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敏勇相關文章

權力眾生相

權力眾生相

  大選結果,台灣人民選出民進黨人賴清德總統,但未予民進黨國會多數。立法院三黨未過半,但號稱進步價值的民眾黨形同支持台灣的政治陳疴中國國民黨,給了民進黨下馬威。掌握極少數八席立委,柯痞操作他的權力模式,玩弄中國國民黨和民進黨。中國介入總統選舉失敗之後,甚至指導了這次立法院長的選舉。 台灣的政黨並非立據在近現代政治的左右,而是統獨立埸的光譜,在遷佔性或說流亡殖民性遺留下來的「中華民國」體制,以「中華民國台灣」或「中華民國中國」的認同分岐,經由民主選舉爭取治理國家的權力。權力競爭遵循民主制的規則,但民主的文化仍未提升,太多政治人物以特種事業看政治。 民主化後的台灣總統和立法委員選舉,形同爭逐尚未正常化的「中華民國」國家體制治理權力。中國國民黨是黨國時代轉型正義未充分完成的舊勢力;民進黨是國家重建未盡完成的政治力量;民眾黨沒有政治改革運動的參與歷史,是後進性的機會主義力量。三種力量分據權力光譜,並未形成共同建構力量,彷彿競逐未正常代表國家的權力。 中國國民黨在後黨國時代,三種力量︰殖民意識論群形成的戰鬪藍、地方派系牛鬼蛇神的黨身體、逐漸邊緣化的黨國時期官僚;民進黨經過黨外、美麗島事件受難人、辯護律師群到助理群、太陽花世代;民眾黨是解嚴後乘隙而起,則仍在柯痞一人威權時期。柯左打藍又打綠,現階段策略是結合中國國民黨打民進黨,壯大自己,染成什麼顏色都可能。 台灣以國家重建為目標的政治改革工程,已從追求台灣獨立調整到中華民國台灣的務實化。在選舉的世俗政治中,民進黨背負著執政責任,許多黨人也不免權力的世俗性。權力競奪者中國國民黨和民眾黨鬪爭民進黨,掩飾自己執政更多的問題,竟成話題;以民進黨執政中國犯台的恐嚇威脅論也有某些作用。 總統的得票未過半,國會議長的得票也未過半。權力的眾生相會逐漸現出原形,誰適格誰不適格?人民會看出來的!台灣人民既期待清政德治,也要看權力動物園的形形色色。沒有充分實現轉型正義,中國國民黨的幽靈中國繼續作祟,民主政治上軌道還有長路要走。 台灣認同已逐漸取代中國認同,中國國民黨的能量會逐漸被民眾黨吸納。民眾黨若從中國國民黨吸血,或中國國民黨地方牛鬼蛇神另據台灣山頭自成力量,權力的眾生相交雜前近代和後現代形影,迷亂紛紛。 (作者是詩人)
李敏勇 2024-02-07
新潮流政治效應

新潮流政治效應

  政治,也有新浪潮,變革力量,標榜新。台灣的黨國戒嚴獨裁被改變後,民進黨成立,黨內的助理群有左有右,大多是剛離開大學、投入黨外運動的熱血青年。以「前進」為名的助理群具有社會意識;以「新潮流」為名的助理群也具有社會意識,但較奠基在台灣意識。這些助理群初始反對「公職掛帥」,對於政治權力位置抱有批判性。但實際政治畢竟是由公職在權力位置進行的,從反對公職掛帥到後來參與競選公職,新潮流逐漸從助理群發展成公職群,與傳統政治人物的家族化、個體化不同,更像合作社。他們終取代傳統的反對運動人物,成為民進黨最大勢力,派系次世代成員賴清德當選總統。 「新潮流」的創流元老大多是戰後世代,他們出身政治改革運動陣營。相對的,中國國民黨進入李登輝時代,出現了「新國民黨連線」,原是以「反共愛國陣線」為名的殖民意識論中國派,後來脫離中國民黨組成中國新黨,興風作浪一番,又重回中國國民黨,善於鬪爭,成為所謂「戰鬭藍」。在李登輝路線被拋棄後,主導中國國民黨的意識形態,與地方派系牛鬼蛇神的利益形態成為表裡。這次大選,威權官僚出身的侯友宜,分別依靠這兩種力量支持。 「新潮流」在這次大選既受民眾黨攻擊,也受中國國民黨攻擊。當選總統後,賴清德以「退流」宣示超派系因應。其實,一九九五年,台灣政治史上失敗的「大和解」倡議,中國新黨和民進黨新潮流是相對要角。大和解加上聯合政府論,剛辭世的施明德是局中人,有聯合鬭爭立基地方派系的中國國民黨取而代之的政治權謀,李登輝是鬪爭對象,帶有世代論的改革邏輯。但統獨意識的極大落差,難獲社會支持,瓦解了以「和解」為名的巨大奪權陰謀。卅多年後,和解論的雙方竟成惡敵。 政治,權力競奪的特色是「我要」,與經濟的「會怎樣」,或文化的「應該怎樣」不同。據有權力位置一定會樹敵,因為競爭關係,有搶奪得失的效應。中國國民黨與民眾黨攻擊民進黨,只是想取而代之,而非在野兩黨較具執政條件,亦非他們更具道德性。中國國民黨劣跡斑斑可考;民眾黨初生之犢,地方執政並不亮眼。 政治人物應謙卑,政治權力是公共權力,在民主國家取之於人民授權,在歷史上是否留下地位令人尊敬和懷念,才是重要。新潮流發展成民進黨最大、最有實力的派系後,派中也有系,甚至出現「南流」、「北流」之分。權力的現實會讓權力演化,只要台灣的公民社會成熟,國家體制更健全,政治人物會從「政客」逐漸朝向「政治家」發展,權力之光會閃耀,權力的黑暗自然會遜色。 (作者是詩人)
李敏勇 2024-01-24
民主的一課 國家的意志

民主的一課 國家的意志

  大選落幕,賴清德勝選,打破台灣總統直選以來的「八年魔咒」,蔡英文兩任八年總統之後,繼續由民進黨執政。競選期間,中國國民黨喜歡呼喊「政黨輪替」口號,彷彿說「該輪到我們執政」了。曲解民主政治的原理和真諦,顯示政治人物的知識淺薄性。中國國民黨的盤算,忽略了它在台灣國家定位的混淆。 政黨輪替指的是政權經由定期選舉,可以替換執政黨,也就是說:如果執政不被人民滿意,可以改變的意思,並非政黨一定要輪流執政。勿以為輪來輪去就該輪到中國國民黨上台,可以圓中央執政的總統大夢。中國國民黨千方百計拉柯藍白合,也是為了補侯的不足,但柯胃口豈只副手? 台灣在一九九六年,進入總統直選的民主新紀元。歷經李登輝、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到新當選的賴清德。李是延續蔣經國殘任兩年,國大間接選舉一任六年,加上直選一任四年;其後,陳、馬、蔡都兩任八年。挑戰民進黨執政的侯,盤算政黨輪替的不確定邏輯,夢一埸。 投票日前,馬英九一席「相信習近平」的談話,敲醒有選舉權的台灣人,這正是中國國民黨的發展難題。馬當年選前騙台灣人說台灣前途尊重台灣人民決定,選後卻露出要由中國人決定的說法,想把台灣硬題拉進中國懷抱,曝露出中國國民黨病灶,政績也差。看看他又去拜蔣經國的樣子,難道不記得蔣經國遺訓是如何警戒中國共產黨嗎?假惺惺讓人噁心的模樣,對照許多認同台灣的戰後中國移入者心影,不羞慚嗎? 台灣走向民主化之路,應該建立不只一個台灣政黨可供選擇的政黨政治,而非擺盪在台灣與中國。中國國民黨若未去除「中國」冠名,不能算是台灣的政黨,不能期待台灣人民授予執政權。中國國民黨去「中國」的帽子,成為台灣的政黨,號召去除流亡殖民性格,對在地認同,台灣才能建立在正常國家的政黨政治。在台灣的中國國民黨若思思念念的是國民黨中國,則政黨輪替的執念只會是空思夢想。 這次大選,台灣人民表現出拒否中國的國家意志,但民進黨在國會沒有掌握過半席次,政權仍面對考驗。民主之路要朝向真正有主體性的正常國家目標向前走,攀山過嶺,蹽水過溪,台灣人民仍須繼續努力! (作者是詩人)
李敏勇 2024-01-17
期待清政德治的國家

期待清政德治的國家

  英國社會學家達倫道夫在《新歐洲四論:寄華沙的四封信》,提及東歐自由化經由一次選舉,普遍改變了共產體制的原因:第一、市民(Citizen)意識,亦即一般說的公民意識,體認到自己是國家的主人,享有權利並負有責任。並說,東歐諸國在二戰後選擇共產體制之前普遍具有市民意識,只要給予選舉權就知道如何選擇;第二、教會的庇護,在共產體制下,異議份子能受到教會的協助、掩護,鼓舞自由、民主的追求;第三、文學藝術的涵養,人民心靈受到善美我真實的薰陶,知道如何追尋理想。 東歐國家,在二戰時期普遍受到納粹侵略、地下軍游擊隊以共產份子為主,戰後自然選擇共產政權。但華沙集團俯仰蘇聯指令,壓制各國民主化的努力,致使知識份子文化人流亡他國,不及半世紀,就在東歐自由化、蘇聯解體的「蘇東坡現象」,返回自由民主陣營。 台灣的民主化、自由化,缺乏東歐自由化、民主化的文化核心力量和市民(公民)意識,轉型正義也不完全。民主化以後,中國國民黨竟能連結消滅中華民國的中國共產黨,藉由民主選舉,進行對中華民國台灣的顛覆,真是反來反去反覆無常,令人匪夷所思!枉費以反共為名動員勘亂的長期戒嚴統治,不被掃入歷史垃圾桶還作怪! 口口聲聲「中華民國會因民進黨執政而滅亡」,其實是鞏固黨國政權之意。經歷多次總統選舉,中國國民黨馬英九也當選過兩屆總統,卻因失去獨佔統治權,從反共而親共,執意傾附中國。中國國民黨似乎忘了一九四九年亡國,流亡來台之痛,自連戰趨附中國之旅後,黨格盡失。 二○二四年總統大選,成為台灣與中國的政治競逐。國共合謀力阻台灣民主化向前發展之惡意,昭然若揭。中國既已破壞香港在英殖民時期的自由,台灣的民主化似成為必欲除去的眼中釘,以免危及共產中國專制體制。此時此際,珍惜民主化、自由化的台灣人民,應在總統選舉和立法委員選舉,支持台灣主體性的發展,在專制中國之外,維繫漢字文化圈民主國家台灣的持續發展。 政治,社會構造賴以維繫。近代國家共同體想像,以法構造為之,著重秩序、安全以及正義的核心價值。台灣的特殊歷史,經歷長時期的悲情,主體性未充分形成,重建與改造的課題兼具權利與責任。政治家體察歷史,審視現實,有為有守,而非政客前後不一,空口嚼舌,奪權鬪爭,吃銅吃鐵,無血無目屎。天佑台灣!珍惜得來不易的民主,期待人民選擇走向清政德治的國家。 (作者是詩人)
李敏勇 2024-01-10
侯友宜困境

侯友宜困境

  侯友宜出身警界,是服膺黨國體制的治安官僚。他非軍職,常說他一生以生命保衛中華民國。已解嚴的一九八九年四月七日,他在台北市中山分局刑事組長任內,留下拘提鄭南榕的過度行事註記:over鄭南榕dead body。這一天,成為自由日,紀念為自由殉道的行動哲學家。侯不曾為此事向家屬,也未向台灣人民致歉。 陳水扁當選總統後,他被拔擢為警政署長;因調查三一九槍擊案不符中國國民黨期待,被視為投靠民進黨。馬英九上任總統,侯失去位子,改任警大校長。後來,被當選新北市長的朱立倫延攬為副市長。朱志在總統,兩任副市長任內侯政治勢力漸豐,進而市長,第二屆一上任就仿昔日韓國瑜一坐上高雄市長位子選總統。 原先他與中國國民黨若即若離:既與標榜戰鬭藍卻只會內鬪台灣,屈附共產黨中國的黨內殖民意識論群疏遠;又以治安經歷與中國國民黨染黑的地方派系、牛鬼蛇神,視同涇渭分明;韓國瑜選總統時,明哲保身又加冷嘲熱諷,得罪韓粉;地方派系又多為郭台銘搖旗吶喊。明哲保身被反挫,導致民調急落,藍白合之議因此而起。 幾經折騰,雖都恨民進黨,都知道中國國民黨和民眾黨單獨無法挑戰民進黨。但各懷鬼胎,都想自己為正,對方為副,免不了破局。侯打鴨子上架:趙少康被拉攏,派給侯當副手;韓國瑜則被委以不分區立委第一順位。侯形同左右手肘被架著,全黨拼命呼喊政黨輪替的口號,期待不盡符合政治理與現實的權力邏輯應驗。 趙何許人也!一九九四年,挑戰黨提名人黃大洲,被開除中國國民黨黨籍,導致民進黨陳水扁脫穎而出成為首任院轄台北市長。他的黨國意識反映在視非中國國民黨人執政「中華民國滅亡」論,當年宣布退出政壇的他,在中廣黨產爭議事件官司纏身,被賦予召喚殖民意識中國論群回歸支持侯的任務。而韓國瑜何許人也?他的安排則是為了召喚韓粉歸隊,儘管他創造了被高票罷免高雄市長的紀錄,曾有的立法委員經歷也是荒腔走板,若坐上立法院長位子,權力亂局可以想見。 選總統的侯友宜不是侯侯作新北市長的侯友宜;侯侯作新北市長的侯友宜不是扁政府警政署長的侯友宜;扁政府時代的侯友宜不是致鄭南榕為自由殉道的侯友宜。侯友宜不是自己在選總統,侯趙韓凑和在一起,侯形同被綁架,成為領導格局的危險組合,並形同馬附身。 侯友宜是誰?他自己甚至不知道!踰越自己條件爭大位,同樣出身庶民的他,竟殺紅眼,容許黨人對賴清德礦區老家的境域,冷血、刻薄!反挫自己的包租大苑風波。不知大位不能只以智取?不知德配其位?侯友宜困境其實是中國國民黨困境! (作者是詩人)
李敏勇 2024-01-03
在台灣選總統,為何屈附中國?

在台灣選總統,為何屈附中國?

  近代中國號稱一九一二年就成立了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家:中華民國,但一九四九年就被中國共產黨以人民革命之名推翻,另立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什麼中國沒有「政黨輪替」?只有號稱革命的成王敗寇?為什麼在台灣許多媚中附共政客口口聲聲政黨輪替,以為國家治理是政黨輪流,搶就有? 許多帝國轉型的民主國家,君主立憲也罷,民主共和也罷,大多以政黨接受人民投票進行的權力更迭。除了已解體的蘇聯,是直接以人民民主專政取代了沙皇帝制,抹除了議會民主制。中華人民共和國也以人民民主專制取代了中華民國軍政、訓政影響的民主共和制。其實,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都和俄國共產黨有關連。蔣介石曾聯俄容共,蔣經國甚至在蘇聯受過共產黨洗禮。 中國民主革命後,又社會革命,而不是像大多數歐洲帝國的民主轉型,在議會納入社會主義政黨進行內化的社會革命。說穿了,中國的民主革命和社會革命,民主都只是口號。 中華民國在中國,以軍政、訓政,尚未走上憲政就被推翻取代,流亡到台灣,長期戒嚴統治,蔣氏父子死後,才走向民主化,發展卻備受黨國餘緒阻礙。而中華人民共和國以人民民主專政之名,行的卻是黨的專政,更已淪為習帝制。何以如此?滿腦子帝王思想! 習近平以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為口號,更深化他一黨專政,個人專制的權力企圖,一方面有近代中國積弱不振受盡西方列強屈辱的反挫心,另一方面則是緬懐歷史上各帝國時代的強權榮光。這也是中國人屈辱與榮光並存的心性。 民主化,不是近代中國的存在的政治文化。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都有政治人物或文化人把民主掛在嘴邊。其實,民主是近代文化,是舶來品,是中國要向西方學習卻彷彿學習不來的文化。中華民國尊孔起家,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孔興國,民主只是被操控的語。 近代中國無法形成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經由民主選舉輪替執政的民主共和國,而是革命或被革命,形成黨國化為名、獨裁者專制為實的國家。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都在黨國枷鎖的牢籠,在成王敗寇的邏輯中。民選總統?在中國,門都沒有! 台灣的「中華民國」籠罩中國的陰影,競逐總統之位,郤存屈附中國之心。中國國民黨無法轉型為台灣國民黨,雖張牙舞爪,仍乞伏於亡其國體的共產黨中國,只能在台灣殘餘化。台灣民眾黨以台灣冠名,僭越蔣渭水令名,卻不盡為台灣,一人亂舞,又如何被期待? (作者是詩人)
李敏勇 2023-12-27
漢字文化圈,台日韓形貌

漢字文化圈,台日韓形貌

  中國的古典並不只在中國,反而在日本和韓國。漢字文化圈的日本受唐帝國文化影響,晚於受漢帝國文化影響的韓國。古典中國意象,反而是「禮失求之野」,要在日本和韓國再發現。 一個有關台中大度山麓東海大學的故事,在創校時,華裔美國建築師貝聿銘與國內陳其寬合作,以唐式風格規劃、設計的校舍,被許多乍見的國人認為是日式風格。可以想見,日本的大唐維新如何在明治維新前奠定了日本文化的內在性。韓國的各王朝時代,普遍為古中國藩屬國或册封國,比起日本受到的中國文化影響深遠,甚至倡言許多節慶的文化性關聯,引發中國吃味。 中國,曾被以支那名之,取秦帝國之詞音。其實,秦一統諸國之後,歷經漢、唐、宋、元、明、清,並非純為漢人帝國,文化也非純一。近代的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雖襲傳統,但各有變容。日本和韓國涵容、內化中國文化傳統為其文化底蘊,為其所用。但兩個漢字文化圈國家也都汲取西洋近現代化文明,不墨守中國,甚至發展自己文字。經濟在於精神不在物質,吸引他民族、他國家文化,為己所用,並無損於他民族、他國家,近代世界的後進國家就是這樣發展形成的。 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也吸收了他民族、他國家的文化。相較之下,中華人民共和國比中華民國破壞更多中國的文化,特別是以馬列主義改變了中國的人與社會。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去中國化的中國,從前以反共挾持台灣人鞏固戒嚴專政,蔣氏父子死後,一干黨徒紛紛朝共去了。在蔣經國羽翼下汲取黨國奶水走紅的馬英九,死抱沒有兩制的一國,從反共愛國到親共鄙台,反映的也是中國文化的陰暗一面。 中國文化有挾國家名號流亡據台的中國國民黨黨政軍特文教的名實不一,說一套做一套的弊病。有誰比這些黨國之徒更擅說廉恥?有人說國共的文化調性分別像偽君子與真小人,這是因為中國國民黨口口古聖先賢,滿嘴仁義道德卻隨地吐痰;而中國共產黨馬列主義為師,沾血吃人肉,甚至不必漱口。 中國的古典也許存留在台灣這個有古中國因緣的國度,跨黑水溝來台墾拓的祖先也是漢字文化圈的子民,甚至保存了某些異於國共中國的素樸、庶民文化質地,加上經過日本殖民時期的歐洲文化洗禮,應該和日本、韓國一樣,保留了祖傳的中國古典。台灣與中國文字已不盡相同,另有文化形貌,漢字屬於台灣,但台灣並不是中國,就像日本和韓國。 (作者是詩人)
李敏勇 2023-12-20
倒錯的歷史,文化的迷亂

倒錯的歷史,文化的迷亂

  台灣的國語文教育糾葛在封建保守的古文、道德、訓律,充滿封建性,可說是國民人格養成的問題所在。民主化以後,國家重建的困難受囿於文化,國民養成過程並非啟發而是桎梏。本國語文教育也是問題所在,一些國語文教師成為進步的絆腳石。 語文教育是國民人格形塑的教養工程,從小學到初中、高中的歷程,正是語格成長發展的重要階段。但文言文的封建、保守、教條,循序漸重,高中最為嚴重。台北一女中某女性國文教師的文言文、道德律偏執,反映出問題的所在。 一九一五年,中國發生鼓吹白話文取代文言文的新文化運動,也稱文學革命,鼓吹科學與民主,陳獨秀、胡適、蔡元培是重要推手。一九一九年,五四運動是另一階段,相對於前的文化運動,被視為政治運動。前者啟蒙,後者救亡。 蔣介石視新文化運動崇洋媚外;毛澤東以舊民主主義視為資產階級反封建鬪爭。五四運動在國共眼中,分別被視為愛國運動與新民主主義。一九四九年,中國共產黨革命推翻中國國民黨視為黨國的中華民國,另建政中華人民共和國,新文化運動和五四運動形塑的文化性,是關鍵性的內在力量。 以一九四五年代表盟軍接收,順冷戰形勢進佔台灣,進行類殖民統治的流亡中華民國政權,在台灣戒嚴統治長時期。政治手段以動員勘亂時期臨時條款凍結憲法賦予人民的參政權,文化手段則以黨政軍特壟控教育,以文言文的形式桎梏與道德律的八股教條,藉由國文和公民教育,培養順其統治的人民。但不重視認知和實踐,不對語言負有責任,只是淪於形式主義。一九六○年代中國發生文革時,以「中華文化復興運動」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相對,宣示文化正統所在,但只是統治裝飾。 中華人民共和國畢竟在一九七一年取代中華民國,接收了國際法賦予的中國代表性,成為聯合國的成員。據台統治的中華民國以殘餘中國,雖經民主化洗禮,仍陷國共糾葛。台灣的國家重建工程因中國國民黨黨國心性作祟,未真正邁向坦途。 北一女這位國文教師不知中華民國在中國被革命推翻,文化原因是是墨守文言文的形式主義教條心被語文革命的實用主義推翻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比起中華民國台灣更是她的中國,在台灣這個新興民主國誑議廉恥論,充滿虛妄性,她被起底上課反美、反日,領受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戰旨意,不知道亡中華民國者,去除文言文,痛批臭老九文人的,正是共產黨專政的中國嗎?這種國文教師說廉恥,其實是二○二四大選混淆視聽,擾亂人心的惡意認知作戰,是無知或誑說廉恥! (作者是詩人)
李敏勇 2023-12-13
對國家的期待;對民主的想像

對國家的期待;對民主的想像

  二○二四年總統大選,選情因藍白合不了且形同競鬪,逐漸形成賴蕭四十五%起標,侯趙高標四十%,柯吳十五%的局面,柯侯票數有五%拉距。一些政治學者的觀察,認為大選已成綠藍對決,賴清德和蕭美琴勝出,侯趙配居次,柯吳被邊緣化殿後,他誘引的票分別歸隊綠藍或棄之不顧。政治人物還是要看做過什麼?而不是口說什麼?民進黨執政八年,蔡英文在國際形勢與經貿發展亮眼,儘管執政難免在內政會有所民怨,但競逐的中國國民黨和民眾黨並無取而代之的條件,也缺乏正當性。藍白反目,互拆牆角,更暴露不穩定性政治格局,不能寄託重任。 如果民進黨的賴蕭配勝出,中華民國台灣將繼續穩定走向台灣的國家路線,自二○○○年結束中國國民黨長期執政的局面,會更為確立。中國國民黨挾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獨台化,常批評台獨,殊不知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心目中也是台獨。中國國民黨敵視台灣的民主化,仍死抱殖民中國性,乞求滅其黨國的中國共產黨共同壓制民進黨。若二○二四年再敗,或可促使黨人以台灣國民黨再生,有助於台灣政黨政治的正常化,這也是李登輝在權力位置時未完成的願望。人民的選票不支持,與其說是教訓中國國民黨,其實是在協助其轉型,脫離政治困境。 民眾黨是柯的一人政黨,他僭越蔣渭水之名,以民眾黨之名,追逐政治權力,空口白賊話一堆。可綠可藍可紅,白色可染,無中心思想,基本價值。柯擅寄生主要政黨壯大自己,藍白配夢碎,陷政治斷崖。義無反顧協助他踏上政壇的人,離他而去,不計其數,應可評斷其人。若柯總統夢碎,應可對自以為是的投機政客有所教訓。民眾黨還是要有真正的民眾性,挾民眾之名卻成為台灣國家重建的破口,畢竟只是空笑夢。 台灣在民主化之路發展,人民在自由的情境中仍因台灣和中國的國家定位定性糾葛而籠罩不安的陰影。中國國民黨認為中華民國仍為中國的國家,民進黨以中華民國為台灣的國家,「中華民國台灣」委曲卻不盡能求全。台灣仍須視人民在民主化之路形成共識,才能進行真正的國家認同識別系統(State Idendity System)工程建構,進而與中國謀求國與國分立並有邦誼的正常關係。 支持民進黨繼續執政,持續進行台灣的國家重建,穩定台灣的國家發展,有朝一日才有正常國家的政黨政治,而不是現在仍存在的「台灣的國家」與「中國的國家」的不正常國家糾葛。二○二四年的總統選舉重要性在此,中國國民黨無法台灣化,要經由人民的選票教育。 當然了,立法委員選舉也很重要。侯友宜以趙少康為副手,說明了他自我拆除了曾經偽裝的台灣本土性,屈附於殖民中國性;而昔日不適格的立法委員、不適格被罷免的高雄市長,竟被擺在不分區立法委員的第一位,且預想立法院長的位子,簡直飲鳩止渴,政黨品格低劣。對台灣國家有期待,對民主政治發展有想像的人民,豈能坐視!支持民進黨國會過半,順利施政,並形成台灣政黨競爭條件,台灣才能走向國家正常化之路。 (作者是詩人)
李敏勇 2023-12-06
歹戲落幕,權謀夢碎

歹戲落幕,權謀夢碎

  藍白不合,柯侯、侯柯配不成,民眾黨柯吳配,中國國民黨侯趙配,各懷鬼胎的算計破局了。歹戲拖棚,顯示侯缺乏勝選的自信,請鬼提藥單。而柯,痞子心態,從政從來不知言而有信,前言不對後語,滿口荒唐言。出一張嘴!相對侯不好看的肥皂劇,柯是無厘頭的鬧劇,難怪會共譜「無言的結局」。 柯搭配吳心盈,「柯文哲無心贏」的妙喻出現,看不出副手的選擇有什麼道理?難道,被稱「新光公主」真的有金?在郭台銘不屈副手後,是替代的選擇?這是一人黨的選擇,道理只柯知道!看他搔頭摳肚的樣子,鬼知道會怎麼發展。 侯趙搭配應該是黨指定的人選,不分區立委名單排第一的是不適格政治人的韓某.狀況相同,都是所謂的「本土藍」有求於「戰鬪藍」,違背侯「疏離殖民中國性」的偽裝,前功盡棄。這是侯想借柯之力未果,不得不為。一個被「戰鬪藍」輕視的「本土藍」,何以屈辱至此?權力的春藥真得這麼強?面色青筍筍,何必? 「中華民國保衛戰」又來了嗎?一九九四年,台北市長開放直選,搖著黃旗,以中國新黨出走中國國民黨,上街吶喊「中華民國保衛戰」,昔被稱「政治金童」,如今已是老伙子,在中廣案的黨產問題爭議重重,挾傳播媒體介入政治,對傳播權公共性不懂自重的人,在台灣政治史要記上一筆。昔日,宋甘居連副手;今日,趙甘居侯副手,政治人物的眾生相。 當下台灣的改治困局和一九九○年代台北市長開放民選時沒什麼不同:中國殖民症侯群反制台灣本土民主化,趙少康造成中國國民黨落選。兩千年的總統直選,宋楚瑜本質上也是這種角色,造成中國國民黨失去政權。即使二○○四年,連宋配,但台灣已非中國國民黨可任意宰制,連戰連敗。侯趙配會比連宋配更強嗎?用膝蓋想也知道! 柯痞挾以民眾為名的一人黨,從誑稱墨綠,到以白色力量自居,其實染藍又染紅。柯的心態與素行扮演了解構台灣國家重建的破壞力。也許他只懷抱成就自己的企圖心,但卑劣惡質性也烙印在身上,柯氏一族一個樣子。 (作者是詩人)
李敏勇 2023-11-29
恨的政治學

恨的政治學

柯痞曾說平生最討厭:蚊子、蟑螂和中國國民黨,但被問及自己怎會和中國國民黨合作?他的答覆是:他現在更恨民進黨,合理化他的變節、轉向。恨,成了反民進黨政治勢力的共同心理因素。搶奪政治權力,竟然生恨,國家治理成什麼了? 中國國民黨恨民進黨,原因是民進黨打破了中國國民黨一黨長期專政,而且似乎讓中國國民黨在民主化後的台灣政局中難以翻身。中國國民黨恨民進黨竟更甚於亡中華民國的共產黨,並且附共親中,這已背叛蔣氏父子的反共意志,似是為在台灣長期服膺反共國策,向中國表態悔過。 中國國民黨的侯友宜原被柯痞輕視,也被柯母看不起,但不恨民進黨無法向殖民意識中國論群交心的他,不再假惺惺疏離所屬政黨,也為昔日冷嘲熱諷韓國瑜之流陪笑臉。民調高的假象不再,與柯捲民調麻花,個人不足以撼動民進黨政權,只得與民眾黨哥倆好,他也想當總統,但黨意識似乎可以屈就副手,只要推翻民進黨執政就可以。 互懷鬼胎的權力合謀,以扳倒民進黨政權為共識,進行了分贓作業,背後的一腳傳出是中國使力的政治作用,馬英九這個曾經以反共取得功名利祿的中國國民黨人,在被英國《經濟學人》認證「Ma,the bumbler」後,又留下不知何以名之的稱謂。他與其在意台灣,更在意中國。 恨的政治學成為各種反民進黨的動力,不像一般正常國家,左、右政黨為國家、社會發展的不同主張、方向競爭,而是以台灣為主體或附和中國一一專制主義的國家的競奪。台灣的民主化、自由化,世界民主陣營重視的成就被視為敝屣。 台灣的民主化之路,要的是認同台灣為主權獨立國家的政黨競爭執政權。政黨輪替不是說你我定期輪流執政,而是做不好可以換黨執政。看看日本,自民黨執政多久?戰後日本不是民主國家嗎?日本國民沒有選舉權嗎?競爭執政權當然提出如何引領國家,哪能只以恨使力? 操作恨的政治學,為奪取政治權力不擇手段,寧與惡意侵犯的國家互拋媚眼,對同一國家競爭政黨氣噗噗到無以復加的程度。這樣的政治,台灣話說:會好,嘛未完全。藍白苟合都只是因為一黨無法勝選各自都有總統夢,但柯盤算的是利用中國國民黨之力當總統,侯也一樣想是借民眾黨之力。各懷鬼胎,怎麼合?恨的力量不能成就正當事,徒然暴露政客的卑劣和醜惡。柯痞還有一個錢多多的郭某,眉來眼去,盤算著呢! (作者是詩人)
李敏勇 2023-11-22
把國家交給他?

把國家交給他?

  有位總統競逐者提「把國家還給你」的口號,乍看很動人。這樣的口號放在一九九六年總統開放直選,或許有意義。現在呢?說得好聽,那個政客其實是要人民「把國家交給我」。一群各懐總統夢的人,還荒謬抄襲二十世紀末,杭亭頓論及一九七○年代以降,包括台灣在內,世界許多國家的第三波民主化,不是已經把國家交給人民了嗎?現在卻說台灣要第三波民主革命,是想破壞台灣民主化的成果吧,倒錯的歷史荒謬莫過於此! 語言,就是這麼奇妙!表面看是一回事,細想後又另一回事。「這一千元給你」,只要不是偽鈔,拿到手就是一千元。但語言並不盡是,「把國家還給你」說得好聽,但真正的實踐呢?特別是政治話語。對於「不盡對語言負起責任的人」,只是一句空話! 說一句「我愛你」和一百句「我愛你」,對並不真正想實踐或無法實踐的人來說,並未擔任何成本。政客揮霍美麗的口號,因為語言無須付出成本。 戰後,台灣長期戒嚴統治,蔣氏父子以「反共」維繫以蔣家為領導人的專制政權,以「動員勘亂臨時條款」凍結憲法,蔣介石連任總統當到死。若說政治責任,中華民國亡於中國共產黨應該罪無可赦,蔣卻成了無可取代的領袖 ,現在的「戰鬪藍」曾是仰仗鼻息的藍衞兵。每一年的國慶,從前「反攻大陸」、「解救同胞」的閱兵口號喧天價響。 自由、民主掛牌在嘴邊。其實,多少人在綠島的監牢哭泣。 「把國家交給我」就是戒嚴統治時期,蔣氏父子掌控政權的權力邏輯,「為了反攻大陸」。後來,改為「三民主義統一中國」。後來呢?老蔣在慈湖;小蔣在頭寮。一干中國國民黨黨政軍,表面行禮如儀,卻去「朝共」了。馬英九猶念念不忘並無一中可表的「九二共識」,動不動就向亡其國的中國共產黨拋媚眼,以蹧踏「中華民國台灣」為己任,忘了若無台灣,「中華民國」早就呼應南京的碑銘,躺在那裡了。 台灣在戒嚴長期化時代,國家就是中國國民黨黨國,民主化是台灣人民流汗流淚流血爭取來的。中國國民黨的統治謊言「反共」、「反攻」、「光復大陸」、「統一中國」,早已丟進歷史的垃圾桶裡。如今只為復辟政權,不斷創造新謊言 「九二共識」、「一國兩制」。不肯服膺「中華民國台灣」,卻奔赴亡其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向不民主不自由的中共搖頭擺尾。 台灣的民主化,不是早已把國家交給人民了?是誰在破壞台灣的民主化?不就是一丘之貉的國共?趁火打劫的投機政客趁亂作勢的「把國家還給你」,實則玩弄「把國家交給我」的迷惑之言。聽其言觀其行,白白布染了各種顏色已極盡政治污穢。「把國家還給你」這種糖衣毒藥,能信嗎? (作者是詩人)
李敏勇 2023-11-15
戰爭的悲傷

戰爭的悲傷

  《戰爭的悲傷》是越南小說家保寧,以越南戰爭為背景所寫的小說,被翻譯成許多語文出版。二○一八年,韓國濟州四.三事件七十週年的國際作家會議,邀請他,以及曾獲芥川獎的沖繩小說家目取真俊,和來自台灣的我出席,各發表一場以作家在自己國家的扺抗為議題的演講。 保寧的演講是「戰爭的悲傷」, 他提到越南戰爭,那是北越發動南侵的內戰,改變了南北越分立的戰後處分。出身北越的保寧,並不以北越贏得勝利為喜。他認為戰爭的勝利是將軍的事,他體認的是戰爭的悲傷。 二戰後,亞洲脫殖民統治的朝鮮,因左右分裂為北朝、南韓,迄今未解。越南則分裂為北越、南越,一九六○年代北越發動併南越戰爭,美國介入,但仍由北越併吞了南越。 越戰在二戰後世代的成長歷程是鮮明印記:從法國巴黎發生的學生運動遍及全球,普遍反對美國介入越戰,二戰後嬰兒潮成為嬉皮世代,留著長髮,在西方民主陣營自由自在成長,迷惑於馬克思主義及毛語錄,欣賞左派的解放論,同情美、蘇之外的第三世界。直到一九九○年代,嬉痞成長為雅痞,美國的柯林頓、英國的布萊爾、德國的施若德⋯,經由民選領導國家,世界才進入新時代。 歷兩次世界大戰,列強號召成立聯合國,但利益形態和意識形態的衝突,導致始終無法避免國家之間的戰爭,甚至內戰也時有所聞,俄羅斯侵略烏克蘭戰爭未歇,巴勒斯坦的哈瑪斯對以色列發動攻擊導致以色列反攻,又引發中東甚至世界的不安。 戰爭是文明世界的不文明事況,難以真正平息,反映在人類歷史。文化,是想使人活下去的東西,不同於政治的權力意味。 越南戰爭,北越以意識形態的左,經由戰爭併合了南越。儘管越南仍在左意識的共產政權,但經濟的走資化吸納了西方資本主義國家的產業,畢竟依靠資本主義的生產、消費邏輯。就像共產革命後的中國,依賴走資化才以世界工廠和市場發展經濟。但極權主義的政治權力習慣搖晃戰爭的令旗,威權獨裁的政治人物似乎不了解戰爭的意義是悲傷。 (作者是詩人)
李敏勇 2023-11-01
藍白各懷鬼胎權力夢

藍白各懷鬼胎權力夢

  中國國民黨盤算政黨輪替的邏輯,認為二○二四年又擺盪輪到執政的機會。但侯友宜在職參選總統,民調折半,加上他出口成空,出手凸搥,中國國民黨想得美的招數是招手吸納柯、結合民眾黨,形成所謂的藍白合,試圖演繹一場政治數學,想合力下架民進黨。現在,連你當總統,他當副總統,我當閣揆,都算計好了。 柯是一人黨,沒有政治責任牽掛,在現時權力版圖只有一席被停黨權、受困於貪污司法案件的新竹市長高某,以及一位因收賄被判刑的金門縣長,加上五位不分區立法委員,若干縣市議員。而中國國民黨擁有絕大多數的縣市首長席位、立法委員和地方縣市議員更遠遠多於民眾黨。中國國民黨何苦來哉?苦苦乞求柯的合作。被柯形容為「垃圾」,仍苦苦期待納為夥伴,實在是因為侯不夠看,想要輪替執政想瘋了。 藍白合,中國國民黨想的,或說侯想的,當然是侯當總統。中國國民黨不缺立法委員(雖然不過半),缺的是總統。黨國時期中央幾千個可支配位子的權力滋味,想著想著流口水。台灣常見批評政治對手的「吃香喝辣」,聽了令人作嘔,卻極為傳神,顯示中國國民黨政治人物心態。 但,柯肖想的是「總統」的位子。他的我正你副,不只是對中國國民黨的侯,也對心在中國國民黨的郭。沒有像樣陣容的民眾黨,圖的是立法委員不分區名額。柯像政治游擊隊,打帶跑,自恃一張嘴,沒有什麼政治責任意識。二○一四年,經民進黨禮讓當選台北市長,翻臉不認人,背離支持者,空口白話一大堆。二○一八年,因併合公投選舉亂象,倖得連任,成為台灣國家重建的內部破口,簡直交雜前近代性和後現代性政治病徵。 柯選總統,只要爭取民眾黨立委不分區極多化,選票分配款麥克麥克,有沒有當選不一定牽掛。他照樣能搔頭抓肚子掀波作浪!沒有什麼負擔的柯,有總統就當總統,沒有總統就當黨主席,好不快哉!若多一些立委,更不得了。 中國國民黨病急亂投醫,看上了葉克膜醫生,請鬼提藥單。柯的一人黨並無台灣政治改革的參與歷史,他被認為苛薄寡恩,是投機主義者。有人以他在中國可能留下「受制於人的經歷」為他說項,天曉得!中國國民黨想得美,要利用柯實現政黨輪替的大夢。沒有想過柯也反過來想佔便宜!背離中國國民黨台灣化,不走正道走邪門,交織牛鬼蛇神身體和戰鬭藍意識,只會是殖民性殘存的末路政黨,鬼頭鬼腦,有啥路用? (作者是詩人)
李敏勇 2023-10-25
歷史光影

歷史光影

  一九九三年十月十二日晚間,王康陸(1941-1993)在文化大學社團演講後,搭計程車從陽明山返家,在仰德大道國安局前發生離奇車禍,不幸身亡。他是突破中國國民黨海外黑名單冒險回台的學人,台灣獨立建國聯盟連任五屆的秘書長。二○二三年十月十三日這一天,一場以「海外台灣民主運動:民主、自由、人權台灣」為名,紀念王康陸博士逝世三十週年的學術研討會:在台北的國家二二八紀念館擧行。延伸於一九四七年二二八的戰台灣歷史傷痕,以及黨國戒嚴專制未充分實現的轉型正義歷史,光影又浮現出來。 台灣的民主化雖然締造了世界稱譽的「寧靜革命」,邁入新世紀之初,政黨輪替執政,但長期挾恃「中華民國」的中國國民黨並未脫殖民意識論。轉型正義未充分實現,蔣氏父子後的中國國民黨從反共而親中聯共,無視亡其黨國者中國共產黨,中華人民共和國已續中華民國,並在南京樹立「中華民國1912-1949)的歷史碑銘,反而視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在地轉化新生為亡於民進黨。 中國國民黨的一九四○世代、一九五○世代,頗多留美黨人曾經兼為抓耙仔職業學生,為中國國民黨舉報台獨份子或附共者,馬英九被公認就是。相對的,許多同世代,後來加入民進黨或參與台灣民主運動、獨立運動者,被跨海的中國國民黨特務、職業學生監控、密報。從早期須戴面具示威遊行,到後來公開抗爭,在學界或官界倍受關卡阻礙,現在仍為台灣的民主建構努力。許多昔日標榜反共愛國的極保守右翼,對照的正是受迫害的王康陸這種台灣人。陳文成博士一九八二年陳屍台大校園更是黨國時代血腥的歷史。 轉型正義並未充分實現,當下許多阻礙台灣民主化的中國國民黨人,戒嚴時期的學生時代,在海外(甚至國內)藉告密、情蒐,經由打擊異議份子,在黨國體系獲利得力者。這些人在台灣民主化的進程,擺出對國家內部的戰鬪姿勢,以保衛「中華民國」之名,行鬪爭民主化台灣之實。昔日,在海外推動台灣獨立、民主化的一九四○世代、一九五○世代台灣學人,如今在台灣守護台灣這個仍以中華民國為名的國家,而當年在海外以反共、愛國為名,留下職業學生、告密者行徑的同世代中國國民黨人,正無所不用其極地,對民主化的台灣進行顛覆。 (作者是詩人)
李敏勇 2023-10-18
惡意牽絆,中國結

惡意牽絆,中國結

  二戰結束,台灣人誤以為中華民國是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祖國之夢成為錯誤的選擇,直到現在仍然無法真正解除牽絆。中國國民黨挾持中華民國流亡台灣,把中華民國統治到失去聯合國席位,卻怪罪台灣民主化重建這個國家的努力。台灣涵納中華民國,卻不見容於中國國民黨。十月一到十月十,混淆、糾葛的國慶在秋風中隔海相照。 為什麼台灣人不願台灣成為「中國」的一部份?更確切說:為什麼台灣人不願台灣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份?二戰後迎接中華民國,歷盡困厄,被糾纏在國共鬪爭的災難;民主化的台灣面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打壓,中國國民黨彷彿已成中國共產黨統戰棋子。 在寧靜革命的台灣民主化歷程,台灣接納了戰後,特別是一九四九年以後隨流亡政權來台群落,期待歷史際遇形成的命運共同體發展成民主自由的國家。廢除動員勘亂臨時條款,向中華人民共和國遞出橄欖枝,並非向中國投降。馬,什麼樣子!只會讓戰後移入群落陷入在地認同的困境,只讓台灣離「中國」愈來愈遠。 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灣威嚇利誘,就是想併吞台灣,沒收「民主」。從前的解放論以挾持中華民國的中國國民黨為敵,以台灣人民為說服對象,想複製一九四九年推翻中華民國的革命。但台灣走過長期戒嚴體制,邁向民主化,與專制中國的政治體制愈來差距愈來愈大。一個小,其實不小的自由、民主國家,而且是發達的經濟體。為什麼台灣要成為中國的一部份? 中華人民共和國許多有錢有勢的中國人,想要移民美國成為美國公民,為什麼?中國國民黨戒嚴宰制台灣的時代,許多在台灣的中國國民黨人也千方百計移民美國,選總統才想到放棄美國國籍,為什麼?這些人也都深知自己國家不符民主、自由的條件,嚮往美國。國共合謀的制台,本質上都帶有殖民意識,無視於國民國家主權在民的原理。不真正愛自己的國家的國共特權分子只想享有統治權力的特殊利益。 不分先來、後到的大多數台灣人民,正共同為起造一個新興民主國家努力。既走過中國國民黨戒嚴長時期建構了新的共同體,怎可能接受不符普世進步民主價值條件,以人民民主專政為名,一黨統治的國家?說什麼「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忘了台灣在一八九五年就被割讓給日本?台灣是被中國分割,走過獨特的歷史,現在走在新興國家的發展路程。 (作者是詩人)
李敏勇 2023-10-11
鬼頭鬼腦 鬼政治

鬼頭鬼腦 鬼政治

第七屆台灣的總統大選,所謂的在野大聯盟是說中國國民黨、民眾黨和無黨卻算是中國國民黨人的郭台銘,各懷鬼胎。中國國民黨朱立倫盤算的是「政黨輪替」的不確定性邏輯,但侯友宜在職參選、威權侍從的黑暗歷史,黨內自恃一人大於一黨的身段被反撲,加上出場漏氣步盡展,民調支持度腰斬,一直爬不起來。 柯痞一人黨,原頂著恨的政治學光環吸引一些年輕選民:他們看不起中國國民黨,民進黨執政的現實被柯痞操作成下架目標。而郭台銘以為大位可以買得到,他既心懷代表中國國民黨,又與民眾黨眉來眼去。分別向藍白拋出只當一屆的魚餌,又彷彿取經韓國瑜立下台灣發大財的長遠目標,不只道只是笑話。 聯盟喊了好幾個月了,侯、柯、郭,怎麼配還沒個樣子。柯痞因民進黨看走眼挺他、後來為了想整碗捧去而翻臉。他以「藍綠都是垃圾」突顯白色力量,豈知白色更容易髒,沒有幾個公職,只出現柯前高後兩個行政首長、施政滿意度也都吊車尾,權力污染的情形一籮筐。 有嘴說別人,無臉看自己。經不起檢驗的侯、柯、郭或柯、侯,郭,支持度一直排在民黨賴清德後面。幻想非綠三人加起來,就會贏的在野大聯盟,鬼腦子演算鬼政治。三人各懷當總統的鬼胎,盤算的是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殘餘中國價值,沒有真正的新國家願景。 在野大聯盟以侯、柯、郭三人合計,支持率高於賴清德,操作侯郭、侯柯、柯郭組合,以下架民進黨為目標,圖謀政黨輪替。但這哪是政黨輪替,充其量只是政黨分贓。柯何等人?怎干成為朱立倫的棋子!成為中國國民黨舊屍還魂的功臣?政治力學又如何?一加一等於二嗎?況且,藍白合造就的新竹市長成了不良品,看在台灣人民眼裡不是前車之鑑嗎? 台灣的政治重於權力掠奪,自由、民主、進步、發展,不盡在思考的視野。以下架民進黨為目標的在野大聯盟,是鬼政治,鬼頭鬼腦的盤算?政治的合縱連橫看不出為台灣國家找出路,倒是充滿蹧踏台灣、顛覆民主正常發展的心計。寧靜革命的新興國家藍圖不斷被復辟的舊勢力和乘亂而起的投機勢力潑墨灑紅墨水,是台灣的隱憂,侵蝕台灣國家的正常化。 (作者是詩人)
李敏勇 2023-10-04
不穩定的民主

不穩定的民主

  中國一直未形成近代意義的民主政治。一九一二年的辛亥革命,表面上是民主革命,以改變君主制為名,骨子裡是推翻異族王朝。在西方,出現於英國的君主立憲議會制,以及法國廢君主的民選總統議會制。在中國,是建立「中華民國」這個貌似民主制的國家,但三十八年即被迫革命推翻,從軍政、訓政還未真正進入憲政,就完了。行憲的口號,行憲紀念日,還是在流亡地台灣開始的。 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國另易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共產黨革命推翻中國國民黨壟控的中華民國,標榜人民民主、無產階級專政,是社會革命的政權轉換,國家更替而非政黨輪替。在中國,從民主革命到社會革命,並未形成近代民主國家。中華文化的文勝於質,民主的言說天花亂墜,但都只是「你作民,我作主」,不像歐洲發展出近代意義的民主政治:君主立憲或總統制的議會政治。 中國近代歷史的國共鬪爭,存在著殘留的帝王思想,民主革命也罷,社會革命也罷,借西方革命之名,但骨子裡仍是東方專制主義或中國帝王思想的本質。流亡到台灣的中華民國,因為少數統治,以及台灣在戰後國際政治的民主因緣,被動發展出異於中國的民主制,終結了戒嚴長期化的一黨統治。但民主化之路並不順利,中國國民黨因失去絕對統治權後心懷不軌,中國共產黨視併吞中華民國為未竟之業,交相作用,成為台灣民主化的陰影。 東歐的脫共民主化在一九八○年代末到一九九○年代初,普遍經由一次選舉,改變了二戰後的共產體制。二戰期間,藉由共產黨支持的反納粹,加上社會革命意識,戰後四十多年附和在蘇聯華沙公約集團的歷史終結,東歐諸國回到西歐,在歐盟的懷抱。台灣也大約在同時期走向民主化,卻面對中國的犯意以及在台灣的殘餘中國性作祟,糾葛在國家的迷惘中。 台灣長期在中國國民黨挾持的中華民國體制統治,近代市民(公民)意識並未真正形成,作為國家主人兼具權利與責任的體認也不確實,這是文化課題。黨國復辟幽靈和投機政客合謀的政治力量藉選舉顛覆民主化的台灣國家條件,第七屆總統選舉的紛擾現象更是警訊。 台灣的民主鞏固要克服中國因素以及文化病理,警戒破壞力,不能讓台灣的民主化倒退。走向民主化的台灣,有些總統候選人寄託專制的中國,或心術不正,光說不練者,打著彷彿下架民主的政黨輪替口號。台灣的民主進程必須排除中國因素的影響,才能穩定發展。 (作者是詩人)
李敏勇 2023-09-27
說什麼「保衞中華民國」?!

說什麼「保衞中華民國」?!

  「保衛中華民國」原是對外國,亦即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急欲消滅中華民國,並加以併吞而說的。一九九○年代,台北市升格直轄市後,市長開放民選,趙少康以「中華民國保衛戰」訴諸他以為台北是中華城的有效動員,並以中國新黨別於中國國民黨,挑起「亡黨亡國」的權力鬭爭論,是始亂。侯友宜拾牙慧而繼之,以為是有效動員。侯,以趙為師,差矣!差矣!更有郭台銘戴了這頂帽子,一付救黨救國的樣子。 宋楚瑜不愧為政治高手,他隨侍李登輝左右,在黨秘書長任內,建立權力基礎,甚至逼使中國新黨另立山頭。省主席到省長任內更廣結權力之緣,將不分青紅皂白牛鬼蛇神地方勢力納入懷裏。如果他不是冒進,食緊弄破碗,會是外省人的李登輝。再依附連戰,連戰連敗,終是權位淪落人。再怎麼振翅,飛也飛不起來了。柯文哲嘛食緊緊,自以為智商高,但權力政治另有邏輯,把人民當什麼了?!徒留惡名! 比宋比柯,侯算是笨腳。他也講保護中華民國,但中華民國不是正被民進黨保護嗎?「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現在叫做中華民國」,這樣吃力不討好,侯也要吃豆腐。喊話選陳水扁當台北市長中華民國會滅亡,有嗎?陳水扁兩任總統,中華民國也沒有滅亡,人家還拉拔你當警政署長!藍以你曾投綠,才要這樣表態? 侯的保衛中華民國口號,其實是保衞黨國,看看他召喚黨政軍警,視國家機制如黨機器延伸,引退役退休組織為後援,以及放話改變退撫改革的回頭路。他的經歷在一九八九年四月七日留下過度執行警務致鄭南榕殉死的業績,成為自由日的反面陰影。在新北市的副市長、市長經歷,刻意與「黨國」保持距離,但帶職投入總統選舉後聲望直落,又回頭擁抱「黨國」,甚至「牛鬼蛇神」不拒。 已沒有中國國民黨員身分的郭台銘,比侯友宜更是中國國民黨人。他口口聲聲「保衞中華民國」,資產大多在革了中華民國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他,在中國境外喜戴綉有青天白日旗和中華民國字樣的帽子,掀風卻作不起浪。 一九四九年之後,中華民國在台灣,因台灣而倖存下來。從戒嚴獨裁到民主化,被形塑為台灣中華民國,台灣的總統選舉就是生活在台灣的現體制公民對國家元首的定期選擇。喜歡嚷著「中華民國」口號卻心向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的中國的泛中國國民黨人,對在台灣民主化以後的,不盡是黨國的「中華民國」並不認同。難道,是要逼廹生活在台灣的人民丟棄「中華民國」的權宜名號?要把「中華民國」這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糾葛在「中國」的名號交給中國共產黨,以完成他們的革命未竟之業?讓台灣只是台灣嗎?或許,這是台灣的國家出路。 (作者是詩人)
李敏勇 2023-09-20
民主化後台灣的國家僵局

民主化後台灣的國家僵局

  台灣的民進黨承續李登輝總統時代,經由修憲形塑的中華民國,但習慣黨國體制的中國國民黨殖民意識論群自認失去他們的「國家」。這應是二○○○年政黨輪替後,台灣的政治難題。經過六任三次政黨輪替,情況愈演愈烈。 戰後,長期以反共為國策,標榜堅守民主陣營卻實施戒嚴宰制。中國國民黨藉此壟控了(一九四五–一九九六)的五十一年統治權。一九九六年,李登輝經由直選,再維繫了四年政權。他經由修憲嘗試以中華民國台灣化維繫國家的實存,並以民主化建構政黨輪替的可能性。 儘管這不盡符合台灣不屬於中國而確立為台灣的國家條件,但折衷方案經由民主化促成台灣國家化,應是李登輝「寧靜革命」的用意,保守取其穩健。李登輝藉以回報蔣經國知遇的籌謀,並未得到流亡殖民體制的支持,甚至被迫離開中國國民黨。 中華民國要台灣化,蔣氏父子可實現。蔣介石不可能,蔣經國或可能,可是時不予人。若蔣經國與李登輝合力將中華民國轉型,或許寧靜革命真正能成為世界政治史的佳話。可惜,蔣後的李登輝並無力真正帶動仍存流亡殖民性黨國的轉化。 二○○○年,連宋競逐總統大位,李登輝左右手反目相向。宋既輕視連,流亡殖民意識論群也不相信連的中國性。連宋相爭,漁翁得利,政黨輪替提早形成。李登輝被連戰趁勢逐出中國國民黨,二○○四年,連宋配再戰,連戰連敗。連去中國表態,被流亡殖民意識論群擁抱。中國國民黨的台灣性不盡可信,馬再續政權八年,更露出馬腳。 馬後的中國國民黨虛構「九二共識」,雖然習近平已定錨沒有「一中各表」,中國國民黨仍無無法擺脫中國牢結。習近平的指導性已超越蔣經國教條,台灣的國家僵局形成於中國國民黨俯仰中國共產黨的病理。 中國國民黨心目中的國家,台灣不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不是台灣。即使亡中華民國是中國共產黨,也寧愛中國,不愛不是中國的台灣。轉向中國輸誠表態,意在拋棄昔日附隨蔣氏黨國反共的罪責,兼有戴罪立功之意。民主化以後台灣的國家僵局在此,建構中存在著解構的病理。人民直選總統,即將進入第七屆,真正的台灣國家共同體形成,似仍在未定之天。台灣擺盪在台灣的台灣或中國的台灣,形成不安的國家僵局。 (作者是詩人)
李敏勇 2023-0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