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中華民族」

中華民國前陸軍總司令陳廷寵在媚共的言論中,罵追求獨立自主的台灣人是「中華民族的敗類」。「中華民族」是什麼?我整理過去的舊作,重貼於此

【剖析「中華民族」】 李筱峰

『中華民族』一詞是一個政治名詞?還是學術名詞?所謂政治名詞,意指為了政治上之需要而特別建構的名詞;所謂學術名詞,則係學術研究上具有嚴謹界定與指謂的名詞。前者往往因為政治需要的改變,而有新的說詞,以至其界定前後衝突,失去邏輯統整性;後者則經得起知識與經驗、邏輯的考驗。

「中華民族」一詞正是典型的「為了政治需要而特別建構」的政治名詞。以下試舉最明顯的史例來看:

1894年底,孫文在檀香山組織興中會,宣誓「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創立合眾政府」;1905年同盟會成立,也揭櫫「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創立民國,平均地權」。這些宗旨中所謂的「韃虜」當然指的是滿州人(女真族),要將滿州女真驅逐出去,以便「恢復中華」,可見滿人是被排斥在「中華」之外的,此處的「中華」是絕對不包括滿族的。然而,曾幾何時,滿州政府果然被推翻,中華民國誕生,孫文就任臨時大總統,立刻改口要「五族共和」,不再「驅逐韃虜」了。以現代國家觀點看,五個民族一起建立共和國,並無不對。問題在於你要和人家「共和」,人家並不見得喜歡和你「共和」。果然,此時的蒙古,早在滿清政府倒台之際,旋即宣佈獨立了,並不領「中華」的盛情。而西藏、新疆、滿州等地民族,也在民初以來受到世界「民族自決」思潮的影響,紛紛欲掙脫中國之控制而獨立。於是以漢族為中心的「中華民族」之說乃應運而生。

試以孫文的幾段話來了解,孫文在1920年底說:「現在說五族共和,實在這五族的名詞很不切當,我們國內何止五族呢?我的意思,應該把我們中國所有各民族融化成一個中華民族。(如美國本是歐洲許多民族合起來的,現在卻只成了美國一個民族,為世界最有光榮的民族。)我們中國許多的民族也只要化成一個中華民族。......」

可見這個「中華民族」是人為建構的,是一個「想當然耳」的理想,並不像滿州(女真)、維吾爾、圖博藏族等民族是實際而自然存在著的具象。而且孫文這個「想當然耳」的理想民族,又是以漢民族為核心的。1921年孫文說:「...蓋藏、蒙、回、滿,皆無自衛能力,發揚光大民族主義,而使藏、蒙、回、滿,同化於我漢族,建設一最大之民族國家者,是在漢人自決。」足見,這個理想中的「中華民族」,又是一個漢族沙文主義的產物。

「中華民族」一會兒不包括滿族,一會兒又包括滿族。世界上大概再也找不到如此隨心所欲、前後矛盾的學名了。

所謂「中華民族」,正是毫無民族學、民族人類學、種族學之根據的虛構名詞。而在這虛構名詞的過程中,又充滿著種族優越感(Ethnocentrism)與專斷霸權主義,毫不尊重別民族是否認同這個虛構的名號,便強行加封,貼上標籤。

因此,在這個名號下,便發生相當荒唐可笑的現象,例如,「新疆」的維吾爾族,明明是屬於土耳其族(Turks),其體型、血統、語言、宗教、生活習慣,完全與漢族相去十萬八千里,倒反而與土耳其,或是中亞的哈薩克、烏茲別克、中南亞的吉爾吉斯等人,同一系統。如果操烏拉阿爾泰語的維吾爾人可以被冠上「中華民族」的稱號,則同屬烏拉阿爾泰語系的哈薩克、烏茲別克、吉爾吉斯等人,是否也可以稱為「中華民族」呢?當然不是。

再者,與漢文化相去甚遠的維吾爾人既然都算是「中華民族」了,為何與漢族的歷史文化有相當因緣的朝鮮人、日本人、越南人、緬甸人,卻反而不屬「中華民族」了呢?

「中華民族」這個虛妄的名詞,經不起知識學術的考驗,於此可見。這個經不起學術知識考驗的名詞「中華民族」,在民初被虛構出來後,中國國民黨用它,後來居上的中國共產黨也用它,經過一百多年的宣傳與渲染,嚴然成為「大一統」主義者的神符靈咒,用它來壓制一些亟欲在政治上獨立自主的民族或區域。誰想在那裡搞獨立,誰就是在破壞「中華民族」。

記得吳伯雄到北京朝「共」時,也滿口神話,他說:「兩岸都是中華民族」、「祖先不能選擇」。在廿一世紀的今天,還有人用祖先、血緣來思考國家認同,確實可笑!血緣相同、同樣信仰阿拉、使用阿拉伯語文的阿拉伯世界就有21國?一個日耳曼族的人,他可能是德國人,也可能是奧地利人或瑞士人。如果要用血緣、種族來決定國家的話,與台灣族群血緣最接近的國家,並不是中國,而是新加坡,因為新加坡約75%的人民是中國閩粵移民的後裔,和台灣一樣,他們連罵三字經都相同。難道台灣要找新加坡統一?中國閩粵的人屬百越族,與中國北方人血緣也不同。中國境內有五、六十個民族,若要用祖先作為國家認同的標準,中國不就要分裂成五、六十國?而這五、六十個民族又如何變成一個「中華民族」?這是在空喊虛幻的神話!

台灣原本是南島民族的天地,甚至被認為是所有南島民族的原鄉。台灣的原住民族(不論是「高山族」或「平埔族」)都與菲律賓、印尼、馬來西亞、波里尼西雅、密克羅尼西雅、美拉尼西雅...等等,同屬於南島民族(Austronesian)。如果我們台灣的原住民族也算是「中華民族」(高金素梅最迷信這個),那麼與我們原住民同屬南島民族的菲律賓、印尼、馬來西亞、波里尼西雅、密克羅尼西雅、...,乃至於紐西蘭的毛利人,怎麼又不是「中華民族」了呢?

近年來有關台灣住民的血源研究,發現南島民族成分相當重要。遺傳醫學專家林媽利教授研究指出,台灣閩粵移民後裔(狹義俗稱「台灣人」)當中,有85%都帶有原住民(或東南亞族群,亦即南島民族)的基因。林媽利醫師說:「平埔公、平埔媽、唐山公、唐山媽、高山公及高山媽,建構了非原住民台灣人的基因結構。」(見林媽利《我們流著不同的血液》)從史料也可以看出台灣人具有相當比重的南島民族成分,例如,打開繪製於17、18世紀之間的「康熙台灣輿圖」,台灣西部從北到南遍佈著平埔族聚落,計有120個社,而漢語族聚落只有65個,可見當時台灣西部的居民,還是以南島民族為主(至於還未繪進地圖的山地和花東,更是南島民族的天地)。足見台灣人的祖先起碼有兩大來源,一為閩粵,一為南島民族,若以祖先論國家,我們要認同中國,還是要找同為南島民族的南洋諸國認同?

台灣做為一個獨立自主的國家,最大的意義是在維護民主自由的生活。為了一個虛構的政治名詞–「中華民族」,卻要犧牲腳踏實地的國家認同,放棄獨立自主的地位,天下之至愚,莫此為甚矣!

< 資料來源:李筱峰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筱峰

李筱峰
1952 年生於台南縣麻豆鎮。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名譽教授、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董事。曾任《八十年代》雜誌執行主編,報社記者、編輯、主筆;世新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專任教授。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