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垂亮相關文章

不是忠誠的反對黨──會出賣台灣的趙少康

不是忠誠的反對黨──會出賣台灣的趙少康

  國民黨不可能是台灣的忠誠反對黨,國民黨在台灣專制50年,趙少康是幫兇。共產黨在中國專制60年,他沒大聲反對、反抗,還要和中共政權統一,遠離民主美國。他的「忠誠反對黨」根本是胡謅亂道。圖/擷自公視新聞影片     馬英九是聞名天下的「笨瓜」(bumbler)。他有哈佛大學的國際關係博士學位,卻看不清楚目前國際政治的現實和發展趨勢。沒有世界文明、人類價值歷史正確的觀念和心態,站在歷史錯誤的一邊。 他8年總統把台灣變成隨時可能被中國併吞的中國的一部分。他得意洋洋,說他8年總統中國沒打台灣。那,阿輝伯12總統走「兩國論」、阿扁8年「一邊一國」的台獨路,中國沒有武力犯台。小英快5年總統,也走維持「中華民國台灣」台灣主權獨立的台獨路,中國也沒打台灣。小英還把台灣變得更富國強兵,有力、堅強抗拒中國的文攻武嚇。 馬英九8年總統,認為美國不會武力協防台灣,開戰就是終戰,台灣必然投降。他經濟越來越依賴中國,軍事越來越遠離美國民主聯盟,不買先進武器。台灣變成等死的國度。 不過,我一向看扁馬英九,認為他有心卻無能、無力出賣台灣。他已被台灣人看破手腳,國民黨都不再要他,他要選2024門都沒有。夫人周美清罵他「奇怪耶,你!」《The Economist》罵他「bumbler」,名副其實。 趙是可能危害台灣主權的危險人物 趙少康和他的價值觀、世界觀、美中台關係看法一樣,是大統派。但他雄才大略、敢作敢為,有能力、有勇氣出賣台灣。他是可能危害台灣國家主權最危險的人物。 他1993就因為反對阿輝伯的台獨,造反脫離國民黨,成立新黨,掀起風浪。他花1億台幣,就強勢取得十幾億財產的中廣。馬英九不賣中廣給願意出價14億、也是統派的台灣人高育仁。彰顯馬英九的軟弱無能、趙少康的強勢霸道。 離開國民黨快20年了,他說要回去國民黨,而且擺明要國民黨為他修法,讓他選2024總統。台灣人的黨主席江啟臣馬上配合,說他不選2024,要作「造王者」。真是丟盡台灣人的顏面。 他還大言不慚,硬拗說,他是要領導國民黨做忠誠的反對黨,維護台灣的民主政治。 民主政治當然要有忠誠的反對黨,但國民黨的忠誠在中國,不在台灣,不可能是台灣的忠誠反對黨。有種,趙少康應該回去中國當習近平的忠誠反對黨。 國民黨在台灣專制50年,趙少康是幫兇。共產黨在中國專制60年,他沒大聲反對、反抗,還要和中共政權統一,遠離民主美國。他的「忠誠反對黨」根本是胡謅亂道。 如是霸道、霸言、霸行的趙少康,卻有能力、勇氣出賣台灣。令人觸目驚心。 但真的能嗎?當然沒那麼簡單。他不是朱元璋,更不是毛澤東。今日民主台灣不是專制中國,今日世界更不是昨日世界。 最重要的是,台灣人民不會選他當2024總統,讓他出賣台灣。台灣是美國、日本、澳洲等民主國家的重要戰略利益所在,也不會輕易讓他出賣台灣。 今天是228,病中塗鴉紀念。(2021) 作者指出,趙少康在1993年就因為反對阿輝伯的台獨,造反脫離國民黨,成立新黨,只花1億台幣,就強勢取得十幾億財產的中廣。圖/擷自公視新聞影片
邱垂亮 2021-03-02
中國抓狂打澳洲──最沒安全感的皇帝

中國抓狂打澳洲──最沒安全感的皇帝

  WHO的武漢病毒調查團,團員澳洲專家(Dominic Dwyer )斷言,該調查團被中國牽著鼻子走,它的報告替中國洗白、脫罪,沒有可信性。《澳洲人》報名專欄作家(Greg Sheridan)說,該報告的可信性是「O」。圖/擷自公視新聞影片,民報合成     天下最沒安全感的皇帝,習皇帝近平也。 澳洲外交部長(Marise Payne)日前表示,中國官方媒體「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澳洲籍財經主播成蕾(Cheng Lei),因涉嫌非法向「海外」提供中國國家機密,正式被捕,最重可判處無期徒刑或死刑。她此前已遭秘密拘留達半年之久。 同時中國把拘留2年的澳籍學者楊恆均正式以國安法「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 之前,有2位澳洲記者,被中國公安人員訪問,倉惶逃入澳洲領使館,迅速經外交途徑回澳。 去年4月坎培拉呼籲國際社會對武漢肺炎(COVID─19)起源進行國際獨立調查,中國大跳腳,澳中關係急遽惡化。抓狂貿易制裁澳洲,不買澳洲棉花、紅酒、龍蝦、甚至煤鐵礦。 結果,澳洲人可以吃到半價的龍蝦,紅酒賣到全世界,棉花開拓了新的國際市場,澳洲出口依賴中國減低,中國購買澳洲媒鐵礦不減反增,因為沒有澳洲高品質的媒鐵礦,中國經濟不能發展。 澳洲觸怒習皇帝遭政治報復 至於成蕾和楊恆均,完全是無須有的政治迫害,是澳洲觸怒習皇帝政治報復的犧牲品。 如是無理取鬧,大國欺負小國,但澳洲並不屈服。澳洲聯邦政府針對中國,已制訂法律,將不准習皇帝在澳洲實現他的「一帶一路」的帝國夢。澳洲維多利亞州已和中國簽定「一帶一路」的MOU,會被聯邦政府否定。 WHO的武漢病毒調查團,團員澳洲專家(Dominic Dwyer )斷言,該調查團被中國牽著鼻子走,它的報告替中國洗白,脫罪,沒有可信性。《澳洲人》報名專欄作家(Greg Sheridan)說,該報告的可信性是「O」。 中國有幾千年的歷史和文化。目前是世界人口最多的大國,國力全球第二大的超級強國。習皇帝是世界權力最大的領袖,比美國的拜登、俄羅斯的普丁,更大更強。 但是,中國的共黨專制政權,是世界最沒有自信、最沒有安全感的政權,習皇帝是天下最沒有自信、最沒有安全感政治領袖。他要當終身皇帝,大軍壓境,鐵腕暴力壓制西藏、維吾爾人和香港的民主運動。顯示的就是他的沒信心、沒安全感的心態。 他戰機、軍艦每天繞著台灣耀武揚威,對澳洲的小鼻子、小眼睛的貿易制裁,「一帶一路」全世界撒錢,買關係、買朋友、買影響,都是對中國、對自己沒有信心的表現。 在國內,習皇帝四面楚歌,怕人民起義把他推翻,怕中南海權力鬥爭,把他殺頭。在國際上,他的「被圍困」(siege mentality)症候群嚴重,四面楚歌,認為美國領導的民主陣營,處心積慮,就是要把他消滅。 他是目前世界最危險的政治人物。(2021/02/19) 作者指出,習近平是天下最沒有自信、最沒有安全感政治領袖。圖/擷自中國人民網
邱垂亮 2021-02-19
台獨的障礙──習皇帝、趙少康和小英

台獨的障礙──習皇帝、趙少康和小英

  台灣目前不能獨立的最大障礙,當然是專制中國的習皇帝,第2是專制統治台灣半個世紀的國民黨(馬英九、連戰、趙少康),第3是要維持中華民國台灣現狀的小英,第4是台灣人民,第5是支持台灣的民主朋友、美國、日本等國。 如讓國民黨奪回政權,趙少康選上總統,出賣台灣,小英該當何罪?左起:習近平、趙少康、蔡英文。圖/擷自網路,民報合成   中國是台灣的敵國,習皇帝是台灣的致命敵人。他要武力打台灣、暴力併吞台灣。 國民黨和趙少康是要和中國統一的大一統的中國派。他們虛擬的中華民國包括蒙古。他們的台灣是那個虛擬的中華民國的一部份,看法和習皇帝一樣。他們不認定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 他們認為台獨是叛國。他們寧願投降中國,讓中國統一,也不願看到台灣獨立,和美國、日本等成為民主盟邦。 他們在台灣近80年,仍不認同台灣主權獨立,還越來越變成台灣的敵人,要出賣台灣。 所以,這次趙少康權力復辟,要重掌國民黨大權,選2024台灣總統,明目張膽,實在讓人傻眼、驚呆。他成功,就是台灣國家滅亡的日子。 小英英勇堅強,維持中華民國台灣主權獨立,富國強國,抗拒中國統一。非常成功、令人欽佩。但是她小心謹慎,不碰台獨議程,不去中國化、去國民黨化,連中正堂都搞不定,更不要說華航變台航了。她不大力剷除國民黨的大一統的毒素,讓國民黨、趙少康繼續囂張、壯大,作怪、作亂,危害台灣獨立建國,台獨前途看不到天光。 小英該當何罪? 台灣人民被國民黨大中國主義洗腦半個世紀,一大堆呆胞。怕死,怕中國,要維持偷安旦夕的苟活生涯。雖有80%的台灣人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但願、敢為台灣主權獨立和中國一戰的,恐怕不到一半。還一半支持國民黨,讓國民黨掌握台灣龐大資源、地方政府、惡勢力,為非作歹,出賣台灣。 至於美國、日本等民主朋友。雖民主價值相同,但要他們賣命為台灣和中國一戰,當然強人所難。何況,那是台灣要自尊、自強、自助,人家才會尊你、助你的天大事。只要我們站在歷史對的一邊,做得對、做得好,世界局勢對我們好,他們武力協防台灣,和中國一戰的可能性,很大。 何況,美國和日本與中國有文明衝突、世界權勢之爭,台灣地緣戰略價值重要,處第一島鏈樞鈕地位,要制衡習皇帝的侵略,美國和日本需要台灣,非保衛台灣不可。 趙少康本應被掃入歷史灰燼,2024還要讓他選台灣總統,小英不盡一切民主力量,把他和國民黨壓抑、消除,台灣會有光明前途? 再問一次,如是,讓國民黨奪回政權,趙少康選上總統,出賣台灣,小英該當何罪?(2021/02/16)
邱垂亮 2021-02-17
有夢最美──人民革命

有夢最美──人民革命

  這些日子,我非常悲哀,鬱卒,因為我的有夢最美,希望的人類民主願景看不到天光。 老毛的「槍杆子出政權」,說得很對。但他的槍杆子不能控制黨(政治),要黨控制軍,錯。 老毛1932上井岡山,就是抓軍權,當黨的軍委主席,當到死。後來,老鄧一樣,當軍委主席當到死。屠殺天安門是他下令的。他們都比黨主席大。中國的軍隊不是國軍,是黨軍。國管不到軍,黨也管不到軍。 他們的黨軍加上共黨的嚴密控制機制,及高科技的廣泛運用,2千年的中國專制文化和制度的洗腦,中國的民主化,50年、100年都恐怕看不到幾絲天亮。 作者指出,翁山蘇姬和軍頭妥協,討好習皇帝,結果她的民主緬甸還是悲劇下場。圖為2012年,翁山蘇姬在日內瓦出席國際勞工大會會議。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最近,俄羅斯的反對領袖Alexei Navalny,沒被毒死,返國挑戰普丁,造成民主風潮,但普丁軍隊暴力鎮壓,一點不手軟。 Navalny的挑戰本來看起來有點希望,但下場必然像89天安門,慘敗。 我對學生吳新興說,翁山蘇姬多年前是我最喜歡的人,這些年我不再喜歡她,這幾天我感覺她很可憐。她和軍頭妥協,討好習皇帝。結果她的民主緬甸還是悲劇下場。 環看印太地區的民主化,泰國1973學生民主運動推翻軍政府,民主沒幾年軍頭政變,幾十年來歹戲拖棚一再爛戲重演。黃衫革命,被鎮壓。泰國民主化,不樂觀。不過,最近學生蠢蠢欲動,希望有好戲看。不過,我不看好。 香港民主化前途無望 香港的雨傘和反送中民主運動,搞得轟轟烈烈,但習皇帝一個國安法下令武力鎮壓,大抓民運人士。香港民主化前途無望。 東南亞3個共產主權國家,軍人專政,像迷你中國,看不到一點民主化的前景。 當然,我的悲觀過份一點,因為個人有夢最美,期望過高。其實,印太地區民主化還是有很多亮點。巴基斯坦曾經長期軍人專政,後來人民革命民主運動,把它推翻,建立民主,運作零零落落,但還順暢,前途有得看。印度繼承英國的法治和民主傳統,戰後獨立,民主化走得搖搖擺擺,但基本上步步前進,很有希望。說它是世界最大的民主國度,並不為過。 馬來西亞和新加坡,類似印度和巴基斯坦,英國殖民統治,戰後獨立,長期一黨專政。馬來西亞近年開始政黨輪替,民主前途應也不壞。新加坡的一黨專政,還要一段時間,但李顯龍後,李家王朝應會中斷,走上完整民主化,可以期待。 菲律賓和印尼,也都被人殖民統治,戰後獨立,但長期軍人專制,後來經過暴亂的人民革命,兩國走上民主化,現在都是鞏固的民主。雖仍經濟落後,但軍人發動軍變奪權的可能性不大。 最後,印太最耀眼的民主亮光,當然是日本、台灣和韓國。 日本軍國主義發動二戰,造成人類災難,但被美國兩顆原子彈炸得國破人亡,人類有史以來最大悲劇。戰後美國強迫民主化,有效、有成,變成印太最先、最成功的民主典範。 作者指出,香港通過國安法,下令武力鎮壓,大抓民運人士,香港民主化前途無望。示意圖為2019香港百萬人遊行。擷自立場新聞資料照   台灣民主名列前矛 台灣和韓國經過很像,戰後軍人長期專政,後來黨外運動、學生民運、人民革命,把軍政府推翻,導致非常成功的民主化。台灣已是名列前面的民主國家,揚名天下。 戰後,杭廷敦(Samuel Huntington)的第三波民主化很成功,而有福山(Francis Fukuyama)的歷史終結論。但兩者都曇花一現,21世紀後沒有第四波民主化。印太地區的民主化能否突破這個難關,有待觀察。 我有夢最美,還是相信會有一波一波的民主化,歷史終結。 緬甸,應該發動人民革命的了! (2021/02/04)
邱垂亮 2021-02-08
做賊喊抓賊──習皇帝罵美國

做賊喊抓賊──習皇帝罵美國

  上篇專欄,我本想短文指岀,我們不要—要錢不要命,讓習皇帝發錢買我們的自由民主人權,不要大開自由市場,讓他的國家資本主義橫行霸道,大賺錢,把中國變成世界No 1。 結果,一寫欲罷不能,寫得落落長,不顧自己大病纏身,心身疲憊,把一生的政治學、民主化、中國政治發展的看法,都要寫進去。寫得亂七八槽、思路不清楚、矛盾重重。 朋友有情有義,鼓勵很多,也指出矛盾之處。好友莊萬壽教授說「寶刀鏗鏘 」。我的學生吳新興考試委員說「這是長篇大作,表示老師的精神不錯,令人欣慰!」我回應「寫得滿腦漿糊」。 年輕朋友說,論述深刻但很多地方看不懂,請我再細述說明。我身心累,暫時寫不出嚴謹的學術論文。下面幾點註腳,算是補充說明。 習近平日前在世界經濟論壇上發言教訓美國,不要搞「小圈子」、「新冷戰」、「對立對抗」、「欺負弱小」,說得義正辭嚴,但令人聽來啼笑皆非。圖為2021.1.25,習近平在北京以視頻方式出席世界經濟論壇「達沃斯議程」會議。擷自中國人民網   日前在世界經濟論壇上發言,習皇帝近平道貌岸然教訓美國,不要搞「小圈子」、「新冷戰」、「對立對抗」、「欺負弱小」(包括中國?),「排斥、威脅、恐嚇他人,動不動就搞脱鉤、斷供、制裁,人為造成相互隔離甚至隔绝,只能把世界推向分裂甚至對抗。」 說得義正辭嚴,但令人聽來啼笑皆非,不知今夕是何夕。他老兄說的話,由川普、拜登、小英、菅義偉(日本首相)、 莫里森(澳洲總理)、強生(英國首相)等民主國家領導人說來罵習皇帝,完全正確。 習皇帝作賊心虛黑白講 習皇帝根本就是做賊的在喊抓賊。作賊心虛,是非顛倒,黑白講。 世界最不開放自由市場的就是政治掛帥的國家資本主義的中國。世界打冷戰打得最厲害的就是習皇帝「一帶一路」的中國。世界排斥、威脅、恐嚇他國最厲害的就是帝國中國。不信,去問問鄰近各國,問問日本、韓國、台灣、越南、澳洲、印度、西邊的穆斯林諸國、蒙古。 上週澳洲廣播公司(ABC)有一標題「China flies nuclear-capable bombers, fighter jets over Taiwanese waters」(中國在台灣海域飛有核武能力的戰艦和噴射戰機), 跑馬燈一整天,讓人看得目瞪口呆。有人問,中國要打戰?澳洲朋友「幹」聲連連。中國霸凌台灣,天下皆知。習皇帝蒙著眼睛說瞎話,騙人不打草稿。 最近俄羅斯反對黨領袖(Alexei Navalny),被下劇毒沒死,由德國返回俄羅斯,馬上被普丁抓起來。俄羅斯各地、包括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亞,幾萬人走上街頭示威抗議。有數千人被抓。 Navalny膽大包天,偏偏跳入普丁的虎口,俄羅斯人冰天雪地走上街頭抗議。俄羅斯民主化當然有希望。 年輕朋友問,「俄羅斯能,為什麼中國不能?」我上篇文章已說明清楚。那就是中國兩千多年的專制文化和制度,根深蒂固。俄羅斯的專制文化和制度,穩固性比中國天差地別。 有朋友問,中國真的是世界第二經濟、軍事大國嗎?問得好。表面數目看來好像是,細看不一定是。 軍力上,中國還差美國很大,也未必比俄羅斯強,要打贏日本恐怕都很難。 經濟上,中國GDP(Nominal)是第二大,但比美國還差很大。Per capita比,中國排不上30名。先進民主國家,台灣、韓國、以色列、澳洲都比中國高很多。 中國總理李克強去年5月人大會議中宣布,中國人均年收3萬人民幣,有6億人月收入僅1千元。其中約1億人仍生活在世界銀行的貧窮線下。 作者指出,俄羅斯反對派領導人Navalny膽大包天,主動跳入普丁的虎口,引發俄羅斯人在冰天雪地走上街頭抗議。圖為2021.1.31俄羅斯群眾示威要求釋放納瓦尼。擷自公視新聞影片   漠視6億貧困中國人的生活 不過中國貧富不均,窮人很多,富豪也很多。老鄧的「黑貓白貓」讓中國賺大錢後,三十年來有7億人脫貧,中國應該是已開發、中產階級國度。 習皇帝不花大錢改進6億貧困中國人的生活,花大錢「一帶一路」大作中華民族復興大夢,打腫臉,就是要和美國打冷戰、爭霸。 習皇帝向拜登喊話,拜登的回應是,「過去幾年我們所看到的是,中國對內愈來愈專制,對外更加獨斷,北京現在以顯著的方式,挑戰美國的安全、繁榮和價值觀,美國必須有新的作法來因應。」 好了,美中新冷戰陣式排開,排得清清楚楚。 習皇帝滿口毛澤東,卻完全心中沒有無產階級革命、人民當家作主、服務人民的意念。 他罵美國,要和美國打新冷戰。那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的事,就去大打吧!不過,他心知肚明,飛彈打台灣,台灣也有飛彈打中國。他飛彈打美國,美國飛彈回敬,中國必敗,中共政權必亡。(2021.2.1)
邱垂亮 2021-02-01
要錢不要命──不讓習近平賺大錢

要錢不要命──不讓習近平賺大錢

  中國專家Clive Hamilton的兩大作,《Silent Invasion》(無聲的侵略)和《Hidden Hand》(隱藏的手)。前書主題是中國用錢滲透澳洲、後書滲透西歐、北美各國的政經國安、科技教育、媒體文化的嚴重情形。圖/擷自維基百科,博客來網站,民報合成   民以食為天。有奶便是娘。視錢如命、甚至要錢不要命。有錢可以使鬼推磨。「不管是黑貓白貓能抓老鼠就是好貓」、「賺錢是鐵道理」,是人性。要自由民主人權,也是人性。兩者有矛盾和衝突,我叫價值文明衝突。 最近身體好一點,看了一下中國專家Clive Hamilton的兩大作,《Silent Invasion》(無聲的侵略)和《Hidden Hand》(隱藏的手),很有同感。只有在文明衝突論述上,我們詮釋不同,有不同看法。 黑貓和白貓 前書主題是中國用錢滲透澳洲、後書滲透西歐、北美各國的政經國安、科技教育、媒體文化的嚴重情形。兩書讓我突然驚覺的是,我一向太注重政治文化和政治制度,忽視政治經濟的重要板塊。 我去美國唸研究所,一頭栽進政治文化、政治制度和政治發展。雖上了政治經濟的課,但沒精研。後來教學政治50多年,一直因學識不足不太敢碰政治經濟。 Hamilton讓我想到柯林頓的名言,「It's the economy, stupid!」(是經濟,笨蛋!)。 鄧小平的「黑貓白貓」,讓中國經濟崛起。習近平「有錢使鬼推磨」把世界民主國家搞得手忙腳亂、天翻地覆。 二戰後美蘇冷戰,最後專制蘇聯和東歐共產主義大敗,美國領導的民主世界大勝。原因當然很多,但最重要的應該是,從列寧、史大林、克魯雪夫到戈巴喬夫,因為重視軍事、忽視經濟。結果,不僅蘇聯、連它權勢領導的東歐,都民貧國窮,民不聊生。 毛澤東一樣,搞了三十多年的無產階級革命,更民貧國窮,餓死幾千萬人。鄧小平兩次被毛澤東清算鬥爭。毛死後,鄧復出,把共產主義丟得乾乾淨淨,大搞賺錢是鐵道理的國家資本主義。利用西方的自由市場發大財。習近平用鄧小平賺來的錢,窮兵黷武、大肆發展軍力外,也花大錢大作「一帶一路」的帝國夢。 一戰後,納粹德國、軍國日本也是大搞國家資本主義。但他們沒搞習近平銳勢力的「一帶一路」帝國主義。結果直接導致人類最大災難的二戰。 養虎為患 習近平錢那麼多,哪理來的?當然是我們經濟高度開發、有錢的民主國家、美國、歐盟、日本、台灣、澳洲等,大肆開放市場、大買中國產品、大量投資、設廠中國、門戶大開、讓中國侵門踏戶、又偷又買我們的先進科技造成的。 中國這個有牙齒、會吃人、窮凶極惡的怪獸,Frankenstein怪物,就是我們有錢先進民主國家養虎為患造成的。二戰後,我們對被西方帝國主義侵略兩百年的文明大國中國,非常同情。希望幫它快速發展,人民脫離多苦多難。 1960年代初我去美國念研究所。第一堂課就是Gabriel Almond的civic culture(公民文化)。 然後David Easton的political system(政治制度)、Max Weber的社會學、Lucian Pye的political culture and political development(政治文化和政治發展)。之後唸Joseph Schumpeter、Frederic Hayek、Edgar Snow、John King Fairbank、Ezra Vogel、Henry Kissinger、Samuel Huntington 和Francis Fukuyama。最後乃才讀Andrew Nathan、Larry Diamond等有關台灣民主化的書。因為文化大革命,我的博士論文寫毛澤東思想,當然唸Karl Max、陳獨秀和老毛的著作。Stuart Schram的書也非讀不可。 書讀不多、也不深入,結果才疏學淺。不過,我的民主化的理念和對中國民主化的論述,就根據這些人的看法確定的。幾十年來不變。 這些論述合起來有一主軸。那就是經濟發展導致人民有錢、脫離庶民(subject),變成參與(participant)的公民,而發展民主文化、民主制度。他們都喜愛中國的光輝文化,但也希望貧困中國變富,人民生活變好,變成自由民主的現代化的國度。 西方英美法、東亞日韓台等民主國家,大都循著這個民主化軌道發展。他們希望毛澤東死後中國改弦易轍,走上這條民主化大道。我因而對1980年代的「中國之春」抱有很大期待,鼓勵、支持。1989天安門大屠殺之前,我就曾抱此希望,常去中國講學、大力推薦這個發展模式。支持方勵之、魏京生、蘇紹智、嚴家其、蘇曉康等的民主改革、北京學生的民主運動。後來被列為天安門幕後黑手之一,小咖一個。 民主化的大道 我們大錯特錯。天安門把我們的民主發展理論撕裂得面目全非、一分不值。中國兩千多年的專制文化和制度根深蒂固、牢不可破。習近平把大賺自由市場的錢,一部份分給百年一窮二白的苦難人民,讓他們過安定的好日子,好事。一大部分卻花費在他的窮兵黷武、「一帶一路」的中華民族復興的帝國夢上。 這就是我們造成的 Frankenstein怪物。如何因應這個怪物,很難。但我們要活,就要積極強硬對付。成敗攸關人類的生死存亡。 我們絕對不能打第三次世界大戰。一打,就是人類的滅絕。 我們選擇餘地不多。但也並非沒有選擇餘地。首先,以毒攻毒,我們也要經濟掛帥,經濟圍堵、壓抑中國,不要讓它繼續肆無忌憚,用國家資本主義玩弄民主國家的自由市場經濟,大賺錢。民主國家不要大買中國產品、大量投資、設廠中國、賣重要的生產資源給中國、和專制中國訂不自由、不平等的「自由貿易協定」。絕對不讓中國變成超越美國的世界第一經濟大國。 第二,一樣以毒攻毒,以牙還牙,以美國為首的民主國家,要富國強兵,經濟上不讓中國變No 1,軍事上更不能讓它追過美國變No 1。 民主國家、美國、英國、歐盟、日本、台灣、澳洲、印度等,如能團結,形成經濟和軍事戰略聯盟,一致圍堵中國,中國一定不可能成為世界經濟和軍事的No 1,危害世界和平。 這我有信心。過去一年,美國對中國的經濟制裁,嚴重創傷中國經濟發展。拜登上台,繼續強勢經濟抵制中國。他的外交、國安團隊,國務卿(Anthony Blinken)、國安顧問(Jake Sullivan)、新的印太協調者(Kurt Campbell),都是強硬的反專制中國、親民主台灣的鷹派。他們支持川普的中國政策,對中國的制裁力道會更強、更有效,因為他們更瞭解、更堅持自由民主人權、更相信美國應該領導世界民主國家、建構戰略聯盟,對抗中國的專制帝國。 壓力很大,但1年來,日本、歐盟、加那大諸國對中國的經貿政策強硬不讓,非常堅持,效果很好。 作者指出,天安門把民主發展理論撕裂得面目全非、一分不值。民主國家應共同合作建構戰略聯盟,對抗中國的專制帝國。圖為1989 年中國民運期間的北京天安門廣場。擷自六四紀念館網站 不讓中國No. 1 台灣經濟依賴中國最深,但蔡英文堅韌不拔,一步不讓,走台灣自己的富國強兵之路,也走得坦坦蕩蕩,強勁有力,前途看好。 澳洲經濟依賴中國在台灣之後排名第二。一年來跟在美國之後一再觸怒中國,中國嚴厲制裁,受傷滿大,但澳洲政府也一步沒讓。總理(Scott Morrison),不僅大力支持川普,還跑在前面,當馬前卒,挑戰(釁)中國。拜登就職美國總統前夕,反對黨領袖(Anthony Albanese)強硬支持美國「picks battles with China」(找中國打戰)。連一向支持和中國做生意的工商領袖都「 urged companies to resist bullying from China and for diplomats to get ‘their hands dirty’ by helping to find alternative export markets」(鼓勵公司抗拒中國的流氓行徑,外交官把手弄贓幫助尋找別的出口市場)。 地球村越來越小。民主國家圍堵專制中國,並不是要建築鐵牆圍困中國。我們一定要多方面和中國開放接觸、交流對話。但我們要戒急用忍、小心謹慎,雙方都遵守公平的遊戲規則。 我們要開大門,他們也要開大門。他們要來我們的國家走透透,我們也要能去中國、包括西藏和新疆走透透。 他們要進來我們真實的自由市場賺大錢,也就要實行真正、不是國家專制控制的假的市場經濟,讓我們去中國賺大錢。他們能買我們的礦場、農場、甚至港口,我們就應該能買他們的鐵工廠、國營企業、人民公社。他們要賣便宜的衣服、鞋子、電器用品給我們,我們就要能賣紅酒、牛肉、龍蝦給他門。不能因為我們要求調查武漢肺炎(COVID-19)的來源,就政治掛帥、報復,把我們的大麥、紅酒、牛肉進口增加好幾百%的關稅。 我們不能運作銳實力滲透、影響他們的政經社會,他們也就不能運作銳實力滲透、影響我們的政經社會。他們的媒體、電影、書籍能自由進入民主國家,我們的媒體、電影、書籍也應該能自由進入中國。 他們能在民主國家廣設孔子學院,我們就應該能在中國廣設民主學院。 雖然目前看不到,但我還是相信我們的民主化經驗和模式,可以、甚至必然用到古老中國。不過,要破除根深蒂固的中國專制文化和制度,讓中國人民覺醒、瞭解他們不是天生被奴役的庶民,而是可以、應該當家作主的公民,習近平之輩不是天縱英明,生下來就要當皇帝,國家領導人要服務人民,不是人民服務國家領導人。 民主戰勝專制 千年僵硬的恐龍,嚴重化石化,要做180度的典範轉向,談何容易。不過,中國人和我們一樣,都有自由民主人權的基因。中國民主化不是「是否」、是「何時」的問題。50、100、200年都有可能。 不管50年、200年,美中文明衝突的「新」(其實滿舊了)冷戰(我不考慮熱戰,因為熱戰我們都死光了),必然不停開戰。在此冷戰中,美國領軍的民主陣營,必須不讓專制中國在經濟上、軍事上超越美國,成為世界No 1。 如是,像「舊」的美蘇冷戰,「新」的美中冷戰,應該一樣是民主戰勝專制。這是我的歷史終結性的論定。(2021/01/13)
邱垂亮 2021-01-25
不是 Utopia──地球村

不是 Utopia──地球村

  人都一樣,不管黑白紅黃,基本人權價值,應該一樣,應該平等對待。人又不一樣,即使是雙胞胎,先天的DNA、後天的環境、成長過程不一樣。人不一樣,有個性,要求個人自由。 作者認為,英國重返歐盟不是「if」(會不會),而是「when 」(何時)的問題。示意圖/Pixabay   法國革命的理想世界是「自由、平等、博愛」。自由和平等有矛盾,用博愛來化解。那是不可能的任務。「博愛」非常吸引人,但常是民粹主義叫得最響亮、卻又被摧殘得最厲害的口號。人類有文字的歷史,兩、三千年來都在追求博愛的理想世界,都是緣木求魚、天方夜譚。 2千多年前,東方有「大同世界」(Great Harmony)、西方有「烏托邦」(Utopia)的構想。都論述得盡善盡美,但歷經數不盡的人事滄桑,宗教、種族、領土、資源、權勢、意識型態、帝國主義戰爭,殺得昏天暗地。血流成河,先哲建構的理想世界越看越天方夜譚、越緣木求魚。 我有客家人的「硬頸」、「叛骨」DNA, 不信邪。我還是相信「天下為公、世界大同」、博愛的理想世界。 第一次世界大戰殺死了四千萬人。結果在美國、英國等民主國家推動下,成立了國際聯盟(League 0f Nations)。但接著爆發世界經濟大蕭條,讓極端種族、帝國主義的希特勒,民粹主義地侵略他國,導致第二次世界大戰,又殺死近八千萬人。 二戰後,同樣在美國、英國等民主國家推動下,成立聯合國,再度啟動全球化地球村的觀念。信息科技的第三次工業革命,把世界變得更小,加上風起雲湧的第三波民主化,地球村變成人類社會、文明發展的趨勢和願景。 但是,馬克斯的共產主義,在列寧、史大林的共產黨專制興風作浪下,和美國為首的民主世界爭霸40年,讓世界自由化、民主化的趨勢嚴重受阻。 中國天安門民主運動、東歐共產主義崩潰,卻又讓民主化、全球化的趨勢高漲,有20年的情勢大好。但俄羅斯在普丁、中國在共產黨專制統治下,尤其是習近平的專制中國,利用西方開放的自由市場,國家資本主義地大肆發展經濟,國力大增,直逼、挑戰美國權勢超強地位。 21世紀開始,美中權勢平衡逆轉。新冷戰比舊冷戰更為嚴峻,民主全球化嚴厲受挫,國族主義如火燎原,燒遍美國和英國。英國的強生在勉強過半數的公投民意支持下退出歐盟,美國的川普在「美國再偉大」的民粹主義風雲下退出世界衛生組織、巴黎氣候變遷協定、UN的人權委員會。 新冷戰比舊冷戰更嚴峻 都是反全球化的大動作,傷害很大。歐盟是比聯合國還要成功削弱國族主義的區域整合國際組織。它立下了邁向民主全球化的標竿,讓其他區域整合、如東南亞國協、非洲聯盟、阿拉伯聯盟等有樣學樣,走向全球化的大道上。 君不見,強生大言不慚,不怕沒有和歐盟達成自由貿易協議的「裸退」(no deal Brexit),能嗎?不能。到頭來還是留下一大堆藕斷絲連的依賴關係。沒有歐盟的自由貿易市場、民主價值和國家安全聯盟,英國有什麼光明前途可言?沒有。 英國重返歐盟不是「if」(會不會),而是「when 」(何時)的問題。 結合民主聯盟對抗中國霸權 川普的「America First」(美國第一)國族主義,也僅4年的曇花一現。有其一定的作為和貢獻。但美國要和中國爭霸,非領導多元的國際社會、民主聯盟,和習近平建構的「一帶一路」專制帝國,長期抗戰、生死決鬥不可。美國要領導台灣、澳洲、加拿大、日本、印度、歐盟、NATO(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東南亞國協、聯合國和其他多元國際組織,才能打贏這場人類文明的終極大戰。 2020的武漢肺炎(COVID-19),不分種族、國界,一年不到、不發一顆子彈,就讓九千萬人受害,殺死了近2百萬人。有了internet和i-Phone,我們瞬間就可以聯繫天涯海角的全人類。人類已可以飛去月亮和火星。世界已成沒有國界的地球村。我們還頑固不化,停留在18世紀虛擬的國家主權至高無上的恐龍論述裡,我們人類除了自相殘殺外,有什麼光明前途? 我很理想、也很現實。現實地認識,自由民主與專制獨裁的文明衝突可能還要打個百年、千年的爛戰。但也理想地相信全球化的文明發展趨勢,也許進兩步退一步,但必然不停地前進、再前進。歷史終結,應該是自由民主人權的地球村。 當然,我在作夢。但人生有夢最美。(2021/01/04) 作者指出,沒有歐盟的自由貿易市場、民主價值和國家安全聯盟,英國也沒有光明前途可言。示意圖/Pixabay
邱垂亮 2021-01-04
不屈服──澳中貿易戰

不屈服──澳中貿易戰

  澳洲和中國的貿易戰,越演越烈。欲罷不能。大家好奇,澳洲經濟很依賴中國,中國不買澳洲產品,澳洲受不了,遲早非屈服不可。是嗎? 澳洲幫美國打阿富汗戰打了十幾年,澳洲特種部隊和殘暴的Taliban打得非常辛苦,死傷慘重。20幾個澳洲兵濫殺30 多位無辜阿富汗人,觸犯法令,被舉報。澳洲政府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證實他們確實犯罪,將被法辦,並向阿富汗道歉,願賠償家屬。 中國發動對澳洲的貿易戰,對兩國經濟都有傷害。但習近平不要高興太早,莫里森還滿硬頸,滿有信心,沒有退讓的樣子。示意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民報合成     中國抓住機會大罵澳洲,譴責澳洲當美國走狗,帝國主義侵略、屠殺阿富汗人民。外交部發言人還把藝術家假造的澳洲兵殺阿富汗小孩的圖片上網。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大跳腳,要中國道歉。中國不理,還加碼,不買澳洲高梁、龍蝦、增加210%澳洲葡萄酒進口稅外,又禁止澳洲牛肉、羊肉進口。擺明了,澳洲不改變去年通過針對中國的「反外國干預法」、年初發動國際調查武漢肺炎(COVID-19)等一系列的反中行動,中國就要貿易制裁,逼迫澳洲就範。 中國譴責澳洲軍人阿富汗濫殺無辜,有道理。但中國解放軍在西臟、天安門大屠殺,殺死幾千、幾萬無辜,沒有調查,沒有公布死亡名單,更沒認錯、道歉、賠償。有道理嗎?當然沒有。 除了受害的農牧業,澳洲很多人,包括反對黨工黨領導菁英,如前總理陸克文( Keven Rudd),學者如Hugh White,認為莫里森跟在川普總統後面對中國說三道四、動作很大,挑釁人家,實在不智、不妥,傷害澳洲經貿利益。他們認為,澳洲是中等強國,要現實主義,對崛起中國忍讓,妥協,維護兩國經貿關係。 國家主權、立國價值 不能犧牲 莫里森認為,經貿利益重要,但國家主權、立國價值(自由民主人權)也重要,不能任意犧牲。 到目前為止,他還滿硬頸的,除了不讓步、不屈服外,還揚言要去WTO(國際貿易組織)和中國打官司。並聲稱,澳洲有能力克服中國貿易制裁造成的經濟困難。 不過,他能硬頸多久?澳洲經濟能撐多久?很多人懷疑。我認為他可以撐滿久的。 經貿面,澳洲和台灣不同。兩國經濟都依賴中國,但台灣是製造業,尤其是高科技,大量移去中國,台灣經濟基礎被嚴重掏空。澳洲賣給中國的是生產資源、煤鐵礦、天然氣為主、農牧業產品為副。 以目前雙方貿易戰為例,澳洲出口三分之一去中國,但其中煤鐵礦、天然氣等約佔6成,中國壓制的農牧產品只約1成。對農牧民傷害很大,但對澳洲整體經濟影響不大。澳洲經濟雄厚,要支持受害的農牧業,還沒問題。 如果中國對澳洲的鐵礦等生產資源下手,對澳洲傷害就很大,但對中國經濟發展傷害也很大。沒有澳洲的生產資源,中國經濟崛起,沒那麼容易。 已有跡像顯示,中國發動的貿易戰,對兩國經濟都有傷害。習近平不要高興太早。莫里森還滿硬頸,滿有信心,沒有退讓的樣子。不過,最大不定變數,不是澳洲經濟,而是川普下台、拜登上台後美國的中國政策。拜登如改變川普政策,對中國妥協、讓步,莫里森要硬頸也難。(2020/12/11) 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圖/擷自NYCA網站  
邱垂亮 2020-12-11
頑固的台獨和頑固的專制

頑固的台獨和頑固的專制

  習近平繼承秦始皇和毛澤東,為了維持他的專制政權,以復興中華民族的光輝文化和歷史為名,推展獨裁專制政治。圖/擷自人民網   台灣駐德大使謝志偉,在臉書貼了中國的台獨黑名單,我名列其中。朋友叫我「頑固的台獨份子」。我感覺不很自在。我支持台獨,但我不頑固。 我一生相信、支持自由民主人權,反對種族國家主義,更反對專制獨裁。我反對毛澤東的中國,也反對蔣介石的台灣。我支持獨立的是自由民主的台灣,不是蔣家專制統治的台灣。 我曾天真地希望鄧小平的復出和天安門的民主運動會導致中國的民主化,蔣經國1970年代的「革新保台」會走上台灣民主化的大道。結果,我大失所望。鄧小平發動天安門大屠殺,蔣經國引爆高雄事件。 1970蔡同榮在南加大邀請我參加他的台獨組織,主張革命推翻蔣家政權。我沒參加,除了個人學業沒完成、沒事業沒錢外,認為台灣暴力革命條件不夠、民主化還有希望,也是我遲疑的原因。 1983、85, 我被鄧小平邀請參加「台灣之將來」會議,我就強調,我不是基本教義派(頑固)的台獨,假如中國民主化,我不反對台灣和中國統一。 頑固的民主份子 同理,我不反對台灣和民主的美國或日本統一。 假如我有機會見到習近平,我想提出3個大哉問。1、80%以上的台灣人不願意當中國人,為什麼你非要強迫,甚至武力統一台灣不可?2、為什麼中國和美國會有如是嚴峻(敵我矛盾)的衝突?3、為什麼文明大國、中國不能接受自由民主人權普世價值,發展成民主國度,與美國文明競爭,不是文明衝突? 問題很大,其實答案很簡單。因其2千多年根深蒂固的專制文化和獨裁政治,習近平繼承秦始皇和毛澤東,為了維持他的專制政權,以復興中華民族的光輝文化和歷史為名,推展他的越來越獨裁的專制政治。 習近平變成習皇帝。像秦始皇到毛澤東的中國皇帝,習皇帝蒙著眼睛說瞎話,欺騙、洗腦中國人,也想欺騙、洗腦世人,用他天羅地網、無孔不入的思想言論控制、宣傳統戰機構,抹黑美國、日本、台灣等國的民主,說它亂七八槽是假民主。他的「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民主,才是真正人民當家作主的真民主。是非不分、黑白顛倒。 絕大多數民主國家的人民不受騙,不相信習皇帝的「真」民主。很多的中國人,在2千年的專制中國文化熏淘下,接受、服從、甚至相信他的欺世騙人說法。 專制中國和民主美國的東西文明衝突,在帝國主義權勢政治的推波助瀾下,形成了今日越燒越熱的美中新冷戰。 習皇帝絕對不承認他專制,他的獨裁是美國領導的民主聯盟圍堵中國的主因。他越來越頑固專制。 我的根本思想、信仰是民主。我是頑固的民主,不是頑固的台獨。 (2020/11/23) 作者說:我的根本思想、信仰是民主。我是頑固的民主,不是頑固的台獨。圖/民報資料照,謝志偉臉書,民報合成​
邱垂亮 2020-11-23
冷戰熱化—澳日聯盟

冷戰熱化—澳日聯盟

1989蘇聯崩潰,東西冷戰結束,鄧小平取代毛澤東,放棄共產主義施行國家資本主義,並宣布舊的冷戰結束了、新的冷戰即將開始。他一針見血,預料得現實、準確。 日本菅義偉(右)首相上台後第一次接見的外國元首是澳洲總理莫里森(左)。他們見面簽署的最重要的文件是Reciprocal Access Agreement (相互准入協定)。該協定提供雙方武力駐訪對方時根據的法律和行政架構。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民報合成   很多人認為,杭停頓(Samuel Huntington) 的「第三波民主化」及「文明衝突」都錯了。我不如是認為。我認為,二戰後的東西冷戰不是共產與資本主義的意識型態之爭,而是專制與獨裁的價值衝突文明之戰。 中國和俄羅斯走富國強兵、國家主義資本主義、獨裁專制之路,與美國走自由市場民主政治之途,必然文明衝突。 之後,30年世事滄桑,中國和俄羅斯武力崛起,明顯威脅美國領導的自由民主世界。美國權勢式微但仍是世界第一超級強國。它領導的自由世界和中國主導的帝國陣營,形成的「新」冷戰,和二戰後的「舊」冷戰,本質一樣,並正在熱化。 美日印澳反中如火如荼 在印太地區,美國和日本、印度、澳洲等反對中國帝國主義的民主戰略聯盟,正如火如荼進行中。 日前(2020/11/17),武漢肺炎(COVID19)後,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John Morrison)第一次出國訪問是日本,日本菅義偉首相上台後第一次接見的外國元首是莫里森。他們見面簽署的最重要的文件是Reciprocal Access Agreement(相互准入協定)。該協定「 provide a legal and administrative framework for both forces visiting the other country」(給雙方武力駐訪對方時根據的法律和行政架構)。 讀起來沒怎麼,實質上就是軍事聯盟的基礎架構。菅義偉在會談中強調澳洲是日本「特別的戰略伙伴」。 澳洲和日本都只和美國半個世紀前有此聯邦協定。一旦澳洲派兵駐訪日本或日本派兵駐訪澳洲,該聯盟的實質效應立即展現。 美日澳反中國的軍事聯盟因而形成。印度是否加入,有待觀察。 目前,雙方在印太海區的軍事演習大增,互相威嚇。澳洲和日本都派軍艦參與美軍的演習陣容。美中、澳中的貿易戰更是殺得刀刀見骨。 21世紀的新冷戰比起20世紀的舊冷戰,一點也不遜色。權勢更大,衝突更大,危險必然也更大。 (2020/11/19)
邱垂亮 2020-11-19
最大的賭博──台獨之戰

最大的賭博──台獨之戰

  如果習近平發動侵台大戰,被美國和台灣(可能加上日本、澳洲)打敗,他的中國夢、皇帝夢都必然破碎,他的共黨政權可能崩潰。台灣獨立立即成功,很多國家馬上法理承認台灣。圖為2020.10.27中共解放軍運8遠干機進入我西南空域活動情況。圖/擷自國防部     台灣國家正常化,「中華民國」正名為「台灣」,中國會不會揮兵入侵,武力統一台灣?這是台灣必須面對的命運問題。 這個大哉問,沒有人有答案。三位主角、台灣的蔡英文總統、中國的習近平主席和美國的川普總統,雖都必然非常關心,但都沒有答案。 我這個凡夫俗子當然更是毫無頭緒,莫宰羊就是莫宰羊。但它日夜在我心頭,揮之不去,想不開。我百思不解,胡思亂想,想出很多不切實際但又似乎滿重要的大河劇劇情(scenario)。在此,我拋出幾個不是答案、非常粗糙、但理性思考的看法,提出來算是自我解嘲、解悶。 我認為,假如蔡英文今天宣布要推動公投正名制憲的台灣國家正常化議程,習近平一定暴跳如雷,大喊要武力統一台灣,川普也會跳腳,罵蔡英文挑釁中國,製造麻煩。但是,以目前三國的國內外情勢,我認為,習近平會更激烈的文攻武嚇,會派更多的戰機、軍艦圍繞台灣,發射飛彈打到基隆、高雄海面,但一定不敢、不會揮兵入侵台灣。 川普會譴責蔡英文,但也會警告習近平不要輕舉妄動。如動武,美國一定派兵協防台灣。 這場豪賭的台獨之戰、台海戰事,不會發生。因為美國目前的軍事力量,還是大大領先中國。中國沒有贏的可能。 中國發動台海戰爭機率不大 不管習近平怎麼窮兵黷武,發展中國武力,我的看法是,中國20年、50年內要追上美國,還是天方夜譚。在此權勢差距仍然懸殊的戰略情勢下,中國發動台海戰爭的可能性不大。 當然,如果我的評估錯誤,中國能在近年內武力逼近美國,中國打台灣的可能性必然大增,美國協防台灣的可能性大減。 美國則相反,目前川普有恃無恐,自信滿滿,美國武力,現在、未來都遠遠超過中國,可以大敗中國,他必然會願意軍事協防台灣,不怕和習近平一戰。如果川普的信心錯誤,結果如上。 同理,目前台灣的武力大大落後中國,習近平更敢揮軍犯台。如果台灣勵精圖治、加強軍備,越來越能抗拒中國武統,中國必然越不敢揮兵入侵。美國也必然越願意武力協防台灣。 這就是現實主義的權勢政治、權勢戰爭。台獨之戰發生不發生?歸根結蒂還是現實的權勢主義決定。 至於中國內亂、中共權力鬥爭、政權面臨崩貴,習近平為了團結中國民心士氣、鞏固他的獨裁政權,維持共黨專制統治,而利用蔡英文宣布推動台獨議程,發動民族主義「聖戰」打台灣的想法,我認為是意識型態政治幻想症候群,可能性很小。在今日世界,如是非(反)理性、非(反)現實的想法、作法,雖非已成歷史陳跡,應也已不值我們嚴肅理性考慮。 最後,習近平想當復興中華帝國的皇帝夢想瘋了,一聽到蔡英文搞台獨就抓狂,發動武統大戰。瘋了的習皇帝打台灣,令人想起德國的希特勒,不寒而慄。但那是人性最黑暗、最病態的一面。在我的冷靜理性推測中,如是scenario可能性不大。 當然,如果習近平發動侵台大戰,被美國和台灣(可能日本、澳洲)打敗,他的中國夢、皇帝夢都必然破碎,他的共黨政權可能崩潰。台灣獨立立即成功,很多國家馬上法理承認台灣。 我一生不賭,但對「今天蔡英文宣布台獨,習近平一定不會動武打台灣,川普一定派兵協防台灣」的台獨之戰看法,很有信心。有人不信,倒真想大賭一場。當然賭注太大,我一個窮光蛋,想賭也賭不起。 只此塗鴉,自我解嘲、解悶。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作者對「今天蔡英文宣布台獨,習近平一定不會動武打台灣,川普一定派兵協防台灣」的台獨之戰看法,很有信心。圖/民報合成資料照
邱垂亮 2020-11-11
台灣會亡國?──小英總統的歷史定位

台灣會亡國?──小英總統的歷史定位

  台灣不會亡國。台灣能否成為亞洲的以色列,堅強法理主權獨立存在?應該是小英總統和全體台灣人的終極關懷、必須面對、解決的懸命問題。圖/總統府 前言:3個月前入院開刀,之前,寫了幾篇有關中國超穩定政治制度的文章。昨天(2020/11/09)出院回家,今晨打開電腦,發覺有2篇稿沒登。感覺論點還好。故陸續在此刊出。 朋友問,你最近文章說,中國專制政治牢不可破,台灣一定是中國的一部份。你是不是說台灣一定亡國? No,我當然沒說台灣會亡國。我說的是,中國專制帝國2千多年,根深蒂固,不是不能但很難民主現代化。蔡英文總統的中華民國台灣民主國度,可以守護台灣的實質獨立主權一段時間,但不能長治久安、永續發展,更不能法理主權獨立,成為世界各國承認的主權完整國家。也即,不能國家正常化。 這是我論述重點。其他我的說法滿亂的,有說不清、理還亂、甚至矛盾的地方。至於歷史時空的分段說法,純屬臆測,僅供參考。 我說,蔡英文總統的中華民國台灣現狀,可以維持50年、100年,中共專制政權可能維持100年、2百年,都是臆測的話。很多變數我沒納入考量。當然,反面臆測,台灣蔡總統的現狀可以維持更久,習皇帝的中國帝國可能更快崩潰。 我的臆測是根據幾個重要關鍵變數,那是我的合理推測。 根據近年權威學者的理論說詞,Samuel Huntington 的第三波民主化和文明衝突,Francis Fukuyama的歷史終結論,到最近James Bradley的中國海市蜃樓之說,在中國專制政治必然崩滅和台灣民主必然長存之間,能作的理論推測,變數、結論之多,豈止多如牛毛、堆積如山、千變萬化。 我作的是「教學過的猜測(educated guess)。希望是「很好的教學過的猜測(well educated guess)。 公投制憲、國家正常化無可廻避 台灣的國家獨立生存,不能依賴專制中國的強弱盛衰,喜怒哀樂,必須依賴自己,然後依賴美國為首的民主國家。台灣要活命,就要成為亞洲的以色列,勵精圖治,富國強兵,鞏固民主,發展與美國為首的民主國家的戰略夥伴關係。還有,台灣國家正常化,經過公投制憲正名,把中華民國台灣變成名正言順的台灣共和國,應該也是避免不掉的艱鉅工程。 蔡英文總統現實主義不做正名工作,只成功維持中華民國台灣的實質主權獨立。她不做的國家正常化工作,當然千辛萬難,卻絕對是她的繼承人,50年、100年內逃不掉的命運任務。 1964彭明敏教授發表〈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奠定他是台灣獨立之父的歷史定位。剛辭世的李登輝總統則是台灣民主之父、民主先生。1999年他還宣布台灣和中國是「特殊的國與國關係」,此論必留名青史。陳水扁總統繼承李總統,宣揚「一邊一國」,挑釁中國,觸怒美國,一樣會被歷史記住。馬英九總統虛擬的「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也讓他維護了在台灣的中華民國的實質主權。他認為那是他的豐功偉績,可以留名中國史冊。 請問小英總統,比起妳的三位前任總統,妳認為妳也成功維護了中華民國台灣的實質主權獨立,是妳的豐功偉業,可以留名青史?這個定位問題,妳現在問已經太遲,三年後再問必成歷史陳跡。 如是比較馬總統和蔡總統的豐功偉業、歷史定位,情何以堪。我罪過!罪過! 我看到的時空前途,台灣不會亡國。台灣能否成為亞洲的以色列,堅強法理主權獨立存在?則是大哉問,應該是小英總統和全體台灣人的終極關懷、必須面對、解決的懸命問題。 作者認為,台灣的國家獨立生存,不能依賴專制中國的強弱盛衰,喜怒哀樂,必須依賴自己,然後依賴美國為首的民主國家。圖/擷自總統府flickr
邱垂亮 2020-11-10
台獨之路──實質到法理獨立

台獨之路──實質到法理獨立

  作者密切觀察澳洲政局,發覺澳洲表面上不說話支持台灣,但實質上有在改善台澳關係。示意圖/取自Pixabay     台灣現在是實質獨立(de facto independent) 但非法理獨立(de jure independent)主權國家。這是世界公認。 現在,只有10幾個迷你小國,承認中華民國是法理獨立國家,和台灣有正式邦交關係。180多個國家不承認中華民國、台灣是法理獨立國度,和台灣沒有官方外交關係。其中,美國是台灣最重要的、不承認台灣是主權國家、卻和台灣有戰略盟邦關係的超強大國。 美國不承認台灣法理獨立 美國有《台灣關係法》,明確法律保護台灣的實質主權,不讓中國併吞台灣。但是,美國不法理承認台灣國家主權,和台灣沒有正式邦交關係。美國的半官方駐台機構叫美國在台協會。台灣駐美代表,不是大使,是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的代表。美國不支持台灣成為聯合國的正式會員,只支持台灣實質參加聯合國的功能機構。 其他民主國家、日本、澳洲、歐盟諸國,大都同情台灣,但比美國還不敢觸怒中國,支持台灣法理獨立。 這就是台灣面對的殘酷國際現實。 習近平上台後,要當軍國、帝國主義的中國皇帝,觸怒很多民主國家。美國在川普領導下,更激烈、強勢反對中國的霸權主義。在他衝鋒陷陣領導下,日本、英國、歐盟、澳洲、印度等國都明顯增強反習、反中漲力。並積極推動、組織民主戰略聯盟,抗拒中國的權勢擴張。 尤其川普的美國,對台灣的支持激增。但是,現實仍是,他稱呼蔡英文「台灣總統」,但是,雖有國會通過的《台灣旅行法》的法律根據,川普總統還是不可能邀請蔡英文總統到白宮國事訪問。 跟在美國之後,日本小心翼翼,不敢明目張膽,支持台灣。澳洲更差,因為經濟依賴中國比日本還大,更不敢公開支持台灣。 一葉知秋的認同轉變 不過,我住澳洲,密切觀察澳洲政局,發覺澳洲表面上不說話支持台灣,但實質上有在改善台澳關係。在此,我舉一個一葉知秋的例子,說明這個微妙重要關係的變化。 1972澳洲和台灣斷絕邦交,關了布里斯本的台灣領事館。2008台灣半官方的經濟文化辦事處,申請辦公室許可。昆斯蘭政府的批准規定辦公室的用途是「commercial offices to conduct consular services with a foreign mission」(一個外國代表處執行領務服務的商業辦公室)。經過漫長12年,今年辦事處要買新辦公室,申請批准,得到批准是「To establish the Queensland State Office to carry out diplomatic functions and provide consular services as the de facto Embassy of Taiwan 』」(實質台灣大使館為了執行外交功能和提供領務服務設立的昆斯蘭州辦公室)。 好個「外交功能」、「台灣大使館」。如是官方正式外交用語的變更,絕不意外,雖非驚天動地,但絕對明確表明澳洲對台灣的國家認同、外交政策的重大改變。離正式外交承認只差一步。 當然,離正式外交承認只差一步,台灣不要高興太早。這一步咫尺天涯,要從「實質台灣大使館」變成「法理台灣大使館」,還要跨越一道深廣、驚險的的鴻溝,才能變成真正主權完整國家。 2016年4月,當時的立法院蘇院長接見澳洲辦事處代表雷家琪女士一行。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歷史契機稍縱即逝 還要千辛萬苦,努力奮鬥。目前,習皇帝的專制獨裁、中國帝國的霸權國際權勢擴張,已引起美國為首的民主國家的群起驚醒、驚怒、抗拒。民主聯盟圍堵專制中國的新冷戰,已經浮現。 對台灣講,那是千載難逢的歷史契機,不抓緊,積極推動台灣實質到法理獨立國家的艱鉅工作,非常可惜。今天不做,明天一定後悔。(2020/08/10)
邱垂亮 2020-08-10
淡如水──阿輝伯和我

淡如水──阿輝伯和我

  作者:1994年擔任僑務委員時期,曾有一次會議中遇見李前總統,一見面李前總統就說,邱先生,你最近寫很多文章罵我。我辯解,說總統先生,我是罵國民黨,不是罵你。他拍拍我的肩膀說,沒關係,你是頭家,繼續寫,繼續罵!圖/擷自李登輝基金會資料照     我最尊敬的台灣前輩,有三位:前總統李登輝(阿輝伯)、彭明敏教授和作家鍾肇政(鐘老)。我和阿輝伯沒有深交,交往、交談不多,只敢把他當作敬佩的前輩,非師非友。我和彭教授和鐘老有長期交往,深入交談、甚至交心。我大膽把他們視為我師我友。 1990年以前我反對李總統,因為我把他看成國民黨的走狗。1990爆發野百合學生民主運動,我在淡江大學客座,去中正紀念堂支持學生。因和黃信介、康寧祥的關係,了解李登輝總統的苦心孤詣。之後被他邀請出席國是會議,還當分組討論主席,親身看到阿輝伯的民主修養和風範,大力支持他的憲政改革議程,尤其是他的總統直選浩大工程。 我開始欽佩李總統。他1994請我當僑務委員,我是王桂榮之後被邀請當僑委的反國民黨的台獨人士。就在僑務委員會議很多委員見證下,他特別和我交談。一見面他就說,邱先生,你最近寫很多文章罵我。我辯解,說總統先生,我是罵國民黨,不是罵你。他拍拍我的肩膀說,沒關係,你是頭家,繼續寫,繼續罵! 之後,我尊敬他但還是反對他,1996總統大選,我大力支持彭明敏教授,反對李總統。 2000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是震撼人心的歷史大事。我再回國淡大客座。被陳水扁前總統請去當國策顧問外,也被前副總統呂秀蓮拉去當台灣心會創會會長。 我們要去台中召開龐大的創會大會及群眾大會,會前討論邀請一位貴賓專題演講。大家目標一致,認為阿輝伯是最佳人選。我認為應由呂副出面邀請,她說不行。結果趕鴨子上台,硬把我這個准會長趕去見阿輝伯。 我匆匆安排,趕去新竹看他。在一個午宴上,他們安排我和他同桌,並坐在他旁邊。他親切招待我吃菜,問我有什麼事。我說明來意。他馬上把辦公室主任叫來,問他當天他的行程。主任查後說那天他有台北接見日本貴賓的安排。老人家毫不遲疑,告訴主任變更台北見客行程,他要趕去台中給我們做專題演講。 大會上,在台中的大太陽下,他做了一場精闢的台灣經濟發展的演講,讓我們聚精會神,聽得心智大開,印象深刻。 之後,他有邀請我參加他的智庫群策會的活動,也請我發言。也在淡水台綜院接見我和美國學者,聽他講話,津津有味,意味深遠、深長。但不知為什麼,這麼多年沒有常去看他,和他交往、交談。他身體不好後,我也曾多次想去看他老人家,但都一樣不知為什麼,情怯、膽怯,感覺不好意思,沒去。 我想,這就是我一生的「有夢最美,有緣相隨」人生觀。我和三位前輩,都有台灣獨立建國的美夢, 但我與彭教授和鐘老有緣,和阿輝伯沒緣。那是我的終生遺憾。 有緣,無緣,我將有生之年,永年懷念阿輝伯。(2020/08/8) ※本文轉載自僑委會會刊
邱垂亮 2020-08-08
法輪功──中國帝國的崩潰

法輪功──中國帝國的崩潰

  習近平掌握豐富國家資源、龐大維安部隊和最先進的監控科技和機制,他的權勢控制無孔不入、無遠弗屆。說它是中國、甚至世界有史以來最大、最強的控制系統,應不為過。圖為2020中國兩會。圖/擷自人民網   最近文章,我論述超穩定的專制中國,認為不能忽視,兩千年根深蒂固的中國專制政體、牢不可破,不會崩滅的說法,引起朋友們強力反彈。大多不同意我的看法。 法輪功的朋友最不能接受。因為他們非常相信,中共專制政權邪惡暴虐,貪污腐敗,濫殺無辜,犯種族清洗、文化滅絕等違反人道(人類)罪,罪該萬死,很快必被推翻、滅亡。江澤民的時候,他們就說中共政權要崩潰了。習近平更獨裁暴虐、慘無人道,他們更相信中共政權更快就要滅絕。 我認為他們不切實際,看法天真,一廂情願。但我一直不願批評、反駁他們。我還大力支持他們,讚揚他們。相信他們對推翻中共政權作出了非常大的貢獻。 我當然和他們一樣,希望中共政權很快滅亡。我認為他們最大的問題是,硬把中共政權和專制中國分開,甚至認同中國,認為中國文化博大精深,非常珍貴。也即,他們有大中華民族、文化主義情結。 中國文化封建腐朽專制 我認為,他們大錯特錯。認為中國文化是封建腐朽的專制文化,是專制中共政權深層心態結構的基礎。專制中國是本尊,中共政權只是分身。沒有兩千年的專制中國文化和體制,不會有今日獨裁的中共專制政權。中共專制政權崩潰了,取代它的可能仍是另一個專制政權。 他們,還有很多人,引用1989柏林圍牆崩塌後,東歐共產主義和蘇聯的分崩離析為例,認為中共政權會面臨相同命運。 這又是另一個風馬牛不相關的錯誤認知。蘇聯是史大林戰後權勢強力策成的聯邦,根本是亂七八槽的倂裝車。它包括天主教、東方正教、回教三大文明體系。一開始就有文明衝突的基因。還有千年糾纏不清的歷史恩怨情仇。 蘇聯能維持40多年,已經難能可貴。把蘇聯和中共帝國比,不倫不類。何況,蘇聯崩潰後普丁的俄羅斯,更極權、專制獨裁。 還有,習近平掌握豐富國家資源、龐大維安部隊和最先進的監控科技和機制,他的權勢控制無孔不入、無遠弗屆。說它是中國、甚至世界有史以來最大、最強的控制系統,應不為過。 面對如是強大專制體系,希望中國人民起義、推翻中共政權,實在緣木求魚。 我敬佩法輪功的朋友,支持法輪功,但不信仰法輪功。 法輪功學員7/21在台灣集會控訴中共持續迫害。圖/擷自美國之音,張永泰攝
邱垂亮 2020-08-05
海市蜃樓的迷思

海市蜃樓的迷思

  在中國專制帝國陰影下,小英總統的中華民國台灣,能維持50、100年嗎?台灣獨立建國不是海市蜃樓?是讓我非常憂慮的問題。圖/擷自總統府flickr資料照   今天(2020年7月30日),阿輝伯、李登輝前總統去世。他是台灣的民主之父,將永遠被台灣人記住、敬愛、懷念。他曾經拍拍我的肩膀,說,「邱先生,你最近常寫文章罵我」,「沒關係,繼續寫,繼續罵!」 我《民報》專欄(2020/07/27),談James Bradley 的《中國海市蜃樓》(China mirage),捅了一個馬蜂窩。朋友反應激烈,大都不信、置疑、反對。提出尖銳問題,我都無法答辯。以我能力,這些大哉問,我無答。在此我先提出幾點想法。 China Mirage 有沒有? Bradley 的 China mirage,不是創見。Karl Wittfogel 1954 寫的Oriental Despotism(東方專制政治),就有類似看法。前美國國務卿Henry Kissinger,不僅想法類似,還想到做到,是當今專制中國帝國崛起的始作俑者。  8年前我會認為是Bradley謬論,但8年後,習近平上台後窮兵黷武,軍國主義、帝國主義高漲,目前看來,Bradley 的論述有道理。我卻不同意,認為,他把中國的專制獨裁認定為鐵板一塊,不可改變。我不如是認定。他沒說清楚中國專制帝國永遠不變、不能民主化,但給人的印象是,會很久,5百、1千年?我不認為那麼久,但1百、2百年,我認為可能。 在此中國專制帝國陰影下,小英總統的中華民國台灣,能維持50、100年嗎?台灣獨立建國是不是海市蜃樓?這是讓我非常憂慮的問題。我無答,但感覺Bradley的「台灣一定是中國的一部份」的論述,真實、現實,台灣無法避免,必須面對的命運難題。 朋友問,習近平死後會有其他習近平嗎?我說當然會,Bradley說必然會。兩千多年來,秦始皇、毛澤東、鄧小平到習近平,都是一脈相連,專制獨裁本質不變。因為不是人,是根深蒂固的制度問題。 所以,兩千多年的朝代變化,都是換湯不換藥。每個朝代更變,都是「人民起義」、「人民革命」。毛澤東更是「無產階級革命」、「服務人民」、「人民當家作主」、「人民共和國」,但他比秦始皇還要專制。制度產生毛澤東和習近平。習近平之後會有更多的習皇帝。 台灣民主化、香港民主運動成功嗎? 有人提起台灣民主化的成功和香港最近轟轟烈烈的民主運動,令世人喊讚。兩千年來,台灣從來不是真正中國帝國的一部份,沒真正被中國的專制制度統治過。香港很類似,還有99年英國統治的歷史經驗。很多人認為,中國可以根據台灣和香港經驗民主化,那是迷思。所以,Bradley 的海市蜃樓論述裡,香港民主化必敗,香港必被納入中國的專制體制,台灣命運一樣,必然是中國的一部份。 我認為Bradley大錯特錯。我相信Samuel Huntington 教授的文明衝突論和John Mearsheimer 教授及前美國國安顧問John Bolton 的現實主義。民主美國和專制中國,必然文明衝突,不可能互不侵犯、和平共存。對軍國主義、帝國霸權的中國必須強硬對待,不能一廂情願,不能讓步,要堅決反對,不惜一戰。美國要能摧毀專制中國,要有逼迫中國民主化的決心和能力。如是,台灣獨立才有希望。 所以,學妹陳麗貴導演讚揚香港和台灣青年學子的民主運動,對民主遠景充滿希望,讚得對。好友李筱峰教授支持小英總統維持現狀,目前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也是說得對。他說,台灣的獨立,要「軟索牽牛」,一步一步走下去,有希望。我一樣同意。 但是,我回李教授一句「牛可拉,狼吃你」。中國惡狼不僅吃你,還要把你的牛也吃掉。我們不能沒看到Bradley的香港民主必敗、台灣一定是中國一部份的mirage論述。他有中國兩千年的歷史驗證為依據。 在一定戰略狀況下,為了美國國家利益,美國會武力協防台灣。但先決條件是,台灣要有一定的自衛能力。圖/民報資料照,民報合成   美國會和中國一戰? 有人問,美國會為保護台灣民主和美國一戰?我認為不會。當然更不會為了支持香港民主和中國兵戎相見。 在一定戰略狀況下,為了美國國家利益,美國會武力協防台灣。但先決條件是,台灣要有一定的自衛能力。小英總統重視國防,是對的,但面對武力崛起中國,台灣和中國軍力差距嚴重擴大,台灣能長期整軍備武,自衛台灣?美國和中國的權勢差距也快速縮小,超強優勢不在,能和中國一戰? 在如是嚴峻權勢情況下,美國越來越不能、不敢和中國一戰。在台灣獨立建國必要民主美國摧毀中共政權、引動專制中國文明現代化、政治民主化的嚴峻條件下,台灣能獨立?小英總統的中華民國台灣能維持50年、100年?不能,就是Bradley的China mirage的論述重心。 朋友問,你拋出一堆問題,你的答案是什麼?我啞口無言。我捅了馬蜂窩,捅出的問題比給的答案更多,很多問題我無答。我的自我解嘲是,上帝、佛祖、阿拉對我的問題也沒解答。孔夫子、Plato、Aristotle、John Mill、John Locke、馬克思沒答案,華盛頓、林肯、希特勒、列寧、毛澤東更沒答案。對這些人類命運的終極問題,我們都還在石器時代,滿頭霧水,霧煞煞。 我無解 我的問題團團轉,自相矛盾。我苦思,我無解,當然我也在逃避問題。無奈,我回到前篇專欄的第一句話,人有自由民主的DNA,也有專制獨裁的DNA,兩者纏鬥不停,死亡慘重。那就是人的原罪。(2020/07/30)
邱垂亮 2020-07-31
海市蜃樓──中國民主和台灣獨立

海市蜃樓──中國民主和台灣獨立

  美國名作家詹姆斯·布拉德利(James Bradley)(中)認為,中國的專制政治鐵板一塊,不可能自由民主化。要中國民主化,根本就是海市蜃樓。美國、西方民主國家只能接與之和平共存,不要妄想演變中國。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人有自由民主的DNA,也有專制獨裁的DNA,兩者纏鬥不停,死亡慘重。那就是人的原罪。 二戰後中國專家的論述主軸,不離兩千年根深蒂固的中國專制政治,有人稱之為超穩定的專制體制,牢不可破。在此論述下,現實主義者認為要強硬對付中國,維持權勢平衡。自由主義者認為要與中國對話、交流、溝通、整合。兩者都有人認同歷史終結論,自由會戰勝專制,中國經濟發達後,會走上自由民主人權的康莊大道,世界大同,天下和平。 我一直徘徊在兩論之間,80年代的中國之春和64天安門,看到民主化的中國,之後中國經濟和軍國崛起,尤其是習近平更加專制獨裁,我看到中國民主化的倒退、失望;但沒絕望。我同意超穩定專制論,但認為100年、200年後中國還是會走民主化的道路。中國的專制政治不是鐵板一塊。 2016,美國名作家James Bradley出版鉅作、The China Mirage: The hidden history of American disaster in Asia(中國海市蜃樓──美國在亞洲慘敗的隱藏歷史),最近引起轟動。他從鴉片戰爭開始看美中關係,引經據典,鉅細靡遺,詳述1百年來美國中國政策的大錯特錯,令人怵目驚心。 他的主軸論點很簡單。認為美國的中國專家、決策者大錯特錯,錯誤認為中國文明發展會和西方一樣,遲早會民主化、現代化。他認為中國的專制政治就是鐵板一塊,很難、甚至不可能自由民主化。要中國民主化,根本就是海市蜃樓,不可能就是不可能。美國、西方民主國家只能接受專制中國,與之和平共存,不要妄想演變中國。他說,因為美國的錯誤中國認識和政策,造成人類大災難,相互慘殺,死亡千萬、億萬。 很有說服力,但我不同意。我還是認為,99年不能,1百、2百年後中國民主化,還是可以期待。 最近看到他在電視上接受深入訪問,他在細述大作主題後,輕輕加上一句話,台灣一定是中國的一部份。讓我聽得心驚肉跳。 我想到小英總統的中華民國台灣現狀,感覺她維持現狀、很務實、很現實、很穩重、很成功,但逃不掉專制中國的魔掌。在她的現狀下,看不到台灣獨立建國的願景,看到的是Bradley的龐大mirage。台灣獨立也是海市蜃樓。(2020/07/27)
邱垂亮 2020-07-27
過氣的政客──陸克文、季辛吉與馬英九

過氣的政客──陸克文、季辛吉與馬英九

  左起:陸克文、季辛吉與馬英九。圖/擷自維基百科、網路影片,民報合成     20多年來,我和澳洲前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曾有一段滿深的交情,寫過很多文章讚美、批評他。這幾年,他步季辛吉(Henry Kissinger)後塵,成為專制中國最大說客,言行荒腔走板,我不再多理他了。我把他、季辛吉和前總統馬英九列為過時、過氣政客,令人討厭。 不過,陸克文學問可以比季辛吉,比馬英九更是深厚百倍。他的中文,尤其中文文章,寫得比馬英九都要好很多。他的英文論述,更可比美季辛吉,常在《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外交》(Foreign Affairs)、《經濟人》(The Economist)等權威媒體發表鴻論,影響力很大。 中國情結 陸克文出生昆斯蘭,和我1974教的學生Wayne Swan中學同班,都是高材生。Swan唸昆大,他唸國大。陸克文不是我的學生,但稱呼我「老師」。兩人同屬工黨。陸當總理,Swan當副總理兼Treasurer(財經部長)。兩位有瑜亮情結,最後變政敵。Swan比較反、陸克文比較親共產中國。 陸克文唸中文系,曾去台灣師大唸1年中文,對台灣印象很好。大學畢業後他當外交官,天安門事件前(1984-87)派駐北京,之後回昆斯蘭參政。1996參選聯邦議員。我替他辦了一場台灣同鄉的募款晚會,募了一筆不小的競選經費。之後幾次大選,台灣同鄉都大力支持他競選連任。 不過,進入國會後,我很快發覺他在對中國看法和政策上,非常接近費正清(John King Fairbank)和季辛吉的傾中妥協立場。他們對中國2千多年的歷史和文化,有一定的同情和認同。認為應給專制中國較大、較長的發展空間和時間。根據很多的發展理論,先讓中國經濟發達,人民富起來後,像日本、台灣、南韓,中國也會走上自由民主政治現代化的道路。 對中國政策上,季辛吉和馬英九完全認同「一中」原則。馬英九根本是投降主義,相信終極統一,反對台灣實質或法理獨立。季辛吉講的是國際政治的權勢平衡(balance of power),在維持現狀的可能性內,不反對台灣實質獨立存在。但如國際權勢平衡需要,如1971,為了聯中抗蘇,他毫不猶疑跑去見毛澤東,出賣台灣。 一廂情願的台灣論述 陸克文認識、認同台灣的民主發展和成就,不願意民主台灣被專制中國併吞。但是,他不認為台灣應該破壞現狀,搞法理台獨,觸怒崛起中國,引爆台海戰爭。認為台灣要忍辱負重、忍氣吞聲,維持「小媳婦」的不明不白身份,等中國經濟發展導致政治民主化後,水到渠成,自然就會成為法理獨立國家。 我不同意他的這套天真、妥協論述。在他當上總理前,在一個10人的小餐會上,我和他旗鼓相當、火藥十足地辯論了1個多小時。他不能說服我,我也不能說服他。之後,他儘量避免我,我們就不常見面。 說他天真也好,無知也好,「甲仙」也好,聰明被聰明誤也好,他就是深信他的妥協主義。他的第一錯誤是,中國經濟發展導致民主化的看法,已被實踐驗證否定。習近平的中國是經濟越發展政治越專制。第二錯誤是,台灣不製造麻煩,專制中國就會leave Taiwan alone(讓台灣生存)。那是一廂情願,癡人說夢話。他不懂習近平的China-centric(中央中國)大一統的帝國主義,是鐵板一塊。死也不可能leave Taiwan alone。專制國家都欺善怕惡,中國更是如此。 1949年以來,中國從來沒有leave Taiwan alone。30年來,中國崛起,更是文攻武嚇,無所不用其極地壓抑台灣生存空間。習近平要當習皇帝,更China-centric,更變本加厲,要併吞台灣。 又是喊「狼來了!」 在這期Foreign Affairs(May-June 2020),陸克文再發表鴻論,認為,武漢肺炎持續肆虐全球,多國力挺台灣加入世界衛生組織(WHO),美國加大支持台灣的力道,將使中國對美國的態度更為強硬。 他說,美國努力確保台灣重新加入世界衛生組織,北京也可能加強限縮台灣的國際空間,以此做為應對美方的戰略,美國最近為了提高華盛頓與台北之間的官方接觸層級,不斷做出相關政策,此現象可能會讓「一中政策」開始瓦解。 陸克文強調,若美方對於「一中政策」的理解不復存在,對於台灣發生「軍事對抗」的前景想像,也可能「化抽象為現實」,陸克文認為,台灣有可能成為美中雙方衝突的引爆點。 真的是「狼來了!」(alarmist)的呼叫。中國連抗禦COVID-19病毒都一再壓抑台灣,抵制台灣參加WHO的活動,把台灣迷你邦交國買去只剩15個,還一天到晚戰機和戰艦繞著台灣搞武嚇,除了武力併吞外,習近平還要怎麼限縮台灣的國際空間?這個時候,習近平敢、能揮兵侵犯台灣?台灣要加入WHO,中國就抓狂、要開戰,那中國還需要什麼其他藉口開戰打台灣?中國要打台灣,何患無辭? 美國的「一中政策」早就是廢紙一張,還有什麼理解不理解的問題?還有什麼「化抽象為現實」的謬論?既使川普公開宣布廢除「一中政策」,習近平會、敢和超強美國「軍事對抗」?不敢吧!這不是「 狼來了!」的叫聲,什麼是「狼來了!」的叫聲? 季辛吉、馬英九等中國的「同路人」(fellow travelers),應該同意陸克文的看法。他們最大的問題是,黑白不分,是非顛倒。問題不是川普挑釁,台灣製造麻煩,而是專制中國爆發武漢肺炎,獨裁習近平隱匿疫情,造成世界大災難,不讓國際獨立調查疫源。還有,民主台灣要主權獨立,天經地義,專制中國要武力併吞民主台灣,無理取鬧。要問罪的是中國,不是台灣。要支持的是台灣,不是中國。 站在歷史錯誤的一邊 他們根本搞錯了。是中國站在歷史錯誤的一邊;台灣和美國站在歷史對的一邊。不過,這樣和他們兩極辯論下去,各說各話,沒完沒了,沒什麼意思。他們都是過氣的政客。時代潮流早已滾滾流過他們。習近平的專制中國在這次中國病毒人類大災難中,已成世界公敵。陸克文還拼命替中國說話,必定枉然。 像季辛吉,陸克文是非常有才氣的政治人物,落得如是歷史錯誤的下場,我感覺可惜。我把馬英九和他們兩位擺在一起,不倫不類,算是黑色幽默。(2020/05/13)
邱垂亮 2020-05-13
沒有自由和透明──「中國模式」的迷失

沒有自由和透明──「中國模式」的迷失

  「中國模式」本質上是專制政體和國家資本主義的一個變種,即為國家廣泛控制政治和社會生活,包括媒體、網路和教育,在經濟體制上,市場經濟和國家控制核心部門的混合經濟。圖/取自中國政府網(資料照)   中國有2千多年的歷史和文化,多采多姿,文字的運作,更是千變萬化。 只有在中國,習皇帝(近平)能夠把秦始皇以來2千多年的專制政治,魔術化地變成比西方現代民主政治還要「進步、有效、民主」的21世紀「後現代」(post-modern)的「中國模式」。 被騙了2千年的中國人民 也只有在中國,才有那麼多的人民會相信,「中國模式」比西方民主的政經制度好,更有效率、更進步、更民主。 1990年代,有人(金觀濤等)論述說,那是「超穩定結構」的社會。中國兩千多年的專制文化、政治、社會制度基本不變,穩如泰山。康有為、梁啟超改不了它,胡適、陳獨秀、孫中山、毛澤東也改不了它,鄧小平、江澤民、習近平更改不了它。 毛澤東搞共產主義的無產階級革命,把中國搞得天翻地覆,人民一窮二白。鄧小平一上台,翻臉不認人,把無產階級革命棄若敝屣,但又不能公然承認,就搞文字遊戲,搞成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其實,鄧小平就是丟棄共產主義,甚至放棄社會主義,掛羊頭、賣狗肉,大搞資本主義。但是不能公然承認,於是造句成「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他老兄,沒有guts,連更接近事實的「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都不敢用。 30年大搞資本主義,讓中國變成世界第二大經濟強國,直追美國。習近平得意洋洋,要搞偉大的中華民族復興,於是製造自我偉大的品牌「中國模式」,大剌剌地宣揚它的偉大,吹噓成是大大優於西方傳統資本主義的新發展模式。 真是井底之蛙、夜郎自大,以為世人都是大傻瓜。中國人好騙,世人也好騙。 專制政治+國家資本主義 更可笑的是,習近平不僅把他的經濟崛起說成是「中國模式」的功勞。他連半年來中國爆發武漢肺炎,禍害人類,世人受害已近四百萬(還在快速增加),中國受害約十萬(不可信的官方數字,實際人數絕對更多),都還得意洋洋,大吹「中國模式」抗疫非常成功,值得世人稱讚、模仿。讓世界免受更大災難,世人要感謝中國。真是大言不慚,臉皮夠厚。 簡單說來,「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也好,「中國模式」也好,它們都是換湯不換藥的中國兩千年的專制政治,加上國家資本主義的雜種(hybrid)。它的老前輩就是希特勒的德國。 政治上,它是秦始皇之後一脈相傳的東方專制政治。經濟上,國家(習皇帝)控制、擁有大部分生產資本和資源,中央集權主導發展經濟,利用、運作西方和其他自由市場資本主義國家的經貿機制,大做生意,大賺錢。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高級研究員、亞洲項目主任易明(Elizabeth C. Economy )指出,中國宣揚「中國模式」有政治、經濟等考量,第一是為了阻止國際社會對中國的批評,像是新疆和南海問題;第二是發展替代的秩序;第三在經濟上獲益;第四是讓中共在國內的執政合法化。 易明認為,「中國模式」本質上是專制政體和國家資本主義的一個變種,即為國家廣泛控制政治和社會生活,包括媒體、網路和教育,在經濟體制上,市場經濟和國家控制核心部門的混合經濟。 經濟發展要有自由和透明 誰也不知道,習皇帝的中國會不會像希特勒的德國,武力侵略他國,甚至掀起世界大戰。很少經濟學家認為,專制政權領導的國家資本主義,能長期發展經濟,維持高速經濟成長。很多經濟學家認為,要長期經濟發展,需要有穩定的民主政治和真正(個人)自由的經濟制度。 我相信1998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沈恩(Amartya Sen) 的Development as Freedom論述,經濟發展需要一套關連的自由( development entails a set of linked freedoms)。他特別強調政治自由和透明(political freedoms and transparency )。 金正恩的朝鮮以外,習皇帝的中國是世界最沒有政治自由和透明的國家。我不相信,這個國家能維持長期高度經濟發展。這次中國病毒造成的世界災難,彰顯的就是中國的嚴重缺乏自由和透明。災難嚴厲創傷了中國的經濟體制。很少經濟學家認為中國能恢復過去的高度經濟發展。 很難推翻的超穩定結構 和希特勒的國族主義(Maine Kempt)、毛澤東的無產階級革命、鄧小平的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一樣,習皇帝的「中國模式」,講文雅一點,就是建構「假意識」(false consciousness)的意識型態。講白話一點,就是洗腦(欺騙)人民的文字遊戲,就是政治迷思(myth)。德國人被希特勒騙了約20年,結果造成德國與世界的大災難。中國人被類似迷思迷了2千年,變成超穩定結構。要20年、50年被推翻,還真看不到。是否要等100年、200年、另一個世界大戰,才能推翻,還真令人想起來,不寒而慄。(2020/05/06)
邱垂亮 2020-05-06
作賊心虛──中國反對疫源調查

作賊心虛──中國反對疫源調查

  武漢肺炎讓3百萬世人受害,美、澳、法諸國要求中國讓世界衛生專家去武漢科學調查,查出疫源,以便找到根本解決、預防災難重演之道。中國竟斷然拒絕,歇斯底里的反應,潑婦罵街,黑白不明,是非顛倒。圖/取自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官網     平民的話,有時活潑生動,入木三分。 養虎為患、自作孽不可活、流氓國家(gangster state)、作賊心虛、虛張聲勢(empty threat)、歇斯底里(hysteria)、恐慌(panic)、疑神疑鬼、夜路走多了見鬼、此地無銀三百兩、黑白不分、是非顛倒、吃了便宜還賣乖、老羞成怒、狗急跳牆、胡言亂語(crazy talk)、空口說白話(empty talk)、潑婦罵街、荒腔走板、鬼話連篇.....,都可以適切描繪目前美中、澳中因COVID-19(中國病毒)引發的美中、澳中緊張關係,及中國因美、澳、法、德諸國要求公正、公開國際調查病毒疫源,氣急敗壞的誇張反應。 大罵蓬佩奧「撒謊、欺騙、盜竊」 中國中央電視台(2020/04/27)播發「國際銳評」,痛批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對武漢肺炎病毒的造謠污衊可謂登峰造極,帶有反智反人類色彩;散播「政治病毒」,正把自己變成人類公敵。 銳評細數蓬佩奧給中國潑髒水,稱武漢病毒、未能及時報告疫情、要追責索賠,以及拒絕援助世界衛生組織等諸多「罪行」;並指稱,蓬佩奧將他在中情局期間推崇的「撒謊、欺騙、盜竊」那一套演繹得淋漓盡致。 銳評指出,蓬佩奧在危機面前沒有表現一丁點職業操守與責任擔當,反而不斷挑撥離間,搬弄是非,不斷踐踏人類道德底線,不斷干擾國際公共衛生合作,自甘淪為全人類團結抗疫的絆腳石,淪為病毒擴散的幫兇。 銳評最後說,蓬佩奧若一意孤行,繼續將政治私利置於公共利益之上,那麼他必將被美國人民所拋棄,在美國外交史上留下千古罵名。 罵得痛快,淋漓盡致,卻是潑婦罵街、顛倒是非、荒腔走板。 威脅經濟制裁澳洲 澳洲政府近日多次呼籲國際,針對武漢肺炎疫情起源應進行獨立調查,中國駐澳大使成競業警告,若澳洲堅持調查,將引起中國消費者的抵制。對此,澳洲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回應,澳洲不會接受經濟制裁,且現在正是全球需要合作的時候,「誠實透明很重要」。 在《金融評論》(Financial Review)(2020/04/27)的訪問中,成競業指出,澳洲要求進行調查的行為相當「危險」,說在如此關鍵時候提出懷疑、譴責或試圖分裂,只是在破壞全球抗疫所做出的努力。他警告,獨立調查恐導致中國消費者抵制澳洲產品,包括牛肉、葡萄酒等出口品,甚至不再前往澳洲旅行、留學。 事實上,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外交部長佩恩等人在此前都公開表態,由於武漢肺炎在世界各地造成嚴重災情,各國都應支持、且有義務調查中國的病毒源頭與傳播途徑,卻被中國痛批這是「政治操弄」、「干擾國際疫情防控合作」、「不得人心」。 美、澳、法諸國要求,如是人類大災大難,3百萬世人受害,為了不讓災難重演,要求中國讓世界衛生專家去武漢科學調查,查出疫源,以便找到根本解決、預防災難重演之道。習近平的中國竟斷然拒絕,歇斯底里地的反應,潑婦罵街,黑白不明,是非顛倒。 我們目瞪口呆之外,只能理性邏輯認為,習近平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老羞成怒,心裡有鬼,夜路走多了見鬼,狗急跳牆,先下手為強,先把民主國家要求的程序正義,抹黑成無理取鬧的政治獵巫(witch hunt)。自己作賊先喊抓賊。 有鬼才怕人調查 如果真的,毒源是武漢海鮮市場,不是P4試驗室,沒有見不得人的事,就公公開開讓世界衛生專家查清楚,明確公諸與世,取得世人公信,不是最簡單、最好解決問題的闢謠之道嗎?我們合理懷疑,習近平心裡有鬼,才不敢走此正道。 至於威脅澳洲「進行調查的行為相當危險,在如此關鍵的時候提出懷疑、譴責或試圖分裂,只是在破壞全球抗疫所做出的努力。」還警告,獨立調查恐導致中國消費者抵制澳洲產品,包括牛肉、葡萄酒等出口品,甚至不再前往澳洲旅行、留學。」則更是是非顛倒、荒誕不經的謬論。觸怒一大片的澳洲人。 30年來,中國大買澳洲煤礦、鐵礦、牛肉、葡萄酒,大批中國人到澳洲留學、移民,旅遊,是中國需要澳洲的生產資源、中國人喜歡澳洲產品、教育、景觀生態。沒有澳洲生產資源、市場、科技、投資,中國經濟發展,能如是高速? 經貿來往是互需、互惠的活動。威脅經濟制裁,是自我陶醉、毀滅的一廂請願。是一刀雙刃,傷人傷己。 問題很簡單,沒有美國、歐盟、澳洲、日本等的科技、資源、投資、市場,中國經濟能如是高速崛起嗎?當然不能。中國世界工廠的產品,沒有歐、美、日、澳等國龐大市場,能買出去,大賺美金、歐元、日幣嗎?當然不能。這是經濟的ABC。 民主國家養中國虎為患 民主國家要嚴肅自我檢討的是,為了經濟利益,享受中國便宜的產品,30年來幫助專制中國變成世界第二大國力霸權,養虎為患,反過來威脅民主世界的和平、安定,甚至爆發COVID病毒,禍害人類,不也是自作孽不可活。 這場黑色鬧劇要反過來演,歐、美、日、澳、尤其是台灣等民主國家,應該經濟制裁專制中國,才能根本解決這場人類浩劫、文明衝突,才能演成轟轟烈烈的歷史大河劇。 成競業大使的經濟制裁威脅,根本是crazy talk和empty talk,自欺欺人的空包彈。澳洲外長佩恩如是嚴肅、正經回應,還真是浪費心力。一句「誰理你!」(Who cares?),再加上「你敢!」(Dare you!),就夠了。 習近平對台灣敢,因為台灣經濟太依賴中國。對美國、歐盟、日本、澳洲不敢,因為中國經濟依賴美國、歐盟、日本、澳洲等國。目前是美國經濟制裁中國,不是中國經濟制裁美國。
邱垂亮 2020-04-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