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憲相關文章

台灣之光和麵包超人

台灣之光和麵包超人

台灣的技職教育體系把所有的專科學校和技術學院都變成科技大學,除了畢業生的學歷大幅提高之外,到底有什麼真正的效益? 在吳寶春的事件中,另外一個被突顯出來的是技職教育的問題,身為一個麵包師傅常常要早起,凌晨兩三點起床工作是常態,這樣的工作其實並不輕鬆。不管統獨立場如何,吳寶春的麵包應該大家都覺得不便宜,但是為什麼給的薪水還是這麼低? 上網到德國技職教育體系平台去看,麵包師學徒的職缺目前前三年學徒的薪水是565、670、800 歐元,成為師傅以後2017年的資料平均是税後 2100 歐元左右。 強調個人的努力,困難的成長環境,英雄主義的崇拜,可以得到一個吳寶春和無數的 26 K麵包超人。把教育訓練體系和勞工權益保障做好,可以得到許多的吳寶春和一群幸福的麵包師傅。在這一群布爾喬雅的同溫層中,常常看到一些強調台灣人民無知的文章,但是想想在這樣的生活條件之下,怎麼可能會有像德國一堆才華洋溢的麵包師傅,有拉小提琴的,甚至是奧運選手等等等,如果連基本的生活都有問題,到底要怎麼樣去盡公民的責任? 需要英雄的國家是多麼的不幸! Unglücklich das Land, das Helden nötig hat. ~Bertolt Brecht
李忠憲 2018-12-15
自戀的危機

自戀的危機

  最近德國萊比錫大學對德國的選民做了一項研究,投給德國極右派政黨AfD的選民有一項非常重要的特徵,就是自戀(Narzissmus),最多 AfD 的選民在回答諸如下列的問題,「我應該被認為是具有偉大人格的人」或「我的工作有特殊的貢獻」,都有相當大的正面回應。 自戀的基本特徴是對自我價值的無限膨脹,缺乏對他人的感受,同理心簿弱,這類人無根據地誇大自己的成就和才幹,認為自己是“特殊人才”。在現實生活中,這種自戀常常又會因為遇到比他們更成功的人就產生強烈嫉妒心,自戀又會立即轉化成自卑。 這種人其實我遇過不少,尤其這幾年大家都在批評蔡英文用人不當,一堆人說來説去、繞來繞去,有各種不同甚至相反的看法,但是共同的結果是「因為沒有找他出來當部長」,真的是頗為噁心。 德國的研究,第二名自戀的政黨選民是左派黨,這個結果真是不令人感到意外,太多太多的左膠表面看來是為了別人犧牲奉獻,實際上缺乏同理心,非常的自戀,台灣也有不少的例子。 台灣現在面對最重要的問題就是2020 的總統保衞戰,我也是超級無敵不爽蔡英文,但是我知道自己的這種感覺不重要,只有低等動物才會憑感覺行事。大家可以不可以先收起自己的自戀,稍微有點同理心,民主自由沒有就沒有了,成為中國人就再也回不去,優先順序是不是應該理性想一下?我真的不想移民,用這樣的方式來證明自己年輕時回來的選擇是錯誤的決定。 羨慕可以變成尊敬, 也會變成嫉妒。 要是尊敬的話,那個人就可以成為自己的榜樣,把本來沒有的東西變成自己的東西。 嫉妒的話,自己沒有的東西還是沒有,就算嫉妒也得不到。 ~中島芭旺(10歳) #愛會讓你失明尤其當你愛上自己的時候
李忠憲 2018-12-14
公投統一  戰爭獨立

公投統一 戰爭獨立

公投統一戰爭獨立 利用公投要捍衛自己的國家想要獨立,最後卻統一的例子,歷史上並不是沒有。1938年3月12日德國與奧地利的統一就是一個血淋淋的例子。1938年,奧地利總理庫爾特·舒斯尼格為了希望保存奧地利的獨立,宣布進行公投,來決定奧地利應否與德國合併。 這個舉動引起相當大的副作用,德國政府隨即向他施壓,要他將權力交給奧國納粹黨。奧國納粹黨在3月11日以政變推翻了奧地利的共和政府。在德國國防軍進駐奧地利時,不但沒有遇到任何對抗,而且受到很多奧地利居民的歡迎。奧地利總理庫爾特·舒斯尼格在3月11號被迫辭職的演說中指出「奧地利的最後一次呼吸持續不到12小時」,並且用“上帝保護奧地利”結束他的演講。 希特勒本來沒有立即打算吞併他出生的國家,第二天黎明時分,德國軍隊越過邊界,沒有遇到阻力。當天下午希特勒的車隊進入奧地利,他的第一站是他的家鄉林茲。晚上他在一群興高采烈的市民面前講話,在目睹這種幾乎歇斯底里的瘋狂崇拜之後,希特勒才決定從地圖上抹去奧地利。 一開始納粹打算在兩個國家繼續留有領導人,希望用迂迴的方式「三八共識、兩個德國」來渡過這個轉型的階段。但是看到這麼多熱情的群眾對領袖迎接歡呼,傻瓜也知道不用再這樣做了,隔天他直接宣布“奧地利是德意志帝國的一部分”。 兩個國家雖然講的都是德文,但是彼此有很多文化和生活上的差異,最明顯的就是德國開車是右駕,奧地利是左駕,奧地利人立刻就要轉變他的開車習慣,這樣的轉變是劇烈的、是即時的、是全面的。 德國隨即在4月10號舉行了一場形式的公民投票,將兩個國家永遠統一在一起。當時的美國和英國有沒有介入這個統一?完全沒有他們並不把希特勒這樣的舉動認為是侵略,這個是兩個講德文的國家一家親最後開花結果。在之後的幾個禮拜,他們逮捕了大約七、八萬名政治對手,零星的抵抗大概也死傷了幾萬人。 這就是我前面講的公投統一戰爭獨立的故事,不然你以為我講的是中國和台灣嗎?雖然講同樣的德文,但德國和奧地利沒有永遠成為一個國家,現在奧地利是一個完全獨立德國之外的自由民主現代化國家。 歷史給我們的的唯一教訓,是我們無法從歷史中學到任何教訓! ~黑格爾
李忠憲 2018-12-12
拼經濟追求幸福

拼經濟追求幸福

  九二共識市長和九二共識麵包今天要一起出來開記者會,不知道台灣人在生氣什麼?高雄市那麼大都不在乎,一塊小小的麵包反而生氣了起來,要拼經濟不要拼政治,新北市都已經掛上美、英、澳、日本扺制的華為聖誕老公公,準備智慧城市、完美控制,對於一塊麵包,台灣人到底有什麼好生氣? 兩岸一家親、九二共識、中國台北都是台灣人自己的選擇,倒不如支持時代力量的公投補正,讓和平協議投票通過,台灣就可以名正言順地進入國統綱領第三階段,大家都可以成為堂堂正正的中國人。 不過大家有沒有發現,真正有能力會拼經濟的中國人幾乎都是美國人,不然也是什麼加拿大、新加坡人等等。只有沒有辦法的才是真正的中國人,然後他們會萬眾一心地像奴隸一樣支持那些異化成西方人的中國人。 所以台灣的命運就是全部去當中國人,有能力拼自己經濟才能當美國人。不直接當美國人的朋友,繼續在世界有各種免簽的尊嚴對待,反而想要先當中國人再説。 我想這應該是一種像跑馬拉松般追求痛苦的幸福,只是馬拉松一定有終點,痛苦在預期的時間會結束,大家都能夠跑到終點。先當中國人,可能只有萬分之一的人可以跑到美國終點。拼經濟不能跑到終點,不拼經濟反而走路就能到終點,真是高深的哲理。 你只要一追求幸福,就得不到幸福... ~赫塞
李忠憲 2018-12-11
深化或神化民主

深化或神化民主

深化或神化民主 最近因為華為公主被抓起來的事情,以前我寫華為相關的文章又再度被熱傳起來,除了新北市政府直接把華為和自己互相連結以外,其他人很少有討論我對華為危害國家安全的判斷有問題,欣然這個問題有比較多的共識。 四年前我開始寫中文的文章,很多人攻擊我的文筆很差,拿起以前的文章來看,這個攻擊也不是沒有道理。寫了四年的文章越寫越順、越寫越快,看起來真的進步不少。 偶然看見有幾個人在某些社團攻擊我有關卡式台胞證 RFID 的事情來轉移華為危害國家安全的問題,「電機系的教授不知道被動元件沒有電池不會發射電波,怎麼可能非接觸讀取,這樣怎麼侵犯隱私?」 意思就是說這個人很笨,連自己專業的知識都沒有,講華為的問題只是瞎貓碰到死老鼠,並不是有什麼專業在背後支撐。 許多人講講台灣並不是重視專業的國家,數據是冷冰冰的,理論是硬梆梆的,現實是殘酷的,一切都是憑藉感覺來行事、判斷和做決定。 所以非常多的人認為台灣主要的電力來源是核能,不要告訴我細節,也不要告訴我數據,只要給我感覺就好,如果感覺不到就不是事實。這種地方不要說真理越辯越明,連解釋什麼都顯得多餘,人們只想知道他們相信的東西。批評這樣的現象叫做檢討選民,用反智兩個字來批評是精英傲慢,無可奈何尋求移民其他國家的管道被指不愛台灣。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還要要求人民自行決定統一或獨立,要相信民主而且深化民主。不爽來辯論,問題辯論的群眾和基礎到底在哪裡?我相信民主,但是民主是一個漫長的說服過程,一個剛脫離黨國教育統治幾十年,謠言假訊息滿天飛,中國的統戰和成千上萬的五毛、網軍和在可怕眾多的高速電腦上大數據及人工智慧運作,要降低公投門檻並讓大家可以投票決定統一或獨立,是有現實感還是沒有現實感,是深化民主,還是神話民主? 時機不到大家都是笨蛋,以前我也不知道有那種東西不用電池,還會發射電波做非接觸式的通訊。像我這種理工科的笨蛋,唸了很多相關的文獻,雖然愚蠢也還知道人事時地物有個因素不同,結果就會不同。 能力越大危害越大,理工科的實驗通常影響比較小,人文科學的實驗影響可是非常巨大,馬克思共產黨的實驗,可是死了好幾千萬人,小小的台灣可以成為人家的實驗室嗎?
李忠憲 2018-12-10
「追求幸福」

「追求幸福」

「追求幸福」 今天的運氣很好,火車鄰座是一個長髮的美女,空氣中充滿了一種神奇的香味。其實我的運氣一向都很好,上次跑柏林馬拉松的時候,也是有一個美女跟我一起跑了很久的時間。旁邊坐了這樣的一個美女,三不五時頭就會轉90度過去欣賞,不好意思目光與對方直接相望,於是又會再轉180度看看窗外嘉南平原的風光。這個美女忙著低頭在玩那款非常流行的糖果遊戲,那種簡單不需要花太多腦筋打發無聊時間用的遊戲,整個畫面呈現一種單純的幸福。 我的命當然沒有那麼好,一個資訊狂看著這一期的哲學雙月刊,腦海裡面有許多的問號,實體的世界充滿平靜,一邊是充滿陽光綠油油的嘉南平原,一邊是面容姣好長髮高挑的美女,內心的世界卻依然停留在混亂的選後情緒當中。 這次選舉的結果並不是每個人都不開心,有朋友住在香港,因為柯文哲和韓國瑜的當選,高興地考慮回台灣,有人認為中國的威脅沒有想像那麼嚴重,這是正常的鐘擺效應。其實民進黨大敗倒不是什麼嚴重的事情,而是因為公投的亂象導致台灣民主機制完全失靈,那種對未來的不安全感一直籠罩在我的腦海當中。 享受目前無知短暫的美好幸福重要?還是深思自己內心的恐懼,了解真實世界的發展趨勢重要?知識即力量與無知即幸福兩者只能取其一的時候,我們應該做出什麼樣的選擇? 亞里士多德說幸福是人類生活的最高目標,沒有一種選擇可以超越它,但是沒有美德就無法達到幸福,為了實現幸福我們應該要積極去了解什麼是人的本質,亞里士多德認為「理性」是人的本質,以純粹理性為指導原則是能夠幸福的主軸,但是如果沒有世俗的朋友、權力和財富,人也得不到幸福。 康德認為幸福是種不穩定的感受,與道德沒有必然的聯繫。我們不應該追求幸福,因為幸福的努力會產生良性循環的基礎是完全錯誤的,畢竟這個世界有人可能因為折磨別人而感到幸福,美德並不一定能夠帶來幸福,想像一個幫助弱者的人,他自己也會因此死亡,履行美德所產生的義務,因而從中獲得滿足,才是真正的幸福。 叔本華認為根本沒有所謂幸福的這件事情,人的生命是由痛苦和無聊所構成,幸福只是幻覺。所謂的幸福生活只是「盡可能地減少不快樂」,訓練自己的心智能力和性格來承受這些痛苦才能增進自己的幸福。 想起赫塞的這首詩:人只要一追求幸福,就得不到幸福....... 《 幸福 》  你只要一追求幸福, 就得不到幸福 。  即使得到你最喜愛的東西, 仍不覺得幸福。 你為失去的東西歎息, 只要朝著目標行動, 就不知何謂無苦無憂 ……  你捨棄所有的希望, 已經沒有目標和欲望, 也不在口中談論幸福 。  此時世上的艱苦, 若不存在你心頭, 你的心才得到歇息 。 ~赫曼.赫塞
李忠憲 2018-12-06
「別人的煩惱」

「別人的煩惱」

「別人的煩惱」 根據時代力量立院黨團昨天提出來的核廢處理辦法,他們要成立一個管理委員會來選址,身為某公民社團的科技組召集人不知道沒有資格以專家學者參與決定那十個最終放置的地方?先選10個,再複選3個,一個個按照順序在30公里之內的民眾公民投票決定要不要接受,如果不接受就一直重來。這樣直接民主的方式,在台灣因為公民投票成為擁核、反同、不支持學校性平教育的時候,提出這樣的方法到底是負責任?還是不負責任? 因為這件令人煩惱的事情,想起十歲哲學家中島芭旺在他的書「我看見、我知道、我思考」裡面有一則跟煩惱相關的智慧名言:「我覺得煩惱是別人的寶物,不能搶走別人的寶物,因為那是現實生活中對別人有必要才發生的事」。在這個世界上做個不負責任的人比負責任的人更加悠遊自在,為什麼要替別人煩惱,讓人民自行去決定他們的前途不就是最好的民主方式嗎?民主是個漫長的說服過程,有些時候是為了要進步,有些時候是因為衝突之後的妥協,時機是一個很重要的關鍵,直接民主不見得比間接民主能夠解決更多的問題,尤其公民投票通常只是把責任交付不是非常清楚沒有很多時間了解問題的社會大眾。真正有用的公民投票只是在確認並且凝聚社會共同的意志與力量,作秀的成分比做事的成分高了很多。 或許許多政治人物真的了解中島芭旺的這段話,我其實應該把這段話寫下來放在自己的書桌前面,「對別人有必要」對政治人物和我們一般人的範圍到底在哪裡?我們活在世界上的每一天都是我們最年輕的一天,時間是如此的寶貴,如果「沒有對別人有必要」,或是對「別人」的定義範圍好好的把它限制在30公里,人活著或許會比較輕鬆。 「事情沒有重量,是人自己覺得沉重,就這樣而已!」 ~中島芭旺
李忠憲 2018-12-05
這兩個民粹大將軍好聰明

這兩個民粹大將軍好聰明

這兩個人好聰明,在弱智化的時代,隨地都是票,不化身民粹大將軍蹲下來趕快撿,不是太浪費了嗎? #公投核廢料放哪裡 #倒不如公投錢放哪裡比較實在
李忠憲 2018-12-04
「快活早死、人生無常」

「快活早死、人生無常」

「快活早死、人生無常」 記得曾經有人這樣說過,人生要活得快一點,死的早一點,在尙稱年輕的時候死去,留下給人們的回憶永遠是年輕的樣子。嚴凱泰死亡的消息突然在我的臉書塗鴉牆上出現了好幾次,像他這樣三高的人,身材高、學歷高、財富高帥氣挺拔是男生羨慕、女生仰慕的對象,在50出頭還算年輕的時候就這樣突然過世,帶給人們很大的震撼。像這樣的人的死亡,普遍會給人有一種感覺,就是「人生無常」。 我的前輩在近10年前五十出頭走的時候就帶給我這樣的震撼,像這樣的事情發生,只是給我再一次的複習。人生即使擁有再多的財富,再光鮮亮麗的外表,再成功的成就,也無法抵擋死神的拜訪。我曾經翻譯過逆轉人生真實的男主角接受明鏡週刊的專訪(放在留言),裡面有一個概念讓我非常讚許,我們不應該把那些老弱殘障人世間悲慘的事情和世界隔離,把它隱藏在世界看不到的地方,而是要讓他們不斷地出現在世人的眼前,讓大家了解「人生無常」才是日常,而「幸福美滿」其實才是例外,這樣才會帶給我們反省的機會,思考自己對於人世間的看法,感謝自己所擁有的一切。 每個人都是貪婪自私自利、充滿慾望和算計,總是想要擁有更多更多,卻沒有想到生命本身的脆弱,無法承載這麼多的物慾享受,人生最重要的事情是與他人的關係,這個關係才是幸福快樂的關鍵,可惜一心一意追求各種慾望的滿足,沒有辦法去體會呈現在眼前的各種人世間的現實。 嚴凱泰和安迪的死亡,兩個人都是死於食道癌,於是有很多朋友開始關心自己是否有食道癌,或者避免喝酒、吃檳榔、吃太燙的東西,讓自己遠離食道癌。雖然最近喉嚨也是非常的痛,卡卡怪怪的,但是一擊「人生無常」的重拳打到自己的腦海,沒有辦法關心肉體的感覺。 人到底為什麼要活著?活著的目的是為了什麼?不可能不會死,早死比較好還是晚死比較好?這些問題籠罩自己一整個晚上。想到最近有個女同學生日,她感謝大家祝她生日快樂,這個年紀的女生其實不太喜歡提到跟年齡有關的東西,當然包括生日。我順手回了一段話: 「不要以為自己老了,今天就是我們生命中最年輕的一天了,我們還會再更老,享受人生吧!」
李忠憲 2018-12-04
洞窟囚犯

洞窟囚犯

  這個星期坐錯車趕不上開會,在路上丟掉一份重要文件,整天魂不守舍,只能苦笑。要不是養成跑步的習慣,絕對需要安眠藥才能入睡。「九二共識非洲豬瘟」的貼文分享超過「資訊戰爭」,自己寫了這麼多文章,完全沒有貼近台灣社會。 台灣最大的聯考,一年之後就要舉行,聮考能夠順利成功的關鍵首先就是不能挑戰制度,拒絕聯考看似瀟灑其實懦弱,無論考試出什麼白痴的題目,還是要認真作答。有人認為還有重考的機會,甚至是不是可以找槍手代考,窮苦出生的台灣很難有這種可能。 尼釆説:「不合時宜的觀察和人之間存在著危機和落漆」,每個人都有一個自我,但是大部分的人都不是以「真實的自我」活著,而是以周圍的人腦海中形成的幻象所傳達的自我而活著。 柏拉圖的洞窟囚犯預言在「理想國」裡面的篇幅超過一半,想像有一個洞窟,囚犯被鎖鍊鍊住,面向洞窟尾端的牆壁。他們一輩子都被錬在那裡,腦袋也被固定住,除了洞窟的牆壁以外,別的東西都看不到,他們背後有爐火照明,在火焰和他們的背後之間有一條路,路上有各式各樣的人走過,影子投射在洞窟的牆壁上。洞窟囚犯只看得到那些陰影,他們相信陰影是真實的東西,他們對這個世界沒有認識,也從來沒有見過真正的人和動物。 有一天有一個囚犯被釋放,這個人到了洞窟之外,看到了陽光,真實明亮彩色的世界,後來這個囚犯又被帶回原來的洞窟當中。他的眼睛不再習慣這種朦朧的陰暗光線,他再也無法像囚犯同伴那樣能夠輕鬆地辨別陰影之間的細微差異,從囚犯同伴的角度看來他是視力已經摧毁無法分辨是非。 看過真實的世界,充滿色彩、繽紛美麗,無法滿足陰影朦朧的表象世界。柏拉圖認為大部分的人就像那些囚犯,生活並滿足在黑白陰暗的表象世界當中,只有哲學家才能夠走一趟離開洞窟的路。 有人說在現在的狀況之下,清醒的人比較痛苦,清醒的人雖然看起來是比較痛苦,但是這些人可是曾經到了洞窟之外,看見過彩色繽紛美麗的世界。你寧願在晦暗的洞窟當中,看著爐火反映在牆壁上的灰暗世界,永遠不要爬到洞窟之外,享受陽光之下的真實世界,還是出來之後,回到洞窟之中被當成邊緣人? 想辦法用他們的方式讓他們了解這個世界,台灣就在這個洞窟當中,讓大家了解或許還有機會可以打破牢籠,否則連陰暗的爐火也將被永久遮閉,整個洞窟將一片黑暗,沒有一絲光線! #覺醒的人比較痛苦 #因為你是哲學家
李忠憲 2018-12-01
資訊人工智慧戰爭

資訊人工智慧戰爭

資訊人工智慧戰爭 這個假訊息一晚就有一千多個分享,這個貼文也繼續活著,並且在網路上廣為流傳,有幾個人能夠看到澄清的訊息? 我就說另一次「資訊戰爭」早就開始,最後一次如果敗了,應該就永久和平了,不會再有「資訊戰爭」,那個階段叫做「資訊獨裁統治」,或許有些零星的「資訊反抗軍」,但是很快就會被捉走,因為到處充滿「資訊 AI 警察」。 #人家已經上太空 #我們還在殺豬公 #資訊人工智慧戰爭 #預知死亡紀事
李忠憲 2018-11-29
資訊戰爭

資訊戰爭

我在兩年前的行政院資安策略會議上,曾經提醒政府單位在駭客對實體機器的攻擊之外,應該要特別注意所謂的內容攻擊(content attack)。當然沒有人在乎這些事情,拼經濟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即使在資安也是一樣,國家會不會有資安產業,產值是多少才是重點,至於跟國家安全有關的事情,反正做了也看不到,不知道效果怎樣,可能都是浪費力氣。 這次的選舉很多人分析了很多的原因,經濟、年改、同婚、空污、核能和公投,好像每一項都是關鍵的因素,其實這些都只是議題,議題只是工具。真正的關鍵是兩岸其實已經打了一場戰爭,所謂的資訊戰爭,資訊戰爭很難定義什麼時候開始,但是一定知道什麼時候結束,也有失敗的一方跟勝利的一方。資訊戰爭最可怕的地方是不知不覺也沒有宣戰,甚至被擊垮的一方還蠢到不知道已經歷經了一次戰爭。傳統的戰爭會留下炮彈襲擊之後的斷壁殘垣,資訊戰爭不會,資訊戰爭攻擊之後立刻就可以恢復原狀,彷彿從來沒有發生過這件事情一般。 中國是一個怎麼樣的國家,最新的消息是產生了基因改造的嬰兒。中國在資訊戰爭方面先進的程度是我們難以想像,去年我在法蘭克福超級電腦年會,看他們超級電腦多到可怕,用人工智慧的方法深入社群的群組,每天自動分析台灣的報紙和社群內容,訂定幾個攻擊重要的目標,進行一連串的長期計劃攻擊,傳統駭客的攻擊叫做  APT,類似這樣的概念所發展出來的資訊戰爭的潛伏分析攻擊。 這些都是現在進行式,這個宣傳內容攻擊單位應該至少有幾萬網路軍隊,以及無數運算人工智慧的超級電腦在背後,對於基因改造嬰兒都做出來的國家,用傳統思維去分析敗選的原因,絕對無法與之對抗! 更可怕的是到了 2020 年人工智慧發展進步的程度,更是我們所不能想像的可怕,某些些自動化人工智慧攻擊武器類似北京某公司的聊天機器人。選舉的時候有一個貼文什麼一個畫面有很多臉書螢幕的操控面板,裡面還可有繁體簡體英文的切換,這個其實是非常雛形而且落後的設計,真正的自動化所需要的人力不需要太多,而且以後會越來越可怕。 請大家要注意議題真的不是重點,你覺得那些當選的人程度形象都很誇張,我覺得以後還會更為誇張,甚至提名一顆真正的西瓜也能夠當選。 這是資訊戰爭,連老弱婦孺弱勢都殘害的戰爭,我們並不知道已經歷經了一場戰爭。其實另外一場戰爭早就已經開始,請大家要非常清楚的記得,資訊戰爭是沒有宣戰的,而且戰場就在你的辦公室,在你的客廳,你的臥室,還有你的馬桶上。
李忠憲 2018-11-27
德媒報導的台灣選舉

德媒報導的台灣選舉

  跟我猜想的差不多,德國大部分的媒體最重視還是同婚沒有過。縣市長換誰當、台灣人是不是要用台灣的名義去參加東京奧運,這些有提到但並不是德國人最關心的問題,因為德國也有同婚的問題,所以他們才會特別關心台灣同婚議題。 德國的同運歴經三個階段: 2001年8月1日允許同性伴侶可以成為已登記的生活伴侶關係並且給同志除了「共同收養」和「租稅優惠」以外的絕大多數基於(異性)婚姻關係而享有之權利。 2009年10月22日,德國聯邦憲法法院判決表示,所有基於(異性)婚姻關係而享有的權利與義務,都應該延伸適用於(同性)已登記的生活伴侶關係法之上,就是得到「租稅優惠」的公平待遇。 2017年6月30日,德國聯邦議院以393票同意、226票反對、4票棄權通過同性婚姻法案,讓之前民事伴侶制度裡,同性伴侶無法享有領養小孩的問題,透過結婚來獲得解決。就是得到最後一個「共同收養」的公平權利。 這個方式是專法,而且梅克爾是開放黨內自由投票,自己投下反對票的方式通過。 德國花了16年的時間得到一部專法,實質的權利一樣,當然還是有歧視的意味,修改民法才是最進步,我也覺得這樣才是真正的平等對待,但是需要時間。可是看看同志是怎樣要求蔡英文,台灣同運要畢其功於一役,一步到位超越德國,這樣短時間就能夠做這麼大傳統文化的改革,看來看去只有文化大革命才做得到。 本來台灣因為對同志友善的人權立國形象,有助於獨立運動的進行,也得到歐盟各國的高度肯定,現在因為公投搞成這樣,真的有夠悲慘! 今天跟好幾個年輕人聊了一下,發現他們好像比我還要害怕,本來想要小小教訓一下民進黨,不知道會這樣驚濤駭浪。在成大最精華的大學路教會的佈告欄上面,愛家公投的宣傳海報可能會一直留著直到2020的總統選舉結束,人家本來只有訴求五百萬,想不到多了好幾百萬。 #公投的傷害難以想像 #左蠢滅國
李忠憲 2018-11-27
生存先於進步

生存先於進步

我從來沒有加入過民進黨,也非常討厭民進黨裡面很多的人事物,但是在台灣歷史這個階段,現實考量上,民進黨倒了,台灣其實就倒了,其他再有理想、再正義、再堅持的任何政黨,沒有足夠的時間和可能的機會接下這個棒子,台灣並不是正常的民主國家,這是台灣的宿命,可惜很多一出生就在民主體制長大的人看不到這個悲慘的事實。
李忠憲 2018-11-25
「誠信」

「誠信」

「誠信」 觀察柯文哲最近的許多反應,真的不像是一個看過很多生死的醫生,權力的確是對人最好的試驗! 選的那麼辛苦,還不是不只想當台北市長,希望有更大的影響力,「快的打敗慢的」雖然可以佔到一時的上風,但是變來變去也喪失了誠信的堅持。 在快速變化的時代,還是有不變的道理,卡繆說:「誠信不需要規則」,唯有失去誠信的人才知道它的價值! 領導力不在勇氣、勤奮或是智力,領導力的重點在誠信!
李忠憲 2018-11-22
在政治的陰影下生活

在政治的陰影下生活

  我雖然在臉書發表很多政治文章,但是平常的工作跟政治有一段距離,政治對我的影響其實沒有一般人想像這麼大,尤其我通常不會在其他的小眾社群媒體上,比如說二、三十個人的Line群組裡面宣揚自己的理念。其實我也沒有加入幾個Line的群組,就是一些中小學同學、大學同學等等,我的運氣很好,這些群組裡面通常不太會轉什麼敏感性的政治或社會議題的文章,偶爾有些假訊息出現,也會查詢修正。這些人通常事業有成、思想純熟,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誰也不用想要說服誰,於是這樣大家就形成一個默契,那些地方是打屁聊天,講一些風花雪月,分享笑話的地方。 但是最近有一個當老師的同學,拼命的幫韓國瑜助選,我是相當忍耐克制了一段時間,在另外一個同學好幾次希望他不要這樣之後,有一次我在後面留了「+1再一次踼出去!」,後面還有另外兩個同學呼應,不到3秒鐘之後,這個當老師的同學主動刪文,留下一段話「不用踢出去,抱歉污染了大家,自己走了!」,然後就退出這個Line的群組。 這個當老師的同學對學生很好,教學認真在自己的工作上是個相當盡責任的人,之前看他貼了很多跟宗教有關的勸世貼文,最近情緒又如此激動,應該日常的生活與工作承受不少的壓力。因為自己稍微嚴厲的一句話,同學竟然就這樣立刻退群,應該心中頗為不爽,讓政治立場瞬間凌駕在任何的感情關係之上。 這個同學在台灣絕對不是特例,政治當然非常重要,牽扯到很多的資源分配和利害關係,不管是在自己的精神或是物質層面都會因選舉的結果造成一定的影響。避談政治不是一個正確面對政治的態度,政治是生活的一部分當然不可能不受其影響,那麼我們應該要如何面對政治。 之前有一次我在某個星期天的早晨,在某個小學的操場跑步,遇到一位即將要主持做禮拜的牧師,寫了一篇叫做「在死亡的陰影下生活」的文章。 那天他一邊跑步一邊跟我搭訕傳教,我並不信教但也沒有拒人於千里之外,我們一起跑了一公里多,他跟我講了一些宗教的事情,他走的時候說:「上帝愛你們!」 卡夫卡說:「生命的意義就在於生命終將結束」,死亡一定會到來,但是我們如何面對這個事實而活?有一種態度是對於死亡置之不理,以為這樣可以逃避對死亡的恐懼,不會讓終將一死的念頭對自己造成沉重的壓力,這樣的想法就是把人不免一死的事實拋之腦後,繼續過自己的生活。 不理會生死的事實,繼續過自己的日子,其實不失為一個好的主意,很多事情的事實如果擺在眼前,常常會影響我們的心情和選擇。知道人終將一死的事實會影響自己對於生命和價值的選擇,逃避不去思考這個問題不是一個理性的行為,但是時時刻刻把這個問題放在心上,也不是一個合適的作法。吃好吃的東西的時候不能想起大便,看到漂亮女生的時候不能想起屍體。思考死亡的事實和人生的終點,應該要有適合思考的時間和地點,不願意面對死亡的威脅和時時刻刻想著死亡的威脅,兩者都不是適當的反應。 或許對於政治和必死對我們生命的影響,永遠無法逃避,但也不能時時受其宰治,應該採取同樣的態度加以面對吧!
李忠憲 2018-11-21
頭銜名位

頭銜名位

  韓國瑜辯論會上的表現已經有非常多的評論,我也不想再多講什麼,不過針對中原大學設計學院院長被錯誤引用的烏龍情況,造成舉國歡樂的氣氛,背後其實有幾個重點應該加以討論。 首先每次人家給你隨便升官的時候,身為副座的人一定要跳出來明白澄清清楚,絕對不可以趁機會撈便宜。本來我就一定會這樣做,在這個風波之後更加自我警惕,小心謹慎絕對一定要立刻澄清。其次台灣不管學術界或是官場有個很不好的風氣,不在其位、不謀其政,但是僭越用其名的現象很盛。 這個現象主要來自兩方面,下面的人喜歡拍人家馬屁,反正花花轎子人抬人,上面的人雖然已經從位子下來,但是還是懷念以往風光的日子,甚至利用這些頭銜和以前的關係繼續吃香喝辣,在這樣的情況之下,當然風氣非常盛行。因為這樣上下交相賊的環境,在台灣官場舉目皆是部長、處長,在學界充斥著校長和院長,官大學問大。 名實相符其實和轉型正義一樣重要,這樣的風氣其實鼓勵一種現象,不管在學界或是官場一定要拼命的往上爬,只要當到部長一輩子都是部長,曾經一日為校長,至死都是校長,頗有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的那種感覺。至於做得怎麼樣就無所謂了,而且退休的部長或校長,就是學長前輩,繼續活耀在相關的領域上指導後輩,往往成為需要改革最大的石頭障礙。 這個風氣是文化,文化非常難以改變,只能從自己本身做起,希望從小小的量變造成質變,從位置上面下來人自己要有這種警惕,下面的人也不要刻意這樣逢迎拍馬屁,這樣社會跟國家才會進步。 #我下來之後請不要再叫我副座 #其實現在就不用 #沒有自知是變笨開始的第一步 #副主任不應該冒充主任 #被動的都不應該
李忠憲 2018-11-20
藝術的本質

藝術的本質

  電影當然是一種藝術,深奧的藝術一定會探討到一件事情,就是人生哲學,裡面最重要的就是被環境壓迫之下的人性,我們會被什麼東西壓迫?通常就是暴力,包括金錢、階級、種族、意識形態等等,尤其暴力是國家的本質,避開政治的電影就像沒有靈魂的文學一樣,只能提供低級的娛樂。 超現實主義畫家薩爾瓦多·達利曾經說過:「藝術與足球不同:在藝術當中,越位的得分最高。」藝術本來就是要脫離現實世界中種種對人的束縛,掙脫既有的枷鎖。這些遵守的規則,不管是明定的或是潛在的規則,都是藝術要突破的對象,世故圓融、舉止合宜本來就不會是藝術,一個小女孩純真的表達自己對真實世界的看法,扯開國王新衣的謊言,這樣的態度才是藝術的本質。 「人工智慧」或「人工智能」的華文翻譯相當的糟糕,這個專有術語英文叫做「Artificial Intelligence」,德文叫做「Künstliche Intelligenz」,不管 AI 或 KI,Art 或 Kunst,講的都是「藝術」,或許洋人的「藝術」搬到華人的世界,就只能變成「人工」,想想也真的是這樣 ,不講政治、沒有人性、避免衝突、不敢越位、河蟹和稀泥的態度,只能提供低級的「人工」娛樂,怎麼會是「藝術」? #金馬獎傅榆
李忠憲 2018-11-19
平衡報導

平衡報導

  在小吃店午餐,看的不是TVBS,而是中天新聞,這個禮拜是超級星期六,各個候選人都把握最後的機會,聽到「陳其邁也積極的掃街拜票,進行競選活動」這句話,然後後面就全部都是韓國瑜的新聞,一直到吃完飯結束都還沒有任何平衡的報導。 其實報導內容還相當有趣,裡面有很多非常刻意而且噁爛明顯的操作,突然有一種懷古的心情,彷彿時空回到了老三台新聞報導的年代。「高雄又老又舊」幾個字眼,加上強勢的傳統藍色媒體和韓流的網路大軍把一個像「韓國瑜」這樣的邊緣政治人物可以吹捧到如此的聲勢。 #所有的候選人都是平衡報導 #只是有些候選人比平衡更平衡 #看這些新聞台以為國民黨還在執政
李忠憲 2018-11-17
「北漂到德國」

「北漂到德國」

「北漂到德國」 我在德國唸書的時候爺爺去世了,我沒有回家送他最後一程,當然我不可能是海外黑名單,那個時代已經離我們很遙遠。沒有回家的原因是經濟問題,而不是政治問題,沒有足夠的時間和金錢,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必須做出一些選擇,這個決定是我爸爸做的,他和我媽媽是鄰里之間著名的孝子,兩個人共同照顧中風的爺爺十幾、二十年,我出國去唸書家裡沒有給我任何經濟方面的支持,這樣的決定或許相當的無奈,但是也是屬於另外一種強而有力的支持。 如果爺爺過世沒有回家卻因為政治的理由要回去投某某人一票,的確是一個非常強而有力的支持,這樣的一票有相當大的自信會造成巨大的影響,這也是屬於近似烈士行為的一種,齊克果經講過一句話:「暴君死亡統治結束,烈士死亡統治開始」,烈士的行為影響比暴君更為長久。 1995年台海危機的時候,國際上有很多對於台灣選總統受到中國威脅的報導,那時候有一個歌德學院的同學18歲的以色列女生,她下課的時候問我:「你不回家嗎?」這個問題令我難以回答,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回答,在那樣的經濟條件之下,爺爺過世沒有回去,台海危機要回去投票或是拿槍捍衛國家嗎? 小時候我們常常會聽到一句話,把自己照顧好了以後才能夠照顧别人,國家的事情是大是大非,自己的事情是小是小非,一般屬於不是烈士等級的我們,小事小非才是對我們最重要的事情,自己有力量的時候才能貢獻社會,這樣才符合大多數人的人性。 跑步一年多以來上週第一次感冒,以前感冒總是懶懶散散在床上要躺好幾天,現在感冒雖然流鼻水喉嚨發炎,還是每天繼續跑步,連續跑三天之後感冒的症狀竟然消失了。跑步之後腳底和腳後跟常常會莫名其妙起水泡,腳指甲也會變黑脫落,以前像這樣的狀況連皮鞋都穿不上,怕疼痛穿著拖鞋就去上課,現在覺得這些都是小事情,那些小傷小痛開始跑了幾公里之後,就一點感覺都沒有。昨天跑去看醫生,擔心禮拜天在高雄世運體育場馬拉松沒有辦法參賽,醫生開綠燈說可以,我不是高雄選民沒有辦法像一般的高雄市民一樣,用人性考量去投票,但是我也要去高雄,我要去跑馬拉松!
李忠憲 2018-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