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啟濃相關文章

蔡英文面對韓國瑜,要用非典型戰術

蔡英文面對韓國瑜,要用非典型戰術

這將是一場非典型的總統選戰,民進黨如果還無法理解,面對的是充滿感性與群眾魅力的對手,將會失去機先,無法擬定合適有效的選戰策略。
陳啟濃 2019-07-17
這場畢業典禮 絕不會忘記

這場畢業典禮 絕不會忘記

因為海漂相機結緣,日本女大學生椿原世梨奈為了實現諾言,特地搭機趕來台灣,參加蘇澳岳明國小的畢業典禮。因為淨灘活動撿拾到相機,透過網路無遠弗屆的效力,得以物歸原主,小學生和日本大學生結下跨國情誼。更難得這份友誼能夠延續下去,在畢業典禮當天,特別到場祝福,這份心意彌足珍貴。 日本女大生椿原世梨奈(黑衣者)今天出席宜蘭縣岳明國小畢典,與小朋友熱情擁抱。(記者江志雄翻攝)   從這樣的溫馨互動中,看到了人與人的情感,是可以跨越國界、突破距離的,堅守真摯的價值與意義。 人生的幾場畢業典禮,官員民代不會少,因為他們可以藉機曝光,增加知名度,展現對教育的關心;五花八門的禮物不會少,除了促進消費,很多禮物都用不到而丟到一邊去;熱歌熱舞的演出也不會少,只是在聲光刺激下,熱鬧一番後,激情會退卻。 這場日本大學生趕來祝福岳明國小學生的畢業典禮,畢業生會記得因為那一天的淨灘活動,大家做了一件有意義的事,跟日本大學生結下的友誼,在他們人生很重要的時刻,接受幫助的人轉換成祝福他們的人。他們透過這次的經驗,會更加相信,人與人的友誼,不會只是建立在地位與財富上,而是他一生做了哪些讓人難以忘記且很有意義的事情,深刻地讓對方一直持續懷念與感激。  (作者為南投縣水里國中校長)
陳啟濃 2019-06-28
一個地方記者離職的啟示

一個地方記者離職的啟示

  陳啟濃/水里國中校長 認識中國時報廖姓地方記者已經12年了,第一次接觸他,是學校的英語話劇比賽,請他來採訪報導。對他的印象是正直樸實的一位記者。近日看到他在FB發布的一篇文章,對他忠於新聞職業倫理,以及守護台灣價值的決心,不惜辭去《中時》記者的工作,由衷地感到敬佩。 《中時》自從余紀忠家族退出經營,旺旺集團接手,整個報社的言論完全走樣變調。言論自由雖然是民主價值,但報紙如果老是從威脅台灣的中國立場出發,站在違背台灣的利益與安全的一方,幫著中共的陰謀打壓台灣,這已經不是言論自由,反而犯了嚴重國家忠誠的問題! 十幾年前阿扁擔任總統時,大力推動台灣主體化的政治工程,徹底從文化的發展上,走出台灣本位的方向。而且努力讓國家的意識和文化上的意涵脫離,不再讓中共老是用文化血緣的理由,為統一台灣找出合理化的說法。 當時筆者就常常發表台灣意識的文章在時論廣場,十幾年前的《中時》,秉持開明的立場,捍衛台灣自由民主的價值,容許眾多具有台灣主體意識的言論發表,不管投稿者的政治傾向,不管政黨立場,百花齊放,成為當時跳脫「藍綠對立」,中立、開放與包容的新聞風格。 黃國昌與館長提倡「拒絕紅色媒體」,引發親中人士的反彈,提出「言論自由」與可以容許「主張獨立 」的媒體存在,為何不能讓「主張統一」的媒體生存。 這樣的說法還真的是徹底利用民主自由的好處,來打擊並摧毀自由民主的價值。極權、專制與黑箱的中共政權,用盡全力破壞台灣的民主生活,並且文攻武嚇想要佔領台灣,為了保衛台灣的民主自由價值與永續生存,當然要有所防範,這個機制就是要替台灣的媒體把關,不讓侵害台灣國家利益與安全的媒體,刻意利用假新聞與對中共歌功頌德的百般討好,迫使台灣人失去警覺心,這就是全民國防中的心防。 再說「主張獨立」目前的爭執在於「台灣」取代「中華民國」,在於凝聚與確立台灣的國家地位,形式上的討論可能的方向。而「主張統一」可就是要活生生地拿去台灣人的民主生活方式,將台灣的主權讓渡給中共,在根本上是叛國問題,兩蔣時代叫做「叛亂」與「投共」。 從廖記者身上看到知識份子的良心,從《中國時報》在旺旺集團經營下的轉變,看到中資的介入,造成媒體國家意識的淪喪。小蝦米遇到大鯨魚,雖然會力不從心,但台灣人民這一片民主大海的決心,還是能夠容下小蝦米,眾志成城可以趕走大鯨魚。
陳啟濃 2019-06-23
五年級大叔的亡國感

五年級大叔的亡國感

  陳啟濃/水里國中校長 每次的總統選舉,國家認同與定位總會成為選舉話題,候選人的主張與理念,往往成為選民投票的決定因素。2020的總統選舉,當然也沒有例外,正因為習近平對台灣發出「一國兩制」的議題,蔡英文因為立場明確,悍然表示絕不接受,為自己的民眾支持度,節節上升。然而台灣的未來,不可能只拒絕中國的一國兩制,就能夠凝聚全體國人的國家認同,還有很多艱難的路途要勇敢踏出面對。 我是五年七班,成長於「反攻大陸、解救苦難同胞」的世代,從小寫作文,老師都會指導末段一定要以反攻復國做總結。政府建構「中華民國」的國家形象,在每位純真中小學生的心靈深處。我們被洗腦「反台獨」,黨外團體、民主人士是製造社會動亂的亂臣賊子,所以五年級的大都是在黨國思維下學習與成長。 當然我算是異類,喜歡看書,特別是政治雜誌,大學雖是進入師範體系,但一直獨來獨往,嚮往當初放棄沒就讀的台大生活。我心目中從小眾下的國家形象,早已崩解後又重建,那個反共復國,不再被人提起,反而開始有人認同一個中國,主張統一,想讓台灣投入中國的懷抱。 太陽花運動,許多我們這年紀的大叔,都說年輕人中了民進黨的毒,從小在民進黨阿扁的執政下接受教育,國家認同早已偏差,不想當中國人,不再主張自己是中國人。其實我從高中時代,認識了228事件,知道有白色恐怖,又閱讀了許多外國人角度看台灣的歷史,知道中華民國只是借住台灣,台灣人有權組成自己的政府,成立自己的國家,現在我更堅定的主張,國別認同上,我是台灣人。 蔡英文不接受中共的一國兩制,相信大多數的國人也不會接受。但不管國民黨執政,或是民進黨執政,政治意識都很接近,都是屬於中國人的意識形態,用政治上的中國,思考台灣的未來。充其量只是「華獨」與「華統」的區別,國民黨主張統一,民進黨主張「華獨」,在中華民國的旗號下治理台灣,繼續享有政治資源,繼續方便統治,不圖積極進行台灣的國家建構工程。 「中華民國」這個國家早在1949年就已經滅亡,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國民黨政權卻來到台灣,繼續佔有台灣這塊民主自由聖地。台灣人無知且卑微地不知道要建立屬於人民與土地,具有台灣主體性的國家地位。蔡英文和馬英九執政,說穿了就都是盡力讓中華民國的法統地位合法化與合理化。比起中國用一國兩制想統一台灣,蔡英文繼續用中華民國欺騙台灣人民,也同樣卑劣。 當美國都用台灣的名義來稱呼我們,等同是國家的識別,我們還要抱著中華民國這個招牌,除了能滿足那些主張統一的中華民國遺族,台灣只會讓自己繼續陷入國共內戰的延長賽中,中華民國苟延殘喘,用解決內戰問題,中共追打得理由充分。聰明的台灣人應該認清,想當總統坐大位的人,不能對美國與世界各國的善意,裝聾作啞!
陳啟濃 2019-06-21
誰跟你是兄弟

誰跟你是兄弟

  黃智賢去廈門參加「海峽論壇」,稱「一國兩制」是中國「對台灣最大的尊重與體貼」。柯文哲父親心疼兒子被圍剿,也針對柯文哲提出的「兩岸一家親」,做出「中國是哥哥、台灣是弟弟」的解釋。 黃小姐和兩位柯先生,顯然都無法理解與認同台灣人的感情,台灣人不僅無法接受意在併吞的「一國兩制」,更不會接受因貪腐、專制與黑箱成為世界公敵的中國,做為台灣的手足。 黃小姐的說法顯然是在討好中共,意圖讓自己成為中共的座上賓,往來中國可稱心愉快,跟許多參與中共國家會議的台灣退休將領一樣,替中國幫腔,砲口向內打自己台灣。近日香港的「反送中」抗議遊行,轟轟烈烈,等於是在向台灣說明,沒有所謂的「一國兩制」,只有不惜流血流汗,才能捍衛民主生活的人權尊嚴。 黃智賢的說法,其實也呼應了中共處心積慮想要併吞台灣的野心。中共的外交手段,跟它的對外談判模式一樣,本身實力不夠,就使出以拖待變的伎倆。對於台灣的統一方針,就是千方百計籠絡討好許多台灣的退休將領、政治人物,以及媒體人。愚昧的人士,得了一點便宜,或許有任何的條件,就充當中共的代理人,欺騙台灣人︰中共願意尊重台灣人並體貼台灣人,即使統一,也會尊重台灣本來的政治體制。 台灣的國家地位,要靠全體台灣人捍衛與守護,任何國家都不能提出「一國兩制」的要求。而台灣的國家尊嚴,更不是建立在如同當年宋朝和遼金蒙古之間,在互稱兄弟的政治騙局下維持生存,而是要靠自己堅強的國家力量,捍衛國家安全與保障人民生活的尊嚴。 (作者為水里國中校長)
陳啟濃 2019-06-19
初選勝出後,蔡英文的五項功課

初選勝出後,蔡英文的五項功課

    蔡英文雖然初選勝出,然而到連任之路,還有許多方向需要努力。 一、對賴清德與支持陣營的感謝,展現出王者的大度。本來民進黨的總統大選很低迷,如果只有蔡英文一枝獨秀,無法炒熱氣氛。因為有了賴清德的投入初選,焦點再度回到蔡賴初選的話題上。蔡英文選情漸漸看好,最要感謝的人,正是可敬的對手賴清德。 二、表現對獨派人士的風度,親自拜會請託,凝聚民進黨的團結氣勢。其實在賴清德參與初選前,獨派已經對蔡英文失去信任感,甚至公開希望她不要參選連任。雖然有這些風風雨雨,畢竟獨派大老們是民進黨的開路前輩,創黨元老,為台灣的主權與民主,曾經不惜流血流汗出錢出力。即使路線不同,蔡英文也該謙卑求教,尋求支持。 三、修補與軍公教的關係,讓軍公教感受尊重與榮譽。雖然退休金的改革,是必走的國家工程,然而退休金的改革,無庸置疑,速度過快,手段粗糙,結果傷人。誠如賴清德初選期間所言,應該對年金改革做一些小幅度的修正。許多現職人員最不能接受的,就是被剝了二層皮,退休金減少,退休年齡又要延後。這樣的結果,會造成公職人員的老化,走上「想退休卻無法退休」,勉強「能撈就撈,能混就混」的慘境。 四、國家認同工程的凝聚。不管國民黨總統初選誰出線,蔡英文終將和國民黨的對手,在台灣的國家認同與地位上提出意見。如果還只是按以往的手法,開口閉口喊台灣,卻還是死抱著中華民國的招牌,假如國民黨候選人,公開表示不能接受一國兩制,甚至提出「一中各表」,要國人一起守護中華民國。蔡英文在捍衛台灣主權的議題上,將會漸漸失去優勢,甚至讓人失望。 五、對於國人的質疑,要誠實面對。蔡英文應該感謝賴清德,這次總統的黨內初選,等於是總統大選的模擬考試,讓蔡英文演練,正式選舉展開後,國民黨對手可能提出的所有抹黑、攻擊與質疑。這些賴清德支持者,初選時所有提出的議題與疑慮,蔡英文應該好好思考與準備。 陳啟濃/水里國中校長
陳啟濃 2019-06-14
國立改市立,天堂變地獄

國立改市立,天堂變地獄

  台中市議員上週在議會提出,自從國立高中職改為市立後,市府財政負擔更加沉重。包括教職員薪俸跳級、退撫基金以及每年教育部補助經費的地方自籌經費,加總就要花上幾億,排擠到市府其他預算。這樣的困擾與造成的問題,其實幾所國立改市立的高中職教職員感受最深刻,除了經費問題,學校的自主性變質,將讓學校的文化產生改變,時間越久,狀況會更明顯。 然而同樣是屬於國民教育的範圍,憲法特別明文規範,在經費上要保護國民教育階段的學校,卻由於教育人事經費逐年增加,排擠到學校經常門與資本門的經費,而且國民教育歸地方政府管轄,產生城鄉資源不均,學校各項經費有如天壤之別。台中市國立高中職收回台中市才短短二、三年,就已經有民意代表感受到,市長盧秀燕還建議「國立大學認養」。全國各縣市的中小學,數十年來在慘澹的環境下,常常要面臨到處討經費,讓學校有安全舒適的教學環境,卻還是趕不上都會學校豐沛的教學設備。 憲法保障的國民教育,為何有不同待遇?難道這不是造成城鄉落差更加惡化的無形殺手?常常遇到有些認識的家長,只要經濟情況允許,總會把孩子往都市學校送,他們的理由都是擔心孩子在鄉下學校,所受到的教學條件比不上都市學校。從台中市高中經費的問題,不正可以印證家長的擔憂,其實是很有道理的。 有好多校長同儕跟我一樣,常常為了學校的需要,那怕只是幾萬元,都會透過各種關係,拜託議員的配合款幫忙。但議員的選區範圍大,服務的選民學校多,經費也有限;再說,國立學校經費直接跟教育部申請,縣市學校則須透過地方政府統整所有學校的需要再報部。同樣是憲法保障的國民教育,因為層級不同,受到的待遇就有天壤之別。 建議政府全面思考中小學隸屬的層級問題,不該因為國民所居住的縣市不同而有差別待遇。 (作者為水里國中校長)
陳啟濃 2019-06-12
一面國旗兩種象徵

一面國旗兩種象徵

韓國瑜在總統府前的造勢活動,中華民國國旗遍地飄揚,這跟美國軍校畢業典禮中華民國國旗也公開亮相,有不同的意義。雖然也是展示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美國政界卻以台灣的名義,來稱呼台灣的國家稱謂。而韓國瑜的造勢,群眾守著一面早已死去,空有中華民國的名義,卻繼續代表台灣的國旗。而美國政府當局,雖然讓這面中華民國國旗公開展現,但他的意義卻是承認台灣的國家地位,用台灣的名義來稱呼我們的國家。 我國畢業生開心拿起國旗揮舞。(路透) 這樣的對比,美國其實是在暗示台灣,國旗只是一面象徵的意義,台灣是不是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才是問題的關鍵,也會是美國關注的焦點。這面國旗,讓台灣停留在國共內戰的國共兩黨,能夠延續政治上的籌碼,中共提出的一個中國,國民黨一起附和,卻各懷鬼胎。國民黨希望中共勢力能實質影響台灣,保有繼續在台灣掌握的政治資源;中共的目的卻希望將台灣納入中國的不可分割的領土,繼續用中國的名義來保有對台灣的統一基礎。 然而,這樣的國共陰謀,卻是和台灣的民主自由原則大相違背。因為當中國的五星旗可以大肆在台北街頭招搖,中華民國的國旗,卻只能淪為統一陣線的政治團體,作為愛護中華民國的一種象徵意義。同樣的這一群人,卻無心也無法讓青天白日國旗在中國大陸飄揚。 這是注定不對等不公平,而且沒有理解,因為中國硬要收服台灣,中華民國國旗只能成為暫時的政治符碼,中共可以假裝拋下國共內戰的對立與爭奪,原因當然是要讓中華民國的暫時性存在,換取對台灣的爭奪權力。中華民國繼續存在,借用青天白日國旗飄揚在台灣,中共就能繼續擁有對台灣掠奪與佔領的合理藉口。 國家的內涵是人民、土地、政府與主權,國旗從來不是國家構成的要素。政治人物特別是有心參選總統的人,之所以運用國旗的象徵,來建構自己充分的愛國理由,當然就是要騙選票,贏得選舉。一天到晚檢視別人有沒有唱國歌,有沒有愛護國旗,只是注重虛假的愛國情感,一點也沒有追求國家真正獨立尊嚴的地位。一邊喊著中華民國,一邊卻進行統一的密謀,只會讓台灣的國家地位漸漸消失。 美國人用台灣的國旗,讓全世界承認台灣的國家地位,韓國瑜的造勢活動,卻用國旗來呼應中共,台灣是中國的內政問題。同樣一面國旗,卻有不同意義與訴求。台灣人要認清,是國家地位重要,還是那面隨時可以變更的國旗重要。再說國旗是在凝聚愛國家精神,不是用來強調自己的愛國行為,或是彰顯別人的不愛國。 陳啟濃/水里國中校長
陳啟濃 2019-06-03
支持者若失去熱情,只能迎接失敗

支持者若失去熱情,只能迎接失敗

  陳啟濃/水里國中校長 這次總統大選,許多意想不到的人物紛紛出現,冒出頭的速度超乎想像。而民進黨從2016全面執政,但目前施政低迷的情形,也讓人大感意外。深綠的支持者,對民進黨失去熱情,中間選民,對曾經寄予厚望的改革,也徹底失望。民進黨多年來標榜的民主、本土與改革,早已蕩然無存。這樣的局面,孰以致之? 從「東奧」正名,到「喜樂島」活動,執政的民進黨都是站在反對的一邊,如果這樣的政黨標榜本土與民主,誰會相信?於是深綠選民漸漸深切體悟到,本土與民主不能被民進黨綁架,支持台灣走向國家的主體性,建立台灣的本土價值話語權,不應該成為民進黨的專利。 如果擔任總統只會在中國提出「一國兩制」,才出來嗆聲「我們不接受」或「台灣的國家地位不容挑戰」,三年來卻對於國家體制主體化本土化的進程,毫無進度與作為,這樣低級的伎倆,國小學生都可以做得到。 陳水扁第一次執政國會不過半,支持者都還願意寄予厚望,用選票支持他連任,因為阿扁凝聚了本土台灣人的力量,而這份力量,正是民進黨生根茁壯的最大能量來源。短短三年,蔡英文讓這份力量渙散,傳統民進黨的支持者,本土派的改革者,紛紛離去,懷憂喪志。 阿扁第一任總統,雖然也是罵聲連連,但指責謾罵之聲都是來自國民黨的在野勢力。基本上深綠的支持者,都還是愛護有加,情義相挺。同樣的第一任,蔡英文許多的批評與否定的意見,卻都來自民進黨的傳統支持者。 所謂的可以共患難,卻無法同富貴。民進黨低迷時,人民有所期待,扶植他的勢力長大後,卻淪為少數人的政黨,讓少數人掌控了國家機器,假借民主與改革,樹立了個人與派系的勢力,讓這個黨,離人民越來越遠。 失去了民主價值、本土意識與改革精神,我們要問,民進黨還剩下甚麼?比起國民黨有何差別?如果國民黨大膽提出主張的「九二共識」就是捍衛中華民國,來抵制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樣的政治訴求,恐怕民進黨黔驢技窮,就玩不出甚麼把戲,加上早已失去支持者的熱情,一旦總統選舉,一定會輸到脫褲子。 讓支持者徹底失望的最後一根稻草來自這次總統初選辦法,利用多數暴力破壞既有制度,違背民主原則,用盡心機為特定人士量身訂做,政治野心昭然若揭。蔡英文和民進黨目前的當權派,不要忘記,你們的權力來自人民,人民既然失去熱情,找不到投票的理由,蔡英文倘使初選勝利2020出來競選,假如敗選,輸的一定是因為傳統的深綠民眾,對民進黨不再寄予期待,放棄投票。
陳啟濃 2019-05-31
聰明的總統候選人會知道,怎能拿瑞士跟台灣比

聰明的總統候選人會知道,怎能拿瑞士跟台灣比

韓國瑜:「瑞士有60多年都不是聯合國會員」。(記者黃旭磊攝) 陳啟濃/水里國中校長   如果一個缺乏國際觀,對台灣的歷史又不夠認識的人,有機會成為政黨總統候選人,那是該政黨的水準不夠,倘若真的當選,更是人民的悲哀。 韓國瑜拿瑞士來比照台灣,台灣不比瑞士幸運,瑞士天然資源維護得很好,而且自己當家作主,從未有外來政權主政。台灣400年來,飽受外來政權的剝削,不把台灣當故鄉。台灣曾經有機會勝過瑞士,但我們錯過了許多機會。台灣如果能妥善維護森林資源,現今單靠發展觀光,就能夠民富國強,現在破碎的國土,當年的政權短視近利,心不在台灣,該負起最大的責任。 瑞士的優勢,當年雖然還未加入聯合國,因為全民意志通過永久中立國,在周遭的強鄰環視下,剛好保持均勢,保持和平的局勢。然而台灣卻不一樣,背著「中華民國」,受到中共的打壓,不讓國際社會接受國家的地位。中共無所不用其極,利誘我們邦交國,跟台灣斷交,甚至運用影響力,讓台灣無法參加國際組織。 怎能拿瑞士跟台灣比,瑞士人民團結一心,國家認同堅定。我們連改用台灣名義參加日本東奧的公投,還受到中國勢力的惡意醜化,國人徘徊在混亂的國家認同局面中。 瑞士的經濟來自以天然環境的優勢,發展觀光,以及開放的國際金融投資環境。高山與森林,成就了瑞士是人間天堂的美名。台灣也曾經有這樣優美的天然環境,高山與森林,而且台灣的森林世界聞名,獨具特色。因為台灣的氣候與高山,擁有數千年的檜木林。這些檜木森林,全球獨一無二,對於台灣的水土保持,具有關鍵性的作用。 然而國民黨來台灣後,抱持過客的心態治理台灣,對於森林資源的開採,趕盡殺絕。據筆者一位信義鄉的親戚,30、40年前在山林擔任伐木工,在他們手下砍伐下來的檜木,成千上萬棵,每塊木頭的寬度,都需要幾人環抱。 這樣的開採,等於放棄台灣的心態,比起日治時期日本人,日本人還懂得分區分段,而且知所節制,邊開採邊造林,有心在台灣永續經營。這樣靠開採森林的經濟發展,只是圖利了特定的商人,官商勾結,耗盡天然資源,卻中飽私囊,台灣人民只賺到辛勤付出勞力的微薄工資,卻賠上了台灣世世代代國土破壞的悲劇事實。 瑞士人愛國,確保國家中立地位的歷史,以及為了保護天然資源不遺餘力的經營國家,應該讓想擔任台灣總統的人,體會到要有更堅定的國家意識,不能腦袋只想讓渡國家,搞什麼「一國兩制」,更應該認清,台灣的天然資源過去曾受到國家機器嚴重的剝奪與殘害,導致國土殘破不堪,災禍連連的歷史。他國的借鏡,可以鑑往知來,有心競選總統者,該思考如何凝聚國人台灣意識,落實天然資源的保護與永續。
陳啟濃 2019-05-27
贏得人民尊重,才能贏得選舉

贏得人民尊重,才能贏得選舉

陳啟濃/水里國中校長   讓中執會討論總統初選辦法攤在陽光下,現場實況轉播,讓民眾了解每個人發言的立場,雖然意見紛擾,各執一詞,但這樣開放進步的作法,值得為民進黨的民主作風喝采。 民主的價值要守護,而政黨正是實現民主價值的推動政治體,在這場黨內初選,卻讓民眾大大對民進黨的價值懷疑。初選的過程,贏得尊重與信任,不一定和贏得選舉互相違背。只是當過程無法贏得民眾的信任與尊重,一定會影響勝選的希望,況且失去信任與尊重,這樣的黨會很難翻身。 林錫耀說初選主要是希望推能夠贏的人出來,但他對黨的制度不尊重,等於是不尊重選民,這樣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只會讓人民唾棄。他認為中執會的決議就代表民主,其實這是片面式個人目的的假民主,遵守黨的原則,用制度來保障所有黨員的公平競爭,這才是真正的民主。 正如林俊憲一再強調的「初選辦法不能任意改變」,已經制定的辦法,因有人參加初選,而能任意延期與修改,這表示當初制定的辦法,草率行事,對所有黨員與人民不負責任。具體的民調方式,對比參照的對象,這些本來就有訂下規範,怎能因人設事,任意修改。 然而黨中央的態度還是讓人尊敬,秘書長羅文嘉認為制度、規則如果要改,一直改要讓對方接受。對方如果不願接受,也只能按照原來的制度與規則進行。黨主席卓榮泰更讓人肅然起敬,認為無共識就依照制度,以維持程序上的公平正義,政黨要能贏得社會的認同與人民的支持。秘書長和黨主席的這些話,真真正正是民進黨總統能勝選的珠璣之語,一個真誠、實在、公平、公正的政黨,贏得人民尊重後,才能贏得選舉。
陳啟濃 2019-05-24
中一中校友的「民主啟蒙」

中一中校友的「民主啟蒙」

回憶三年台中一中的生活,真的是我的民主啟蒙時代。高中以前過的都是有志於學的勤學生活,上了高中,從同學身上及生活的經歷,啟蒙了我的民主觀念與台灣意識。
陳啟濃 2019-05-16
回應全教產:老師應該是「特等公民」

回應全教產:老師應該是「特等公民」

比較了這麼多老師、公務人員與勞工的請假日數與方式,老師應該是「特等公民」,一點也不像「二等公民」。與其爭取「勞動節」放假,建議利用勞動節這一天,老師們可以融入教學,教導學生職業神聖,敬業樂群的服務精神吧!
陳啟濃 2019-05-01
端正劣質校園文化的三要件

端正劣質校園文化的三要件

按教育社會學「衝突學派」的論點,教育體系本身是廝殺的戰場,是搶奪資源的奮戰。這樣的立場,剛好呼應了立法院明天將進行逐條審查的《教師法》修法,家長與校長同盟,捍衛學校的存亡滅絕,而教師團體則全力維護本身的權利與自主性。的確,合理制度的訂定,才能讓彼此的征戰休兵,回歸到教育的初衷「學生學習上的需要」。法的基礎是民主國家大家遵循的共識,也只有透過法律的訂定,才能促進學校的興革。 然而家長團體只看到不適任老師的處理,卻沒有警覺出這1、20年來,教育現場產生的鬆動與危機。不僅不適任老師處理不了,學校能否有積極的氛圍,快速有效地反映社會發展的需要,甚至明確實現教育改革的要求。顯然這樣的現象,是很難在教育現場實現。因為目前的學校組織文化,存在很大的漏洞與盲點,包括負責教學成敗的校長「有責無權」;承擔學校校務發展重責的行政團隊,往往膽怯失能;而部分該負起實際教學責任的老師,卻又頑固僵化。所以只有貫徹「校長有權」、「行政有能」、「教師有責」這正三角形的均衡力量,才是解決目前校園積重難返的因循苟且文化,維護學生良好品質的受教權。 家長團體只看到不適任老師的處理,卻沒有警覺出這1、20年來,教育現場產生的鬆動與危機。 1.校長有權:學校本該是首長制,校長負辦學成敗之責,然而眾所周知目前的校長遴選制度,教師工會具有很大的影響力,校長聘任成為教師團體可以掌控與操弄。校長受制於老師,員工票選總經理,不倫不類。這是導致學校領導走向無能,制度上的殺手。這幾年出現積極認真的校長,卻無法連任的現象,正是教師團體串聯各政治團體的影響,所產生的現象。當校長只求自保,無法帶動老師,不圖開創新局,這樣的學校成了一攤死水,談何教學創新? 2.行政有能:目前法令沒有明確規範教師有擔任行政職務的義務,校長沒有權力選擇適才適所的行政人員,所以許多學校的行政人員不穩定,造成資淺老師擔任行政主管,在經驗與資歷上,缺乏領導的威信與能力,於是學校整體行政團隊淪為教師團體的應聲蟲,無法發揮行政上該有的監督與考核機制。因為許多教師的狀況,需要行政人員即時的發現、關心與輔導,才不會讓情況繼續惡化。然而目前的狀況,行政人員並沒有體認自己的責任,造成另一層面的師師相護。 如果將行政職務訂為教師的義務,校長化被動為主動,可以物色適宜的行政人才,打造學校優質效率的行政服務團隊,才能實現現今教育政策上的理想。 3.教師有責:由於目前制度上的設計,政府教育政策上的實施,責任大都落在行政老師的身上,許多的計畫、研習與考核,造成現場的老師無法深切體會到改變的迫切性。另外是學校環境長久來安逸鬆散的文化,老師不願改變,甚至安於現狀,還是可以繼續安穩地上班,甚至待遇福利依然,教師欠缺自我成長的動力與外在的壓力。當初的教師分級制,雖然立意甚佳,鼓勵積極認真的老師,得到更多實質的肯定,卻也因教師團體的反對,而無法順利立法來推動。 教育因為涉及到資源分配以及人力使用,本來就不可能一團和氣,教育部長久以來的教育哲學太過於傾向結構功能論,認為老師都很認真,學校都沒問題,卻不想認真面對教育比較黑暗的一面,積極處理改善校園劣質文化的一面。 校園劣質文化當然不是一天造成,當學校的校長淪為精神領導,又處處受到制約,成為各方爭鬥的犧牲者。而學校的行政團隊,體認不到該有的任務,無法發揮督促與帶動學校發展的力量,這樣的環境下只能姑息養奸,於是更多的問題老師、不適任老師,長久下來處理不了,其實是制度上造成的,教評會只是最後之惡。 陳啟濃/水里國中校長
陳啟濃 2019-04-28
「人人有飯吃」與「高雄發大財」

「人人有飯吃」與「高雄發大財」

  陸委會主委陳明通上廣播節目,說出人只求溫飽和禽獸沒兩樣。有聽眾認為這是對於韓國瑜一廂情願依靠中國的立場,不惜出賣自己靈魂,晉見中共統戰官員,這樣背棄台灣尊嚴的行為,所做出最沉重的批評。 陳明通的一番話,不只可用來檢驗韓國瑜,對於台灣的教育人員,也可以適用。教育人員最精通的「馬斯洛理論」,指出人類最基本的需求是物質,最上層的則是尊嚴與自我實現。然而這幾年,看到那麼多教育人員紛紛到中國「朝聖」,接受落地招待。其實教育人員的待遇已經不算少,每年寒暑假出國最頻繁的應該屬教育界。但為何還要接受中共招待,這其實是潛藏在人性的「撿便宜」心態,亦即國民黨陳庚金講過的「能撈就撈、能混就混」的人生態度。 就像記者問韓國瑜,對中共軍機越線挑釁有何看法,他還是以玩世不恭的態度回答,他的腦子一直想著的,是芭樂怎麼賣出去。韓國瑜碩士讀的是東亞史,應該有讀通共產黨的花招,現學現賣。當年國共在東北短兵相接,除了國民黨的腐化,共產黨提出「人人有工作,人人有飯吃」的響亮口號,打動應該說欺騙了許多東北人心,所以國民黨軍一路潰敗、退出東北。 所以韓國瑜配合中國打經濟牌,希望台灣政府讓政治休兵,製造一種假象,好像我們的政府是「麻煩製造者」,一天到晚製造恐懼給人民。看到韓國瑜的競選口號「人進來,貨出去,高雄發大財」,這跟當年共產黨在東北的口號「人人有工作,人人有飯吃」,有同樣的手法。 然而台灣現在至少人民衣食無虞,許多企業堅守台灣,反而賺大錢,不像許多投資中國的企業,錢入中國、債留台灣。台灣人不需要為了發展經濟,對中共低聲下氣,接受他們的頤指氣使。說穿了,這些教育界與韓國瑜之流的行徑,用古代的一句話「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最能貼切說明了。 (作者為水里國中校長)
陳啟濃 2019-04-05
國民黨為何希望蔡英文選總統?

國民黨為何希望蔡英文選總統?

    陳建仁退2020副總統,是希望成全「蔡賴」配,然而「蔡賴」配八字還沒有一撇,未必成局。翻攝陳建仁臉書 陳啟濃/水里國中校長   這幾天蔡總統和副總統的一些談話,特別是針對2020的總統選舉,個人非常不表贊同。 先從副總統談起,他表態要讓位不連任,這真是護主心切。歷來台灣的總統選舉,都是先決定總統候選人,再由總統候選人找副總統的人選,任何政黨都一樣。既然民進黨推誰出來參選總統都還沒確定,何必急於表態不繼續擔任副總統候選人。所以陳建仁的表態,不僅流於急躁,而且有違常態,對於蔡英文的維護動作太明顯了。 再說到蔡總統提出利民進黨只有團結,才能贏得選舉,這更是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說。政黨團結,都不一定能勝選,何況不團結。但只希望蔡總統,不要將團結的定義,無限地誇張放大。只要有人出來挑戰,難道都是造成不團結的禍首?民進黨號稱民主進步,當然在民主程序,特別是選舉制度候選人的產生上,更該有一套值得驕傲的方式。   陳建仁退2020副總統,是希望成全「蔡賴」配,然而「蔡賴」配八字還沒有一撇,未必成局。陳建仁是愛蔡英文多,還是愛民進黨多,如果能愛台灣多一點,就知道怎麼做了,閉嘴叫好。蔡英文當然希望連任,但不能違反民主程序的繼續成為參選人。如果是密室政治、黑箱政治、大老政治、委曲求全的政治,民進黨的精神在哪裡?   當親共名嘴都說,很認同陳建仁的氣度,說他是針對總統候選人,讓民進黨有協商、協調的機會。不樂見民進黨繼續執政的人,都滿心期待蔡英文有機會成為民進黨候選人,因為穩輸的,國民黨才有機會勝選。這不是很明顯了嗎?蔡英文和陳建仁如果能夠愛台灣多一點,不要只是私心自用,讓本土政權能夠贏得2020總統選舉,有機會繼續執政,這才是大是大非吧!
陳啟濃 2019-04-01
國民黨、韓國瑜和歐陽龍之流,知道「何謂台獨」嗎?

國民黨、韓國瑜和歐陽龍之流,知道「何謂台獨」嗎?

    國民黨、韓國瑜和歐陽龍之流,他們心中反對台獨,是不想讓台灣走出中國,台灣已經獨立,不需要再宣布要獨立,台灣的未來由所有台灣人決定,不是總統個人能夠決定。圖為歐陽龍與女兒歐陽娜娜。資料照片/翻攝歐陽龍臉書 陳啟濃/水里國中校長   賴清德參選總統,為了怕國人對他的「務實台獨工作者」的主張,有所誤解,並讓反對「台獨」者放心,因此發表一篇聲明。特別強調,台灣已經獨立,不需要再宣布要獨立,也同時主張,台灣的未來由所有台灣人決定,不是總統個人能夠決定。   正因為台灣有一部分人,因為歷史因素,以及黨國思想的遺毒,正如韓國瑜的偏頗觀念「台獨比梅毒可怕」。其實從國民黨來到台灣,國民黨和共產黨,對於台灣的前途,都有共同的主張,不願意讓台灣自治、獨立。因為台灣的地理位置重要,台灣人民勤奮,國共兩黨怎麼可能放棄台灣這一塊肥肉。所以幾十年來,國共兩黨共同打壓台獨,名義上是反對台灣走向獨立國家的發展,本質上卻是不想失去掌控台灣的野心在作祟。   於是主張台獨者,可以跟反對台獨者反問一件事「何謂台獨?」相信主張台獨者,像賴清德這樣自稱「務實台獨工作者」跟韓國瑜這種視台獨為洪水猛獸者,他們心目中的台獨,存在不同的意象、主張與做法。   基本上國民黨和共產黨都是用中國的立場看待台獨,不願意台灣成為主權獨立的國家,或是成為一個正常的國家。所以國民黨來台灣,解嚴前數十年,教科書還是教我們中華民國是秋海棠的地圖,還是用大中國的歷史來編教科書。毛澤東想解放台灣,蔣中正想反攻大陸,利益雖有不同,但是他們都不希望台灣有走向獨立國家的一天。因為對毛對蔣,對共產黨對國民黨,統一最有利可圖。   然而早在1996年台灣第一次總統民選,台灣人行使公民的民主權利,用選票投出自己的台灣總統,就已經證明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國民黨、韓國瑜、歐陽龍這些黨國利益者,以前有國民黨的利益,現在有共產黨的利益,他們心目中的國家,根本上不重要。所以韓國瑜認為台獨很可怕,歐陽龍怪政府不配合中共演出,害他的女兒受到委屈。   原來國共兩黨反對的台獨,和賴清德以及許多主張台獨者,心中對台獨的看法不同。台灣人心中希望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不接受中共提出的「一國兩制」,當然沒有統一的問題。然而國民黨、韓國瑜和歐陽龍之流,他們心中反對台獨,是不想讓台灣走出中國,成為新而獨立的國家,卻朝朝暮暮期待台灣回歸他們心目的祖國「中國」。   台灣早已獨立,反對台獨者不敢大聲說出他們接受一國兩制、以及不願意讓台灣走向正常國家的正確道路,當然要污名化台獨,當然要接受中共的招安。
陳啟濃 2019-03-25
法國少女台灣清垃圾有感

法國少女台灣清垃圾有感

  報載斗南扶輪社國際交換學生,有位來自法國的十七歲高中女生,非常喜愛台灣,卻發現台灣的街頭太多垃圾,於是發動國際交換學生,大家一起上街頭撿垃圾。這樣的畫面對台灣人而言,是極為諷刺的一件事。 筆者更想起二○○六年第一對來台Long Stay的日籍中村夫婦,因不滿埔里狗屎多、機車多,空氣品質不好,有受騙的感覺,而上了新聞。 這兩例子都是外國人對台灣髒亂的批評。或許我們該思考的是,如何培養國人愛護環境衛生的好習慣,改掉亂丟垃圾的自私行為。 就像名間交流道出口大馬路的分隔島花圃,歷年來也飽受民眾的大殺風景,在矮木花叢林的花圃裡,盡是民眾任意丟棄的瓶罐、塑膠袋、寶特瓶、菸蒂、檳榔渣等。經議員關心,環保局提出的「對策」,原來只是將所有的花樹都移除,剩下平坦的一片草皮。不料一些沒有公德心的民眾行車經過時,依然我行我素,繼續亂丟垃圾。 我常思考台灣人愛任意丟棄垃圾的原因何在:一、缺乏美感教育的薰陶,只重視現實主義,甚至是很短視近利的投機主義。二、台灣人長期被外來政權統治,缺乏國家觀念,奴性太強,不知自己才是土地的主人,對於環境的愛護,已經變得自私自利。三、誤以為維護環境是政府的責任,維護打掃是政府該做的事。 這樣的錯誤認知,因城鄉落差,在鄉下造成更多的困擾。因為鄉下的公部門,經費不足,不像都會區環境維護經費的充裕。所以都市清潔人員天天打掃街道公園,鄉下的公園很可憐,只有任其髒亂、荒廢,只能發動「你丟我撿」,動員社團義務打掃。 丟或不丟只是一念之間,台灣人本質上還是很善良,但一定要有自己是土地主人的想法,而且不要自私地以為有清潔隊員會打掃,因為丟不勝丟,根本打掃不完。 台灣自然環境本來美好,只需要我們好好愛護,千萬不要再讓外國人笑我們髒! (作者為南投水里國中校長)
陳啟濃 2019-03-25
寒暑假不是教師的假期

寒暑假不是教師的假期

中小學的寒暑假到底是僅止於學生放假,還是老師的假期,做法有好幾套。示意圖,非本文所指個案。資料照片 陳啟濃/水里國中校長 一直以來中小學的寒暑假,到底是僅止於學生放假,還是老師的假期,做法有好幾套。一般導師與專任老師,每年可享有將近3個月的長假,而兼行政職務的老師,卻要比照公務人員上班。這樣一國兩制,不僅造成學生在長假後,行為出問題,課業跟不上,也形成教師彼此之間的比較與計較,造成校務推動上的困境。 雖然教育部有心訂定更明確的教師利用寒暑假進修、研習與返校服務的規定,然而教育部還是不敢有大作為,只是再度跟教師工會低頭,特別解釋寒暑假放假不變,只是要將返校服務、進修與研習等規定,訂定得更明確。這樣退讓鄉愿的做法,只會讓教師寒暑假問題剪不斷、理還亂,因為放長假的不公不義,教育界永遠在社會大眾的面前抬不起頭來。 寒暑假本來的用意是希望老師能有機會充電進修,在新學期開始前,做好課程的準備。然而社會大眾都很明白,很多老師都利用長假出國度假,放假比進修重要,等到開學上課,才又匆忙拿出書本,在沒有充分準備的情況下,展開了新學期的教學。 尤其現在全國展開108課綱的研習,教師常常要外出參加研習,本來的課就要讓別人代課,而教育部一直倡導的正常教學,卻因為教育部要求老師參加研習,學生無法接受老師正常上課,反而造成教學不正常,相當諷刺。 照道理這些新課綱的研習,都應該安排在寒暑假,才不會影響學生的正常學習。尤其現在的教師專業提升,應該加強對話與分享,以及領域對學期課程安排的討論,都需要在長假時做好規劃。該有的堅持,卻因教育部的一只公文「寒暑假是老師的法定假期」,讓本該利用假期好好研討進修的時間,成了老師度假旅遊的方便時間。 不容否認有一部分老師,像有兼行政的老師,寒暑假正常上班,當然也有些老師具備自我成長的強烈動機,也會利用寒暑假進修充電,但只要有老師不想進步,不知自我增能,就會成為學校的包袱,甚至影響其他人上進的精神。 只有明確規定寒暑假不是老師的假期,而是要老師進修與專業成長的時機,讓所有老師比照公務人員的休假制,才能將許多學校實際上的問題解決,最重要的是促使老師利用學生放假的時候,做好課程的準備,而研習安排在寒暑假,不再發生老師研習找人代課的不正常現象。
陳啟濃 2019-03-16
教評會與校園劣質文化

教評會與校園劣質文化

  新聞報導行政院針對學校教評會的組成,將有所調整,要加入學校外部的專家學者,於是可讓學校的非行政職的教師,未達半數。這將會是蘇院長任內,對於教育政策,做出的很務實又有問題解決取向的親民政策。 早期威權時代,教師聘任完全由校長一人的乾綱獨斷,常有「提錢來講」,或是人情包袱,乃至於長官關愛的眼神。於是學校無法考選出專業有熱忱的老師,教育界成為壟斷的行業,不但無法提拔沒背景沒錢的老師,反而製造階級複製。台灣民主化後講求民意優先,學校也在這一波的民主浪潮下出現「教評會」組織。教評會的精神是民主化與專業化,然而實施將近二十二年以來,弊多於利,當初想要解決的問題無法解決,反而衍生出更多弊端。各縣市有一段時間,按照教評會的辦法實行,國中小學的教師甄選,交由學校自行考選,許多學校的校長與老師,內舉不避親,自己的親屬報名,又怎能做到大公無私。更難堪的,有些小型學校的老師,本身可能就是不適任老師,又來擔任試教與口試的老師,並且擔任教評會委員。問題老師如何評選出專業熱忱的老師,當然是走回裙帶關係的老路。 至於學校能否甄選出適才適所的老師,因為教評會的組成,老師比較有自己主觀的立場,而且也往往只看到一面,無法顧及學校的整體發展需要,而學校卻常常因為這樣的原因,無法錄取配合度、專業性與熱忱精神良好的老師。 以目前教評會的機制,處理不適任教師與問題教師,本身就是不倫不類,很難擺脫人情壓力。雖然教師工會老是以專業的立場來捍衛,希望維護以非行政職老師占多數的現況,但這樣的說法是站不住腳,因為行政職老師反而更能用宏觀的視野看事情,況且外聘的專家學者,也可以聘請具有教育與學校實務經驗者擔任。教師工會一味的反對,只是更加凸顯「師」心自用,少數老師想要藉著教評會掌控學校的權力慾罷了!因為教評會實施多年來,許多學校已經產生沒有「永遠的校長」,卻有「永遠的教評會老師」這樣壟斷的小團體醞釀的校園劣質文化。 (作者為南投水里國中校長 )
陳啟濃 2019-0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