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明德、郝柏村與台灣年輕人

對於郝柏村在回憶錄所提對於平時軍事審判制的凍結,會完全摧毀軍事領導的根基,施明德倡言非常認同,並且對時下的年輕人愛台灣的方式,頗不以為然。施明德早年雖然進行民主運動,年紀大反倒幫著當年迫害他的軍頭,數落並貶低台灣的年輕人,讓人感慨萬千。

施明德雖然年輕時代投身台灣的民主運動,後來擔任民進黨主席與立法委員,台灣人已經給他機會,沒有虧欠他。然而自從他沒有代表民進黨參選總統,總統夢碎,他就跟民主這條路漸行漸遠。

當年陳水扁司法沒確定有貪污,施明德就急著動員「紅衫軍」,走上街頭,而這一群人大部分都是反民進黨,甚至當年迫害民主運動的既得利益者。說穿了反扁民眾只是利用施明德因為擔任過民進黨主席,出來反貪腐(其實是反扁),能贏得社會的認同,這樣的政治盤算。

施明德說「一味討好年輕人換取選票,不是真「愛台灣」,也不配做國家領導人,這樣被縱容、呵護的新世代,也不配做台灣未來的主人翁。」如果是針對軍事審判的凍結,就可真會污辱了年輕人的熱情與愛國心。當年美麗島的黨外人士因為戒嚴而入獄,施明德深受其害後,卻沒有將這份熱血沸騰的愛台灣的心,轉移到現在年輕人身上。

打破軍隊的專斷文化,並打開軍事審判的黑箱,讓國家的司法機制,可以促使其開放,接受檢驗,還給軍人公正的審判。部隊的領導威信,不是建立在保有專斷的領導權,以及黑箱的軍事審判,而是應該樹立領導的專業地位,激發年輕人對台灣的認同情感。年輕人不一定要像以色列年輕人隨時把槍放身上一樣,而是對自己生長的土地要有熱情,並且年輕人絕對不像施明德所言只是用口號來愛台灣。太陽花運動年輕人的投入,為了國家長久的經濟命脈,無私地付出,分工合作,發揮團隊精神,挽救國家經濟被中國綁死的命運。前不久的「反紅色媒體」遊行,不也都是年輕人的熱情參與,勇敢走上街頭,表達捍衛台灣言論自由成果的決心。

愛國家護鄉土並非只能提著槍走向戰場,而是要具備守護台灣的民主生活的熱情,利用言論自由的基礎,發動更有力的組織戰、資訊戰與宣傳戰。殲敵於境外,讓想要破壞台灣的自由民主的勢力,沒有發動的機會。

陳啟濃/水里國中校長

< 資料來源:《蘋果新聞網》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陳啟濃

陳啟濃
南投縣水里國中校長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