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替代役,也一樣深愛台灣

我們替代役,也一樣深愛台灣。

從政以來,我的替代役身份一直成為政敵的攻擊目標,他們質疑說我身體健康卻沒有擔任義務役,抓語病說中共打來時我不願意打仗。

他們不知道的是,我當初之所以選擇擔任替代役,是因為想回到台灣、想到英語資源不足的偏鄉服務。

---

那年在美國念大學,因為太多留學生不願回國服役,役政署派員來宣導,希望大家能主動申請英專替代役,回到偏鄉師資不足的地方協助英語教育,因為高中時就曾經到原住民部落擔任過英語社團義工,這讓我非常心動。

問題是,英語專長替代役的職缺都在偏鄉、離島,例如花蓮深山裡的西寶國小、新北市闊瀨國小、乾華國小這種偏遠或渺無人煙的地方,也因此,雖然有申請就能當替代役,但這個役別卻從來沒有額滿過。

我萬萬想不到的是,當時選擇簽下這個冷門的替代役別,從政後卻變成政敵攻擊的目標。

---

而大家不知道的是,我雖然是替代役,但在國外時常常跟寄宿家庭一起打獵,高中時就熟稔槍枝的使用,曾在滿分100分的打靶打了99分,如果有中共真的打來,要侵略我們的國家、侵害台灣的自由民主,我絕對會站出來。

這部分,替代役跟義務役都一樣,需要守護國家的時候,我們不會有懷疑、不會有怨言,一樣會在前線守護台灣,只是站的位置不同而已。

因為,我們也一樣深愛台灣。

< 資料來源:王浩宇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王浩宇

王浩宇
「我是中壢人」團長、桃園市議員、夥伴生活執行長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