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國浩相關文章

國民黨用錯誤的資訊阻礙台灣的能源轉型

國民黨用錯誤的資訊阻礙台灣的能源轉型

  「2025非核家園」是民進黨政府對於台灣整體能源政策的規畫,其中在能源配比上,要達到天然氣50%、燃煤30%、再生能源20%的目標。要達到這樣的理想,難度其實是不低的,然而台灣的自然環境,恰好是發展離岸風電的良好場域,看看眾多國外廠商,一聽聞台灣政府以此為再生能源發展主力,紛紛來台洽談合作與投資,便可知此言不假,畢竟在商言商,如果條件不好,這些老經驗的廠商,連來看一下環境的意願也不會有。 國民黨當然也知道這個狀況,但是他們不願承認,只好不停的在這些政策中,找尋可供攻擊的議題,不過經歷過選舉大敗的國民黨,在議題攻擊的統合上,似乎缺乏一個整合的機制,例如立院黨團與新北市政府不停的攻擊深澳電廠及台中火力發電廠等燃煤電廠,宣稱這是蔡政府要人民「用肺發電」,以及不啟動核四的結果,然而另一邊卻又放任自己的網軍,利用臉書等社群平台,散布錯誤的資訊來打擊再生能源,這就十分矛盾了。 以開發離岸風電的國家來說,德國一開始的每度電價是5.1元,英國是5.7元,甚至日本是9.8元!台灣所訂定的價格,並沒有特別的高。(資料照) 如「普魯士藍」這個粉絲專頁來說,日前貼出了一則影片,大意是離岸風電在歐洲國家,一度電成本僅2.6元,然而台灣政府卻用每度5.8元的價格來收購,並且還要這些外商簽下20年的購電合約,形同凱子政府。 但只要稍微有點經濟學常識的人都可以明白,這是完全錯誤且誤導大眾的資訊,歐洲發展離岸風電已經有近20年的歷史,在營運以及建設上早就形成一套穩定的體系,因此成本低這是理所當然的,這就像是每一間公司推出一套新產品時,剛開始的價格一定是最貴,因為市場接受度還不能確定,而且生產的良率也還不是最佳狀態,故而產量較少,價格當然最貴,可是一旦生產的品質穩定之後,成本自然就往下掉,價格也隨之下降。台灣因為是剛剛開始發展,不僅沒有經驗,同時也相關的產業的生態系也還沒建立,因此需要借重這些外商帶來的知識與營運經驗,但是就如前面所講,如果條件不好,沒有人會願意來投資,這就是為什麼政府需要用比較高的價格來吸引這些外商來投資,何況以開發離岸風電的國家來說,德國一開始的每度電價是5.1元,英國是5.7元,甚至日本是9.8元!台灣所訂定的價格,並沒有特別的高,甚至政府也告知這些外商,未來的收購價格是會降低的。而另外一方面,政府當然不希望這些外商只是賺一票就跑,因此才要簽訂20年的購電合約,為的就是希望這些來台投資的外商,可以留在台灣,協助培養台灣相關產業的人才,與建立起台灣自己的風電產銷體系。 然而這樣立意良善的舉措,卻被泛藍的粉絲專業扭曲成「凱子政府」,以及濫花人民的納稅錢,實在是令人感嘆,國民黨人為了政治攻防可以反智到這種程度,這樣一個在國外行之有年的獎勵再生能源的招商策略,也可以做如此曲解,然後一邊又要反對深澳電廠的興建,一邊又要批評政府不讓核四啟動,我們倒是想要問問國民黨,什麼都反就可以讓台灣不缺電嗎?什麼都反就可以重返執政嗎? 奉勸國民黨,台灣的能源轉型已經在你們的手上拖延了太久了,這一次的機會可能是台灣邁向永續能源社會的關鍵,就請你們高抬貴手,不要再橫加阻撓了,另一方面,也請不要放任自己的側翼網軍散布不實訊息,用這種有失大黨風範的手法做政治操作,除了令人無奈之外,其實也只是讓人民更加看不起這個政黨罷了! (智庫研究員)
魏國浩 2018-04-24
深澳問題到底深不深奧?國民黨最清楚

深澳問題到底深不深奧?國民黨最清楚

深澳電廠的環評問題,已經成為國民黨的救命稻草,以新北市政府為發起攻擊之重心,不斷的拋出議題,如近來又宣稱台電枉顧瑞芳海域已被劃設成保育區,逕自更改設計,環保署也配合演出,在環評大會上放水,然而根據詹順貴副署長表示,環評大會當天,新北市代表根本沒有表示任何意見,同時台電為開發單位,更不可能要求主管機關更改保育區之限制,於是這又成了一個羅生門,也讓國民黨立院黨團可以藉由召委排審委員會議題的機會,將新北市長選舉戰場延伸至立院。 深澳電廠的環評問題,已經成為國民黨的救命稻草,以新北市政府為發起攻擊之重心,不斷的拋出議題。(圖為深澳更新計畫完工示意圖,台電提供) 其實這一切的根本,不過是長久以來,台灣的能源轉型太過緩慢的一個縮影。馬英九前總統前幾日面對媒體提問深澳電廠的問題時,簡單的一句:「如果早點啟動核四不就解決了?」,道盡了現在所有爭議的答案。 國民黨政府一直以來的思想,就是核電可以解決一切,以核四來說,國民黨一直拼命的塑造核四之所以最後走上完全廢棄的這條路,都是陳水扁總統時其下令停工所致,但是國民黨沒有告訴人民的是,從1980年提出核四計劃,在1985年遇到車諾比核災,蔣經國前總統批示暫緩興建,一直要到了1999年,核四才正式開始興建,但立法院早在1992年就已經將核四近兩千億新台幣的預算解凍,從規畫到興建,歷經了近20年的時間。而看看當時的國際趨勢,美國與日本早在70年代就開始投入太陽能的開發,美國甚至在80年代投入8億多美元,用以將公共用電改以太陽能供電,另外,在風力發電的部分,德國與丹麥也早在80年代,就已經開始投入風力發電的開發,時至今日,風力發電已占整體丹麥供電來源的三分之一。 因此可以說,台灣整體的能源轉型這麼緩慢,很大一部分是被核四所拖累的。而如前述,一個從規畫到興建拖了近20年的電廠興建計劃,這中間必定是有很大的問題,而在這20年的時間當中,我們已經錯失了許多能源轉型的機會,只因為當時的國民黨,將寶全押在核四上面,導致我們現在的選擇越來越少,在這一點上面,國民黨難辭其咎。 另外,馬英九前總統也不要忘了,當初將核四的興建與否交付公投的是您,然而在立法院擋下公投的,也是你帶領下的國民黨黨團。最後等到林義雄先生宣布絕食,馬英九前總統您才宣布:「核四一號機安檢後封存,核四二號機停工,將選擇留給下一代」,話說的好聽,其實就是不想負責任,而政府也只好每年編預算養著核四。對比現在朱立倫市長,在核一廠除役案以及核二格架案上面,每每以行政程序卡住流程的態度來看,國民黨可以說,完全沒有一個對待核電的態度,有的只是政治思考,但正因為如此,台灣的能源問題,就從一個門診可以解決的小病,拖成了現在非得要開刀才能治好的重症了。 朱立倫市長日前呼籲每個候選人,都要有對深澳電廠的態度,有鑑於此,我們也可以反問一下朱市長以及包括侯友宜先生在內的所有國民黨籍候選人,你們對於沒有深澳電廠的台灣供電問題,有什麼樣的解決方案? (智庫研究員)
魏國浩 2018-04-16
尋人啟事:協尋管中閔教授

尋人啟事:協尋管中閔教授

國民黨看起來真的是急了,眼看管中閔的料越挖越多,還不知道哪一天才會結束,而國台辦一席「管中閔沒有兼職沒有授課」發言,反而更讓人起疑,原來管中閔在中國大陸的所作所為,已經驚動到大陸對台最高單位都必須要跳下來澄清了,這大概是中華民國教育史上第一遭,說起來這還是管中閔莫大榮幸。於是乎發現葉俊榮部長的名字也出現在浙江大學的網站上,欣喜若狂的趕緊跳出來爆料,只不過居然是請一位台北市議員擬參選人出頭,立法院國民黨諸公才接著打蛇隨棍上。這就啟人疑竇了,照理說,如果這個證據真的如此一刀斃命,哪裡還輪的到一個小小的議員候選人拿來為自己的初選鋪路呢? 其實答案很簡單,就是國民黨自己也心虛,一來怕這個議題繼續打下去,不小心還把管中閔之外的一干國民黨前朝官員也拉下水,二來葉俊榮部長的這個案例,說真的不過是符合教育部函釋中的一般交流常態的短期客座講學,根本也談不上聘任不聘任的問題,自然也沒有兼課與否的疑慮,與管中閔的狀況相比,不管在兩人去中國大陸的背景與目的上,完全是不一樣的情形。 但國民黨到現在為止一直沒有搞懂,管中閔案的問題根本不是在於去「中國大陸」講學,而是在於: 第一,管中閔去中國大陸的期間,正擔任馬政府時期的國發會主委,就算卸任,也受到《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管制,最少三年是不能夠到中國大陸的。 第二,管中閔被發現在廈門大學擔任教職的第一時間,廈門大學曾確認他確實在廈門大學從事教學工作,是事後才改口管是「不授課不支薪」,但問題是廈門大學又把他列為「長江學者」的候選人,根據中國大陸「長江學者」的推薦辦法,是要該所大學聘任被推薦的人選為「特聘教授」或是「講座教授」,才能夠獲得「長江學者」的計劃補助。就這一點而言,完全可以反駁國台辦跟廈門大學替管中閔辯解他「不授課不支薪」。 第三,管中閔除了於台灣大學擔任財金系教授之外,他同時還是計量中心的主任,這是行政職,完全具備公務員身分,而既然有此身份,為何還能堂而皇之的到中國兼課呢? 管中閔去中國大陸的期間,正擔任馬政府時期的國發會主委,就算卸任,也受到《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管制,最少三年是不能夠到中國大陸的。(圖:本報資料照) 從上述三個問題可以看出,管中閔與葉俊榮部長的狀況,完全無法類比,但到現在為止,管中閔完全沒有公開說明過這些疑問,事實上,只要他拿出證據對外說明,所有的疑問全部煙消雲散,台大也能快點有個校長,社會也不用因此陷入紛擾,偏偏就是管中閔的這個態度,躲在國民黨陣營的後面,放任政治力不斷的將單純的事情模糊化,而一干泛藍媒體各各如嗜血鯊魚般,發現葉俊榮部長好像也有去中國講學,彷彿溺水的人抓到一根繩般,不管是專題、獨家還是社論,立刻群起而攻之,令人看了不禁發噱,第四權的實踐者原來可以墮落至此,難道管中閔才是藍營的新共主嗎? 奉勸管中閔教授,早日出來對外說明上述的疑點,躲躲藏藏,實在不是個「爺們」! (作者為智庫研究員)
魏國浩 2018-04-11
管中閔案看似大學自治 實是國安問題!

管中閔案看似大學自治 實是國安問題!

     管中閔獲廈門大學推薦為「2017年長江學者講座教授」,論者指出,此計劃本身就是一個「人才掠奪計劃」,若管順利當選台大校長,恐讓台大的學術成果藉此關係成為中國的學術成果,管是否適任台大校長已經上升為國安問題。資料照片 魏國浩/智庫研究員 上周的台大校務會議,果不其然變成「挺管」與「反管」兩派的戰場,然而整體來看,校方與舊有國民黨體系的教授們,還是掌握了台大在整個事件上面的走向,至於反對管中閔上任的一派,除了利用道德上的議題做為反對管中閔成為台大校長的立論基礎外,似乎別無他法。 而國立大學的主管機關教育部,因為受限於大學法內法條尊重大學自治的規範,教育部也幾乎沒有施力點,故而這件事情最有可能的走向,就是教育部只能尊重台大校長遴選委員會的結論,讓管中閔正式上任。 但這並不是整件事情的結束,相反的,這才是爭議的開始。依照目前浮上檯面的各種訊息,我們可以歸納出,管中閔教授在過去十年間,除了有到廈門大學兼職,違反教育部規定,大學教授不得在外兼職的疑慮,同時由於管中閔教授曾在2014年至2015年擔任國發會主委,故而在卸任後三年,均受到《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中第九條規範,欲前往中國大陸,需由內政部會同國家安全局、法務部及行政院大陸委員會組成之審查會審查許可。 而管中閔教授到底有沒有違反這些規範,目前來看,除了北檢已經分案調查之外,管及台大方面,均無對外公開拿出證據澄清,導致整件事情淪為一起政治事件,但根據最新公布的訊息,管中閔教授獲得廈門大學推薦為「2017年長江學者講座教授」,而這一點,便非常有可能成為日後將「管校長」停職的關鍵。 長江學者是中國大陸為了厚植國內高等教育實力的一個計劃,1998年8月,中國大陸教育部和李嘉誠基金會共同啟動實施了「長江學者獎勵計劃」,其目標為:「落實科教興國戰略,延攬海內外中青年學界精英,培養造就高水平學科帶頭人,帶動國家重點建設學科趕超或保持國際先進水平」。 然而細究其獎勵辦法,第三條明定:「長江學者獎勵計劃支持高校聘任講座教授、特聘教授」;第四條也明白的寫著:「長江學者實行崗位聘任制。高等學校設置講座教授、特聘教授崗位,面向海內外公開招聘,經教育部組織專家評審通過後,由高等學校聘任後,實行合同管理」,換句話說,如果廈門大學要推薦管中閔教授為「長江學者」,其後續必然成為廈門大學的「講座教授」或是「特聘教授」,光就這一點,就已經徹底將台大人事處所稱「管中閔教授沒有違法兼職」的說詞給駁倒。 就算廈門大學後來發布聲明表示,管中閔教授在廈門大學不支薪,只授課,然而,在長江學者獎勵計劃中的第五章,清楚的寫著:「特聘教授每年獎金20萬人民幣,講座教授每人每月獎金3萬元人民幣。特聘教授獎金可做為年薪的一部分」,這也讓管中閔教授不支薪的說法,不攻自破。 但無論管中閔到底最後是「管教授」,還是「管校長」,最令人害怕的是,長江學者計劃基本上就是一個人才掠奪計劃,其獎勵計劃的第二十五條為:「長江學者在崗工作期間的科研成果按照國家有關知識產權法律、法規的規定執行」,雖然對中國大陸而言非常合理,但對台灣可就不妙了,如果管中閔教授最後順利成為台大校長,則由於他還有「長江學者」的身分,因此台灣第一學府的學術成果,很有可能藉由這樣的關係,變成了中國大陸的學術成果,這對於兩岸間目前發展失衡的狀況,更是雪上加霜。 故而管中閔案,看起來是大學自治的問題,實際上卻是台灣的國安問題,如果不將這些事實一一釐清,則最後台灣將徹底淪為中國大陸的學術附庸,有關單位實在不可不慎,而做為當事人的台灣大學,也不該一味的採取姑息的態度,廣大人民每日辛勤工作上繳的稅金,花在台大上面不知凡幾,而教育部與檢調也應該對此事詳細調查,勿枉勿縱,至於某些政黨跟風用政治語言企圖把此事抹成藍綠對決,則是十分不道德的舉措,實在令人搖頭嘆息。 最後,綜上來看,管中閔教授變成台大有史以來最短命的校長,這個機率恐怕不小,而台大人下一次的選擇是什麼,社會大眾都在看著,因為你們,是台灣社會整體的價值觀的領航者。
魏國浩 2018-03-27
民調有許多面向 過度解讀反而失去意義

民調有許多面向 過度解讀反而失去意義

  近日台灣民意基金會發表最新民調,其中關於總統蔡英文、閣揆賴清德的支持度消長,以及台灣人支持台獨與否的結果,引發討論。資料照片 魏國浩/智庫研究員 近日台灣民意基金會又發表了最新的民意調查結果,總的來看,在這份民調內,重點集中在兩個,分別為蔡英文總統與賴清德院長,民調支持度的差異,以及台灣人對於統獨的支持度變化。 而針對這兩個議題,以蔡英文總統與賴清德院長的民調變化來說,蔡總統的民意支持度依舊維持在三成左右,相對的,賴院長則有超過五成;另外,在支持台灣獨立的議題上,有大約四成左右的人表態支持台灣獨立,對照兩年前同樣的民調數據,下滑了一成。 以這樣的結果來說,台灣民意基金會給出的解釋是,蔡總統正陷入所謂的「二次執政」困境,很有可能會讓蔡總統的低檔民調變成一個慣性,相對來看,賴院長雖然自去年九月上任至今,民調曾受到《勞基法》修正的衝擊而下跌,然現在看來,賴院長已經從爭議中走出來,展現他的執政魄力。 不過這樣的解讀,從另一個角度來解讀,不得不說蔡總統當初讓賴院長北上組閣,還是一個相當正確的決定,怎麼說呢?蔡總統與賴院長,兩者的領導風格與經歷背景皆大不相同,而在政策的擬定,需要縝密的思考與計劃,但在政務的推行上,強勢的領導風格是必需的,這剛好反應出了蔡總統與賴院長,在特質上的互補。 因此,如果說民意調查的結果為真,則在現象的解讀上,不如說是蔡總統在決定賴院長組閣時,就早已預料到的。而一個執政團隊,總是需要海納百川,有各種不同特質的人才,但總歸來說,執政的結果,是整個團隊需要承擔,故而蔡賴之間的民調差異,也確實不必太過放大解讀。 再看另一個關於台灣人支持台灣獨立與否的問題,台灣民意基金會對於表態支持台灣獨立的支持度,在標榜台灣獨立的民進黨執政下,兩年內下滑了近一成的解讀,表示這是一個「巨大且離奇的轉變」。說「巨大」,是因為下滑的程度,代表著2、300萬人的支持移轉;說「離奇」,是因為主張台獨的民進黨執政期間發生了這樣一個巨大的現象。 然而,關於這樣的結果,台灣民意基金會的解讀,其實是沒有考量到,在台灣,支持獨立與否,以及對外表態與否,長期來看,與政黨偏好,甚至是外在事件,都有密切的關係,兩年前適逢民進黨剛剛勝選,支持者的熱情尚處於高點,自然是很熱衷於表達自己支持獨立的立場,而現在近四成的表態率,其實只是回歸到正常狀態而已。 如果參考在本次民調中,認為台灣未來是獨立、統一、維持現狀,何者較好的調查,也可以發現,認為台灣未來獨立較好的支持度,也是接近四成,不難看出,現在只不過是熱情消退後的正常反應罷了。 至於支持台灣獨立的人,到底移轉到了那裡,恐怕也只是躲了起來,否則,對於維持現狀與兩岸統一的支持度,應該有顯著的變化,但依照台灣民意基金會給出的數據,兩個選項,在這兩年間都還是維持一樣的水平,由此可見,針對這個議題,其實也不必過度擔憂,畢竟,假設這樣的結果為真,習近平應該非常開心,只要讓民進黨長期執政,台灣人支持獨立的比例終有一天會歸零,這豈非一大樂事? 事實上,數據是死的,解釋卻是活的,然而任何的調查,無非是希望徹底反應現實,並據此修正執政的方向,而執政團隊本就榮辱與共,比較誰的支持度高或低,其實意義也不大,另外,雖然中國大陸又推出了種種「惠台措施」,然而經過馬政府八年,台灣獨立早已是主流民意,否則,馬前總統「台獨總召」的稱號也不是叫假的,若有誰還認為兩岸統一在台灣還有市場,不是傻了就是別有用心。最後,無論民調的結果如何,還是讓我們捐棄成見,一起讓台灣這塊土地往正向前進吧!
魏國浩 2018-0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