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景弘相關文章

不是別人的一部分

不是別人的一部分

  中國霸道地主張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利誘「中華民國」的邦交國,要求國際社會把台灣改名「中國台灣」,台灣必須針鋒相對地回應:「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但到目前為止,台灣最直接的反應,只有駐紐約辦事處官員投書華爾街日報,強調「台灣現在不是、從來也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這句話是事實,但層級太低,且留給中國玩弄的餘地。 台灣不是別人的一部分,不論別人叫「中華人民共和國」,或「中國」,這個立場絕不能模糊。「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的正式國號、也是被承認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對台灣而言都是「別人」。 「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那是「天然獨」最基本的認知與共識,只有中國黨被統派瞎扯「一中各表」、兩岸「一家人」、呼應習近平「兩岸一家親」。 馬英九沒事對大學生碎碎唸「開羅宣言」、「九二共識」,謊言一再重複,日前與統媒談到美、中建交,宣稱美國「認知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意即美國「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灣的主權,但也不否認中華民國對台灣的治權」。 短短幾句話,有錯誤、有扭曲,只凸顯自己立場荒謬。美國並沒有「認知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而是「認知中國的立場…」;美國既未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灣的主權」,但同樣也沒有承認「中華民國對台灣的主權」。 馬英九移花接木,宣稱美國「不否認中華民國對台灣的治權」,其實美國是以法律「承認台灣當局對台灣的治權。」 中國想混水摸魚,台灣要釐清國家定位,第一步就要宣示「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06-18
新皇民的代理人

新皇民的代理人

在台灣威風八面,有權批評、監督政府和透過選舉改變政府的中國黨政客,到了中國卻只能作「承恩侯」,叩頭謝賞,在「三十一項」獎品內作文章,沒有人有種要求增加「第三十二項」:尊重台灣獨立自主,兩岸和平共存。
王景弘 2018-06-11
蔣經國為什麼在睡覺?

蔣經國為什麼在睡覺?

白主席善哭,江啟臣拿中山獎學金善胡扯,丁守中是連戰的學生,留美博士,愛脫線,歐鴻鍊因為原產地台灣,當了凡事看中國臉色的「外交部長」,統媒是蔣經國保護政策下的反共報紙,這票人都在清算蔣經國。
王景弘 2018-06-04
少了「被統幫」撲克牌

少了「被統幫」撲克牌

  中國媒體自認很有創意,也政治正確,設計一副「台獨份子」撲克牌,但「美」中不足,沒有同時推出也許中國人更喜歡的「被統幫」撲克牌,讓中國人見識見識他們那一幫是什麼德性。 「台獨份子」撲克牌,只曝露中國統戰與「統計」的無知。也許它想「縮小打擊面」,把恐嚇台灣變成只威脅幾個人,拿十三個大咖開刀,「殺雞儆猴」,自慰自欺,「台獨份子」只是「一小撮」。 中共政權妄自尊大,獨裁妄為、不尊重人民,不知道統治的正當性來自自由選舉。這副「台獨」十三牌,不但不會嚇死台灣人,可能反而有更多人要抗議,或自責努力不夠,不夠「大尾」,輸給蔡丁貴。 事實上,這十三張牌只證明台灣與中國一邊一國的事實與正當性:台灣民選總統只有四人,榜上有名的佔三人;它還包括三位行政院長、一位副總統。三位「台獨份子」獲選民認同當選總統,彰顯台灣就是「獨立」主權國家。 中國媒體心態只是閉門自慰,如果它有信心,應該同時推出一副認同他們「祖國」的撲克牌,兩相對照,比個高下,也許更有趣。中國掌握登門叩頭求賞者的資訊,也知道誰是聽它指使唱衰台灣的走卒,不難設計十三張「被統幫」撲克牌。 但可以確定的是,「被統幫」頂多只能推出一個靠尖叫女粉當選的前總統,一個有前科,拉黑混紅的老大,撐不起統幫的柱子,拿人民幣不會手軟的「報人」,流亡者遺老遺少,也許再加小平頭。 但這樣一副「被統幫」牌,與「台獨牌」對照,品格、聲望相去十萬八千里,恐怕只會有人慶幸榜上無名,不會有人抗議自己被看輕,名落小平頭之後!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05-28
既不光明也不磊落

既不光明也不磊落

  美國憲法修正案第五條,俗稱沉默權條款,被告為避免自己入罪,有權拒絕回答不利自己的問題,但宣示引用「第五條」的被告,特別是政客,一定被懷疑隱瞞「不可告人之事」。 自吹行事「光明磊落」的馬英九,在賤賣黨產案中對檢方的偵詢,選擇閉嘴,不辯駁,不說明,直到庭外才開口指控檢方不公平。庭內隱匿事實,庭外肆意指控檢方,這既不光明也不磊落。 扮演江湖好漢的管爺,拉學閥關係,隱匿財閥關係,「選上」台大校長,面對隱匿違法兼職的質疑,也選擇閉嘴,拒絕出面說明,等被認定遴選程序不當,應重啟遴選時,才開口指控「政治介入」,這也不是「坦蕩蕩」。 這兩個善於搬弄口舌的黨國精英,關鍵時刻選擇閉嘴,製造的「社會觀感」就是「有鬼」,「斯文掃地」,想以不誠實求自保,「光明磊落」是鬼扯。 小政客有樣學樣,國民黨新北市長候選人來自南部,對「意識形態」似懂非懂,批民進黨「用意識形態標榜本土與非本土」,並稱我們都是「在這個土地上打拚的人,本土絕不是特定政黨的權利」。 「本土」與「非本土」政黨,主要在區別「原生地」和國家認同,無關意識形態。這個國民黨的候選人,小心的提「這個土地」,不用「這個國家」,或「台灣」,難道是意外? 宣稱討厭意識形態的柯P,要競選公職卻不肯坦誠交代對台灣價值的認知,反指控「這個國家用意識形態檢驗國民」,他好像在罵中國或蔣介石的「一百條」時代! 要競選或出任公職,就要把事實與理念坦誠公開接受檢驗;想靠耍嘴皮,用老千手法混蒙欺騙,只會自取其辱。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05-21
柯P新白色恐怖

柯P新白色恐怖

  台灣選民的投票行為,沒看過可靠的認真研究,一方面是研究工作者的侷限,另一方面是選民的誠實問題。在國民黨黨庫通國庫時代,它的候選人「不賄選」就「不會選」,選民不會承認自己被收買。 但有個智商特高的人,「粗估」台灣深藍深綠只有六趴,這六趴聲音大,台灣就被他們「綁架」。既然這個人曾自稱墨綠,替阿扁簽重病證明書,可見他也綁架過台灣,照他的偉大理論,他可以發揮「白色」力量,綁架其他九十四趴的選民,何苦向深綠「歹勢」? 年輕世代號稱天然獨,歷盡滄桑的世代認知台灣與中國彼此獨立,如果要合併,應由台灣人民決定,這種基本立場更自然,更合乎民主原則,但智商很高的人卻說不出口,只想靠耍嘴皮言不及義應付。 台灣與中國的分歧,不在親或仇,而在「一」或「二」,智商高的人說他「只想過關」,話說太快,不但選「親」,還選中國所要的「一」,事關國家存亡的大事,他竟兒戲的「只求過關」,表述對方的立場,這是紅色力量,新白色恐怖。 對這樣嚴重的事情,絕對不是三趴兩趴的人聽了「不爽」而已,而是說話者的基本理念與誠信問題,要「道歉」,絕不是用朋友間雞毛蒜皮糾葛的「歹勢」可以打發;如果他自認可以綁架其他九十四趴,又有國台辦撐腰,他大可不必「歹勢」! 他的「歹勢」也是只求「過關」的敷衍之詞,他還說瘋話,自爆他的部屬有人對那句話很「不爽」,他的回應是「你喜歡聽什麼,我講給你聽好了」,如此時空對象場合錯亂的人,還以「不禮讓總統選舉」威脅蔡英文,年輕人真「服了」他?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05-14
給王毅記個功

給王毅記個功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搞銀彈攻勢,買走多明尼加的外交關係,習近平龍心大悅,應該給他記個功;但痛恨被中國內戰失敗者綁在「一中」糾纏不清的台灣人,更應該給王毅按個讚。 台灣人要去「中國化」,內戰失敗者的後代就破口大罵,現在王毅代表中國替台灣搞去中國化,他們怎麼辦?王毅應繼續努力,至少把一九七一年以前與「中華民國」建交的國家,全部挖走,讓中國的歸中國,台灣的歸台灣。 用一九七一年當分界,因為內戰失敗者自認,在聯合國通過二七五八號決議案之前,「中華民國」代表的是「真正的中國」,之後便是「虛擬的中國」,也就是「騙人的中國」。 內戰失敗者為保持既得利益,用「騙人的中國」對內壓制,拒絕民主化,那是不公不義;內戰失敗者後代,有權在民主體制下公平競爭,竟不知尊重人民的選擇,不肯接受自然的台灣化,還擁抱「一個中國」,那是精神錯亂。 這種錯亂症狀,呈現在媒體報導所謂「中美斷交」,「中日斷交」,後來用「美台斷交」,「台巴(巴拿馬)斷交」,「台多斷交」等等荒唐用語。美國、巴拿馬、多明尼加共和國都沒有與「台灣」建交,何來斷交? 過去承認「虛擬中國」的友邦,如能轉而承認真實的台灣,那當然很好,否則,王毅有本事就多花點錢,把代表「虛擬中國」的「中華民國」外交關係全買過去,不要糾纏難清。 台灣外交需要從頭開始,以民主化的新現實,重建與大國的關係,如美國的「台灣」關係法,「台灣」旅行法,AIT大廈,日本與歐洲國家與「台灣」關係的提升,這些才是真實的台灣外交。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05-07
兩個韓國,自由表述

兩個韓國,自由表述

  兩個韓國,自由表述,真是海闊天空,彼此尊重,揮灑自如,即使語言還暗藏玄機,也是出於心甘情願,他們自由表述的不是「一個韓國」、「統一」,或誰要吃掉誰,而是和平共存。 從金小胖的阿公金日成揮兵南下要「統一」朝鮮,到金小胖抱著核子武器與洲際飛彈,卻與南韓的文在寅貼臉擁抱,高談去核化,共促和平,這種變化令人驚嘆。 金小胖的另類「崛起」與毛澤東的劇本有異曲同工之妙。老毛說寧可不要褲子,也要核子;金小胖不顧人民死活,拚了命也要搞核子武器與洲際飛彈,換取美國的「尊重」與對話。 但年輕時曾在瑞士求學的金小胖,個性有宮廷鬥爭的陰狠毒辣,對國家、國土的觀念卻沒有老毛那樣封建與死板。他並不因為擁有核子武器與飛彈,便要求南韓接受「一個韓國」,接受他的「統一」。 就國家與國際地位而言,兩韓比台灣幸運。一九三六年,毛澤東告訴美國記者史諾,中共支持日本殖民地朝鮮與台灣戰後獨立。戰後朝鮮不但獨立,還分別由美、蘇支持,「獨立」成兩個國家。台灣卻被代表盟軍佔領的「蔣介石」以戒嚴統治據為己有。 舊金山和約對朝鮮及台澎地位都有明文規定:日本「承認朝鮮獨立」,並放棄對朝鮮包括濟州島、巨文島及郁陸島在內一切權利、權利根據與主張。日本沒有承認台灣獨立,但同樣放棄對台灣所有權利,只是未規定這些「權利、權利根據與主張」讓渡給誰。 舊金山和約雖未承認台灣「獨立」地位,但文字明確不屬於中國。台灣人民自決,選擇獨立建國,應受各國尊重;中國不顧和約規定,文攻武嚇想併吞台灣,比金小胖還流氓!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04-30
你亮劍,我亮牌

你亮劍,我亮牌

  診斷中國的怪病,最精彩的當數兩個中國通,一個是已故白宮官員奧森柏,他直言中國最流氓,專作無本生意,用一張嘴恐嚇。 另一個是土生土長,年逾百歲的老共產黨人李銳,他的八字真言,道盡中共百年醜陋:「毛」病不改,積惡成「習」。 蔣介石罵這種流氓「色厲內荏」,你亮劍,我也亮劍。老毛罵美國是「紙老虎」,自己土法煉鋼,誤國誤民;現在習近平春夢做多了,到處亮劍,東海惹事,南海惹事,總算惹毛了美國、日本、台灣、東南亞諸國。 反應最猛的是美國。在歐巴馬時代,中國的爛船在南海以「橫行」截住美艦航路,美艦竟以緊急「煞船」避免碰撞;輪到川普上台,美國海軍不再受恐嚇,他們要直撞過去。 習大大敲鑼打鼓在南海軍演,一艘古董航母也來湊數,美國不動聲色,羅斯福號航母攻擊群「直開過去」,你敢不敢擋路?古董航母繞路要回基地,行蹤完全被美、日、台掌握,這種古董想撒野,自己安全嗎? 台灣也亮出主權自衛,搞一場海上閱兵,以強化「國防」宣示台灣主權國家地位。現代科技武器,小國有可能研發突破,它既不侵略人家,只要發展足以讓對手頭破血流的軍備,便有拒絕恐嚇勒索的本錢。 習家打「一個中國牌」,要國際承認台灣屬於中國,並打「反台獨牌」,恐嚇主張台灣不屬於中國的「台獨」,「分裂份子」,這樣典型的無本生意,也逼台灣亮出主權牌,「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拚外交、拚國防,都在宣示台灣、或叫「中華民國的」台灣,就是主權獨立國家。中國越打壓,這張牌就越鮮明。你亮劍,我亮牌,別被流氓嚇了。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04-23
雙城出現新戰局

雙城出現新戰局

  國民黨拚老命都想保住新北市市長;柯P想方設法也要紅藍綠通吃,以謀連任。但這次選戰的主客觀因素都已丕變,想保個人或政黨連莊的都受到嚴峻挑戰。 柯P的難題在對手不是連勝文。他與連「不一樣」,象徵反叛精神,卻非代表民進黨,使厭惡國民黨與靠爸族的選民容易九十度轉向「白色」,讓老K慘遭滑鐵盧。 但他的反叛精神已失去對象,反只暴露自己政績單薄,言行輕薄;流氓要強暴,他還喊床尾合,「白色」變成是非不分,難怪兩位前總統,一位說他「頭腦怪怪」,一位說他「白目」。他變成被反叛的對象。 有些民調稱柯P仍是年輕族群人氣王,果真如此,年輕選民需要嚴肅思考台北市需要什麼樣的市長。民主政治不能流於躲避球賽、輕薄化、酸民化、白目化。 國民黨要保新北市天下,受到認真、有經驗、有能力、願意奉獻的蘇貞昌挑戰,這種人格特質,不但把柯P的「還好啦」比下去,更把侯友宜以追求官位為唯一標準的性格比下去。 蘇貞昌與侯友宜對決,對台灣民主演進是良性發展:可以逐漸去除族群偏見的因素,讓選民對個人條件、人格與理念有較理性的選擇。 國民黨新北保位戰,不但遭遇民進黨強棒,它的「幽靈票」奧步也要失靈。上次華府組團回台灣投票的台僑,認為游錫堃是輸在桃園遷入新北的幽靈人口,如果這個指控屬實,侯友宜這次不可能再有這種好康。 上次朱立倫保位戰,國民黨可以動員桃園特定選民移到新北市,這次國民黨失去執政,到處自顧不暇,侯友宜難以有此奧援,而他遇強棒挑戰,使他無能力也沒有意願向左鄰右舍輸出幽靈人口。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04-16
校長推薦信怎麼寫?

校長推薦信怎麼寫?

專替中國統戰唬弄的媒體,玩弄「百分比」遊戲,誇張中學畢業生也颳起「西進」風,台南一中校長替學生寫推薦信寫到半夜。把台灣學生推薦給不同政治、教育理念的大學,不知道校長的推薦信怎麼寫? 專替中國統戰唬弄的媒體,玩弄「百分比」遊戲,誇張中學畢業生也颳起「西進」風,台南一中校長替學生寫推薦信寫到半夜。(資料照) 可以想像,民主國家所欣賞的好話不能寫。如果校長稱讚申請的學生,「追求真理,想像力豐富,能獨立思考與判斷」,那可能就讓他當機。 校長也不能說實話:該生在台灣無法進頂尖學校,希望在中國名校過水;該生希望以中國為跳板,方便申請歐美名校研究;該生父母在中國,不願獨自在台灣上學。 他更不能「白痴」說該生存心虛榮,「有出國留學夢」,但歐美學費太高,語文困難,中國優待台灣學生,因此到中國讀大學可以廉價「出國留學」,一圓美夢。 要替學生寫推薦信的中學校長,寫起八股便只能「入境」隨俗,學中國人說假話:該生胸懷大志,民族情操強烈,強力擁抱習主席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和美妙的「中國夢」。 他可以把謊言說得更大:該生不是「天然獨」,而是「天生自然統」,學成後要致力於促進「中國統一」的使命;該生堅信馬列毛習主義,習大大不受任期限制的「中國模式」是全世界最好的制度。 如果校長老油條,只含糊其詞稱讚該生「品學兼優」,問題便大:「學」可以用成績單佐證,「品」是否包括誠實、正直、不說謊、不偽證、有正義感?這些品德在中國是坐牢之道! 中學校長應當重視教育的價值,和中國教育的「特色」,對學生的選擇可以尊重,但要瞭解真正原因,而不是誇張一到十的「成長」,和挖空心思寫見不得人的推薦信。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04-09
破損商品就應退貨

破損商品就應退貨

  管爺要賣給台大當校長,卻被發現貨色高度破損,依誠實買賣的規矩,破損的商品就應該退貨,沒有什麼好爭辯。 如果管爺自己不退貨,台大也不知退貨,那對台大、對學界、對台灣、對中國都送出錯誤的訊息,烙下一堆可恥的印記。 不退貨便如同宣示學術不必誠實,學生抄老師,老師抄學生,拉幫結派,百無禁忌。管爺治校的台大,學生教師享有更多「抄襲的自由」。規避法令,隱瞞兼職,幹不可告人之事,也不必難為情。 管爺當成校長,意味不顧台灣法令,只看中國臉色的作為有正當性;他可以賣力推動「一個中國」的「交流」。接受國台辦撐腰當上校長,使台大淪為「中國台灣大學」,與廈門大學同流,中國統戰戰果輝煌。 管爺自命瀟灑,高人一等,得意忘形之餘,人頭到處掛,名利雙收,幹正經學者所不為之事,卻還惡性推銷,要當與傅斯年、錢思亮齊名的台大校長,這才被發現他追逐名利的不誠實作風。 如果管爺做人多一點誠實與正直,廈門大學付不付錢,他都不應該同意掛名當人頭。台大在世界大學排名,好歹還在五十至一百之間,廈大只是中國第十六名大學上榜,排到四百二十至四百四十,管爺在炫什麼? 他掛名的研究院,竟有「王亞南學術思想研究中心」,政治學店特色鮮明;經濟學博士班學生,中國學生五十三人,外國學生六人,「港澳台」學生五十人;碩士班二百二十四人,中國學生也只佔一半。這是吸引外匯的大量加工製造業。 在這種學校掛名是自貶身價,如果管爺當上台大校長,台大蒙羞、學界蒙羞,台灣蒙羞,只有國台辦和爺們才開香檳慶祝!(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04-02
習皇何不搶「台灣牌」?

習皇何不搶「台灣牌」?

(資料照) 台灣的統媒和親中學者,對台灣國際處境的反應已經僵化:破壞台美及台日關係;華府對台灣友好,就詆毀美國,指美國在打「台灣牌」對付中國。 這些別有用心者的潛台詞,明說就是「不要被美國利用」,「親美會受中國更大壓力」,應該改善「兩岸關係」以求平衡。他們從來不會想像:既然台灣可以成為「牌」,習皇為什麼不能搶來打,而讓美國獨享? 如果習皇跟美國一樣打「台灣牌」,沒有併吞台灣領土的野心,尊重台灣的民主與獨立地位,尊重台灣以對等地位改善關係,美國就沒有「台灣牌」可打,這豈不是更好的釜底抽薪之計? 同樣道理,如果中國沒有打破現狀尋求霸權的企圖,美國也就沒有必要結合有共同利益的國家嚇阻中國的擴張。 台灣地小民寡,又有中國併吞的敵意,獨立生存需要強國援手,從兩蔣以來就靠打「美國牌」。 中國為達其領土野心,何嘗不是打「美國牌」對付台灣,要求美國接受「一個中國」原則,阻礙美國對台軍售及美台關係發展,甚至要美國迫台灣接受北京的「統一」?但美國反對片面改變現狀,並不反對台灣自願犧牲獨立生存,接受中國併吞,這張牌有侷限性。 美國有「台灣牌」可以打,習皇卻因為弄錯台灣定位,不能在對等、互相尊重的基礎上打「台灣牌」以去除美國優勢。他主觀把台灣定位為「中國的一部份」,使他的「台灣牌」是對台灣野蠻恐嚇,讓台灣越走越遠。 習皇稱帝,與美國爭奪霸權,統促黨、藍天黨亮出五星旗,統媒和親中學者再老調指美國打「台灣牌」,那只會出醜,台灣人民並沒有降中抗美的誘因或基因。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03-26
不被拐誘的自由

不被拐誘的自由

  中國人的體制與性格,最愛做無本生意,尤其是最邪門的拐騙。北京重新包裝出對台的三十一項騙台政策,就屬於金光黨這一類的騙局,目的還是要騙取台灣的主權。 拐誘的騙局,最容易應付,卻最不容易完全杜絕:台灣人民享有民主與自由,只要睜開眼睛拒受拐誘,這個騙局便破功,可是,除非採取蔣經國的「三不」,否則難免有人貪小便宜去上鉤。 騙子之所以為騙子,就在他們並不是正直、公平、公開的讓人選擇,而是把廢鐵包裝成金子,讓有貪念的人去上當。他們並不寄望人人受騙,但只要有幾個人上鉤,他們就「賺」了。 「皇帝給的,皇帝可以收回去」,中國要併吞台灣的騙術,從騙很大,到騙很小,都顯不出有多少威力。鄧小平贏得美國對「正統中國」的承認,便鋪天蓋地對蔣經國招降,誘餌漫天開價,甚至傳言在「統一」後要讓蔣經國當中國首任國家主席。 那個年頭,北京只要拐誘蔣經國一個人,便可能完成併吞大業,但蔣經國看透老共的騙局,也能壓制自己的貪念,他的回答是「No, No, No」。李光耀、廖承志勸降照樣打回票! 以耍嘴皮,用「賣水果」包裝出賣台灣,接受「一個中國」的人,被天然獨的世代衝垮,習近平自己做皇帝都怕來不及,不會瞎到用帝位拐誘蔡英文去接受「被統一」,他的太監只好設計要拐誘民主價值觀念不深的人。 習慣民主生活方式的人,難以適應沒有言論、學術自由與司法正義的鳥籠生活,最後以悲劇收場者居多。中國三十一項騙局與習近平搞「籌安會」修憲同時發生,真是天大諷剌。難道國台辦相信台灣年輕世代更容易受皇帝的拐騙?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03-19
都是台灣害的!

都是台灣害的!

  替中國搖旗吶喊的統派,只要中國風吹草動,「作文章」習慣都要扯上與「統一」有關,藉以嚇唬台灣,並替自己壯膽。但他們已陷入豬八戒照鏡子的窘境:中國人罵他們喊「統」是騙吃騙喝;台灣人厭惡養這種老鼠咬布袋。 這批中國應聲蟲,跟著叫「中國夢」,硬把台灣也編入這個惡夢,結果,習近平底牌一掀,原來他在做皇帝夢。網路時代要稱帝是犯「天下」大忌,習家班只能硬拗那是「發揚民主,順應民意」,「為偉大復興中國夢提供堅實法律保障」。 左統還知道稱帝不得人心,但仍依樣畫葫蘆,「相信」習近平想成就「統一」大業,所以不要受連任的限制。這就是說「因為」台灣拒絕被中國併吞,害得習近平不得不稱帝終身,死而後已! 其實,左統如果要編造「台灣害習近平稱帝」的故事,那應該搬出更合習近平心事的「理由」:台灣總統受任期限制,陳水扁下台,被關到漏尿;馬英九弄到官司纏身。習近平以反腐之名,鬥垮軍頭、黨政大咖,如果他不謀個終身職,下台後難保不被清算。 國民黨與中共兩個中國雙胞胎,並沒有「一家親」,國民黨敗逃台灣,又被民主潮流淹死,習近平要保共產黨的「家業」,也保他的「帝業」,就不敢走民主大路,這是他從台灣民主得到的「教訓」。他「被迫」選擇稱帝的「中國模式」,當然是「台灣害的」。 鄧小平去毛化,建構國家領導任期制,使接班能穩定,被歌頌為重要改革;現在習近平推翻鄧小平的「改革」,回歸毛澤東的獨裁皇帝體制,並以煽惑新義和團來「保皇」,這是求亂之道。中國走向亂,不要再說是台灣害的!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03-12
三級貧戶不能當總統?

三級貧戶不能當總統?

  柯P的確很紅,人家說低端的不能住北京,他就說台灣未來三十年不會有三級貧戶當總統。這句話歧視窮人,不合台灣價值,邏輯不通,也與台灣經驗不符。 台灣曾選出過四個總統,有一個自稱出身三級貧戶,但阿扁大學畢業當律師,已經「窮人翻身」,當總統也以貧苦身世自豪,鼓勵窮人子弟上進,不像柯P高傲,否定窮人小孩翻身的機會。 台灣經驗反而可以預言,未來台灣難有大富豪當總統。台灣有幾人比連爺爺更富有?但連爺爺兩度上陣,兩度敗給阿扁。連少爺挾他老子的錢堆選台北市長,也敗在柯P手上。財富並不決定一切。 不懂柯P為何拿當總統作為窮人翻身的標準,好像只有當總統才是人生的成就,但四年才選一個總統,就算每人都只做一任,三十年也只能出八個總統,機會極低,不但「貧戶」難,有錢人也難。 柯P應該不是要否定自己,他父母不是貧戶,他更非貧戶;他也不是論述選舉經費太高,貧戶負擔不起,或社會地位與收入層級的移動阻塞,窮人永遠難以翻身。 他的理論是三級貧戶沒有電腦、手機,小孩要翻身不可能,但他又吹從國小到高中教育全面電子化,希望人人有iPad,自己買不起的「國家免費給」,並提供免費網路,提供所有課程錄影。 既然電腦、手機如此神,問題如此簡單,柯P要實現「網路人權」,讓人人有這套工具,那窮人孩子為什麼就不能翻身成醫生、企業家、律師、教授、會計師?為什麼不能出總統? 民主制度可貴在公平競爭,弱勢得到照顧,有機會翻身,但以總統高位做標準,武斷論定貧戶沒有機會,只凸顯自己傲慢與糊塗!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02-12
娘們爺們不是吃素的!

娘們爺們不是吃素的!

  年輕一代有福了,可以見識娘們爺們理不直而氣壯,能撈就撈,能拿就拿的吃相。娘們爺們底牌一掀,原來都不是吃素的;他們挑肥揀瘦自飽,剩的骨頭作公益,手腳俐落,名利雙收,政府追贓款,他們回罵「吃相難看」! 但年頭不對,「辜嚴」畢竟不是「蔣宋」。「蔣宋」 在台灣是「家天下」,黨國都是他們的附隨組織,連「被選擇」住綠島的都不例外。「辜嚴」沒有這種地位,辜振甫也不會幹她那種事。 老年的「辜嚴」,行徑已經在「去辜化」。如果辜振甫在,而「辜嚴」又如別人捉刀寫的傳記那樣賢淑優雅,通情達理,那不應該有公私不分,帳目不清,見不得人的事。 辜家發跡傳奇不少,但辜振甫算是正經人,有當年的紳士形象,「蔣宋」逼他「轉型」,提供他發財的機會,但他並沒有吞沒公款的惡膽。在「蔣宋」掌中,他唱戲、安份作商界的「爺們」,還留點好名聲。 「爺們」應該是因為急公好義,被人奉承;自稱爺們便屬於包娼包賭,收保護費之輩。別說傅斯年、錢思亮不會自己「封」爺,楊泮池也知道「四維」不只三個字。 但國民黨一倒,自封的爺們斯文掃地,走出象牙塔,進出財團董事會,董來董去,你抓我癢,我抓你癢,錢包滿了,想趁出局之前洗去銅錢味,博個好名聲,要把手伸進漸成國民黨窩的台大。 英雄不怕出身低,爺們要爭校長,好歹把身世交代清楚,卻又存心漏報「獨董」,而副董爺也不迴避,兩人各取所需,爺們包贏,遴選為之蒙羞。 娘們爺們露出不是吃素的馬腳,國民黨可以不必誇大的宣傳:這種吃相,你們在「蔣宋」時代是看不到的!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02-05
張博雅還賴著幹嘛?

張博雅還賴著幹嘛?

張博雅與新科監委王幼玲的幾句對話,赤裸裸暴露張博雅沒有擔當,沒有改革之心。她回嗆監院應記名投票的主張:如果公開的話,你敢不敢投?問題在這裡!
王景弘 2018-01-29
就是需要陳師孟這種人

就是需要陳師孟這種人

台灣要談改革,談轉型正義,就是需要陳師孟這種人「赤膽屠龍」。他有理念、有立場,都很正常,只要他能認真查明事實,公正的讓證據說話,對台灣民主轉型便功不可沒。
王景弘 2018-01-22
誰決定謀殺江南?

誰決定謀殺江南?

  美籍作家劉宜良(江南)在舊金山被國民黨特務謀殺,當時的情報局長汪希苓出面頂罪,被關進景美看守所一幢洋房。他安排黑道把江南「斃」了,大概沒錯,但問題是誰決定開殺戒? 汪希苓的回憶錄「破局.揭祕」,沒有揭露「誰決定」,使這本書減色。「破局」選在蔣經國去世三十週年出版,明顯用意是在替蔣經國和自己撇清,讓汪敬煦獨蒙陰影。 汪希苓指「制裁」江南,是因為情報局得到他要寫宋美齡傳的情報,這種說法倒是新鮮,但江南真正動手的是在寫吳國楨傳,並沒聽說他要寫宋美齡傳,重炒蔣家已經打贏美國誹謗官司的「偷情」故事。 江南案會曝光,主要因為美國掌握情報局指使黑道行兇的證據。陳啟禮殺人得手要逃回台灣時,在舊金山機場打電話報告情報局副處長陳虎門,這通電話被美國情報監聽截收。 在陳啟禮被捕後,美方看案子只辦到汪希苓,並不滿意,特別約見駐美代表錢復,要他回台北當面向蔣經國報告—不能用電報,不能透過別人:外界盛傳蔣孝武涉及江南案。 一個月後,蔣孝武突然去新加坡當副代表,美方也沒再追究這件事。「破局」的捉刀者被問到誰決定幹掉江南時,稱是汪道淵和汪敬煦,但汪希苓說汪道淵「不管事」,意思是與總統府、蔣經國無關,責任在國安局長汪敬煦。 江南案被美國抓到證據,才有汪希苓頂罪,蔣孝武放逐的後果,但同一時代的陳文成和林義雄母女被謀害案,就沒有人出來認罪,案子也破不了。 陳、林案未破,江南案被翻案炒作當美事紀念蔣經國,秀逗的柯文哲竟「耗呆耗呆」去湊熱鬧,真是天大的諷刺!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