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柏惟相關文章

固守台灣主權、支持民進黨總統候選人

固守台灣主權、支持民進黨總統候選人

4/12的『政經看民視』,我,陳柏惟本人,以政治參與者,也以一個觀察者身份,期望反應泛綠支持者,普遍焦慮不安的心情,與各方不同的意見。我一直認為,要溝通、要合作,必得對話,我期望能打開對話的門。但我也必須承認,這段節目出來的效果,的確不如我的預期,這是我本人仍須持續改進,得虛心接納各界對我的指教與意見。   我期望賴派能理解年輕人的心聲,賴派能彎下腰瞭解為什麼年輕人支持英,而英派能理解基層的意見,英派能回頭望見這群人的存在。不論是哪派,要能贏得民心,都得檢視自己的弱處,從而掌握真正的大眾脈動。不論是英派或賴派,找回過去支持的隊友和民眾,永遠比爭取國民黨票容易。而國民黨之說,只是想表達,現在外界敵視方是如此的觀感。   也請讓我還原我本來的初衷。 一直以來,我個人都秉持泛綠不能輸的理念,絕對不能讓國民黨拿回政權。我們最大的敵人一直都是中國。因深入政治活動,我很清楚小英總統的政績表現,也明白賴院長的民意基礎,因此我的論述,是在基進支持者為基礎的「排藍民調」,想跟雙方表達,現況的泛綠世界觀。   我希望能以對話找出台派大局的問題,和可能解決方式,我不認為泛綠有分裂的本錢!因此說明表態與延後初選可能造成的傷害與後果,而這個延後的決定,我也從未認為是哪一個候選人該負起的責任,也絕對不該是候選人的問題。我的發言造成不同聯想,我本人該承受,但若因此被拿去當藍營的子彈,我會非常懊悔,但起心動念沒有變,就是我們絕對沒有分裂的本錢!   今天造成許多人的誤解或傷害,只能在此致歉。但我真的希望,為了台灣的未來,一定要保留支持未來出線候選人的能量,千萬不要撕裂,不要互相傷害,我們的對手是中國,他們正開心愉快地看我們互相仇恨。我明白大家都各有委屈,各有不滿,但這不該是指責誰是戰犯的時刻,這是起身團結和中國對抗的時刻。我本人也會持續在線上與線下,盡力對話溝通。   而關於我本人意向,我不只是陳柏惟,也是基進的發言人,無法做出大家期望的直接表態。我的立場只有一個「固守台灣主權、支持民進黨總統候選人。」憂心的是,只要民進黨新聞多是內鬥;韓國瑜的新聞都是去哈佛哈哈、去賣菜拿訂單。一般人的印象,就此日以繼夜地被洗去。   我也要請兩邊支持者按耐一下。沈伯洋老師曾經說過:「俄羅斯的資訊戰,不是支持某個特定的候選人,而是在每個陣營見縫插針、搧風點火。激化對立、從中獲利。」   我們都會有心目中最好的候選人,但是當傷口撕裂,最後的贏家只有中國。   再次為我的發言可能造成的傷害,深深抱歉。但請不要放棄團結的可能,不要放棄彼此,我們只有一個台灣,莫忘台派初衷。
陳柏惟 2019-04-13
燈會不是商展、市政不是經營假新聞媒體

燈會不是商展、市政不是經營假新聞媒體

週日午夜前,屏東縣潘孟安縣長親自送走最後一車遊客後,今年的台灣燈會畫下句點,很多人說,今年的台灣燈會是史上最成功的一次,也已經有好幾篇深入專業的分析,解析今年燈會的眾多優點。我很推薦大家去看看,但講過的不再重複。 在我來看,燈會成功的原因很簡單,但是很明顯仍然有人、或說有縣市首長不懂,這些人,我們只好依據常識,稱呼他們為認知功能障礙者了。 2019 台灣燈會獲得優等的花燈。圖片來源:高雄好過日 臉書 心得如下: 燈會主角要有燈 顧名思義,燈會是以燈為核心,這可以是傳統的花燈,可以做各種造型變化,可以進階到結合科技和 3 度空間的光影呈現,不斷的在傳統上創新突破,但重點這還是燈節、不是廟會、不是夜市、不是選舉晚會。 所以如果有燈會最大的面積是小吃攤,其他只有幾座廠商贊助、學生製作的燈放在旁邊,這就叫做「流動攤販集中場」,不叫燈會,這道理應該幼稚園學童也知道吧。 如果本來是燈會,後來變成攤販集中場,久而久之,燈會的傳統和觀光價值就滅亡了,我家旁邊每週一都有商展,每天都能去逛其他夜市,那我幹嘛沒事跑去? 外國觀光客幹嘛來看到處都有的攤販集中場? 今年屏東台灣燈會的燈王,跟金銀河夜市有天壤之別。圖片來源:高雄好過日 臉書 大型活動要妥善規劃 屏東 2017 年就爭取承辦 2018 年台灣燈會,結果不成,只爭取到 2019 年的舉辦權。也就是說,從 2017 年 7 月底起,屏東用了約一年半的時間來籌辦,且場地一開始就鎖定大鵬灣。 英特爾無人機表演,從 2018 年 4 月一路開始洽談;主燈和燈區規劃,也都是 2018 年上半年就開始進行,2018 年 10 月 22 日開工,才能把 38 公頃的燈區佈置完整。 山豬和生命樹。圖片來源:高雄好過日 原本,潘縣長擔心 2018 年底選舉,會影響上萬名志工的招募培訓,但最後在屏東鄉親對家鄉的高度認同下,也都順利完成,這也是提前好幾個月就要敲定的。 如果,屏東上次選舉結果不一樣,政黨輪替後新縣長大筆一揮,說大鵬灣不有名,我要廢棄原有規劃,移師墾丁舉辦燈會,改名叫金銀沙灘燈會,原本的場地造景都不要了,請問台灣燈會可能辦得好嗎? 高雄金銀河燈會其中一角。圖片來源:打馬悍將粉絲團 政治人物要對施政負責隨時檢討 在燈會期間,因為人潮太多,每天 12 點遊客離場後,縣府團隊都要熬夜修正隔天的疏運動線計畫,並且透過 app 和各種媒體即時發布,壓力之大可想而知。而潘縣長,更因為疏運不及,公開向大眾致歉,並且在之後的三天,立即改善了現場交通。 反之,如果燈會期間出現任何狀況,市長是請假睡覺,寫公出但其實是蹺班,局長是怒嗆網友「罷免我啊」。這種施政態度,有可能把活動或其他政務做好嗎? 花錢要有永續效益 過去台灣燈會或地方燈會,常常被批評為大拜拜慶典式活動,結束後沒留下什麼。 然而也有例外,其中之一就是大家熟悉的家鄉高雄,2001 年台灣燈會首次移師高雄舉辦,興建主燈鰲躍龍翔,就成為愛河重要地標,往後燈會常常出場。更重要的是,愛河整治與景觀美化後打開知名度,重振觀光名聲,帶動觀光客人數大增,也陸續增加了遊河等沿線玩法。 今年台灣燈會,主燈考慮「十二生肖」容易失去時效性,改採當地特色的「黑鮪魚」以利保存,副燈也考慮永久保存採取堅固的 FRP 材質,而非過去的布面材質。而首次辦在屏東,也吸引許多遊客首次光臨大鵬灣,對潟湖美景留下印象,燈會結束後,海上公路航線也立即增班加密,串連小琉球,未來大鵬灣的觀光仍大有可為。 而如果只是辦了一場夜市,大家吃吃喝喝一哄而散,人再多又有什麼永續效益呢? 主燈以黑鮪魚為造型。圖片來源:高雄好過日 臉書 你不可能永遠愚弄所有人 政治本來原則很簡單,行政首長率領行政團隊,把該做的事做好,提出可行政策認真兌現;代議士認真監督施政,把關預算,也提出法案和政策建議。 有些政見,一聽就是豪洨,當選後跳票就該負政治責任,不是叫選民不要期望太高。施政出包,首長概括承受,就該低頭道歉立刻改善,不是說這是小問題怒嗆選民。 台灣燈會飛機展望台塞滿人群。圖片來源:高雄好過日 臉書 更重要的是,經營市政不是經營假新聞媒體,完全不需要認真做事,只需要把假的說成真的,市政不會變好,長久累積只會拉市民下地獄陪葬。 亞伯拉罕.林肯曾說:「你可於短期內愚弄所有人,你甚至可以永遠愚弄某些人,但你不可能永遠愚弄所有人」林肯說得對,但是台灣有一點不一樣,短期內愚弄所有人,你就選上了,而且,不久後的未來有可能再也不用選舉了。 屏東縣長不過是在燈會施政上,做到了政治人物的基本功,就讓大家看到了天壤之別的差異。但就算這樣,各種扭曲的媒體報導仍然 24 小時播放,讓我仍然對台灣的未來惶惶不安。 只能相信,好的價值仍會被看見,無論如何大家一起努力! 原文出自高雄好過日臉書,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相關報導: 燈會受好評 潘孟安:庄腳囝仔埋頭苦幹終被看見(2019/03/04) 台灣燈會人與燈一樣美 讓屏東人驕傲(2019/03/03) 台灣燈會單日人數 182 萬人再創新高!3 日迎壓軸閉幕(2019/03/02) 單日 169 萬人入園!東京迪士尼的 20 倍 史上最強屏東燈會如何創奇蹟?(2019/03/02)
陳柏惟 2019-03-06
看看屏東是怎樣發大財的

看看屏東是怎樣發大財的

  #看看屏東是怎樣發大財的 #我屏東我驕傲 文:3Q 陳柏惟 昨天去了趟台灣燈會大鵬灣燈區,人潮再破紀錄達182萬人次,感覺高雄人和攤販也全部都跑來了,高雄沒發大財,屏東先發一波! 這次燈會最令人感動的,不是燈多美、表演多有質感,而是屏東全縣團結想把燈會辦好的氣氛。這樣的氣氛,18年前台灣燈會第一次在高雄登場時感受得到;10年前高雄燈會人數結合捷運疏運、環港煙火,單屆衝破800萬的時候感受得到;然而,今年除了攤商叫賣的口號外,那種很想要把高雄的美介紹出去的市民共識,已經非常稀薄了。 到底燈會能帶來多大的效應呢? 2016年,桃園燈會號稱產值達150億,參觀人次2050萬。這樣的參觀人數,過去一直被質疑。從去年嘉義台灣燈會開始,主辦單位和中華電信合作,透過手機訊號定位,乘以中華電信市佔率權重去估算人次,讓參加人次能準確被掌握,也不會重複計算,讓人次估計可信度大增。因此,去年的1007萬人次,和今年到昨天為止的1190萬人次,大概都沒什麼問題。反而像高雄金銀河夜市前後矛盾的數據,才令人懷疑。 原本,屏東對台北天龍觀點來看,是交通不便的偏遠地方,因此今年燈會開幕前,評估參觀人數800-1000萬人,觀光產值是比去年少的100億。沒想到尚未結束人數已遠超千萬人,觀光效益也可能更高! 就拿攤商來說,現場幾乎每攤攤位都得排隊才能買到,位置較佳的攤位燈會期間營業額破200萬,幾乎是工作半個月抵全年的意思(有網友提出例外那攤我們就不多提了)。 連立場偏頗的聯合重工udn新聞,都不得不報導: 「這幾天連續假日,手根本沒停過,業績加倍成長」;還有東港、小琉球及恆春半島也相繼感受到燈會威力,228連假的前兩天幾乎是一房難求,「人潮幾乎就要滿出來了」。 在縣府和縣民的通力合作下,屏東這次真的發大財,確實令我這個「元.高雄人」非常佩服也羨慕。 #我高雄人我慚愧 然而,另一方面,我們也看到大鵬灣觀光的潛力,大鵬灣廣大的海陸空間,結合賽車場、水上活動、休閒飯店,其實有非常大的發展潛力。在前瞻計畫中,連通大鵬灣到東港的軌道運輸一但建成,透過穩定的交通服務,吸引更多投資,將能帶進更多遊客,讓屏東發大財。 一列電聯車,可以載運30-40台以上的遊覽車客群,運量更高,不受塞車影響,服務更穩定,從這次燈會疏運就可看出軌道運輸的重要。但正是某陣營,長年阻擋前瞻計畫、反對交通發展。誰想讓台灣發大財,誰阻礙台灣的觀光與經濟發展,從一場燈會,其實也可以分辨出來了!
陳柏惟 2019-03-04
從日本時代到「十大建設」,臺灣鐵路是如何蓋成的?

從日本時代到「十大建設」,臺灣鐵路是如何蓋成的?

最近臉書上流傳一段傳說:「十大建設只有核電廠跟國道一號是新蓋的,其他八大都是日本時代就蓋好了放著 30 年才整理一下,剪綵當成他們做的。」 這句話有沒有道理呢?我先吊個胃口,慢慢來跟大家談談所謂的「十大建設」從何而來,中間又有怎樣的玄機。 「今天不做,明天就後悔」這句蔣經國的名言,幾乎被奉為「先知的教誨」一樣廣為流傳。但在十大建設推出的 1973 年,在臺灣的中國國民黨政府,比較擔心的應該是還有沒有明天。 1969 年 9 月 16 日,蔣介石在陽明山車禍重傷後,胸腔遭撞擊從此元氣大傷,大多臥病在床。蔣經國加速接班。然而,國際情勢卻讓中國國民黨感受越來越大的壓力,1971 年,多次拒絕雙重代表、自找死路的「中華民國」終於退出聯合國;1973 年 10 月,全球發生第一次石油危機,造成全球經濟不景氣,臺灣也陷入經濟危機。 當時任行政院長,也是中國國民黨政權實質行政首腦的蔣經國,為了提振經濟,在 11 月 12 日中國國民黨四中全會,發表 5 年內將完成「九項國家重要建設」。 疑,十項建設怎麼少了一項? 原來,當時的九大建設,並不包含已經動工的核電廠在內。但其實大部份的建設,例如中船、中鋼、中油、鐵路電氣化、機場、臺中港等,均已計畫多年,十大建設可以說是以類似「前瞻基礎建設計畫」方式加速推動,而非全然創新。 1974 年 10 月 31 日起發行的「九項建設」郵票。(Source:作者提供) 不過蔣經國在黨大會上慷慨宣言,下面的官員們卻是膽戰心驚。財政部長李國鼎在口述歷史中,自述事前對「十大建設」一無所知,雖然後來全力配合籌款,但在也以「好大喜功」、「歪打正著」形容這種公共建設。 誠然,蔣經國在經濟危機時,加碼舉債投資基礎建設來緩解經濟壓力的方式,不過是「擴大內需」凱恩斯經濟學的延伸。但同樣的政策,在使用獨裁的方式決策下,某個政黨歌頌為英明聖武;但爾後用民主方式決策時,同一個政黨則是罵成債留子孫,一無是處。 不過,不論殖民或獨裁,要評價都不能用扁平化的單純好壞來帶過。我們還是先平心靜氣下來,一一看這十大建設的內容吧。 在十大建設中,有五項和高雄沾得上邊,包含三大重工事業中油、中船、中鋼,以及兩項貫穿全臺的交通動脈鐵路電氣化和高速公路。說來話長,今天我們從源頭最古老的一項:鐵路電氣化說起。 晚了一甲子的臺灣鐵路電氣化 1979 年 6 月 26 日鐵路電氣化全線完工,同年7月1日全線電氣化啟用。(Source:作者提供) 縱貫鐵路電氣化的討論出現的非常早,早在 1908 年全線通車時,就已經有輿論提到。當時,鐵路電氣化的技術已經實現將近 30 年,日本也已有京都等地行駛路面電車,一般鐵道也有甲武鐵道已完成電氣化,並正準備推行幹線鐵道電氣化的工程,技術已經不成問題。 而當時日本殖民政府在全臺有築港、灌溉、鐵道等十六年計畫之大事業,加上臺灣發展水力發電如日月潭電廠,足夠供應全臺鐵道電氣化之能源所需,因此多有時論認為應該從部分電氣化開始實行,臺北到基隆、臺北到淡水、打狗到臺南以及臺中到苗栗區間都曾被提及。 然而,最大的障礙還是經費。 昭和初年,曾經估計過臺灣鐵道全部電氣化的經費大概需要 2700 萬元左右,幾乎是總督府年度預算一半。其中,一臺電氣機關車造價約是蒸汽機關車五倍,且鐵道部擔心若天然災害時全臺輸電網被破壞,應變困難。1924 年鐵道部速水技師就在日日新報上撰文表示「本島鐵道之電化,前途尚屬遼遠」可見,官方對於電氣化疑慮仍多。 1930 年代,鐵道部先行引進機動化、不需大型機車頭的汽油機動車,在全臺各地開行載客服務。這種可以單節行駛、加速度快、速度最快達每小時 80 公里、又沒有油煙的火車頗受歡迎,因此總督府有進一步引入柴電車組(DEMU)取代蒸汽火車的計畫。此種從蒸汽–燃油–再到電氣化的發展,和臺灣戰後的狀況其實已相符。但因 1930 年代末日本進入戰時體制,且石油取得日漸困難,因而柴電化有沒有繼續推行,而在太平洋戰爭時期,縱貫鐵路更被美軍的戰略轟炸破壞個嚴重,需要一段時間復原。 戰後,在國民政府殖民時期之下,臺鐵技術的後援從日本變成美國,1960 年代,利用美援更新車輛與提升路線等級,同時也推動柴油化,相當於完成了 1930 年代日本因戰爭未完成的計畫。 但在經濟快速成長下,因蒸汽、柴油機關車動力輸出不足、數量也不夠,造成嚴重誤點等服務能力低落現象,因此在 1973 年起,以邊營運邊施工方式,在 6 年內完成縱貫鐵路全程電氣化工程,直到 1979 年全線完工。 1980 年發行的 10 項建設郵票,此時工程均已完成,因此郵票呈現的圖面也接近現實。(Source:作者提供) 臺鐵電氣化了還是臺鐵 電氣化完工後,臺鐵陸續引入美國奇異公司 E200 型、E300 型電力機車以及 EMU-100 等新列車組,成了筆者從小到大對臺鐵的主要回憶。然而,1980 年代臺鐵多次重大事故,以及電氣化後仍未改善並每況愈下的服務水準,讓臺鐵在城際與通勤客運均逐漸被公路運輸所取代,貨運也在公路普及下節節敗退,讓臺鐵虧損日益增加,陷入了軌道運輸的黑暗時期。 當時在國土軌道規劃中,中央政府僅重視臺鐵「南北大動脈客貨運」角色,而未充分掌握快速城市化下,不同國土層級的運輸需求,因而不論產業支線或市郊支線均只能廢線,僅淡水與北投線原路廊改建為捷運,較早廢線的新店線則在旁興建平行捷運路線,和日本朝向通勤鐵路捷運化、立體化的原地升級、直通運轉概念大不同。兩國鐵道發展對比下,顯然是目光短淺了。 好啦,這一項建設,似乎符合了中國殖民政府只是承襲日本殖民政府規劃的說法,那麼其他的建設是否也是如此? 還是會有新突破呢? 想必大家看到這邊已經頭昏眼花,那麼早點睡覺,我們明天見! 三民惟新 陳柏惟
陳柏惟 2018-12-05
彭蔭剛廣告與東奧正名

彭蔭剛廣告與東奧正名

中國航運董事長彭蔭剛在報紙刊登廣告,對陸委會出訪美國,提出「我大中國有五千年歷史,有足夠的智慧解決家務事」,把中國與台灣混為一談,還把美國目前諸多友台、保台政策說成「是蓄意挑起台灣與大陸間的戰爭」,甚至說自己是住在台北市的中國公民。這些話語讓我們深刻體認到轉型正義仍遠在天邊,更可惡的是這樣政商關係發達的人士,仍掌握了相當的話語權,企圖影響台海現況,並將台灣奉送給中國。 太陽花運動之後,我們雖然看到了台灣公民意識越來越強,但仍然不能輕忽「大中國」意識對台灣的傷害。尤其國民黨因在野獲得喘息,不須一直被監督,而民進黨則因執政包袱導致聲勢下滑,現在又加上無黨籍的柯文哲與林義豐南北興浪,還有像彭蔭剛、新黨、統促黨等統派組織,無所不用其極的要把台灣綁回中國,我們必須慎重地說,身為台灣人,絕對一刻都不能鬆懈!至於自認是住在台北市的中國公民,就請回中國去吧。 由紀政女士發起的「東京奧運正名運動」,就是可從國際體育賽事中先一步切斷與中國連結的重要契機,就像這次獲得世足亞軍的克羅埃西亞一樣,優異的表現成功贏得國際社會的掌聲。我們想像,如果「中華台北」也在國際賽事上表現亮麗,則國際人士也只因此認識中國或台北,無助於台灣的國際地位,也沒有辦法提升台灣聲譽。因此筆者極力建議民進黨政府,應積極協助推動東奧正名,讓此公投案能順利完成,不要讓支持者覺得過去堅持台灣意識的民進黨,執政之後就忘了初衷,讓人心寒! (作者為基進黨高雄黨部主委、電影製片)
陳柏惟 2018-0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