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國昌的教訓

從對抗罷免案到對抗勞基修法,黃國昌/時代力量使出的都是大動作;這是黃國昌的誤判,也是政治算計上的失算。所謂誤判、所謂失算,不是從成敗立論,而是指出黃國昌/時代力量的迷思。

黃國昌可能相信他高人氣的個人魅力指數,也可能還沉迷在太陽花運動一呼百應的風潮之中。問題是,時勢所造成的英雄,能不能永遠用時勢當他政治上用不完的籌碼?答案很詭譎。

先看一下黃國昌的豪語。去年罷免案投票之前,他說:「這一次罷免投票,不只是黃國昌個人的選戰,也是台灣民主價值的選戰,呼籲鄉親站出來,用選票投下不同意罷免,再贏一次!」罷免案成功與否,端在罷免門檻,只要贊成票數低於門檻,罷免案就失敗。換句話說,反對罷免票再多或再少,都與罷免成立與否無關。那麼要問的是,黃國昌為什麼要正面迎敵?非要催出所有支持者的反對票不可?「再贏一次」就是答案。黃國昌不只是要贊成票過不了關,還希望反對票遠遠壓倒贊成票,造成一面倒的勝績。黃國昌的自信,或許來自於太陽花運動群眾力量的成功。

開票結果,固然同意罷免未達門檻而失敗,但反罷免票不及同意票的一半,而且僅當年黃國昌立委得票數的四分之一左右而已。明顯,黃國昌迷信的「萬人擁戴」沒有出現。

再看罷免案後的幾個民調,時代力量的政黨滿意度,無論「天下」、「台灣民意基金會」等,幾乎砍半,比民進黨、中國國民黨的民調下挫都來得凶。

黃國昌/時代力量有沒有得到教訓?知道徒倚太陽花不可恃?恐怕還沒有。

黃國昌把時代力量僅有的五位立委拉到總統府禁區去絕食靜坐,寒天下雨,用肉身對抗警察,以搏命之姿壓迫民進黨收回修法成命。但群眾沒有如響斯應,既乏過去太陽花學運的人潮,也沒有勞團充其側翼,在人孤勢單之下不了了之;難怪民進黨總召柯建銘會撂下狠話,要他們自己「解套」。

這裡且提出一點題外話。既是示威、遊行,闖禁區、臥鐵軌都是戰略,都可以採行,台北市長柯文哲說什麼「陳抗還是要守法」云云,全是官腔官調。六○年代的世界性學運,有守法嗎?太陽花霸佔立院,有守法嗎?打破柏林圍牆,有守法嗎?柯文哲當時也只說「不能視為常態」(按,當然,廢話)但不敢斷言非法。

黃國昌們的抗爭,不在於有沒有牴觸法條,而在構不構成與執政黨討價還價的談判壓力。從反罷免到反勞基修法,黃國昌的失敗,只證實黃國昌的誤判,太高估一己的影響力。

其實,二○一六年大選及之前的地方選舉,無論勝出的是總統級的蔡英文、國會議會級的黃國昌或市長級的柯文哲等,都是拜台灣人滅國民黨之賜的受益者。取得的權力地位,不過是攀著太陽花氣流,沒有察覺到自己不具穩固且忠誠的基本群眾,卻耽迷在權力虛幻中;這還是小焉者。最可怕的是,切割過去一步一腳印的歷史,抹殺先行者的血淚,斤斤以「服從」為圭臬,悍然用「維持現狀」當護身符,而自以為得售。

然而,歷史的教訓就在眼前。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 資料來源:《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