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景弘相關文章

模範生眼睛更雪亮

模範生眼睛更雪亮

  不守規矩、一事無成的非典市長妄想選總統,被模範生譏諷「很可笑」。模範生標準是品學兼優,不會是瘋言瘋語,不學無品的孩子。 非典市長已經遠離品學兼優的階段,但市長也要有市長的規矩,他卻以不守規矩譁眾取寵。「夜襲」陳其邁,偷襲國民黨、串門王金平;衣著吊兒郎當出現在嚴肅的陸軍官校校慶;偷襲蔣經國,封蔣是包青天與胡雪巖綜合體。 「韓粉」盲目造神,捧他是「經國再世」,被偷襲的蔣經國已經哭笑不得,模範生可能說那樣造神「很可笑」。要選「中華民國」總統的人,竟只有狂喊無厘頭口號,亂搬歷史、武俠小說人物的水準。 蔣經國不是斷案如神的包青天,也不是紅頂商人胡雪巖。「蔣青天」不過是太子手下造神,吹捧他拿「人人有飯吃,人人有衣穿」的共產黨口號,以特務手法整肅贛南土豪劣紳的舊事。 在戒嚴統治下,蔣經國幕前幕後掌權近四十年,權力高過「包青天」,但黨國司法有錢判生,無錢判死,白色恐怖政治冤獄無數,江南、陳文成、林義雄家族政治血案驚人,那來包青天「明鏡高懸」? 蔣經國第一次訪美,國務卿杜勒斯便當面指責他對付異己的手法有點粗暴,用美國民主方式同樣可以處理問題。當年的「口譯哥」沈錡不敢照譯,故意漏過,杜勒斯看蔣經國沒有反應,還再重複一次。 蔣經國更不是紅頂商人胡雪巖,「十大建設」是政府投資,目的不在賺錢,有一部分還是為解決退除役官兵就業問題。把他比成官商勾結,長袖善舞,實在不倫不類。 非典市長硬要蔣經國戴錯帽子,「韓粉」竟封他是「經國再世」,這批人跟他一樣腦門發燒,眼睛不如模範生雪亮!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9-06-25
台灣人最不缺轎夫!

台灣人最不缺轎夫!

  台灣政界投機之風最盛,而長期受外來統治,語言文化受壓制,失去自信,只知逢迎外來權貴;地方角頭對國民黨的利益分贓樂之不疲,最不缺的就是轎夫。 意外出任黨主席及總統的李登輝,本想把國民黨「本土化」,接合地氣,卻被正統非本土「同志」革命,以被掃地出門收場。不甘在國民黨內吶喊抬轎的本土派紛紛出走,王金平留下成為首席轎夫。 經過幾任正統權貴主席,國民黨的「本土化」早成絕響,反共、抗拒中國併吞不再是國民黨權貴的主張,首席轎夫混夠本了,不知時,不知勢,竟想在反本土化、寧向習皇稱奴才的國民黨坐轎,邊都還沒沾上,就被趕下來。 明年大選,國民黨可能首度要面對王金平不抬轎的新局,但新轎夫群已招搖上陣,雲林張家、剛出獄的花蓮王、大廟公顏家和投中大戶,爭先恐後要替剛被抬上高市長的韓國瑜抬轎。 兩蔣是國民黨正統,被中共趕出中國後,蔣介石繼續反共,蔣經國以「三不」應付中共。兩蔣反共是真,但反攻是假,因為美國不准。為爭取美國協防台澎,蔣介石承諾未經美國同意,不會攻擊中國大陸。他們只想保住台澎作為安身立命之處。 這個暗盤讓老國民黨得以壟斷「中央」,台灣人只能受用「地方」。曾幾何時,拿反共大旗的族群,現在竟以「發大財」掩飾媚共、投共本質,想繼續坐轎;「地方」黑金人才,也急於作轎夫。 一個去「匪區」做生意,企業內部中共幹部成群的人,或一個不知道香港「反送中」為何物,還進「中聯辦」叩頭的人,明年可能代表兩蔣的反共政黨競選總統,坐轎者叛蔣赤化,抬轎者自甘墮落,國民黨的局真正可悲!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9-06-18
喬王被國民黨喬掉了!

喬王被國民黨喬掉了!

  國民黨想選總統的那幾咖,最有「總統樣」的應數喬王,但國民黨卻硬把他喬掉。文史工作者管仁健寫一篇評論,「國民黨總統初選的門檻:限外省人」,可謂一針見血,點出台灣政治的公開秘密。 老K痛腳被踩,有人慣性反應:「操弄族群」,「什麼時代了還有本省、外省之分」。管仁健是台灣出生的「外省」第二代,從事以公正、求實為原則的文史研究,他說的是許多外省人不敢說的真話,不是存心操弄族群。 這個門檻早就存在:十七年前,連戰在華府記者會,大談台灣族群和諧,我就此提問:我同意在經濟、社會、就業各方面,台灣族群不成問題,但在政治上你如何解釋歷屆國民黨正、副總統候選人,都要「外省人」搭配「本省人」? 連戰無法解釋這個事實,板下臉說,「我最不喜歡分什麼本省人、外省人,我們都是中國人。」 (We are all Chinese, period)這是英語強調沒有「但是」、「與」等尾巴的說法,口頭上說period 畫下「句點」。 但有人把period聽成pure,於是便有連戰講「自己是純種中國人」的誤傳。 從蔣經國以來,國民黨候選人只有「連宋配」不顧省籍平衡,也只有李登輝例外是本省人掛頭牌;其他連蕭配、馬蕭配、馬吳配,「本省人」都只能作樣板當老二;二○一六年,吳被「黃復興」與「門檻」卡死,柱子出線,但被朱換下,換來換去,都要通過「限外省人」的門檻。 公道伯在國民黨的功用只有抬轎,混咖稱他為「國民黨的寶」「要把他留在黨內」「如當選,我請他當行政院長」,國民黨就是要證明「本省人」只配抬轎。有「總統樣」的「本省人」要替混咖「外省人」抬轎,不知道「公道伯」怎麼想?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9-06-11
老K黨的迷魂陣

老K黨的迷魂陣

  國民黨政客要選總統,先天的包袱在不接地氣,一碰到國家認同問題,便只能詐騙或躲閃。馬英九聽蕭萬長之計,言不由衷的說台灣前途要兩千三百萬人決定,騙到大位之後便向中國靠攏。 看二○二○的局,國民黨混咖更只知騙與閃,想先騙到手再說。最接地氣的要去拜祖宗,喊「中華兒女」;靠特權在中國投資加工,工廠遍設共產黨組織的商人,騙稱中共制不了他;口號喊最大聲的混咖要靠三個獨裁者撐腰。 獨裁者的廉價騙術就是喊口號。當年台灣人都喊過內容不詳的「中華民國萬歲」,現在則有人要為內容不詳的「中華民國」粉身碎骨;人民質疑這種人不愛台灣,而愛中國,他卻閃開反問不愛台灣,「難道愛菲律賓?」 路人皆知「九二共識」是要「消滅中華民國」,賣菜郎一面狂喊「中華民國」的未來讓他害怕,卻又接受定位「一國兩制」、消滅「中華民國」的「九二共識」,走進「中聯辦」叩頭。 以賣菜郎單薄、虛混的經歷,要選總統,老國民黨應感到羞愧,韓粉卻拿「庶民」替他遮羞。他無知無能,能混就混的形象猶新,卻想以「台灣安全」包裝「一國兩制」,以拚經濟的空話,北漂騙總統大位。 發展高雄,竟寄望農產品外銷與自經區,專開台灣經濟的倒車;為掩飾自己對經濟的無知,居然拿蔣經國、李光耀、鄧小平三個獨裁者也非經濟專才來墊背。 蔣經國在美援及加工時代經濟起飛;李光耀以獨裁手段治理城市國家;鄧小平在共產制度經濟徹底破產後被迫「走資」。台灣錢淹腳目是李登輝的民主時代,他卻不敢提。 國民黨人才不接地氣,專靠耍嘴皮騙與閃;這一局只要選民不被騙,台灣就會贏。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9-06-03
台灣,等了四十年!

台灣,等了四十年!

  美國撤銷承認「中華民國」,轉眼四十年過去,處理美台「非官方關係」的機構名稱,從無主的「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總算正名到「台灣美國事務委員會」! 美台關係近年不斷提升,但名副其實用「台灣」旗號,可能讓台灣人民超有感。蔡英文政府接地氣,美國政府也接地氣,台灣就是台灣! 台灣的「誤名化」,早期有國民黨的誤事,後期有美國的怕事,但正名台灣顯然只有民進黨執政才可能。 美台談判重建非官方關係時,美方代表蘇利文表明,因為雙方要建立非官方關係,因此,不能用「中國」、「中華民國」,簡稱ROC或「中美」,也不能用「代表團」、「委員會」或「辦事處」。 美方排除的名稱,並沒有「台灣」,但國民黨政府拒用台灣,寧可用電話黃頁不知如何歸類的「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CCNAA」。不用「台灣」的責任,顯然在國民黨當局。一九九四年,雙方同意,駐美單位改名「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外交部堅持不用「台灣」。 到民進黨第一次執政,想正名「台灣」,卻淪到美國國務院龜毛,不肯同意。 在國際法上,台灣不屬中國,美國也未承認台灣屬中國一部分。台灣民主化之後,美國理應及時改變政策,與台灣關係正常化,這次正名可視為正常化的一步;總部正名後,分支機構也應順理成章正名。 故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白樂崎曾強調,美台關係只能以逐步修補的方式,走向正常化。現在美國修補的步伐加速,對台軍售常態化,高層互訪提升,與盟國協同密集巡邏台海,並協助台灣穩固邦交及參與國際組織。 四十年,台灣駐美機構總算接近了「是什麼就叫什麼」,受人尊重的目標!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9-05-27
汪洋拆習近平的台

汪洋拆習近平的台

汪洋的狂妄訓話,正是在台灣享受民主,卻甘受中共獨裁指使、替中國鼓吹「統一」者的濫調,但在習近平苦求美國貿易戰放他一馬,替他保政權之際,嗆美國沒有種對中國開戰,卻是拆習皇帝的台,難怪狂言一出便被緊急下架。
王景弘 2019-05-13
有人拜祖宗,有人拜白宮

有人拜祖宗,有人拜白宮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提名,動心者有人怕血統不正,急奔中國拜祖宗;有人怕根不正苗太紅,急忙去拜白宮。自家祖宗自己拜,有本事通靈隨他去,不干選民的事,且不管它;拜白宮則怪象百出。 在權貴抬轎下參選,敲鑼打鼓拜白宮炒聲浪的富商,自拉自唱,轉播與川普見面的場景:他報告川普自己要選總統,願當和平締造者、不製造麻煩;與川普在白宮橢圓形辦公桌前談話時,全程戴有兩國國旗的帽子。 在美國投資一百億美元,能見川普是正常,見不到才是怪事;美國媒體更直指他的投資波折橫生才是「郭川會」焦點。他有此機遇,竟不知尋求美國對台灣安全的支持,而只是鑽營對他個人野心的加持,和抹黑執政黨為麻煩製造者。 自稱要當和平締造者,顯然是搞不清楚只要中國不侵略,台海就和平。他學了習近平的調子,因果倒置,不是向川普告狀,譴責中國欺人太甚,反而是指控台灣找麻煩,不跪接習皇帝的五條。 以他好誇張、愛張揚的性格,拜白宮之舉卻很衰小:與川普白宮合影,應該是對他最有利的廣告,但卻一直未見合影出現,他只能秀「紀念品」和在白宮外面大街閒逛當觀光客甲的照片。 沒有兩人合影,有兩種可能:白宮知道他的居心,不願這項非官方日程留下照片;或白宮攝影師拍的照片,要等郵寄。不論如何,他居然拿在白宮圍牆外大街的觀光照充數唬人! 不但還沒有同框之影,白宮更劃清界線,指他見川普,身分是鴻海的創辦人,「在威斯康辛州投下很多錢。」還強調:「川普總統與郭台銘沒有討論支持他在台灣的選舉,他只是一個好朋友。」富翁拜白宮,結果就是如此!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9-05-07
民調不等於民主

民調不等於民主

  國民黨與民進黨都誤把民調等同民主,為總統候選人提名程序及方式爭吵不休,其實現代民主國家,不論總統制或內閣制,沒有一個國家的政黨用「民調」決定候選人。 以「民調」當提名機制,是台灣剛性政黨想「民主化」而產生的怪胎。國民黨抄襲列寧政黨,挑選「精英」入黨;民進黨從反對運動起家,敢入黨的不多,它也怕國民黨臥底,學國民黨組織,成為黨員要「交黨費、帶黨證」的剛性政黨。 這兩個黨都只有幾十萬黨員,要民主化,卻不學柔性政黨的美國,從協商徵召改成黨員(或開放)直接投票初選;也不學內閣制典範英國,採取領表登制記、審核合格便成候選人,而搞出「全民調」,或混合民調與黨員投票的雜種初選。 如果靠抽樣的民調,公正與可靠足以取代投票,美、英民主國家早就可以廢除選舉,用民調決定一切;台灣法律規定在選前十天便禁止發表民調,就是承認民調有被操作影響選舉的作用。 國民黨對明年大選候選人提名機制,被參選人批評「變來變去」;民進黨現任總統蔡英文呼籲黨內協商、團結一致打贏選戰,挑戰者賴清德堅持走完全民調初選才能團結、才民主。 遊戲規則先定是一項民主原則,但以民調取代黨員投票,並不能完整代表黨的意志、或更民主,尤其是在網路操弄假訊息、製造假民調的時代,民調「只供參考」,並不是真正可靠的工具。 布魯金斯研究所的研究報告指出,大部分人對民調觀感不佳,許多被訪者直接就掛斷電話;但多數人承認民調是了解人民意願的「一種工具」。 台灣兩黨把黨內協商視為非民主,把民調等同民主,與其他民主國家政黨的認知與作法相去甚遠!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9-04-30
他們把台灣人當什麼看?

他們把台灣人當什麼看?

蔣介石哄騙跟他逃亡的難民,要打倒共匪,帶他們回家鄉;這一票人在台灣活了一輩子,已失去回鄉意願;有人去做特權生意,工廠遍設中共支部,犯蔣介石「槍斃可也」的天條,卻胡言媽祖託夢要他選總統,帶領台灣人併入中國「發財」!
王景弘 2019-04-22
黨意、民意與使命感

黨意、民意與使命感

  賴清德出人意外挑戰蔡英文總統連任,競選活動表現平平,既看不出他的使命感何在,也看不出他厲害在那裡:其言詞犀利明快不及蘇貞昌,說理清楚完整不及蔡英文。 民進黨幹部奉命避免表態,拱賴派則大鳴大放,他們可分成三類,但組成高度重疊:部分以本土為名的「台獨」派、赦扁派和對蔡英文帶偏見、不滿她用老藍男的老綠派。他們自認造反有理,聲浪激昂。 傳統「台獨」挺賴,認為他比小英更「台獨」,甚至誤以為他是「台獨」盟員,其實他的哈佛公衛碩士是執業醫生在職教育,三個暑期的走讀課程,無緣加入黑名單的「台獨」陣營。他對「務實台獨」的定義,還是民進黨的台灣前途決議案。 赦扁爭議大,扁自認有錯,退出民進黨,但不認罪,官司未了,也未要求特赦。有人以福特特赦尼克森為例,卻不說福特與共和黨慘敗的下場。賴清德參選後也說扁案是「司法問題」,不敢承諾赦扁。 不滿林全者推賴清德任閣揆,但他的表現也乏善可陳,九合一選舉失敗,小英自己擔起責任,勸賴不要辭職,他卻堅持請辭「負責」,結果後任蘇貞昌表現比他出色;現在他卻要選總統以示「承擔」,這不是「怪怪」嗎? 挺賴派的賣點在他「民調」比較高,但民調並不足為政府正式機制,台灣的民調被濫用更是醜聞。台灣「民調最高」的兩人,竟是不務正業、嘴尖皮厚心中空的貨色。 有人用美國例子要強化賴的正當性,但美國兩黨候選人依公辦初選、黨員投票產生,更真確代表黨意;即使執政黨內有人挑戰現任總統,卻不會是他的前閣員。政黨政治講黨的共同理念,黨的勝選,不是個人英雄「使命感」。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9-04-15
你為什麼要選總統?

你為什麼要選總統?

  「你為什麼要選總統?」一九八○年,美國政治世家的老么甘迺迪參議員被問到這樣簡單的問題,竟支支吾吾,無法給個交代,似乎他選總統是理所當然的事。這個問題讓他在初選的聲勢大挫。 台灣的政黨體制及初選制度不能與美國相比,國民黨還在為初選規則爭吵不休,民進黨也有辭職負責的人,回頭說要承擔,這些要競選總統的人,對於為什麼要選總統,都沒有完整的回答。 有人說他有喬事的本事,可把台灣的紛爭喬成一片祥和,與中國關係喬到相安無事。喬事當然是很重要的本領,但喬事人要「公正」,不能立場鮮明才能喬事,要選總統不能用混的態度,喬事也不是總統的職責,更何況國家生存、主權問題無可妥協,人家硬要把你吃掉,你怎麼去喬? 有人說,「我準備很久了」,但他的能力卻是手下貪腐,包括副市長在內的成群官員涉貪,他的願景還是外來列寧黨的老套,以「和平」之名走向被中國併吞之實。他要選的理由似乎與甘迺迪一樣,準備很久就「理所當然」。 兩黨都有人「因為民調聲望高」,被催促或可能被「徵召」競選,這便更詭異:如果民調可信度足以取代真實的投票,美國何必捨民調而進行繁雜的黨員直接投票?美國民調不會去作假,台灣的民調未必如此,民調高不能作為競選總統的理由。 有人去拜訪前總統李登輝請益,民主先生期勉他「好好利用這個機會,完整地、詳細的告訴台灣人民,民進黨存在的價值,勇敢地說出國家未來發展的方向,及如何增進人民福祉」。 李前總統語重心長,實際上就是要選總統的人應先想清楚,回答這個最簡單的問題:你為什麼要選總統?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9-04-01
國民黨台灣人的悲哀

國民黨台灣人的悲哀

韓流當選市長,最狂熱的支持者,不是王金平動員的地方派系,而是他眷村背景在深藍引起的激情。過去老國民黨只掌控中央,地方讓給台灣人去爭逐;現在失去中央執政,嘸魚蝦也好,而台灣籍候選人在高雄三連敗,弄一個唱夜襲、亂吹牛的人來狂喊,深藍支持者便像吃了春藥。
王景弘 2019-03-25
叫他們要老實一點

叫他們要老實一點

  國民黨搞選舉一向靠兩招奧步:用錢買,用耳語造謠。現在黨產被扣,用錢買票容易被逮,耳語傳假消息速度慢,也容易被查出源頭,他們轉向利用網媒和親中傳統媒體,鋪天蓋地製造假新聞。 說大話,喊空話,唱衰台灣,在上次地方選舉騙了台灣選民一次,老K與老共食髓知味,在立委補選企圖重施故技,但看結果,台灣選民並不是那麼容易騙。被騙一次可以怪自己不小心上當,再次被騙便要怪自己太笨。 不小心被騙的一次,行騙的已經用行動和語言證明自己是沒有料的金光黨。把高雄咒為「又老又窮」,卻要借一些「資深」名人出面吸引人去「觀光」,這不是光頭而是空腦。過去曾靠「又老又窮」吸引觀光客的,是北京的舊胡同,高雄並無骨董! 要搞觀光經濟、攤販經濟、加工出口經濟,都是開倒車的笑話,這次在台南助選,還想用舊套,批台南窮,以為再唱他從紅朝學來的「窮人翻身」,還可煽動起選票革命,幫國民黨勝選。 但國民黨候選人,惡質到編假故事,找人上電視說謊,把謊言當「口誤」,把具體數字賴為「形容詞」,同鄉同業都不以為然,國民黨造謠成性,又多一項鐵證。 台灣人民珍惜民主與自由,國民黨卻聯手中國,唱衰台灣民主,唱衰台灣經濟,鼓吹台灣遠美親中,經濟依附中國,這一套把戲台灣人民不能接受。台南和新北的立委補選,選民清醒的選擇,正是教訓國民黨要老實一點。 偏激的社交與親中媒體,正狂妄挑戰台灣民主與社會互信,中國明目張膽搧風點火,假消息充斥,除政府應鐵腕執法外,人民也應該善用選擇權,抵制和拆穿假新聞的把戲,讓社會回到誠實與冷靜。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9-03-18
公道伯去老K化

公道伯去老K化

前立法院長王金平7日舉行「參選2020總統大會」,正式宣布參選2020總統。(記者方賓照攝) 公道伯的參選演說很新奇,明顯「去國民黨」,沒有藍旗,不提「國民黨」、沒有「光榮黨史」、「九二共識,一個中國」;抄來唬人的名言,不是出自台灣人或中國人,而是曼德拉和甘迺迪。 公道伯有他的長處,善觀風色,工於喬事,不涉爭議,看不出有何遠見,可貴的是還算誠實,不至於姓白,但替他操刀新奇演說的助理卻只是百家雜抄之輩。 搬曼德拉壯膽,犯了兩個基本錯誤:除了參選年紀相當之外,他們的境遇完全相反。曼德拉反抗白人少數統治,一輩子在坐牢;公道伯卻是依附外來戒嚴統治者,靠躲閃與喬事功夫,一輩子權貴。 用曼德拉的名言套「兩岸」關係,話又引錯。曼德拉曾痛罵白人總統戴克拉克,卻願意與他同享諾貝爾獎,受到質疑,才拿與戴克拉克談判解除種族歧視的情境回答:「要與一個敵人(對手)和解,就必須跟那個敵人合作,那個敵人會成為你的夥伴。」 曼德拉談的是與國內政治對手「和解」,不涉國家主權,「和平共處」是誤譯。曲解這句話,套到「兩岸關係」便脫離現實,中國意圖併吞台灣,並非平起平坐,和平共處。 一九六一年,哈佛大學蛋頭學者替甘迺迪寫的聯大演說,論述核子武器的恐怖,人類必須終結戰爭,否則戰爭會毀滅人類,理想確實如此,美、蘇核子對峙尤其如此。 但甘迺迪演說,五十八年過去,到處戰爭不斷,越戰、以阿戰爭、印巴戰爭、兩伊戰爭、美國的兩次伊拉克戰爭、蘇聯和美國入侵阿富汗;「沒有戰爭」的反而是台海。 公道伯不敢跟著喊「和平協議」,卻以終結戰爭來唬弄;要在沒有戰爭的地方終結戰爭,豈非沒事找事,或別有用心?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9-03-11
以和平之名接受併吞

以和平之名接受併吞

  四十年前,美國與中國關係正常化,承認北京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權,對中國所堅持的所謂「台灣問題」,美國強調兩個基本原則:「問題」應以和平方式「解決」;任何一方都不能片面改變現狀。 在關係調整初期,美國官員常口誤,把和平「解決」(resolution) 說成和平「統一」(unification) ,一字之差,影響台灣命運的選擇。當年台灣媒體(都姓黨)駐華府同業就忙於找機會要求澄清;這兩條紅線到現在仍有效。 美國畫的紅線,並未反對「兩岸」以和平方式達成的解決方案。以當年環境而言,雖然美國官員有人估計蔣經國很快會歸降中國,但美國重點在讓台灣對問題解決方案擁有「否決權」,不受強行併吞。 現在美國政策未變,而在國民黨的徒子徒孫卻自己叛逆。連戰落選不甘心,跑去找胡錦濤,接受一個中國謀和平協議,馬家班以虛構「九二共識」接受「一個中國」,現在想選總統的白主席加碼,如果當選要與對岸簽「和平協議」。 喊這個口號的都是老K黨,他們正與老共搞陽謀,要避過美國紅線,與老共雙方同意「改變現狀」,把台灣併入中國,因此,維護台灣獨立自主的責任,便落在選民的頭上:拒絕紅色同路人執政,台灣才能免於被併吞。 白主席會演戲,一提及蔣經國,萬金油便發作,號稱準備了三十年,現在要坐轎了,卻背叛蔣經國,他的心態、誠信、邏輯、忠誠,跟那個把台灣比成強盜,中國是警察的大白目不相上下。 白目把國際問題簡化為婚姻關係,白主席愛胡扯歷史,把美、中、台比為劉、關、張「桃園三結義」。三兄弟既結義,怎麼兩人要簽「和平協議」?那是以和平之名接受併吞的降書!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9-02-25
不完美的公投

不完美的公投

  如果美、歐、亞的主要國家,包括中國,能同意保證台灣不受外力干預,自由公投決定制憲、正名、「宣佈獨立」或併入中國,並承認公投結果,那將是一場完美的民主公投。 但除非中國政權、政策改變,或大國對中國翻臉,協議承認台灣,否則這樣完美的公投不可能發生。退而求其次,台灣只有走不完美的公投,支持捍衛台灣主權的民進黨長期執政。 不完美公投不會人人滿意,但台灣國際處境獨特,沒有類似情形可比。台灣主權在舊金山和約由日本宣佈放棄,並未讓渡給任何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需要搞「一個中國」,強迫各國接受它對台灣的主權,只證明它並未擁有台灣主權。 台灣主權既不屬於中國或任何國家,民主化之後,台灣人民自由選擇自己的政府與領袖,即使未普遍獲外交承認,但它不屬於任何外國,沒有宣佈「獨立」的必要;它既非中國所有,與中國也沒有「統一」的問題。 中國是台灣的唯一敵國,國民黨和一些投機政客,稱「一個中國」只是給中國「面子」,幻想以犧牲主權換取發財及「改善」與中國關係;有人還自以為聰明,要疏離美、日以換取中國恩賞。 寧可相信敵人騙降,而不信任長期保障台灣不被中國併吞的友邦,這種政黨與投機政客是背叛台灣的詐騙集團。 不完美的公投是捍衛主權的自衛性公投,重在維護本土政權,打敗接受虛構「九二共識」、「一個中國」的國民黨和投機政客,保障未來完美公投的機會。 選擇捍衛台灣國家主權的本土政黨長期執政,也向國際社會宣示台灣本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也無意喪失主權獨立被併入中國,國際社會應承認台灣現狀就是主權獨立國家。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9-02-18
喊恭喜發財之後

喊恭喜發財之後

  過年,親朋好友互道恭喜發財;大小廟公玩鬼畫符自由心證國運;喊「人進來」的政客自己先溜出去逍遙;想選總統的人就等「神意」與「民意」推一把,名之曰「隨緣」。 恭喜發財只是應景之詞,喊了未必成真,對公務員喊還可能造成誤會,而且,除非中了樂透,正當的發財不會是天上掉下來。已經發財的人,當然認為自己財富是靠「拚」來的。但如果逢人喊「拚發財」,那就太白目了。 「拚發財」不好說,但「拚經濟」和「拚食安」,卻是熱門政治口號,特別是國民黨把拚經濟與國家安全問題的「拚政治」視為對立,互相排斥;用人人關心的食安包裝他們反美、反日的立場。 國民黨拚經濟與食安的「雙拚」,表面理直氣壯,但卻只是騙人的陷阱,配合中國在政治上併吞台灣,消滅台灣國家生存地位的策略,去除台灣的外交與國防,只跟香港一樣聽命中國舞照跳、馬照跑。 國民黨在野,立場又與中國相合,喊「拚經濟」是無本生意,因為即使經濟指標亮麗,他們也會硬說數字太冷,人民「無感」。實際上在自由市場經濟,政府責任在制定政策與管理,拚經濟還要企業界的努力。 鄧小平最早對台灣誘降的「一國兩制」,稱中國「只收回」外交與國防,台灣只搞經濟。馬朝外交休兵,弱化國防,就是迎合這個主意。但他過度愚蠢,竟吹牛要衝「六三三」,結果,屈從中國政治條件,仍達不到經濟目標! 台灣國家地位尚未獲得國際正式承認,要抗拒中國併吞的威脅,需要友邦奧援,蔡英文總統堅定的「四個必須」,和台灣人民拒絕一國兩制,贏得廣泛共鳴,國民黨屈從中國,只拚經濟的路線不得人心。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9-02-11
要起底,也要法辦

要起底,也要法辦

「老藝人」動粗打文化部長事件,除紅色同路人外,社會一片譴責,最佳反應當屬餐會主辦單位的莊豐嘉:他既譴責暴力,更主動報警查辦;最有效的反應是檢警調查,和媒體起底,撕去她「反去蔣化」的假面具,和紅朝打手的真面目。 最衰小的是國民黨那批老政客被迫表態,語無倫次,有人說這是「官逼民反」,有職業學生靠夭,說他被丟鞋並沒有人關懷。 這票人活在另一個世界,在「蔣治」時代,他們享受威權統治的利益;威權破滅,他們「反去蔣化」,卻要享受「去蔣化」後通匪的自由。 蔡英文總統除譴責暴力,只「客氣」反問,這種事如果發生在威權時代,會怎麼樣?也許她的答案是蔣的四字經「槍斃可也」,或失蹤到綠島,但更可能的答案是,在「思想有罪」時代,這種事不會發生,這種人早受「管訓」去矣! 現在打著反對「去蔣化」旗號者,聚焦在蔣廟、蔣像和教科書的歌功頌德,其實最廣義的「去蔣化」是台灣的民主化,消除了個人獨裁、黨國專制統治。政治上的「去蔣化」,才讓蔣治時代「罪當死」的紅色打手、匪諜現在可以到處張狂。 台灣既然走到民主,對付這種內鬼需要重建法律與秩序,以道德譴責,加法律懲罰,而道德上的譴責,不能手軟,要對那些假借名義的打手起底。「老藝人」被起底,顯露又紅又黑的本色,流再多眼淚也洗不去。 美國正努力保障台灣安全,台灣媒體、政客、政治邊緣人卻有人找中國包養,賴在台灣當中國的第五縱隊、代言人和挑釁台灣人民的打手。 對這些少數無恥被中國「包養」的「匪類」,台灣應有共識:不僅要起底,更要立法禁止,並依法嚴辦。 (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9-01-29
不要低頭浪費生命

不要低頭浪費生命

  冷戰初期的美國國務卿杜勒斯,對當紅專欄作家皮爾遜(Drew Pearson)好打高空,常批評中國政策,頗為不滿,曾對蔣介石的外交部長葉公超抱怨:這些報導如果正確,他已經知道,不必浪費時間去看;如果是錯誤,看了徒然生氣,反而不妙; 因此,他從不看這些文章。 如果杜勒斯生在現代,他鐵定不會當低頭族,浪費生命去看雜碎、造假、謊言多於真實的「社媒」、網媒。這並非否定新興媒體對資訊流通的功能,只是這類媒體缺少應有的專業倫理:誠實與正直。 在威權統治下,新聞工作者努力爭取自由,希望建立專業;現新聞自由到手,傳媒卻更遠離專業。專業有賴個人良知,財務獨立,尋求真實,嚴格核實,杜絕被利用製造假新聞。 但網媒、社媒時代,玩家大半是單幹戶,只知隨興製造,隨耳所聞,快速「分享」,並沒有核實的機制與能力;低頭族成群結黨,終日窮忙「瘋傳」,被大量垃圾資訊搞得憤怒與焦慮不堪,生命不斷空轉。 以前的傳統媒體是國民黨的特種營業,肩負「洗腦」的任務;民主化之後,國民黨的傳統媒體不能再壟斷資訊和輿論,有的易主,搖身一變成為中國對台灣的洗腦工具。 在台灣新聞自由被壓制時代,心存不滿者可以「寫外稿」給自由的香港刊物,追尋自由與專業,如今港台易勢,但台灣反共報紙有人易幟,自甘淪為中國的統戰工具,台灣媒體記者也出現被政客「包養」的醜聞,烙下台灣民主最可恥的印記! 在三流政客荒唐到侮蔑台灣為強盜,尊敬中國為警察之際,台灣人民面對來自中國五毛黨、中國喉舌、中國包養媒體假新聞的襲擊,杜勒斯的哲學還頗值得借鏡。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9-01-21
從抬轎到坐轎的距離

從抬轎到坐轎的距離

看過轎子的人都知道,從抬轎者到坐轎者之間,不過是三、五步的距離,但國民黨坐政治大轎的地位,卻是受「階級」限制,從抬轎到坐轎遙不可及,這個規則到現在還沒打破。
王景弘 2019-0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