雲集,包括行政院長林全、立法院長蘇嘉全等人全都參加,而這三位可說是目前執政當局最重要的代表者。 但令我們感到相當難過的,就是當國人李明哲先生在中國被扣押「失蹤」已經長達26天了,可是到現在都還聽不到行政院長說幾句關切的話,而行政院屬下的海基會、陸委會等都還束手無策,直到4月12日才看見國會議長有帶領過國會議員說幾句譴責中國卻是毫無痛養的話,可是我們的蔡總統呢?過去這段日子裡是連說一句話都沒有!然而我們竟然是看到他們全都去參加了這種對國家大事無關緊要的喜宴,而身為國家領導者的蔡總統,還有心情去享受高檔喜宴時,也會上台拿著麥克風說些應景好聽的話,我們真的不知道這樣的最高行政手長;這樣的國會議長,以及這樣的總統,他們到底要讓我們全國人民看到甚麼希望?要我們對執政的民進黨存有甚麼期盼?真是悲哀啊,悲哀! 大家或可聽到政府官員會認為是為了要保護李明哲先生的安危,能越低調越好,但從他的妻子李凈渝女士自己要親赴中國去救人,就可看出她真的是得不到政府官員的出力協助,更沒有從相關單位獲得鼓舞和安慰,才會讓她終於醒悟起來,清楚看出想要倚靠這個政府救助是沒有用的,也因此才讓兩國之間的掮客找到隙縫可插針的機會,這就是我們國家真正的悲哀! 一個有真心捍衛國家安全,保護人民出國在外的安危之責任的政府,若是從總統、行政院長、國會議長都如此懦弱無能,只會知道吃、喝,這就難怪會出現環保署長在朋友邀宴中大啖高檔魚翅,也才會在極短時間內不假思索地就核准可把原本後山最美麗的山嶺景色,變成禿頭山丘了還可繼續給開挖下去,且是發給可以持續20年開挖,而這種官員過去還曾在北美暢談台灣要獨立的健將,且設宴的人也是在北美搞「智庫」的人,從這些現象就可看出原來有些台灣獨立運動者是這麼地愛當官、愛財團,甚過愛台灣獨立建國,是如此地在踐踏如同母親的土地,這才真是讓我們感傷不已。 我不得不這樣問:這樣的領導者和執政黨還值得我們信賴下去嗎?
盧俊義 2017-04-13
看蘇格蘭人想咱台灣人

看蘇格蘭人想咱台灣人

  阿布羅斯宣言是為了要確定並維護蘇格蘭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蘇格蘭政府特地摘錄這兩句話寫在國家博物館牆壁上。   六月25日上午,我到蘇格蘭國家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of Scotland)去參觀,從大門直直走進去第一間展示廳,突然看見左右牆壁上各寫著一排字: 左邊(圖上): 「as long as only one hundred of us remain alive, we will never on any conditions be brought under English rule.」(就算我們戰到只剩下一兵一卒 ,我們無論如何也不接受英格蘭的統治) 右邊(圖下): 「For we fight not for glory, nor riches, nor honours, but for freedom alone, which no good man gives up except which his life.」(我們既不是為了光榮、也非財富、更非為爵位而戰,而是僅僅為了自由而戰,而這是任何好人都不會放棄的生命價值。) 原來這是1320年4月6日在蘇格蘭阿布羅斯修道院(Arbroath Abbey)所簽屬的阿布羅斯宣言(Declaration of Arbroath)中的兩句話。這宣言的撰稿人是當時蘇格蘭御前大臣,也是阿布羅斯修道院長貝納德(Bernard)以拉丁文寫成,並傳給蘇格蘭境內五十一位貴族及仕紳名流代表簽章後彌封,送給當時設在法國的天主教羅馬教廷教皇若望廿二世(John XXII)。會寫這宣言的主要原因,是為了要確定並維護蘇格蘭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如果遭受到任何不公正的攻擊時,他們蘇格蘭人將會主動且不計任何代價地給予迎頭痛擊。該宣言在1970年由詹姆士‧弗格森爵士(Sir James Fergusson)將之翻譯成英文,蘇格蘭政府特地摘錄這兩句話寫在博物館牆壁上,很震撼我心。 我站在這兩行字前面駐足了些時間,一直在想著蘇格蘭人長久以來的心志。我想起由梅爾‧吉勃遜所主演的「英雄本色」這部片子,也想到去年(2014)9月18日蘇格蘭舉辦「獨立公投」的結果,雖說贊成的是44.7%,反對的有55.3%而沒有通過獨立案,但顯然地蘇格蘭人並沒有放棄這項努力,這點從他們此次國會議員選舉,蘇格蘭民族黨幾乎囊括了蘇格蘭區所有的下院席位,它比上次大選整整多出五十席就可看得出來他們的心意。而蘇格蘭民族黨經此一役,脫胎換骨,成為左右英國政局的第三大黨,黨魁施特金(Nicola Sturgeon)甚至被媒體稱為「蘇格蘭女王」。 想想蘇格蘭人的毅力,再回來想想咱台灣人,說實在的,我們是懦弱甚多,很多大財團主人想到的都是金錢、財富、名望,甚少想到身為一個台灣人該有的生命尊嚴,單就這點,台灣人簡直是無法跟所有條件都比咱台灣差一大截的東帝汶國人民相比;他們為了獨立建國,不論印尼政府對他們如何施壓、凌辱、屠殺等等,就是不屈服,特別是他們的年輕人,尤其是大學生們都非常清楚,只要他們國家被編入成為印尼的第廿七省,東帝汶人民就會等於是次等國民一樣,他們寧願過著貧窮、困苦,但也要全國人民活出有生命尊嚴的的國度,因此,堅持絕對要獨立,也不願意被印尼統治。這就像1972年元月宣佈脫離巴基斯坦而獨立的孟加拉國一樣,獨立之初幾乎就是全世界經濟能力最差的國家。但因為獨立而使人民有尊嚴,接著世界各國都給予尊重。 在全世界各地都一樣,只要是沒有屬於自己國家的主權,人民就不會生命的尊嚴可談,無論你擁有多少財富都一樣,沒有任何一個國家、人民會尊敬你,這點不是今天才如此,自古以來都是這樣,這點才是我們這一代在此土生土長的台灣人要謹記在心,努力不懈地維護現有國家主權獨立的目標。 也從這點看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國民黨準備提名該黨總統候選人洪秀柱談到有關咱台灣和中國的兩岸關係時,竟然會說她「不會提到中華民國」這個最基本的國號,說是這樣才能維護兩岸和平共存方式,這樣的人,該黨竟然還想要推舉她出來競選總統,那可真的是在羞辱咱台灣人民!
盧俊義 2015-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