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國論相關文章

泥塑的「祖國」

泥塑的「祖國」

疆獨、藏獨、蒙獨、港獨、台獨,現在的「祖國」,無處不獨,套句賣菜郎的話,從來沒有像現在一樣「風雨飄搖」。 情勢再這樣下去,緊接著,會不會是川獨、桂獨、東北獨?獨得讓習皇倉皇失措! 「祖國」被台灣李明哲、鄭宇欽、李孟居之輩,主張「分裂國土」,做了對祖國「有傷害」的行為,於是像泥土遇水般裂解,這是李明哲等人被強加的原罪。 (取自網路、BBC、資料照)     祖國的被「四面八方獨」,是祖國太脆弱了?還是李明哲、鄭宇欽、李孟居之輩神力無窮?像切格瓦拉天生革命家,有到處搧風點火的能力! 但僅因視察深圳特區四十週年,中國就下令「無人機」數天不得升空,最好習皇這趟南巡不要受點風寒,否則,難保過幾天「無人機」亦被認罪。 輸出病毒,搞戰狼外交,終招來舉世各國大反彈,現在,這個國家就只有靠自我催眠,是個愛好和平的民族,沒有侵略他人的基因,將一切的一切甩鍋「台諜」。 眾所周知,習皇絕非有被迫害妄想症,這祖國四面八方被獨固是事實,但甩鍋「台諜」則是居心叵測;台灣揚名在外的是「護國神積」,絕非台諜,如此吹捧,台諜定會嚇出一身冷汗。 現在,面對二○二五強國夢夢碎,又羞於啟齒攀交台灣的「護國神積」,大概只有耍弄耍弄台諜,聊以自慰。 至於神經大條,吃了眼前虧的李明哲、鄭宇欽、李孟居們,看來不慎落入他人手中,就阿Q點吧,好歹這祖國搞不好,過沒兩三天真垮了,您等可是與革命家切格瓦拉永留名,大概就是孫大寇之輩分。 (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王國論 2020-10-17
律師笑談國民法官

律師笑談國民法官

以經濟的角度來檢視,國民法官法僅多花費一千元,怎麼說?刑事訴訟新增交叉詰問程序後,節省了一位「二百塊公訴人」,現在國民法官法新增了六個「二百塊法官」,兩相核減,多花一千元,俗啦! 對於司改如斯重大的工程,及民間對司改之殷殷期盼,小英已作交代,繳卷了。 立法院22日臨時會,主席游錫堃敲下議事槌,宣告三讀通過國民法官法。(記者叢昌瑾攝)   早期的刑事程序,法官請在庭公訴人陳述起訴要旨,公訴人即起稱:如起訴狀所載;辯論程序時,審判長請公訴人論告,其又起稱:請依法論科。有些公訴人還懶得站起來,有些打瞌睡中,不知回應,甚至有些還得要審判長命庭丁去三催四請,到庭後仍然氣怫怫! 但這些程序上之瑕疵,都無礙。蓋有個專門造文書的書記官,反正兩粒公費刻好的橡皮章一蓋,連「二百塊」都省了,難怪不久那位「二百塊」演員老兄失業了。 他馬的大總統,可是哈佛法學博士,到法庭都坐錯位子了;現在年滿二十三歲國民,都可幹「國民法官」,除了扮「二百塊演員」,充當橡皮圖章外,能幹啥!如果這樣的「法官」就能斷案,持這樣看法的官員,還真「恐龍」。 依制度設計,職業法官是法官,國民法官亦是法官,故而「票票等值」,而既然硬推此制,為擔心國民法官的「白痴程度」,現在社會上充塞著「流浪律師」,起碼有相當法律程度,國民法官的「貨源」,為何不往這方面填補? 至於立法院外那群哀號抗議者,就只有繼續加油囉,畢竟,今天是台灣司法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不,不是「最黑暗」,而是更黑暗。 (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王國論 2020-07-24
土皇帝「韓德塞」

土皇帝「韓德塞」

中共為了一個「武漢」肺炎,猛甩鍋,臭腳尻怕人摀;但是現在有一個人,似乎急著將這名堂搶來使弄,這病毒似已快演變成「高雄肺炎」了。 賣菜郎說高雄疫情「迫在眉睫」,見鬼!雞毛還真當起令箭,高雄如有什麼疫情,火燒屁股的是「政治疫情」,他老兄針對政治疫情已「超前部署」幾回了,眼看著部署歸部署,仍將面臨六月六日斷腸時,這不迫在眉睫,什麼叫迫在眉睫? 他嘴說,高雄疫情迫在眉睫,立即要步武漢後塵,想來個「封城」;這一招半式,亦像極「譚阿塞」,國際間所有聲音要他下台,他老兄賴著不走,厚臉皮說他正急著救人,不要再繼續貽禍世界衛生就萬幸了。世上活人幹譙,而被他貽誤疫情害死的十餘萬冤魂,非拉他下地獄不可。 誰還敢請鬼取藥單?現今世界各國疫情仍在燒,堪稱是一波接一波的現世報,托誰的福?疫毒的大流行,普世均劍指「譚阿塞帶屎」;但賣菜郎的作為竟然跟著他老兄亦步亦趨,還真「人叫不聽,鬼帶就哢哢走」。 他老兄剛當選時,才被一個天狗熱搞得暈頭轉向,南下幫忙的行政院副院長,不是還被問「高雄,為何會有登革熱」嗎?這跟那個昏庸的晉惠帝問「何不食肉糜」,可有差別? 說來說去,賣菜郎懂得「防疫」之道嗎?也許,我們這樣問,自己都有一點像晉惠帝了!這是不是就是王淺秋說的:讓他做做看嘛!「封城」還真當兒戲! 是該告訴他,高雄不是武漢,這裡不是中國湖北,但你如果膽敢逆時中硬搞「封城」,高雄人是會起來革命的。 (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王國論 2020-04-25
司法大宅院雜草叢生

司法大宅院雜草叢生

司法庭院深深,外界深不可測,當然繪聲繪影。 司法宅院內,庭園既已荒蕪,當然雜草叢生,這時候,桃園地院再冒出一叢,亦不奇怪,百姓可能亦沒多少興趣了。 先前,台東地院郭姓法官,因與同院鄰舍法官恩怨情仇,於是判決內,天龍八部一番;當時,我們就甚為期待,看看哪天,會不會有位天兵法官,因為追不到女朋友,因愛生恨,在他的判決文內,天天連載宛如「白色巨塔」內的風花雪月,這種巨作,遲早誕生。 台東地院法官郭玉林。(取自內政部官網)   令人痛心的,乃是誰放任司法大宅院雜草叢生,荒煙蔓草到你一誤入,竟即被吞食—何法官此舉,難道不是聯手同院法官痛扁百姓一番? 這些叢生的雜草看了只讓人心煩。可惡的是,桃園地院竟有如此這般的「同事法官」!「自訴提告對方涉嫌偽造文書」,僅首次開庭,對造被告請假未到,即拘提伺候,而監委約詢承辦法官,一句係「依法處理」了事。 桃園地方法院法官何宇宸押人取供、擔任妻子訴訟代理人,監委高涌誠(右)、楊芳玲(左)提案彈劾,監察院昨以13:0通過。(記者廖振輝攝)     這位偉大的法官,你究竟依啥法,可否相告?我們才疏學淺,還真丈二金剛摸不著腦門。都已當街拉客了,還皇后的貞操不容懷疑,那皇后的臭屁股,可否摀鼻? 這種司法爛草莓劇,可在司法大宅院內一再鋪梗,報復惡整百姓,而司法官員相互痛快取樂,難道不是院內長官的縱容? 如果今天不是承辦該事件的民、刑二位法官幫閒,主事者何法官敢如此囂張?這兩位法官無異抓著對造當事人,讓何法官上下其手,而不敢吭聲! 倒是高、楊兩位監委,竟亦似對這兩位法官的「依法處理」,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若是如此,我們幹嘛還指怪小英總統「溫吞」? 敬告兩位監委大人,請莫忘初衷。當監委可不是沐猴而冠,搞「司法改革」,叮嚀、要求司法院進行職務監督有用?請戒慎。 (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王國論 2020-03-26
政治瘟疫

政治瘟疫

  疫情漫燒之際,老共軍機竟在台灣後門偷窺,日前又在前院徘徊;繼之,引來美機、美艦的大動作,老百姓當然不明就裡,但不尋常,一定大有文章。 報上消息,說老共飛機竟然鎖定我升空驅離的戰機!共軍放著老巢死了多少人不管,習大大要他們打贏這場「人民的戰爭」,共軍竟陽奉陰違?當然不是,只要是瘟疫,是會漫開傳染的,他們的實驗室早就有答案,動物會傳染給人類;則武漢肺炎演變成「政治肺炎」,不足為奇。 WHO譚德塞那廝的窩囊廢們,一再幫老共張羅遮羞布,防疫沒能,說詞顛三倒四,美化習大大做了大功德,卻警告世界各國快付錢,否則將有三分之二人類會被感染。 於是WHO整體裝智昏,看著台灣被欺侮,企圖把台灣關進中國鐵幕黑牢;接著越南、菲律賓、模里西斯相繼對台灣拒絕往來,看來,台灣快被「封島」了。疫情確診數字,僅在二十上下徘徊的台灣,竟然受如是對待,此非政治瘟疫,啥叫政治瘟疫? 無獨有偶,台灣內部亦有一群人,大概可以他馬的為代表,此人防疫的「豐功偉業」不提亦罷,這次武肺疫情,他先是在口罩上作文章罵執政黨,他要不開口,沒人會想起,但他一開口,讓人馬上想起特別費案,要非余文頂下,當時就已被「胸罩」事件洩了底,大概他馬的,一輩子就是罩不住! (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王國論 2020-02-22
520她還敢談司改?

520她還敢談司改?

二○一六小英初當選,對於司改的演說,贏得滿滿的掌聲。二○二○連任了,五二○她還敢談司改嗎? 別以為陳師孟監委辭職,就沒事了。監委選前約詢法官的動作,他說不希望各參選人拿這操作選舉;反之,由司改的本質來說,於選舉之際照掀開,應亦有弦外之音。就是期待,也看看那一參選人敢接這燙手山芋。很遺憾,大家都躲得遠遠的! 陳監委不是被法官的連署逼退,而是被有權力的人置身事外,心寒不知為何而戰。司法改革幾次了,於今沉淪依舊,歷來有權力的人,像「值日生」般,依序輪值,身為和尚,連鐘亦忘了敲。 針對約詢法官風波,監委陳師孟(左)指出「唯一有權力終結這場鬧劇的人,顯然打算置身事外」,有監委認為是在暗批監察院長張博雅(右)。圖為二〇一八年一月陳到監院報到,張表達歡迎並致贈紀念品。(資料照)   選前丟出這槍、拋出這砲,沒參選人敢撿,正好印證四年司改一事無成。 陳監委退場,沒有像一堆政客說什麼「美好的一仗已打完了」,相反地,他代替公民告訴這個執政者:司改的灘頭堡仍待攻占,不是藍綠,是是非。監督的眼睛仍持續盯著,以後,就司法自己去面對公民百姓了。 以這個洩密案來看,唐法官僅是曾經下過判決者之一,她這個「見解」雖不是「異端邪說」,但確實僅是一己之說。如果以唐玥比較李全教,當時的賴市長拒入議會,誰不知他於法不合,但後來證明議長入獄且失格。 司法在等什麼?等公民百姓再怒吼? (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王國論 2020-01-23
賣菜郎!昨夜處男沒?

賣菜郎!昨夜處男沒?

佳芬姊很哀怨,都三個孩子了,結婚廿餘年,郎君在外的事情豈會不清楚!但是這是政壇客套話,要非「王小姐」提點,她沒生氣的機會。 媒體指出,本名王安莉的王小姐購買新莊房產簽約前,履約專戶曾有一筆600萬資金匯入,金流證實輾轉來自韓國瑜(見圖)。(資料照,記者塗建榮攝)   在總統選舉辯論會上,賣菜郎信誓旦旦,他心中有神,從來不抱女人;抱怨媒體,為何不問他幾歲時,沒了處男身。 這媒體該罵,失職!尤其三個孩子的爹了,還從不抱女人,媒體該知道,賣菜郎所謂的男女授受分際,絕非抱與不抱的問題,他有另套標準。 簡言之,他的處男觀,是按夜來品評的,譬如說,媒體應該這樣問:市長大人,昨夜處男否?可惜啦!這家媒體錯過此次,到底要何年何月再遇上這樣百年難得一見的政治奇才? 另位輩分頗高的媒體人,倒不認為他是「難得一見的政治奇才」,咬定他「望之不似人君」,也許政治奇才的正解,就是「不似人君」,倒不用太計較。 同樣是媒體人,政治奇才拿來作「似不似人君」的比擬評斷,又怎麼會「沒有水準」的媒體呢? 罵民進黨是豬八戒治國,為什麼說成豬八戒治國?老想不懂;而罵人之前是否該先照照鏡子?站在佳芬姊與王家妹子之前,他是十足的豬八戒—裡外不是人。 選情還真是告急了,諸君可知,是什麼東西急了會跳牆?不分青紅皂白亂咬人的,又是什麼東西?請搞清楚,要選就要對選民有交代,對選民負責,政策發表會亦好,辯論會亦罷,不是讓你站在高崗上,胡亂吠幾聲,吹狗螺的! 當市長,不甩市議會;不理會市民,位子可以棄若敝屣;選總統,有機會上台暢談抱負,卻又拿來亂吠罵街,目空一切「恁爸尚大」,他告訴選民「總統」是啥東西?恁爸不在乎! 堂堂一個辯論會下來,竟搞成這樣的德性,可惜啦!賣菜郎!可惜啦!國民黨!可惜啦!台灣! (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王國論 2020-01-05
律師談監委約詢法官

律師談監委約詢法官

位列五院之一的監察院,之所以淪為「煎茶院」,就是溯自中華民國以降,一世紀以來均在泡茶、混吃等死。已經想不起來,它曾做了什麼事。 當初溫吞小英,將陳師孟監委放在這個位子,應原亦料想反正他起不了啥作用,任憑武功高強,將你泡在這個醬缸裡,頂多偶爾飄些發酵味,連搔癢屁眼的能耐都沒有。 現在聽說陳監委即將約詢唐玥法官,審、檢協會馬上發起連署遮羞,還真此地無銀三百兩。報上說已有超過六十%連署,好似法官們都要反了。其實,所謂的「連署」,文章多得是,連司法院長都出聲了,只要這單子,法院院長或首席大名掛在上面,其他人好意思不依序填押? 前總統馬英九洩密案已無罪定讞,監委將於明年大選後的一月十六日,約詢曾審理馬案的台北地院法官唐玥。(資料照)     我們始終認為,所謂的司法改革,包括此次監委的約詢,均是在為優質的司法及司法工作人員平反。畢竟一個正派的司法工作者,沒人忍心看他們成為過街老鼠。約詢應該是撈老鼠屎的動作。 而皇后的貞潔不容懷疑,那恐怕是皇后被戴上貞操帶年代的思想;當國王的老婆都已穿上情趣丁字褲時,就別再拿這來讓人掉牙了。 這個事件,肇因於四個字「院際協調」。簡單的說,立法院的老王,搞上了行政院的小三,是否要勞駕他馬的大總統「院際協調」!一群衛道者說,此舉毀憲亂紀,包括馬大總統,但怕的是,他在講他自己。 往昔有些摘奸發伏的司法判決,判決中入罪的字眼就是「舞文弄墨」,這些冤判文,當然無法如列為「判例」之「見解獨到」。 自由心證,法為其定有明文,既設有專條,足見並非漫無邊際,而且是環環相扣。法匠就罷了,如果是真正的法官,應懂這是道德境界的「良心好條」,使用不當,夜晚良心是會來算帳的。 唐玥法官下判決前,既然早已自知平衡心境,早知社會上會有另類之眼光與看法,這是她自己坦言的,就應有勇氣去面對監委的檢視、評斷,為妳的「見解獨到」力爭。 (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王國論 2019-12-25
群魔終於CARE了

群魔終於CARE了

沒生過小孩的女人、不懂照顧小孩,衰尾查某、不是女人等,這些政見,就勉強列為這些政治小丑的見解吧!要不,這些人還有政見嗎?讓人納悶的是,為何學者身分的「善後先生」,政治老狐狸的「白賊七」,竟亦跟著話亂說、排隊跳崖? 吳敦義為國民黨立委候選人站台,受訪時被問及是否要為講出「衰尾查某」道歉?吳敦義則回應「我沒有講查某喔」!(資料照)     更讓人無法理解的是,一個個藍營沒生過小孩的女人,竟亦照單全收,加碼跟進,加總他(她)們那張嘴,還好兩蔣掛了,否則差不多被誣為是「女巫」等級的小英,會被推上斷頭台。 而賣菜郎不改其叫賣嘴臉,在那個如此重要的政見發表會上,繼續喊賣他的草包,除了哀號三聲「中華民國萬歲」外,兩袴空空。 「讀訓」老蔣的話,老人家老早就告訴你,中華民國已不存在了,到二○一九如今,賣菜郎眼前卻仍有「中華民國」,若非昨晚酒喝多了,兩眼昏花,八成中華民國已然殭屍返魂,躍然於他眼前。如果是殭屍豈止可以萬歲,萬世沉淪地獄亦可。 這是哪門子的選舉?國共兩黨沆瀣一氣,共產黨假民主,高舉民主來擾亂民主;國民黨則利用選舉來唬弄選舉。反正選舉嘛,選舉支票不算支票,他馬的如是說。 難怪一個市長,上任後除了拉了一堆屎以外,沒幹啥事,竟跑去選總統了,放著高雄市民千呼萬喚,就是置若罔聞,選舉支票是啥物! WECARE WECARE WECARE,不信郎心喚不回,市長大人回應的態度,跟多年前老共的「誰理你們」,差堪比擬。但現在他「回防」了,市長大人亦CARE了,難怪一二二一他亦共襄盛舉CARE起來。 原來,怕被罷免,市長會CARE。 (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王國論 2019-12-23
邦交國歸零 絕對是好事

邦交國歸零 絕對是好事

  老蔣敗逃來台後,還自認為正朔,把持中華民國不放,這已不符邏輯,但他還自欺欺人,標舉漢賊不兩立,這錯誤公式沿用的結果,終於中華民國的外交節節敗退,終將歸零。 說老蔣昏聵,亦可對應列強如美國,台灣地位始終未定,這江湖老千卻巴著不捨這張牌,亦玩著不合邏輯的牌局,如果早將台灣的身分定位,老美會面臨如今之窘境? 既然是區分為漢與賊,為何不能兩立?台灣與中國早該一邊一國,名正而言順;分明台灣是個獨立國家,為何美國只將它當成擋箭牌?難怪於外交戰場上被摧枯拉朽。 可惜的是,時局至今,牌局既到北風北,執政黨仍然漢賊不兩立下去,也許他們矢口否認,但卻仍規規矩矩的站上去,一次次被砍頭。 中華民國的邦交國「歸零」,絕對是好事。已經不存在的國家,難道不該辦個告別式讓人送終?何苦成天搞失蹤?流浪國際社會! 外交部長吳釗燮晚間6點半召開記者會宣布與索羅門斷交。(資料照)   沒有新芽的枝頭豈會有新蕊?若然新生的台灣一誕生,落地一哭,這一切定然改觀。民進黨的台灣,應該是個有活力的新國家,不要再跟隨過時人物,玩那了無新意的老把戲。 什麼是了無新意的老把戲?就是不管誰是「漢」,誰是「賊」,兩個自認聰明的人拚命撒錢,任由那個需索者算錢算到手酸! (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王國論 2019-09-18
這兩個人…

這兩個人…

國民黨吳敦義主席,到底自己選不選,十日終於被逼出答案,但說話卻是吞吞吐吐,連「萬分之一」亦不可得,真是好生不願意,到底該不該去香港砸「鐵板神算」的招牌,吳主席該考慮。 另一個黨中央,遊戲規則亦如兒戲,幹嘛如此費事?小英不是不畏戰!全台灣人都快吐血,中執委卻可全部無異議通過。這得票率,比習大大的九十九%還漂亮;跟早年老K黨的「全部起立鼓掌」通過相同。 其實可以更簡單,你看電影神鬼戰士,羅素.克洛演的主角就被圍起來「放血」再給戰,何須縛手縛腳,小英亦不用畏戰。而這樣搞,會不會丟人現眼?倒是無足掛慮,神鬼戰士不就是光天化日,在眾目睽睽下搬演! 除非背後真的有隻手在操弄,否則這個幫派,真的有個「尚黑中央」。一再放任修改有利於己的規則、時程,卻恥言「尊重」,是嫌對手被「放血」還不夠嗎? 這兩個幫派的要人,搞成今天的醜態百出,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都因看到自己民調低,一一二四選贏的,跟選輸的民調都低,這倒奇怪,足證醜態源自心態—都想做大官! 兩個人都想做大官,都肖想選總統,包裝的口號是為台灣二三○○萬人,但台灣人卻不甩,民調低是答案。 尚黑中央的這一群幫閒,只顧著一己利益,迴護這盆溫室的花朵,不給戰,這不正落入先前「空心菜」之譏嗎?「特首」或許可用協調的,可用喬的,但台灣的總統除了選戰,還是選戰! 好似台灣民間的野台戲,鋼管女郎在上邊賣力的耍舞,主持人亦喊得漫天價響,但台下觀眾沒一隻。這時,如果還耍嘴皮「民調是死的」,那這戲就是農曆七月墓仔埔普渡—見鬼。 初選的大戲鑼鼓正喧天,既然要參加初選,怎可能退選?協調甚麼?就拿黨來陪葬吧,期程也許可以延到年底,反正要陪葬鮮貨好些。 至於無法起死回生的民調,就有請茅山道士來超渡了! (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王國論 2019-04-12
評許宗力

評許宗力

司法院長許宗力為他的司法表現認同低民調沮喪,問題是坐上這個位置後,他做了什麼? 司法的亟需改革,僅從小英總統的改革承諾談話,獲得的掌聲,已知答案。忝為法界工作的小園丁,當時我們即認為,這是很奇怪的現象,百姓對司法是怨聲載道,而法界中不乏聰明才智之輩,但整個法界內部,竟然似乎始終沒有內省的功夫,大夥兒呆坐在那,等著人家磨刀霍霍。 日前,尤英夫大律師認為,比起以前,貪污司法官大大減少了,他似肯定這就是司法的進步。其實,收賄貪污減少的原因有很多,單單百姓司法常識進化了,讓司法官不敢收,就是一大原因,所以這無法與司法進步劃上等號。而所謂百姓對司法的觀感與要求,如僅是如此,則皇后的貞操不容懷疑,則有關在英國社會,如有人懷疑法官收錢,那真是不可思議的事情,試問這中間落差有多大? 司改,絕不僅在法官的不收賄賂,而當今法界之不知自我檢討,其因亦恐怕在此。一個國家的司法大家長,對於司法環境有無需要大力改革,如何改革,竟然如此的麻木不仁,已非僅末梢神經的麻痺,而是司法腦中樞神經的病變。 承諾司法改革,掌聲回響的大音量,跟目前小英總統持續低民調,這其中一定有絕大的關係,這亦可以回頭檢視賴清德甘冒背法,怒槓台南市議會,卻仍獲得高評價的原因。 沮喪是懦夫的態度,有病就送醫,沒能力就下台,任何人都一樣,短短人生,沒多少時間丟臉! 改革不可欠缺「清瘡」的力量,司法之劍何妨劍指自己。 (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王國論 2019-03-05
先鍘壞蛋,司改才不會失敗!

先鍘壞蛋,司改才不會失敗!

◎ 王國論 台灣的司法,長期以來在百姓的內心裡,究竟是甚麼感受,由小英總統上台演說所回應的掌聲,即可得到印證。但要看到精確的數據,卻不能如此籠統。 否則,這會像議場內的表決,明明可以數人頭,卻捨而不用,來個「鼓掌通過」。 正因如此,司法圈裡的污穢者,就潛躲著;而絕大多數兢兢業業的司法人,一下子淪為背黑鍋者,個個成了過街老鼠。 本來是審判別人的,現在淪為被審判之人;喊冤的,又被說成你在對號入座。 這就是我們一再痛心的,這樣的司法改革注定失敗,壞蛋不挑出來,循規蹈矩的卻豎著任人丟石頭。 正道的法官,長期以來靜默不語,到如今,如此泛民粹化的指為被改革對象,方似刺蝟般跳腳反彈,又能怪誰?難怪真正需被改革者一再違法亂紀。 放在同一時空下檢視,阿扁出門北上去見個老朋友,踩到的那條虛擬的「紅線」,檢察官都可清楚看到;但卻看不見「檢察官教唆偽證」、「扁案改分法官承辦」等弊案,標準在哪? 犯罪者為非作歹,法官行使天職加以審判,天經地義,絕對與司法給人不好之感受無關,而某些的判決不符期待,被譏為「恐龍」,畢竟是少數,簡單的淘汰機制不用,竟要共同吞下。 至於所謂「辦綠不辦藍」固有些案件,但亦絕對是少數。司法的不設防,讓政治奸巧者如出入無境,就猶如開門讓色狼進門的,是你自己,為何又怪老婆跟他上床?個案的不處置,難怪扁的支持者至今還嗆聲:小英是暗自感謝馬為她除掉扁這個政敵! 司法改革,大軍進發前,就殺幾個祭旗吧,改革哪有這麼難! (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期待扁案重啟調查 ◎ 高佳芳 前幾天,台灣的媒體大肆報導阿扁違反規定被中監警告的記事。這讓我想起,去年,日本的時事新聞連續報導,公眾人物服用或持有禁藥被拘提的案子。 因持有安非他命被起訴的日本職棒名打者清原和博,對裁判所提出治療計畫後,以五百萬日圓保釋金獲得法庭許可保外就醫。保釋後的清原選手直接到松戶市內的醫院住院治療。我常年居住日本,在電視新聞或平面媒體上不曾看過監所有對受刑人吭過一聲。保外就醫或保釋都是被監禁人的人權。尤其是,阿扁常年受盡折磨,中監的發言更是在傷口撒鹽,也讓人感到台灣還停留在威權時代警總復辟的錯覺。 阿扁的案件被部分媒體炒作得似是而非。誠如新任監委陳師孟老師回答立法委員質詢時說,扁案程序不法。暫且不論阿扁是否貪污,我認為大多數國人都希望有一個公正的司法判決,期待扁案重啟調查,釐清案情落實轉型正義,才符合蔡總統就任致辭中的司法改革。 也期望司法改革不要說一套做一套,將去年的司改大拜拜,收場之後掛在總統府做為政績。渴望早日大刀闊斧進行,不論藍綠如有事證就辦到底,讓海內外國人對司法湧現信心。 (作者為日本天理大學國際學部講師)
王國論 2018-01-29
柯P你再選看看!

柯P你再選看看!

  小英保持現狀,玩一二三木頭人;賴神想一「親」芳澤,但猶扭捏作態,藍營已經作嘔;柯P自認更大膽,於雙城論壇寬衣解帶,用三個互相爬上床。 不用反觀國共交戰歷史,就在日前幾天,老共還頻巴台灣頭,顯然這廂的三個互相,對方卻視同猶如小和尚的晨修,嘴上唸唸作交代耳,毫無激情可言。柯P還真以為撫著肚子,別人就相信你已珠胎暗結?若有,恐怕亦是孽種。 兩蔣使的丸藥是「三不」,這還真是一再受騙,丟掉一大片江山後,提煉出來的精品。既然統戰不出甜言蜜語,為防上當,就勿聽、勿看、勿言最受用。 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台灣自許為精英份子的檯面上人物,就是學不乖,被黨國洗腦久了的後遺症,誰說反攻大陸不成,接下來定要兩岸一家親?稱王或扮龜孫子,反差如此之大!台灣人要何去何從,甚麼時候輪到政客來指畫! 多少天然獨的現象,政治人物為何要刻意忽視?一副自以為聰明、故作高深的政客嘴臉,如再選下去,終究是藍營不買帳,綠營跑光光。 要不信,柯P再選看看,連保持現狀的都已快被攆下台了,「一家親」會成為一條路線才怪。 也許政治人物習慣自欺欺人,坐上現在位子就樂壞了,所倚靠的那根竹竿丟得太快了吧。 兩年前,柯P給台北市民的許諾是甚麼?台北市現在進步了?達到柯P的許諾了?這是柯P給的應許之地?就一個不處理的巨蛋,都快變成臭蛋。一城都顧不好,還「雙城」,真以為自己是兩「妻」部隊嘍。 為了天邊的彩霞──兩岸一家親,已踩壞了眼前的玫瑰。柯P恐怕連台北這個家都搞砸了! (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王國論 2017-07-04
白色力量 綠色執政

白色力量 綠色執政

  柯P在泰國講錯話,惟檢視其上任以來,這並非鮮事,於是有人從他是否適合拚連任的角度來質疑,這恐非正解。 尤其一些有心市長寶座者,更是見縫插針,我們僅認為柯P是冀望連任,僅因執政不力即轉向深藍是不妥,但首都市長之選戰,仍恐須他擔大任。 為何?因為這病態的社會,需要這另類之醫生,尤其亞斯伯格症者之醫生來操刀。白色力量與太陽花學運是同時發生的,均是對現實體制不滿的怒吼。 而由民進黨執政已一年來對應觀察,任用老藍男被吐得滿臉唾沫不說,目前擺在攤位上的那些貨色,已讓「綠色執政,品質保證」招牌砸了滿地。 改革不能溫文儒雅,革命豈能不流血!更何況連屁都不敢放一聲,是否「去蔣化」的言論自是須被公評,但屁畢竟放了,不是憋住。 台南市賴市長衝撞市議會的動作,當時不亦同樣引來正反兩評?於今回頭檢視,民進黨公職者,又有幾人能望其項背!換了位置即換了腦袋的比比皆是。 而事實上,柯P上任後,除弊端、拆違建、擦前任市長的屁股、還債等,要說其執政無能,恐亦太過,尤其一人團隊如何帶動舊官僚?問題恐怕在此,市府的所謂「團隊」,與林揆任用老藍男,哪有差別!(作者為律師)
王國論 2017-04-08
銅像的天職

銅像的天職

  矗立在街頭或校園的銅像,最近格外醒目,噴漆只是小事,動輒斧鋮加身,「暴民」將對本尊的憤怒,全加在它身上。 客氣的,給它一個書包一頂帽子,它可去上學,學點禮義廉恥;亦可給它一根扁擔,兩個糞桶,讓它在街頭挑屎,儼然成為cosplay的當紅炸子雞。 這是銅像的宿命,其實早年它就已經肩負重任,一面扮威權的替身,一面承受風吹雨淋,作為小鳥拉屎方便的歇腳處。我還看到一對松鼠情侶,竟然就在它的肩上公然做愛。 但解嚴後,嚴肅的客題來了,本尊自己曝屍慈湖,銅像雙腳走不了、逃不掉,還好是銅鑄鐵身,否則身為威權的斷後者,定然挨揍。 與銅像本尊的同路人,仍然將學生、民權人士看成「暴民」,像是同感銅像的委屈,站在同一陣線,但其實根本是拿銅像的委屈來作秀,說到底,仍然不顧銅像死活。 真正關心此威權的圖騰,怎會始終將其棄置街頭、校園一角?早年不為其洗臉清屎亦罷,現在竟拿它來替威權承受鞭屍贖罪。 比起退將們紛紛抱老共大腿,在這「道義放兩旁,利字擺中間」的年代,銅像是更有品格的,暴民幹嘛為難它? 但看現今執政者顢頇的處理方式,「暴民」忍無可忍下,也許有一天會爬上梯子,將銅像當成岳武廟前那幾尊撒起尿來,看來銅像亦只有默然接下。 (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王國論 2017-03-06
小英喊了聲「部長加油」,然後呢?

小英喊了聲「部長加油」,然後呢?

◎ 王國論 郭部長於小英出面喊加油聲下,遞出了非常上訴狀。 這狀子像回力鏢般,旋即駁回收場,部長說對司法的改革失望。 難不成,部長認為小英空咳兩聲,就是改革?要聲響你丟個空罐子在樓梯上,都能比它大聲,但可不要就期盼人會下來。 如何?今日的最高檢跟昨日的最高檢不一樣了?昨日今朝的顏大和,面目態度已不同? 其實,這種駁回通知,於律師界還真像是信箱內的廣告紙。 改革如果只是敲鑼打鼓,還輪得到小英嗎?而小英的「部長加油」,聽在我耳理更像是給一個司法犧牲者的送行詞。 就是因為這樣,我每每想起,阿扁為頭目津貼案赴花蓮開庭時,他意氣風發的「我相信台灣的司法」,對照他後來屁滾尿流,你不改革司法,它就改革你;你無膽扣下扳機,就等著吞子彈。 阿扁的下場給的答案,很多人因之認為司法要改革;但小英的作為,讓人懷疑,總統真瞭解司法要改革甚麼?改革可不是現行司法人員均抓來打五十大板! 今日最高檢的直白,不就大聲的告訴世界,它即是一個等待被改革的場域!它要總統意識到它的存在。 不久前,司法院長的任命才被抽下,但小英似仍舊溫吞,難道抽掉那兩個,其他的就沒問題了?實在是顢頇得可以! (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 林正德 郭瑤琪提起非常上訴案,遭檢察總長顏大和草率駁回,引爆名嘴痛批,甚至把箭頭指向總統蔡英文。問題是,檢察總長有任期保障,顏大和任期到明年四月底,目前看起來不會像陳聰明被監察院彈劾而請辭,也不會像黃世銘一審被判刑而請辭;那名嘴們要小英怎麼辦?彈劾?起訴?我猜小英也沒有辦法吧! 不過,話說回來,這也正是小英顯現能力與誠意的時刻—如果她想得出解決辦法的話! (作者任職金融服務業,新北市民)
王國論 2016-10-20
新黨黨產?

新黨黨產?

  選前,要老馬帶著二千三百萬人投靠中國、去統一的人,現在聽說全民討黨產,竟要台灣先返還蔣介石撤退來台時,帶來的所謂國寶與黃金。 黃金用來養軍隊,等同政治工具;國寶則是用來標榜國之正統的圖騰,亦是統治工具,豈能算在台灣人頭上? 這跟新黨有何干係?新黨既無所謂的「黨產」,幹嘛跳出來蹚這池渾水?就連現在在檯面上,正參選國民黨黨主席的人,都說不清楚黨產在哪?究竟是多少?既是黑鴉鴉的,不是承認「待翻轉」之正義?顯見新黨這個「新」字,代表的,原來是最醜陋、最落伍的陳痾。 台灣人,除了原住民外,其實都是先後來台,是有個先來後到,但現在發現,三十八年撤退來台的這群,總是自認最優越、最高級、最純種─憑啥?除了手中端著的槍桿子,諒他們到現在也說不出個道理。 這群人,這種心態,無異淫賊押著受害者,逼她幫買保險套,這或差堪比擬。他們無視黨國落日即將消失在地平線上,猶在此叫嚷。 一面有人出面叫囂,一面卻護贓,一再滅跡,幾千億,沒多久幾百億,到現在帳面上,所剩無幾,每個出來講話的,都說不知黨產在哪裡,但奇怪,黨產就是比水還快的蒸發著,就是有人在背後賣;前頭說沒貨,後邊廚房卻猶偷偷料理,然後,還有「帳」來應付外邊的叫罵聲,這群賊可真奸巧! 李總統及夫人,一趟美國行,就被指為偷運美鈔,還告上法庭;怪了,連氏夫妻海峽兩岸來來回回,卻從無人懷疑,究竟挪走多少? 兩手放背後的,看似溫良恭儉讓,但卻是作帳專家。 (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王國論 2016-03-06
和解≠和稀泥

和解≠和稀泥

 一一二九是一種聲音,台灣社會的聲音,扁迷和馬癡,其實不過一小撮人,如仍聽不懂,就各給馬扁一支掃把互毆吧!扁有罪嗎?一個案件,如要一再換屬意的法官才能定罪;一個判無罪的案子,卻要最高法院親自出手——只差沒有由老蔣親下口諭「判死可也」的心虛。至少扁沒對不起台灣社會。如還爭論「扁該不該放」,根本沒必要;只是一隻被玩膩了的老鼠,這是活生生的「耍猴子」,請定性為凌虐動物事件——是違反動保法。這個事件惟一的功能,是界定下任總統再被關時,究竟要幾人的評鑑小組、高速公路的塞車如何判定、每天幾次才算漏尿……簡直窮盡法務部來伺候扁。馬總統欠的是台灣社會,綠營政客甚麼時候拿到台灣人的委託書?台灣人的債怨是讓你拿去和稀泥的?給你增加的縣市長席次,憑何拿去作踐當揩屎紙?咱們的正義,是要台灣人認同的,不是藍綠——一一二九給的答案再彰顯不過了。擁有黨產的,絕不能再執政,貪污的一定要下台;正義公理未站住腳,是非黑白尚未定位,絕沒有饒恕與寬容。你告他行政特別費,他要余文墊背;你喊大門神,卻由小門神開門應聲,這哪是「清廉」?可到此為止?這種清廉恐亦僅能入詞「躲在裙襬裡」。馬總統是誠實掀裙澄清,或直接進去與扁換哨,恐怕才是台灣和解的起步。(作者為律師,高雄市民)
王國論 2015-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