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景弘相關文章

他們把台灣人當什麼看?

他們把台灣人當什麼看?

蔣介石哄騙跟他逃亡的難民,要打倒共匪,帶他們回家鄉;這一票人在台灣活了一輩子,已失去回鄉意願;有人去做特權生意,工廠遍設中共支部,犯蔣介石「槍斃可也」的天條,卻胡言媽祖託夢要他選總統,帶領台灣人併入中國「發財」!
王景弘 2019-04-22
黨意、民意與使命感

黨意、民意與使命感

  賴清德出人意外挑戰蔡英文總統連任,競選活動表現平平,既看不出他的使命感何在,也看不出他厲害在那裡:其言詞犀利明快不及蘇貞昌,說理清楚完整不及蔡英文。 民進黨幹部奉命避免表態,拱賴派則大鳴大放,他們可分成三類,但組成高度重疊:部分以本土為名的「台獨」派、赦扁派和對蔡英文帶偏見、不滿她用老藍男的老綠派。他們自認造反有理,聲浪激昂。 傳統「台獨」挺賴,認為他比小英更「台獨」,甚至誤以為他是「台獨」盟員,其實他的哈佛公衛碩士是執業醫生在職教育,三個暑期的走讀課程,無緣加入黑名單的「台獨」陣營。他對「務實台獨」的定義,還是民進黨的台灣前途決議案。 赦扁爭議大,扁自認有錯,退出民進黨,但不認罪,官司未了,也未要求特赦。有人以福特特赦尼克森為例,卻不說福特與共和黨慘敗的下場。賴清德參選後也說扁案是「司法問題」,不敢承諾赦扁。 不滿林全者推賴清德任閣揆,但他的表現也乏善可陳,九合一選舉失敗,小英自己擔起責任,勸賴不要辭職,他卻堅持請辭「負責」,結果後任蘇貞昌表現比他出色;現在他卻要選總統以示「承擔」,這不是「怪怪」嗎? 挺賴派的賣點在他「民調」比較高,但民調並不足為政府正式機制,台灣的民調被濫用更是醜聞。台灣「民調最高」的兩人,竟是不務正業、嘴尖皮厚心中空的貨色。 有人用美國例子要強化賴的正當性,但美國兩黨候選人依公辦初選、黨員投票產生,更真確代表黨意;即使執政黨內有人挑戰現任總統,卻不會是他的前閣員。政黨政治講黨的共同理念,黨的勝選,不是個人英雄「使命感」。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9-04-15
你為什麼要選總統?

你為什麼要選總統?

  「你為什麼要選總統?」一九八○年,美國政治世家的老么甘迺迪參議員被問到這樣簡單的問題,竟支支吾吾,無法給個交代,似乎他選總統是理所當然的事。這個問題讓他在初選的聲勢大挫。 台灣的政黨體制及初選制度不能與美國相比,國民黨還在為初選規則爭吵不休,民進黨也有辭職負責的人,回頭說要承擔,這些要競選總統的人,對於為什麼要選總統,都沒有完整的回答。 有人說他有喬事的本事,可把台灣的紛爭喬成一片祥和,與中國關係喬到相安無事。喬事當然是很重要的本領,但喬事人要「公正」,不能立場鮮明才能喬事,要選總統不能用混的態度,喬事也不是總統的職責,更何況國家生存、主權問題無可妥協,人家硬要把你吃掉,你怎麼去喬? 有人說,「我準備很久了」,但他的能力卻是手下貪腐,包括副市長在內的成群官員涉貪,他的願景還是外來列寧黨的老套,以「和平」之名走向被中國併吞之實。他要選的理由似乎與甘迺迪一樣,準備很久就「理所當然」。 兩黨都有人「因為民調聲望高」,被催促或可能被「徵召」競選,這便更詭異:如果民調可信度足以取代真實的投票,美國何必捨民調而進行繁雜的黨員直接投票?美國民調不會去作假,台灣的民調未必如此,民調高不能作為競選總統的理由。 有人去拜訪前總統李登輝請益,民主先生期勉他「好好利用這個機會,完整地、詳細的告訴台灣人民,民進黨存在的價值,勇敢地說出國家未來發展的方向,及如何增進人民福祉」。 李前總統語重心長,實際上就是要選總統的人應先想清楚,回答這個最簡單的問題:你為什麼要選總統?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9-04-01
國民黨台灣人的悲哀

國民黨台灣人的悲哀

韓流當選市長,最狂熱的支持者,不是王金平動員的地方派系,而是他眷村背景在深藍引起的激情。過去老國民黨只掌控中央,地方讓給台灣人去爭逐;現在失去中央執政,嘸魚蝦也好,而台灣籍候選人在高雄三連敗,弄一個唱夜襲、亂吹牛的人來狂喊,深藍支持者便像吃了春藥。
王景弘 2019-03-25
叫他們要老實一點

叫他們要老實一點

  國民黨搞選舉一向靠兩招奧步:用錢買,用耳語造謠。現在黨產被扣,用錢買票容易被逮,耳語傳假消息速度慢,也容易被查出源頭,他們轉向利用網媒和親中傳統媒體,鋪天蓋地製造假新聞。 說大話,喊空話,唱衰台灣,在上次地方選舉騙了台灣選民一次,老K與老共食髓知味,在立委補選企圖重施故技,但看結果,台灣選民並不是那麼容易騙。被騙一次可以怪自己不小心上當,再次被騙便要怪自己太笨。 不小心被騙的一次,行騙的已經用行動和語言證明自己是沒有料的金光黨。把高雄咒為「又老又窮」,卻要借一些「資深」名人出面吸引人去「觀光」,這不是光頭而是空腦。過去曾靠「又老又窮」吸引觀光客的,是北京的舊胡同,高雄並無骨董! 要搞觀光經濟、攤販經濟、加工出口經濟,都是開倒車的笑話,這次在台南助選,還想用舊套,批台南窮,以為再唱他從紅朝學來的「窮人翻身」,還可煽動起選票革命,幫國民黨勝選。 但國民黨候選人,惡質到編假故事,找人上電視說謊,把謊言當「口誤」,把具體數字賴為「形容詞」,同鄉同業都不以為然,國民黨造謠成性,又多一項鐵證。 台灣人民珍惜民主與自由,國民黨卻聯手中國,唱衰台灣民主,唱衰台灣經濟,鼓吹台灣遠美親中,經濟依附中國,這一套把戲台灣人民不能接受。台南和新北的立委補選,選民清醒的選擇,正是教訓國民黨要老實一點。 偏激的社交與親中媒體,正狂妄挑戰台灣民主與社會互信,中國明目張膽搧風點火,假消息充斥,除政府應鐵腕執法外,人民也應該善用選擇權,抵制和拆穿假新聞的把戲,讓社會回到誠實與冷靜。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9-03-18
公道伯去老K化

公道伯去老K化

前立法院長王金平7日舉行「參選2020總統大會」,正式宣布參選2020總統。(記者方賓照攝) 公道伯的參選演說很新奇,明顯「去國民黨」,沒有藍旗,不提「國民黨」、沒有「光榮黨史」、「九二共識,一個中國」;抄來唬人的名言,不是出自台灣人或中國人,而是曼德拉和甘迺迪。 公道伯有他的長處,善觀風色,工於喬事,不涉爭議,看不出有何遠見,可貴的是還算誠實,不至於姓白,但替他操刀新奇演說的助理卻只是百家雜抄之輩。 搬曼德拉壯膽,犯了兩個基本錯誤:除了參選年紀相當之外,他們的境遇完全相反。曼德拉反抗白人少數統治,一輩子在坐牢;公道伯卻是依附外來戒嚴統治者,靠躲閃與喬事功夫,一輩子權貴。 用曼德拉的名言套「兩岸」關係,話又引錯。曼德拉曾痛罵白人總統戴克拉克,卻願意與他同享諾貝爾獎,受到質疑,才拿與戴克拉克談判解除種族歧視的情境回答:「要與一個敵人(對手)和解,就必須跟那個敵人合作,那個敵人會成為你的夥伴。」 曼德拉談的是與國內政治對手「和解」,不涉國家主權,「和平共處」是誤譯。曲解這句話,套到「兩岸關係」便脫離現實,中國意圖併吞台灣,並非平起平坐,和平共處。 一九六一年,哈佛大學蛋頭學者替甘迺迪寫的聯大演說,論述核子武器的恐怖,人類必須終結戰爭,否則戰爭會毀滅人類,理想確實如此,美、蘇核子對峙尤其如此。 但甘迺迪演說,五十八年過去,到處戰爭不斷,越戰、以阿戰爭、印巴戰爭、兩伊戰爭、美國的兩次伊拉克戰爭、蘇聯和美國入侵阿富汗;「沒有戰爭」的反而是台海。 公道伯不敢跟著喊「和平協議」,卻以終結戰爭來唬弄;要在沒有戰爭的地方終結戰爭,豈非沒事找事,或別有用心?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9-03-11
以和平之名接受併吞

以和平之名接受併吞

  四十年前,美國與中國關係正常化,承認北京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權,對中國所堅持的所謂「台灣問題」,美國強調兩個基本原則:「問題」應以和平方式「解決」;任何一方都不能片面改變現狀。 在關係調整初期,美國官員常口誤,把和平「解決」(resolution) 說成和平「統一」(unification) ,一字之差,影響台灣命運的選擇。當年台灣媒體(都姓黨)駐華府同業就忙於找機會要求澄清;這兩條紅線到現在仍有效。 美國畫的紅線,並未反對「兩岸」以和平方式達成的解決方案。以當年環境而言,雖然美國官員有人估計蔣經國很快會歸降中國,但美國重點在讓台灣對問題解決方案擁有「否決權」,不受強行併吞。 現在美國政策未變,而在國民黨的徒子徒孫卻自己叛逆。連戰落選不甘心,跑去找胡錦濤,接受一個中國謀和平協議,馬家班以虛構「九二共識」接受「一個中國」,現在想選總統的白主席加碼,如果當選要與對岸簽「和平協議」。 喊這個口號的都是老K黨,他們正與老共搞陽謀,要避過美國紅線,與老共雙方同意「改變現狀」,把台灣併入中國,因此,維護台灣獨立自主的責任,便落在選民的頭上:拒絕紅色同路人執政,台灣才能免於被併吞。 白主席會演戲,一提及蔣經國,萬金油便發作,號稱準備了三十年,現在要坐轎了,卻背叛蔣經國,他的心態、誠信、邏輯、忠誠,跟那個把台灣比成強盜,中國是警察的大白目不相上下。 白目把國際問題簡化為婚姻關係,白主席愛胡扯歷史,把美、中、台比為劉、關、張「桃園三結義」。三兄弟既結義,怎麼兩人要簽「和平協議」?那是以和平之名接受併吞的降書!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9-02-25
不完美的公投

不完美的公投

  如果美、歐、亞的主要國家,包括中國,能同意保證台灣不受外力干預,自由公投決定制憲、正名、「宣佈獨立」或併入中國,並承認公投結果,那將是一場完美的民主公投。 但除非中國政權、政策改變,或大國對中國翻臉,協議承認台灣,否則這樣完美的公投不可能發生。退而求其次,台灣只有走不完美的公投,支持捍衛台灣主權的民進黨長期執政。 不完美公投不會人人滿意,但台灣國際處境獨特,沒有類似情形可比。台灣主權在舊金山和約由日本宣佈放棄,並未讓渡給任何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需要搞「一個中國」,強迫各國接受它對台灣的主權,只證明它並未擁有台灣主權。 台灣主權既不屬於中國或任何國家,民主化之後,台灣人民自由選擇自己的政府與領袖,即使未普遍獲外交承認,但它不屬於任何外國,沒有宣佈「獨立」的必要;它既非中國所有,與中國也沒有「統一」的問題。 中國是台灣的唯一敵國,國民黨和一些投機政客,稱「一個中國」只是給中國「面子」,幻想以犧牲主權換取發財及「改善」與中國關係;有人還自以為聰明,要疏離美、日以換取中國恩賞。 寧可相信敵人騙降,而不信任長期保障台灣不被中國併吞的友邦,這種政黨與投機政客是背叛台灣的詐騙集團。 不完美的公投是捍衛主權的自衛性公投,重在維護本土政權,打敗接受虛構「九二共識」、「一個中國」的國民黨和投機政客,保障未來完美公投的機會。 選擇捍衛台灣國家主權的本土政黨長期執政,也向國際社會宣示台灣本來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也無意喪失主權獨立被併入中國,國際社會應承認台灣現狀就是主權獨立國家。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9-02-18
喊恭喜發財之後

喊恭喜發財之後

  過年,親朋好友互道恭喜發財;大小廟公玩鬼畫符自由心證國運;喊「人進來」的政客自己先溜出去逍遙;想選總統的人就等「神意」與「民意」推一把,名之曰「隨緣」。 恭喜發財只是應景之詞,喊了未必成真,對公務員喊還可能造成誤會,而且,除非中了樂透,正當的發財不會是天上掉下來。已經發財的人,當然認為自己財富是靠「拚」來的。但如果逢人喊「拚發財」,那就太白目了。 「拚發財」不好說,但「拚經濟」和「拚食安」,卻是熱門政治口號,特別是國民黨把拚經濟與國家安全問題的「拚政治」視為對立,互相排斥;用人人關心的食安包裝他們反美、反日的立場。 國民黨拚經濟與食安的「雙拚」,表面理直氣壯,但卻只是騙人的陷阱,配合中國在政治上併吞台灣,消滅台灣國家生存地位的策略,去除台灣的外交與國防,只跟香港一樣聽命中國舞照跳、馬照跑。 國民黨在野,立場又與中國相合,喊「拚經濟」是無本生意,因為即使經濟指標亮麗,他們也會硬說數字太冷,人民「無感」。實際上在自由市場經濟,政府責任在制定政策與管理,拚經濟還要企業界的努力。 鄧小平最早對台灣誘降的「一國兩制」,稱中國「只收回」外交與國防,台灣只搞經濟。馬朝外交休兵,弱化國防,就是迎合這個主意。但他過度愚蠢,竟吹牛要衝「六三三」,結果,屈從中國政治條件,仍達不到經濟目標! 台灣國家地位尚未獲得國際正式承認,要抗拒中國併吞的威脅,需要友邦奧援,蔡英文總統堅定的「四個必須」,和台灣人民拒絕一國兩制,贏得廣泛共鳴,國民黨屈從中國,只拚經濟的路線不得人心。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9-02-11
要起底,也要法辦

要起底,也要法辦

「老藝人」動粗打文化部長事件,除紅色同路人外,社會一片譴責,最佳反應當屬餐會主辦單位的莊豐嘉:他既譴責暴力,更主動報警查辦;最有效的反應是檢警調查,和媒體起底,撕去她「反去蔣化」的假面具,和紅朝打手的真面目。 最衰小的是國民黨那批老政客被迫表態,語無倫次,有人說這是「官逼民反」,有職業學生靠夭,說他被丟鞋並沒有人關懷。 這票人活在另一個世界,在「蔣治」時代,他們享受威權統治的利益;威權破滅,他們「反去蔣化」,卻要享受「去蔣化」後通匪的自由。 蔡英文總統除譴責暴力,只「客氣」反問,這種事如果發生在威權時代,會怎麼樣?也許她的答案是蔣的四字經「槍斃可也」,或失蹤到綠島,但更可能的答案是,在「思想有罪」時代,這種事不會發生,這種人早受「管訓」去矣! 現在打著反對「去蔣化」旗號者,聚焦在蔣廟、蔣像和教科書的歌功頌德,其實最廣義的「去蔣化」是台灣的民主化,消除了個人獨裁、黨國專制統治。政治上的「去蔣化」,才讓蔣治時代「罪當死」的紅色打手、匪諜現在可以到處張狂。 台灣既然走到民主,對付這種內鬼需要重建法律與秩序,以道德譴責,加法律懲罰,而道德上的譴責,不能手軟,要對那些假借名義的打手起底。「老藝人」被起底,顯露又紅又黑的本色,流再多眼淚也洗不去。 美國正努力保障台灣安全,台灣媒體、政客、政治邊緣人卻有人找中國包養,賴在台灣當中國的第五縱隊、代言人和挑釁台灣人民的打手。 對這些少數無恥被中國「包養」的「匪類」,台灣應有共識:不僅要起底,更要立法禁止,並依法嚴辦。 (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9-01-29
不要低頭浪費生命

不要低頭浪費生命

  冷戰初期的美國國務卿杜勒斯,對當紅專欄作家皮爾遜(Drew Pearson)好打高空,常批評中國政策,頗為不滿,曾對蔣介石的外交部長葉公超抱怨:這些報導如果正確,他已經知道,不必浪費時間去看;如果是錯誤,看了徒然生氣,反而不妙; 因此,他從不看這些文章。 如果杜勒斯生在現代,他鐵定不會當低頭族,浪費生命去看雜碎、造假、謊言多於真實的「社媒」、網媒。這並非否定新興媒體對資訊流通的功能,只是這類媒體缺少應有的專業倫理:誠實與正直。 在威權統治下,新聞工作者努力爭取自由,希望建立專業;現新聞自由到手,傳媒卻更遠離專業。專業有賴個人良知,財務獨立,尋求真實,嚴格核實,杜絕被利用製造假新聞。 但網媒、社媒時代,玩家大半是單幹戶,只知隨興製造,隨耳所聞,快速「分享」,並沒有核實的機制與能力;低頭族成群結黨,終日窮忙「瘋傳」,被大量垃圾資訊搞得憤怒與焦慮不堪,生命不斷空轉。 以前的傳統媒體是國民黨的特種營業,肩負「洗腦」的任務;民主化之後,國民黨的傳統媒體不能再壟斷資訊和輿論,有的易主,搖身一變成為中國對台灣的洗腦工具。 在台灣新聞自由被壓制時代,心存不滿者可以「寫外稿」給自由的香港刊物,追尋自由與專業,如今港台易勢,但台灣反共報紙有人易幟,自甘淪為中國的統戰工具,台灣媒體記者也出現被政客「包養」的醜聞,烙下台灣民主最可恥的印記! 在三流政客荒唐到侮蔑台灣為強盜,尊敬中國為警察之際,台灣人民面對來自中國五毛黨、中國喉舌、中國包養媒體假新聞的襲擊,杜勒斯的哲學還頗值得借鏡。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9-01-21
從抬轎到坐轎的距離

從抬轎到坐轎的距離

看過轎子的人都知道,從抬轎者到坐轎者之間,不過是三、五步的距離,但國民黨坐政治大轎的地位,卻是受「階級」限制,從抬轎到坐轎遙不可及,這個規則到現在還沒打破。
王景弘 2019-01-14
「紅標」政治明星

「紅標」政治明星

  台灣地方政治,「南北」差距縮小,都產生不務正業、好談非自己職等事務的政治「明星」,玩弄話術與騙術唬過一些「有聞必錄」、毫不挑剔代為宣傳的網民與記者。 一個在大學讀「英國文學系」,還廉價租公地辦「雙語學校」的明星,面對外國媒體,「謙」稱他講的是洋涇濱英語,果真如此,不知道給他畢業文憑的學校慚不慚愧? 從英文系轉讀「東亞研究所」,應該通曉中國問題,他竟稱高雄與中國深圳特質很像,要學習深圳的發展模式。這話讓他反共的老祖宗輩非一頭撞死不可。深圳學高雄加工出口區,他竟要回頭學深圳! 他的師父已承認偽造「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他卻繼續唸「九二共識」的經,以被人併吞為代價,要「貨出去中國」,「中國人進來」! 北明星自命「智商」高,玩「學姐」衝網紅,用個人、家庭親疏,不倫的比喻,沒有因果關係的事務,輕重不分的語言,來掩飾(或暴露)自己的膚淺。他用自己是「留美,怎麼不會說英語?」以「證明」自己的英語能力,比南明星霸氣。 事涉國家主權、民主與人民生活方式的嚴肅問題,北明星隨習皇舞步「一家」親,還以床頭床尾曖昧之詞,描述台灣受中國強暴應「承歡」的態度。 台灣與中國的紛爭,出在中國要併吞台灣,這是台灣國家存亡的嚴肅問題,蔡英文總統明確宣示拒絕接受中國併吞的模式,正說出人民心聲,北明星卻要以認命接受的態度,來「緩和」關係。 七十年來,中國目標就在消滅台灣的國家地位,北明星竟說雙方心存「芥蒂」,怎麼說都沒有用。國家存亡大事竟只是心存「芥蒂」,北明星的智商與語文能力未免太超人了! 圖/翻攝自臉書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9-01-07
錯愕不是立場

錯愕不是立場

民主不同於獨裁,總統不可能令出必行,台灣政局也不容許蔡總統像川普一樣任性放砲,她的謹慎作風至少應採取過去白宮的作法:總統的文稿與談話應由法律、政治與媒體公關的資深顧問核定。
王景弘 2018-12-31
這兩個黨並不一樣

這兩個黨並不一樣

  終日為生活奔波的台灣人,對政治常帶冷感,把國民黨和民進黨說成「攏港款」,讓國民黨既得利益者方便愚弄懶於思考的選民。其實這兩個黨真是很不一樣。 兩黨文化與屬性的不同,在這次地方選舉便一覽無遺。民進黨臉皮薄,選敗認輸,黨主席立即辭職,負起全責。反而是善唱高調的單一議題社團,不認為改革得罪既得利益者,還諉過政府改革力道不夠。 國民黨不會自曝勝選的主因,卻在論功行賞時露出馬腳,地方派系的「更生人」浮出檯面,有過車禍過失刑責的人,竟開口「聖人難找」。這個黨有太多貪腐之輩,更生人多,它的黨主席還與更生人同遊,正名「更生人黨」還比較貼切。 以「改革」為標記的民團,和充斥貪腐前科的地方角頭不同。民團在地方沒有根,地方派系則根深柢固,仍受國民黨操控;民團講究大鳴大放,把「團結」當髒字眼,斥為「保皇」;職團與地方角頭為利益團結,不會自命清高。 政黨政治不團結無以勝選,國民黨對台灣的統治,就是靠長期分化台灣人、分化黨外;要競選黨主席的人誣指團結是「保皇」,那是不食人間煙火,梁啟超保皇是保帝制,民主體制沒有帝制可保,半吊子不要自以為是孫中山。 「大破大立」是逃避具體事實的空話,蔡英文辭去黨主席,意味組織去國民黨化,而就美國化。總統制的美國,政黨全國委員會主席只是負責組織、籌款的選舉機器,總統不兼黨主席,黨主席也不會參選總統。 如果民進黨美國化,黨主席全心組織扎根地方,協調民團的高調與地方的保守,在黨內大鳴大放後,團結應戰國民黨的腐化地方派系,就更凸顯兩黨的不一樣!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12-24
三十年與四十年

三十年與四十年

  沒有人能否認陳唐山是「老台獨」,那是國民黨認證(列入黑名單),旅美台灣人認證(為台灣獨立奔走),美國政府及國會認證(代表台獨聯盟在國會作證),因此,當他對美國媒體說「維持現狀是要衛護我們的國家。如果說獨立,便過頭了」,新台獨會不會問「怎麼啦?」 新台獨自由心證,認為蔡英文的「維持現狀」是地方選舉敗因,但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訪問台灣,說他到處走,「幾乎人人都主張維持現狀」,曾任外交部長的陳唐山也一樣。 當然,如果不必付出代價,丟掉被強加的國號有正當性,也合於事實,但如以為只要改國號便可獲國際承認,那是錯誤的假定;台灣獨立現狀未獲正式承認為國家,問題在政治,而非名稱。 美國有三十年之久,不承認在中國建立新政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卻繼續承認「中華民國」流亡政府,而不承認它領土及於中國;「國號」並不是決定其承認的因素。 但「現狀」的持續,可以成為考慮承認的重要因素。美國放棄「中華民國」轉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時,卡特政府預期少則三、五年,多則七、八年,國民黨就會投降,「台灣問題」便告解決。 現在四十年過去,「中華民國流亡政府」被轉化成有代表性、正當性的憲政政府,已有二十年時間,美國應承認台灣國家現狀的聲音逐漸響起。 現狀未獲承認,責任不在台灣,而在美國與國際社會的屈從中國。但現狀的長期維持,和中國不遵行國際規則的霸權野心,正是美國重新檢視適時承認台灣國家現狀的時候到了! 四十年不正式承認一個維持事實獨立、法理上也不屬任何他國的「政治實體」,那才是太超過!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12-17
國民黨「檢討」民進黨

國民黨「檢討」民進黨

  民進黨在地方選舉受挫,自己要不要「檢討」,如何「檢討」,那是民進黨的事,與外人無關,也不是「輿論」的事,更不關國民黨的事。 不相干的人去檢討民進黨,既不科學,也搞錯自己的角色。外人可以客觀分析,卻沒有立場替民進黨「檢討」人事;沒有事實根據的「檢討」,就流於地方選輸,中央要負責,內閣要換人的奇怪答案。 各方神聖吶喊府黨院必須改組,內閣總辭;有成見的半仙隔空抓藥,乾脆預言蔡英文連任無望;連賴清德也難抗半仙的催眠,認為時間到會堅決走人,讓蔡總統能「大破大立」;真是怪論百出。 對選舉結果,沒有冷靜客觀的分析,只有叫人下台的情緒反應,那是不成熟。美國地方大,各地民情不一,在投票所出口處民調可以分析不同族群、年齡、性別、教育及所得各種因素的投票行為。美國民調及選民都誠實,這種分析也具可信性。 國民黨贏了地方選舉,卻指名部長下台,角色、邏輯都錯亂,如果部長不行,讓他們再犯錯,對國民黨更有利,老K何苦替民進黨擔心? 既非革命,改革講「大破大立」只是作文章。幾十年黨國體制,官僚體系都是同質機器人,政黨輪替,只能換幾個「長」,底下多的是「能混就混,能拿就拿」那批人。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政治並不像換了司機,車子就順利開動。陳水扁換行政院長像走馬燈, 有什麼「大破大立」? 不論威權或民主體制,都正受資訊革命的挑戰,真假訊息,不斷侵襲,愛起鬨的社會更缺少耐性。威權可不費時間封鎖與壓制;民主卻要靠清晰的理由說服,和人民公德心與判斷力的提升,換個新面孔不可能就「大破大立」。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12-10
永遠的抬轎一郎

永遠的抬轎一郎

  「勝利有成群的老爸,失敗是沒有人認的孤兒」,這是義大利獨裁者墨索里尼女婿席亞諾的名言,道破炎涼世態,極盡諷刺。國民黨這次勝選,就出現許多老爸。 沒有民主DNA的中國,自認是正宗老爸。國民黨的當選人,恬不知恥,竟不管「母親」丟臉,「半路認老爸」,承認有「九二共識」基因。他們的白主席更邪門,宣稱可以偷偷認自己親爹,但不能公開向中國自表! 白主席到處奔走,拉地方派系、黑金、家族復辟,雖然最後因下流無格的語言被幹譙,但國民黨地方派系的勝利,他和黑金家族都是小王。 最衰小的是國民黨抬轎一郎王金平,他終身為國民黨抬轎,被馬英九罵黑金,差點被開除黨籍。這次他出錢出力,替「夜襲」大漂客張羅場子,卻連上台要講兩句話都被噓。 抬轎一郎號稱本土派,黨國體制終結,卻不知覺醒,繼續為「九二」份子抬轎,卻又受辱,他的手下忍不住放話,高雄、台中、彰化的勝利,都靠他拉攏派系,農會、漁會助陣,他也是勝選的老爸! 二戰電影「桂河大橋」,在緬甸被俘的英軍,屈從替日軍建造「桂河大橋」。在大橋通車日,英軍戰俘指揮官陪日軍指揮官視察,看見橋下有電線異物,兩人下橋查看,驚見炸藥引線。 他們沿引線追蹤,英軍爆破兵被迫現身刺殺日本軍官,自己也犧牲,英軍突擊隊目標轉向戰俘指揮官,他身受重傷,看到狙擊手是成功脫逃的戰俘同袍,忽然驚醒,轉頭回顧大橋,悲呼「我幹了什麼事?」拚最後一口氣,踉蹌撲向引爆器,及時炸毀大橋,第一列火車直墜河底。 年近八十的抬轎一郎,會不會也有一天突然驚醒,悲呼「我幹了什麼事?」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12-03
「斯文」掃地,派系翻身

「斯文」掃地,派系翻身

  選民的利益與口味會變,選擇是他們的權利。這次地方選舉,他們選擇當掉多數民進黨候選人,比較明顯的共同現象是「斯文」掃地與派系翻身,而最大贏家是派系高手吳敦義。 在民主化之前,選舉是「黨外」抗爭,突破禁忌的唯一機會,手段動作都走激烈,「不斯文」;隨黨國瓦解,選舉逐漸走向理性,候選人以「斯文」說理贏得選民的支持。 但以成敗論,選民這次並不欣賞理性,而偏好激情、信口開河、喊口號的紅衛兵型人物。這種辛辣口味適合在野黨「造反有理」的選戰策略,讓他們容易集結地方派系與反改革勢力,搶下地方首長。 高雄是斯文的醫生對抗言行像紅衛兵,只會狂喊口號,卻有反改革與地方派系支撐的菜販;台中也是斯文博士碰上地方勢力支持,潑辣敢言的對手;新北市是反改革重鎮,國民黨以有污點、「無政見」的「神探」取勝。桃園與台南是斯文與斯文的對決,民進黨守住地盤。 地方派系掛帥取得的勝利,代表吳敦義地位的鞏固。他重用地方派系,讓深藍權貴掌控的黨中央邊緣化,並結合反改革力量與地方勢力造成翻盤,殺盡前字輩權貴二代的銳氣。 國民黨這次沒有黨產可以揮霍,沒有錢大規模動員、賄選、造勢,卻有中國勢力支持之媒體與五毛黨網軍進行鋪天蓋地的造假與謠言,讓國民黨可以打爛戰,把反改革者的不滿說成普遍的「民怨」,讓權錢飢渴的地方派系動員翻盤。 台灣的民主還有漫長的路要走,新當選者能力開始要受檢驗,反改革與地方勢力是最惡質的結合,遲早會顯現分贓與腐化的本質,一旦到處露出狐狸尾巴,這場勝利也將如過眼雲煙。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11-26
唱垮國民黨的那首歌

唱垮國民黨的那首歌

  有人「空飄」選高雄市長,假道具、假新聞、假故事全部出籠,利用網路容易膨風的特色自爽,但網路容易被造假膨風,卻也容易被起底而消風。假的畢竟真不了! 空飄者言行暴露對高雄的輕蔑;為隱藏軍系立委打人的黑底,討好深藍的票,卻又怕嚇跑非藍的票,天天自己打架,造假自我膨風,又露底自我消風,統媒與五毛黨越幫越忙。 在台灣民主化過程中,有兩首歌唱垮了國民黨:「黃昏的故鄉」和美麗島事件後,代夫出征族的「望你早歸」。這兩首歌都代表一個世代的苦痛,不是空飄族所能感受。 但「空飄」抄襲,先點殺氣騰騰的軍歌「夜襲」造勢,前字輩馬統還說「你們」越不要我們唱,我們越要唱。「夜襲」以民為敵,也讓空飄露底,造成消風,預告次場改唱「黨外」聖歌「黃昏的故鄉」。 「夜襲」喊「殺敵」,「黃昏的故鄉」悲嘆有家歸不得,「空飄」為騙票,居然可以把兩者「包容」,只證明他是來亂的。 沒有人禁唱「夜襲」,但「他們」唱錯場合、唱錯對象。如果馬統之流見了習大大、「匪幹」,當面高歌「夜襲」,他們會聽到台灣人「掌聲響起」;在台灣選舉場合,對高雄選民嗆「夜襲」,又喊「包容」,那是見鬼! 「黃昏的故鄉」一度是黨國禁歌,罪名「靡靡之音」,真正原因可能原曲是日本人所作,歌詞不但「鑽進」海外黑名單,而且可能讓蔣家老兵想家,但那才真是「他們」不讓「我們」唱,我們越要唱的歌。 當年的台灣留學生,把「黃昏的故鄉」當「國歌」,有會必唱,每唱便淚崩。歡迎「空飄」抄襲造勢,拉歌手無病呻吟唱「黃昏的故鄉」,再次唱垮國民黨!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王景弘 2018-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