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的「罵人/謊文觀止」

 

旅美中國異議作家余杰。圖/擷取自Youtube,南加州台灣人影音頻道提供
旅美中國異議作家余杰。圖/擷取自Youtube,南加州台灣人影音頻道提供

 

先摘錄一些余杰最近一個月來在臉書和文章中對我的「精彩」描述:

余杰對曹長青的大批判

「曹長青是一個色厲內荏、人格破產的孬種,曹長青在外面喊叫一萬聲,也不會威脅到共產黨一絲一毫」
「大家好像不敢對付此瘋狗」
「曹長青『蜀犬吠日』」
「曹長青『確實成為共產黨虐殺劉曉波的計劃的一部分,或者説他間接地配合了共產黨消滅劉曉波的肉體和精神的大陰謀。』」
「楊月清女士在民視上已經公開揭穿了他(曹長青)的真面目」
(原來曹長青還有一個假面目,是什麼呢?在哪兒?歡迎快來揭露)
「曹長青與他口口聲聲要推翻的共產黨成了親密無間的同路人」
「曹長青以姚文元的方式辱罵劉曉波的傑作還在,如今他又説他是劉曉波的朋友。其無恥跟共產黨有一比了」
「曹長青是仇恨的奴隸」
「曹長青怯懦卑賤、狹隘偏執」
「曹長青成了名副其實的『食屍人』,連沒有屍體的劉曉波都不放過,其寄生本領之高強,堪稱舉世無雙」
「對曹長青這樣『精緻的利己主義者』來說,真是『夏蟲不足以語冰』」
「曹長青的謬論是中國現代化過程中必須躲開的『爛泥塘』」
「若生活在文革期間,曹長青必然是姚文元、余秋雨式的『毛主席的棍子』」
「幸虧曹長青『生不逢時』,在中國公共知識分子群體中早已聲名狼藉」
「曹長青在台灣偽裝出『比綠更綠』、『比獨更獨』的模樣騙吃騙喝」
「(愛的精神境界)是被仇恨所主宰、從來沒有一個朋友、滿目皆是敵人的曹長青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
「曹長青不懂得什麼是愛和犧牲」
「曹長青不懂得什麼是謙卑與奉獻」
「曹長青尊奉的是共產黨教給他的那套比狠、比毒、比惡的生存方式」
「曹長青永遠是共產專制思想的囚徒」
「曹長青是典型的法利賽人和『口砲黨』」
「曹長青對劉曉波充滿刻骨仇恨,甚至超過了對共產黨的仇恨」
「劉曉波的思想遺產像鏡子一樣照出曹長青之流的『小』來」
「曹長青孤家寡人,劉曉波後繼有人」
「曹長青的卑賤就在於,他的每一篇文章都始於深不見底的『幽暗意識』」
「曹長青的『別再胡扯“暴力、非暴力”的假議題了!』惡意橫流」
「曹長青躲藏在遙遠的黑暗角落大肆鼓吹暴力反抗,反正死亡的都是那些跟他沒有關係的無辜者。」
「(曹長青)讓人齒冷的冷血與殘酷」

最後,余杰轉引劉曉波「無敵、無恨」的另一推崇者的話得出對曹長青的論斷:
「此人心術之不堪,文字之下流」、「此人是人渣」

Wow ! 可真見識了!這就是「沒有敵人、沒有仇恨」的「愛的大師」劉曉波的首席大弟子余杰的「愛的宣言」。

曉波呵,曉波,過了你的頭七,我們大概有言論自由了,大概也被允許開玩笑了。看看你這「第一大弟子」把你的「無敵、無仇的大愛」教誨糟踐到何等地步!首席大弟子臉書披露,怒批曹長青時「越寫越憤怒」,即使用「此人是人渣」之詞都無法平息其燒焦心肺的怒火。曉波呵,曉波,你這神主牌的「無敵、無仇、大愛」經文,在第一大弟子這兒就首先一頭撞南牆了,一丁點兒都不靈光呵。看余杰這對曹長青的深仇大恨,我腦中閃現的是一個渾身綁滿了炸藥正準備拉導火索的ISIS余杰。

余杰的「謊文觀止」

少不更事時愛抄格言警句,趁目前還記得這句「通往地獄的道路,往往是由美好的願望鋪就的」,淺薄地模擬兩句:「最兇惡的敵人,往往是由宣揚無敵者帶來的;最大的仇恨,往往是由大愛的宣言導致的。」

摘錄完上述極小部分余杰「精彩的」、連今天的《人民日報》都難找到的「罵人格言」之後,再來觀賞一下余杰的「謊文觀止」吧。(如要核實下面的任何句子,複製之後到google搜索即可,所以不再一一列出處):

余杰說:「非暴力對劉曉波來說,不是策略,而是價值和信仰。」
劉曉波說:「包括我自己在內所考慮的不是一種民主理論上的和平、理性、非暴力,而是一種安全的考慮。這樣一種安全的、非暴力的東西就值得研究……因為這個政權實在太強大了。使用暴力,你沒有辦法與它鬥,反而授它以口實。所以說,出於安全、策略的考慮是這樣。」

余杰說:「我和曉波都反對革命。」
劉曉波說:「革命合法嗎?合法!自美國《獨立宣言》發佈,獨立戰爭勝利以來,在這個世界上,一個政府,當它對它的人民施行暴政,對人民施行蠻不講理的專制主義統治時,人民有起義的權利,人民有推翻政府的義務,已經成了國際公認的國際法。」

余杰說:「曹長青說劉曉波不是真愛自由,理由是劉曉波不願選擇流亡西方,到西方享受此生的自由,而是要回國『享受被擁戴的感覺』,是為了『沽名釣譽』。」

事實是:余杰完全編造!搜遍整個谷歌,曹長青沒有在任何文章、任何講話中這樣說過!反而,在《撕裂的劉曉波》中,我這樣寫道:「在《末日倖存者的獨白》中,他(劉曉波)坦承的那些決定回國的主要原因——通過『政治投機』實現自己的英雄夢……事實上,我認為他由於要強化自己的『懺悔』,所以比較充分地寫了精明算計個人利害得失的一面,而弱化了自己回國行為中理想精神的一面。」

余杰不僅完全編造,而是編造了一個跟我的意思正相反的話。撒旦呵,你也太殘酷了,為什麼抓住余杰不放了呢?

余杰說:「自稱基督徒的曹長青」「曹長青號稱基督徒」
事實是:搜遍整個網絡,沒找到一處曹長青「自稱」「號稱」基督徒,在曹長青眾多的講話中,也沒有一處說過「作為一個基督徒」。

既然談到這個問題,我就藉此機會簡單解釋一句。在對基督教斷斷續續、反反復復地研究、琢磨了十多年之後,2004年底我在紐約一個長老教會受洗。但因有眾多疑問和無法認同之處,而在兩年多後退出。但我就基督教對西方社會所起的作用寫過很多文章。

余杰說:「台灣公共知識分子楊憲宏、胡忠信、林保華等人近期不約而同地評論説,曹長青身上充滿了共產黨特有的氣味。」

事實是:整個網上找不到上述評論,所以只好去跟這幾位直接求證。

楊憲宏回答說:「從來沒這麼說。也從來不罵人。」

林保華更負責任地公開在《民報》余杰文章後面留言說:「我對一些中國民運人士有看法,但是從來沒有說過:曹長青身上充滿了共產黨特有的氣味。」

胡忠信則托《政經看民視》節目組人員轉告:「請向曹先生轉達:余杰一文提到本人,本人未曾有如此表述。忠信」

結論,余杰編造了三個人的話,拉三個人的大旗做他的虎皮。

余杰說「劉曉波是愛和自由的使者,曹長青是仇恨的奴隸」,同時余杰也是最強力宣傳劉曉波的「我沒有敵人,也沒有仇恨」的「無敵教派」的首席大弟子。

事實是:劉曉波寫給劉霞的情詩說,「我把全部的惶恐和仇恨,交給你,只交給你一人」。曉波很偉大,他把「大愛」給予全人類,把惶恐和仇恨只交給妻子一個人。

曹長青確實有仇恨,對共產黨仇恨怒火滿胸膛;同時我也承認,我比劉曉波自私太多了,我希望讓全人類跟我分擔對共產黨的深仇大恨,而只把愛和輕鬆愉快留給妻子。

余杰說:「曹長青不僅故意扭曲歷史,而且猛烈攻擊殉道者劉曉波及其同道是『懦夫』。」

事實是:曹長青在「哪件事」上扭曲歷史?在哪裡說過「劉曉波及其同道是懦夫」,整個網絡上只搜到余杰這完全沒有出處的「引用」。

余杰說:「曹長青驕傲地在其文章的末尾署上寫於『美國夏威夷』的備註。」

天哪,這個連鬼都可以上網查到的事情余杰也敢公然撒謊!我住夏威夷是26年前!我文章的落款一秒鐘就可以在網上查到,上千篇文章,沒有一篇落款是「美國夏威夷」,只有余杰文章硬給我安上了個「美國夏威夷」。余杰是吃了什麼炸藥,硬要這麼自扇耳光?

「王丹批判」文字結集的來龍去脈

僅僅在一個月內,關於我一個人,余杰就罵人罵到這麼多姿多彩,就弄出這麼一大堆謊話。他那種凶狠的謾罵、隨口編造的謊言可謂數不勝數,誰要有閒工夫,隨隨便便就可以弄出好多篇跟我這篇類似的文章。最不能容忍的是,他把自己編造的話塞進別人嘴裡,然後正義無比地痛斥。我都有點杞人憂天、替上帝發愁了——余杰就這麼個鬧法,被撒旦抓住死死不放,哪一天不是會被拽到地獄去嗎?那他不就下輩子也沒機會跟導師相見了嗎?有點太殘酷了,那我趕緊改口替余杰說句好話吧。

余杰提到我「將批判王丹的文字結集成一本專書」,這倒是事實。

去年上半年,台灣一家出版社想把各種已經發表過的關於王丹的評論(以批評為主)結集成一本書,邀我編輯。既然是都已經發表過的東西,結集出版當然不錯,也可以給以後研究六四的人做個資料。主導出版這本書的女士,是台灣一個頗有人氣的電視名嘴,不是政治評論員,而是評論各種社會議題,都是推崇正向價值的。

所以去年五月我在台北參加「正晶限時批」節目期間,就全力以赴把這本書編排、並逐字逐句地校對完了。但在封面、扉頁等全部設計、排版完畢,即將付印之際,我忽然發現該書的出版日期是6月4日(他們再三強調只是巧合)。無論王丹有多少錯誤,無論我對王丹有過多麼嚴厲的批評,王丹跟六四的關係是密不可分的。在六四屠殺紀念日出版一本批評八九學運領袖的書,幾乎等於否定八九民運,這在我這裡絕不可以。所以我堅決不同意在那天出版。但他們說馬上就要付印了,宣傳也做出去了,甚至把我為該書寫的序也在臉書發表出去了,所以來不及改了。

在這種情況下,我沒做任何妥協地立刻毀掉了出書合約,退還了全部編輯費,撤銷了該書的出版。之後,我幾乎忘記了這本迄今仍躺在我電腦裡的書。余杰該不是要刺激我把這本書出了吧?

最後再回到余杰對我的批判來給本文收尾。余杰引用網上某人的話說,就劉曉波問題,曹長青「做了惡,就不要指望沒人會記得」。

曹長青做了什麼跟劉曉波有關的「惡」呢?他們指的是我曾寫過〈撕裂的劉曉波〉。這是我自認我的文章中比較有分量、也因劉曉波之死而變得更重要的一篇文章;是在劉曉波剛獲得諾獎、無數人熱捧他的時候寫的。記得這篇文章寫得很累,也格外沉重,幾度想放棄不寫了。今天回頭再看,十二分地慶幸我當年終於把那篇長文寫完了。該文不僅討論了劉曉波,而且藉劉曉波的例子,探討了一些重大議題,尤其是我關於「人格統一性」和「個人主義價值」的思考。

指望別人忘記?我希望所有看過該文的讀者都能記得!希望對上述兩個議題有興趣的讀者去看一下這篇文章。下面這些鏈接都可以找到——

(因近期我的網站常常出問題,所以如果打不開,在谷歌搜索文章題目就可以在其他網站看到。)

別再胡扯「暴力、非暴力」的假議題了! 
〈撕裂的劉曉波〉(上)
〈撕裂的劉曉波〉(下)(劉曉波關於台灣的觀點在這部分) 
劉曉波的諫言路走得通嗎? 
劉曉波最後陳述的爭議 
從魏京生到劉曉波
余杰步劉曉波撕裂後塵
余杰的三個錯誤

文章本身最能證明,誰在謾罵,誰在講道理。如果有時間和精力,我或許還會寫一些更深入的文章探討人格統一性的問題。

2017年7月24日於美國

延伸閱讀
余杰〈曹長青不要再褻瀆劉曉波的精神遺產了〉

< 資料來源:《民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