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恒煒相關文章

葉部長的浪漫vs.台大黨國甲兵

葉部長的浪漫vs.台大黨國甲兵

葉俊榮接任教育部長,橫在眼前的一等一大事是台大校長空懸案;能不能如他所宣稱的,一、二個月內走出一條「有溫度的路」?不只考驗新部長,同時也考驗民進黨政府。 「有溫度的路」這樣充滿感性的詞彙,浪漫則浪漫,並不符合現實情形的險峻。不然怎麼折損了兩位部長還沒辦法搞定?現實點說,教育部能不能殺出一條血路,才是重點。 比起前任吳茂昆部長,對台大當權派而言,葉部長可能是更難對付的對手,因為他把解決台大問題的底線壓縮到幾無空間可言了。此話怎說?公法、行政法專家的葉俊榮把法律擺放在事件解紛的軸心,搬出大法官解釋做為攻防的依據。台大當權派或說管爺們自然心知肚明,葉部長強調的是:「教育部有權監督校長遴選程序的正當性及當事人適格的合法性」,也就是說,教育部的命令既具合法性又有正當性,既沒有問題也沒有違反大學自治。 在這樣形格勢禁之下,葉部長點出擺平台大案的難處:除了台大拒絕遴選以及司法訴訟曠日廢時外,他還增加了一個關卡,那就是不容郭大維永遠代理校長下去。他說,校長代理一、二個月或一週尚可,長期代理會嚴重戕害台大發展和台大學生權益云云。管中閔雖然黯然閃失志在必得的大位,但有郭大維當替身(據可靠消息透露,郭大維凡事都電詢管爺),管爺們仍舊牢牢掌控台大。「沒有螃蟹,蝦子也可」的以郭替管方案,大有守不住之勢了;葉俊榮的「溫度」竟然要燒斷管爺們的最後香火,恐怕新部長遠比前部長難纏。 教育部與台大當權派的對撞,郭大維出任代理是得到吳前部長同意的。吳茂昆親口對郭大維許諾:「你就是校長,教育部全力支撐你在學校的作為。」於是郭大維就正式移駐校長室了。現在新任部長葉俊榮竟然連此一緩衝區也要芟夷殆盡,自是比吳前部長更徹底、更激進。 難怪葉俊榮甫上任,台大當權派立刻再補上一槍,讓之前提出訴訟的學生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遞件,聲請「定暫時狀態假處分」,要求在訴訟判決確定前應聘管中閔為台大校長。老實說,全不濟事;即使是台大校方提出此議,也達不到目的,何況學生?之所以無效,說來有趣,剛好卡在代理校長的權宜之計上;既有代理校長在,學生們自沒有符合第二九八條「發生重大之損害或避免急迫之危險」的「假處分」之要件。台大當權派使出「假處分」招式,目的不在護送管爺回鑾,而是向葉俊榮丟出戰斧,宣戰姿態十足。 民進黨已全面執政,教育部有權有責,空有實力不用,妄圖拿浪漫情懷對戰台大黨國甲兵,葉部長非到處碰壁不可。怕的是,「搏暖」不成反逼到「放水」,使「戰鬥內閣」倒地成為「投降內閣」。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金恒煒 2018-07-19
管碧玲是內閣改組的亮點

管碧玲是內閣改組的亮點

只有像管碧玲這樣,既有大學任教經驗,又有政治歷練,又不受教育生態的糾纏,才能游刃於台大有餘外,還能致力教育界的轉型正義。她在大學有年,當過文化局長,又出任立委,且屬教育委員會委員;出於教育入於教育,誰說不宜?
金恒煒 2018-07-12
侯友宜的鐵布衫

侯友宜的鐵布衫

民進黨打破中國國民黨五十多年的政權壟斷而執政,但公務人員幾乎全是國民黨積留下來的,老實說沒什麼可選擇,僅能在黨國的池塘裡摸魚摸蝦;侯友宜的任用必須放在這個脈絡來看,才能獲得確解。
金恒煒 2018-07-05
侯友宜「威權履歷」的一生

侯友宜「威權履歷」的一生

TVBS做出「文大宿舍爭議,侯友宜民調不降反升」的民調,有趣;不做就罷,敢做出這樣的民調,反證文大宿舍案打中了侯友宜的痛腳,TVBS才會用誘導式問卷結果來恫嚇 、嚇阻抨擊文大宿舍案的言論。 文大宿舍案很可能是揭穿「英雄」本色的利刃。文大案的諸多質疑,比如有沒有違法?有沒有包庇?有沒有關說?有沒有逃漏稅?有沒有虛設公司?有沒有隱匿申報所得?有沒有違反「居住正義」?有沒有剝削住宿學子?錢從哪裡來?等等等等不一而足。重點還不在法律層面,而在他全力經營的「正義形象」會不會破功?侯友宜的回應,老實說,完全實問虛答,最叫人噴飯的一句是:「有本事衝著我來!」文大案從頭到尾都是衝著侯友宜一人而來;左躲右閃不敢接招面對的,不是侯友宜自己是誰?侯友宜不是把燙手山芋丟給娘家、推給文大、推給公司、丟給市府、丟給過去,就是「一問三不知」裝蒜。 文大宿舍案其實不是侯友宜最大罩門,侯友宜難以狡飾的是他的「威權履歷」。侯友宜發跡的第一仗,就是幫蔣經國政權執行違憲、違法的「一清專案」,目的在解決由蔣孝武指使的槍殺江南案(按,與蔣孝武同駐新加坡且來往極親密的楊六生,接受訪問時表示,他曾面詢蔣孝武:江南案是否他「指使」?蔣孝武沒有否認云云)。侯執行白色恐怖作為,與納粹蓋世太保有何兩樣?難怪從此平步青雲,一路高升。 面對四面八方如集矢般的撻伐,侯友宜不是避重就輕地閃爍其詞,就是硬挺自我塑造的「英雄」形象於不墜,說自己「一貫出生入死抓壞人」。這句話可是雙面刃啊。最具體而形象化的案子,就是緝拿爭取「百分之百言論自由」的媒體人鄭南榕。鄭南榕在黨國眼中是不折不扣的「壞人」,侯友宜親自率領數十員警,大陣仗到滿佈汽油的《自由時代》社,當然可說「出生入死」了。結果咧,侯友宜確實經歷「見過地獄」的場景,他製造了宛如芥川龍之介〈地獄變〉筆下的地獄之火:鄭南榕在烈火中自焚而死!這還不是孤例。侯友宜後來又率領霹靂小組與便衣幹員,噴灌辣椒水、催淚瓦斯對付手無寸鐵的盧修一,強押所謂「非法入境」的黑名單人士(當然也是壞人囉)的蔡正隆、羅益世到桃園機場出境。 侯友宜出身於中央警察大學,警校的校歌赫然在耳的是:「國家是衛,領袖是從,竭誠以赴,責在吾躬」,所以他「衛」的是黨國,「從」的兩蔣,出生入死、竭誠以赴的「吾躬」確不負「領袖是從」的校訓;自茲以後,他即進入「威權履歷」的一生。 黨國的台北市長候選人丁守中是校園特務核心刊物《波士頓通訊》的總編、新北市長的候選人侯友宜不遑多讓則是黨國「英雄」的典範;丁丁侯侯這樣的貨色,在轉型正義的台灣,也敢丟人現眼地出來亮相?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金恒煒 2018-06-28
馬派監委群毆陳師孟!

馬派監委群毆陳師孟!

監委陳師孟是「黨國司法」的眼中釘、肉中刺,牙癢癢的恨不得寢其皮食其肉卻拔除無門。現在好啦,監院終於使出終極手段,馬派監委組成的所謂「紀律委員會」祭出重典,阻卻陳委員調查慶啟人等的諷扁鬧劇。理由是,陳監委在一九九四年任扁的副市長、二○○二年任扁的總統府秘書長,兩人在職務上曾有密切關係,故理應迴避云云。 陳監委怒轟是「架空」其職權。豈止架空?而是完全「解除武裝」!因為陳師孟願意折節出任監委,目標就是透過一個個黨國司法人員下流的司法誅殺,尤其扁案,從而清除「辦綠不辦藍」的司法敗類。如果「手銬醜劇」都不讓碰,何況「扁案」了。表面看來,紀委們不過斬斷監院「一人」的手腳,其實是監院的自我宮刑,一旦紀委得手,以後所有調查案子都可援例;取代陳師孟的江綺雯,她是馬記,為何沒有迴避問題? 監院紀委怒鍘陳監委,全不在意視聽,這是膽大妄為。不過問題還要回到本質討論。先下結論,再加分析。結論是,監院違憲、違法。 為何違憲?九七年修憲特別在增修條文中增立第七條第五項,明文規定:監委須超出黨派以外,「依據法律獨立行使職權」。何謂「獨立行使職權」?大法官釋字第五三○號特別闡明;「獨立」的意思在「不受任何干涉」,「僅受法律之拘束,不受其他任何形式之干涉」,且強調此係「自由民主憲政秩序、權力分立與制衡之重要原則」。所以監院「紀律委員會」自訂的內規已牴觸憲法,當然無效。陳監委可依〈監察院會議規則〉第六條召集臨時會議,來推翻違憲的陳師孟條款。 為何稱之為陳師孟條款?監院的〈自律規範〉對「應迴避事項」已一一「明文列出」,而所謂扁、陳的職務關係,並不在迴避規定之列。更何況陳監委的調查對象是慶啟人而非陳水扁;當然與其自身利害無關,自也不能援引王建煊之前例為合理化理由。 監院紀委真要祭出「迴避原則」,則這七位馬派監委完全沒有評斷陳監委調查案應否迴避的資格,因為他/她全是馬英九的人馬,與馬有千絲萬縷的關係;比如紀委召集人包宗和是馬的重要幕僚,「一中共表」即出於他的主張,而且還幫國民黨在年改案上提釋憲;其他六位紀委與馬的關係亦不遑多讓。重點是,陳監委的調查既鎖定黨國司法,那麼黨國人馬的七位監委有不迴避的理由嗎?這是其一。第二點是,此一紀委全是馬提名的「老」監委,現在新監委進駐了,這個紀律委員會成員沒有包含新民意、新監委,當然違反民主原則;非打掉重組不可。第三,陳師孟與陳水扁之間的職務關係遠過一、二十年,相反的,這七位紀委與馬的關係近到四年;四年的不避反要二十年的避?天下寧有是理。 這批馬派監委正是縱放張通榮、黃世銘的幫凶,有何立場談迴避?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金恒煒 2018-06-21
蔡大大的謙卑與傲慢

蔡大大的謙卑與傲慢

呂秀蓮前副總統揮手對民進黨說Bye Bye,當然不可能造成「分裂」的效應,不然,那些炎涼之徒如林濁水、段宜康之流也不敢信口消遣。呂副脫離民進黨,固然有她一貫的執念作祟,但多少點出了蔡英文大總統、大主席的問題。 蔡英文當選的謝詞是「謙卑、謙卑、再謙卑」,當選至今,呂副說,蔡沒有一通電話。沒有見呂副也就罷了,連李前總統、彭資政都吝於接談,甚至對陳前總統落井下石。不得不說蔡大大是「傲慢、傲慢、再傲慢」。 另一個問題,就是黨員的「離心離德」。蔡英文出任黨主席之後,完全剝奪了黨員的基本權利,黨內初選沒了、排藍民調沒了,甚至北北中三都改採徵召。徵召是什麼東東?明的是由「選對會」負責,骨子裡是黨主席一人說了算。 這還不是最嚴重的,呂副指控蔡英文不遵循民主程序,主持全代會討論黨員投票的提案時,蔡主席用「尿遁」伎倆橫加推翻;在特赦陳水扁的全代會時,再玩一次「尿遁」故技;事後總統府還用執政黨不是「以黨領政」來搪塞,叫人氣結。 民進黨若不是以黨領政,為什麼蔡英文非要總統兼黨主席不可?徵召、不分區立委名次、區域立委提名以及指揮國會、行政院等等,全捏在一人手上,蔡大大是「以黨領政」的極致。問題是「以黨領政」有什麼錯,為什麼要否認?當國民黨的蔣介石打出「黨國主義」時,《新月》刊出羅隆基文章,表示「以黨領政」—即「黨治」—完全沒反對的必要。他說:「一個有政治信仰與政治主張的團體,根據信仰及主張(按,即黨綱)來奪取政權,因此得以掌握政府,主持國事,就是黨治。如此,英國是黨治,德法是黨治…。」「以黨領政」不過如此,何必隱諱?不啟人疑竇嗎。 呂副提出的問題,絕不是假問題。呂副抨擊在蔡英文執政下,「黨德黨魂」盡失、黨員「離心離德」,都不是虛言。一個政黨如果視黨綱如無物、視黨員如無物,當然沒辦法培養政黨的忠誠度,沒有辦法激發支持者的熱情。今天民進黨內只剩下人頭黨員、派系分贓,老實說,這就是台灣人所說的「吃果子砍樹頭」。 別的不說,民進黨人士向《自由時報》供稱,年底選戰「固四贏二」,而且直言新北市是重中之重,非拿下不可;言下是,台北市已非必勝之地了。民進黨在台北市有基本盤,為什麼敵不過無黨籍的柯文哲?失敗主義不只來自支持者/綠營選民的疏離,更是「去政黨化」的必然。從民調來看,也看到民進黨政黨支持度嚴重下挫到臨界點。 至於「固四」,恐怕也太樂觀。台南是民進黨囊中物,初選過關,形同勝出,就是準市長。許忠信橫空殺出,除了用「台灣價值」質疑民進黨提名人黃偉哲外,台南選民也可能藉市長之役表達對蔡英文的不滿、對新潮流的不滿,甚至也有為扁平反之意;全民調可能破功。 台灣人民的選票,是扎扎實實的民意表現,呂副之言當不當?年底就知。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金恒煒 2018-06-07
民進黨執政個鳥?!

民進黨執政個鳥?!

民進黨已全面執政,行政、立法一把抓,權力之大遠邁李、陳兩前總統,如果連區區台大校長遴選都搞不定,不但會被中國輕視、藍營輕視,恐怕綠營也會看不起。蔡總統、賴院長以及民進黨民調多頭下挫,這個警訊還不夠嚴重嗎?前總統陳水扁已示警:「不要騙自己,就有救!繼續騙自己,神仙也難救!」如果還自我感覺良好下去,不要說二○二○年連任大選可能不保,二○一八年的六都之戰更生死立見。 太陽花運動摧毀了國民黨在台灣六、七十年的統治信用,人民用選票殲滅國民黨,給予台灣一次重新盤整權力結構的機會。民進黨之獲勝,說得好聽是取得完全執政權,說得隱晦一點,是「被賦予」了解決台灣黨國沉痾的責任;民進黨是不是視「變法」為「天職」(calling),竭盡洪荒之力以完成選民的託付?或坐上權力大桌,只滿足一己之權力欲而渾不知這是歷史的使命? 現在民進黨傾全力對付「看得到」的國民黨,「黨產會」轟轟烈烈、「促轉條例」如火如荼,老實說,最多傷其筋骨,剷除不了其深層結構。深藍的盤根錯節,不只充斥軍隊、警察、教育、司法,甚至也盤踞在執政團隊中。國防部長嚴德發在國會中宣稱「國軍不保衛台獨」,狠狠反打「台獨工作者」賴清德院長,其肆無忌憚有如此者!軍方充斥嚴德發、外交部都是歐鴻鍊、教育部盡是挺管派。民進黨執政個鳥。 為今之計,民進黨一方面要用行政權芟夷或轉變內部藍色勢力,一方面用立法權破解打著民主大旗反民主、反台灣的反動勢力。台灣要脫胎換骨,非先打掉牢不可破的黨國結構,才能杜絕中國覬覦之手。 民間為什麼要提陪審團制?不要忘記司法人員八成是藍丁丁,法官又是終身職,蔡守訓、越方如們怕誰?誰奈他們何?人民陪審制是不得已下的最好選擇,有而且只有陪審制才能抑制顏色法官集團於萬一;不採陪審制,司改必定交白卷。 台大校長遴選的歹戲,看來換了教育部長不能解決,也只有訴諸國會之一途了。根本之計就是修訂「大學法」,取消如囊中物般被私相授受的「遴選委員會」;把大學還給學生,校長由學生直選。大學生都年滿十八歲了,連總統都可以選,為什麼不能直選校長?學生直選之議並不新鮮,國民黨時代就有教改人士(如國策顧問顧忠華)提過,當年被教育部一口回絕。重點是,台大的藍色集團把台大當私產,八風吹不動,教育部折損了兩個部長,依然一籌莫展,這時候民意守護者的國會必須出來解決僵局,承擔責任修改大學法。即使修法需要時間,與挺管派長期負隅頑抗比較,不只有近效,同時關閉營私舞弊之門。 蔡總統及民進黨不要錯估形勢,不要白白放棄神聖的歷史責任。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金恒煒 2018-05-31
斬柯拔丁的兵法

斬柯拔丁的兵法

蔡英文其實可以學學馬哈地,以特赦換取陳水扁的出馬攻堅。馬哈地可以,蔡英文為何不可?馬來西亞可,台灣為什麼不可?
金恒煒 2018-05-24
掰掰,柯文哲!

掰掰,柯文哲!

喬治.歐維爾(George Orwell)最近又躍上國際舞台,他「政治性」十足的作品再度轟傳,這裡沾光且引用他嘲諷當時首相的話,他說張伯倫「是個愚蠢的老頭,靠著僅有的微薄綿力盡其所為。」這個褒貶放在拚連任而不遂的台北市長柯文哲身上,完全貼合。 民進黨選對會最終有什麼定奪,老實說無關宏旨,因為綠營選民已做出「割袍」的決斷,不然蘇貞昌也不會公開表示禮讓柯會殃及新北池魚。柯文哲愚蠢的最大表演,就是到綠色電台向綠營道歉,他竟沒有料到馬上得罪了藍營,旺旺報指名喝罵。自以為聰明的柯P於是玩「Sorry not sorry」的把戲,不啻是把自己推向懸崖邊,加上柯媽提油救火於前、中國臨門一腳於後,雙箭齊發下,柯P不死才怪。柯媽一副君臨天下之姿,區區柯家好像已與民進黨平起平坐了,其盛氣凌人的口氣,令人厭惡;中共則對柯的「Not sorry」表達「朕聽見了」的上國口吻。柯媽與中國是壓垮駱駝的最後兩根稻草。 無黨的柯文哲以超越藍綠為號召,也就罷了,把所有的批評打成意識形態,不是無知就是無識。政治上的常識是,凡指控別人意識形態,顯示的正是自己的意識形態。柯文哲的意識形態很簡單:崇拜毛澤東、推尊蔣經國,力主「兩岸一家親」。「兩岸一家親」愈來愈臭,中國最近採取「民族團結一家親」做殲滅維吾爾人的統治方針,可見一斑。柯文哲的意識形態,完全背反了台灣價值,注定圖霸不成。 柯文哲二○一四年能夠平地竄起,全拜民進黨不推人選的禮讓,也就是說,綠營選票是柯的基本盤。現在民進黨拍板定案,北市自推人選;柯P在「荷戟獨彷徨」下,力圖突圍,不再提年輕票,別出心裁祭出「五十歲以下」的族群牌,藉此抹去政黨政治。換句話說,柯文哲妄圖用族群牌重洗政黨版圖,認為不看電視、不用手機的是支持他的大宗,只能說計窮了。再說,台灣的政黨政治在蔡主席的摧殘下,雖然重創,但至少還不是柯P撼得動的。儘管智商號稱一百五十幾,柯文哲的如意算計,連瞎貓碰到死老鼠都不可能。 從台灣民主政治的發展來看,柯P當然有其貢獻,像天命般,他負有歷史任務。二○一四年太陽花的大海嘯,目的在推倒中國黨;投票給柯P,就是顛覆天龍國,滅連家、滅連勝文。問題是,沒有民進黨的禮讓,造就不了柯文哲的江山。柯文哲嘗到權力滋味,意圖吃果子砍樹頭,一方面吶喊超越黨派,一方面用國民黨綁民進黨,吃定民進黨為了不讓丁丁勝選,不得不支持他連任。他沒有想到的是,民進黨即使放水,柯P也拿不到綠票,還會連累重挫民進黨的選戰,蘇貞昌「影響選情」一句話,夠清楚了罷。 柯文哲已完成階段性任務,意識形態既背離台灣主流,妄想戀棧也不可得;「萬獸之王」乖乖就範罷。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金恒煒 2018-05-17
「管爺案」的弔詭

「管爺案」的弔詭

「挺管」兩個字難道成了髒字眼?當事人管中閔取消「挺管」:「我個人從未同意或支持任何團體或活動使用『挺管』字句」,台大代理校長郭大維則發表聲明,要求師生不要陷入挺/反管中閔的爭議。真相如何呢?挺管活動甫開張,管中閔即親臨現場簽名;郭大維不只到傅鐘前聲援,還戴上黃絲帶。「挺管」給自我否定,因為台大學生們被圍毆、斥罵,甚至連「學生退出校園」的話都出籠;事實的發展,迫使管爺們走到自己的對立面。 台大校園淪為戰場,台大學生竟成為任外人揪打、斥罵的人肉包子,老實說郭大維難辭其咎。上午郭代理出馬欣然接受挺管陣營歡呼,下午學生即遭毒手。怪的是,事發當下,郭代理既未出面申斥暴力、提告,又未撫慰被毆學生,在眾怒難犯的萬鈞壓力下,才擠出聲明來卸責。可恥!有趣的觀察點是,挺管陣營打了學生的同時也打垮了自己。郭代理被迫祭出「一清專案」,拆掉挺管舞台;豈不是暗合康德拈出「理性的弔詭」? 還不止於此。管爺案是黨國台大倒行逆施的極致作品:管中閔本是「上帝的選民」,而且是唯一的,甚至在遴選會之前就挑定了。賀德芬教授說:前校長們操控台大遴選。果然,前校長李嗣涔跳過校友總會、理事會,暗中私下欽點台灣大副董蔡明興成為遴選委員,種下了管爺出線的契機。趙少康在節目中裝天真說:蔡副董只有一票云云,難道不知道錢會說話?企業界知情人士早就透露學商大亨聯手操作台大了。換句話說,黨國派早就布局、囊括遴選委員:這叫做贏在起跑點。 台大校長遴選過程一向傳言紛紛,事實是:黨國校長下台、黨國校長上台;台大再一流,也像翻不過如來手掌的孫悟空。那麼這一回為什麼如來佛陰溝裡翻船淹死管爺?台大遴選那套變變變手法,一向是勝選公式,暗裡來暗裡去,在校園自治假面下,事前事後,所有程序都私下喬定:不揭露也好、兼職也好、偷跑偷吃也好、論文作假也好、臨時校務會議也好、回覆教育部也好,自有一套宛如紹興師爺的手法。反正關門主義下,無法無天、無所不為慣了;天王老子,誰奈我何?管爺透露:「I am fine.」豈是虛言。 管爺記者會上唯一回應外界質疑的一句話最值得注意,他說:「如果程序有問題,每一位去擔任獨董都一樣。」言下是,別人可以我為什麼不可以?管爺像煞萬年立委時代楊寶琳的翻版;楊寶琳為多位沒有出席的立委簽到,被抓包了急得反詰:「過去可以,現在為什麼不可以?」 台大校長遴選的重重黑幕,天可憐見,終於盼到管爺案爆裂了;於是魑魅魍魎一一現形,一切骯髒奧步大白天下。現在端看郭大維是不是祭出B計畫,抓住校務會議不放?管爺既圖霸不成,郭代理遂出而自代?抓住校務會議不放,繼續霸凌台大下去。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金恒煒 2018-05-10
管爺們的「聖戰」?

管爺們的「聖戰」?

新任教育部長吳茂崑上任第一件也是最重要的歷史性決斷,就是快刀斬亂麻,以「違反正當程序」砍掉台大校長遴委會的管中閔聘任案。台大如何因應?藍丁丁、紅丁丁的大咖小咖絡繹不絕地傾巢而出,一方面痛斥民進黨,比如馬英九說「比北洋軍閥不如」、王健壯說「比國民黨還可惡」;當事人管中閔拾龍應台的牙慧表示,這一天「將載入史冊」云云;而檄文的共同點,即龍應台或王健壯鳴鼓的「起而抵抗」,甚至連「聖戰」二字都出籠了。 我們或可同意「載入史冊」四字,這一天有可能是解構黨國台大的契機。口說無憑,且看台大哲學系事件時的總教官張德溥的自供,他說當年國防部總政治作戰部主任王昇銜命正面宣示:「我是替蔣經國來收復台灣大學失土!」自茲而後,台大即被收編入黨國附隨組織,直到現在。重點是,斷絕管案能不能斬斷台大盤根錯節的黨國餘蔭? 至於把民進黨比成北洋軍閥、國民黨?笑話大了。一九四六年,國民黨特務暗殺李公樸、聞一多,當時出現了十分諷刺的對聯:「天下是老子打來,誰教你開口民主、閉口民主?江山由本黨坐定,且看我一槍殺人、兩槍殺人!」國民黨絕對比北洋軍閥凶殘百倍,蔣經國之惡也不亞於蔣介石。 現在回到本題,台大能不能抵死不從?「聖戰」到底?台大下一步要怎麼走?至少有三途。 依目前發展,遴選會已決意不解散、不重選,也就是「不戰、不退、不進、不和」 ,誓死與教育部周旋到底。老實說,此路不通。原因很簡單,台大去年預算超過六十七億,明年度預算大約九月要送出。台大左手焦土、右手乞錢,套句老話:「不知其可也」。所以遴選會的「拖」字訣,全不管用。 台大的第二條路,黨國結構的挺管派全員退出台大,自立門戶,這是有先例的。一九○八年九月,胡適就讀的中國公學鬧出大風潮,大多數學生退學出來,另組中國新公學,於是租校舍、埋鍋煮飯、聘教員、排功課,正式上課,胡適且權充英文教員。這段歷史詳略,請見胡適《四十自述》。現在台大這群壯士又掛黃絲帶、又到處串聯「起義」,又念「新五四」的失效魔咒,爺兒們不如揭竿而起,讓世人刮目相看。問題是,他們有此膽識、能耐與本錢嗎?而且成立大學,依然要向政府立案,依然受大學法部勒。老實說真要硬幹,還有投共一途:到中國成立中國台灣大學,既投中國統戰之所好,又兵不血刃完成聖戰。 上上之選的是回歸民主法治的第三條路:走司法途徑。無論遴選委員會或管爺提出,不管民事、行政訴訟、監院請願或有辦法打憲法官司,一旦上了公堂,所有的黑盒子勢必打開,過去秘而不宣的伎倆、堂奧全攤在陽光之下,那麼誰是誰非、誰糟蹋台大自治誰不是?一目瞭然。怕就怕不告,一句話忠告爺兒們:不告的是龜兒子!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金恒煒 2018-05-03
黃瑞華法官怒槓鄭玉山院長

黃瑞華法官怒槓鄭玉山院長

  素負清望的最高法院法官黃瑞華公開投書報端,針砭刻在立法院審議的大法庭制度,筆鋒所及的不僅在制度的良窳,也質疑現任最高法院院長鄭玉山的政治出身以及領導風格諸問題。重點是,一旦大法庭制度依司法院版本通過,可見的發展是,未來民、刑事大法庭審判權全落入鄭玉山「一人獨裁」的勢力之中。 台灣的司法建構於非常權威化的封閉體系上,司法人員一貫唯唯否否,少見諤諤之士,最多的不過只在制度上建言,絕少臧否不適任的「長官」。黃法官敢公然嗆聲,而且向記者表示「敢寫就是有所本」,其人,值得欽佩;其言,值得思考。立法院的袞袞諸公如果非要通過大法庭制度法不可,勢必不可輕忽黃法官的危言,做出補破網的「配套」修法。 大法庭制度原是師法德國司法制,但在德國已然式微;黃法官不解台灣為何要學步?但既已進入立院,看來箭在弦上,只有立委諸公可以決斷。黃法官批判的固在制度,所謂「因事及人」,制度問題勢必在人事上見真章。黃法官指出在鄭玉山的強勢領導風格下,法案一旦通過,全國矚目案件的「判決命運」,將無人能擋。 大法庭制度之所以提出,當然為落實蔡政府信誓旦旦的司法改革。說得白一點,就是為了解決蔡守訓等爛/藍法官亂引中國封建王朝的什麼「公使錢」、胡用日本司法的「實質影響力」。護馬鬥扁的政治鬥爭下,刑法法定原則遂橫遭踐踏,現在想用大法庭做關鍵性的法律解釋來補漏。問題是,鄭玉山是不是蔡守訓第二?是不是馬英九卸任前(套邱毅的話) 埋下的司法「暗樁」?鄭玉山其實沒有足夠資歷、名望可攀升為庭長,當年司法院長甚至拒絕認命,馬卻非要硬上不可;這不是事先下的「暗樁」是什麼?再說,依黃法官的歷歷舉證,鄭完全是黨國司法的幹員,沒有一絲民主素養可言。這樣的人,姑且先不論將來是否會不辱使命替官司纏身的恩人馬英九解套,就司改而言,如此心態的法官本應在淘汰之列,如之何可以使鄭玉山、蔡守訓們仍繼續坐大? 台大法學院教授林明昕不認同黃法官的危言,表示把大法庭說得好像「太上法庭」,是誇大的誤解。老實說,大法庭尚未上路,會不會成為「太上法庭」,當然可以見仁見智。不過,鑑往知來,從黃瑞華法官指控鄭玉山「不尊重法官、庭長,以行政凌駕審判」的事實來看,他已不折不扣是「太上院長」了;連在高院都成「太上」,當了大法庭庭長不成「太上」才怪。殷海光早在六○年即指出,黨國司法的問題不在法條,在人;殷先生痛陳的黨國魔咒,到今天還在。若沒有鄭玉山、蔡守訓這等充斥法院,黃法官憂患意識會如此深沉? 不解決「人」的問題,司法改革是不可能的!政黨既已輪替,連沒有任期保障的鄭玉山等竟還能挾院長之威而穩坐江山而呼風喚雨。蔡英文果無司改決心也罷,立法院至少在大法庭委員遴選上不被舊體制套牢,替司改跨出一步。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金恒煒 2018-04-26
侯友宜所謂的「初心」是什麼

侯友宜所謂的「初心」是什麼

侯友宜以高人氣代表中國國民黨披掛爭取新北市市長寶座,宣佈出征的第一場造勢,他提出四字訣「不忘初心」。要問的是,他的「初心」是什麼?不旋踵間出現了兩個質疑:一個是鄭南榕事件的質疑;一個是盧修一事件的質疑。是不是還有更多的「初心」未爆彈出現?可能。問題在,侯友宜如何回應攻其罩門的挑戰?看侯友宜左支右絀地躲在新鑄的盾後,反而透露了「觀過知其不仁」的窘態。 先看鄭南榕的質疑。侯友宜宣佈競選後接受《自由時報》專訪,回答了鄭南榕事件;侯友宜明知這是閃躲不了的質問,他也預備了八個字作答:「不完全成功的救援」。馬上被鄭南榕遺孀葉菊蘭打臉,認為是對家屬的二度傷害,而鄭南榕基金會董事長許景河痛斥侯友宜把強制拘提掰成救人,是「經典詭辯」。 第二個質疑,來自盧修一。一九八七—八九年間,侯友宜就是逮捕所謂「非法入境」台灣鄉親的國民黨爪牙;盧修一為了保護黑名單人士蔡正隆與羅益世二人,被侯友宜饗以催淚瓦斯並噴辣椒水。侯友宜接受記者追問,遲疑了數秒的回應,依然經典。他說當年黑名單中的彭明敏都出來選總統了,「每個時代應該往前看」,又說,如果用這樣方式清算當年奉公守法的基層同仁也算轉型正義的話,「有這個必要嗎?」 黑名單通緝廿年的彭明敏決定返台,提出了「七條件」,其中一條就是要求執法者道歉。那麼,侯友宜有對鄭南榕、盧修一們道歉嗎?沒有!反而用「救援」做詖辭,「救援」?難不成反要「感謝」侯大隊長?至於「清算」云云的反戈一擊,錯的難道是質疑的鄭南榕、盧修一們,該道歉的也是鄭南榕、盧修一們? 彭明敏能夠回台選總統,是侯友宜的功勞?打破黑名單的是他?更可恥的是,侯友宜把鷹犬行為合理化成「奉公守法」,試問侯友宜奉的是什麼公、守的是什麼法?為了掩蓋自己的劣行惡跡,還牽拖了一干「基層同仁」來賠葬,真虧他說得出口。「往前看」就是不認錯的飾詞,也可見侯友宜完全無視「轉型正義」的真諦在還原真相:沒有真相、沒有正義;沒有真相、沒有轉型。 侯友宜把自己幹過傷天害理的「初心」輕輕放過,那些、這些白色恐怖遺緒的鷹爪行為渾然與他無關,宛如審判耶穌的羅馬帝國猶太第五任總督波拉多所說的話。波拉多受不了群眾的壓力,把耶穌鞭打了,交給人釘十字架。波拉多於是說,不把耶穌釘十字架,反要生亂,於是「拿水在眾人面前洗手,說『流這義人的血,罪不在我,你們承擔罷。』」 至少波拉多知道耶穌是義人,也知道釘耶穌在十字架不是「救援」,即使當場「洗手」,依然躲不過後人的「清算」。侯友宜二、三十年後為市長大位才洗手,不免太晚了罷!?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金恒煒 2018-04-19
要跟蔡主席走?還是跟郭召集人走?

要跟蔡主席走?還是跟郭召集人走?

  喜樂島聯盟是形格勢禁下被逼出來的台灣意識運動:首先是「反」蔡英文的「維持現狀」;其次是「破」民進黨修訂的自囚「公投法」。弔詭的是,民進黨既已全面執政,為什麼綠營還不得不成立聯盟? 所謂數字會說話,且看兩個民調。《遠見》雜誌今年二月發表「台灣民心動向大調查」,「贊成台灣獨立」的比率竟創下十年新低,「贊成統一」創新高;「台灣民意基金會」三月初的民調發現,從二○一六年五月到二○一八年三月,支持台獨的人,從五十一.二%一路下滑到卅八.三%,總共減少了十二.九個百分點,代表了兩、三百萬人的轉向;主持民調的游盈隆教授表示,這是巨大且離奇的轉變。那麼,如何解釋呢? 馬克思的教言看來還很管用,他說:「執政者的意識形態就是主流意識形態。」執政的蔡英文與掌控立院多數的民進黨決定放棄「黨綱」,撤守獨派陣線,民意於是跟著轉向,倒是順理成章。不然,為什麼支持獨立的民意,蔡英文時代比馬英九時代還低?是命運之神對台灣人開了大玩笑?然而不然,「台灣民意基金會」的同一民調,有趣了,支持喜樂島明年四月推出「獨立公投」,同意的過五成,與二○一二年贊成獨立的民意支持度相埒。換句話說,綠營內部呈現的「二刀流」式的分裂:一個是蔡英文領導的主流論述,一個是美麗島聯盟(召集人是郭倍宏)所領導的主流主張,也就是說,在野聯盟的意識形態對上執政者的意識。誰主流誰不是?這就是問題所在。 不過,在野大聯盟的架式很扎實,李登輝與陳水扁兩位前總統、呂秀蓮前副總統、彭明敏、高俊明與吳澧培等德高望重的大老輩外,也網羅了所有在野的實力黨派(包括時力、社民、基側、台聯等)的主席,再加上年輕的在學學生,成立大會湧入的支持者高達三千五百人,聲援的海外僑領登報連署者達一百五十人之多,形成了執政之外的極大化集合。雙方的政治角力,勢必開啟台灣新一波民主深化的政局。 台灣人民要抉擇的是,要走蔡英文「維持現狀」之路?還是走郭倍宏領導下的喜樂島聯盟「獨立公投」之路?有一個歷史故實。五○年代《自由中國》在雷震領導下反抗蔣介石的專制統治,一個是權大如天的獨裁者,一個是以雜誌為平台以建構反對黨的民主鬥士。即使在「一個主義、一個領袖」的主流論述下,雷震儼然成對抗勢力的領袖。鹿死誰手,還很難說。蔣介石文膽陶希聖把《大華晚報》的李荊蓀和《民族晚報》的耿修業喊來,問他們是跟蔣總裁走,或跟雷總裁走? 台灣現在面臨的是同一處境:要跟蔡主席走?還是跟郭召集人走?這是台灣命運的終極選擇。不要忘記,權在人民自己手中。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金恒煒 2018-04-12
司改不是蔡大小姐的菜

司改不是蔡大小姐的菜

蔡英文號稱要進行司法改革,老實說,這不僅是不能兌現的支票,壓根就是偽造的支票。原因很簡單,她沒有在司法正義銀行存過任何款項,也從沒有與司法正義銀行打過交道,如之何有司改的本錢? 這樣說,有沒有厚誣?其實這是蔡大小姐的不打自招。還記得蔡英文提名有「威權履歷」的謝文定出任司法院長,遭到「民間監督大法官聯盟」抵制,蔡英文合理化提名謝文定的理由竟然是:「威權時期不是大家都選擇服從嗎?」一句話完全洩了大小姐的底。蔡大小姐固然是政壇最大咖,就好像天字第一號股市巨亨一樣,腰纏萬貫;什麼股都有,她獨獨缺正義股。 不必援用以撒.柏林(Isaiah Berlin)的「積極自由」或「消極自由」當作「積極正義」或「消極正義」的分疏,一旦「選擇服從威權」,就坐實接受「奴隸的自由」或說「平庸邪惡的自由」。蔡英文替謝文定緩頰的話,除了透顯大小姐全無正義觀外,同時也透顯蔡大小姐喜歡用「服從」的人。心中沒有正義,又重用服從權威之輩,蔡大小姐如之何能進行司法改革? 司法改革不只是要剔除有「威權履歷」之徒,還要清除威權餘緒,這是「大破」的方面;更重要的是,「大立」。「大立」是什麼,就是懲前毖后,也就是斷絕權力者把司法當武器,使位者不能再拿司法當權力工具。 那麼蔡大小姐有沒有此一認識、用心及決心?天可憐見,答案是:沒有。只引近例,當記者問「新勇哥物語」時,蔡大小姐回應的最核心一句話是:「對陳前總統的保外就醫不是好事。」有人解讀是:陳水扁成了蔡的政治犯;也有人說是蔡對扁的威脅。都可以成立,但都屬表象。「蔡說」的可怕在於蔡大小姐仍放不下威權時代的司法工具化。也就是說,蔡大小姐把司法「保外就醫」問題當成個人權力來行使,「順我者生,逆我者關」,赤裸裸不掩耳目的把司法做為一己權力的延伸,或說當成權力鬥爭的利器來用。 陳總統在中監被迫簽下的「切結書」,不是台灣各監獄「制式」的切結書,而是特地為扁量身定製出的「五不」;這是黨國的故伎。雷震出獄時也被迫含恨簽過,不過不叫「切結書」叫「誓約」,不是「五不」而是「二不」。「五不」也好,「二不」也好,目的完全一樣,就是斷絕他們的政治活動。 為什麼捨正式「切結書」而不用?為什麼捨「刑事訴訟法」第一一六之二條「停止羈押」的四條件而不用?憑什麼把「五不」等同於「與治療顯然無關之活動」?與治療有關無關,是醫學問題,中監沒有醫師執照,法條也沒有賦予中監自我解釋之權。「刑事訴訟法」同條之二更嚴重規定,如「不得對被害人、證人、鑑定人……之身體或財產實施危害或恐嚇之行為。」等,中監卻坐視不管,排除於「五不」之外。可見「五不」就是政治卡扁,也就是「對陳前總統的保外就醫不是好事」的確解。 司法改革不是蔡大小姐的菜。對蔡大小姐來說,司改「是不能也,非不為也」。同志們,不要強人所難罷!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金恒煒 2018-04-05
台大、司法院在「鐵屋」玩「內部活動」

台大、司法院在「鐵屋」玩「內部活動」

台大「管爺」事件與司法節「手銬」事件當然「井水」不犯「河水」,是互不相干的兩個領域之不同事件:一個在台大,是最高學府;一個在司法院,是最高司法機構。然而,兩個事件卻有驚人的類似,攤開來渾似台灣黨國基因的歷史重現。 從戒嚴、解嚴到民主化,台灣時不時冒出潛藏的黨國原形;司法界固是活生生的黨國標本,教育界何嘗不是會走的木乃伊?司法院與台灣大學都是封閉性的結構體,而且兩者在挑戰下的回應,也幾乎如出一轍。空口無憑,且舉現實的例子罷。 台大校長的遴選已淪為校園民主化的笑話。從遴選會議到後來被迫召開的臨時校務會議,都是盤踞台大的黨國利益集團一手操控下封閉體系的運作。台大校長問題的解決,一點不難,三事而已:訊息透明化、議程民主化與審查外部化。 訊息不透明就違背民主要件「充分的知情」。管中閔有沒有在「資料表」上刻意隱匿「獨董」身分?遴委會有沒有掩護委員與候選人間的「利益衝突」?只要把所有有關資訊、文件攤在陽光下,就可大白了。至於台大拿廈門大學的孤證(謊言?)以杜悠悠之口,同樣是利用訊息的不透明以唬弄大眾的不知情。 議程的控制也是構成民主要件之一(見道爾〔R. Dahl〕民主理論)。台大的校務會議,依報導,操控於主席官俊榮等一小撮人手中。憑什麼容許把澄清疑慮的提案全數有計畫挪到最後?憑什麼終局全數加以封殺?議程的最終控制權只掌握在一人或少數人手中,明顯是威權遺緒。 至於審查外部化,也非常重要。管中閔的論文有沒有抄襲?台大學倫會的審查委員有沒有「外部化」?自家人審自家人,如何有公信力可言?何況完全是黑幕作業。難怪會被反駁到體無完膚。 台大之癌與司法院之癌,完全一樣。陳師孟監委要追究「手銬」案,當年「編、導」於一身的主任檢察官慶啟人悍然回應:「這是司法節內部活動的一齣戲,並未對外公演」云云。問題是,司法節慶祝大會竟可以成為司法人員的「不公開場合」?可以大演「整人為快樂之本」的戲碼?更可議、可怕的是,「內部活動」這句話,透顯了他們的通關密碼。 好個「內部活動」!原來台大之所以能夠上下其手、一手遮天,就是把遴選會、校務會議全納入「內部」的不公開「活動」。而司法院的本質,慶啟人一語道破,原來是「不公開」的黑盒子;所以「換法官」也好、「教唆偽證」也好、在偵查過程中脅迫證人「咬人」也好,都是「內部活動的一齣戲」。 魯迅的名言:「鐵屋裡的吶喊」。司法院與台大,還是「鐵屋」;司法人、台大人還躲在「鐵屋」成一統,還守住「小組會議」的密閉空間,臥榻之旁絕不容他人酣睡。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金恒煒 2018-03-29
習近平「褒揚」蔡英文派「令」?

習近平「褒揚」蔡英文派「令」?

再談媒體說李敖幫助彭明敏偷渡一事。彭明敏偷渡,李敖完全蒙在鼓裡,他是在不知情下幫彭轉信而已,連「暗助」都說不上。李敖與彭明敏交好於前,交惡於後。
金恒煒 2018-03-22
誰說習皇帝不是送大禮給台灣?!

誰說習皇帝不是送大禮給台灣?!

民視董事長郭倍宏二月廿八日召開記者會宣布推動「獨立公投」,四月六日正式成立「喜樂島聯盟」,台灣民主將進入新頁。二月廿八日不只是蔣介石屠殺台灣人民的「二二八」暴行日,也是林義雄先生家人被蔣經國特務滅門的一天;四月六日則是鄭南榕先生為獨立而以火焚身的殉難前夕。兩個時間點的選擇,正點出聯盟的精神座標。 從今年二月廿八日到四月六日,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或說在「挑戰—反應」之下,會有什麼效應?老實說,沒有人有「先見」之明。就在「獨立公投」聯盟醞釀、成立之際,中國的中共當局也有驚天動地的陰謀在醞釀、成形,那就是習近平要黃袍加身了;修改憲法刪去國家主席的任期制。習近平集黨書記、軍委主席與國家主席於一身,重回「一人獨裁、一黨專政」的毛記政體,也開出中華帝國新頁。 到底習近平為什麼非要緊抓「三位一體」的權位不可?權力如此極致集中已直逼毛澤東了,習近平要幹什麼?儘管全世界政、媒都在觀察,其實也言人人殊,沒有確解。尤其習皇帝會不會對台灣出手,用什麼方式出手?非但是台灣朝野關注的重中之重,也是全球各國矚目焦點。習近平為所欲為的打造中華新帝國,權力一把抓下,台灣自不是唯一受害的,可以說中華大帝國的宣示成立,成為全世界民主國家的「仇人共業」;從地緣政治的角度來說,台灣的戰略地位益形凸顯,宛如千鈞中那一髮的重要。 習近平稱帝是向全世界示威,形格勢禁下,台灣的地緣的重要性更無可取代。美國參眾兩院無異議通過「台灣旅行法」,放在這個脈絡來看,恐怕美方或早有情資,非無端而至。重點是,台灣形同是封住中華帝國向外擴張的第一道巨鎖,台灣遂成為民主自由陣營不可或缺的屏障。 三月十一日習大大登基的那天,其實是送給台灣的重禮。這一天起,「台灣中國、一邊一國」就完全確立:一邊是極民主極自由、一邊是極獨裁極專制,民主台灣與帝制中國已儼處兩極,所謂「一中原則」徹底煙消,「兩岸一家親」同樣雲散。那麼,「獨立公投」適時在此刻推出,扮演了《水滸傳》中宋江「及時雨」的角色。民主公投有兩重作用:對內,確保台灣不會淪為中華帝國的殖民地;對外,保護民主陣營,免遭希特勒式的侵奪。 台灣要完成「獨立公投」當然險阻很多,國際或說美國的干涉,是最大的問題之一。現在好了,在中華帝國的凌逼下,台灣人民當然「獨立有理」:難道國際民主國家要坐視極權帝國併吞民主台灣的威脅?難道台灣人民不能為自由民主而公投?這是贏得全球義助的最重要憑仗。 就此而言,誰說習皇帝不是送了大禮給台灣?誰說習皇帝不是台灣「入聯公投」的大推手?天佑台灣!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金恒煒 2018-03-15
誰絞碎婦聯會170箱秘密檔案?

誰絞碎婦聯會170箱秘密檔案?

事件鬧到現在,婦聯會的底蘊終於現形。原來辜嚴倬雲最在意的不是龐大的不義之捐、不是錢,而是一七○箱的資料、檔案與帳冊。 辜嚴倬雲在美國發表聲明,宣布婦聯會全部資產回歸國庫。婦聯會主委雷倩的回應堪稱「典型」,她認為辜嚴倬雲所謂資產全捐,是自殺式解散,「絕對是辜家其他人的縝密規劃」,並且點出是去年十二月到今年一月「大逆轉」的癥結因素之所在。雷倩雖是婦聯會主委,明顯的不是核心成員;有人說雷倩是婦聯會的鴿派,其實重點不在鴿派、鷹派,而是利益集團的局內與局外人,雷倩是內部的局外人。 這個「大逆轉」,就是由婦聯會主委雷倩與內政部長葉俊榮、黨產會主委林峰正簽訂「行政契約」。然而隔日婦聯會即在召開的緊急臨時會員代表大會推翻前議;理由十分堂皇,什麼不是政黨附隨組織啦,沒有不當黨產啦等。總之,就是與內政部、黨產會對著幹。 在事件發展過程中,用雷倩的話,婦聯會內的大鯨魚有「財團的政商關係、媒體公關及龐大的律師團」,有能力與「高層溝通私下協商、製造與顛倒是非、設計斷點操控司法」;雷倩的激憤,除了自傷自哀之外,其實也點出了辜嚴的政治操作,尤其指出「與高層私下協商」的驚人內幕。高層是誰?高層中與辜振甫關係最深、最好的是誰?答案呼之欲出了。 所以要問的是,婦聯會搞到今天,是不是「高層」放水的結果?當初跳過黨產會,由內政部出面與婦聯會斡旋簽下喪權的行政契約,還美其名曰「轉型正義的處理模式(典範?)」,不是上下交相賊就是被詐騙集團詐唬了。 早在簽「行政契約」之前的五月,辜嚴倬雲就親自下令兩個女兒辜懷如與辜懷群到婦聯會搬走一七○箱檔案,特別送到辜懷如的公司交劉姓員工,用三台碎紙機、兩週時間清潔溜溜了。值得探究的是,既然已毀屍滅跡了,而且行政契約也明文規定「不再調查與處分」,辜嚴為什麼翻盤呢?連雷倩也說:「不知究竟為了什麼?」 在真相沒有了了之前,當然不知道辜家「縝密計畫」究竟為了什麼?不過可以知道的是,行政契約被撕毀後,內政部退場、黨產會主導,二次約談辜懷如,並逼出辜家「全部碎掉」的不法行徑,黨產會決定依法送檢調法辦。形格勢禁下,迫使逃離台灣的辜嚴倬雲做出斷臂的所謂「自殺式」的宣告。 過去連行政契約的八成歸公,辜嚴倬雲都不願,為什麼現在承諾全部「回歸」?難道是沒有「高層」可恃了?或檔案已毀?辜嚴使出苦肉計,寧可解散婦聯會保她的兩個寶貝女兒免於法辦外,也杜絕追究檔案事。問題在,當初早由黨產會祭出霹靂手段,一七○箱檔案是不是就能保留?老實說,婦聯會的問題,真的不在錢,而在歷史真實,而真實藏在一七○箱的檔案中。辜嚴消滅的正是婦聯會的黨國紀錄,那麼誰來還全民的公道?誰來還真相於歷史呢?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金恒煒 2018-03-08
王清峰、慶啟人們的「狗屁」

王清峰、慶啟人們的「狗屁」

新科監委陳師孟的頭號虎頭鍘,砍向二○○九年司法院炮製的司法馬戲鬧劇。那一天,司法院三長率領院長以下參加院部聯合慶祝大會,激情演出的是張安箴、鄧巧羚等的手銬大戲;報導說一位扁案檢察官也是演員。據當時在場法官的描述:「張檢是刻意做出猥瑣表情」,「台下一片笑聲」,而院長賴英照卻「沒有生氣」。 無論大卡司的出品人是否賴英照,堂堂司法院長絕對責無旁貸。張檢的直屬長官檢察總長陳聰明好像蒙在鼓裡,是法務部長王清峰越級下令檢察長林玉玲策劃,林下包給主任檢察官慶啟人;慶啟人據說是「導演、編劇」,但不敢承認,撇清說:「沒有劇本,沒有台詞。」真的嗎?那為什麼又坦承有兩次彩排?張安箴自清說不是她編、她導的,馬上打臉慶啟人。不過張檢即使是「奉命行事」,也難逃「平庸的邪惡」之罪與罰。 這齣醜劇到底誰出品、誰製作、誰主推、誰編、誰導、誰主角、誰配角、誰有責誰無責?陳監委透過調查、約談,不怕沒有真相。有趣的是,陳監委甫宣布,黨國司法人員雞飛狗跳的回應只能用「不通不通」形容;難怪陳監委痛斥為「狗屁」! 王清峰的「狗屁」有二:一是承認大秀「不妥」;二是祭出憲法「言論自由」當盾牌。扯淡到不行!豈止「不妥」,美國《紐約時報》、《經濟學人》都專文撻伐,孔傑榮則公開痛斥;丟臉丟到全世界了。至於拿「言論自由」遮羞,更無稽。難道不知道「法官不語」?法官(包括檢察官)與媒體工作者相反,一個是言論無限大,一個是言論無限小,甚至言論不自由。「法官倫理規範」第十七條明定:「法官對一個繫屬中或即將繫屬之案件,不得公開發表『可能』(此二字吃緊)影響裁判或程序正義之言論」;第十八條,嚴禁法官參與有損司法正直形象的活動。「法官法」第十八條也明文禁止法官有損及職位「尊嚴」與「信任」的活動;第十九條,制止法官有「不當言行」。請問王清峰,法官真的有言論自由嗎? 對照慶啟人的兩個硬拗,比狗屁還不如。慶啟人的邪詞/遁詞也有二:一是「不畏強權」云云。陳水扁已成為馬統的落水狗,慶某等扮演的是「打落水狗」角色,哪有畏不畏可言?更可恥的說法:「陳水扁貪污罪是靠證據定罪,不是靠行動劇定罪」云云。問題是,行動劇公演時,陳水扁案——用慶某的話——不過「已起訴、在審理」,換句話說,是處在「無罪」狀況。按「檢察官倫理規範」第九條:「應嚴守罪刑法定及無罪推論原則」,而且應謹言慎行,維護其職位榮譽及尊嚴(第五條)。更不可因「種族」、「政治」而有歧視或不當之差別待遇(第六條)。 慶啟人等的司法大秀,與越方如等特偵組一字排開誓師:「扁案辦不出就下台」,是一正一暗的孿生宣告。用形象語言表述,就是黨化法官用自己肉身當成武器,一舉殲滅台灣人總統;結果轟垮司法院。至於會不會倒在王清峰等人身上?就看陳監委與監察院了。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金恒煒 2018-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