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曉輝相關文章

民主黨花錢幫共和黨候選人做廣告

民主黨花錢幫共和黨候選人做廣告

06/29/2022星期三 選舉的時候投票給自己支持的人或是政黨,這是天經地義。但是在這次美國各州的初選,民主黨卻花了數百萬元做廣告,給共和黨候選人,甚至到共和黨的初選去投票,目的是選出他們認為最不可能當選的共和黨人出來,這樣正式大選時,民主黨就比較容易勝出。 在昨天的科羅拉多州及伊利諾州的共和黨初選中,就出現這現象。民主黨的全國委員會及地方黨部,總共花了上千萬元計的廣告費用,為一些立場較為強硬的保守派候選人助陣,希望他們出頭,以便於十一月正式投票時容易攻擊他們。結果他們的計謀在柯羅拉多州失敗,但是在伊利諾州就成功。 在科羅拉多州,民主黨用了數百萬元催谷好多位,他們認為有缺陷或是容易攻擊的候選人,結果他們全部落敗。這些包括:參議員候選人(現任州眾議員) Ron Banks,他輸給了商人Joe O’Dea。另外競選聯邦眾議員的Lori Saine輸給了現任州參議員Barbara Kirkmeyer。而在州長選舉方面,民主黨支持沒有什麼政治經驗的Greg Lopez,結果他大敗給聲望及地位都高他很多級的Heidi Ganahl。 這不是民主黨第一次這樣做,但是這次在科羅拉多州的做法就是有計畫的,有組織的進行。他們的經費甚至包括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控制的House Majority PAC,用這種方法到共和黨陣營去「搗亂」,讓他們選出最弱的,或是最容易攻擊的候選人出馬,他們就好在正式選舉中出線。這是當自己的政黨沒有好的政綱,沒有好的政績可以爭取選民的時候,想出的下下策。但是民主黨卻引以為榮,堂而皇之地進行。 不過在伊利諾州,這作法就讓民主黨獲勝。他們支持的州參議員貝利Darren Bailey昨晚輕易地獲得競選州長的共和黨提名。不過貝利也是前總統川普支持的候選人。民主黨是看準他立場偏右,認為容易在大選時攻擊他「極右,極端」這些字眼。貝利將在十一月對壘民主黨現任州長J. B. Pritzker。因為貝利反對墮胎的立場,民主黨認為他比共和黨另一位候選人,立場較為溫和的厄文Richard Irvin更容易對付。厄文現在是芝加哥郊區的一個衛星城市的市長,擁有基本的票源。而且他也獲得當地對沖基金Citadel 的CEO億萬富翁Ken Griffin的支持。 川普也是在最一刻才支持貝利,他的勝利是民主黨跟川普合作的後果。此外川普在伊利諾州另外一個支持的眾議員候選人Mary Miller也勝出。她的對手現任眾議員Rodney Davis是去年投票支持進行國會對一月六日騷動事件進行調查的議員之一,所以能夠擊敗他對於川普是一個甜美的果實。 到目前為止,川普支持的黨內初選候選人有七成以上的成功率。
袁曉輝 2022-06-30
第二手資料的人做明星證人?

第二手資料的人做明星證人?

06/29/2022星期三 美國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昨天轟轟烈烈地結束了他們的一月六日調查聽證。並且由他們的明星證人,川普時代幕僚長 Mark Meadows 的女助理Cassidy Hutchinson提出證詞。她指出在去年一月六日那天,川普坐在總統座車上大發脾氣,用髒話說他是Fxxx總統,並且強迫座車開回國會,還跟車上的祕密警察爭奪汽車的方向盤,甚至攻擊 assault 他們,用手掐住一個人的頸部,命令他們立即回到國會。 這次公聽會又由十幾個電視台聯合轉播。於是昨晚所有的電視新聞都用她的這幾句話大作文章。說這是歷史性的證詞,說這足以證明川普當天不僅策動群眾暴動,他自己甚至要回到現場去指揮。還說這足以證明川普發動政變,要阻止國會通過選舉結果,足以做為起訴他的理由等等。 我不知道有多少不會自己思想的聽眾跟讀者會全盤接收。因為首先要知道這是一面之詞,而且她自已也說當時她不在這汽車上,她是從一個白宮助理Tony Ornato哪裡聽來的。在一個這樣重要的聽證會上,為什麼會讓一個第二手資料的人出來做明星證人?當然是因為那在場者不願意或是不被允許出來作證。 事實是,當時在這車上的祕密警察Bobby Engel,跟駕駛汽車(也是秘密警察),以及Tony Ornato 都已經在這委員會私下作證,但是他們卻不被邀請出來公開作證,為什麼?因為他們的證詞跟這位 Hutchinson 的不一樣。當時在車上的兩位祕密警察承認,當時川普確實希望回到現場,但是他們都勸告川普不要回去。雖然川普當時確實是很生氣,但是從來沒有發生搶奪方向盤的事件。Tony Ornato 也向媒體表示,他從未跟Hutchinson簡報過那次的經歷,他對於Hutchinson 這樣作證感到非常意外。 後來我們知道,Bobby Engel,駕駛汽車的祕密警察,甚至Tony Ornato都表示願意再度出來公開作證。根據昨天的親民主黨電視台ABC,CBS,NBC的新聞中都有這句話,說他們願意作證。他們才是第一手的證人,但是卻沒有被安排。就因為Hutchinson是最聽話的,說得話全部是他們需要的。而且據說 Hutchinson 在一個星期前又換了一個律師,才安排了昨日的公開聽證。而且有人找出她第一次在國會作證時的證詞,她說她是overheard 聽見有人這樣說。現在卻改作是從白宮助理(有名有姓)那邊聽來的。所以說這是一場經過排練的政治謊言再明顯不過。 由這事件可以看出,這個一面倒的委員會,連一點點的跟他們要求的立場不同的證詞都不願意聽,也不願意讓國民聽見。 這就是我過去說過的,當你舉行一次作秀式的聽證,只准一方面陳詞,禁止對方說話,阻止交叉盤問,就是這樣的後果。這個所謂的兩黨委員會,所有九位成員都是在去年一月投票支持彈劾川普的眾議員。不管多麼幼稚的人都可以知道這聽證會的目的不是為了尋求真相。 聽到民主黨的說謊大王 Adam Schiff 謝夫在CNN上面說:她沒理由說謊,她說謊沒有好處。這才奇怪。今天任何人願意公開出來痛罵川普都有好出路。聽說CNN已經跟她接頭,願意給他工作。此外川普昨天也發表聲明,說當他即將卸任時,選擇攜帶一批隨員到Mar-a-Lago (工作)。這位Hutchinson懇求帶她去,川普沒有同意。這些都是她願意說謊的理由。 因為委員會中沒有一個是真正的共和黨人,所以所有對川普有利的陳詞以及證人都不會出現。例如說,川普在一月四日就知道群眾可能出現騷動,向首都警察提出建議,他願意撥出兩萬國民警衛軍協助維持秩序。但是多次電郵往返,都沒有被最高決策人-- 眾議院議長佩洛西批准。這一次共和黨多次要求佩洛西出庭回答問題,委員會就是不批准。也不允許那些電郵做呈堂證據。如果你們口口聲聲說川普策動騷亂,為什麼川普要調用軍隊予以阻止?為什麼反而是民主黨阻止他這樣做?佩洛西應當負甚麼樣的責任?這些都不是委員會關心的。
袁曉輝 2022-06-30
難怪拜登一上台美國的經濟就垮了

難怪拜登一上台美國的經濟就垮了

06/28/2022星期一 過去這裡報導過,亨特拜登向女兒申訴,他將收入的一半交給「家裡」,幫父親付家用。現在有新的證據,拜登那邊也經常幫兒子負擔他的開支,他不知道的是,其中不少是國際應召女的開支,而且每一張帳單都動輒上萬元。 這些都是從亨特拜登那個手提電腦上得來的資料/證據。 例如其中一次,拜登幫兒子付了十萬元支付2018年12月到2019年一月之間的開支。其中就有部分開支是一個俄羅斯應召網站UberGFE的網址。另一次的五千元,則是另一個應召網站。還有一次的兩萬元,是支付亨特在紐約一個戒毒中心的費用。但他那一次戒毒也未成功。這些交付款項的資料都在這手提電腦上有紀錄。(下面是拜登轉帳給亨特五千元的紀錄。) 有一次亨特跟一個叫做Eva伊娃的妓女發生爭執,(過程他都拍了影片收檔)。那是2019年一月,伊娃事後向亨特收費時說,16個小時的服務是$9,500元,要他將錢轉帳到她指定的一個俄羅斯戶口。他在用自己的信用卡轉帳兩次後都不成功。一個半小時之後,亨特收到電郵,內容說Joseph R. Biden Jr. (他父親的帳戶)經由Cash App轉給他五千元。拜登的一個助理Richard Ruffner發短訊給亨特說,這個發款App每星期的上限是$7,500元,所以只能匯這麼多。之後拜登親自發短訊給兒子,問他那筆錢是否成功匯到了。不過沒有回音紀錄。 原來這時亨特繼續跟伊娃爭吵。他將自己跟伊娃的性愛過程錄影轉發給伊娃,然後似乎要問她自己是否有不尊重對方的態度:我對你曾經有過…我不是一直都很respectful?。最後,伊娃經過六個星期的追討,亨特一共向伊娃那邊的UberGFE付出三萬元。除此之外,他還跟多個應召網站有來往。 除了這些爭執過程,還有亨特跟他嫂子Hallie Biden之間的討價還價。他們此時已經是情人,亨特在短訊中說他窮的沒錢買滑雪的吊車費,要Hallie給他買一百張。之後就提醒她說自己以前幫她跟她的妹妹都付過房租一類的開支,兩人之間也發生爭執(下圖左)。還有一系列他跟父親的對話。他說要付女兒的房租,學費,前妻的贍養費,等等。裡面還說Hallie雖然欠他的,但是卻不幫他付了。拜登(在這裡用Junior代表)就全部同意。說學費他可以直接轉帳,其他的當天稍後會一一幫他轉帳。(下圖右) 這一家人真的很奇怪,拜登做了近五十年的「高官」收入都不少,全家人都靠他的關係,也都一直在大公司有高薪職位,(參見:拜登家族權勢勾結貪腐實例)。亨特拜登過去幾十年也靠父蔭搜刮了數以百萬計的黑錢。但是看他們的通訊,整天捉襟見肘。他們真的是最不會計算的一家人。難怪拜登一上台美國的經濟就垮了。
袁曉輝 2022-06-29
最高法院裁決放寬個人宗教表達自由

最高法院裁決放寬個人宗教表達自由

06/27/2022星期一 美國最高法院今日就一位足球教練是否有權在球賽之後在球場祈禱,做出裁決。結果以6-3的比數(又是保守派對自由派法官)裁決這樣的祈禱動作符合他的憲法保障的宗教自由。 這位教練Joseph Kennedy約瑟夫甘迺迪是華盛頓州一所高中的足球教練,他在每次球賽後都會在球場五十碼地方跪下祈禱。有時候會有學生自動加入祈禱。於是有非教徒學生球員認為這樣的行動威脅到不祈禱的學生,讓他們覺得會「不被歡迎」disfavor。當地教育局同意這觀點,為了避免教育局認同某一宗教,要求甘迺迪在學生都散去之後,或是在一個偏遠角落祈禱。甘迺迪不同意,結果他(在2015年)被開除。 甘迺迪在訴訟中表示,他的行為只代表他自己,自己的信仰,不代表學校。但是教育局就辯護稱,學生重視教練的態度,擔心被壓迫也必須祈禱。最高法院這次必須基於這教練的行為是否代表government speech「官方立場」做出裁決。大法官戈薩其Neil Gorsuch在裁決書中指出,這教練的祈禱行為不代表官方立場,同時也因此受到憲法第一修正案保障的個人宗教自由的保護。裁決中還指出「憲法對於不同宗教有互相尊重及彼此寬容」的精神。 這項裁決被認為將讓各公立學校放寬對個人的宗教表達自由。過去多年來最高法院及聯邦法院三番五次就宗教問題做出限制的裁決,例如廢除公立學校每天的祈禱儀式,禁止學校擺放與宗教(基督教)有關的象徵物(例如十字架),禁止童子軍宣誓文中有God的字眼,禁止法院陳列「十誡」文字等等。
袁曉輝 2022-06-28
媒體整天將種族主義掛在嘴上

媒體整天將種族主義掛在嘴上

06/26/2022星期日 拜登這樣的政客真正是老油條的極限。他去德國出席G7高峰會,又提出了一個對俄羅斯的經濟制裁的新項目,要禁止俄羅斯出口黃金,以免莫斯科靠黃金出口套現,資助對烏克蘭的戰爭。烏克蘭戰爭打了四個多月了,你才想起來向黃金開刀。我以前說過,他每隔幾天就拿出一樣東西來抵制,好像自己有在做事。先是抵制石油,之後制裁銀行,貨幣,普京個人,俄羅斯大鱷,普京的女兒,情婦,人家烏克蘭那邊戰火朝天,死人無數,你在這裡每次有重大會議就慢條斯理地想一樣事情出來做交代。事實是,西方國家因為俄羅斯石油禁運,全部面臨物價高漲,通貨膨脹,國民苦不堪言。普京卻享受高油價的利益,收入比開戰以前更高。連盧布都回升到七年以來最高。可悲的是,我見那些西方元首也都跟著拜登的腳步跳舞,這些人都沒腦子嗎?還是每個人都只管保住自己官位,其他能不出事就算了? 我見到媒體都引用拜登的話說:「普京在耗盡他的越來越少的資源,打這一場毫無意義的,野蠻的戰爭。我們要讓他資源殆盡。」事實是飽受殘害的是西方國民。 歐洲因為長期倚靠俄羅斯汽油跟瓦斯,突然間要他們停止從俄羅斯進口,都在積極謀劃再度開採煤礦,取代緊急狀況下面臨的短缺局面。過去這麼多年,西方環保份子將燃煤的恐怖描述得不能忍受,好像一燒煤,地球就要被消滅了。現在卻因為另一個政治原因,要將煤礦再搬出來。他們有更好方法嗎?(其實最乾淨,最環保,最安全,最高效率的發電方式是核能發電,但是也被環保份子及有心人的惡意宣傳下,沒有一個政府敢再開動核電廠。) 這些無腦的政客有沒有想到,為什麼要容忍俄羅斯,中東國家,委內瑞拉等國用沒有人監管的方式開採石油,卻禁止美國跟加拿大開採跟運輸石油?說這些人白癡都抬舉他們。 說來說去都是西方媒體一個罪魁禍首。為什麼沒有一個記者問這些西方元首:你們過去四個多月的經濟制裁發生效用了嗎?為什麼制裁要分梯次進行?你確定制裁黃金跟制裁石油一樣發生作用(或是不作用)?沒有一個人問,所以這些元首的位子繼續做得很穩。 拜登還在會中提議,各國撥款六千億美元在五年內開展第三世界的基礎建設,以對抗北京方面的一帶一路,以及在非洲及中南美等地的拓展。事實是,中共在這些地方的工作已經進展了好幾十年,拜登等人現在才想急起直追,有用嗎?而且只是六千億美元,這些與會的所謂元首沒有一個有先見之明,每個都是做幾年就下台的。沒有一個會像川普一樣坐言起行。 西方媒體整天將種族主義掛在嘴上,整肅保守派政客。下面是美聯社AP發的兩張這一次G7的集體相片,我見到被好多媒體採用。不管是有意或是無意,兩張相片都將日本首項的頭部遮去。如果被遮住的是任何一個其他元首,我相信記者都會換一個角度再照一次,AP也都不會發出去。但因為日本首相,不是西方國家關注的人物就兩張都照發了。他們媒體整天只會罵人,自己從來都不檢討。(其實我不在乎是否見到日本首相的樣子,我只是以他們自己的標準去衡量他們自己。)
袁曉輝 2022-06-27
這叫做「剝奪婦女墮胎權利」嗎?

這叫做「剝奪婦女墮胎權利」嗎?

06/26/2022星期日 連續兩天見到美國各地的支持墮胎示威,以及主流媒體(包括多數華文媒體)的報導,內容極大部分是誤導,要不就是謊言。這些媒體引用的都是美國極左派的政客的說話,聲稱最高法院五名大法官剝奪了美國婦女的墮胎權利。甚至說以後女人要墮胎都會「死」。事實是,這份裁決書中沒有一句話是要取消婦女墮胎權利。這些媒體聲稱最高法院五名大法官剝奪了美國婦女的墮胎權利。裁決書中的基本內容是:最高法院(我們)對於墮胎沒有決定權力power,所以應當交還給人民定奪。而有如我以前說過的,因為墮胎法不屬於聯邦立法權限之內,所以應當交由五十個州政府(州議會)決定。也就是每一個州的選民。 這叫做「剝奪婦女墮胎權利」嗎? 所以說,1973年的Roe v. Wade案件中的7-2裁決,案中婦女有權利要求墮胎的裁決,其實才是七位大法官決定了全國的墮胎法律。自此之後所有熟悉法律的人士都知道,這不是法律。美國需要重返人民當家的立法精神。(下:支持最高法院裁決的民眾,這畫面可能是你在一般媒體見不到的。) 事實是,兩年前去世的自由派大法官金斯堡 Ruth Bader Ginsburg ,這位最積極推動女權的大法官,就站在法律基礎上,對這項裁決多次表示極度的疑慮,說那次的裁決是一次faulty decision,「因為(裁決)過程過分草率…因此可能站不住腳。」此外仔細研究那裁決,也沒有說婦女有墮胎權利,而是說醫生有為婦女墮胎的權利。但是就因為那裁決得到女權分子的極度維護,被媒體吹捧為沒有討論餘地的女權憲法。這麼多年來大家將這基本的問題掃到地毯下,假裝不存在。(事實是,最高法院已經在1992年的 Planned Parenthood v. Casey 裁決中,將 Roe v. Wade 修正過一次。) 其次,將墮胎權還諸五十個州的人民,不代表婦女墮胎就將全部變成非法。目前在二十多個保守派執政的州分,只是對墮胎設限,而非全面禁絕。極大多數的州限制在懷孕15個星期後就不得墮胎。要知道,這些州的立法是得到當地州民的支持的,否則這政府也會被選民拉下台。 再說,懷孕15個星期之後禁絕墮胎不是甚麼古老觀念,今天在法國、奧地利跟西班牙,都限制在14個星期,義大利規定13個星期之後就不能墮胎,德國跟愛爾蘭是12個星期。波蘭更完全禁絕墮胎,除了強姦,亂倫,及對母親生命有危險之外。但是法國總統馬克龍昨天居然在推特對最高法院的裁決表示失望,說跟美國婦女站在一起。而拜登在當天更說,「最高法院的裁決,讓美國在所有發展國家中成為outlier (一個怪胎),這必須改變。」這都怪媒體沒有盡責,揭穿這些政客,讓他們可以公然說謊。(下:支持墮胎民眾在民主黨助長下,發動全國示威。這是媒體一再播放的畫面。) 事實是,今天墮胎最「開放」的國家,是北韓,中國及越南等國家。 還有,媒體一再引用民調,說美國有55%的人反對取消Roe v. Wade,這是事實。一來大家不了解上面的事實,其次當你再問下去:墮胎是否應當有限制時,極大部分都支持至少應當有15個星期的限制。這些都是你在媒體上見不到的事實。 至於這排天倒海的反對聲音,為什麼大過人民捱高物價,貴汽油的壓力?自從拜登上台,美國家庭每個月平均增加了460元支出。為什麼見不到一個人上街示威?明眼人一眼看出背後是有陰謀團體的推動。 最後,前一陣民主黨跟媒體不是才宣稱,男人也會懷孕生育嗎?怎麼今天又將墮胎跟女權搞在一起?
袁曉輝 2022-06-27
美國最高法院推翻49年前墮胎法的裁決

美國最高法院推翻49年前墮胎法的裁決

06/24/2022星期五 同時今天最高法院也推翻了49年前的有關墮胎法Roe v. Wade的裁決。美國是從那一次裁決之後,普遍允許合法墮胎。但是今天的裁決是說,以憲法而言,1973年的那一次裁決本身不是法律。政府必須就墮胎重新立法。其次,憲法中沒有有關墮胎的法律權限字眼,而所有沒有在憲法中列明的項目,都屬於州政府的權限。所以墮胎法應當由州政府各自立法。 這是美國憲法中非常明確的、有關聯邦與州政府畫分管轄權的界線。但是自從1973年那一次裁決之後,美國自由派跟民主黨就興高采烈的,強制性的將那一次裁決當作是法律。禁止任何人提議重新立法。(因為同一原因,也不能相信民主黨說的,墮胎是憲法賦予女性的權利,因為憲法中毫無墮胎的字眼。) 所以嚴格說來,今日的裁決不是全面推翻墮胎法的合法性。而是要美國循正當的立法程序,重新規劃。 今日的主要裁決由大法官阿里托Samuel Alito撰寫,與他立場一致的聯署法官包括湯瑪斯Clarence Thomas,戈薩其Neil Gorsuch,卡瓦諾Brett Kavanaugh,以及巴瑞特Amy Coney Barrett。內容與兩個多月前被(非法)洩露的意見草案內容相似。沒有因為連月來的抗議而改變。不過除了上面陳述的理由之外,湯瑪斯,卡瓦諾,以及首席大法官羅伯茨另外也寫了一份裁決,裡面強調,這次的裁決不是全面推翻Roe v. Wade,並且強調,憲法對於墮胎沒有立場,所以大法官對於墮胎之事也是保持中立。顯示這裁決純粹出於憲法原則。 所以嚴格說來,這項裁決也是以6-3通過的。唯一反對的是三名自由派法官。 不過今日裁決之後,所有支持Roe v. Wade的群眾已經展開抗議行動,民主黨領袖包括拜登,參眾兩院民主黨領袖等,以及主流媒體都已表示憤怒及反對。 這次裁決之後最明顯的變化將是,美國將有十幾甚至二十幾個州將會立即推出法律限制墮胎行為。這包括對於因為何種原因懷孕可以墮胎(強姦,亂倫,以及對母親健康有致命危險等),以及超過多少個星期的孕期之後就不可以再墮胎的規定。與此同時,美國有19個民主黨州分則有完全的墮胎權利,不僅由政府資助,而且好像紐約州甚至可以在產前一刻墮胎。 預料未來有些懷孕女子必須越過州界去墮胎。今日已經有十多個大公司宣布,會資助女職員越州墮胎的旅行及醫療費用。 這星期最高法院已經連續做出多項重要裁決,包括教會學校的資助,持槍自衛的規定等,預料下周還有有有關邊界移民(是否必須停留在墨西哥)的裁決,以及聯邦政府是否有權力制定有關環保的法律(包括禁止開採石油的規定)。前面幾項裁決都可以見到,川普任命的三名法官的影響力,左右了裁決立場。未來兩項相信也有同樣的作用。(所以今天拜登將這項裁決的責任,都推到川普身上。)
袁曉輝 2022-06-25
媒體沒有要求拜登的身體檢查報告

媒體沒有要求拜登的身體檢查報告

06/24/2022星期五 拜登再度使用小抄受到媒體的嘲笑。而這次的小抄居然包括教他怎麼坐下,何時離開,就更令人嘖嘖稱奇。 拜登是昨天在白宮接見一些風力發電業者時,被人發現使用小抄。而他更不小心地將小抄內容展示出來給攝影機拍得一清二楚。 小抄的頂端寫著會議性質,之後第一句就寫著:「你進入羅斯福廳,跟在座者說哈囉。之後你坐下。」不僅這樣的文字像是指導小學學生,其中那幾個「你」甚至是大寫用來強調語氣。例如說:YOU enter the Roosevelt Room and say hello to participants. YOU take YOUR seat.。似乎生怕拜登忽略了,或是看不懂。 之後還有:媒體進來;你短短致詞(兩分鐘)。(不過拜登說了八分鐘的話。)之後是:媒體離去。「你」詢問Liz Shuler, AFL-CIO 主席一個問題。(附註「她是視像參加」)之後是:「你」多謝與會者。「你」離去。 像這樣的指導式小抄,你說你怎麼會不相信今天白宮那般幕僚已經當拜登是老人痴呆症。 當事件傳開後,白宮解釋這樣的小抄是standard format (典型),很多總統都使用的。或許這是事實,將總統的活動寫明了,讓每天政務繁忙的總統不至於走錯房間,叫錯人。但是像這樣的:你進去,你坐下…都寫出來的,我相信肯定不是standard。何況現在的拜登每天只有一兩項活動,有時甚至整天沒有公開活動,需要這樣提醒嗎?你試試寫這樣的小抄給川普看看。 據說拜登已經很久沒有在橢圓性辦公室會客,就因為橢圓形辦公室沒有提詞設備。他現在說話超過一分鐘都要看提詞卡。否則他每天都要出狀況。事實是他現在已經是每天都出狀況。 記得川普時代嗎?媒體每天都製造新聞說他身體及心理狀態有問題,還呼籲副總統及內閣閣員以憲法25修正案,拉他下台(我這裡都有記載)。當時的白宮醫官Ronny Jackson多次發表川普的身體檢查報告,說他健康完美,結果Jackson也受到批鬥。現在你幾時見過拜登的身體檢查報告?你可曾聽見媒體要求看他的身體檢查報告?他上樓梯跌倒,騎單車跌倒,媒體都沒有要求要他檢查身體。
袁曉輝 2022-06-25
所有被告都自動有罪?

所有被告都自動有罪?

06/19/2022星期日 上星期四晚上,一個夜間清談節目 Stephen Colbert 的七名製作人,跑到國會去跟民主黨人合作製作一個一月六日專輯報導。但是他們沒有經過正式通關手續,就進入國會。結果被首都警察USCP(United States Capitol Police) 給逮捕了,有可能被控以非法闖入國會的罪名。 我相信你不會從主流媒體那裏見到這新聞。因為這證明了甚麼:一來民主黨跟媒體的結合已經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根本是不避嫌了。連一個半夜的以講笑話的節目,都成為民主黨的外圍組織。其次我們見到,至少首都警察還沒有被赤化,還敢對抗上級,將這一夥人給逮捕了。首都權貴指責川普的支持者非法闖入國會,鬧了一年多了。那你們的非法闖入呢?(下圖是Stephen Colbert,以及他那個節目塑造的,一個用來諷刺川普的道具狗Trump the Insult Comic Dog 的形象。) 據說這一夥人當天白天已經進入國會,因為都沒有配戴ID,已經被首都警察帶走離開。但他們晚上當國會關閉禁止訪客之後,又偷偷被一名民主黨國會議員的職員開門帶進去,據說他們在一些共和黨議員辦公室前拍攝鏡頭。這一次都被逮捕。據說有可能被正式起訴。 這件事讓我們見到,民主黨面對十一月中期選舉的灰暗前景,短期內美國進入蕭條期的可能性越來越清晰。加上2024年總統大選黨內至今沒有適當候選人出現,他們唯一的對策就是打擊對手,讓對手處境比我們還要差。所以他們唯一剩下的武器就是將一月六日事件重新用謊言包裝,強力推銷給國民,給全世界。 十天前,這一夥人(民主黨跟媒體)將這一台戲在黃金時間推出,佔據了十一間電視台(加上兩間加拿大新聞台)兩小時以上的黃金播映時間。之後又在上星期的兩天,佔據了白天大部分時間,又是十多間電視台聯播。預料下周還會有兩天時間做聯播。雖然看實況轉播的觀眾越來越少,但是這些「謊言大秀」又會經過電視台重新包裝成兩分鐘左右的新聞條目,在晚間黃金時間的新聞中,當作新聞播出。即使白天沒看,在幾個新聞台每一個小時的新聞中,還是會出現。而且都是他們精心挑選的幾句對川普殺傷力最強的幾句話。連住在外國的人都不能倖免。加拿大幾個新聞台仍然是每天當作最大新聞,放在極端重要的位置。 不過我不知道有多少觀眾想過,這所謂的聽證會都是一面之詞。就好像法院審訊時只允許檢控官陳述案情,被告卻一句話都不能說。如果所有審訊都是這樣,請問還會有一個被告獲得公平審訊?這不是所有被告都自動有罪? 因為這一次的國會眾議院一月六日聽證會,所有九名委員都是民主黨議長佩洛西任命的。七名民主黨人都是彈劾川普時的強硬派,僅有的兩名共和黨人也是強烈支持彈劾川普的死硬派。佩洛西斷然拒絕了共和黨眾議院領袖提名的任何一個共和黨議員。你見過這樣的法院嗎?有看過這些所謂聽證的共和黨人說,他們挑選播出來的所謂證人的證詞,是經過明顯剪接的。任何人都知道這是典型的斷章取義的動作。任何一個證人的證詞你都可以剪接出你要的意思。這就是禁止對方提出反證的必然結果。 在美國歷史上,或是任何一個自由國度的歷史上,都沒有一個時期像目前的美國一樣,95%的媒體這樣的與一個政黨如此的合作無間。不僅是新聞頻道,還包括所有電視網ABC,CBS,NBC的新聞部門,還有國營電視跟廣播電台,還有99%的清談節目,座談節目,喜劇對話,甚至體育台,娛樂台…上述的Stephen Colbert的工作人員,被民主黨人接運到國會去製作節目,就是再好不過的例子。你一個夜間說笑話的節目,幹嘛要製作一個一月六日特別專輯,還是跟民主黨人密切合作的? 這些被逮捕的除了這節目Late Show with Stephen Colbert的製作人,編劇,還有一個是這節目中的一個醜化川普的道具狗 Trump the Insult Comic Dog 的(聲音演員) Robert Smigel。我從來不看這些節目,(每一句話都是顛倒是非,以及極端政治正確),但是你從這道具狗的名稱,就可以體會出這些節目的內容是幹甚麼的。 現在共和黨人分析,民主黨跟媒體不斷的鬧大一月六日事件,未必是要阻止川普在2024年角逐總統。他們反而希望川普出來競選,因為要打擊川普很容易,何況他這招牌已經被他們抹得黑得不能再黑。他們繼續搞一月六日,就是要讓川普這名字更黑。這樣即使民主黨推出一隻豬出來競選,都可以打贏川普。
袁曉輝 2022-06-20
亨特拜登電腦裡的圖片,媒體沒興趣?

亨特拜登電腦裡的圖片,媒體沒興趣?

06/16/2022星期四 我們都知道亨特拜登將一個手提電腦拿到德拉瓦州Wilmington的小店去修,結果他本人一去不返。這電腦上據說有將近十七萬個被刪除(但是專家很容易就復原的)文件及圖片。對於有興趣的人是一個發掘不盡的寶藏。但是到目前除了極少數保守派媒體之外,沒有一間媒體觸碰。這與我們對傳統媒體的看法背道而馳。 最近幾天,Washington Examniner經由Marco Polo Research Group的專家那裡,得到從這電腦中找出亨特拜登在2018年十二月的一段訪問談話錄音,他在這段長達77分鐘的錄音中對英國的媒體人Phillipa Horan吹噓,他是他父親最親近的顧問,他說的話他父親全盤接納,甚至作為他的政綱及政策。他這樣說:「他願意跟我談所有我願意談的問題,如果我說這問題對我很重要,他就會想辦法將那問題作成是他的一個政綱,我父親尊重我多過世界上任何人。我的影響這一點我很確定。」 他說:「至於我是否擔心有人不喜歡我,或是我不愛我自己…從來都不擔心,你知道為甚麼?因為這世界上我最崇拜的人,就是我心中的上帝,他就當我是上帝。…我哥哥也這樣想,我們三個人,這些支持讓我相信我可以做任何事。」 其中一段他說:每個人都這樣問我,你怎麼可以好過你父親?當然我好過我的父親,你知道為什麼?因為我父親從我兩歲開始就告訴我,說我好過他。 亨特的話聽來含有相當的吹噓成分,不過我們都記得,拜登不只一次說過,亨特是他所見過的人中最聰明的。所以這又證明他不是吹噓。 這段訪問是在拜登已經宣布將角逐黨內總統提名,但是還沒有肯定獲勝之前五個月。錄影地點在麻省Plum Island的一間屋子。當時也是亨特拜登吸毒嚴重的時期。主持人Horan問他,他父親對他的毒癮怎麼看。他說:「他叫我fxxxing停止,他怕得要命。」 他還說:也許這(毒癮)是對我而言是最Fxxxing的好事。因為這造成我今天這樣,是我父親相信的這個人。 因為Horan是一個畫家,所以他談到,一旦他父親當選總統,他們可以合作要拜登(總統)推動他們的藝術(作品)。我們都知道,拜登當選後亨特果然開始畫畫,每幅畫由七萬五千元起價。最高標價五十萬美元。白宮還懸掛他的畫,幫他促銷。 亨特還很自豪地說,他很懂得爭取注意。他說:我很久以前就發現,如果要搞政治,好像我跟我父親這樣,就要懂得利用他的政綱,而不是讓他的政綱箝制住你。利用機會,好像我們談到的計畫,這樣就會吸引到注意力…好像現在,我出現在每一份報紙的頭版: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這些都不是八卦小報。 記得拜登在競選前後一再跟記者保證,他從來不跟兒子討論他的事?他從來都不知道兒子在做些甚麼?這篇訪談證明他根本是在說謊。 到目前,只有紐約郵報,Newsmax,Fox News等媒體做了比較詳細的報導。其他媒體對這些東西碰都不碰。 這段錄音中還包括他的吸毒經歷,毒品種類,私人生活等等。內容實在太長,有興趣的人可以到Washington Examiner,New York Post等網頁去看。 另外,亨特在同一年(2018)的12月16日跟他的心理醫生Keith Ablow這樣說:我幾乎每天都跟我父親通電話,談他的團隊下一步要做的事。好像說民調有甚麼異常,或是過去20年其他總統的遭遇作為。…還有一次(2019) 他說:父親要我每天七點半等他電話,討論一些決策political decisions問題。 另外一段也是經由Marco Polo research group最近還原的一些資料,包括亨特拜登手持手槍的裸體相片,這幾張在2018年十月17日拍攝的相片中還有裸體的妓女在一起。 很多人或許記得,亨特拜登在2018年十月(這相片拍攝前五天)買了一把.38口徑的手槍。買槍的背景檢查時,他對多個問題說謊,(例如是否吸毒,是否因為吸毒被開除等等),後來他跟當時的女友海莉Hallie (也是他哥哥Beau Biden的遺孀)發生爭執,海莉怕他用這手槍對付她,就將手槍丟到Wilmington一間超市外的垃圾桶。那附近還有一間小學。後來拜登的保安知道了還去垃圾桶一帶搜尋。連超市的員工都受到查詢。 所以當拜登每一次槍擊案後都借題發揮,說要立法加強管制槍枝時,應當做到的是確實執行現有的法律。如果每個人都像他的兒子,買槍時填寫不實資料,(他的兒子因為吸毒被踢出海軍,檔案中應當有資料的,怎麼可以買到手槍?)事後又將手槍丟到公共垃圾桶…立法再嚴都於事無補。 看上面這幾張相片,他拿著手槍擺出各種姿勢,甚至對著攝影機跟那妓女。(相片因為太過不雅,所以經過修剪。)
袁曉輝 2022-06-17
馬斯克第一次投票給共和黨

馬斯克第一次投票給共和黨

06/15/2022星期三 昨天除了是四個州的黨內初選,也是德州一個選區(第34選區)的補選,結果有了出人意料之外的結果,一個墨西哥移民家庭的女子Mayra Flores以51%的選票擊敗民主黨候選人的43%選票而當選。這是這個選區150年來第一次由共和黨當選。這結果不得不讓民主黨害怕。首先這是傳統的西班牙語社區,過去拉丁族裔慣例的支持民主黨,民主黨根本無須競選就可以當選。但是據最新民調,美國的拉丁族裔社區Hispanics對拜登的支持度,由一年前的60% 驟降到目前的26%,這是驚人的下降幅度。 Mayra Flores六歲時隨家人「合法」移民美國。她說六年前她還是民主黨,但是見到拜登的邊境政策,她無法在民主黨內留下去。而且她的丈夫是邊境巡邏警員,他們見到拜登的政策如何在傷害這國家。她這次的競選政綱就是全面翻盤拜登的邊境政策,民主黨以為他們門戶大開,就可以得到拉丁族裔選民的支持,證明完全錯誤。 世界首富瑪斯克Elon Musk也住在這選區,他昨天發出推特說,他也投票給Flores,這還是他這一生第一次投票給共和黨。他並且預言十一月的中期選舉會出現「大片紅潮」massive red waves。不過說到2024年總統選舉,他就預先發出通告會支持佛羅里達州長Ron DeSantis,雖然DeSantis並未宣布參選。他曾經說會支持川普。 昨天四個州的初選,川普支持的候選人有輸有贏。其中南卡羅來納州爭取連任的共和黨眾議員Tom Rice,他在川普受到彈劾時投票支持,結果昨晚被川普支持的Russell Fry以28%的大比數擊敗。到目前,投票支持川普被彈劾的共和黨議員多數已在初選中被擊敗,其他的則不再競選。只剩下懷俄明州的錢妮Liz Chaney仍然面對初選挑戰。川普預言她也會落敗。 不過同樣在卡羅萊納州另一個選區,川普支持的候選人Katie Arrington就被現任眾議員Nancy Mace擊敗。Mace在一月六日事件中最初批評川普,不過後來改變態度,沒有繼續批評。她以7.8%差距擊敗Arrington。川普在其Truth Social中解釋,Arrington本來希望就不大,能以這樣比數敗北都算成功。 此外川普在內華達州支持的幾位候選人昨日亦都輕易勝出。
袁曉輝 2022-06-16
拜登走回川普時代的中東路線

拜登走回川普時代的中東路線

06/15/2022星期三 拜登不僅將美國內政措施弄得一蹋糊塗(歷史性的高通脹,供應鏈斷裂,經濟蕭條迫在眉睫,南面等於沒有邊界,犯罪率也是歷史性紀錄…)在外交上也一再顯示出他跟他的一夥人都是幼稚班水平。 一個月前就傳出拜登要造訪沙地阿拉伯,最初白宮否認(白宮發言人否認了四次),之後被迫承認,但是堅持說,拜登訪問沙地與石油生產無關。這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不過可以在這件事上見到,拜登不得不走回川普時代的中東路線。 幾個月前才傳出沙地阿拉伯王室拒絕接拜登的電話;自從去年夏天起,沙地阿拉伯就斷然拒絕拜登的請求,增加石油生產以遏阻油價上漲;…這都因為拜登競選時就說要扭轉川普的對沙地政策,信誓旦旦的要將沙地王國打做pariah (社會摒棄的最下等人),天地不容。都因為沙地王儲被懷疑下令謀殺了華盛頓郵報的記者卡秀基Jamal Khashoggi。當時民主黨跟拜登就指責川普罔顧道義支持這樣一個政權。同時在競選時承諾,一當選就要讓全世界排斥沙地。 之後因為拜登政府對石油工業的不容忍,阻止國內開採石油,導致油價節節上升,於是向以沙地跟俄羅斯為主導的OPEC(石油生產國組織)去低聲下氣,要求他們提高生產。你說他們會答應嗎? 現在拜登利用下月中聯合國在沙地阿拉伯召開的葉門停火會議,厚著臉皮要造訪沙地,不要以為沙地王室沒條件的打開大門,幕後拜登不知道做了多少讓步。但是因為沙地是美國在中東(阿拉伯國家中)最忠實的盟友,長達八十年之久,這些讓步未必是壞的,甚至是好的。所以必須知道讓步的是拜登,不是美國。其中之一最明顯的,原來已經頻臨簽約階段的伊朗限核協議延續協議,臨時被叫停。媒體從來都沒有追蹤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很明顯,沙地阿拉伯是最反對這一協議的。因為沙地跟伊朗分屬不同的穆斯林部落,雙方是世仇,最擔心伊朗製造核子武器。並已經聲言如果伊朗真的製造出核武,他們也會第一時間發展核武。這是拜登外交的第一個回頭路。(下:拜登行程中,「獲准」跟沙地王儲Mohammed bin Salman會面。) 拜登此次之旅還會訪問以色列,也是一個外交回頭路。在川普任內,沙地阿拉伯也是排隊等著跟以色列簽署和平協議的國家,拜登上台後就打住這個路線。原因是目前民主黨內左派當家,這些以山德斯Bernie Sanders跟AOC等人為首的集團,都是巴勒斯坦的啦啦隊,明言以色列是侵略者。而沙地跟以色列都因為有伊朗這個共同敵人,近年來眉來眼去已久。拜登總算認清這局勢,知道哪個可以做朋友。有中東學者說:拜登等人終於從adolescence(未成年)階段進入成人階段,懂得怎麼在國際間玩平衡遊戲。 這樣的轉彎還有一個好處,可以阻止沙地王室跟俄羅斯走在一起。否則他們連成一氣對付美國,(再加上北京政府),屆時美國前後左右腹背都受敵,再想回頭已經太遲。 沒有人認為沙地王室暗殺卡秀基應當鼓勵,但是外交就是外交,你無須在全世界面前扯破臉,自己逞一時口舌之快,做了聖人,然後再低聲下氣的求饒。現在是誰沒面子?你以後說的話還有人當一回事嗎?(媒體也都脫不了干係,當時整天追問川普,為什麼不懲罰沙地王室。) 拜登一夥(跟媒體)甚麼時候才會承認,川普是比他們強一百倍的外交天才。
袁曉輝 2022-06-16
民主黨的說謊大王

民主黨的說謊大王

06/12/2022星期日 見到加拿大媒體又很起勁的報導,那個民主黨的說謊大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Adam Schiff謝夫說,他們的調查委員會「有足夠證據」可以讓司法部起訴川普。這個謝夫就是在過去好多年多次在電視上,斬釘截鐵地說,他有鐵證如山證明川普是俄羅斯特務,和普京串通好讓他贏取2016年跟2020年大選。事後證明他說謊,(因為FBI一直都有跟他們會報調查內容),他卻無須受到任何檢控。他而且在2020年因為烏克蘭一通電話,彈劾川普之前,謊稱他從來沒有見過那個告密者(吹哨人),後來發現那告密者事先與他的辦公室多次聯絡。(他還因為這件事,被民主黨之友華盛頓郵報頒發四個說謊的長鼻子。下圖。) 他居然敢在今天的ABC新聞雜誌This Week 中再次振振有詞:「法治精神必須每一個人平等對待,即使是總統。」事實是,過去六年川普沒有一天不是受到冤獄對待。這些人怎麼可以這樣狠。過去六年他們調查川普跟身邊人過去二十年的事業跟私人生活,用了他們上千萬元的律師費。到現在甚麼也沒查出,只讓一個過去的律師Michael Cohen,一個過去的競選經理Paul Manafort入獄。其他的都是冤獄。換了任何一個人受到這種待遇都會精神崩潰。 現在民主黨又利用一月六號的事件,每天製造「川普又要坐牢」的新聞,目的不外是要遮掩民主黨本身的爛攤子。事實是,民主黨面臨十一月將面臨中期大選滑鐵盧,所以要不斷讓川普的負面新聞上報。連紐約時報這周末都忍不住了,刊出一篇長文說,民主黨內部軍心不穩,一來都不相信拜登可以帶領他們度過目前的財政困局,其次都希望拜登放棄2024年繼續競選,說他不是適當人選。這是繼NBC,CNN等媒體之後,又有一份民主黨的盟友做出同樣的呼聲。 這篇由兩位記者Reid Epstein跟Jennifer Medina合撰的文章中指出,民主黨人現在非常焦急frustrated,並懷疑拜登是否有能力拯救這個黨在十一月不至於大敗,更懷疑他有能力帶領民主黨進入2024年的大選。 這篇文章說,他們訪問了五十位民主黨官員,以及多名民主黨的選民,他們都對共和黨的躍升感到悲觀。並且明確指出,目前似乎只有一月六日事件是拜登最後的也是最好的機會,讓那些搖擺選民可以忘記通貨膨脹跟汽油價格這一類的議題,讓他在中期選舉有好一點的成績。更擔心拜登的年紀,他無法阻止川普第二次當選。(這不是我的話,是原文中的句子。) 這篇文章引用了很多資深民主黨人的話,對拜登多所怨言。有的說他總是出問題gaffes,特別是在國際舞台上出狀況,影響政府信譽。有的說他的年紀已經不適合再出馬,希望他早日宣布不再選,讓新人可以出來,創造新氣象。 這篇文章說的多清楚,一月六日的調查已經成為他們最後一根救命的繩子,他們必須大大的利用。
袁曉輝 2022-06-13
另一次文字獄的時代

另一次文字獄的時代

06/12/2022星期日 我們活在另一次文字獄的時代,(首都) 華盛頓美式足球隊Washington Commanders (下圖) 的一名防守教練 Jack Del Rio上星期一發了一則推特,質問及要求大家,就一月六日的國會騷動事件,跟2020年整個夏天在全美國兩百多城市的縱火,佔領,砸爛商店門窗,搶掠事件相比,希望大家思考。結果他在星期三公開道歉,星期五被球隊罰款十萬元,及自動放棄推特帳號。 我們這時代,連讓人們自由思考的機會都禁止了。他的推特是這樣寫的: 我要問大家一個簡單問題,為什麼我們都沒有問自己這些問題,如果我們要討論的話。因為我也很困難要問,我在電視上見到很多畫面,人們的生計都被毀了,商店被焚燒,那些都沒問題。但是我們見到國會那一天出現混亂,沒有東西被燒,但是卻被搞成天大的事。我只是認為這是雙重標準。如果我們要討論,就要用同樣的標準,讓我們理性的討論。 就這樣一個推特,球隊受到媒體的壓力,民權團體NAACP的壓力,在星期五發表聲明,說他的言論不可容忍,不代表球隊,罰他十萬元。但就沒有好像NCCAP要求的叫他辭職。(很不明白,Del Rio指責2020年全國暴動關黑人民權甚麼事?難道黑人民權組織都支持全國放火搶掠?)還有維吉尼亞州議會已經決定,取消給這球隊起建球場的稅率的優惠。 不知道有多少人記得2020年夏天全美各城市的放火搶掠事件,全美國幾百條街的商店被焚毀,被焚毀的汽車上千輛,幾十座歷史雕像被拉倒,總共有四十多人遇害。因為主流媒體都不報導,甚至說是「夏日街頭慶典」,所以記得的人越來越少。但是一月六日的騷動事件就被民主黨跟媒體每一天誇大報導,硬塞到我們喉嚨裡。Del Rio只是其中一個敢說幾句話的人,就是這下場。   06/12/2022星期日 民主黨跟媒體星期四嘔心瀝血大搞的「一月六日黃金時間Primetime 」大製作,收視率出爐,見到有媒體大標題:兩千萬人收視,超過奧斯卡的一千六百萬收視數字。 不要被這數字欺騙。首先,奧斯卡只是一間電視台ABC轉播,而這一次是所有三間主要電視網:ABC,CBS,NBC,還加上CNN,CNBC,MSNBC,後來我才知道連PBS (公用電視台),FOX的娛樂台跟商業台,西語電視台總共是11間電視台,而且不是兩千萬,是一千九百萬。當你壟斷所有電視台的節目,觀眾沒有東西看時,只有一千九百萬絕對不是大數字。 再舉一例,川普在任的四年每一次的國情咨文演說,(也是大部分電視台都轉播,那是慣例),收視人數都在4,600萬以上,只有第四年下降到3,720萬人。去年拜登的國情咨文也都有將近3,800萬人,所以這一次的一月六日聽證會,只能說是一次收視的失敗flop,肯定不是成功。
袁曉輝 2022-06-13
究竟是新聞,還是戲劇?

究竟是新聞,還是戲劇?

06/09/2022星期四 民主黨今晚的作為證明,他們真的將國家政治當作一場秀。他們將國會的一月六日調查委員會的聽證,安排在今晚的黃金時間,8:00 – 10:00兩個小時在所有電視台播出,還請了ABC前任新聞部主席James Goldston負責監製。這表示全部的細節,都是電視新聞專業人士的精心策畫。是否那些國會議員的講話,都要經過排練呢?那究竟是新聞,還是戲劇? 從ABC,NBC,CBS,到CNN,MSNBC全部聯播,連加拿大的兩間走狗電視台CBC跟CTV也都轉播,而且都沒有廣告插播。真的是聲勢浩大。 不過我的看法是,這是最後的垂死掙扎,因為他們發現,他們不斷的調查,每天聲嘶力歇大聲叫嚷這是水門案,都沒人理他們。所以要盡最後的努力,讓國民注意。我聽到好幾各電視台的主持都說:這是要大家坐起來,注意聽。因為這是自1973年以來最嚴重的,對憲法的挑戰…… 所以我不認為是他們「左派大團結」的表現,而是一次垂死的掙扎。如果他們成功了,需要搞這一場大秀嗎? 現在擺在眼前的事實是,美國的汽油零售價比川普在位時整整提高一倍。所有食物都加價了。嬰兒奶粉還是缺貨。各大城市犯罪率還是繼續上升。拜登的支持率跌到33%,十一月前都不可能有起色。 大家要知道,佩洛西的這個所謂兩黨調查委員會,全部九名委員都是佩洛西任命的,所謂「跨越兩黨」是欺騙。的確佩洛西任命了兩名共和黨人,但是他們兩人(錢妮Liz Chaney,及Adam Kenzinger)都是川普的死敵,兩人都投票支持彈劾川普。共和黨領袖提名的三個人全部被佩洛西打回票。目前在國會眾議院的535席位中,民主黨只比共和黨多出七席,但是佩洛西卻將自己當作選民授權的獨裁。 目前錢妮根本就不屬於共和黨,她在懷俄明州面臨黨內挑戰,已經沒有勝選機會。至於那位Kenzinger早已經知道自己無法再連任,所以聲明不再競選。所以這兩人也是在做垂死掙扎。 說到作秀,拜登目前水深火熱之中,已經四個月沒有(不敢)接受媒體專訪,但是昨晚卻到一個講笑話的Jimmy Kimmel節目去做專訪。這位主持極盡諂媚之能,給他所有的機會將目前經濟問題都推到共和黨跟川普身上。拜登一次又一次地說:今天的共和黨變質了;他們走極端;他們不尊重憲法,我們不能那樣做…如果我們那樣做,我們的民主就瓦解了…主持人Jimmy Kimmel同情地說:你為什麼不像川普一樣用行政命令來改革?好像川普,他頒布行政命令好像萬聖節發糖果。… 還有一段對話,Kimmel說:你好像跟他們(共和黨)玩Monopoly,對方卻不按照規矩,這情況你怎麼會有進展?拜登說:你必須將他們送到監獄。請問,他這是民主嗎? 事實是,今天美國的問題就是因為拜登的行政命令造成的。他一上台就凍結開採石油,才造成今天油價高漲,從而導致所有物價高漲。還有他的行政命令停止建南面圍牆,停止遣送非法移民出境,導致每天幾千人闖關。 今天拜登跟民主黨搞出一大個爛攤子,但是絲毫不思改進,以為搞幾場大秀就可以挽回局勢。真的是治國白癡。
袁曉輝 2022-06-10
為什麼不幫自己的盟友申冤?

為什麼不幫自己的盟友申冤?

06/08/2022星期三 去年八月,當美國開始(倉促)從阿富汗撤軍時,阿富汗總統Ashraf Ghani甘尼及家人,一些政府官員也匆忙出走。當時的新聞都說,甘尼使用四輛汽車,及一架直升機,裝滿了數達一億七千萬美金的現金逃走。 當時的新聞來源都是俄羅斯在卡布爾的大使館發出來的。據當時路透社引用俄羅斯大使館發言人Nikita Ishchenko對俄羅斯國營新聞社RIA說的話,四輛車裝滿了現金,都裝不完,就將剩餘的裝到一架直升機,還不夠裝。一些錢就留在跑道上。當時的報導都說,這些都是國庫的錢。 昨天,阿富汗重建委員會發表了一份審計報告,證實甘尼等人沒有將一億七千萬美元帶出國。這份報告說他們(包括甘尼的家人,以及十名高級政府成員,加上20-25名隨員及家屬)出亡時,攜帶了總共大約五十萬美金的現金。而且他們中途租用飛機飛到阿布達比,就用去12萬元美金。這報告還說,他們所有人的行李非常有限,甘尼夫人自己只攜帶兩個手提箱,都是衣服。 據說這份報告是訪問了多名當時在場人士之後做成的。他們說,甘尼跟家人及幾名保安親信坐了一架直升機,其他官員及保安分別乘坐兩架直升機離去。一名外交官補充說如果真的拿了一億多現金,肯定大家都會看到。 昨天的新聞我只見到很少媒體刊登,但是當甘尼出亡時,他「偷走」大量國庫的錢的新聞,卻是無數媒體的大新聞,報導不只一次。那新聞讓全世界的人都不齒甘尼的行為。說他不僅懦夫,還偷盜國家的錢。當時的美國為什麼不幫自己的盟友申冤?我知道當時拜登政府面臨執政以來最大危機自顧不暇。至於俄羅斯政府為什麼要造這樣的謠言?因為甘尼是美國的盟友,而莫斯科就亟欲跟塔利班展開談判,建立好關係。 我這裡舉了無數的例子,左派分子、組織、國家、都擅長製造謠言,說謊面不改色。絕對不是無中生有編派他們。這只是再多一個例子。就像烏克蘭戰爭之初,多少「新聞」說澤蘭斯基貪腐。有些還經由正宗媒體轉載。我從來不相信一個將自己,跟妻子兒女都留在戰火中,隨時準備全家犧牲的人,會貪汙那幾十萬,幾百萬美金。
袁曉輝 2022-06-09
舊金山檢察官Boudin被投票罷免

舊金山檢察官Boudin被投票罷免

06/08/2022星期三 舊金山的地方檢察官D.A. Chesa Boudin包定終於在昨日的投票中被趕下台,支持罷免他的票數高達61%。在這個全美國最Liberal的城市,這表示傳統的左傾居民都要他下台。但是Boudin在獲知投票結果後居然說,「今晚的結果證實,右翼億萬富翁籌得的款項比我們多出三倍,利用人民普遍不滿的情緒,(將我們拉下來)。選民沒有機會用正當方式表達不滿。」 事實是,這次的罷免行動受到許多小商戶的支持,亞裔團體(特別是華人團體)都大力支持,他們總共籌得七百萬元,絕對不是受到甚麼大財閥的支持。相反的,Boudin在2019年隨著全美woke風潮,與數十位左傾DA一起當選,他們多數都受到左派億萬富翁財閥索羅斯George Soros的資助。包定當選後將商店偷竊罪行全部「非刑式化」,又拒絕將重大罪刑的少年犯當作成人處理,之後青少年集體洗劫商店蔚成風氣,舊金山的商店無一倖免。不少商店,連鎖店都因為連日被打劫而被迫關閉。露宿居民佔領主要街道,毒販公然在街頭出售毒品,才導致這一次的罷免行動。 說到洛杉磯的DA 地方檢察官George Gascon賈斯康的罷免行動也是大勢所趨,現在連洛杉磯的罪犯都已經得到風聲,迫切地要跟DA辦公室達成協議,以免有了新人之後他們就死路一條。今天媒體得到一段錄音,就是一個殺人犯Willie Wilkerson 跟他母親的對話,說他必須趕快(透過律師)跟地檢處cut a deal。他說:「我上次跟你說了,(律師)說要快了,以免賈斯康下台,選了個新人出來就麻煩了,到時候死刑或是沒得假釋的規定都出籠了。」(下圖左:Wilkerson,右圖是賈斯康在2020年宣誓就職。) Wilkerson去年二月在加州Lancaster一次入屋打劫事件中,殺死了屋主21歲的兒子Elijah Martin。剛剛在五月31日的這段通話中,他說他希望與地檢處達成協議,以過失殺人manslaughter起訴,否則的話就shit。而過失殺人只有6,9 ,12年的刑期這幾種。連犯人都知道,賈斯康不再以謀殺罪起訴犯人,即使是拿著槍到民居去打結時再殺死人,都只讓你服刑七八年。而且服刑三分之一就可以申請假釋。你說罪案怎麼會不增加? 目前罷免賈斯康的行動已經籌集到所需的九成的簽名,如果在七月六日的限期前再籌到六萬簽名,就可以在十一月的中期選舉日進行投票。其實這是洛杉磯選民第二次嘗試罷免賈斯康,去年的一次因為沒有在限期前得到足夠簽名而失敗。可見罷免行動也必須有組織,以及足夠選民的支持。 幾間大媒體已經醒絕,說罷免DA的風潮可能在全國引起漣漪效應,那些woke政客人人必須自危。(紐約曼哈頓的檢察官Alvin Bragg是一個類似的例子,只不過紐約州沒有罷免機制。)
袁曉輝 2022-06-09
麥康納有關管制槍械的訴求

麥康納有關管制槍械的訴求

06/07/2022星期二 好萊塢影星麥修麥康納Matthew McConaughey今天出現白宮,在白宮新聞室,就兩周前在德州小學發生的槍擊案,發出呼聲,特別是有關管制槍械的訴求。表面上看,是白宮又在利用好萊塢的影星為他們打仗。不過麥康納不是一般影星,他是在槍擊案發生地點Uvalde出生的。過去他也為這議題多次發出呼聲。他本人是長期擁有槍枝的,同時他去年還曾經考慮競選德州州長。這些都讓他跟好萊塢那些口若懸河,但是言之無物的名流不同。 麥康納今天說的幾個主題包括:槍枝方面,他主張將買AR -15步槍的合法年齡提高到21歲,因為近來幾宗槍擊案都是20歲以下青年做的。此外買槍者有一段冷靜期。也就是買槍者買槍時,要等(大約七天),阻止衝動的人買槍即時去犯案。這些提議都不像民主黨一再提出的,禁絕某些槍種流通市場。 自從紐約水牛城超市槍擊案,及德州小學槍擊案發生後,拜登就一再宣揚管槍,禁槍,都是以共和黨人作為目標。一再使用:for God’s sake…這類感情字眼攻擊政敵。事實是,他口中的管制槍枝:禁絕所有9mm手槍,禁絕所有殺傷性槍械,都未必可以做到杜絕槍擊案,有些更不符合憲法。好像今天麥康納說的,只是提高購買AR15步槍的年齡。他還特別申明:理性擁槍的人長期以來對於那些不守法的人濫用這(憲法第二修正案保障的)權利,痛恨不已。所以他是要恢復「理性用槍」,不是杜絕槍枝。 麥康納另一個訴求就是文化問題。因為這麼多槍擊案不都是因為有了槍才會去做,而是先有了動機才會去買槍。拜登跟民主黨對於造成多次槍擊案的文化問題,社會問題,提都不提。今天麥康納就說了:「我們要恢復家庭價值觀,美國價值觀,同時加強校園保安,加強背景調查…。」不過他只是點到為止,而且這些都是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首先,很多槍枝買賣是私人間的轉售,很難管制。而且美國有將近四億支長短槍,很難一一查證。此外,目前每一個州都有「背景檢查」的規定,但是除非警方將每一個人都做了檔案,怎麼檢查?例如拜登的兒子亨特不僅吸毒,還被海軍學校踢出去,這兩樣都足以構成禁止買槍的條件,但是他說謊了,所以買到了槍。之後因為跟情婦吵架,還將槍丟到一個公共垃圾桶內。其他人還用說嗎?此外還有黑市槍枝,地下槍枝,所謂的ghost guns,…當正規買槍管制過嚴時,黑市槍枝就更氾濫,就像毒品一樣。 不過我也要說,麥康納對於文化一筆帶過。事實是,今天的青少年沉迷於槍枝文化,對於一次殺死幾十人只會感到過癮,都因為從小浸淫在槍枝暴力的文化之中。特別是電影跟電子遊戲。為什麼麥康納對這些毫無表示。我相信這是拜登政府邀請他的原因。對於他們最重要的還是從槍枝管制方面著手。 麥康納呼籲兩黨議員齊手解決這問題。要知道如果這樣容易早就解決了。自從1999年科羅拉多州校園槍擊案以來,美國發生了多少次校園槍擊案,期間民主黨有多少次是同時控制了參眾兩院跟白宮,為麼都不利用那些機會制定法律?因為做不到。一方面民主黨人之中有很多認識到,這不是一個法律能夠杜絕的。其次這也是憲法問題,應當由各州立法。如果連民主黨的州都不去做,每天指責共和黨阻止他們立法,就完全是玩政治。 麥康納去年決定不出來競選州長相信跟政治有關。他今天可以周旋於兩黨之間,但是競選州長他很難不在兩黨之間選一個。不管哪選哪一個政黨,都會讓另一半的人討厭他。此外他也應當明白,他不能選擇共和黨,否則很難在好萊塢混下去。但是德州到目前畢竟仍然是紅州,所以他唯有以無黨身分出來訴求,討好所有人。
袁曉輝 2022-06-08
諾曼第登陸78周年紀念日

諾曼第登陸78周年紀念日

06/06/2022星期一 今天是二戰時盟軍在諾曼第登陸的78周年紀念日,那一次英,美,加拿大的海陸兩棲及空降部隊聯合在法國的諾曼第海灘登陸,16-7萬部隊中,據稱當天就有四千四百多人喪生,最後數字可能高達一萬以上。很多士兵是一上岸就死了,與砲灰無異。很多人或許經由The Longest Day最長的一日 這部電影,多少了解那一次登陸的可歌可泣的經歷。因為雖然電影將那天的事蹟戲劇化了很多,但是大體上可以幫助我們體會到這些士兵當時的經歷。 雖然這一次登陸(反攻)被認為是扭轉二戰局勢的重要一役,不過二戰還要再拖一年多,還要多死幾十萬人。都因為太遲行動,坐大了敵人的勢力。 昨天在新聞中見到一個仍然在世的二戰士兵(今年已經101歲了)。他說了一段話非常感人。他說:「我們不是英雄,我們都是志願的,我們都接受訓練,我們都領薪水,我們不是英雄。」說出這樣話的人是真英雄。他還說了一句:「任何人說他(到戰場時)心中不害怕,都是騙人的。」就因為有這種恐懼心,仍然志願入伍,他們是英雄中的英雄。 今天看到新聞,當時的美國羅斯福總統向國民念了一段他自己寫的祈禱文,為美國跟盟軍的士兵祈禱,其中一段是這樣的:「(他們)中一些永遠都不會回來,擁抱這些人,天父,收留他們。他們是你王國的英勇的僕役,接納他們到你的國度…,我要求我的國民虔誠向您祈求…哦,上主,給我們信心,讓我們對你有信心,對我們的兒子有信心,對彼此有信心,對我們神聖的任務有信心。」 新聞說,美國政府將在華盛頓的二戰紀念碑,加建一座紀念碑將羅斯福這一段五百多字的祈禱文科上去。雖然羅斯福遲遲不肯加入戰爭,讓歐洲及亞洲的死亡數字無謂增加上千萬人,事後又在跟蘇聯的周旋中,給了史大林特別優厚的「獎賞」,讓蘇聯可以繼續在歐洲跟亞洲蠶食作惡。但是他這一段自己寫的祈禱文字,確是出自肺腑。 有歷史以來,人類死於戰爭中的都是無謂的悲劇。但是這世界上就是有邪惡的領袖,要陷人類於戰爭中。又有一些欠缺智慧的領袖讓戰爭不可免,讓戰爭擴大。大家可以回憶今年二月以前的新聞,俄羅斯一直測試美國跟西方的毅力,但是美國只會一直估計俄羅斯何時用兵。如果是川普在位,這場戰爭肯定不會發生。就像1939年,歐洲國家對於希特勒一味的綏靖,期望他不會動兵。結果他攻進波蘭,讓其他國家震驚,展開了二次大戰。 今天還見到一則新聞,是一個曾在伊拉克作戰的美軍,他現在志願到烏克蘭作戰。他稱讚那些烏克蘭士兵,說「這些都是普通市民,有很高尚的職業,只是應國家的召喚,拿起武器。他們願意為了自己的國土去死,他們從心底裡相信,這樣做可以讓國家達到一個有西方價值觀的自由的國度。」 雖然烏克蘭總統澤蘭斯基號召所有18-60歲男人留下來作戰,但是這號召不同於徵兵,你卻聽不到有大量逃兵的事。最近烏克蘭戰爭到達巷戰階段,澤蘭斯基上星期說,現在他們面臨每天都有60-100士兵死亡。這更證明了他們無比的勇氣。 這士兵說他不能說出名字,但是今天在烏克蘭像他一樣的外國志願兵少說都有好幾千。(上星期見到一則新聞,英國一個女國會議員從新聞中知道,她的兒子在烏克蘭志願作戰。) 他們都自己付旅費,服裝跟武器。這些人都有崇高的理想,也相信自己的同僚有崇高的理想跟信仰。人類的歷史就是由邪惡,跟理想交織組成的。
袁曉輝 2022-06-07
美國越來越像香蕉共和國

美國越來越像香蕉共和國

06/05/2022星期一 美國越來越像一個香蕉共和國,半數以上家長買不到嬰兒奶粉,通貨膨脹接近雙位數字,政府不思改善民生,卻利用司法部高姿態整肅政敵,逮捕反對黨領袖。同樣的罪行,一個逍遙法外,一個鋃鐺入獄… 川普總統的貿易顧問彼得納瓦洛 Peter Navarro (下圖) 因為拒絕接受國會調查一月六日事件的傳票,被指藐視國會,星期五在國內機場被捕。FBI警探用手銬跟腳鐐將他捆綁帶走。這是針對有極高逃亡風險犯人的規格,而他不過是到Nashville接受一間電視台的訪問。 我們都記得川普時代他的一個不受薪的顧問Roger Stone凌晨四點多,也是有大批持槍FBI帶領軍車,直升機到他家裡去捕人的畫面。事先還通知了CNN拍攝現場。只因為他在FBI問話時,不記得自己幾百電郵中的內容細節,就被以「對FBI說謊」的罪名逮捕。(事後證明他一項罪名都不成立。) 但是一個星期前,當希拉里的法律顧問薩斯曼Michael Sussmann在重要事件上公然對FBI撒謊,卻在華盛頓的傾向民主黨的陪審團裁決無罪。過程中,FBI利用薩斯曼提供的資料,展開對川普的調查。過程中還揭發了希拉里泡製川普通俄的虛假資料,一方面供應FBI,一方面供應媒體發布…這些都是軟性政變的實質證據。 還有,川普被調查及彈劾時期,他的前任競選經理曼納福Paul Manafort遭受波及。他因為曾經為幾個外國政府做說客沒有將收入報稅欠了幾十萬稅金,被聯調局提控,罪名是「詐騙美國政府」,判監43個月。現在我們知道,拜登的兒子亨特利用父親是副總統期間,經由烏克蘭,俄羅斯,北京政府獲得收入數以百萬計,一年前我們獲知受到聯調局調查,幾個月前我們獲知他一共欠稅兩百萬元,但是現在毫無下文。據說好萊塢一個親民主黨律師Kevin Morris幫他墊付了這兩百萬元,現在有消息說,因為欠稅已經繳了,可能會從輕發放。 曼納福至少是以自己的能力幫外國政府做說客,而亨特拜登我們都知道,他一無所長,他所「貢獻」的不過是將自己的父親介紹給這些外國公司。 說回這一月六日調查委員會,每天都轟轟烈烈地發新聞,不過是要整肅川普跟他的支持者,目的是要打擊川普阻止他在2024年角逐總統。這個所謂的兩黨委員會,全部成員都是由民主黨佩洛西的眾議院議長任命的。其中僅有的兩名共和黨人錢尼Liz Chaney,跟Adam Kinzinger 都是對川普恨之入骨的。共和黨提名三個委員全部被佩洛西拒絕,這能說是一個「兩黨」委員會嗎? 自從一月六日事件以來,FBI根據現場的幾千小時錄影帶已經逮捕了八百多人。不少是在家裡用槍逮捕的。極大多數的罪名都是:擾亂秩序,阻差辦公,濫闖公地等等,但是這個委員會仍然非常起勁地要將川普跟他所有官員都起訴,到現在因為沒有證據,就要用媒體跟輿論將他們治罪。現在這委員會宣布,要在不久的將來在晚間八點鐘黃金檔時間,在電視上轉播他們的聽證。宣稱要更多美國人知道一月六日究竟是怎麼回事。民主黨的一些喉舌媒體:華盛頓郵報,CNN等還在新聞中說,屆時委員會將有爆炸性新聞爆料…這很明顯是要盡最後努力,在十一月中期選舉前製造對他們有利的環境。這是執政黨串聯司法部門,媒體再度發動整肅政敵的一個大動作。 其實真正應當讓國民知道的是:民主黨跟希拉里陣營如何泡製川普通俄的虛假證據,希拉里親自批准將這些虛假資料經由自己的律師(假裝是無黨派愛國分子)交給FBI,FBI如何利用這些明知是虛構的資料展開對川普的調查,司法部跟FBI頭頭如何利用這些虛假資料申請情報法院竊聽川普(總統)辦公室…… 這個一月六日委員會,這個司法部跟聯邦調查局,完全是香蕉共和國 kangaroo court 司法系統的典型。
袁曉輝 2022-06-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