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與國運

 

隔五十七年,東京主辦兩次夏季奧運,兩次都反映日本與台灣的國運,和在亞太地區的新角色。

一九六四年東京奧運象徵日本完成戰後經濟重建,以政經分離口號,展現打開國際市場,進入中國的企圖心,但琉球還在美國託管之下。兩蔣統治的台灣,外有盟邦外交轉向的壓力,內有台大教授彭明敏的台灣人民自救宣言,內外交迫,一片愁雲慘霧。

台灣以「中華民國」的旗號參加一九六四東京奧運,抱鴨蛋而歸,而拒絕參加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選在東奧期間試爆核彈,徹底打破蔣介石的「反攻大陸」夢,黨國臉上無光!

二○二○東京奧運受武漢疫疾威脅延後一年,仍淪為有比賽無觀眾的冷場,但這次東京奧運標誌日本決心承擔維護地區和平的角色。它建軍不只為自衛,還要維護集體安全;日本安全與台灣相連結。

兩次東京奧運之間,世局鉅變,美、日本都先後承認中共政權;冷戰結束,蘇聯瓦解;琉球交還日本;而在兩蔣辭世後,台灣完成民主化,堅持自己獨立主權身份,與中國一邊一國。

所謂崛起的中國,對內極權,對外霸權,它不但未扮演穩定局勢的責任,還直接挑戰以法律為基礎的戰後秩序,更隱匿武漢疫疾,不負國際責任,造成全球經濟與人命的重大損失,引起普遍疑忌。

日本深受中國威脅,在美國支持下,承擔維護地區和平與穩定的角色,與美、英、澳、法協同在南海及東海軍演及海上自由航行,並加深與台灣的合作,以行動維護舊金山和約規範的戰後現狀。

在這種新局勢下,台灣兒女以尚未正名,但有異於中國的旗幟與名號,參加東京奧運,NHK和美、韓國際媒體,坦誠直呼「台灣隊」,這象徵一個新時代的來臨。

(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鏗鏘集》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王景弘

王景弘
王景弘曾任《聯合報》記者、選述委員、駐美特約撰述、紐約《世界日報編譯、《經濟日報》駐美特派員、《聯合報》駐華府特派員,以及《台灣日報》主筆。著作有《探訪歷史:從華府檔案看台灣》、《沒有英雄的年代》……。目前每週在《自由時報》撰寫〈鏗鏘集〉專欄。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