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博洋相關文章

連勝文這句話有三種意思

連勝文這句話有三種意思

連勝文這句話有三種意思: 1.搞清楚,誰才是真正的黑道 2.真正的黑道在這裡 3想當黑道,你還早 唉~ 連勝文想蹭熱度酸我們家委員,但實際上,這行為根本是背後捅寬恒一刀
張博洋 2020-11-29
高雄可以很安靜

高雄可以很安靜

報告曾議長,高雄真的很安靜,尤其你們家議員可能涉嫌圖利的時候。 看到這個新聞,很是感慨。 對市民來說,政治人物為何難以信任,因為 #有關係,#就會沒關係,#關係好,#事業就會更好。 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需要《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的原因,就是為了避免少部分心術不正的人,獲得權力之後,濫用、特權、施壓。   為什麼這幾年所謂的第三勢力、青年參政成為一股被期待的新勢力? 就是基層民眾已經 #受夠政治被少部分人壟斷, #真正的艱苦人老實的求生存, #奸巧的投機者卻是輕鬆的賺取大把不義之財。   大家真的受夠了,急需有更多能替毫無關係、毫無背景的民眾發聲的民意代表,出來把這些爛人取代掉。   邱于軒議員是我們高雄的大砲議員,昨天才怒嗆陳其邁市長刪社福預算(市長無法刪預算、你夫家又開社福機構...顆顆) 應該要盡快出來將事情說清楚,以免觀感真的有夠差。   高雄, #可以很安靜,但 #不是被踢爆疑似圖利之虞的時候才在安靜。
張博洋 2020-09-30
檳榔柯

檳榔柯

香港反送中延燒至中共十一國慶,在香港街頭竟上演港警近距離行刑式開槍,差點射殺一名十七歲少年的恐怖事件。 而長期口無遮攔但對中國從未失言的台北市長柯文哲,一番「擦槍走火」說再度引發爭議,筆者發現,柯文哲在同一段訪問又說「香港的高房租、高房價,這已經變成階級剝削」,將香港民怨與高房價掛鉤,柯文哲一番話正巧與中共上月批評李嘉誠等資本家炒樓不謀而合,是湊巧?還是中共授意? 台北市長柯文哲今日受訪時被問到對此事的看法,他稱整起事件是「擦槍走火」。(記者塗建榮攝)   今年九月,李嘉誠於一場公開活動談到香港時,曾出言相勸執政者應要對未來主人翁網開一面,言論一出,讓困於反送中僵局苦尋不著解套方法的中共靈機一動,幾天之內,新華社、人民日報等官媒以「囤地圈錢」、「香港動蕩的根源是房屋」等標題,將李嘉誠等地產商抓來祭旗,彷彿香港街頭憤怒的市民都是為了房價而上街。 當中共開始利用「二○一九版鬥地主」替香港民眾的不滿惡意做出錯誤定性時,中華民國首都市長竟然與中國口徑一致,在柯的政治話術中,把香港人民上街反送中的核心從「民主自由」轉變成「經濟問題」,原本「拒絕一國兩制」的主權捍衛戰,被閹割成「拒絕高房價」的治理失能問題;更高招的是,藉由高房價的說法還讓柯可以指桑罵槐,批評台灣內部的房價問題,但就是沒有一句對中國政府非人道行為的批評。一個如此巨大的中國惡獸正在侵害香港人權,柯市長會看不到?令人懷疑,是看不到,還是不能講出來? 柯文哲常態性的爭議發言已不是新聞,值得注意的是,他的言論產生的後果,常常都一面倒的對中共有利,無怪乎遭網友戲稱為綠葉包裹但白裡透紅的檳榔柯。 香港青年在街頭上的憤怒,始於中共對於香港的長期打壓以及資源掠奪,已經到了退無可退,喊出「攬炒」、意味與中共同歸於盡的地步,無論是失言講出擦槍走火,還是失明將高房價當成民怨,盡失人道關懷,連發言都要配合中共的柯文哲,已與中共代理人無異。 (作者為台灣基進黨新聞輿情部副主任)
張博洋 2019-10-04
斷交潮 國民黨最傷

斷交潮 國民黨最傷

九月十六日與索羅門群島斷交,二十日再與吉里巴斯斷交。中國對台使出斷交施壓的手段,若要有效,需要滿足下列三個條件:第一、被施壓方敢怒不敢言。第二、被施壓方沒有其他國家仗義相挺。第三、被施壓方人民不信任自己的政府會保護自己。 外交部召開記者會,宣布與太平洋友邦吉里巴斯終止外交關係。(記者塗建榮攝)   然而在今年年初,針對習近平端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蔡英文罕見的強硬回擊,堅定反對一國兩制及九二共識,讓原本要趁機假借回應對岸善意,提出和平協議的國民黨看傻了眼。加上香港反送中爆發,國民黨更陷入蔡英文撿槍保護台灣、國民黨放棄撿槍保台的質疑。 國民黨的災難還不只如此,索、吉兩國的斷交等同直接挑戰美國第二島鏈佈局,根據路透報導,美國副總統彭斯不只拒見索國總理,國會更將重新評估對索國的經濟援助,而美國在台協會也高調抨擊中國片面改變現狀,此舉正巧化解了台灣過去被斷交施壓無大國發聲的問題。 相信讀者們不難看出,中國國民黨才是這兩波斷交施壓的最大受災戶,蔡英文撿到槍敢怒又敢言,被國民黨、柯文哲等人批評,卻符合美國的長期政治佈局,國民黨對外已無操作空間。 對內,對於中國打壓,民眾普遍希望不分藍綠譴責中國,但國民黨明顯做不到這點,而隨著韓國瑜選戰的仇恨動員,只剩下「打倒蔡英文」大旗的國民黨,為了照顧本來的族群,不得不賣力譴責民進黨,但這動作卻彷彿戴上「中國幫手」的帽子,將年輕選票越推越遠。 不論對台灣內部還是國際局勢來說,中共的斷交施壓要達到早年國民黨風雨飄搖年代那種喪權辱國的效果,不只事倍功半,沒弄好還可能賠了人民幣又折兵。 (作者為台灣基進新聞輿情部副主任)
張博洋 2019-09-21
一樣艱困兩樣情──陳柏惟與洪秀柱

一樣艱困兩樣情──陳柏惟與洪秀柱

  2020 大選進入關鍵倒數五個月。在總統部分,蔡英文民調暫居領先。韓國瑜民調不見起色的同時,前有罷韓行動如影隨形,黨內換柱 2.0 聲浪緊跟在後,而郭台銘、王金平的動向晦暗不明,也替韓國瑜的參選之路增添許多變數。 相對於了無新意的總統選戰,上月吳敦義於國民黨中評會喊出「86 席立委,國民黨全面執政」,以及柯文哲組黨意欲進軍國會。圍繞在蔡韓兩人身上的焦點,這才又被稍微拉遠,放入另一個也對台灣人民至關重大的戰局─立委選戰。 去年 1124 創傷未癒的民進黨,雖然目前總統民調領先,但在區域立委仍有席次下修的風險。主要歸咎於去年選舉韓流以及部分政治人物操作「改革沒有一次到位就是藍綠一樣爛」的風向,造成執政團隊既不能不改革,但改了卻與保守勢力衝撞,乃至影響地方選情的弔詭局勢。   為扭轉民眾在去年的假新聞操作下對民進黨的錯誤印象,執政黨除了在媒體上加強對於政見宣導的創意圖文、網路宣傳,蔡英文以「辣台派」之姿全台巡迴固年輕選票,還延攬太陽花學運中形象年輕、較無政黨包袱,受年輕支持者信賴的林飛帆擔任副秘書長一職,意欲將網路上的年輕選票轉化成在地耳語、組織系統的實質動力,對與青年世代的合作展現十足誠意。 並且,在原有的區域立委席次不得閃失,力保國會過半但曾經視為隊友的政黨又瀕臨瓦解的情況下,民進黨中央尋求另一個更堅定抗中的獨派小黨《台灣基進》合作。在台中市第二選區(霧峰、沙鹿、大肚、烏日、龍井)聯合推薦台灣基進的發言人,以戰韓聞名的陳柏惟,挑戰把持地方數十年之久的顏清標家族。 圖片來源:中央社 單就字面上來看,或許可能被解讀為民進黨為了求席次過半,不排除各種勝選的可能組合。但筆者認為,民進黨與台灣基進的首次合作,有其在台灣民主史上的重大意義,若說是民進黨因勢找上台灣基進,不如說只有台灣基進能扮演這個本土的關鍵角色。 我們回顧台灣的歷史來看,是否曾經有出現過類似的組合。1990 年代是台灣民主化最蓬勃發展的年代,當時除了李登輝主政的「本土國民黨」之外,還有一支充滿理念、追求進步價值的年輕民進黨,讓一心想推動民主化的李登輝前總統,不僅檯面上能對中國叫板、壓制黨內深藍派系,檯面下又能讓民進黨「暗渡陳倉」推動民主進程,完成了一連串本來被視為不可能的改革,更在 2000 年如期「交棒」民進黨。當時的民進黨扮演台灣民主的第二隻腳,大致完成了第一次本土化的角色扮演。 而在 2019 年,當執政的民進黨逐漸要務實、一定程度必須向中間選民妥協、執政包袱慢慢變大時,必然在政治光譜上慢慢靠向「當時的李登輝本土國民黨」。但台灣民主化的進程尚未竟全功,若要再度滿足當年的本土雙腳條件,必須有人出來扛起「當年的年輕民進黨」這個大旗,再度扮演台灣民主化的第二隻腳,造就民主的二次交棒。 台灣基進是全台唯一將中央黨部設在高雄的獨派小黨,去年五席高雄市議員參選人全都因為不畏逆風戰韓,落得鎩羽而歸,而當時獲得最高票的人正是發言人陳柏惟。原本規劃在高雄參選且勝率最大的陳柏惟,以合作抗中顧大局為前提,投入台中艱困選區的選舉,除了陳柏惟的膽識之外,也證明台灣基進扮演台灣民主化所欠缺的第二隻腳的決心。 對比民進黨的艱困,只要選對方向就有黨外友朋來援,國民黨的狀況只能說是咎由自取、引火自焚。 韓國瑜初選勝出後的一個月以來,除了每天看韓國瑜的誇張發言、神隱被批,躍上媒體版面之外,整個國民黨幾乎乏人問津,連朱立倫跑去華府也沒什麼人在乎。 沒有核心價值的國民黨,遭到另一個沒有中心思想但很會花言巧語的國瑜黨綁架,損失慘重,落得區域立委支持度只能勉強靠民眾對於蔡政府改革下,保守心態反彈的不滿,稍微佔得優勢。看不下去的洪秀柱只好御駕親征台南的國民黨艱困選區,對戰民進黨的強棒立委王定宇,並放話「不分區要留給年輕人」。 圖片來源:中央社 這段若發生在本土陣營,絕對會被傳為佳話的勵志故事,到了國民黨卻變成一個中央不愛、地方主委不挺的錯誤決定。 首先是曾在造勢大會上將國旗收起來的國民黨台南黨部主委謝龍介,直指洪秀柱主張一中同表;選民無法接受,黨主席吳敦義更要求不要再提一中同表,批洪違背黨綱。兩位國民黨大老手忙腳亂對洪秀柱摀嘴的做法,更是戳破了國民黨多年的選舉謊言,前黨主席的主張竟然被現任黨主席以及黨部主委打槍?何等荒謬。 若洪秀柱沒變,拒絕一中同表的吳敦義就是對深藍選民說謊,國民黨不止不受年輕人青睞,連想當中國人的黨魂都遺棄;若洪秀柱的主張與國民黨中心思想相同,則主張一中同表的國民黨將面對的對手不是蔡英文而是習近平,這可是冒犯了國民黨現在的老佛爺,可能會有亡黨之虞。 一樣投入艱困選區,一樣堅持統獨主張,陳柏惟與洪秀柱截然不同的遭遇,反映了雙方陣營對於理念的堅持,以及年輕世代重視程度的差異。 想法創新、台語流利、擁有網路高度知名度的台灣基進陳柏惟;甫退黨但形象年輕有活力的洪慈庸;長期耕耘地方、欲尋求民進黨提名的社運工作者楊宗澧。三位與青年世代幾乎零距離的選將,在台中地區將對上的,清一色都是以地方服務著稱,但在國會無太大建樹的國民黨政壇老將,世代的翻轉儼然成為現在進行式。 但世代的交替就像轉骨,有人轉的過有人轉不過。洪秀柱那句「把不分區讓給年輕人」言猶在耳,原以為能成為世代交棒的典範,但沒想到遇上了老態龍鍾的政黨以及死抱權力不放的黨內同仁,傳承典範變成黨內打壓異己、消除異音的案例示範,好不諷刺。 投入艱困選區的奇襲戰術,若要成功,除了一亮相就需讓人眼睛一亮之外,最大的續航力還是要靠背後的核心價值。對比找尋民主隊友、力推年輕化的民進黨;為了團結抗中願承擔大局的台灣基進;理念空洞只能任韓國瑜及中國擺佈的國民黨。前二者僅是選區艱困,但國民黨則是陷入了從地方到黨主席甚至黨綱,一條龍式腐壞的存亡憂慮中。 本文作者為張博洋,由思想坦克授權轉載。  
張博洋 2019-08-28
高雄窮到只能靠韓粉?

高雄窮到只能靠韓粉?

因高雄登革熱疫情嚴重,雖然明天起將有關鍵的國民黨民調,礙於施政不利連連失分,為避免進一步得罪民意,韓國瑜被迫取消七月六日的高雄造勢,但隨即卻話鋒一轉,改為邀請百萬韓粉高雄旅遊。 原訂7月6日韓國瑜要在高雄造勢,但由於登革熱疫情嚴重,主辦單位擔心疫情失控,決定臨時取消。(資料照)   韓總一聲令下,底下觀光局長潘恒旭「火速」規劃出「高雄觀光日」活動,推出穿國旗裝、戴國旗小物即可打折的店家串聯優惠,並發動挺韓快閃,邀請韓粉來高雄吃光、喝光、買光、錢花光,原本霧裡看花的民眾才驚覺,原來高雄觀光日根本就是沒有造勢場合的「挺韓觀光節」。 潘恒旭自上任後爭議不斷,不但在網路上對民眾嗆聲、也曾在市議會被點名是唯一在質詢後不交報告給議員的局處首長、甚至還創下中華民國第一位發文抱怨中央卡經費,卻被交通部觀光局長留言打臉的紀錄,儘管爭議不斷,潘恒旭始終在韓國瑜的用人名單中屹立不搖,此回市長變相搞造勢,局長順理成章拍馬屁,不難看出潘恒旭拍馬屁功力之深厚。 但潘恒旭的官位越穩,對高雄的觀光可非常不妙,從高雄歷年的觀光行銷來看,雖然以前高雄市也有花媽公仔,但花媽從來不是高雄觀光的主體,不曾有任何觀光行銷是鼓勵民眾去高雄挺花媽,若按潘恒旭將韓國瑜當成觀光主體的行銷邏輯,每年中國十一國慶時,數百萬赴日旅遊的中國人難道是為了挺安倍? 「來去高雄市觀光挺韓國瑜」,若將高雄市三字代換成台灣任何角落,一樣成立,當高雄市觀光局長的行銷主體不是高雄,市長邀請韓粉在前、底下局長「服務」韓粉在後,高雄的觀光資源如今不過就是韓國瑜競選總統大位的墊腳石,走筆至此,不免替過去那個灰濛濛的工業城市轉型過程,卻遭韓家軍如大貨車般輾壓而感到哀戚。 韓國瑜在高雄最多也只能待八年,會留下來的,是在這座城市生活的人民,以及政府跟人民攜手打造的生活環境,生活環境好了,觀光客才會來,從本次韓市府用觀光為名替自己造勢的事件中,就可以看到,韓市府眼中沒有高雄人民,只有誰能幫市長選總統,過去韓國瑜喊得震天價響的發財觀光,如今只剩下馬屁觀光,而高雄的觀光財,在不知不覺中,竟窮到只剩下韓粉。 (作者為台灣基進黨新聞輿情部副主任)
張博洋 2019-07-07
化斷交危機為正名轉機

化斷交危機為正名轉機

  筆者提出一個化外交危機為內政轉機的想像,即每當中國施壓斷了一個邦交國,民進黨就對內將中國鋼鐵改為台灣鋼鐵,再斷一國就將中華郵政改為台灣郵政…,將斷交恐嚇所帶給台灣人民的憤怒,轉移去壓制正名運動的反對勢力,如此才有機會跳脫中國的恐嚇邏輯,並凝聚台灣主體意識。 畢竟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間有誰才是正版中國的內戰問題在,若蔡政府執意戴著中華民國這頂宣稱「我才是中國」的大帽子,自然會成為與中國一起壓抑台灣主體性的幫凶。趁隙大張旗鼓搞正名的意義在於,你中國要在外面砍中華民國一刀,執政黨就應該內部再踹中華民國一腳,將原本意義不大的邦交國數量競逐轉換為台灣內部主體性的提升,透過正名再次達到去中國化。 中國越趨頻繁地出手,從外交封鎖、政治干預到甚至逼迫各國企業將我們改為中國台灣,其實也反映了政黨再次輪替後,台灣與美日的結盟有所斬獲,台灣在美日架構下的獲益,甚至比中國連續施壓所損失的還多很多。推動正名,趁機削弱這些中國在台的符碼意象、政治勢力,或可是面對接下來更多斷交威脅時有效且積極的方法。 (作者為基進黨執行委員,機械工程師)
張博洋 2018-05-28
看香港就知習近平講屁話

看香港就知習近平講屁話

中共十九大開幕,習近平於致詞時,除了老調重彈的九二共識、一中原則,也向台灣喊話,將秉持「兩岸一家親」理念,尊重台灣現有的社會制度和台灣同胞生活方式。這番言論,我想正在蒙受與中國一家親之苦的香港人民想必不陌生。 一九九七年香港「回歸」中國,中共當局承諾一國兩制下「馬照跑舞照跳」五十年不變,然而至今不過二十年,《紐約時報》今年六月三十日一篇特稿標題:《從模範城市變成警世故事》(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70630/hong-kong-china-handover/zh-hant/),說明了一切!而政治人權方面,香港先後數十萬人上街爭普選的雨傘運動、中國公安在港非法擄人的銅鑼灣書店事件,後續更有如香港版「美麗島大審」般的報復性司法迫害,逮捕並定罪許多二○一六年雨傘運動的香港青年。「尊重台灣現有的社會制度和台灣同胞生活方式」?笨蛋才信! 習近平又提到,將「牢牢掌握憲法和基本法賦予的中央對香港全面管治權」,去年底香港立法會的宣誓風波中,梁頌恆、游蕙禎兩位「青年新政」議員,在中共介入解釋基本法後,遭到高等法院判決撤銷議員資格,足見習近平這番話背後的把握及手段,也證明「一國兩制」早已經破產! 至此幾可確認,香港早已在中共這幾年的滲透佈建中變了天!號稱「港人治港」的基本法,只是中共用來合理統治香港的藉口,昔日一國兩制的香港已不存在了! 前有香港為例,習近平今日一番「尊重台灣現有的社會制度和台灣同胞生活方式」無異是鬼話!台灣人民務必以香港所遭受的苦難為戒,了解一國兩制破滅的香港變局,並適時的給予幫助,建立港台獨立意志的連結。 中國用在香港的手段,同樣的也會用在台灣!不同於沒有普選的香港,台灣的民主將會是我們與獨裁中共對抗的有力防線,我們要有效透過清除中國在台滲透的「白蟻」,防止中共蛀蝕掉台灣社會歷經數十年栽灌出的民主大樹。 (作者為二十五歲管線設計工程師,基進黨高雄黨部召集人)
張博洋 2017-10-19
中華台北國 中國台灣省

中華台北國 中國台灣省

  今年WHA大會上,台灣議題受到矚目,美、日等十八國接力發言支持台灣參與,中國代表強硬要求各國勿干涉國家內政。中國可以恣意地對外宣稱「台灣是中國內政事務」,原因之一,不外乎就是過去台灣人民與民選政府沒有一致地對外發聲,表達「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份」。 不論是使用「中華民國」還是「中華台北」,這些不分中英文字都與中國曖昧語意不清的字彙及國號,都是在把台灣陷入「我也是中國」的泥濘中,其所造成最直接的效果就是「台灣」從世界上消失,變成中國台灣省,中國理所當然地會用內政問題來要求他國不可干涉。 基於此,「我的國家叫台灣,國號是中華民國」自然是一個過時且不符合現實的口號,有中華民國就不會有台灣,時間跟國際局勢不會等台灣人民,在蔡政府及六八九萬人民相信的維持現狀口號下,獨派必須扮演把這個現狀往獨立建國拉的角色,如何在維持現狀這個基礎下「破華立台」,完成獨立建國這個歷史任務,就是我們要思考的問題。 就現實來說,儘管今年的WHA無法參與,但在馬政府八年親中政策後,在國際上否定Chinese Taipei、堅持台灣正名的聲音,重新表示我們的決心,將會為目前台灣在國際外交上被中國綁架的情勢迎來一線曙光,揚棄中華民國並以台灣正名為標榜的新國家凝聚運動,正要開始。 然而,我們也要謹記,正名是台灣走向新國家的手段之一,是過程但不是終點,無論有多少媒體、國家、機構把台灣當國家,我們都不可以得意忘形、甚至自滿到覺得這樣即可,以為中華民國改成台灣就算完成建國。 民進黨有它的侷限及角色扮演,可能會因為體制化而停止前進,而解除中華民國體制加諸於台灣各族群的枷鎖,堅持到底打造出族群共和的新國家,則是我們年輕台獨世代的歷史任務。 (作者為基進黨高雄分部召集人、管線設計工程師)
張博洋 2017-05-26
新一波去威權運動

新一波去威權運動

  ◎ 陳子瑜 在二二八事件七十週年前夕,文化部長鄭麗君宣布,將對中正紀念堂進行轉型正義第一步:將威權統治者意象鮮明的商品下架停售、停止發放涉及威權崇拜之文宣品及簡介、開閉館停止播放「蔣公紀念歌」等。 以空間政治學的角度而言,透過特定空間的形式建構,能夠成為一種承載特定訊息乃至意識形態的媒介,其中所蘊含的權力因素,更是近年來相關研究的重點所在。在台灣實踐轉型正義的過程中,中正紀念堂更是具體而微的象徵地點。舉凡自由廣場牌匾、郝龍斌由於政治因素,將其列為暫定古蹟、馬英九政府的無所作為,在在都是為了維護蔣介石的神聖性,以持續中國國民黨過去的統治正當性與正面意義。 這樣的造神行為,是對於以台灣人民為本位的台灣近代史之極大羞辱,抗暴被曲解為暴民、鼓勵告密被解讀成為了國家安全、屠殺主使者更是被美化成「上帝最堅定的信仰者」,撕裂台灣族群,讓整個世代記憶斷裂,莫此為甚。 綜觀國際前例,德國、西班牙及南非,都仍持續走在公布真相、追究責任與深刻反省的轉型正義的路上。台灣雖一度錯過歷史時刻,但努力仍有可為。中正紀念堂的去個人造神、回歸歷史與人權角度,無疑是十分正確的一步,值得肯定。 (作者為高雄市民 ) ◎ 張博洋 二二八七十週年,府方民間共同推動新一波去威權運動,從全台親子共學團的二二八走讀活動、大學生對蔣介石銅像潑漆、南市政府拆除銅像、到文化部長宣布中正紀念堂將進行轉型,停止販售蔣介石紀念商品等。 但另一方面,「我是中壢人」粉絲專頁日前舉辦是否支持拆光蔣公銅像的直播投票,投票開始三小時後,反對票竟然破萬,支持票僅三千多票,令人擔憂台灣人民對於歷史、民主、人權的冷漠無知。 事實上,不論是銅像或是中正紀念堂,其實背後牽涉的都是把軍事占領說成光復,並要台灣人民感恩戴德的中華民國政權,七十年過去,二二八乃至後面的白色恐怖,每年都有受難者的故事撥雲見日,但卻遲遲不見加害者名單,甚至在國民黨二○○八年復辟時期大砍相關預算,真相都沒有就滿口和解共生,始作俑者一面掩蓋真相,一面傷口撒鹽談和解共生,豈不可笑? 在本土派全面執政後,筆者樂見去威權運動持續有所斬獲,但也要呼籲,轉型正義是一個翻轉體制並重建新價值的長遠工程,就連先行台灣數十年的德國,也未曾宣稱轉型正義已完成。 我們應繼續透過去除銅像、紀念堂,減少在人民心中的威權因子只是小小的一步,真相的開誠佈公,把加害者逐出公共領域,進一步檢討中華民國體制對台灣各族群、文化的壓迫,否定過去的不義,在轉型中迎來新的族群共和,走向一個新而美好的國家。 (作者為基進黨高雄黨部召集人、管線設計工程師)
張博洋 2017-02-26
統獨公投很奇怪

統獨公投很奇怪

  統獨爭議有媒體拿來進行網路投票,民視拋出題目:你認為統獨能不能公投。結果正反雙方差距來到四位數的懸殊,多數贊成網友皆認為統獨公投是基本人權、有爭議就來投票、統獨公投是民主的展現等等。 然而事情真是如此嗎?若台灣是台灣人的國家,怎麼會有要不要加入其他國家的選項呢? 事實上,會有台灣島的統獨問題其實是源自於國共內戰的殘留,是國民黨與其中華民國政府把想當台灣人的人,捲入至今仍糾纏不清,從抗共到投共的內戰史觀中,才會有統獨問題。 作為一個台灣人民,自我閹割國家意識,同意舉辦要不要成為敵國一部分的投票,請問這是什麼邏輯?統獨公投毫無疑問的就是一個併吞手段,不管是中國,甚至是台灣島內提倡這個議題的都可能包藏禍心。 其次,統獨公投完全是一個不對稱的賭局,全球化之下若想當中國人,機票買了飛過去即可,統獨一旦公投,就算統一方輸了一樣可以當中國人,但獨立方輸了,即代表無法維持原本的台灣人身分認同,如此不對稱的賭局,誰願意當傻子呢? 在此呼籲各位讀者,美國人就是美獨,日本人就是日獨,台灣人自然就是台獨,台獨不是髒字不是洪水猛獸,台獨運動最終目的就是走進尋常百姓,讓台獨成為每一個台灣公民時刻都在實踐的日常。 如果我們認為台灣主權屬於台灣人,那就必須去捍衛台灣主權,在每一種理論可能之下,去追求構築我們的國家,而非把統一納入選項去尋找台灣的下一步。 (作者為基進黨高雄黨部召集人、工業配管工程師)
張博洋 2016-12-17
小心絞斷了民主的命根

小心絞斷了民主的命根

  這幾天台灣的主流媒體莫名的國際化,有志一同的強力放送菲律賓準總統宣布將要恢復「絞刑」、「斷命根」等刑罰的新聞,有鑑於台灣社會正處於將鄭捷殺之而後快的氛圍下,想必激起了一連串「你看看人家菲律賓多棒」之類的聲浪。 近幾年台灣社會民生凋敝犯罪頻傳,人民對於司法不信任,一些政治人物趁亂灌輸「強人治國」、「亂世用重典」、「獨裁也是有好處」的意識形態,這是非常危險的,畢竟自蔣政權敗逃來台實行高壓統治,中國國民黨就是用這種「我讓你賺錢、你別要求民主」的模式在統治台灣。 我們不信任台灣的司法,卻又認為只要加重刑罰或者仰賴某個政治強人,就可以讓社會治安變好,難道這些刑罰不是透過我們所不相信的司法來審判與執行嗎?過去數十年的民主化運動所要反抗的,不正是政治強人讓法律對他自己有利,合法地當一個獨裁者嗎?一個法治社會不應該是單薄地以「刑罰刑度」或「政治強人」來維繫它的運作,靠嚴刑峻法或者明君才能維繫的社會,只是一個人治社會:人民疏於參與公共事務,沒有政商關係的人只能自求多福,求老天保佑上位者是明君。 民主化的成果,無非是人民要將被國家拿走的權利取回,終結那個警總恣意妄為、國家權力無限擴張、亂世用重典但重典只為統治階級服務的年代。人民必須要參與政治共同決定一個社會的面目,不要讓威權意識形態者有機會利用「亂世」這種理由,在每一次的社會事件中把台灣往獨裁倒退一步。 (作者為基進側翼成員)
張博洋 2016-05-19
維持人民要的現狀

維持人民要的現狀

  朱、蔡二人較勁的一個重點─「誰的維持現狀才是真正的維持現狀」,廣義來說,繼承了馬英九「對內一中各表、對外同屬一中」意識形態的朱立倫,他的維持現狀就是維持經濟親中,往統一方向而去;而蔡英文則是提及馬政府過度親中,台灣經濟必須要跟世界接軌,但並未明確「現狀」是什麼?把問題交給她常常提到的「兩千三百萬人民共同決定」。 「現狀」隨時在變動,此時的「現況」,和八年前的「現況」一樣嗎?朱、蔡雙方要維持的是何時的現狀? 過去八年,馬政府做為中國勢力在台灣的代理人,任內開放多少中國勢力進入台灣,台灣人民完全無法得知,連內政部都沒有紀錄,我們只能不定期的看到一則又一則中國又投資了某某行業的新聞,或者馬政府又開放了什麼產業。這個政權的心到底是向著台灣本土還是向著中國?拚的是台灣經濟還是中國經濟?會不會有一天睡醒之後,突然身分就變成中國人? 有鑑於此,二○一六的新國會必須要跟過去八年馬政府的中國代理商模式決斷,台灣人民要的「現狀」是八年前的「現狀」,並且是走向台灣獨立自主的方向的「現狀」。面對蔡英文模糊的「現狀」,此次選舉只有台聯打出「抗中第一品牌」的主張。台灣面臨迫切併吞危機的當口,即將成為二○一六最大黨的民進黨此刻越打越保守,若要牽制民進黨往中國化的方向走,勢必要有比民進黨更堅守台灣主體性的本土政黨。 蔡英文選舉中無法說清楚的,台灣人民必須要自己想清楚,不要問民進黨可以為我們做什麼,而是我們可以用選票為這個國家做什麼。 (作者為屏東青年願景屏台發展協會理事)
張博洋 2016-0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