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忠憲相關文章

獨立的意義

獨立的意義

獨立的意義 昨天正式拒絕最近第三個行政職的邀請,本來今年八月休假要去德國進修,因為武漢肺炎的干擾,變得無法成行,這是誰也預想不到的事情,全世界的人都因為這個瘟疫受到干擾,許多出國旅行、遊學、進修和留學的計劃都有了一些改變。 但總不應該因為這樣,而去作官吧?所以我還在等疫情的舒緩,然後能夠出國去進修,這本來就是我原先預定想要做的事情。看看自己最近連續跑了八天的訓練,想想自己真的是非常的固執,好聽點叫做恆毅力,難聽叫做不知變通。在參與公民活動成為某種程度的公眾人物的時候,我替自己畫下的幾個紅線,第一是絕對不會上電視,第二是不拿錢寫稿,第三是不成為政治人物,運氣很好,基本上我都沒有違反了自己為自己立下的原則。 其實我的人生相當的痛苦,鞭策自己的程度難以想像,中學的時候曾經按照自己的計劃讀書,幾個月都沒有任何違反自己的規劃,連睡覺的時間都完全在自己的掌握當中,也曾經長達幾個禮拜的時間,都沒有跟任何人講過一句話,這種獨處,帶來了反省和思考,產生了效率和自由,也伴隨了孤獨和難以社會化。 每個人都想要在短暫的一生留下一些什麼,前陣子我抽空一個人跑去看數位修復版的末代皇帝,慈禧太后在死前的那一幕,那種詭異、可怕、孤獨而且像黑洞一樣的空虛,一直籠罩在我的腦海當中,我一直想到「連死亡都不能安息」。 前兩天看到德國媒體有一篇介紹旅遊的文章,即使在武漢肺炎蔓延的時刻也應該要有一些規劃,然後他提到了台灣,「一個比較好的中國」,許多人也覺得我的留德華臉書筆記的「華」不太合適,應該改成留德「台」比較對。就我個人的認知,即使非常困難,台灣在國際地位、國家處境上面去「華」比較容易。那種中華文化的影響想要徹底改變卻非常困難,沒有幾個世代是絕對無法完成。昨天大法官會議釋憲的刑法通姦除罪化,可能算是比較正面的走向。 中華文化最大的精髓就是「每個人都想要當皇帝」,在這個前提之下,其他的東西一點都不重要,尤其在台灣的政治上,我們可以看到許多機會主義者,完全沒有什麼核心的政黨或個人的價值理念,其實原因也就在這裡,只要能當皇帝,其他的事情一點都不重要。 當然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可以當皇帝,這種哲學具體而微展現在日常的生活當中就是「學而優則仕」。我因為歷史的偶然,在台灣去中國的過程當中,曾經參與令人注目的公民運動,「反服貿二類電信和資料庫的開放」和「反中資入股IC設計」,有很多的媒體曝光度,也認識和接觸很多有權力的人。 當研究生時,我的老師曾經問我:「當一個陽春教授,能夠對社會有貢獻嗎?」其實在我身上的例子剛好可以回答這句話,如果當初我有任何的行政職務,可能佷難講說出什麼話來。 學而優則仕的心態造就當官的選項絕對大於當教授,分配資源的人,學問永遠比較大,這種心態其實就是我們的升學主義和單一價值的訓練所造成的結果,升學科目考試分數高,就是好學生,其他科目再好還是壞學生,沒有尊嚴,甚至沒有價值。 回到末代皇帝,溥儀一生都被訓練要當個皇帝,卻只能是紫禁城裡面一個高級的囚犯,滿州國成立的時候,日本人想要利用他,雖然周圍有清醒的人反對,他自己也非常明白這種處境,但他還是欣然接受這個傀儡皇帝的位子。他的一生當然是不幸,但是這個錯誤的決定讓他的不幸更加悲慘。人生的分岔路上有些選擇好或壞,當下是分辨不出來,但是可能的後果是可以想像,某個人想要拼命追求的東西,卻是另外一個人努力要丟掉的。 如果台灣人沒有獨立思考,不能孤獨生活,尤其唸過一點書的人都想要當皇帝,台灣想要獨立是不可能的,即使在實體上真正獨立之後,文化上還是一個比較好的中國,我認為這就不是真正的獨立。
李忠憲 2020-05-30
香港國安法的啟示

香港國安法的啟示

香港國安法的啟示 世界運行的道理,有時候並不是越努力越能得到更好的效果。達到人生的高地,縱然有些是個人的努力,但絕大部分來自於機遇和自欺欺人 。但是如果無法生存,往往跟努力不夠有相當大的關係。恆毅力可以解決部分的問題,但是並不能夠解決所有的問題,這世界上真的有很多事情是越努力,結果越糟糕。 最明顯的一個例子就是所謂的理財,很認真去閱讀了許多的資訊,想要預測未來,人不理財,平安順利,人越理財,財不理你。但是即使理財是這樣,大盤有很多危險的徵兆是可以觀察和判斷,我避過了幾次的股災,但我幾乎從來不特有任何的個股,個股實在太不透明,沒有許多內部的資訊。很難做出正確的預測。 在 2017年的經濟部以色列資安訪問團,我是所有的團員中唯一一個沒有過境香港,那時候我就覺得香港是個危險的地方。香港版的國安法即將要通過,德國的媒體也出現了許多類似像「一個自由城市之死」這樣的標題。 香港早就是人間地獄,出來抗議的年輕男生,當街被近距離從胸口行刑槍殺,出來協助洗眼睛的大學男生被跳樓身亡,年輕的女生被抓到警察局裡面強姦、輪姦、姦殺,整個衝突再次升級,意見不同的開始被潑汽油縦火,所有的憤怒已經無能為力,無處發洩。 喬治·歐威爾認為甘地的非暴力抵抗策略在具備「新聞自由和集會權利」的國家才能有效成功,某種程度上,馬丁・路德・金也是因為這樣的條件,才能在美國爭取民權運動成功。香港人過了那麼多年的好日子,絕對不可能產生暴力的抵抗,也不會有任何恐怖主義的可能。 中國的香港國安法只是國小畢業程度的習近平不顧一切後果,鞏固自己在武漢肺炎之後岌岌可危政權的手段,這樣的做法,只要稍微有唸過書的人都知道,目前還是中國重要金融中心的香港,摧毁一國兩制的行為,比川普呼籲美國企業去中國投資所產生的影響,對中國更加不利百倍。 香港有變局,許多朋友也認為,如果他在香港的話他會逃,問題台灣要怎麼收?看到一些可笑的左膠朋友,連自己的老邁父母都棄如敝屣,卻充滿了慈愛之心,一直呼籲要大量收容香港人民。 認同世界主義是很高尚,但同時捍衛台灣邊界的重要性是生存問題。難民問題,尤其是香港的政治難民對台灣構成了道德困境,一樣飽受中國共產黨政治體制的威脅和迫害,理想上,我們希望對待香港受迫害的人和台灣人一樣可以享受自由、民主和人權。 梅克爾的難民政策弄到德國極右派AfD 支持度大幅上漲,成為德國聯邦議會重要的政黨,梅克爾的一句:「我們做得到」,每年想要收容百萬的難民,現在已經成為笑話。 台灣的國家處境困難,飽受中國的統戰、滲透、威脅,人民的素質在世界無知國家排行榜中名列前茅,政治認同分歧,為了世界主義價值潮流的同性婚姻,已經搞到國家搖搖欲墜,經過許多人的努力才勉強可以穩住腳步。現在沒有現實感、不負責任的政黨又要搞難民政策,難怪亡國的感覺一直揮之不去。 非常現實的事情,不管在經濟上或政治上,可以離開戰亂地區的通常都不是最困苦、最底層的那一群人。如果有相同的資源應該投放在當地,絕對有更多的效果,更何況對於那些真正需要保護的革命領袖,目前也不是沒有管道。 已願他力的左膠是一群最可惡的人,因為這群人在現實生活中往往墮落無比,卻要求別人犧牲一切為他們實現世界主義的理想,甚至這也不是他們的核心價值,只是想要在亂世之中混水摸魚。 雖然我們對未來無法預測,但是老天爺不斷地借由很多機會告訴我們將來會發生什麼事,就跟世界金融的趨勢一樣,避開股災是看能不能觀察到這些徵兆。 我總覺得香港版的國安法,對台灣的未來是天啟,尤其在這個時間,中國在武漢肺炎之後,竟然找這件事情出來做,根本就是告訴我們,尤其高雄市民,6月6號一定要出來投票罷免韓國瑜,否則一樣進香港中聯辦的市長,我們要對他如何處置? 面對中國的威脅,一張選票可以解決的問題,現在如果不願意去做,將來可能需要一把槍吧!
李忠憲 2020-05-26
反抗的形式

反抗的形式

反抗的形式 最近陪小孩的時候,發現只要身上有手機,都會造成很大的困擾。如果把手機給她們,自己就可以得到好幾個小時的安靜,但總覺得這種安靜好像有付出了一些代價。只要身上沒有手機,自己靜靜看書,小朋友在非常無聊的情況之下,也都自己去拿一本書來看。想要進行最有趣的智力活動,往往都需要一個枯燥乏味甚至嚴肅的環境中進行。 這樣對自己的收穫是,那不勒斯四部曲第二部「新身分新命運」已經快看完了。門房的女兒愛琳娜19歲,沒有受到任何家人的支持,出身貧窮,已經決定要去比薩念大學。除了她本身的奮鬥以外,我想只有身為女人,才有辦法描寫出女人之間這些醜陋的秘密,互相支持和戰爭的情誼,這套書真的非常好看。 之前我高三的同學,在我貼文「幾歲才是成年」的下面問我:「班長,你前半輩子有叛逆過嗎?」,我在下面回答: 「我不是不反抗,而是... 除了沒用的肉體自殺和精神逃避,第三種自殺的態度是堅持奮鬥,對抗人生的荒謬。 ~卡繆」 想想自己的出生就跟那不勒斯四步曲的主角一樣,在一個充滿貧窮、暴力和無知的社區中長大,從小不敢有什麼美好的夢想,看看自己周圍的環境也沒有什麼太多可以遵循的典範,只有且戰且走,慢慢探索自我,替自己找出一條路來。 我小時候很皮,皮的程度是一般家長難以想像,身上所受過的傷,更是不計其數,一個用自己的牙齒把自己嘴唇咬穿的小孩,嘴唇內外都必須要縫,心中到底充滿了多少的憤怒與不滿。 我小時候附近有錢一點的商店家庭小孩是禁止和我一起玩,小學同學的爸爸開車來我們家修理輪胎,他的爸爸穿著漂漂亮亮的襯衫、西裝褲和皮鞋。我爸爸全身髒兮兮在地上爬來爬去,弄千斤頂、檢查輪胎等等。 我在之前的貼文「追求或放棄」,裡面有一段話: 「夏天的時候很喜歡到山上去跑步,到達最高峰往山下看,總覺得心滿意足,看著還在不斷地往上爬行的人們,彷彿高人一等。其實並不是我們的身高超過他人,而是山的海拔讓我們變得更高,我們所擁有特權的感覺,完全不是來自自己,而是腳下的高度。」 腳下的高度最明顯的就是父母,父母有什麼車子,小孩就坐什麼車子,父母有錢出國渡假旅行住五星級飯店,小孩就住在五星級的飯店裡面。父母在地上爬來爬去,小孩也在地上爬來爬去。 記得很久以前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因為自己已經沒有辦法再回去過那種最簡單貧困的生活,跟我的小孩道歉,她們是不可能歴經我那樣成長的過程,因此也非常困難可以得到這些珍貴美好的成長回憶。 每個人其實唯一能夠掌握的就只有自己,自己的想法、自己的選擇、還有自己的行動,他人、環境,以及機運是我們所不能控制的。 雖然我小時候沒有看過卡繆的著作,當然也不認識這個人。但是我了解自殺、逃避、無奈、以及自憐自愛,完全沒有辦法解決任何問題,只有堅持奮鬥對抗人生的荒謬,或許才可以找出一條路來。 我覺得我不是沒有反抗,而是過度反抗,要求自己勝過所有家庭環境比我好的同學,這種過度反抗造成的孤獨,一直到現在,我還在承受它的副作用。
李忠憲 2020-05-24
幾歲才是成年

幾歲才是成年

蔡英文總統第二個任期,修憲應該是一個施政重點,但對於修憲的共識似乎並沒有很多,許多專家朋友尤其是法律專業背景,希望能夠拋棄原本大中國這一套不合用的憲法,制定一部符合台灣現況的憲法。 這件事情是一件大事,包括中國的反應,國際的局勢等等等,非常複雜。修改憲法可能唯一的共識是讓18歲的人有投票的權利,這當然是正確的方向,但想到大學還必須呵護學生,讓他們的身分地位跟一般的公民不一樣,導師還要打學生的操行分數,突然有一種荒謬的感覺。 有關學生操行考查的項目,依據教育部頒「訓育綱要」之規定,分為思想、精神、品性、學識、能力、生活、態度、語言、體格、服務項目評定之。 這個分數不只為道德打分數,甚至還為體育打分數,真不知道這樣的分數意義到底在哪裡?這個分數說重要不重要,說不重要也重要,操行分數不及格要退學,成績不好許多獎學金不能申請。 但沒有慧根的我,感覺導師打操行成績是一個荒謬的黑色喜劇。我不知道在上面加1分、加2分,或減幾分的意義是什麼? 我也是被人家打操行分數長大的學生,一直到德國去唸書,才了解獨立自主的大學是什麼意思,一直習以為常的操行分數,感受起來就是一種荒謬的道德枷鎖, 我曾經請一個德國的駭客來成大演講,這個人念物理系一直都沒有畢業,而且也還保留了物理系學生的身分。 物理系念一念,想了解電腦中毒的原因,竟然變成資安專家,完全忘了自己念的是物理系。 德國的大學裡面沒人管你,也不用錢,想幹嘛就幹嘛,唸多久就唸多久,中年的大學生也不算少,每個人迷失在裡面,或在裡面享受學術殿堂的薰陶。有很多人沒有畢業,學生不見了,學校也不管。這樣的駭客人才如果在台灣的大學,父母不希望他沒有畢業,導師要想辦法了解他的狀況,大學會把他趕出去。 因為他沒有遵照我們為他設計好的道路和課程,自己亂來,管他大學要不要有創意和自由,我們最不喜歡學生自己亂來。 台灣的小孩一直都是父母的財產,喜歡他的原因,是因為他很乖、成績很好、表現很好、讓我有面子,如果他脫離了的常軌,不管什麼事,例如:他發現自己喜歡男生,不喜歡女生,他發現自己喜歡歷史,不喜歡電機,他發現自己喜歡工作,不喜歡念書,他從大量生產的教育工廠生產線的機台掉出來,我們只能把他當成瑕疵品丟到垃圾桶,真是悲哀。   我們認為要滿幾歲,才必須為自己負責任?圖片來源:中央社     我認識一個朋友,他是我們教育體系最優秀的第一志願畢業,但他完全不喜歡父母和社會為他選擇的這個專業,等到有能力反抗的時候,拋棄了這個專業,尋找人生的第二專長,但感慨消失的歲月和不滿的情緒,時常流露在他的生活當中。 曾有同學來問我德國留學的事情,德國大學是真的免學費嗎?我說德國大學真的免學費,外國學生也一樣。他又問沒有排富嗎?我問他為什麼要排富?有錢人的小孩家裡很有錢啊,這樣不公平。我回答:沒有排富,因為有錢人家的小孩,也需要國家幫他獨立,不管有沒有錢,小孩的人生是需要跟父母分開,有錢的是父母,不是小孩。我曾經親眼看到我的德國朋友漢斯馬丁,跟他念大學住在家裡的小孩收房租。 滿18歲有投票權,那要我們認為要滿幾歲,才必須為自己負責任?答案就在大學的操行分數裡面!  
李忠憲 2020-05-22
內賊或駭客

內賊或駭客

  資訊特種部隊利用木馬、電腦蠕蟲和病毒,或利用社交工程找到無意識、沒有警覺的內部人,或願意配合的內賊,這些都是資訊戰爭的攻擊型態。 攻擊總統府,不論駭客和內賊,都是間諜行為,資訊安全戰爭就是結合人和機器,在資通訊網路上面造成重大傷害的一種行為。 內賊也是資訊戰爭攻擊的一種形式,不管是有意或無意的,這就是所謂的「內部人攻擊」。問題是對方對我們所進行的戰爭,我們要低調處理忍氣吞聲,要抵抗清查,或是反擊。把攻擊隱藏轉化成為自己人的政治鬥爭,就是超限戰傷害對方最有用的方法。 在敵人強大資訊戰爭作戰能力的情況之下,台灣真的還要發行晶片身分證嗎?
李忠憲 2020-05-18
數位晶片身分證為什麼不能有兩個版本?

數位晶片身分證為什麼不能有兩個版本?

數位晶片身分證為什麼不能有兩個版本? 內政部一直強調數位晶片身分證,不能有兩個版本,不讓民眾可以自願選擇有晶片或沒有晶片,台灣人權協會、唐鳳、李德財院士和許多人跟內政部的主張不一樣。 大家有沒有覺得怪怪的?一直強調資訊科技效率至上的內政部,沒有辦法發出一塊沒有晶片的國民身分證。請問各位現在申請信用卡,可不可以自己選擇要不要悠遊卡或一卡通?為什麼銀行可以做得到,內政部做不到? 唬爛什麼管理的問題,沒有悠遊卡晶片的信用卡就失去它原有的作用了嗎?沒有信用卡功能的金融卡或磁條式信用卡也還繼續在運行當中。而且很重要的一點這些都是自由選擇,而不是被國家所強迫。 我想內政部應該有為這個政策做出一些調查,有強烈意願想要這塊萬能晶片的民眾,比率絕對很低。我認為大概一到兩成,絕對不會超過半數,真正這樣做,內政部的面子會很難看。晶片國民身分證的管理比不上任何一間發卡銀行,我們還能夠信任內政部強調資訊安全的部分嗎? 不讓人民有自由選擇的機會,當台灣發行數位晶片身分證之後,我想數位匿蹤就會變成一種顯學,晶片身分證真的就是所謂數位獨裁的第一步!
李忠憲 2020-05-16
安全的感覺反而帶來危險

安全的感覺反而帶來危險

  數位晶片身分證 eID 如果今年發行,這個要用十年的超級數位工具,使用的時間會從 2020到2030年。這段時間至少會歴經 2024 及2028 兩次的總統大選,真的不能想像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 站在效率、方便和執政的角色,有強大的數位工具、大數據資料庫、人工智慧,甚至數位獨裁,都是那些每天處理庶民眾多繁雜事務的統治者喜愛的事情。在武漢肺炎蔓延之際,這種哲學時刻,還在強調效率和經濟發展,完全沒有謙卑的心態,有一種非常荒謬的感覺。 對於個人而言,我們常常把重要的事情當成不重要,不重要的事情反而當成重要。對於國家而言,常常危險的時候反而安全,有安全感的時候反而危險,前者就是武漢肺炎的超前部署,後者就是晶片身分證的發行。 這張卡片至少要用10年,絕對會穿越蔡英文執政的4年。看到那麼多人起起伏伏,角色變換如此順利,一下子就變成自己以前反對的那種人,毫無任何困難和違和感,其實這些人並不是改變,只是面具掉下來。想起太陽花的時候流行的那一句話:「長大之後,千萬不要成為我們討厭的那種大人」,這句話諷刺的地方在於,許多人瞬間長大,也真的變成那種討厭的大人。 顏色對了什麼都對,問題這張卡要用十年,之前的國民黨執政的時候,也想要發行這樣的晶片身分證,現在當選的總統、副總統當時都非常強烈的反對,現在卻一意孤行。 其實歷史非常有趣,最危險的時候反而安全,最安全的時候卻可能帶來最大的危險。就像個鐘擺一樣擺來擺去,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繩子會斷掉? 如果現在是國民黨執政,要發這樣一塊卡片,只有現在這樣的反對強度嗎?這塊卡片可是要用很久,不是只有蔡英文的四年喔。
李忠憲 2020-05-13
追蹤決定命運

追蹤決定命運

  美國有一個最新的研究,關於武漢肺炎訊息造成的影響,習慣追蹤某個新聞主持人的觀眾,感染的風險增加30%,隨後也有更高死亡的機率。這個主持人一直說,沒有那麼多風險,反正這就像個小感冒而已。許多人就因為這樣,輕忽可能的風險,繼續出國到危險的國家,到夜店以及許多人潮擁擠的地方,完全不重視保持社交距離,更不用說戴上口罩! 接收資訊的來源,真的會影響自己的未來,甚至生死。這是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在電視、手機、網路上面按下的一個鍵,可能會為自己帶來悲慘的命運。 小心你的追蹤,它會變成你的資訊; 小心你的資訊,它會變成你的思想: 小心你的思想,它會變成你的語言; 小心你的語言,它會變成你的行動; 小心你的行動,它會變成你的習慣; 小心你的習慣,它會變成你的性格; 小心你的性格,它會變成你的命運。 追蹤決定命運!
李忠憲 2020-04-23
造神

造神

  其實包含我很多朋友在內,許多人提出警告不要造神陳時中,他不過就是以前的柯文哲,我非常不能認同這件事情。 首先,如果你是某個國家的衛生部長,世界標準組織一直說沒有問題,你卻會去質疑這樣的權威,根據自己手邊的資訊,做出不同的判斷,針對自己認為會發生的瘟疫,預先部署,做出嚴格的管制措施。這樣的人一定相信自己的專業判斷,其次非常有勇氣,如果他的判斷錯誤,基本上會造成某些經濟損失,然後自己也會因為自己的政策下台。但如果判斷正確,可能拯救好幾萬條人命,讓一個國家的人民在全世界都隔離、驚濤駭浪的情況之下,可以安居樂業。 (資料照,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這種人完全不是柯文哲那種強調標準作業程序 SOP 的傳統馴化好學生,現在災情最慘重的那幾個國家的衛生部長,不就都是柯文哲這種強調標準作業程序的嗎?而且柯文哲到底做出了什麼成果?連跟個人隱私那麼強烈相關的健保晶片卡,和銀行ATM的提款卡,都分不清楚,覺得是相同的資安問題,就我的專業看起來,他一點也不是一個及格的首長。 陳時中不是神,他只是根據自己的專業判斷,不被標準作業程序唬爛,勇敢決定自己政策,負責任的政務官,我們只是給他一個公平的評價而已,他救了台灣,這是事實! 這個世界沒有什麼規則,唯一的規則就是睜大你的眼睛好好的觀察! The only rule is: no rules and keep your eyes open!
李忠憲 2020-04-18
左手換右手

左手換右手

  我在幾年前的生日,寫下這一段話:「人的一生很短,最多只有三萬個日子,不管你選擇怎麼過,日子是一天天的消失了,年輕的時候,日子覺得過的很慢,年紀越大,覺得日子越過越快。我的經驗告訴我,二、三十歲的時候,拼了命的努力,是值得的,不要浪費太多時間,去做夢,去奮鬥,去愛人,去接受所有的失敗、挫折和傷害,過了四十歲以後,很多東西,就只是左手換到右手,得到或失去,表面上或短時間,是看不出來的。」 我想這是我們一般凡夫俗子所體會的事情,或許真正的天才要為人類社會發光發熱,犧牲自己的所有一切到最後一刻。 現在在台灣這樣正常運作的情況,真的非常難得,全世界幾乎都不能夠上課只能遠距教學,朋友在歐美唸書的小孩通通回到台灣,讓許多空巢期的父母,找回了早就已經失去的親子美好時光。 武漢肺炎徹底摧毁了柴契爾夫人所謂的 「TINA 原則」,「There is no alternative!」,連討論都不用討論,沒有其他的選擇,市場才是決定一切成敗的有效機制。 這個時機剛好是可以好好的深思,人生是不是真的沒有選擇,左手有的東西到底是不是無比的珍貴,要不要換成右手哪一件。 其實只要還能夠出門跑步,像我這種封閉、隔離、單調、無聊生活的人,影響可能只是不能坐高鐵火車,開車通勤上班,但是對於生活多采多姿的朋友,需要許多不同服務的人,可能會帶來不少的困擾。 不過,人生真的很簡單: 「如果你在自己身上找不到快樂,你完全不需要再去其它地方找!」
李忠憲 2020-04-14
務虛與務實

務虛與務實

我真的會被柯文哲台北市的口罩自動販賣機笑死,沒有24小時營運,早上六點多還是要去排隊,到底解決了什麼問題? 台北市好像非常喜歡自動販賣機,上次是校園自動販賣機,這次是口罩自動販賣機。 人工智慧的時代,還是不能脫離現實生活的本質。供需就是供需,不會有自動販賣機就解決了原有的問題。 其實人工智慧和資訊安全都有許多魔術師,他會用這些炫耀先進的科技或術語,在你眼前好像把問題變得看不見,但實際問題還是在哪裡! #務虛與務實
李忠憲 2020-04-12
法蘭克福匯報 vs 商報

法蘭克福匯報 vs 商報

法蘭克福匯報 vs 商報 德語媒體:病毒助力中國崛起 作者文山(摘編) DW 中文 《法蘭克福匯報》認為,現在就稱中國為疫情贏家未免為時過早。 《商報》則將新冠病毒與助力西方殖民者統治世界的天花病毒做比較,認為屬於中國的時代已經到來。 來自中國的數字令人懷疑 (德國之聲中文網) 《法蘭克福匯報》以"中國真的戰勝病毒了嗎"為題,刊發評論指出,雖然武漢正在逐步解封,但是中國距離真正的"勝利"還有一定的距離。 "對於武漢市民而言,這是好消息。相比德國人現在正在承受的一切,武漢人在過去兩個多月中經歷的要更加艱難。我們必須要祝福他們,但願這個'勝利'不是中國政府用來給自己塗脂抹粉、卻不一定符合事實的消息。" "只有這樣,武漢以及中國才能避免遭遇第二波疫情。我們抱有最好的祝愿,但是依然不應盲目相信中國發布的統計數字。中國對新冠病毒的'確診'標準,在過去幾個月中就已經變更了7次。真正的透明可不應該是這副模樣,當然這本來就不是中國政府的強項。" "但是,指出中國政府不透明,並不意味著就能傲慢地指責中國政府無能。中國宣傳機關固然也一直在國外強調這一點,但是我們依然可以也必須學習中國的耐心。儘管這一切都十分艱難,抗擊病毒卻總是需要足夠的時間。" 加速構建現代政權的雛形 杜塞爾多夫出版的德國《商報》以"新冠病毒將開啟中國時代"為題,刊發評論指出,這場疫情,將加速中國崛起這一地緣政治進程。 文章認為,西方之所以能夠從近代起主宰世界,殖民者散播到世界各地的天花病毒"功不可沒"。而歐洲人自己遭受的幾次鼠疫大流行,也在客觀上加速構建了現代政權的雛形。細菌和病毒才是顛覆舊秩序、建立新格局的幕後推手。 "現在,社會生活驟然減速,但是地緣政治的變遷卻將逐漸加速。疫情危機之後,正在崛起的中國將變得更強大,西方則會遭到削弱。儘管正是由於中國當局初期的疏失才導致武漢疫情沒能被有效遏制、還擴散到了境外,但是,中國卻是第一個控制住疫情的國家。中國還掌控著全球急需的防疫物資的生產。習近平在高談'健康絲綢之路',其實他的潛台詞是擴張中國的權力空間。" "而美國則在經歷又一次'911時刻'。就像2001年的恐怖襲擊一樣,美國政府其實是獲知了預警,但是卻沒有採取必要措施來保衛國家。正是由於這個原因,美國現在成為了疫情中心以及全球經濟危機中心。2014年西非爆發埃博拉疫情時,美國還能迅速調集軍隊援建野戰醫院、協調國際援助。但是今天,美國甚至無力自救。" "歐洲的狀況也沒好多少。歐盟有可能成為病毒的犧牲品,這一危險真實存在。歐盟各國在最危急時刻卻紛紛封鎖邊境、拒絕互相幫助。這種對歐盟團結性的傷害,各國在拖了很久之後才有所察覺。" 文章接著指出,在疫情開始之前,美軍曾經將意識形態對手中國定義為"數位化專政",認為今後中國與自由民主制的西方之間將爆發一場價值觀鬥爭。作者寫道:"中共政權現在利用疫情,完善其基於人工智能技術的社會監控體系。鑑於該體係經歷了疫情的檢驗,它將對其他國家具有越來越強的吸引力。就像西方的細菌和病毒曾經助力西方變得強大一樣,來自中國的病毒,也將開啟一個屬於中國的時代。"
李忠憲 2020-04-10
安全與政治

安全與政治

針對沈伯洋的這個題目,我的答案是「台灣操控世界輿論」,台灣難波萬沒有聽過嗎?要不是台灣,全世界不會有人叫武漢肺炎,或是中國病毒,背後陰謀的操控者就是台灣,台灣不只攻擊黑人,還攻擊白人,尤其更可惡的是攻擊花貓! 安全的首要任務,就是要風險評估,知道主要威脅的來源在哪裡?WHO 非常清楚的認知他們主要的威脅,不是影響世界健康的病毒,而是台灣。 但台灣知道影響自己安全,主要的威脅是誰嗎?這個問題太大太複雜,所以先問一個小問題: 以視訊會議軟體系統資訊安全的風險評估來講,主要的威脅到底是誰? 1 美國政府 2 中國政府 3 Zoom公司 4 台灣政府 5 駭客 6 提供內容的老師或公司 我想很多人的答案就是台灣政府,尤其是教育部,資訊安全沒有人是局外人,但能分清風險的優先順序才是最重要的部分。 台灣的資訊安全教育真的很困難,主要原因我覺得有幾個,一個是邏輯思考訓練的混亂,因為當全部都是威脅可能的時候,沒有辦法搞清楚誰是重大威脅的優先順序。第二個是沒有安全的概念,一個移民逃難的社會結構,能夠用就好了,還要考慮什麼安全。最後一個是不重視專業,資訊安全是非常專業的事情,尤其資訊安全管理,許多懂資訊的人往往不懂資訊安全,更不用說資訊安全管理。 我曾經講過一句話,被中國某個節目引用:「如果你認為技術可以解決你的資訊安全問題,那麼你不明白問題,你也不明白技術。 」 這句話可以稍微改一下: 「如果你認為資訊安全問題不是政治,那麼你不明白問題,你也不明白政治。」 其實資訊安全是很政治,組織安全政策(Organization Security Policy) 所定義的敵人不同,資訊安全管理的措施也就不同。 有些人認為譚德賽的話很好笑,其實一點都不好笑,「如果你認為醫療健康問題不是政治,那麼你不明白問題,你也不明白政治。」
李忠憲 2020-04-09
隱私與資訊安全

隱私與資訊安全

  馬丁・路德・金說:「世界上沒有什麼比真誠的無知和盡責的愚蠢更危險。」 資安就是安全的概念,隱私是資安最重要的部分,認為自己的東西沒有什麼重要,不怕被人偷看偷聽,就是一種無知,有些無知是因為刻意的誤導,但真誠的無知更危險。 已經發生種種的案例,紐約市政府和許多著名的公司都禁止這種視訊會議的軟體。還在鼓吹隱私不重要,被人偷看偷聽也沒關係,不知道是刻意的誤導,還是真誠的無知。 世界上當然沒有絕對的資訊安全,但資訊安全也不是說一定要面對面才有機密可言,忽略已經出現了許多安全問題的案例,然後認為重視隱私安全是小題大做或政治操作,這種心態剛好就是安全最大的致命傷! 武漢肺炎一開始,全世界的國家除了台灣以外,幾乎也都認為是小感冒而已,這種態度就是最近這三、四個星期,全球化的歷史走向終點的重要關鍵因素。 安全是非常高規格的品質保證,為了方便省錢,常常覺得它不重要,但等到發現它重要的時候,往往已經來不及了!
李忠憲 2020-04-07
「分開就是團結」

「分開就是團結」

  有關武漢肺炎的疫情,如果資訊來源只能來自媒體,一定會充滿很多的懷疑,但在目前破百萬人感染,超過五萬人死亡的情況之下,許多人開始感到威脅。可是因為台灣的情況並不那麼嚴重,所以人們就會掉以輕心,請大家千萬不要有僥倖的心理,這是一件改變全世界人類的大事,我們也都深陷其中,台灣目前做得很好,再下來就更要靠大家共同的努力,只要「宅在家就可以救全世界」,真的不是一個笑話。 今天我也收到了柏林工業大學校長給所有校友的信,說明三萬多個學生如何度過這段時間,學校也有一個格言Motto :getrennt und doch gemeinsam,「分開就是團結」,希望台灣能夠撐過這段時間,再下來應該是非常嚴峻的挑戰,整天待在家裡真的非常無聊,但是只要知道自己正在做偉大的事情,正在拯救全人類,或許感覺就會比較好一點! #感謝我的消息來源 #所有的預測都非常準確 #希望再來不要了 「台灣如守住了,祖宗18代,積的陰德應該是用完了!」
李忠憲 2020-04-03
「數字完全不可靠」

「數字完全不可靠」

「數字完全不可靠」 (指德國) 德國的醫學統計專家安特斯接受明鏡週刊的訪問內容重點: 1. 目前就我所知,一方面,我看到了很多不確定性的數字。另一方面,我看到人類的災難,尤其是在醫療體係不再能夠照顧所有病人,例如在意大利北部或法國的阿爾薩斯。 2. 我們不知道新的病毒與流感相比有多致命,其傳播速度有多快。如果您想將其描述為一張圖片,我們正在等待海嘯,但我們甚至不知道海浪會達到多高。 3. 數字有兩個巨大的問題:我們不知道有多少人感染了新的病毒,每天又增加了多少人。也不清楚有多少人死於感染。我們每天在電視和廣播上聽到誰對新病毒測試呈現陽性。但是,我們不知道實際上有多少人被感染。估計差異很大,有些人認為受感染的人數要比專家說的多五到十倍。一些估計是二十倍或更多。 4. 重要的是如何計算死亡人數。原則上,與病毒相關的每一次死亡目前都被認為是肺炎病毒死亡。事實要復雜得多,因為許多現在死於肺炎病毒的人,可能在沒有這種病毒的情況下死亡,讓我們來看一個患有嚴重心臟病的人。如果她現在被冠狀病毒感染並死亡,那麼心臟病或病毒何者是至關重要的嗎? 5. 在老年醫學中,多年來要求進行更多的屍檢以精確地確定死亡原因。但是,在當前的緊張局勢下,這幾乎不可能實現。 6. 德國別無選擇,只能採取嚴厲措施來對抗這種病毒。而且我們仍然真的不知道誰屬於風險組。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德國醫療系統還接受不少義大利的病人,不曉得是真的有實力、佛心還是哲學性格太強,真的是全世界唯一可能這麼做的國家。 數字常常會欺騙人,現在中國的數字反而沒有辦法欺騙,因為大家都知道是假的。但是其他的數字反而可能令人迷惑! 清明節的假期,跟祖先請假不要去掃墓,不要拜訪父母、親戚、朋友,也不要當成末日狂歡,想要把握全世界少數僅存的自由旅行。好好的待在家裡,最多保持社交距離到外面去跑一點步!
李忠憲 2020-04-01
梅克爾感人的演講

梅克爾感人的演講

  這兩天,梅克爾針對瘟疫感人的演講,傳遍了我的同溫層,充滿溫暖和人性的光輝。她說這是德國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大的挑戰。 「所有民眾必須協助保護容易患病的人」,「這些病人不只是抽象的數據,他們也是我們的親人或伴侶,而我們是一個共同體,每條人命都至關重要。」她自己很清楚關閉活動場地,學校,幼兒園和兒童遊戲場是多麼殘酷的決定。「這些限制措施是聯邦德國從未有過的。」 梅克爾在2015年開放邊界的決定時,也有同樣感人的演講「我們做的到」,每年收容一百萬難民對德國來講,是可以做得到的事情。「開放難民」和「限縮自由」都可以説的讓人家那麼感動,全世界恐怕也只有德國總理梅克爾一人可以做到。 相較之下川普的「中國病毒」,就引發很多的爭議,川普的那些「難民言論」,也受到許多知識分子的強烈抨擊。中國病毒是來自中國的病毒,還是中國政府病毒,或是中國人病毒,有很多不同的解釋。在死這麼多人之後,西方世界排華的情形一定會再次發生,中國病毒到底是什麼含義,恐怕也會影響我們這些外表看起來類似的亞洲人。 黑格爾曾經說過:人類從歷史中,學到的唯一一個教訓,那就是沒有學到任何教訓 ,其實他另外有說過:歷史書上沒有幸福,描寫幸福的那幾頁都是空白。 德國在全球化的歷程當中,的確把握最好的時機,也在這個過程中,獲得相當大的經濟發展,號稱德國的智者前總理施密特和中國的關係相當好,但他認為中國的民主自由那些是中國人自己的問題,德國人不用管這麼多。偏偏全球化好處會帶來壞處,中國人的問題已經造成德國人嚴重的危機。 有些朋友喜歡說川普是真小人,梅克爾是偽君子,其實有部分的道理。最近梅克爾的接班人「也卡卡」宣布不會競選德國總理,原因是執政黨的內部,開始跟極右派有一些勾結的行為,看起來梅克爾要爛尾了,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接班人,現在又沒有了。世界政治的鐘擺非常奇妙,從左盪到右,再從右盪到左,周而復始。左左右右、右右左右、不左不右、又右又左。 要描述您所在國家的歷史,您必須不在那個國家。 ~伏爾泰
李忠憲 2020-03-22
咕嚕

咕嚕

  史麥戈擁有至尊魔戒長達500年,他得到魔戒的過程,是和親人去釣魚,親人被大魚拖入河裡,因此發現了魔戒,史麥戈那天剛好是生日,要求親戚把魔戒送給他當生日禮物,但是他的親戚不肯,於是他勒死親戚取得魔戒。 他利用魔戒的力量做了很多壞事,被人家驅逐。他叫魔戒「寶貝」或「生日禮物」,這個人就是一個才華低劣的普通人,沒有辦法用魔戒做出什麼樣的大壞事,只是被魔戒的黑暗力量所影響,因此外表變得非常醜陋古怪。 權力和邪惡本質有關,道德義務是權力的指南針,而不是拿來當成迷幻大眾的政治宣傳。 最近有人生日那一天笑得好開心,但是看起來很像史麥戈。史麥戈就是咕嚕,咕嚕是誰?我們身上都有他,有時候只要照鏡子就會看見! 蔡丁貴 人性中,魔性(sins)與神性(上帝的形象)並存,相伴角力。 沈俊吉 蔡壁如生日3/11。 Leo Kung 哈哈。好故事。很好對號入座。    
李忠憲 2020-03-14
長短不同的快樂

長短不同的快樂

民眾黨昨天發生的事情,業力大爆發,在我的同溫層引發了不少的反應,有認識當事人的臉友彷彿吃了類固醇一樣連續一直發文,另外也有瞼友說:昨天是他玩臉書以來,按了最多笑臉的一次。 人性的陰暗面或是潛規則是我們在職場一定會面對的事情,我很早之前就了解這個道理,在這個社會上要與人競爭,得到這個社會價值的主流肯定,往往得靠左手跟右手一起與人打架,雖然自認我的右手很強,但是左手軟弱無力,面對左右開弓的對手,一定會被打得半死,所以早早就退出追逐這種價值的無聊遊戲。 許多人也提到了大佛普拉斯和血觀音,除了行車記錄器以外的笑談,其實最重要的就是所謂的「念佛行惡」,這種贖罪卷似的宗教信仰在台灣非常流行,許多人到了人生的末期,思考自己雙手沾滿了血腥,要不然投身宗教懺悔,每天念經希望得到心靈的平靜,要不然把終身陰暗累積的金錢,大部分捐給了宗教。 人性一定有惡的部分,慾望當然深植在每個人的身體當中,台灣人因為教育和升學體制的影響,造就了聯考症候群的知識分子,不喜歡深刻思考,也沒有辦法念太硬的東西,因此只能生活在非常膚淺的慾望當中。 自我滿足有很多種,但是唯有經過深刻體驗的人,才能夠了解短暫的快樂只會造成更大的空虛。簡單、孤獨、深思、艱苦之後的快樂,克服無聊、單調和挑戰,最後才可以成為人生幸福回憶的一部分,而不是因為短暫的快樂,帶來長久的痛苦! 慾望的人生鐘擺,在痛苦和空虛之間不斷的擺盪,當慾望得以滿足的時候,就感到空虛,當慾望不能滿足的時候,就感到痛苦。
李忠憲 2020-03-12
為何台灣人要正名武漢肺炎?

為何台灣人要正名武漢肺炎?

  在基本上,我們的身體面對緊張狀態會帶來挑戰,這些可以在免疫系統中看到,免疫系統是與病原體緊密接觸而發展的,需要與細菌、病毒和真菌不斷接觸才能保持訓練。 如果免疫防禦缺乏有意義的標靶,那麼它就會變得無所適從。 可能會對抗無害的灰塵,甚至還會對抗自己的身體。過敏和自身免疫性疾病的增加,也可以根據現代兒童的生活方式來解釋,越來越少的孩子在野外玩泥巴。 弗洛伊德的潛意識也在身體運動中發揮了作用,我們跑步、游泳、騎腳踏車,自然而然地協調並且對各種不同的狀況做出合適的反應,並且經過任何理性的思考。但這種複雜的過程可以經由訓練自動發生,也可能再次丟失。 當人不再運動時,這種感覺就會消失,就像當運動員長期不再跑步之後,進行馬拉松比賽的適應和耐力感會大不如前。 潛意識的身體訓練過程中,廣為流傳的格言是:健康的身體可以產生健康的心理。但如果心理不健康,往往也不會有健康的身體。尼釆很強調這些身心訓練的重要,他説:「那些殺不死我的使我更強」。 WHO將病毒稱為新冠肺炎COVID-19 ,但台灣人應該要叫武漢肺炎,不只它來自武漢,更因為背後有很深的哲學,也隱含所謂感謝中國的訓練在裡面!
李忠憲 2020-0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