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民主黎明前的黑暗

 

新國會及即將上任的新政府針對轉型正義提出立法提案之際,竟然爆發憲兵違法搜索事件,讓人更加感受到轉型正義的必要性與急迫性。一時之間,還有人為辯護而辯護,也更讓人體會到甚麼叫做「犯罪結構」的歷史延續性。可以說,憲兵違法搜索事件發生在此時此刻,不論是不是馬政府執政以來的第一次,都產生了一種難得的教育意義:轉型正義沒有徹底完成,恐怖是不會自動消失的!

這起事件發生之初,國防部還企圖強詞奪理,但隨著矛盾日益暴露,社會輿論一片撻伐,馬英九也不得不授權張善政,表達具體懲處的指令。儘管如此,此事對馬英九的三軍統帥權威,仍有極大負面傷害。不久前,憲兵訓練中心結訓閱兵分列式,步伐凌亂荒腔走板,消息曝光憲訓中心主任被撤換。沒想到,現在憲兵捅出更大的樓子,將大家記憶逐漸褪色的白色恐怖鬼魅,在政權交接前夕堂而皇之地招魂出來。

憲兵違法搜索,懲處層級到哪裡,大家拭目以待。但最應感到尷尬的,應該是馬英九本人吧。二○○九年就職週年,他簽署了兩項國際人權公約,聲稱「台灣已在人權議題上到了轉大人的時候」。一週前的二二八,他還信誓旦旦「保證未來類似的事件絕不再重演」。然而,台灣的人權狀況反而在他的任內一再惡化。這次憲兵違法搜索,等於當眾打了這位三軍統帥的臉,為馬政府執政期間的人權紀錄做了難堪的結論。

不僅如此,馬政府執政期間,國軍爆發的共諜案也很恐怖。陸軍司令部通信電子資訊處長羅賢哲少將,成為解嚴以來被查獲層級最高的共諜。三軍統帥終極統一、同屬一中、馬習會,國軍將領不知為何而戰、為誰而戰,退役將領到對岸交心「國軍共軍都是中國軍」,一副上樑不正下樑歪。至於兩岸談判首席代表張顯耀,又是被疑洩密甚至共諜而去職,又是被提名代表執政黨參選立委,這跟憲兵慘不忍睹的「分裂式」有何不同?

指控憲兵違法搜索的魏姓民眾表示:我很想知道這個國家怎麼了!這個國家怎麼了?要問手握最高權力的人。先前,馬英九利用特偵組違法監聽資料整肅國會議長,王金平應該是很清楚這個國家怎麼了吧。台灣再這樣恐怖下去,香港銅鑼灣書店事件難保不會發生在你我身上。銅鑼灣書店股東員工被失蹤、被認罪,還稱「自願回內地配合調查」。魏姓民眾不是也被迫簽下「自願受搜索同意書」?馬政府的人權保障,怎麼那麼有中國特色?大家不覺得恐怖嗎?

話說回來,也真的有人認為沒甚麼大不了,反正民眾已經恐慌很久了。這個人就是柯文哲,二二八受害者家屬。他說:「不要把國軍打趴」。有人要打趴國軍嗎?大家是談人權啊!難道替洪仲丘討公道,也是打趴國軍嗎?他還要大家「不要興風作浪」,彷彿輿論是惹是生非?日前的二二八,眾人談轉型正義,他卻騎車去一日雙塔,走出悲情,當時便有人對這種紀念方式不以為然。現在,他又來個「不要興風作浪」,難道自己當選,轉型正義就完成了嗎?這種「白色力量」會不會是「白色恐怖力量」的溫床?

台灣已經民主化了,公民力量已經崛起,新舊政府正在交接,還發生白色恐怖,稱之為一記警鐘也不為過,坐視不管只會迎來顛覆民主的反撲。尤其是,還在為這起「民主時代的白色恐怖」強詞奪理及輕描淡寫的人,不啻是危害民主秩序的人民公敵。憲兵違法搜索,乃是不折不扣的新白色恐怖;他們企圖「處理」的文獻則是舊白色恐怖時代的見證。雙重白色恐怖,宛如夜幕下垂,這是台灣的寶貴一課,也是民主的驚悚挑戰。民主最後一哩,黎明前最黑暗,願台灣永別恐怖迎來天光。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