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蔣、還是姓章?

姓蔣、還是姓章?

Netflix 之前有一部有趣的紀錄片,兩個希特勒的親信,漢斯.弗蘭克和奧托.馮.沃特的兒子,尼克拉斯·弗蘭克和霍斯特·馮·沃切特出來現身說法,尼克拉斯·弗蘭克是希特勒的乾兒子,他的父親漢斯,是一位頂級的納粹軍官,他批准了「最終解決方案」 - 尼克拉斯與他一生都掙扎面對的事實,兒時的朋友霍斯特,他的父親奧托也是納粹的大官,奧托是漢斯的部下,紀錄片的第三個主角是一個律師,菲利普·金沙,他的家庭生活在烏克蘭,以前是由他們的父親奧托.馮沃特和漢斯.弗蘭克所控制,他的每個家庭成員都在1941年被屠殺。

紀錄片描述他們的童年,慈祥的父親和幸福美滿的家庭,像是王子一般的生活,尼可拉斯承認他爸爸的罪行,深切反省,但是霍斯特一直為他的父親脫罪,認為這是時代的問題,是歷史的問題,是系統的問題,他的父親絕對不是犯了這恐佈罪行的人,他們一起上電視接受觀眾的發問,到烏克蘭等地區恐怖歷史發生的地方對話,尼可拉斯還講了一個笑話,他說他的爸爸漢斯很愛講笑話,文獻上也記載,他們攻佔烏克蘭的一個城市時,在一次納粹聚會的演講中,尼可拉斯的爸爸說,「這個城市不是充滿的猶太人嗎?數十萬的猶太人,現在到那裡去了,怎麼一個都看不見,奧托!你到底對他們做了什麼?」

看了以後真的是很感動,這些人跑出來承認他們父親的罪行,反省並討論這整個歷史上的悲劇,希望這些事情不要再重複發生,這些德國人真的蠻令人敬佩,不像我們犯下殘酷罪刑的那些人,他們的兒子孫子,不要說面對歴史,還在利用父親的權勢吃香喝辣,然後有一群奴隸的監工,拼命的護著他們,怎麼有可能有歷史真相和轉型正義的一天!

台灣並不像德國一樣有清算過納粹,黨國的後代也沒有人像尼可拉斯那樣深刻反省,所謂不流血的和平革命,其實有很大的部分是黨國的遺產一代一代繼承下去,許多白色恐怖228的元凶後代還是吃香喝辣,佔據多少基金會還有祖宗霸佔來台灣人的公共財,所謂日產變成黨產,黨產變成私產。

蔣萬安所謂歸還戒嚴時期被沒收的財產這件事情,當然非常清楚的就是他想要選台北市長的清洗動作。轉型正義第一個是要釐清真相、追查責任、之後才有和解以及所謂補償的動作。直接跳到用國家的資產來清洗蔣介石獨裁所造成的後果,連國民黨的黨產都還沒有清楚歸還的情況之下,這到底是在博取什麼樣的名聲?

許多人說年輕人投票就是看長得比較帥的,這件事情有可能部分是真的,比較年輕帥氣可以得到年輕人的支持,但是有些事情還是要陳述清楚,用嚴肅的完整的思考邏輯來看待轉型正義這件事情。歸還戒嚴時期所沒收的財產當然是轉型正義的步驟之一,但是需要完成前面很多的步驟。

年輕人在網路革命的時代之後,應該要有在嚴肅事物上脫離網紅思考的態度,很多事情都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講的清楚,也不是一場直播就可以洗白的。

光隨便跟著爸爸改姓這件事情,我總懷疑這個人的獨立思考和追求個人自由的選擇能力,值得年輕人深思這中間的轉折與心路歷程。他為什麼要姓蔣、而不要姓章?如果拿得到姓蔣的好處,也還能夠維持姓章的利益,那他爸爸改姓的這個算盤,打得還真好!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有怪癖不接受媒體訪談、演講、邀稿或上電視!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