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西陀陷阱下的「沉默螺旋」 

 

論者指出,台北市長柯文哲過去在網路上造成的旋風,氣勢逼人,其實是「沉默螺旋」理論的具體展現,但如今「中堅份子」的集結可能讓沉默螺旋逆轉。資料照片

​吳祥輝/蝴蝶蘭文創董事長

岳飛打張飛以前是譏諷,現在是時空穿越劇。「塔西陀陷阱」和「沉默螺旋」已經在台北同步上演兩年。

塔西陀是約2000年前的羅馬帝國執政官,不但是政治家,也是文學家和史學家。他認為:「當一個皇帝被厭惡時,他做的好事和壞事,都同樣會讓人厭惡。」這個政治現象,被中國傳播學教授潘知常,在《誰劫持了我們的美感》一書中,稱為「塔西陀陷阱」。是不是聯想到就任兩年多的蔡英文總統?她現在做的任何事,都引不起台灣人鼓掌的興趣。這是民進黨2018年面臨的最大問題。

「沉默螺旋」是由德國傳播學者諾爾紐曼,在1970年提出的一個傳播理論。簡單地說,他認為當群眾中人,覺察到自己的意見是少數派,就會趨於沉默。媒體也一樣,輕視少數,重視多數。於是,從眾的聲浪會螺旋上升,少數的意見被淹沒,螺旋下沉。會不會聯想到台灣網路上的一片挺柯文哲?這是民進黨2018年面對的第二個大問題。

如果,這兩年的民進黨中央執政,有高的氣勢,那麼柯家軍在被反擊時,敢說:「有嘴說別人,沒嘴說自己。看看你們的蔡英文?」嗎?反面地想,如果在陳水扁氣勢正旺時,柯文哲的臉早就被打腫而爛了?情形卻非如此,蔡英文墜入的「塔西陀陷阱」正成為柯文哲的最佳助選員。

柯家軍在網路上蠻橫霸凌,沒有論點,只有人身攻擊和轉移焦點,卻能形成螺旋。在塔西陀陷阱下,沉默螺旋已經成形,氣勢逼人,直往上竄。這是2018年春天來臨前的景象。

「沉默螺旋」有幾個重要觀點:只要把理論中的「社會」,改成網路時代的「社群」就一樣貼切,甚至更具真實性:「社群將用孤立的方式,威脅那些與大多數意見不同的人。」網路上只要有反柯文哲的意見,不論是否出自柯的政敵,或只是一般網民,柯家網軍帶著柯粉,瞬間撲上。造成「大多數的」意見,霸凌和孤立反柯的人,也會唱雙簧,讓支持柯的人獲得支持和讚聲。這正是柯文哲這幾年最大的用心,特別是這1、2年。

「沉默螺旋」理論指出一種「多數的無知」。當一個人的觀點,和傳播媒體上的大多數意見不同時,會錯認大多數人是贊成媒體的意見。柯文哲獲得網路原住民的高支持,而這些支持者罕見能提出支持柯的正當理由,只能搬弄幾個不斷重複套用的句子,就印證著這「沉默螺旋」理論的這個「多數的無知」觀點。

「沉默螺旋」何時會逆轉?理論中也提出關鍵性解答:中堅份子(hard core)。中堅份子在理論中的定義是:在沉默的螺旋旋轉過程中,無視於孤立的威脅的人。

回看台灣媒體過去的幾個月,政論名嘴們竟然一個接一個反柯,這些幾乎都是曾經支持柯的人。什麼力量能夠造成這種罕見的局面?是柯文哲說的「名嘴都是可以收買」的嗎?誰有能力收買這些主要的有影響力的名嘴?全台灣除蔡英文總統有這種可能的實力外,沒有第二個人辦得到。可是,這些名嘴幾乎全都在批判蔡英文的禮讓柯文哲政策。那還會是誰「收買名嘴」呢?不過就是「中堅份子」發功開嗆而已。

這些「中堅份子」幾個月來不謀而合,集結,越來越同心協力,終於導致沉默螺旋開始逆轉。民進黨的基層反撲,逼使黨中央不得不心不甘情不願地,決定自提參選人,這是沉默螺旋逆轉戰役的首度勝利。

沉默螺旋正在逆轉中。一個個中小型的社群,開始跳出來反擊。一個個KUSO的影片和圖卡在網路上流傳。過去的兩個月,柯文哲已經成為被KUSO的冠軍。這個指標性的觀察,預告著網路上創意最充沛的一個個義勇軍,已經從當年的靠北勝文,開始靠北柯阿伯。

當人們漸漸不再有被孤立的恐懼,真相和真實的意見逐漸地被呈現。霸凌的一方,開始恐懼,於是自爆的情節一一上演。才剛道歉雙城論壇的「兩岸一家親,講太快。」被批判向民進黨「輸誠」「換禮讓」後,又改口道歉是因為「讓人不舒服」。政治獻金從清白透明,到「3000萬房貸」不見了,卻無法說明,只能轉移焦點。從惡整吳音寧,一看風向已變,改口讚揚吳的操守。

中生代導演楊雅喆就在臉書上這麼寫著:「說人吃魚翅的是這幫人,說人送酒的也是這幫人,查帳更是你指揮的,沒查到帳叫人家不要只管這些鳥事。你好棒。都給你講就好了。」

「沉默螺旋」繼續逆轉中。名嘴扮演逆轉沉默螺旋的首波「中堅份子」的起義,第二波和一波接一波的「中堅份子」,將由網路上更大量的真正網路義勇軍扮演。這才是決定沉默螺旋是逆轉,還是逆轉勝的關鍵。名嘴論政是職業責任所在,網路義勇軍則值得給予最熱烈的掌聲和起立致敬。繼續轉動吧,沉默的螺旋。

< 資料來源:《蘋果日報》〈論壇〉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