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志偉相關文章

台灣不屬於(中國共產黨的)中國!

台灣不屬於(中國共產黨的)中國!

台灣不屬於(中國共產黨的)中國! 自由民主不可能是專制獨裁的一部分! 中國外長王毅昨天(2/17)在慕尼黑安全會議妄稱台灣是中國的內政問題。 如果是「內政問題」,那就表示「內戰持續」。 若果,既然內戰仍未結束,那中共頂多只能堅持要「奪取」台灣,而不能「奪回」台灣。 不曾「擁有」,就不可能「收回」。 中共把「想像的未來」誤為「當下的事實」。這就是問題所在! *** 本文不就舊金山合約、開羅宣言、波茲坦宣言或中日和約等討論台灣歸屬問題。 本人僅確認,今天的台灣只屬於兩千三百萬直接民選中華民國總統的台灣人,不屬於連市長都不能民選的一黨專政之中華人民共和國(簡稱「中國」)。 中國要奪取台灣,那叫「軍事侵略」,不叫「武力統一」。 台灣人若支持中國侵略台灣, 那叫「背叛國家」, 不叫「言論自由」。 *** 王毅並以「1943年開羅宣言及1945年的波茲坦宣言」為由指稱「台灣已歸還給中國」。 「既然已歸還給中國」,那為什麼到今天,中國還必須到處宣稱:「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排除以武力解決台灣問題」? 不就是因為「1945年二戰結束後的台灣不但沒有、也不可能歸還給1949才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 這個中國成立至今從不曾擁有、統治過台灣一天!」 既然不曾是你的一部分,怎麼可能「叛離」你?沒跟你結過婚,怎麼可能「沒離婚就逃家」? 王毅其實自打嘴巴地說溜了嘴。他說:「由於內戰遺留下來的問題,目前兩岸還没有完全實現統一,但統一是必將實現的」 內戰?那就把話說清楚。 1945年二戰結束後,國共內戰繼續進行。 到1949年,短短四年內,叛亂的中國共產黨奪取了整個大陸。 中華民國的蔣介石總統則一路敗退到台灣,死守僅剩台澎金馬的中華民國,且在美國的支持下,保有聯合國的中國代表權 - 直到1971年。 1971年10月25日,聯合國大會通過「2758決議案」,才將此代表權轉給中華人民共和國。 「2758」只決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得到了聯合國的中國代表權,至於「台灣/Taiwan 」,連提都沒提!當然也不可能決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擁有台灣。 因此,中國聲稱擁有台灣,不是根據「2758」,而是根據「543」(台語「鬼扯」之意)。 因此,國共內戰,要嘛,仍未結束,要嘛,已經結束。 若仍未結束,你另外成立一個不包括台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時,不就已經結束了? 若已結束,那結束的現況就是:叛亂成功的中國共產黨奪取大陸,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 而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則在白恐、戒嚴統治之後,進入民主化,和台灣融為「中華民國台灣」,成為今日華人社會的自由燈塔。
謝志偉 2024-02-18
連解讀國運籤都硬要夾帶「疑美論」

連解讀國運籤都硬要夾帶「疑美論」

連解讀國運籤都硬要夾帶「疑美論」! 有某所謂「解籤師」這麼解「陽世不知陰世事」: 「第三句『陽世不知陰世事』」若用來解讀國際情勢,是在暗示美中台關係,很可能出現美中兩國達成某種協議,讓台灣成為犧牲品,且執政當局完全被矇在鼓裡。」 這顯然比較像「放毒」,而非「解讀」- 台灣是自由國家,一籤各解,也罷。 不過,既然各解,不也可解之如下? 且看: 陰陽,黑白也,隱指「柯黑與白粉」。 則「陽世不知陰世事」乃喻: 白粉世代不知柯黑世代所知之事, 柯黑覺得雞同鴨講,彷如隔世。 當然,也可以這麼解: 說是廟堂之上,某兩團要合, 準備和尚撐傘 - 一個無法,一個無天, 卻又是各懷鬼胎, 遮陽的不知耍陰的想幹什麼, 總歸要鬥到讓台灣沒有明天。
謝志偉 2024-02-14
無黨所宗

無黨所宗

無黨所宗 - 很多人都認為我一定是民進黨籍。。。 今天巴伐利亞邦邦議會將成立本會期跨黨派的「巴伐利亞 - 台灣 友台小組」(比照國會友台小組)。 我受邀去致詞,在前往慕尼黑的火車上。 忽看到「孟買春秋」(joyce_from_taiwan) 在「脆」的貼文裏讚我們四個駐外代表,說「。。。,德國大使謝志偉為民進黨籍。。。」。 我留言如下: 「謝謝!不敢當! 不過,我無任何黨籍, 只是,為台灣, 有時候覺得,我比任何黨都急。 *** 「孟買春秋」就此表示歉意,我回覆如下: 孟買春秋 真的完全無須道歉! 民進黨的成立(1986,仍在戒嚴中)是無數前人忍辱負重的結果,而我無任何貢獻。 我維持無黨籍的重要原因之一,是讓我支持民進黨的客觀性更為張顯。 其實,我要回饋民進黨的是: 我作為自由人享有的風趣(如果有) 建基於他們自始所承擔的風險。 再說,就價值認同來看,我們完全契合。 *** 利用此機會在此對「孟買春秋」力挺台灣、自由、民主所付出的心力表示由衷感佩!  
謝志偉 2024-01-31
脫口何以變脫線?

脫口何以變脫線?

脫口何以變脫線? 在言論自由的國度裏,執政當局幾乎是理所當然地成為箭靶 ,那無關它是否「無能」,而是因為它確定「有權」。 它是「強者」無疑。 既有權,則無須同情 ,因為它擁有各種自衛的資源。它是「弱者」的對立面。 脫口秀則於娛樂之外兼有「弱者」代言人的功能。甚至當展現此代言人功能而成功地攻擊、打擊、嘲弄、訕笑當權者,對觀眾來說,就具有最上乘的娛樂效果 - 補償性地療癒。 由於脫口秀的主持人或來賓攻擊、消譴、訕笑當權者,某種程度上來說,幾乎是天經地義到可謂廉價,因此,對象要精準地鎖定在「當權者/強者」身上,才不會走鐘/精。至於雙方攻防拿揑,那就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來賓王志安作為攻擊手,犯的致命錯誤正是因為:他透過攻擊一位「弱者」去攻擊「當權者」。 可偏偏陳俊翰是位身障值得同情、精神值得讚賞、成就值得佩服的「弱者」。 也就是說,其實最有正當性攻擊民進黨的人其實不是來賓王志安,也不是主持人賀龍,而是被攻擊的陳俊翰。 可偏偏陳俊翰不但未攻擊民進黨,反而力挺之。 也就是說,王志安訕笑陳俊翰的深層原因應該是:怨恨陳俊翰多於怨恨當權者。但是他又拿陳俊翰沒辦法。 王志安拿陳俊翰沒辦法,此時「體能弱者」的陳就成了王心目中的「體感強者」。既是強者,瞬間就變成可「攻擊」的對象了。 整體來說,王志安不管是否反共,在中共霸凌台灣屬實的情況下,「當權」的民進黨政府其實有相對值得同情的「弱者」形象,而重點是:此「弱」乃非戰之罪。 同時,尚在戒嚴時就不畏「強者!」而成立(1986)的民進黨,先天就受到打壓、扭曲、污衊,最終還是能頂住國共,讓台灣獲得國際社會、自由世界的認同、讚譽。 相較於其他政黨,這樣的政黨會受到克服先天極為不利條件、秉持堅毅不屈精神而终能獲致卓越成果並引世人欽佩的陳律師認同,應該不是偶然吧?! (當然,無庸置疑,民進黨沒有吃老本的本錢。。。) 因此,找/讓一個中國人透過攻擊一位他們心目中認定的「弱者」陳俊翰來攻擊民進黨,其實有「強者」打「弱者」的反效果,也就不足為奇了。 至於主持人賀龍既道歉,卻又稱「2028全力為民進黨助選」,故作幽默強酸,其實遮掩不住主持失手的懊惱,幾乎接近「見笑轉生氣」而忘了「有時候,風度比程度重要」。 若失手在先,又失去風度,那可能會有「失風」之虞,不值得。 他更不可忘記:有麥克風在手的主持人已經是一定程度的強者, - 是「弱者代言人」並不因而是「弱者」。 那,誰是他眼中的強者?贊助/合作廠商!也只有在他們面前,他才是弱者。然而,此時不正是弱者攻擊、反擊強者 的最佳時機?但是他/公司卻又不敢,於是,最後還是把氣發在「民進黨」身上。 這是藉讓執政黨看起來「勢弱」,以轉移向贊助商「示弱」的策略,這次假裝自己是弱者嘲諷執政者,未拿別的「弱者」當武器,效果如何不知,但至少合於遊戲規則。  
謝志偉 2024-01-30
簽個約吧!

簽個約吧!

簽個約吧! 1月13日開票結果出爐後, 中國國台辦發言人陳斌華 當晚即發聲明,重點為: 「這次台灣地區兩項選舉結果顯示, 民進黨並不能代表島內主流民意。」 原來,決定他們態度的是 選舉的「結果」。 哎喲,也不早講! 也就是說,民進黨雖然 總統勝選,但得票率40.1%, 並未過半。 同樣地,國會51席亦未過半。 因此中共政權不承認, 民進黨能代表台灣的主流民意。 依此標準,他們是在暗示: 就台灣2020年的總統 及國會選舉結果來看, 中共是承認蔡政府擁有 台灣民意之代表性的: 總統得票率過半(57.13%), 國會席次也過半(61/134)。 既然如此,兩邊何不簽個約, 制度化中共態度的取決標準? 譬如,兩邊先針對總統選舉 簽個約。即,以後, 只要台灣的總統選舉結果, 民進黨雖然贏得總統選舉, 但得票率未過半, 國台辦就發佈「不承認」聲明。 而若民進黨不但總統選舉獲勝, 且得票率過半, 國台辦則發佈「承認」聲明。 約一簽,台灣各政黨打起選戰時, 就有個更明確的目標可全力以赴, 明明白白地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有的要讓中國承認台灣的正當性, 有的要讓中國否認台灣的正當性。 而中國也不必再偷偷摸摸地介選, 例如,在抖音裏直接明目張膽地, 宣稱中共支持哪個或哪些個政黨。 *** 中國國台辦態度如此,那國外的態度呢?譬如德國? 德國外交部及執政黨之一的綠黨國會黨團副主席Agnieszka Brugger女士及國會人權委員會主席Boris Mijatovic先生於隔天(14日,星期天)雙袂發佈新聞稿。前者外交部部分(十二年來首度),中央社已有報導。後者,非常值得一讀,我們的同仁翻譯如下,給國人參考: 「台灣人民透過選舉證明他們生活在活躍的民主社會,也想要繼續奉行民主。 台灣人民行使民主權利,並透過選舉自行決定其未來和安全。本次選舉是對民主、和平與自由的明確承諾。 賴清德顯然赢得選舉,而落選者對選舉结果的祝賀和接受,再次表明民主價值在台灣深根蒂固。 由於目前台灣國會多數之狀況不明,因此各黨派更有責任確保穩定可靠之政府關係。 賴清德面臨的挑戰在於確保自由和不分朝野對參與國政的話語權,並對中國採取明確與明智的立場,以支持台灣自主權和區域安全。這正是當選者首次演講時所傳達的訊息。 中國在選前的假訊息攻勢、網攻、大規模軍事恫嚇,尤其是對賴清德的人身攻擊,都是不可接受的,也同時證明中國對台灣追求自由的恐懼。 然而,這也是國際社會和歐盟不可忽視的警示訊號,面對中國的侵略企圖,該地區情勢緊張依舊,因此,國際社會對台灣面臨威脅之關注不容降低,這點尤為重要。」 *** 同時,其他兩個執政黨自民黨(FDP)及社民黨(SPD)、最大在野黨基民/基社聯盟(CDU+CSU)的朋友們以及德台友協(DTG)都以不同的方式在選前、選後對台灣作為自由民主的燈塔表達支持、關懷及恭賀的誠摯祝福。之後,我再向國人詳予報告。 *** 新聞稿原文: 「Wahlen in Taiwan: Selbstbestimmung, Frieden und Sicherheit Zu den Parlaments- und Präsidentschaftswahlen in Taiwan erklären Agnieszka Brugger, stellvertretende Fraktionsvorsitzende, und Boris Mijatovic, Sprecher für Menschenrechtspolitik und humanitäre Hilfe: Die Menschen in Taiwan haben einmal mehr gezeigt, dass sie in einer lebendigen Demokratie leben und leben wollen. Sie haben von ihrem demokratischen Recht gebrauch gemacht und mit dieser Wahl auch das Signal gesendet, dass sie selbst über ihre Zukunft und ihre Sicherheit entscheiden. Die Wahl ist ein klares Bekenntnis für Demokratie, Frieden und Freiheit. William Lai hat die Wahl klar und deutlich gewonnen, die Gratulationen und die Akzeptanz des Ergebnisses durch die unterlegenen Kandidaten zeigen einmal mehr, wie fest demokratische Werte in Taiwan verankert sind. Angesichts der nun unklareren Mehrheitsverhältnisse in Taiwans Parlament liegt umso mehr Verantwortung bei den Parteien, für stabile und verlässliche Regierungsverhältnisse zu sorgen. William Lai steht vor der Herausforderung, Freiheit und Mitbestimmung zu garantieren und gegenüber der Volksrepublik China mit einem klaren und klugen Kurs für Selbstbestimmung und Sicherheit Taiwans in der Region einzutreten. Genau diese Botschaft ging auch von der ersten Rede des Wahlgewinners aus. Die chinesischen Desinformationskampagnen, Cyberattacken, die massiven militärischen Drohgebärden im Vorfeld der Wahl sowie insbesondere die persönlichen Angriffe gegenüber William Lai sind inakzeptabel und zeugen von der Angst des chinesischen Regimes vor dem Freiheitswillen in Taiwan. Sie sind aber auch Alarmzeichen, die die internationale Gemeinschaft und die EU nicht ignorieren dürfen. Umso wichtiger ist es, dass die internationale Aufmerksamkeit für die essentielle Bedrohung Taiwans nicht nachlässt, denn die Lage in der Region bleibt angesichts der chinesischen Aggression weiterhin sehr angespannt.」。  
謝志偉 2024-01-18
帶動新局、整合台灣的契機

帶動新局、整合台灣的契機

看完酸宗痛, 第一時間,感到左腳痛, - 心裏的一顆大石頭落了下來。 *** 心得速記 不能只看「比2020少17%」! 這樣會中計而扭曲賴蕭配勝出的真義。 我們要看到: 1。 三腳督均勢的情況下,40%已經是超過選前民調平均值至少5%了,咱們誠實點:這是「難能可貴!」,不是「實在可惜!」。 2。 2020年有香港反送中助陣。這次藍白合未成,但是不要忘記:藍營「本外合」是成功的。(本省+外省)。 3。 每次總統大選條件、局勢都不同。更別忘記2022年的慘敗其實是2024非常不利的因素 - 結果是破紀錄或創紀錄的連三執政! *** 中國說:「40%不能代表多數民意。」這就是「有心人」強調「比2020少17%」要帶的風向! 他們不要我們看到的是: 1。 在中國及藍白(尤其是藍)卯盡全力以「賴勝=台獨=戰爭」恐嚇台灣人的情況下,賴蕭仍然勝出,意謂著台灣人對這種抹黑自由民主為「台獨」的污衊操作基本上已開始免疫。 2。 會免疫的重要因素是: 蔡政府在八年任內, A. 以「國家安全捍衛作為」強化了台灣人命運共同體的感受, B. 以「自由民主之堅持」受到國際社會肯定而強化了國人的驕傲感及自信心,彌補了台灣被中國孤立幾十年所產生的自卑感所造成的遺憾。 C. 半導體之代表性成就受到世界矚目及敬重更催化B. 之效應 - 國不在小,有力就行。 D. 不能漏掉:賴蕭兩位的質優亦是關鍵因素。 E. 以上四點將為台灣未來的國際參與定調: 我們不是在「追求台灣的主權獨立」, 而是致力於「捍衛主權獨立的台灣」。 (它叫「中華民國台灣」,通稱或簡稱「台灣/Taiwan 」。 至於國會三黨不過半,將會是賴政府執政必定要面對的難題,但也會是帶動新局、整合台灣的契機,建議吾人且先稍安勿躁。 以上,匆匆間,掛一漏萬,僅供參考而已。 我要睡覺去了。 *** 2020年那一場大選我在代表處首度舉辦「開票直播趴」,效果奇佳。昨天我們也一樣在代表處辦趴,來了兩百多位友人見證台灣的民主實踐,氣氛感人,熱鬧非常。
謝志偉 2024-01-14
三搶一

三搶一

三搶一 「三搶一」是影響我人生很關鍵的一個經驗。故事得拉回整整五十年前。。。 1973年秋天,我才剛上大學沒多久,終年海上的家父肝硬化轉肝癌,下船後,西醫無效看中醫,中醫無效看巫醫,一點積蓄全花光,短短半年不到,終究留下媽媽及我們四個孩子與世長辭,得年僅僅四十九,連五十歲都沒跨進。 日本時代出生,不曾上過學的媽媽添購了幾張桌椅,就在家裏擺起麵攤,勉以維生。而客人就是海洋學院(今之海洋大學)的學生。 我則住在板橋高中一個同班龍姓同學的家裏,他去台南就讀成大。我高三時就不再從基隆通車到板橋,而是住在他家,一起準備考大學。 對我非常好的龍媽還幫我找了附近一個人家當國一英文家教。之後,我一位住永和秀朗路一帶的初中同學的家人又幫我再找了一份家教。 這樣,我也勉強能賺到生活費。住在高雄的大舅則為我付了東吳大學前兩個學期的註冊費。每學期約四千元台幣。 有一次,因為趕時間,我從東吳下課就匆匆忙忙坐了大概有一小時的公車到公館。下車後,為了趕上對面即將離站開往永和的公車,我直接就起步要衝過馬路。 但是,慌亂間,眼鏡滑離鼻樑,掉落地上,而我停下腳步正要低頭撿起眼鏡時,一輛從馬路中間的隧道裏竄出來的卡車幾乎貼著我的頭急駛而過。我當場怔在那,耳朵只聽到旁邊路人的驚叫聲。 我的眼鏡救了我! 如果不是它掉落地上,而我停下來撿它,那後果可真不堪設想。我驚魂甫定地儍站在路邊,感到心臟噗噗地跳著,好一會,才回過神來。 大一結束,我暑假在位於北市中山北路二段台泥大樓隔壁的「榕榕園」西餐廳找到了當服務生的機會。每天傍晚上工,每晚四個半小時,周休一天,月領一千兩百元,還可以睡員工宿舍,我就依依不捨,充滿感恩地搬出了同學家。 臨走,龍媽還對我說:「志偉,要注意身體健康。隨時回來住。」 員工宿舍就在餐廳後面的巷子裏。一個空間裏擺了ㄇ字形三個上下鋪,中間一個行軍床,旁邊還有一間浴室。 床位都沒固定是誰的,反正,哪床有空,哪床就是我當晚的歸宿所在。我有一個大紙箱,裏面放滿我的衣物、書籍。 所幸,制服 - 白襯衫,黑長褲 - 都是公司提供,公司洗燙。 雖然沒有固定的床位,但是我固定在那過夜,而其他大部分的人一周頂多一兩次,譬如也在那打工並與我成為好友至今的李永得,前文化部長。 當時,每個月打工領一千兩百元,可以勉強過日子,但是每學期四千元的註冊費怎麼存?那就靠加班或代班,或周六下午跟大夥去同一條街的美琪大飯店下午茶跳舞時間當服務生。 由於晚上常常是一、兩點後才睡,白天中午又常忍不住要打籃球,(我是系隊,也短暫打過院隊)因此上課時,就常不由自主地打瞌睡。 不過,凡是德文課,我絕對不睡。 由於讀書時間減少,我反而更加用功,利用各種可能準備功課。 奇蹟也似地,我竟然在打工後,開始拿到學期第一名四千元的獎學金,而系主任也特別注意到我這個常手上抓著包了花生米的饅頭,睡眼惺忪地走進教室的學生。 系主任是我的恩師,是位德籍女士,Dr. Ursula Chi ,漢堡人,中文名叫「齊馬蕙蘭」,先生是大陸早期留學漢堡學造船的高材生,她是研究所裏的助理。兩人由認識而相戀。 結果戀愛成熟要結婚時,由於納粹政府執行種族政策而未能獲准。於是,他們兩人決定輾轉離開德國去了中國北京。 沒幾年,中共奪得政權後,他們夫婦倆先去了美國,再從美國來台灣。 齊先生憑他的專業擔任了中(台?)船副總工程師。人非常棒,幽默風趣,我們都很喜歡他。 齊主任的中文帶有明顯的北京捲舌音。只是,有一次,她十點來上課時,說了一句中文,大家都覺得奇怪。 她說,「我早上去溪頭了,剛剛才來學校上課。」 大家都覺得奇怪,怎麼趕得回來? 後來,有同學忍不住問了,才知道,主任早上去洗頭了。。。 當時由於睡眠常常不足及飲食不正常之故,我常臉色蒼白地去上課。齊主任,對我非常好,常就中午讓我搭來接她的車子回她家吃一頓可口的午餐。對腸胃比較好 ,她說。 同學都打趣說,我是主任的第五個孩子。 我開始打工後一直到畢業,我們班上有固定三個人在競爭學期第一名的獎學金。其中一個是我。 獎學金是四千元,剛好可付一學期的學費。另外兩個同學也非來自富裕的家庭,因此,這筆獎學金對我們三個來說,都很重要。 記得是,八個學期中,總共有六個學期,我們三個都在「競爭」那筆獎學金。 但是,第一名獎學金就是只有一個。我們三個都知道,要拿到,只能君子之爭,各憑本事,成績表現得比另外兩個好才行。 因此,我們從不曾有人說:「你已經連拿兩次了,不能接著拿第三次,一定要輪替。」 前面說過,我得靠那筆奬學金繳下學期的學費。有一次,學校這筆獎學金沒來得及發下來,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齊主任知道了,就先壂錢給我繳,等獎學金下來後,再還給她。 那段三搶一的日子,對我日後的生活經驗及態度影響深刻:我知道,唯有透過努力才可能克服困難,才可能光明正大,心安理得地達到目標。 記得有一學期我沒拿到。一放暑假就拼命加碼打工,包括去同學的家的社區清洗水塔。 我穿著他們給的及膝長統雨鞋跳了下去。天啊!裏面長滿青苔就算了,還有一叢叢蠕動著的暗紅色絲狀小蟲! 甚至,還有同學邀我一起上山(梨山?)去幫人家收成農作物。結果,我答應了後卻無下文。 大概是,人家看我身材太瘦小吧。否則,當時若去成了,日後,我就可吹噓說: 「有人拿國民黨的中山獎學金,我拿農民們的山中奬學金,而且只須要打工,不須要打報告。」 大四畢業後,當時東吳德文系仍無碩士班,我報考輔大德研所。我懷著「三搶一」的精神好好準備後,幸亦以榜首錄取,也獲得獎學金。就依依不捨地辭了榕榕園的工作,搬進輔大的宿舍。 三年後,碩士畢業,服了一年十個月的預官役。1982年五月退伍前,考上了德國政府在台灣招考的德國學術交流獎學金(DAAD)。那年錄取十名,分幾科考,是給去德國攻博士的。 我還記得,德國中心的主任告訴我:「恭喜!你的總分是十名中的第一名。但是去了德國後,後續沒有保證,必須每年以優秀的成績及教授的推薦函申請延長下一年的奬學金,最多五年,一定要拿到博士,不然就斷炊了。」 憑著那些年「三搶一」的經驗,我告訴自己,唯有透過自己的努力才有可能成功。接下來,我連續四年,都無中斷地成功延長了我的獎學金。 1987年秋天,我取得博士學位,旋即返台回東吳德文系任教並接下系主任一職。 三年後,1990年三月野百合學運爆發,我和東吳許多師生跨出校園參與那次影響日後台灣深遠的運動。那算是我的政治出櫃,對我影響至今。  
謝志偉 2024-01-13
為馬前總統抱屈

為馬前總統抱屈

為馬前總統抱屈 某極力挺台灣且懂中文的德國友人來問我有沒有看「侯趙」今天的國際記者會。我說,「沒。」他要我去看,因為想跟我談幾個問題。於是我就上網看了。 看了後,不由得為馬前總統抱屈。 馬在「德國之聲」的專訪裏說「在兩岸關係上,我們必須相信他(習近平)」,這樣的說法太過違反基本人情義理,背棄國家主權,且傷害同胞心靈至深。 結果,訪談內容公開後,全國譁然,民意反彈,於是,一夕間,馬看起來彷彿瘦了不下十公斤 ─ 不是沒睡好,而是幾乎每個重要同志都在「切割」他,尤其是侯趙。可謂咎由自取也。 然而,在兩岸關係上,侯趙沒有比馬更相信習近平嗎?我們且來看看。 全球自由世界裡,基本上沒有一個國家相信,習近平這些年來,三番兩次以武力威脅台灣是如習近平所說,「係因為蔡英文總統及民進黨政府搞台獨。」因此,這些國家都認定或甚至呼籲、要求習近平不得武力犯台。 然而,今天侯趙突然都強調起國防和備戰的重要和必要(切割馬),但是他們也都繼續指控賴清德引戰,等於百分百照單全收「習近平武力威脅台灣的藉口」。 其實,在馬受訪德國之聲之前,馬侯趙全都是習近平的「信徒」:都和習口徑一致地指控蔡賴民進黨政府挑釁中國以致台海兵兇戰危。也因此,為了切割馬,他們今天就出現了一個邏輯斷裂的極端矛盾。 今天的記者會,侯趙突然都對「備戰」表達了強烈的支持,甚至侯還強調國造潛艦的重要,還過頭地說那是他們執政時的點子,完全忘了,趙不久前才說國造潛艦是弊案:「趙少康談潛艦國造嗆徹查 曹興誠逐條打臉痛批」(自由時報,2023.12.23) 其實,早在2021年,趙就「批蔡政府抱美國大腿、挑釁中國 趙少康預言:台灣被迫承擔中國砲火」(風傳媒,2021.09.19)。 按照因果關係來看,「強調民進黨政府挑釁中國而引戰」和「反對軍購,也反對蔡政府將義務役從四個月恢復回一年而備戰」是一套的。(趙還才說過:若選上,就把一年調回到四個月!」2023.12.02)。 結果,由於馬英九在專訪裡反覆表示了「中國軍力太強,台灣一定輸的」及美國不會來幫台灣的疑美論且不肯要求中國承諾放棄對台用武,舉國譁然,今天記者會裏,侯趙就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 問題是,既是一套的,要換就不能只換半套啊。 於是,兩人一邊簡直就是在跟民進黨競逐起備戰的意志和決心。可同時,他們一邊卻又三不五時反覆強調「賴清德若當選,會引戰」。 趙甚至說「若賴當選,可能不必等到520,兩岸局勢就緊張起來了。」所以嘞?意思就是「不能選賴」,因為「中國有可能打台灣」,那,你要積極備戰是備心酸的」? 馬的謬論「這次」好歹是前後一致:既認為問題出在民進黨,那就很難陪著同舟一命,所以備戰就不必了,更何況反正贏不了。 但是侯趙就前後不一,假到令人不齒。 結果,馬被從選前之夜的邀請名單消失掉。 我不同情他,但為他抱屈。 *** 對了,誰是中國最大的介選工具? 「侯」今天強調: 絕對反對中國介選。 「趙」強調: 中國當然會想介選,但沒有用, 不會成功。 但是,「侯趙」和全黨卻又同時繼續明示、暗示,表示: 中國不喜歡賴清德, 所以賴當選,就有戰爭的危險。 因此不能讓賴當選。 答案: 請問,這樣,老K全黨加候選人 算不算就是中國最大的介選工具?
謝志偉 2024-01-12
DW記者問馬是否知道被中國利用作促統宣傳?

DW記者問馬是否知道被中國利用作促統宣傳?

德國之聲(DW) 外籍記者單刀直入地問馬前總統是否知道,他被中國利用作促統宣傳? 。。。 馬同時也被質疑和中國同一口徑對付民進黨。。。附和中國侵台「藉口」。。。 德國之聲(DW)於2024年1月10日以英文專訪馬前總統。有中文版翻譯全文。發佈後,一般都集中在馬說的「在兩岸關係上,必須相信他(習近平)。」 老K正副候選人雙雙急跟馬切割。 但是,以下是我看了簡版的專訪短片後,再從中文全文摘錄出來的對話,也值得或更值得台灣人注意: DW: 您談到了去年的中國之行。您知道您的影像被中國軍隊用來宣傳促進統一嗎?在該支影片中,他們展示了武器和征服台灣的能力,其中包括您的影像。中共這樣不就是利用您來分裂台灣人嗎? 馬英九: 他們這樣做已經有一段時間了。我不覺得這能阻止我試圖減輕兩岸緊張局勢的想法, 而且我仍然不斷地告訴我的中國大陸的朋友兩個要素:一是和平,一是民主。 - - - DW:為什麼不對中國說,他們必須放棄使用武力的威脅。 這是最終的問題對吧?中方保留使用武力的選項就是造成戰爭風險的原因。為什麼不向他們提出這樣的要求呢?如果想跟我們談,就不要使用武力威脅。 马英九:習近平最近說,兩岸會透過和平統一來處理, 但他們不會放棄使用武力,這就是他們的立場。我想至少如果我們有機會討論這個問題,我們要告訴他說:你要記住,為了得到台灣人民的支持,你必須和平、 民主,但是否接受統一,是台灣人自己要決定的事情。 DW: 我要把這個問題拋回給你,因為我沒有聽到答案,為什麼不簡單地要求北京說:好吧,我們保證永遠不會使用武力來使情勢升級?很簡單問題就解決了。 馬英九: 我不是北京,我不能給你這個答案,他們可能永遠不會接受這一點。 DW:為什麼不要求呢?為什麼寧願坐等想著:好吧,反正他們(中國)不會接受, 所以我們(台灣)就不要求? 馬英九: 不是的,我想我們說過,他們說與台灣的關係將是和平的,但他們不會放棄使用武力。 *** 那,明知他們不會放棄使用武力,為什麼還要相信他們? 什麼叫做「我想,我們說過」? 到底有沒有說過! *** 這位專程赴台採訪大選的德國之聲外籍記者曾和我就「台灣議題」有過深談。
謝志偉 2024-01-11
最要感謝的是兩位母親

最要感謝的是兩位母親

一個兩歲就喪父的礦工小孩 最後能當上副總統, 再成為總統候選人, 首先最要感謝的是兩位母親: 一位是含辛茹苦 撫養他能長大的寡母。 一位是腳下台灣 供他立足的大地之母。 同樣地, 雖不是父親地下罹難的小孩, 但卻是父親海上逃難的小孩, 能當上市長、或正副總統候選人, 不也是一樣該感恩 腳下台灣供他們立足的大地之母?  
謝志偉 2024-01-09
素人不一定是吃素的人

素人不一定是吃素的人

素人不一定是吃素的人 《在路上》這隻短片一夕發燒,且引衆人感動到落淚,其中一個深層的原因是因為有台灣意識和認同的人長年集體隱藏在心裏的「委屈和吞忍」瞬間被三位「素人」所流露出來的「自在和自信」融化所致。 委屈和吞忍來自: 1。 戒嚴政黨仍然盤據全國各角,不但不知悔改,還反過來時不時惡毒地污指「綠營執政,白色恐怖再現」。 2。 八年來,政府的所有政績或成果一律否認或甚至污名化。 3。 動不動還像戒嚴時代一樣,拿「國號、國旗」羞辱認同這塊土地、抵禦中國侵擾的台灣人。彷彿七十年過了,他們依舊是統治台灣的主人,而我們仍是他們管教整肅的對象。 於此同時,他們卻又不時去中國媚共,兩相呼應,說是要聯手打擊台獨。 。。。 這些年來,習近平對台灣所有的文攻武嚇,全被最大的在野黨老K拿來抹黑成是蔡總統的民進黨政府挑釁中國所致。 所有蔡政府捍衛自由民主、國家主權之最高價值的決策、態度、話語,全被老K和北京口徑一致地污衊為「台獨」,等於百分百合理化中共解放軍侵台的意圖。 台灣人維護和平、捍衛台灣也保衛中華民國的苦心竟然被曲解成引戰的原因。 但是內外夾攻下,短片中的三位素人,沒有一個是吃素的。 我隨機引一個德國重量級媒體(ZEIT ONLINE, 20240101)的報導讓大家看看人家是怎麼看中國的習近平和台灣的蔡英文: 一月一日,蔡總統發表元旦致詞之後,時代周報網路版這麼寫著: 「台灣總統蔡英文呼籲中國共創和平共存。蔡並期望與中國進行和平且平等互動的交流。 但是那頭,中國的國家主席習近平偏就認定只有『統一』這個選項。 中國和台灣之間的關係極為緊張。中國共產黨視這個擁有2300萬人口的民主且自主的島嶼為其領土的一部分,甚且已威脅要發動入侵了。」 以我在德國這些年的經驗,我打包票,這樣的評論在德國媒體、政界、學界民間社會有絕對的代表性。誰在躍躍欲試意圖發動戰爭 - 且是侵略戰爭 - ,還不夠清楚嗎? 然而,面對習的霸橫威逼台灣,小英總統並不是吃素的。 至於賴副,他是礦工子弟,兩歲喪父,寡母撫育六個孩子,他求學、就業、從醫、從政,一路作到副總統,進而成為總統候選人。若是吃素的,還能光明磊落地存活到現在?! 但對手對他只有兩句話:政治有沒有搞台獨?工寮有沒有搞違建? 再看之前曾在花蓮蹲點十年,拿下過半立委選票的蕭美琴在擔任台灣駐美代表短短三年間,就讓台美關係的緊密發展到前所未有的程度。這些,若是吃素的,作得來嗎? 總之,短片中三位「素人」自在自信地,一邊準備交棒,一邊準備接棒。 而當下這樣的自由自主、自在自信,對照台灣人(曾)被訓練或逼迫到自怨自艾成甚至自卑自憐的地步,許多人看了這隻短片會感動到心頭為之震撼,實在是其來有自。 一掃陰霾,一片陽光。 *** 報導原文: Tsai Ing-wen:Taiwans Präsidentin ruft China zu friedlicher Koexistenz auf. Tsai Ing-wen hofft auf einen friedlichen und gleichberechtigten Austausch mit China. Dort geht Staatspräsident Xi Jinping allerdings von einer Wiedervereinigung aus. (1. Januar 2024, 6:53 UhrQuelle: ZEIT ONLINE, dpa) Das Verhältnis zwischen China und Taiwan ist extrem angespannt. Die kommunistische Partei Chinas sieht die demokratisch regierte Insel mit mehr als 23 Millionen Einwohnern als Teil ihres Territoriums an und drohte bereits mit einer Invasion.
謝志偉 2024-01-04
「寮」癒心理學

「寮」癒心理學

「寮」癒心理學 顯然, 匍伏於幽暗地底坑道、 臉孔黑漆難辨的礦工, 是滿符合高高在上的老K 原本對低低在下的台灣人之人設: 高高在上的是大陸老爺, 低低在下的是台灣婢女。 不再戒嚴後, 跪地婢女 竟然三番兩次選成政府高層! 地底礦工 竟然光天化日之下住有樓層! 一個不守婦道,一個不守坑道! 一樣地可惡,一樣地可恨! 因此,大選一到 國旗就又出籠了, 彷彿我們不是他們競爭的對手, 而是國仇家恨的對象。。。 「恨」這個字,發音要正確的話, 就得從上顎根部接喉嚨處, 集氣後瞬間起音向外暴裂, 不碰牙齒,卻有咬牙切齒之勢。 於此同時,眉頭與雙唇齊皺, 臉紅脖子粗之餘, 甚至要用到腹部丹田的力量 不顧一切拉長後, 「ㄏㄣˋ」聲才嘎然而止。 由於所有負能量藉之傾洩而出, 喻之為「情緒洩洪」可也, 雖傷周遭,卻很利己, 故與「狠」字音近而義同。 至於「愛」這個字, 和「恨」相反,音緩而柔和, 眼微瞇,嘴微開, 與咬牙切齒相反, 有時帶著些許無奈, 有時接近自虐的忍氣吞聲, 彷如說出口的, 是個帶有「唉!」聲的「愛」字。 吞忍啊! 認同台灣被視為是國仇家恨, 認同台灣成了一種愛的委屈, 彷似壓在心頭的一顆石子, 時而奮不顧身,脫口而出 時而猶疑不決,欲言又止 - 「口」加「疑」成「礙」, 與「愛」同音,非巧合也。 一但有愛,就狠不下心來, 一切的一切,都在這句話裏: 愛著卡慘死啊! *** 因為我們這樣愛台灣, 所以他們這樣恨我們? 毫無理性地打礦工寮, 於他們是有 安撫國仇家恨的「寮」癒的。
謝志偉 2023-12-25
「無寮」打「工寮」

「無寮」打「工寮」

「無寮」打「工寮」 我父親短短不到五十歲的人生, 最後二十年都在海上度過。 而這二十年的前十年 是在漁船上度過。 那十年間,每逢海上颱風一來, 那些來不及進港的漁船, 隔日若音訊杳然, 船員家屬一早就紛紛 前往漁會打聽安危。 記憶裏,好幾次, 颱風過後, 也不知是焦急到沒睡好, 或是哭成的,或是兩者都有, 媽媽紅著眼,面色凝重地, 牽著身高大約僅到她腰部的我, 一路走到漁會, 去打聴爸爸的船是否聯絡上了。 一路上,我腳步老跟不上, 不時抬頭看著媽媽。 媽媽的嘴唇 緊緊抿著, 我被牽著的手 隱隱作痛。 但我不敢出聲。 進了漁會的辦公室, 每次都是人聲雜沓亂哄哄。 現場也有和我 年紀相仿的其他孩子。 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 聽到有人宣布了幾句話, 四周頓時靜了下來。 接著,忽然,彷彿約好似地, 幾個阿姨同時放聲哭了起來, 夾雜著小孩叫媽媽的聲音。 。。。 今天回想起這些, 當年有比這更慘的嗎? 有! 煤碳礦坑出事即是, 非爆炸即崩塌。 或爆炸後崩塌。 原來, 漆黑如夜的彎曲坑道,一條條, 三不五時都可能在隱喻著 黑如焦炭的扭曲遺體,一具具, 瞬間,職場變成停屍場, 呼天不應,叫地不靈, 家破人亡,人間煉獄。 因此,童年不曾住過礦工寮者, 此處且簡稱「無寮者」- 但凡尚有點人性, 沒有人會忍心狂打礦工寮。 選舉不選舉。尤其是選舉。 或無人性,但真還有辦法 每間六坪不到,能租到一萬五, 且一租就是百來間者 - 走道如坑道 -, 理當避此。 不是嗎? 或無人信,但硬是有能力 以一億買值五十億者, 理當避此。 不是嗎? 或比人幸, 瞬間,農地變成停車場, 。。。, 理當避此, 不是嗎? *** 過去常聴人家說: 選舉無師傅,用錢買就有。 難道今天要改成: 選舉無師傅,沒人性就有? 或難道會是: 越沒人性,越有人氣? 譬如說, 有個叫鍋正亮的, 猛笑著坑正黑呢! 不由在想,這些人胃口這麼大, 要吃什麼才夠? 嗯,會是吃人夠夠? 老天,不會吧?!
謝志偉 2023-12-21
我們沒信心的是「你們」

我們沒信心的是「你們」

有候選人說: 對台灣要有信心, 不要怕對中國全面開放, 大家來比較,看誰的制度好。 哈囉,搞錯了吧?! 對台灣,我們是有信心的, 我們沒信心的是「你們」。 因為你們故意轉移焦點: 彷彿中國威脅台灣的, 是他們的制度, 而不是他們的軍事野心! 他們的制度要是比較好, 強調「一國兩制」不就夠了? 還有必要用武力對待台灣嗎? 而全世界自由民主的國家 卻都在譴責、警告、防範 中國以武力改變台海現狀。 我們裝防盜器、請保全, 就是要防盜, 而你們卻要求我們 拆掉防盜器,退掉保全, 說是萬一盗匪闖進來, 要對自己的品德有信心, 不要怕和盜匪比廉恥⋯⋯。       原文出自謝志偉粉絲頁,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謝志偉 2023-12-17
士大夫與糊塗夫

士大夫與糊塗夫

遭爆上課「狂批美日猛誇中國」。 那位國文老師稱「蔡英文說沒有人須為立場道歉」。 這位國文老師須要道歉的 不是因為她的「立場」, 而是因為那個「現場」! 濫用老師身分在課堂上講這些, 就算不道歉, 至少並不禁止可以感到羞恥。 學生學文言文,學到不敢當場告訴老師「老師,這樣不好吧?!」, - 這就是她的國文課所要達到的效果? *** 談談這個,效果可能會較正常些: 士大夫與糊塗夫 顧炎武的〈廉恥〉 談 士大夫 吳敬梓的〈范進中舉〉 有 胡屠夫 - 喻其婿乃 糊塗夫? 范進中舉 抑是 犯賤中邪? 108課綱的精神之一 其實在鼓勵任何國文老師 譬如把這兩篇放一起和學生讀 - 活跳跳的語言, 血淋淋的生命, 討論起來,保證絕無冷場。 之後,學生必定馮道 - 馮人便道國文課之好。
謝志偉 2023-12-11
為何姓趙的那些話是以台語說的?

為何姓趙的那些話是以台語說的?

台灣朋友傳來的報導: 姓趙的說, 民進黨執政 「像古時土匪進京燒殺擄掠, 無惡不作。」 一時間,社會譁然,綠營憤怒。 倒是我,立即感到很好奇: 既然是批鬥「執政者」, 那麼用「像古時暴君暴政的 殘民以逞、橫徵暴斂」 這類的用語, 不是比「像土匪進京燒殺擄掠、 無惡不作」更合適嗎? 捨「暴君/暴政」, 而就「土匪」- 這剛好洩露了 這位趙先生心中幾十年來 對台灣自由民主化的抗拒心態: 顯然在他這一類人的心目中, 昔日階下囚兼家奴的台灣人, 即便是一票一票、紮紮實實 選出來的總統、政府, 依舊永遠是 - 「沐猴而冠、望之不似人君」, 「天然的高貴統治者」竟然被 「天生的低級階下囚」擊敗, 那是奇恥大辱, 非仇恨不足以形容也。 眾人謂之仇恨動員, 因為仇恨就是他(們)的動源。 其以此作為起身炮, 不由令人憂心: 這場選舉能不腥風血雨嗎? *** 他當然並不「孤單」- 此所以,其非屬外省族群的 總統候選人,同樣代表國民黨, 且還是正的。原本是被嘲諷、 瞧不起、放棄的, 而要靠一個像他這種心態的 副總統候選人 才能喚回那些特定的支持者。 *** 值得注意的是: 為何姓趙的那些話是以台語說的?  
謝志偉 2023-11-28
「望恩附議」

「望恩附議」

一多年好友,是個是非分明的人,對公理正義十分堅持,很令人欣賞。他是虔誠基督徒,名叫「望恩」足資佐證。 但是,我注意到,他向來不談政治。 當然,他深知我的立場。 然而,剛剛,他竟在寫給我的 訊息裏,有意無意地摻入: 「總之,就算藍白合沒成,接下來不管他們的候選人針對台灣說什麼,尤其那位姓趙的,我都無條件地附議,別無殘念。」這幾句話。 我忍不住回道: 「面對中共的威脅,相較於民進黨,他們對台灣如此無情,而你還要附議他們的說法? 你不可能是認真的吧?!」 他只簡覆: 「當然!我是認真的,以我之名。不要懷疑。」 還以父之名咧!我決定不再理他。 躺上床一小時了,翻來覆去,睡不安穩。 忽然,腦海裏靈光一閃, 我起身,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 我眼淚都笑了出來 - 他說,尤其昰 對那位姓趙的針對台灣所言 都附議 ,以他之名。 以他之名?他名叫「望恩」欸! 哈哈!哈哈!哈哈! 那「望恩附議」 不就是在責那姓趙的 「忘恩負義」?! 哈哈!哈哈!哈哈! *** 姓趙的這些人,還有姓馬的等,都是為躲避中共追殺而逃到台灣來的外省族群之第二代。當然,某種程度我也算。 台灣提供了一個避難所、一個家給他們(及我父親)。然後,台灣人一邊被他們戒嚴,一邊又和他們一起抵抗了中共侵台的野心。 至此,照理,命運共同體應該就此形成。然而不,他們始終視台灣為禁臠,視台灣人為他們所統治的臣子。 這八年,「中華民國台灣」第一次在解嚴後重新面對中共的武侵威脅下,我們理應有第二次命運共同體的認知。 然而,並沒有! 他們甚至認賊作父地和中共眉來眼去,假藉「反獨」來武嚇台灣的自由民主! 凡心有公平正義明是非者如此友,諷此輩為「忘恩負義」者,焉能謂之無理哉?!
謝志偉 2023-11-25
「配其他人不好嗎?」

「配其他人不好嗎?」

有人敲門,但主席不在。隔著門, 主席夫人問: 「請問是哪位?」 訪客: 「對不起,是夫人嗎?我是,哦,是我啦。不區分 -, 對不起,不分區第一名。和主席約了下午三點來談事情。現在剛好三點,不多也不少。」 夫人認出聲音(隔著門): 「噢!是你,我們見過面啊! 我先生是智商最高分, 你是排序第一名。 主席大概廿分鐘前出去了, 應該要回來了。你等一下, 我去拿鑰匙給你開門。」 一會兒,第一名從外面聽到,夫人拿著一串鑰匙開門的聲音,但似乎不太順利。 隔著門,他聽到夫人有點激動地說著: 「奇怪,這一把不對。。。 這一把也不對,前後三把共六把, 不是在誤插範圍之內嗎?! 啊!這次終於對了。」 門開後,第一名進了屋裏,畢恭畢敬地說了聲「夫人好!」。 夫人看他似乎心神不寧樣,就問: 「近來好嗎?」 第一名驚訝地問: 「我不是已經進來了嗎?」 夫人一時愣住。 第一名會意過來,立即說: 「噢!抱歉,夫人,我誤會了。 最近事情實在太多了。 對了,奇怪,我和主席 有很關鍵的事要談耶。」 夫人: 「我知道啦。這裏,你先坐下來喝口水。我馬上來。」 第一名再度驚訝地看著夫人: 「喝。。口水? 沒礦泉水或至少開水嗎?」 夫人眉頭一皺,沒理他, 轉身就去開冰箱,嘴巴嘀咕著: 「阿是怎樣?!配其他人不好嗎? 一定要配這一咖嗎?!」 。。。 整整三刻鐘過去,主席仍未回來。 第一名看看錶,決定不等了。站起來對夫人說: 「夫人,抱歉,我已經等了 整整四十五分鐘了, 我不等了,得走了。 不過,夫人至少可以告訴我, 什麼事這麼重要到能讓主席 讓我等到現在還沒回來?」 夫人: 「沒什麼重要事啊。主席通常 最多就讓人家等十分鐘的。 你再等一下,主席大概 再五分鐘就一定會回來的。」 第一名問: 「再五分鐘?確定? 夫人怎麼知道再五分鐘?」 夫人: 「我算的。我聽主席說過, 你一個人抵五個人。」 第一名(莫可奈何): 「夫人還是沒講, 主席為了什麼事 到現在還沒回來?」 夫人: 「我也覺得很奇怪欸! 也沒什麼要緊事啊。 就是,之前我看到 有支持者送來的一盆花。 喏,就是這一盆, 說是中國原生種。 我就隨口問說,好美艶的花, 叫什麼名字?」 第一名望向夫人手指著的那盆花, 問說; 「那一盆?然後呢?」 夫人: 「然後,他先搔搔頭說, 他也不知道那花叫什麼名字。 接著就邊嘀咕著『我出去問問』, 邊穿上外套,拉開門就出去了。 我叫他,也不理我。」 第一名聽到此,用力拍了一下額頭,激動地說: 「都是選舉害的!媒體害的! 都是對手害的!」 此時,在睡午覺的主席媽從房間裏衝了出來,和媳婦一起哭著驚問: 「你什麼意思?你什麼意思?」 第一名,吞了吞口水,說: 「沒有啦。我只是在猜, 主席一定是誤會了 『花名在外』的意思了。」 *** 溫馨提示: 「配其他人不好嗎?」這句話 - 一定要慢慢地讀。
謝志偉 2023-11-22
副總的祕密

副總的祕密

副總的祕密 請了兩天假,今天回公司。在廁所裏碰到老王,他正在洗臉和眼鏡, 上面全沾滿蛋糕,一副狼狽樣。 我驚訝地問他怎麼回事。 老王: 「公司今早宣布,老張升了副總。統籌加盟、併購等重大業務以後就歸他管。 然後,剛剛午休時,他老婆就帶了親自烘焙的蛋糕來找他,說是給他一個驚喜。辦公室裏只有我在,也給了我一塊。」 我忍不住笑了起來: 「那你怎麼搞得吃相這麼難看?」 老王: 「你還笑!我才嚐了一口,他老婆就問,『怎樣?味道如何?』」 我: 「那你怎麼說?」 老王: 「你知道我這個人,想什麼,就說什麼。我就說:『好吃!不過,如果能夠稍微再甜點,會更棒。』」 我問: 「然後呢?」 老王: 「然後,她老婆二話不說,就把整塊蛋糕砸我臉上。」 我: 「瘋啦她?」 老王, 「對啊!我當場氣得說要告她。」 我:「真的,太誇張了吧?!」 老王: 「但是老張,不,副總,立刻說『不可以告!』,我只好自認倒楣來洗臉了。還在洗,你就進來了。」 我: 「啊?老張,不,副總到底說了什麼?」 老王: 「他說,『老王,真的很抱歉!來不及告訴你,但是我們家凡和甜點有關的事,都是木可告人 - 噢,抱歉,我意思是說不可告人之密。』」
謝志偉 2023-11-20
全民掉

全民掉

全民掉 「折衝」,俗稱「討價還價」,是外交工作裏重要的一環。 過去這些年,不管是談話、談論或是談判,愉快、不愉快、讓步、不讓步或讓多少(看自己手上有多少籌碼),成功、失敗,我都一定有館内同仁一人甚或多人陪同,事先也通報對方。 我和同仁就是一個團隊,通常由我主談,而同仁也可以提醒我某些資訊或提供看法給我。 事前,有可能被要求「手機」放特定盒內。 事後,有可能,大家講好,所談內容,對外保密。 但是從來沒碰到過: 談到一半,對方提出清場的要求。 談到一半,對方要求清場, 總要有個理由吧? 那,理由是什麼? 絞盡腦汁, 我也只能想出一個可能性: 為了逼其讓步,就使出殺手鐧, 給他看某些東西,包括照片或文字等, 讓他知難而退。 由於這等於是令人難堪 而無法拒絕的勒索, 因此不能讓其同行者知道。 所以得先清場。 問題是,被勒索,若是針對未來, 那就是要脅, 這可以義正辭嚴地拒絕啊。 而若是針對過去, 那就是有把柄在人家手上了。 在此情況下,也不能排除, 要求清場的, 搞不好,就是被勒索的人了! 若然,之後的自責, 就比較像煙幕彈了。 其實,兩邊談判,為求結果, 有一方委屈求全,也屬正常。 但是委屈求全, 之後就要有個交代, 那更需要證人! 怎麼會背道而馳地接受清場要求? 本來人數就已經比人家少了耶?! 哭得再多次、再多人, 還是得回答上面的問題。 *** 更恐怖、更嚴重的是, 此勒索可以一再使用!
謝志偉 2023-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