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耀鈞相關文章

談黑道監票罷韓

談黑道監票罷韓

高雄罷韓投票六月六日登場,警政署長陳家欽獲得情資,盛傳有黑道要在投票所外盯場監票,他在五月二十六日特別南下主持治安維護專案會議,除了宣示嚴正執法及制裁暴力的決心,對於投開票當日及投票後的安全維護,高雄市警局將在一八二三處投票所投入七千名警力維持治安,警政署也至少會增派五百名警力支援。從保護良善百姓的立場而言,筆者認為這樣的決策措施甚為迅速允當。 傳聞黑道份子蠢動欲影響市長罷免投票,警政署長陳家欽南下督軍、打氣,警政署攜手高市警局宣誓維護選務治安。(記者李惠洲攝)     只是,從旁觀者的角度來看,這種黑道監票的手法和日前高雄市政府某機關首長所提:「不投票!但一定要監票,讓站出來的人有壓力,站出來投票就是要罷韓」。諸此策略,都是十分不智且魯莽的,提議者只是想要表達效忠主子卻毀了民主格局,也絕對是一個糟糕的策略。 原因非常簡單,假使動用黑道監票,結果可能有兩種,第一種是事前達到恫嚇效果,造成那些罷韓人士心生畏懼不敢去投票(也許這種情況就是提議者最盼望的盤算),但是這種被壓抑的怒火是否會成為下次投票行為的更大火種?即使僥倖得逞,這樣以恫嚇讓人噤聲,真能服眾嗎?會有利未來施政嗎? 第二種的可能,則是罷韓人士不受威脅而現身投票,如果是這樣的情況,監票者真的能分辨哪位投票者是來投罷韓票的,哪位是來投反罷韓的?就算日後投票結果出來,反罷韓的票數為「零(雖然這是天方夜譚)」,監票者就能辨識投票人均是罷韓人了,然後呢?要點痣做記號來個秋後算帳? 大家可不要忘了,這些罷韓的多數年輕人可是許多老年韓粉的心頭肉啊!這在年初的總統大選民調和開票結果都已驗證,不同世代在挺韓和反韓的立場有著極為顯著的差異。難不成這些年輕人的父母就會因擁韓傾向的不同,就贊成這些黑道監票者對他們的子女做出事前恫嚇或事後報復的行為? 以上種種的問項,其實只有一個解答,就是政治選擇是一時的,選民對於政治人物的好惡也經常喜怒無常,民主政治的基本素養就是能讓人民順意投票,結果如何就歡喜接受,才是正途。 (作者為高雄市科技管理學會監事,管理學博士)
曹耀鈞 2020-05-28
政媒亂象天下奇觀

政媒亂象天下奇觀

  近期台灣海域及空域十分熱鬧,包括中共民船衝撞我海巡艦艇,軍機越過海峽中線,中國航母行經台灣海峽。而美、加兩國軍艦亦多次無害通過台灣海峽,及美國戰機亦繞巡台灣領空多次等等新聞事件。其實若從國際軍事力量展示,及區域防衛部署的角度來看,絕大多數的時候,縱使有時並不是例行性的巡航,但情況大致平穩可控。當然,站在普羅大眾立場,對於這些看來似乎劍拔弩張的軍事擾況,產生憂心是可以理解的。 不過有個現象卻經常令我驚訝,在台灣內部總是有少數政客和媒體主持人,在獲悉中共軍機或軍艦駛進台海領域的事件,就顯露出十分雀躍興奮的狂喜,並且意有所指的幫腔作勢,從而責怪我國政府的國際宣傳乖張,才引來中國軍事力量的逼迫行為,這些說法內容素質之低劣,令人大開眼界,可說是恥辱無底線,讓人為之氣結。甚至有的無良政客,更公開疾呼中共當局應派軍鎮壓台灣!試想,世上有哪個國家的人民會要求軍事外力攻擊自己的鄉土!難不成他們的家屬、親朋、好友都已不在台灣! 我有時在想這些人是不是瘋了!後來再仔細觀察他們的行為,其實這些人是有策略性的自利行為,他們這樣的說法,是想要遂行自己在國內政治媒體勢力爭取過程中,被民意唾棄之後,妄想藉由討好外在勢力來擊倒政敵,如此喪心病狂的手法和動機,換個立場來看,對岸有權決策者會任由這些近年來文宣戰敗代理人耍弄嗎?兩岸不論層級高低的人們,多的是要謀求和平相處的。 醒醒吧!身為中華民國台灣的公民,鎮日以譏諷訕笑自己的國家元首及執政當局來向他人取暖,妄想日後得到對岸關愛的眼神和賞識,其實只是會被對方一眼看穿伎倆,亦自曝其完全自利行為之卑劣。更可笑的是,如果只是為了吸納中國大陸民眾的收視率和收聽率,那這樣的作法就更不可思議了。想想看,也許這些人認為利用了對岸的人民來衝高網路直播收視率,並暗自叫好。但是兩岸都在聽、都在看,你們真的覺得他們是笨蛋嗎? (作者為高雄市科技管理學會監事/管理學博士)
曹耀鈞 2020-04-21
政論節目走火入魔 隱含國安問題

政論節目走火入魔 隱含國安問題

筆者長年關注國內政論節目,最近發現非常奇怪的現象,愈來愈多有所謂「接地氣」的政論節目,會邀請許多草根形象的地方人士在節目中發表看法,有的狀似義憤填膺,其實內容頗多謬誤。這些少數精心安排置入的人物,以近乎是自導自演的方式,採用錯誤數據誤導觀眾,卻也未見負起言論責任。 例如日前台南某陳姓柚農在某電視台政論節目主持人下鄉訪問中,直指因大陸不買台南文旦,導致台南柚農棄置文旦柚兩百萬「噸」至曾文水庫;後來被發現邏輯不通,又改口兩百萬「斤」,地點變成棄置在曾文溪。但農糧署出面說明,去年(一○七年)十月二日已撥付天然災害救助金,陳姓農友的作物受損部分,已收到農糧署撥付的救助金;另外品質佳的部分,去年已銷售完畢,並沒有丟入水庫或曾文溪!整個劇情發展,從最初引人同情轉為十分可笑,最後令人無比憤怒,簡直把全國閱聽眾當成白痴。 這些政論節目只為了達到其背後的政治動機,可謂自甘墮落,自取其辱。殊不知影響社會視聽甚鉅的社會責任已蕩然無存,而且潛在加速了媒體向下沉淪的水平,實在令人難過。 歐美各國知名媒體的專業政論節目,長期觀察下來,也的確各有預設立場,自不待言。但是,罕見為了打擊對方立場而犧牲自己節目素質形象,刻意設計基層百姓上節目高談闊論,以遂行打擊政敵目的。 台灣這些少數政論節目,除了前述表面現象,深層的國安問題才是重點。因為透過經年累月的有感誤導,會逐漸塑造政府無心、執政無能的假象,最後深植人民腦海中。因此吾人建議,除了倚靠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監督外,行政院應儘速指示發言人系統,定期針對證據明確的重大假新聞、假訊息內容及散佈的媒體,召開記者會向全體國民嚴肅公開說明,讓國人真正感受政府的實質作為,且使扭曲新聞內容或假造消息來源的媒體及政論節目知道收斂自省。否則縱容少數媒體假新聞自由之名,遂行擾亂民心及國安秩序之實,才是執政當局實質的怠惰。 (作者為台灣透明組織研究員,高雄市科技管理學會監事)
曹耀鈞 2019-0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