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憲相關文章

我的高中三民主義老師林瑞霞

我的高中三民主義老師林瑞霞

她想要打破,台灣人在二二八和白色恐怖之後,對於參與政治的恐懼感,她是一個公民老師,也是一個優質公民的實踐者。她是我在台灣,看到用最接近德國政治人物的方式參選的候選人,用理念訴求來爭取選民的支持,就這樣過了好幾十年,老師有個綽號叫「傻霞仔」,就是「唐吉訶德」的意思。
李忠憲 2018-10-17
給時代力量的年輕人

給時代力量的年輕人

今天時代力量政黨的三個台北市議員候選人共同去出席的中國共產黨所支持柯文哲的造勢活動,不是一個人是三個人,這個政黨的領導階層完全視若無睹,不知道你們這些強調台灣優先價值、優秀、勇敢的年輕人,到底有什麼樣的看法和想法?掛著時代力量的牌子,難道只為了那些由上而下政黨的資源嗎?
李忠憲 2018-10-16
Schleier(面紗)

Schleier(面紗)

Schleier(面紗) 我在德國歌德學院上德文課的時候常常會講到這個字 Schleier,這個字就是穆斯林婦女佩戴的面紗 。學生在學校可不可以佩戴這種有宗教意義的面紗,法律可不可以禁止佩戴面紗,雖然歌德學院的老師常常講在歌德學院裡面有三件事情是大家盡量不要談的議題,「性」、「種族」和「宗教」,這算是宗教的議題,應該是禁忌的話題。但是因為Schleier出現在德國媒體次數實在太多,因此也就常常會談起這個話題。 接受穆斯林這樣的宗教信仰可不可以穿戴面紗去上學?學校可不可以禁止同學不能穿戴面紗?這些討論畢竟也只是在學校裡面,從來沒有人認為這個議題可以延伸到日常生活當中,自己可不可以穿戴面紗走在街上,媽媽可不可以要求女兒一同穿戴面紗罩袍走在街上?在正常的民主自由國家裡面,沒有人認為這是一個應該討論的話題,這是個人的宗教自由,怎麼有可能禁止人家在日常生活當中穿戴面紗罩袍? 上個禮拜中國公布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去極端化條例,裡面規定的很多件事情,其中最引起我注目就是這個條例所列舉的許多極端化表現,其中有一項是這個:「自己或強迫他人穿戴蒙面罩袍、佩戴極端化標誌」,只要穿戴蒙面罩袍就是極端化的表現,因為這樣就要被逮捕送進所謂的思想改造營。 另外根據這個條例,烏魯木齊首都地區維吾爾族風俗相關的一切都將被拆除。現在大巴扎周圍早就看起來不像以前那樣,因為許多清真寺和街區都被拆除,取而代之的是掛著中國國旗的建築物。 許多相同宗教信仰的穆斯林國家對於新疆這樣的事情視若無睹,首先是這些穆斯林國家自己的人權紀錄並不好,另外為了與中國經濟方面的利益因此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最近有一篇極短篇的文章:「如果當初沒有統一有多好」在網路上廣為流傳,很多事情是要靠自己,而且往往結果一旦造成後悔再也來不及,我們大家要好好的想一想,如果一邊看著這篇極短篇的文章非常有感觸,一邊又在年底的選舉做出支持統一的動作,到底是要靠誰來救我們?
李忠憲 2018-10-13
網路、民粹與泡麵精英

網路、民粹與泡麵精英

「網路、民粹與泡麵精英」 跑完一場全馬之後的第二天,坐在長程飛機的經濟艙,四肢非常酸痛,尤其脖子沒有支撐,整個頭好像快要從脖子上脱離掉落下來。空服員經常主動在大家一片沈睡之間提供開水、果汁和小點心,好幾次睡眼惺忪地接下熱心空服員遞來的食物,有一種賓至如歸的安心感。上飛機前在桃園機場兩個航廈之間走了快十公里,非常口渴順手在自動販賣機買了兩瓶水帶上飛機,不用老是麻煩空服員送水過來。服務的品質在主動和被動之間有許多的不同,其實我覺得台灣的巨嬰文化寵壞了大家,很多東西真的過頭,而且台灣服務業的員工大部分都過勞。 兩家台灣的航空公司都有提供機上無線網路服務,應該是使用衞星通訊,一次長期的航程大約二十幾塊美金的費用,說貴也不算太貴,畢竟能夠在飛機上繼續與全世界連結是一件非常進步而且令人感到幸福的感覺,在現代的世界無時無刻的隨地掛網已經是生活常態,這樣被迫無法連網的環境已經愈來愈少,或許這是所謂最後的幾個不受網路影響的淨土,這間歐洲的航空公司沒有提供機上WiFi的服務,想要上網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花多少錢都沒有辦法。 這次行程更神奇的是登機前航空公司宣布「飛機上的影視娛樂系統故障無法使用,請旅客見諒」。坐飛機已經很久都沒有帶書,想要去買本書時間又不許可,幸虧手機上還有當期的哲學雙月刊和明鏡週刊。以前在柏林念書的時候,坐長途飛機時幾乎人手一本書,更有不少一邊看書一邊抽煙的癮君子,現在機上禁菸,同時也沒有人在看書了,看最新的電影、影集,打電動遊戲,甚至是以往無法想像的上網。只是突然間這個系統失靈,沒有什麼人做好因應準備,只好發呆和睡覺。 哲學雙月刊這一期的專題是「我們需要精英嗎?」在民粹主義的時代,以往佔據高位的所謂精英日益式微,政治和商業領袖、官僚和知識份子這些能夠影響很多一般民眾的人已經不如以往那樣扮演柏拉理想國的領導者角色,不受自身利益的驅使,洞察真相行使理性的政策,重視知識而非權力或財富,無法掌握真知識的一般人將自己的命運委託給所謂的哲學家皇帝。在柏拉圖的理想政府裡,哲學家皇帝具有四種美德,智慧、勇敢、仁慈、節制,並且能夠公正和有勇氣為所有人帶來真理。 在民粹主義時代的台灣不知道去哪裏找哲學家皇帝,一大堆以柏拉圖理想國中精英姿態上台獲取權力之後,忘記哲學家的角色,不是無法洞悉真相,不然就是受到自身利益驅使,不再行使理性的政策,誇張到被印刻的小鴨帶領成為民粹主義者。權力真的有這麼好,不念書沒有知識的也就算了,念了那麼多書的人一旦掌握到權力,結果以前獲得的知識反而都忘記了,這樣跟不念書的有什麼不同。即使在社群網路時代,民粹主義其實跟以往完全相同,只是言論散佈時間更加快速、操控醞釀更加方便,造成影響的層面更加廣泛。 #理想國終究是空中樓閣 #或許有些精英只是不小心登上飛機的泡麵 — 在Amsterdam Airport Schiphol 。
李忠憲 2018-10-02
統戰、假新聞和兩岸一家親

統戰、假新聞和兩岸一家親

為了統戰目的不惜散播各種假新聞,軟化台灣優先的立場,鬆懈台灣政府和人民的力量。這樣的一切,只為了幫助中華人民共和國收回叛變的一省台灣。看到這樣的同胞在電視上張牙舞爪、慷慨激昂的論述,充滿偏頗的前提和荒謬的邏輯。這樣的畫面令人心驚膽顫
李忠憲 2018-09-28
「誰是變色龍」

「誰是變色龍」

  我大一的時候,民進黨在圓山大飯店成立,臨門一腳建議大家勇敢成立新政黨的人叫做朱高正,當時他說:「我堅決反對,民主運動發展到這個階段,大家還坐在那兒討論『組黨籌備委員會』。當年雷震還在籌組政黨階段,就已經『雞仔鳥仔抓到沒剩半隻』」。當年的朱高正如日中天,「民主戰艦」的威名不會輸給今天的「白色阿伯」,他推動國會全面改選,並且在立法院中「暴力問政」,朱高正堅持「在國民黨獨裁時期,反對黨為有效監督,必須採取極端的手段;溫和的問政方式,無法有效推動民主發展」,因此被封為「國會戰神」,當時野百合的國會全面改選訴求,也是和朱高正推動的目標一致。 朱高正在德國波昂大學拿到哲學博士,研究的是康德,尤清是德國海德堡大學法學博士,因為這些人讓不到二十歲的我對德國的印象非常好。大三的時候尤清以四千多票險勝現在台大最狂的教授李錫錕,當時在宿舍裡面大家欣喜若狂,歷史真的很有趣,被我們這代年輕時討厭的人,竟然是現在年輕人最喜歡的偶像之一。 大學時期我還記得一張鄭南榕頭上流著血的照片,不是民進黨黨員的鄭南榕,在民進黨全國黨員代表大會,向黨代表散發陳隆志的「台灣獨立的展望」,遭朱高正咆嘯制止,並質疑為何非黨代表卻能進場,鄭南榕打了朱高正一個耳光,怒罵「我要為台灣人摑你一耳光」,朱高正與兩三名大漢用杯子、椅子砸向鄭南榕,導致鄭南榕頭部受傷流血,國民黨看到這樣的內閧情形非常開心,大幅報導這一個事件。 當時看到這張照片,非常討厭鄭南榕,這個人很不合群,不知大家都在倡議民主,希望打倒國民黨和萬年國會,這個階段你在搞什麼台獨,有一點點像台大事件的草皮想法,先知畢竟是寂寞的。其實不只是我這樣,很多年輕人有同樣的想法,甚至民進黨裡面大多數都不支持鄭南榕,「又不是黨員,跑到民進黨的場子來搗蛋,被打也是剛好而已」。 後來的歷史發展大家都很清楚,一心一意想要統一的朱高正,學德國創立中華社會民主黨,受新黨的徵召參選省長,失敗收場,最後好像不曉得跑去中國還是哪裡?然後鄭南榕成為台灣最受人尊敬、推動獨立民主的前輩,也被成大的學生票選為廣場命名的第一名,造化真的作弄人,日子久了才會知道他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民主戰艦因為不接地氣,不以台灣優先為核心價值,抱持大中國思想,在台灣政治生命無疾而終,更不用說有什麼歷史定位,胡亂搗蛋犯眾怒被打到滿臉鮮血的不速之客,一心一意為這塊土地奮鬥卻流芳千古。年輕時看過朱高正叱吒風雲樣子的人都會認同,當時朱高正的人氣絕對不會輸給目前的柯文哲。但是你現在去問有幾個人知道朱高正,認識李錫錕的人保證比他多很多。 雖然大家說朱高正是變色龍,我個人覺得他並沒有,他從很早開始就說他要統一,他沒有要獨立,他只要民主,雖然愚蠢但是誠實。歷史給我們的教訓就是常常從歷史之中不能學到教訓,如果自以為是深綠,嘴巴說的是兩岸一家親、命運共同體,放任拿著五星旗在台北的街頭隨便打人,被飛彈對準,還要配合統戰要求大膽西進、容忍互動,自己的同胞無故被人抓走,無動於衷。我覺得這個人比不上朱高正,那樣老實告訴大家「我就是統派」光明磊落。朱高正說:「政治就是高明的騙術」,竟然有人比朱高正還會騙,連新黨都跳出來支持了,顏色應該換一換了吧!
李忠憲 2017-09-26
白玫瑰運動的最後受訪者

白玫瑰運動的最後受訪者

白玫瑰運動的最後受訪者 如果放手不管,惡魔難道有一天不會再回來? (Kehrt nicht auch das Böse, wenn man es lässt, eines Tages zurück?) 特勞塔.拉夫倫茲(Trau­te Laf­renz) 是白玫瑰(Weiße Rose)最後的倖存者,今年九十九歲住在美國,她是漢斯.索爾當時的女朋友,在慕尼黑大學研讀醫學,她們的生活圈就是反抗希特勒白玫瑰運動的核心。明鏡週刊的記者從德國打了三次電話給她,她找到各種理由拒絕接受訪問,最後記者找到她的美國媳婦,說她的理由都不是真的,她的婆婆只是害羞不願談論她的人生,並且充當不速之客,為了訪問二次世界大戰德國最後僅存的反抗運動人士。 我們當時不知道我們有多孤單!(Wir hat­ten kei­ne Ah­nung, wie al­lein wir wa­ren.) 特勞塔.拉夫倫茲(Traute Lafrenz)於1919年出生於漢堡。在21歲的時候,她搬到慕尼黑去學習醫學,遇見她的同學漢斯·索爾,與他生活中的朋友密謀秘密討論反對希特勒的納粹政權,這個生活圈最後出現了白玫瑰,一個主要由學生組成的反抗組織。白玫瑰寫了一些反對希特勒政權的小冊子,並將它們傳播到德國的大城市中。漢斯和蘇菲.索爾兄妹在散播傳單時被逮捕,起訴並處決。這對兄妹是白玫瑰反抗運動的象徵,但他們不是唯一冒著生命危險的人。 特勞塔.拉夫倫茲是最早傳播這些傳單的人之一,後來她也被捕入獄關了一年,她的許多同學都死了,但是她僥倖逃過一死。 那些在反抗運動中喪生的人,實在死得太年輕。我有自己的生命,有孫子、孫女,現在我是唯一一個存活接受訪問的人?這對我來說似乎不公平。 Die, die im Wi­der­stand er­mor­det wur­den, muss­ten viel zu jung ster­ben. Ich hat­te mein Le­ben, habe En­kel und Ur­en­kel, und jetzt soll ich als Ein­zi­ge, die üb­rig ist, in­ter­viewt wer­den? Das kommt mir un­ge­recht vor. 我也知道聯邦議院的政客們在重複說什麼。  “謊言媒體”,“叛國賊”,“為國防軍感到自豪”?這些人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但他們使用相同的技巧。一切就是這麼開始的。 Ich weiß auch, was Po­li­ti­ker im Bun­des­tag nun wie­der so sa­gen. »Lü­gen­pres­se«, »Volks­ver­rä­ter«, »Stolz auf die Wehr­macht«? Die­se Leu­te wis­sen ja gar nicht, wo­von sie re­den, aber sie be­nut­zen die glei­chen Tricks. So fängt es an. 我們的關係可以追溯到四分之三世紀,但有時候當我做夢,似乎看見漢斯,我告訴他,你當時在想什麼?我們有多麼愚蠢?我們是多麼地瘋狂,竟然相信我們可能可以對抗希特勒? Un­se­re Be­zie­hung liegt ein Drei­vier­tel­jahr­hun­dert zu­rück, aber manch­mal, wenn ich ins Träu­men kom­me, er­scheint er mir. Hans, sage ich dann zu ihm, was hast du dir da­mals bloß da­bei ge­dacht? Wie dumm sind wir ge­we­sen? Wa­ren wir grö­ßen­wahn­sin­nig zu glau­ben, wir könn­ten uns mit Hit­ler an­le­gen? 大多數德國人看到了這一點,但他們什麼也沒做。 它使我們陷入了良知的緊急狀態。我們絕對無法脫身,因為它意味著破壞自己的價值觀。因此,我們討論如何喚醒在深夜黑暗中的人們,必須放置那些標誌和火花。我想索菲·索爾曾經說過:“這個政權有這麼多人。現在是時候有人要跳下去了。“ Die meis­ten Deut­schen sa­hen dies, aber sie un­ter­nah­men nichts. Laf­renz: Uns stürz­te es in eine Not des Ge­wis­sens. Das Weg­se­hen war nicht mehr mög­lich, denn es hät­te be­deu­tet, die ei­ge­nen Wer­te zu zer­stö­ren. Also ha­ben wir dar­über be­ra­ten, wie sich das Volk auf­rüt­teln lie­ße, wel­ches Zei­chen man set­zen müss­te, Fun­ken in dun­kels­ter Nacht. Ich glau­be, So­phie Scholl war es, die ein­mal ge­sagt hat: »Es fal­len so vie­le Men­schen für die­ses Re­gime. Da wird es Zeit, dass je­mand da­ge­gen fällt.« 白玫瑰的名字是怎麼來的? 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漢斯喜歡花,或許是因為這樣! 邪惡是平庸! Das Böse ist ba­nal. (摘錄自22.09.2018 出版之明鏡週刊) #歷史重來一次 #獨裁者還是獨裁者 #鷹犬還是鷹犬 #會跳下去的還是會跳下去 #只是我們會不會覺醒
李忠憲 2018-09-25
假新聞充斥下的言論自由

假新聞充斥下的言論自由

有相當多的人搞不清楚什麼是「事實」?什麼是「評論」?當看到一篇敘述事實和個人評論互相交纏在一起的文章,台灣有多少人能夠腦筋清晰的分出什麼語句是事實?什麼地方是評論?
李忠憲 2018-09-16
無法拯救不知為奴的奴隸

無法拯救不知為奴的奴隸

「無法拯救不知為奴的奴隸」 1789年8月4日是一個神奇的日子,當天晚上一百個法國的貴族議員聚在一起,在一個咖啡館開會決定放棄自己的貴族特權,這是「法國神奇的一夜」,「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刑罰平等」、「不管出身都可以出任公職」、「廢除捐官」、「廢除宗教税」,決心改革,有人遞條子給主席,「停止開會吧,這些人都瘋了」,這些人不僅沒有瘋,其實還是先知,只是來不及了,很快就發生法國大革命。 歷史上有太多的例子告訴我們,改革太慢可能帶來革命,但是革命是否發生除了改革的快慢以外,其實還有一個重點,就是有多少人能夠感覺到身上的枷鎖,知道自己本身是奴隸。無知無覺的奴隸最為幸福,而且往往身為奴隸並不想自由,只想爭取成為奴隸的監工,一旦想要追求自由之後,就要脫離主人所建構的穩定系統,失去原來那種知天樂命、逆來順受、以主人為依歸的安全感。 在台灣這麼奴的社會,更容易搞定,只要給他們一個救世主,救世主答應有一天會讓你們離開奴隸的生活,但是在這個之前你們要先成為我的奴隸繼續為我奮鬥,某種顏色的奴隸是比任何其他顏色的奴隸高級太多,只要這樣子下去總有一天你們會自由。 曾經拯救黑色奴隸的哈莉特.塔布曼曾經說過:「我拯救了一千名的奴隸,如果當初他們知道自己是奴隸的話,我可以多拯救一千人」。 奴隸有沒有救的重點,當然在知不知道自己是奴隸,沒有比以為自己是自由的奴隸還要奴! #奴隸的覺醒是奴隸主的夢魘 #奴隷不想自由只想改變顏色
李忠憲 2018-09-11
「民粹主義ABC」

「民粹主義ABC」

沒有核心價值的民粹主義者比什麼都可怕,今天只要對他有利,不管以前曾經說過什麼,做過什麼,明天就宣布戒嚴、統一或台灣獨立,對民粹主義者一點也不會困擾。
李忠憲 2018-09-07
「女人不是先天形成,而是後天塑造」

「女人不是先天形成,而是後天塑造」

「女人不是先天形成,而是後天塑造」 封鎖一個在柏林念過書的女生,她不滿我對柯的「台灣坊間男生隨意的口頭禪」竟然無限上綱「不勝唏噓」,從台灣優先、賈維、馬基維利、Kitsch、機會主義、到我 X,真的令人不勝唏噓! 「教授一路以來自己為文詮釋丶自己定義丶自己戴在柯p頭上的典故與形容詞,我們看看笑笑就算了,現在上綱他一如台灣坊間男生常隨意的口頭禪,就唏噓起來⋯嘖嘖嘖,我看教授也是罪了⋯ 我開始想到江宜樺⋯ (咦?對齁,您可以冠他,我們不能冠你齁~~) 原來世上沒有柯粉,他們是柯黑對照出來的。」 把我類比成「江宜樺」那樣的人,然後說原來世界上沒有柯粉,都是柯黑對照出來的,對這點我其實不會生氣,大家可以公評, 我覺得不太愉快的有兩個因素,因此就決定把您封鎖,首先我寫的文章雖然是在臉書上,隨筆、輕鬆但並不全是娛樂消遣、毫無價值,前一陣子還有個新媒體請我去當專欄主筆,寫篇文章大概可以拿到八千到一萬元,但是我不為錢寫稿,為錢寫稿筆就軟了,幸虧我還有別的職業可以養家糊口,錢的價值對我來講並沒有那麼重要,就這點而言我是幸福的。您會私訊來跟我這樣講,表示您沒有認真看我的文章,我寫每一篇長文嚴肅的態度和我跑步一樣,這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我從來不認為我是柯黑,只有民粹主義者才會把一個社會分成兩個陣營,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不用理性講任何道理,只要能夠挑起互相的攻擊就是個有效的政治策略,對於柯文哲的觀察正不正確是一回事,對於他的轉變,我是非常痛心,而且唏噓兩個字是什麼意思?是嘆息、悲傷,不是嘲諷。只有甘為民粹主義下被操弄的棋子,才會用柯黑和柯粉來思考問題。 第二個原因是柯文哲的「我操」並不是如同您所言的簡單口頭禪,在這樣的公開議會質詢的場合,前後的論述,針對一個年輕女性脫口而出的「我操」,那是種心態,是種男尊女卑,從內心裡面徹底瞧不起女人的態度。身為女生的您對這種輕蔑謾罵的態度毫無感覺,反而對我的「不勝唏噓」有極大的反彈,我真的感到不解。 柯文哲有很多的支持者,這些支持者年輕高學歷、號稱覺醒青年,甚至留學德國,可以完全忽略那種黨國菁英教育下對女性的態度,統獨和國家認同立場可能有所不同,但是柯文哲把女人視為「第二性」的那種心態,竟然也可以得到這樣的呵護。如果曾經留學德國,入寶山卻空手而回,當然也會把我的文章當成消遣的性質來看,在閱讀的過程中,應該不會有理性邏輯思考的可能,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不用委屈彼此,乾脆切斷這樣臉書連結的朋友關係,省得浪費寶貴的生命。 「女人不是先天形成,而是後天塑造」 ~西蒙.波娃(第二性) #我封鎖妳但妳不會看不到 #有媒體會轉
李忠憲 2018-09-07
「Demagogie」

「Demagogie」

「Demagogie」 德文有一個字叫做 Demagogie ,英文是 Demagogue,翻譯成中文大概的意思是「嘩眾取寵」或是「煽動」,利用聳動的修辭和宣傳來達到政治目的,20世紀的美國社會批評家孟肯把煽動者定義為「一種對著廣大的白痴宣傳著教義,而自己也知道這些教條都是騙人的人。」 煽動者的手段有以下幾點: 代罪羔羊 散播恐懼 撒謊 魅力及演講能力 指控對手軟弱、背叛 鼓吹超人魄力或暴力 擺出平民姿勢 過度簡化問題 攻擊新聞媒體 最初這個字是正面積極的,用來描述受人尊敬的演說家和政治決策的人民領袖。在專制體制之下,煽動者站在人民的立場,譁眾取寵是以人民為目的,威脅獨裁政府的穩定,但是在民主體制之下,這個字漸漸地變成負面的意義,混淆大眾的資訊和選擇能力,從中混水摸魚獲取利益。 煽動者通常不期待全民利益,當然也不為正義或是公理,而只是為了他們個人的利益(或誰代表他們的利益),但化身為全民的利益,強調他們的決策是唯一正確。在這樣的前提之下,他們的辯論策略:不怕可恥的失敗,反擊任何無可爭議的主張,所有的解釋以自己的利益為基調,不在乎任何層次的矛盾,在爭議或漫天大謊之中,給對手造成損害,絕不屈服,他們的目標不是建設性的對話,不是和平共處而是通過對立和引人注目的好鬥挑釁和敵意,絕不妥協但妥協能夠得到利益,也能當成一種階段性的勝利。蠱惑人心並不是刑事犯罪,是屬於政治道德或政治倫理的範疇。 #竊國者侯 #純粹德文教學請勿對號入座
李忠憲 2018-09-06
「大學啟蒙時代」

「大學啟蒙時代」

「大學啟蒙時代」 我大二的時候有幾次去法學院找朋友(絕對不是去站崗),不小心聽過幾次林佳龍的演講,那時候連「國語」都講不好,一個升學主義下,塞滿黨國思想,從南部上來的小孩,聽到口才這麼好,邏輯這麼清楚,思想這麼先進的學長(其實也沒有,就是要求台大學生代表會能夠由學生普選和言論自由),仰慕之情滔滔不絕,就是野百合的卒仔看到明星那種感覺。其實說真的野百合的卒仔還不少,在當今的學術界、政府機構和公民營事業裡面,我還遇到幾個份量頗重的人,跟我私下打出野百合的暗號。 那時候台大的校園常常看到自由之愛四個字,主要的運動訴求就是學代普選,學生代表由學生直接選舉。因為這個運動很多人被記過,刊物被查禁,幹部被撤換,到最後最高潮就是李文忠被退學,廢除刊物審查、推動校園民主,是自由之愛運動的主軸。 我剛上大學的時候看到這個運動,並沒有什麼概念,只是有些挑戰自己原有的想法,從來沒有踏進那些風起雲湧的大新、大陸、大論社等社團一步,謹記著自己唸電機系的本分,總是帶著看熱鬧的心情在觀眾席上,尤其看到鄭文燦在台大電機系只念了一年就轉學,總感覺這一群人大逆不道、十惡不赦,怎麼可以這樣挑戰學校的尊嚴和國家的體制,唸書就好好的念,幹嘛搞什麼自由之愛。這種保守的安全想法保護年輕的自己平順地唸完了大學、研究所,骨子裡面是濃厚深植的黨國教育思想,以身為黨國菁英為榮,腦筋裡面都是哪些工程數學、電磁、電路、電子學等等,完全沒有什麼其他的東西。 但是看了熱鬧以後,總是會有一些改變,看到演講的時候提了好幾個人的名字,於是開始看起新潮文庫的書來,卡繆、赫塞、歌德、阿德勒、齊克果、叔本華、杜斯妥也夫斯基等等等,看了這麼多的閒書,也都沒有去上課。在電機系功課最重的大二,幾乎每一科都告急,期中考慘不忍睹,期末考前才發現事態嚴重,幾天幾夜囫圇吞棗,也不知道在學些什麼東西,不過最後還是感謝許多僑生的同學,使自己保持大學沒有被當的紀錄,但是好幾科都是超低空飛過。 我算是覺醒的非常晚,但是當時在台大自由之愛的環境,讓我有很多反省和思考的空間。因為這樣的背景我總覺得人都有救,不會太討厭人家崇拜師父的那種愚蠢模樣,每個人一直到死之前都還是有反省和成長的可能。 不過我的學生看了這段文章,還是要好好的念你們電機系的書,跑來說你被當是因為看了很多閒書,這樣對我沒有用,我只是你們某某課程的經師,並不是所謂的人師。當年我也沒有去求情啊,只是拼了命地一直唸、一直唸,雖然考完試什麼都忘記了,人要為自己的人生負責,走什麼道路都有他好或不好的一面。野百合的卒仔當年高考二級及格進台北市政府的時候是六職等,明星羅文嘉是十三職等,這些職等不代表什麼,但是可以給人一個啟發,想做什麼就勇敢的去做,沒有什麼東西是不可能,當年我要是沒有跑去德國唸書,留下來繼續當公務員,現在大概是九職等吧,可能輕鬆很多,但是不知道會不會幸福、快樂。想這些其實一點用處都沒有,人生只有一次,一切不會從來,想要選什麼樣的路就勇往直前。 感謝自由之愛的這些前輩們,給我一個充滿啟蒙反省的年輕環境,化解我身上所植的黨國教育之毒!
李忠憲 2018-09-04
嘲弄或霸凌

嘲弄或霸凌

嘲弄或霸凌 辨識嘲弄(teasing)與霸凌(bullying)的不同非常重要,嘲弄與霸凌通常都是不為社會接受的行為,一則為輕,一則為重,輕者令人不悅,重者常常鬧出人命。 嘲弄是一種模稜兩可的社交互動,可以是友善、中性、或是負面的行為;互動如何進行,是否是善意,端看被嘲弄者如何反應。 嘲弄絕不涉及蓄意的身體傷害或威嚇。一般而言,嘲弄只是為了好玩。霸凌涉及霸凌者與被霸凌者之間不平衡的權力關係。霸凌行為會造成傷害、是刻意且重複發生。 說吳音寧是實習生! 憑什麼? 她懂什麼? 到底是嘲弄,還是霸凌? 柯粉認為是嘲弄, 柯黑認為是霸凌! Knowing what’s right doesn’t mean much unless you do what’s right.”
李忠憲 2018-09-01
身為父親的責任

身為父親的責任

身為父親的責任 看到楊偉中溺斃的新聞,突然陷入一種恐慌的情境,我也有女兒,暑假剛從關島回來,在關島的時候也全家到無人的懸崖和人煙稀少的海灘探險,「如果女兒掉下去了,我有辦法像楊偉中這麼勇敢的跳下去嗎?」 女王說這不是一個必須思考的問題,我們都一定會跳下去。如果是直覺的反應,不用思考就跳下去,這樣是一種勇敢的行為嗎?這樣跳下去是一種理性的行為嗎?我們平常需要深思熟慮,為這種時刻做準備嗎? 看到這則新聞很多人感佩楊偉中的勇敢,有人陳述他從政的背景和棄中投台相關的歷程,也有人刻薄冷血為自己的黨國利益借機嘲諷,更有他從野百合及新聞界以來各種朋友的哀悼、悲傷與懷念。 但是不曉得有多少像我這樣無聊的人會為這個問題思考一整天,會不會跳下去,到底為什麼要跳下去,這是什麼樣的心情?這樣的情緒籠罩了我一整天。 在危急那一瞬間,其實是沒有任何選擇的餘地,如果不跳下去,我想活著應該比死更難過,這種遺憾、後悔沒有把握最後一線生機的心情,將會籠罩在以後的每一天,這樣活著其實跟死去沒有什麼兩樣,甚至所受到時時刻刻的煎熬,更如同活在地獄當中。 他跳下去了,救回自己的女兒,像英雄一般地離開這個世界。這個小女生千萬不要覺得有什麼內疚,妳的爸爸跳下去是理性的行為,不只為了妳,也為了他自己,我想他應該很高興自己跳下去,成功地把妳救回來! 「有身為父親的感覺,就具備了公民的所有美德!」 ~歌德
李忠憲 2018-09-01
馬基維利與機會主義者

馬基維利與機會主義者

從一個對抗中國欽點的連勝文、令人支持的台派政治人物,轉化成悲慘世界中賈維酷吏般的行政首長,再變成馬基維利般以權力為核心價值的政治人物,最後竟然變成以個人利益為考量的機會主義者,令人不勝欷噓。
李忠憲 2018-08-31
僑生政策

僑生政策

僑生政策 第一天晚上跟科技部的長官參加印尼留學台灣的同學會,負責主持的秘書長是大自己二十屆的台大電機系學長,到場的都是在印尼經商成功的商業界人士,每個人都有共同點,就是都曾經到台灣去唸大學,有台大、政大、逢甲、東海等畢業的學生,當然成大的也很多,不知真假,學長講成大畢業的同學在印尼經營企業賺錢最多,總會長就是成大畢業的學長。 以前在台大唸書的時候,總覺得僑生的政策很不公平,電機系和醫學系等這些台灣學生最想唸書的科系,三個班有一班是僑生班,竟然佔了三分之一的名額,即使我下一屆的學弟全系第一名第二名都是僑生,僑生的程度普遍比不上本地生,在升學主義的訓練之下,當時感到這樣沒有公平正義可言。在30年後來到雅加達,看到這一群曾經在台灣讀書的成功僑胞們,那種對於台灣充滿感情和思念的心情,並且訴說他們如何在中國的打壓之下,還是積極想辦法要讓台灣兩個字出現在印尼的社會當中,直到這一刻我才了解僑生政策其實是成功的。 這些留學台灣的僑胞們感謝台灣有這樣讓他們讀書的管道,相較於到其他地方都非常便宜的學費,語文不成問題沒有障礙,生活環境習慣也都不用太大的適應,現在他們都抱持一種回饋的心情。新政府上台以後的南向政策,印尼成為最重要的國家之一,今年印尼到台灣唸書的學生,光台大就超過100個人,幾年前只有30幾個人,算是成長了很多。很多經商成功的學長表示自己的子女也都送到台灣去唸書,我相信這絕對不是經濟因素的考量。相較於台灣建中學生「把台大當備胎」的負面新聞,在昨天晚上的拜會行程讓我感到台灣的高教對於在印尼的華人有非常大的吸引力。當然也有人提出善意批評的聲音,有個學長自己是台灣大學畢業,大女兒和兒子也都是到台灣大學去唸書,他說他的小女兒死都不肯去台灣大學唸書,她想去香港,去香港有兩個原因,第一個是世界大學排名香港比台灣大學好了很多,第二個是她發現香港大學對於大學畢業生與就業環境的結合情況勝過台灣。 台灣的高教沒有大家批評的那麼差,不然不可能還會吸引印尼成功商人的第二代、第三代還願意前往台灣的大學唸書,當然也有很多的缺點,需要大家共同努力改進,但是我想沒有到某些媒體唱衰的地步。雖然我大學唸書時住的宿舍,同一間寢室四個中有三個是僑生,但是和他們的關係很淡一點都不熟,尤其往往有一種不公平的感覺,直到昨天我才了解台灣僑生政策到底做了什麼,那種強調形式上公平的升學主義往往會讓人變得很笨很笨。 台灣的高教當然有很多的問題,但是也有很多的優點,吸引外國的學生來唸書,是全世界聰明國家的政策選擇,所謂的高教海外輸出,德國的海外留學生人數到達歷史的新高點,因為優質免費的大學教育吸引甚至包括美國在內很多年輕人到德國去唸書。台灣的大學想要一下子像德國、美國一樣可以吸引這麼多不同國家的學生前往唸書,應該不可能,但是僑生這一塊的確是可以努力的地方。 最後想到大我20屆的台大電機僑生學長在總結的時候講到台灣的優點,台灣比中國更讓人感到信賴,誠實和正直是台灣最重要的東西,如果失去這些東西,台灣就什麼都沒有了,中國的東西不是那麼令人感到安心,他舉中興和華為的通訊設備為例,當初我在反服貿電信的時候有強調一點,國家安全和資訊安全是不分藍綠,資訊安全如果出了問題是全台灣所有的人都會受害,誠信分清楚敵我意識是資訊安全的重要關鍵。 在台灣聽到很多民進黨的新南向政策宣傳,一點都沒有什麼具體的感覺,今天聽學長講的這個數字,光印尼去台灣大學唸書的學生人數從30幾位在兩年之內上升到100多位,總算有一點踏實的感覺。台灣當然有很多缺點,但是也有很多的優點,至少明眼人都知道台灣和中國不一樣,優點無論如何就好好的維持下去,缺點的部分就努力去改進改進吧!
李忠憲 2018-08-23
投票是理性的行為嗎?

投票是理性的行為嗎?

林肯說:「你可以暫時欺騙所有人,也可以永遠欺騙一部分人;但是,你不能永遠地欺騙所有的人」,或許這是我對於民主投票始終保持樂觀想法的原因,雖然投票表面上看起來不是理性的行為,但是為了這一句話我還是會去投下那一票。
李忠憲 2018-08-19
瓦解心防,最佳典範!

瓦解心防,最佳典範!

是不是中國或中共的同路人,我的標準更寬鬆,中國如果沒有發公文或國台辦認證,都不是! 什麼叫做瓦解心防,這就是最佳典範! 只要防毒軟體沒有掃到的程式或App都沒有毒! #防毒軟體只能偵測不到兩成的惡意程式 #用防毒軟體一點也不科學 #不可懷疑你的神或程式
李忠憲 2018-08-14
政治創業家

政治創業家

  今天看到一個名詞「政治創業家」(political entrepreneur),感到十分的困惑,創業不是都在商業的領域嗎?政治是眾人的事,跟個人之間的利益往往會有所衝突。政治創業的目的和目標為何?於是去查了一下維基百科,上面的定義大概有三種: 一、建立新政治計畫,團體或政黨的人(通常活躍在政治或商業領域)。 二、尋求通過政治影響通過補貼,保護主義,政府合約或與政府的其他此類有利安排獲取利潤的商人。 三、一個政治演員(不一定是政治家),他尋求通過創造令民眾高興的政策來進一步發展自己的政治生涯和人氣。 我想被人家叫做政治創業家,黃國昌和柯文哲應該會生氣吧!相反地,蔡英文被認為不是政治創業家,她應該會高興吧! 德國社會學家韋伯有兩篇傳世的演講文章「以學術作為一種志業」和「以政治作為一種志業」,從事學術工作要甘於孤獨寂寞,進入超越的境界。從事政治工作要有熱情、責任感和判斷力。 政治創業家不嘵是 對何種目標的熱情? 對誰的責任感? 和對什麼價值的判斷力? #政治創業家不就是好聽的政客或撈仔
李忠憲 2018-0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