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評>我愛本省同學

我跟臉友借來這張老剪報上的文章,覺得奇文一定要共賞,就原文照抄給大家欣賞。

《我愛本省同學》  花蓮中學 張傑

  到了台灣,踏進花蓮中學,便開始與本省同學接近,直到如今,已經兩年多了。現在我才徹底的明瞭本省同學的性情,以及生活習慣。這使得我非常慚愧,非常感動,也使我增加了不少膽量。與吃苦的精神。

  本省同學每個人的身體都很強壯,原因很簡單,就學校方面來講:一到了勞動服務的時候,他們不辭辛勞的來工作,雖然,烈日當空,他們卻一點也不在意,工作同樣努力,這種實幹的耐勞精神真是值得欽佩。他們不講究穿著,只要合乎整齊清潔的條件就行了。也許這只是東部如此,西部的本省同學原也樸素不過,因為內地同學的光臨,帶來了一些浮華習氣罷了。我就是一個很喜歡裝飾的人,但是現在和他們在一起我也學會了樸實。

  我愛聽他們唱流行曲,因為他們的流行曲,裡面含有無限的國仇家恨。台灣被日本統治五十餘年,可是每個同學都未忘記祖國,或許是這種流行曲的作用。因此我更愛本省同學的剛勇與堅毅。

  我愛本省同學,我要用本省同學的真情來向們學習,我希望外省同學與本省同學團結起來,在這寶島上努力鍛鍊,準備反攻大陸,剿滅世界的赤色帝國主義,完成我們青年的使命。

<講評>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所謂的「權貴子弟的欠揍臉」?連勝文2014年空降幹掉丁守中選台北市長時的那張尊貴嘴臉,和這位花蓮中學的張同學比起來,還遜色三分。連勝文畢竟得在選舉時演一下「紆尊降貴」,這位張同學沒有作戲的需要,不經意就流露出剎帝利階級的心態了。

整篇文章以第二段的資訊量最可觀。張同學無意間透露出當時學校的勞動服務,幾乎是台灣人在做的,身為外省子弟的他,得觀察台灣人不辭辛勞地在烈日下工作兩年,才會興起「值得欽佩」的心情。張同學不能理解的是,台灣人不是不講究穿著,而是在炎熱的天氣下勞動,已經無法講究了。

張同學對西部老鄉的描述,剛好印證外省難民來到台灣後,日子可是過得一點都不像難民,多的是閒情逸致「浮華」一下。第二段最後一句透露出來的權貴邏輯,尤其令人嘆為觀止-他終於醒悟喜歡裝飾不是個好習性,而樸實是需要學習的!

逃難的人還不知樸實,怎麼會有這種不合常理的事情,原因想必大家都很清楚,不必我多說了。

看到最後一段,我不禁嘆氣起來。張同學大概看出外省人和台灣人一直格格不入,相處得很彆扭,才會呼籲兩邊人團結起來,共同反攻復國。我們可能不會看到亞利桑納州人特別寫文章表示「我愛密蘇里州人」(洋基球迷寫文章強調自己愛紅襪隊才會有流芳文學史的重量),外省人會特別強調自己愛本省人,正好意謂著當時的外省人與本省人有著不小的鴻溝,而這鴻溝半是制度半是傲慢造成的,導致兩邊的人合拍不起來。台灣人沒有愛不愛外省人的問題,也不需要外省人公開的示愛(噁心死了),問題的癥結出在,部分外省人根本就沒打算要愛台灣人,也不屑讓台灣人愛他們啊!

 

< 資料來源:莊河伯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