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文章 - 近一月

侯友宜的心肝是黑的

侯友宜的心肝是黑的

  說謊原本就是人類的生存本能,這一點看號稱亞斯伯格的柯文哲就很清楚,他,一樣也會說謊。 但像侯友宜這樣,身為首長卻沒有擔當,讓第一線的消防救護人員去演舞台劇試圖欺瞞轉移恩恩爸爸的焦點,這種居心已經不是可議而已。 試想,如果侯友宜跟陳時中一樣第一時間就公佈錄音檔給恩恩爸爸,然後公開說:我們願意坦然面對錯誤,而且這些錯誤都應該由我(市長)來承擔,也會親自向恩恩爸爸道歉來取得理解,並盼望社會各界不要去罵第一線的醫護消防人員,他們是最辛苦的,所有的責難都由侯友宜一肩承擔,真的很對不起,我們(新北市政府)做得不夠好,我們會持續改進、立即調整人力…..之類的。 這樣,這件事早就結束了,剩下的就是恩恩爸爸要怎麼樣處理後續的法律或行政救濟的問題。 人的品格不是天生的,是可以後天培養的,然而從近期的徐巧芯違停施壓到侯友宜黑心戲精再看到朱立倫訪美又立場搖擺來看…. 品格,中國國民黨,沒有!  
劉承霆 推薦數:3272  2022-06-08
彭明敏教授:才氣、勇氣、傲氣、與正氣的知識分子

彭明敏教授:才氣、勇氣、傲氣、與正氣的知識分子

自從彭明敏教授於四月八日在我所服務的醫院過世以來,許多對彭教授的記憶不時浮現心頭,但因為尊重病人的隱私權,使我遲遲不敢貿然寫出對他老人家的追憶。前天與醫學生的床邊教學剛好到了這病房,而選用的討論室也正好是彭教授過世前幾天我們最後討論他的醫療計畫的地方。當晚夜深人靜在書房裡對彭教授的諸多追憶一時湧上心頭,就開始把點點滴滴的記憶「據實」寫出,而最後再去除不宜公諸於世的資料。 曾代表民進黨參選第一屆民選總統的前總統府資政彭明敏昨清晨辭世,享耆壽九十八歲。(資料照)     我第一次見到彭教授是在我台大醫學院醫科六年級在眼科門診實習時。算來這應該是1967年7月到1968年6月間的某個早上,我與另外一位同學拿起病歷,在候診室大聲呼叫「彭明敏」,一位身材修長的紳士應聲站起,看他西裝畢挺,一隻手插在口袋,另一隻手拿著正在翻閱的口袋型英文書,氣宇非凡。我們當時的慣例就是先由醫學生詢問病史,並做一些基本的眼科檢查,寫好病歷之後,再向當天眼科門診的指導老師報告病史以及我們所做的檢查結果,再請病人進來由老師檢查病人,並隨機教導學生們有關該病人的診斷與治療的知識。 當天的指導老師是張榮茂教授,是一位嚴肅寡言的老教授,但想不到我們報告完後,這位病人一走進來,張教授馬上站起來畢恭畢敬地向這位彭先生敬禮,這下子我與同學才感到事態嚴重。因為我們做結膜檢查時,兩人不知試了幾次,就是無法翻開他的上眼瞼,還開他玩笑說「你這人的眼皮怎麼生得這麼難翻!」他也十分有耐心地與我們合作,沒有絲毫生氣。張教授一開口就向他道歉說,「我們學生有眼不識泰山,聽說他們試了幾次還是翻不起教授的眼皮,讓你受苦真是對不起。」我現在還記得彭教授居然非常幽默地回應張教授,「我們家族有很多人都是醫生,但我今天才知道他們在學醫出道之前,都要這樣在病人身上實習,我今天總算是替家人學醫過程對病人所做的傷害來接受應得的報應吧。」這個輕鬆的笑話頓時使兩位教授開懷大笑,而我們也舒了一口氣。他看完離開以後,沈默寡言的張教授只簡單地說這位教授是台大政治系很有名的教授,我們生理學科的彭明聰教授就是他堂哥。 現在想來,彭教授出名的「台灣自救宣言」是發生在1964年9月,所以這時的他應該是已經出獄,但在被人跟蹤的軟禁狀態下。當時也沒想到幾十年後我們會在美國以及回台後還有許多的機緣。當時留下很深的印象是,台大醫院經常看到的就是小報小記者都會找院長室給予特權插隊,非但要優先看病,更不可能接受醫學生「實習」。但彭教授就是罕見的不濫用特權,有教養的高尚學者。 我醫學院畢業後在台大醫院完成住院醫師訓練以及主治醫師一年之後,1979年赴美又重新開始接受住院醫師、專研醫師訓練,之後到堪薩斯大學醫院開始我的教學、看病、研究生涯,而定居於堪薩斯市。我常去堪薩斯州的曼哈頓拜訪與家人很熟,情如兄長的堪薩斯州立大學的黃金來教授(已故)。記得有一次,黃教授以神秘的語氣問我想不想見見彭明敏教授。我說我非常景仰他,來美以後也看了他的《自由的滋味》以及一些有關他的報導,很想能夠見到他。我也與黃教授分享我在台大眼科實習的這段故事。黃教授告訴我彭教授就隱居在他家附近。於是我有機會見到他,而後來在不同的場合也見過幾次面。我對他的印象最深的是他總是非常客氣,記憶力非常好。 我在1998年回國,最先是在花蓮慈濟醫學院服務。記得到花蓮還不到一個月,就有一位彭教授的友人打電話到醫學院給我,自我介紹他姓張,住在花蓮多年,是彭教授的好朋友,彭教授希望他能在花蓮照顧我,使我感動不已。 值得一提的是彭教授是New Yorker(紐約客雜誌)的長年訂戶,自從我回來台灣之後,他如果發現當期有作者為醫師或內容與腦神經科學有關的題目,常會看完以後就寄給我,而且都要我留下來,不用還他。我就是因為這機緣成為Dr. Oliver Sachs(薩克斯醫師) 的愛讀者。這位知名的神經科醫師作家出生於英國,後來定居於美國,是《紐約客》雜誌作家,他好幾本暢銷書在台灣也都有中譯本問世。 我搬回台北以後,有幸與我的同事們照顧彭教授的一些醫學問題。其實彭教授並沒有神經科的疾病,所以我常與醫療團隊的同事們說,我的角色是「家屬」而不是醫師。隨著年紀,彭教授也有幾次住院,記得在他最後一次的出院時,我情不自禁地寫了email 給參與他的醫療照護的同事們這麼一封信,「今天中午送彭教授出院,在他上了吳小姐特別安排的可以坐輪椅直接上車的計程車,我在車窗外向他搖手致意,他也點頭揮別的霎那,我忍不住要謝謝諸位在這麼長的住院期間的病危下,使他奇蹟式地康復。一種說不出的以我們醫護團隊為榮的感覺油然而生,我要在此向照護他的團隊深表感激,我們有機會回報這位畢生為台灣奮鬥的先知,是我們應當引以為傲的。也敬請護理部主任幫我將此信轉給勞苦功高的護理同仁們。」 記得有一次他與我談及晚上睡覺常有惡夢而不得安寧,我曾經問過他,這是否與他早年深信基督,而今感到空虛,是否考慮再去接觸基督教。他也談及過去自己曾經試著到教堂參加禮拜,但當有熟人發現他時都十分驚喜,而紛紛轉頭看他,引起騷動,使他感到困擾,所以後來在我的同學林信男醫師與好友盧俊義牧師的幫忙下,在他家開了兩次家庭禮拜。事後,他問我是否喜歡這活動,我說我不是基督教徒,因此我的感受並不重要,倒是他本人的感受是我們最關心的。想不到他坦白告訴我,他很感謝林醫師與盧牧師的好意以及多位親友的參加,但他覺得這活動並沒有帶來他所希冀得到的心靈上的幫忙,也告訴我,雖然感謝大家的參與,但還是暫時就不要再繼續了。 想不到在他身體日衰,最後一次住進和信醫院時的某個清晨還不到六點時,照顧她的阿蒂打電話給我說,彭教授有事希望與我討論。他接過電話之後,告訴我他看到一個非常使他驚嚇的影像:「我看到一個很長的英文字,接著便是有一把很鋒利的大刀往我身上砸下來,我非常害怕。」彭教授在電話中顯然很激動,由於他講電話是躺著講,看起來很喘,我也聽不清楚哪個英文字,所以我問他是怎麼拼的,他說他也看不清楚,很像是 destination 或是 dissemination, 接著他氣急敗壞地說,「你能不能馬上到醫院來,我需要你的幫忙。」 我深知彭教授一向都是十分客氣,他會這麼要求一定真的急需我的幫忙,於是我告訴他我住處離開醫院很近,在這清晨交通舒暢時刻,開車十五分鐘內就會到。當我到達時,他已經下床,斜躺在病床旁的沙發上,非常高興地與我握手。幾句客套話之後,他又重複地敘述他所看到這讓他十分困惑的字。我為了想讓他放下心來,我說我在開車來醫院的路上有了一些想法。我先告訴他,我畢業後本來是想做精神科醫師,而且我對佛洛伊德《夢的解析》這本書很有興趣,曾經與另一位同行的符傳孝醫師將這本書翻譯成中文,所以我想用「釋夢」的「發音的聯想」的方法來分析他所說的夢。想不到他第一時間就糾正我,「我不是做夢,我是看到的。」我當時的確嚇了一跳,因為彭教授一向對醫師十分客氣,但今天他顯得非常急躁。我先安撫了他幾句,希望他讓我嘗試做些詮釋。我問說,他所看到的那很長的英文字會不會是 identification,他平靜下來之後,回答我可能是。於是我告訴他,我認為他對台灣人最大的貢獻就是他是第一個提到台灣人需要有台灣人的「認同」,而這個字的英文的對應字就是 identification。如果他同意我的解釋的話,我接下去要解釋他所看到的刀光劍影,是因為他的勇敢提出「自救宣言」,使他由蔣介石想要「提拔的寵將」一變而為「追殺的大寇」。我問他是否同意我這般解釋他所「看到」或「夢到」的影像。他閉起眼睛思索片刻,接著慢慢睜開眼睛對我說,「我想你的解釋可能最貼近我所感受到的。」接著,他拉著我的手,問我一句,「我知道你不是基督教徒,那你能告訴我你信什麼教?你是無神論者嗎?」 我很誠懇地告訴他,我沒有宗教,但我不是無神論者。我說英文的「無神論」是 atheism,是否定神的存在,但我不是「無神論者」(atheist),對我而言,「來世」、「神」的存在,我還在追尋答案,到目前我還是認為這是「無法知道的」,英文稱之 agnosticism 「不可知論」。接著我告訴他過去我在美國時,曾經因為一對好鄰居是虔誠的基督教徒,他們說服了我與內人,與他們上過幾次教堂,最後我們還是覺得無法認同,而不再繼續這方面的追求。我在1998年回國後最初在慈濟醫學院服務時,也曾有一段時間非常想多認識佛教,但也在各種努力之後,還是不得其門而入。我坦然告訴彭教授我非常羨慕那些有宗教信仰的親友,但我到目前還是「不可知論者」。 彭教授說,「這樣說來我想我也是『不可知論者』吧!」他很誠懇地告訴我,他因為從小生長於基督教的家庭,他知道基督教可以幫忙他得到心靈的安寧,但他除非想透了他真的相信這宗教,他不能,也不願意為了要「利用」而皈依基督教。我到現在還記得他說這話時的深邃堅定的眼神,我對他的「高尚情操」留下很深的印象。後來盧牧師告訴我彭教授自稱他是罪人,並希望盧牧師能替他安排洗禮,我心中替他高興,因為他真的找到了上帝。我也在此補上一句我非常尊敬的學長同事加註的一句話:「彭教授在長期為他的理想奮鬥過程中,也有不少親友受難。在人生最後階段,人們常會回顧一生:他有遺愛世人的奉獻(legacy),也有所感恩,但也有所懺悔。他最後能找到上帝,可以說是一個圓滿的句點。」 幾個星期之後,四月八日早上我到醫院才獲悉他在當天清晨深睡中安詳地過世。我趕到病房時,盧牧師已經在現場,而他們已把他的遺體蓋上了繡有十字架的聖毯。我非常感激他們揭開了聖毯,讓我看到他安詳的遺容,有機會向他鞠躬敬禮,同時我也對盧牧師這位可敬的好友道聲謝謝。我也對隨伺身旁無時不在的阿蒂致上最深的謝意。這位來自印尼的看護這段期間日夜照顧彭教授不遺餘力,此時正值她們回教徒的齋月,特別辛苦,這幾個月也真辛苦了她。 最後我特別在此謝謝吳慧蘭這位彭教授已退休多年的秘書,她真的是所謂的「退而不休」的忠實夥伴,她的細心、關懷以及多次聰慧的決定都使彭教授轉危為安。當然我要對我們醫院的醫師、護理師與其他同仁致上真誠的感謝,因為大家的努力,他平安地走完他的精彩人生。 (作者為醫師)
賴其萬 推薦數:2988  2022-06-03
恩恩爸爸的7點疑問

恩恩爸爸的7點疑問

恩恩爸爸林先生在臉書提出的7點疑問如下: 1.誰制定新北這個SOP?誰該為此負責? 2.衛生局(衛生所)失聯的原因?當下的指揮官是誰? 3.消防局和衛生局人員,對於病況的詢問太少,為何要不斷重複問個資?先進的防疫派遣系統在哪裡? 4.衛生局和雙和醫院的通聯記錄和電話錄音,檔案紀錄在哪? 5.雙和當天有不收covid病患嗎?為什麼分隊還要回頭找勤務中心確認「不是有通報不收?」衛生局怎麼通報聯繫的?消防局救護科是怎麼布達的? 6.消防局第一通的接線值勤員有明確把恩恩意識不清狀況,轉達給施小姐嗎?當下勤務中心的指揮狀況如何?當日指揮官是誰? 7.第一通電話已經知道恩恩昏迷, 為什麼沒有判斷要緊急派車處置,卻要我們打1922? 邏輯真是清楚,如果是我早就崩潰了!
李忠憲 推薦數:2801  2022-06-23
他們是當作沒看到嗎?

他們是當作沒看到嗎?

他們是當作沒看到嗎? 國魚獨角戲   #聲援郭彥均就每個生命都是寶 #面對恩恩就只是一個數字? #向新北市索資一個半月了你們在哪? ※新聞連結 https://newtalk.tw/news/view/2022-06-01/763639 ============== ※朱立倫 https://www.ettoday.net/news/20220526/2259859.htm ※韓國瑜 https://money.udn.com/money/story/5930/6348435 ※趙少康 https://newtalk.tw/news/view/2022-05-28/762015 ※盧秀燕 https://udn.com/news/story/6656/6349427 ※張善政 https://bccnews.com.tw/archives/232902 ※張麗善 https://www.chinatimes.com/....../20220529002753...... ※江啟臣 https://www.chinatimes.com/....../20220528003282...... ※李貴敏 https://udn.com/news/story/6656/6349934 ※萬美玲 & 林奕華 https://newtalk.tw/news/view/2022-05-29/762180 ※蔣萬安 https://www.ettoday.net/news/20220528/2261116.htm ※黃珊珊 https://news.tvbs.com.tw/politics/1804692 ※邱臣遠 https://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3943399 ※王婉諭 https://www.mirrormedia.mg/story/20220530edi040/ ※朱學恒 https://www.ftvnews.com.tw/news/detail/2022530P07M1 ※謝龍介 https://udn.com/news/story/6656/6348091 ※徐巧芯 https://tw.appledaily.com/....../TXAPGCHT6VB3LOFIPQSYDCKBLQ/ ※游淑慧 https://tw.appledaily.com/....../EKZSNTK27VDO7AUV62QFIXKZFI/ ※羅智強 https://udn.com/news/story/6656/6347816 ※王鴻薇 https://news.tvbs.com.tw/politics/1804343 ※陳美雅 https://www.chinatimes.com/....../20220529002182...... ※柳采葳 https://news.tvbs.com.tw/politics/1804701 ※林鼎超 https://udn.com/news/story/6656/6349011
百柯全書 推薦數:2489  2022-06-23
徐自強冤案,刑求者就是侯友宜

徐自強冤案,刑求者就是侯友宜

我知道徐自強冤案,但我竟然不知道刑求者就是侯友宜。 這種人還想選總統,台灣還有天理嗎? 陳美娟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又聰明又壞就是災難 #原來侯友宜真面目如此 #新北市民亂投票的報應 文轉 周軒 真的很佩服東豪哥,以下是他在CoCo姐節目辣新聞對侯友宜的解讀,特別提到了一個過往很有名的冤案「徐自強案」。 https://www.ptt.cc/bbs/HatePolitics/M.1656012020.A.969.html 陳東豪 其實侯友宜一直都是這樣,他沒有變過啦 因為我認識侯友宜,從那時候跑新聞,認識到現在 侯友宜,為什麼說侯友宜沒有變,我先講一個小故事,你就知道了齁 我們都知道以前警察在辦案的時候喜歡刑求 如果大家有印象有一個徐自強案,他被關了21年,後來終於重審無罪 為什麼,罪證不足 還有一個什麼,他有不在場證明 還有什麼,他被刑求 當年他被刑求的時候,侯友宜開記者會 (比一個抓的動作)因為抓到徐自強了 就是抓到人的時候開記者會的 然後呢,徐自強要被偵訊之前,他對徐自強丟下一句話什麼 "你如果不說實話就走著瞧" 然後侯友宜因為是官,刑求他不會負責的,所以他就上去了 徐自強被帶到偵訊室,(比一個打的動作)當然就被打啦 被打了,21年,你有沒有聽過侯友宜對徐自強案講一個對不起 從徐自強後來被翻案,無罪喔 我為什麼要講這樣的事情,你再回來看恩恩 恩恩過世的第一個時間,他知道要出來開記者會 他知道要哭給,面對鏡頭哭給大家看 哭完那一次以後到現在為止 為什麼昨天,他要去講這些話,感同身受,負全責 如果沒有那11,這些錄音檔出來,他會嗎 (搖手)不會,侯友宜會站出來講這些話 是因為被那些錄音檔逼得他不得不出來,因為已經沒有人可以替他擋子彈 他還算蠻聰明的,可是你知道有時候人聰明又壞是很可怕的事情 恩恩爸爸跟媽媽一家所面對的事情 以前是誰在面對,是徐自強在面對 那個時候你會相信一個殺人犯嗎 這個社會不會相信啊,所以徐自強孤立無援 恩恩這件事情他等了40天,新北市政府有沒有進一步告訴他說,那天發生什麼事情 沒有啊,所以恩恩爸爸只好站出來啊 等到恩恩爸爸站出來之後,北市府裡面,新北市政府還有一些側翼怎麼講 要選舉,想要選舉,操作 這些話是侯友宜講的嗎,都不是,可是侯友宜身邊的人不知道嗎 但是我講他壞還不是只有這樣子 你去想想看一個正常的人會不會去做這件事情 我想正常的人,沒有人格分裂的人 已經知道錄音檔出來了,然後他還安排他自己的行程裡面有幹嘛 里長去送蛋糕,唱生日快樂,然後老人會的活動呢,就跟這些年長者一起跳毛巾操 你如果再回去看那個畫面,你知道侯友宜跳毛巾操的樣子有感同身受? 我講正常人,我們今天設身處地 如果你今天是那個位子,你知道做錯了某些事情 然後你知道我準備要講,我要負起全部責任 我要對外面講說,我要保護我的下屬 (雙手比劃毛巾操動作)然後我在跳毛巾操 我在那邊唱生日快樂,他唱完,這些動作全部做完之後 一轉身,他就告訴你,我負全責,感同身受 他在演,而且演得 為什麼講說壞 在錄音檔沒有出來之前,新聞界承受多大的壓力 不是只有張雅琴,雅琴姊一個人在承受壓力 這件事情喔,講出來真的不好聽 為什麼有些電視台,它不是綠的,一天出五條新聞 後面這些事情,如果被講出來,能看嗎 為什麼我說他壞,侯友宜壞,這件事情是侯友宜去恐嚇人家的嗎 當然不是,因為他下面也還有人嘛 為什麼會有人,有些電視台前面不太碰 等到錄音檔一出來的時候,一天給你出五條 新聞界,我們有時候,我不敢講我時時刻刻都能夠維持住正義 有的時候我們還是會忍,可是有那個機會,有那個破口的時候,你就會知道 新聞界這一次是不分藍綠的,我自己知道,我比較偏綠 但是你如果注意看新聞界這一段時間有很多事情 那個新聞的出來,那個次數,那個節奏 為什麼,都是因為侯友宜 侯友宜的壞是壞在哪裡 再好的SOP,不管你用哪一套SOP,不管是中央的,或者侯友宜自己創的 只要有人接電話,可能會差幾分鐘 可是我們今天在講的,不是差幾分鐘的事情 然後他全部推給陳時中,說是你中央的SOP 他不願意面對,為什麼,他不想留下一個缺點 然後40天裡面,不聞不問,等到需要作秀的時候才會出來 類似的事情其實不只,我們自己在跑司法齁 你知道警察其實,明星警察,尤其是 有些警察可以分兩種,一種他只會辦案,很會辦案,可是他不太會面對鏡頭 有一種警察,他會變明星是因為他知道怎麼面對鏡頭,他知道怎麼處理跟新聞界的關係 在以前那個時代,沒有直播,沒有網路 你只要跟記者維持好關係,你的社會形象就會很好 可是在這後面有很多你沒有看到的事情 對恩恩的事情,侯友宜現在在賭一件事情 反正我交給司法,第一個先擋住 拖兩個禮拜之後,賭你們講不下去 賭台灣的老百姓,慢慢慢慢地情緒就會淡忘了 賭到了8月的時候,大家就沒感覺了 可是我要講一句,我要再跟大家講一句話 我剛才為什麼一開始先講徐自強 徐自強是完全,那時候在當時的社會氛圍裡面是完全不被信任的 恩恩這件事情,他不太敢這樣子 可是如果這種狀況,他都可以去操作成藍綠政治攻防 他都可以對恩恩一家人這樣子 哪一天,換成是你我,任何一個人單獨面對到侯友宜,侯市府的時候 你就要知道那個會有多痛 如果一個人不是人格分裂,我就不可能說 我明天要跟你講,我要扛全部的責任,然後我今天還可以去唱生日快樂 那個實在太反諷,正常人怎麼會有這種事情 你明明知道說,錄音檔要出來 錄音檔要出來之前,跟錄音檔出來之後,完全是兩個態度 然後還要繼續給人家家屬製造傷害 恩恩家,恩恩的走是一個悲劇是一個痛 可是你要知道說這70天來,尤其是在恩恩爸爸站出來之後 新北市政府加諸在恩恩他爸爸,媽媽身上的這一切 那個是二次傷害,然後你居然還敢講你感同身受 這真是太壞了,不要這樣子 人都會有犯錯,但是不需要這個樣子
陳增芝 推薦數:2354  2022-06-24
鐵漢的人設​  ​

鐵漢的人設​ ​

我以前認識一個自立報系社會組的記者朋友,他沒事就喜歡在派出所跟警察泡茶聊天還有玩Windows的新接龍(二十年前警察值班時很愛玩的小遊戲)。有一次他跟著警察跑去參與圍捕通緝犯的行動,雙方正在通緝犯的住處外面對峙,他因為無聊只好跟認識的刑警在巷子抽菸聊天。​ ​結果現場突然槍聲大作,我這位朋友轉頭才正要跟剛才聊天的刑警詢問發生什麼事情的時候,他才發現所有的老鳥刑警都已經找到掩蔽物躲好,就剩他一個人還叼根菸站在馬路中間,像個笨蛋一樣。​ ​我想說的是,江湖在走,不管是黑道還是刑警,再怎麼Hardcore,都一樣會怕槍,只有菜鳥天兵才會把槍聲當成鞭炮聲在聽。以前當兵也常聽學長說,新兵怕砲,兵怕槍,一堆快退伍的老鳥S在莫名流彈或是膛炸走火的故事更是不絕於耳。​ ​其實在槍彈面前,說自己不怕,說自己像條鐵漢,都是演的。1997年發生陳進興挾持南非武官大使一家的事件,當時侯友宜身穿防彈衣鋼盔,全副武裝地躲在只穿西裝的謝長廷身後的景象,就是一般老鳥刑警會有的掩蔽本能與正常反應。為了保命或是為了策略,這樣做並不可恥,但是事後不要吹噓自己多勇多猛,功勞都是你的就好。​ ​但是侯友宜跟國民黨這群人呢,就偏偏想把陳進興挾持南非武官事件的功勞全部攬在自己的身上。在2018年的地方縣市選舉造勢晚會上誇稱自己在當時多勇多強,好像勸降陳進興都是侯友宜的功勞一樣。​ ​此番言論也惹得鄭南榕的遺孀葉菊蘭忍不住跳出來替謝長廷說話:「他(侯友宜)今天可以誇誇其言,漠視事實變造事實,說他是多勇敢進去,手無寸鐵的進去,人家早就進去,謝長廷已經去勸陳進興了....陳進興是謝長廷勸降的,不是侯友宜。」​ ​當然,2018年民進黨在地方選舉大敗後,也沒人鳥這件事了。此後也更奠定了國民黨為侯友宜所架構的鐵漢刑警「人設」(人物形象設定)路線。尤其在2020年「高調的草包」韓國瑜敗選之後,國民黨內的台籍協力者亟需為「低調的草包」侯友宜重新形塑一個「鐵漢神話」。​ ​這種以「鐵漢人設」來掩蓋「草包本質」的作法的確獲得了不錯的成績。加上新北市政府承接「剪綵王」朱立倫給媒體大量業配費用的傳統,讓各家媒體對新北市都是報喜不報憂。侯友宜就算防疫期間,市內住民死傷慘重,防疫成績全國倒數第一第二,但是民調還是一樣全國最高。​ ​所以侯友宜跟國民黨這群人就更有恃無恐地演上癮了。侯友宜在他2021年出版的公關書「紅背心的征途:承擔、視野、勇氣」裡面,大談特談疫情期間他跟中央民進黨政府唱反調的事情,還一直強調「中央不能做,他們地方自己做」的「果斷」與「勇氣」。​ ​好啦,你當中央政府那些專業醫療團隊與公衛幕僚都是白癡的結果,就是捅出了新北市自訂SOP,導致119不能跳過新北市衛生局直接派車,也因此大大延誤恩恩送醫時間的大簍子。​ ​即使第一線基層早就向新北市上級反映不能這樣搞,也一樣得不到已經演上癮,打腫臉裝鐵漢的侯友宜與國民黨重視。最後就是落得連錄音檔都不敢交出來的難看場面。​ ​侯友宜曾霸氣地在他的書中宣稱新北市自行其政的紓困專用章由「侯友宜全權負責」,請問這次新北市故意跟中央不同調,自己地方搞出了個119的SOP,導致延誤恩恩救命的時間,也是「侯友宜全權負責」嗎?​ ​美國獨立製片導演Sean Baker曾經說過:「一個糟糕的演員就是完全沒有在聆聽另外一個角色在講什麼的人。」​ ​侯友宜就是這種糟糕的演員,只顧著想把自己的台詞唸完,只顧著想要演出鐵漢的人設,只顧著在鏡頭前面裝出誠懇關心的樣子,卻完全沒在聽中央政府與基層人員給他的勸告。​ ​不過,「鐵漢」演不下去就算了。之前那麼多關心「很多孩子走了」的人,你們現在也不演囉?​ ​========​ 照片為新北市政府於白沙灣舉辦的海龜野放活動,侯友宜為了給記者拍照,壓著一級保育的玳瑁海龜還不放走的景象。(照片為自由時報記者所攝)  
Mock Mayson 推薦數:2259  2022-06-10
侯友宜收買媒體 三民自也難倖免

侯友宜收買媒體 三民自也難倖免

就這麼剛好,我去年的今天抓出侯友宜收買媒體,就連自由地方版,也全部在幫侯說好話。其實只要注意一下就知道,自由地方版、地方記者發的即時,對侯都是隱惡揚善。三立、民視則是每天都有不痛不癢的新北市超正面政績新聞。 三民自是如此了,更何況是那些汪洋養的小走狗。 所以侯友宜因為陳時中確診,得意忘形到狂笑3聲,又酸又諷的,TVBS會連忙將原來的標題、內文都改掉。因為侯友宜不爽了啊! 漏網鏡頭/陳時中快篩陽侯友宜:聽說要選台北市長的人都確診 陳時中快篩陽 侯友宜:應該沒有打1922、祝早日康復 曾韋禎 2021年6月14日 侯友宜只能捧不能罵? 侯友宜大概平常收買記者慣了,就連自由時報的主線記者,也忝不知恥地在5月23日、31日,仗恃自己是小主管,在地方版發發特稿吹捧侯友宜。 或許因此讓侯友宜有自己只能被捧、不能被罵的幻想;好像他做的都是對的,罵他的都是側翼。 從不檢討新北市從疫情爆發到現在,為什麼幾乎天天搶下確診數冠軍?承認自己不行而交給中央的苗栗,都能結束掉疫情大爆發;侯友宜卻只能靠他收買的記者來互相取暖。簡直是莫名其妙。 侯友宜在疫情爆發至今的表現,充其量,就是草包一枚。嘉義之恥。  
曾韋禎 推薦數:2250  2022-06-14
新北消防局作秀不是一天兩天的事

新北消防局作秀不是一天兩天的事

關於這幾天的紛擾,我想說說心裡話,也同時回應消防局長官薄如蟬翼的同溫層們的言論。 我離職後一直是過著平淡無奇的日子,閒雲野鶴沒什麼煩惱,這是我想要的生活!我喜歡藝術、喜歡文化、喜歡旅遊、喜歡到各縣市找前消防同事們串串門子,我沒有在看電視,這世界的紛紛擾擾,我不是視而不見,是根本沒看到。 一直到接收前同事的電話,也就是關於這齣消防局演戲門案件。第一時間非常非常震驚且存疑的!接下來我想要查證是否屬實,我又再次聯絡其他三四位局內部基層人員,才確定這件事真真確確發生在我們這塊號稱以民為主的土地上!我很煩惱、很焦躁,今天我需要淌這個渾水嗎?我爆出來,勢必這陣子會無法工作、沒有收入,甚至會遭受報復!在我冷靜過後,我決定先尋找有在關心恩恩案的新北市議員,所以我從google上看到瑋姍持續有在發聲,進而馬上前往服務處請求協助!而後經討論為避免打草驚蛇,讓消防局有時間滅證,遂去調查局詢問副座及組長對這案件的看法,大家都很震驚,但要調查偵辦仍須由內部人員出面具名或化名舉發,我不知道用字正不正確,我不甚了解這些法律,反正這條路是行不通的!我也沒有希望我的前同事們站出來,這對他們壓力太大了!我也不想去說服他們,我不想要害了這些有良心的學長學姊。 離開調查局後持續訊息與調查局組長討論法律問題,瑋姍團隊也持續在想要用什麼方式既不打草驚蛇,更重要的是可以保護到基層同仁,那些被下令作假的學長學姊。 我寢席難安、徹夜難眠,決定好好疏理這天龐大的資訊量,然後寫下了這篇文!我向瑋姍說,我真的受不了了!我要發文了!這篇文,媒體可能標題下得比較誇張,說是控訴也不是,我只是揭發事實,這件演戲門!因為我不說,全世界包含最重要的恩恩家庭都被蒙在鼓裡!這是我的原意。 新北消防局作秀惡名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基層都苦不堪言!例如,每次有地震發生,特搜人員要先到局本部集合,讓大陣仗的媒體拍張照,在搶先各個縣市之前發新聞說「新北市準備好了!」然後這些特搜人員再回到分隊待命。我一直覺得這件事很無聊,消防員本來就是隨時準備好了!還用這樣大陣仗來回奔波嗎?有需要出勤就直接從分隊出勤就好!需要這樣作秀嗎?你新北市準備好了,那其他沒新聞的縣市都沒有在準備嗎?其他縣市沒有救災能力嗎?為什麼別人可以多做事少說話,而我們新北市就要話那麼多、那麼愛在媒體上作秀?所以許多基層隊員不是離職就是想盡辦法調離新北,離開黃德清的魔手,他們被稱作「脫北者」,被稱脫北者是光榮的,大家會狂肆恭喜慶祝!新北市消防是媒體寵兒,公關做得很好,長官升遷快,基層背下許多與救災救護勤務無關的事。 我的本意就是要揭發新北消防光鮮亮麗背後的醜陋!進而幫助恩恩家庭! 我也沒想到金玉其外的消防局,為了掩飾敗絮其中的黑暗,由李宇松出面控告我,並在媒體上扭曲我的原意。如此大動作,我怎能接受如此污衊? 各位有聯絡我的數十位媒體朋友們、主持人製作人大哥大姐們,你們最了解,在我發文後,我一率拒絕接受訪問,我的回答是,我該說的都鉅細靡遺寫出來了!其他交給社會公評!我無意曝光,最主要的原因是,我不想被模糊焦點,怕被有心人說我想要出風頭、想要出名。這個請各位媒體大哥大姐們幫我作證! 為什麼之後我會上「新台灣加油」節目呢?因為在消防局告我後,我前往瑋姍服務處與律師先聊聊後續,同時,瑋姍一再提醒我,我今天已經被消防局污衊了,一定要為自己澄清!不然社會大眾會對我有所質疑,因剛好當日有節目,我才前往錄影。在這次之後也沒有再接受任何媒體包含電話連線、視訊連線,都!沒!有!我只想要快速回到正常生活,並私下用我有的資源協助恩恩爸爸! 沒想到消防局多位長官開假帳號四處攻擊我,我有很明確證據這些假帳號就是局內什麼職等、在什麼科室的長官,而且還有在上班時間上網對我攻擊抹黑!我當然不可能接受這些躲在黑暗處的蟑螂對我潑屎,因此我也收不了手了!這些長官你們想想,你們如果得民心,為什麼我一個離職隊員會得到那麼多資料及訊息?說真的,身為公務員,你如果善待基層,今天即使你做了壞事,基層也是會原諒你!結果你們恬不知恥,把矛頭通通指向我,只因為我把這塊消防布掀開,如此坦白攤在陽光下。你們這些蟑螂,我不會針對你們,因為這又會模糊了焦點,你們放心,還是可以好好吃飯,領著薪水! 我去年曾被義大利品牌的職人誌訪問,內容我有提到「2009年我初任公職,服務於新北市政府消防局特種搜救隊,執行火災、其他災害及緊急救護任務,我非常喜歡這份工作,即使離職後我也以曾經為一名消防隊員為榮!但在公務體系數年後,2015年我開始對我自己的人生感到疑惑!我從小就有很多夢想,也很喜歡嘗試不一樣的事物…」我離職的原因除了官僚文化外,最重要的是要去追逐不一樣的夢想! 給長官薄如蟬翼的同溫層們,我沒有狹怨報復!我對消防局沒有怨,今天發生這一切,「是你們自己自做聰明製造出來的!」然後不斷攻擊我,逼得我要持續回擊!你說我離職好,撐不起消防活菩薩嗎?也是!我從任公職到現在離職以來,從沒有覺得消防是什麼菩薩,它就只是一份工作,一份有領薪水,工作內容是救災救護的職業!說菩薩太矯情!若要說菩薩,這個國家、這個世界,所有不害人的人、安分守己的人都是菩薩!巷口的麵店阿姨,在我肚子餓、淋著雨時,為我煮一碗熱騰騰的陽春麵,她也是菩薩! 再回來,我單純只是要揭開這塊布,救救無辜家庭及消防基層!只要你們設好停損點,在我對李宇松提出告訴後,我要讓我的生活回到平靜。我不想要有電話、不想要有訊息、我想要天天可以想出門就出門,我知道到目前為止你們仍然無動於衷,你或許也覺得這世界拿你們沒辦法,你們也知道你們還是天天飯照吃薪水照領。這我不管,反正這世界有好人,相對也有壞人,每一位張姓網友撼動不了你們! 反正,地球照轉。 地球照轉! Peter Pann
張津唯 推薦數:2170  2022-06-11
「鄭成功收復台灣」 從未發生過

「鄭成功收復台灣」 從未發生過

我剛剛看到一張圖才知道 小時候被教的「鄭成功收復台灣」 可以說「從未發生過」。 == 第一張圖是我小時候的印象,我還以為那21年間鄭成功就是全島的唯一統治者,叫做南明時代。 結果才發現,事實上是圖二,在粉紅色區域以外,都不是東寧王國領土。 第三張圖,這個熱鬧非凡、各方勢力盤據的台灣,才是1664-1683年台灣的真實樣貌。 == 那為什麼,我會得到當初這樣的印象? 更別說看著鄭家來又看著他們投降的大肚王國,存在超過100年。 對整個台灣來說,鄭家是一個過客。 == 看著對岸大肆慶祝鄭成功收復台灣360週年, 都快以為鄭成功是為了統一來收復台灣的了。 但大家也知道鄭家是跟日本求來海軍,為的是對抗大國的統一,才流亡到台灣來的。 只是後代不再抱著「反攻大清」的口號,最後投降罷了。 == 對某些人來說,歷史是他們創作的童話。 只要你不在意,也不清楚,官方可以設計一個全新的起源故事,定義你叫做「什麼人」。 千萬不要忘記自己的名字。名字一旦被奪走了,就會找不到回家的路。
杜承哲 推薦數:2147  2022-06-18
人肉搜索

人肉搜索

【人肉搜索】 十年前曾有一部電影以PTT肉搜為主題《BBS鄉民的正義》 『人肉搜索』應該是老鄉民必備的基本技能, 我跟白粉藥師十幾年前都是讀嘉南藥理科技大學, 當他整天在教室裡讀書準備考試時, 我下午都翹課去學校對面巷內那家網咖泡著, 我的『肉搜技能』就是在學生時代練成, 同一間學校的兩個學生點出完全不同的天賦樹, 在人生的分歧選擇中,我有我的強項,他有他的短處, 這幾天我表演了如何肉搜北市府公務員上班摸魚,  操作細節寫得比生科實驗步驟還仔細, 根本就是『猴子也能學會的肉搜教學』, 白粉藥師看不懂學不會就算惹, 竟敢質疑國家機器洩漏資訊給我? 我都還沒懷疑他考藥師有沒有偷作弊勒,笑死. === 柯文哲已經講上班時間上網是不對的行為, 總之公務員就是上班太閒才會玩PTT, 建議柯粉們趕快改說法, 不要再洗上班摸魚沒什麼啦, 揣摩上意都不會,難怪只能當DJ.  
劉宇 推薦數:2110  2022-06-06
所有的報紙隻字未提,厲不厲害 ?

所有的報紙隻字未提,厲不厲害 ?

更可惡的是你們知道嗎?新北消防局演戲給恩恩爸那件事,新聞出來的隔天,除了網路媒體,所有的實體報紙,全部沒人報導,隻字未提,厲不厲害 ?
Mr.柯學先生 推薦數:2104  2022-06-24
PTT的政治板只剩兩成發文量

PTT的政治板只剩兩成發文量

我以為.. 俄羅斯士兵不斷被普丁推去送死的情節不會發生在台灣。 我錯了。 備註: #北市府內被抓到的PTT網軍頭剛好都是民眾黨籍 #柯老闆堅決維持黨籍公務員上班時間可續上PTT #自幾個網軍頭被抓PTT的政治板只剩兩成發文量
蕭瑩燈 推薦數:2090  2022-06-15
美國最高法院推翻49年前墮胎法的裁決

美國最高法院推翻49年前墮胎法的裁決

06/24/2022星期五 同時今天最高法院也推翻了49年前的有關墮胎法Roe v. Wade的裁決。美國是從那一次裁決之後,普遍允許合法墮胎。但是今天的裁決是說,以憲法而言,1973年的那一次裁決本身不是法律。政府必須就墮胎重新立法。其次,憲法中沒有有關墮胎的法律權限字眼,而所有沒有在憲法中列明的項目,都屬於州政府的權限。所以墮胎法應當由州政府各自立法。 這是美國憲法中非常明確的、有關聯邦與州政府畫分管轄權的界線。但是自從1973年那一次裁決之後,美國自由派跟民主黨就興高采烈的,強制性的將那一次裁決當作是法律。禁止任何人提議重新立法。(因為同一原因,也不能相信民主黨說的,墮胎是憲法賦予女性的權利,因為憲法中毫無墮胎的字眼。) 所以嚴格說來,今日的裁決不是全面推翻墮胎法的合法性。而是要美國循正當的立法程序,重新規劃。 今日的主要裁決由大法官阿里托Samuel Alito撰寫,與他立場一致的聯署法官包括湯瑪斯Clarence Thomas,戈薩其Neil Gorsuch,卡瓦諾Brett Kavanaugh,以及巴瑞特Amy Coney Barrett。內容與兩個多月前被(非法)洩露的意見草案內容相似。沒有因為連月來的抗議而改變。不過除了上面陳述的理由之外,湯瑪斯,卡瓦諾,以及首席大法官羅伯茨另外也寫了一份裁決,裡面強調,這次的裁決不是全面推翻Roe v. Wade,並且強調,憲法對於墮胎沒有立場,所以大法官對於墮胎之事也是保持中立。顯示這裁決純粹出於憲法原則。 所以嚴格說來,這項裁決也是以6-3通過的。唯一反對的是三名自由派法官。 不過今日裁決之後,所有支持Roe v. Wade的群眾已經展開抗議行動,民主黨領袖包括拜登,參眾兩院民主黨領袖等,以及主流媒體都已表示憤怒及反對。 這次裁決之後最明顯的變化將是,美國將有十幾甚至二十幾個州將會立即推出法律限制墮胎行為。這包括對於因為何種原因懷孕可以墮胎(強姦,亂倫,以及對母親健康有致命危險等),以及超過多少個星期的孕期之後就不可以再墮胎的規定。與此同時,美國有19個民主黨州分則有完全的墮胎權利,不僅由政府資助,而且好像紐約州甚至可以在產前一刻墮胎。 預料未來有些懷孕女子必須越過州界去墮胎。今日已經有十多個大公司宣布,會資助女職員越州墮胎的旅行及醫療費用。 這星期最高法院已經連續做出多項重要裁決,包括教會學校的資助,持槍自衛的規定等,預料下周還有有有關邊界移民(是否必須停留在墨西哥)的裁決,以及聯邦政府是否有權力制定有關環保的法律(包括禁止開採石油的規定)。前面幾項裁決都可以見到,川普任命的三名法官的影響力,左右了裁決立場。未來兩項相信也有同樣的作用。(所以今天拜登將這項裁決的責任,都推到川普身上。)
袁曉輝 推薦數:2080  2022-06-25
侯友宜欺騙疫情指揮中心

侯友宜欺騙疫情指揮中心

是囉~我之前就說了,如果侯友宜可以騙恩恩爸的話,那有什麼理由不騙疫情指揮中心咧~ 畢竟在侯友宜執政下的新北市政府,可是將掩蓋真相和卸責,當成了最重要的工作了。 Patato Hsieh 侯友宜就是這種人,事發時丟一些沒有正確性的資料給陳時中,騙陳時中幫他們說話;然後陳時中確診的時候在那邊哈哈大笑… === 周玉蔻今(23)日也在臉書發文表示,新北報給指揮中心「6點09分時接洽到醫護人員」,但依照吹哨人爆料公開的錄音檔及調查報告,這時刻消防局打電話給中和衞生所,卻是沒有人接、唱空城計,而「5點40分上缐」,是恩恩爸爸打電話給1922,但是1922到晚間8點多才連絡到新北市衞生局。 周玉蔻指出,指揮中心表示當時陳時中是根據這些僅有資料,尚無法判斷新北市有延誤,「現在發現,是新北市府刻意欺瞞了指揮中心,誤導阿中,居心不良!」更喊話:「立法院衞環委員會要不要好好調查?」
Rober Wang 推薦數:2079  2022-06-24
整個侯市府都姓謊

整個侯市府都姓謊

原來是整個侯市府都姓謊 新北市從侯友宜到諸位局長、發言人、國民黨議員,這幾天在鐵證如山下,宛如神風特攻隊一樣,天天出來講同樣的謊話。賴給中央、推給司法。 但所有證據都顯示,這就是新北市的問題。至於司法,這根本就是不存在的幻想案件,消防局主管告爆料人,與這整個過程有啥關係。 過了5天來回顧,姓謊的是整個侯市府。
曾韋禎 推薦數:2073  2022-06-24
魏筠真的有乖乖做家事嗎?

魏筠真的有乖乖做家事嗎?

孩子的法學教育不能等~~ 魏筠12歲就學習訂定契約 知到甲方乙方 契約期限 契約內容 雖然只是大魏與小魏筠的家務約定 #但魏筠真的有乖乖做家事嗎 魏筠   我12歲的時候,跟爸爸訂定的家務工作契約 這充分顯示我爸爸是個法律宅,我是個小資產階級(這真的是他以前對一個小學生的我的形容) 洗衣曬衣折衣服30元 澆花掃地拖地其他其他10元
覺醒的硬頸時代 推薦數:2037  2022-06-15
民主黨的說謊大王

民主黨的說謊大王

06/12/2022星期日 見到加拿大媒體又很起勁的報導,那個民主黨的說謊大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Adam Schiff謝夫說,他們的調查委員會「有足夠證據」可以讓司法部起訴川普。這個謝夫就是在過去好多年多次在電視上,斬釘截鐵地說,他有鐵證如山證明川普是俄羅斯特務,和普京串通好讓他贏取2016年跟2020年大選。事後證明他說謊,(因為FBI一直都有跟他們會報調查內容),他卻無須受到任何檢控。他而且在2020年因為烏克蘭一通電話,彈劾川普之前,謊稱他從來沒有見過那個告密者(吹哨人),後來發現那告密者事先與他的辦公室多次聯絡。(他還因為這件事,被民主黨之友華盛頓郵報頒發四個說謊的長鼻子。下圖。) 他居然敢在今天的ABC新聞雜誌This Week 中再次振振有詞:「法治精神必須每一個人平等對待,即使是總統。」事實是,過去六年川普沒有一天不是受到冤獄對待。這些人怎麼可以這樣狠。過去六年他們調查川普跟身邊人過去二十年的事業跟私人生活,用了他們上千萬元的律師費。到現在甚麼也沒查出,只讓一個過去的律師Michael Cohen,一個過去的競選經理Paul Manafort入獄。其他的都是冤獄。換了任何一個人受到這種待遇都會精神崩潰。 現在民主黨又利用一月六號的事件,每天製造「川普又要坐牢」的新聞,目的不外是要遮掩民主黨本身的爛攤子。事實是,民主黨面臨十一月將面臨中期大選滑鐵盧,所以要不斷讓川普的負面新聞上報。連紐約時報這周末都忍不住了,刊出一篇長文說,民主黨內部軍心不穩,一來都不相信拜登可以帶領他們度過目前的財政困局,其次都希望拜登放棄2024年繼續競選,說他不是適當人選。這是繼NBC,CNN等媒體之後,又有一份民主黨的盟友做出同樣的呼聲。 這篇由兩位記者Reid Epstein跟Jennifer Medina合撰的文章中指出,民主黨人現在非常焦急frustrated,並懷疑拜登是否有能力拯救這個黨在十一月不至於大敗,更懷疑他有能力帶領民主黨進入2024年的大選。 這篇文章說,他們訪問了五十位民主黨官員,以及多名民主黨的選民,他們都對共和黨的躍升感到悲觀。並且明確指出,目前似乎只有一月六日事件是拜登最後的也是最好的機會,讓那些搖擺選民可以忘記通貨膨脹跟汽油價格這一類的議題,讓他在中期選舉有好一點的成績。更擔心拜登的年紀,他無法阻止川普第二次當選。(這不是我的話,是原文中的句子。) 這篇文章引用了很多資深民主黨人的話,對拜登多所怨言。有的說他總是出問題gaffes,特別是在國際舞台上出狀況,影響政府信譽。有的說他的年紀已經不適合再出馬,希望他早日宣布不再選,讓新人可以出來,創造新氣象。 這篇文章說的多清楚,一月六日的調查已經成為他們最後一根救命的繩子,他們必須大大的利用。
袁曉輝 推薦數:2012  2022-06-13
侯友宜總統夢碎

侯友宜總統夢碎

侯友宜幾近冷酷的不動如山,看在中間選民和為人父母者的眼裏,他幾乎已經完全斷送了總統夢。
王瑞德 推薦數:1994  2022-06-13
為什麼不顧一切要護航侯友宜?

為什麼不顧一切要護航侯友宜?

  恩恩案爆發至今,新北市、消防局、衛生局種種說謊、出包不斷,大概如下。所以,侯友宜無論如何都無法面對。
曾韋禎 推薦數:1987  2022-06-15
為了侯友宜新聞曝光,延誤恩恩送醫?

為了侯友宜新聞曝光,延誤恩恩送醫?

請侯友宜市長和衛生局出來說明,是不是為了處理侯友宜的新聞曝光,而延誤了恩恩的送醫。 戴瑋姍  我終於弄懂了 恩恩延誤送醫,因爲衛生局忙著處理侯市長快篩陰性新聞 侯市長陰性新聞快訊出現時間,落在17:54~19:10,與恩恩媽向消防局著急求救,衛生局卻全局鬧失蹤的時間,完全吻合! 這恐怕就是侯市府上上下下,竭盡所能想隱瞞的真相 以及為什麼119找不到人,侯友宜卻不敢嚴懲衛生局人員的原因: #當時衛生局正忙著處理侯市長本人的新聞露出 協調醫院收治病患的工作,需要經驗,一定是少數幾個公務員負責。 衛生局長期人手不足,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會不會這個窗口,剛好也身兼新聞工作? 新聞露出是侯市府最重視的KPI,一直是各局處互相比較的壓力所在。 衛生局必須優先處理新聞發佈,確保各家媒體撰寫報導,再合理不過。 這樣一切都說得通了。 這十四天以來,沒有人不覺得奇怪,明明只要坦承疏失,道歉並承諾改善,就能平息輿論,為何不做? 答案呼之欲出。 沒有強硬懲處失聯人員,是避免公務員為了自保,抖出當天事情真相。 新北市府全力硬拗、說謊演戲,消防局也扛下了責任,其實不是為了護航衛生局, #而是為了袒護侯友宜市長 侯市長,這次你可沒有中央能怪罪,自己的責任自己扛! 快出面說清楚,衛生局為何半小時沒人接電話?又隔半小時才通知消防局出車?為什麼製造你的個人新聞,比拯救一條人命更重要?
Rober Wang 推薦數:1979  2022-0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