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景弘相關文章

喊恭喜發財之後

喊恭喜發財之後

  過年,親朋好友互道恭喜發財;大小廟公玩鬼畫符自由心證國運;喊「人進來」的政客自己先溜出去逍遙;想選總統的人就等「神意」與「民意」推一把,名之曰「隨緣」。 恭喜發財只是應景之詞,喊了未必成真,對公務員喊還可能造成誤會,而且,除非中了樂透,正當的發財不會是天上掉下來。已經發財的人,當然認為自己財富是靠「拚」來的。但如果逢人喊「拚發財」,那就太白目了。 「拚發財」不好說,但「拚經濟」和「拚食安」,卻是熱門政治口號,特別是國民黨把拚經濟與國家安全問題的「拚政治」視為對立,互相排斥;用人人關心的食安包裝他們反美、反日的立場。 國民黨拚經濟與食安的「雙拚」,表面理直氣壯,但卻只是騙人的陷阱,配合中國在政治上併吞台灣,消滅台灣國家生存地位的策略,去除台灣的外交與國防,只跟香港一樣聽命中國舞照跳、馬照跑。 國民黨在野,立場又與中國相合,喊「拚經濟」是無本生意,因為即使經濟指標亮麗,他們也會硬說數字太冷,人民「無感」。實際上在自由市場經濟,政府責任在制定政策與管理,拚經濟還要企業界的努力。 鄧小平最早對台灣誘降的「一國兩制」,稱中國「只收回」外交與國防,台灣只搞經濟。馬朝外交休兵,弱化國防,就是迎合這個主意。但他過度愚蠢,竟吹牛要衝「六三三」,結果,屈從中國政治條件,仍達不到經濟目標! 台灣國家地位尚未獲得國際正式承認,要抗拒中國併吞的威脅,需要友邦奧援,蔡英文總統堅定的「四個必須」,和台灣人民拒絕一國兩制,贏得廣泛共鳴,國民黨屈從中國,只拚經濟的路線不得人心。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9-02-11
要起底,也要法辦

要起底,也要法辦

「老藝人」動粗打文化部長事件,除紅色同路人外,社會一片譴責,最佳反應當屬餐會主辦單位的莊豐嘉:他既譴責暴力,更主動報警查辦;最有效的反應是檢警調查,和媒體起底,撕去她「反去蔣化」的假面具,和紅朝打手的真面目。 最衰小的是國民黨那批老政客被迫表態,語無倫次,有人說這是「官逼民反」,有職業學生靠夭,說他被丟鞋並沒有人關懷。 這票人活在另一個世界,在「蔣治」時代,他們享受威權統治的利益;威權破滅,他們「反去蔣化」,卻要享受「去蔣化」後通匪的自由。 蔡英文總統除譴責暴力,只「客氣」反問,這種事如果發生在威權時代,會怎麼樣?也許她的答案是蔣的四字經「槍斃可也」,或失蹤到綠島,但更可能的答案是,在「思想有罪」時代,這種事不會發生,這種人早受「管訓」去矣! 現在打著反對「去蔣化」旗號者,聚焦在蔣廟、蔣像和教科書的歌功頌德,其實最廣義的「去蔣化」是台灣的民主化,消除了個人獨裁、黨國專制統治。政治上的「去蔣化」,才讓蔣治時代「罪當死」的紅色打手、匪諜現在可以到處張狂。 台灣既然走到民主,對付這種內鬼需要重建法律與秩序,以道德譴責,加法律懲罰,而道德上的譴責,不能手軟,要對那些假借名義的打手起底。「老藝人」被起底,顯露又紅又黑的本色,流再多眼淚也洗不去。 美國正努力保障台灣安全,台灣媒體、政客、政治邊緣人卻有人找中國包養,賴在台灣當中國的第五縱隊、代言人和挑釁台灣人民的打手。 對這些少數無恥被中國「包養」的「匪類」,台灣應有共識:不僅要起底,更要立法禁止,並依法嚴辦。 (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9-01-29
不要低頭浪費生命

不要低頭浪費生命

  冷戰初期的美國國務卿杜勒斯,對當紅專欄作家皮爾遜(Drew Pearson)好打高空,常批評中國政策,頗為不滿,曾對蔣介石的外交部長葉公超抱怨:這些報導如果正確,他已經知道,不必浪費時間去看;如果是錯誤,看了徒然生氣,反而不妙; 因此,他從不看這些文章。 如果杜勒斯生在現代,他鐵定不會當低頭族,浪費生命去看雜碎、造假、謊言多於真實的「社媒」、網媒。這並非否定新興媒體對資訊流通的功能,只是這類媒體缺少應有的專業倫理:誠實與正直。 在威權統治下,新聞工作者努力爭取自由,希望建立專業;現新聞自由到手,傳媒卻更遠離專業。專業有賴個人良知,財務獨立,尋求真實,嚴格核實,杜絕被利用製造假新聞。 但網媒、社媒時代,玩家大半是單幹戶,只知隨興製造,隨耳所聞,快速「分享」,並沒有核實的機制與能力;低頭族成群結黨,終日窮忙「瘋傳」,被大量垃圾資訊搞得憤怒與焦慮不堪,生命不斷空轉。 以前的傳統媒體是國民黨的特種營業,肩負「洗腦」的任務;民主化之後,國民黨的傳統媒體不能再壟斷資訊和輿論,有的易主,搖身一變成為中國對台灣的洗腦工具。 在台灣新聞自由被壓制時代,心存不滿者可以「寫外稿」給自由的香港刊物,追尋自由與專業,如今港台易勢,但台灣反共報紙有人易幟,自甘淪為中國的統戰工具,台灣媒體記者也出現被政客「包養」的醜聞,烙下台灣民主最可恥的印記! 在三流政客荒唐到侮蔑台灣為強盜,尊敬中國為警察之際,台灣人民面對來自中國五毛黨、中國喉舌、中國包養媒體假新聞的襲擊,杜勒斯的哲學還頗值得借鏡。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9-01-21
從抬轎到坐轎的距離

從抬轎到坐轎的距離

看過轎子的人都知道,從抬轎者到坐轎者之間,不過是三、五步的距離,但國民黨坐政治大轎的地位,卻是受「階級」限制,從抬轎到坐轎遙不可及,這個規則到現在還沒打破。
王景弘 2019-01-14
「紅標」政治明星

「紅標」政治明星

  台灣地方政治,「南北」差距縮小,都產生不務正業、好談非自己職等事務的政治「明星」,玩弄話術與騙術唬過一些「有聞必錄」、毫不挑剔代為宣傳的網民與記者。 一個在大學讀「英國文學系」,還廉價租公地辦「雙語學校」的明星,面對外國媒體,「謙」稱他講的是洋涇濱英語,果真如此,不知道給他畢業文憑的學校慚不慚愧? 從英文系轉讀「東亞研究所」,應該通曉中國問題,他竟稱高雄與中國深圳特質很像,要學習深圳的發展模式。這話讓他反共的老祖宗輩非一頭撞死不可。深圳學高雄加工出口區,他竟要回頭學深圳! 他的師父已承認偽造「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他卻繼續唸「九二共識」的經,以被人併吞為代價,要「貨出去中國」,「中國人進來」! 北明星自命「智商」高,玩「學姐」衝網紅,用個人、家庭親疏,不倫的比喻,沒有因果關係的事務,輕重不分的語言,來掩飾(或暴露)自己的膚淺。他用自己是「留美,怎麼不會說英語?」以「證明」自己的英語能力,比南明星霸氣。 事涉國家主權、民主與人民生活方式的嚴肅問題,北明星隨習皇舞步「一家」親,還以床頭床尾曖昧之詞,描述台灣受中國強暴應「承歡」的態度。 台灣與中國的紛爭,出在中國要併吞台灣,這是台灣國家存亡的嚴肅問題,蔡英文總統明確宣示拒絕接受中國併吞的模式,正說出人民心聲,北明星卻要以認命接受的態度,來「緩和」關係。 七十年來,中國目標就在消滅台灣的國家地位,北明星竟說雙方心存「芥蒂」,怎麼說都沒有用。國家存亡大事竟只是心存「芥蒂」,北明星的智商與語文能力未免太超人了! 圖/翻攝自臉書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9-01-07
錯愕不是立場

錯愕不是立場

民主不同於獨裁,總統不可能令出必行,台灣政局也不容許蔡總統像川普一樣任性放砲,她的謹慎作風至少應採取過去白宮的作法:總統的文稿與談話應由法律、政治與媒體公關的資深顧問核定。
王景弘 2018-12-31
這兩個黨並不一樣

這兩個黨並不一樣

  終日為生活奔波的台灣人,對政治常帶冷感,把國民黨和民進黨說成「攏港款」,讓國民黨既得利益者方便愚弄懶於思考的選民。其實這兩個黨真是很不一樣。 兩黨文化與屬性的不同,在這次地方選舉便一覽無遺。民進黨臉皮薄,選敗認輸,黨主席立即辭職,負起全責。反而是善唱高調的單一議題社團,不認為改革得罪既得利益者,還諉過政府改革力道不夠。 國民黨不會自曝勝選的主因,卻在論功行賞時露出馬腳,地方派系的「更生人」浮出檯面,有過車禍過失刑責的人,竟開口「聖人難找」。這個黨有太多貪腐之輩,更生人多,它的黨主席還與更生人同遊,正名「更生人黨」還比較貼切。 以「改革」為標記的民團,和充斥貪腐前科的地方角頭不同。民團在地方沒有根,地方派系則根深柢固,仍受國民黨操控;民團講究大鳴大放,把「團結」當髒字眼,斥為「保皇」;職團與地方角頭為利益團結,不會自命清高。 政黨政治不團結無以勝選,國民黨對台灣的統治,就是靠長期分化台灣人、分化黨外;要競選黨主席的人誣指團結是「保皇」,那是不食人間煙火,梁啟超保皇是保帝制,民主體制沒有帝制可保,半吊子不要自以為是孫中山。 「大破大立」是逃避具體事實的空話,蔡英文辭去黨主席,意味組織去國民黨化,而就美國化。總統制的美國,政黨全國委員會主席只是負責組織、籌款的選舉機器,總統不兼黨主席,黨主席也不會參選總統。 如果民進黨美國化,黨主席全心組織扎根地方,協調民團的高調與地方的保守,在黨內大鳴大放後,團結應戰國民黨的腐化地方派系,就更凸顯兩黨的不一樣!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12-24
三十年與四十年

三十年與四十年

  沒有人能否認陳唐山是「老台獨」,那是國民黨認證(列入黑名單),旅美台灣人認證(為台灣獨立奔走),美國政府及國會認證(代表台獨聯盟在國會作證),因此,當他對美國媒體說「維持現狀是要衛護我們的國家。如果說獨立,便過頭了」,新台獨會不會問「怎麼啦?」 新台獨自由心證,認為蔡英文的「維持現狀」是地方選舉敗因,但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訪問台灣,說他到處走,「幾乎人人都主張維持現狀」,曾任外交部長的陳唐山也一樣。 當然,如果不必付出代價,丟掉被強加的國號有正當性,也合於事實,但如以為只要改國號便可獲國際承認,那是錯誤的假定;台灣獨立現狀未獲正式承認為國家,問題在政治,而非名稱。 美國有三十年之久,不承認在中國建立新政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卻繼續承認「中華民國」流亡政府,而不承認它領土及於中國;「國號」並不是決定其承認的因素。 但「現狀」的持續,可以成為考慮承認的重要因素。美國放棄「中華民國」轉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時,卡特政府預期少則三、五年,多則七、八年,國民黨就會投降,「台灣問題」便告解決。 現在四十年過去,「中華民國流亡政府」被轉化成有代表性、正當性的憲政政府,已有二十年時間,美國應承認台灣國家現狀的聲音逐漸響起。 現狀未獲承認,責任不在台灣,而在美國與國際社會的屈從中國。但現狀的長期維持,和中國不遵行國際規則的霸權野心,正是美國重新檢視適時承認台灣國家現狀的時候到了! 四十年不正式承認一個維持事實獨立、法理上也不屬任何他國的「政治實體」,那才是太超過!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12-17
國民黨「檢討」民進黨

國民黨「檢討」民進黨

  民進黨在地方選舉受挫,自己要不要「檢討」,如何「檢討」,那是民進黨的事,與外人無關,也不是「輿論」的事,更不關國民黨的事。 不相干的人去檢討民進黨,既不科學,也搞錯自己的角色。外人可以客觀分析,卻沒有立場替民進黨「檢討」人事;沒有事實根據的「檢討」,就流於地方選輸,中央要負責,內閣要換人的奇怪答案。 各方神聖吶喊府黨院必須改組,內閣總辭;有成見的半仙隔空抓藥,乾脆預言蔡英文連任無望;連賴清德也難抗半仙的催眠,認為時間到會堅決走人,讓蔡總統能「大破大立」;真是怪論百出。 對選舉結果,沒有冷靜客觀的分析,只有叫人下台的情緒反應,那是不成熟。美國地方大,各地民情不一,在投票所出口處民調可以分析不同族群、年齡、性別、教育及所得各種因素的投票行為。美國民調及選民都誠實,這種分析也具可信性。 國民黨贏了地方選舉,卻指名部長下台,角色、邏輯都錯亂,如果部長不行,讓他們再犯錯,對國民黨更有利,老K何苦替民進黨擔心? 既非革命,改革講「大破大立」只是作文章。幾十年黨國體制,官僚體系都是同質機器人,政黨輪替,只能換幾個「長」,底下多的是「能混就混,能拿就拿」那批人。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政治並不像換了司機,車子就順利開動。陳水扁換行政院長像走馬燈, 有什麼「大破大立」? 不論威權或民主體制,都正受資訊革命的挑戰,真假訊息,不斷侵襲,愛起鬨的社會更缺少耐性。威權可不費時間封鎖與壓制;民主卻要靠清晰的理由說服,和人民公德心與判斷力的提升,換個新面孔不可能就「大破大立」。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12-10
永遠的抬轎一郎

永遠的抬轎一郎

  「勝利有成群的老爸,失敗是沒有人認的孤兒」,這是義大利獨裁者墨索里尼女婿席亞諾的名言,道破炎涼世態,極盡諷刺。國民黨這次勝選,就出現許多老爸。 沒有民主DNA的中國,自認是正宗老爸。國民黨的當選人,恬不知恥,竟不管「母親」丟臉,「半路認老爸」,承認有「九二共識」基因。他們的白主席更邪門,宣稱可以偷偷認自己親爹,但不能公開向中國自表! 白主席到處奔走,拉地方派系、黑金、家族復辟,雖然最後因下流無格的語言被幹譙,但國民黨地方派系的勝利,他和黑金家族都是小王。 最衰小的是國民黨抬轎一郎王金平,他終身為國民黨抬轎,被馬英九罵黑金,差點被開除黨籍。這次他出錢出力,替「夜襲」大漂客張羅場子,卻連上台要講兩句話都被噓。 抬轎一郎號稱本土派,黨國體制終結,卻不知覺醒,繼續為「九二」份子抬轎,卻又受辱,他的手下忍不住放話,高雄、台中、彰化的勝利,都靠他拉攏派系,農會、漁會助陣,他也是勝選的老爸! 二戰電影「桂河大橋」,在緬甸被俘的英軍,屈從替日軍建造「桂河大橋」。在大橋通車日,英軍戰俘指揮官陪日軍指揮官視察,看見橋下有電線異物,兩人下橋查看,驚見炸藥引線。 他們沿引線追蹤,英軍爆破兵被迫現身刺殺日本軍官,自己也犧牲,英軍突擊隊目標轉向戰俘指揮官,他身受重傷,看到狙擊手是成功脫逃的戰俘同袍,忽然驚醒,轉頭回顧大橋,悲呼「我幹了什麼事?」拚最後一口氣,踉蹌撲向引爆器,及時炸毀大橋,第一列火車直墜河底。 年近八十的抬轎一郎,會不會也有一天突然驚醒,悲呼「我幹了什麼事?」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12-03
「斯文」掃地,派系翻身

「斯文」掃地,派系翻身

  選民的利益與口味會變,選擇是他們的權利。這次地方選舉,他們選擇當掉多數民進黨候選人,比較明顯的共同現象是「斯文」掃地與派系翻身,而最大贏家是派系高手吳敦義。 在民主化之前,選舉是「黨外」抗爭,突破禁忌的唯一機會,手段動作都走激烈,「不斯文」;隨黨國瓦解,選舉逐漸走向理性,候選人以「斯文」說理贏得選民的支持。 但以成敗論,選民這次並不欣賞理性,而偏好激情、信口開河、喊口號的紅衛兵型人物。這種辛辣口味適合在野黨「造反有理」的選戰策略,讓他們容易集結地方派系與反改革勢力,搶下地方首長。 高雄是斯文的醫生對抗言行像紅衛兵,只會狂喊口號,卻有反改革與地方派系支撐的菜販;台中也是斯文博士碰上地方勢力支持,潑辣敢言的對手;新北市是反改革重鎮,國民黨以有污點、「無政見」的「神探」取勝。桃園與台南是斯文與斯文的對決,民進黨守住地盤。 地方派系掛帥取得的勝利,代表吳敦義地位的鞏固。他重用地方派系,讓深藍權貴掌控的黨中央邊緣化,並結合反改革力量與地方勢力造成翻盤,殺盡前字輩權貴二代的銳氣。 國民黨這次沒有黨產可以揮霍,沒有錢大規模動員、賄選、造勢,卻有中國勢力支持之媒體與五毛黨網軍進行鋪天蓋地的造假與謠言,讓國民黨可以打爛戰,把反改革者的不滿說成普遍的「民怨」,讓權錢飢渴的地方派系動員翻盤。 台灣的民主還有漫長的路要走,新當選者能力開始要受檢驗,反改革與地方勢力是最惡質的結合,遲早會顯現分贓與腐化的本質,一旦到處露出狐狸尾巴,這場勝利也將如過眼雲煙。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11-26
唱垮國民黨的那首歌

唱垮國民黨的那首歌

  有人「空飄」選高雄市長,假道具、假新聞、假故事全部出籠,利用網路容易膨風的特色自爽,但網路容易被造假膨風,卻也容易被起底而消風。假的畢竟真不了! 空飄者言行暴露對高雄的輕蔑;為隱藏軍系立委打人的黑底,討好深藍的票,卻又怕嚇跑非藍的票,天天自己打架,造假自我膨風,又露底自我消風,統媒與五毛黨越幫越忙。 在台灣民主化過程中,有兩首歌唱垮了國民黨:「黃昏的故鄉」和美麗島事件後,代夫出征族的「望你早歸」。這兩首歌都代表一個世代的苦痛,不是空飄族所能感受。 但「空飄」抄襲,先點殺氣騰騰的軍歌「夜襲」造勢,前字輩馬統還說「你們」越不要我們唱,我們越要唱。「夜襲」以民為敵,也讓空飄露底,造成消風,預告次場改唱「黨外」聖歌「黃昏的故鄉」。 「夜襲」喊「殺敵」,「黃昏的故鄉」悲嘆有家歸不得,「空飄」為騙票,居然可以把兩者「包容」,只證明他是來亂的。 沒有人禁唱「夜襲」,但「他們」唱錯場合、唱錯對象。如果馬統之流見了習大大、「匪幹」,當面高歌「夜襲」,他們會聽到台灣人「掌聲響起」;在台灣選舉場合,對高雄選民嗆「夜襲」,又喊「包容」,那是見鬼! 「黃昏的故鄉」一度是黨國禁歌,罪名「靡靡之音」,真正原因可能原曲是日本人所作,歌詞不但「鑽進」海外黑名單,而且可能讓蔣家老兵想家,但那才真是「他們」不讓「我們」唱,我們越要唱的歌。 當年的台灣留學生,把「黃昏的故鄉」當「國歌」,有會必唱,每唱便淚崩。歡迎「空飄」抄襲造勢,拉歌手無病呻吟唱「黃昏的故鄉」,再次唱垮國民黨!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11-19
死蛇活尾溜

死蛇活尾溜

台灣政治的族群問題,只有靠時間與選票解決,國民黨死蛇活尾溜,被選民教訓兩次,仍在反改革,破壞台灣與美、日關係,吃裡扒外喊「一個中國」,中國明目張膽要搶救它,台灣選民不能讓危害民主與主權的毒蛇復活!
王景弘 2018-11-12
用選票教訓幹話哥

用選票教訓幹話哥

  剛寫下「幹話易破」,英國廣播公司(BBC)的旅遊專集正好在介紹台灣,經過台南,說下一站是「新的現代化城市—高雄」。英國電視台比老K黨的市長候選人更瞭解高雄! 要選高雄市長,卻信口開河罵它又老又窮,他與罵「台巴子」的高級外省人心態無異:你們高雄人是低端人口。他吹牛要使高雄人口暴增到五百萬,大概是要靠他回「祖籍」招收外國移民充數。 他說的是幹話;這次選舉就像說幹話比賽,而幹話造成的網路「流量」,被操作成選舉指標,虛張聲勢。 網路流量除技術玩弄外,最簡便的是候選人說幹話,因為幹話一出口,叫好叫罵都熱烈「交流」;等到承認幹話是失言,又是一翻議論,流量繼續累積。照這個標準,網路流量最大的正是南、北兩個幹話哥。 網路流量未必等於選票,這涉及一個台灣中老年人的性格:他們不像年輕人喜愛終日遊走網路,也沒有年輕人好酸好爭辯的心情。他們的信條是:「別得意,我票蓋下去才算數」。 網紅未必得票,幹話卻會失票。南北幹話哥,最混帳的幹話都挑釁選民的紅線。不論民主運動或台獨運動,其核心理念都是對外保主權,對內爭正義;北幹話哥卻喊「一家」親,還去老K貴婦團,濫引華「勒」沙的話,詆毀轉型正義。 南幹話哥空降高雄,更不顧事實,羞辱高雄「又老又窮」,談「午夜牛郎」級政見,還要禁止「意識形態」的示威遊行,他抱的就是蔣經國、王昇鎮壓高雄美麗島事件的心態,那時他已經二十二歲,是否跟著老K黨對這場人權示威喊打喊殺? 劈主權和民主神主牌、詆毀地方榮譽,這種幹話哥,背骨失格,不應該是台灣選民的選擇。(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11-05
夠了吧,公道伯!

夠了吧,公道伯!

  在中國黨內,王金平算是個好人,有台灣心,懂規矩,不會無事生非,至少不會白賊,碰到馬英九想斷送他前途時,還會翻臉一擊;但這種人在國民黨體系內抬轎有份,坐轎無緣,休想混上黨主席或總統候選人。 這次地方選舉,中國黨只會不斷白賊,濫批民進黨「執政太差」,要給民進黨教訓;其實這場選舉更像白主席的保位戰,一些黨國老油條就等著回鍋,王金平與國民黨主席無緣,想再混只能另找出路。 國民黨失去黨產與執政優勢,黨證已成不良信用卡,以王金平當宗教界龍頭的背景,和最近推出荒謬的宗教法,不免令人揣測他志在搞「廟公黨」。幸虧把宗教自由無限上綱的法案未能闖關,否則他廟公黨主席就幹定了。 照他提的宗教法案,廟公黨神聖無人可監督,「黨」產收受揮霍不受限制; 打著「宗教自由」的保護傘,它也可以用宗教的名義,與沒有宗教自由的中國去「宗教」交流,接受「香油錢」;廟宇和廟公就像老國民黨的地方黨部主委。 如此一來,公道伯以廟公黨主席,或「教宗」地位,指揮廟公動員,便成為「第三勢力」,不論朱馬吳誰接上國民黨攤子,都要看「教宗」臉色。 但除了過「非正統」黨主席之癮外,公道伯眼光何在?他在立法院重彈舊調,盲目學舌五毛黨的中國崛起,自吹要用他這一代人的「智慧」與中國搞定「和平協議」,讓年輕世代可以安心! 這種黨國父權思維,不知道現實是「老人玩廟公,青年迷網紅」,未來的日子是年輕世代要過的,當權的一代,最重要責任是捍衛主權,保障年輕世代自由選擇的權利。公道伯可以休矣,年輕人不要廟公輩葬送他們未來的選擇!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10-29
母艦.燈塔.睪丸.商品

母艦.燈塔.睪丸.商品

  一個自誇智商高的人又發妄語,把台灣貶為川普貨架上的商品,會被川普出賣。他與五毛黨及台灣的中國同路人一個鼻孔出氣,看衰川普與台灣,還自命「很有學問」,認為這是「國際現實」。 他自認邏輯很通,卻比喻不倫,以不實的前提,任意得出台灣會被出賣的結論。他可能看了合中國義和團口味,特別譯成中文還附錄賣台論,推到台灣發行的「大國政治悲劇」,便高談闊論小國命運。 川普強調美國利益優先,是針對歐巴馬外交政策的軟弱,而台灣站在自由民主的一邊,不被中國併吞,就是美國的利益。美國戰後在東亞的利益,必需保障日本安全,要保障日本安全就必需防範台灣被敵對勢力所侵。 台灣的地位,戰後曾有各種比喻,麥克阿瑟稱之為「不沉的航空母艦」,蔣介石稱為「反共自由燈塔」,近年獲稱「民主典範」,最衰小的是被一個左派台灣學者,把港、台謔稱為中國露在體外的兩顆睪丸,和被去中國賣葉克膜的那個人稱為商品。 台灣無力單獨應付中國威脅,從兩蔣以來就要靠美國保障安全,但美國並不支持他們「反攻大陸」;國民黨指控美國承認北京是「出賣」台灣,但蔣經國不投降,美國並不能把台灣奉送中國。 美國依台灣關係法保障台灣不受武力併吞,也保障台灣有權拒絕中國的非武力併吞;台灣民主化,發展科技與增強國防,更是免於被併吞的保障;台灣並不是無生命的商品。 中國和它的同路人不斷鼓譟,要破壞台灣與美國及日本關係,渲染台灣會被美國「出賣」,其實,美國既不願意、也沒有能力出賣台灣,反而是接受「一個中國」、「一家親」的叛徒才會出賣台灣。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10-22
反中國併吞宣言

反中國併吞宣言

  蔡英文總統的國慶講詞,左看右看,最適當的定位是一篇目標堅定明確、策略務實可行的「反中國併吞宣言」,難怪中國氣急敗壞,說那是「兩國論」,指控她存心「配合西方反華勢力遏制中國」。 中國霸道,自我膨脹,到處行為乖張,引起國際眾怒,要求它照規矩來,它卻不知自省,變本加厲企圖打破地區現狀,建立霸權,猶如太平洋戰爭前日本帝國的擴張與強暴。 它要併吞南海,也想併吞台灣;南海與台灣都是美國犧牲與貢獻最大,打敗日本之後,依和約逼日本放棄主權的地區,主權未定歸屬;台灣與中國自一九四九年即處於各自獨立狀態,而台灣人民建構民主,選擇與中國不相隸屬。 如果中國尊重台灣人民的選擇,而不是強行要台灣接受它的統治,台灣也不會對它處處設防,它在國際社會的衝突因素就少一個。但中國卻不斷以文攻武嚇,滲透統戰,不擇手段要併吞台灣,改變台海現狀,還作賊喊抓賊,倒因為果指控蔡英文挑釁。 中國不尊重台灣人民,民選的蔡英文總統卻不能不尊重民意,她的國慶文告提到幾個「不會」,本質是自衛與自我克制:不會貿然升高對抗,不會屈從退讓,不會背離民意犧牲台灣主權——目標就是反併吞。 反併吞的策略則正打到中國要害:強化國防、堅持自由民主及市場經濟,並感謝美國、日本、歐洲等主要國家對台灣的支持。中國對台灣的打壓,明顯促成各國協同提升對台灣關係,再確認台灣不屬於中國的事實。 不論叫台灣或中華民國台灣,它都是反對被中國併吞的主權國家;與台灣同樣珍惜自由民主的國家,應在這個基礎上承認台灣早已建立的主權國家地位。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10-15
時間在民主台灣的一邊

時間在民主台灣的一邊

  過去近半個世紀,美國對中國政策受季辛吉思維左右,他們犧牲原則,以特殊待遇與中國交往,並找出各種理由,確保他們政策路線的延續,以免被指控政策錯誤。 他們幻想與中國經貿交往,可以使中國民主化,對內解除壓制,對外和平共存,與民主體制合流;甚至是恐嚇世人,如果中國一夕瓦解,全世界受不了中國難民的流竄。 歐巴馬執政,季辛吉的論述走向破產,因為中國的行為證明他們的假定與預測都錯誤:中國不是良性的發展,而是惡性在擴張,這個「說假話、造假帳、簽假合同」的欺騙王國,靠偷竊、詐取西方科技,不公平貿易奪取西方市場,得意忘形之餘,還片面要打破戰後國際秩序,建立它的霸權。 彭斯副總統五日的演說,象徵季辛吉思維的結束。川普政府把中國視為競爭對手,公開挑戰中國的不公平競爭和霸權主義。中國姓黨的媒體自己壯膽,宣稱中國包贏;台灣的統派份子只會聽信中國虛胖的「崛起」,咆哮時間不在台灣一邊。 其實,時間在民主台灣的一邊。中國並沒有真本事挑戰美國。它的經濟高度依賴無可取代的美國市場,又靠不公平手段操作,受川普以關稅懲罰,中國在美國市場的競爭力頓失,外資外企逃亡,勝負已定。 中國報復無力,不思回歸公平競爭,竟公然策動美國企業界與農民反川普,要以壓力迫他就範,甚至像彭斯副總統所指控,想把川普弄垮,公然干涉美國內政。 季辛吉那幫人假定美、中矛盾只有台灣問題,事實證明,美、中經濟、戰略利益矛盾更嚴重;時間也證明:民主的台灣已打破上海公報所謂兩岸人民都堅持「一個中國」的謊言!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10-08
老K黨走向正常化

老K黨走向正常化

  台灣的老K黨其實是在「進步」,在正常化,只是進步使它的影響力弱化,它不甘心面對。 最新的事例:國民黨開除四名違紀參選縣市長黨員的黨籍,四個人都不在乎,堅持參選到底,並不怕失去那張黨證。這和當年老K黨提名就等於「凍蒜」,未獲提名就註定出局,有如天壤之別。 失去政權和失去不當黨產的老K黨,已經回到民主現實,被逼走向政黨正常化! 在民主時代,人權有保障,人人可以選擇政黨,也可以走自己的路。黨國時代可不是如此。我有一個中學教師的朋友,在課堂談論民主,學生覺得新鮮,寫在週記上,被教官「舉報」,結果被開除黨籍,還糊里糊塗被關七年。 坐過黑牢,沒有「黨證」,求職沒人敢要,直到「恢復黨籍」才敢跟他多年女友結婚。比起那種時代,老K黨是有「進步」,但這種進步明顯受迫於選民,人民的選擇逼它順應民主潮流。 東歐的列寧政黨,被民主潮流衝擊,一夕裂解,老K黨靠李登輝的台灣化、驚人的不當黨產和幾十年統治盤根錯節的既得利益關係,免於立即瓦解,但本土政黨茁壯,不當黨產去除,老K黨失去呼風喚雨的怪力,就非重組不可。 失去不當黨產,老K黨只剩下背逆民意、認同中國的意識形態,成為台灣國家正常化的最大障礙和老K黨改革與正常化的絆腳石。它的台灣人黨主席喊不動本土山頭;它的前主席活躍於黃復興族群,兼抓地方角頭;三分天下,形同裂解。 老K黨自己不正常,其黨國統治更使台灣國家不正常,它無疑是幾十年來台灣兩大不正常的罪人,現在它的黨員已無懼於被開除黨籍,顯示其政黨正常化向前邁進一大步!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10-01
今事古判

今事古判

  中國黨的最大本事,在對現代民主盲目,專會在中國歷史廢墟,找已經被他們教育美化或污名化的故事,移花接木,搞今事古判,批鬥對中國歷史文化反感的民進黨。 恐龍法官不看現行法律,硬搬千年前的「宋代公使錢」來幫「那個人」脫罪;它的白主席更厲害,在民主體制下助選,不提候選人品格政見,卻大談「東廠」、「太監」、「割掉」,武官與隨扈婚外情,和水災都是對民進黨的「報應」。 促轉會有人糊塗,自比「東廠」,把幾百年前皇帝掌權工具,比擬到民主國家體制,不倫不類。促轉會時空背景完全不同,要清理黨國戒嚴時違反人權,不公不義的冤錯假案,可以類比的是東歐共產國家民主化後的轉型正義。 但最大反對黨主席的白先生,居然趁機大開黃腔談「太監」,要自喻東廠的人去「割掉」。他還後悔中國黨在立法院掌握絕對多數時,對民進黨沒有打壓,現在民進黨卻狠狠在「鬥爭與清算」國民黨。 白先生能混到中國黨假主席,證明他臉厚度夠,不知正義、正當性為何物。民進黨和其他痛恨黨國統治者,推動民主改革,有人民支持的正當性,但誰支持中國黨繼續一黨專政? 南台灣豪雨成災,白主席家的「女士」幸災樂禍,妄稱「老天有眼」;白主席更硬稱這是民進黨清算中國黨得到的報應,歪曲事實,嘲笑「這位女士」坐雲豹裝甲車去勘災,「被農民喊下來」。 他們好像完全不知道,美國南卡地區水災嚴重,川普一週後去勘災,只在遠離災區的空軍機棚與地方首長談善後,及慰問撤退到安置區的受災人民,並沒有民主黨白目到罵他足不涉水,沒有游泳進水淹及屋頂的地方去勘災!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0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