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緯49度 與 台灣海峽

 
 
蔡英文與歐巴馬所謂的「維持現狀」,或可視為一種「恐怖平衡」,但問題重點是:時間站在誰那一邊?圖/取材自presidential office@flickr、whitehouse@flickr
蔡英文與歐巴馬所謂的「維持現狀」,或可視為一種「恐怖平衡」,但問題重點是:時間站在誰那一邊?圖/取材自presidential office@flickr、whitehouse@flickr

 

美國總統歐巴馬在其年終的記者會上,結結巴巴,意圖為川普踩剎車,深怕再觸動到中國的敏感神經。但無形中也顯露出這位非裔美國元首,對台灣問題的無知,連「自治」一語都暴出口,殊不知今天中國之所以坐大,全都肇因於美國長久以來,死抱一中政策的惡果。

然而不論川普在商言商,或歐巴馬的政治語言,都未真正觸及台灣與中國要分要合的核心問題。六年前,筆者曾提到過一部老電影,它或許可用來說明一中政策的荒繆,以及台灣為何一定要和中國分治獨立的道理。

1941年,德國納粹方興未艾之際,英國導演鮑威爾(Michael Powell)和編劇家普瑞斯布爾格 (Emeric Pressburger),拍出了一支深俱政治人權與文化史觀的電影「49th Parallel」(中文譯為「魔影襲人來」)。故事是敘述一艘納粹潛艇,被加拿大空軍在海灣炸沉,幾個已登陸的納粹軍人,流落在加拿大的遭遇。

他們最後僅存的三位,走入了德國移民的聚落社區(German Hutterite),受到了接待。那位納粹上尉,便以希特勒的演講姿態,向社區居民宣導說:「我們都是日耳曼的弟兄同胞,你們難得已在加拿大建立了日耳曼民族的據點,現在就讓我們團結在偉大的領袖之下,以阿利安民族的榮耀,合力來重建世界的新秩序!」但這社區的領袖回答他說:「我們不想問你們從何或為何來到這裡,但我們都知道:不論是因為饑寒,或棄絕暴政,我們遷徙來此,是為了尋找新生活。沒錯,我們身體仍流著日耳曼人的血液、也說著德語,我們手抄本的文字書籍,也都是用德文寫的,但我們知道:我們絕不是你們的弟兄和同胞!」

同樣地,台灣人與中國人的民族性, 也已截然不同:當廣大興28號漁船的船長,遭菲律賓的海巡人員惡行殺害時,台灣人舉國憤慨,但我們努力保護在台工作的菲籍勞工和菲傭,不受傷害;而當中國被川普k得滿頭包時,他們首先想到的,就是找在中國的台商出氣,孰為大國小國,高下立判。

那些在加拿大巔沛流離的納粹軍人,再怎麼頑強,終究越不過那北緯49度的美國邊界,中共如何用飛彈恫嚇,用軍機繞台,一甲子過了,他們也始終跨越不了台灣海峽。蔡英文與歐巴馬所謂的「維持現狀」,或可視為一種「恐怖平衡」,但問題重點是:時間站在誰那一邊?這答案同樣也在德國人手中,從二戰的納粹暴政深淵中走出來,德國人高舉歷史的《明鏡》(Der Spiegel),直指中國的罩門;點出「反民主、反自由、反人權、反人性的專制政權」,必然逃不過必敗的歷史宿命!

曾道雄(台灣師範大學前音樂研究所所長)

< 資料來源:民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曾道雄

曾道雄
聲樂家、歌劇導演;台灣著名男中音,演唱足跡遍及台灣、亞洲、美國以及歐洲各地。 於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歌劇工作坊進修,回國後在國立藝專、台灣師範大學開設歌劇課程,並成立台北歌劇劇場,製作歌劇逾二十部。2011年,獲得國家文藝獎(拒絕上台接受馬英九總統頒獎)。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