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讓死亡找我,而是我去選擇它

在香港國安法淫威下,香港蘋果日報的壽命已經屈指可數。當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與高層先後被捕,蘋果就進入倒數時刻,他們的口號是「把每天都當成最後一天」,奮戰到底。

對這句話我深有感受。一九七六年我一腳踏上香港自由世界時,我感受這是我第二生命的開始,因為有不少中國人逃不出共產黨的鬼門關。因此,我把剩餘的生命當作賺來的盈利來使用,也更愛惜上天賜給我的一切。

二○○八年民進黨選輸時,我到現場請求發言,面對哭泣的民眾,我表示我剛從美國回來不久,會與大家死守台灣。當時沒有什麼人認識我,但是我當作一個誓言,等於選擇了我的死亡地點。

過八十歲生日時,生命進入倒數,我開始感受到「把每天都當成最後一天」,拚命趕寫我的回憶錄。二○一九年完工並找到出版商後寫的自序,正是六月十二日,香港人包圍立法會阻止送中議案通過。八月新書發表會時,因為了卻一件大心事,所以我考慮未來該怎麼死法。我對台灣的誓言一度動搖,想到香港與那些年輕手足死在一起。後來是叡人兄勸我別去。我很佩服叡人兄的學養、口才、實幹,經過仔細考慮,決定繼續留在台灣。

二○二○年至今,台灣面臨中共發動的生化戰,由於政府對中共的警覺與指揮中心的正確部署,台灣如同世外桃源。但一直逃不脫中共代理人的攻擊。今年五月,疫情加重,這些代理人自己怕死不說,還到大街上像乞丐一樣向中共乞討疫苗,我蔑視這些下賤的政治乞丐。

馬英九之流的父兄當年違背「不成功,便成仁」的信條,逃到台灣。我尊重你們「轉戰」的說法;但馬英九卻是「轉降」,無時無刻都在攻擊抵抗中共超限戰的台灣軍民。連中共逼迫台灣駐港辦事處人員撤回台灣,馬英九也站在中共立場攻擊台灣政府。這種德性如果不是賣國賊,誰是賣國賊?

我會謹慎配合防疫,但我不怕死,我願意到最後一批才打疫苗,如果國產疫苗需要八十歲以上的人做白老鼠,我也願意。做台灣的白老鼠,比做中共的跟屁蟲光榮偉大。

今年五月底,我過八十三歲生日,雖是疫情高峰,我還是到便利商店買鼎泰豐的炒麵過生日,既簡單又高檔。做人就是要隨時適應環境的變化。這個生日,我過得很高興,因為我進入八十三歲,毛澤東八十二歲就翹辮子,我超越他了。我在中國忍氣吞聲,到了香港,他是我的鞭屍對象,有正經,有戲謔。看誰笑到最後。

這個年紀要好好休息了,但面臨中共建黨一百週年,我也不會靜下來,獲某公民團體的支持,我用閒談方式講述中共的十個十年,就是要揭穿他們的本質。日前連著三天做到凌晨三點,即使健康不支,也是我自己的選擇。

 (作者林保華為資深時事評論員,http://blog.pixnet.net/LingFengComment

< 資料來源:《自由廣場》〈林保華專欄〉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林保華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中共黨史學者。親歷反右、大躍進、文革各項政治運動。曾任教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教授中共黨史。2009年創辦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擔任理事長。著有﹕《一個中國人的台灣情》﹑《中共風雨八十年》﹑《告別江澤民》......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