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稅改的效益與效應

政策影響經濟,不只是經由消費、投資的增減,也會透過因此改變的競爭態勢及產業環境,使短期效應擴展至長期,稅改也是如此,預測的效果愈長愈不準確,因為大眾會依據政策內容調整各自的行為,常常會使減的稅比預期多、增的稅比原本估計小;只是對經濟的影響,卻不一定因此弱化。

  • 川普稅改動見觀瞻,各國全面關注後續效應。(美聯社)

    川普稅改動見觀瞻,各國全面關注後續效應。(美聯社)

川普稅改是美國在前總統雷根主政的一九八○年代之後最大減稅方案,個人所得稅最高稅率減至三十七%,企業所得稅率由最高三十五%,調降至單一稅率二十一%等多項措施,目的雖在促進國內經濟發展,但做為全球第一大經濟體及最大貿易國,政策走向動見觀瞻,各國全面關注後續效應,德、英、法、義大利及西班牙等歐盟五國財長甚至連手致函美國財長努勤(Steven Mnuchin),警告美國稅改的部分內容可能違反世貿組織(WTO),捲起貿易戰爭。

戰爭至少牽涉雙方,對手不會束手就擒,一旦戰事啟動,面對的環境即刻改變,即使敵方以靜制動,也可能在醞釀更激烈的反擊。經濟走勢是各種關係糾葛的結果,不是在密室裡的個別變動,因此,不管是貨幣戰爭或租稅戰爭,只要對手提出應對策略,效果都將大打折扣,且大規模的稅改成果,與當時的經濟氣氛也有關係。

一九八○年雷根競選總統時的前二季經濟成長率分別為負○.七%及負一.六%,一九八○年的第四季也僅為零,且當年的消費者物價指數上升超過十%,他在一九八一年上任後,就以減稅做為經濟政策的主旋律,再搭配連任後一九八六年二次稅改,企業稅由四十六%降至三十四%,道瓊工業指數由八百多點,上升至一九八七年的二千四百多點,達三倍之多,不過,經濟穩定成長,也不能忽略當時聯準會主席沃克(Paul Volcker)的大膽貨幣緊縮政策奏效,使通膨急速下降之功。

川普面對的處境其實不同,美國經濟已從金融海嘯的谷底翻升,只是成長速度不夠迅速,而物價上漲率也維持在低檔,他提名的新任聯準會主席鮑爾(Jerome Powell)態度相對鴿派,沒有快速調高政策利率的主客觀條件,但股市的反應更為迅速,持續創下歷史新高。

各國擔心美國磁吸效應,吸引資金回流及外資湧入,並預期國際美元匯率可能將因此走高,但若以一九八一年及一九八六年二次稅改觀察,匯率走勢並不一致,第一次稅改雖然伴隨美元走強,但當時為打擊通膨,聯邦資金利率調高至廿%上下,第二次稅改後的美元指數,則反有弱化現象。國際資金的流動就和匯率一樣,強弱在於兩國間的比較,個別國家的政策效果,要和其他國家一較高下。

不少分析雖指出川普稅改對經濟影響有限,但也有論著認為雷根主政的經濟政策使美國延續多年榮景。川普稅改將要上路,租稅競爭將難避免;租稅戰爭雖比匯率戰爭複雜許多,不過,要在國際競逐市場或資金,政府至少不能在國際趨勢中脫隊。

二%的經濟成長率被視為新常態,但捍衛川普稅改的美國財政部長努勤(Steven Mnuchin)強硬表態,誓言二%不是美國的新常態,三%以上才是,美國稅改就是為了促進經濟發展而提。這是美國官方的態度。

財經政策影響經濟走向,也和當前情勢及各國的相互激盪有關,美國稅改將逐漸發酵,效果不一定如預期顯現,但各國在進擊與防禦的過程中,將會體現經濟波動的現實。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