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志偉相關文章

真要有心吃齋飯,雞鴨魚肉 - ?

真要有心吃齋飯,雞鴨魚肉 - ?

  有不同意見者嗆我如下: 「你如果看不起 有志氣 就不要拿中華民國的薪資 ,有實力的人是不會為薪水底頭的 有志氣一點 有種宣佈台灣獨立 你的兒子去當職業軍人 為保護台灣獨立準備犧牲 哈哈哈 人在做 天在看。」 這些看法不陌生,有一定成度的代表性,值得回應一下: 首先,本人並不反對中華民國,本人只是清楚地感受到,「中華民國」已藉由民主化融入了「台灣」這塊土地及社會,因此中華民國與台灣併稱(如本人名片中文這一面所示),乃一合情合理之趨勢。 重點在「國際」,本人堅認,解嚴超過三十年的今天,以自由、民主為立國基礎的兩千三百萬人(對,也包括你!)已無義務及合法性去和中國搶「CHINA 」之代表權,因此我名片的德文那一面是「Repräsentant von TAIWAN」,既不與「China」混淆,也讓中國打壓不到台灣,毫無懸念。問問其他台灣外交官,作法可能與我不同,然必抱同想也! 讓台灣人驕傲的不是「Republic of China」的名字,而是「Taiwan 」的自由與民主,此所以香港人對台灣有寄望,此所以西藏人(圖博)對台灣有期待,此所以維吾爾人對台灣有託付,此所以小英總統在紐約,中國民運人士來支持。您説,這些人全在挺台獨?當然,我們台灣人還得加把勁才不會辜負我們對一個自由而獨立的國家之期許。 你們要批評我,可以,得先展現你們對民主、自由的認可,對獨裁專制的唾棄,對中國民運的支持,對香港、圖博、維吾爾人受迫、受難的有感,這樣才有資格與我共享作為台灣人的驕傲。否則,您和那些只會對內呼喊「中華民國」,但到了中國,卻全都畢恭畢敬,唯唯諾諾裝X孫的某些政黨要員、名嘴或學者一樣,要批評「台獨」,那就是: 真要有心吃齋飯,雞鴨魚肉 - 全不配! 結論: 因為我作得既專心,也開心,因此薪水領得也安心,如果您因此而傷心,請務必要寬心。 *「專心」指的是「全心」,「全心」指的是依「外交是內政的延長」為原則,掌握內外局勢發展及互動關係。
謝志偉 2019-07-14
「黃華」民國與「中華」民國

「黃華」民國與「中華」民國

  與我同是基隆人的台獨前輩黃華先生在戒嚴時代坐了國民黨長達廿三年的政治牢,自五月十九日起在台北火車站靜坐絕食也已超過廿三天。我要是人在台灣,我一定會去看他。 二十三年和二十三天,他都是為了他,不,許多台灣人的「台灣共和國」之夢,包括我,一個外省第二代,一個在德國捍衛TAIWAN民主、自由和為我們國家主權爭取火種預留加入聯合國的外交官, - 一個在某種意義上,把被紅藍共同迫害的破碎中華民國承接下來的台灣外交官。 黃華兄,請聽我説,解嚴卅年後的今天,這個「台灣」和「中華民國」已有極大的交疊,其中的黏著劑叫「自由民主價值共享、國家主權土地認同」,而這裏面,您及諸多前輩居功厥偉!我也必須指出,那些當年迫害您的人及其政黨於此也作出相當的貢獻:面對中國共黨政權的威脅利誘,他們澈底地背叛了「中華民國」,他們非但沒有與時並進,不僅停滯不前,還反而回頭去擁抱一個被自由世界所逐漸唾棄的專制中國。他們獨,我們也獨。他們獨的是「獨裁」,我們獨的是「獨立」,差異在此! 黃華兄,看看香港的改變,看看香港人的勇氣及智慧,他們正在走我們走過的路,也正等著台灣人的聲援支持,乃至並肩作戰。黃華兄,此時此刻,已承接下被國共夾殺、迫害的中華民國之「台灣」與「國家」日漸相靠,值此關鍵時刻,堅持自由、民主、獨立的台灣人更要沉住氣、保元氣,存力氣啊!給自己一點時間,給我們一點時間。無論如何,請千萬保重,為您自己,也為台灣。 他們把「中華民國」變「地區」,我們就把「台灣」變「國家」。 李筱峰 : 今天下午去台北車站大廳探望絕食中的黃華。楊黃美幸(左ㄧ)、我、文學家陳銘堯伉儷與黃華合影。大家心裡很不忍,但不知如何勸華哥保重。惟期望小英總統能來探視華哥一下,並告慰華哥一句「您的目標,我會努力以赴!」好讓華哥回家休息。  
謝志偉 2019-06-19
「用心 良苦」vs.「用良心 苦」

「用心 良苦」vs.「用良心 苦」

  有些人或團體或以宗教之名,或以傳宗接代、維護善良風俗為由,誓死反同,他們自認是「用心良苦!」,卻難以想像另一邊所持「用良心 苦!-卻雖千萬人吾往矣」之情操。此乃真正問題所在。 兩年前大法官會議透過釋憲宣告民法排除同婚乃為違憲,自此,三不五時就有德國人問我:「是什麼理由讓你們台灣人對同志的理解與支持會如此明顯?是絕對多數嗎?台灣人這麼開放嗎?」,我深思熟慮後認為,理由可能有多個,彼此可能互補,也可能互斥。但我最終給的理由轉成中文大約如下: 台灣人至少一世紀以來一直被「我們到底是什麼人?」這個身分認同問題所困擾。是漢人?是「山地人」?唐山人?是日本人?是中國人?是台灣人?我們好像什麼人都可以作,都可以有一點?但我們唯一不可以作的人就是「自己的主人」。因此,一旦思想的桎梏隨著解嚴而去除掉後,終於獲得自由的台灣人(很遺憾,不見得是多數,因為很多人從來就沒有感受到其曾失去自由啊!)對於「我是男人?女人?都有一點?我愛男人?女人?都有一點?」等性別認同問題就比較能有同理心了。而一旦有「人溺己溺」的體認,它就形成了難以壓抑的「良心」問題,亦即,縱使預感、預知力挺「同婚」的權利與自由極可能譬如在「選舉」上會遭到保守選民的「懲罰」,甚至被「反對/同黨」趁機反撲,其「良心」仍舊會趨動著這些人去挺同。是謂明知「用良心必苦」,依舊義無反顧也。 沒能力,沒意願,也沒格局想像「用良心苦」者的「用心良苦」者令人心生厭惡多於恐懼。行行好,到此為止吧。 連作自己身體的主人都不可能,哪可能作自己國家的主人? 挺一個有良心的政黨很難嗎?!我台灣人,我挺同,我驕傲。
謝志偉 2019-05-18
為台灣,我們都是保 「惶」黨!

為台灣,我們都是保 「惶」黨!

  我的好友暨導師之一的李筱峰教授因反英(與挺不挺賴是兩回事)而榮獲對立陣營頒贈「藍蛆」英名。同樣地,輸人不輸陣,我則因挺英(並非反賴)亦獲贈對方陣營賜予「保皇黨」勇號。一英一勇,合稱「英勇為台」,料筱峰應無異議。他對「藍蛆」兩字一笑置之,我對「保皇」一辭心有戚戚,乃想起了「惶」這個字。 且先說「皇」。此字可拆為「自」、「王」兩字,古意是「頭戴金冠之最大者」,今解則應為「自己就是王」,就是台語的「人民是頭家」。台灣是個自由民主的國家,人民是頭家,任誰想當總統,都得靠一張一張的選票撑起來,質是,人民不只是名符其實的「Kingmaker」(皇帝或國王的製造者)而己。不,人民才是真正的「皇」。而台灣會否在此次大選的國共內外環伺下亡國,是我的憂慮與擔心。一旦淪為香港、甚至西藏或新疆的地步,這座台灣人(凡有民主心者)引以為傲、中國人(凡有良知者)欽羡不已、國際社會(凡有正義感者)讚譽有加的自由民主之燈塔恐就熄燈打烊而萬刼不復了。 就此看來,我和筱峰都是不折不扣的保「皇」黨,老當益壯力挺小英的台獨前輩史明是、勸退小英而獲頒「四大獨老」雅號的彭明敏等人俱是、我敬佩的辜寬敏夫婦、吳樹民是,與我三不五時交換意見並提醒我注意台派裏反英現象的劉榮凱導演、不假顔色痛批小英的老友恆煒/文翊夫婦及游盈隆教授(老戰友、同事兼隣居)都是,苦口婆心、身體力行的保華/月清夫婦、焦糖哥哥、呂秋遠律師是、賴清德當然也是、前有阿扁,後有小英,率皆不「皇」多讓,全都是!至於目前蔡賴身後的「紅」派支持者(因都快殺「紅」眼了)毫無懸念,都是不折不扣,如假包換台灣的「保皇黨」! 然,共享價值使我們成為保「皇」黨,卻也因共同憂慮使我們成為保「惶」黨。亡國感使我們惶恐起來而亂了陣腳,有些甚至開始互相否認、痛駡曾經「心手相連上街頭、打死不退鬼見愁」的伙伴,令人心痛! 所以,相信我,真正造成今日台派分裂局面的不是力求連任的小英(目前已是「陰蚊」,接下來仍有進階的極大空間),不是堅持初選的清德(現在還止於「金孫」,再下去,恐怕連「龜孫」都來了),而是我們對台灣這塊土地、這個國家深深的「摯愛」及憂慮可能失去它的「惶恐」。 那麼,我們可以、應該作什麼?我建議,首先,不要互相否定,其次互相檢討(敗選之慘,蔡身為總統被批評,當然「罪有應得」,但賴作為內閣首長引疚辭揆在先,登記初選在後,恐也難釋「罪有清德」之疑),再來,最、最、最重要的是:雙方共謀如何對應老K的謀共。 事已至此,我當然知道,政治有其現實面,有利益衝突,有必須堅持的理想,也有不得不為之的妥協。但,國內,台灣街頭,滿街五星旗囂張四處跑,我心憂,自問:小英,原本同仇敵愾,何以致此?國外,一篇篇力挺自由台灣及讚譽小英力抗中國的報導,我心喜,自知,小英,功不唐捐,與有榮焉! 筱峰「深綠」(我當然也是),看國內,不挺蔡,我理解,也接受。我「深慮」(他當然也是),看國外,我挺蔡(我確信,國共最怕她連任)。挺誰?捨誰?若我有兩個聲音,就無此煩惱,所幸/不幸,我們只有一個台灣,因此我們必須對話,不是對打。我們倆可以的,至少,這點令我心安與欣慰。也許,容我僭越:真正的典範在此, - 筱峰會幽默地補說,豈此點飯,還要點菜/蔡哩! *出差為台灣作外交,去我的母校魯爾大學見證一簽約儀式。在這裏攻博士五年,之後作博士後兩年。在此我從新認識台灣,開始認同臺灣。。。興奮! 火車路途遙,路上念台灣,有感而發。 照片是上周五去為一票德國年輕人演講介紹台灣後被熱切要進一步了解「Taiwan 」的男女年輕學生所包圍。
謝志偉 2019-05-03
可分不可裂 -  把話説開,或許溝通之門就不再閉著

可分不可裂 -  把話説開,或許溝通之門就不再閉著

台灣是個民主國家,各言爾志已是我們的DNA,但是我們最後還要手牽手、肩併肩以及 - 心連心 -一起對抗國内外所有威脅台灣的人、勢力及政黨啊!
謝志偉 2019-05-01
競爭歸競爭,大家還是同一國

競爭歸競爭,大家還是同一國

請亦萬勿羞辱那些民主前輩,他們對小英有很多不滿,對她的抨擊雖重,有些過於片面,有些也真的值得吾人思考或至少參考,但證諸其過去為台灣民主所付出的心力及貢獻,大家可以不認同他們的作法或説法,然這是認知不同而非出於私心。他們始終還是我心中十分敬重的導師及前輩!
謝志偉 2019-04-30
國防靠和平 - 你有狼牙棒,我有天靈蓋?

國防靠和平 - 你有狼牙棒,我有天靈蓋?

寓言一則 張三和李四走在一條巷子裏,忽然迎面衝來一隻沒鏈住而對著他倆狂吠的巨犬。李四嚇得停住腳步,但張三說:「沒聽過‘會叫的狗不咬人’?別理牠,我們走我們的。」張三繼續向前走,可李四一看瞄頭不對,轉身就跑。説時遲,那時快,就聽到背後張三一聲慘叫。李四趕緊回頭抓起一根丟棄在路邊的掃把,揮舞著趕走了惡犬,然後扶起了一臉驚恐嚷著要去醫院打狂犬針的張三,說:「會叫的狗不咬人,這句話我當然聽過,但是我怎麼知道,那條狗有沒有聽過啊!」 * 日前鼓吹面對中國武力威脅時,台灣應該放棄國防的某個在中國經商、在台灣要選總統之大咖,其實真正要我們放棄的是:自由民主的人權與國家獨立的主權。等而下之的還有那些在台灣及中國附和、甚至鼓吹中國武力侵略台灣的台灣政客及學者,這些都是台灣敵人及背叛者!我們作外交護台灣,看到外國人對台灣自由民主的讚揚與珍惜,這些「台敵」實在令人難過與難以接受! 自從今年初習近平一席「不能承諾放棄武力解決台灣問題」後,德國媒體紛紛負面報導中國並擔心自由民主的台灣受到武力威脅。而與德國政府官員、國會議員、民間友人等談到中國武力威脅台灣時,他們都很關心。但是我告訴他們台灣有抵抗中國侵台的野心之決心,國防有準備,依「台灣關係法」進行的美國軍售升級了,也因地理位置十分關鍵而被納入印太戰略聯盟。我通常也一定告訴他們,真正聯盟的基礎其實是台灣與自由主世界的「價值共享」。最新的一個例子就是日前才訪台的德國國會議員Katrin Budde女士。行前我們深談近一小時,從台灣過去的日本統治、蔣介石國民黨長達三十八年的戒嚴、民主化、獨裁轉自由等。結果她行前臉書貼文讚我自由民主得來不易,訪後臉書再貼文力挺台灣的自由與民主並呼籲德人支持台灣。 外有「台友」,內有「台敵」。台灣人團結起來呼應台友,對抗台敵吧!
謝志偉 2019-04-29
後宮不後宮,可別到了中國就自宮

後宮不後宮,可別到了中國就自宮

  作為Taiwan的駐德大使,兩千三百萬人的中華民國和台灣就是我在外捍衛和服務的對象,因此日前郭X銘兇巴巴地問蕭美琴,為何「不敢看我?」,此舉是否有理,自有公評,我就不予置評。但是郭接著指著頭上繍著國旗的帽子,忽然跳tone地說:「你不敢看中華民國嗎?」就令人頓覺噁心。原來「中華民國」在這些人心目中是如此廉價,這麼好用:戴一頂繍著國旗的帽子,就可以隨時給人家扣帽子!他和蕭兩人之間的對話怎麼會只因為他戴了頂國旗帽就變成蕭「不敢看中華民國」的指控?! 這正是所有獨裁集權的特質:霸佔國家象徵如國旗、國徽、國號然後就「國家」上身,寃打、凌虐他人,自己是「愛國者」,他人就是「叛國者」!但是事實是:蕭美琴、我及成千上萬的外交人員在外力抗中國對兩千三百萬人的台灣/中華民國之打壓,而他戴著這頂到了中國就不戴的國旗帽,也不提中華民國了,卻指著我們的鼻子質問:「你不敢看中華民國嗎?」 後宮不後宮,到了中國就自宮,難怪西人有言:愛國是無賴的最後藉口。 先汚名化民主與自由,再汚名化台灣主體性,再汚名為「台獨=台毒=梅毒」,- 好好一個國旗卻被拿來藏污納垢,實在可惜了。 *今晚為一個德國民間團體演講介紹台灣的歷史、自由民主的發展與困境。之後問答時,竟有人問我對「Terry GUO」(郭台銘)參選總統的看法。 回家路上,我想起「郭蕭事件」似乎沒人對「你不敢看中華民國嗎?」有評論,乃有此文。下面再附幾張在外打拼的國旗照。 另,不要跟我爭「中華民國」和「台灣」的關係,兩者的對立面都是沒有自由的「中國」,而在國外,我國就叫「Taiwan 」,中國叫「China」,沒得討論(我們還常常只能叫「Chinese Taipei」哩。)
謝志偉 2019-04-26
「中華民國」真好用!

「中華民國」真好用!

  作為Taiwan的駐德大使,兩千三百萬人的中華民國和台灣就是我在外捍衛和服務的對象,因此日前郭X銘兇巴巴地問蕭美琴,為何「不敢看我?」,此舉是否有理,自有公評,我就不予置評。但是郭接著指著頭上繍著國旗的帽子,忽然跳tone地說:「你不敢看中華民國嗎?」就令人頓覺噁心。原來「中華民國」在這些人心目中是如此廉價,這麼好用:戴一頂繍著國旗的帽子,就可以隨時給人家扣帽子!他和蕭兩人之間的對話怎麼會只因為他戴了頂國旗帽就變成蕭「不敢看中華民國」的指控?! 這正是所有獨裁集權的特質:霸佔國家象徵如國旗、國徽、國號然後就「國家」上身,寃打、凌虐他人,自己是「愛國者」,他人就是「叛國者」!但是事實是:蕭美琴、我及成千上萬的外交人員在外力抗中國對兩千三百萬人的台灣/中華民國之打壓,而他戴著這頂到了中國就不戴的國旗帽,也不提中華民國了,卻指著我們的鼻子質問:「你不敢看中華民國嗎?」 後宮不後宮,到了中國就自宮,難怪西人有言:愛國是無賴的最後藉口。 先汚名化民主與自由,再汚名化台灣主體性,再汚名為「台獨=台毒=梅毒」,- 好好一個國旗卻被拿來藏污納垢,實在可惜了。 *今晚為一個德國民間團體演講介紹台灣的歷史、自由民主的發展與困境。之後問答時,竟有人問我對「Terry KUO」(郭台銘)參選總統的看法。 回家路上,我想起「郭蕭事件」似乎沒人對「你不敢看中華民國嗎?」有評論,乃有此文。下面再附幾張在外打拼的國旗照。 另,不要跟我爭「中華民國」和「台灣」的關係,兩者的對立面都是沒有自由的「中國」,而在國外,我國就叫「Taiwan 」,中國叫「China」,沒得討論(我們還常常只能叫「Chinese Taipei」哩。)
謝志偉 2019-04-26
 他們拿我們的「價值」去「享共」

他們拿我們的「價值」去「享共」

我們和他們「共享」我們的「價值」 他們卻拿我們的「價值」去「享共」 昨天與一位德國國會議員深談,今天就看到她的網站上有關台灣並附上我們合照的貼文,譯成中文如下: 台灣曾有將近四十年的戒嚴獨裁政權。1987年開始民主化,也開始出現多黨,也有了意見、言論及集會自由。今天,民主在台灣已生根,而這些都是台灣人的成就! 然而,令人感到遺憾的是,今天這塊土地上的民主與自由仍處於必須捍衛(才能生存)的處境。 謝謝所帶來引人深思的對話。 看到此貼文,既感謝,也感慨,因為 幾乎同一時間,我看到另兩個新聞。一個是國民黨的韓市長在美國指控蔡總統及民進黨政府破壞兩岸「和平」。 自由世界都在譴責中國武嚇台灣的行逕,結果台灣一個民選國民黨市長在譴責奮力捍衛自由民主台灣的蔡總統及其政府!- 沒血沒涙至此,夫復何言?! 另一個新聞是同樣國民黨的前立委孫某嗆六四學運領袖、坐完牢後在海外流亡二十多年至今仍為民主自由奮戰不懈的王丹:怎麼不敢買張機票回中國去實踐理想? - 沒血沒涙至此,夫復何言?!(*王丹對韓進香港中聯辦非常不能接受)。 三件「新聞」並列起來,令我無限感慨,也驚醒我:今天台灣為外人所稱道的自由民主並非我們和老K們的「共享價值」! 我們和他們「共享」我們的「價值」,他們卻拿我們的「價值」去「享共」!難道,我們的朋友在國外,而敵人在國內?  
謝志偉 2019-04-13
粗選

粗選

  若初選,不排除「他」會問「她」這個問題: 「我挑戰你,X英總X ,因為你識人不明!我問你,你是不是連這麼重要的行X院長都找錯人,還用最久?説!沒關係,你承認,我承擔!」 * 我就是要測試一下。 既然要「初選」,重點就不只在「初」,也在「選」,那麼,關心台灣前途的人,無論在那哪個位置,哪個地方,都有權利説説他/她的想法、對這樣的初選的態度。我是特任大使,是「政務官性質的」外交人員,我在國外,是從台灣的國際處境來看這件事的。很多人對她的批評,說真的,有些部分並非全無道理,但也非全都屬實。但此時此刻,重點到底在哪?我3月26日就已憂心地寫下: 「除了屁股的分裂是自然且必要的,我的區區人生經驗告訴我,其他的,硬來,都常造成撕裂傷。 我擔心的不是「初選」,是「粗選」(開放解釋)。希望我的憂心是多餘的。」 我只是要測試一下。結果,瞬間,我在某些人的眼中立刻就從「部長級」的「台灣大使」貶為「保官位」的貨色了!我今天會有此貼文,是因為我看到了很多人有我同樣的憂慮。本來,我們現在不是應該在互相鼓勵、討論如何殫精竭慮地合力抵擋老共及通匪者併吞台灣以贏得大選嗎?結果,我們在幹嘛? 好啦!話講出來,大家心裡都舒暢點。接下來,也許,大家就集中在「如何讓台灣的民主自由能度過2020」的難關。 對很多我向來敬佩或愛護我的朋友,若讓您們失望或甚至憤怒,在此請接受我的致歉。不能接受的,也OK,,說不定,那是因為我們從不曾是朋友。但是,也沒關係,有緣,可以從新來過。
謝志偉 2019-04-06
得來不易

得來不易

  眾所皆知,台灣的自由民主得來不易。此處的「不易」有兩層意思。一是「不容易」,是多少前輩的犧牲所換來的。而正因不容易,乃延伸出另一個意思:「不容拿來作交易」! 日前與東德時代被共黨政權謀殺幾次都幸能死裏逃生的異議英雄長談。大家對中國共產黨政權謀台的野心都感憂心。曾訪台並了解台灣自由民主得來不易的他,鼓勵台灣無論如何都要頂得住,也對小英總統拿揑有節地應對中國之威脅以捍衛這座於暗夜裏猶在發光發亮的燈塔表示讚賞。 他在東德時代就力抗同是德國人的邪惡共黨政權,沒什麼「都是德國人,同文同種」的問題,猶如德國1929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湯瑪斯·曼(Thimas Mann, 1875-1955)二戰期間從美國錄音透過英國BBC隔海向德國人短講批判同文同種的納粹之行為一樣,是以自由民主作認同的標準,而非以同文同種為選邊的基礎。 以上兩例,一右派納粹,一左派共黨,真的可以給台灣兩千三百萬人及各黨派作參考:為什麼中國人權鬥士會到德國的台灣代表處和台灣人謝志偉像兄弟般令人感動地重逢(如照片),而台灣某黨市長進中國轄區和中聯辦頭頭碰面,連港人都覺不恥的原因。 台灣也好,中華民國也好,認同「自由民主」高於「同文同種」,我們就是獨立於中國之外的同國人,否則附和中共對台灣的威脅恐嚇,那「同文同種」於我就是:「同樣的小黑蚊 咬起來同樣的腫」。 至於對中國軍機擾台,嘴巴説「芭樂」,心裡可能很「快樂」,或不敢像小英總統一邊令我軍驅離共機,一邊對北京抗誡,同時也對外發出警訊並獲回響的某些政黨、學者、媒體也是另一類的「同文同種」:「同樣不值一文,同樣都是孬種」。 捍衛台灣、捍衛自由的中華民國/台灣的國軍健兒,小弟以台灣駐外人員的身份在此向爾等致敬!我們對抗的是同一個邪惡政權,你們立功了,我們以你們為榜樣。我們才是真正的「同文同種」: 為台灣,同樣驃悍帶斯文。 為自由,同樣堅毅更帶種。
謝志偉 2019-04-04
一張照片

一張照片

照片中,站我左邊的女性是當年東德共黨時代的政治犯,如今是曾關了她好幾年的柏林史塔西紀念監獄(如台灣的景美或綠島人權園區)的解説員,也是我的德國民間友人之一。她的唯一罪行是:為了愛情,企圖逃離東德。這張照片是她帶著對她始終不離不棄的姊妹們應我之邀來參加我們代表處的活動時拍的,之後,有天她特別裝了框帶來給我。照片裏,陽光普照,大家都笑得很開心。 對共產黨政權説「不!」,好勇敢的女性。我曾問她,當初被關時,有後悔過嗎?她說:「我當時還很年輕,很多事都還不懂,但是我深深覺得,愛是一種自我的展現,是無可放棄的自由。不過,有無後悔?說真的,關在裏面,痛苦時,有時有,然而當時只要想到:邪惡總會過去的,我就能想像重新呼吸自由空氣的舒暢。」我問:「然後呢?」她笑著說:「然後?東德共黨政權整個垮了!而我,頂多就是眼袋垮了,人還在。」(對話原文直譯應是:共黨政權消失了,我的青春也是,但我還活著」) 眼前,我彷彿看到了過往台灣民主化過程裏,我所讀到的、接觸到的、知名的、不知名的、為這塊土地付出自由、幸福、青春、家庭、乃至性命的台灣女性。這位和你們不曾謀面的東德共黨的政治犯其實是你們的異國同命親姊妹,都是人性之光,我有幸認識你們,感謝之餘,與有榮焉! 離去時,我送她到門口,細雨裏,她點燃了一根煙,說了對我說過好幾次的話:「我沒去過台灣,以前對台灣也無所謂,如今我珍惜台灣,因為現在我知道,那是個自由的國家」。我眼眶一熱,抱抱我這位身份十分特殊的德國民間友人,而不知為何,「與有榮焉」的感恩和一絲「雨有濃煙!」的感傷同時浮現在我的腦海裡。 燦爛的笑容下,燦爛的陽光中,自由的空氣任人呼吸。一張照片裏,我看到了並不孤單的台灣。
謝志偉 2019-03-30
你們可以背叛中華民國,我們不可以悍衛台灣?

你們可以背叛中華民國,我們不可以悍衛台灣?

你們可以背叛中華民國,我們不可以悍衛台灣? 告小英出訪自稱「Taiwan」總統? 連我一起告吧!不然人家會以為我這個駐外大使不愛「TAIWAN」。 德文: Prof. Dr. SHIEH, Jhy-Wey Repräsentant von Taiwan  in Deutschland 中文: 中華民國(台灣)駐德代表 謝志偉 國民黨的中華民國不就是被中國共產黨打到台灣來的?!結果國民黨主席、副主席、卸任總統、副總統、退役將領、現任市長,一干子領「中華民國」薪水、退休金的人,去挺中國的「反分裂國家法」、出席中國國慶閲兵、還去朝聖、肅立聽其國歌、凝氣看其升旗有之、在第三國碰面時不敢質疑「匪首」還藏起「中華民國」徽章有之、任令這個從1971年將蔣介石的中華民國代表趕出聯合國,害台灣至今流落聯合國外的「匪區區長」繼續威脅台灣、中華民國有之!自己認賊作父就算了,還要告「Taiwan」總統! 乞丐趕廟公,莫此為甚! 我們作外交,力抗中國打壓,你們抱中國大腿就算了,還扯台灣後腿!令人厭惡之極! 好好看這幾張照片:我台灣大使在德國掛中華民國國旗,你們中國國民黨去中國觀禮人家升五星旗。結果你告我們? 你們可以背叛中華民國,我們不可以悍衛台灣?
謝志偉 2019-03-28
外交是「內奸」的延長?

外交是「內奸」的延長?

自由民主的台灣本是下蛋金雞母,卻被你們潑屎潑尿,再來嫌牠臭,還嘲笑它GG了,最後再踩碎牠的蛋,然後罵牠不會生蛋,寧有天理?! 老話一句,小英政府的外交官都能體會到:台灣被孤立,但是被尊敬。中國被畏懼,但是不被尊敬。 價值可以選擇,不能販賣。能販賣的,是人格,不是價值。
謝志偉 2019-03-25
不是某人會賣,是中國配合!

不是某人會賣,是中國配合!

生活經驗告訴我們: 廁所裏噴香水或芳香劑是手段,「掩臭」才是目的。 不是某人會賣,是中國配合! 而被賣掉的又豈止農漁產品而己?! 選前訂貨,選後付款?所以穩贏? 除了在世界各地全面打壓自由民主的台灣且三不五時還威脅武統台灣外,中國共黨政權在其國內所為迫害人權,傷天害理的行徑更是罄竹難書,臭不可聞,正常的台灣人是避之唯恐不及的。 於是,他們在中國及其能掌控的地方針對台灣「安排」動輒幾億起跳的合約由某些台灣政治人物幫中國噴香水,媒體則大肆吹捧,一時,廁所彷彿升格為宮殿也,專制獨裁儼然民主自由的救世主般。若真要對台灣示好,在沿岸對準台灣的飛彈撤掉,在國際掐住台灣脖子的雙手鬆掉,不更好?又為何要有選擇性?不是某人會賣,是中國會買! 然而,臭是掩了,但除了嗎?可惜,這個臭除不了就罷了,還有不可一世的逐臭夫咧。而逐臭夫後還追逐者眾矣。 *不要懷疑,有一天,你很可能會聽到逐臭夫強悍地睥睨天下說:「常聽人說起歐洲的亞歷山大,我雖然沒爬過這座山,但怎樣?有咱們中國的孫中山大嗎?有天山、泰山、黃山大嗎?!」
謝志偉 2019-03-24
為歐陽娜娜 -  中國,莎喲娜娜!

為歐陽娜娜 -  中國,莎喲娜娜!

請停止責備歐陽娜娜!請同情歐陽龍!他們是活生生的例子,在提醒著台灣人:中國(共產黨)及批鬥、恐嚇台灣的中國人(不是所有的中國人)是一個多令人厭惡的恐怖團體,- 他們不但自虐,也逼人自虐。
謝志偉 2019-03-22
為什麼這麼棄嫌「TAIWAN」?

為什麼這麼棄嫌「TAIWAN」?

半夜起來尿尿,想起白天看到有人不准我外交部長在美國被稱「Foreign Minister of Taiwan 」,啊,不然咧?!若人家問你:「Where are you from?」,用外文,你除了「Taiwan」,還能答啥? 我2005年第一次出使德國,名片上,中文印「中華民國(台灣)」,德文當然就大大地寫著: Repräsentant von Taiwan 。 看到左上角還有個燙金的「TAIWAN」沒?是這一次加上去的,顯眼。 為什麼這麼棄嫌「TAIWAN」?有中國在打壓「TAIWAN」應該也夠了吧。
謝志偉 2019-03-08
謝謝他自願退休了

謝謝他自願退休了

不怕棋子變棄子 只怕卒子抓耙子 和平、和平,有人要「和」習近「平」,但就苦了自由民主的台灣了! 有所謂台灣退休資深外交官質疑蔡總統不顧「人民福祉」而抗拒「和平」的原因是因「政黨私利」。他説:「全世界都很奇怪,臺灣為什麼會有政黨公然反對和平,反對兩岸簽署和平協議。」咦,怪了,「全世界」?那,我在德國這些日子以來所碰到的都是「鬼」?從某些政府官員、國會議員、學者、扶輪社社員、旅遊業者、市民、學生等所親耳聽到他們有關中國政府的蠻横與殘暴及鼓勵台灣絕不能妥協或放棄自由等,莫非都是「鬼話連篇」?但是從電視、報紙、電台到德國國會、到歐洲議會,白紙黑字,抨擊中國對內、對外的橫暴而力挺台灣作為自由燈塔的聲音不絶於耳,可是如假包換!簡單舉個例:才訪台的德國籍歐洲議會友台小組主席W. Lange先生日前在歐洲議會發言挺台時,針對中國的軍事威脅指出,「歐盟只能有一回應:我們必須在外交上承認台灣! 這樣中國就不能再以施壓的手段迫使台灣無法參與各項國際協定或談判。」不夠?再來個例子:目前正訪台的德國國會友台小組主席K.-P. Willsch先生在習近平一月二日一番「軍事威脅台灣」的恫嚇話語後,兩星期後,於一月十六日在國會質詢其外交部長「德國政府對習近平軍事威脅台灣」之回應為何。該部長的答案是「德國政府不能接受」!不僅如此,該部長還加碼認為「歐盟也應和德國採取同樣的態度」,因為「中國利用其對歐盟會員國個別撃破的狡滑策略致少一次成功地阻擋了歐盟作出不利中國的決定」。 好了,即便如此,我也不敢說「全世界」,我只能說「自由世界」,而這位退休資深外交官的「全世界」指的應該是「自己世界」。 前外交部駐紐西蘭代表介文汲(第一排右)。(資料照) 這就有意思了,這位退休資深外交官不可能只會「當前輩」而不曾「上前線」,那,為什麼他這麼體貼自由世界眼中「軍事威脅台灣」的中國?這種「退休資深外交官」眼中的「和平」是什麼碗糕?別的就不提了,他不知道手無寸鐵,心無敵人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被中共政權虐關黑牢至死這件事嗎?天安門六四屠殺今年將悼念三十周年?台灣人權勇士李明哲還在中國坐黑牢?還有「自由世界」譴責中國對圖博人、維吾爾人的迫害?有此偏差心態,其他對外交部吳部長的種種指控就可見一斑了。 要拼人氣搶露出,無可厚非,然而搶露出,搶到露了饀,實在令人感慨。但是倒要謝謝此人的「真誠告白」,他提醒我們:這些對中國共產黨政權如此體貼的人才是自由民主台灣所要防備的人。 最後,一句真心話:謝謝這位殘暴中國的體貼者致少對自由民主台灣的艱困外交作出了他所能作的最大貢獻:他自願退休了,- 為了選舉。誰說選舉不是好東西?!
謝志偉 2019-02-27
為什麼外國友人擔心的,有些台灣人不擔心?

為什麼外國友人擔心的,有些台灣人不擔心?

毋湯!毋湯!萬萬毋湯! 價值「共享」毋湯拿去「享共」! 大學同學(1973-1977!)日前來訪,回程在法蘭克福機場出境時看到「TAIWAN」和國旗時,以賴告訴我:「很感動!」。我看到她們說「很感動」,自己覺得更感動,不禁想起以前聽民主前輩在台上眼眶泛紅地說「毋湯嫌台灣」的情景。。。但,如今「毋湯嫌台灣」會不會又多一層「毋湯賣台灣」的憂心? 最近幾個德國媒體專訪我的提問主要都環繞在「台灣的自由民主如何抵禦中國軍事威脅的野心?」,可見「中國是台灣的敵國」,殆無疑義。若然,「中國邪意」既是某些人膜拜的對象,那這些人又倡議台灣和中國簽「和平恊議」是該當何解?「專制中國威脅台灣的自由民主」是與我價值共享的自由世界之普遍共識。而同時,由於中國共產黨政權和台灣某些團體之間的曖昧關係已足以令人不得不以「內神通外鬼」來形容,- 學名叫「第五縱隊」 - 越來越多的德國友人(從議員、記者、學者、到各階級的社會人士)跟我説擔心台灣與自由世界的「價值共享」最後會不會被拿去「享共」! 老實說,作為在前線作戰的台灣外交官,我更擔心的是,為什麼外國友人擔心的,有些台灣人並不擔心。
謝志偉 2019-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