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靈果是不是菁英

留學美國,英語流利的脫口秀演員百靈果凱莉,先在別人的粉專自稱是菁英,接著又在自己的臉書再次強調自己的菁英身分,並認為她不需要隱藏。

 

 

最高學歷是加州蒙特利國際研究學院會議口譯碩士的人,夠不夠格自命菁英,這個我們就不討論了。只要你願意又很敢,你也可以現在就以菁英自居,這麼點往臉上貼金的自由(其實只是小確幸而已),台灣還是有的。我想要描述的是,菁英的真正面貌是什麼?

英國是少數還保留昔日帝國遺風的民主國家,上議院至今仍由非選舉產生的英國國教主教與貴族擔任議員,無論是議長、保守黨領袖,還是所有反對黨的領袖,名字最後都帶著 「男爵」稱號。這些人是英國上層社會中的菁英,不必特別強調,每個英國人就知道他們的身分很不一樣。

這些平常一副紳士派頭,頗有點狗眼看人低的貴族菁英,在國家有事時,選擇的卻不是待在安全的地方發號施令,叫他們看不上眼的平民百姓去解決國家的大麻煩,而是自己衝下場,跑在最前面為國家剷除橫亙於前的荊棘。

第一次世界大戰時,英國貴族紛紛派子弟參戰,絕大多數都奔赴前線帶兵衝鋒,而不是留在後方擔任後勤工作。這些年輕的貴族子弟多半是下級軍官,和一般士兵一樣待在衛生條件極差的壕溝,在出陣時走在前方正面迎向敵軍的火力。這種傳承自中古世紀的騎士精神,直接導致貴族付出驚人的傷亡率,光是在1914年,就有6名上議院議員、95名上議院議員的兒子,以及82名從男爵(男爵之下,騎士之上的一個世襲榮譽職)的兒子英勇陣亡。整場第一次世界大戰統計下來,英國一共有20名上議院貴族和49名上議院貴族繼承人戰死;英國最高級的貴族學校,學生多為貴族孩子的伊頓公學,四年大戰期間共有5679名學生參戰,死亡率高達45%,是所有英國參戰的社會族群中,參戰率與死亡率都最高的一群人。在擁有至少3000英畝土地的558個貴族家庭中,十分之一的財產繼承人命喪沙場,有些世家大族因此就絕後了。

都已經當到上議院的國會議員了,這些貴族不是讓兒子上戰場,就是乾脆自己扛著槍去保衛國家。這樣的人自稱是菁英,大家覺得市井小民服不服氣?願不願意在他們的帶領下在槍林彈雨中冒死賭命?

台灣的自封型菁英,和英國的菁英非常不一樣,承平時期就千方百計逃避兵役,真逃不了,也要動用任何關係讓自己待在所謂的「涼缺」。連戰的兩個兒子和女婿、吳伯雄的兩個兒子都沒當兵,陳誠是個將軍,他的兒子陳履安卻沒服兵役;蔣家族長蔣介石當了一輩子的軍閥,他的三個孝字輩和三個友字輩的後人,多達六人不是沒當兵,就是當了一段時間就受傷驗退。這些菁英最奇怪的地方,就是含著金湯匙出生,自幼養尊處優,營養條件比一般人好非常多,一旦要當兵時,卻是一個個的身體都出現怪毛病-連勝文體重過重、連勝武近視過深、宋楚瑜的兒子宋鎮遠有氣喘、吳伯雄的次子吳志剛罹患B肝、蔣孝武長骨刺報退、蔣孝勇腳踝扭傷驗退。和這些自封型菁英比起來,乖乖去當兵,分發去哪個部隊的籤運全憑上完廁所有沒有洗手,一年十個月役期當足當滿的我,才是真正的菁英好嗎!

百靈果是不是菁英,她高興怎麼說都好,但我必須說,由自己的嘴巴來宣布自己的菁英身分,層次未免低了點,實在很不菁英。而且還加碼說自己未嘗要隱藏菁英的身分......

不,她確實不需要隱藏,真的。

就算不隱藏,我們一樣看不到啊!

< 資料來源:莊河伯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