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景弘相關文章

危機當頭「三不提」

危機當頭「三不提」

李克強在中國「兩會」的政治報告,偏離往例,不提「九二共識」,在國民黨傷口撒鹽;去「和平」而談統一,撼動美中關係基礎;不提經濟成長估算,暴露它泡沫經濟內爆危機。 國民黨厚顏向北京虛報情勢大好,結果大選慘敗,高雄市長還面臨被罷免,李克強的政治報告與蔡英文同調,不提虛構的「九二共識」,讓他們痛上加痛,只能酸「沒說」不代表政策改變。 「九二」只是分歧,沒有「共識」,事後杜撰者想用謊言把台灣綁入中國,這些北京的內應被選民淘汰,虛構的「九二」成垃圾,而習近平把「九二」定調為破產的「一國兩制」,李克強不提「九二」,還算明智。 中共恐嚇台灣,做無本生意,如果台灣被嚇屈降,它贏;如果台灣抗拒被統,它沒輸。它文攻,散佈宿命論,對台灣滲透;它武嚇,在大選前後,赤裸裸搞軍演和機艦繞台,引來美國強烈回應,台海巡邏又成常態。 李克強不提「和平」,只留「統一」,屬間接恐嚇,想讓它的應聲蟲作文章恐嚇台灣,國民黨沒上當,但他把修飾「統一」的「和平」手段刪掉,卻直接衝撞美中關係的基礎。 美中從上海公報到雙方建交,三項公報都以「和平解決」台海爭執為基礎,中國雖未明確承諾,但美國話說得很白,如果中國使用武力,雙方建交的基礎便消失。中國不提和平,美國也可以不提三項公報。 不提「九二」,不提「和平」,事體不大;不提經濟成長估計,卻凸顯習政權的立即危機。中國長年以兩位數成長自豪,如果成長率降到六趴,政治便可能動亂。今年受武漢疫疾和美中貿易戰衝擊,GDP可能只二至三趴,政權難穩,對台灣統戰能騙幾個人?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0-05-26
他們還在革命

他們還在革命

蔡英文總統就職連任之際,老K新貴們又獻醜,批她「一面倒依賴美國」,要她對美中保持「平衡」;污衊她是「前所未有對美國唯命是從的一個領導人」;主張南沙群島自「漢朝」就是「我們的」。 沒有人能否認蔡英文在民主、人權、自由的建樹遠超越兩蔣,但批小英對美國唯命是從,依賴美國是「前所未有」,卻讓兩蔣蒙冤。蔣介石既「反共」,也要「反攻」,絕對聽從美國,敵友分明,沒有「平衡」的鬼話。 蔣介石爭取與美國共同防衛條約,靠美國保障台灣安全,但秘密承諾軍事「反攻」不但要事先磋商,而且要美國同意;美國反對使用武力,當然不支持蔣介石「反攻大陸」。蔣介石的美國說客要求「解開繫繩」放狗咬人,道盡蔣介石依賴美國的程度。 中國有併吞台灣的敵意,美國角色卻是保障台灣不被併吞的友邦。民選的蔡總統為反侵略而「反共」,但沒有「反攻大陸」侵略中國的意圖,老K把敵友同等對待,要在兩者之間「保持平衡」,那是別有用心的鬼話。 周書楷一句「可以與魔鬼握手」,便被蔣經國撤職;美國承認中共是正統,蔣經國說「好漢打落門牙和血吞」,忍辱負重,就因為要依賴美國保障台灣安全。 公平競爭,人民自由選擇的民主制度,在台灣已經生根,國民黨年輕新貴喊改革,卻抱著「革命」實踐,丟不掉「革命」的奶嘴;兩蔣黨國教育下的退將,與中共同調「自古以來」論述領土爭議,指南海主權自「漢朝」就是「我們的」。 國民黨教育和影劇不顧史實的洗腦,造就許多鸚鵡,學舌「我們的成吉思汗」,「我們的乾隆皇帝」,這些還在革命的新貴,不知今夕何夕,不知道「我們」是誰!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0-05-19
習近平的惡夢

習近平的惡夢

美國外交文件論台灣地位,有兩個關鍵詞:「演變」和走向與中國「不同軌道」。事實演變正是如此,而非如習近平夢想的把台灣吃掉。 台灣民主化是第一大演變,武漢肺炎是第二重大轉折。中共不透明、不負責任和尋求霸權的真面目,驚醒世界各國對中國的幻想;武漢疫疾的災難,更突出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的事實。 台灣早已是事實獨立,除馬統外,其他三位總統都宣示過台灣,或中華民國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與中國不相干,這種宣示也與美國外交官的預測相符,台灣所欠缺的是國際社會的正式承認。 習近平隱匿武漢肺炎疫疾的嚴重欺騙行為,造成各國死亡慘重,經濟重挫,引爆對中國的反感,也使各國體認到國際社會排斥台灣的錯誤,紛紛以明示或暗示承認台灣的獨立國家地位。 以台灣的情勢,國家正常化當然能制憲正名最理想,但國際承認是他國的政治決定,與制憲正名沒有必然關係。未能制憲正名之前,國際社會正式承認台灣主權獨立地位,也使台灣達成國家正常化的首要目標。 一九六七年美國駐寮國大使蘇利文(William Sullivan) 對解決台灣地位問題,便有一個構想:美國聯合主要國家,依舊金山對日和約規定,共同承認在台灣的中國民國,「領土」只限於台灣與澎湖。 武漢疫疾後的國際反應,彰顯的就是這種局面,許多屈從「一個中國」的國家,站出來支持台灣,視台灣為獨立國家。即使這些國家的作為,尚不及蘇利文的構想明確,但只要他們把台灣與中國區隔,支持台灣加入國際組織,對台灣國家正常化均屬正面發展。 習王朝用虛擬的「任何」替自己壯膽,但國際社會承認台灣的獨立事實,已變成他的惡夢。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0-05-12
鬱金香碰到白目

鬱金香碰到白目

被稱為白目的人,言行有幾個特色:不識好歹、不知體統、不知輕重、不知分寸、自以為是。有人認為白目當市長很「新鮮」──新鮮到台北市民應該感到「慚愧」。 他成天放言高論,不會看別人的能力與優點,只會吹如果是他做也「不會差」。問題是,他在自己的舞台上,卻搞不清自己的角色和別人的份量,舉手投足荒腔走板。 荷蘭國慶,因疫情不便舉行酒會,改以「荷蘭貿易暨投資辦事處」正名「荷蘭在台辦事處」,並空運其國花鬱金香來台,以為慶祝。這不但強化台荷關係的官方性質,更反映荷蘭的誠摯友誼。 外交部長吳釗燮親自接見荷蘭代表紀維德道賀;但紀維德去台北市政府致贈鬱金香,向防疫團隊致意時,不知白目市長是怕老共生氣,或存心小看荷蘭代表,竟派一個「發言人」出面接待。市府發言人算幾咖,居然可以代表市府接見外國大使? 白目市長在國際場合不知體統已非首次,五年前,他接見英國訪問團,率團的英國國會議員致贈有國會標誌的懷錶做為紀念,他竟粗魯無禮地公開稱要轉送他人,或當破銅爛鐵賣掉,白目至此,柯粉能不慚愧? 也許他沒有把與中國的交流當「國際」場合,但他去上海見市長,並不是要賽球或跑馬拉松,居然不倫不類地穿運動鞋進大客廳見主人,儘管那雙運動鞋售價可能比老共的皮鞋還貴,但讓人感覺更像中國鄉下苦主去「上訪」求助。 柯文哲一個頭歪戴市長和黨主席兩頂帽子,一張嘴主席、市長不分,信口開河拚聲浪。市府疏於監督,大火燒死六人,他竟歸咎人民不守法,自己只是「慚愧」,而不肯對失職負責「道歉」,這種傲慢的白目是可惡,不是可愛。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0-05-05
圍疫救「韓」

圍疫救「韓」

  二千三百萬人口,只有四百二十九人感染武肺疫疾,六人死亡,台灣隊抗疫成果之亮麗,各國豔羨,這是台灣人民同享的福氣,但對中共及其同路人卻如芒刺在背,硬要找碴唱衰。 偏向國民黨而有醫療專業的人士,不願違背良知,胡亂說三道四,只有少數以政治鬥爭起家的人物,趁疫情攪局,只圖自己的政治利益。 有罷免案在身的市長,眼看支持罷免的民調勢不可當,竟無視疫情控制良好,放話要演練封城,故意製造緊張,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那是圍疫救韓,想阻撓罷免案。 挺韓的老國民黨,更以圍疫矮化台灣,呼應國台辦「以疫謀獨」的指控,出手鬥臭國防與外交,藉口抗疫,對敦睦艦隊官兵染疫開刀,挑撥離間,羞辱國軍將領,打砸敦睦艦隊開創性的功勞。 有人不分青紅皂白,要仿美軍羅斯福號航母染疫事件究責,但羅斯福號艦長因為越級廣發疫情,不滿上級救援行動太慢而被免職;敦睦艦隊只是不知情或未確實報告疫情,返港未嚴格篩檢。 代理海軍部長並非下台負責,而是因為他用粗話罵去職的艦長;國會並未介入作秀,更沒有軍事將領道歉的戲碼。磐石號染疫事實尚未查明,老基本教義派別有用心,迫不及待介入調查,索取航行日誌和航行圖,逼國軍將領、三軍統帥道歉。 武肺疫疾讓習政權外交與宣傳破功,台灣的努力則獲國際讚許,那批無視民意的老政客,要向北京表功,污衊捐贈口罩是「凱子外交」,會受中共報復,對主權國家的國防與外交吐口水。 國民黨基本教義派與年輕世代,立場成強烈對比,新主席江啟臣代表的年輕世代還有所不為:至少他們不敢肆意拂逆民意,違背台灣主權國家利益。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0-04-28
雲林政客的價值觀

雲林政客的價值觀

一個新聞記者可以傲人的成就,不是借樹攀藤,而是能弄到讀者關心的大新聞,特別是當權者想隱瞞的事實。就此而言,雲林政客把中國上海東方衛視記者捧為「雲林之光」,實在是笑話一樁。 張經義在台灣出生,但以「來自台灣」應付川普,卻是答非所問,存心誤導。隱瞞上海東方衛視的身分,公然違背新聞記者的基本信條:誠實。他自吹自擂成性,如果白宮「上上下下」都知道他是誰,川普何必還追問他的來歷? 堂堂正正的自由人不當,偏去沒有自由與人權的國家媒體聽差,政客以他為榮,那是價值錯亂;張經義自吹白宮記者身分經「雙重認證」,更是唬爛:他取得白宮採訪證,最重要的是中國大使館的證明,白宮新聞室核發,同業並無權過問。 習近平統治,媒體都要「姓黨」,張經義的「媒體經驗」盡是中共宣傳喉舌,東方衛視會用他駐華府,中國大使館替他「認證」,當然是「台灣出生」有利用價值。不知珍惜自由,淪為威脅台灣的獨裁國家媒體走卒,還被斥說謊,這是專業與道德的墮落。 採訪白宮新聞,當然常有機會「看見」川普,而且鐵定比郭台銘「見」川普的次數多,一字之差,謬以千里,華府記者都可以這樣吹,但沒有人如此白目而洋洋自得,這和一個國民黨N咖常吹「昨天又與某參議員喝酒」一樣可笑,他不說喝酒的酒會規模有多大。 白宮新聞內政居多,美國主要媒體有專人坐守白宮,簡報有保留座,外籍記者打游擊,有事湊空位。因疫情緊急,出席白宮簡報的記者寥寥無幾,川普卻想拖棚,記者可以問到飽,張經義敬陪末座,擠出一個令人Err的問題,這有什麼光彩可言!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0-04-21
老K黨何不修憲

老K黨何不修憲

武漢肺炎習家王朝既放火,又趁火打劫,以疫謀「併吞」,卻意外把台灣推上光芒四射的國際舞台,凸顯台灣被排擠與打壓,卻抗疫成果非凡。疫情之後國際秩序勢需重建,台灣贏得重要籌碼。 台灣抗疫團隊因應得宜,外交宣傳適時出手,人民對北京橫蠻,利用世衛組織打壓台灣的反彈,使生命共同體意識凝聚到最高點,這是民主化以來難得的機遇與成就。 深藍基本教義派,看「台灣」出頭,便存心搗亂,炒國號爭議的冷飯。金門立委說「台灣不是國家」,「中華民國」才是,因為台灣不包括澎湖金馬;毛裝立委指控蔡總統用「中華民國台灣」是放棄金馬澎湖烏坵東引諸島,有「違憲」疑慮。 他們腦子很特別,蔣中正「是」人,別號蔣介石,日本名叫石岡一郎,難道稱蔣介石,叫石岡一郎,他就不是人?「中華民國」既然是「國家」的法律名稱,為什麼用別號就不是國家? 中共妄言台灣是中國固有領土,揚言「解放台灣」或「祖國統一」,卻不提金馬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基本教義派是否要向北京抗議,怎麼不「解放」金馬澎湖? 如果怕被遺漏,身為立法委員,理應建議江啟臣動員國民黨修憲,把「中華民國」領土明確列舉為台澎金馬! 戒嚴統治,基本教義派堅持「法統」,虛擬代表全中國,目的在掩飾他們非法壟斷政治權位,但民主化後,這種作用已經消失,新基本教義派還想搞分化,只會讓人唾棄。 國民黨造孽,美國紅線未變,造成台灣國號困境,但國際間都稱台灣是國家,用中華民國台灣,簡稱台灣,是法律與現實的妥協,獲大多數人民接受,法統殘餘否定台灣是國家,只是替中國幫腔鬧場!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0-04-14
都是諸葛亮惹的禍

都是諸葛亮惹的禍

不知道國民黨中什麼邪,它不接受「兩國」,卻偏愛「三國」,尤其偏愛最早亡國的蜀國,仰慕足智多謀,卻是出師未捷身先死的諸葛亮。 喝足洋墨水的哥大博士黨主席,竟耍猴戲,穿上道袍化妝諸葛亮,徵聘數位行銷科技長。一千七百年前的諸葛亮,即使智商超過白目市長,也料不到會有電腦這玩意兒。小英總統並沒有扮仙,卻找到嚇嚇叫的唐鳳。 就算有諸葛亮才智的大將投靠,老K還是扶不起的阿斗。老K阿斗說蜀不是國家,「漢」才是國家;曹兵城門叫陣,阿斗說,放心,那不是威脅。如此斗氣十足,諸葛亮再生也欲救乏術。 最早玩諸葛亮的是老蔣,他戰敗「轉進」台灣,自立門戶,隔海已成兩國,卻學舌諸葛亮,以「漢賊不兩立」抗拒美國的兩國論。美國要在聯合國促成兩國兩席,老蔣卻以退出作威脅,宣稱他矢志消滅賊匪,與賊並存「無法對人民交代」。 老蔣拿人民撐腰,好像是人民逼他反攻,其實,台大教授彭明敏師生發表自救宣言,重點就在反攻不可能,台灣應制憲建國,以新會員加入聯合國,結果被關進牢裡;台灣人民要獨立生存,並沒有反攻大陸夢。 總裁徒子徒孫,有樣學樣,四年前柱子一獲提名,便抄襲諸葛亮喊「危急存亡之秋」,狂賣芒果乾。國民黨沒出息,其所謂人才就是販賣千年骨董:危急存亡之秋,漢賊不兩立。現在竟連徵科技長,黨主席也要扮諸葛亮壯膽! 三國演義諸葛孔明,戲最多,詭計最多,毛蔣爭天下,毛學三國詭計,蔣死抱漢賊不兩立,結果台灣成外交重災戶。國民黨拜無力回天的悲劇人物為師,實病態心理。他們忘了台灣沾諸葛亮之光的只有一個:諧星「豬哥亮」。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0-04-07
趕記者與買網軍

趕記者與買網軍

記者與網軍有近似功能,但專業與倫理差很大。記者本身有素養,又受層層節制,網軍則太多個人隨興之作。「中共」一面趕美國記者,一面收買網軍,便凸顯兩者的差別:收買網軍易,收買記者難。 美國記者獨立尋求事實,報導真相,不會聽當權者擺布,這是獨裁者的最大忌諱。他們的統治機制,記者是聽命宣傳的工具,只能姓黨。但國際媒體不姓黨,不聽話只能趕人。 趕記者是為隱瞞事實,買網軍則在顛倒黑白、造謠卸責。做為新興行業,網軍並沒有共同信守的倫理,或查核機制,大部分是賺錢取向的個體戶,誰付錢,他們就承命照發傳單,替金主「帶風向」。 中共對武漢疫疾,不公開不透明,炮製謠言,企圖轉移焦點,讓中共謊言惑眾的劣根性全部攤在陽光底下。對危害全人類的疫情,它選擇顧面子,隱瞞真相,不接受外國專家介入,讓吹哨人死得不明不白。 自命崛起的大國,不盡大國責任,不守國際組織規則,只圖改變規則。病源明明就在武漢,中國人涉足最多的地方就是重災戶,責任就在中共政權,它卻指揮網軍造謠病毒是美軍植入,但這套造謠大外宣,在美國、在台灣都被看破手腳。 美國國務卿龐皮歐一針見血:「中共」對人民健康和生活方式造成重大威脅,世界各國應在聯合國及其他國際組織抗拒中共的惡意影響。 中共用防火牆,對內蒙蔽人民,對外散布謠言卸責,但這次恐怕玩栽了。防火牆、趕記者、買網軍都無法隱瞞它危害人類健康,造成經濟衰退的事實。中國賴以崛起的「全球化」,世界工廠,將成過去式;經濟衰退,美中關係惡化,國際輿論驚醒,中共政權面臨六四以來最大危機。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0-03-31
六.七趴黨主席

六.七趴黨主席

江啟臣當選中國黨主席,雖然只得八萬多票,但黨內年輕世代及地方派系對他都還寄希望,他也誓言要帶老K黨贏回人民的信任,但被舊勢力及老共合力推擠,他已白旗高舉,證明自己也是會轉彎的小白海豚。 他談話少了「九二共識」,前字號的硬替他補上;他明明是土生土長,柱子硬挖個坑讓他跳,奸詐的先入為主,咬定他「是」中國人,再問他「承不承認」是「中國人」;江啟臣露出白海豚本色,自認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 他被套出也是「中國人」,國台辦大悅,稱許是「不錯的開始」。老國民黨的癌末就在脫離民意。最新民調,八十三趴受測者認同自己是台灣人,而騎牆的「都是派」只有六.七趴,要帶老K再起的主席,卻選擇認同不到一成的人民。 當然,他要玩文字定義遊戲,作如此選擇是他的自由。國籍是定義「中國人」的標準;以歷史文化定義自認「中國人」,便太離譜。如果以文化歷史定義,他頂多只能說是「漢族」。 中國自大的天朝心態,習慣說謊,顛倒黑白,它圖謀併吞台灣,本來寄望於國民黨投降,但眼看台灣民主化,國民黨難脫「台獨」色彩,便畫下「一個中國,反對台獨」的框架,要綁住國民黨。 舊勢力利用中國搬來的憲法做為壟斷政治的藉口,明知當前修憲受限制,只知取笑民進黨想獨而不敢修憲。江啟臣難脫舊套,仍稱「中國」就是「中華民國」,現在是一國兩區,只有修憲才是「法理台獨」,國民黨可以繼續喊「反台獨」。 大白海豚潦落下場,小白海豚不堪舊勢力與老共的壓力,看來也只會依既定方針辦事,凡是北京交代的一律接受,凡舊勢力的要求不敢拒絕!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0-03-24
高雄要搞調景嶺

高雄要搞調景嶺

如果有人提議在台灣蓋香港村吸引香港移民,任何有點政治常識與敏感度的人都會罵那是不經過大腦的餿主意,但生為國民黨、住過眷村的天才市長卻認為是他的傑作。 國共內戰結束,在境外留下兩個遺跡:香港的調景嶺和台灣的眷村。這是逃避「赤禍」的兩個臨時避難所。住過這兩個地方的人,會有被迫、被歧視、被限制的反感。 逃到香港的難民,有國民黨權貴富豪,有窮苦的庶民,他們寧可躲進英國殖民地,而不堪「享受」中共的「解放」。調景嶺難民營高掛車輪國旗,被稱小台灣,被當作宣傳中共不得人心,期望國民黨「反攻大陸」的證據。 台灣蓋的眷村則是「反攻」基地,老蔣政府因陋就簡,臨時搭建,供基層軍眷居住,因為「一年準備,二年反攻」,馬上要「打回去」,眷村抱持「克難」精神,隨時可以丟棄,但隨著反攻無望,所謂竹籬笆帶來更多社會問題。 受困調景嶺和竹籬笆的人,都想走出去。調景嶺在一九九六年已吹熄燈號,現在香港人追求的是民主、自由、人權,只要依法移民台灣,他們有選擇居住的自由,何勞市政府濫用公帑建村要他們聚居? 有「香港村」這種想法的人,根本不知道香港經驗,不知道香港人要的是什麼,只知照抄中國大灣香港村,把香港人看成低端人口,難怪不但他濫用社會住宅基金公款被批藉機炒地皮,香港意見領袖也不領情。 只會抄武俠小說,狂射「穿雲箭」的人,胡亂放空砲,鼓吹情色賭「發大財」。愛情摩天輪,賭馬賽車,這些酒醉飯飽意亂情迷的瘋話,他卻當發展經濟的高見;國民黨還把他當天才,推他選總統,對替他們蓋眷村的「總裁」,那是莫大侮辱!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0-03-17
老K選擇不跳崖

老K選擇不跳崖

國民黨的舊勢力,靠操弄地方派系矛盾存活,但在民主競爭中被邊緣化,步向懸崖。這次黨主席補選,舊勢力與舊口號慘敗,地方派系選擇不跟舊勢力跳崖。 江啟臣出線不易,老國民黨族群立場極端,台灣人一定「台獨」,好丈人不如好爸爸。照這個邏輯,江啟臣不可信任,「沒有代表性」,中共不給賀電,直接由國台辦命令要他「國共合作」,堅守「九二共識,反台獨」。 不跳崖只是保住老命,江啟臣能不能頂住中共、台商及老國民黨的壓力,認同台灣,才是問題。諒他沒有能耐拋棄老國民黨的包袱,而保住主席位子;更沒有能耐背著老國民黨的包袱而贏回人民的信任。 江啟臣勝出,對動輒以「創立中華民國」唬人的舊勢力,如同權力壟斷的終局。依舊勢力的傲慢心態,「中華民國」、國民黨、台灣,都是他們的;他們可以去人民大會堂哈腰,但台灣人當權就是台獨。 八十八歲還恐嚇游錫堃的老榮民,和郝龍斌搬出助陣的老爸郝柏村,就是典型舊勢力,他們與台灣民意對幹,離改革再起太遠,離慘敗墜崖太近。靠這種人撐腰,結果只拿三分之一選票,重創法統神話。 年輕世代除極少數甘為中共鷹犬外,已少有國民黨舊勢力的「中國」情結。老國民黨被騙的很多,有良知的也不少。殷海光教授眼看蔣介石自身無力,美國不容他反攻大陸,一九五七年便指出反攻無望。 一九六三年,老蔣派蔣經國赴美,要求擴大突襲大陸,甘迺迪一口否決,他們的中華民國早就沒有中國。舊勢力不思蔣經國只想革新保「台」,只知嘴巴喊捍衛中華民國,屁股卻端坐人民大會堂聽訓,江小弟壓得住這些牛鬼蛇神嗎?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0-03-10
玩錢兼玩火

玩錢兼玩火

「中共政權」是冷戰時期慣用詞,美國承認它代表中國之後,才去意識形態化,希望它走向民主,但它的劣性難改,美國國務卿龐皮歐又開始用「中共政權」,凸顯它的本質。 龐皮歐坦承美國幻想的錯誤:美國望中國繁榮,善待人民,與鄰國人民和平相處,但現在看到的是它對美國的強烈敵意。 冷戰時期用「中共政權」,具有遲早把共黨政權推翻的含意。要使這類政權崩潰只有兩條捷徑,讓它玩錢,或讓它玩火。 沒收人民哨子,關壓異議,沒有制衡的政權,注定要腐敗。自由經濟有賺有賠,照公平規矩行事,但靠詐騙起家的中共不理會這一套,川普總統名言,歷史上最大的竊盜案,就是中國混進WTO,靠偷盜搶發財。 國家帶頭偷搶致富,竟自命「中國」新模式,稱霸世界,美國忍無可忍,一收網,以中共經濟玩完了,疫疾橫行無力管控,造成國際經濟衰退,依賴出口的中國經濟受最大衝擊,使「中共政權」面臨「建國以來」最大危機。 應該是自省的時刻,中共為轉移人民不滿的壓力,竟不惜以玩火救火。出動戰機「繞台」挑釁,還顛倒是非,指控「民進黨當局」玩火。它抗疫無能,無心照顧人民;玩錢無法收拾,玩火風險更大,上層分裂,民心思變,這是列寧政權殘局的劇本。 對中共軍機繞台叫好的人有兩種,一種是中共文攻武嚇的喉舌,一種是誇大威脅,希望替台灣爭取支持的人。他們都知道如果中共挑釁,在海峽爆發空戰,中共空軍落敗的機會大,「台灣問題」仍無解。 如果中共加碼作傳統兩棲入侵外島或台灣,那慘敗的風險更高,即使它不惜代價,結果還是玩火自焚。有這種不顧人民的政權,人民不革命才怪。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0-03-03
華爾街日報不姓黨

華爾街日報不姓黨

中國武漢肺炎肆虐,威脅人類健康與全球經濟,華爾街日報刊出學者評論,直批「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強國」不知自己先照鏡子,惱羞成怒,大罵如此言論是「種族歧視」,一口氣趕走該報三名駐北京記者。 多次疫疾源自中國是事實,北京唯恐惡名昭彰,迫世衛組織將武漢肺炎改名,被批「病夫」並不離譜。華爾街日報並不姓黨,自由媒體的角色不是歌功頌德,鄧小平早就清楚。 當年中國被指責沒有移民自由,鄧小平嗆卡特,他願意讓一千萬中國人移民,美國收不收?卡特不防有這招,回敬說他要送「一萬個記者」給中國。鄧小平當然敬謝不敏。 習政權以種族歧視之名,對記者下逐客令,只自曝其短。中國唬爛把藏族、回族列為「中華民族」,卻殘暴迫害藏族與回族,他們還有臉罵人種族歧視?基於瘟疫不絕的事實,批判它是亞洲病夫,算什麼種族歧視? 西方媒體駐北京記者,多半要靠華裔才能挖到姓黨媒體不能碰的新聞。這次被驅離的華爾街日報記者,李肇華(美籍)是分社副主任,鄧超(美籍)正在武漢採訪,溫友正(澳洲籍)曾與王春翰(新加坡籍)合作,爆料習近平表弟在澳洲豪賭、涉及洗錢醜聞;王春翰的延簽去年已被拒絕,現在溫友正也宣告出局。 「冒犯」中國的文章,執筆的是「白人」美國教授米德;但無端被逐的三個記者是美籍或澳籍「華裔」,而不包括美國籍白人分社主任哈茲勒,如此「巧合」,中國是否歧視「華裔」? 有人揣測中國對華爾街日報記者下馬威,是要報復美國限制中國姓黨媒體在美國的非媒體活動,果真如此,那中國才是搞種族歧視與扼制新聞自由的慣犯!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0-02-25
一邊一國籍

一邊一國籍

一九四九年場景,老蔣的國民黨政權溜到台灣,誓言要「反攻大陸解救同胞」,但他的同胞選擇逃避「赤禍」,要到台灣的人太多,他只能嚴控台灣出入境,先「保衛大台灣」,管他什麼國籍、人道。 隨中國開放,反過共的老兵「回家」卻住不下去;喊過反共的台商,沒看過大塊土地與場面,又備受統戰禮遇,以為只要當順民,不罵共產黨,也可以相安無事,投機性格讓這些人忘了國籍的寶貴。 武漢疫疾迫外籍人士爭相逃命,台灣撤僑,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的中國配偶子女未列優先,衛生福利部長陳時中一句「選擇國籍就要自行承擔」,引起強烈共鳴,飽受中國霸凌的台灣人民驚醒國籍是寶貝,「兩岸」是一邊一種國籍。 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各有一部憲法,各自明文規定自己國民及國籍,隔海相對,各有不同國籍與國民。自己國家自己救,遇緊急危難,政府當然優先保護自己國民。 有人以宗教、人道、人權等大帽子,要雞兔同籠,不能「歧視」,要讓外國籍同享優先撤僑機位,還藉口國籍並非孩子所選,不能要他們負責。有人頂著哈佛博士,拿出天龍國本事,指控民進黨政府違背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 這些人虛偽唬爛成性。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第七條規定,嬰兒一出生應即登記,有取得自己姓名和「國籍」的權利。如此國籍登記當然是依法確定或由父母代為選擇,接受國籍國的權利與義務。 中國政府不顧人權,專制腐敗,幾場威脅人類健康的大瘟疫,都來自中國,這些假仙不敢吭氣,只會罵台灣政府民粹、不人道,附和中國立場,說「兩岸沒有國籍問題」,公然否定中華民國憲法國籍的明文規定!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0-02-18
一個賴清德各自表述

一個賴清德各自表述

當前微妙的政治時空,他的身分卻可以隨意用過去式、現在式、未來式作不同表述;而且,從台灣、美國或中國看,也是遠近高低各不同。 現在式的賴清德沒有公職,台灣低調定位只是平民。媒體稱他「準副總統」以強調他華府行是重要突破,但就法論法,他尚未宣誓就職,目前就是平民。現在式表述避免各方尷尬,也切合事實。 論過去式,他曾任行政院長,以「前」字輩身分訪問華府,會晤國家安全事務官員,拜會國會議員,出席宗教會議,參加國家早餐祈禱會,與川普同堂吃荷包蛋,那已經突破前例。 但如果沒有未來式副總統的地位,沒有升溫的美台關係,他不會得到如此禮遇。未來式的賴清德,要到五月二十日才開始,如果美國政策不再調整,未來式的賴清德就不能像現在式的賴清德一樣到華府趴趴走。 台灣需要低調表述賴清德現在是平民,就是因為美國政策尚未翻轉,未來式副總統能訪問華府,已經凸顯雙方關係的進展。台灣同意低調用現在式表述賴清德,美國樂得心照不宣,戲照演,高規格接待。但如果賴清德沒有未來式,誰理你啊? 最尷尬的是北京,自爽的「中國模式」,經香港反送中、新疆種族迫害、武漢疫疾封城鎖國,外強中乾醜態畢露,眼看美台關係突破,忍不住咆哮,對美國同意賴清德訪美,「向美方提出最嚴正交涉」,敦促美方「恪守一個中國原則,停止美台官方往來。」 北京的叫囂直呼「賴清德」,只暴露它心虛,形同承認他具未來「副總統」身分,否則他訪問華府,與美台間的「官方往來」何干?台灣自成國家,有民選總統、副總統,跟「一個中國」又何干?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0-02-11
恭喜壯士發大財

恭喜壯士發大財

壯士與發財應該是扯不上關係,不論是被迫或被封的壯士,都不是為發財而去壯烈犧牲。老蔣國民黨編的抗日「八百壯士」,「剿匪」「五百完人」都沒有發財;馬吳的國民黨竟有退將為自肥而盜名,自稱「反年改」八百壯士。 反年改壯士頭人已經退休,爽領「養老金」月入十萬,竟不思「中華文化」戒訓,「及其老也,戒之在得」,還擠進立法院拿十九萬月薪,二十八萬元年終獎金和五萬六千元健保費,月入暴增三倍,真壯士也! 大選之前,染紅壯士列名國民黨不分區立委,惡評如潮,成國民黨敗選一級戰犯,但拿出打死不退的「壯士」本色頑抗。壯士有此好康,國民黨不怕沒人前仆後繼;能混就混,能撈就撈的「忠貞黨員」,絕不會缺貨。 保送壯士發財的白主席,因自私罪名被追殺,再次凸顯誤入國民黨當主席的台灣人難有好下場。後馬吳時代的國民黨狂喊改革,年輕世代要接班,好像老K黨問題只在老化。其實,國民黨沒有朝氣是天生注定:移植的革命黨,排斥性高,出頭不靠本事,而是看你爸爸是誰。 獲國民黨培養的樣板台灣人,現在不是像抬轎王和白主席之流,被年紀及權鬥淘汰,就是才能有限,又受天花板限制不能出頭,致總統大選,廖化當先鋒,主席補選還是靠爸族與地方派系人馬纏鬥,前景仍然黯淡。 蔣經國「代表中國」的神話破滅後,喊革新「保台」口號,還帶反省和吸引力;現在喊改革只求「重返執政」,搶回年金,回歸「一中」,捍衛不知所云的「中華民國」。其實壯士如知贖罪幫國民黨,也自清不是貪財之輩,應該「莫忘眷村苦人多」,捐出立委薪水,贏回一點尊嚴!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0-02-04
撥什麼亂,反什麼正

撥什麼亂,反什麼正

  百年老店國民黨,幾乎一生都在過虛擬的日子。失去聯合國代表權之前,國民黨對外充胖子「代表」中國,對內虛構法統進行威權統治;「代表權」一失,對內對外都失去正當性,一人一票的民主政治,註定它的崩敗,但它的死黨依然在過騙自己的日子。 老國民黨的虛構與社會完全脫節,卻學老共的手法,要靠鬥爭把對手鬥臭鬥垮;它反改革卻狂喊「撥亂反正」,選民唾棄它,讓它慘敗,反證明選民認為改革並不是亂,國民黨要翻轉改革並不是正。 在黨國統治吃香喝辣的人,自己受洗腦之害,反怪年輕世代被現代教育洗腦。國民黨把軍、警列入不分區立委,就是黨國思維。民主體制軍隊屬於國家,三軍統帥是全民選出的總統,民進黨沒有「軍系立委」,美國國會也沒有「軍系議員」。 國民黨以黨國殘餘觀念分肥,更荒謬的保送聽習近平訓話的退將進立法院,他一下宣稱代表軍系,一下說代表國民黨,而做為立法委員當選人,對台灣假想敵的定位,竟是「人民解放軍」,好像國共兩支黨軍還在中國土地打「內戰」。 國共內戰,軍事上一九四九年國民黨就戰敗流亡,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外交上,一九七一年國民黨輸掉在聯合國的中國代表權;政治上,國民黨也以終止戡亂承認國共內戰的結束。一九九六年,台灣人民選出只代表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完全無關的新政府。 歷經七次大選,國民黨四次敗北,選民明確拒絕國民黨虛構的「法統」,更不認同它的反改革是「正」道。國民黨不成名堂的總統候選人和黨機器染紅,只知道學老共造反手法,罵執政黨爛,但選民已把它看穿,慘敗後,老幹的虛擬與染紅,正受年輕世代挑戰。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0-01-21
北京也該醒了!

北京也該醒了!

  享有民主的台灣人民做了決定性選擇:「台灣隊」大勝,中國黨慘敗。習近平應該清醒:台灣人民堅守民主的意志無可動搖;中國的應聲蟲在台灣沒有市場;中國所認識的國民黨已經終局,它必須正視台灣人民的選擇。 台灣人民努力幾十年,掙脫外來國民黨威權體制,建立民主,不可能放棄民主,選擇併入「一個中國」,接受另一個列寧黨宰割。 這一場路線空前分明的大對決,蔡英文總統的台灣隊符合民意,堅持民主與衛護主權國家地位;中國隊背離民心,接受「一個中國」。結果選民認同及授權台灣隊的路線。 這種結果並非意外。王毅在二○○九年見錢復時,曾要求馬英九對兩岸關係及「統一」應表態與北京同調,錢復坦言相告,那很困難,馬英九已經是中國的「最佳希望」。意在言外,國民黨不缺比馬英九更親中的人物,只是這種人選不上。 國民黨敗選,老黨棍出身的台灣人面臨被清算。外省掛警界「代表」葉毓蘭得了便宜,還認為「國民黨票選得不錯」,她代表的族群都站出來。問題在她所代表的族群成不了事,替他們外來權貴抬轎的台灣地方角頭宣告瓦解。 聽國民黨使喚,在地方衛護國民黨政權的家族勢力,這次敗得淒慘,從雲林、台中、高雄、台北、到桃園全垮;親中形象鮮明的洪秀柱、沈智慧、孫大千、陳學聖、林郁方全軍盡墨。政黨票新黨僅一趴,統促黨不到四分之一趴,國台辦不能視若無睹。 國民黨政客把民進黨的中國政策定位為「抗中」,其實民進黨政策是「拒」絕被中國併吞,並沒有「抗」中。台灣兩條路線對決結果如此,北京應該清醒,尊重台灣的民主選擇,回復雙方正常對話與交流。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0-01-14
讓一中黨走入歷史

讓一中黨走入歷史

  大選進入倒數計時,如果投票結果與封關前民調相符,台灣政治勢力將大重整,長期不義統治台灣的國民黨勢必瓦解,國際社會必須正視台灣人民的獨立國家意向,中國也應棄置虛構的「一個中國」立場。 想重返執政的國民黨,嚴重分裂,總統候選人不成格局,選戰耍嘴皮,東拉西扯,流於搞笑,不合人民期待,更與國民黨過去的立場相背。中國對台灣的併吞意圖和滲透顛覆手段依舊,國民黨第二代卻選擇迎合共產黨,反對立法防範共黨滲透。 流亡政黨第二代不甘心本土化,想能混就混,不思交棒,註定會因青年世代的崛起而瓦解。新世代具理想主義、本土主義,以民主與主權獨立國家為中心,不會留戀一個中國的迷思。 六十年前,美國大使莊萊德報告國務院,認為台灣人性格投機,缺乏組織政黨與協商合作的經驗,主張繼續支持反共的蔣介石政權。現在情形正相反,國民黨親中反美,敵友不分要與美、中保持「等距」,自毀立場,也失信於美國和自由世界。 台灣是美國戰後安排國際秩序的一部分,中國企圖改變現狀,建立東亞霸權,台灣在西太平洋做為自由世界不沉的母艦,地位至為重要。國民黨屈從一個中國框架,逐步陷入中國圈套,民進黨嚴拒中國併吞,符合自由世界利益。美國和其他自由世界盟國都樂見執政黨獲勝。 蔣介石無端把台灣拖入「國共內戰」,台灣變成雙方的「問題」。但兩蔣均已作古,跟國民黨流亡者已認輸。已經質變與量變的「中華民國」並無意願、也無能力改變中國現狀,北京當局應該放棄內戰思維。 香港青年崛起拒當中國奴民,台灣人民選擇自己當家做主,或寧當一中奴民,世界都在看。 (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20-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