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垂亮相關文章

台獨之路──實質到法理獨立

台獨之路──實質到法理獨立

  作者密切觀察澳洲政局,發覺澳洲表面上不說話支持台灣,但實質上有在改善台澳關係。示意圖/取自Pixabay     台灣現在是實質獨立(de facto independent) 但非法理獨立(de jure independent)主權國家。這是世界公認。 現在,只有10幾個迷你小國,承認中華民國是法理獨立國家,和台灣有正式邦交關係。180多個國家不承認中華民國、台灣是法理獨立國度,和台灣沒有官方外交關係。其中,美國是台灣最重要的、不承認台灣是主權國家、卻和台灣有戰略盟邦關係的超強大國。 美國不承認台灣法理獨立 美國有《台灣關係法》,明確法律保護台灣的實質主權,不讓中國併吞台灣。但是,美國不法理承認台灣國家主權,和台灣沒有正式邦交關係。美國的半官方駐台機構叫美國在台協會。台灣駐美代表,不是大使,是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的代表。美國不支持台灣成為聯合國的正式會員,只支持台灣實質參加聯合國的功能機構。 其他民主國家、日本、澳洲、歐盟諸國,大都同情台灣,但比美國還不敢觸怒中國,支持台灣法理獨立。 這就是台灣面對的殘酷國際現實。 習近平上台後,要當軍國、帝國主義的中國皇帝,觸怒很多民主國家。美國在川普領導下,更激烈、強勢反對中國的霸權主義。在他衝鋒陷陣領導下,日本、英國、歐盟、澳洲、印度等國都明顯增強反習、反中漲力。並積極推動、組織民主戰略聯盟,抗拒中國的權勢擴張。 尤其川普的美國,對台灣的支持激增。但是,現實仍是,他稱呼蔡英文「台灣總統」,但是,雖有國會通過的《台灣旅行法》的法律根據,川普總統還是不可能邀請蔡英文總統到白宮國事訪問。 跟在美國之後,日本小心翼翼,不敢明目張膽,支持台灣。澳洲更差,因為經濟依賴中國比日本還大,更不敢公開支持台灣。 一葉知秋的認同轉變 不過,我住澳洲,密切觀察澳洲政局,發覺澳洲表面上不說話支持台灣,但實質上有在改善台澳關係。在此,我舉一個一葉知秋的例子,說明這個微妙重要關係的變化。 1972澳洲和台灣斷絕邦交,關了布里斯本的台灣領事館。2008台灣半官方的經濟文化辦事處,申請辦公室許可。昆斯蘭政府的批准規定辦公室的用途是「commercial offices to conduct consular services with a foreign mission」(一個外國代表處執行領務服務的商業辦公室)。經過漫長12年,今年辦事處要買新辦公室,申請批准,得到批准是「To establish the Queensland State Office to carry out diplomatic functions and provide consular services as the de facto Embassy of Taiwan 』」(實質台灣大使館為了執行外交功能和提供領務服務設立的昆斯蘭州辦公室)。 好個「外交功能」、「台灣大使館」。如是官方正式外交用語的變更,絕不意外,雖非驚天動地,但絕對明確表明澳洲對台灣的國家認同、外交政策的重大改變。離正式外交承認只差一步。 當然,離正式外交承認只差一步,台灣不要高興太早。這一步咫尺天涯,要從「實質台灣大使館」變成「法理台灣大使館」,還要跨越一道深廣、驚險的的鴻溝,才能變成真正主權完整國家。 2016年4月,當時的立法院蘇院長接見澳洲辦事處代表雷家琪女士一行。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歷史契機稍縱即逝 還要千辛萬苦,努力奮鬥。目前,習皇帝的專制獨裁、中國帝國的霸權國際權勢擴張,已引起美國為首的民主國家的群起驚醒、驚怒、抗拒。民主聯盟圍堵專制中國的新冷戰,已經浮現。 對台灣講,那是千載難逢的歷史契機,不抓緊,積極推動台灣實質到法理獨立國家的艱鉅工作,非常可惜。今天不做,明天一定後悔。(2020/08/10)
邱垂亮 2020-08-10
淡如水──阿輝伯和我

淡如水──阿輝伯和我

  作者:1994年擔任僑務委員時期,曾有一次會議中遇見李前總統,一見面李前總統就說,邱先生,你最近寫很多文章罵我。我辯解,說總統先生,我是罵國民黨,不是罵你。他拍拍我的肩膀說,沒關係,你是頭家,繼續寫,繼續罵!圖/擷自李登輝基金會資料照     我最尊敬的台灣前輩,有三位:前總統李登輝(阿輝伯)、彭明敏教授和作家鍾肇政(鐘老)。我和阿輝伯沒有深交,交往、交談不多,只敢把他當作敬佩的前輩,非師非友。我和彭教授和鐘老有長期交往,深入交談、甚至交心。我大膽把他們視為我師我友。 1990年以前我反對李總統,因為我把他看成國民黨的走狗。1990爆發野百合學生民主運動,我在淡江大學客座,去中正紀念堂支持學生。因和黃信介、康寧祥的關係,了解李登輝總統的苦心孤詣。之後被他邀請出席國是會議,還當分組討論主席,親身看到阿輝伯的民主修養和風範,大力支持他的憲政改革議程,尤其是他的總統直選浩大工程。 我開始欽佩李總統。他1994請我當僑務委員,我是王桂榮之後被邀請當僑委的反國民黨的台獨人士。就在僑務委員會議很多委員見證下,他特別和我交談。一見面他就說,邱先生,你最近寫很多文章罵我。我辯解,說總統先生,我是罵國民黨,不是罵你。他拍拍我的肩膀說,沒關係,你是頭家,繼續寫,繼續罵! 之後,我尊敬他但還是反對他,1996總統大選,我大力支持彭明敏教授,反對李總統。 2000台灣第一次政黨輪替,是震撼人心的歷史大事。我再回國淡大客座。被陳水扁前總統請去當國策顧問外,也被前副總統呂秀蓮拉去當台灣心會創會會長。 我們要去台中召開龐大的創會大會及群眾大會,會前討論邀請一位貴賓專題演講。大家目標一致,認為阿輝伯是最佳人選。我認為應由呂副出面邀請,她說不行。結果趕鴨子上台,硬把我這個准會長趕去見阿輝伯。 我匆匆安排,趕去新竹看他。在一個午宴上,他們安排我和他同桌,並坐在他旁邊。他親切招待我吃菜,問我有什麼事。我說明來意。他馬上把辦公室主任叫來,問他當天他的行程。主任查後說那天他有台北接見日本貴賓的安排。老人家毫不遲疑,告訴主任變更台北見客行程,他要趕去台中給我們做專題演講。 大會上,在台中的大太陽下,他做了一場精闢的台灣經濟發展的演講,讓我們聚精會神,聽得心智大開,印象深刻。 之後,他有邀請我參加他的智庫群策會的活動,也請我發言。也在淡水台綜院接見我和美國學者,聽他講話,津津有味,意味深遠、深長。但不知為什麼,這麼多年沒有常去看他,和他交往、交談。他身體不好後,我也曾多次想去看他老人家,但都一樣不知為什麼,情怯、膽怯,感覺不好意思,沒去。 我想,這就是我一生的「有夢最美,有緣相隨」人生觀。我和三位前輩,都有台灣獨立建國的美夢, 但我與彭教授和鐘老有緣,和阿輝伯沒緣。那是我的終生遺憾。 有緣,無緣,我將有生之年,永年懷念阿輝伯。(2020/08/8) ※本文轉載自僑委會會刊
邱垂亮 2020-08-08
法輪功──中國帝國的崩潰

法輪功──中國帝國的崩潰

  習近平掌握豐富國家資源、龐大維安部隊和最先進的監控科技和機制,他的權勢控制無孔不入、無遠弗屆。說它是中國、甚至世界有史以來最大、最強的控制系統,應不為過。圖為2020中國兩會。圖/擷自人民網   最近文章,我論述超穩定的專制中國,認為不能忽視,兩千年根深蒂固的中國專制政體、牢不可破,不會崩滅的說法,引起朋友們強力反彈。大多不同意我的看法。 法輪功的朋友最不能接受。因為他們非常相信,中共專制政權邪惡暴虐,貪污腐敗,濫殺無辜,犯種族清洗、文化滅絕等違反人道(人類)罪,罪該萬死,很快必被推翻、滅亡。江澤民的時候,他們就說中共政權要崩潰了。習近平更獨裁暴虐、慘無人道,他們更相信中共政權更快就要滅絕。 我認為他們不切實際,看法天真,一廂情願。但我一直不願批評、反駁他們。我還大力支持他們,讚揚他們。相信他們對推翻中共政權作出了非常大的貢獻。 我當然和他們一樣,希望中共政權很快滅亡。我認為他們最大的問題是,硬把中共政權和專制中國分開,甚至認同中國,認為中國文化博大精深,非常珍貴。也即,他們有大中華民族、文化主義情結。 中國文化封建腐朽專制 我認為,他們大錯特錯。認為中國文化是封建腐朽的專制文化,是專制中共政權深層心態結構的基礎。專制中國是本尊,中共政權只是分身。沒有兩千年的專制中國文化和體制,不會有今日獨裁的中共專制政權。中共專制政權崩潰了,取代它的可能仍是另一個專制政權。 他們,還有很多人,引用1989柏林圍牆崩塌後,東歐共產主義和蘇聯的分崩離析為例,認為中共政權會面臨相同命運。 這又是另一個風馬牛不相關的錯誤認知。蘇聯是史大林戰後權勢強力策成的聯邦,根本是亂七八槽的倂裝車。它包括天主教、東方正教、回教三大文明體系。一開始就有文明衝突的基因。還有千年糾纏不清的歷史恩怨情仇。 蘇聯能維持40多年,已經難能可貴。把蘇聯和中共帝國比,不倫不類。何況,蘇聯崩潰後普丁的俄羅斯,更極權、專制獨裁。 還有,習近平掌握豐富國家資源、龐大維安部隊和最先進的監控科技和機制,他的權勢控制無孔不入、無遠弗屆。說它是中國、甚至世界有史以來最大、最強的控制系統,應不為過。 面對如是強大專制體系,希望中國人民起義、推翻中共政權,實在緣木求魚。 我敬佩法輪功的朋友,支持法輪功,但不信仰法輪功。 法輪功學員7/21在台灣集會控訴中共持續迫害。圖/擷自美國之音,張永泰攝
邱垂亮 2020-08-05
海市蜃樓的迷思

海市蜃樓的迷思

  在中國專制帝國陰影下,小英總統的中華民國台灣,能維持50、100年嗎?台灣獨立建國不是海市蜃樓?是讓我非常憂慮的問題。圖/擷自總統府flickr資料照   今天(2020年7月30日),阿輝伯、李登輝前總統去世。他是台灣的民主之父,將永遠被台灣人記住、敬愛、懷念。他曾經拍拍我的肩膀,說,「邱先生,你最近常寫文章罵我」,「沒關係,繼續寫,繼續罵!」 我《民報》專欄(2020/07/27),談James Bradley 的《中國海市蜃樓》(China mirage),捅了一個馬蜂窩。朋友反應激烈,大都不信、置疑、反對。提出尖銳問題,我都無法答辯。以我能力,這些大哉問,我無答。在此我先提出幾點想法。 China Mirage 有沒有? Bradley 的 China mirage,不是創見。Karl Wittfogel 1954 寫的Oriental Despotism(東方專制政治),就有類似看法。前美國國務卿Henry Kissinger,不僅想法類似,還想到做到,是當今專制中國帝國崛起的始作俑者。  8年前我會認為是Bradley謬論,但8年後,習近平上台後窮兵黷武,軍國主義、帝國主義高漲,目前看來,Bradley 的論述有道理。我卻不同意,認為,他把中國的專制獨裁認定為鐵板一塊,不可改變。我不如是認定。他沒說清楚中國專制帝國永遠不變、不能民主化,但給人的印象是,會很久,5百、1千年?我不認為那麼久,但1百、2百年,我認為可能。 在此中國專制帝國陰影下,小英總統的中華民國台灣,能維持50、100年嗎?台灣獨立建國是不是海市蜃樓?這是讓我非常憂慮的問題。我無答,但感覺Bradley的「台灣一定是中國的一部份」的論述,真實、現實,台灣無法避免,必須面對的命運難題。 朋友問,習近平死後會有其他習近平嗎?我說當然會,Bradley說必然會。兩千多年來,秦始皇、毛澤東、鄧小平到習近平,都是一脈相連,專制獨裁本質不變。因為不是人,是根深蒂固的制度問題。 所以,兩千多年的朝代變化,都是換湯不換藥。每個朝代更變,都是「人民起義」、「人民革命」。毛澤東更是「無產階級革命」、「服務人民」、「人民當家作主」、「人民共和國」,但他比秦始皇還要專制。制度產生毛澤東和習近平。習近平之後會有更多的習皇帝。 台灣民主化、香港民主運動成功嗎? 有人提起台灣民主化的成功和香港最近轟轟烈烈的民主運動,令世人喊讚。兩千年來,台灣從來不是真正中國帝國的一部份,沒真正被中國的專制制度統治過。香港很類似,還有99年英國統治的歷史經驗。很多人認為,中國可以根據台灣和香港經驗民主化,那是迷思。所以,Bradley 的海市蜃樓論述裡,香港民主化必敗,香港必被納入中國的專制體制,台灣命運一樣,必然是中國的一部份。 我認為Bradley大錯特錯。我相信Samuel Huntington 教授的文明衝突論和John Mearsheimer 教授及前美國國安顧問John Bolton 的現實主義。民主美國和專制中國,必然文明衝突,不可能互不侵犯、和平共存。對軍國主義、帝國霸權的中國必須強硬對待,不能一廂情願,不能讓步,要堅決反對,不惜一戰。美國要能摧毀專制中國,要有逼迫中國民主化的決心和能力。如是,台灣獨立才有希望。 所以,學妹陳麗貴導演讚揚香港和台灣青年學子的民主運動,對民主遠景充滿希望,讚得對。好友李筱峰教授支持小英總統維持現狀,目前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也是說得對。他說,台灣的獨立,要「軟索牽牛」,一步一步走下去,有希望。我一樣同意。 但是,我回李教授一句「牛可拉,狼吃你」。中國惡狼不僅吃你,還要把你的牛也吃掉。我們不能沒看到Bradley的香港民主必敗、台灣一定是中國一部份的mirage論述。他有中國兩千年的歷史驗證為依據。 在一定戰略狀況下,為了美國國家利益,美國會武力協防台灣。但先決條件是,台灣要有一定的自衛能力。圖/民報資料照,民報合成   美國會和中國一戰? 有人問,美國會為保護台灣民主和美國一戰?我認為不會。當然更不會為了支持香港民主和中國兵戎相見。 在一定戰略狀況下,為了美國國家利益,美國會武力協防台灣。但先決條件是,台灣要有一定的自衛能力。小英總統重視國防,是對的,但面對武力崛起中國,台灣和中國軍力差距嚴重擴大,台灣能長期整軍備武,自衛台灣?美國和中國的權勢差距也快速縮小,超強優勢不在,能和中國一戰? 在如是嚴峻權勢情況下,美國越來越不能、不敢和中國一戰。在台灣獨立建國必要民主美國摧毀中共政權、引動專制中國文明現代化、政治民主化的嚴峻條件下,台灣能獨立?小英總統的中華民國台灣能維持50年、100年?不能,就是Bradley的China mirage的論述重心。 朋友問,你拋出一堆問題,你的答案是什麼?我啞口無言。我捅了馬蜂窩,捅出的問題比給的答案更多,很多問題我無答。我的自我解嘲是,上帝、佛祖、阿拉對我的問題也沒解答。孔夫子、Plato、Aristotle、John Mill、John Locke、馬克思沒答案,華盛頓、林肯、希特勒、列寧、毛澤東更沒答案。對這些人類命運的終極問題,我們都還在石器時代,滿頭霧水,霧煞煞。 我無解 我的問題團團轉,自相矛盾。我苦思,我無解,當然我也在逃避問題。無奈,我回到前篇專欄的第一句話,人有自由民主的DNA,也有專制獨裁的DNA,兩者纏鬥不停,死亡慘重。那就是人的原罪。(2020/07/30)
邱垂亮 2020-07-31
海市蜃樓──中國民主和台灣獨立

海市蜃樓──中國民主和台灣獨立

  美國名作家詹姆斯·布拉德利(James Bradley)(中)認為,中國的專制政治鐵板一塊,不可能自由民主化。要中國民主化,根本就是海市蜃樓。美國、西方民主國家只能接與之和平共存,不要妄想演變中國。圖/擷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人有自由民主的DNA,也有專制獨裁的DNA,兩者纏鬥不停,死亡慘重。那就是人的原罪。 二戰後中國專家的論述主軸,不離兩千年根深蒂固的中國專制政治,有人稱之為超穩定的專制體制,牢不可破。在此論述下,現實主義者認為要強硬對付中國,維持權勢平衡。自由主義者認為要與中國對話、交流、溝通、整合。兩者都有人認同歷史終結論,自由會戰勝專制,中國經濟發達後,會走上自由民主人權的康莊大道,世界大同,天下和平。 我一直徘徊在兩論之間,80年代的中國之春和64天安門,看到民主化的中國,之後中國經濟和軍國崛起,尤其是習近平更加專制獨裁,我看到中國民主化的倒退、失望;但沒絕望。我同意超穩定專制論,但認為100年、200年後中國還是會走民主化的道路。中國的專制政治不是鐵板一塊。 2016,美國名作家James Bradley出版鉅作、The China Mirage: The hidden history of American disaster in Asia(中國海市蜃樓──美國在亞洲慘敗的隱藏歷史),最近引起轟動。他從鴉片戰爭開始看美中關係,引經據典,鉅細靡遺,詳述1百年來美國中國政策的大錯特錯,令人怵目驚心。 他的主軸論點很簡單。認為美國的中國專家、決策者大錯特錯,錯誤認為中國文明發展會和西方一樣,遲早會民主化、現代化。他認為中國的專制政治就是鐵板一塊,很難、甚至不可能自由民主化。要中國民主化,根本就是海市蜃樓,不可能就是不可能。美國、西方民主國家只能接受專制中國,與之和平共存,不要妄想演變中國。他說,因為美國的錯誤中國認識和政策,造成人類大災難,相互慘殺,死亡千萬、億萬。 很有說服力,但我不同意。我還是認為,99年不能,1百、2百年後中國民主化,還是可以期待。 最近看到他在電視上接受深入訪問,他在細述大作主題後,輕輕加上一句話,台灣一定是中國的一部份。讓我聽得心驚肉跳。 我想到小英總統的中華民國台灣現狀,感覺她維持現狀、很務實、很現實、很穩重、很成功,但逃不掉專制中國的魔掌。在她的現狀下,看不到台灣獨立建國的願景,看到的是Bradley的龐大mirage。台灣獨立也是海市蜃樓。(2020/07/27)
邱垂亮 2020-07-27
過氣的政客──陸克文、季辛吉與馬英九

過氣的政客──陸克文、季辛吉與馬英九

  左起:陸克文、季辛吉與馬英九。圖/擷自維基百科、網路影片,民報合成     20多年來,我和澳洲前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曾有一段滿深的交情,寫過很多文章讚美、批評他。這幾年,他步季辛吉(Henry Kissinger)後塵,成為專制中國最大說客,言行荒腔走板,我不再多理他了。我把他、季辛吉和前總統馬英九列為過時、過氣政客,令人討厭。 不過,陸克文學問可以比季辛吉,比馬英九更是深厚百倍。他的中文,尤其中文文章,寫得比馬英九都要好很多。他的英文論述,更可比美季辛吉,常在《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外交》(Foreign Affairs)、《經濟人》(The Economist)等權威媒體發表鴻論,影響力很大。 中國情結 陸克文出生昆斯蘭,和我1974教的學生Wayne Swan中學同班,都是高材生。Swan唸昆大,他唸國大。陸克文不是我的學生,但稱呼我「老師」。兩人同屬工黨。陸當總理,Swan當副總理兼Treasurer(財經部長)。兩位有瑜亮情結,最後變政敵。Swan比較反、陸克文比較親共產中國。 陸克文唸中文系,曾去台灣師大唸1年中文,對台灣印象很好。大學畢業後他當外交官,天安門事件前(1984-87)派駐北京,之後回昆斯蘭參政。1996參選聯邦議員。我替他辦了一場台灣同鄉的募款晚會,募了一筆不小的競選經費。之後幾次大選,台灣同鄉都大力支持他競選連任。 不過,進入國會後,我很快發覺他在對中國看法和政策上,非常接近費正清(John King Fairbank)和季辛吉的傾中妥協立場。他們對中國2千多年的歷史和文化,有一定的同情和認同。認為應給專制中國較大、較長的發展空間和時間。根據很多的發展理論,先讓中國經濟發達,人民富起來後,像日本、台灣、南韓,中國也會走上自由民主政治現代化的道路。 對中國政策上,季辛吉和馬英九完全認同「一中」原則。馬英九根本是投降主義,相信終極統一,反對台灣實質或法理獨立。季辛吉講的是國際政治的權勢平衡(balance of power),在維持現狀的可能性內,不反對台灣實質獨立存在。但如國際權勢平衡需要,如1971,為了聯中抗蘇,他毫不猶疑跑去見毛澤東,出賣台灣。 一廂情願的台灣論述 陸克文認識、認同台灣的民主發展和成就,不願意民主台灣被專制中國併吞。但是,他不認為台灣應該破壞現狀,搞法理台獨,觸怒崛起中國,引爆台海戰爭。認為台灣要忍辱負重、忍氣吞聲,維持「小媳婦」的不明不白身份,等中國經濟發展導致政治民主化後,水到渠成,自然就會成為法理獨立國家。 我不同意他的這套天真、妥協論述。在他當上總理前,在一個10人的小餐會上,我和他旗鼓相當、火藥十足地辯論了1個多小時。他不能說服我,我也不能說服他。之後,他儘量避免我,我們就不常見面。 說他天真也好,無知也好,「甲仙」也好,聰明被聰明誤也好,他就是深信他的妥協主義。他的第一錯誤是,中國經濟發展導致民主化的看法,已被實踐驗證否定。習近平的中國是經濟越發展政治越專制。第二錯誤是,台灣不製造麻煩,專制中國就會leave Taiwan alone(讓台灣生存)。那是一廂情願,癡人說夢話。他不懂習近平的China-centric(中央中國)大一統的帝國主義,是鐵板一塊。死也不可能leave Taiwan alone。專制國家都欺善怕惡,中國更是如此。 1949年以來,中國從來沒有leave Taiwan alone。30年來,中國崛起,更是文攻武嚇,無所不用其極地壓抑台灣生存空間。習近平要當習皇帝,更China-centric,更變本加厲,要併吞台灣。 又是喊「狼來了!」 在這期Foreign Affairs(May-June 2020),陸克文再發表鴻論,認為,武漢肺炎持續肆虐全球,多國力挺台灣加入世界衛生組織(WHO),美國加大支持台灣的力道,將使中國對美國的態度更為強硬。 他說,美國努力確保台灣重新加入世界衛生組織,北京也可能加強限縮台灣的國際空間,以此做為應對美方的戰略,美國最近為了提高華盛頓與台北之間的官方接觸層級,不斷做出相關政策,此現象可能會讓「一中政策」開始瓦解。 陸克文強調,若美方對於「一中政策」的理解不復存在,對於台灣發生「軍事對抗」的前景想像,也可能「化抽象為現實」,陸克文認為,台灣有可能成為美中雙方衝突的引爆點。 真的是「狼來了!」(alarmist)的呼叫。中國連抗禦COVID-19病毒都一再壓抑台灣,抵制台灣參加WHO的活動,把台灣迷你邦交國買去只剩15個,還一天到晚戰機和戰艦繞著台灣搞武嚇,除了武力併吞外,習近平還要怎麼限縮台灣的國際空間?這個時候,習近平敢、能揮兵侵犯台灣?台灣要加入WHO,中國就抓狂、要開戰,那中國還需要什麼其他藉口開戰打台灣?中國要打台灣,何患無辭? 美國的「一中政策」早就是廢紙一張,還有什麼理解不理解的問題?還有什麼「化抽象為現實」的謬論?既使川普公開宣布廢除「一中政策」,習近平會、敢和超強美國「軍事對抗」?不敢吧!這不是「 狼來了!」的叫聲,什麼是「狼來了!」的叫聲? 季辛吉、馬英九等中國的「同路人」(fellow travelers),應該同意陸克文的看法。他們最大的問題是,黑白不分,是非顛倒。問題不是川普挑釁,台灣製造麻煩,而是專制中國爆發武漢肺炎,獨裁習近平隱匿疫情,造成世界大災難,不讓國際獨立調查疫源。還有,民主台灣要主權獨立,天經地義,專制中國要武力併吞民主台灣,無理取鬧。要問罪的是中國,不是台灣。要支持的是台灣,不是中國。 站在歷史錯誤的一邊 他們根本搞錯了。是中國站在歷史錯誤的一邊;台灣和美國站在歷史對的一邊。不過,這樣和他們兩極辯論下去,各說各話,沒完沒了,沒什麼意思。他們都是過氣的政客。時代潮流早已滾滾流過他們。習近平的專制中國在這次中國病毒人類大災難中,已成世界公敵。陸克文還拼命替中國說話,必定枉然。 像季辛吉,陸克文是非常有才氣的政治人物,落得如是歷史錯誤的下場,我感覺可惜。我把馬英九和他們兩位擺在一起,不倫不類,算是黑色幽默。(2020/05/13)
邱垂亮 2020-05-13
沒有自由和透明──「中國模式」的迷失

沒有自由和透明──「中國模式」的迷失

  「中國模式」本質上是專制政體和國家資本主義的一個變種,即為國家廣泛控制政治和社會生活,包括媒體、網路和教育,在經濟體制上,市場經濟和國家控制核心部門的混合經濟。圖/取自中國政府網(資料照)   中國有2千多年的歷史和文化,多采多姿,文字的運作,更是千變萬化。 只有在中國,習皇帝(近平)能夠把秦始皇以來2千多年的專制政治,魔術化地變成比西方現代民主政治還要「進步、有效、民主」的21世紀「後現代」(post-modern)的「中國模式」。 被騙了2千年的中國人民 也只有在中國,才有那麼多的人民會相信,「中國模式」比西方民主的政經制度好,更有效率、更進步、更民主。 1990年代,有人(金觀濤等)論述說,那是「超穩定結構」的社會。中國兩千多年的專制文化、政治、社會制度基本不變,穩如泰山。康有為、梁啟超改不了它,胡適、陳獨秀、孫中山、毛澤東也改不了它,鄧小平、江澤民、習近平更改不了它。 毛澤東搞共產主義的無產階級革命,把中國搞得天翻地覆,人民一窮二白。鄧小平一上台,翻臉不認人,把無產階級革命棄若敝屣,但又不能公然承認,就搞文字遊戲,搞成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其實,鄧小平就是丟棄共產主義,甚至放棄社會主義,掛羊頭、賣狗肉,大搞資本主義。但是不能公然承認,於是造句成「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他老兄,沒有guts,連更接近事實的「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都不敢用。 30年大搞資本主義,讓中國變成世界第二大經濟強國,直追美國。習近平得意洋洋,要搞偉大的中華民族復興,於是製造自我偉大的品牌「中國模式」,大剌剌地宣揚它的偉大,吹噓成是大大優於西方傳統資本主義的新發展模式。 真是井底之蛙、夜郎自大,以為世人都是大傻瓜。中國人好騙,世人也好騙。 專制政治+國家資本主義 更可笑的是,習近平不僅把他的經濟崛起說成是「中國模式」的功勞。他連半年來中國爆發武漢肺炎,禍害人類,世人受害已近四百萬(還在快速增加),中國受害約十萬(不可信的官方數字,實際人數絕對更多),都還得意洋洋,大吹「中國模式」抗疫非常成功,值得世人稱讚、模仿。讓世界免受更大災難,世人要感謝中國。真是大言不慚,臉皮夠厚。 簡單說來,「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也好,「中國模式」也好,它們都是換湯不換藥的中國兩千年的專制政治,加上國家資本主義的雜種(hybrid)。它的老前輩就是希特勒的德國。 政治上,它是秦始皇之後一脈相傳的東方專制政治。經濟上,國家(習皇帝)控制、擁有大部分生產資本和資源,中央集權主導發展經濟,利用、運作西方和其他自由市場資本主義國家的經貿機制,大做生意,大賺錢。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高級研究員、亞洲項目主任易明(Elizabeth C. Economy )指出,中國宣揚「中國模式」有政治、經濟等考量,第一是為了阻止國際社會對中國的批評,像是新疆和南海問題;第二是發展替代的秩序;第三在經濟上獲益;第四是讓中共在國內的執政合法化。 易明認為,「中國模式」本質上是專制政體和國家資本主義的一個變種,即為國家廣泛控制政治和社會生活,包括媒體、網路和教育,在經濟體制上,市場經濟和國家控制核心部門的混合經濟。 經濟發展要有自由和透明 誰也不知道,習皇帝的中國會不會像希特勒的德國,武力侵略他國,甚至掀起世界大戰。很少經濟學家認為,專制政權領導的國家資本主義,能長期發展經濟,維持高速經濟成長。很多經濟學家認為,要長期經濟發展,需要有穩定的民主政治和真正(個人)自由的經濟制度。 我相信1998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沈恩(Amartya Sen) 的Development as Freedom論述,經濟發展需要一套關連的自由( development entails a set of linked freedoms)。他特別強調政治自由和透明(political freedoms and transparency )。 金正恩的朝鮮以外,習皇帝的中國是世界最沒有政治自由和透明的國家。我不相信,這個國家能維持長期高度經濟發展。這次中國病毒造成的世界災難,彰顯的就是中國的嚴重缺乏自由和透明。災難嚴厲創傷了中國的經濟體制。很少經濟學家認為中國能恢復過去的高度經濟發展。 很難推翻的超穩定結構 和希特勒的國族主義(Maine Kempt)、毛澤東的無產階級革命、鄧小平的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一樣,習皇帝的「中國模式」,講文雅一點,就是建構「假意識」(false consciousness)的意識型態。講白話一點,就是洗腦(欺騙)人民的文字遊戲,就是政治迷思(myth)。德國人被希特勒騙了約20年,結果造成德國與世界的大災難。中國人被類似迷思迷了2千年,變成超穩定結構。要20年、50年被推翻,還真看不到。是否要等100年、200年、另一個世界大戰,才能推翻,還真令人想起來,不寒而慄。(2020/05/06)
邱垂亮 2020-05-06
作賊心虛──中國反對疫源調查

作賊心虛──中國反對疫源調查

  武漢肺炎讓3百萬世人受害,美、澳、法諸國要求中國讓世界衛生專家去武漢科學調查,查出疫源,以便找到根本解決、預防災難重演之道。中國竟斷然拒絕,歇斯底里的反應,潑婦罵街,黑白不明,是非顛倒。圖/取自中國武漢病毒研究所官網     平民的話,有時活潑生動,入木三分。 養虎為患、自作孽不可活、流氓國家(gangster state)、作賊心虛、虛張聲勢(empty threat)、歇斯底里(hysteria)、恐慌(panic)、疑神疑鬼、夜路走多了見鬼、此地無銀三百兩、黑白不分、是非顛倒、吃了便宜還賣乖、老羞成怒、狗急跳牆、胡言亂語(crazy talk)、空口說白話(empty talk)、潑婦罵街、荒腔走板、鬼話連篇.....,都可以適切描繪目前美中、澳中因COVID-19(中國病毒)引發的美中、澳中緊張關係,及中國因美、澳、法、德諸國要求公正、公開國際調查病毒疫源,氣急敗壞的誇張反應。 大罵蓬佩奧「撒謊、欺騙、盜竊」 中國中央電視台(2020/04/27)播發「國際銳評」,痛批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對武漢肺炎病毒的造謠污衊可謂登峰造極,帶有反智反人類色彩;散播「政治病毒」,正把自己變成人類公敵。 銳評細數蓬佩奧給中國潑髒水,稱武漢病毒、未能及時報告疫情、要追責索賠,以及拒絕援助世界衛生組織等諸多「罪行」;並指稱,蓬佩奧將他在中情局期間推崇的「撒謊、欺騙、盜竊」那一套演繹得淋漓盡致。 銳評指出,蓬佩奧在危機面前沒有表現一丁點職業操守與責任擔當,反而不斷挑撥離間,搬弄是非,不斷踐踏人類道德底線,不斷干擾國際公共衛生合作,自甘淪為全人類團結抗疫的絆腳石,淪為病毒擴散的幫兇。 銳評最後說,蓬佩奧若一意孤行,繼續將政治私利置於公共利益之上,那麼他必將被美國人民所拋棄,在美國外交史上留下千古罵名。 罵得痛快,淋漓盡致,卻是潑婦罵街、顛倒是非、荒腔走板。 威脅經濟制裁澳洲 澳洲政府近日多次呼籲國際,針對武漢肺炎疫情起源應進行獨立調查,中國駐澳大使成競業警告,若澳洲堅持調查,將引起中國消費者的抵制。對此,澳洲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回應,澳洲不會接受經濟制裁,且現在正是全球需要合作的時候,「誠實透明很重要」。 在《金融評論》(Financial Review)(2020/04/27)的訪問中,成競業指出,澳洲要求進行調查的行為相當「危險」,說在如此關鍵時候提出懷疑、譴責或試圖分裂,只是在破壞全球抗疫所做出的努力。他警告,獨立調查恐導致中國消費者抵制澳洲產品,包括牛肉、葡萄酒等出口品,甚至不再前往澳洲旅行、留學。 事實上,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外交部長佩恩等人在此前都公開表態,由於武漢肺炎在世界各地造成嚴重災情,各國都應支持、且有義務調查中國的病毒源頭與傳播途徑,卻被中國痛批這是「政治操弄」、「干擾國際疫情防控合作」、「不得人心」。 美、澳、法諸國要求,如是人類大災大難,3百萬世人受害,為了不讓災難重演,要求中國讓世界衛生專家去武漢科學調查,查出疫源,以便找到根本解決、預防災難重演之道。習近平的中國竟斷然拒絕,歇斯底里地的反應,潑婦罵街,黑白不明,是非顛倒。 我們目瞪口呆之外,只能理性邏輯認為,習近平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老羞成怒,心裡有鬼,夜路走多了見鬼,狗急跳牆,先下手為強,先把民主國家要求的程序正義,抹黑成無理取鬧的政治獵巫(witch hunt)。自己作賊先喊抓賊。 有鬼才怕人調查 如果真的,毒源是武漢海鮮市場,不是P4試驗室,沒有見不得人的事,就公公開開讓世界衛生專家查清楚,明確公諸與世,取得世人公信,不是最簡單、最好解決問題的闢謠之道嗎?我們合理懷疑,習近平心裡有鬼,才不敢走此正道。 至於威脅澳洲「進行調查的行為相當危險,在如此關鍵的時候提出懷疑、譴責或試圖分裂,只是在破壞全球抗疫所做出的努力。」還警告,獨立調查恐導致中國消費者抵制澳洲產品,包括牛肉、葡萄酒等出口品,甚至不再前往澳洲旅行、留學。」則更是是非顛倒、荒誕不經的謬論。觸怒一大片的澳洲人。 30年來,中國大買澳洲煤礦、鐵礦、牛肉、葡萄酒,大批中國人到澳洲留學、移民,旅遊,是中國需要澳洲的生產資源、中國人喜歡澳洲產品、教育、景觀生態。沒有澳洲生產資源、市場、科技、投資,中國經濟發展,能如是高速? 經貿來往是互需、互惠的活動。威脅經濟制裁,是自我陶醉、毀滅的一廂請願。是一刀雙刃,傷人傷己。 問題很簡單,沒有美國、歐盟、澳洲、日本等的科技、資源、投資、市場,中國經濟能如是高速崛起嗎?當然不能。中國世界工廠的產品,沒有歐、美、日、澳等國龐大市場,能買出去,大賺美金、歐元、日幣嗎?當然不能。這是經濟的ABC。 民主國家養中國虎為患 民主國家要嚴肅自我檢討的是,為了經濟利益,享受中國便宜的產品,30年來幫助專制中國變成世界第二大國力霸權,養虎為患,反過來威脅民主世界的和平、安定,甚至爆發COVID病毒,禍害人類,不也是自作孽不可活。 這場黑色鬧劇要反過來演,歐、美、日、澳、尤其是台灣等民主國家,應該經濟制裁專制中國,才能根本解決這場人類浩劫、文明衝突,才能演成轟轟烈烈的歷史大河劇。 成競業大使的經濟制裁威脅,根本是crazy talk和empty talk,自欺欺人的空包彈。澳洲外長佩恩如是嚴肅、正經回應,還真是浪費心力。一句「誰理你!」(Who cares?),再加上「你敢!」(Dare you!),就夠了。 習近平對台灣敢,因為台灣經濟太依賴中國。對美國、歐盟、日本、澳洲不敢,因為中國經濟依賴美國、歐盟、日本、澳洲等國。目前是美國經濟制裁中國,不是中國經濟制裁美國。
邱垂亮 2020-04-29
可以期待──習近平被下台

可以期待──習近平被下台

  人民的怨怒,加上中南海的權力鬥爭,相互激盪,必然惡化。習近平能當完他兩任的10年任期,於2年後平安下台,都是問題,想當終生皇帝,已成難圓的春夢。圖/取自中國政府網(資料照) COVID-19 肺炎爆發在武漢,故叫武漢肺炎,美國總統川普叫它中國病毒,因為它變成中國、更變成世界災難,也是客觀事實。它4個月傷害2.7百萬世人,武漢肺炎已是世界肺炎。 大家都有大哉問,要問中國主席習近平(習皇帝):「你怎麼搞的?」「怎麼搞成人類災難?」「病毒怎麼來的?」「你為什麼隱匿疫情?」。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法國總統馬克宏(Emanuel Macron)、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都同聲呼籲,要習近平對疫源透明說清楚。 朋友也有大哉問,其中2個我有興趣的是: 2個大哉問 1、中國和全世界的經濟大受衝擊,1920-30年代的Great Depression(大蕭條、大衰退),2020-21必然重演,中國過去30年的經濟高速(平均GDP每年10%以上成長)崛起,直追美國(有人認為必然超越美國),會不會被中國病毒沖垮,經濟崩潰? 2、過去7年多習主席大權在握,獨裁專制更為嚴厲、殘暴,還修憲成帝。他2年多後的皇帝夢,因為中國病毒大受震驚,是否已被震碎,很難成真? 上面2問,當然互為因果,利害關係密切。 我沒有充分的科學資訊,對問題1作嚴謹分析。對問題2,本來就是「$64,000  question」, 無法客觀、科學預測。我最好避不回答,但心裡癢癢的,感覺要簡略述說一下想法。 因為這次的天災人禍,大災難,世界經濟必然全面大蕭條,比1920-30的Great Depression 還要蕭條。但因其全球性,世界經濟大國、美國、中國、歐盟、日本、俄羅斯等,都被嚴重波及,不可能不全力團結因應危機。大家生命線綁在一起,救美國、歐盟、日本等國,就必然會救中國。大家一起倒,也要大家一起扶起來。這是21世紀的世界村。 但是,經濟學家都同意,21世紀初20年的世界經濟繁榮已被打破,分崩離析,2020之後的世界經濟體系必需重整、重建。中國世界最大工廠的領頭地位,已被終極性地斷裂,回不去。中國科技創新能力本來就大大落後美日、歐盟,要在這個post-COVID-19的「新經濟」生態中追趕歐美日諸國,中國心有餘力不足,20年、50年都不可能趕上。還有,歐美龐大消費市場,也已嚴重受損、消失殆盡。過去30年的中國產品,既使中國工廠能再恢復生產,也未必再有市場。美國和歐盟決不會再買50%的中國出口產品,也不會再大量投資中國設廠。 經濟大衰退 所以,我的初淺結論是,中國經濟未來幾年必然大衰退(2020可能-10%負成長),但不會大崩潰。中國一定不可能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經濟大國。 還有,過去30年,中國工廠還是為習皇帝賺了很多錢,一個中國病毒大災難,不可能把那麼多錢都賠光。有錢可能會救了中共政權。 不過,7年來,習皇帝忘了鄧小平的「韜光養晦」,花大錢窮兵黷武、大搞「一帶一路」的中國帝國夢。再多錢,揮花得也差不多了。 所以,錢也許可以救中國共產黨政權,但不一定也可以救習近平的皇位。 我認為,這次大災難,凸顯出來的習皇帝顢頇無能,把武漢肺炎惡化成中國病毒,更變成世界災難,這是世界共識。他再「皇威浩瀚」,隱藏、white wash(漂白)、洗腦,沒用。不僅世界人、中國人民都深受其害,看得清清楚楚,「國王沒穿新衣」,不會再買他「中華民族復興」的帳。民怨在中國已成隨時就會爆發的活火山,一觸即發。 更嚴重的是,習皇帝在中共政權的權力,已不再「朕即天下」。他權力的合法性(legitimacy)、威權性(authority)已大量流失。他不再是毛澤東、鄧小平,更不再是秦始皇。中南海的權力鬥爭,已如火如荼進行中,可能很快就會烽火燎原。 皇帝夢必滅 人民的怨怒,更重要的是中南海的權力鬥爭,相互激盪,必然惡化。習近平能當完他兩任的10年任期,於2年後平安下台,都是問題。他要2年後當上終生皇帝,我看已成難圓的春夢。 因為中國病毒,中共專制政權被推翻,我還不敢期待。習近平皇帝夢破滅,他被下台,我非常敢期待。
邱垂亮 2020-04-23
我的「愛」的狂想曲

我的「愛」的狂想曲

  約30年前吧,鐘老(肇政)用客家話叫我「阿亮牯」,牛也。這個尊稱,鐘老外,沒人敢用。圖/作者提供     Sorry! 不是「愛」、是「癌」的狂想曲。 2個多月前,因肩膀痛,查到是肺癌。馬上想到剛得癌去世不久的好友,家博和博文夫人,都是非常可愛的朋友。 「我要死了!」馬上想到。 問老婆,「我們有沒有欠人錢?」「有欠,趕快還!」。我們想了半天,很失望,我們已很多年不欠人錢了。 開始吃標靶藥。問我的蒙古醫生,「我能活多久?」他搖搖頭,「不知道!」。我再問,「你能不能醫好我?」他搖搖頭,「不能!」 後來,他得意洋洋,「癌不能根除,但可以控制。你狀況很好,我可以讓你活很久。」我心裡幹,「廢話!」 1個月前,想,要死了,我還有什麼願望沒達到?」想到我常掛在口頭的,「台灣不獨立,死不瞑目!」唉!小英在位,我的台獨夢還是夢,空夢! 夢中死去,也算美!我只能自我安慰。 忽然想起,去美國唸書,開始想買車。很想買的,一是VW的金龜車,二是MINI。那是窮學生都想的「初戀」之車。 1971,拿到博士,來澳洲教書,馬上買了金龜車,一駕17年。賣掉,現在還心痛。 買頂級跑車 一片「讚!」聲 得癌,想愛,Why not? 1個月前,發瘋,跑去買了MINI John Cooper頂級的跑車。老婆讓我買。女兒、兒子都大笑,「Dad's crazy! But we love it!。」朋友們也一片喊「讚!」 我得意洋洋! 得癌,我沒怕,因為我知道,「我活得很夠久、很夠好了!了無遺憾!」 多年前,一位藍營外交官開始叫我「亮公」,後來很多人叫我「亮公」。老婆恨死了,說,「那是中國封建的腐朽。」 我幽默,自我解嘲,「我已當阿公,孫兒們的公公耶!」 「亮公」英文「lianggong」簡寫「LG」,有意思。可以是韓國電器產品,也可以是英語口頭禪「Life's Good!」 叫我「亮公」 「Life's Good!」 我一生活得很好,「Life's Good!」合我意,我喜歡人叫我「LG」。 病中,老婆終於心軟了,有幽默感,說「LG不是亮公,是亮牯耶!」 約30年前吧,鐘老(肇政)用客家話叫我「阿亮牯」(見圖),牛也。這個尊稱,鐘老外,沒人敢用。 得癌,當然不甘,心想,「Why me?」。又發狂,決定公告天下(其實20多位好友),要大家同情我。「我受罪,大家要受罪!」才公平。 結果,大錯特錯,大失所望,打開的不是「同理」、同情」、「憐憫」的心門,而是「So what!」「Me too!」「大驚小怪!」、「要同情,還輪不到你!」的Pandora box。 我被嚇呆了。我的好朋友裡面,竟有一大堆癌的親密戰友。都是身經百戰的「愛」的前輩。面對她/他們,我自嘆不如,深感慚愧。 與癌打戰、共存 越活越多采 好幾位最敬佩的教授,都得過癌,和癌打過戰,多年,不敗,學問越打越好,文章越寫越棒。 好友姊姊也得肺癌,2年了。最近還跑去歐洲,玩得快快樂樂。一位醫生朋友,我在淡大客座時常請我吃餐廳,16年前得肺癌,那時標靶藥剛出來,很貴,他花大錢買來吃,一活16年,活得多采多姿,去年去世。 好友蘭妹開過多次刀,酸我「與癌共存」大驚小怪,酸得好。我的博士生的爸爸,1989得癌,吃五穀米飯,很健康,幾年前還常鴐休閒車上台灣山脈,趴趴走。 老婆的同學、我的學弟Aki,很多病,曾走過鬼門關,大難不死,活得神奇,文章越寫越好,哲理越修越深,畫越畫越「水」。另一位學弟PS,得肝癌,換肝,13年了,遊山玩水,也活得精彩。 一位牛山小時候青梅竹馬的姊夫、朋友O-san,也是1989得癌,那時沒藥、沒電療,只能開刀。2、30年來,瓊姐陪他全世界玩透透。這幾年回去找他夫妻吃邱家粄條,吃得津津有味。 想到,這幾年的另一個狂想曲,由彭教授領軍,我們要選總統,把不搞台獨的小英換掉。這幾天,我的狂想曲更狂。想再請97歲的彭教授領軍,組「癌」的聯盟,2024,賴神不做「務實的台獨工作」,我們就挑戰他選總統。 親朋好友,聽我的「愛」的狂想曲,大家要有愛心,要同情我得癌, 可憐兮兮。不知美芬、麗貴、涵芬、Chris、Emily、Susan,同意否?「I can't hear you!」我聽到遙遠的空谷迴音。(2020/04/16)
邱垂亮 2020-04-16
COVID-19病毒全球化(Globalization)

COVID-19病毒全球化(Globalization)

  中國病毒全球肆虐,不分種族、國界、文化、財富、權位差異的,不論天南地北、天涯海角、男女老少、首相和庶民、億萬富翁和街頭遊民、電影明星和無名小卒,一律平等,都可能得到病毒的侵襲。中國病毒均顧全人類,仍不能喚醒全人類,大公無私,真心真意,團結一起,共築全球一家親的大同世界。圖/取自中國政府網   1960年代我去美國念研究所,主修比較政治,第一本被強迫唸的書,是Gabriel Almond (阿蒙德)的《Civic Culture》,那堂課我差一點被當掉。之後被迫唸一系列Lucian Pye ( 白魯恂)主編的政治文化(political culture)的大頭書,都是讓我讀得頭昏腦漲。 也讓我滿相信文化決定論(cultural determinism),認為文化不同,國與國之間必有不同,甚至矛盾和衝突。 杭廷敦和福山 1970-90年代在澳洲教政治,基本上在文化決定論的架構上轉來轉去。1991,Samuel Huntington(杭廷敦)發表大作《The Third Wave: Democratization in the Late Twentieth Century》(第三波民主化:20世紀後期的民主化)。描述二戰後民主化在世界各地蓬勃發展的興榮現象。1989柏林圍牆倒塌、東歐共產主義崩潰,中國爆發六四天安門,我們認為這波民主化會擴大發展,成為人類文明進步的主流趨勢。 1993,  杭廷敦的高足Francis Fukuyama(福山)繼承第三波民主化的說法,發表了震撼士林的歷史終結論(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大膽預測,人類文明到達歷史終點,西方的民主主義全勝,東方專制政治(共產主義)全敗。 現在證明, 福山的民主藍圖,像孔夫子的大同世界和柏拉圖的烏托邦,不是空中樓閣,也是違反人性、很難(不能)實現的理想主義。 還好,杭廷敦1996又發表大作《文明衝突論》(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 and the Remaking of the World Order),再度回到文化決定論的論述架構。 他的第三波民主化被阻,福山的歷史終結更是影子都沒有。其中最大的阻力,就是1989天安門鄧小平鎮壓中國民主化,之後中國崛起,不僅沒踏上第三波民主化的浪潮,還背道而馳,國越強越走專制獨裁的國族主義路線。在普丁領導下,俄羅斯也走上相同道路。 經濟到政治的全球化 不過,21世紀開始的10幾年,經濟全球化(economic globalization)的快速步伐,也帶動政治全球化(political globalization)。Salvatore Babones 、William R. Thompson 、Manfred B. Steger等的大作,我沒詳讀,但也略有涉及,瞭解他們的想法。 和福山一樣,他們都太天真一點。從經濟全球化到政治全球化,面對主權國家,靠聯合國、世界貿易組織、世界衛生組織、歐盟、東協、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會等國際組織推翻國族主義、消除國界,根本緣木求魚。 習近平的中華民族復興、川普的美國再偉大、強森的英國脫歐、普廷的俄羅斯軍國主義,都大剌剌地在搞極端的國族主義。 面對中國病毒(COVID-19)的全球肆虐,UN和WHO束手無策,醜態百出,要它們推動政治全球化,是天方夜譚。日本副首相麻生說WHO是中國的CHO。美國總統川普說,WHO是China-centric(中國為中心)。 不過,人間事就是如是詭異。中國病毒全球肆虐,是不分種族、國界、文化、財富、權位差異的。天南地北、天涯海角、男女老少、首相和庶民、億萬富翁和街頭遊民、電影明星和無名小卒,一律平等,都可能得到病毒的侵襲。 可惜,人類永遠學不乖。中國病毒可以「有教無類」、均顧全人類,但並不能喚醒全人類,大公無私,真心真意,團結一起,共築全球一家親的大同世界。 荒腔走板的譚德塞 看看WHO秘書長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 ,4個多月來全面傾向中國的一言一行,荒腔走板到荒誕不經,那是分裂全人類的中國政治化,不是整合全人類的政治全球化。 很可惜,如是人類大災難,都不能讓人類覺醒,走向大同世界。人類前途,能樂觀?不能吧! 人類歷史不會終結,人類災難、天災人禍,也不會終結。這是人類的宿命。(2020/04/13)
邱垂亮 2020-04-13
回應許慶雄教授──還是要公投正名制憲

回應許慶雄教授──還是要公投正名制憲

  政府以虛擬的「中華民國」憲法,執行一個中國的外交政策,作繭自縛,自作孽不可活。早該改弦易轍,制訂台灣新憲法,執行台灣獨立的外交政策。圖/民報資料照   謝謝許慶雄教授給我《民報》專欄〈不合憲──中華民國在台灣〉的評論。值得深思,進一步討論。 許教授原文很短,全文如下: 中華民國憲法清楚地寫著,台灣是一個中國之下的自由地區,而且是民主自由化之後台灣人自願制定。 如果台灣自己要維持「中華民國憲法體制」,外交上自以為是一個中國的政府,給國際社會的認知,就是台灣自己認定、自我主張是中國的一部分。 外交部每年編列500多億外交預算,都是用來維持一個中國的外交政策,收買這些邦交國承認,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是代表全中國的合法政府,要求承認台灣的總統是13億中國人的國家元首。中華民國台灣政府的外交決策者,表面上反對一個中國,主張台灣是獨立國家,實際上卻仍然執行一個中國的外交政策,危害台灣的國家地位至今。 中華民國是政府不是國家,中華民國的政府名稱,目前還是被北京政府繼承,在聯合國使用中。中華民國一直沒有退出聯合國,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不是事實。中華民國一直由北京政府代表。 台灣從未主動、積極、持續地宣布獨立或主張是新國家,所以世界各國及國際組織依國際法法理,當然不可能承認台灣是國家,這與中國的反對,並無必然關係。 我的反應如下: 1、教授一定有所本,但我不知,中華民國憲法哪裡寫著,台灣是一個中國之下的自由地區,而且是民主自由化之後台灣人自願制定? 既使有,今天該制定已不合台灣民意和現實,應經過主權在民的民主程序修憲。我認為修憲不可能,故開憲法大會公投正名制憲,是一可行的康莊大道。 2、我不認為國際社會的認知,是台灣自己認定、自我主張是中國的一部分。所以,台灣人民要公投制憲正名,以正國際視聽。 3、花500億買外交,早該停止。這無庸置疑。台灣政府以虛擬的「中華民國」憲法,執行一個中國的外交政策,當然作繭自縛,自作孽不可活。早該改弦易轍,制訂台灣新憲法,執行台灣獨立的外交政策。 4、中華民國沒有退出聯合國。1971聯合國2758決議文,是「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組織中的合法權利」── recognized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RC) as "the only legitimate representative of China to the United Nations" and removed the collective representatives of Chiang Kai-shek and the Republic of China (ROC) from the United Nations。簡言之,「中華民國」在聯合國已不存在,已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 5、當然,問題很複雜,也很簡單,台灣不把「中華民國」正名為「台灣」,世界大部分的國家不會法理承認台灣是主權完整的國家。(2020/04/07)
邱垂亮 2020-04-07
不合憲──中華民國在台灣

不合憲──中華民國在台灣

  要根本解決此憲政危機,其實很簡單,那就是公投正名制憲,根據主權在民的原理原則,經過民主程序,制訂一部合乎台灣人民意志、台灣政治現狀的新台灣憲法。圖/總統府   我不是憲法學家,我從政治學看問題。憲法學上的爭論,就由我敬佩的李慶雄教授去處理吧! 1949國民黨政府被共產黨推翻後,蔣介石逃到台灣,用「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1948制訂)凍結1947在南京制訂的中華民國憲法,戒嚴統治台灣,到1991李登輝廢止「臨時條款」,經過7次修憲,修成憲法怪獸。今日,中華民國在台灣是很不合乎1947中華民國憲法的政治怪物。 「非國」的國名 根據國際法,中華民國在中國、在世界,1949年後就不再存在。在台灣,中華民國憲法已成廢紙一張。勉強地說,中華民國在台灣,憲法上名存實亡。嚴格地講,它是違憲的、國不成國的政治怪胎。 所以,很奇怪,台灣的國民黨就是死鴨子嘴硬,硬拗說,根據中華民國憲法,台灣不是中華民國。他們的中華民國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的中國,還包括1924就獨立的蒙古。真是空口說白話,滑天下之大稽。 問題是,全世界,只有15個迷你小國還叫台灣「中華民國」,其他都叫台灣「台灣」,實質承認這個「台灣」是一個國家。不過因為中國的鴨霸,都不能官方稱呼台灣「台灣」,而被迫叫台灣的領使舘「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台灣被迫使用「中華台北」參加奧林匹克、世界衛生大會等國際活動,「台澎金馬關稅區」參加國際貿易組織。 2015新加坡馬習會,中國稱呼馬英九「台灣地區領導人」,請問國民黨諸公/婆,此稱呼合「中華民國」憲法嗎? 台灣國民用「台胞證」進入中國,算不算違憲? 請問國民黨諸公/婆,「中華台北」、「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等亂七八糟的「國名」,哪一個合中華民國憲法的規定?哪一個不是違背中華民國憲法的「非國」稱呼? 台灣不是中華民國 所以,為什麼跟中華民國憲法無關、只是一張國際(在中國還不能通行)的旅行文件、護照,為方便旅行、不混淆國際視聽、不讓外國人把台灣人當中國人,簡單地由外交部就可修改、把「中華民國(Republic of China)」拿掉、只留「台灣(Taiwan ),你/妳們就要跳腳怪叫「違憲」、「搞台獨」、「去中國化」。 當然,護照的微修,7成以上的台灣人贊成。這是走上台灣獨立建國非走不可的一小步。如是小步,你/妳們都氣急敗壞,要舉虛擬的「中華民國」憲法大旗,莫名其妙地反對。你/妳們居心何在?為何反對?為何如是無理取鬧?你/妳們煩不煩啊? 實在,你/妳們應該醒醒了。要像83%的台灣人,不當中國人、要當台灣人,支持台灣獨立建國,不然你/妳們就帶著神祖牌「中華民國」回歸祖國中國吧!那是在自由民主台灣,你/妳擁有的憲法權利。不然,再繼續賴在台灣不走,硬和台灣人作對,甚至作專制中國的同路人、應聲虫,只會更被台灣人唾棄,更快被掃入歷史灰燼。 國民黨立委陳玉珍嗆說,台灣不是國家,中華民國才是。蘇貞昌院長回嗆說「那她就沒資格當國會議員」。回嗆得剛剛好。陳委員1999拿台胞證去北京大學修法學碩士,2019曾說「北京中央」。請問委員,妳的言行,是否違背妳的「中華民國」憲法? 這本「中華民國」的違憲爛賬,太爛了,我實在算不下去,就此打住。 簡言之,中華民國在台灣是違背1947中華民國憲法的憲政怪物。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憲法,是違背民主憲政的憲法怪胎。1991年後修了多次,越修越怪,成龐然憲法怪獸。再修下去,很難。修憲門檻太高,難關太多。要把1947中華民國憲法,修成適合2020民主台灣主流民意、政治現實的台灣憲法,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 歸根結蒂,要根本解決此憲政危機,其實很簡單,那就是公投正名制憲,根據主權在民的原理原則,經過民主程序,制訂一部合乎台灣人民意志、台灣政治現狀的新台灣憲法。 爭護照改版面、China Airlines改名Taiwan Airlines,中國石油改成台灣石油,中華郵政成台灣郵政,雖是非作不可的正名工作,都不像把「中華民國」正名為「台灣」那麼難,但也僅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無聊。 歷史任務是公投正名制憲 無聊但很重要。中國病毒正全球殺傷世人,引起人類公憤。蔡英文總統不抓住這千載難逢、稍縱即逝的歷史機會,作些上述輕易的正名工作,今天不作明天一定後悔。 歷史長河地看,蔡總統領導民進黨的歷史使命,也即天命(mandate),就是台灣的公投正名制憲。做不做?成不成?最終會受歷史論斷。 既使今天,蔡總統大刀闊斧,推動公投制憲,把國名「中華民國」正名為「台灣」,也名正言順,剛剛好,一點也不為過。
邱垂亮 2020-04-06
學優則仕─嚴家其和王滬寧

學優則仕─嚴家其和王滬寧

  嚴家其(左)和王滬寧(右)都是最優秀的政治學英才,都曾是御用學者。但王支持專制,得勢,享盡富貴榮華;嚴支持民主,失勢,流浪天涯。命運南轅北轍,天壤之別。圖/左圖取自維基百科,右圖取自人民網,民報合成     這篇文章應由好友李筱峰和莊萬壽教授來寫,他們懂中國歷史和文化,我不懂。我高中畢業後就不讀經書,談中國的儒教文明,不自量力。 我用西方民主政治的理念,看中國儒教文明的專制政治,有價值判斷的理論偏頗。 聖君和哲王 我懂的儒教政治,就是人治主義的專制政治。我還記得的儒教就是四維八德、禮義廉恥、忠孝仁愛、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其運作理想模式(operational ideal model),就是聖君(王)賢臣,君君臣臣推展仁政(好的政策),造福百姓。 中間最關鍵的人物,就是孔夫子和他的學子學孫。2千5百年來,他們學優則仕,修得學問和道德,經過科舉制度進入政府各級機關,當仁政政策的立法、行政、司法的決策、執行和裁判官,幫帝王造福百姓。 這個儒教聖君,和柏拉圖(Plato)的哲王(philosopher king)很相似。柏拉圖的哲王是: 一個既有(愛)智慧和才能、又可信賴、並願意過簡單生活的統治者(A ruler who possesses both a love of wisdom, as well as intelligence, reliability, and a willingness to live a simple life)。 兩者都是理想主義、空中樓閣。在西方很少(我認為沒有)出現過哲王。在東方中國也很少(沒有)出現過聖君。 都是烏托邦 這些理想模式看起來有道理,但面對人性有善有惡、會作好事也會作壞事、「權力必然腐敗、絕對權力絕對腐敗」(Lord Acton)的現實,在中國,這個模式實行2千多年,紕漏百出,很少(沒有)產生真正的聖王、賢臣、仁政、造福百姓。「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在中國實踐結果,說是慘不忍睹,絕不為過。 當然,我是粗略估計,要精確統計,恐怕要李筱峰和莊萬壽教授,帶領一群博士生研究4年、5年,才能搞清楚。我看到的事實是,從秦始皇到習皇帝,大部分的皇帝都是荒淫無度、暴虐無常,官員是貪官污吏、腐敗無能、魚肉鄉民,一大堆昏君和惡臣。 孔夫子的學子學孫們,學優則仕,大部分都是唯唯諾諾的御用學者,當皇帝的幫兇、走狗和打手。 目前,在習皇帝的身邊就有一位標準御用學者、王滬寧。1980年代,在後毛澤東時代,中國曾有一段多采多姿、轟轟烈烈的「北京之春」。我有幸觀察,甚至在旁搖旗吶喊。在北京我認識社科院政治學研究所所長嚴家其。在上海認識復旦大學政治系系主任王滬寧。兩位都是30多歲的青年才俊,學識淵博,非常耀眼的政治學明星。嚴當胡耀邦和趙紫陽的智囊,推動政治改革。王當江澤民的智囊,在上海支持改革。當年我覺得他支持「北京之春」。 兩位都主持過我的座談會。天安門大屠殺後,嚴被認定是北京民運背後黑手,被通緝,逃亡法國,後移居美國。王隨江北上,進入中南海權力中心,幫助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鞏固政權,負責共產專制獨裁的理論化妝師,替3個土皇帝塗脂抹粉,變成大權在握的No 1御用學者,寫出一大堆令人噁心的歌功頌德的論述。他的表現說是慘不忍睹,一樣絕不為過。 書生的悲情 兩位都是最優秀的政治學英才,都曾是御用學者,一位支持專制,得勢,享盡富貴榮華;一位支持民主,失勢,流浪天涯。命運南轅北轍,天壤之別。我都有緣相會,如今看到如是滄桑結局,無限唏噓。 當然,歷史論定,嚴家其會流芳百世,王滬寧會遺臭萬年。 這些日子,人老了,突然想起80年代在北京、90年代在巴黎和舊金山與嚴家其相處的日子。不知他和夫人在美國生活如何?去年,聽到他挺身而出,公開反對習近平修憲成帝(終身制)的消息。也僅是空谷足音,狗吠火車,「誰理你!」 我在南太平洋,遠祝嚴兄和夫人別來無恙、平安快樂。(2020/3/27)  
邱垂亮 2020-03-30
「黃禍」──不是顏色、是政治

「黃禍」──不是顏色、是政治

  川普把COVID-19叫「中國病毒」,名符其實,有何不對?已成中國應聲虫的WHO,反駁說,造成種族歧視,欲加之罪,有何對?。圖/取自jabin botsford 推特   我本來就才疏學淺,現在又年老體衰,對太深的宗教、文化、哲學問題,搞不懂,不幹說三道四,亂說話。 最近,因為對習皇帝的專制政權引爆的武漢肺炎,禍延全世界,造成人類大災難,聽到有人用「黃禍」形容它,因傳神,也用它。我雖強調是種族歧視文字,但也引起幾位好友不以為然。 我有說明,但難說清楚。我一生最恨種族歧視,不贊成民族主義。白人(法國、德國、英國、美國)的民族主義不好,黃人(中國、日本、韓國)的民族主義一樣不好。 幾千年來,中國人以中原帝國自居,漢人之外都是「夷」,北狄、西戎、南蠻、東邊的日本人是倭寇。這當然是種族歧視的語言。 我一生教學政治,瞭解「政治是可能的藝術」(Politics is the art of the possible),認定自由民主人權的民主政治是「最壞」也是「最好」的「藝術」(邱翁的話)。民主政治沒有國界、種族、文化、宗教之分,全世界、全人類通用。 那是普世價值。我相信民主、不相信民族主義,更反對專制政治。我的價值取向,簡單明白。 所以,我用「黃禍」,不是19世紀白人說的種族歧視的「黃禍」,是反自由民主人權的東方專制政治、習皇帝獨裁政權的「黃禍」。我同意,有混淆視聽之處。是我不對。 白人罵黃人「黃禍」,不對、可惡。但台灣的中國人、國民黨、連戰、馬英九、吳斯懷,親專制中國、反民主台灣獨立,反對和民主美國聯盟抗拒專制中國侵吞台灣,何嘗不是價值混亂,是非不明,一樣不對、可惡。 老毛搞革命,創建帝國,大躍進、文化大革命、老鄧的六四天安門、習皇帝的武漢肺炎、西藏、新疆的「種族清洗」(ethnic cleansing),殺死千萬中國人(漢人、藏人和維吾族人),對中國人,何嘗不是「黃禍」? 秦治皇到習皇帝,2千2百多年來,專制政治廹害億萬中國人。到21世紀,14億中國人還不能享受自由民主人權普世價值,這何嘗不也是「黃禍」? 川普把COVID-19叫「中國病毒」,名符其實,有何不對?已成中國應聲虫的WHO,反駁說,造成種族歧視,欲加之罪,有何對? 誰戴著種族顏色的眼鏡看事情?那是羅生門的問號,無答。 「Stupid! It's not the color. It's politics.」(笨蛋!不是顏色,是政治)。
邱垂亮 2020-03-26
大哉問──為什麼是時候了?

大哉問──為什麼是時候了?

  這次中國肺炎戳破了習皇帝「中國模式」帝國崛起的中國夢,專制中國、獨裁習皇帝,已成世界人類公敵,「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在如是有利的內外情勢下,假如台灣抓住歷史千載難逢的機會,慎重地把China Airlines正名為Taiwan Airlines,把中正紀念堂正名為台灣民主紀念館,自身難保的習皇帝,能、敢揮軍犯台?。圖/Pixabay   朋友問:「你為什麼說台灣正名是時候了?」簡答如下: 台灣內外情勢大好。國內,因為專制中國,尤其是習皇帝,欺負台灣夠夠,尤其是這次武漢肺炎,台灣人民受夠了,台灣認同、台灣價值(自由民主人權)大增。台灣人要當「台灣人」、不當「中國人」的決心、勇氣高漲。絕大多數(8成以上)台灣人認同台灣,不認同中國。 把天下搞得大亂 國外,世界情勢大變,尤其是習皇帝把天下搞得大亂,引發了天怒人怨的武漢肺炎pandemic(大流行),讓全人類陷入水深火熱。專制中國、獨裁習皇帝,已成世界人類公敵,「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尤其是川普的美國,對中國感冒極了。川普3年多前上台就表明親台反中,對中國展開嚴厲的貿易戰,抗拒習皇帝的「一帶一路」帝國主義權勢擴張,保護台灣獨立存在及支持台灣國際地位提升,經過國會立法、實際軍售和軍事行動,加強美台盟邦關係,表明了武力協防台灣的決心。 我們把COVID-19名副其實地叫做「武漢肺炎」,川普可一點更不含糊,直稱「中國肺炎」,更名副其實。日前還聲稱中國是「敵人」。 同時,日本安倍上台,也明確加強日台關係。在「一帶一路」壓力和越來越認同台灣民主的氛圍下,歐盟也改善與台灣關係。和日本一樣,跟在美國之後,因為習皇帝的「一帶一路」已侵門踏戶到南太平洋澳洲門口,坎培拉和北京也越來越成「敵我關係」。 觸怒自由民主世界 在專制中國,習近平明目張膽,把只能當10年的「習主席」變成可以終身制的「習皇帝」。他媲美秦始皇和毛澤東,要獨裁統治中國,帝國主義地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這些年來,中國國家資本主義經濟崛起,有錢,習皇帝「一帶一路」花大錢買國際政治權勢,大有收穫。但也作法反民主、野蠻、粗糙、鴨霸,觸怒美國為首的自由民主世界。 這次中國肺炎,不僅終極地戳破了習皇帝「中國模式」帝國崛起的中國夢,中國經濟將一洩千里,不分崩離析、全面崩潰,也會比1980年代「日本第一」(Japan No 1)的日本夢,破裂得更慘,更全面、徹底。 習皇帝的「中國夢」已滅,習近平的皇帝夢也已滅,無庸置疑。 在如是有利的內外情勢下,假如台灣抓住歷史千載難逢的機會,慎重地把China Airlines正名為Taiwan Airlines,把中正紀念堂正名為台灣民主紀念館,四面楚歌、自身難保的習皇帝,能、敢揮軍犯台? 我相信不能、不敢。除非習皇帝想當皇帝想瘋了。21世紀還想當皇帝,會想瘋,但14億中國人民不當皇帝,不會瘋。 最好的歷史時刻 《雙城記》的名言: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是智慧的時代,也是愚蠢的時代;是信仰的時代,也是懷疑的時代; 是光明的季節,也是黑暗的季節; 是充滿希望的春天,也是令人絕望的冬天; 我們的前途擁有一切,我們的前途一無所有; 我們正走向天堂,我們也正直下地獄。 1859狄更生寫得落落長,很囉唆。不過,2020卻也很適切地描繪了台灣的歷史處境,值得引用。(2020/03/19)
邱垂亮 2020-03-19
時候到了──台灣正名

時候到了──台灣正名

  把ROC(中華民國)正名為ROT(台灣共和國),很難。但把China Airlines改為Taiwan Airlines,把中正紀念堂改為民主紀念館,不難。本圖為2007年,中正紀念堂改名為台灣民主紀念館當時,懸掛於現場的帆布招牌。自由遺產。圖/曹欽榮     中國生產的武漢肺炎席捲全球,習皇帝變成世界公敵,中國被認為是「黃禍」(種族歧視用語)。台灣抗炎成功,被美國、日本、韓國、法國、其他很多民主國家的肯定。小英、蘇貞昌、陳時中變成優秀政治領袖、台灣人民都變成世界模範民主公民。 但是,專制中國和獨裁習皇帝,就是死鴨子嘴硬,吃定、欺負民主台灣、理性小英、忠厚台灣人夠夠。在遣送武漢台胞上霸凌台灣。在WHA(國際衛生組織)大放厥辭,大吃台灣豆腐,口口聲聲「中國台灣省」、「祖國中國照顧中國台灣人民多好又多好」,「中國台灣省抗炎成功都是習皇帝英明領導的結果」…… 真是睜眼說瞎話,令人聽了嘔吐。 還好,台灣人民耳聰目明,明見秋毫,一眼就看透習皇帝和專制中國的邪惡、騙人把戲。 自認「台灣人」飆升到85% 7、8年前,約3分之1的台灣公民,認為自己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約3分之1 認為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不到3分之1認為是「中國人」不是「台灣人」。2年前仍只1半認為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2成認為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仍有1成認為是「中國人」不是「台灣人」。今天,忍定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的,飆升到85%, 不到10%還認為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更不到5%,還死鴨子嘴硬,硬要當「中國人」不當「台灣人」,卻又臉皮厚厚,賴在台灣,要享受台灣可貴的自由民主和優越的健保制度。 這就是今日台灣的政治現實。 中國在WHA欺負台灣夠夠,把台灣人氣炸了,大罵習皇帝的中國邪惡、無恥、可惡。有人飆罵「死了也不當中國人!」。 罵習皇帝邪惡、無恥、可惡,沒用。他2千年專制中國的帝王skin(皮),比澳洲百年老鱷魚的皮還厚。 「死了不當中國人!」,有用;但只說不練,沒用! 台灣的抗炎英雄陳時中,是誠實忠厚、做多事不多說話的政務官。在遣送武漢台胞危機時說了一句言簡意賅的話,「當初自已選擇國籍,就要自己承擔。」 一針見血。在如是嚴峻但也千載難逢的有利時刻,小英、台灣要抓住如是歷史契機,毅然決然,勇敢推動台灣國家正常化的正名運動。 把ROC(中華民國)正名為ROT(台灣共和國),很難。但把China Airlines改為Taiwan Airlines,把中正紀念堂改為民主紀念館,不難。把ROC正名為ROT,也許(我認為不會)習皇帝會氣急敗壞,搞武統(我認為他不敢)。把China Airlines改為Taiwan Airlines、中正紀念堂改為民主紀念錧,習皇帝會氣急敗壞但不會、不敢搞武統,這我確信。 天佑小英!天佑台灣!(2020/03/11) 國立臺灣民主紀念館(簡稱民主紀念館),正式掛牌成立於2007年5月19日。但國民黨重新執政後又於2009年7月20日重新將中正紀念堂匾額重新掛回。圖/公有領域,取自維基共享資源
邱垂亮 2020-03-11
不好笑──中國幽默

不好笑──中國幽默

  習皇帝首席智囊王滬寧,2月26日出版《大國戰疫》,為習皇帝造神,歌功頌德 :「作為大國領袖的為民情懷、使命擔當、戰略遠見和卓越領導力」。人民日報不定時也在頭版刊登「總書記來過我們家」的宣傳文章,歌功頌德 ,替習皇帝造神。散播勝利歡愉的精神,罔顧現實的程度,令人目瞪口呆、啼笑皆非。圖/擷取自人民網     中國人相信,中國為世界最偉大的中央帝國,有2千(他們認為5千)年的最光輝的文化。從秦始皇到習皇帝,天之子一統天下,萬民膜拜,對億萬中國人民,那是天理人道。對我們相信自由民主人權的現代人,那不是天理也不是人道, 是皇帝騙老百姓的高明騙術。 我們看不懂他們,他們也看不懂我們。我們不僅看不懂他們的四書五經,連他們的幽默感也莫宰羊,看了莫名其妙,哭笑不得。 MIC的武漢肺炎 這次爆發的武漢肺炎,土生土產的MIC(中國製造),2個月席捲全球,成為天下災難,確診超過9萬,死亡超過3千,還在節節上升。 如是天災人禍,習皇帝匿藏疫情20多天,造成災火燎中原,更燎全世界。 中國抗疫專家鍾南山都承認,各級疾控中心了解疫情,卻沒有對外發布的權力,只能逐級上報。這一體制弊端,導致新冠(武漢)病毒「人傳人」的重要資訊滯後了20天才對外發布。他說對、說錯各一半。習皇帝去年12月底就被告知疫情,1月3日他通知了美國。但是在專制中國,沒有人敢負責、敢說話,只有習皇帝到了1月20日火燒上天了,才經過人民日報透露災情。 這不是黑色幽默,是專制政治的黑暗本色。 李文亮醫師的悲劇,令人哭泣。李文亮是武漢醫院的醫生,去年年底(2019/12/30)在微信群組發表華南水果海鲜市場確診7例疑似SARS的預警,被說是疫情「吹哨人」。結果,馬上被公安叫去寫「訓誡書」,警告他「不讓你說的時候不許你說,不讓你死的時候不許你死。聽明白了嗎?」 1月10日,李文亮自己得武漢肺炎,2月7日病逝。身後有不幸感染的年輕妻子和没出生的孩子。「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完了,應行的路我已行盡了,當守的道我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你留存。」 哨聲嘹亮、洞徹東方 人民日報上海分社社長弘冰寫:我們憤怒於你的預警被當成謠言,我們傷痛於你的死亡竟不是謠言。你從來和謠言無缘,却被迫因「造謠」而具结「悔過」。现在,因為不信你的「哨聲」,你的國家停擺,你的心臟停跳。要怎樣惨重的代價,才能讓你和你們的哨聲嘹亮,洞徹東方。 空谷足音,社長講了良心話,但習皇帝聽不進去,一定認為那是黑色幽默,不好笑,騙騙中國人、外國人。 習皇帝不是省油的燈。他不去武漢,卻下令建火神山醫院。1月25日動工、2月6日完工、1600病床,8日進駐病患。另外又建雷神山醫院,一樣迅速、龐大、驚人。 不管如何了草、簡陋,像監獄,不像醫院,這是巨大工程成就。不要笑。但,醫院醫護人員帶領患者跳舞、做操健身,笑聲歌聲、優美舞姿,出現在鉅大、冷冰的死亡病院。還把如是充滿習式中國幽默的場景po上網,讓世人共賞。絕對是這場世紀大悲劇中最讓人怵目驚心、目瞪口呆的中國幽默。 習皇帝要我們看到火神山是天堂,跳的是歡樂之舞,我們看到的火神山是地獄,跳的是死亡之蹈。 王滬寧的黑色幽默 可以比美的是,與我1980年代有一面之緣(他主持我在復旦大學的座談)的習皇帝首席智囊王滬寧,2月26日急著出版《大國戰疫》,為習皇帝造神,歌功頌德 :「作為大國領袖的為民情懷、使命擔當、戰略遠見和卓越領導力」。全景式介紹「中國人民在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下,緊急動員、齊心協力,打響疫情防控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的階段性進展和積極向好態勢。」 還有,人民日報1月5日開始,不定時在頭版刊登「總書記來過我們家」的宣傳文章,歌功頌德 ,替習皇帝造神。 該報1月20日前隻字不提武漢肺炎,到20日壓不住消息後,才勉強出現有關報導,但「總書記來過我們家」依舊占據在頭版最重要的「報眼」。1月25日至2月24日,武漢肺炎狂火燎原的時刻,王滬寧還在人民日報頭版刊登「總書記來過我們家」14次,每篇都在散播勝利歡愉的精神,罔顧現實的程度令人難以置信,簡直把習近平的每一步都當作是一個奇蹟。其荒謬黑色幽默的極致展現,豈止令人目瞪口呆、啼笑皆非? 自傲與自卑 至於引用一篇中國研究,根據講解武漢肺炎病毒的基因序列與病毒起源,硬拗說肺炎起源不是中國,是美國。習皇帝覺得「武漢肺炎」這個名稱是污名化中國,堅持世界各國要用「新冠肺炎」。罵蔡英文操作武漢肺炎搞台獨。武漢肺炎疫情延燒全球,中國外交部在3月1日竟大言不慚說,如果海外疫情進一步發展,將採取必要措施積極協助和安排中國僑民回國。等等荒誕不經的言行,族繁不及備載,都是標準的中國人自傲與自卑感(superiority and inferiority complex)作祟的黑色幽默。 我們都看得目瞪口呆,哭笑不得。(2020/03/05)
邱垂亮 2020-03-05
中國是21世紀人類文明的黃禍

中國是21世紀人類文明的黃禍

  習皇帝的中國必然是21世紀人類文明的黃禍。圖/擷自中國國防部網站   老年得肺癌,與狼共舞,她要我死,我要她死。問醫師「Why?」她說,「可能先天的基因(DNA),也可能是後天吸的空氣(煙)、吃的東西(垃圾食物),也可能是both」。 我心裡「幹」,「蒙古醫生」! 病中塗鴨,說大部分的中國人(10億)無辜,也是武漢肺炎的受害者,不是黃禍。習皇帝和他的犬牙(約2億),獨裁統治中國,引爆武漢肺炎,才是黃禍。 朋友罵我胡說八道,10幾億的中國人,被根深蒂固的2千年的專制文化洗腦,盲目支持習皇帝,都是21世紀人類文明的黃禍。「中國就是黃禍!」 我被罵得心驚肉跳。平靜後想到杭亭頓(Samuel Huntington)的文明衝突論。 東西方文明衝突勢所必然 東方專制的儒教文明認為,人先天本善,後天才變壞,所以要聖人教化,賢君仁政,君君臣臣,就會天下為公、世界太平。秦始皇統一天下,漢高祖儒教治國,一脈相承,製造了人類最牢不可破的專制政治。 西方基督教文明,認為人的祖先亞當(Adam)和夏娃(Eve),偷吃禁果,犯了原罪。人先天有罪,會作壞事。所以活著要贖罪。政府要權力分立(separation of powers)制衡(checks and balances),不讓權力腐敗,絕對權力絕對腐敗。就是邱翁講的民主,「democracy is the worst form of Government except for all those other forms that have been tried from time to time」(民主是最壞的政府,只是沒有比她更好的)。 兩大文明必然衝突。習皇帝的中國必然是21世紀人類文明的黃禍。(2020/02/26)
邱垂亮 2020-02-26
黃禍──習皇帝和他的邪惡政權

黃禍──習皇帝和他的邪惡政權

  澳洲最近突然出現不少中國是「黃禍」的罵聲,習皇帝和他的共產黨犬牙、幫兇,隱匿疫情導致世界災難,說他們是黃禍,絕不為過。但大部分的中國人都是無辜受難者,受到連累,被貼上 「黃禍」標籤。圖/擷自CCTV中國中央電視台     黃禍(yellow peril),當然是種族歧視(racism)的話,19世紀西方(白人)帝國主義侵略東方(黃種人)種族歧視的話。德國皇帝(Kaiser  Wilhelm II),用黃禍種族主義(Yellow Peril racism)鼓動歐洲白人侵略、征服、殖民中國。惡毒、邪惡。 經過2次世界大戰,二戰後日本和亞洲4小龍製造經濟奇蹟,之後中國崛起,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軍事強國,黃禍之說在歐美西方國家很少再被提起。 澳洲白人很可惡,連19世紀來澳洲新金山當奴工的中國人都當黃禍。1900澳洲脫離英國獨立,還通過「白澳政策」(White Australia Policy)惡法,禁止黃種(主要中國)人移民澳洲。要到二戰後1970年代才取消這個惡法。 我1971來澳洲教書,49年來看到巨大文明轉變,澳洲由世界最種族歧視,變成最多元種族、多元文化的國度之一。  百姓無辜被貼上「黃禍」標籤 近50年來,我沒聽過澳洲人罵中國人「黃禍」。10多年來中國變成澳洲最大貿易伙伴,澳洲經濟依賴中國,稱讚中國文明偉大之聲,此起彼伏,聲勢高漲。誰敢口出狂言,再罵中國「黃禍」? 2003 SARS禍起中國,沒聽到「黃禍」罵聲。這次武漢肺炎再次發生在世界第二大強國的中國,禍延全球,在澳洲我突然聽到不少中國是「黃禍」的罵聲。有人罵「中國人到哪裡都是禍亂!」。 罵全中國人,太過分。大部分的中國人(10億以上吧),和我們一樣無辜,是武漢肺炎的受難者。但習皇帝、他的共產黨(9千萬)和其他習帝國的犬牙、幫兇(1億?),專制獨裁統治中國,隱匿疫情導致世界災難。說他們是黃禍,絕不為過。中國人民不揭竿而起,革命推翻這個邪惡政權,走上自由民主現代文明的正確國道,中國將永遠被認為是世界禍源、人類黃禍。
邱垂亮 2020-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