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是共諜天堂

 

請問:中國天安門,能容忍你插一支青天白日區旗嗎?或者讓你穿一件,有青天白日圖騰的衣服外套?有一天,當你睡醒,台灣各地街頭,都插滿汙星旗,你要如何處理?更有不少腦袋進水的藍營政客說:這才彰顯台灣民主自由和老共不同。圖片/ Wikimedia Commons/DrRandomFactor

請問:中國天安門,能容忍你插一支青天白日區旗嗎?或者讓你穿一件,有青天白日圖騰的衣服外套?有一天,當你睡醒,台灣各地街頭,都插滿汙星旗,你要如何處理?更有不少腦袋進水的藍營政客說:這才彰顯台灣民主自由和老共不同。圖片/ Wikimedia Commons/DrRandomFactor

2017年度大戲:「四小造反捉放諜」,終於演到了攤牌時刻,新黨四小將,利用台灣紅色統媒,大聲反撲,律師和戴紅帽名嘴,排排坐,一旁為叛國小將壯膽,把典型背骨者,演成氣壯山河的愛台英烈,從這個戲裡頭,台灣人民才發現:在中華民國舊憲法掩護下,台灣這一區的政法檢調,真的對大陸那一區,明來暗搞的吃掉台灣行動,莫可奈何,也難怪老友祥輝兄,在電視談話上,氣急敗壞,把法務部認定汙星旗插滿台北街頭,應屬於個人言論自由範圍,破口大罵一頓。

請問:中國天安門,能容忍你插一支青天白日區旗嗎?或者讓你穿一件,有青天白日圖騰的衣服外套?有一天,當你睡醒,台灣各地街頭,都插滿汙星旗,你要如何處理?更有不少腦袋進水的藍營政客說:這才彰顯台灣民主自由和老共不同。但是否先去問一下:老外在台北進進出出,眼裡看到此景,他們想的是甚麼?莫非台灣已經被中國捅去了?

還記得:「對敵人慈悲,就是對自己殘忍」,這句話嗎?台灣獨立主權,淪落至此,小英總統民調會上升,才真的有鬼!民進黨政府還有這樣的法務部,老共真的不必太擔心:中國企圖吞掉台灣的任務不會成功。一個王炳忠,就搞到你檢調人仰馬翻,請問國安局:這個國家,還有多少王炳忠們?每年年薪1500萬,免收據,任你花,還有另專案可報,如果這樣子,還可以無罪釋放,保證還有更多年輕的王炳忠,湧向國台辦遞出履歷表,和入黨聲請書,說真的,年薪千萬,連我都有點心動了。屆時如台灣十個人就有一個人是第五縱隊,縱使檢調和國安人員再增百倍都沒用,搞不好其中一部分也是啊!

被虛假的和平包裝的台灣海峽,有點像是早期國共鬥爭的場域,台灣這邊稱為白區,中國那邊稱為蘇區,這才是今天這一部中華民國舊憲法,製造出的真實情境,唯一不同的是:現在的白區,對蘇區完全不設防,毒品,槍枝,匪諜,危害台灣的東西,隨便進來。還記得2008年,馬先生執政前的宣言吧:「門打開,阮顧厝」,八年來,不但沒人顧厝,連保全也一起加入小偷行列。到底潛伏在台灣,企圖趁亂混水摸魚,或戰時管用,為解放軍登陸時領路,搞內應的人,有多少?國安局說五千人,我認為不只此數,曾經在中國國安單位工作的郭文貴,披露說:目前潛伏美國的共諜25,000人,收拾台灣,是老共重中最重任務,怎麼只有五千人潛伏呢?

使台灣變成共諜天堂,另一個因素當然是解嚴後,停止戡亂,過去,寧願錯抓一千,不可錯放一個。現在策略改變,於是,共諜找到了生存之道,台灣現行破敗的國安法,已經不足以看門守戶,前不久的共諜鎮小江案,主謀判刑四年,被吸收的退役少將徐乃權,判刑兩年十月,刑畢還有七成高額退休俸可領。而周泓旭案,才判刑一年二個月,共諜還要高喊司法不公,這是什麼世界?他應該回中國看看:老共如何對待洩露消息的人。

2009年,日本朝日新聞刊登一則新聞,內容是北朝鮮領導金正日,身體每下越況,可能無法活太久,這則消息,引發中國政府重視,經過追查發現,提供這則消息給日本媒體的人,就是中國社科院東亞研究所副所長金熙德,金熙德在調查中,坦承收受五萬人民幣,提供消息給日本媒體,最後,金熙德以洩露國家機密,被判刑14年,現在還在牢呢,台灣的國安法和中國相比之下,只能說天壤之別。

曾經是老蔣情治愛將的陳立夫,在中國淪陷前,是中統局掌門人,國民政府失去中國,流亡到台後,陳立夫以自己的局中人身分,寫了《成敗之鑑》一書,陳立夫直言:國民政府失敗,是敗在老共特務手上,其中,最成功的特務就是冀朝鼎,這個人是老共埋伏在國民政府內,最深的地雷,周恩來也多次對外界說:老共能夠幹掉國民黨,建立政權,最大功臣就是冀朝鼎,這個人的匪諜身分,只有周恩來知道,連老毛也無所知,可見埋藏的有多深。

國共鬥爭時代,埋伏在國民黨內的特務,簡稱地下黨人,或稱匪諜也可以,任務工作就是搞破壞,這種人外觀也是表面無害,但是,發作時,就是要你命的癌細胞,冀朝鼎就是在國民政府中,最要命的地雷,冀朝鼎父親冀貢泉,在國民政府時代,曾擔任山西教育廳長,冀朝鼎算是進步分子,讀過清華,年輕時由於參加五四運動,被警方逮捕過,1924年赴美,就讀芝加哥大學歷史系,1927年,在美國被共產黨吸收,加入共產黨,1928年,到莫斯科中山大學研究,進行思想和意識型態鞏固,在那個時代,馬克思的共產思想烏托邦算是顯學,不只亞洲知識份子被吸引,歐洲也有更多知識份子,也是共產黨的崇拜者,比較有名的是沙特和卡繆,兩位存在主義大師,都是共產黨徒,卡繆在共產黨變成法西斯之後,悍然退黨,但是,沙特一直到死,還是黨徒。

1936年,冀朝鼎拿到哥倫比亞經濟學博士,1941年,被上海銀行界大老陳光甫青睞,回國後,被安排進入國民黨金融體系,成為孔祥熙和宋子文的得利助手,陳立夫認為:國民黨會倒台,冀朝鼎是壓倒駱駝,最後一根稻草,如果不是他給老蔣出主意,大印「金圓劵」回收黃金,暗中把金圓劵多印了幾十倍,最終搞到全國大通貨膨脹,引發天怒人怨,國民黨也不至於內戰只打四年就倒台了。

陳立夫在回憶錄中說:我曾經把調查資料交給孔祥熙,並且告訴孔:冀朝鼎是共諜,有一天半夜,孔祥熙把冀朝鼎叫到房間,直接問他:有人說你是共產黨,請問你是嗎?冀朝鼎笑著說:你看我像嗎?孔祥熙看了半天說:我看你也不像,請問:共產黨三個字,會寫在臉上嗎?這就是國民黨高官的腦袋。

1948年年底,金圓劵引爆全國通膨,已經不可收拾,卻沒人懷疑過冀朝鼎,宋子文和孔祥熙先後被老蔣趕下台,冀朝鼎卻還能安心收拾行李,被派往北平剿匪總司令部,擔任經濟處處長。其實,他的地下任務是策反傅作義,當時,華北及北平剿匪總司令傅作義,並非老蔣嫡系,但是,傅作義和冀朝鼎兩人,都是山西老鄉。1949年,傅作義決定簽下和平條約,這一年2月3日,北平城門大開,解放軍大大方方進城,當時,冀朝鼎內心高興,任務已經完成,出門散步時,居然還穿著國民黨的中山裝,一到街上,就被共軍逮捕,送到解放軍司令部。

還好,北平地下黨頭頭劉仁,一眼認出冀朝鼎,立即把冀送回官邸,這時候,潛伏在北平市的國民黨特務才知道:原來冀朝鼎是共諜,冀朝鼎真實身分才暴露出來,而在老共方面,只有周恩來知道冀的身分,解放後,冀朝鼎當上了「人民銀行行長」。

冀朝鼎有一位同父異母弟弟冀朝鑄,1938年,隨父親移民美國,唸到哈佛大學,解放後,回中國念清華大學化學系,後來長期擔任老毛和周恩來的英文翻譯,冀朝鑄後來擔任過駐英大使和聯合國副秘書長,2008年,冀朝鑄出版一本英文回憶錄:《毛的得力助手》。國民黨家庭養出一門雙傑共諜,在那個時代,實在太多了。

要說國民黨腐敗導致,只是其中之一原因,從實力來看,老共比國民黨更會欺騙,更精於搞宣傳工作,恐怕才是最大原因,所以,不要以言論自由角度,看待那些滿嘴臭罵綠色恐怖的年輕人,要問一下:在台灣這樣的民主社會,一本爛憲法,把兩國混成一國,把敵人看成朋友,為什麼接受台灣民主教育的這些年輕人,腦袋會如此偏見和秀逗,如此崇拜獨裁專政,他們只是被老共許諾的高官厚祿吸引嗎?或者還有其他因素?到底是誰,應該負起責任?

記得1997年,我先到香港採訪香港回歸,順道從珠海拱門關進入中國,進行調查採訪,行前,一位香港記者告訴我:記住一句話,不要相信中國人。我說,為什麼?他笑著說:你沒聽過:「老鄉,老鄉,背後打一槍嗎」?這句話,對我一生受用無窮。我一到廣州,立即找到一位賣身分證的地下掮客,花了一千元買了一張身分證,從此,南來北往,搭車住宿,都用中國製的假身分證,免去被監視的困擾,我舉這個故事,是要印證:目前潛伏台灣共諜的做法,就和我當年一樣,會說台語,用台灣身分證,真的就在你我身邊,這話不是開玩笑。

加拿大記者麥克COLE在《島嶼無戰事》一書中說:中國統戰部的辛旗「化名」,職別少將,是對台諜報工作的執行者,總部設在福建寧德一個偏遠鄉下,仿造台灣建築,街道市場,人文風俗情境,成立了一個情報造鎮中心,老共每年在此訓練,會說福建漳州泉州台語的特務。訓練結束後,安排進入台灣,進行臥底第五縱隊工作,這些人就算在南部活動,口條幾乎和台灣客一樣,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潛伏的共諜如同地雷,引爆的時候,就是國家淪陷的時刻。

2017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拆彈少年》,描述了地雷的故事,這部電影由德國導演馬丁讚西比導演。二戰時,德國研判盟軍很可能從丹麥海岸登陸,於是在海灘上,埋了150萬個地雷,戰後,證明德軍研判錯誤,但是,海岸卻成了恐怖雷區,為了清除地雷,丹麥政府留置了2000個應該遣送回鄉的少年德軍,任務就是清除地雷,這項任務,造成1000個少年德軍,死於拆彈任務中,丹麥政府至少知道:利用德軍挖出他們自己安置的地雷,但是,台灣的國安單位還要等地雷爆炸嗎?還是應該更主動表現作為?

不要等到潮水退的時候,才發現:周邊的泳客都穿著紅泳褲,這時候,國家已經奄奄一息了,所以,不要小看新黨王炳忠們,為了摧毀民主自由台灣,小兵也會立大功啊。

< 資料來源:《民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