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柏毅相關文章

再迴避辯論 侯友宜年輕族群支持度恐繼續崩盤

再迴避辯論 侯友宜年輕族群支持度恐繼續崩盤

五個月後,同樣是中時所做的民調,在這次民調結果中,青壯族群支持度雙方已勢均力敵,在30至39歲間蘇貞昌甚至還以43.6%贏過侯友宜2個百分點,可見包租公不繳房屋稅,讓年輕人有相對剝奪感,引起了年輕族群對侯的反彈
李柏毅 2018-10-11
侯友宜說節電可以免蓋電廠,卻被實際用電數據打臉

侯友宜說節電可以免蓋電廠,卻被實際用電數據打臉

在今年地方選舉,國民黨一直將能源議題當成選舉議題操作,不斷扭曲資訊,顛倒是非,錯誤地將空污及新設發電廠對立起來,變成一個零和遊戲。國民黨新北市長侯友宜以深澳電廠作為攻擊對手的工具,主張只要「節電」就可以不必蓋電廠,但新北市今年節電率負成長,節電成績在六都中最差;另外,用電成長也是最高。新北市節電率遠比不上用電成長,侯友宜主張節電就可取代發電,根本是在欺騙大眾,只為自身政治利益傳遞錯誤資訊。 國民黨新北市長侯友宜以深澳電廠作為攻擊對手的工具,主張只要「節電」就可以不必蓋電廠,但新北市今年節電率負成長,節電成績在六都中最差。(資料照) 新北市有四百萬的市民,用電成長一直是全國數一數二高,過去5年台灣北部地區平均每年缺電133億度,單就雙北來說,缺電更達174億度,未來核一、核二廠依電業法將陸續除役,北部地區用電缺口將更擴大。新北市的工商業要發展,必須要確保供電穩定。「綠能」、「節電」從過去到現在一直都是中央政府力推的政策,但用電量成長以及區域供電不平衡也是必須解決的問題,不是侯友宜靠政治口水、造假影片訴諸對興建電廠的恐懼,就能夠迴避的。 能源政策是台灣的重大公共議題,民進黨過去從黨外運動時期,就主張非核,現也極力推動綠能、節能相關產業發展,並讓核電廠慢慢如期除役。反觀國民黨在能源議題上卻是一人一把號,各吹各的調。國民黨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對核電廠態度曖昧,前總統馬英九、台南市長候選人高思博卻全力支持核能;在區域供電平衡議題上,台中市長候選人盧秀燕也反對「中電北送」,侯友宜卻主張不要新設電廠,不就跟盧秀燕主張相悖?最荒唐的是,侯友宜不斷強調自己「反深澳電廠」,主張節電就可以取代深澳電廠,真的是不懂裝懂,北部地區每年缺電133億度,新北市過去節電年省不到2%(約4億度),拿4億度的節電量就宣稱要填補133億度的缺口,這不是欺騙大眾嗎? 面對北部用電缺口,侯友宜若主張不能蓋燃煤電廠,也不能仰賴中電北送,難道是要讓核四運轉?侯友宜先前在LINE TODAY專訪時,面對主持人提問是否支持「以核養綠」,態度曖昧地說「現階段還是要以核養綠」,既然如此,侯友宜大可以直接跟貢寮、金山、石門、萬里的居民表明他支持以核養綠、支持核電的態度。侯友宜反對深澳電廠,提出的替代方案(節電)也不能實際解決北部缺電問題,那難道核四再轉,就是他心中的真正解方嗎?希望侯友宜盡快參與市政辯論,讓期待已久的市民好好了解侯對能源議題的態度,盡快講清楚是否支持國民黨以核養綠、支持核電的主張。 (新北市民,自由業)
李柏毅 2018-10-02
釐清責任是未來轉型正義重要工作

釐清責任是未來轉型正義重要工作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內部會議中副主委不當的言論傳出,引起社會爭議。張副主委這種把轉型正義牽連到選舉的言論,確實應該被譴責,而副主委已火速辭職,促轉會也對此公開道歉,重申促轉會為依據法律獨立行使職權,要發現真相、釐清責任並走向社會和解。也因為侯友宜被點名是「轉型正義最惡劣的例子」,侯友宜當年在鄭南榕自焚事件中的角色再次被提及,國民黨黨主席吳敦義昨日受訪時說,鄭南榕自焚怎能把責任推給侯友宜?「把責任推給侯友宜是迫害」,甚至還批評當年是鄭南榕有問題。這種說法,跟侯友宜參選後說他帶隊攻堅自由時代雜誌社,導致鄭南榕自焚是「不成功的救援」同樣是在惡意扭曲過去的威權時期黨國體制下的悲劇,並為當年侯的行為卸責。 也因為侯友宜(左)被點名是「轉型正義最惡劣的例子」,侯友宜當年在鄭南榕自焚事件中的角色再次被提及,國民黨黨主席吳敦義(右)昨日受訪時說,鄭南榕自焚怎能把責任推給侯友宜?「把責任推給侯友宜是迫害」,甚至還批評當年是鄭南榕有問題。(資料照) 事實上,侯友宜在過去黨國威權體制下,正是國民黨政府對政治異議人士進行政治迫害的「協力者」。在1989年鄭南榕自焚事件中,經營黨外雜誌批評時政的鄭南榕被以涉嫌叛亂罪名傳喚出庭,鄭南榕為「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拒絕被警方拘捕,除自囚在雜誌社內70幾天外,還在辦公桌下準備汽油以表示抵抗主張。換句話說,侯友宜作為警方,事前就已經知道強行攻堅、拘提鄭南榕,可能導致他自焚,但他仍率領霹靂小組攻堅,導致不願被捕的鄭南榕自焚逝世。事隔多年,侯友宜卻稱「這是一場不成功的救援」,對於長年付出代價奮力爭取民主自由的人們及家屬而言,真是情何以堪。 不僅如此,在威權統治時期,不少政治異議份子流亡海外,被國民黨列為「黑名單」,以違反國安法之名逮捕或驅逐出境,1989年,當時的黑名單闖關回台,侯友宜也率幾百名霹靂小組去抓捕三四個黑名單人士,盧修一等人因為保護這些黑名單人士,還遭侯友宜灌辣椒水、強灌催淚瓦斯。侯友宜總說他當年是「奉命行事」,但是一個攸關人命的攻堅行動,難道他都毫無自主判斷能力,只能選擇努力跟威權體制合作、盡力配合長官的要求?如果這種合理化威權的說法及行為是正確的,那台灣就不會發展出現有的民主體制,因為所有人毫無保留地認同、並協助威權體制,都不需要被質疑。 門外重重警力團團包圍下,「自由時代」雜誌創辦人鄭南榕在雜誌社辦公室拒捕、自焚,畫面中全副武裝的霹靂小組員警背後就是當時帶隊的侯友宜(左後)。(翻攝自鄭南榕基金會臉書) 在德國及部分東歐國家推行的「除垢法」規定,凡是任職高階公職或特定職位之候選人,有義務向政府聲明與自清,是否曾經在威權時期是否曾作為獨裁政權的協力者。「除垢法」立法的目的,除了揭露歷史真相並讓整個社會共同反省這段過去外,也是讓人民做出選擇──在威權時期有人為爭取民主自由成為抗爭者,甚至為此犧牲生命,而有的人則為了升官,選擇與威權統治者合作成為打手,還忝不知恥地說「只是奉命行事」,為自己當年的選擇及行為卸責。轉型正義的固然不能作為政治操作的工具,但侯友宜當年在威權時期的角色,也不能在毫無檢討、反省下,就如此輕輕放下。 (新北市民,前國會助理)
李柏毅 2018-09-13
侯富眼中的低薪打工族都是「自願」的「斜槓青年」?

侯富眼中的低薪打工族都是「自願」的「斜槓青年」?

  侯友宜以「斜槓青年」來美化缺乏勞動保障及福利的非典型工作。圖/張家銘(資料照片)   年底地方選舉將近,國民黨的「領頭羊」新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先前雖因自家文大宿舍案,被貼上逃稅、包租公的標籤,讓買不起房、窮忙的年輕人產生相對剝奪感,但近日來侯友宜似乎力圖在政策上修補與年輕族群的關係,在前幾天的直播問答中也不斷提到「低薪問題」、「年輕人所面對的問題」,日前還開了一場記者會,提出勞工政見。但仔細看看侯友宜所提出的勞工政見,是要為非典型工作者開設免費訓練班,讓他們適應不同的工作,這種強化非典型工作的做法,正是讓青年低薪化、工作不穩定的元兇。甚至,侯友宜還以「斜槓青年」來美化缺乏勞動保障及福利的非典型工作,顯示出年收數千萬的侯友宜,對現在年輕人所面對的經濟困難、職場上的困境等毫無所悉(畢竟侯友宜的三個女兒從小就是公司大股東)提出讓人傻眼的勞工政策,也是剛好而已。 侯友宜提出的勞工政見,要推動「零工經濟協助方案」。他說在非正職青年中有85%是「自願」從事非典型工作,且不願意轉正職,這些年輕人是想要自由接工作、生活方式更彈性的「斜槓青年」,所以未來市府應該提供免費訓練班,讓非典型工作的年輕人有更多專長、適應不同工作。 非典型工作指的是派遣、臨時工、計時人員、按件計酬或是約聘等非全職工作,雖然工時少、彈性,但給予勞工的保障卻相較正職勞工少很多,例如勞基法保障的勞退、休假等,就經常不適用;同工不同酬、福利標準不同,甚至是薪資不合法以及職場歧視等問題也經常發生在非正式員工身上。所謂的「彈性」其實是對雇主的彈性,讓企業將一份全職工作切割成幾份低薪非正職工作,得以節省人事成本,還可以避免承擔勞工各種福利及退休金等。 像這樣缺乏保障的非典型工作,如青年打工族、兼任老師、實習生等,有的確實是想要較彈性的工作時間,但更多是為了找福利更好的正職工作暫做兼職工作。前幾年韓國有一部熱門的電視劇「未生」,以大企業中的非正職員工為主角,呈現出非典型工作者在職場遭遇的各種悲慘的遭遇,引起廣大觀眾共鳴,在輿論的壓力下,甚至迫使韓國政府針對約聘員工訂定相關條款,提升非典工作者的待遇及福利。 但對侯友宜而言,去做非典型工作的年輕人是「自願」的,這些「斜槓青年」僅需要多加訓練、增加更多專業職業技能,就可以適應多元的職場,這種罔顧現實的說法,忽略了非典型工作缺乏勞動保障,更是造成年輕人低薪、難以升遷及轉換跑道的元凶。侯友宜提出的「零工經濟協助方案」,卻未提到要如何讓非典型工作者最終得以變成正職員工,或者獲得更完整的勞動條件保障,更遑論對整體低薪情形提出有效的對策。侯友宜的「自願」說、「斜槓青年」說,顯示他完全不了解年輕人在職場的處境,以及在職涯發展上的重重困難,或許是因為侯友宜最熟悉的年輕人,也就是家中的女兒,從小就含著金湯匙出身,更從來不用煩惱就業的問題。無論如何,聽一個年收幾千萬的包租公談年輕人低薪問題,本身就是件極為諷刺的事。 李柏毅(台大碩士,前國會助理)
李柏毅 2018-08-02
配合特定候選人的媒體「民調」還有公信力嗎?

配合特定候選人的媒體「民調」還有公信力嗎?

  TVBS公布縣市長民調,在高雄市長部分,竟做出韓國瑜支持度32%,僅跟陳其邁差8%的結果。圖/TVBS新聞畫面 年底地方選舉將屆,最近有不少縣市長民意調查結果出爐,引發各界解讀。如日前TVBS公布縣市長民調,稱侯友宜不受文大宿舍案違法、未繳房屋稅影響,仍然維持高人氣,支持度大贏蘇貞昌超過20%。民調雖是依據統計方法進行客觀抽樣以反映民眾意向,但因為可以影響群眾心理,造成「西瓜效應」,因此,在選戰中經常用以作為操弄輿論風向的工具。但部分媒體經常以民調結果為特定政治目的服務,久而久之,也會逐漸失去公信力。如TVBS近期公布的地方縣市長民調、上次總統大選時的幾次民調結果,就是很經典的例子。 日前(7/25)TVBS公布縣市長民調,在高雄市長部分,竟做出韓國瑜支持度32%,僅跟陳其邁差8%的結果,韓國瑜做為一個空降的候選人,在其他民調結果皆顯示陳其邁遙遙領先15%以上,獨獨在TVBS民調縮小差距,僅微幅領先。在同一份民調中,新北市長民調結果也同樣令人質疑,TVBS民調在6月底時,就做出侯友宜在文大宿舍案後,民調從40%上升至48%的結果,一般人很難相信,經過文大宿舍案違法、逃漏稅的爭議,時隔1個月後,TVBS還做出雙方差距愈來愈大,甚至侯友宜支持度領先達到20%的民調結果,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TVBS民調結果失準,甚至有操弄數字之虞,已不是第一次。還記得2016年總統大選時,TVBS在2015年的6月4日做出洪秀柱支持度僅輸蔡英文1%的民調,洪秀柱支持度為31%、蔡英文支持度為32%,隔了兩個禮拜,6月17日TVBS又做了一個民調,洪秀柱的民調狂升10%,來到41%,首度超過了蔡英文的38%。選前半年選情尚不太熱,在沒有什麼重大事件發生的情況下,TVBS卻可以在不到兩個禮拜的時間裡,做出洪秀柱支持度從31%飆高到41%的民調結果,若說沒有灌水,也很難讓人信服。 ▲圖1:2015年6月4日TVBS總統大選民調結果(https://goo.gl/u42zH4) ▲圖2:2015年6月17日TVBS總統大選民調結果(https://goo.gl/3cWWoP) 翻出上屆新北市長選舉、總統大選時的TVBS民調,均與投票結果有極大落差,且題目設計、發布時機顯然都經過特別的設計,搭配特定候選人造勢、影響輿論,這些刻意的操作,聰明的鄉民也都看在眼裡,這樣的民調數字到底是「調查」還是製造業,就端看個人解讀了。 李柏毅(新北市民,前國會助理)
李柏毅 2018-07-30
侯友宜「夜市殺手」是因為中客不來?

侯友宜「夜市殺手」是因為中客不來?

新北市近年來有不少夜市陸續倒閉,朱立倫及侯友宜被議員冠上「夜市殺手」名號。還有人批評朱侯執政八年,夜市就倒了四間,包括三重星光夜市、板橋文創夜市、樹林大安夜市、新莊輔大花園夜市等,連樂華夜市都收的二二六六。但侯友宜被問到相關問題時,卻說是因為「民進黨執政」中客不來觀光,才會導致新北夜市生意不好,遭網友質疑:新北那些新夜市毫無特色,連本地人都不想逛,價錢又貴,當然會倒。 侯友宜被問到「夜市殺手」相關問題時,卻說是因為「民進黨執政」中客不來觀光,才會導致新北夜市生意不好。(資料照) 難道真如侯友宜所說,新北夜市會倒,都是民進黨執政後「中客不來」害的嗎?讓我們來看看客觀的觀光人數。根據交通部觀光局統計,2015年國民黨執政時,來台旅客人數為1,043萬人;至2016年民進黨執政後,來台旅客人數持續上升至1,069萬人、2017年觀光人數也有1,073萬人。可見觀光人數並沒有因為民進黨兩岸政策而減少,即使某些特定媒體兩年來持續炒作民進黨因不承認九二共識、導致中客不來,更造成觀光產業萎縮及店家倒閉潮等,但就客觀數字而言,東南亞及日韓旅客來台數顯有成長,且觀光總收入也從2015年的8,190億元提高到2016年的8,293億元,可見整體而言,來台觀光人數及市場並沒有因為民進黨執政而萎縮,侯友宜的歸因,顯然缺乏事實根據。 八年來新北市政府為何輔導開設新夜市總是失敗?這應該要問問侯副市長自己。根據網友的討論,不少人認為夜市缺乏特色,如新北板橋文創夜市不知文創在哪?同質性高、無聊;或是夜市價錢太貴,加上交通不方便,別說觀光客了,連本地人都不見得想去逛。建議侯副市長,洗別人臉前先想想自己過去當副市長時做了什麼,不要市政成績遭批時,總說是they的錯,先怪別人再說。畢竟民進黨中央執政才兩年,但朱侯已在新北市執政了八年,若真要說是民進黨中央執政的問題,還是太牽強了吧。 (新北市民,前國會助理)
李柏毅 2018-07-18
民調配合特定候選人操作,TVBS還有公信力嗎?

民調配合特定候選人操作,TVBS還有公信力嗎?

  上屆2014年地方選舉時,TVBS針對新北市長選舉所做的民調,選前不到一個月時朱立倫以49%領先游錫堃21個百分點(游28%),選前聯合報還公布民調稱朱立倫將大贏27%。但投票結果卻是朱立倫50.06%勝游錫堃48.78%,雙方僅差了不到2%。圖/作者提供   在政府與公眾之間,媒體素來被視為監督政府的制衡力量。但在現今的媒體生態中,部分媒體卻因為特定政治立場,配合特地候選人,以較為友善的報導、民調等影響公共輿論,逐漸喪失媒體公信力。如過去聯合報、旺旺中時已及最近TVBS針對新北市長民調便是一例。 媒體民調雖然具有參考價值,但在選戰中也經常成為操作輿論的工具,部分媒體刻意操弄民調數字,做出對特定候選人有利的民調結果,並利用大多數人的從眾心理,藉以影響還未決定投票意向的民眾。過往已有許多前例,不健忘的人們應該還記得,上屆2014年地方選舉時,TVBS針對新北市長選舉所做的民調,選前七個月時TVBS民調結果為朱立倫大勝游錫堃31%,而在選前不到一個月時,TVBS民調結果也是朱立倫以49%領先游錫堃21個百分點(游28%),除了TVBS之外,聯合報、旺旺中時在上次大選時也不約而同的做出與落實差距極大的結果,到選前聯合報還公布民調稱朱立倫將大贏27%。但投票結果卻是朱立倫50.06%勝游錫堃48.78%,雙方僅差了不到2%,跟選前TVBS所做的朱立倫大贏二三十個百分點,落差極大。 從上屆新北市長選舉時,聯合、TVBS、中時就已有多次離譜民調數字的不良紀錄,被ptt鄉民嘲笑為「反指標」,不少網友直接表示「TVBS民調可以信喔」,可見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聯合報、TVBS、旺旺中時民調水準如此失真,固然有可能是因為民調技術落後的問題,但TVBS選在侯友宜深陷文大宿舍爭議時,配合做出一個「侯支持度不降反升」的結果,隨後侯友宜還透過line大肆轉發,民調配合「救援」侯友宜選戰節奏,還真是搭配得剛剛好。藍營民代、偏藍媒體及名嘴也藉此民調大肆宣傳,營造侯友宜在宿舍風暴下毫髮無傷、越戰越勇的輿論氛圍,讓藍營藉以大作文章,回防鞏固支持者的信心。這種玩弄數字的民調到底能不能被稱為「民調」,還是只是創作大賽產物?建議大家看看就好,不要太認真。
李柏毅 2018-06-28
從侯友宜到王如玄

從侯友宜到王如玄

抽到「大群館」的文化大學學生卻被迫4人擠在小小的5坪裡面,長得高一點的人連腿都無法伸直,去個廁所還要跟室友借過,這種居住品質,對比侯友宜喊出的「安居樂業」口號,真是莫大的諷刺。
李柏毅 2018-06-15
岳父在兩岸做水果買辦,朱立倫配合操弄香蕉價崩議題

岳父在兩岸做水果買辦,朱立倫配合操弄香蕉價崩議題

朱立倫(左)與其岳父高育仁(右)。(資料照)   昨日(6/6)朱立倫臉書貼文,稱香蕉價崩及農產品滯銷問題,關鍵在市場供需,暗指民進黨執政後因不承認九二共識造成兩岸「問題」,導致大陸通路市場困難,將香蕉價崩問題歸咎於民進黨政府的兩岸政策方向。事實上,最近價格波動的香蕉及鳳梨,並非因為無法銷往中國市場而導致價崩。根據行政院農委會的農業統計資訊顯示,民進黨執政後,2017年台灣香蕉輸出中國的重量為47公噸,比2015年(國民黨執政時)輸出的量多了將近2.5倍;而鳳梨在2017年出口中國的總量為26,811公噸,也遠高於2015年時21,485公噸的出口量。 朱立倫臉書貼文,稱香蕉價崩及農產品滯銷問題,關鍵在市場供需,暗指民進黨執政後因不承認九二共識造成兩岸「問題」,導致大陸通路市場困難,將香蕉價崩問題歸咎於民進黨政府的兩岸政策方向。(朱立倫臉書) 明明在民進黨上台後,香蕉及鳳梨輸陸的數量,遠比國民黨執政時要多,朱立倫卻刻意將農產價崩問題與政府兩岸政策錯誤連結,不是無知就是惡意操弄。讓我們本於事實說話,過去數年間,在承認九二共識、一個中國的國民黨執政時,也出現過香蕉價崩問題,顯見香蕉價崩跟民進黨執政後「造成大陸市場困難」無關。朱立倫不應因自己的政治立場,操弄台灣農產品產銷市場的議題,這種顛倒是非的說詞,不但誤導社會,對廣大的農民而言也顯失公平。 農產品價格崩盤或產量過剩有很多原因,包括產銷失衡、農民搶種等原因,在眾多原因當中,朱立倫為何強調兩岸農業貿易往來的重要性?原因不難揣測。朱立倫岳父高育仁長期從事兩岸農業生意,曾被《水果政治學》一書作者批為「兩岸水果買辦」。朱立倫岳父高育仁擔任董事長的「21世紀基金會」從 2009 年以來,積極進行兩岸農業「交流」,找來國民黨執政時的農委會主委作農業顧問,同時兼任中國各種官方組織的農業顧問,以及中國 29 個國家級台灣農民創業園的總顧問等職。 明明在民進黨上台後,香蕉及鳳梨輸陸的數量,遠比國民黨執政時要多,朱立倫卻刻意將農產價崩問題與政府兩岸政策錯誤連結,不是無知就是惡意操弄。(資料照) 高育仁表面上以「21世紀基金會」作為招牌進行兩岸農業交流,實際上是配合中國拉攏台灣農民,協助中國對台統戰。「21世紀基金會」除透過前朝農業高官的穿針引線,兼任中國各省「台灣農民創業園」顧問,更和中國農業科學院等機構簽約,共同出資在廈門成立「海峽現代農業院」,由朱立倫的小舅子,現國民黨台南市長參選人高思博擔任理事。朱立倫岳父家族的「兩岸水果買辦」生意,屢次遭立委及社會各界質疑為透過以「交流」名義,將農業技術輸往中國,以台灣百年農業基礎,換取朱立倫及其岳父在兩岸穿梭的角色及利益。 朱立倫的小舅子,前立委高思博(左)。(資料照) 朱立倫配合岳父的事業發展,把一個單純的農產品供需失衡問題,上綱為民進黨兩岸政策的問題,不但動機可議,對目前蕉農面臨的困境,也毫無助益。朱市長作為地方父母官,不該假借香蕉價崩議題,配合岳父事業及政治立場亂噴口水,應好好為農民生計著想,為台灣農產品產銷議題做有建設性的建言。 (台大碩士,前國會助理)
李柏毅 2018-0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