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以疫謀獨 封城展示皇權

大上海避過兩年的武肺,避不過殺傷力減弱傳染力卻特強的Omicron,今年三月中旬以來感染個案持續上升。上海是中國除了香港以外最文明的城市,因此它的醫學專家力圖避免利用殘酷的封城手段,走出一條與病毒共存的新路,在防疫同時,維持社會的正常生活與經濟秩序,鼓吹人性式的管理。然而這個做法有「以疫謀獨」之嫌,對抗習近平清零的路線。因此在三月廿六日剛表示「非必要不封控」,三月廿七日夜卻突然宣佈廿八日凌晨封城,讓缺乏準備的市民瘋狂搶購民生物資。

在宣佈封城後,中央立即將湖北省委書記應勇免職。應勇兩年前從上海市長調去湖北應對武漢肺炎,估計這次把他調回上海充當幕後顧問協助防疫。然而上海的封城不乾脆,前四天封浦東,後四天封浦西,仍然有「謀獨」之嫌,於是再派負責督導防疫的副總理孫春蘭來上海,帶來北京習皇聖旨,要求對動態清零「不動搖、不猶豫」,顯示對原先做法的不滿。尤其現任上海市委書記李強與市長龔正都是習近平的浙江舊部,李強更是心腹。

接下來是來自全國數萬醫療人員的支援,包括軍方,達兩年前支援武漢的規模。在五萬公安配合下,四月四日全市兩千六百萬人進行核酸檢測。這種人海戰術式的群眾運動是中共最拿手的招式。

上海人以「門檻精」著稱,不會以強硬方式對抗當權者。由於封城帶來的負面效果,檢測出的感染者被丟進管理混亂的方艙令人心慌,上海人不同於其他地區的個人反抗,有以小區或大樓的基層組織聯署上書,要求居家隔離,由他們自己照顧好,共同承擔應負的責任。這帶有某種「區域自治」與「東南自保」的性質,當局當然不會答應,醫療專家也噤聲了。

四月四日檢測那天,一些上海市民經過精心打扮去排隊檢測,有的還扮成超人或穿古裝、婚紗前往檢測,處處要表現上海與其他地區不同的文明,即使封城也是如此。這種吳儂軟語式的動作與北方侉子的大大咧咧,形成明顯對比。

然而在封城的大局下,其他地區因為封城帶來的副作用上海仍然重蹈覆轍。那就是專門對付武漢肺炎,卻把其他病人送進地獄。就是因為封城相當於戒嚴,在展示獨裁者的絕對權力,順者昌,逆則亡。全國從上到下都要全心全意、不打折扣執行習皇的清零,那些韭菜又算什麼?

當年毛澤東從流寇要進入城市時,曾經告誡幹部要學會彈鋼琴的工作方法,也就是五個手指一起動來面對進城後的複雜情況。習近平沒有看過毛澤東的這篇文章,只知道與人鬥爭其樂無窮而缺乏人性,才有這些亂象。接著大批檢測出來的患者如何處理,才是最大的問題,且看上海如何解決。

(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 資料來源:《自由廣場》〈林保華專欄〉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林保華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中共黨史學者。親歷反右、大躍進、文革各項政治運動。曾任教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教授中共黨史。2009年創辦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擔任理事長。著有﹕《一個中國人的台灣情》﹑《中共風雨八十年》﹑《告別江澤民》......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