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回憶探險團相關文章

由1998年7月天下雜誌,看中國國民黨治下的高雄

由1998年7月天下雜誌,看中國國民黨治下的高雄

對於臺灣「南部」,一直以來常有許多刻板印象,例如以為「開天闢地以來就是深綠大本營」。不只是對南部不熟的北部人這樣認為,許多沒有經歷黨國統治的年輕人更是這樣以為,仗著這些常見的刻版誤解,也使投機政客有了從中操作的空間。高雄人「北漂」、「又老又醜」、「愛河的水被民進黨搞臭」之類無視歷史脈絡甚至睜眼說瞎話的講法四處流竄,甚至還能引起大量共鳴令人傻眼。 在此僅簡單節錄1998年7月(國民黨吳敦義卸任高雄市長那一年)的「天下雜誌 206 期 / 作者:吳怡靜 – 封面故事: 北、高變貌 什麼才是理想城市?」 來讓大家回憶一下1998年的高雄情境。 文中提到: 「產業結構的轉變,衝擊原來的藍領就業結構,高雄的失業人口逐年攀升,去年更創下3.67%的高失業率。失業加上不景氣,造成部分人口外移。五年來,高雄的平均人口成長率低於1%,幾乎成為停滯狀態,成為都市發展上的隱憂」、 「…對很多高雄人來說,期待與實際感受仍有明顯差距。例如,直到去年,高雄市的衛生下水道普及率還只有2.6%,遠低於臺北市的33%。」、 「高雄市大眾運輸系統,同樣讓人詬病。公車站牌設在快車道上面,讓人捏一把冷汗,而且「公車破舊,班次少,沒人要搭,形成惡性循環」」、 「生活環境品質不提昇,人才即使來了也難留下。…..以中山大學為例,每年的畢業生之中,將近三分之二不留高雄,大多跑去臺北」 這是1998年7月,中國國民黨治下最後一年的高雄市情境。這裡面提及的問題,未必完全是市政層面所造成,例如人口往臺北移動,和中華民國政權長期重北輕南造成磁吸效應有關連,即使近幾年開始有一些人重新思考生活步調與價值而南移東移生活,但那種要追求成功就必須去臺北的心態和價值觀,數十年以來早已普遍存在臺灣各界難以改變。這是整個臺灣在外來政權缺乏遠見政策下的「歷史共業」,需要整體的政策與智慧去扭轉,但令人難以接受的是,造成這一切的始作俑者陣營,居然一副置身事外都和自己無關的態度,還把責任都歸咎在為其收拾爛攤的人身上,宣稱自己可以瞬間解決,毫無檢討之意。 然後,你以為高雄本來就是綠營大本營? 回顧1994年高雄市長選舉,國民黨 vs 民進黨 = 54% : 39%。 1998年謝長廷即使當選了,也僅是些微差距險勝。之後的故事,就是下水道接管率提高、愛河整治、捷運通車….等等讓高雄逐步改變的事蹟,一點一點終於扭轉到現在變成高雄是綠營大本營的印象。 當然任何政黨治理城市必然有其功與過,每個人都可以自行評斷,但是基於客觀事實、釐清來龍去脈做出判斷,則是進步市民該有的態度。 延伸閱讀: 吳敦義任高市長任內愛河河水可生飲? http://www.twmemory.org/?p=13089
台灣回憶探險團 2018-11-18
吳敦義任高市長任內愛河河水可生飲?

吳敦義任高市長任內愛河河水可生飲?

媒體報導,中國國民黨陣營支持者宣稱「民進黨執政後,把整條愛河的水質、環境搞差,直指過去在吳敦義掌控高雄市府時期,愛河的水可以直接飲用」,睜眼說瞎話顛倒黑白的論述引起熱議。 直接看吳敦義任高市長最後一年(1998)五月端午中國時報的新聞:「河水髒臭 選手戴口罩划龍舟」「港都愛河變色 吳敦義致歉」。 請問這河水能生飲嗎? 同版新聞也指出吳敦義市府花了百億整治愛河未見成效,關鍵在污水下水道系統完工,不然家庭污水一直排入根本不可能淨化水質。 同年八月二十一日,中國時報刊出焦點評論「愛河依然很臭」,內容指出吳敦義市府只提舖設污水下水道主幹管是以前的2.5倍,不敢提污水接管率低下,外界完全無法理解為何污水接管會如此緩慢。 花了百億建設主幹管,接管卻緩慢效率不彰,家庭污水依然不會經由下水道排出,也成為愛河依然髒臭的主因。 同年年底,謝長廷當選高雄市長,開始解決愛河水質問題,在其第一任期結束該年(2002年7月)接管率已由上任時的6%提升到25%,將接管重點放在愛河兩側而使水質得以提昇(2002/7聯合報報導),此一事蹟也成為謝長廷任內的著名成就。 不幸的是,這些白紙黑字的事實,現在卻被扭曲為「民進黨執政後,把整條愛河的水質、環境搞差,直指過去在吳敦義掌控高雄市府時期,愛河的水可以直接飲用」。 沒有人是聖人、完人,但曾經付出努力做到的成果,就該予以肯定,用合理、一致的標準做評判。
台灣回憶探險團 2018-11-15
1950.11.7,立法院修正懲治漢奸條例

1950.11.7,立法院修正懲治漢奸條例

  我們時常可以在媒體看到不少「愛國份子」,義憤填膺地指出,誰誰誰曾在日本政府下服務,誰誰誰當過南洋日本兵,是「漢奸」、「賣國賊」。不過,在指著別人鼻子罵漢奸之前,先讓我們來看看,「漢奸」一詞在臺灣,是怎麼樣成為「十惡不赦」的罵人標籤。 1950年11月7日,立法院會直接省略三讀程序完成立法,將早在1945年12月就廢除的懲治叛亂條例,從「大陸地區」搬到「自由地區」,經修法後重新上路,做出「通謀敵國而有左列行爲之一者爲漢奸處死刑或無期徒刑」、「曾在僞組織或其所屬機關團體服務憑藉敵僞勢力爲有利於敵僞或不利於本國或人民之行爲….概依前條第一款處斷」等規定。 之後更作出解釋:「懲治漢奸條例關於漢奸罪刑,(略)其犯罪主體原不以本國人民為限,惟臺灣人民於臺灣光復前已取得日本國籍,如在抗戰期內基於其為敵國人民之地位,被迫應徵隨敵作戰或供職各地敵偽組織,應受國際法上之處置, 自不適用懲治漢奸條例之規定」。意即,二戰前日本、臺灣、滿洲國、南洋等地的臺灣人,都因為在當時持有日本國籍,而不適用懲治漢奸條例;另一方面,「漢奸」這個罵名,只適用於當時所謂的「中國人」。 然而回頭看見那些去日本兵工廠學習製造飛機的青年、到東南亞打仗的南洋志願役、甚至是臺灣人二戰遺族,多年來,他們的生命經驗在中華民國的史觀敘事下並無絲毫容身之處。一直到近年臺灣史研究發展,好不容易能把這段被中華民國「國族史觀」排除在外的,真正屬於戰前臺灣人的記憶慢慢拼湊、挖掘出來。此時又有一群「忠黨愛國」的政治人物,跳出來以「倭寇」、「漢奸」、「日本走狗」、「慰安婦後代」等汙衊他們崎嶇坎坷的生命經驗。 甚至,這群政治人物控訴他人是漢奸、皇民、敵國走狗的同時,我們卻也耳聞不少奇特的雙重標準,如昔日軍隊將領在中國高唱解放軍軍歌、某黨前主席應邀前往北京閱兵、各式各樣族繁不及備載的親中言論。一邊痛罵戰前臺灣人的日本記憶,一邊死命往中華人民共和國靠攏,這些言論若傳進他們所愛戴的兩蔣耳中,不知會被如何處置? 圖:「消滅朱毛漢奸」牌子,拍攝自臺史博常設展 歡迎加入Facebook台灣回憶探險團,一起來一場回憶探險吧!
台灣回憶探險團 2018-11-07
黑道當政記憶回顧 – 率眾槍殺仇家的議長鄭太吉

黑道當政記憶回顧 – 率眾槍殺仇家的議長鄭太吉

  中華民國政權來臺進行外來少數統治,為了維持其政權,長久以來與黑道掛勾,跳脫法律為其處理看不順眼的人事物,白色恐怖時期反抗威權統治、爭取民主的人士,動輒遭騷擾、凌虐、砸屋砸店、甚至莫名其妙喪命、全家滅門。 到了1984年江南案,中華民國政權竟直接派黑道去美國殺蔣經國傳作者美籍作家江南,東窗事發引起美方震怒,也間接使得蔣經國無法再讓兒子世襲接班、臺灣走向解嚴。 而在解嚴後臺灣逐步走向民主化,中國國民黨依然仗著其厚實的權力財力扶植黑道份子透過選舉延續政權,解嚴後1990年代的鄭太吉事件,即為其中經典案例。 原為一清專案管訓流氓的鄭太吉,當選屏東縣議員後在中國國民黨支持下擔任議長,替國民黨後來的貪汙縣長伍澤元掃除障礙,橫行鄉里,掌握地方媒體有線電視,並扶植其手下紛紛擔任各級民意代表,甚至曾將警察局長叫去訓話,警察一度無人敢偵辦其案件,有對其不利的報導就搗毀報社,事後出言恐嚇,囂張至極。 1994年12月13日凌晨,鄭太吉因賭場糾紛與另一人鍾源峰有恩怨,率領縣議員黃慶平等手下數人前往,在鍾源峰母親面前不顧其下跪苦苦哀求,鄭太吉率先開槍夥同黨羽將鍾源峰亂槍打死。事後在其惡勢力下記者、檢察官、警察都遭受極大威脅,最後在立委蔡式淵12月16日於國是論壇直接點名鄭太吉公然殺人,消息傳開全島一片譁然,輿論難以收拾下兩日後將其逮捕歸案。始終否認殺人的鄭太吉最後在法庭中終於承認犯案,家屬以精神異常為由要求抗辯,最終還是被判死刑伏法。 也許事過境遷,人們早已遺忘黑道橫行政壇,幫派份子紛紛成為各級民代,以暴力手段圍事威脅他人,最後公然槍決仇家的恐怖。近來「黑道」、「賭場」等等關鍵字又再次發酵,輿論的反應卻是毫無警覺的天真社會。 我們,真的能從歷史學到教訓嗎? 圖右:鄭太吉在中國國民黨扶植下當選屏東縣議長新聞(選後沒幾天立刻爆發賄選醜聞,之後並遭判刑定讞)。 圖中:鍾源峰遭鄭太吉率眾公然亂槍打死之新聞。 圖左:鄭太吉遭判死刑新聞。 歡迎加入Facebook台灣回憶探險團,一起來一場回憶探險吧!
台灣回憶探險團 2018-11-07
1934.11.3 一等飛行士楊清溪墜機身亡

1934.11.3 一等飛行士楊清溪墜機身亡

楊清溪出身高雄右昌,1933年(昭和8)自東京立川飛行學校畢業取得飛行士資格後,向日本陸軍購買一架Salmson 2A2型退役偵察機,經整修後以家鄉地名命名為「高雄號」,並在1934(昭和9)年10月17日開始一趟名為「鄉土訪問」的環島飛行計畫,兩日後完成環島一周創舉,全島轟動受到熱烈歡迎,安全返抵臺北。可惜隔月11月3日,楊清溪便因飛機失事罹難。 根據當時新聞報導,11月3日楊清溪欲再次執行環島一周的任務,但因為天候因素,當日上午6點50分與武內機關士起飛後沒多久便折返,由於當時正逢體育日(註*),城內到處都有活動,楊清溪一時技癢,又再次升空繞行兩圈降落。 上午8點15分第三度起飛,載著好友王德福在臺北上空飛行,返航著陸時,因為怕撞上新店溪堤防拉升飛機,卻碰巧遇上強風亂流,從50公尺高空倒栽墜毀在臺北練兵場附近的竹林,楊清溪當場死亡,同行的王德福也在救出10餘分鐘後死亡。 被全島臺人所喜愛的臺灣飛行士意外身亡,各界震驚惋惜,家族事後也特地以高雄號為雛形,為楊清溪打造一座全台獨一無二的飛機造型墳墓,作為紀念。 圖:引用自《楊肇嘉留真集》 延伸閱讀: 1934年10月,楊清溪以座機「高雄」號展開「鄉土訪問」環島飛行 https://www.gjtaiwan.com/new/?p=15827 歡迎加入Facebook台灣回憶探險團,一起來一場回憶探險吧!
台灣回憶探險團 2018-11-03
1877.10.28 博物學家史溫侯紀念日

1877.10.28 博物學家史溫侯紀念日

  臺灣位處於亞熱帶,島上山脈垂直分布,使得這小而多山的海島,孕育超過五萬種物種,幾乎佔了全球物種數量的2.5%,相當於各國平均值的一百倍!除了生態上的豐富多元,更有趣的是,我們能從這些十九世紀以來陸續被登錄的物種中,進一步發掘臺灣史上不為人知的探險故事。 斯文豪氏赤蛙(Odorrana swinhoana)、斯文豪氏攀蜥(Japalura swinhonis)、藍腹鷴(Lophura swinhoii),都是屬於臺灣常見的特有種。眼尖的讀者們發現了嗎?牠們雖然是看似八竿子打不著的青蛙、蜥蜴、鳥類,但都有一個相似的學名呢!沒錯,「swinho-」這個做為「種小名」的字根,可是和十九世紀英國在臺灣的第一任領事──Robert Swinhoe有極大的關聯。 Robert Swinhoe(1836-1877,譯名郇和、史溫侯),是人稱日不落帝國英國在臺灣的第一任副領事與領事,在他的任內,英國的住臺領事館從臺南遷至淡水,再遷到打狗,對英國對臺事務的開創與貢獻居功厥偉。不過呢,Robert Swinhoe可不只是位窩在領事館內辦公的阿宅而已,他還有個新奇的身分──「博物學家」。 自1856年二十歲的Robert Swinhoe首次訪臺,到1860-1866擔任領事期間,他的足跡踏遍全臺灣,堪稱是第一位深入臺灣山林、系統性的採集紀錄臺灣物種的博物學家。十九世紀上半葉,歐美學界興起一波「東亞熱」,對來自東亞的物種抱有極大的好奇心,在這樣的氛圍下,Robert Swinhoe研究整理臺灣的物種標本,並在學術期刊上發表論文,讓臺灣的本土物種躍上世界舞台,打開了西方世界望向臺灣的窗口。1863年,Robert Swinhoe發表《福爾摩莎鳥類學》(The Ornithology of Formosa or Taiwan),仍舊是今日臺灣鳥類相關研究的經典論文,他所發現的鳥類超過現今臺灣已知鳥類的三分之一。1864年他甚至送了一對臺灣獼猴到英國倫敦進行比對,進而確立其臺灣特有種的地位。 當我們看見Robert Swinhoe的採集探險之旅,將臺灣的山林走獸以「臺灣特有種」之名、「越本土越國際」之姿,為臺灣島標示出她的獨一無二。而臺灣這樣獨特的歷史層次和豐富生物多樣性,卻在長期黨國教育下一一從我們記憶中消失。 一起來紀念,為臺灣留下記錄的前輩們。 以Robert Swinhoe命名的臺灣原生物種: 斑鱉 Rafetus swinhoei (Gray, 1873) 斯文豪氏赤蛙 Odorrana swinhoana (Boulengeer, 1903) 斯文豪氏遊蛇 Natrix swinhonis (Günther, 1868) 斯文豪氏蝸牛 Nesiohelix swinhoei (Pfiffer, 1866) 斯文豪氏天牛 Paraglenea swinhoei (Bates, 1866) 斯氏紫斑蝶 Euploea sylvester swinhoei 斯文豪氏攀蜥 Japalura swinhonis 臺灣水鹿 Rusa unicolor swinhoei 延伸閱讀: 看見十九世紀台灣:十四位西方旅行者的福爾摩沙故事 http://gjtaiwan.com/r/1l 歡迎加入Facebook台灣回憶探險團,一起來一場回憶探險吧!
台灣回憶探險團 2018-10-28
1971.10.25中華民國政權被逐出聯合國

1971.10.25中華民國政權被逐出聯合國

  今天除了是有人稱為「臺灣蒙難日」、「淪陷日」、「臺恥日」,中華民國政權官方稱「光復節」的日子(1945.10.25),其實也是1971年,中華民國政權被逐出聯合國的日子。 由二戰後中國爆發國共內戰,中華民國政權全面潰敗後,1949年竟全面逃亡至盟軍委託其代管的地區 – 臺灣,臺灣自此全面被捲入國共恩怨中,蒙受戰爭風險及中共威脅。幾個月後韓戰爆發,原本已被美國放棄看起來岌岌可危的流亡政權,在美國基於戰略考量下給予源源不絕的美援而得以苟延殘喘。但隨著國際局勢轉變,中華民國這個政權已無法代表中國的事實,終究還是得面對,終於在1971年10月25日被逐出聯合國(名義上自行退出)。 而臺灣為中華民國政權佔據下的地區,在長期黨國教育下,對於「中華民國」、「臺灣」之間模糊不清的關係讓許多人搞不清來龍去脈,甚至常常彼此溝通產生誤會,好像活在平行世界一樣。在這裡就來說個小故事: 從前有個名叫大丸的飲料工廠,擁有精良的設備與技術生產高品質飲料,有一天工廠的老闆毆打別人被抓去關,工廠也因要賠償而充公。法院於是請「阿國」暫時管理這間工廠,等賠償方案確認了再決定怎麼處理。 幫忙代管的阿國是飲料工廠「知娜」的老闆,把工廠經營得亂七八糟怨聲載道,結果被自己家族趕出來。失去一切的阿國,竟然就把充公代管中的大丸工廠佔為己有!並開始用自己的品牌「車輪」,以大丸工廠的精良設備及員工製造飲料獲利~ 「車輪牌」飲料,很快因為優秀的品質受到矚目,鈔票飛也似的賺到口袋裡。但是「知娜」抗議「車輪牌」飲料仿冒侵權,終於事情鬧上了法院,法官私下跟阿國說,你就換個別的牌子就好了嘛,但阿國堅持說「不行!!」,官司敗訴後,很快市場都知道「車輪牌」飲料是仿冒品,連市場最大的合作夥伴「阿米」都跑去跟正版的「知娜」合作了。「知娜」的老闆,發現阿國侵佔的大丸工廠設備精良,起了貪念,竟開始動起腦筋想要霸佔大丸,並且開始對「車輪牌」飲料的合作對象恐嚇威脅。 一個接一個通路,開始不願意進仿冒品「車輪牌」飲料了。大丸工廠的員工們無法理解,為什麼品質這麼好的飲料賣不出去?拼了老命幫「車輪牌」飲料抱不平,員工上街去抗議「我們才是正版」「知娜才是盜版」。阿國語重心長的跟大家說,「因為飲料品質不夠好,我們更加努力就沒問題了」、「我們自己夠強,別人就會讓我們進貨了」,同時,還找來一位叫William的美國教授來幫他背書。 有時有搞不清楚狀況的通路,發現大丸生產的飲料真讚,竟然不能合法販售,站出來仗義直言幫忙發聲,很快才發現,原來這麼好的飲料竟然品牌是假的,支持了還可能被「知娜」的老闆威脅恐嚇,只好乖乖閉嘴。到最後,「車輪牌」飲料只能進到一些乏人問津的小通路流通,大丸工廠前人累積下來的資源和活力,也一天比一天衰弱了……. 而掌握正牌的「知娜」飲料,可以光明正大的進所有一線通路,愈來愈壯大,這些小通路也慢慢一個一個被收編….. 這時大丸工廠一些員工開始意識到不對了,主張我們該建立真正屬於自己的品牌!阿國大驚,深怕自己的惡行被發現,整間工廠會被要回去失去一切,於是這樣說: 「萬萬不可啊,成立新牌子知娜保證會派人來揍我們的」 「都是我們不夠努力啊」 「只要我們努力讓品質夠好,所有的通路都會讓我們進貨!」 「車輪牌就是大丸,大丸就是車輪牌啊」 「現在起碼還有小通路可以賣,生活過得好好的啊」 「維持現狀不是很好嗎?」 許多員工聽信了阿國的說法,和改革派吵成一團。阿國又說: 「何必要破壞和諧呢?」 「整天就只知道內鬥!」 「公司的情境都這麼艱難了你還出來亂!!」 「我看不出來講這些對現狀到底有什麼幫助?」 大丸工廠要建立自己的品牌,真的很困難,路真的很遙遠。如果內部員工沒有共識,連第一步都跨不出去。 到底要死守車輪這仿冒品牌的包袱,雖然眼前還有安心小日子可以過,但實際是一日一日的衰弱、覬覦工廠的對手卻日漸強大。還是要立定志向建立自己的品牌,徹底解決這個問題? 對大丸工廠的人們來說,這是一個無比重要的抉擇。 圖為約1971臺南車站。 出自:http://www.taipeiairstation.com/index_files/Page5077.htm 歡迎加入Facebook台灣回憶探險團,一起來一場回憶探險吧!
台灣回憶探險團 2016-10-25
1945年10月25日是什麼日子?

1945年10月25日是什麼日子?

  終於收到傳說中已被搶到全面缺貨的《2019台灣獨曆》,馬上翻開10月25日,是震撼的「台灣遭劫收日」。 長期以來黨國教育告訴我們這一天是「光復節」,但也有不同觀點認為應該叫「終戰紀念日」、「淪陷日」、「再殖民日」、「被奴役日」甚至「臺恥日」、或是台灣獨曆內的「台灣遭劫收日」,由此也不難看出這個日子背後的意義有多麼複雜。 由客觀歷史事實來看,臺灣人的確曾開開心心張燈結彩喜迎「祖國」,認為自己脫離日本統治即將成為「一等公民」,建設及教育水準遠優於中國各省的臺灣,必將成為「三民主義的模範省」,對未來充滿美好的想像。但等著臺灣人的,卻非美好的未來,而是萬劫不復的開始。 中國政權的到來,雙方語言隔閡、文化差異、衝突不斷,重要職位大多被外來者佔據,利益壟斷、社會不公、貪汙腐敗、工業停擺,不到一年臺灣人終於認清中國政權的真面目,從歡欣鼓舞變成全面抓狂,之後演變成全面衝突,結果遭來中國派兵來臺大屠殺。 屠殺並非惡夢的結束,而是一波又一波惡夢的開始,1948惡性通貨膨脹貨幣變成廢紙、1949上百萬武裝殘兵難民瞬間湧入,為了維持外來少數威權統治長期戒嚴、白色恐怖、檢舉監視,數不盡的人入獄、喪命、家破人亡,臺灣人的語言、文化、記憶被集體抹去覆蓋為中國,雖在前人前仆後繼的犧牲下篳路藍縷走向民主,多數人卻早已忘卻事情的來龍去脈、以及自己本來的樣子是什麼。 10月25日,對經歷這一切的臺灣人來說,即使記憶已被抹去,但絕非一個值得歡樂慶祝的日子。 回顧歷史並不是為了仇誰恨誰,而是我們必須了解歷史、找回記憶,重新認識自己是誰,沒有人可以用虛假的神話作為合理化不義行為的藉口。每個身為這塊土地既成事實的住民,我們都必須了解自己在歷史上,是否或多或少對這塊土地、其他住民的虧欠,用敬虔的心情來面對,思考臺灣多元族群要共同生活的合理態度是什麼,未來又該如何走下去。 這一切,就從每一天一點一點找回記憶開始。 台灣獨曆:台灣歷史上的今天(2019限定版) http://gjtaiwan.com/r/5 歡迎加入Facebook台灣回憶探險團,一起來一場回憶探險吧!
台灣回憶探險團 2018-10-25
1983.10.24 江文也逝世紀念日

1983.10.24 江文也逝世紀念日

  1936年9月13日,東京日日新聞上刊載了一則新聞,「奧林匹克音樂競技,江文也氏獲得第四名~轉向作曲的處女作:光輝的〈臺灣舞曲〉」,搭配獎牌、獎章以及作曲家的相片,極其醒目的映入讀者眼中。這則又是「奧林匹克」,又是「音樂競技」,又是「臺灣舞曲」的報導,是如何引出了江文也傳奇性的一生、又如何捲動了臺灣音樂史的橫軸呢? 1936年柏林奧運還設有「藝術競技」的獎項,這是日本第一次參加音樂競技。經過國內甄選後,管弦樂組由三位「教授級」的內地(當時日本本土)作曲家,以及一位來自臺灣的二十六歲小夥子江文也獲選,代表日本參賽。令人驚奇的是,日本推出的五首作品,只有江文也以他的處女作〈臺灣舞曲〉(Formosa Dance),獲得大會「獎外佳作」的獎項。雖然無緣擠進前三名,但只有一個名額的獎外佳作,幾乎等同於當屆比賽的第四名了。 這位代表日本取得奧林匹克藝術競技獎牌的江文也,卻不是學院音樂教育出身。1910年6月11日,江文也(本名江文彬)誕生於臺北大稻埕,幼時隨著經商的父母親遷居當時也受日本管轄的廈門,就讀專收臺人子弟的旭瀛書院。十三歲隨著大哥到日本求學,後畢業於武藏高等工業學校。他知道講求務實嚴謹的工科不是自己興趣所在,於是,在高等學校的學業之餘,他也同時在東京的音樂學校發展他真正的興趣:聲樂。畢業不久即通過哥倫比亞唱片公司的徵選,錄製了人生第一張唱片〈肉彈三勇士〉,先後參加多場全國性的音樂比賽,迅速走紅。 單單一個唱片歌手的身分,裝不下江文也滿溢的才華。1934年江文也隨著臺灣同鄉會回鄉巡迴表演,在回鄉感懷與鄉土人情的催化下,創作了第一首鋼琴曲〈城鄉之夜〉,即是日後在奧林匹克大放異彩的〈臺灣舞曲〉的前身。日後,江文也轉向鑽研作曲,堪稱「左手寫曲、右手評論」,先後發表數篇以東西方音樂為主題的長篇論文。無奈的是,這麼一位出類拔萃的作曲家,卻始終因為殖民地人民的身分,無法得到日本本土的認同。在二十八歲那年秋天,他決定接受北平師範大學的邀請,前往北平任教。 然而,在大時代的動盪和推移之下,二戰結束後江文也喪失日本國籍,在北平被國民政府指控為「文化漢奸」,入獄十個半月。政治災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先後遭反右運動和文化大革命批鬥,1969年甚至被下放勞改。雖然在1978年獲得平反,但多年的勞改已經嚴重影響他的健康,勉強完成遺作〈阿里山的歌聲〉,隨後就在1983年10月24日因腦血栓過世。 從處女作〈台灣舞曲〉到遺作〈阿里山的歌聲〉,江文也的音樂生命雖然都在異地遊歷徘徊,一生在臺、日、中三地之間的夾縫中掙扎,而如此一位命運多舛又才華洋溢的音樂才子,他的經典創作卻始終根植於臺灣這片土地的血脈。反觀現代臺灣,人們在長期外來黨國教育之下,臺灣成分逐漸消失。希望有一天我們能重新找回、認識這些臺灣藝術史上的優秀先賢,並且透過聽眾與演奏家的欣賞與再詮釋,讓他們的作品他們的才華,緊扣著島嶼的脈搏繼續跳動。 歡迎加入Facebook台灣回憶探險團,一起來一場回憶探險吧!
台灣回憶探險團 2018-10-24
1949.10.24 古寧頭戰役爆發

1949.10.24 古寧頭戰役爆發

二戰後中國國共內戰爆發,到了1948年局勢日漸明朗,蔣介石政權兵敗如山倒四處逃竄,並開始計畫逃亡盟軍委託之軍事代管地臺灣。 1949年在美方表明放棄蔣介石政權的背景下,原為日本帝國陸軍中將的根本博(Nemoto Hiroshi)因緣際會成為蔣的軍事顧問,並在1949年8月化名「林保源」率一群前日本軍人前往廈門協助蔣軍將領湯恩博,在廈門陷落後轉往協助防禦金門。 10月24日共軍渡海襲擊金門,卻不知照例不堪一擊的敵軍已有日本軍事顧問進駐,在根本博籌劃之布袋戰術下解放軍被引誘深入遭包圍重擊,幾日後僅剩零星殘兵逃竄投降。根本博於是被稱為「戰神」,蔣介石並將自己珍藏的花瓶相贈以示感謝。 這就是長期黨國課本必教的「古寧頭大捷」,裡面卻不會提到的隱藏版人物 根本博。 延伸閱讀: 1949 古寧頭戰役日本指揮官-根本博 https://wtfm.exblog.jp/10615078/ 歡迎加入Facebook台灣回憶探險團,一起來一場回憶探險吧!
台灣回憶探險團 2018-10-24
由網路熱門照片回顧青天白日染血基隆港

由網路熱門照片回顧青天白日染血基隆港

  最近網路熱門照片,有網友用手機特效拍攝「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基隆港,在長期黨國教育下普遍對歷史無知的臺灣引起熱烈迴響。有人提醒228事件期間基隆大屠殺的記憶,但每次提到「基隆大屠殺」,黨國份子照例就會跳出來說這是造謠、造假,實際上又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1947年228事件爆發後,當時臺灣的門戶基隆成了慘烈的屠殺之地,更是蔣介石派來增援的中國軍隊主要上岸之地。據耆老口述「當時血流成河,整個基隆港邊都是屍臭味,紅色血水蔓延到基隆港邊田寮河第三座橋附近,而市民也因畏懼,不敢出門認屍」。當時血流成河、浮屍飄在港灣、受害者遭鐵絲穿手的景象,成了在地人難以抹滅的恐怖記憶。 恐怖的景象成因事後有不同的說法,部分記述日期時間互有衝突,成為黨國份子解讀成「根本沒這回事」「全都是造假」的藉口,無視數不盡的口述、日記、各國駐臺人員報告等記錄。 我們就來看看基隆要塞司令史宏熹自己怎麼說,以下引述: 吳俊瑩 – 史宏熹:「基隆海面浮屍」 https://goo.gl/zWswvE 內文節錄: 「1980年6月6日史宏熹寫給嚴家淦的親筆信中,提到基隆二二八….. 勝利來台,在台情形,不欲多說,想兄知到〔道〕,不過尚有幾點要說說。二二八事變,基隆海面浮屍,得報後,找警察局長來問,他說責任關係,剛才弄清楚,正要來報告,是台北憲兵幹的,我說有何證據?他又說:憲兵由台北用貨車運來,貨車牌照號碼、憲兵部隊隊號、士兵姓名、到達地點及時間,都有紀錄。我拿到即去台北找憲兵張團長〔按:張慕陶〕,他說他不知到〔道〕,按理不該有此事,他去查查看,表示歉意。」 「至於人是誰殺的?史宏熹振振有詞,逮到是張慕陶所管的憲兵所為,責任推得一乾二凈。但3月8日首批援軍登岸前,史宏熹已先在基隆市街、港口展開肅清行動,確保援軍登陸無虞,同日夜,有二個自福州開來的憲兵營在基隆登陸,其中五連奉陳儀指示兼程進駐台北,餘留基隆的,自是歸地區戒嚴司令(3月9日6時起)史宏熹指揮。但在信中,史宏熹稱海上浮屍是「台北憲兵幹的」,恐是推託之詞,要不然被白崇禧事後怎會大讚「沉著果敢,擊破襲擊要塞之暴徒,使台北轉危為安」的史司令;但也不排除有從台北來的憲兵加入非法處決行列。」 「海面浮屍,絕非民間「暴徒」所為,嫁禍的人,在史宏熹的主觀認知也認定是張慕陶的憲兵幹的。製造恐怖,串線投海,正是軍隊,不是「暴民」,毫無疑問,不必再問。」 圖:引用自自由時報報導 延伸閱讀: 國史館《解密.國際檔案的二二八事件:海外檔案選譯》 https://goo.gl/4PzUdJ 陳翠蓮老師《重構二二八:戰後美中體制、中國統治模式與臺灣》 https://goo.gl/5zwJdB 陳儀深老師《天猶未光:二二八事件的真相、紀念與究責》 https://goo.gl/wKdxqI 周婉窈老師《島嶼的愛和向望》 https://goo.gl/wlTvoK 歡迎加入Facebook台灣回憶探險團,一起來一場回憶探險吧!
台灣回憶探險團 2018-10-16
1984.10.15 作家劉宜良遭暗殺

1984.10.15 作家劉宜良遭暗殺

  1984年10月15日,已入籍美國的作家劉宜良(筆名江南),疑因著作《蔣經國傳》觸怒當權者,在美國加州遭中華民國政權雇用黑道份子暗殺身亡。對於美國公民竟然在境內遭暗殺,美方對此震怒,並迅速掌握槍手及中華民國政權涉案證據。中華民國政權只得進行後續調查兇手及責任歸屬的動作,而蔣經國本人及兒子蔣孝武皆被懷疑為幕後主使者,但此案最終還是與蔣經國、蔣孝武切割,最後做出「本案乃情報局官員獨斷專行所致,非高層授意」的結論,並逮捕情報局長汪希苓、副局長胡儀敏及副處長陳虎門等人。 最後汪希苓被判處無期徒刑,但卻可以「在家坐牢」,六年後結束「監禁」。而在美方壓力下,蔣經國只能放棄讓蔣孝武接班世襲,宣示蔣家後人將不會接班,對之後臺灣的局勢造成巨變。 時至今日,那個可以跨境任意剷除異己、動輒將他人暗殺滅門的白色恐怖時期,依然是許多人心目中「社會一片祥和」最美好的時代。數不盡的神話洗腦下,蔣經國依然是許多人心中的神,威權遺毒依然深植人心難以撼動。民智何時開?永遠是臺灣社會最沈痛的疑問。 #轉型正義不能等 前衛2017重新出版《蔣經國傳:江南版》 https://goo.gl/RCTXrj 右圖:1984年10月中國時報報導江南命案 左上圖:劉宜良(筆名江南) 左下圖:江南著作 蔣經國傳 歡迎加入Facebook台灣回憶探險團,一起來一場回憶探險吧!
台灣回憶探險團 2016-10-15
統派捏造蘇貞昌祖父蘇雲英為「大漢奸」

統派捏造蘇貞昌祖父蘇雲英為「大漢奸」

  最近島內統派開始炒作蘇貞昌祖父蘇雲英涉及日治初期林少貓勢力遭日本官方剿滅的事件,一如這群人以往對歷史的態度,就是隨自己喜好隨意創作然後活在自爽的平行時空,給再多證據史料都沒用,只能靠時間等待其凋零。這類中華文化自我感覺良好的惡習早已成為臺灣長期嚴重的社會問題,也成為各種不公義現象難以處理的根源之一。 今天就由史料來看看誰是蘇雲英、林少貓事件又是怎麼一回事。 蘇雲英,1870(同治9)年11月生,阿猴(屏東)頭前溪人。出身望族,自幼學習漢學,清國時期秀才。日本時代1900(明治32)年任頭前溪(今屏東市西南區域)庄長、1908(明治41)年任阿緱廳參事、1913(大正2)年任阿緱區長、1920(大正9)任高雄州協議會員,開設糖行、慶昌號、煉瓦事業、臺灣興業會社委員、臺灣商工銀行監事。 整理各式介紹當時對其評價為「天性溫厚、不與人爭、持身恭敬、處世和平、對公共事務鞠躬盡瘁、臨事果斷、名望殊高」。簡單來說,他是望族後代,自幼受教育考功名,延續家族基業,行事風格則是溫和、不喜歡與人爭執、又熱心公益的好好先生。 而身為「抗日三猛」之一的林少貓,日治初期率眾於今高雄、屏東一帶襲擊日方,1899(明治31)年歸順後率跟隨者於後壁林(今小港一帶)、溪州(今林園一帶)屯田,1902年(明治35)五月底遭日方突然包圍殲滅。根據目前的各式文獻紀錄,1899年林少貓歸順時,是由當時鳳山辦務署長豐田、通譯富地近思、阿緱廳區長蘇雲梯(蘇雲英的兄長)、鳳山廳區長陳少山、臺南廳參事許廷光前去與其交涉,不但從頭到尾就沒提到蘇雲英,而且也不是如統派造假論述中所說的「騙出來殺掉」,林少貓被殺是歸順後三年的事了。 當然林少貓是否根本不該歸順、日方是否自始就準備殲滅他、去協助交涉的臺灣人是否清楚日方企圖,這些有興趣可自行探究,但林少貓在三年後1902年5月底被討伐的情境,是日方直接以憲兵、步兵、警察對其根據地後壁林、溪州進行包圍,以警察、巡查去勸其投降,最後林少貓喬裝成苦力被槍擊死亡,並沒有臺灣人去把他「騙出來殺掉」的事。 林少貓之死也許可歸咎日本統治結構下的結果,但並非臺灣人去把他「騙出來殺掉」,從頭到尾也沒有任何記載和蘇雲英有關,林少貓被殺時其根據地(後壁林、溪州)也離蘇雲英任庄長的頭前溪甚遠,為了選舉政治目的硬要憑空生出毫無根據的說法,把別人原本評價正面的祖先變成「大臺奸」「大漢奸」,看了實在感到無力又無奈。 不管你喜不喜歡,歷史是什麼就是甚麼,這話對不管對任何立場、陣營的人來說都是如此,臺灣社會何時才能進化到尊重歷史、講究事實的階段,恐怕還要非常漫長的時間,除了被動等待已無法期待的人隨時間凋零,我們的教育也需要更加努力。 有興趣的人,可以自行閱讀以下文獻: 臺灣日日新報 漢文臺灣日日新報 陸軍幕僚歷史草案(明治三十五年之部) 臺灣匪魁畧歷 臺灣憲兵隊史,1932 事業界と人物,1930 臺灣列紳傳,1916 臺灣實業家名鑑,1912 南部臺灣紳士錄,1907 圖:臺灣列紳傳 中蘇雲英介紹 歡迎加入Facebook台灣回憶探險團,一起來一場回憶探險吧!
台灣回憶探險團 2018-09-30
1981.9.26 美聯社周清月被吊銷採訪證

1981.9.26 美聯社周清月被吊銷採訪證

  還記得八月時,那位全聯廣告不能提的陳文成教授嗎? 1981年,時任美國卡內基美隆大學統計系助理教授的陳文成,返台探親。由於其支持臺灣為主體的立場、贊助黨外雜誌,而被中華民國政權警備總部盯上,於7月2日遭到約談。7月3日清晨,陳文成被人發現陳屍於臺大圖書館旁,美好的前途與家庭均破碎。據來臺調查之美國法醫魏契(Cyril Harrison Wecht)看法,陳文成遭謀殺,死因為生前高樓墜落,但中華民國官方則宣稱陳是「畏罪自殺」。 事件發生後,美聯社的駐臺記者周清月女士曾訪問陳文成的父親陳庭茂,並在報導中提到來臺調查陳文成命案的兩位美國刑事鑑驗專家,對陳文成的屍身「解剖驗屍」(原文為autopsy),時任新聞局長宋楚瑜認為該篇報導不實,堅持兩位教授是前來「審視」(view)陳文成的屍體而非「驗屍」,並約談周清月女士,要求她重寫一篇報導,或是在美聯社的國際電傳網發表道歉。 然而,周女士拒絕了新聞局的要求;另一方面,美聯社提出納入宋楚瑜或驗屍官意見的寫法,也遭宋拒絕。1981年9月26日,宋楚瑜下令吊銷周清月的採訪證,嗆聲「美聯社的報導是外國殖民主義再度想陰謀操縱中華民國的證明」。 一年後新聞局要求美聯社與周女士都不得對外發表任何意見下,悄悄低調回復周清月的採訪資格。然而,周清月1986回到臺灣擔任臺北辦公室主任的上班第一天,卻被通知她的採訪資格從未被正式恢復,無法從事相關工作。在政治力的惡意的刁難之下,周清月女士只好再次黯然離開臺灣。 政治追殺卻沒有因此停止,2003年,台灣民主基金會舉辦「國際友人對台灣民主與人權奮鬥的回顧」研討會,原訂邀請周女士針對「國際媒體的角色」進行演講。親民黨擔心周清月的出現,將對宋楚瑜造成負面影響,不惜以刪除臺灣民主基金會預算等方式,百般阻撓周女士回臺演說,使她最終無法出席該研討會。 2009年,周女士再次寫到這段過去:「陳文成的死亡,也是我的死亡。他生命的結束,扼殺了我在臺灣的記者生涯。陳文成不用再夢想人生可能的奇遇,我卻再也無法拾起當年的新聞美夢」。 多年後臺灣篳路藍縷的走向民主化,是多少人前仆後繼人生隕落作為代價,而許多當年站在第一線替威權體制執行命令的人物,卻依然活躍於政壇。對於過去不公義的一切,他們總是理直氣壯,認為自己「愛國」「只是執行命令」,根本不認為自己有什麼錯。最可怕的是,這些加害者集團還是有為數不少的支持者。 臺灣的轉型正義,還有漫長的路要走。 歡迎加入Facebook台灣回憶探險團,一起來一場回憶探險吧!
台灣回憶探險團 2018-09-26
1997.9.24 臺灣近代工藝之父顏水龍逝世

1997.9.24 臺灣近代工藝之父顏水龍逝世

  顏水龍(1903年6月5日-1997年9月24日),臺南下營人,藝術家。日本時代赴日學習西畫,遊學法國。與陳澄波、廖繼春、李梅樹、立石鐵臣等人創立「臺陽美術協會」。1930年代於大阪從事廣告設計,為臺灣第一位專業廣告人。立志成立臺灣工藝學校,推廣臺灣在地文化的工藝及美學並得到總督府支持,可惜之後戰爭爆發未能實現。 戰後顏水龍在升學功利主義掛帥的社會價值中,一直到過世為止,持續在逆境中致力推廣臺灣工藝與美學。2014年林百貨舉辦顏水龍特展中,將其以蒐羅臺灣在地文化精神加以工藝化的努力,定義為「臺灣文化創意產業之父」,對照時下流行與在地毫無關連的景點、欠缺文化內涵的產業與社會現象、生活中無所不在的「中華民國美學」,前輩的理想與遠見,更值得我們深思與懷念。 #美學教育不能等 好書大推: 顏水龍著《臺灣工藝》 隨書附《臺灣工藝》復刻版手冊 https://goo.gl/W644tw 延伸閱讀: 1934年11月12日,臺陽美術協會成立 http://www.twmemory.org/?p=10363 歡迎加入Facebook台灣回憶探險團,一起來一場回憶探險吧!
台灣回憶探險團 2018-09-24
1926年中華民國地圖中的臺灣

1926年中華民國地圖中的臺灣

1926年,對岸中華民國軍閥割據,山頭林立。7月,中國國民黨成立國民革命軍,由中國廣東誓師北伐。這段歷史透過長期黨國教育,幾乎是每個臺灣人的常識,許多人以為自己的記憶也跟著經歷革命、北伐、抗戰。但看看這張1926年的「中華民國地圖」,臺灣不但不在疆域內,還被標在日本這一邊。 那麼1926年,他們在北伐,日治下臺灣又在做些什麼? 1月2日 臺北市營魚市場開幕 1月24日 東港84戶大火 1月26日 旗山水道(自來水)竣工 2月9日 第七次臺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展開 2月26日 「移出入植物取締法」修正,臺灣自此成為日本本土熱帶水果產物供應地,開啟了香蕉、鳳梨、芒果、西瓜..等聞名世界產業的榮景。同年臺灣青果同業組合、臺灣鳳梨罐頭同業組合、臺灣產業株式會社一一成立。 3月14日 馬偕博士設立之艋舺教會舉辦建堂50週年紀念會 3月26日 東部鐵道開通(玉里至花蓮港) 3月28日 中部臺灣共進會(盛大的產業展覽會)於臺中舉辦 4月1日 「臺灣傳染病預防令」實施 4月23日 大日本米穀會於臺北鐵道飯店召開大會,將種米命名為「蓬萊米」,隨後臺灣支部成立,將臺灣產米列入日本生產範圍內。 6月 農民運動興起,大甲農民組合、曾文農民組合、臺灣農民組合相繼成立 7月22日 臺灣第一個具有會規的婦女團體 諸羅婦女協進會成立 12月25日 大正天皇駕崩,太子即位,是為昭和天皇。 這些本就屬於臺灣人的記憶,不管是喜是悲,都被中華民國刻意覆蓋了。取而代之的,是數不盡以為自己的記憶也跟著革命、北伐、抗戰的人們。 找回真實的記憶,不是什麼激進的主張,這不過只是身為人最基本的期望。 1926大事參考自《漫畫臺灣年史》http://goo.gl/EuwF8g 歡迎加入Facebook台灣回憶探險團,一起來一場回憶探險吧!
台灣回憶探險團 2016-07-12
遭中華日報社侵佔之日產原臺灣日報社影像

遭中華日報社侵佔之日產原臺灣日報社影像

  圖為約1968前後臺南車站前遭中國國民黨黨營事業中華日報社侵佔之日產原臺灣日報社影像,出自 http://taipeiairstation.blogspot.com/2012/10/beautiful-tainan-photographs-from-1967_25.html 延續昨日網友話題,此建物原為日本時代1922年落成之三井物產臺南支店,1928~1937易手為勸業銀行臺南支店,之後又轉手給日人經營的臺灣日報社。 戰後原本會被充公的日產臺灣日報社,遭到中國國民黨黨營中華日報侵佔。之後中華日報與建商合作,於1981年10月將其拆除改建為國賓大樓。原本屬於全體市民的美麗建築,慘遭拆除蓋大樓產權拆分變賣中飽私囊,丟下的都市毒瘤卻是全民承擔,至今無解。 此類侵佔公產變黨產,再拆除蓋樓換取少數人短期的不當利益,最後丟下爛攤給全民收拾,到現在該黨不要說提出賠償方案,不但不認錯,被追討不當黨產還以受害者自居,甚至把競選看板高掛其上。 既然這些人死不認錯當做沒這回事,卻還要出來競選,就請負責的對市民回答:這些被侵佔的公共財、毀去的文化資產、收拾爛攤的代價,你們要怎麼負起責任? 歡迎加入Facebook台灣回憶探險團,一起來一場回憶探險吧!
台灣回憶探險團 2018-09-08
原臺南站前三井物產臺南支店

原臺南站前三井物產臺南支店

  感謝網友提供一張臺南車站前國賓大樓影像,中國國民黨的競選看板高掛其上,這些候選人也許不知道這棟公認臺南站前醜陋的都市毒瘤是怎麼來的,才會有臉把看板掛在這裡。 臺南車站前國賓大樓原址,日本時代1922年三井物產臺南支店在此落成,1928~1937易手為勸業銀行臺南支店,之後又轉手給日人經營的臺灣日報社。 戰後原本會被充公的日產臺灣日報社,遭到中國國民黨黨營中華日報侵佔。之後中華日報與建商合作,於1981年10月將其拆除改建為國賓大樓。原本屬於全體市民的美麗建築,慘遭拆除蓋大樓產權拆分變賣中飽私囊,丟下的都市毒瘤卻是全民承擔,至今無解。 這不過是這類侵佔有文化資產潛力的公產變黨產,再拆除蓋樓換取少數人短期的不當利益,丟下爛攤給全民收拾案例的冰山一角。 若是有心成為願意負責,生根於此的政黨,應該勇於承認錯誤,造成長期有形無形損失均應負責的提出賠償及補救方案,而不是把競選看板高掛其上當做沒事一樣。 歡迎加入Facebook台灣回憶探險團,一起來一場回憶探險吧!
台灣回憶探險團 2018-09-06
1895.8.28 臺灣義軍統領吳湯興陣亡

1895.8.28 臺灣義軍統領吳湯興陣亡

  1895年,清國簽訂馬關條約(下關條約)將臺灣澎湖讓與日本。莫名其妙遭割讓的臺民求助無門下,成立臺灣民主國嘗試拖延時間讓國際介入,並找來前清官員巡撫唐景崧擔任總統,意圖回歸清國版圖。 於是日本方面由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率領近衛師團來臺準備以武力進行接收,5月底於澳底(今新北貢寮區)登岸,民主國總統唐景崧旋即落跑,臺民只好續推另一清國將領劉永福於臺南繼任總統,期待名聲響亮之黑旗軍可擊退日軍。 可惜這些外人逃的逃、龜的龜,唐景崧落跑、劉永福則始終躲在臺南城內。而日軍順利兵不血刃進入臺北城後,卻在桃竹苗區域開始遭遇臺灣義軍頑強抵抗。 吳湯興出身苗栗銅鑼客家,為清國時期秀才。民主國成立後,組織義軍加入,唐景崧任命為義民統領。在臺北城陷落後,與徐驤、姜紹祖等客家義軍領袖合作作戰,從新竹、苗栗、臺中到彰化,一路造成日軍慘烈死傷,攻勢受阻。吳湯興最終在8月28日八卦山戰役中壯烈身亡,妻子聞訊後也自盡。而劉永福繼續躲在臺南城內,在10月19日日軍攻城前夕搭船落跑。 圖左:1895日軍征臺經過圖,8/28日吳湯興於彰化八卦山陣亡(綠色箭頭處)。 圖右:日軍記錄之臺灣義軍使用之械彈。 延伸閱讀: 1895.4.17 馬關條約簽訂 http://www.twmemory.org/?p=9335 1895.5.15 唐景崧發表《臺民布告》,開啟「臺灣民主國」序曲 http://www.twmemory.org/?p=9539 一張圖秒懂「臺灣民主國」 http://www.twmemory.org/?p=9545 1895.5.25,臺灣民主國於臺北成立情境 http://www.twmemory.org/?p=9591 1895.5.29 前來接收臺灣的日本近衛師團於澳底登陸 http://www.twmemory.org/?p=9611 1895.10.19 劉永福棄臺潛逃 http://www.twmemory.org/?p=11989 《禮密臣臺灣資料選集》 https://gjtaiwan.com/rt/?id=352 《乙未之役中文史料》 http://gjtaiwan.com/rt/?id=185 歡迎加入Facebook台灣回憶探險團,一起來一場回憶探險吧!
台灣回憶探險團 2018-08-29
慰安婦求償困境的始作俑者

慰安婦求償困境的始作俑者

許多人不知道的是,從為日本帝國作戰的臺籍日本兵到臺籍慰安婦向日本要求合理求償困境的始作俑者,就是中國國民黨。
台灣回憶探險團 2018-0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