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靈現象

 

蔣經國幽靈盤桓在台灣上空,仍然宰制了人們的心靈。三十年了,台灣的民主化一邊跌倒、一邊尋覓,但國家台灣化未盡完成,這種權力幽靈現象是病理的根源之一。不脫離蔣經國幽靈崇拜,台灣不會有真正的民主化、新國家。

蔣經國原本是中國國民黨黨國體制解構,定置民主化、台灣化,最有可能實踐的掌舵人。可惜,他在美麗島事件,關鍵性的鎮暴不只未能阻擋台灣在民主化的追尋,露出殖民專制本質,反而失去他在台灣政治發展上真正正面取向貢獻。

作為繼蔣介石之後,唯二的獨裁者之一的蔣經國,特別受到殖民性黨國體制權力人物的崇拜。有人著書,以「意外的國父」美言兩蔣,帶有一種期待,但未必是。兩蔣死後,遺留一些不能面對民主化的遺民,也成為台灣在自我認同的難題。這對流亡群落的在地轉化新生沒有助益。

李登輝、宋楚瑜、馬英九的身上都存在著蔣經國的政治基因。李取蔣的「我也是台灣人」作為政權台灣化的令諭;宋仿蔣的勤走籠絡,吸納為自己的基盤,為權力謀;馬則印記蔣特務頭子的一面,卻讓人看破自戀手腳。三人相互之間的矛盾除了台灣vs.中國,也有權力爭逐的衝突。

民主化以後的台灣,仍然極端崇拜蔣經國,顯示戰後以來黨國化教育、大眾傳播毒害之深。這也是台灣難以邁向國家正常化的重要原因。這樣的原因存在,又如何實踐轉型正義?余光中曾在蔣經國逝世時,以「親愛的朋友/辛苦的領袖/慢慢地走」,餘緒仍在,就是例子。

黨國從反共走向親共、媚共、附共,除了「中國性」因素,大多只是政治權力作用。失去對台絕對統治權力的許多黨國之民,不願面對「國家」的台灣化,寧可向「中國」乞伏。這樣的心態是存在的,而且難以克服,似只能期待世代的變化。蔣經國仍留下沉重的包袱,他原有力力挽狂瀾,卻只讓黨人走向鄭成功後人之路。

崇拜蔣經國就是崇拜獨裁,這是戒嚴加上造神運動留下來的黨國情結。有人以開明獨裁恭維蔣經國,口蜜腹劍,算什麼開明。台灣人要嗎?一群中國國民黨蔣體制的權力侍從之徒,想從蔣經國的權力幽靈得到加持,不知今朝何朝,今夕又何夕?徒然讓人訕笑。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而已!(作者李敏勇,詩人)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鏗鏘集》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