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志偉相關文章

台灣,我的國,我的家,  一切盡在不言「中」

台灣,我的國,我的家, 一切盡在不言「中」

臉書冒出了一張舊照, 不知我何時放進去的。 WhatsApp 一張新照, 我知道它是來自何方。 兩張照片,今晚同時出現, 1983到2020, 前後隔了38年, 剛好是台灣1949戒嚴 到1987解嚴, 同樣長的時間。 1983初秋, 剛到德國攻讀博士一年, 去柏林看台灣碩士指導教授夫婦, 照片裏,我抱著他們的女兒。 2020初冬, 二度出使德國已満四年, 照片裏乃一德國官員, 真誠,頂真,風雨故人來, 像哥兒們的交情。 自由台灣的死忠。 一切盡在不言「中」。 年輕的這一張,才到德國, 不,應該是「才離開台灣」, 對德國充滿興趣, 對台灣充滿疑惑, 因為在德國才認識了台灣。 留德五年,中間不曾返台, 不,應該是,那幾年, 心裏開始點點滴滴地「返」台, 迷途知返的「返」。 從無知無感到有愧有疚, 在台灣的街頭,媒體、野台, 看到一張張滄桑的臉龐, 讀到一串串悲悽的命運, 聽到一段段豪邁的誓言, 像哥兒們的交情, 自由台灣的死忠。 今晚,特別懷念 德國那段年輕的歲月, 讀書、踢球、交友, 躊躇滿志的純真。 今晚,特別珍惜 台灣這些年的想像與實踐, 國家、認同、價值, 荊棘滿佈的踏實。 台灣,我的國,我的家, 一切盡在不言「中」。 晚安!  
謝志偉 2020-12-02
龜孫子兵法?

龜孫子兵法?

台灣是招誰惹誰了?中國不斷以軍事行動騷擾、恐嚇、威脅台灣,台灣,為了捍衛自己的家園,不得不作最卑微的備戰動作,不得不尋求國際奧援,不得不購買武器,不得不想盡辦法招募兵源⋯⋯ 結果,先有姓名前龍後台者發高級酸文: 「不管你說什麼,我就是反戰。」 龍應台資料照。圖片來源:中央社   然後,現在她胞兄又冒出來,先調侃台灣士兵,再引「孫子兵法」,暗示中共才是「主和」,影射台灣政府「好戰」,最後搭配台灣俗語「草螟弄雞公」,下結論: 「弱者不知輕重,竟然主動向強者挑釁,是飛蛾撲火,必死無疑」。瞬間,台灣變成霸凌中國的弱者,可憐中國何辜竟被台灣挑釁?他們兄妹倆雙雙飛龍在天,高高在上。 我們台灣人就只能龜孫子,匍匐在地? 要是讓我碰到他,一定跟他評評理。但這不會發生,因為他活在他的平行世界裏。那既然這樣,為何還不放過台灣?! 能得和平,誰喜歡戰爭? 吃人夠夠,他們這兄妹! 這篇報導要仔細讀! 他誣指民進黨政府的「備戰」之目的在「求戰」而非「求和」。 而更嚴重的是,他的「主和」說是在淡化中國以戰爭侵犯台灣的意圖。 龍應台哥哥龍應達(右)昨談及台海情勢,提到《孫子兵法》強調主和。(資料照,記者羅欣貞攝) 原文出自謝志偉粉絲頁,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謝志偉 2020-12-01
防彈背心

防彈背心

一早我們駐德代表處群組傳來「我駐美代表處同仁九人確診而蕭美琴大使隔離中」的消息,我立即想到,我駐美代表處這一陣子特別辛苦的情況。美國總統大選才剛開始部分計票時,我在大西洋的這一頭和那一邊的美琴大使通了電話。結束時,還記得,她說:「今晚我們要在辦公室裡挑燈夜戰的泡麵,餅乾、麵包等戰略物資都準備好了。」。 我就在我們群組裡留言:「外交人員,尤其是台灣的外交人員,相對於別的國家,風險常會多於別人,因為處境比人艱辛,有些業務無法停的。大家辛苦了,小心、加油!」。幾乎同一時間,我也收到另一位台灣駐歐某國的低調拼命三郎大使的「美處訊息」,我回以給我們同仁的留言,他秒回:「沒錯!」並附「一起打拼喔!」的貼圖。然後他再補了一句令我看了有點鼻酸的話:「我們業務停了,就沒人理我們了。」。 我知道,他要說的,不是外交政治的現實。 外交如果只看利益而不講仁義的話,台灣就不會到處仍有與我理念相近的國家在挺我們了。不,他要點出的是:中國強力打壓的對象不是只有台灣,而是同時也對其他對我友善的國家施壓。 因此,台灣的外交人員必須比別國的外交人員加倍努力,主動出擊,尋求接觸,建立關係,無時無刻,不能鬆懈。如此一來,相對於其他國的人員,曝險的機率自然提高。 曝險,我想起 2004 年,阿扁總統驚險連任開票的那晚。由於選前一晚有兩顆子彈的事件,在拉鋸般的開票過程中,就已不斷傳來到處風聲鶴唳的回報。最後,在得票率差距非常之小(0.228%!)的情形下確認連宋敗選後,藍營支持者幾近抓狂,(說真的,我不認同,但可以理解)。 投票當天傍晚,我和幾位綠營朋友照例要輪番接棒主持競選總部前的開票之夜。我還記得,我趕到現場時,天色已和現場無數鑽動的人頭一樣黑了。美琴一看到我出現,立刻叫我跟她到後台(記得是辦公室裡),拿了一件看起來舊舊、醜醜的背心給我,邊說著:「謝教授,防彈背心,先穿上,再上台。」我一聽,楞了一下。原本是亢奮,緊張的心情,瞬間升級為緊繃的狀態。 那幾年,我在路上,店裡,計程車上等,被深藍的支持者挑釁,羞辱,威脅雖然沒到司空見慣的情況,但是也不是例外了。然而,防彈背心? 美琴看我沒伸手,知道我猶豫著,就接著說,「謝教授,這一次不一樣。這是北市警察局的。我也穿了。」我沒接話,只接了背心。穿上後,和心情一樣,有點重。前面,背面都襯了硬物,應該是鉛片之類的吧。美琴的沉穩,至今令我印象深刻。 幾分鐘後,我就上台以台語嘶喊去了:「Go!Go!Go!耶!台灣是寶島!鄉親父老,兄弟姊妹,大哥和大嫂!咱吃苦當作在吃補,吃到世界會ou lou(「稱讚」之意,耶,Go!Go!Go!⋯⋯」。 確定阿扁連任後,開票之夜跟著結束,台上和台下揮手再見並互相告誡,回家路上小心。 亢奮激動的人潮漸漸散去。 我如釋重負地將背心脫下,伸手交給美琴。這回,輪到她不接了,倒是說:「穿回家,改天再送回黨部。」我問說,「真有這必要?」她點點頭:「還是小心些好。」。終於勝選了,然而我們並無雀躍喜悅的心情,只是覺得鬆了口氣。 也許鬆了早一點。隔年三月,中國通過針對「台獨」的「反分裂國家法」(和十五年後的「香港國安法」意思一樣),片面作為其犯台的法律基礎。 4 月,時任中國國民黨黨主席的連戰竟然赴中訪問,說是「和平之旅」,卻是呼應「聯共制台(獨)」!(自由時報,2005/04/30,06:00報導) 從那時開始,我在心中告訴自己,這些在解嚴十幾年之後仍在將台灣人的「追求自由民主人民作頭家」的意志和心願視為是戒嚴時的「台獨」,並且和消滅中華民國的中共政權聯手威脅迫害台灣的老 K 等,和我已是不同國的人了。 他們可以和我們在國內就統獨辯論,透過選舉讓人民決定,誰上台執政,誰下台在野。但是,面對一個要併吞台灣的極權國家宣稱要以武力對待我們時,他們不哼一聲就算了,反還明裡暗裡和老共裡外呼應,毫不忌諱。這種情況,直到今天,不但沒有消散,反而隨著時間變得更為嚴重。我是這麼看「匪諜案」、統促黨、蔡眼明的「中天新聞」案、呼應「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的台灣人。對,他們是和我(們)不同國,必須這樣看,才看得懂,他們和老共一起在作什麼。 他們和誰同國,我不知道,但是和我不同國,這點是確定的。我的國家是自由民主的,如果是和我同國,他們不可能默不作聲或附和一個獨裁、殘暴的國家或政權對我自由而民主的國家武力相向,不管用什麼狗屎理由。 思及此,我不由下意識地伸手摸了摸心口,一陣涼意,我忽然瞭解了,為何防彈背心不但前面加了鉛片,背後也一樣要有防彈功能的原因了。 美琴的外交能力之堅實和一顆台灣心之堅強是眾所皆知的。今晚,我和德處的同仁們都為她和美處的所有同仁祈願,祝他們平安如意,萬事順利。我們不但是同國的,也是同一條船的。 駐美代表蕭美琴(資料照)。圖片來源:中央社   原文出自謝志偉粉絲頁,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謝志偉 2020-11-27
護蔡董就得談「紅」論「統」

護蔡董就得談「紅」論「統」

護蔡董就得談「紅」論「統」—— 茜/歉難作到 姓名前陳後茜的媒體人日昨撰文一篇,標題很長,叫「民主運動的逃兵,享受權力還成為言論自由的踐踏者」。乍看之下,台灣民主運動的老兵們可能會誤以為這是一篇懺悔文。不,錯了,這是一篇挺蔡眼明,為他叫屈之文。 憑良心說,看得出來,寫得很用心,不容易。真的不容易,既得避開主題、重點和地雷,又要寫這麼長,真的不容易。怎麼辦?簡單,用的手法和我聽過的一個汪汪的故事一樣: 有個狗奴很驕傲地宣稱:「我的狗狗是個奇蹟兼天才,能聽得懂中英德法西五種語言。」 不相信的人問他:「真的?怎麼證明?」 他的回答是:「很簡單,你試著跟牠講俄文,牠一定聽不懂。」 好,前陳後茜護蔡董的招數拆解如下: 她落落長地寫了: 「這些年,自哥本哈根氣候變遷大會 COP15 至今,我們年年派團隊採訪⋯⋯有一次歐債危機,我們的記者在愛爾蘭、希臘、西班牙、巴賽隆納、義大利,了解失落的年輕人,⋯⋯。台灣吵高房價,我們前進德國,了解他們的住房政策⋯⋯。我們自 2015 年,年年採訪麻省理工學院⋯⋯以及哈佛大學的創新基地。敍利亞難民危機我們的記者前往土耳其、敍利亞邊境危險地帶⋯⋯它們迎合蔡董事長的政治理念?一點也不相干,他只是默默地支持我,並且以世界周報為榮。」 評: 最後這一問一答,真的有學問。我真的相信,她作這些報導的確沒有在迎合蔡董的政治理念,但重點是,這些報導,如她所說,和蔡董的政治理念,「一點也不相干」!怎麼這麼巧,作東作西,盡作些和蔡董政治理念「一點不相干」的?要是相干的話呢? 儘講俄文給那隻沒反應的狗狗聽,就能證明狗狗能聽懂中英德法西五種語言? 好好像個自由世界的媒體,針對中共政權、習近平的各種劣行(香港、維吾爾、台灣)批評一下(不敢要求「批判」),不就能測試一下和蔡董的政治立場和理念相不相干了?! 再來,她寫道: 「我的政治立場和他(按:蔡董)也不相同,甚至朋友關係也時而不同。我曾明白告訴他,我是郭台銘的朋友。他也忍耐著看世界周報,播出富士康三十週年,整整一個小時特別報導。郭台銘參選,我告訴他,我本來不參與台灣政治,我也不會如他所願支持特定候選人。他的回答:誰沒有朋友?理解啦!」 評: 當我讀到她寫「我的政治立場和他(按:蔡董)也不相同」時,我以為,她指的是,她對他的「統」及和中共政權如此「親近」有意見,結果竟拐到郭台銘去了。 報導「富士康三十周年」,很好。要不要試試報導「香港回歸中國 22 年或維吾爾集中營滿 X 年」? 再來,她寫「例如他(按:蔡董)要買系統台,叫媒體壟斷:年代買,鴉雀無聲。」 為什麼?她的解釋是「台灣學者專家向來兩套標準,論述一流,良知二流,他們只是為政治傾向效力,發明一堆包裝名詞。」 評: 錯了!年代或其他人有資格買的原因正是蔡董不能買的原因 —— 別人沒有「紅媒」的疑慮。(請參閱:天下雜誌,獨立評論,何清漣,〈紅色滲透:被中國買下的台灣新聞〉。2019-03-12 ) 蔡衍明。圖片來源:中央社 這是台灣學者在為台灣的自由民主把關,不是在為了政治傾向效力。 年代何辜,被抓來替老共當墊背? 沒辦法,因為歉/茜難討論蔡董買媒體的目的和老共之間的關係。 「年代」是可能嚐到了甜頭,但最多還只是甜點,「紅」才是主菜,但前陳後茜卻不能/敢上。 再來,她寫了: 我們以大篇幅報導香港,我是第一個全球媒體在佔中之前,赴香港關心普選,並且在北京宣布令人失望的草案後第一分鐘,訪問香港民主派先進李柱銘律師的媒體。中天電視台的老闆可能和我對香港問題有不同的見解,但他不只未曾關切,未曾和我溝通,他還是支付我們龐大採訪費用的人。 評: 嘎?她的香港還在「佔中」?拜託,香港都已經「中佔」了,好不好?! 還有,什麼「草案」?寫得不清不楚,連「香港國安法」幾個字都不敢碰。 還有,草案一出,只是「令人失望」而已?自由世界媒體可是大加抨擊。 還有,訪問「李銘柱」就交差了?不知道還有個「黃之鋒」? 還有,「中天電視台的老闆」沒關切,倒底是因為他「寬容」,還是因為她知道「自制」?答案不難找。   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11日公布有關香港立法會議員的資格決定,4名泛民主派人士隨即遭港府宣告喪失議員資格。圖為5月全國人大代表參加會議。圖片來源:中央社   她寫道: 「當我在街頭為言論自由打架,犧牲自己的青春歲月、前途無量的工作時⋯⋯」 評: 「當我在街頭為言論自由打架」她可能不知道或忘了,很多台灣人可以説或來不及説「當我在牢裏頭為言論自由不見天日⋯⋯」。「犧牲自己的青春歲月、前途無量的工作時」好像只有她有青春歲月可犧牲?別人都沒有?至於「前途無量」的工作,我必須承認,在台灣作民主運動能作到中間還有「前途無量」的工作可犧牲者,實在不多見。我知道,倒是有很多原本是有前途無量的工作者去作民主運動,作到前途「無亮」,連命都作掉的。再來,「今天關台的政府,從總統到主委⋯⋯你們都不在為民主奮鬥的行列。」 評: 怎麼?沒搶過銀行、沒殺人的法官就沒資格判搶犯、殺人犯有罪?更何況,憑什麼說是「總統」關台?更別說「根本沒關台」,「中天新聞」還在,「52 台」也還在,只是這些年來,您的蔡董的所作所為(只是概括來說) 讓七位評議委員不約而同地判定,電視頻道第 52 台這麼寶貴的公共財實在不宜再浪費給蔡董的「新聞台」。 好了,前陳後茜這篇要為蔡董護航﹑翻案的文章,(這表示,她也知道,「中天新聞」就是他的)如果要說服讀者,就不能只點到蔡董的政治立場,而通篇沒有「中國」,沒有「中共」,沒有「習近平」,沒有「香港國安法」,沒有「維吾爾」!我們就可以知道,前陳後茜不是沒盡力,只是真要認真討論起來對她的蔡董太不利。然而寫還是要寫,這叫情義,畢竟,如她所說,「他只是默默地支持我,並且以世界周報為榮。但他不只未曾關切,未曾和我溝通,他還是支付我們龐大採訪費用的人。」 知其不可為而為之,這是「前陳後茜」的情義,沒有「前金後謝」的俗氣。佩服。 最後,前陳後茜說,她是台灣民主運動的「小兵」,但這個「小兵」頂多也是「新兵」,是沒上過真正「戰場」的新兵。真要比起來,台灣民主運動的「老兵」,已戰死的不提,信手拈來,從較前輩的彭明敏到較彭老晚輩的李筱峰,她比得了他們一根寒毛? 對,她為什麼頂多只是「新兵」?因為她連新兵都還沒訓練完,就已當了「逃兵」。 還有,就算蔡總統真的如她所稱,是民主運動的逃兵,(都你在説!)作為抗中護台保民主兼氣炸中共的台灣總統,也拿得出去吧?! 對威脅、迫害圖博人、維吾爾、港人、民運人士、維權律師及有自主意識的台灣人之中共及其好友之問題,又閃又躲,要如何當得起名符其實的「自由世界的文化人」?   原文出自謝志偉粉絲頁,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謝志偉 2020-11-25
一則台灣人一定要知道的德國新聞

一則台灣人一定要知道的德國新聞

一則台灣人一定要知道的德國新聞: 『反政府抗疫措施,自比反抗納粹的蘇菲·蕭爾。德女子挨批』(2020.11.21) 圖片來源:取自 謝志偉粉絲頁 先把歷史背景說一下: 記得或知道納粹時代的蘇菲及漢斯蕭爾兄妹(Sophie and Hans Scholl)? 1943 年 2 月 22 日,同屬「白玫瑰」反納粹組織的兄妹倆和另一同儕在慕尼黑大學校園散發反納粹傳單時,被一屬惡名昭彰的納粹衝鋒隊之員工舉發,送校長室,然後被蓋世太保(Gestapo, 國家秘密警察)帶走交給納粹法庭審訊、以叛國罪判處死刑,並於當晚在斷頭台上以身首異處的殘酷方式執行完畢。死時,蘇菲 22 歲不到,哥哥 25 歲。 新聞本身: 前天,周六,在德國漢諾威市有一埸「反政府疫情管控措施」的示威中,有個年輕女子在台上情緒激動地喊說:「我覺得自己就像是蘇菲·蕭爾(Sophie Scholl)一樣,幾個月來都在積極抵抗、演講、參加示威、發傳單等」。語未畢,一個年輕男子衝上台,脫下身上「示威糾察隊」的背心,丟向她,口裏大聲喊著;「我才不為這種白痴言行的活動維持秩序!這簡直是在幫納粹大屠殺脫罪!」。女子當場哭喊著回説:「我又沒說什麼!」,然後丟開手中的麥克風,下台而去。 隔天,周日,德外交部長馬斯(H. Maas)在其推特貼文譴責該女子:「誰今天將自己比擬為蘇菲·蕭爾,就是在污衊、嘲弄當年對抗納粹暴政的義士之勇氣。對政府抗疫政策進行抗爭的人和那些抗暴義士的壯行杳不相涉!完全沒得比!這種遺忘歷史的行徑令人難以忍受!」 圖片來源:取自 謝志偉粉絲頁 這則貼文,二十四小時內,累積了超過一百萬人次的點閱及數千則回應。大部分都在批評那位女子並支持那個男子。截至目前為止,新聞仍在發燒中。 我看到此新聞,不禁想到台灣的老 K 在挺「中天新聞」時一再抬出為爭言論自由而自焚的鄭南榕及被老 K 威權恐嚇或迫害的黃信介、盧修一、陳定南之名字或肖像之荒謬景象。 蔡衍明穿言論自由字樣上衣現身秋鬥。 圖片來源:中央社 藍委:台灣言論自由已死。 圖片來源:中央社 果然,無知無恥無下限,還無國界。 但是在德國,那位女子至少丟下麥克風,落荒而逃,之後且被衆人大加撻伐,而台灣的老 K 卻還在大搶麥克風呢。 唉! 他們喝到不勝酒力,我們嘆到不勝唏噓。 唉! 原文出自謝志偉粉絲頁,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謝志偉 2020-11-24
台灣人的命也是命?

台灣人的命也是命?

台灣人的命也是命? - 從「萊豬」回頭看「豬來」 台灣人的命也是命? 老K,你們真這麼想嗎? 如果是,什麼時候開始這麼想的? 噢,是最近,「萊豬」才開始的。 那,之前,台灣人的命還不是命? 我想起,台灣人, 原本戰後,1945年, 回到「祖國」懷抱。 結果,哪知道,兩年後, 是「祖國」過來強暴。 原本,大部分是歡天喜地的。 瞬間,無數人卻在呼天搶地, 日本時代,「異國」統治, 頂多可以說, 台灣人的命是歹命, 老K一來,「祖國」統治, 大家才發現, 台灣人的命不是命。 日本人走了,國民黨來了。 接收變劫收,二二八、清鄉。。。 無緣無故,失去親人,身繫囹固。 悲傷、憤怒,悲憤交加的台灣人, 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這時開始有人説: 狗去豬來。 1982,我,對台灣歷史一無所知, 一個驕傲的中國人,負笈德國, 行囊裏裝了一件藍色長袍, 腦袋裏塞了滿滿長江黃河。 結果,研究了文學,了解到政治, 來了德國,卻認識了台灣。 在他們的圖書館, 我笫一次看到「二二八」, 才知道,那個殺了那麼多 台灣人的「民族救星」, 原來是個「煞星」。 我恍然大悟, 戒嚴的中國國民黨, 不准人民私自集會結社, 自己卻在公然打家劫舍。 。。。 日後,我告訴自己, 絕不再向蔣介石的 遺像、銅像、雕像 躹躬、敬禮。 我如何能? 在知道台灣的歷史之後? 在認識到 「台灣人的命不是命」 那個時代之後? 我於心何忍? 對受難者,對其遺族, 對這塊曾經血跡斑斑的土地? 幾十年過去了, 廣東人父親埋骨台灣, 並未回歸故里, 台灣人母親身後相伴在旁。 儘管父親廣東人的血液 混著母親台灣人的基因, 仍在我身上流轉。 雖然那件留在德國的藍色長袍, 仍在我心裏留著餘溫, 這些無礙我和這塊土地共呼吸。 台灣讓父親重獲溫暖, 他對這塊土地的感恩, 終究遺傳了給我, 讓我更珍惜,- 五年德國之行後, 和台灣同舟一命的緣份。 在「命運共同體的」的體認裹, 在「台灣人的命不是命」 的曾經宿命中,「台灣人的驕傲」 建立在「不認命」的靭性裏。 前人不幸,犧牲其中, 我何其有幸,參與其中。 感念,不敢或忘。 。。。 看到老K有人舉著 「台灣人的命也是命」,- 我從沉思裏浮上來, 多麼希望,他們是在反省歷史, 懺悔他們的政黨,他們的領袖, 對這塊土地和人民 所曾加諸的傷害! 或至少是,向中共抗議 「中國人不打中國, 但是如果 台灣人不承認是中國人。。。」 這樣的兇殘面貌。 然而,不是這樣的。 唉! 這麼多條一去不回的性命, 這麼多個支離破碎的家庭, 這麼腥味撲鼻的斑斑血跡。 來吧!  
謝志偉 2020-11-23
「報告主任,我們買了『中時』」

「報告主任,我們買了『中時』」

明眼看眼明: 「報告主任,我們買了『中時』」 - 他豈止買了「中時」! 所謂「捍衛言論自由、新聞自由」這件事,抗議NCC此「不續52台照」決議的人,大聲駡,用力譙,就是不敢提真正關鍵的人物:蔡「眼明」。 他們為什麼如此心虛?我知答案:因為他們心裏很明白,此事既「無關打壓言論或新聞自由」,也與「打壓異己無關」,而是有人利用台灣的「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在傷害台灣的「民主自由」。 我從外交工作的角度關注此事,有原因的。 由於牽涉到中共政權的對台策略,我在德國作外交,不管是拜會或演講,常常被行家(媒體或政治人物)問到牽扯到台灣藍綠、統獨和中共的三角關係。 尤其在最近兩年,有關台灣內部的「滲透」、「數位戰」、「共諜」「媒體戰」、「輿論戰」等,已經是研究台海危機者的焦點問題。我常得解釋為何台灣須要「南向政策」的關鍵原因之一就是:因為中國擅長、慣長「以商逼政」。但更麻煩的是「商樂逼政」。 台灣的確是有「言論自由」被迫害的事實,但並非深藍紅等上街所抗議的那樣,而是台灣人對台灣的國家想像及追求之「言論自由」受到深藍紅和中共的聯手打壓及威脅。 這種情況有多嚴重,但看一例即知:台灣有位姓名「前賴後謙」的教授竟然上中國央視附和說:「中國人不打中國人,但如果你不承認你是中國人,你背離我們自己的祖先,後果那就不一定了」。這位賴姓教授現在什麼身分?- 蔡「眼明」旗下媒體集團中時電子報的社長也! 去年年初有人傳了這段央視片段給我,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看到和聽到的!(央視〈海峽兩岸〉2019.01.02,賴在14:02分時開始發言,「中國人不打中國人」這部分於14:55開始) 這是在習近平去年1月2日發表「告台灣同胞書40周年」時,稱不承諾放棄武力解決台灣問題,而引發自由世界的關注及批評!當天晚上,前賴後謙就在央視受訪時說些這些。 我則立即四處拜會、遊說德人發聲助我。兩周後,一月十六曰,德國國會友臺小組主席威爾胥(Klaus-Peter WILLSCH)在國會公開問外交部長馬斯(Keiko MAAS)對習近平威脅武力犯臺的德國聯邦政府之立場。馬斯部長的答覆當然又讓老共崩潰: 德國無法接受中國武力威脅台灣的作法,將向中方清楚表達立場。(台灣新聞2019.01.19之後陸續有報導)。 多荒謬的對比,台灣人上中國官媒附和中共武力威脅台灣,同樣是台灣人的我四處爭取國際聲援。還好,德國外交部長沒先問我:「你們哪一個才是台灣人啊?」 解嚴超過三十年後,台灣人別説「言論自由」,連認同台灣都還要被中國武力威脅,這就算了,還有台灣人如此加碼聯共恐台的!!! 而這些豈僅是迫害台灣人的言論自由,這已經是利用台灣的自由民主來殘害台灣的自由民主的惡行加犯行了。 台灣的自由民主,是多少人流血流汗掙取出來的!為了要「保台」,應該要處理的豈止是「52台」而已! 我不多言,請大家再複習一下後面這篇〈天下〉雜誌的報導即可: 紅色滲透:被中國買下的台灣新聞 最後,敬告這些拿「鄭南榕烈士」來抗議「言論自由被迫害」的人, 請先就跪下來三天三夜,向鄭南榕道歉說:「對不起,我們錯了:台獨無罪。」 跪下去時,注意別滑倒,很多台灣人這幾天因噁心,到處吐了一地。 https://youtu.be/Jb8_9e0xsvM
謝志偉 2020-11-22
我台獨,我驕傲!

我台獨,我驕傲!

他們跟「台獨人士」談「品」論「志氣」? 昨天看到中國媒體盛傳,北京當局將開一長條「頑固台獨份子」名單,天涯海角,追捕到底。 我一笑置之。 今日看到一台灣媒體大老,前趙後康,譏稱:既然搞台獨,有品、有志氣,就不要去賺中國的錢。 我笑不出來。 這些從來不曾知道什麼叫被跟蹤、被恐嚇、被迫害、被關黑牢、被辭職,甚至被自殺、被家破人亡的傢伙, 跟「台獨人士」談「志氣」? 他們中很多拿中山獎學金的黨員,很多甚至就是領錢打小報告、填黑名單的抓耙仔,- 跟「台獨人士」談「人品」? 他們這輩子至今唯一害怕、恐懼過的,大概也就是幹抓耙仔時,怕被發現的時候。 很多當年自稱熱愛「中華民國」而和獨裁政權沆瀣一氣獵捕「台獨人士」的傢伙, 如今對真正消滅「中華民國」的中國共產黨怎麼捨不得說句重點的話?! 不共戴天之仇,碰到了,輕則勾肩搭背、把酒言歡,重則諂媚阿諛、「忝」好」忝」満。 這就是有品,有志氣? 還叫駡得那麼霸氣! 台獨到被老K知道、被迫害,不改其志,這叫志氣。 台獨到生命、家庭拋諸腦後,勇然面對,這叫勇氣。 台獨到還敢作中國人生意,既不偷,也不搶,這叫沒漏氣。 再説,作生意,雙方有賺有賠,這叫手氣。 只有那些為虎作倀的抓耙仔,沒品、沒志氣,更別説勇氣,卻能吃香喝辣到今天, 這不是有品有志氣,這只是運氣 -卻是自由的晦氣、民主的穢氣。 假如台灣人只因為追求民主,嚮往自由、認同台灣,捍衛國家、前抵老K, 後抗中共,力挺香港、聲援圖博,撐維吾爾,支持民運,就被視為是該打該殺,該追該捕的台獨人士,那就讓我們高喊一聲:我台獨,我驕傲! *** 1974年就來德國留學並成為老K海外黑名單而回不了家的老友盧榮杰, 早上突然傳來某書的一頁,原來是以前在中國大陸出版的台獨名單。 榮杰兄的名字在上面,也有我的名字,後面就是謝長廷。 還有彭明敏、辜寬敏前輩,及如今已不在人世的史明、盧修一、謝聰敏、廖中山等。 我知道,榮杰兄七0年代在德國就邊攻讀博士學位,邊積極參與同鄉會活動。 那時正戒嚴,老K三不五時就去他父母家騷擾加威脅。他父親去世時,在德國的他仍回不去。。。 我給這位我所敬佩的早期黑名單兄長回了簡訊:「和您同列老共台獨名單,弟深感『與有榮杰焉』!」 我為什麼寫這些? 因為我要告訴那些真正沒「品」 ,沒「志氣」的人, 你們可知道,你們欠那些「台獨人士」多少嗎?! 至此,我感受到一股油然正氣,口一張,感覺出了一口鳥氣,- 不是為我,是為那些曾在黑名單上而如今在天上,既有品,又有志的「台獨分子」。  
謝志偉 2020-11-18
台灣人,記得為自己鼓鼓掌!

台灣人,記得為自己鼓鼓掌!

台灣人,儘管氣憤到磨拳擦掌, 也要記得為自己鼓鼓掌! 今天看到世衞組織的臉書竟厚顏到連「Taiwan」都封鎖的惡質現象,除了感到憤慨外,更深刻感受到,台灣必須透過各種媒體來突破中國的封鎖之重要與必要! 在此,真的要感謝陳前副總統建仁院士熱誠愛台灣的一顆心,也要謝謝我們外交部國際傳播司及歐洲司的積極快動作,讓德國重量級媒體〈世界報〉(Die Welt am Sonntag )周日版在極短的時間內,完成此遠距電話專訪,並於世衞大會視訊會議的前夕,在其政治版以超過半頁的篇幅報導台灣的防疫成就及被中國和世衞組織聯手打壓的令人不平之情況。 專訪刊出後,我傳簡訊給陳副總統謝謝他。光只有我們外館穿針引線是絕對不夠的。 我寫了: 「建仁院士、建仁兄: 您的專訪已於昨日刊出,佔了政治版面一半以上,效果非常棒!我不禁對同仁說了:台灣有這樣的學者真好! 本處新聞組今天會翻譯並報文回部。 再次謝謝您! 感恩!能與您合作為台灣打拼,弟倍感榮幸! 順祝平安如意 志偉 敬上 沒多久,他的回覆令我立刻眼角溼潤: Dear 志偉: 謝謝您,能當臺灣公僕是我的榮幸!祝健康、平安、喜樂! 弟 建仁上 (由於不涉私人領域,我想陳副總統應該不會反對我將此簡訊公開)。 各位鄕親朋友,台灣值得我們驕傲! 中國透過各種方式、各種組織對台灣所作的這些打擊正彰顯出台灣人的靭性!台灣人當初沒有被自己政府三十八年的戒嚴擊倒,如今也沒有被半世紀的武力威脅嚇倒,直到今天猶然屹立不搖,正因為台灣人的骨氣和靭性。 台灣人,儘管氣憤到磨拳擦掌, 也要記得為自己鼓鼓掌! 我們值得的! * 〈自由時報〉。 https://news.ltn.com.tw/news/world/breakingnews/3347702  
謝志偉 2020-11-12
「川流不息/習」

「川流不息/習」

「川流不息/習」 「川流不息/習」的意思是「川普走了,其帶起的『抗中』依舊是主流,不會停息,更不利習近平。」 此文目的只在説一句話:台灣人免驚,而習近平及(在台)中國人不必高興太早。 雖然川普總統寶座不保,但防中、抗中、不容許中國繼續囂張、擴張下去,已是跨大西洋的歐美共識,這點無誤。因為這幾年來,川普的「抗中」其實早已是歐美自由世界的主流。 梅克爾總理和川普總統溝通不良,眾所皆知,然而德國外交部兩個月前,九月一日,發布的〈印太準則〉卻可以説是和美國的〈印太戰略〉遙相呼應。原因無他,頭人雖然不契合,但是民主價值和國家利益都契合之故。美德英法等都是出口大國! 來,略微回顧一下。兩個多月前,中國外長王毅訪德剛走的第二天,九月一日,德國外交部就發佈了頭尾六十二頁的〈印太準則〉。我迅即閲讀後,確認了兩個重點,一為經濟,一為軍事。 經濟部分。德國將強化其與東恊等亞洲國家的經貿關係。毫無疑問,此乃劍指中國。雖未點名,但意欲藉此分散或擺脫經濟受中國左右之企圖甚明。蓋習近平多年來仗經濟之勢四處霸凌,頣指氣使到令歐人心生怨懟和警惕。此非始自疫情,但武肺疫情加強了德人的決心。 軍事部分更令人眼睛一亮。我曾指出,德外長馬斯(Maas)在該〈印太準則〉的前言裏,開宗明義即帶出「美、中兩強在印太的衝突」,那,德國應該站哪一邊?沒講。但後面一句「印太海域之航運安全必須予以保障」。明眼人一看就知,還是劍指中國無誤。 接著,馬斯外長更直白地指出,德國對在該區域的戰略夥伴應有的作為包括:「軍火出口管控」?及「參與演習」或「參加為維護區域安全所進行的集體行動」。什麼「管控」?提供或出售武器的意思啦。什麼「演習」?當然是軍事演習! 隔天德國防部隨即在其網站發表一簡短聲明,指出:國防部參與了該〈印太準則〉之制定。而〈印太準則〉公布兩個月後,11月5月,德國一頗有份量的媒體〈商報〉(Handelsblatt)就以「海路航運安全。德國軍方應協助壓制中國的擴張行徑」為題,大幅報導了 國防部長克倫普女士(Kramp-Karrenbauer)和澳洲國防部長雷娜茲(Reynolds)女士的視訊會談。這裡面有非常關鍵的訊息,恐怕習近平看了後,三天都睡不好: 1.德國除了強調和澳洲在印太海域軍事合作的重要與必要外,還很具體地提到武器出口至澳洲等議題並舉出了實例。 2.作為歐美聯盟的北約未來將強化與澳洲、紐西蘭、南韓和日本等理念相同國家的關係。 3.澳洲防長清楚指出,不管誰當美國總統,美澳兩國的聯盟是澳洲國家安全的基石。 重點來了,對於第3點,德國防長的回應是「到目前為止,我們和美國現任政府有過相當的討論」,意思是,德國和美國的問題不在「基石」,而在「政府/總統」。 本人作為外交人員,無意也不應對此做出評論,我要指出的是,包括梅克爾總理、總統史坦麥耶(Steinmeier)及外交部長瑪斯(Maas)新及外交部長馬斯都發了賀電給拜登。史坦麥耶甚至明言,「選出了新的總統之後,德國和美國之間就有互信、理性之共同性的新希望,能並肩解決當今紛擾不堪之世界的各種疑難雜症」。 可以確定的是,「不斷擴張到威脅了包括德國之國家利益和民主價值的中國」是其中最大重症。 德國的〈印太準則〉之制訂相當程度地受到法國領頭羊之鼓勵或帶動。若再加上,美英、印度、紐澳及北約和日韓等國(其實還有東協),即便台灣暫時仍未便列名其中,也保證側身其中。 台灣就是上方的日韓、下方的南海及東協.左邊的印度和右下的紐澳之間的樞紐!印太戰略聯盟少了台灣,就不叫「印太戰略聯盟」,而叫「印太粗略聯盟」,頂多就是牛肉湯麵,而不是牛肉麵了。 總之,台灣人,我們謝謝川普政府這幾年對台灣提供的國防協助及國際支持。民主黨也好,共和黨也好,都是台灣的朋友和盟友。現在如此,過去如此,未來也將如此。 除了「德不孤必有鄰,得道者多助」外,相信我,台灣的戰略位置之關鍵已經寫在美日歐、北約、東協等國的軍事聯合抗中的計畫執行書裡了。 幸災樂禍,以為台灣將完蛋的「中國人」,抱歉,又要讓你們失望了。至於那些企圖營造「綠營政府押錯寶的」印象者,請聽我一句話:和執政當局維持較密切的關係是正常,也是必須。這一點,不必作外交,也可以用膝蓋想,就知道。誰刷牙會不用牙膏,而用醬油膏?再等到吃皮蛋豆腐了,自然就是用醬油膏,而不是牙膏了嘛。 總之,台灣人,提高國防意識,加強國家觀念,把希望抓在自己手上, ─ 把煩惱交給習近平和他的「中國人」吧。 * 德國〈商報〉(Handelsblatt ) 11月5日)。  
謝志偉 2020-11-09
拿「中天換照案」與 「美麗島大審」相比?

拿「中天換照案」與 「美麗島大審」相比?

「中天換照案」與「美麗島大審」相比? —— 美麗的誤會 忍了幾天,還是寫吧。不是不忍了,是不忍。前兩天看到有人把 NCC 的中天換照案公聽會拿來和美麗島軍法大審比擬,並稱「比美麗島軍法大審還不如」。 當然,有此一比,他說了他的理由。儘管如此,我很震撼、驚訝與難過,更為台灣充滿荊棘的民主路之坎坷感到不忍與傷悲。可以這樣比嗎?車輪和黑輪都有一個輪,所以車輪可以拿來吃?所以黑輪可以拿來滾?1980 年 3 月 18 日美麗島大審,除了一般法庭外,共八人受到軍事審判: 施明德、黃信介、林義雄、陳菊、呂秀蓮、姚嘉文、張俊宏、林弘宣。我辦公桌對面牆上就掛了那張軍事法庭的照片。上面沒看到林義雄,那不意味,他免受審大審前的 228 這天,林宅祖孫血案,那天他還關在看守所裡等開庭。細節我不忍心再提了,大家應該還記得。「中天新聞換照公聽會」和「美麗島軍事法庭大審」並列?我很好奇,那,那位蔡眼明手快者是「中天」的施明德、林義雄、還是陳菊⋯⋯?就給中天挑吧。 美麗島大審的關係人物。圖片來源:取自維基共享資源 蔡衍明出席中天換照聽證會。 圖片來源:中央社 或者,既然是兩個在比擬,我也很想知道:黃信介、呂秀蓮、姚嘉文⋯⋯哪個是美麗島的蔡眼明手快者?還有白狼是中天案的陳水扁、蘇貞昌、謝長廷還是張俊雄?就給白狼選吧。 有此一比,中天加上支持者簡直就是撿到機關槍,要比,那,就比到底,今天的蔡政府是當時的蔣政權?那,對不起,實在不忍提,美麗島判完,隔年還有個陳文成命案。深藍透紅,有人羨慕到搶著要自比陳文成嗎?難嘍,連根腳毛都沒傷過,是要從何比起?!或是,蔡總統,要像小蔣,美麗島後,再連任九年?或是,上街聲援中天的各路人馬,小命連工作都要丟?警總、調查局,三天兩頭就上門?對嘛,要比就比得像一點。要比就比得像一點。 美麗島大審審的也不是「言論自由」,美麗島大審審的分別是「言論」和「自由」:「反黨國的言論」和「台灣人的自由」。 X 教授是諤諤之士,他向有他的原則與貢獻,他的擔心或也不無道理。然而,這些只能提供他作此一比的權利,並不提供此比為正確的保證。但是那些引其言並高舉「言論自由」捍衛「中天」者,卻一天到晚痛罵台獨,不夠,甚至還上中國媒體幹譙「台獨」,力挺「中國人不打中國人」還不夠,還要附和「所以不承認是中國人,當然就該打。」爾等之「言論自由」包括聲援中國人威脅、殺害台灣人,就是不包括「台獨思想與言論」?更別提「台獨」到底內涵為何了。 中天不中天,換照不換照,我管不著。我要説的是,1980 年的「美麗島」到今天還在審。被告依舊是「台灣」,只是,軍事審判長換成中國共產黨政權,獄卒、法警則是台灣驕傲的中國人。 我再説一次,中天不中天,換照不換照,我管不著,我要說的是,我只是一想到,蔡眼明手快者,與中共的關係如此燕好,卻在台灣擁有媒體王國,我就不寒而慄。 中天怎麼審,我管不著,我考慮的是,能在中共政權下如日中天,卻同時掌握「這麼紅」的台灣媒體王國,這一筆沒得比,恐怕早已經不止是換照的問題了。有人常說,台灣不是個正常國家,就這點來看,台灣不但是個不正常的國家,我們連「不正常」都很不正常。藍綠、統獨都正常,誰幫了紅,靠了紅,滲了紅,幫中國恐嚇台灣人,就已經與「言論自由」說拜拜了。 忽然記起德文有句俗諺,大意是:千萬別等小孩都掉進去了,才想起要把水井給加上蓋。 原文出自謝志偉粉絲頁,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謝志偉 2020-11-01
最後的早餐

最後的早餐

最後的早餐 頃聞, 「第二十屆國家祈禱早餐會」 籌備會投票多數決, 作出「請蔡總統不必出席, 派一官員代表即可」之決定, 收回給蔡總統的邀請。 這,只因為 蔡總統友善同志之舉。 我不能不立即想起, 我在德國文學和歷史裏讀到的: 在歐洲整個中古世紀, 基督徒燒死了、淹死了、 打死了,毒死了,關死了, 虐死了、嚇死了、。。。 多少他們自己認定的女巫和男巫。 日後,人類,包括無數的基督徒, 終於確認,那些都是 對「巫」的「誣」告與「誣」陷, 被後世判定是 假上帝之名所進行的 謀殺! 我非基督徒, 但我對此判定一直不甚滿意,- 我認為,真正被謀殺的 其實還包括上帝! 因為,據我所知, 依基督教的教義,再説一次, 依基督教的教義, 每個人身上都有上帝的成分。 那些「女巫」、「男巫」都是, 不比你多,也不比你少! 然而,廿一世紀的今天, 仍有如此愚昧、殘忍到 對同志的羞辱與傷害, 同樣以上帝之名。 難以想像!難以釋懷, 不可思議!不可原諒。 沒錯,被羞辱與傷害的 還包括上帝。 因為,據我所知, 依基督教的教義,再説一次, 依基督教的教義, 每個人身上都有上帝的成分。 那些「男同志」、「女同志」 或是「男女同志」都是, 不比你多,也不比你少! 雖然,我非基督徒,但是, 顯然,上帝可能不是完美的, 不然,祂不應該 讓這世上生出這麼些 有缺陷的人,- 我不是說這些同志, 我是說那些基督徒。 他們擅改了基督對世人的愛, 那天,他們賣起「赦罪卷」, 我們也不必太驚訝。 也許他們根本沒資格自稱 「基督」徒。 我強烈建議稱他們為 「基改」徒。 「愛無國界」祈禱早餐會? 是比較會祈禱? 還是比較會早餐? 還是祈禱才會有早餐? 是「愛無國界」? 還是「國界無愛」? 是自己人就「阿門」? 非我族類就「關門」? 我迷糊、我懷疑、我儍了。 明明説是「神愛世人」, 為何變成「神礙世人」? 只要還有這種基督徒, 我就根本懷疑有基督。 倒是,這些惡質現象 給了我尋找甚久的答案: 長久以來,我一直在思索, 耶穌死後,都埋了, 為何還要復活以升天?- 現在我可總算是弄明白了: 倘若祂當初就一直待裏面, 等到知道這些所謂基督徒, 竟然會幹出了這種魔鬼事, 那祂躺在棺材裏怕不氣到, 來回翻身翻到腿抽筋才怪! 就在最後的晚餐, 猶大背叛了耶穌。 猶大死後,千古留臭名, 可真萬萬沒想到, 復活的可能不只是耶穌, 難道還有猶大嗎? 人死猶大乎? 今日竟猶現: 最後的早餐! * 我要在此對宣布退出籌備會的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致敬。謝謝您們! 不論他們是為蔡總統退出,還是為同志退出,他們這個決定,讓我這卑微的非基督徒仍願相信,真正的上帝是公平且仁慈的可能性。我這句話講得心安理得,因為德國文學和哲學告訴我:即便我不是基督徒,並不妨礙上帝的存在,及,對我的愛。 衷心希望,那些基督徒能接受:即便人家不是異性戀者,並不妨害上帝對他們同樣有愛,或有同樣的愛。 那,有那個基督徒胆敢僭越上帝,或甚至取代祂?! * 剛寫完此文,看到即時新聞,得知早餐會取消。 依我之見,原本投票退邀蔡總統者,要不要向她道歉,他們自己決定,但是他們絕對欠同志一個道歉,欠很久了。 至於你們能不能獲得同志們的諒解, 那可得看上帝是否認為值得賞你們這些恩典。
謝志偉 2020-10-30
真正有意義的「反戰」絕不是無差別的反戰

真正有意義的「反戰」絕不是無差別的反戰

休提他人,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深閨夢裡人,且説自己可憐無非是軟骨,猶稱驕傲中國人。 「反戰」在德語文學裏乃一重要主題,非始自一戰或二戰,而是至遲從十七世紀的三十年宗教戰爭(1618-1648)以來的文學主題之一,且非德語文學所獨有。而此處的「反戰」與其說是「反對戰爭」,不如說是「反省戰爭」,且更常是譴責好大喜功、窮兵黷武(或極端盲信某些教派)的諸侯、君王、皇帝或帝國,才較符合其文學反思社會的本質。 在強者霸凌、侵犯弱者的情況下,是沒有純粹「反對戰爭」的空間的。你聽過「只反車禍,卻挺酒駕」的荒唐事嗎? 這些話用在中國文學亦無不可。而用在「可憐無定河邊骨 猶是深閨夢裡人」的原詩同樣有效嗎?且看: 父親叫 X 戰,如今,兒子要反戰,看樣子,是巧合,不是父子反目。那在反啥呢?估計,應該是另有所圖,所以就在臉書裏貼了一張照片作附圖。說是抗日陣亡國軍的遺骸,的確很嚇人,令人心生恐懼。 圖片來源:截自 連勝文 臉書 我一看就懂:「不論你説什麼,我都反戰」。 然後,他在臉書裏引用了唐代詩人陳陶〈隴西行〉詩四首裏第二首後兩句:「可憐無定河邊骨 猶是深閨夢裡人」。 真的是淒慘,光看這個「淒」字,就是哭成淚人兒的妻子。問題是,這首「反戰」的詩是單純的反「戰爭」呢?還是在控訴「好大喜功,窮兵黷武」的帝王、侵略他人領土者? 在中國的文學史裏,唐朝詩人杜甫〈兵車行〉裏那句:「邊庭流血成海水 武皇開邊意未已。」就更清楚指的是「今上」了。諷刺得可夠清楚了吧?! 不是「反戰」,是「反侵略者」,再說一遍,反的是窮兵黷武的武皇(指其時的今上唐玄宗),或說是希魔和習皇帝,也可以。杜甫如此,陳陶亦然。 「可憐無定河邊骨 猶是深閨夢裡人」的上面還有兩句,是:「誓掃匈奴不顧身五千貂錦喪胡塵」。有沒有注意到:不是捍衛家人的故鄕,是戰死在人家的土地上:喪胡塵。詩人陳陶和杜甫一樣,反的不是「戰爭」,而是好大喜功的「今上唐玄宗」。這不是反戰,這根本是反了。不相信?這是第二首,看看陳陶〈隴西行〉裏是如何以第一首舖陳第二首的,你就相信了:「漢主東封報太平 無人金闕議邊兵。縱饒奪得林胡塞 磧地桑麻種不生。」 有點難懂,翻譯兼解釋一下:漢武帝統一天下是打殺來的,但大家都只敢盛讚天下太平,結果,朝廷上下就沒人敢提議,將派在邊疆(外)的士兵撤回。可是,就算把人家胡人的土地給搶奪下來,全是沙漠地,我們也種不了咱們漢人的桑麻啊!擺明了,這不是「反戰」,是「反侵略戰」,是反「帝王」。誰是這裏的漢武帝?是唐玄宗,也可以是習近平,習皇帝。對了,最短的「反戰」文學(廣義)是流傳甚廣的義大利諺語;「祖國來了,快逃!」早已有人(李怡)用在香港人身上了。台灣人,有誰還在肖想「祖國」嗎?容我再強調一次。 真正有意義的「反戰」絕不是無差別的反戰, 否則強者入侵,弱者當場投降即可。對中共迫害圖博人、維吾爾人、香港人、中國異議分子向來視若無賭者,或甚至與之眉來眼去、勾肩搭背者,在面對中共武嚇台灣時,對台灣人猛喊「反戰」的公信力在哪?所以,這些人到底是在反戰,還是在反台?我要為捍衛自由的台灣人、香港人、圖博人、維吾爾人及有腦袋的中國人問這些邊喊反戰,卻邊和中共眉來眼去或甚至應聲附和的人一個問題:「邊反戰,卻邊附和或甚至與中共政權交好」,這和「反車禍卻又挺酒駕」有何差別?!對了,要照片嗎?這裏也有一張:「六張犁亂葬崗」。 圖片來源:取自 謝志偉粉絲頁 全台外交人員都在努力告訴駐地國的官方、民間、媒體、社群,中國以何方式武嚇台灣,而台灣如何尋求自保。有時當地人甚至比我們還擔心,因為他們看到中共如何殘忍對待圖博人、維吾爾人、港人及中國異議份子啊! 然後三不五時就冒出個驕傲的中國人出來「顧全大局」。如果這些人在中共虐殺、關打其國內異議份子、少數民族、港人時,出來說點公道話,指正中共政權,我們今天就會相信他們的愚蠢,而不會懷疑他們是否邪惡。 然而,情況是如此嗎? 不是的。 所以休提他人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深閨夢裡人,且説自己可憐無非是軟骨,猶稱驕傲中國人! 今晚應柏林一扶輪社之邀赴在其聚會的餐廳演講。由於疫情關係,半現場、半視訊。 演講題:「Taiwan ist keine Frage, sondern Antwort 」(台灣不是問題,台灣是答案)。 圖片來源:取自 謝志偉粉絲頁 我花了四十五鐘從 1895 清廷「割台」講到前天共機擾台。再加半小時 Q&A。 對台灣有興趣且擔心中國動武的德國人越來越多。還沒有碰過一個勸台灣「別挑釁」的人,只有祝台灣安好並表示欽佩,同時譴責中共政權的。然後,想到這陣在「反戰」的「台灣人」,我不禁要問,倒底誰和我們同國啊? 圖片來源:取自 謝志偉粉絲頁   原文出自謝志偉粉絲頁,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謝志偉 2020-10-28
讓我們翻轉「台灣光復」 為「台灣光榮」!

讓我們翻轉「台灣光復」 為「台灣光榮」!

早在戒嚴的年代,就有台灣人覺得,被戒嚴的台灣人慶祝台灣光復節,好像怪怪的。 總是隱隱感覺到,「台灣光復節」裏的「台灣」和「光復」有過節。噢,慢慢才知道,同樣是日本撤走,韓國就叫「光復節」台灣卻稱「台灣光復節」。 為什麼?因為,同樣是「光復」,韓國的「光復」就是「韓國人變主人」,台灣的「光復」卻是「台灣人換主人」。 因此,解嚴都已超過三十年,如果有人到今天還在說,他誓死反台獨,理由是因為他認為,台灣在台灣取代了中華民國,有人説是「中華民國融入台灣」,亦未嘗不可啊。 很好,我尊重,甚至也理解。慢著但是,那,這種人就更應該十百倍反中國共產黨政權,因為,依其邏輯,台灣也只不過是在台灣取代了中華民國。 但是,中國共產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中國消滅了中華民國,在國際取代了中華民國。所以,如果有人反台獨,卻不反中國共黨政權,甚至與他們眉來眼去加應聲附和。那,其之所以反台獨,絕對不是因為真的想要光復中華民國的主權和領土,而是因為,只是想要恢復繼續當台灣的主人而已。 其實,透過民主和自由,台灣人早已毎天都在過台灣的「光復節」,而不再是一年一度的「台灣光復節」。然而,中國人,不管在那邊或這邊,還在肖想再來一次「台灣光復節」。但,當初,沒有了大陸,還有台灣可撤退,可,如今,自由沒地方可撤退。 沒有了自由,生命就失去意義。 所以,德國大報登了我在德國國會的照片,上面有德文的「台灣代表」字樣。台灣派我代表台灣,台灣不只是我的母親,台灣還是我的主人。期盼大家終會聽得懂,體會得出什麼叫做:我台灣,我驕傲。等懂了,就會死心踏地,我是說,先死中國心,再踏台灣地,和大家攜手併肩抗老共,分擔民主的責任,分享自由的驕傲。不是「台灣光復」,而是「台灣光榮」。 圖片來源:取自 謝志偉粉絲頁 圖片來源:取自 謝志偉粉絲頁 「韓國人變主人」,但「台灣人換主人」不管當初老 K「播遷」(到底啥意思?)來台時,是否抱此心態,很遺憾地,台人的感受和事實就是如此(請看李筱峰教授相關臉書文章)。本來應該是「歡喜重逢」的,卻演成「悲慘重創」,其影響至今仍未全然消退,著實令人扼腕。 原文出謝志偉粉絲頁,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謝志偉 2020-10-24
刺蝟不准當,只配當隻和平鴿?

刺蝟不准當,只配當隻和平鴿?

刺蝟不准當,只配當隻和平鴿? - 「武嚇」與「武和」 由於中共暴力政權對台態度之故,「武嚇」(以武力威脅恐嚇)一詞進入台灣人的日用語彙已有一段日子了。我今天想在此向大家介紹一個對立概念:「武和」。它是「以武力捍衛和平」的簡稱。這不是我的發明,而是取自於德國十九世紀一位至今在德語世界裡依舊家喻戶曉、筆鋒犀利且內容雋智的詩人、插畫家威廉‧布希 (Wilhelm Busch, 1832-1908)的一首詩作。我將之譯為中文如下,以供參考。 武裝的和平 一隻狐狸,一隻刺蝟, 在一座山丘上,不期而遇。 站住!狐狸喊了:你這個壞蛋! 你不知道國王已下過命令, 早就宣布現在是和平時期了嗎? 你難道不曉得, 任何人還帶著武器四處晃, 就是犯了法條?! 過來!以國王之名, 我命你把一身皮給我扒下來! 刺蝟回說:不急,不急! 你先把你的牙齒打掉, 然後咱們再來繼續談。 說著,刺蝟就把身子捲成一圈, 密密麻麻一團刺。 心安理得,看看全世界, 誰能吞下牠?! 一身武裝,卻可是個不折不扣, 捍衛和平的英雄呢。 (Wilhelm Busch: Bewaffneter Friede) * 各位讀了之後,是不是有「根本就是專為台灣捍衛國家主權、自由民主及和平而寫的」超前部署之感覺? * 繼某人一句「不管你說什麼,我都反戰」慘遭嗚鼓而攻之後,日前又有台灣某前立法院副院長赴中國參加某論壇時,接棒在場宣稱,「台灣不應該當刺蝟,而是應該當和平鴿。」。其間還有這個、那個退將,簡直族繁不及備載。一時之間,台灣的角色彷彿被從受威脅者置換成挑釁加恐嚇者了。 再看看某在野黨上下對吳怡農的嘲弄,你會以為其黨部已撤出大樓搬到山丘上去了。 說這是護台抗中的議題,我認為還嫌狹隘了些。精準的說,這也不是「統獨」問題,而是「自由」與「奴役」(奴才與奴隸 - 事先搶著當奴才,也不保證之後就失去當奴隸的「資格」!)之間的價值選擇,所以才會有台灣人及政黨在附和中共污衊「護台」為「謀獨」的「武統」。但所幸,也所以才會有很多第三國的人,或甚至中國人,完全不能認同習近平武嚇台灣的言行。 和平、民主和自由都必須捍衛才能維持。再不濟,退萬一步來說:真的想反戰,也要存點本錢。這點,尤其是相對弱勢者必須時時牢記在心,不可或忘的。有詩為證; 狐狸尾巴露出來, 還想再來騙小孩? 大家眼睛睜大點, 不然準備被活埋! 捍衛家園坦克車, 要求改成娃娃車, 刺蝟若變和平鴿, 下秒就成烤乳鴿! * 其實古羅馬時代就有「若要和平,那就要有戰爭的準備。」的諺語: Si vis pacem para bellum。 面對中國不斷的對台武嚇,台美,不,甚至從印度到澳洲,日韓、南海到東恊,乃至德法英的印太戰略,不就是在告訴窮兵黷武的中共政權:「捍衛和平,我們不惜一戰!」。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這邊的「和平」,百分之百包括「FOIP」(自由開放的印太兩海洋),因為這牽涉到的是佔全球四分之以上的貿易航道! 台灣固然需要自由世界的力挺, 而世界同樣需要台灣維持自由! 白痴才會故意忽略這個關鍵點! * https://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3323129 NEWS.LTN.COM.TW民主基金會民調:中共若武統台灣 近8成民眾願為台而戰 - 政治 - 自由時報電子報
謝志偉 2020-10-17
百鍊千錘,已獨不回

百鍊千錘,已獨不回

已獨不回 中國國台辦發言人朱鳳蓮說, 我們蔡英文總統的國慶談話 根本就是鼓吹「謀獨言論」。 中共這樣解讀,照他們的邏輯, 也不見得全錯: 沒有言論自由,沒有在野黨, 上網被控制,下單也出事, 只有「人民解放軍」, 哪懂「人民是頭家」? 黨和十四億人民 緊緊黏一起, 彷彿一團糊塗麵, 哪能想像「獨立」的滋味? 搞得全都一個樣, 稍有不一樣的,就全是「獨」。 藏獨、疆獨、港獨和台獨。 這些「獨」,全該反,全該死, 照中國共產黨的看法: 「不管你說什麼,我就是反獨」 那是中國,也就算了。 偏偏台灣到今天, 也還有人在「反台獨」。 不知是在反心酸的,還是怎樣? 戒嚴時,和中國共產黨一樣, 他們也是緊緊和人民黏一起。 幾十年下來,戒嚴到解嚴, 口袋搞深了,眼袋弄淺了, 還不滿意,還繼續和老共反台獨。 讓我們大聲告訴他們, 我們已不再恐懼! 自由民主已是台灣人的DNA。 我們是已不再恐懼、 獨立自主的台灣人。 看到對面老共 強烈地反獨, 他們大概多少感到點安慰。 其實,他們不知道, 反藏獨、反疆獨、 反港獨、反台獨。 反到最後,可悲, 他們自己也是一種獨,- 很孤獨。 至於我們,身為自由人, 嚐過獨滋味,打死也不退, 和世界接軌,自由不是罪, 有自信,才高貴,有作為。 百鍊千錘,已獨不回。
謝志偉 2020-10-12
我的眼涙會發亮

我的眼涙會發亮

我的眼涙會發亮 今天,我發現,我的眼涙會發亮, 因為,被我擦了好幾次。 因為,今天在柏林國慶音樂會上, 唱了<台灣>這首歌。 我們只唱了一小節: 台灣是生咱的所在, 感念感恩在阮心內, 付出情意付出愛, 不通乎伊被破壞。 我們只唱了一小節, 但是重覆了三次, 心情一次激動過一次。 今天,國慶音樂會上,唱<台灣>, 我發現,我的眼涙會發亮, 因為,被我擦了好幾次。 此刻夜深人靜,睡前, 再聽一次台灣大學合唱團 唱著王明哲的〈台灣〉, 隨著美妙樂聲,我跟著輕哼: 台灣是生咱的所在, 感念感恩在阮心內, 付出情意付出愛, 不通乎伊被破壞。 我清楚地感受到, 胸口不由開始起伏, 眼眶不由又復溼潤, 於是,我確定, 我的眼淚會發亮, 不是因為「國慶」, 不是因為「台灣」。 0:03 / 3:23   Taiwan in Deutschland   10小時  ·  Taiwan (Wang Ming-Jer: Text und Musik) / Chih-Yin Huang-Niemand:Orchestrierung) 台灣(王明哲 詞曲/黃稚尹 編曲) 台灣 (謝志偉大使率駐德代表處同仁獻唱) Taiwan (gesungen von Botschafter Shieh und Mitarbeitern der Taipeh Vertretung) (耶!男主角從慕尼黑趕回柏林了!)
謝志偉 2020-10-10
民主為民國慶生

民主為民國慶生

  謝志偉在德國辦國慶,每年主題都是「民主為民國慶生」(Eine Demokratie feiert eine Republik)。圖為2019年國慶酒會,謝志偉與妻子王齡慧、小女兒謝佳音合照。圖/擷自謝志偉粉絲頁   我在德國辦國慶,每年主題都是「民主為民國慶生」(Eine Demokratie feiert eine Republik)。 此生日是從1911年10月10日誕生的「中華民國」算起,但是民主化後的台灣繼承的既不是蔣介石的政權,也不是國民黨的中國,而是由各族群(本省、外省、原住民、新住民、——再扣除某些為數幸好不多的附匪叛將)在這塊土地上所共同藴育出來的華人社會之自由民主典範。 今天台灣這個自由民主的國家繼承了兩股源泉: 一股是當年推翻滿清、建立民國的熱血青年的犠牲精神。其中絕大多數是文人。面對腐敗殘暴的老朽清廷,他們不但沒有虛偽嬌喊「無論你説什麼,我就是反戰」,反而是「無論你作什麼,我就是反抗!」。 他們拋頭顱、灑熱血,義無反顧地前仆後繼,終於創立了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1945年後,很多外省人將此精神帶來台灣。我們感恩在心,未曾或忘。 第二股是這塊土地上的族群在歴經一世紀的外來政權(1895〜1996從日本殖民統治、戒嚴、直到台灣人能直選總統)的苦難所淬煉出來的不屈不撓精神。享受著前人犠牲的果實,我們永懷感恩,沒齒難忘。 這兩股暖流時時溫馨我心,是它們給我勇氣,給我信心,和無數的朋友,包括中國人,共同扛著微小而踏實的台灣,力抗中國共產黨政權及其爪牙和為虎作倀者。 傳統不是「膜拜灰燼,而是傳遞火種」,西人如是説。真正珍惜109年前「中華民國」創立之精神者,不但會理解我,也會和我站在一起,共同捍衛自由民主的台灣,對抗專制殘暴的中國共黨政權。 至於有人要當驕傲的中國人,我可以認同,真的。但是面對中共迫害中國人民,沒吭一聲,還反過來幫其威脅台灣人民,這樣子要當「中國人」,行,但是還要「驕傲」?那是「獨臂雙槍俠」—— 沒這回事!那是既丟這邊外省人的臉,也丟對面中國人的臉。除了不必再刮鬍子外,我想不出,還會有什麼好處? 作者期待大家站在一起,共同捍衛自由民主的台灣,對抗專制殘暴的中國共黨政權。圖為2019國慶照片。圖/總統府,資料照
謝志偉 2020-10-08
這款的將領

這款的將領

這款的 將领 - 一首改 變節 奏的短詩 這款的將領, 不知 將領 來的每月一、二十萬 花到哪裡去了? 我建議,可以用來整修下門面, 譬如先裝些牙齒。 然後再花點錢 好好洗個腦, 立即 將領 軍過的經歷洗淨, 爾等已失去士官兵的尊敬, - 這款的叛 將領 教過了就好。 然後,出門時, 千萬記得 將領 帶打上, 路上會碰到很多台灣人, 有它,方便擦掉臉上的口水。 *** 在前往慕尼黑的火車上。今天傍晚,德國最大邦的巴伐利亞之邦議會將成立跨黨派的「友台小組」,我應邀出席致詞。 就在中國對台灣不停地文攻武嚇及台灣從卸任總統到有些退役將領出來與之呼應之際,巴伐利亞邦邦議員透過成立「友台小組」來彰顯其挺台的決心,令人感動! 我駐慕尼黑的許聰明總領事率副參事吳忻宇戮力同心,全力以赴,促成此事,乃一外交重要事蹟,令人感佩與欣慰。請國人不吝給予掌聲。 成立過程,完成之後會分享。 中國當然努力想讓自由世界的人們不敢説出「支持自由民主的台灣」的話,但這些人用行動來告訴中國:「言論自由不是用來卑躬屈膝的,是用來聲援自由民主的!」。 *** 再回頭,看看台灣最近發生的事: 無論吳叛將怎麼為自己或退將陳同僚找藉口,先聆聽習近平訓話,再起立聽中國國歌,繼為中國共黨政權武嚇台灣助攻的言、行都是「背叛國家與人民」,與「言論自由」毫不相干! 昔日以「台獨」名義在台「關殺人民」,如今還想以「台獨」來為「叛國、賣國」脫罪,寧有天理?! 先有陳叛將的「國軍戰力幾等於零」,後又有吳叛將立委拿台灣以921 大地震模擬戰場恐嚇國人。然後他還問:「人民準備好了嗎?」 我倒要為台灣人問問他們: 「領帶準備好了嗎?」  
謝志偉 2020-10-08
只認「祖」不認「國」?

只認「祖」不認「國」?

只認「祖」不認「國」? 1972年,都加入聯合國, 1990年,東西德統一了。 一轉眼,竟也整整三十年了。 咦,為什麼不是 自由西德併入共黨東德? 而是東德併入西德? 理由很簡單,因為: 「自由」應該是統一的「目標」, 而不是是統一的「代價」。 我拒絕和中國統一, 不是因為我認同台灣, 也和我是不是中國人無關。 我拒絕和中國統一, 是因為我認同自由, 而台灣是自由之國。 所以,即便我認為我是中國人, 我也不會 因為那樣的「祖」 而放棄我的「國」。 再説一次,我認同自由。 我拒絕和共黨中國統一, 不是因為我一定不要「祖國」, 而是因為「祖國」非要我不可。 * 兩德統一滿卅年前夕有感而發。 * 周六(10月3日)我應邀將赴德東以生產瓷器著名的麥森市(Meißen)一已有三百年歷史的中學,為三百個學生(分坐三個大空間)作主題演講介紹台灣。題目我訂為「從兩德統一看台灣與中國:獨立或統一?」。 這間學校每年十月三日國慶日都會請一名人來校演講,已是該校傳統。今年有人推薦校長請我。收到邀請函,我當然就立即答應了。三百個德國年輕人聽我介紹台灣、談台灣的民主化過程、未來、困境和希望,高興都來不及,怎麼可能拒絕? 對了,我一定會點出「1972年兩德雙雙加入聯合國這件事」。 我沒有在設「統一」的條件,而是在說我拒統的原因。 * 台灣那些滿嘴「民族大義」、動不動就駡我們不認祖歸宗就是數典忘祖的人之所以會「認祖不認國」,就是因為「有頭而無腦」。 一定有很多人光想到這些人都自認是「中國人」這件事,就更加堅定只當「台灣人」的決心。嗯,也許應該讓習近平知道有這回事。
謝志偉 2020-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