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相關文章

美國對中政策大翻盤

美國對中政策大翻盤

川普總統上台後,美國對北京政策明顯強硬,各種跡象顯示,這不是川普的短期策略,而是美國對中政策有重大變化,是「大翻盤」。那麼過去的「盤」是甚麼? 在毛澤東時代,美國和蘇聯兩大超級強國「冷戰」。所謂冷戰,就是除了軍事戰爭之外,採取一切形式的對抗。當時美國總統尼克森和國務卿季辛吉為了對付他們認為的主要敵人蘇聯,而採取聯合次要敵人中國的戰略。所以當時有了尼克森訪華,中國加入聯合國(取代了中華民國)等發生,美國要聯手中國對付蘇聯。 後來蘇聯解體,美國的聯合中國的戰略已無那麼必要。而恰在此刻,中國新的掌權者鄧小平放棄了毛的極左政策而推行「開放改革」,想在保持共產黨統治下,開放國門,發展經濟。 面對這個新局面,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們(包括政府決策者)的主流聲音是支持鄧小平改革,加強美中關係,幫助中國經濟改革發展,目標是促使北京進入國際秩序。他們認為,中國經濟開放和發展,會產生中產階級,這個階層的民主訴求會增高,最後促成中國制度改變,實現政治自由。   中國現已成為僅次於美國的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產階級增加了,喝星巴克咖啡的人也劇增,但是幾乎沒有表現出對民主自由的強烈渴望。Getty Images 美國人的幻想:星巴克咖啡 當時的《紐約時報》駐北京採訪主任、現該報專欄作家紀思道(Nicholas Kristof)對這種「模式」有個形象的說法:更多的中國人開始喝美國「星巴克咖啡」了,當人們的咖啡選擇多於領袖選擇,政治變革則不可避免。還有美國學者把這個模式稱之為「麥當勞必勝」,認為「中國人吃的東西(漢堡包)跟我們越來越像,他們就會越來越像我們。」美國的商界、學界,甚至政界領導人等,多數都傾向這種模式,支持中國這樣和平演變。從八十年代的柯林頓總統(執政8年),到布希父子總統(執政12年),再到川普總統前任的歐巴馬八年執政,長達28年的美國對中國政策基本都在這個軌道,即「星巴克、麥當勞」的美式咖啡漢堡思維之中。 但是,殘酷的現實是,美國人是一廂情願。中國現已成為僅次於美國的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中產階級是增加了,喝星巴克咖啡的人也劇增,幾乎所有中國人都喜歡西方的名牌產品,但是,至今29年過去,也沒有產生當年天安門事件那樣的民主運動,也就是中產階級沒有表現出對民主自由的強烈渴望,更沒有行動。中國的富人是越來越多了,但幾乎都是配合官方,官商勾結,完全沒有展示出一個群體追求憲政民主和充分市場經濟的態勢。雖然中國的底層人民不斷爆發出維權抗爭,但都局限在維權層次(不是反對整個共產制度),尤其是沒得到中國知識界的力挺,也就沒有得到美國高層的重視,因美國學界和政界更多關注的是中共高層的權力鬥爭,所謂保守派、改革派的爭鬥。 尤其四年多前,習近平掌握了大權,把江澤民、胡錦濤以來的中國這種發展模式推展到更高階段,即更加專制。對內,鎮壓一切不同聲音,甚至謀求回到毛時代的統一行動、統一聲音、統一思想的專制模式。對外,則通過所謂「一帶一路」以經濟為幌子進行意識形態擴張。中國經濟發展、實力增加了,不僅沒走向民主,反而更加專制了;共產黨甚至要用他們的經濟實力向全球擴張了。 在這種情況下,美國學界原來親北京的學者也開始醒悟,發現原來自己期待的中國人喝星巴克、吃漢堡包之後會走向民主的設想是幻想。很有代表性的是前《洛杉磯時報》駐北京採訪主任、美國霍普金斯大學中國問題專家孟捷慕(James Mann),在多年前就出版專著《對中國的幻想》(The China Fantasy),其中寫道,中國那些富有的、有社會地位的中產階級結果更傾向選擇一個威權政府,以此來保護他們自己的經濟利益和穩定。孟捷慕的結論是,靠喝「星巴克咖啡」喝不出民主,「美國想用經濟合作而促使中國民主的思路可能是錯誤的。」他甚至質疑當年柯林頓、布希政府等一廂情願跟北京和好,幫助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等,是不是正確?   美國三大戰略遏阻中共擴展 在這種背景下,一個政治圈外的素人川普當選了美國總統。隨後美國對中國的政策出現巨變:川普內閣不想再繼續過去柯林頓、布希父子和歐巴馬的前後28年的對中國政策,即不再實行對中共「養虎為患」的所謂合作(實質是綏靖)的政策,而是要反制老虎,制約老虎,要把老虎關到籠子裡。不久前美國副總統彭斯的演講,歷數中共的20條倒行逆施,就是川普這種新政策的宣言書。 這個新政策首先體現在經濟上,美國已開始與中國打貿易戰,美國要尋求一個公平對等的貿易,而不是像過去那樣長期被中共占便宜,讓北京從與美國經貿中自肥(去年中國與美國貿易順差3,750億美元,這個數字是中國年度軍費開支的近一倍)。川普總統迅速與美國後院的墨西哥、加拿大解決了貿易爭端,各自簽署了雙邊協議;同時也與歐盟達成經貿共識。由此美國更有能力和精力來對付北京政權,在貿易戰上獲得優勢地位。美國的這場與中共的貿易戰絕不會短期結束,它是川普政府長期對中國整體戰略的重要一環。 另外美國開始全球反制中共的一帶一路,美國國會已通過法案,投資600億美元,用來遏阻北京的經濟擴張。對於中共一帶一路的主要投資國家,這些國家出現債務,美國主導的世界銀行(美國占有主要份額)和世界貨幣基金(IMF)等都不予這些國家貸款,即不許這兩大國際金融機構幫助那些接受中國一帶一路項目而導致巨額負債的國家還債。 第三,在軍事上,川普上台後就把美軍太平洋司令部更名為「印太司令部」,強化他提出的「印度-太平洋戰略」,聯合印度、日本,反制中共。同時聯合英國、法國、澳洲等主要盟國,在南中國海制約中共擴張。英國和法國的戰艦,都曾開進南中國海,保護那個國際海域的航行自由。澳洲載有導彈的戰艦,包括的美國的航空母艦,則用通過台灣海峽,向中共展示實力,也傳遞自由世界保衛民主台灣的決心!所以,川普總統不僅在重建一個偉大的美國,也在致力重建、強化自由世界的秩序! ——原載《看》雜誌2018年11月號
曹長青 2018-11-11
中美貿易戰和「台灣牌」

中美貿易戰和「台灣牌」

  美國經濟規模全球第一,GDP超過20兆美元;中國第二,產值12兆。現在中美貿易戰,雙方動用各自手段,美國多位專家認為,美國會打「台灣牌」,即加強美台關係,等於鷸蚌相爭,台灣得利。 這場貿易戰會打多久?沒人知曉,因涉及不僅貿易,還有整體經濟,更有其它領域等因素,而很多因素都是未知數,具變化性。 北京明顯處於劣勢 但從已知的因素來看,北京方面明顯處於劣勢。從這幾個方面就可看出: 首先,中國更需要美國市場。去年中國向美國出口5,050億美元產品,美國向中國出口1,300億。這個不同數字可證明,中國更需要美國市場,額度是美國出口的三倍以上。所以去年中國對美貿易順差達3,750億美元(創歷史新高)。 第二,中國無法對等報復美國。貿易戰第一輪,中美都對各自500億美元產品徵收了關稅。第二輪,美宣布對中國另外2,000億產品徵收10%關稅,明年元旦升到25%。中方則宣布對美國600億美元產品對等徵收關稅。美國總統川普表示,如中國這樣報復美國,將考慮對中國另外2,670億產品徵收關稅。那麼中國怎樣「對等」報復?因全部美國向中國出口產品總額是1,300億,去掉兩次徵稅(500億,600億),美國向中國出口的產品就只剩下200億!這跟美國要徵收的2,670億相比不僅只是十分之一;而且,你如果想再繼續徵收關稅,美國的產品在哪裡?沒有了! 第三,貿易戰中國損失更大。不僅因向美國出口的產品多,還因出口占中國經濟比重遠超過美國。中國整體出口占GDP的23%,美國只占8%,相差近三倍。中國對美國的出口就占GDP的5%,而美國對中國出口只占GDP的0.6%,相差八倍以上。中國是出口型經濟,相當依賴美國市場,這是明擺著的。 第四,據專家推算,美國對中國500億美元產品徵收25%關稅,會使中國GDP減縮0.2%。以此推算,如對中國全部5,000億美元產品徵收同樣關稅,會導致中國GDP減縮2%。中國的經濟增長本已下降趨勢,曾經的兩位數增長早已不見,過去三年GDP都低於7%,今年中國政府預訂目標6.5%。如中美貿易戰繼續打下去,中國對美出口大減(去年順差3,750億美元!中國去年軍費才是2,280億美元),其GDP可能減縮到5.5%以下,這對中國經濟將是重創。 美國為何掀起貿易戰? 為甚麼美國要跟中國打貿易戰?因中國對美貿易一直不公平,過去的美國總統逆來順受,沒有勇氣對抗。但川普總統與眾不同,是政治圈外的(反建制派),尤其商人出身,更深知要公平貿易;他絕不是抵制自由貿易,而是追求公平貿易原則。過去幾十年來,美國都忍氣吞聲接受世界各國「吃大戶」的不公平貿易,川普總統就是要改變這種不公平的現狀。他的競選理念是「重建偉大美國」,那就必然要重建強勁經濟,所以就必須解決各國對美貿易不公平問題,尤其是中國(美國全球貿易逆差60%來自中國)。例如,據世貿組織數字:美國對進口汽車收5%關稅,中國則收25%,是美國的五倍!美國對中國農產品收4.4%關稅,中國卻對美國農產品平均徵收15.6%關稅,是三倍以上。另外還有中國竊取美國智慧產權,強迫美國外企向中國轉讓技術等許多問題。所以川普政府為爭回公道公平,必須把貿易戰打下去! 除上述優勢,還在於美國正處於經濟強勁期:失業率跌到18年最低;第二季GDP衝到過去四年最高(4.2%);消費者信心指數過去17年最高(川普上台後增16%;而歐巴馬執政時一年就跌11%)。 股市也很反映大眾信心:中國股市今年跌了27%,上證指數已跌回2016年初水平;美國股市從川普當選至今增幅30%!美國股市超過31兆美元,全球第一。中國股市6.9兆原排第二,因股市大跌已被日本取代。另外從中美兩國的新科技龍頭公司比較也可看出強弱,美國五大科技巨頭:亞馬遜、蘋果、谷歌、臉書,網上電影Netflix等,今年股值增38%,去年增62%,加起來百分之百。而中國三大科技巨頭:百度、阿里巴巴、騰訊,同期相比下跌5.7%。騰訊過去10年都以40%增長,今年卻下跌13%。兩項比較,更可看出美國人民對自己的憲政制度、經濟發展、川普總統政策等,都更具信心! 「台灣牌」是好籌碼 在這些優勢情況下,美國還有一個殺手鐧,就是打「台灣牌」。川普當選後,白宮和國會都力挺台灣,參眾兩院都無異議一致通過《台灣旅行法》,川普總統簽署成法律。美國國會正審議《台灣安全重估法案》、《加強台灣盟友法案》等,這都非常有利台灣。專家認為,如果北京政權在貿易戰上不妥協,川普總統可能把它升級為金融戰、經濟戰、全面意識形態戰!那時美國更可能打台灣牌,不排除邀請台灣總統訪問白宮,並到參眾兩院發表演說等,推動台美關係正常化。這些,都是北京政權的不可承受之重,同時則是台灣人民的盼望已久之喜! 美國邁阿密大學政治學教授、研究兩岸關係專家金德芳(June Dreyer)不久前在一個研討會上對此形容說,現在美台關係像「所有星星都結盟了」(all the stars are aligned),指處於「天時、地利、人和」的最佳良機。如果說在中美貿易戰中台灣是籌碼,那是好籌碼,不僅對台灣自身有益,更增加自由世界的力量! ——原載《看》雜誌2018年10月號  
曹長青 2018-11-10
美國共和黨「取得重大勝利」

美國共和黨「取得重大勝利」

  美國每兩年進行一次國會改選,被稱為「中期選舉」:改選全部的435名聯邦眾議員,和100名參議員的三分之一,這次有35名參議員改選。                                          選前,共和黨在參眾兩院都占多數:參議院51:49席;眾議院240:195席。 這次選舉結果:在眾議院,民主黨增至230席,共和黨減為205席。在參議院,共和黨不僅保住了原來的多數,並把席位增至54:46! 目前還有兩個州沒有出來結果: 一,密西西比州是特殊選舉,要第二輪投票,因初選四位候選人,兩共和黨,兩民主黨,都沒過半數;但第二輪投票(11月27日)一定是共和黨贏,因兩位共和黨參選人得票加起來高達57.9%。 二,亞利桑那州共和黨候選人以49.3%比48.4%領先,已統計99.3%的選票(截至本文截稿)。 如果最後共和黨輸掉亞利桑那州,在參議院還會以53:47席占多數。目前看贏得這個州的可能性仍在。 對於選舉結果,兩黨都說自己勝利。對於民主黨來說,贏回了眾議院,所以被視為勝利。但從美國政治慣例來看,民主黨的勝選是常規現象,並不是改變潮流的大逆轉。因為美國當任的總統所屬的政黨,向來都是在中期選舉中輸掉眾議院,在過去84年,只有三次例外:一次是1934年,羅斯福(民主黨)執政時贏過;第二次是1998年民主黨柯林頓總統時贏過,再一次是共和黨的小布希2002年時贏過。等於平均每28年才發生一次。所以這次川普總統的共和黨只是沒有創造奇跡而已,事先多數分析家也認為,應該會輸掉眾議院。而且跟柯林頓和歐巴馬總統執政時相比,這次共和黨沒有他們輸得多。柯林頓總統時中期選舉,民主黨在眾議院輸掉54個席位,參議院輸掉9席;歐巴馬第一屆時中期選舉更慘,眾議院輸掉63個席位,參議院輸掉6席。這次共和黨在眾議院席位比民主黨少了25席,遠比兩個民主黨總統時輸得少。所以共和黨剛退休的眾議院發言人Paul Ryan在選舉之夜發表聲明說「歷史又是重演」,因從1862年以來(過去156年),總統所屬的政黨在中期選舉中,在眾議院平均輸掉32個席位。 與此同時,共和黨卻在參議院大有斬獲,有四個州的當任民主黨聯邦參議員被共和黨趕下台:印第安納州,北達科他州,佛州,密蘇里州(四個民主黨參議員都是反對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諾,看來惹了眾怒)。共和黨只是輸掉了當任的內華達州參議員。所以,共和黨從原來的51:49,增至54:46的多數席位。 因為這樣的背景,所以川普總統在開票當晚的推特上說,共和黨「今夜取得重大勝利」。因為按慣例輸掉了眾議院,但在參議院卻增加好幾個席位。參院只有100席,增加席位很不容易。 共和黨失去眾議院,當然會使川普總統的重大改革政策受到民主黨阻擾,但共和黨在參議院占更多席位,能有平衡。另外,很重要的是,美國的法官任命,只需參議院通過。所以,共和黨在參院不僅占多數,並增至54席,更可保證川普總統提名的保守派法官獲得通過任命。 川普總統上任只有兩年,已有兩次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機會(戈薩奇;卡瓦諾),都通過了,今後很可能還有機會。由於參議院不再是原來的51:49的微弱多數,而是54:46,所以民主黨們如果再像對卡瓦諾大法官那樣使用政治流氓手段(已有一名指控卡瓦諾「強姦」的女性承認自己為出名而完全編造了故事,她甚至都沒見過卡瓦諾),就更難在參議院行得通。 美國聯邦的地方法庭、上訴法庭,以及最高法院,總共有865名法官。川普總統上任後,在共和黨占多數的參議院已經通過任命了84名法官,其中包括29名上訴法庭法官,以及兩名最高法院大法官。目前還有地方法庭111名法官是空缺,上訴法庭11個空缺。川普總統已提名了48個地方法官,3名上訴法庭的法官,都在等待參議院通過。這次共和黨在參院贏了更多席位,更有利於川普總統提名的這些法官獲得通過,民主黨更難以抵制。這些提名和空缺都通過後,全部聯邦865名法官中,川普總統等於提名任命近四分之一(206名)! 尤其是今後兩年,最高法院的四名左翼大法官出現退休或意外等,川普總統還有機會提名大法官。現在最高法院已是5:4,保守派法官占多數。如再有機會提名,並在共和黨占更大優勢的參議院通過,那對左派來說,更是夢魘。 在參議院通過法官任命,只要簡單多數通過即可。這個還要感謝2013年參議院多數黨領袖、來自內華達州的民主黨議員瑞德(Harry Reid)提出的修正案(他當時是為左傾法官通過而提),規定聯邦法官只需參院簡單多數通過。這意味著,在川普總統的今後兩年任期,他還會任命(並順利通過)更多的保守派法官。 這次中期選舉,還有幾個令左翼民主黨大失所望的幾個要點: 第一,他們原來期待佛羅里達州的州長斯科特(Rick Scott)挑戰該州當任民主黨參議員會失敗,結果斯科特以50.2%比49.8%的微弱票數,成功擊敗了民主黨老牌議員。 第二,左派期待斯科特的州長空缺由黑人民主黨人當選接任,結果也是輸給了共和黨候選人。佛州的參議員和州長都是共和黨,這對川普2020連任總統很重要,因佛州這個關鍵的大州已被列為搖擺州(主要因西裔人口增加)。 第三,民主黨在喬治亞州提名了一個黑人女性競選州長,《紐約時報》等左派媒體事先就大作文章,聲稱美國要創造歷史,出現第一個黑人女性州長。選舉結果,共和黨候選人以贏一萬多票勝選。但這位黑人女性不服,要求驗票或再選。這是整個中期選舉中唯一的不認輸者。 第四,在被視為保守派大本營的德克薩斯州,上次參加共和黨總統初選的克魯茲,這次連選參議員卻受到很大的挑戰,因左派對手來勢洶洶,並得到好萊塢等左瘋們的大力支持,拿到的捐款高達7千萬美元;而克魯茲只有4千萬。左派們牙咬得癢癢的,恨不得把保守派大將克魯茲吃掉,結果克魯茲還是保住了自己的席位(50.9%比48.3%;絕對自由意志派Libertarian候選人拿到0.8%)。 民主黨拿到眾議院後,雖然川普總統的一些政策會遭到抵制,但是對中國的貿易戰等政策,卻不會有大的改變,因為兩黨都一致支持,包括制約中共在南中國海的擴張等。另外支持民主台灣的政策也不會改變,這也是兩黨空前一致。民主黨重掌眾議院,自然將由該黨議員出任眾院外交委員會主席,目前人選是來自紐約州的71歲議員恩格爾(Eliot Engel),他是著名友台派,曾多次訪台,力挺《台灣旅行法》通過;去年10月恩格爾說:「我是台灣的強有力支持者」,並稱讚台灣是「一個有2300萬人口的市場經濟、蓬勃多黨制的國家」。 在參議院,原外交委員會主席柯克(Bob Corker)這次退休不再參選連任議員,目前外委會新任主席人選是來自愛達荷州的75歲老牌共和黨參議員、已從政44年的瑞胥(James Risch),他的政見與川普總統幾乎一樣,重迭率可能90%以上,是堅定的保守派。他也支持台灣。新的參眾兩院外委會主席都是友台派,對加強美台關係更為有利。 民主黨奪回眾議院,揚言彈劾川普總統,只是喊喊而已。因彈劾總統需參眾兩院都通過。在參議院,共和黨席位增加了,彈劾更成為夢想。即使不增加,也無法達成,因彈劾首先需給總統定罪,而定罪需參院三分之二議員通過。而在眾議院即使通過彈劾,也不構成真正意義。像當年柯林頓總統因婚外性事件的偽證罪等,在眾議院被彈劾了,但參院無法通過,他還是當總統至任期結束。 中期選舉雖然民主黨奪回了眾議院,但這是美國政治慣例輸掉,而共和黨卻大贏參議院,等於是川普總統的勝利,並鼓舞保守派支持這位強勢推動改革的總統,繼續「重建偉大美國」的理念和政策,帶領美國走向政治強勢、經濟繁榮、軍事強盛,抵抗伊斯蘭主義,對抗中共等惡勢力,繼續做自由世界的偉大旗手。共和黨和川普總統的勝利 ,是常識和自由價值的勝利! 2018年11月6日選舉之夜
曹長青 2018-11-08
巴西川普當選的意義

巴西川普當選的意義

  巴西極右翼國會議員波索納羅贏得巴西總統大選,從而終結了巴西左派的13年執政。圖/取自維基網路公開資源 昨天巴西總統大選,被稱為極右派的波索納羅高票當選,從而終結了巴西左派的13年執政,使這個拉丁美洲最大的國家邁向了親美、反共、市場經濟、強調道德信仰的保守主義價值之路。 巴西大選受到世界矚目,因為有幾個指標性的意義: 第一,巴西不僅是拉美最大國家,而且在全球人口排名第五(中國,印度,美國,印尼,巴西),領土也是全世界第五,是個舉足輕重的大國。 第二,巴西原來的左派總統盧拉,曾與共產古巴的卡斯特羅、委內瑞拉強人查維茲結成美洲的左派三角聯盟。這三國聯手把拉美左派風潮推向了高潮。後來卡斯特羅死了,共產古巴江河日下;查維茲也死了,委內瑞拉政權只靠中共輸血(最近又給50億美元援助)苟延殘喘;這次巴西又變天,極右派當選,不僅意味著這個左三角完全破局,而且標誌拉美的保守派勢力大增! 第三,巴西這場大選,不是勢均力敵,而是一面倒:在第一輪投票時,在有13名總統候選人競爭的情況下,波索納羅一人就拿到46%,第二名的左派候選人只拿到29%。最後兩名候選人對決,波索納羅以55.1%對44.9%贏了對方超過10個百分點,獲得壓倒性勝利! 第四,波索納羅被稱為「巴西的川普」,不僅他本人推崇川普總統,而且他的政見是典型的保守派價值理念。川普的競選口號是「重建偉大的美國」;波索納羅的競選口號是「巴西優先」,全面革新:在經濟上,要實行民營化,市場經濟,拒絕社會主義;在治安上,要強化警方權力,支持軍隊,嚴打犯罪,要啟用將軍們入閣擔任部長;在政治上,要強力反腐敗,清除前任左派政府的貪腐;在外交上,實行親美路線(他當選後,美國川普總統馬上打電話祝賀),兩個「川普」將使美巴關係一馬平川,進入新階段。同時,波索納羅曾多次批評中共,說中國人不是來買巴西的產品,而是要買走巴西;他誓言不再允許中共當局擁有巴西土地和關鍵工業。所以,「巴西的川普」當選,將導致中巴關係緊張,同時巴西和美國的關係拉近。而且波索納羅的抵制古巴、委內瑞拉的理念,將會增加美國在拉美的自由力量。 第五,波索納羅的競選口號不僅是「巴西優先」,還有一句:「上帝高於一切」,展示了他的保守主義道德觀。他捍衛基督教傳統的家庭價值;反對同婚,主張婚姻是一男一女;反對毒品合法化;支持死刑;強調信仰的力量。而且,他敢口無遮攔地公開表達這一切,成為全世界無人可比(在這一點上超過川普)的最大膽政治領袖!巴西保守派民眾認為,他是一個誠實的人,指他敢表達自己真實的想法。 第六,「 巴西的川普 」 當選,更展示近年的一個全球政治景觀:傳統政黨在大選中紛紛失敗,新崛起的小黨,因符合民意、接地氣而一炮打響,贏得大選。例如全球人口僅次於巴西的第六大國家(也是超過兩億)的巴基斯坦,在今年7月底的大選中,兩個傳統大黨都敗北,一個前板球國手領導的新政黨異軍突起,贏得勝利。7月初,拉美第二大國家墨西哥的總統大選也同樣,第一,第二,第三大黨等全部敗北,一個新的政黨領袖贏得了大選。據統計,過去16年來,拉美選民對傳統政黨的支持率下降,轉而支持獨立候選人和新的小型政黨,即更看重是否接地氣、符合民意,而不是政黨的資歷年頭。 第七,國際媒體和觀察家之所以看重巴西選舉,還在於它標誌著,整個拉丁美洲的保守派更加崛起,左派更為衰落。2015年,阿根廷首先變天,右派執政,結束了左派貝隆主義。2017年底,洪都拉斯大選,保守派總統連任;同時智利大選,前保守派總統再次回鍋,擊敗左派。今年4月,巴拉圭大選,執政的保守派總統勝選連任;6月份哥倫比亞大選,只有45歲的右派候選人杜克也是高票當選(哥國最年輕總統)。之前在秘魯的總統大選,對決的兩名候選人都是右派。目前,拉丁美洲的第一大國巴西,第三大國阿根廷,以及智利,巴拉圭,秘魯,洪都拉斯,哥倫比亞等,都是右派執政,標誌著,整個拉美,正在大幅向右轉。 第八,波索納羅雖獲得壓倒性勝利,但是他一路走來都遭到巴西主流媒體(也像美國一樣是左派主導)、更有全球左媒的圍剿。他被攻擊是種族分子、厭惡女人者,反同性戀分子,男性沙文主義者等等。而且不僅巴西媒體,全球左派媒體也都唱衰他,包括美國的《紐約時報》和CNN等。就在波索納羅當選前幾小時,英國左媒《衛報》還刊出大標題渲染(實質是誤導)說,波索納羅的對手微幅領先。但選舉結果卻是波索納羅大贏了對手10個百分點;全球左派的期待完全落空!近年有三件事讓全球左派痛心疾首、跳腳憤怒、甚至歇斯底里:一是英國脫離歐盟;二是川普當選;三是被稱為極右派的巴西川普勝選。所謂「極右派」是左媒給戴的帽子,其實波索納羅是典型的右派、保守主義理念的信奉者,有機會贏得了總統位置而已。 拉丁美洲的左派和右派,分野比較明顯。所謂左派,原來是共產黨和社會民主黨。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拉美就湧現出共產黨和由其變種的社會民主黨,兩者的政治理念大同小異,都是反資本主義,嚮往社會主義;反美國,親共產蘇聯或中國。後來共產黨式微,基本就是左派政黨(社會民主黨等)主導。與之對抗的,早期主要是拉美各國的軍方,很多國家的軍人面對共產黨和左翼勢力的興起,採取軍事政變來中斷這種朝向共產主義的趨勢。典型的就是智利的皮諾切特將軍(Pinochet,當時的陸軍總司令),採取軍事行動,中斷了當時要把智利變成第二個共產古巴的左派總統阿連德政府,從而使智利實行市場經濟和親美路線,智利也成為整個拉美最富有、經濟最有活力的國家。當然這些軍人政權最後都刺激了左派的回潮,遭到清算(被終結)。但這些曾經歷過軍人執政的國家,在選舉中,最容易右派當選,因為有過保守派的傳統。像巴西,阿根廷,秘魯,智利等,都曾經歷過軍人執政,也就是都有過右翼強大的傳統。 所以,這次巴西變天,右派執政,再次標誌著,整個拉丁美洲,自八十年代開始的左派風潮,更加落潮;保守主義更為興起,右派掌權的國家陣營進一步擴大。同時由於軍人出身的波索納羅是所有拉美國家,甚至是全球政治首腦中,最敢言的右派領袖,又跟川普總統一樣,最強調和堅持保守派理念,所以,分析家認為,他領導下的巴西,將會是拉丁美洲的市場經濟和道德保守主義的旗手。這將是巴西和拉美的幸運,也是世界的福音。
曹長青 2018-10-30
川普與媒體戰爭是真假之戰

川普與媒體戰爭是真假之戰

美國最近有多達350家報紙同一天刊登社論批川普總統,創了記錄。當然,媒體監督權力者是西方民主國家的慣例,也是憲法保護的權利;但幾百家報紙同時聯手,同一天刊登社論批現任總統,則是異常的。所以,很多報紙沒有參加。在美國,大約有接近1500家日報,聯手發社論批川普總統的是350家,不到四分之一。 另外,美國發行量最大的嚴肅大報《華爾街日報》就沒有參加,其社論版編輯就此問題撰文說,川普總統有批評媒體的自由。美國對新聞自由的保護,主要來自憲法第一修正案,其規定:國會不得立法限制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宗教自由。這是指政府不得立法控制和限制媒體,但沒有說,總統不可以批評媒體。所以,《華爾街日報》社論版編輯的說法是有憲法根據的。 另外美國一家左翼大報《洛杉磯時報》也以「不想參與群體發聲」而沒有參加。按發行量,《華爾街日報》排第一(207萬份),《紐約時報》排第二(108萬份-指週日,平日是57萬份),《洛杉磯時報》排第三(95萬份)。《今日美國報》(USA Today)雖然發行量很大(140萬份),但它不被美國新聞專家認為是嚴肅報紙,而被視為小報(tabloid),因它主要刊登娛樂和體育等方面的內容,甚至被嘲諷為是「快餐報」。 雖然有些大報沒有參加,但畢竟有三百多家報紙同時批總統,他們強調新聞自由,強調憲法第一修正案。這些都沒有錯,但問題的實質是,川普總統批評的不是整體媒體,而是批的「發布假新聞的媒體」(fake news)。所以,這不是總統與媒體的戰爭,而是真實與虛假之戰。 為什麼美國的左翼媒體這麼強烈反川普,這裡至少有三個原因: 左派媒體杯葛 第一,政治立場的兩極。自川普宣布參選總統之後,美國左翼媒體(支持民主黨的)就集中火力圍剿川普,主要因為川普的政見,他不僅是典型右翼共和黨的,而且是那種強烈、堅定、毫不妥協類型,這一點,是左翼民主黨,更有支持他們的主流左派媒體們根本無法接受的。川普當選後更是迅速兌現競選諾言,大幅減稅(把企業稅從35%一下子砍到21%),限制非法移民(邊境建牆,宣布七個國內混亂國家的人暫時不得進入美國,防止恐怖分子混入,威脅美國本土安全),退出全球大氣過暖協議,退出伊朗協議,退出跨太平洋框架協議(TPP),與俄國和解,與北韓談判解決核武問題,與中共打貿易戰(為美國爭得貿易平等),取消男女同廁(歐巴馬時代同意變形男人用女廁和女生洗澡間),堅決反對歐巴馬等左派的毒品合法化等等。這些作為跟左翼媒體的理念格格不入,甚至針鋒相對。這種左右派理念之爭,共和黨籍總統跟左派媒體當然一直存在,但過去幾十年來,其他任何一位共和黨籍總統,甚至包括強硬的雷根總統,都沒有像川普總統這樣強硬地、毫不妥協地推行保守派理念下的政策,這就更激怒左派媒體。 左派媒體歷來是強烈杯葛共和黨籍總統,但之前的小布希,老布希,雷根等,都對左派的批評攻擊有所顧忌而基本保持沉默。但川普則由於其獨特性格和非政客出身的經歷,對左派媒體的攻擊不僅沒有沉默,而是迎頭回擊。而且他也恰好趕上了有今天高科技提供的工具,就是推特等社交媒體。這種新的傳播方式,使美國媒體和輿論主要被左翼控制的局面被打破。今天,所謂「川普和媒體的戰爭」,實質是川普總統所代表的「大眾常識」與傳統媒體代表的「精英主義」之戰! 左派們至今不服輸 第二個原因是,對這場美國總統大選,左派們至今不服輸,嚥不下這口氣。2016年的美國總統大選,左派們,更包括媒體們,志在必得,認為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蕊一定贏。當時希拉蕊得到240家報社支持,而川普只得到19家;100家美國主要大報,全部都不支持川普!媒體和機構做出的預測,支持希拉蕊的比例高到驚人,例如左派網報《赫芬頓郵報》的預測模型中,希拉蕊獲勝的概率高達98%,普林斯頓大學的預測模型中勝率更是高達99%。在選舉之前,美國主流媒體(基本都是左派)預測希拉蕊不僅會贏,而且會大幅領先川普6-10%。結果川普當選了總統,左派媒體們的沮喪,憤怒,甚至絕望之情,可想而知。輸了,他們不是接受現實,接受選民的選擇,爭取他們支持的民主黨下次勝選,而是從川普當選之日,就試圖把川普趕下台。左派媒體不僅用放大鏡挑川普的毛病,更望風捕影,誇大其詞渲染,甚至為了「出這口氣」而不惜編造假新聞攻擊川普。這次300多家左翼媒體聯合發社論批川普,就是這種輸不起的情緒再次發洩。 傳統媒體式微 第三個原因,在網絡新科技的推特、臉書出現後,美國傳統媒體(絕大多數是左翼)的發行量、影響力都大幅下降,導致他們日益焦慮不安,拿川普總統來撒氣也是其表現之一。 新科技出現的網絡媒體、自媒體等,導致傳統媒體的地位空前降低。很多甚至降到要關門、或大出血出售的地步。像這次領頭發起300多家報紙聯合發社論批川普總統的《波士頓環球報》(The Boston Globe),1993年被《紐約時報》以總共(包括其8億美元債務等)21億美元買下(當時是天價,之前從無報紙賣到這個價錢),結果新科技網絡出現,這家報紙發行量大幅下滑,連年虧損,最後《紐約時報》斷尾求生,把它以七千萬美元賣掉了。像美國另一家左翼大報《華盛頓郵報》,也是嚴重虧損,最後賣給了通過網絡賣東西而發財的【亞馬遜】創辦人。而在這之前,《華盛頓郵報》擁有的《新聞周刊》(美國兩大政治周刊之一),居然以一美元的價格賣給了一個球隊老闆。連左派報紙旗艦《紐約時報》都經營困難,不僅把《波士頓環球報》以買進價的3%賣掉了(虧慘了),而且自身也大裁員,縮小報紙版面尺寸(為省錢),賣掉公司飛機,把報社大樓抵押等等。 在這種情況下,川普總統依靠推特等發推文和網友轉發傳播,與左翼媒體戰鬥。川普的推特有5200萬粉絲,這個數字是《紐約時報》平日發行量的91倍!這次《波士頓環球報》和《紐約時報》這種大報,還要聯合三百多家報紙一起發聲,不僅不是強大的表現,而是獨自一家報紙根本沒有影響力的展示。 上述三大主要原因,導致左派媒體有點神經質,歇斯底里地反川普,屢屢編造假新聞。但左傾媒體如此做法,導致美國公眾對媒體的看法每況愈下:去年的民調,66%的受訪者認為媒體不可信,今年則上升到77%。美國康涅狄格州昆尼皮亞克大學(QUP)民調顯示,51%共和黨人認為新聞界是「人民公敵多於民主的重要部分」。這說明左派媒體在自毀長城。因意識形態狂熱而編造假新聞,歪曲輿論導向,最後只能讓他們的信譽和影響力越發降低。在民主國家,在真實與虛假之間,在常識(commonsense)和精英(elite)之間,最後一定是前者勝利。 ——原載台灣《看》雜誌2018年9月號 曹長青推特:https://twitter.com/caochangqing
曹長青 2018-09-24
歐洲的三反情緒和五大危機

歐洲的三反情緒和五大危機

    昨天(9日)瑞典國會大選,反對非法移民和伊斯蘭主義、被認為是極右派的政黨「瑞典民主黨」席位上升,標誌歐洲有右轉傾向;而且類似美國,反建制派(anti-establishment)的聲音增高。 瑞典是內閣制,在國會有多數席位的黨魁出任首相。瑞典國會只有一院,共349席。這次選舉結果,左派聯盟拿到144席,右派聯盟143席,雙方只差一席。從單一政黨來看,國會的三個大黨,左派黨101席,右派黨70席,被稱為極右翼的民主黨62席,剩下的席位都是些小黨的。從整體來看,右派居優勢,但左右兩大聯盟,都誓言不跟極右翼的民主黨組閣。 右翼民主黨2010年異軍突起,在國會一下贏得20席(得票率6%);2014年大選增至49席(得票率13%);這次則贏62席(得票率增至17.6%)。 瑞典是個小國,人口990多萬,不到台灣的一半;但瑞典左派有深遠的歷史。早在1917年,列寧10月革命向世界輸出共產主義那年,瑞典的左派政黨就成為議會最大政黨,至今一百年都沒有變過;但這次該黨得票率跌至百年來最低,只有28.4%。瑞典選舉結果反映出整個歐洲的變化趨勢,更多歐洲人民產生了「三反」情緒: 1,反對非法移民大量湧入;2,反對伊斯蘭主義(多数難民是穆斯林);3,反感歐盟,要像英國那樣退出。歐盟國家多參加《申根協議》,即簽署國之間取消邊境限制和檢查,恐怖分子更易流竄攻擊,於是整個歐洲更不安全。歐洲選民之所以「三反」情緒增高,因歐洲面臨五大危機: 第一,歐洲本地人口下降,穆斯林卻大量湧入,改變了人口結構,造成嚴重後遺症。目前歐洲的平均生育率是1.6%(超過2%,人口才能成長),但當地女性穆斯林的生育率是2.6%,再加上外來移民湧入,穆斯林的比例節節升高。現在歐洲已有移民多萬,其中90%來自穆斯林和阿拉伯國家。 像英國,已有200萬穆斯林,其中70%在倫敦。一周前(8月29日)美國《華爾街日報》刊出澳大利亞知名網刊《Quillette》編輯Andy Ngo寫的「訪問伊斯蘭的英格蘭」(A Visit to Islamic England)一文,談他在英國看到穆斯林社區的感受,那是一個跟英國傳統很不同的社區,存在嚴重問題。 在德國,移民已佔人口10%,其中最大群體是穆斯林。德國總理梅克爾在2015年公開歡迎難民,結果三年多來 100萬難民湧入。梅克爾的「政治正確」,更準確說是「政治作秀」(媒體報導說想得諾貝爾和平獎)給德國帶來嚴重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問題,後患無窮。 法國問題更嚴重,穆斯林已占法國人口的10%。按目前速度,25年之後,法國人口一半將是穆斯林。伊斯蘭領袖公開說,我們不用「聖戰」,不用武力,用穆斯林移民,就可佔領整個歐洲! 這次稱為極右翼的民主黨所以席位大幅增加,因瑞典是全世界按人口比例人均接受難民最多的國家,僅2015年就有16萬3千難民湧入 。瑞典人也是感到無法承受了! 歐洲面臨的第二大危機是,大量穆斯林難民湧進歐洲,卻不願意融入當地社會,因他們信奉伊斯蘭教,有嚴重的自成一體、自我崇高感;因為按照《可蘭經》,他們是要主宰世界、並可用武力把別人強迫變成穆斯林(信奉伊斯蘭教者稱為穆斯林)。與此同時,面對歐洲社會的新生活,包括語言不通等,他們又產生挫折感,於是更狂熱擁抱《可蘭經》,憤世嫉俗的伊斯蘭情感更強烈,更敵視歐洲文化和文明。例如據英國一項全國性調查,26%的穆斯林表示,無論如何他們也不會忠於英國;40%支持用伊斯蘭宗教法代替英國的法律。法國的情況類似,據《費加羅報》公佈的民調數字,43%的受訪者認為穆斯林社區對法國的國家身份是種威脅,高達三分之二以上的受訪者認為穆斯林沒有融入法國社會。 歐洲的第三大危機是,穆斯林帶來反美、反西方文明的風潮。英國200萬穆斯林中,據官方數字,有一萬六千人參與或支持恐怖主義,三千人曾在阿富汗的蓋達基地等受訓,要攻擊美國。在荷蘭,穆斯林有100萬,占人口6%。幾年前,畫家梵高的後代、電影導演特奧.梵高因拍了一部揭示伊斯蘭欺壓女性的影片,就被當地穆斯林青年用割斷喉嚨的殘忍方式殺害。 第四,反猶太意識高漲。很多歐洲國家的穆斯林犯罪中,甚至有刻意殺害猶太人的;反猶主義更為囂張。在德國,已有穆斯林320萬,猶太人只有12萬。德國人當年曾用奧斯維辛毒氣室種族滅絕猶太人,今天的德國,穆斯林人口已是猶太人的27倍!穆斯林在德國形成一個自己的社會,很多父母甚至不許他們的孩子學當地語言,只是送去清真寺學《可蘭經》。 第五,大量難民湧入,尤其穆斯林人口的迅速增加,導致歐洲的犯罪率大幅升高。像法國,據「國家統計研究所」(INS)的數字,1960年法國犯罪率是12%,到2000年時增長70%;警方說,法國境內的六成罪犯,九成以上犯罪活動的主謀,都是移民。 面對這五大危機,著有《現代時代》、《知識分子》等名著、已出版54本書(內容橫跨歷史,宗教,藝術,建築,人物傳記等領域)的英國著名學者保羅. 詹森(Paul Johnson)在「歐洲到底需要什麼」中結論說:歐洲已是正在死亡的洲際大陸。 面對危機,越來越多的歐洲人覺醒,發出聲音。這次瑞典右翼民主黨席位的增長,就是一個信號。《華爾街日報》昨天就瑞典大選發表的社論標題是,「瑞典的政治警告」(Sweden’s Political Warning)。 不僅瑞典,德國的選擇黨(Alternative for Germany),也是類似瑞典右翼民主黨的理念;在法國,著名的右翼政黨「勒龐黨」的民意支持率節節攀升;在英國是獨立黨;在荷蘭則有自由黨(黨主席威爾德斯被稱為「荷蘭的川普」);在意大利,傾向這種理念的政黨聯盟在不久前的選舉中獲勝組閣,其內政部長薩爾維尼是代表性人物,還有匈牙利總理歐爾班等等。美國川普總統的前首席策士班農則致力把這些力量聯合到一起,在布魯塞爾建立了辦公室,想把美國川普的反建制派理念、英國脫離歐盟的精神,推廣到整個歐洲;其根本價值是:個體主義精神,個人權利至上。 被大西洋兩岸知識界都重視的保守派學者保羅. 詹森認定為「歐洲已是正在死亡的洲際大陸」還能夠起死回生嗎?就看歐洲人民的覺醒程度、速度和決心了! 2018年9月10日瑞典大選次日 根據9月10日《政經看民視》講話整理,視頻: https://youtu.be/eOZSJdFarl8       附件區域   預覽 YouTube 影片「曹長青【政經看民視】評論:瑞典大选右翼党席位增加,反映欧洲三反倾向 2018/9/10 (2-2)」      
曹長青 2018-09-10
如果2020國民黨重新執政是台灣災難

如果2020國民黨重新執政是台灣災難

  我90年代在傳統基金會做研究員,那時候我專門研究中國、台灣和我們美國在亞洲的盟友關係。葉望輝。圖/張家銘 路德:各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路德訪談,今天是2018年8月25日美國時間。今天我們非常榮幸的邀請了曹長青老師以及一位特別嘉賓,前美國副總統錢尼的副國安顧問、前愛達荷州共和黨主席葉望輝先生做客路德訪談。我們在這裡三個人一起來聊一聊關於中美關係、中台關係、美台關係,川普總統,以及美國最關鍵的中期選舉問題。首先請曹老師跟我們觀眾們先打聲招呼,曹老師您好。 曹長青:路德你好!葉望輝先生,非常歡迎你來參加這個節目,網友朋友們大家好!我跟葉望輝先生是老朋友了,已經有18年的歷史吧,2000年我們在給台灣《自由時報》所屬的英文報紙《Taipei Times》台北時報寫專欄,那個時候我們認識,時間很快,18年了。葉望輝先生就像剛才路德介紹的,他是共和黨的元老級人物了,做過美國副總統錢尼的安全副顧問,負責整個亞洲事務的,而且做過愛達荷州的共和黨主席,尤其重要的是,在川普總統當選之前,美國共和黨的黨綱第一次有了非常支持台灣的條款,對中共有相當的批評,這個黨綱起草委員會的共同主席之一就是葉望輝先生。他前一段還參選了愛達荷州的共和黨副州長的初選。他最早還做《傳統基金會》,美國重要的保守派智庫的研究員。他對美國、對中國、對台灣有資深的了解,我們今天很榮幸能跟他同台探討這些重要的問題。 路德:好,葉先生您好!能否跟我們《路德訪談》的觀眾來介紹一下您自己呀? 葉望輝:觀眾朋友,非常榮幸有這個機會跟兩位朋友談談對我們全世界最重要的一些話題。我本人在美國的馬里蘭州長大,我三十幾歲時,很榮幸有機會進入白宮,為布希總統和錢尼副總統工作;從2001到2005年的時候,我們全世界面臨很多很大的挑戰,所以我從總統和副總統學習了蠻多。離開白宮之後,回到比較正常的生活,我繼續我原來的工作,就是分析全球安全和政治的一些活動,到最近我最忙了,我們美國川普總統有了新的外交貿易和我們國內政策,我覺得川普總統是一個非常有突破性的總統,所以我100%支持他。很高興有機會跟兩位朋友和所有的網友談談他對這些問題會有什麼樣的戰略。 路德:您看這樣,曹老師我知道您是對台灣的問題以及美國的問題非常專業專家,我覺得讓您先對葉先生提一些問題好嗎? 曹長青:談不上專家,因為在美國問題上我是班門弄斧,葉望輝先生 (Stephen Yates),斯蒂芬,他是非常了解的,因為他已經進入過美國高層,在布什、錢尼內閣擔任過官員。大家都看到了,網友朋友,他是一個典型的白人,很白,我是個中國人(黃種人),我們兩個人都發生了一個問題,都變成了黑名單,我到今年為止已經在中國政府黑名單第29年;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事件之後我因為反共、揭露中共屠殺的真相,我的名字就被中國政府列入黑名單。那葉望輝先生是個白人,政府的官員,名字也被列入了黑名單,就是因為他支持民主台灣,批評中共政權,為中國老百姓說話。大家剛剛看到他說話了,他的中文非常溜、非常流利,他很多年前就學了中文,在台灣學的。他由於批評中國政府,由於支持民主台灣,中國政府居然把他的名字也列入了黑名單,不許進入中國。後來好像是你做了錢尼副總統的負責亞洲事務的官員,錢尼副總統才幫助你把這個黑名單解除了,是這樣嗎?我記得沒錯吧? 葉望輝:沒有錯。對,我90年代在傳統基金會做研究員,那時候我專門研究中國、台灣和我們美國在亞洲的盟友關係。因為我以前住過台灣,我1987到89年在台灣做傳教士,我在台灣的尾巴、最南部的一個小城市叫恆春,我在那個小鎮看到天安門事件,讓我很感動,因為我去台灣之前很多教授告訴我,我很榮幸有機會到真正的中國去,因為他們認為中華民國是真正的中國,因為他們學習繁體字不是學習簡體字,所以我到台灣之後我才發現他們對政治、對他們自己的Identity(身份認同)有不同看法。 葉望輝:我忘記了State Councilor這個中文怎麼講,那是比中國外交部長更高級的一個官員。 曹長青:國務委員。 葉望輝:中國的國務委員要訪問美國、要進入白宮、要跟錢尼直接談判,看看他對中國的態度是怎樣。我們內部的程序是,如果國外的高官要進入白宮跟總統或副總統見面的話,第一要通知我們的NSC這個國家安全委員會,第二應該直接通知那個官員的私人辦公室。而副總統的辦公室,負責這種事情的就是我,所以這個中國的請求被送到我的辦公室來。我很了解他們很想要見到我的老板,但是我的老板他不知道我從1998年到2000年所面臨的這個欺負,所以我進入他的辦公室直接分享了我的故事,告訴老板。 曹長青:告訴錢尼副總統? 葉望輝:錢尼副總統那時候是我老板,所以我說副總統,中國階層很高級的官員要見你,但是我本人有一點痛苦,關於中國政府的這個Request(請求),副總統我請你讓我跟他們做一點談判,中國大使館如果真的想要這個會議(指與副總統錢尼見面)成功的話,首先中國大使必須對我進行道歉,他必須要Apologize。 曹長青:就是對以前不讓你進入中國,對你的一些懲罰,一些不合法、不公正的行為,讓中國駐美國的大使向你本人道歉。 葉望輝:對。那我有一點懷疑他們會做,但是我覺得我這是一個非常合理的Request(要求);第二我要中國大使承諾我們副總統,以後我不會再有(去中國)簽證的麻煩。當時中國大使不願意做,但是他下面的第二位,他到了白宮道歉。 曹長青:也是說中國駐美國大使不願意出面,讓他的二把手出面。 葉望輝:沒有錯。 曹長青:到了白宮,向你本人道歉? 葉望輝:對。 曹長青:哇,這個一般中共很少做這種事情,你很厲害,錢尼也很厲害! 葉望輝:應該是錢尼很厲害,我是旁邊的這個小人物。但是他們覺得當時影響副總統和影響他的幕僚是一個非常大的優先順序,所以那時候我就學我們目前川普總統的一個原則,要做一個Deal,看看有沒有利益可以利用來改善我們的政策和我們自己的立場,所以那時候就是我簽證問題解決的辦法。但是我發現,我離開白宮之後,我沒有簽證問題了,但是如果要訪問中國還會面臨其它的障礙。如果我陪一個團體訪問中國的話,雖然我是以前白宮的一個資深幕僚,他們(中國方面)每次開會會把我放最遠的最後面的位置,這是他們的一個英文叫Passive aggressive(消極攻擊),他們不是直接批評我,但是很不直接的欺負我。 曹長青:就是故意的冷落你。 葉望輝:對。 曹長青:本來你是白宮的一個重要官員,特意把你放到椅子最後面。 葉望輝:對。這個網友也許會覺得是小事情,但是這個小動作就是他們的這個心理戰爭的一個做法。 曹長青:好像我後來聽說你到中國去,回來以後就發現你的電腦、手機就壞掉了。 葉望輝:沒有錯,每次去我的電話和電腦會碰到問題,有Hacker(駭客)的這個問題。所以我簽證沒有問題,但是訪華還會面臨一些新的很有創意性的一些挑戰,是這樣的。 路德:好,那關於這個美國的中期選舉,我們很多中國觀眾非常感興趣這個話題。據我了解,中共現在對中期選舉非常非常看重,因為他們預言如果中期選舉川普贏的話,中共將會失去一百年,所以他們派了大量的人來影響這個中期選舉,目的就是讓川普這個陣營就是共和黨中期選舉失敗。 葉望輝:我覺得(中國)他們對這個中期選舉的戰略是錯誤的,因為說實話這個中期選舉川普不可能輸。為什麼這麼說,傳統來講,我們一個總統進入白宮,他第一個任期的第一次中期選舉,他的政黨會輸掉不少在國會的席位。所以每次,像柯林頓1992年進入白宮就4年他就輸了國會山莊的中期選舉,他的民主黨,大失敗,原來在國會的多數,變成了共和黨。一個例外就是布希總統在他2001年進入白宮,02年期中選舉他沒有輸國會山莊,就是因為911這個影響。所以這次按照歷史經驗,川普的政黨,就是我們共和黨,應該輸很多我們國會的席位。所以從總統的角度來看,他不是輸,因為輸席位是我們Expect(預料)的,這個是跟正常的情況一樣的。但如果輸的席位比別人預估的少一些,那就算是他贏了。如果共和黨能夠持續在眾議院和參議院的多數席位的這個地位,那是大成功,歷史性的大成功。所以如果他們(中國方面)的戰略是要影響到川普總統,或者覺得如果民主黨在這個中期選舉有大勝利的話,會把川普的2020年連任的可能性降低一些,這是非常錯誤的戰略(想法)。如果民主黨拿到我們眾議院的多數席位,他們會不斷的談到Impeachment。這個詞的中文怎麼說? 曹長青:彈劾。 葉望輝:民主黨最極端的支持者愛談這個題目,但是大部分的美國選民討厭這樣的一個話題,因為美國現在經濟增長率是歷史性非常非常好的,我們就業機會非常非常多,失業率是歷史性的一個很低的數字,而且在外交方面大部分的選民蠻支持川普總統的貿易政策和跟盟友再平衡的政策。所以我覺得中國的領導人或者他們的支持者如果覺得這個中期選舉會影響川普的2020年連任的可能性,我覺得是錯誤的思想。 延伸閱讀:路德訪談前白宮切尼副總統國安顧問葉望輝、曹長青:中美貿易戰、美國中期選舉、郭文貴爆料的意義 以上文字根據訪談影片,由Sara等郭文貴爆料支持者們義務聽寫打字整理。
曹長青 2018-09-04
法輪功學員被摘器官是真的嗎?

法輪功學員被摘器官是真的嗎?

中共活摘器官是意圖。圖片來源:上達 葉/Foter   美國人權作家葛特曼(Ethan Gutmann)調查法輪功學員在中國被摘器官的《屠殺》一書最近在台灣出了中文版,再次引起人們對中國器官移植黑幕的關注。 對於法輪功學員器官被活摘的問題,西方一直有專家學者進行調查,那麼從常識和事實這兩個角度來看,這種事情是否有可能? 首先,從常識角度來看。中國自願捐獻器官的人很少,因中國文化有保留全屍、不願身體被破壞的傳統,所以很多人不願捐器官。中國曾有統計,願意捐獻器官者只有一千萬分之六,等於14億人中只有一千多器官捐獻者。而美國,每年有一萬多人捐獻器官,30%以上的美國人簽了死後捐贈器官的同意書,等於美國三億人,有一億人簽署了。中國那麼少人捐獻,哪來那麼多可移植的器官呢?中國器官移植學會主任陳實2005年底說,中國無償捐出的器官總共63個,可那一年中國器官移植有四千多例。中共當局自己的解釋主要是來自死刑犯。 中國政府1984年通過法律,可以摘取死刑犯器官,由此把醫院的器官移植,變成醫院和司法部門聯合進行的事情。雖說要經過死刑犯同意,可在中國那種沒有法治的情形下,死刑犯的真實意願如何,沒人知道。而且有把犯人直接拉到醫院,甚至活摘器官的做法。對這一點,今年7月15日中國官方電視台《央視》播出的《面對面》節目對中國前衛生部副部長、器官移植專家黃潔夫的採訪也可證實。黃潔夫說,當年醫院和監獄有個協定,我要器官移植,你那邊就準備。他說,器官移植,要求很嚴格,槍斃犯人的法場環境不行;意思是,要把犯人拉到醫院,和器官移植手術同時進行。 這個衛生部高官清清楚楚知道,中共當局政策,等於默許這種殘忍摘取器官;而且他本人就有這種經驗:2005年,黃潔夫副部長陪同當時的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到烏魯木齊參加新疆自治區成立50周年活動時,他想炫耀一下本事,因他是中國第一個做肝臟器官移植成功的專家,就在新疆醫科大學附屬醫院做了一個肝癌病人的手術,打開一看,是個理想的可以進行肝臟移植的器官,所以他把肝臟摘出來,體外把癌細胞全部切除,再把那個肝臟放回去。但為了保險,不在羅幹這種高官面前丟面子,他要求廣州和重慶的兩所大型醫院送來兩個肝臟作為備用。他的手術(從《烏魯木齊在線》和《新浪網》都可查到報導)進行了15個小時,術後觀察24個小時,總共39小時後宣布手術成功。那兩個送來的肝臟就不需要了。由於肝臟在缺血15小時後就壞掉了,那就浪費了兩個肝臟,太可惜了。可是,送來的不是肝臟,是兩個大活人!在黃潔夫要求重慶和廣州送來兩個肝臟後,那兩個城市就各自宣布一個犯人執行死刑,到新疆執行。如果黃潔夫的手術失敗,那就得把犯人當場摘器官了。 這位中共衛生部高官黃潔夫之前說過,他去過一次那種摘取器官的場所,用他的話說,是「供體」方面,去了一次,就再也不去了。也許是那種現場的殘忍,讓他看不下去、不能忍受了。 這位黃潔夫副部長,2014年到了台灣,想建立所謂兩岸器官移植合作中心,由中國方面提供器官。但遭到台灣醫界的反對,認為中國的器官移植有問題,國際有廣泛報導和批評,最後這個合作沒有進行。 另外,從事實角度來看。那麼中國那些器官移植中,有多少是來自法輪功學員的?多年前,加拿大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前加拿大聯邦部長大衛•喬高,這次在台灣出版中文版的揭露中國器官黑幕的人權記者葛特曼,他們三人曾合寫300頁的調查報告:《血腥的器官摘取——大屠殺》,提出很多證據和質疑: 第一,時間點。中國大量器官移植,發生在中共領導人江澤民1999年下令鎮壓法輪功之後。在2000年之前的九年期間,中國肝臟移植手術全國不到200例。但在鎮壓法輪功之後,中國的器官移植就一路飆升,2005年一年超過四千例,後來移植手術衝到每年6萬到10萬例。他們認為,這些器官來源很多是法輪功學員。 第二,做出這種判斷的一個根據是,據美國人權機構數字,中國強制關押了200萬人,其中一半是法輪功學員。無論是前面講的死刑犯,還有所謂無人認領屍體就可摘取器官等,都給中共當局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提供了便利,因為這個行業利潤巨大,所以中共軍方醫院,武警醫院,甚至監獄醫院等,都紛紛做器官移植,他們「近水樓台」,摧殘法輪功學員,然後用什麼意外並病死等說法,進行器官移植。像山西一家醫院,光是腎移植,年度獲利就是二億六千萬元! 第三,上述幾位西方律師記者等,以尋求器官的名義給中國57家醫院等打電話,其中提到法輪功的人的器官是不是健康,醫院回答說,他們練功,非常健康,質量好。這些錄音記錄證實,中國醫院的器官來源有法輪功學員。 第四,據逃出中國的法輪功學員說,他(她)們被酷刑,但獄方卻定期為他們檢查身體和驗血等。後來明白,這可能是為了活摘器官時保證指標正常。 第五,被強制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很多寧死不屈,不提供自己的名字和家人朋友等。中共當局就用無人認領方式處理,摘取器官(當時中共法律允許)。在過去這些年,在中國失蹤的法輪功人員很多,令人質疑這些人可能因器官移植需要而被害。 第六,不要說法輪功學員,就是一般人,也可能因醫生要發財(一個肝臟價格18萬美元)合作害人,摘取器官。近年就看到中國有兩起殺人事件,都和醫生有關。一起是殺人後,把器官賣給醫院,三名醫生參與牟利;一起是五個醫生把一個流浪漢殺害,摘取了器官。 2015年,在國際輿論譴責和壓力下,中國政府終於宣布,不再從死刑犯身上摘取器官。但是,中國沒有法治,監獄和醫院等都有黑幕,所以器官移植領域的非法活動仍然存在。 中共不僅長期縱容非法摘取器官,其更大罪惡是,統治近七十年,摘掉了太多中國人的良心,中國的道德淪喪登峰造極。只有結束專制,把中共這個毒瘤摘掉,中國才可能走向健康。 (據2018年9月4日《政經看民視》節目上的談話整理)
曹長青 2018-09-04
川普聯手普丁,美俄要對付誰? 

川普聯手普丁,美俄要對付誰? 

川普是美國歷史以來最能「兌現競選諾言」的總統,他上台後,就兌現承諾,美國退出了《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全球大氣過暖組織》、《伊朗核協議》、開始在邊境建牆(阻止非法移民)、推行減稅、自由貿易政策(不惜與中國打一場貿易戰)。另外,還力排眾議,改善美國與俄國的關係。 美俄關係在歐巴馬總統時代已陷入僵局。2014年俄軍進入烏克蘭的克里米亞事件,導致俄國被西方制裁,美俄關係一落千丈。在上屆總統大選時,川普誓言當選後將改善這個局面,美俄和解;民主黨的總統候選人希拉蕊則要繼續歐巴馬的政策。   力排眾議、大膽敢為的川普   在這種情況下,當然莫斯科希望川普當選,美俄關係解凍。而川普上台後,任命的第一個國務卿就是「俄國通」的提勒森,他原擔任石油公司總裁,與俄國有經商關係,得到過俄國總統普丁頒發的勳章。但由於在野的民主黨激烈杯葛,川普想改善與俄國的關係,遲遲沒有進展,因為他一上台就被所謂的「俄國門」糾纏困擾,左派說俄國情報人員侵入希拉蕊等信箱,干擾並影響了美國總統大選結果。事實是,左派民主黨選輸了,不認輸,以此做藉口找茬。 當然,普丁坦然地說他希望川普當選。但說他們干擾並影響了大選結果,從常識角度都無法成立,因美國有一億三千多萬人投票,面對這樣的龐大選民,任何外國「干預」(如果有的話)也無法影響整個結果。更何況經過五百多天的調查,美國司法部宣布,俄國的「干預」沒有影響到選舉結果,更沒有俄國方面與川普候選人「勾結」的問題。 在司法部這個結論出來後,川普就與普丁舉行了美俄高峰會並批評了美國的對俄政策。雖然這個舉動遭到美國左派媒體和民主黨的激烈攻擊圍剿,甚至有來自共和黨內的反川普派的批評,但是川普總統展示了他這個「政治圈外」者的執著和勇氣,堅持自己認為正確的理念和政策,執意改善美俄關係,並在眾多炮火的詆毀攻擊下宣布邀請普丁總統今秋到白宮訪問。 川普總統為什麼要堅持改善與俄國的關係,戰略意義在哪裡?縱觀全球政治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俄國不是美國的主要敵人,甚至敵人都談不上,因為俄羅斯畢竟有了選舉,普丁是通過選票上台的;俄國也有了相當的言論和新聞自由。俄羅斯跟毫無選舉的警察國家中國完全不同。   克里米亞居民心向俄國   導致美俄關係冷凍的克里米亞問題有其複雜性。美國因這個問題跟俄國疏遠,甚至交惡對立,並不是智慧的政策。克里米亞本來就一直屬於俄羅斯,只不過是五十年代被當時的俄共總書記赫魯雪夫一時心血來潮送給了也是蘇聯聯邦的烏克蘭,等於左手送右手。赫魯雪夫做夢也想不到,不到百年之後,蘇聯會解體,烏克蘭會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2014年烏克蘭的親俄總統被趕下台時,克里米亞的居民要求回歸俄國,其議會81名議員,79名投了贊成票。兩次全民公投,投票率超過80%,結果以96.6%的高比例,克里米亞人民選擇脫離烏克蘭獨立,加入俄羅斯。 克里米亞人民所以做出這樣的選擇,不僅有上述歷史因素,更重要的是,克里米亞的200多萬居民,60%以上是俄國人,烏克蘭人只佔24%。當地居民77%說俄語,只有10%會說烏克蘭語。所以無論從心理上,文化上,語言上,克里米亞人民多數嚮往俄羅斯。在這種現狀下,如果信奉人民自決原則,尊重人民的選擇權,那麼就得承認克里米亞多數人民的意願與選擇結果。 川普總統和他的智囊們就是認識到這一點,所以從歷史角度和尊重現實(民意)的角度,不再因克里米亞問題而與俄國對立,而是把這個問題先放到一邊(也不公開表態接受克里米亞的這個結果),致力於緩解美俄關係。 美國與俄國關係改善,進而美俄聯手,對川普總統推行新的「印度-太平洋戰略」具有重要意義:   川普總統的六大戰略目標   第一,可以美俄聯手,打擊全球最主要敵人——極端伊斯蘭勢力和恐怖主義;並阻止伊朗的毛拉勢力對敘利亞及整個中東地區的滲透擴張。在敘利亞問題上,跟阿薩德的世俗專制相比,德黑蘭勢力支持的恐怖主義對中東更構成威脅。美國把主次敵人分得很清楚。 第二,美國在克里米亞問題上不再制裁俄國,可以促成普丁承諾,俄國不再威脅波羅的海,包括波蘭等原東歐國家,保證這些國家的主權完整與安全。 第三,美國可以從歐洲抽出精力和軍力,把全球重心放在亞洲,來對付兩大敵人:北韓和中共。北韓已承諾放棄核武,那麼剩下的最主要敵人就是中國。 第四,可以在阻止北韓發展核武上獲得普丁支持。美俄兩大國觀點一致,再加上日本和南韓,這樣就導致北韓更加孤立,即使有中國的支持也勢單力薄。 第五,可以孤立北京政權。川普總統在加拿大的G7(七大工業國家)高峰會上就提出,邀請俄國回來,恢復原來的G8 架構。俄羅斯當然求之不得,這等於俄國重返世界舞台,更標誌西方因克里米亞事件對俄國的制裁象徵性結束。美國是G7的領袖,川普總統的堅持,最後俄國返回G7集團的可能性增高。如果俄國回來,形成原來的八大國聯手格局,將更顯得中國孤立於世界舞台。在美中貿易戰開打的今天,美俄關係改善,中共更會恐懼。 再一個,美俄和解,將降低莫斯科對北京的支持(原來也不是同心同德),即使只是象徵性的,也產生這樣的效果:中國軍事威脅台灣的力度也降低,因俄羅斯不會力挺北京,還可能站在美國這邊,至少是保持「中立」。 所以,面對美俄關係改善,川普與普丁高峰會,兩個人的親密互動,最焦急的不僅是美國左派(他們寧可美國失敗,也不要川普成功),更有北京紫禁城的中共政權。因美俄和解,等於美國有機會拿出更大力量來對付中國,把戰略重心轉到亞洲,遏阻中國的擴張。所以美俄關係改善,是台灣之福,是追求自由的中國人民之福,對保障印度太平洋,進而整個世界局勢的安全穩定,都是福音。 ——原載《看》雜誌2018年8月號
曹長青 2018-08-05
中國「無足輕重」

中國「無足輕重」

很多中國人問,什麼時候中國能打入世界盃?根本答案是:中國的體育系統,尤其是足球,是中國當今政府控制和市場經濟混合制(弊端)的一個縮影。
曹長青 2018-06-24
「川金會」成敗與雷根

「川金會」成敗與雷根

川普與金正恩見面是全球性新聞,它關係到北韓能否放棄核武,涉及東北亞和平,更事關美國全球戰略。 美國和北韓是兩級:一是自由世界旗手,一是流氓專制國家。這樣兩個黑白分明的對手,能夠和談、甚至談出有利自由世界的結果嗎? 但縱觀冷戰的歷史,當年美蘇兩大陣營對立,也是民主與專制的兩極,但在雷根總統時代,有過美蘇首腦會談,雷根與蘇共領袖戈巴契夫居然對裁軍、飛彈限制等談成了協議。這些協議明顯有利於自由世界,而且最後促成了蘇聯的解體。 今天這種歷史會重演嗎?這裡且不談國際格局等內外因素,只從當事人來分析,川普是雷根嗎?金正恩是戈巴契夫嗎?前者確有相似處,後者則大相徑庭,這種情形下,會產生什么結果? 川普跟雷根有太多相像之處 第一,川普跟雷根都不是職業政治家,都是圈外人進入了白宮。雷根原是好萊塢演員,川普是房地產商人。但這種涉入政治不深,恰恰帶來優勢,他們沒有職業政客的算計,而更有圈外人的率真。 第二,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在其專著《大外交》中有專章談雷根與戈巴契夫。他說,雷根並沒有系統的知識,但他堅持一個基本信條,像《聖經》的大紅龍,即善惡對立,善要戰勝惡等。「他(雷根)只吸收了下列若干基本觀念,如:姑息的危險、共產主義的邪惡和美國偉大等等」,就構成了他對世界的基本看法。這個貌似簡單的看法事後證明是深刻的,正確的,帶來的是共產蘇聯解體,美國打贏了冷戰。季辛吉讚美說,「雷根或許只具備若干基本概念,但這些概念湊巧都是他的時代之外交政策的核心問題,而且顯示出抓住大方向、且有信念力量,的確能掌握領導的關鍵。」 今天的川普總統,也是沒有那麼多深奧繁雜的理論,而是堅信美國的道德責任,對外堅持強硬的、要擊敗邪惡勢力的堅定立場,也是展示出,「抓住大方向、且有信念力量。」在這一點上,川普很像是雷根的精神傳人。 第三,川普像雷根一樣,對美國有一種堅定自信。雷根的名言是,美國是領導世界的那山上閃爍的光;川普則提出「重建偉大美國」,並在剛執政時,就把連任競選口號註冊了:保持偉大的美國。意思是,在他執政四年期間,美國已重新恢復偉大。川普強調「美國第一,美國優先」,與雷根對美國的熱愛與確信異曲同工。 第四,雷根與前任左派總統卡特完全不同。季辛吉把卡特在國際上到處道歉的妥協政策歸納为「内疚情結(Guilt Complex)」。而雷根則在總統就職後的第一次記者會上就公然指稱蘇聯是「非法帝國」,後又指蘇聯是「邪惡帝國」。季辛吉說,「在雷根之前的歷任總統都不敢這樣公然揭示,都不敢直接挑戰邪惡勢力。」川普上台後,也是痛批前任左派總統歐巴馬在國際上鞠躬道歉、自貶美國的綏靖主義言行。川普高舉美國的道德旗幟,要在全球對抗邪惡勢力。 第五,雷根當年指出蘇聯是邪惡帝國,惹惱了全球左瘋們。美國《新共和》雜誌就刊文指雷根說法是「原始的論調,禍害的象徵」;《紐約時報》著名的左派專欄作家路易斯( Anthony Lewis)更是痛罵雷根的看法「原始、落後」。哈佛知名教授霍夫曼(Stanley Hoffmann)則譴責雷根好勇鬥狠,「是原教旨主義者的反應」。今天,全球左派媒體也是同樣,每天在圍剿川普總統,只不過川普更不退縮,回嗆左媒,指出它們為了意識形態不惜造假,傳播不實消息。 第六,雷根總統當年有一個夢想,希望帶著戈巴契夫遊覽美國,讓這位蘇聯領袖實地了解美國老百姓的真實生活,知道共產主義錯了——帶來的是貧窮和專制;而美國是自由而富有的。雷根并不想摧毀蘇聯,而是希望戈巴契夫知道真實後,自己有信心改革,讓蘇聯人過上美國的日子。有人嘲笑雷根天真,但這就是雷根的可愛之處。他的夢想沒有實現,但後來葉利欽來了美國,他接觸了美國的售貨員、工人等普通人,在飛機上他哭了,把兩國人的收入、支出算一算說,蘇聯人民太苦了。這可能是他決心變革,改變蘇共制度的動力之一。今天,川普總統也有這種天真,希望跟北韓金正恩直接接觸,告訴他世界的真實,美國的真實,如果他接受,美國也是願意幫助改變北韓擺脫貧窮落後。而且雷根與川普都有一種率性,說話接地氣,跟那種呆板的官僚很不同,這也是他們能夠結交朋友的本事。 金正恩不是戈巴契夫也不是勃列日涅夫 如果說川普與雷根有諸多相像之處,那麼金正恩像戈巴契夫嗎?當然不像。雷根曾給戈巴契夫的前任勃列日涅夫、安德羅波夫都寫過信,呼喚美蘇會談,但都沒有回音。後來是英國首相佘契爾夫人訪問了莫斯科,回來告訴雷根,戈巴契夫這個人可以接觸談判。後來的事實證明,女人的直覺是對的。當然,還由於戈巴契夫寫了一本名為《新思維》的書,標誌他有改革的想法和願望。 金正恩雖然與戈巴契夫不同,但他也不是勃列日涅夫和安德羅波夫。因為首先,金正恩不是像前蘇共那幾位七十多歲的領袖那樣,靠在共產黨權力鬥爭中長期滾爬出來;他是世襲上台,所以沒有那麼多的世故和權謀;他才34歲就已掌權6年,在這個年齡段,也可能使他有年輕人的新想法、新試探,而不是墨守成規。而且他面對的,是一個經商出身,絕不會大而化之,卻會精心思考的美國總統。雖然國際專家說,中共是川金會的搗亂因素,但金正恩把親北京的姑父幹掉,把親中派清除,都暗示著他不願受北京左右。北韓想與美國直接對話談判,在金正恩父親那一代就有過,現在對談,則是審時度勢、更是被美國經濟制裁(背後更有其政權被軍事終結的恐懼)的唯一出路。 川普總統對「川金會」的態度很坦然,他希望成功;但如果失敗,他說那就這樣吧,美國走下一步。意思是給了北韓機會,如果他們拒絕,那美國就採取第二方案:加大經濟制裁,準備軍事行動,反正主動權都在美國手裡。這跟當年的美蘇會談是有巨大不同的,因為美國幾乎不可能採取跟蘇聯用軍事解決的方式。所以,在今天美國的戰略優勢地位顯而易見、所有的王牌都在美國手裡的現狀下,金正恩的何去何從還是有彈性可能的。 2018年5月21日於美國 ——原載台灣《看》雜誌2018年6月號
曹長青 2018-06-05
感謝永山英樹先生力挺台灣

感謝永山英樹先生力挺台灣

  最近中國打壓台灣更加囂張,居然施壓外國航空公司,要求其網站把台灣改為「中國.台灣」。面對如此鴨霸,美國堅定站在台灣一邊,白宮發聲明說,中國這種要求是「歐威爾式的胡言亂語」,即歐威爾在批判極權社會的名著《1984》中所描繪的荒謬邏輯。川普政府對中國的霸凌給予嚴詞駁斥。 但其它一些國家,沒有像美國政府這樣直接出面力挺本國的航空公司。加拿大,法國,德國,泰國,馬來西亞等航空公司,都屈從了中國的壓力;最後連日本兩家大航空公司日航(JAL)和全日空(ANA))也改用了「中國.台灣」。 但日本的航空公司在24小時後就「改正」了,因為一位日本人挺身而出,發動民眾聯署,要求兩大航空公司恢復真實(用台灣),堅守正義。日本航空公司面對本國人民(更是顧客)的壓力,又改回了「台灣」。在這場戰役中,台灣贏了,日本民眾贏了!而領導打贏這場戰爭的主帥,就是力挺台灣的日本友人永山英樹先生! 我很早就注意到永山英樹這個名字,在彭明敏基金會主辦的《鯨魚網站》看過他的專欄文章(http://www.hi-on.org/articleType.php?No=7005)。我很好奇,一位日本人怎麼會如此力挺台灣?很多會中文的日本學者都「親中」,因中國有紅地毯、茅台酒(統戰,優待),再加上有過日本侵略中國的歷史,不少日本人對中國有一種負罪感。再一個原因,如果親台灣,可能被北京列入「黑名單」,到中國講學訪問等,不僅優待沒有了,還可能不給簽證等。 但永山英樹先生則選擇了不親獨裁中國、力挺民主台灣的道路。我曾兩次見過永山先生,第一次是2016年我從台灣返美時路過東京,受邀參加他主持的一個活動發表演講。因我不會日語,演講需要翻譯,很麻煩。但我決定去參加,主要是想向永山英樹表達敬意!在開場白時,我就提到這一點:永山先生支持民主台灣,批判專制中國,為台灣人仗義執言,這種知識分子的誠實、正直、勇敢精神令人敬佩!今年三月我去台灣參加喜樂島聯盟成立大會,途徑東京停留,跟當時受邀到東京演講的《政經看民視》主持人彭文正先生一起,參加了日本櫻電視討論中日台關係的節目,永山英樹也有參加,我在節目上再次感謝永山先生力挺台灣!(https://youtu.be/c2sxNosuEh4) 後來才知道,他在1980年代中期曾在中國西安、太原等地學習中文。但他不僅沒有喜歡上中國,反而愛上了台灣。在一次演講中,永山英樹曾講到他跟太太在中國的經歷,開始了解台灣。 他們在中國期間,遇到很多沒有禮貌甚至野蠻的中國人,只有一次遇到了一群既理性又礼貌的人,雖然說中國話,但卻不像(他們印象中的)中国人,反而比較像日本人。後來知道他們是台灣人。 永山英樹說,「1988年,我跟太太第一次到台灣觀光 ……,台灣的風景與台灣人的精神都令我感動,於是我就開始研究台灣的文化與歷史。之後,我才發現台灣竟然是這麼重要。……台灣人與日本人的價值觀很接近,很容易互相理解。但是當時的大多數日本人關心的是中國而不是台灣,日本人對台灣的印象就是那是一個『被國民黨佔據的孤島』而已。從那時起,我開始向日本社會訴求台灣的重要性,也積極展開増進日台關係的活動。我接觸越多的台灣人,瞭解越多台灣歴史與困難的現狀後,我對台灣越有感情,台灣是一個我引以為傲的國家。」 由此,永山英樹先生就成了一個親台派,一個勇敢為台灣發聲的日本友人。他提出「台日命運共同體」的主張和視角,他支持台灣獨立建國,加入聯合國。他還組織了「台灣研究論壇」並任會長;他擔任「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推進協議會」幹事長,在日本櫻電視「日台交流頻道」做主持人。他有三大助台壯舉和成就: 一是從2001年開始,就積極推動台灣人正名運動:發起聯署,要求日本法務省把「在日台灣人」的外籍欄的「中國」兩字改為「台灣」,經過10年的堅持與努力,最後在2012年獲得成功! 二是從2016年開始發起「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活動,把「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改為「台灣」(http://mobile.constitutiontw.org/archives/3103)。這項聯署活動目前已獲得超過10萬日本人的簽名!永山英樹是位實幹家,他親臨東京等街頭,宣講支持台灣,爭取日本民眾簽名。台灣《自由時報》報導讚美說:「日人力挺台灣獨立」(http://news.ltn.com.tw/news/world/paper/948051 ; https://www.cmmedia.com.tw/home/articles/5038 );台灣鄉親感動地撰文:「永山英樹挺台的感動」(https://www.taiwanenews.com/doc/20170903101);永山英樹的回答是:「希望台灣人知道,你們不是獨自在奮鬥」!(https://www.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42453) 三是這次永山英樹先生又挺身而出,發動日人聯署,最後迫使日航恢復「台灣」名字,媒體紛紛報導,眾口稱讚!永山英樹說:日航若用「中國台灣」 日人不會原諒(http://news.ltn.com.tw/news/politics/paper/1207695) 在台灣綠營完全執政下,體育署長不敢公開爭取2020 用台灣的名字參加東京奧運,民航局長不敢要求日航等用台灣的名字。面對日航改名 「中國.台灣」,堂堂的中華民國外交部毫無動作,毫無聲音;駐日代表處更是無動於衷;反而是一個日本人,勇敢地站出來,力挺台灣,並真正促使日航改正了錯誤,這是多麼值得敬佩的壯舉! 一個日本人,對台灣做出了這幾項實實在在、重要的貢獻,是非常難能可貴的!我相信有情有義的台灣人,都會感謝永山英樹先生的勇氣,尤其是他多年如一日為台灣所付出的心血,做出的努力。 現在美國的台灣鄉親,就有了一個感激的機會:永山英樹先生將在6月底首次來美國巡迴演講。紐澤西的FAPA副會長Leo Lee 先生早就在《台灣海外網》發出呼籲,希望鄉親們贊助永山英樹的美國之行。隨同永山英樹一起來美國演講的謝惠芝女士是台灣客家人,曾多年擔任台灣宏觀電視駐日特派員,現與永山英樹一起,在日本櫻電視主持《日台交流頻道》。她寫過很多報導,力挺母國台灣(http://www.peoplenews.tw/news/f828a789-6895-4aef-b7b5-b6e50bc12b8c)。 永山英樹一行,將首站紐澤西(6月30日),參加FAPA的演講會(詳見:http://taiwanus.net/news/press/2018/201806041113271095.htm ),然後參加美東夏令會,美中西部夏令會(在印第安那州的Manchester大學舉辦,我也會去參加這個夏令會,與永山先生在那裡相聚),然後再去溫哥華參加在那裡舉辦的美西夏令會,還可能還會到洛杉磯等地演講(看是否募捐到經費)。 希望鄉親們慷慨解囊,支持贊助這位幾十年來力挺台灣的日本友人!支票請寄到紐約的台獨大佬黃再添先生主持的《台灣研究所》(Taiwan Studies  Inc.)。該研究所多次幫助接收力挺台灣活動的捐款(像支持民視和喜樂島聯盟等的廣告募款等),帳目歷來都非常清晰,非常值得信賴。 支票抬頭:Taiwan Studies  Inc.(附註:永山英樹) 支票請寄:  Taiwan Studies  Inc. 273  Wyckoff  Ave. Brooklyn,  NY  11237-5504 因時間緊迫,盼想贊助的鄉親們能盡快寄出支票。感謝朋友們的有情有義!   曹長青 2018年6月10日 如聯絡,請發電子信到:twreferendum@gmail.com                  
曹長青 2018-06-11
台灣正名的絕佳機會

台灣正名的絕佳機會

  2月28日召開的喜樂島聯盟台北記者會(公佈宣言),李登輝前總統親自出席並致辭,陳水扁前總統和彭明敏前資政都視訊講話,近年幾乎不參加任何政治活動的高俊明牧師,特意從台東(女兒家)坐火車趕來台北出席並致辭。圖/張家銘 台灣民視董事長郭倍宏和節目主持人彭文正發起成立《喜樂島聯盟》(Formosa Alliance),獲得島內外台灣人的強烈迴響,因為它的宗旨是人民自決,使台灣成為一個正常化的國家,用台灣的名字參加聯合國,融入國際社會(詳見維基百科詞條:喜樂島聯盟)。 2月28日召開的喜樂島聯盟台北記者會(公佈宣言),李登輝前總統親自出席並致辭,陳水扁前總統和彭明敏前資政都視訊講話,近年幾乎不參加任何政治活動的高俊明牧師,特意從台東(女兒家)坐火車趕來台北出席並致辭。還有呂秀蓮副總統,前行政院長張俊雄、游錫堃等都蒞臨會議。當日《自由時報》刊出150名台派重量級人士的聯署名單,作為喜樂島聯盟的共同發起人。 中國給喜樂島聯盟打廣告 對喜樂島聯盟的成立和氣勢,最強烈反應的是北京政權,中國中央電視台(CCTV)當時就專門做了一集節目進行批判,稱之「台派大集結」。而美國《紐約時報》則刊文報導,其中文網標題是「台灣兩位前總統呼籲公投,成立『台灣共和國』」。 4月7日,喜樂島聯盟在高雄召開了成立大會,2,800個座位的會場,湧進了3,500名鄉親,大爆滿!李登輝前總統,彭明敏前資政都親自出席,這是兩人十多年來第一次見面!在成立大會前一天,台灣《自由時報》刊出了一個整版的廣告——多達1,350名美國、日本、澳洲、歐洲、中南美洲和歐洲的海外台僑領袖聯署,力挺喜樂島聯盟;全球並成立有16個喜樂島聯盟後援會,會長都是當地德高望重的台派僑領和堅定台派人士! 中國對喜樂島聯盟的反應更加激烈,中共喉舌《環球時報》刊文進行批判,英文《中國日報(China Daily)》翻譯刊登,隨後中共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在記者會上又氣又惱地批判台派「自不量力」,明顯表達出恐懼的情緒。隔了不久,中國CCTV再次作專題節目批判喜樂島聯盟。中國封鎖西方的媒體,但不封鎖自己媒體,等於給喜樂島聯盟做了大廣告,使更多的中國人知道了台灣的民意和呼聲。 美國對台政策重大變化 中共所以這樣恐懼,還在於自由世界的旗手、台灣最重要盟友美國,對台灣的空前支持。共和黨的川普當選總統後,史無前例地與蔡英文通電話,稱她為「台灣總統」(只有國家才有總統,香港只有特首),等於變相承認台灣是一個國家。而且川普內閣有多位親台派,沒有一個親中(共)派!尤其是新國務卿龐皮歐(Mike Pompe,原中央情報局長)是知名的反共派,對中共政權本性相當了解,曾公開主張反制中國對美國的滲透。 新任命的首席經濟顧問柯德洛(Larry Kudlow)是知名的自由市場派和電視節目主持人,他強烈主張反制中共對美國的經濟入侵,認為中美貿易不公平,中國用國家之力補貼國營企業「侵入」美國市場,佔盡便宜。 另外剛上任的國家安全顧問波頓(John Bolton),更是著名的親台派、反中共派!他是四朝元老,用台灣術語是「歷練完整」:早在雷根總統時代,他就擔任助理法務部長;在老布希時代,出任國務院主管軍控和國安的次卿;在小布希時代,波頓擔任了美國駐聯合國大使,該任命曾遭到當時在國會佔多數席位的民主黨極力反對,任命案無法通過,小布希總統則利用國會休假,用行政手段任命了波頓(是合法的)。但國會復會後,民主黨議員再度強烈杯葛,所以波頓只好離職。 民主黨為什麼那麼強烈地反對波頓?因為這位堅定的共和黨人,代表了保守主義的基本價值和理念:支持小布希總統領導的伊拉克戰爭和阿富汗戰爭(把這兩個國家的五千萬人民從專制和政教合一的毛拉手裡解放了出來),支持美國對伊斯蘭主義,採取更強硬的立場,捍衛西方文明;支持美國用軍事手段解決北韓核武問題;支持美國在全球承擔道德責任、對中共採取強硬立場,而不是像歐巴馬等那樣妥協退讓;一句話,波頓堅持美國建國的價值,對抗任何形式的專制,傳播民主自由的價值! 「波三條」與台派不謀而合 在台灣問題上,波頓更是獨樹一幟,成為保守主義陣營的輿論領軍人物:他的主要觀點可歸納為「波三條」:第一,減少駐守日本的美軍,轉駐到台灣,軍事護台;第二,承認台灣為一個國家;第三,支持台灣加入聯合國。 波頓的這種立場,在美國保守主義陣營得到很多認同,包括曾任川普總統白宮幕僚長的蒲博思(Reince Priebus,前共和黨主席),以及前眾議院議長(曾以議長身份訪問過台灣)金瑞契(Newt Gingrich)等,基本都是這樣的看法。甚至連一向被認為是討好中國的妥協主義象徵、尼克森時代的國務卿季辛吉都撰文說,應該用台灣作為籌碼(不是犧牲台灣,而是作為向北京政權施壓的手段),迫使北京制止北韓發展核武。 波頓的上述對台「波三條」,雖然是他在就職國家安全顧問之前的立場,但媒體報導,川普總統與他多次交談,並任命他擔任如此要職,等於認同或接受他這種對中國、對台灣的主要觀點。 所以,全球最有實力、也是台灣最重要盟友的美國,從總統到主要幕僚,發生這種對台灣問題基本看法的變化,對台灣來說,是一個極為難得的歷史機會! 而同時在美國國會,更是有了重大變化:支持台灣的聲音空前增高。在川普當選總統之前,美國國會就把當年雷根總統的特使親訪台灣、向蔣經國總統口頭轉述的美國《對台灣六項保證》在國會正式通過文字版本,等於是立法。雖然這個法律不像美國另一項法律《台灣關係法》那樣具約束力,但它在國會正式通過,仍具重要象徵意義:美國最高立法機構重視台灣問題,通過法律文件,確認並重申對民主台灣的保護和支持! 更重要的發展是,美國參眾兩院都是沒有任何異議,一致通過了《台灣旅行法》,這個法律規定,美國和台灣的任何階層(包括總統級別)官員都可互相訪問。該法案在參眾兩院高票通過後,川普總統可以不簽署,讓這個法律以時效屆期而自然生效(因已超過總統動用否決權也無法否決的四分之三多數),這樣也可被視為不刺激中國。但川普總統卻採取正式簽署方式,等於用這個行動,表示力挺國會通過的這個法案內容、向台灣發出信號:川普總統站在民主台灣這一邊,不惜公開挑戰北京政權。 拒絕蔡英文的維持現狀 當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要加入聯合國,從建政開始,用了22年!是美國的立場改變(承認北京政府),中國就加入了聯合國。所以,美國的立場是最關鍵的!今天,美國川普政府的親台姿態非常明顯,美國國會(共和黨,民主黨,兩黨不分黨派,一致挺台)的立場更是明確堅定,美國民間和智庫等,更是支持民主台灣!美國朝野的態度已經相當清楚,等於給台灣自決、成為正常化國家提供了一個空前的機會! 在這樣的時刻,民視郭倍宏董事長、彭文正主持人等發起宗旨為「獨立公投,正名入聯」的運動,可以說是恰逢其時,所以得到了台派的熱烈響應和廣泛支持。現在就看執政的民進黨政府,尤其蔡英文總統,是不是支持。如果蔡英文仍然堅持「保持現狀」,那喜樂島聯盟就可能攤牌:支持其他綠營的候選人來選下一屆總統。在蔡英文民調只有三成多的現狀下,其他綠營總統候選人出來,蔡英文的總統連任夢就會破碎。 所以,蔡英文總統面臨一個重大選擇,想要繼續當總統,就還給人民公投的權利(這是基本人權),如果拒絕,綠營,尤其支持正名入聯的深綠選民,就推出其他的人,來選總統,讓蔡英文無法連任。所以,喜樂島聯盟的成立,不僅共產黨恐懼,國民黨畏懼,也迫使民進黨三思:還要不要繼續用拒絕就國家、領土等重大議題公投的作法來「維持現狀」?你不做,人民就用選票,這個民主國家最強有力的武器,淘汰蔡英文。看看是總統府的力量大,還是人民選票的力量大! 2018年4月29日於美國
曹長青 2018-05-01
中國文化毒死李敖

中國文化毒死李敖

  【人追求名利當然沒什麼錯,這既是人的天性之一,也是促個人奮發、促人類前進的動力。但名利的前提是真正「建功立業」、做正派的人(而不是痞子)。風頭、名氣、人氣、利益只能是建功立業道路上的副產品,但很多人卻以追逐副產品為奮鬥目標。他們不知道,如此做法的最終結果,就是得到他們期待的正反面。李敖就是一個典型。本文是2017年5月由台灣前衛出版社出版的《罵讚台灣人與事》一書中的第一篇。】 在封閉的中國剛開放的時候,我曾欣賞過李敖。主要出於這幾個方面的原因:一是他曾痛批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糟粕,推崇西方自由主義價值,高歌主張西化的胡適。李敖早期比較有影響的作品是《播種者胡適》,讚美胡適在新文化運動中所起的作用,肯定他想走西方民主之路的努力。 二是李敖當年敢批判國民黨、嘲諷蔣介石。這跟他推崇西化有關,或者說,任何推崇西式自由民主的人,就必然跟代表專制的蔣介石,和國民黨發生衝突。自由與專制無法相容。在當年維護蔣家王朝、頑固守舊的中國文人主導台灣文壇的年代,李敖那些跟(政治和文化的)權勢們戰鬥的文字,表現了一種反專制精神。 三是李敖很用功,好像讀了不少書(但基本侷限於跟中國有關的),下的資料功夫也超過很多人,而且他還頗有活學活用歷史的能力。與此同時,他勤奮寫作,無論好壞,他那大概有幾百萬字的文章書籍,應該是熬了不少心血的結果。 除此之外,李敖有一條寫作原則,也是我信奉和力求實踐的,那就是文章要盡量寫得通俗易懂,不要掉書袋,不要用一些大詞唬人。李敖曾強調,他的文字要讓中學生和家庭主婦都能看得懂,我迄今贊同他這個主張。西人有言:那些故意繞來繞去、玩弄深奧詞彙的,其實就是把淺水坑攪渾了,讓你看不到底,以冒充深刻。李敖早期推崇自由主義、反國民黨的文字,的確通俗易懂,也簡練、乾淨。但他後來這幾十年的東西我早已不看了,因為垃圾用多麼漂亮的盒子包裝過來,也不能吃呵,更何況這年頭漂亮盒子越來越多,李敖的早已不上數了。 李敖後來之所以成為我痛恨的惡棍、文痞,認為他是中國文人中的惡之典型(他自認自己是中國人,不是台灣人),其中第一個原因,是他做人的「缺德」。政治觀點另當別論。 以他跟《文星》創辦人蕭孟能的官司(詳情網上有很多)為代表的諸多事情表明,李敖是個沒有良心、沒有道德底線、沒有任何做人基本規矩的「非人」。他後來一路把打官司做為一個賺錢之道,其邪門思維是正常人無法想像的。之前在中國,根本不瞭解李敖的為人,和他那一堆令人目瞪口呆的惡行。世界上流氓很多,但文人能做到李敖那麼流氓的,古今中外都沒讀到過,更別談見識過了。 世界上偽善的文人很多,說一套,做一套;即使不是偽善的,也多是說的比做的好(這是自然的,很少有人能達到自己推崇的高度);但無論如何,最起碼,大家都是宣揚正向價值。而李敖不同,他不僅行為缺德,更堂而皇之地公開宣揚損人利己的、負向的、甚至反動的價值(這裡拋開政治觀點、意識形態,僅指基本做人準則方面),最典型的一句是: 「你不知道我的性格吧?我一點虧都不吃的……過去吃虧就是吃虧了,可是現在我要佔便宜占回來。我這人就是這樣,絕不吃虧。」這跟曹操的「寧教我負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負我」完全是同一個邏輯。如此文人,天下罕見。誰跟「絕不吃虧」的人沾邊,誰就註定倒八輩子霉,蕭孟能就是最晦運的一個。 從李敖做人的極端缺德可以看出,他認認真真讀那麼多中國古書,吸收的全是惡,中國文化中好的一面,跟他不沾邊,真是一絕。他能把中國文化私德中的「惡」,學得很到家,對那個文化中意識形態的惡——沙文主義,更是消化、吸收到骨縫裡了。這就談到他的政治觀點了。 反台獨當然是沙文主義的最典型表現。而在所有反台獨的人中,達到李敖那種程度的,並不多見。如前所述,李敖早期曾推崇西方自由主義和個人主義,但他鬧劇一樣的反台獨,徹底改變了我對他「推崇自由主義」的認知。 最近重讀《播種者胡適》一文才意識到,該文多是敘述歷史,他自己的觀點只佔很少部分,而且還有明顯的錯誤之處,比如他寫道:個人主義「英文是individuality,可譯作個性主義,這主義的特性有兩種:一種是獨立思想,不肯把別人的耳朵當耳朵、不肯把別人的眼睛當眼睛、不肯把別人的腦力當自己的腦力;二是個人對於自己思想信仰的結果,要負完全責任,不怕權威、不怕監禁殺身,只認得真理,不認得個人利害。」 明擺著,Individuality是指個人的特性、特點、特色,既不是李敖上述的解釋,也不是個人主義、個體主義。我無意嘲諷李敖的英文,因為某個英文單詞的意思,查字典就可以知道。但「個人主義」則是一個被東方所有專制政權都妖魔化的詞彙,其確切的涵義,則需要對西方民主社會(尤其是美國)的根基有非常清楚的認識,才能真正懂得。 個人主義是individualism。個人主義的根本價值,是保護個體的自由、個體權利、個體的尊嚴。懂得和尊重這種價值的人,絕對不會反台獨,因為無論歷史上台灣是否是中國的一部分,在個體主義的價值下,今天必須尊重台灣人民的選擇權。相對整個中國來說,台灣是一個個體,中國應該尊重這個個體的選擇;相對整個台灣來說,每一個台灣人是一個個體;所以只有用公投的形式,來決定台灣是否應該獨立,才能最大程度上,尊重多數個體台灣人的意願。 事實上,在李敖那裡,個人主義就是個人風頭、個人利益;自由主義就是言語可以胡說、行為可以放縱。他全然不知真正的自由,伴隨的是責任。李敖宣稱欣賞胡適。胡適是反共、推崇自由主義的謙謙君子,李敖則去做胡適的正反面。李敖讚美胡適「有所不為、他潔身自愛」。有所不為,是指做人有底線;潔身自愛,是看重自己的個人尊嚴。而李敖不僅在思想領域徹底人格分裂,早已把自己的尊嚴踩在腳下,在私生活領域,更是時刻不忘拿自己當猴耍;自卑自賤到成天炫耀自己有多少女人也罷了,還把自己的正面裸體,貼到自己的書裡,更舉到立法院的講台上,那就等於說,他跟大猩猩沒兩樣,談何「人」的尊嚴?不知那幅大猩猩照片,是如何面對他女兒的。 李敖不僅當年在狀況外,晚年就更走到了他自己所理解的「個人主義」的正反面。他當年欣賞胡適,「以望七之年,(在紐約)親自買菜作飯煮茶葉蛋吃」,而他自己今天卻為個人利益去投中國獨裁者和憤青們所好,諂媚共產黨,煽動民族主義情緒,而且瘋狂反美,居然寫出《陽痿美國》那種比網上五毛憤青更低級的東西,甚至在演講時說,「一切中國的苦惱,都是美國帶來的。」李敖變成了一個井底毒蛙。 除了反美、反台獨之外,按說一個反國民黨專制的人,應該更反共產黨,因為徹底剝奪私有財產、更加獨裁專制的共產黨更邪惡。但靠反國民黨起家的李敖,晚年卻跑到共產黨的地盤說,共黨創造了中國的盛世,要大家「保住它。共產黨願意為人們服務嘛。我們就是人民,讓它為我們服務」,「你要照顧它,我們希望共產黨活一千年,我們在它背上貼著它、哄著它、耐著它,讓它為我們服務,有什麼不好?」丶「中國曾經經過那麼窮苦的日子,現在雖然還是會窮苦,但比起以前真是程度不同了,感謝中國共產黨!」這種話,即使是最無恥親共的中國國內文人,都說不出口。至此,李敖當年反國民黨的意義,已經蕩然無存,成為一個人格分裂的典型。 李敖一面刻苦用功,勤奮讀書寫作一輩子,欲做思想家,一面胡吹亂侃,得意洋洋地宣揚損人利己之道,更像街頭小地痞般把自己當猴耍。這種精神分裂的例子,在古今中外的文壇上,你都絕對找不出第二個。但在華人世界,怎麼就可以出現一個李敖這種人格分裂的怪物?這裡起碼有四個原因: 第一,讀中國古書中毒。跟柏楊同樣,雖然他們早年都是反對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糟粕,但在反復咀嚼那些糟粕的同時,他們吸取了那些糟粕中最毒的成份——沙文主義。沙文主義的核心,就是不尊重他人的選擇權;這種不尊重,在家庭的體現是父父子子,在國家內的體現是君君臣臣,在民族和國家範疇,就是大民族主義。 除了沙文主義之外,中國文化裡還有一堆害死人的負面價值:人和人之間的勾心鬥角,爾虞我詐,唯利是圖等等,其陰毒、邪門超過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的任何一個種族。而李敖又是刻苦用功地,把那些毒素好好地咀嚼、消化、吸收,身體力行,成為展現那些毒素的最典型載體。 第二,台灣的特殊環境。台灣之前屬於日本,所以台灣知識分子,對中國文化沒有中國人那麼精通(台灣的幸運),再加上228一大批台灣文化菁英被殺害(台灣的悲哀),於是在台灣「外省人」那個非常小的中國人圈子裡,李敖稍微刻苦用功一點,就在台灣島成「王」了,於是他就狂妄到不可一世了。 那為什麼當年在中國,也有很多人欣賞過李敖呢?很簡單:其一,因為共產黨也反國民黨,所以允許他的東西在中國發行。其二,如果李敖在中國,他早就被抓進監獄滅掉了(當然更可能是,以李敖的精明,他早就圓滑閉嘴了,他2005年的所謂「神州之旅」足以證明他是那類人);正由於在中國任何一點反專制的思想表達,都被滅掉了,所以中國人是從反(共產黨)專制的角度,看李敖那些反國民黨的作品。 同樣,如果李敖是在美國那種自由的環境,其一,他的那點想法根本不會「出奇」,絕不可能讓他像在台灣這麼出名,絕不會提供(媒體)條件,讓他像在台灣這麼狂妄;其二,他那些反人類正向價值的言論、他那些13點的瘋言瘋語,他那些大猩猩舉動,(根本不等他發展到那一步)早就被知識界口誅筆伐、扒三層皮了,他早就像老鼠一樣鑽地洞,不敢見人了。 所以,在海峽兩岸都「非正常」的環境下,李敖這個怪胎就產生了。但這樣的怪胎怎麼能被容忍、怎麼能繼續存活呢?這就是因為下面的原因: 第三,台灣的惡法。台灣有個不僅是落後,簡直是反動的《誹謗法》。所謂的誹謗可以被判刑事罪,不僅會被罰款,還可能會坐牢;雖然判六個月以下可易科罰款,即以繳錢抵刑期,但當事人必須出庭。任何人批評李敖,都可能被他告誹謗;而且陳文茜明說,告人是李敖的一個賺錢之道。很多被李敖提告的人和出版機構,不願出庭見到李敖,或不願麻煩,就給他一筆錢庭外和解了事。於是李敖就不僅賺到了和解費,更養出了他的霸道,越來越少的人敢批評他。 所以是台灣的惡法在保護李敖這種惡人,讓他成為文壇一惡霸。就我這本書,這篇文章,已經被好幾位朋友警告,小心李敖告你。那我就等著,他要來告,我非跟他打到底,絕不和解!而且會信守本書序言諾言,起碼再寫十篇罵李敖。就不信惡霸能惡到底。 第四,前面談到的,都是產生李敖這個怪胎的外在因素,在此之上,還有一個重要的內在因素,那就是李敖有一股超出常人的偏執狂般的風頭慾、名利慾。上述幾個特殊因素和條件,使他在台灣「成王、稱霸」了,於是他更加狂妄,風頭慾也更強,整個成了一個風頭狂。 風頭狂為了自己的風頭而口出狂言。他往往有些性格特點,也有超出一般人的表達能力,所以他敢說話,尤其說那些普通人想說卻沒膽、也沒能力說的話,於是他就人氣衝天了。這種人表面上是在追求某種理想,但實際上是「為風頭、為人氣而奮鬥」。他最突出的特色,就是他不僅要無聲無息的金錢利益,他更要風頭、要榮耀、要得意、要做老子、要你們都來諂媚我……。對他來說,要風頭之癮超過要毒品。 當正向價值、大眾的心聲和他自己的利益,在一個軌道上的時候,這種人的確很「敢言」,因為他清楚,自己的言論貌似出格,卻得人心、頗有人氣,不僅沒損失,還能給他帶來名利雙收的利益。但當說真話沒有既得利益,與他自己的名利不在一個軌道上,跟他的自身利益發生衝突、甚至可能會有損失的時候,他就會立刻轉向,是另一番表演了。李敖的中國行、北大演講,都詮釋了這種人的生活哲學。 換句話說,風頭狂也不是沒有理念,但追風逐利是第一,是他的出發點和目標,甚至成為一種生理需求。這類人腦子裡壓根就沒有原則、理念、底線、尊嚴這些概念。如果說有,那他的準則就是時髦的風向,他的底線就是自己的切身利益。這種人非常現實,就是李敖的絕不損失,絕不吃虧,其本性是「痞」。 這就是這類人為什麼常常變化、自相矛盾、人格分裂的根本原因。這類人的變化,絕不是在追求真理過程中真誠的思想轉變、心靈成長,而是對時局、個人利益權衡後的結果。這種人在哪個陣營都是可怕的,因為他遲早會為風頭和利益而放棄原則、放棄理念,那個時候,他就是你追求理念征途上的最大障礙,如果不是最大敵人的話。像李敖,就可以從最高調罵國民黨、鼓吹自由主義,一下子成為給共產黨點頭哈腰的自我精神閹割者。再如台灣的另一個風頭狂施明德,可以從民進黨主席變成紅衫軍總指揮。 人追求名利當然沒什麼錯,這既是人的天性之一,也是促個人奮發、促人類前進的動力。但名利的前提是真正「建功立業」、做正派的人(而不是痞子)。風頭、名氣、人氣、利益只能是建功立業道路上的副產品,但很多人卻以追逐副產品為奮鬥目標。他們不知道,如此做法的最終結果,就是得到他們期待的正反面。在這點上,施明德是一個樣本,李敖更是一個典型。 他要風光、渴望被重視、被尊敬,但結果不僅在民主台灣被淘汰(除了陳文茜,還有人把李敖當回事兒嗎?),在中國知識分子中更被淘汰(連毛左派都不買他的帳,更別談自由派知識分子了)。他大概只在「不醒人事」的年輕憤青裡還有點市場。一旦中國民主了,人們有了言論自由,李敖在中國的情形就會更慘了,會徹底被邊緣化,被淘汰。 李敖羨慕胡適「不是一個過時的人」,也知道「過時的人社會早把他遺棄,至少不再重視他。」結果李敖還活著,一個最最渴望被重視的人,就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完全不被重視」的命運。 李敖對自己的現狀當然很清楚,所以對自己的現狀和結局很悲觀。在陳文茜(2015年)給他主持的一場演講會上,他以一種非常失意的口氣,勸告台下的年輕聽眾,「你們不要學李敖」,等於否定了自己。於此同時,他讚美、羨慕陳文茜多有錢,幾條狗都有專人養。這就是八十多歲的李敖在臨近蓋棺論定年齡的最後人生哲學。 一個人辛辛苦苦努力了一輩子,寫了上千萬文字,就想要風光,要得意,甚至想在文化人中當「王」的人,結果落到不僅被遺棄,更落到被正常文化人(無論哪個陣營)當小丑看的地步。李敖其實是非常可憐的。歸根結底,我認為最根本的是中國文化裡面的毒素害了他。能把漢武帝之後的十幾個皇帝倒背如流的李敖,下了太多功夫研習怎樣毒死自己。在這點上,他成功了。  
曹長青 2018-03-05
台灣兩位前總統呼籲公投,成立「台灣共和國」

台灣兩位前總統呼籲公投,成立「台灣共和國」

台灣兩位前總統呼籲公投,成立「台灣共和國」 In Taiwan, Young Protesters and Ex-Presidents Chafe Against China The  New  York Times   By CHRIS HORTON 2018年3月1日 TAIPEI, Taiwan — In very different ways on Wednesday, citizens of Taiwan used an important holiday to call for the 23 million people of this self-governing island — which Beijing claims as its territory — to have a greater say in their political identity. 台灣台北——週三,台灣民眾通過截然不同的方式,利用一個重要的假日呼籲這個實行自治、但北京聲稱是其領土的小島上的2300萬人提升在政治身份上的發言權。 Young protesters in the northern city of Taoyuan, carrying an anti-China banner, splashed red paint on the tomb of Chiang Kai-shek, the generalissimo who fled to Taiwan after losing China’s civil war to the Communists and who declared martial law on the island that lasted until 1987, 12 years after his death. 在北部的桃園市,舉著反中國橫幅的年輕抗議者朝蔣介石的棺柩潑紅漆。在內戰中被共產黨打敗後,身為委員長的蔣介石逃往台灣,並宣布在島內實行「戒嚴」,直到他去世12年後的1987年才解除。 And at a news conference in Taipei, the capital, two former presidents called for a referendum in April 2019 on whether to replace the Republic of China, which has been the island’s government since 1945, with a Republic of Taiwan — a move that Beijing has warned would lead to war. 而在首府台北舉行的一場新聞發布會上,兩位前總統呼籲在2019年4月舉行公投,決定是否用台灣共和國取代自1945年以來作為台灣政府的中華民國。北京一直警告此舉會引發戰爭。 Both developments on Wednesday — the 71st anniversary of an uprising that led to a massacre of Taiwanese by Chiang’s soldiers — highlight the challenges that President Tsai Ing-wen faces in dealing with rising pressure from China while trying to keep Taiwan’s pro-independence voters on her side as midterm elections approach. 週三是一場導致蔣介石軍隊對台灣民眾進行大屠殺的反抗活動的71週年紀念日。當天發生的上述兩件事突顯了台灣總統蔡英文面臨的挑戰。隨著中期選舉的臨近,她既要應對來自大陸日漸加劇的壓力,又試圖讓島內支持獨立的選民站在自己一邊。 Video footage of the demonstration at Chiang’s tomb on Wednesday showed chanting protesters throwing red paint and unfurling a white banner that read, “Abolish China authoritarian rule, establish the Republic of Taiwan.” Mausoleum staff politely asked them to stop, to little avail. 影片畫面顯示,週三在蔣介石墓地舉行的示威活動中,高喊著口號的抗議者潑紅漆,並展開了寫著「去除支那威權,創建台灣共和」的橫幅。陵墓工作人員客氣地請他們住手,但收效甚微。 In past years, statues of Chiang have been defaced on the anniversary of what has become known as the 2/28 Incident— a public uprising that began on Feb. 28, 1947, and was crushed by Nationalist soldiers, who killed tens of thousands of Taiwanese. 過去多年,蔣介石的塑像在「二二八事件」週年紀念日上遭受污損的情況出現過多次。發生在1947年2月28日的「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公開的反抗活動,遭到國民黨士兵的鎮壓,數萬台灣民眾被殺。 While Chiang is still revered as a strong leader by some older residents, many in Taiwan oppose the use of his likeness or name in public spaces. Statues of Chiang, once ubiquitous in Taiwan, are gradually being moved to a park in Taoyuan. Many support the removal of Chiang’s likeness from Taiwan’s currency and of his name from roads and schools, as well as the repurposing of Chiang Kai-shek Memorial Hall, one of Taipei’s biggest tourist sites. 儘管一些上了年紀的民眾仍敬重蔣介石是一位強有力的領導人,但很多台灣人反對在公共場所使用他的畫像或名字。曾經在台灣隨處可見的蔣介石塑像,正逐漸被轉移到桃園的一個公園。很多人支持把蔣介石的頭像從台灣的貨幣上去掉,把他的名字從公路和學校名字中去掉,並改建台北最大的旅遊景點之一的中正紀念堂。 Mainland China’s ruling Communist Party has warned Taiwan against such “de-Chiang-ification.” They see it as an attempt to eradicate the Chinese identity that Chiang and the Nationalists, also known as the Kuomintang, imposed on Taiwan, which before their arrival in 1945 had been under Japanese colonial rule for 50 years. 大陸的執政黨共產黨對台灣的「去蔣化」發出警告。他們認為這是企圖根除蔣介石和國民黨加給台灣的中國身份。在他們1945年抵達台灣之前,台灣被日本殖民統治了50年。 A public vote on declaring a Republic of Taiwan, as the two former presidents called for on Wednesday, would be considered a much graver matter. Beijing has said that establishing such a republic would prompt it to invade. 若像兩位前任總統在週三時呼籲的那樣,舉行宣布成立台灣共和國的公投,那將被視為一個更加嚴重的問題。北京曾表示若成立這樣的共和國,就會攻打台灣。 Under Taiwan’s Constitution, issues like sovereignty cannot be decided by public referendum. But even a nonbinding vote in favor of a Republic of Taiwan would put pressure on Ms. Tsai to take a more confrontational stance with the mainland, while giving Beijing more fodder with which to justify its own increasing pressure on her government. But voters in Taiwan have shown a tendency to push back against threats from the mainland. 根據台灣的憲法,主權一類問題不能由公投決定。但即便是一個支持成立台灣共和國的非約束力投票,也會給蔡英文帶來很大壓力,對大陸採取更具對抗性的態度,同時這也給了北京更多能為自己加大對蔡英文政府施壓辯解的材料。但台灣的投票者已表現出了要對來自大陸的威脅做出反擊的意願。 Ms. Tsai’s 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 has traditionally favored independence, but as president she has shelved that goal in favor of maintaining the status quo and is unlikely to support the referendum proposal. 蔡英文的民進黨向來支持獨立,但作為總統的她為了維護現狀已暫時擱置了這一目標,且不太可能支持公投提議。 Lee Teng-hui, one of the former presidents backing the proposal, told hundreds of supporters at a news conference that a referendum was the “most powerful weapon” that Taiwan could use to establish itself as a “normal country,” according to Taiwan’s Central News Agency. Mr. Lee, now 95, bemoaned the fact that Taiwan cannot participate in numerous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due in large part to China’s attempts to isolate it. 據台灣中央通訊社報導,支持該提議的前總統李登輝在新聞發布會上向數百名支持者表示,公投是台灣可以用來把自己建成「正常國家」的「最有力武器」。現年95歲的李登輝對台灣因為大陸的孤立而無法參與諸多國際組織這一現實表示了不滿。 Mr. Lee, a mentor of Ms. Tsai, won Taiwan’s first democratic presidential election in 1996, amid threats of war from China that led to the deployment of United States carrier groups to the Taiwan Strait. 蔡英文的引路人李登輝曾在1996年贏得了第一屆民主總統大選,當時台灣正面臨著來自中國的戰爭威脅,美國航母戰鬥群還部署到了台灣海峽。 Joining Mr. Lee in supporting the referendum was former President Chen Shui-bian, 67, who is on medical parole from a 20-year prison sentence for corruption. Speaking in a recorded video, Mr. Chen struck a defiant tone. 和李登輝一同支持公投的還有現年67歲,因貪污被判刑20年現保外醫治的前任總統陳水扁。在錄影講話中,陳水扁的語氣充滿挑釁。 “Taiwan is our country, not China’s,” the Central News Agency quoted Mr. Chen as saying. “We have to use our right to vote to show the world Taiwan’s will and determination that the country will never concede to the control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台灣是我們的國家,台灣不屬於中國,」中央社援引陳水扁的話說。「用我們手中神聖的選票,要讓全世界的人知道台灣人民的意志和決心,絕對不讓中國共產黨統治。」 Ms. Tsai made no public mention on Wednesday of the referendum proposal or the protest at Chiang’s tomb. On Twitter, she commemorated the 1947 uprising and said the government would continue to investigate abuses committed under Kuomintangs rule. 蔡英文週三並未公開提及公投提議,也未提及蔣介石墓前的抗議。她在Twitter上紀念了1947年的起義,並表示政府將繼續調查國民黨統治下的濫權行為。 “Today we commemorate the lives that perished during the 228 Incident 71 yrs ago,” she wrote. “Only when we reconcile w/ the past, can we move forward together.” 「今天我們紀念71年前在二二八事件中去世的生命,」她寫道。「只有當我們與歷史和解,才能共同向前。」   原載《紐約時報》中文版:https://cn.nytimes.com/asia-pacific/20180301/taiwan-chiang-kai-shek/zh-hant/dual/ 英文報導的原文: In Taiwan, Young Protesters and Ex-Presidents Chafe Against China By CHRIS HORTON FEB. 28, 2018   TAIPEI, Taiwan — In very different ways on Wednesday, citizens of Taiwan used an important holiday to call for the 23 million people of this self-governing island — which Beijing claims as its territory — to have a greater say in their political identity. Young protesters in the northern city of Taoyuan, carrying an anti-China banner, splashed red paint on the tomb of Chiang Kai-shek, the generalissimo who fled to Taiwan after losing China’s civil war to the Communists and who declared martial law on the island that lasted until 1987, 12 years after his death. And at a news conference in Taipei, the capital, two former presidents called for a referendum in April 2019 on whether to replace the Republic of China, which has been the island’s government since 1945, with a Republic of Taiwan — a move that Beijing has warned would lead to war. Both developments on Wednesday — the 71st anniversary of an uprising that led to a massacre of Taiwanese by Chiang’s soldiers — highlight the challenges that President Tsai Ing-wen faces in dealing with rising pressure from China while trying to keep Taiwan’s pro-independence voters on her side as midterm elections approach. Video footage of the demonstration at Chiang’s tomb on Wednesday showed chanting protesters throwing red paint and unfurling a white banner that read, “Abolish China authoritarian rule, establish the Republic of Taiwan.” Mausoleum staff politely asked them to stop, to little avail. In past years, statues of Chiang have been defaced on the anniversary ofwhat has become known as the 2/28 Incident — a public uprising that began on Feb. 28, 1947, and was crushed by Nationalist soldiers, who killed tens of thousands of Taiwanese. While Chiang is still revered as a strong leader by some older residents, many in Taiwan oppose the use of his likeness or name in public spaces. Statues of Chiang, once ubiquitous in Taiwan, are gradually being moved to a park in Taoyuan. Many support the removal of Chiang’s likeness from Taiwan’s currency and of his name from roads and schools, as well as the repurposing of Chiang Kai-shek Memorial Hall, one of Taipei’s biggest tourist sites. Mainland China’s ruling Communist Party has warned Taiwan against such “de-Chiang-ification.” They see it as an attempt to eradicate the Chinese identity that Chiang and the Nationalists, also known as the Kuomintang, imposed on Taiwan, which before their arrival in 1945 had been under Japanese colonial rule for 50 years. A public vote on declaring a Republic of Taiwan, as the two former presidents called for on Wednesday, would be considered a much graver matter. Beijing has said that establishing such a republic would prompt it to invade. Under Taiwan’s Constitution, issues like sovereignty cannot be decided by public referendum. But even a nonbinding vote in favor of a Republic of Taiwan would put pressure on Ms. Tsai to take a more confrontational stance with the mainland, while giving Beijing more fodder with which to justify its own increasing pressure on her government. But voters in Taiwan have shown a tendency to push back against threats from the mainland. Ms. Tsai’s 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 has traditionally favored independence, but as president she has shelved that goal in favor of maintaining the status quo and is unlikely to support the referendum proposal. Lee Teng-hui, one of the former presidents backing the proposal, told hundreds of supporters at a news conference that a referendum was the “most powerful weapon” that Taiwan could use to establish itself as a “normal country,” according to Taiwan’s Central News Agency. Mr. Lee, now 95, bemoaned the fact that Taiwan cannot participate in numerous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due in large part to China’s attempts to isolate it. Mr. Lee, a mentor of Ms. Tsai, won Taiwan’s first democratic presidential election in 1996, amid threats of war from China that led to the deployment of United States carrier groups to the Taiwan Strait. Joining Mr. Lee in supporting the referendum was former President Chen Shui-bian, 67, who is on medical parole from a 20-year prison sentence for corruption. Speaking in a recorded video, Mr. Chen struck a defiant tone. “Taiwan is our country, not China’s,” the Central News Agency quoted Mr. Chen as saying. “We have to use our right to vote to show the world Taiwan’s will and determination that the country will never concede to the control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Ms. Tsai made no public mention on Wednesday of the referendum proposal or the protest at Chiang’s tomb. On Twitter, she commemorated the 1947 uprising and said the government would continue to investigate abuses committed under Kuomintan rule. “Today we commemorate the lives that perished during the 228 Incident 71 yrs ago,” she wrote. “Only when we reconcile w/ the past, can we move forward together.” A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appears in print on March 1, 2018, on Page A11 of the New York edition with the headline: Taiwanese, Both High And Low, Defy China. Order Reprints| Today's Paper|Subscribe   https://www.nytimes.com/2018/02/28/world/asia/taiwan-chiang-kai-shek.html?rref=collection%2Fsectioncollection%2Fasia&action=click&contentCollection=asia®ion=stream&module=stream_unit&version=latest&contentPlacement=29&pgtype=sectionfront  
曹長青 2018-03-01
台派聯手支持郭倍宏,台灣獨立,正名入聯!

台派聯手支持郭倍宏,台灣獨立,正名入聯!

  2月28日上午,台灣有個重要的新聞,但遭到泛藍媒體封殺,不予報導。但是,對主張自己當家作主的台灣人來說,這是台灣民主獨立進程的重要一步:由民視董事長郭倍宏博士發起,籌組公投聯盟。這一天,在台大醫院國際會議中心,召開了《喜樂島公投聯盟》記者會,宣讀了公投宣言。記者會大爆滿,不僅座無虛席,而且過道等都擠滿了民眾,還有很多很多人因沒有座位而無法進入會場。這樣的場面,在台派的活動中已多年不見了。 會場主席台上,有來賓李登輝總統,陳水扁總統(因法務部長邱太三禁止而無法前來,他做了視訊講話),呂秀蓮副總統,高俊明牧師(專程從台東趕來參加)發表了講話;發起人郭倍宏博士做了主題發言;還有四個親綠的政黨主席:時代力量黃國昌,台聯劉一德,基進黨陳奕齊,社民黨范雲等分別致辭。一直非常支持這個公投記者會的彭明敏資政,因臨時頭暈而無法蒞臨,但也事先錄製了講話,在記者會播出了。專程為此赴台的曹長青也與會演講。老一代台獨,中年這一代,還有時代力量和太陽花的年輕一代齊聚一堂,代表著台派力量的大集結,大團結! 郭倍宏博士振臂一呼,眾人響應——因為公投,是人民應有的權利,是普世價值。台灣人民要用公投的方式,摘掉中華民國的虛假國號,使台灣成為台灣,申請加入聯合國,走向世界!這個記者會掌聲、歡呼聲不斷,群情激昂,傳遞出台灣人通過公投,正名入聯的決心和意志!在民視的《政經看民視》節目上,還是網絡上,都有這個記者會的視頻片段,大家可以感受到當時的熱烈氣氛! 在228當天出版的《自由時報》上,刊出了150名發起公投聯盟的聯署名單,幾乎囊括了台派的主要社團領袖和知名人士等,陣容強大!這個聯署名單,數量是去年五月支持民視的島內各界人士聯署名單的三倍!可見各界人士對人民公投這個理念和行動的支持! 下面是《自由時報》刊出的150人聯署名單,以及公投宣言。 喜樂島聯盟連署名單 2018.2.28 發起人 郭倍宏(前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委長老、前台大土木文教基金會董事長、前亞太營聯會IFAWPCA秘書長、前台灣獨立建國聯盟美國本部主席) 連署發起人(150人)   李登輝(前總統) 陳水扁(前總統) 彭明敏(前總統府資政) 高俊明(前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幹事) 呂秀蓮(前副總統) 張俊雄(總統府資政、前行政院長) 游錫堃(前行政院長、前民進黨主席) 葉菊蘭(總統府資政、前總統府秘書長) 吳榮義(總統府資政、前行政院副院長) 吳澧培(總統府資政) 曾貴海(總統府國策顧問、詩人) 黃崑虎(總統府國策顧問、台灣之友會創會會長) 羅榮光(總統府國策顧問、台灣聯合國協進會會長) 黃  華(前總統府國策顧問) 黃石城(前總統府國策顧問、前中央選舉委員會主委) 張貴木(前總統府國策顧問、前國大代表) 金恒煒(凱達格蘭學校校長) 黃國昌(時代力量執行主席) 劉一德(台灣團結聯盟主席) 范  雲(社會民主黨召集人) 陳奕齊(基進黨主席) 蔡丁貴(自由台灣黨主席/前環保署副署長) 陳唐山(前外交部長) 杜正勝(前教育部長) 蔡明憲(前國防部長) 陳其南(前文建會主委) 吳錦發(前文建會副主委、作家) 高英茂(前外交部次長) 羅福全(前台灣駐日本代表) 許世楷(前台灣駐日本代表) 陳東璧(前台灣駐加拿大代表) 王世榕(前台灣駐瑞士代表) 張燦鍙(前台南市長) 許添財(前台南市長) 陳永興(民報董事長) 田再庭(民視榮譽董事長、前立法委員) 王幸男(前立法委員) 周倪安(前立法委員) 林世嘉(前立法委員) 江蓋世(前台北巿議員) 鄭新助(高雄市議員) 林明璋(中央研究院院士) 陳煌銘(營造業發展基金會董事長) 城仲模(台灣法治暨政研基金會董事長) 葉博文(台北市228紀念館開館館長) 鄭邦鎮(前台灣文學館館長) 吳樹民(台灣國家聯盟總召集人) 劉重義(台灣民族同盟總召集人) 陳南天(台灣獨立建國聯盟主席) 沈清楷(台灣獨立建國聯盟副主席) 楊緒東(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鄭義和(彭明敏基金會董事長) 陳秀麗(蕭泰然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楊黃美幸(陳文成基金會董事) 鄭清華(鄭南榕基金會執行董事) 曹欽榮(鄭南榕基金會董事) 王獻極(台灣國辦公室創辦人) 江  霞(前華視總經理) 陳昭姿(一邊一國行動聯盟理事長) 王康厚(世台會秘書長) 李筱峰(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退休教授) 薛化元(政治大學台史所教授) 陳儀深(前台灣教授協會會長) 楊維哲(前台灣教授協會會長) 張信堂(前台灣教授協會會長) 戴正德(前台灣中社社長) 劉曜華(前台灣中社社長) 劉昭惠(前台灣中社社長) 陳萬得(前台灣中社社長) 謝德謙(前台灣南社秘書長) 張葉森(台灣社社長) 李川信(台灣北社社長) 廖宜恩(台灣中社社長) 張復聚(台灣南社社長) 王敏禎(花蓮東社社長) 顧秀賢(台東東社社長) 余文儀(台灣社副社長) 徐國昌(台灣客社副社長) 李  喬(作家) 李敏勇(詩人) 鄭智仁(作曲家) 王明哲(作曲家) 曾道雄(音樂家) 王美琇(專欄作家) 魚  夫(漫畫家) 馮光遠(作家、漫畫家) 李素貞(畫家) 林衡哲(台灣出版社發行人) 林文欽(前衛出版社社長) 胡長松(台文戰線雜誌社社長) 邱國禎(南方快報創辦人) 姚銘偉(薰風季刊創辦發行人) 葉柏祥(費邊社文創總編輯) 李茂玄(千楓公民共有電視台負責人) 劉丁妹(台灣風雲網路電視台節目主持人) 陳福田(前自來水公司總經理) 洪其壁(前衛生署藥檢局長) 莊伯祥(和信治癌中心醫院副院長) 陳順勝(前台灣神經學學會理事長) 陳喬琪(前台灣精神醫學會理事長) 林恆立(台中都診所協會理事長) 朱立熙(知韓文化協會執行長) 陳志龍(台灣財經刑法研究學會理事長) 鄭文龍(律師) 樊仁裕(律師) 邱一峰(律師) 周益忠(彰化師範大學文學院院長) 鄭欽仁(台大歴史系退休教授) 李永熾(台大歴史系退休教授) 林光華(前清華大學化工系教授) 施正鋒(東華大學民族發展研究所教授) 楊  翠(東華大學華文系教授) 許忠信(成功大學法律系教授) 梁文韜(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蘇振明(台北大學視覺藝術系教授) 謝臥龍(高雄師範大學性別所教授) 陳永昌(台大國際企業系副教授) 蔡百銓(真理大學人權講師) 陳彥升(台灣教授協會執委) 蕭曉玲(台灣教師聯盟會長) 李界木(李登輝民主協會顧問) 郭正典(阿扁聯誼會理事長) 陳文福(阿扁聯誼會秘書長) 許英昌(前凱達格蘭學校校友會會長) 黃育旗(小留學生家長協會秘書長) 李尚賢(百合文化協會會長) 林黎彩(海洋台灣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陳邱樂世(台北市玉蘭花婦女協會理事長) 楊錦華(台灣玉山會會長) 謝榮振(台灣愛台愛鄉協會會長) 紀文清(台灣幸福國家連線總召集人) 陳信諭(高雄好過日協會理事長) 李建興(正常國家促進會秘書長) 何嘉雄(台灣人權文化協會理事長) 黃建龍(台南公民智庫執行長) 蔡淑美(台灣之友會執行長) 游士毅(台灣之友會台中分會會長) 陳豐惠(李江卻台語文教基金會執行長) 官文傑(前新北市人力仲介公會理事長) 王文祥(台灣石油工會常務理事) 劉敬文(福爾摩鯊會社社長) 王奕凱(太陽花學運重要幹部) 黃慶林(前908台灣國總會長) 周崇德(908台灣國總會長) 陳峻涵(台灣國辦公室主任) 劉國松(政經評論員) 張銘祐(政治評論員) 蕭亞譚(前柯文哲競選辦公室主任) 彭文正(政論主持人) 曹長青(獨立評論員) 《獨立公投,正名入聯》—喜樂島聯盟籌組宣言 2018.2.28 台灣前途正面臨重大轉折,2018年底有縣市長及地方民代的選舉,2019年則下屆總統大選及立法院改選全面開戰;由於對岸中國步步進逼,今天台灣處境非常險厄,但整體國內外情勢的演變,卻也是台灣人史無前例充滿機會的時代!為此,我們籌組「喜樂島聯盟」,提出「獨立公投,正名入聯」的目標,希望通過宣揚和實踐人民公投,向全世界展現這一代台灣人追求台灣成為國際社會一個正常化民主國家的意志和決心!! 我們迫在眉睫的危機是:日益壯大的中國仍用上千枚飛彈對準台灣!習近平在中共十九大之後,企圖動武併吞台灣的野心昭然若揭,對台灣的打壓不僅無所不用其極,派遣戰機及航空母艦繞行台灣威脅及片面啓用503航路的囂張態勢,彷彿台灣已是中國私人禁臠,絲毫不顧國際基本準則及台灣人民感受;而我們千載難逢的轉機是:無論國際或國內政局近幾年變化,都是朝台灣最有利方向發展。 首先,台灣在全球最重要盟友美國選出強勢總統川普,創造了無限的可能性;他當選後跟蔡英文總統越洋通話時逕稱「台灣總統」,預示台美關係空前強化。美國國會2017年底通過《2018年國防授權法案》,川普總統於12月12日簽署,同意台美海軍艦艇互泊港口;美國眾議院2018年元月通過《台灣旅行法》同意台美高層官員互訪,2月7日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也無異議通過,若院會表決通過此案並被川普總統簽署立法,這將與《台灣關係法》、《對台六項保證》共同成為強固美國協防台灣、對抗中國武力犯台的三大法律支柱,意義重大! 其次,台灣在亞洲最重要盟友日本的政治現況對台灣也十分正面,除率先將派駐台灣的領事館正名為「日本台灣交流協會」外,目前民間亦主動發起台灣正名連署,希望我國能以「台灣」之名參加2020年的東京奧運;而自民黨的安倍首相向來對台灣非常支持,此次花蓮遭強震重創,他立即以「日本國總理內閣大臣」身份致函「蔡英文總統閣下」,親書「台灣加油」且向全球發送影像來表達關心及慰問,並於推特發文直接載明:「日本與台灣同在。」;安倍首相任期將會到東京奧運之後的2021年,成為日本有史以來任期最長的首相,當他在任期間,台日維持友好關係甚至更加強化是可以預期的! 除了美日兩國政情非常有利台灣,中國一帶一路的擴張政策在世界多處受阻,其在南中國海的軍事冒險不僅周邊國家抵制,國際法庭對中國在該水域宣稱主權的裁決,等於直接打臉北京;而在台灣內部,隨著民進黨完全執政,台灣人的本土認同及國家意識都大幅提升,台灣價值、台灣精神、台灣第一,已凝聚成絶大多數台灣人民不可撼動的共識。在這個前所未有的危機與轉機交織的關鍵時刻,越來越多台灣人民期盼,摘掉那個虛假、過時、荒唐的「中華民國」國號,因為台灣再宣稱代表全中國不僅脫離政治現實,且因此在國際社會不被認同;越來越多台灣人民也期待,通過全民公投使台灣成為一個正常化國家,和地球上其他國家和平共處,彼此公平合理相待!台灣就是台灣,台灣要走向世界!這是台灣歷史上無數勇敢前輩流下淚水、鮮血,付出自由、生命的代價所追求的偉大夢想!! 從五十年代要建立「台灣共和國」的廖文毅,到六十年代彭明敏等三人發表《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提出「建設新國家,制定新憲法,加入聯合國」的三大目標,再到七十年代高俊明牧師領導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發表《人權宣言》,希望「使台灣成為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接著八十年代「外省人」鄭南榕為了「我是台灣人,我主張台灣獨立」,不惜自焚寶貴生命,以及九十年代初期民進黨通過《台獨黨綱》,主張「依照台灣主權現實獨立建國,⋯⋯重返國際社會」,並表明此項主張「應交由台灣全體住民以公民投票方式選擇決定。」台灣先賢先烈前仆後繼追求的建國大業,攸關島嶼子孫未來幸福,正是我們此時此刻務必完成的歷史使命! 我們的基本信念是: 第一、在中國擴大以武力恫嚇台灣、全面滲透統戰、嚴重威脅國家安全的危急時刻,我們籌組一個結合基層草根力量的聯盟,支持本土政權對抗中國,共同保衛家園台灣的安全與穩定。 第二、在國民黨失去政權後瘋狂反撲、甚至倒行逆施要國共聯手欺壓台灣人民之際,我們籌組一個落實正名入聯理念的聯盟,力挺本土政權抵制國民黨,排除所有抗拒改革的反動勢力。 第三、在本土政權完全執政的有利政局下,我們將以最直接訴諸民意的方式,督促蔡英文總統及立法院立即修正新的公投法,恢復全體台灣人民通過公民投票決定自己國家民主前途的權利。 以往,「國民黨多數的立法院」制定鳥籠公投法,用超高門檻變相阻止台灣人民對國家重大問題的選擇權;不久前,「民進黨多數的立法院」通過新的公投法,雖然對「雙二分之一」門檻作了一些修改,卻又釜底抽薪地假借「憲法」限制,不准台灣人民對領土或國號變更表達意見,實質上就是剝奪台灣人民奮鬥超過一甲子所追求的自決權。近年來,人民藉由公投來追求獨立建國已是國際共識,此次台灣公投法修正,蔡英文總統卻運作立法院民進黨多數委員,藉立法權把決定台灣前途及國家命運的權利,牢牢掌握在她自己及113位立法委員手裡;這樣的作法其實和對岸一些自認有權決定台灣前途的中國人如出一轍,都是對2,350萬台灣人民自決權利最嚴重的侵犯,和世界潮流背道而馳!台灣人要當家作主,追求未來子孫有一個安身立命的幸福所在,竭盡所能督促蔡英文總統及這113位立法委員放棄其主宰台灣前途的無上特權,就是我們責無旁貸、必須全力超越的最後一哩路。 我們成立「喜樂島聯盟」的宗旨,就是推動2019年4月6日舉行獨立公投(這一天是鄭南榕為台灣自焚30週年的前一日),讓台灣人民自己決定國家的定位與前途;為了順利進行這項運動,必須先行促使立法院通過新的公投法,讓人民真正成為島嶼主人,獲得可以決定台灣是否為主權獨立國家的權利!為了實踐這個目標,我們呼籲十萬名全台各地有志之士站出來,一起來勉勵及支持民進黨,實現1986年建黨時所倡導的「民主、進步」價值,以及完成2007年「正常國家決議文」所主張的「在適當時機舉行公民投票,以彰顯台灣為主權獨立的國家」。喜樂島聯盟的目標在完成「獨立公投、正名入聯」,我們不圖謀政治權力,我們要爭取的是無數前輩以生命及鮮血所追求的美夢成真一台灣就是台灣,我們要用「台灣」為國名加入聯合國,走進世界!然而讓世界承認「台灣」為國名的前提,是先要實踐「公投」這個人民自決的權利,讓台灣人民通過公投表達建立「台灣國」的意願;我們支持最近兩位台灣人前總統李登輝和陳水扁會面時形成的共識,就是希望「召喚台灣所有可團結的力量,捐棄成見、協同為國,使台灣成為一個偉大的國家」,與世界近兩佰個國家平等立足於國際社會,和平地相互往來,保護它的子民永遠平安喜樂地生活於屬於我們自己美麗的家園!  
曹長青 2018-02-28
陳布雷長孫成了台獨大將

陳布雷長孫成了台獨大將

《開放》雜誌編者按:曾任台灣總統府秘書長的陳師孟,是蔣介石當年廣受讚揚的「文膽」陳布雷之孫。本文介紹陳師孟不受省籍和權益所囿,堅定支持台灣人的自決權,走過的心路歷程。富有啟示意義。 在當今國民黨、共產黨、民進黨的三角戰中,蔣介石當年的「文膽」陳布雷竟沒有被任何一黨惡評,對於那個時代的政治人物來說,實在罕見。   國民黨推崇陳布雷有其原因,因陳跟隨老蔣逾二十年,是蔣介石主要文稿的撰寫人,直到四八年自殺。共產黨方面,近年中國大陸出版多本陳布雷傳記,有很多正面評價。像根據陳布雷的二十九本日記寫成、去年出版的《陳布雷大傳》就是其中之一。該傳記指出:陳布雷不貪婪權勢,不謀求高官厚祿,是一個品行端正的知識份子。而民進黨方面,或因陳布雷的長孫陳師孟成了台獨大將,不便置評,或因陳布雷和民進黨隔世隔代,沒有任何交集。   在台灣的藍、綠政治分野中,當年撤到台灣的國民黨高官顯貴的後代,幾乎 清一色支持國民黨。而陳布雷的孫子陳師孟卻選擇了支持民進黨、贊成台獨,並且出任過民進黨中央秘書長、總統府秘書長等要職,其獨特性,不得不令人刮目相看。   幾年前就在台北結識了頗有陳布雷溫文爾雅之風的陳師孟先生,但一直沒機會就他的身世長談。最近他和夫人到美國度假,邀朋友們到他們位於新澤西的住宅聚餐暢談,而我則把這次聚會變成了一個專題採訪。 「當代完人」不許子女從政   陳布雷在中國近代歷史上確實是個獨特的人物,曾任蔣介石侍從室二處主任、中央政治委員會秘書長 。雖處權力中心,但他卻不爭名逐利,始終謙恭、低調,一直保持著傳統中國文人的淡泊、清高之風。在抗戰勝利之際,很多國民黨大員爭相中飽私囊,他卻兩袖清風,甚至在物價飛漲、國庫嚴重吃緊、人人爭儲黃金之際,把家裡的金銀兌換成國家的金圓券,以助國家解決危難。他死時床下只有七百金圓券,當時只夠買兩袋米。雖然他的自殺使正處於敗境中的蔣介石難堪,但蔣仍親寫輓聯「當代完人」,並辦隆重葬禮。   陳布雷有七子二女。雖然陳捲入中國時代巨變的政治漩渦,但他卻不許孩子們從政,要他們學務實的專業。所以,他的七子全部聽從父訓,均學醫農理工。只有二女陳璉,其母因生她過世,被起小名「憐兒」而受驕寵(「璉」是憐的諧音,古之祭器,陳布雷要女兒不忘生母),中學時代遇到共產黨老師,再加上丈夫是中共學運領袖,因此她很早就加入共產黨,中共建政後曾任團中央少兒部長(其夫任清華大學黨委書記)。文革中陳璉被迫離婚,並不堪批鬥羞辱而跳樓自殺,年僅四十八歲(和其父自殺相差十九年零六天)。   陳布雷的九名子女,只有長子陳遲(陳師孟父親)到了台灣,還是偶然所致:國共內戰之際,陳遲在美國攻讀農業碩士。在他畢業後乘船返回上海、途徑日本之際,聽到共軍佔領上海的消息,當時中共廣播要船直開上海,不要改航。但船長卻當機立斷,把船開向了基隆,由此改變了陳遲一家的命運。而陳布雷留在大陸的子女,則都在政治運動中受到衝擊。 祖孫選擇本質上有異曲同「理」   一九四八年秋,陳師孟在美國出生整整一百天時,他的祖父陳布雷在南京自殺。但對於這個長孫,陳布雷還相當有感情,親自為其起名「斯孟」。後來在台灣註冊戶籍時,被寫成了「師孟」。陳師孟很有其祖父之儒風和內秀。他以法商組「狀元」的成績考入台大,後來留學美國,獲俄亥俄州大學經濟學博士。   陳師孟十八歲就加入了國民黨,父母自然也是傾向國民黨。五十年代初,蔣介石曾「召見」陳遲,問了兩個問題,一是對目前的工作是否滿意,二是有無困難,需不需要幫助?當時在一家糖廠工作的陳遲回答說「沒有」。召見雖簡短,並只有一次,但它說明蔣仍記得陳家後人,想予幫助。以這樣的政治背景,以及他本人的資歷,陳師孟如果像祖父一樣跟隨國民黨,在兩蔣時代會很有政治前景。但陳師孟卻走了另一條艱難的人生之路:支持台獨。   在這一點上,陳師孟似乎繼承了祖父的一種氣質。陳布雷並不喜歡政治,去世前還說,不懂政治。陳布雷能進入權力中心,是因寫得一手好文章而被蔣介石器重禮聘。蔣的主要文告等,均出自陳布雷手筆。像抗戰週年時蔣發佈的著名〈告全國軍民書〉,寫得頗有諸葛亮〈出師表〉感人之磅礡氣勢。連中國當時另一個政論文高手、《大公報》主筆張季鸞也深為折服,讚為「淋漓酣暢,氣勢旺盛,是抗戰前途光明之象徵也。 」   在當年國共兩黨的選擇中,陳布雷選擇了國民黨,這在當時是一種真正的智慧,因為國民黨起碼保護私有財產、遵守基本的社會秩序;而共產黨以暴力和欺騙起家,後來建立了邪惡帝國。而國民黨撤到台灣後,則實行欺壓台灣人的專制殖民統治,相比之下,民進黨代表的是民主進步的力量,因此陳師孟今天選擇民進黨,和當年陳布雷選擇國民黨,本質上有異曲同「理」之處。 走出「大中國」傳統的迷障   國民黨在台灣的專制統治,任何有基本自由主義思想的文化人都會反對。當年在反國民黨獨裁的文化人中,有很多外省知識分子,像李敖、柏楊等等。但他們始終沒有走出「大中國」的迷障,都反對台灣獨立,其實就是反對台灣人民自由選擇的權利。但陳師孟為什麼和他們不一樣?   首先,由於父親在台灣南部的糖廠工作,所以陳師孟的青少年時代不是住在台北國民黨的「眷村」,而是在南部和台灣孩子們一起長大。所以他不僅能說一口地道的台語,而且他的朋友也多是台灣人。因此在心理上他視自己為台灣人,而不像那些眷村長大的外省子弟那樣,有一種自身優越感,也和本地人有心理距離。這種和台灣人的親近感,使他日後沒有多大障礙和「轉折點」就走向了尊重台灣人民自決權的道路。   一件他親身經歷的事件,使他對國民黨專制的恐怖有了切身體驗。七十年代初,他從台大畢業、也服完了軍役,正考慮何時出國留學。突然有一天,他被「警總」約談,劈頭就是一頓謾罵般的訓斥。後來他才明白,原來是母親從海外寄信來,希望他盡快到美國深造,主要的考慮是,學業最好是不間斷地一氣念完。當時所有的海外信件都被警總拆開檢查。母親勸兒子盡快出國留學,就被視為「不愛國」,「想逃跑」,並被痛斥。這事實在讓陳師孟震驚不小。當時蔣介石政府剛被驅逐出聯合國,政治氣氛更是緊繃。   許多台灣人都是到美國留學後,對民主有了直接感受,對台灣問題開始從新的角度審視,也更無法忍受蔣家的專制。陳師孟在美國期間,更接受和信奉了自由主義、民有民治民享等人民自決的思想。在美國獲得博士學位後,作為在美國出生的美國公民,他沒有「不愛中華民國」,而是回到了台灣,到台大教書。當時正值卡特政府和中共建交,許多台灣人往美國大逃亡,而陳師孟卻率全家回台灣定居。他去中華民國駐美領館辦理手續時,領事非常吃驚,特地出來向他表示敬意。   回到台灣後,陳師孟則受到了曾和雷震合辦《自由中國》雜誌的外省知識分子傅正的影響。人所共知,雷震當年主張建立「中華台灣國」;而傅正則寫過〈中止一黨專政〉、〈國庫不是國民黨的黨庫〉等文章,進而跨越反專制,主張民族自決,並成為民進黨創黨「十人小組」成員。陳師孟認同傅正的思想理念,欽佩他的道德勇氣,也追隨了他的選擇,退出了國民黨,進而加入了民進黨。九十年代初傅正去世之際,陳師孟陪伴在他身邊。 蔣帶到台灣的黃金成「古董」   由於學經濟出身,陳師孟對中共對台灣的經濟統戰和打壓感受強烈,他認為台灣要健康、繁榮地生存下去,必須擺脫中國。不少反台獨的中國人強調,台灣的經濟騰飛,主要靠當年蔣介石帶到台灣的黃金;台灣要獨立,先得把那些黃金還給中國。對於國民黨帶到台灣的那些「神秘黃金」到底用在了哪裡,擔任過中央銀行副總裁的陳師孟,曾去過位於新店山洞的「金庫」查看。他說當年蔣介石帶去的黃金,估計只有三百多萬兩,迄今仍有不少儲放在架子上,它們形狀不一(因多是當時用金圓券從民間換來),且成色不足(很多只有九成二),根本達不到九九.九九的可用標準。如果說那些金條對台灣最初的經濟穩定起到了作用,那也多半是心理上的,而並不是在實際經濟活動中。陳師孟曾建議把那些黃金運到瑞士等地成色加工,但被高層否決,擔心泛藍炒作,演變成政治風暴。   身為外省人而支持台獨,在國民黨天下,不僅處境艱難,更會被外省人視為「叛徒」而遭責罵,甚至仇視。台灣人主張台獨還「有情可原」,而外省人支持台獨則「天理不容」。陳師孟曾收到過二百多封黑函,有侮辱恐嚇,有破口大罵,甚至還有威脅要殺掉他全家。很多黑函中還塞有詛咒的冥紙等。陳師孟說,黑函絕大多數來自外省人。就連他家的郵箱都遭殃,被人灌進剩飯剩菜,還有用過的保險套等。他父母也反對他的選擇,母親辭世前還不諒解,勸他「趕快退出民進黨吧!」 不是血緣、種族和權力的「台獨」   但陳師孟對民進黨的支持卻更進了一步。他不僅進入民進黨高層,而且在一九九四年陳水扁選上台北市長,邀他做副手時,毅然放棄了美國公民身份,可謂「捨命陪君子」。在陳水扁二千年當選總統後,陳師孟再次應陳水扁之邀,做了總統府秘書長。但由於他在立法院表示國號、國旗都是可以改的,遭到泛藍攻擊,同時由於內部政策意見相左而離開總統府。   民進黨執政後,由於權力分肥難以均衡,無數台獨前輩、大老、各路曾流血、犧牲、坐牢的英雄等等,都等著分享勝利之後的一杯羹;一不滿足,有人就反戈一擊。諸如民進黨內出現了許信良、陳文茜、施明德等一波又一波的脫黨、倒戈者。但陳師孟失去權力位置之後,卻沒有那種失意和逆反心理,反而仍熱情、執著地為台灣人仗義執言。在施明德領紅衫軍倒扁時,陳師孟不僅沒有應和,反在台灣發行量最大的《自由時報》發表痛斥施明德的長文,指出藍軍紅軍要用街頭運動推翻民選總統,就是摧毀台灣的民主。該文寫得邏輯縝密、論理透徹,文字也有氣勢,頗有陳布雷之風。   陳師孟的「台獨」,不是出於血緣、種族,也不是為了權力和利益,而是理念認同。因此他顯得比台灣人還要「台獨」,還要堅定。   從陳布雷到陳師孟,祖孫選擇了不同的政黨,走了不同的人生之路。但如果陳布雷九泉有知,以他的正直個性,以及對理想的追求,也沒準兒會贊成長孫的選擇呢! 二○○七年七月二十一日於紐約 ——原載香港《開放》雜誌 http://www.open.com.hk/old_version/0709p49.html
曹長青 2018-02-02
台大校長的五大價值之爭

台大校長的五大價值之爭

  台灣大學新遴選的校長管中閔,近日成為談論爭議焦點。台大兩大派教授學生在連署,支持和反對管中閔擔任校長。有人強調這件事的藍綠之爭,這是故意誤導。(圖/連署網站) 台灣大學新遴選的校長管中閔,近日成為談論爭議焦點。台大兩大派教授學生在連署,支持和反對管中閔擔任校長。有人強調這件事的藍綠之爭,這是故意誤導。管中閔在自己臉書上說,大學自主是不是台灣價值?其實就管中閔的校長頭銜之爭,在五個方面都是價值之爭。 第一,是政治力介入和學府獨立之爭。 台灣大學作為最高學府,更應該選擇超越藍綠的獨立派學者,出任校長。而管中閔不僅是國民黨員、在馬英九手下做過高官,更是國民黨內的極端派,或者稱之「急統派」。因為在國民黨總統候選人之爭時,管中閔是力挺洪秀柱的深藍大中國派。據媒體報導,管中閔當時高調支持洪秀柱選總統,在自己臉書撰文力挺洪秀柱,歌頌說:「洪秀柱有爺兒們的氣勢,所以我唯一支持。」並且還揚言,「國民黨膽敢做掉洪秀柱,我就帶大家衝中央黨部。」洪秀柱開心地回應:「爺們真夠爺兒,義氣相挺,非常感謝!」大家看看,管中閔藍到何等地步,意識形態狂熱到何種程度!這樣的人出任台大校長,不是政治力介入最高學府嗎? 國民黨吳敦義們強調的一中各表,雖然是假的,但起碼還在表面上,強調中華民國代表中國,不屬於對岸的共產黨中國。但洪秀柱提出來的是「整體中國」,等於把中華民國跟對岸共產黨合為一個整體。所以洪秀柱的國民黨總統候選人被臨時換掉,其黨主席後來也被選掉了,因為這種整體中國的急統派,在國民黨內都無法成為主流。而管中閔公開強烈地支持洪秀柱,就是國民黨內的激進派、急統派,支持整體中國,就是不顧台灣的利益。如果這樣深藍的洪秀柱的弟子當上台灣大學的校長,那麼哪一天台灣大學,是不是有可能跟對岸共產黨的北京大學等變成「整體大學」,出賣台大的學術獨立和自由?這種可能完全存在。 第二,是文明與痞子之爭。 我對管中閔被稱為什麼「管爺」,非常反感、厭惡。這個稱號怎麼來的,是管中閔在立法院這個民主殿堂的公開叫號,他就是「爺們」。台灣大學的教授和學生們,如果認為大學不僅是傳授知識,也是培養人的修養、品行和情操的文雅殿堂,那你們能夠容忍這種粗俗、甚至流氣的人做大學校長嗎?就憑管中閔使用這種黑道似的稱號,就憑他動不動揚言要帶人衝擊中央黨部,這樣的人當校長,要把台灣大學帶到什麼方向?台灣大學難道要改名叫「整體大學」,「爺們大學」、「愛國同心會大學」?這是關係到這所世界知名的台灣最高學府的聲譽和名望的問題。 第三,是自治和自欺之爭。 現在台灣大學內部的師生有兩派連署,都強調大學自主,外部不得干預。這個宗旨和理念當然是對的。但問題是,這場爭論的真實情況,不是外部要干預,而是內部在自欺。不是大學可不可以自己作主,而是大學遴選委員會在「作弊」。這個作弊,在台灣大學校方,最新發表的聲明中已經變相證實了。台大校方聲明的第一條,就是涉及管中閔擔任台灣大企業「大哥大公司」獨立董事的問題。台大校方的聲明說,管中閔在出任大公司獨董時,向校方做了請示,得到了校方的批准。然後說,管中閔在被遴選委員選為台大校長之後,他就辭去了大公司的獨董。這個聲明迴避了最關鍵的問題,因為重點不在管中閔當大公司獨董是否向校方報備和批准,而是他在被遴選成為校長之前,為什麼沒有辭去獨董的職務?聲明稿說得清清楚楚,他是在當選後辭去的。這是不是問題? 更重要的問題是,在遴選校長的申請表上,為什麼管中閔沒有如實填寫自己是大哥大公司的獨立董事?為什麼刻意隱瞞了這一點?台灣大學關於遴選校長的規定中,有一條明文規定,就是在其它公司等擔任職務,必須申明。而且申請表格中列有專項,即要申明在校外是否有兼職。而且還要求兼職者做解釋說明。但管中閔刻意不填寫這一個校外職務,更沒有做任何說明,這是刻意隱瞞,欺騙了當時投票的遴選委員們,就是作弊!而管中閔之前任獨董時,曾獲台大校方同意,此事和校長遴選填獨董資歷,完全是兩回事,前者無法替代後者,魚目混珠,打烏賊戰是爺們的作風嗎? 第四,是利益衝突和嚴守規範之爭。 管中閔是大哥大公司的獨立董事,年薪近一千萬,而校長的遴選委員之一,就是他擔任獨董的大哥大公司的副董事長蔡明興,這不是明顯有利益衝突嗎? 台大校方的聲明稿說,「蔡明興委員並不具備不得擔任委員之事由」。問題是,沒有人質疑蔡明興是否有資格擔任遴選校長的委員,而是當被遴選者是他所擔任的大公司的董事時,他要不要迴避?由他來「遴選」,有利益衝突是明擺著的。其二,作為被遴選人之一的管中閔,清清楚楚蔡明興是他作為獨董的大公司副董事長,他為什麼不要求蔡明興迴避以避嫌?其三,既然台大校方的聲明稿說,管中閔出任大哥大公司的獨董,有向校方報備並獲准,那麼他們等於清清楚楚知道,蔡明興是大哥大副董,管中閔是該公司獨董,由副董來遴選獨董(做校長)是雙方違規(清清楚楚的利益衝突),為什麼台大校方,還允許這種事情堂而皇之地發生?這件事情,等於是蔡明興、管中閔、台大校方,三方同時勾串違規! 從媒體披露出的資訊來看,在擔任大哥大公司獨立董事期間,管中閔參與過四次董事會,審核和簽發過五個對公司的稽核報告書,其中涉及到給予擔任台大校長遴選委員的大哥大公司副董事長蔡明興的薪水,獎金,業績考核等。這不是明顯的、公開的、肆無忌憚的利益交換嗎——我給你副董事長最好的利益,然後你作為遴選委員,圈選支持我當台大校長。大哥大與台大,不是兩大成一大,公開上演利益交換的大戲嗎?管中閔哪是什麼黑馬,他就是黑幕! 第五個,是抄襲和誠信之爭。 對於管中閔在研討會上的文章,涉嫌抄襲問題,台大倫理委員會的澄清說明,等於變相證明管中閔在誠信上有問題,或者就是抄襲。因為台大校方的解釋是,這是研討會論文,不是學術論文,所以不能用學術論文來要求。台大倫理委員會應該調查和澄清的是,這裡有沒有抄襲?而不是用什麼研討會論文和學術論文的規格或名稱來敷衍,實質是掩飾。打個比方,難道在新光三越的大商店偷東西算偷,而在全家便利店偷東西就不算偷了嗎?在101大廈的考場算作弊,而在地下室的教室就不算了嗎?有這種邏輯嗎?偷竊和作弊,還能因為場合大小,而就性質不同嗎?台大倫理委員會發表這種沒邏輯的聲明稿,不就等於是不打自招,承認管中閔的文章有抄襲的問題嗎?也就是俗語的「鋸箭法」,只把外面的箭鋸掉,留在體內的箭一定生瘡流膿,會要命的。 本來前校長楊泮池的論文掛名造假事件,就已經給台灣大學這所知名、受到外界尊敬的台灣最高學府帶來陰影,現在又來一個明顯違背利益衝突原則、涉嫌黑幕交換、熱衷「整體中國」的急統派,且也有論文涉嫌抄襲等問題的管中閔接任,那台灣大學的形象難道不是會進一步被損害嗎? 強調大學自主沒錯,但自主的前提是不能自欺;主張大學自己作主沒錯,但作主的前提是不能作弊。現在管中閔校長的遴選過程,嚴重涉嫌自欺和作弊。解決的方式,就是應該由台大的最高權力機構「校務委員會」進行調查和解決。如果大學校長的遴選都作弊,都自欺,那不是跟對岸共產黨的北大和清華一樣了嗎?他們的校長都是黑箱作業,甚至很多都是政治流氓出任,也都是認同統一併吞台灣的。民主台灣的大學,要不要表現出跟對岸黨國的大學不一樣呢?大學自主可不是大學獨立,一切可自外於國家法令和普世理則的,難道有大學打著自主旗號,就可以任所欲為嗎? 2018年1月29日於美國
曹長青 2018-01-30
美國大減稅 衝擊中國和台灣

美國大減稅 衝擊中國和台灣

  增稅還是減稅,是走社會主義還是資本主義的道路選擇,也是決定國家經濟停滯還是繁榮的分水嶺。人類歷史早已證明,賦稅苛重,人民不堪重負,最後一定是國破民窮。(圖/創用CC授權)   增稅還是減稅,是走社會主義還是資本主義的道路選擇,也是決定國家經濟停滯還是繁榮的分水嶺。人類歷史早已證明,賦稅苛重,人民不堪重負,最後一定是國破民窮。而減輕稅賦,讓人民手裡有錢(擴大大眾消費),企業手裡有錢(擴大再生產,增加就業,降低失業率),結果一定是國富民強。 不談久遠的歷史,只是在20世紀80年代,英美兩大國,就體驗了這種變化的過程。當時英國由於熱衷大政府、高稅收的左派工黨執政,把英國經濟窒息到快接近當時的共產東德的程度,被稱為「無法管理」(ungovernable)的國家了。結果導致英國人民做出選擇,保守黨領袖、被稱為鐵娘子的佘契爾出任首相。她執政11年(英國歷史上第一個女首相,也是20世紀英國執政時間最長的首相),大刀闊斧改革經濟,重點是把國營企業民營化,大幅減稅,把原來高達83%的最高個人所得稅,一下子砍去43%,降到40%,結果促使了英國的經濟復甦和繁榮。 同時代的美國總統雷根也是這樣,跟佘契爾夫人聯手,進行了一場被稱為「緊身衣」(政府縮身)的私有化改革,走海耶克的市場經濟道路,也是大幅減稅,把原來高達70%的最高個人所得稅,一下子砍去42個百分點,降到28%,結果也是促使美國經濟的復甦和蓬勃發展,使美國出現連續110個月(9年!)的經濟擴張期(增長)。 羅斯福「新政」害得美國陳舊 而高稅收窒息經濟發展,更是被英美兩國的近代歷史證實。美國就很典型:在30年代的經濟大蕭條時,左派民主黨上台,羅斯福當上總統,就實行以大幅增稅的所謂「新政」,即凱恩斯們熱衷的「大政府」、「高稅收」的社會主義道路。結果,直到羅斯福死,美國經濟也沒從大蕭條中真正復甦,因為羅斯福的新政,窒息了經濟發展。按照市場規律,經濟蕭條到谷底,會自然反彈。結果羅斯福的人為干預政策(政府制定了各種限制自由經濟的法律,包括擴大福利開支等),嚴重制約了經濟的自然復甦和發展,其中最致命的是高稅收。 羅斯福是美國有史以來執政最長的總統,他打破開國總統華盛頓定下的規矩(只當兩屆),迷戀權力,連續參選,最後死在第四屆任期上(羅斯福死後,國會修改憲法,用法律確定總統只可當兩屆)。在羅斯福去世第二年,他推行的以高稅收為標誌的社會主義「新政」式微,美國國會才通過減稅法案,把個人稅率最高等級的94%,減至86.45%;企業稅從最高的90%,大幅減至38%。 後來左翼的甘迺迪當總統時,也認識到高稅收限制經濟發展,所以也實行減稅政策,把個人所得稅從86.45%削減到70%。美國的第二次大幅減稅,就是上面提到的共和黨的雷根總統,把70%的個人最高稅率,一下子降到28%。 這次川普總統的減稅方案在美國國會通過了,把曾在全世界工業國家中最高的美國企業稅35%,一下子減到21%,砍去14個百分點!這是1984年雷根總統那次大減稅後的第一次!加上甘乃迪總統那次,也是美國過去近半個世紀以來的第三次大減稅!在個人稅率方面,這次的川普稅改,原有的7個等級,有6個都有削減,最高個人所得稅率從39.6%降至了37%。 川普減稅吸引美國企業回流 這次大幅減稅,明顯會給美國帶來經濟繁榮。因為更多的美國企業會回流,從外國,尤其是中國等地,搬回美國。即使在歐巴馬執政的後期,在中國的美國企業,已開始了回流潮(回到美國),主要因為中國的成本不斷增高,在中國的沿海地區,像廣東,上海,福建等地,由於工人薪水的增長,成本的增加等,美國企業的開銷,和在美國阿拉巴馬州等地的投資相差很小了。再加上中國的法治不健全,官員索賄,中共各級衙門的官僚和勒索等,美國企業已倍嚐苦頭。 這次川普政府大幅減少企業稅,更加吸引美國企業回潮。這對中國的經濟將有相當影響,因為近年來日本在中國的企業不斷遷走,搬到印度等國家,在中國投資的南韓和歐洲國家的企業也在陸續離開。本來中國的經濟增長速度近年就在減緩,2016年的經濟增長率已輸給印度,未來幾年,更會被印度大幅超過。在這種情況下,美國的減稅更吸引了企業回歸本土,將對中國的經濟進一步造成影響。 同時也會影響到台灣,因為台灣的最高個人所得稅率高達45%(有計劃降到40%),遠超過美國的37%,而企業稅雖然跟美國這次減稅後的比例差不多,但美國更是一個保護企業權利的法治國家,其資源和發展前景,對台灣的企業也更具吸引力,所以台灣大企業鴻海的老闆郭台銘,早在川普減稅之前,就決定在美國威斯康州投資100億美元建廠。而當地州議會馬上通過議案,給予30億美元的優惠和補助。美國總統川普等政府要員更是親自接見郭台銘,高調給予讚賞和支持,這種重視商業、吸引外商的姿態和政策,都對台商、日商、以及歐洲,尤其高稅收(最高個人所得稅率超過50%)的法國、德國等國的商人具有吸引力。 美國商界和人民對川普政府大幅減稅的反應,對川普總統的經濟政策的信心,在股票市場上有相當的體現。自從川普就任總統以來,不到一年,美國的道瓊指數增值了25%,科技股為主的那斯達克增值了27%!美國的失業率降至4.1%(不到法國失業率9.8%的一半),是過去16年來最低的。這些都預示著,美國商界和人民,對川普總統的自由經濟政策的信心! 而美國的經濟發展了,國力提升了,資金雄厚了,就更有能力發展軍事。川普上台後,2018財政年度的美國軍事預算,已增至7千億美元,相當中國軍費開支的4倍,是排在美國之後的全球7個軍費開支最多的國家的總和,佔整個29個成員國家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全部軍費開銷的70%!而美國軍力的增加和強大,對遏阻中共的軍事擴張、保護民主台灣、以致最後下決定剷除北韓小流氓政權和其核武基地、保證東北亞和「印度-太平洋區域」以及全球安全,都有重大的意義。所以,美國減稅,直接衝擊中國,影響台灣,甚至世界,對全球的經濟和軍事以至政治,都有潛在的長遠影響。 ——原載《看》雜誌2018年1月號
曹長青 2018-01-15
沙烏地阿拉伯與伊朗的不同選擇

沙烏地阿拉伯與伊朗的不同選擇

今天人類的反恐戰爭,就是在遏阻政教合一的企圖。尤其在中東,有兩個穆斯林國家,代表著兩種方向,兩種模式,兩種啟示,值得人們思考。
曹長青 2017-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