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中立是進步社會的指標

高雄市長參選人李眉蓁過生日,所長跟教授們一起幫她慶生,所長還貼心地幫忙切蛋糕。這樣的畫面不僅顛覆「師道尊嚴」的傳統,更讓人深深感受到,台灣教育界的悲哀,因為教育長期以來,只不過是政治的附庸。

中山大學官網放著2012年李眉蓁(前排右四)與系上老師聚餐的合照,畫面中卻是老師們幫李眉蓁「慶生」。(圖取自中山大學)

 

 

台灣的教育為何成為政治的附庸,可以從人事的安排,經費的補助,以及教育界自我的淪落談起。

教育本該中立,但因為政治力的介入,教育人員被迫選邊站,從地方的教育主管開始,到學校的校長,往往政治正確就升官發財,心想事成,政治理念不同,可能就受到發配邊疆,甚至職位不保。教育人員少了政治人物的庇佑,往往仕途坎坷,政治粗魯地掌握了教育人事權,讓教育變得不再尊重專業,變得人脈關係勝於一切。

再者教育經費的補助,一直沒有一套標準可循,教育人員為了爭取經費,往往要透過關係的經營,運用了各方的資源,讓自己染上了政治的色彩,難以保持中立。教育經費的補助成為競選的利器,因為套上一句感動人心的話「窮不能窮教育」,政治永遠是掌握教育資源分配的一方,讓教育只能寄生附庸。

最後提到教師工會的自甘墮落,每每選舉總會推薦候選人,或是要候選人為工會的政見背書。教師團體的責任本該是維護教育的尊嚴,提升教師的專業地位,保護學生的受教權。卻因為教師工會過於私心捍衛教師的權益,濫用選舉影響力,獲取政治利益,讓教師失去社會清流的尊嚴,自甘淪為政治的陪襯。

賴清德在擔任台南市長時,教育主管每有人事安排,總會想尊重市長意見。賴清德總是展現尊重教育專業的風範,完全授權給教育局長決定,不讓政治干預教育,讓教育人員可以充分施展專業,做好教育工作。

一個進步的社會,除了司法獨立是必要的,教育能否中立,教育人員能否得到充分的授權與尊重,這是很重大的一項指標。看到教授幫學生切蛋糕,讓我們感觸,台灣離教育中立的一天,還是很遙遠。

(水里國中校長)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自由開講〉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陳啟濃

陳啟濃
南投人,社會運動者,曾任水里國中校長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