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曉輝相關文章

Krugman說謊成性,連自己都騙?

Krugman說謊成性,連自己都騙?

12/01/2020 Tuesday 紐約時報的經濟專欄作家Paul Krugman 昨天在他們的報紙上撰文,指責川普及他的支持者似乎永遠都不會接受拜登當選總統,他說「(拜登)將會是美國現代史上,第一個面對反對者不接受他的合法性的總統,…民主黨從來都沒有說過川普是不合法的總統,只是說他無能,危險…。」 他是老年癡呆,還是說謊成性,連自己都騙了?從一開始,希拉裡就說川普是不合法illegitimate總統,川普的就職典禮有七十多位參眾議員拒絕參加,理由也是說他不是合法總統。Fox News也立即找出不下十位民主黨人在電視上說川普是非法總統。整個通俄調查就是要證明他是靠俄羅斯幫忙當選的非法總統。Krugman居然說得出口? 這還是一位得過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得獎人說的話。事實是,他們說的話沒有一句真實。川普當選後,Krugman第一時間發表長文預言,在川普治理下美國將帶領全球陷入經濟蕭條。結果呢,在他執政的前三年,(直到新冠肺炎)美國的經濟成長是二十多年最穩健,失業率(包括黑人)都是六十年來最低。他有道歉嗎? 而在拜登被媒體宣布當選後,Krugman又發表評論,預言在拜登治理下將會有一次經濟蓬勃發展期Biden Boom,他說:「依著目前疫苗的發展,明年疫情就會受控制,因此可以打賭經濟會強勢回頭。」「因為疫情的萎縮,很多人減少負債,屆時需求會增加…流動資產會因此增加。」 這明顯是他的期望,但是基於他在2016年的預言,他的預言有多少可信度?這樣的人居然能算是經濟學家。
袁曉輝 2020-12-02
巴爾證實任命杜倫為特別檢察官

巴爾證實任命杜倫為特別檢察官

12/01/2020 Tuesday 美聯社今天刊出一則新聞,立即成為各大媒體的頭條,說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說,司法部沒有找到任何「廣泛選舉舞弊」的證據,各媒體的標題都暗示,司法部長說的是已成定局。 事實是,巴爾說的是「到目前為止」,之後司法部就發表聲明,司法部並未結束調查,事實是,仍然在就各項指控進行調查中。只是到目前沒有發現足以影響選舉結果的證據。聲明中並指:「一些媒體不正確的報導司法部已經結束對選舉舞弊的調查,並宣布沒有舞弊證據。這也不是美聯社的報導內容。司法部會繼續接納各項指控並盡可能調查。」 看司法部長的說話,似乎是舞弊是存在,只是不夠廣泛,不足以影響選舉結果。難道說那些宣誓證人的話都不足採信?今天威斯康辛州又舉行聽證,又有多名證人親身作證。前前後後我們已經聽到幾十萬張選票被違法的由信封中取出,或是凌晨三四點鐘突然接到十幾萬張來路不明的選票,在司法程序來說,這些都是鐵一般的「證據」。但是據川普的律師團隊說,司法部到現在沒有傳訊(訪問)任何一位他們的證人,或是去接觸任何一部他們說的有問題的點算機(電腦)。 另外據Fox News報導,巴爾已經在十月19日(大選前兩周) 任命杜倫John Durham 為特別檢察官Special Counsel,調查有關川普通俄調查是否存在不法行為。這是極大新聞,就像三年前穆勒調查的任命一樣,但是媒體淡然處之。 巴爾是在今日向參議院司法委員會發出的一封信中,揭露這項任命。 其實杜倫在去年五月已經被巴爾任命調查「通俄調查」的違法行為,我這裡寫過很多次,但是相關的報告一直沒有出爐,中間只是起訴了FBI一名律師,他更改一份CIA的電郵內容,目的是申請情報法院FISA批准,竊聽川普身邊的一位顧問Carter Page。之後就沒了下文。(據巴爾在今日的信中解釋,是因為新冠肺炎,他們的各項傳訊行動受阻,所以拖延了。)川普總統曾經表示非常失望,因為如果拜登上台,這調查必然不了了之,現在杜倫被任命為獨立檢察官,有無限的經費及時間,(就像穆勒一樣),而且拜登不可以開除他。 但是我們都知道目前華盛頓的政治環境和氣氛,換了政府之後,杜倫還敢有做為嗎?最多可能像前不久的IG Report一樣,發表個報告,輕描淡寫過去了。何況作為獨立檢察官,他的任務是在調查後向司法部長提出報告,未來的司法部長極可能是拜登任命,這樣說,這份報告豈不是百分百石沉大海?甚至被司法部長修改。 「通俄調查」可能是美國歷史上最嚴重的一次,動用司法警察機構要拉下一位民選總統的事件,等於是政變,任何懂得美國憲法,或是只要稍微懂得美國司法精神的人,知道內情後都應當揭竿而起。但是我發現多數人寧願被媒體蒙蔽,多數人漠不關心。
袁曉輝 2020-12-02
媒體製造的大環境控制

媒體製造的大環境控制

11/30/2020 Monday 川普的法律訴訟不斷的遭遇挫折,超過30個地方法庭駁回了他的訴訟。至於各地方州議會,進展也不順利。密西根重新點票也肯定了拜登領先,(雖然他們不過是將所有合法及不合法的選票全部再點一次,)而該州州議會參眾兩院都是共和黨控制,川普在感恩節前召兩院領袖去白宮談過,雙方毫無溝通。今天川普又在推特上攻擊喬治亞州的共和黨州長坎普Brian Kemp,指責他沒有掌握自己的權利,核對選票上的簽名,是懦弱。因為該州內政廳長(也是共和黨)說,核對選票及信封上的簽名是不可能,坎普就算了,所以也是將原來的選票再點算一次。川普團隊再次強調,這樣的重點毫無意義。他還說,虧我當初大力幫他助選。 現在明顯是,川普團隊獨立面對美國的法院,地方政府,媒體,民主黨。…還不要說FBI跟司法部。 川普昨天接受Fox的Maria rtiromo訪問時被問到,FBI以及司法部面對這樣嚴重的選舉舞弊指控,在做甚麼?他似乎很痛心的說,他們似乎消失了。他說,他有問過,但對方都說「在查look into it」,之後就沒有下文,他說:「你會以為這是最重要的事件,但是他們在哪裡?什麼也沒見到。他們似乎在等下一任總統上台。」(依我說,好像是在等他這條船沉下去)。這就是我以前說過的「顧全大局的思維」,deep state的大環境。極大多數的人掉進去就被染色了。 說起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他一年多前剛上台時可能是最強硬的鷹派,一開頭就說奧巴馬政府spy on 監聽(竊聽)川普團隊,當時還引起所有媒體攻擊,要彈劾他,他毫無所動,後來任命了兩組人調查「穆勒小組前後調查川普的行動」是否非法。所謂的「調查調查者」,但其中之一提出的報告(IG Report),聲明這調查行動犯了17項大錯,卻說他們出發點沒有惡意,敷衍過去。而另一份被認為有起訴權力的調查(John Durham 杜倫調查)卻遲遲都不出現,直到十月時巴爾突然宣布,大選前都不會公布。如果拜登真的上台,你說這報告還會有見天日的機會嗎?現在面對選舉舞弊的各種指控,兩百多證人的宣誓證詞,他做為司法部長卻沉默不語? 這就是顧全大局的思維,沒有人願意在一片湖水中丟一個石子,換言之,過去四年川普被整肅的極大陰謀(盡管證據確鑿)就這樣被掩埋了。 但我認為關鍵還是在於媒體製造的整個大環境的控制,就像昨日的川普訪問,這是大選後三個多星期他的第一個訪問,各媒體全部是從那訪問中挑幾句話冷嘲熱諷。見到一些媒體的標題是這樣寫的:川普的瘋狂訪問crazy interview,使Bartiromo成為爭論中心;川普的(訪問者)給予同情的耳朵,沒有問他真正的問題;…他們有對比媒體跟拜登做訪問時的友善態度嗎?相對的,川普所提出的任何疑問他們都沒有興趣追問。 而上面這些標題我都是在Drudge Report網頁上見到的,(其中一個標題是:大選時拜登的低調競選方式,是偉大的策略mastermind。)這個網頁過去我提過多次,Matt Drudge是一個在家裡地下室創造出這個網頁的「書呆子」型人物nerd,最初二十年都是保守派,但是一年前突然轉肽,變成百分百的自由派,到目前沒有人知道原因。這只反影出一個現實,你到了權力中心就無可避免地要「融入」。 記得CNN的創始人Ted Turner在八十年代也是保守派,後來CNN變大了,他也轉彎了。這樣的例子層出不窮,FBI前任局長康米James Comey,穆勒調查小組的穆勒Robert Mieller不也是共和黨嗎?之後卻參加全力打倒川普的行動。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是共和黨總統(小布希)任命的保守派,現在已經跟自由派靠在一起。如果巴爾也變節,那就沒有一個人是保險的。 川普好像是一個人獨立對付全世界人的唐吉軻德。現在好的是他還有(多數)參眾兩院共和黨人的支持,就看這些人可以撐多久了。
袁曉輝 2020-12-01
川普還有多少機會

川普還有多少機會

11/29/2020 Sunday 川普今天接受了大選後第一次的專訪,他是在Fox News的女主持Maria Bartiromo的節目中接受大約五十分鐘的訪問,他不是法律界人,沒有提供太多的法律上證據方面的資訊,但是他有幾句話讓人驚訝。他說,到目前為止,(這樣多法庭拒絕了他的訴訟)是因為法官不接受他的證據。就是說,法院根本不願意「聽」他的團隊提出的證據,就拒絕了。理由是:這些證據沒有standing,據我這個外行人聽起來,就是沒有審視證據之前,就說:你的證據站不住腳。 他說:即使我們要呈現證據,對方都拒絕。他還說,有些法官的理由是,這些證據代表的票數不足以推翻選舉結果…。這些都是非常奇怪的事。公平公開選舉可能是民主制度中最重要的一環,居然不願意審視這些證據,或是說「票數不足」就拒絕接納,要蒙混過去? 自從大選以來,我們見到美國的媒體全面封鎖川普律師團隊的記者會,聽證會,現在每一個法院也都全面封鎖。川普今天承認,他或者只能有最後一條路,就是向最高法院上訴。但是最高法院可靠嗎?首席大法官John Roberts已經完全變節了,他在大選前兩個月做的一次裁決,(讓賓州可以在大選後繼續接受選票及點算),已經是為選舉舞弊打開大門。由他領導的最高法院還會公平裁決嗎?何況民主黨公開表示會改組最高法院,如果最高法院這一次站出來,就是給了民主黨一個藉口這樣做。 說到這次大選的舞弊證據,幾乎罄竹難書,最近保守派網上雜誌The Federalist從另一個角度分析,拜登沒有理由得到將近八千萬張選票,這是間接證據證明舞弊。首先,他們說,拜登沒有理由比奧巴馬在2012年競選連任時還多一千五百萬張選票。這是確實的。要知道,拜登從來都不是民主黨內受歡迎的人物。記得他在民主黨初選時,他連桑德斯Bernie Sanders都打不過,記得那時候民主黨內部大恐慌,連彭博Mike Bloomberg都被拉出來對抗桑德斯嗎?他怎麼可能比奧巴馬還多出那樣多選票? 還有初選時,拜登在每一個州的得票數字都低於2016年希拉里的得票數字,但是在2020年大選得票,卻高於希拉里。不僅如此,初選時,連川普在共和黨內的得票都高過他,但是對比這些州,拜登的票數卻會高過川普?(川普幾乎是在無對手情況下參加初選,他的得票數字都高過拜登。) 過去五十年,沒有一個總統在競選連任時票數增加而落選的,川普不僅票數增加,而且增加票數超過一千萬張之多,更是不可能輸。(過去總統競選連任,如果初選票數超過75%都會贏,而川普初選時的票數高達95%。) 此外,川普在黑人選民,拉丁族裔中的選票都大幅提高,表示拜登在這些族群中的選票比例上減少了,難道白人選民大幅的轉向拜登? 這個分析還說,拜登輸了所有被認為是重要的「指引州」Bellwether,包括佛羅里達,俄亥俄州,這些都是過去將近一個世紀被認為代表州,總統候選人必須贏的州,他不僅以大比數輸了這些州,還輸了其他將近20個「指引郡」,卻可以贏得大選。該文引用華爾街日報,及大紀元的分析說,美國有19個郡過去40年都是選出贏家的郡,而這一次川普贏了其中18個郡,而且贏面平均都在15%以上。其他次級的指引郡,川普也贏了其中58個中的51個。而且都在15%左右,而拜登贏的那些少數的郡,他都贏不到5%。 另外,如上面所說,拜登在各郡縣得票數都低於川普,他的得票數也低於希拉里在2016年的票數,唯獨在我們這幾天常聽說的關鍵縣市大幅領先:費城,底特律,密爾瓦基,也是川普團隊發現舞弊最嚴重的地區。 這些縣市都是民主黨長年把持,而且一再傳出臨大選時修改選舉法律規章,大量寄出郵寄選票的地區。一些地區寄出的選票及收到的選票,甚至多過登記選民人數。 (這裡我要引證川普團隊一個證人提出的例子,在賓州費城所在的其中一個郡,郵寄出180萬張選票,但點算出來將近250萬張選票,也就是多出將近70萬張選票,無法解釋。該州內政廳將這數字放在網頁,經過川普團隊指出後,三天前抽回那250萬的數字,經過詢問也沒有解釋。) 最奇妙的是,這次大選,民主黨在眾議員方面輸了十幾席,參議院方面,盡管共和黨有23名參議員改選,民主黨只有12人,共和黨到現在還是把持了多數。更不要說共和黨在州議會及州政府方面都大贏,而同樣的選民卻會給拜登更多票數? 大選之前,各大媒體都說會有一股blue wave,並指民主黨會在參眾議院都大有斬獲,後果是相反,這只證明更多共和黨人參加了投票。難道說那些選出共和黨參眾議員,及州議員的選民都支持拜登去了?何況今天川普在共和黨內是最受歡迎人物,支持率超過九成。這樣的說法更講不過去。 最近不少華人朋友轉發很多資訊給我,都樂觀相信川普的團隊最終會勝出,就因為他們見到多數是網上媒體的報導,而且多數是保守派的報導,例如Newsmax,OANN,甚至大紀元等,但是這些到目前都屬於少數聲音,而所有主流,包括Fox News裡面都有人轉胎了,我不知道川普還有多少機會。總之,今天在美國不是鬥真理,鬥事實,而是鬥狠,鬥臉皮厚,鬥不講理。
袁曉輝 2020-11-30
這一群人的狂妄自大,溢於言表

這一群人的狂妄自大,溢於言表

  川普昨日的記者會中,再度遭到記者不友善,不禮貌的質詢,事後一位CNN的女記者Kaitlan Collins在推特上恭賀自己及同行做得好。 她在推特上放了一張各媒體跑白宮新聞記者的合照,旁白是:這(一群)迫使川普在三個星期來第一次回答問題。(我)很高興屬於這一份子。感恩節快樂。 這一個推特引來保守派媒體的諷刺跟反彈,有人回帖說:不幸,這些媒體沒有逼使拜登回答問題。 奧巴馬總統任內最長有六個月沒有召開記者會,當時沒有一個媒體抗議。拜登在大選前大選後,好幾個月不回答記者問題,即使開記者會,也是事先挑選五個記者,只讓他們問話。在亨特拜登電腦出現後,他完全迴避記者,記者也配合得很好。 川普可能是所有總統中最經常回答記者問題的了,大選前每天都一兩次以上回答記者問題。只是大選後沒有舉行記者會,他們就氣成這樣。 這一群人的狂妄自大,溢於言表。
袁曉輝 2020-11-28
川普記者會:相信自己最終會贏

川普記者會:相信自己最終會贏

11/26/2020 川普今晚開了大選後第一個接受記者問話的記者會,他很有信心地宣稱:時間對我們有利,情勢對我們有利。所以他相信自己最終會贏,所以還不會認輸。他認為自己在賓夕凡尼亞州,密西根,喬治亞州都有很大的翻盤機會。 川普說,由目前到一月20號,將有很多事情發生。他後來說,一方面是經由法院,一方面是經由(各州的)議會。 川普說的應當是昨天朱利安尼在賓州的聽證會說的,將經由州議會聽證,暫停宣布選舉結果。過去說過,選舉法規定,州議會才是制定選舉規則的機構,不是州政府,而這次幾個州的民主黨政府在選舉前多次越過州議會,制定新的法規,都是違法行為。而這次有爭論的六個州中,有三個州的議會是共和黨主持,現在這三個州:賓州,亞利桑那,及密西根都同意就選舉舞弊舉行聽證。如果證據充分,州議會就應當有後續行動。昨天在賓州的證人之一,提出了有幾十萬張的選票來路不明,有的是由不知名的(不屬於工作人員)帶進來的大量USB下載,這些USB未經登記,之後有47個USB不見了,目前無法查證。另外他見到六七萬未拆封的郵寄選票,但在12萬郵寄選票點完之後,那七萬張選票消失,後來沒有下落。他要查對紀錄,卻發現沒有地方可以查對。照理說,所有選票都必須登記,以便事後查對。另外在Delaware郡,至少有十萬張選票無法查對來源。 這些「錯誤」聽來都很嚴重。而且這只是其中一人的證詞,而目前川普團隊這樣的證人有約250人。 另外川普說的法院爭取,是指的律師之一Sidney Powell向密西根,及喬治亞州提出的訴訟,訴訟內容包括Dominion軟件,自動將川普的票給了拜登,或是將核對簽名的機制關閉,或是投票給川普的選票「退票」率高出拜登的選票等等。 但是記者都不當川普說的這些一回事,沒有一個問題是針對舞弊的,所有的問題都是:如果各州宣布是拜登當選,你會認輸讓位嗎?你在一月20日會離開白宮嗎?你會不會出席拜登的就職典禮?2024年你會再選嗎? 於是所有報紙標題都是:川普說要讓他認輸很難。(其實他這句話是:因為我沒有輸,所以很難要我認輸。) 對於記者的不尊重,今天川普很強硬的對一個記者說:「你不能這樣對我說話,我還是美國總統,你永遠不要這樣態度對總統說話。」他這話說得太好了,他一早就應當這樣對待記者。不要跟他們吵,而應該教訓他們。 他說,電腦的「錯誤」不應當是錯誤glitch,因為全部都是他的選票變成對方,而且都是在被捉到之後才承認,那是作弊。 川普在記者會透露,他會在下星期六到喬治亞州開群眾大會。結果事後我見到主媒的標題全部是一樣的:憤怒的川普Angry Trump說要在12月五日在(喬治亞州)開群眾大會,為兩位共和黨人助選參議員席位…其實我在記者會沒有見到川普發怒,他今天表現得非常好,憤怒的是那些記者。 說到喬治亞州的參議員選舉,民主黨又已經開始作弊了,他們的選舉負責人Stacey Abrams宣稱,已經寄出75萬張缺席選票。其實這些都是他們harvest來的選票,選舉不是應當在選舉日選民自己去投票嗎?為什麼都變成政黨工作人員的工作呢?
袁曉輝 2020-11-27
最高法院裁決不能對教堂設限人數

最高法院裁決不能對教堂設限人數

11/26/2020 美國最高法院昨晚以5-4通過裁決,說紐約州長康莫Andrew Cuomo不能對教堂的信眾人數設限。 康莫在十月初下令,鑒於新冠肺炎情況仍然嚴峻,將紐約州分成紅橘黃等三個區,位於紅區內的教堂(及寺廟),最多只能坐滿25%,或是最多十人,也就是不論教堂有多大,最多都只能坐十個人。 這個訴訟是由猶太教及天主教會,以該措施違反憲法第一修正案的宗教自由保護向法院提出,而昨晚的裁決是新加入最高法院的女性大法官Amy Coney Barrett參與的第一次裁決,使到保守派第一次能以5-4票領先。而原來被認為是保守派的首席大法官羅伯茨John Roberts就與三位自由派法官站在一起,投了反方意見的一票。 裁決的報告由(川普任命的)大法官葛撒其Neil Gorsuch撰寫,他說:康莫對待宗教機構比非宗教機構為差,「必須說明,雖然新冠肺炎構成種挑戰,憲法不容許顏色分類,將教堂的地位劃分低於酒鋪,單車修理鋪…」 事實是,早已有人提出抗議,在某些州一開始就禁止居民買花,買肥料,但是買毒品卻不受限。紐約州亦允許脫衣舞夜總會開放,卻禁止教堂坐滿人。一間教堂的牧師就在教堂內表演脫衣舞(只是除去領帶,及外套,但有音樂及動作) 作為抗議。 羅伯茨代表反方寫報告說:雖然限制教堂坐10-25人似乎很嚴厲,但此時要我們作裁決卻是不必要的。…那決定是公共衛生官員的建議,為了公眾的安全。」意思是,最高法院不宜插手。 我發現這已經是最近幾個月來,羅伯茨第二次跟自由派站在一起,以「不干預」為理由逃避做法官責任。上一次就是兩個多月前,讓賓夕凡尼亞州在大選後多點票三日。 另外,紐約市在教師工會壓力下,禁止學校開放也引起家長抗議,而餐館業公會也在控訴紐約市及紐約州,指出對餐館的限制是扼殺中小企業。 很多人沒看清楚,自由派政黨對這一次的新冠肺炎敞開雙臂歡迎,(除了幫民主黨偷得一次大選結果),還可以幫他們全盤改變各國的經濟結構。加拿大的總理杜魯多就在上星期在聯合國演說中明言:「這次的疫情提供我們最好的機會,重新設置我們的經濟。我們可以利用機會解決貧窮,不平等,及氣候變化等問題。」你會說,這疫情跟氣候變化有甚麼關係,這證明他們會利用任何機會,推動左傾議題。 世界經濟論壇WEF也在網頁宣稱,新冠疫情改變了政治決策程序,未來國際關係,社會的要務次序,未來經濟模式,等等。意思就是說,各國政府要利用這時機,重新整合經濟結構。美國的桑德斯,希拉里都說:如果不利用這次疫情提供的機會,就是嚴重浪費。 換言之,這地球上的左傾政黨全部都在利用這機會要重整經濟次序。這是為什麼當他們一再關閉國內中小企業時,毫不猶疑。因為他們利用這機會,讓國民都變成「伸手牌」,要靠政府接濟,就好受他們控制。民主黨及桑德斯,多次提出要提高疫情下的補助金額,就是要讓國民學習寧願受政府接濟都不要工作的概念。而中小企業是最反抗政府控制的一個族群,他們也是這次疫情最大的受害者。一次又一次的封城都以他們為對象。 所以,教會成為疫情下的一個受害者,都不是巧合。
袁曉輝 2020-11-27
民主黨怎麼「偷」了這次的選舉

民主黨怎麼「偷」了這次的選舉

大選之夜,川普在多數還未宣布輸贏的州份都領先,但是過了一個晚上,逐漸的這些領先都被蠶食,點票情況在混亂,及不明朗情況下進行,直到每一個州都變成拜登領先。 這是一場有計畫的,大規模的舞弊行為。 民主黨的這項行動在大選前好幾個月就開始進行。而新冠肺炎是他們最好的藉口。 五六月時,民主黨以及媒體就藉口新冠肺炎,選民不適合出外排隊投票,大肆宣傳要用郵寄選票取代親自投票,大家應當記得那一場辯論。川普一開始就知道郵寄選票是民主黨作弊的溫床,非常反對。他主張只允許缺席投票Absentee ballots,就是不願意(或是不能)投票的人申請郵寄選票,這是傳統的做法,以免無主的選票滿天飛,但是民主黨推動「向所有人都郵寄選票」。那幾個月媒體攻擊川普打擊郵局,打擊郵寄選票,並說川普攻擊郵寄選票引來作弊是「毫無基礎的造謠」。 九月開始,民主黨主政的州就開始大規模向每一個選民郵寄選票。這些選票都是根據有三五年歷史的人口登記census名單,其中不乏遷居的,死亡的。寄出的選票甚至多過選民人數。 加上今天在美國,有27個州允許的Ballot harvesting (蒐集選票) 的做法,就是每一個州政府在選舉前寄給每一個選民一張選票,選民接到政府寄來的選票之後,填寫再寄回去,就完成投票程序。但是如果接到選票的人搬家,或是已經死去,過去這些選票都是報廢的,而且只有接到選票者的親屬可以依法處理。但在Ballot harvesting規定下,允許第三者,任何一個人,收集市政府寄出的選票拿到投票所代為投票。這個第三者甚至可以是政黨工作者。 據說在很多大城市,目前常見的情況是,這些政黨的operatives (工作人員),他們不必提供任何證據,也無須當事人的簽名,證明他們得到授權,就可以交回選票,而且不限張數。任何一個有公平意識的人都可以看出來,這存在多少弊病。2018年中期選舉,就出現幾十張,甚至幾百張選票一綑綑被交到選舉辦事處的情況。 其次,幾個民主黨的州份在選舉前兩三個月,頻頻修改選舉法,讓他們作弊更容易。以賓夕凡尼亞州為例,該州在大選前三個月決定,要點票到大選日之後三天,只要郵戳日期是大選日之前就好。但之後又修改規定,不必嚴格規定郵戳日期必須在大選日之前。共和黨為此告到法院,但賓州高等法院裁決民主黨政府勝訴。共和黨再告到聯邦最高法院,當時只有八名大法官,而首席大法官(原來應該是保守派的) John Roberts跟三名自由派法官站在一起,結果是4-4的票數,這表示不干預地方法院的裁決,維持原判。 這件事有很多不合法處。第一,選舉法規定,有關選舉事務(其他很多行政事務都如此),以州議會為主要決策機構,賓州政府雖然由民主黨主政,但共和黨的州議會不僅沒有通過這些改變,而且反對,但是州政府一意孤行,結果再由法院肯定。而法院對一個州的裁決變成案例,影響到其他的州都可以這樣做。 當時川普政府就強烈反應,認為這是打開舞弊的大門,後來證明他是對的,幾乎所有的票數接近的州,都一直點票,將選舉夜的結果都反轉過來。以賓州為例,川普在大選之夜以80萬張選票,15%的幅度領先拜登,當時已經點算64%的選票,毫無理由不宣布川普當選。但是他們一直點算到大選之後四天,將差距拉到拜登領先0.6%時,宣布拜登獲勝。喬治亞州也一樣,川普由領先5%左右,他們一直點票到拜登領先0.2%,就宣布拜登領先,相反的,很多拜登領先的州在只點出四分之一選票,甚至一成選票時就宣布拜登獲勝。 川普的律師團隊現在發現,賓夕凡尼亞州有63萬張郵寄選票,一到達選舉辦事處就被立即將選票與信封分開,並將信封拋棄,這樣就永遠無法查出這些選票是否合法(這樣做也是違法行為)。為了阻止這些違法行為被發現,幾個有問題的州的大都市的點票所:密西根的底特律,賓州的費城,威斯康辛州的密爾瓦基,內華達的拉斯維加斯全部都禁止共和黨的監票人員去監票,他們先是阻止他們入內,之後限制只能隔開20-30尺觀望,底特律的點票所更用白紙將玻璃窗封住,這些全部是明顯的違法行為,而且有人證物證,但是我聽見很多媒體引用民主黨官員的話說「我們沒有阻止他們」,這是完全的說謊。 (賓夕凡尼亞州主管選舉的內政廳長Kathy Boockvar在上次大選之後發推特說:將川普叫做總統是侮辱總統這個職位;亞利桑那州的內政廳長Katie Hobbs也在2017年發過推特說:川普為了迎合他的親納粹基礎選民,不肯譴責納粹。這些人你相信他們會主持一個公正的選舉嗎?他們說的話可信嗎?) 此外選舉夜的凌晨三點鐘,費城出現兩萬三千多張百分之百拜登的選票,共和黨想檢查這些選票但是被拒絕。在底特律,大選夜晚的凌晨四點半,也有人帶來十萬張票,全部都只有拜登那一欄填了,其他參眾議員,州議員等的欄目全部是空白。很明顯是因為工作人員沒時間填寫其他欄目,所以全部只在總統那一欄勾畫了拜登一個人的名字。這件事已經有四個證人宣誓作證。 我聽到有人解釋,因為很多人不喜歡川普,他們唯一目的是打倒川普,所以只在總統一個項目下填寫。我不否認有人會這樣做,但是一個時間送到的十萬張選票全部都是這樣? 電三點,事後被查出,密西根有一個郡使用的電腦計票軟件Dominion software將六千張川普的選票,全部自動轉到拜登的名字。被人發現後他們改回去了,但是這次出問題的六個州:亞利桑那,喬治亞州,密西根州,內華達州,賓夕凡尼亞州,威斯康辛州,全部使用這軟件,(全美28個州加上波多黎各都使用這軟件),那些沒查到的呢? 後來發現這個電腦軟件Dominion software的設計就是為了讓人作弊。原來這軟件是委內瑞拉前社會主義獨裁總統Hugo Chavez查維茲政府為2004年委內瑞拉大選設計的。這個軟件可以在計票中途停止下來,計算他們需要多少選票才會贏,之後就會將對方的票轉移到自己身上。據說這軟件最初叫做Smartmatic,在國際上聲名浪藉,被各國所禁用,但是他們後來改了名字,再向各地推銷。所以一些「規矩的」政府都不會使用,德克薩斯州就說,有關官員向他們推薦三次,他們都拒絕了。 現在知道,這個Smartmatic 公司原來的主席Mark Malloch-Brown是左傾財閥索羅斯George Soros推動的Open Society Foundation (國家不設邊界組織)的董事之一。這證明這種全球性選舉舞弊的事又是他在後面推動。而Dominion Software在美國公司的CEO是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的前任幕僚長,董事之一是加州民主黨參議員范士丹Diane Feinstein的丈夫。這些都不是巧合。 此外在內華達州,亞利桑那州都被發現,點票時電腦核對簽名的機制被關閉,也就是不再核對選票上的簽名。牽涉到的選票數以十萬計。 第四點,媒體使用民調幫助民主黨當選。媒體偏幫拜登是勿庸置疑的事實,除了川普的負面新聞不斷,大選前媒體更不斷製造拜登大幅領先的民調,用來誤導選民。那些民調指出拜登在佛羅里達領先5-8%之多,但結果川普領先5%,(佛羅里達的共和黨政府改組了原來民主黨領導的選舉行政部門,可以見到更有效率,也沒有舞弊的空間。)俄亥俄州的民調,也說拜登領先將近一成,結果川普領先九個百分點。其他搖擺州,民調都顯示拜登領先3-5%,華盛頓郵報更在選舉前兩天宣稱拜登在威斯康辛州領先17%,結果經過他們作弊,雙方相差仍然不到1%。川普在一次造勢大會中說:他們拉大差距,就是要你們都不去投票。如果他們說相差2-3%,你們都會去投票,所以他們將差距拉得這樣大。還有參議員的民調,緬因州的Susan Collins,南卡州的Lindsey Graham都被認為有落選可能,結果民主黨的挑戰者聲勢大增,最後他們兩人都以10%左右的差距當選連任,民調有差這麼遠的嗎? 除了民調,媒體用盡所有方法打壓川普,這個已經無須再提,他們從來沒有提過川普在經濟,外交,移民,黑人方面等等的政績,(他們說川普的經濟成就不過是延續奧巴馬及拜登的基礎),他們又全力打壓拜登的負面新聞,即使人證物證都齊全,甚至可以完全封鎖亨特拜登前合夥人Tony Buboulinski舉證的記者會,當川普集團報導這些消息時,切斷他們的推特項目,甚至可以整個切斷一間全美第四大報紙New York Post的推特帳戶。 自從大選日,主流媒體沒有一間轉播,報導川普團隊的記者會,所以多數選民根本無從知道點票場所拒絕監察員的事實,更少人知道上述已經查出來的舞弊事實。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選舉勝敗是由媒體宣布。選舉夜大家都見到,幾個票數接近的州都是川普領先,十點半時我親眼見到CNN (以及加拿大的CBC) 等顯示大勢已去,他們面色凝重的說:民主黨陣營現在應當感到憂慮。但是十幾分鐘之後他們似乎得到指示,改變戰略,開始將一些票數接近的州給了拜登,甚至預言德州,亞利桑那都變成藍色的。這就給機會拜登搶先站在電視機前宣布自己領先。 現在只是大選後兩星期,川普團隊已經蒐集了這樣多的證據,而且都有宣誓證詞或是證據,大家都知道法律證據的蒐集非常耗時,但是媒體跟民主黨每天都迫不及待的要川普認輸。他們提不出任何反證,他們手上的王牌就是利用媒體製造輿論。他們目前要推動的就是敦促共和黨人反叛,要他們出來勸降。只要多幾個共和黨人出來反川普,他們就有戲唱。那天奧巴馬說「最難以理解就是還有一些共和黨人…」這就是他們的策略。奇怪的是,媒體難道對Dominion軟件一點好奇都沒有嗎? 過去,媒體整天都用chaos形容川普的白宮,即使川普做了那樣多事。但是這一次,有人見到媒體用這個字形容這一次的選舉嗎? 這次大選,川普獲得的選票比上一次多出八百萬張,他的努力有目共睹,沒有人質疑他得到的選票有任何一張是偷來的。但是拜登獲得的選票比奧巴馬在2012年的多出一千萬張,就讓人懷疑。大選前誰都看出,拜登引起的選民熱情非常低,他會憑空多出一千萬張選票? 2016年大選對於媒體及民主黨都是一個極大的意外,他們毫無準備,但是這一次他們完全有了心理準備,所以他們可以運用所有的能力用上面這些方法扭轉局勢,達到目標。  
袁曉輝 2020-11-16
川普 - 又一個保守派被打得遍體麟傷

川普 - 又一個保守派被打得遍體麟傷

  我以前說過,越是成功的保守派,自由派越是要將他打倒。川普是近年來最成功的保守派,所以由美國領導的媒體打擊他的力度也大到空前。 川普上台後搞好了經濟,搞好了外交,他爭取到對於共和黨來說最多的黑人支持,最多的拉丁族裔的支持,他讓成千上萬的國民自發的對著他高喊「我們愛你」,這一次大選更得到七千多萬選票,他擴大了共和黨的地基,他被賦予Trumpism的新名詞,他將歷史留名。 就為了這些,他必須被打倒。 為了打倒他,自由派集團完全不提他的成就,全力製造他的負面新聞,負面印象。他們能夠做到不只因為他們(幾乎)擁有所有的媒體,而且因為他們不顧廉恥,可以完全的全天24小時睜眼說假話,指鹿為馬,顛倒是非,而且用欺詐的手段在選舉中進行欺騙。上面這些指控絕對不是我的空穴來風,過去四年在「時事看板」中每天都有記載。這些行為不是保守派會做的事,因為保守派「有所為,有所不為」,到今天大家應當看清楚了,美國的自由派、左派是「無所不用其極」。 可悲的是,美國自由派得勢超過半個世紀,他們在各個層面,行業,特別是媒體不停的用這些手段灌輸,已經將大部份的美國人洗腦了。今天在美國,不僅是每天看新聞的老百姓,不自覺地受到媒體影響。知識份子更因為從小接受的教育(書籍電影,教師工會,大學教授,法律界的一片紅),全面的傾向左邊。他們崇拜學術地位,崇拜各行各業的各種獎項,殊不知,這些學位獎項,都已經成為自由派的專利,過去半個多世紀,只有自由派的學者可以獲獎,只有自由派的理論可以得到最高的學位及殊榮。 在這種教育下,他們盲目的完全看不到川普在過去四年的內政外交上的成就,卻跟著媒體的口號走,說川普:性格不足以做總統,整天撒謊,推特治國,…這些人為什麼不會自己分析:川普為什麼要靠推特傳訊息?因為全國九成五的媒體每天24小時攻擊他,這是他唯一的傳聲筒。川普撒的謊是那些,你有分析過嗎?媒體又是每一句話都是實話?你們不覺得奇怪,每一間媒體每天說的話都是一致的?像是專制國家的政府宣傳稿,沒有不同意見? 說到川普的性格,如果你每天都被一群惡狼似的媒體包圍,指罵,你的性格會溫純嗎?你不會出來對抗(至少辯白)嗎?川普在2016年當選的當晚的記者會,大家拿出來看一看,他多麼謙卑地接受這個任務,聲明不再理會希拉里的電郵事件,也不再理會家族企業,(他都做到了),但是從那一刻起,媒體跟民主黨就開始設陷阱謀害他,謀害他的團隊。這些知識分子,你們有沒有搞清楚「通俄調查」是怎麼開始的?經過兩年半的調查,4500萬元費用,傳訊了500名證人,完全找不到他的通俄嫌疑,事後你見到一個當初信誓旦旦指控他是俄羅斯特務的人出來澄清、道歉嗎?媒體到現在也不肯承認川普在2016年正當的當選總統,整整四年說他是不合法總統。請問如果是你,你還會很溫和的對待這一群惡狼嗎? 川普發明了「假新聞」這個詞,被新聞界及知識分子指責是危險的行為,破壞美國民主的基礎。有這種想法的人應該醒醒了,至少你應該有「媒體是媒介」的觀念,他們的工作應當是政府與民眾的媒介,但是今天太明顯,美國(跟世界很多國家)的媒體當自己是政府的一部分,當自己擁有領導國家方向的權力,當自己超越政黨,比政黨更高。但是他們從來沒有問自己:沒有民眾的授權,沒有權力制衡,這權力是哪裡來的? 過去媒體有監督政府的作用,但是今天美國的媒體只監督保守派政府,不僅如此,還給予自己打倒共和黨(保守派)政府的責任。這是自從他們利用尼克森任內發生的水門爆竊事件,成功拉下一個歷史上以最高票數當選的總統之後,食髓知味。自那以後,水門事件已被新聞系寫入教科書,成為每一個新聞系學生職業的最高標竿,專業目標。可以見到,美國的新聞專業走入歧途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這一次大選被看作是對川普的評分,即使是自由派都不認為拜登會是一個稱職的總統,他們只是要將川普拉下台,但是這些支持拜登的人,他們對川普的概念,全部是來自媒體。這些媒體一開始就將川普當作是敵人,惡霸。舉一個例子,華盛頓郵報在川普在2016年剛剛贏得共和黨的提名,就指派了22個記者去挖掘川普的「底」,最主要目標是要找他歧視黑人的例子,但是他們居然找不到,曾經為川普工作的黑人,拉丁族裔的人對他都是讚不絕口,所以一篇稿子也寫不出來。後來他們就製造了Charlottesville事件,說川普說「(示威的)兩邊都有好人」,說他說三K黨及白人至上主義者都有好人,那就是最大的謊話。因為川普明明說了「除了種族主義者及三K黨之外」。他們故意將後面一半句子刪了,直到今年大選,這還是拜登最主要的攻擊川普的競選口號之一。請問是誰說謊? 媒體每天提供拜登彈藥,讓他攻擊川普的「要害」,這次大選前,大西洋月刊引用匿名人士的話說「川普說一戰戰死的士兵,都是失敗者跟傻瓜」。事後沒有匿名人士出面,但是川普的相關官員24人出面否認他說過那樣的話,包括攻擊川普甚厲的前國家安全顧問柏頓John Bolton,及前幕僚長凱利John Kelly都為川普澄清,但是這次大選,拜登跟奧巴馬都一再重複這句話,用來攻擊川普。請問是誰在說謊? 當拜登兒子亨特拜登的私人電腦內容被公開,證明了拜登家族跟中國的國營能源公司合組公司,並給予拜登個人,及其兒子,兄弟每年一千萬元介紹費。事後還有這間公司的CEO出來開記者會,揭發了拜登說謊(說他跟這間公司沒關係),人證物證俱全,但是民主黨立即編織一套說詞,說這個電腦是俄羅斯陰謀,是俄羅斯提供給川普陣營的武器,之後媒體集體採用這說法,禁止任何人發表相關言論,更指責川普陣營利用這事件作競選武器,以掩飾自己任內一事無成…請問是誰在說謊? 這些都證明了,媒體不惜用造謠的方式打擊與他們立場不一樣的政敵,他們讓拜登,讓奧巴馬一再重複那些他們製造的謊言,但是川普的每一句話他們都自動歸類為謊言,自從川普上台,他們每天登記川普的謊言,到目前已經有好幾萬條之多,各媒體彼此交換沾沾自喜。只要是跟他們理念不同的都是謊言。比如說這次大選後,川普每一條提到選舉舞弊voter fraud 字眼的推特,都被推特加註警告字樣,說這是沒有證據的謊言。這就是媒體界線謊言與事實的標準。用這個標準,川普每一句話都是謊言,拜登每一句話都是真理。 四年來川普沒有一天不被打壓,迫害。每天六點半你看ABC,NBC,CBS的全國新聞,九成以上的新聞是川普的負面新聞,他說的每一句話都可以被解讀是不合常理,違反憲法,他身邊的每一個人都被媒體追問,哪一天會背叛川普。他被多少次指責是精神失常,要以憲法第25修正案拉下台。他的每一次記者會都像是犯人受審,指著鼻子罵。如果這些你都看不出來,你就距離知識分子太遠。 最後再給你一些數據,美國的媒體有92-93%是捐款給民主黨,捐款給共和黨的不足5%。推特公司的雇員,有99.3%捐款給民主黨,那是接近百分之百。Facebook也有92.3%捐款給民主黨。最近的統計,美國主流媒體的新聞,有93%是川普的負面新聞,你還認為這是正常現象嗎? (寫完之後讓我想起來,今天這麼多知識分子支持拜登,攻擊川普,他們就像是列寧當年口中的useful idiots,有用的白癡。他指那些在西方國家同情共產主義的西方學者,知識分子,他們在西方幫助推廣了社會主義,這些人幫助了列寧,史大林政權,反而被列寧罵是白癡。這些人在中國也曾經出現過,他們跟著共產主義的宣傳,接受蔣介石是腐敗分子的謊言,美化社會主義,導致中國後來幾千萬人受害,也是到今天都不肯承認自己的錯誤。原來知識分子是最容易受騙的。)
袁曉輝 2020-11-18
現在新聞是假的,將來歷史都是假的

現在新聞是假的,將來歷史都是假的

11/20/2020 美國媒體打擊川普的力道,不會在他下台之後稍懈。紐約時報昨天刊出一篇文章說,川普下台後出版回憶錄,即使有銷路,五大出版社都不會願意幫他出版。因為他的謊言,他的引人爭議,都會讓出版社卻步,甚至帶來法律訴訟。報導中說,即使這些出版社願意出版,都會面對同行間的抵制。其中Simon & Schuster的編輯甚至在會議中表達了對這項可能的排拒。這表示,美國五大出版社都不會出版川普的回憶錄。而紐約時報這篇文章也是加強警告各出版社,不要幫川普出版回憶錄。 過去美國總統都在下台後出版回憶錄,是很多平民總統的第一桶金。克林頓和奧巴馬的回憶錄都為他們賺到第一個一千萬,奧巴馬夫婦2017年與書商推出的共同回憶錄,酬金更高達6,500萬元。川普未必需要這些錢,但是他在下台後受到的打擊卻是鐵一般的事實。 過去四年,美國出版商像是競賽一樣的推出攻擊川普的書籍,任何人只要有一點可以攻擊川普的立足點,就會受到書商吹捧,大肆宣傳。由川普政府的前官員,川普的前律師,對川普不滿的遠房親戚,甚至八竿子打不到的沒有訪問過他的所謂記者,全部都受到吹捧。但是川普的支持者要出書,全部只有去找排行在五大之外的保守派出版商,雖然這些書經常在亞馬遜,紐約時報排行榜中居首位,但是你別想在新聞中聽見這些書籍,他們默默的享受榮譽。 美國出版商就像美國的媒體:集中出版吹捧民主黨人及自由派學者,其中Simon & Schuster就出版了六本希拉里的傳記跟作品,而保守派作家就不要想立足。每一次他們若是簽了一位保守派作家,就有即時上百位自由派作家聯名抗議。直到出版社撤銷。無知的讀者就被迫接納他們推銷的作品,除非那些自己有主見的讀者,會尋找自己認為夠水準的書籍。 說到奧巴馬,他有多少經歷夠他一本本出自傳?這星期他又有一本厚達768頁的自傳出版,被人攻擊是過分的自戀狂。據說做成有聲版要29小時才能聽完,據說這還是這一套自傳的第一部。但是出版三日已經售出一百萬本,原來買書的人是靠宣傳做決定的。米雪兒的自傳也在兩年前推出,在全球賣了一千萬本。 美國出版業跟媒體,學術界一樣,早已成為華盛頓deep state的一部分。除了文字出版,那個影視界巨霸Netflix也跟奧巴馬簽了多項合作協議,最近一個The G Word更是以攻擊川普為主題,內容是川普不法贏得2016年大選,他的報酬又是以百萬元計,這已經是Netflix跟奧巴馬夫婦的第二次合作,每一次都讓他們賺進至少一千萬元。說到Netflix的CEO Ted Sarandos他是民主黨主要捐款人,在奧巴馬2012年競選連任時捐款給他60萬元,之後他的太太Nicole Avant就被派出任美國駐巴哈馬大使。 美國媒體將這一次新冠肺炎的責任有計畫的全部歸咎在川普身上,對於頻頻失誤的紐約州長康莫Andrew Cuomo卻大加吹捧,雖然他讓有病的老人回到養老院,造成至少四千老人冤死,已是不爭的事實;他向川普政府要求臨時病床,呼吸機都獲得回應,但他讓海軍醫院病床空置,久久沒有使用,但在媒體吹捧下,他居然出版了一本自吹自擂應付新冠肺炎有功的自傳:American Crisis: Leadership Lessons from the Covid-19 Pandemic,將自己處理新冠肺炎的行動做為典範。 不管2020年大選如何落幕,改寫歷史的大規模行動已經展開。現在新聞是假的,將來歷史都是假的。
袁曉輝 2020-11-21
媒體99%都是不公正的陪審員

媒體99%都是不公正的陪審員

11/19/2020 川普律師團隊又開了一次一個半小時的記者會,又是只有Fox News,跟OANN轉播,主流媒體又是封殺。如果一個記者會無人報導,是不就是不算開過了呢?這還是一國總統的記者會。 這次記者會,川普團隊的主要律師朱利安尼,以及Sidney Powell多數是重複說了他們的證據,只是要強調,他們都有宣誓證人的證詞,多達兩百多份,而且一些舞弊作為有更多細節。不過他們澄清了很多事,包括:這些證人都不希望公開身分,害怕被恐嚇,傷害。(但是他們的宣誓證詞,絕對是有效的法律證據。)原來過去兩天新聞中說的:三名川普律師團隊成員退出,都因為他們受到恐嚇,不僅自己受到人身安全的恐嚇,連家人都受恐嚇。加上我前幾天說過的,他們將來都無法再在本行內工作,這包括政府機構,以及大學。這真是一個恐怖的世界。這麼多證人中,只有一個底特律的市府女職員願意公開身分,她就陳述了在接受選舉訓練時,被上級指導:更改選票信封上的日期,不要核對簽名,不要要求投票者出示ID,不要查對郵寄投票主人是不是曾經申請缺席投票…等等。 (問題是,FBI對於這些恐嚇為什麼都沒有調查?當然,他們坐擁亨特拜登的電腦八個月都不調查,如何期望他們調查這事。) 團隊的一位律師Jenna Ellis說得很好,這是一項龐大的法律行為,而現在大選只過了兩星期,他們已經有了220分宣誓書,沒有一個媒體向他們要求閱讀這些證詞,或是提出追究,卻見到所有媒體都說:總統沒有證據。她說這不是電視劇,所有案件都可以在60分鐘內解決。現在他們提出的只不過是opening statement。而他們發現的是由地方政府官員一直到上面都合作作弊的行為,但是作為「輿論審判」的媒體,卻99%都是不公正的陪審員。 那位Sidney Powell也澄清了很多有關Dominion vote count的軟件的相關資訊,證實這軟件很多功能就是要作弊的,而且在他們的推銷(宣傳)網頁都有介紹,包括可以將對方的選票分開放在一個檔案,之後可以刪除,也可以全部轉到自己名下,也可以將一張選票多次點算。另一個功能是將某方的選票加倍(例如乘以1.25),或是將一方的選票壓低(例如乘以0.75)…,可以說是計算精密的選舉作弊機器。而這軟件設計人是委內瑞拉的獨裁總統且維茲的政府,情報機構早已向美國警告,任何一個政府願意用這軟件居心都有問題。而在大選之夜當川普明顯領先之後,該軟件最初設計公司SmartMatic公司的一名高層還親自到了底特律的選舉辦公室去「指導」。而這軟件的點票工作Sequoia voting system是經由德國以及西班牙的辦公室處哩,非常有機會讓美國的選舉受到外國干預或是駭客。 目前川普團隊也得到很多Dominion的職員作證,解釋他們親眼目睹的這些作弊的經過。Powell還說,找到證據這間軟件公司的一個高層曾經跟Antifa (藉用BLM之名在美國發動暴力破壞的組織)通電郵,說「不用擔心,拜登肯定會當選。」 他們今天還提出一個現象,就是在一些選區,投票率是登記選民的一倍以上,有些投票率高達200%,最高的到達350%,如果這證明屬實,那個選區的選票自然應當全部拋棄。 但是這些都不要相信會在媒體上見到,媒體上繼續是對川普不利的消息:連他的律師團隊都退出了,(瓦解了);他沒有時間了,他在拖時間,拖垮了新政府的過度,破壞民主;他沒有新的證據(說:我們只聽到指控,沒有證明)… 現在大選才過兩個星期,而2000年大選,民主黨的高爾Al Gore只在一個州的三個郡少了幾百票。就用了37天,還上訴到最高法院,川普團隊有兩百多個證人證明大規模作弊,他們就認為拖得太久了。 Fox還找來尼克森的外孫Chris Cox,他在訪問中說:他外祖父當年在對方大規模舞弊的情況下都認輸了,後來東山再起。他希望川普也能這樣做。這個人似乎忘了,尼克森即使成功的東山再起(以歷史上最高票當選),他還是免不了被媒體打下去,連到手的總統位置都剝奪了,而且歷史上留下汙名。今天川普就是在跟這些無理的政敵(同一夥人)宣戰。你叫他認輸,那就是舉手投降,大家都不要再戰了。  
袁曉輝 2020-11-20
將與川普有關聯的人趕盡殺絕

將與川普有關聯的人趕盡殺絕

11/18/2020 如果川普這一次被打倒,倒下的將不只是他一個人,而是美國保守派生存的空間,他們將無立足之地。 哈佛大學學生會發起請願,要該校禁止任何在川普政府中工作過的人到該校去授課,甚至禁止他們去演講,或是參與研究工作。說他們會汙染學術環境。 這是要將任何與川普有關聯的人趕盡殺絕。這也顯示,哈佛大學的學生已經是「一致性」的統一思想族群。反映在學術界,已經不容許保守派思潮的存在。這現象其實由來已久,過去幾十年大學校園早已不再聘請保守派人演講或是授課,每一次有人應邀去演講,就有大批學生(或是假學生)示威抗議,甚至砸爛學校設施。 這情況不是單一事件,民主黨的左翼頭頭AOC (紐約州眾議員)提出,要民主黨成立一個黑名單,將與川普政府有關的人員列名,建議拜登政府永不錄用。她說她預料到很多曾經幫助川普的人在忙著刪除推特,相片,掩滅證據。 民主黨籍紐約州眾議員歐加修-寇蒂茲AOC發起「川普支持者黑名單」運動,企圖在選後封殺共和黨人士。(美聯社資料照)     有兩個為拜登籌募新政府的人,Emily Abrams和Michael Simon也成立了一個Trump Accountability Project,目的是阻止任何曾經為川普工作的人,混水摸魚到了新政府中工作。他們在推特中說:我們歡迎與我們不同政見的人,但是那些從川普政府領薪水的人,不可以因為他們過去破壞民主的作為而再度獲利。 華盛頓特區(DC) 在這一次大選,有92.9%的人將票投給拜登,川普只獲得5.5%的選票,這已經呈現了:保守派在華盛頓根本沒有生存空間,現在他們要將這5%都消滅掉,變成0%。 拜登過去幾個禮拜一再重複,他是每一個人的總統,現在是大家放棄成見,團結一致的時刻。如果你相信就是太笨。他們是要將保守派消滅掉,要將那七千多萬人都消滅掉。 華盛頓郵報今天在社論中明白建議,要美國取消選舉人制度,這就是要消滅掉川普的選民,讓他們失去任何政治力量。郵報的社論說:沒有理由懷俄明州跟加州有一樣的政治權力。而且各州分開選舉行政也容易製造失誤。但是一旦取消選舉人制度,就是紐約,加州永遠治理美國,民主黨永遠當政,媒體跟學術界永遠掌權。當初美國立國者就是擔心「百分之51」的人進行暴民統治,才很聰明的發明了選舉人制度。 這一次民主黨偷了選舉結果,他們還不滿意,他們會利用這次的機會,獨攬權力永遠掌權。
袁曉輝 2020-11-19
參議院再度傳訊推特與臉書的CEO

參議院再度傳訊推特與臉書的CEO

11/17/2020 共和黨控制的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今天再度傳訊推特跟Facebook的CEO,要他們解釋大選前後一系列的壓制保守派的做法,包括對川普的推特加標籤,禁止保守派團體做廣告,關閉美國海關及邊境主席Mark Morgan的帳戶等等。 共和黨參議員今天提出很多數據,包括在大選期間,推特一共刪除及加註警告川普194條推特文字,但是對於拜登的推特,一條都沒有。在2020年大選期間,川普的推特中,有38%不是加註警告,就是被封鎖。 大選後,推特將川普所有提到舞弊voters fraud的推特都加註警告,說川普沒有證據,或是這問題還需要辯論。今天德州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 問推特的CEO Jack Dorsey:你是選舉舞弊專家嗎?(不是),你確定美國選舉沒有舞弊嗎?(很少),於是克魯茲讀了一份政府的報告,指出選舉存在舞弊,再問他,他解釋推特所做只是為了讓讀者有更多的溝通及資訊…克魯茲隨即指出他的錯誤:「你在警告中這樣說:選舉舞弊在美國是極端稀有rare的,那不是要引發溝通,那是提出你的立場,你那樣做是等於一個發行人,管制讀者的訊息。」 克魯茲要Dorsey提出數據,有多少共和黨人的推特被刪除,封鎖,或是加註警告,有多少民主黨人的推特遭到同一待遇,Dorsey無法作答,克魯茲要他書面答覆。 猶他州參議員麥克李Mike Lee提起海關及邊境局主席莫根Mark Morgan在十月中的一條推特,他指出有400英里的邊境圍牆建成了,每一英里的圍牆都可以阻止毒品及毒販,幫派分子,殺人犯,性侵者入境,結果推特就關閉了他的帳戶,說他的推特有仇恨字樣,違反推特的原則。麥克李問他,這推特中有哪一個字眼涉及仇恨,Dorsey承認他們犯了錯誤,推特經過審查之後已經恢復他的帳戶。麥克李就說:為什麼你們的錯誤,都犯在針對共和黨的一方? 再說到拜登兒子亨特拜登的電腦,推特禁止任何人轉發有關亨特拜登電腦的新聞,封鎖了所有的有關推特,還關閉了紐約郵報的帳戶,Dorsey 解釋是因為懷疑這電腦被駭客入侵,當被問到目前來是這樣想嗎?他說,那是一個錯誤,經過進一步的考慮已經在24小時內恢復紐約郵報的帳戶,然而事實上紐約郵報說,他們必須刪除那一條相關新聞,才能被解封,有關亨特拜登的新聞條目還是被禁止。參議員葛蘭Lindsey Graham說:你們的做法等於是當自己紐約郵報的編輯,你們在決定哪些新聞該刊登,那些不該。 今天的聽證是就有25年歷史的有關網路資訊管制法Section 230提出檢討。但是在座的民主黨卻有不同想法,目前美國的科技大亨以及公司幾乎一面倒的傾向於民主黨,今天共和黨提出另一個數據:Facebook的雇員中,捐款給民主黨的有92.8%,推特的雇員中,更有99.3%捐款給民主黨,接近百分之百。所以他們的不公平的做法都不是巧合。 今天民主黨在座議員就從另一邊提出問題,其中范士丹質問Dorsey沒有管制「不負責任的」言論,她說大選後川普散播選舉舞弊的不實消息,導致保守派選民成立了一個Stop the Steal 的運動,一夜之間被轉發30萬次,她質問推特為什麼沒有即時做出行動?Dorsey說他們已經即時關閉相關條文,范士丹就說傷害已經造成,大批川普支持者在費城,底特律等地的選舉辦事處前示威。(似乎說示威是非法行為。) 我曾聽見一些華人評論員說,民主黨給了很多錢給這些科技公司,所以科技界都支持民主黨,其實相反,現在根本是科技業在倒貼民主黨。媒體也一樣,是媒體領著民主黨走,民主黨只是他們手中利用的工具。   11/17/2020 賓夕凡尼亞州高等法院今天又做出對川普不利的裁決,他們拒絕了川普律師提出的訴訟,說大選後點票時共和黨人被拒絕接近點票工作人員不是違法,因為法律上沒有說明,監票人員必須在若干距離minimum distance範圍內監票。 這真正是史上最荒誕的裁決。如果說監票是法律保護的權利,你把他們隔開到三五十呎以外,還叫做監票嗎? 賓州最高法院的七名法官兩人是共和黨,五人是民主黨,今天的裁決就是以5-2通過。我沒有聽到一間媒體批判這樣的裁決,事實是沒有媒體就這件事(阻止共和黨監票)做出報導過,所以現在的裁決對他們完全不是問題。 賓州就是在大選後發現,有六十多萬張選票被工作人員立即將選票跟信封分開,然後丟掉信封的行為,這樣做是非法的,現在這些選票全部無法檢查是否合法,也無法核對姓名,地址,簽名等等,合理的做法是作為廢票,但是他們會嗎? 川普在選舉夜以80萬張選票領先拜登,但是經過多天點算後,最後以七萬張落後。這個法院也是在大選前批准賓州延長點票三天。 另外在內華達州,也是一個頻頻出現問題的州,在拉斯維加斯所在的Clark County,在此次的市議會某區選舉中,民主黨候選人比共和黨候選人多出十票,但是Clark County選舉委員會拒絕承認這結果,他們找出139項違法行為,包括有六個人投票兩次。 川普在推特中指出,這證明內華達確實有違法選舉行為(舞弊),但其他媒體就說,這跟他的選舉無關,也不證明舞弊行為普遍。問題是,一個是議員選舉都找出一百多項違規,總統選舉會少嗎? 總統的律師朱利安尼說,早已預料到地方法院會做出對川普不利的裁決,決定向最高法院提出上訴。  
袁曉輝 2020-11-18
主流媒體完全不報導Antifa打人鬧事

主流媒體完全不報導Antifa打人鬧事

11/16/2020 數十萬人星期六在華盛頓舉行大遊行,支持川普繼續連任。一天的活動都是和平的,中間有演講,唱國歌,之後播放音樂,大家一起跳YMCA,但是到了晚上,反對派出現了,很多穿黑衣服的人,還有自稱是BLM的人出現,他們對那些高舉國旗的川普支持者叫罵,之後開始動手。很多在(戶外)餐館吃飯的遭到騷擾,有些在回旅館途中被追打,搶他們的國旗。然後有人向這些人丟鞭炮,小的燃燒彈,在地上燒國旗,打爛了一些商店窗戶,混亂局面開始。後來警方逮捕了二十多人。 這些畫面經由很多網民放上網,主流媒體幾乎完全不報導這項遊行,就是報導,也要加上這樣的旁白:這些人不過是助長川普的沒根據的謠言,…這些人是一個笑話,是一種cult,…對於夜晚BLM以及Antifa的鬧事也沒有報導,我聽見一間加拿大媒體在報導時,居然說是川普支持者中有Proud Boys右派團體先挑釁。一個週末我都見不到Fox News訪問那些遊行的人,知道是有問題的,原來他們做了很多訪問,只是周末那些節目的主持人不播出,等到今晚(星期一)的主持才播了,Fox的那些周末的主持紛紛都已經變節了。這些訪問才是戲肉,好多黑人,年輕人,拉丁族裔,商人,都說川普的政策讓他們得利…。 川普的女兒伊凡卡Ivanka,以及兒子Don Jr.今天都有推特,譴責媒體的不公,其實他們到現在也應當看清了,美國媒體的不公平已經不再是話題,而是他們在比賽,「誰更離譜」。今天拜登舉行「被宣布當選」後第二次記者會,那些記者的問題和前一次一樣的離譜:看來川普總統不會讓出位置,你會怎麼做?你對於那些仍然支持川普的共和黨人,有甚麼話要說的?總統的推特好像說你贏了,你怎麼解讀? 這些不是記者問話,這些是「怕拜登打不過對方,在後面幫他一把」的問題。 拜登每一句話都說:目前需要團結,他是每一個人的總統。但是他那邊的人毫無容忍的意思。美國歌星Katy Kerry在拜登被宣布當選後發推特,說她家庭裏面也有支持川普的,但是她會打電話給他們,說愛他們。結果她在網上被修理。一個說:我不會那樣做,因為那些人違反我的基本人權…一個說:像你這樣的有錢白人不論誰當選都不會有危險,在你來說只是意見不同,對其他人而言是生與死的問題…所以我不會像你那樣做。 這些人將全國另外49%的人都打成不可救藥的反派,不能妥協的反派,這不是要團結,這是要壓倒對方,制服對方。 最後,Fox最紅的主持之一Tucker Carlton今晚說了一句:很多人問我們會不會離開Fox,答案是不會,事實是我們這節目還會擴充,稍後會再報導。看來Fox的內戰已經結束第一回合。
袁曉輝 2020-11-17
疫苗研發,媒體完全漠視川普的功勞

疫苗研發,媒體完全漠視川普的功勞

11/16/2020 又有一間藥廠宣布有了對付新冠病毒的疫苗,麻省的Moderna藥廠研製的疫苗成功率更高達94.5%,這在所有感冒疫苗中也是史無前例。這一次Moderna也先通知了白宮,而且白宮一開始就強調,Moderna是參加了政府的Operation Warp Speed,同時拿了政府的20億元,以免媒體再造謠,上一次紐約時報就搶先刊出新聞說,輝瑞的疫苗跟川普政府無關,這樣的造謠完全超出正常的人所能想像的壞。 Moderna的疫苗除了成功率更高,也更容易儲存,一般冰箱都可以存放,更容易保存及輸送,不像輝瑞的疫苗,必須儲存在零下七十度。而這些疫苗所以發展這樣快,也是因為川普政府簡化了很多非必要的程序,但在測試上完全維持原有的水準。過去新疫苗的發展最少都要七八年時間,而且都只有最高五六成的成功率。加上政府撥出的鉅款,讓這些私人藥廠可以不計成本的全力進行。 大選前,川普多次說:疫苗的發展全速進行,指日可待,而且多間藥廠的成功也都是指日可待,他說的一點沒錯,他完全掌握了疫苗發展的進程,但是媒體完全漠視他的功勞。  
袁曉輝 2020-11-17
川普的法律團隊蒐集很多證據

川普的法律團隊蒐集很多證據

11/15/2020 現在你打開新聞,不論是美國或是其他國家,不論是電視或是平面,每一句話都是說,川普說的大選舞弊是沒有根據的,他的努力將是徒勞,他阻止拜登接管權力是違反憲法,破壞民主,甚至說他是民主制度的罪人,比美納粹,比美獨裁者… 事實是川普的法律團隊蒐集了很多證據,每一天都在由律師跟證人寫報告,但是這些媒體有興趣知道嗎?他們就像掩飾亨特拜登的電腦一樣,全面掩飾這一次選舉舞弊的真相。如果你還相信亨特電腦是俄羅斯的陰謀的話,你才會相信這一次大選是沒有舞弊的。 現在媒體連白宮記者會都不轉播了,他們怎麼會關注川普法律團隊的報告和證據?告訴你川普私人律師朱利安尼今天在Fox News的Maria Bartiromo 上的說明,他們找到了那個計票作弊的電腦軟件Dominions software,原來是委內瑞拉前社會主義獨裁總統Hugo Chavez查維茲政府為2004年委內瑞拉大選設計的,專門用來在選舉計票時作弊。這個軟件可以在計票中途停止下來,然後計算他們需要多少選票才會贏,之後就會將對方的票轉移到自己身上。據說這軟件最初叫做Smartmatic,在國際上聲名浪藉,被各國所禁用,但是他們後來改了名字,再度推銷。即使這樣「規矩的」政府都不會使用,德克薩斯州就說,有關官員向他們推薦三次,他們都拒絕了。 而這一次巧的是,所有六個最後計票出現問題的六個州:亞利桑那,喬治亞州,密西根州,內華達州,賓夕凡尼亞州,威斯康辛州,全部使用這個軟件。 這些都是川普該贏的,最後輸掉的州。 其中已經知道,密西根州有一個郡將六千張川普的選票自動轉給拜登,被發現後改正了,但是這個州有47個郡用Dominion軟件,而其他六個州也有無數的郡在使用,那些州到目前都不允許檢查這些電腦在大選夜的作業,你相信沒有像上面說的集體轉移的事件發生?難道沒有一間媒體有興趣追究嗎? 要知道,這些選區都是禁止共和黨人監票的幾個縣市:費城,底特律,密爾瓦基…要阻止別人見到他們做甚麼,而這個舉動本身也是違法的。 而川普團隊不僅有證據,還有證人。比如說,密西根州的底特律,在大選後的凌晨四點半,有人帶來十萬張票,全部都只有拜登的名字,其他參眾議員,州議員等的欄目全部是空白。很明顯是因為工作人員沒時間填寫其他欄目,所以全部只在總統那一欄勾畫了拜登一個人的名字。這件事有四個證人可以作證。 我聽到有人解釋,因為很多人不喜歡川普,他們唯一目的是打倒川普,所以只在總統一個項目下填寫。我不否認有人會這樣做,但是一個時間送到的十萬張選票都是這樣? 朱利安尼說,他們有證據在賓夕凡尼亞州有63萬張選票是非法的,因為這些選票都在點票的同時(或之前)將選票跟信封分開,這樣就無法檢查是否合法,但依照法律,這是違法的做法。他說,在賓夕凡尼亞州,川普在選舉夜點票64%之後領先80 萬張選票,在任何情況下,都應該宣布他贏了,但是媒體就是按住不叫,之後就開始作弊。然後拜登的票數就一直增加,直到他領先之後就宣布他得到賓州。他們可以讓川普的80萬張選票化水。 誰都知道拜登的聲望大大比不上奧巴馬,但是他得到的選票卻比奧巴馬在2012年大選還多出一千多萬張。而且這一次川普的黑人選票,拉丁族裔選票都大大增加,他必須輸掉很多白人選票才會輸,這些都令人難以相信。 說回那個Smartmatic 公司,原來他的主席Mark Malloch-Brown是左傾財閥索羅斯George Soros推動的Open Society Foundation的董事之一。這證明這種全球性選舉舞弊的事又是他在後面推動。(我以前寫過很多次,索羅斯用他的錢在美國幫助好多左傾政客競選地方檢察官,地方議員市長等職位。)但是當我到網上搜尋時,已跳出無數的條目,都是否認索羅斯跟Smartmatic有關係,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都有大標題說:索羅斯現在沒有過去也沒有擁有Smartmatic的主權。這就是他們的狡猾,他沒有,他底下的人有不成嗎?他的同黨有不成嗎? 據川普團隊的一個律師Sidney Powell說,有關Dominion Software的惡名,情報人員都有向CIA及FBI報告過,但是這些機構都沒有動作,事後也無反應,可見美國的情報機構都已經被華盛頓的deep state這個大漩渦吸了進去。 今天才是大選後一個多星期,川普團隊已經有了這樣多證據,但主流媒體不僅不公開,不接受,還加以辯白,而且槍口一致的要川普讓位。 不過朱利安尼跟Sidney Powell都對他們的案子很有信心,現在是法律證據對輿論,看誰能撐到最後。
袁曉輝 2020-11-16
幾萬人在華府大遊行,支持川普

幾萬人在華府大遊行,支持川普

11/14/2020 今天好幾萬人在華府舉行大遊行,表達支持川普競選連任,要求重點幾個搖擺州的選票,他們的口號是Stop the steal。這是民間自發性的遊行,事先沒有一個媒體報導,都是幾個團體網上號召。要知道,華盛頓DC這次選舉,93%的選票是給了拜登,川普只得到5.7%。所以極大多數的人都來自其他州。據說由佛羅里達,維珍妮雅,田納西,德州等地都有,都是要付出一些個人時間,及金錢的支持行動。 不過媒體報導的很少,最初Fox News還有畫面,但是沒有訪問,大會跟演講都沒有,而且每一個記者在報導時都要在後面加一句:「他們(根據川普的話)說,要糾正舞弊,但事實上到目前沒有系統性舞弊的證據。」後來連畫面都不給了。其他媒體更糟糕,根本沒有畫面,而CNN的記者就選了一個人少的角落報導,口裡說只有幾千人。事實是沒有十幾萬,都有好幾萬人。 幸好網頁上很多轉發的,C-Span還有大會的整個演說,我見到很多黑人演講,還有拉丁族裔的,甚至有同性戀團體(我知道很多同性戀者支持川普),因為他是最包容的一個總統,因為就是這樣,媒體才更生氣他,(我以前說過,越是成功的保守派,他們越是要打倒。)我也見到華人的大字標語,跟華人個人參加。 川普總統一早知道有遊行,在推特上說他可能會露面,跟大家說hello,之後他坐車經過,好多人包圍他的車隊,為他歡呼。川普的推特中有一句話說「群眾是支持他對抗選舉舞弊Election was Rigged」,結果又被推特加了一個警告,說這句話是「沒有證據」,事實是那樣多證據,他們都可以說沒有證據。就像亨特拜登的電腦,明明擺在面前都可以說沒有。 美國媒體這樣一面倒不說,還謊話連篇是非常不健康,不正常的現象,遲早將美國送進第三世界的黑暗中。目前連Fox News都已經讓人無法再看,據說一些新的電視台蓬勃生長,我在網上見到大家轉去看NewsMax,甚至新唐人都成為主流保守派的新寵。 今天的遊行非常整齊乾淨有秩序,沒有打砸搶燒,大家在一起唱國歌,對比左右兩派的遊行差別這樣大,越來越認為美國是左右明白對比的國家,有人說今天的美國是49% 對49%,(看這次大選結果就是這樣),實在應該左右分家,各過各的。但是他們左派不依,因為他們左派治理的地區都一蹋糊塗(西雅圖,洛杉磯,舊金山,芝加哥到處是露宿者的帳篷,遍地毒品針筒,糞便,要不就是罪案頻生…)他們要右派居民打工繳稅,讓他們花用。 川普現在沒有媒體的支持,法院很多時也是受媒體的威嚇,群眾是他剩下的唯一力量。未來就看這群眾威力可以發揮多少。 眼看今天的美國,跟南北戰爭前的衝突不遑多讓,似乎沒有一場戰爭都很難解決。
袁曉輝 2020-11-15
「川普主義」已經立足美國

「川普主義」已經立足美國

11/13/2020 雖然川普白宮繼續在全力爭取法庭上的抗爭,但私下也在準備「讓位」,川普今天在白宮的記者會說到「我的政府不會再度關閉封城,…無論是那一個政府」這是他第一次提到另一個政府。 今天與他通過電話的一個記者Geraldo Rivera說,川普很忿忿不平,但是他說一旦法庭抗爭不成功,他會退下來,和平轉移政權。但是越來越多人相信,他會在2024年出馬再選,因為憲法上他有權這樣做,以前也有總統這樣做過。Grover Cleveland在第一次競選連任後失敗,隔了一屆之後在1892年再出馬競選成功,一個人成為第22及第24任總統。 不過克里夫蘭第二次競選時僅57歲,而川普三年後將是76歲,其次在政壇三四年的時間等於一個世紀那麼長,會發生很多變化,誰都說不準未來是怎樣。如果他有意再出馬,媒體會拿甚麼樣威力來對付他?他只不過給媒體更多機會打壓他。 川普絕對有理由忿忿不平,他在四年任內做的事是其他總統一輩子也做不到的。但是媒體製造的印象是他甚麼也沒有做,還說他在毀滅美國,將他比美第三世界的獨裁者,比做納粹,比做白人種族主義者。拜登還未上台已經宣布要扭轉他的多項政策,民主黨內極左派:山德斯,AOC都蠢蠢欲動,把他們那一套迫不及待的要推出: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議,重新給WHO經濟援助,立即給予一千一百萬非法移民公民身分(全部成為民主黨選民),實施全民健保(包括非法移民),重新打開邊界歡迎所有人進來,改寫教科書,改寫歷史… 並不是川普自己一個人想再淌這淌渾水,但是他開始的川普主義Trumpism已經立足美國,他擴大了共和黨的基地,他團結了保守派,如果他退出,共和黨內還有這樣勇敢的人嗎?多數人被媒體一攻擊就退縮了。 11/13/2020 川普今天在白宮玫瑰園召開了記者會,澄清了幾件事,包括那個輝瑞藥廠Pfizer的確是參加了川普政府的Operation Warp Speed,還得到政府19.5億元經費,但是直到今天我還聽見電視評論員(及主持)說,輝瑞沒有參與川普政府的研發疫苗計畫,他們就有這樣厚臉皮的繼續說謊。 還有在輝瑞宣布成功研發疫苗之後,紐約州長康莫Andrew Cuomo 居然說:這是好消息,也是壞消息,…壞消息是,這疫苗在未來幾個月川普任內就可以分配,我們不能讓川普處理,否則拜登上台無法改變…要在他做錯之前先阻止… 今天川普就說:紐約州長基於政治理由要擱置延遲這疫苗的分發,所以白宮會跟所有州份商討分發疫苗的作業,唯獨紐約州除外…紐約州必須讓我們知道他們的想法我們再做決定,我們不能將疫苗發配給一個不相信我們的政府… 結果好多媒體又指責川普,說他將疫苗政治化。但是星期一康莫說那些話時,沒聽到有人批評他。 結果CNN立即把康莫請到電台去攻擊川普,「我們相信輝瑞,只是不相信川普」,好像這樣就不是玩政治。 事實是,這疫苗不僅以歷史上最快的速度研發成功,而且有90%的有效率,都是史無前例,以前都需要兩三年到七八年的時間,而且成功率都在五成左右,這都是Warp Speed的推動的成功,但是媒體一點功勞都不給這個政府。 不僅如此,川普政府這一次推動軍方,以及民間的合作,製作了極大數量的PPE,及呼吸機,讓美國很長一段時間都不必在國際市場購買這些配備。前幾年每遇到這一類危機,美國都要跟中國購買配備,那些都不知是哪一個政府的責任。 川普今天說了,第一批疫苗要給老年及有病的脆弱族群,以及前線工作人員,相信這樣的做法沒有人會批評。但是CNN在記者會後立即說:這是川普政府一連串tons of 無能之後,唯一的好消息…對於川普政府處理新冠肺炎所有的成績:提供足夠的病床,第一時間製造提供足夠的PPE,呼吸機…都不承認。今天川普說:沒有一個新冠病人在需要呼吸機時被拒絕,沒有一個需要病床的病人被拒絕…這都是事實。事實是醫療系統是州政府的責任,但是沒有一個州政府事先有足夠的準備及應付能力。事實是紐約州是新冠肺炎死者最多,比例最高的州,而且因為康莫的政策錯誤,讓已經感染的病人住進(回到)養老院,製造更多(幾千)病人死亡,但是媒體也從未檢討他的錯誤,康莫反而出版了一本書,大大吹噓自己。在處理新冠肺炎上的成就。 這種黨爭、政爭在華盛頓製造了一種有毒的空氣,而這種毒氣與傳媒有極大的關係。兩黨政爭本來是很自然的事,甚至在民主政治中是健康的,但是因為有媒體在中間每天挑撥離間,推波助瀾,讓這種競爭失去公平性,變成要置一方於死地的焦土戰爭。這一次大選,媒體幫助民主黨作弊,已經頻臨戰勝,但是媒體仍不滿意,仍然要將川普置之於死地而後快。紐約時報昨天刊出文章,說川普到目前不認輸,要挑戰選舉結果,這讓他與世界上著名的獨裁者:義大利的墨索里尼,非洲的穆加貝等等齊名… 川普的挑戰在憲法上完全合法,媒體及民主黨禁止共和黨驗票,才是違法的行為,而且今天只是大選後十天,他們就用這樣的攻擊語言阻止川普進行憲法權利。 媒體今天的態度可以預料到,即使川普下台他們都不會放過川普,會繼續攻擊,打壓川普,這是一種難以了解的仇恨,否則你不能解釋他們不僅仇恨川普,還仇恨支持川普的幾千萬選民。
袁曉輝 2020-11-14
讓小偷強盜修改刑事法

讓小偷強盜修改刑事法

11/13/2020 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Nancy Pelosi 說,新的國會開始之後,他們將修改(整頓)選舉法,似乎他們也知道目前的選舉法一片混亂。 這就像讓小偷強盜修改刑事法。預料他們不會取消ballots harvesting,讓各政黨選舉工作人員蒐集「無主的選票」,集體拿去投票站。他們也不會聽取共和黨的建議,規定投票時必須帶身分證。他們只不過是要粉飾自己的作弊行為,讓他們看起來更合法。 近來各評論員(包括共和黨議員)都認為,即使全部重新點票,川普都很難推翻選舉結果,因為每一個州要拾回幾萬張選票不容易。那些有良心的會說:因為不合法的選票早已經跟合法選票混在一起,很難一張張檢查。 到目前,川普陣營的律師已經找出很多的死人投票的事例(有名有姓,甚至有1900年出生的人還在投票),也有很多遷離該州的人投票,他們已經找出幾千個例子。然而這都要一個個查對,需要時間及人力。此外最大規模的作弊嫌疑,包括有幾個州將電腦的核對簽名機制關閉,完全不核對簽名;有些郡將幾萬張選票收到後立即跟信封分開,丟掉信封,無從查驗選票的合法性;有些州使用的電腦軟件會自動將給川普的票轉為給拜登;有人見到大選日還有人將空白選票集體送到,當場填寫;有郵局工人作證,上司叫他們將郵戳日期改到大選日之前…這些全部要經過證人宣誓,寫成法律文件向法院提出。之後再經過重新點票去驗證。然而因為合法及非法的選票都混在一起,能查出多少都是疑問。 其實只要ballot harvesting 合法存在,那就是比賽哪一個政黨的黨工更積極(更沒良心),選舉就無法公正。而民主黨食髓知味,他們斷不會禁止。 但是現在輿論的話筒控制在民主黨和他們的同夥手中,真理跟謊言完全顛倒。所有的話題都是川普不尊重選舉結果,川普不肯認輸,拜登已經當選了,他在號召團結…。他們忘了大選前希拉里說的:「拜登在任何情況下都不可以認輸」那一番話。那個CBS的60 Minutes主持居然詢問奧巴馬,對川普挑戰這次選舉結果,散佈選舉不公平的言論,對國家會有甚麼影響,而他說:「這都因為川普不認輸的性格…不過我最不能苟同的是,共和黨裡還有很多人不懂得從善如流,…這是很危險的破壞民主進程。」這表示甚麼?所有挑戰舞弊行為都是破壞民主?他忘了過去四年他們都沒有承認2016年的選舉結果,全力破壞川普的施政?   這一次2020年大選,由頭(競選)到尾(投票)都是由謊言編織的過程。而美國有一半的人參與編織這個極大的謊言,或是被這張謊言編織的大網包圍吸捲而不自覺。
袁曉輝 2020-11-14
川普強迫藥廠減價的後果

川普強迫藥廠減價的後果

11/12/2020 Pfizer 輝瑞藥廠的新冠疫苗選擇在大選後,拜登被媒體宣布「當選」後的第一個(工作日)星期一公布,早就引起懷疑,現在證實是該藥廠跟民主黨勾結的結果。 川普自從九月起就表示:新冠疫苗即將問世,新冠疫苗頻臨有結果,新冠疫苗會在十月底之前問世…當時媒體跟民主黨都說川普在催促新冠疫苗,以達到競選目的。是不顧國民健康的政治手段。民主黨更表示會抵制這疫苗,呼籲國民不要接受。 結果是這間藥廠拖到正好在拜登「獲選」之後立即宣布疫苗成功。而且拜登的聲明在當天說:「我們的醫療顧問昨晚獲悉這消息…」而根據川普政府的衛生部長Alex Azar,他們卻是在星期一才從新聞中獲悉此一消息。目前川普仍然是總統,但是藥廠卻先通知拜登「政府」。 而且配合這新聞,紐約時報在發布此消息時說,輝瑞不屬於川普政府的疫苗計畫Operation Warp Speed,也沒有拿政府的錢。意思是這項疫苗的成功與川普政府無關,他不可以領功勞,所有媒體也都這樣說。這純粹是謊話。之後輝瑞藥廠收回這句話,不僅如此之後還承認這項疫苗計畫確實是跟政府合作,而且用了20億元的補助。但是沒有一間媒體做正式的修正,所以前面一種說法廣為流傳。 至於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部分原因是,過去大半年川普為了緩和藥價,以行政命令削減了多種藥品的價格。這些都是面市已久的藥物,過去在藥廠壟斷下非常昂貴,一些糖尿病人,癌症病人,甚至憂鬱症病人,每年要花幾千,甚至數萬元買藥。記得過去幾年美國人經常集體坐巴士到加拿大來買藥,雙方藥價的差距到九成以上,(加拿大藥價不到美國十分之一)。民主黨的山德斯Bernie Sanders更組織這些巴士隊伍越過邊境買藥。川普知道後強迫藥廠減價,結果惹起藥廠的全面抵抗。這一次大選,這些藥廠除了捐獻鉅款給民主黨,還在電視上大作廣告攻擊川普。川普多次在群眾大會中提及此事,說他受到藥廠的龐大力量的攻擊。 除了藥廠,美國食品與藥物管理局FDA也在新冠肺炎出現後跟川普作對,(記得DC選區有95%投票給拜登,給川普的只有5%),這是華府的deep state存在的證據。FDA在大選前兩個月突然宣布,所有新的疫苗必須有60天的安全期,才可以面市。這是史無前例的規定。在疫情威脅如此嚴重的時期,卻明顯的阻止疫苗在大選前出現。 另一間藥廠Eli Lilly也巧合的在大選後的第六天(也是同一天)宣布,他們研製的治療新冠肺炎的抗生素通過了FDA的批准,可以給醫院做緊急使用了。這些都是讓人懷疑的過份巧合。他們全都等到大選後,確定拜登當選後才一一宣布。 大選前,媒體跟民主黨藉著一個記者的一句話,說川普不顧國民生命及健康,蒙騙新冠肺炎的嚴重性,日夜疲勞轟炸,打擊他的威信。事實則是,他們做的事才是為了政治目的不顧國民健康。  
袁曉輝 2020-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