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其萬相關文章

向台灣的年輕人致敬

向台灣的年輕人致敬

我在美國行醫、教學一段長時間之後,於一九九八年回國服務。在返台定居的這廿多年,讓我最感興奮的就是幾天前的大選結果,在這歡樂的時刻,以即將年滿七十六的老人,對年輕人表達最大的敬意。 回國這幾年我見證過不少台灣選舉或政治活動的興奮片刻,諸如二○○四年陳水扁先生當選總統、一場高達二○○萬人參與的群眾運動「二二八牽手護台灣」、以及多次與政治有關的新書發表會或演講會。但我注意到與會的大多是我們這些耄耋耆老,而不時感嘆我們的年輕人在哪裡?他們對政治的冷漠使我不覺擔心台灣的前途。 二○一三年洪仲丘事件引起的大遊行,是我第一次看到台灣有那麼多的年輕男女關心台灣的政治。但當時我還以為這是因為這事件與年輕人服役的人身安全直接有關,所以還沒有真正感受到年輕人關心台灣的政治前途。 直到二○一四年的太陽花學運才使我感受到台灣年輕人的潛力。記得當我三月出國開會回到台灣,才獲知台灣立法院裡發生了驚天動地的學生運動。一位我曾經教過的年輕醫生以電子信函告訴我,他們一共有五十位醫療人員,主動響應「反服貿」學運,而進駐立法院,以保護在這又濕又冷的天氣裡,可能有人需要醫療人員的服務。而且他們擔心萬一政府動用軍警暴力鎮壓學生時,他們將一起披上白袍站在第一排,相信再蠻橫的政府,也不敢無視身穿白袍手無寸鐵的醫療專業人員。 從電視我看到學生領袖對當時的行政院江宜樺院長氣定神寧條理分明地表達他們的心聲,我忍不住自問,如果時光倒轉,我們會有這種膽識挺身而出嗎?一時激動,我在「民報」發表了「誰說他們是草莓族?」的一篇文章,公開向他們致敬。這些年輕人所展現的勇氣、組織力、井然有序的善後策劃,在在給海內外留下很深的印象。 這次的大選我們再度見證了台灣年輕人的力量,而當年太陽花學運領袖之一的林飛帆先生也已學成歸國,加入民進黨的行列。這種傳承的力量使我看到了台灣光明的前途。 有你們這群可敬的年輕人,我們老人可以放心了。 (作者為醫師)
賴其萬 2020-01-22
有人不知道228為什麼放假嗎?

有人不知道228為什麼放假嗎?

  週二一早像往常一樣開車上班,突然驚覺路上人車稀落,平常堵車需要二十分鐘以上的車程,昨天十分鐘就到了醫院。這才想起二二八是國定假日,大部分人都在家休息或出外旅遊。也想到前些日子還看到有家招徠生意的旅遊業,竟然以「慶祝」二二八連假,推出幾種旅遊方案兜售,這種白目到極點的廣告對那些二二八無辜犧牲者的家屬,真是情何以堪。也使我忍不住要問一聲「有人不知道二二八為什麼放假嗎?」 二二八發生時我只有三歲,並沒有什麼記憶,但每次看到或聽到犧牲者的家屬所撰寫或口述的遭遇時,我總會想起中學的一位同學。他從來不願意提到已過世多年的父親,當時我還以為他父親可能是見不得人的江洋大盜,直到後來才間接聽到,他父親就是二二八的犧牲者。之前透過彭文正、李晶玉伉儷主持的「政經看民視」,聆聽兩百多位台灣菁英慘遭殺戮的歷史,並由幾位死者家屬談起他們所經歷的人間悲劇,才知道讓他們心靈受創的是,當時風聲鶴唳,親朋好友深恐受到牽連,而對受難者家屬拒之千里,令人聞之心酸落淚。 其實這些遇害的台灣菁英,絕大多數是手無寸鐵的學者、律師與醫師,他們之所以不容於當道,是因為他們曾經抒發正義之聲,挑戰不合理的政策,而得罪貪官污吏,而許多醫界人士大多由於照顧病人而得到當地人士的感激愛戴,成為地方領袖。當二二八事件發生之後,台灣人民對國民政府接收台灣幾年來的腐敗無能,積怨已深,因此一觸即發而引起各地抗暴行為。想不到國民黨政府竟因此而殘害忠良,濫殺無辜,使台灣菁英人才殆盡,而使台灣人多年來對政治噤若寒蟬,嚴重延誤台灣的民主化。 在這國殤之日,希望大家能夠以沉痛的心情,正視事件發生的始末,我們要呼籲,加害者沒有權力要求受害者不要追究責任,我們只有在了解真相處理元兇,才能避免悲劇重演,也唯有這樣,我們才能達到轉型正義。 (作者為醫師,台北市民)
賴其萬 2017-03-01
四年部長 遍地太陽花

四年部長 遍地太陽花

  我在二○○二至二○一二年間任職於教育部醫教會,歷經幾位部長,而杜正勝院士是唯一做滿四年(二○○四─二○○八),也是最有作為、最有擔當的部長,但他卻因此而飽受立場偏頗的藍營立委與媒體百般羞辱與醜化。 前幾天聆聽杜前部長「教育部四年經驗談」的演講,他闡述部長任內施政四大主軸:培養現代國民、建立台灣主體性、拓展全球視野、強化社會關懷,心中深受感動。聽完演講後,忍不住起立向杜部長致謝,他當年在教育部主政時,透過顧問室研究計畫,促使醫學教育注重人文、法律與倫理教育,推動醫學人文師資培育、發展教學計畫,以及成立醫學人文核心團隊,而對台灣醫學教育有深遠的影響。 這幾天我想起當年在立法院,目睹兩位兄妹立委以一些與教育無關的事實羞辱杜部長,以及媒體將他挖鼻孔、打瞌睡的照片登上顯目的版面百般調侃,心中仍感到無比的難受。記得當時有位朋友笑說,教育部怎麼會選這種人當部長,使我忍不住問他:「你難道開會中從來沒有摸過鼻子,或打過瞌睡嗎?」當一群人刻意要醜化部長,整天鏡頭對準他,才有可能抓到這種瞬間的鏡頭。這分明是因為杜部長的政策讓一群政治立場不同的人恨之入骨,不除之不為快,才會如此不擇手段地羞辱他。但我也深信杜部長十年前堅持台灣主體性的教育主軸播下了種子,才會有最近台灣年輕人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發起太陽花學運及反黑箱課綱運動。 我認為杜部長身為歷史學者,並不會因為當時這些政客、媒體的無理誹謗,而動搖自己的期許,因為他知道歷史總有一天會還他公道。如今當年無所不用其極地污衊他的幾位立委與報紙照片早就灰飛煙滅,但我還是要在此為杜部長擊鼓鳴冤,因為過去這些不公不義的人身攻擊所造成的形象傷害,使得台灣社會還欠這位任勞任怨為台灣奮鬥的教育部長應得的尊敬與感謝。 (作者為前教育部醫教會執行秘書、常委)
賴其萬 2016-04-15
不容政治炒作凌駕醫界良心

不容政治炒作凌駕醫界良心

 上星期六彰化基督教醫院舉辦蘭大弼醫師百年冥壽紀念會,邀請幾位蘭醫生的朋友,分享對蘭醫生的追憶,同時也邀情蘭醫生的家人回台參加盛典。我在演講中分享二○○九年九月最後一次拜訪蘭醫生的照片,而幾星期之後,他被發現跌倒在地,送醫後幾個月內病況逐漸惡化而過世。中午聚餐時,蘭醫生的長子唐納告訴我一個從沒聽過的感人故事。他說蘭醫生是在上樓梯時跌下來,當時因為髖關節骨折,非常痛也無法站起來,而幸有訪客發現,才將他送醫。後來唐納回家整理東西時,才注意到在父親跌倒的牆角有一個用刀片刮出的幾個字,「請你把這本書歸還給…」,但後面的名字很顯然父親已無力寫清楚。想來這位獨居老人跌倒在地呼天不應時,他還惦念著手上拿的書,一定要記得還人家。唐納說,「醫生最重要的不就是良心嗎?我父親終其一生所做的事,就是秉持醫生的良心。」聽完他的故事,就想到最近醫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蘇清泉立委非常不對的示範,正與醫者應有的「良心」大相違背。他為了政治操作居然不分青紅皂白,就公然控訴台北市市長候選人柯文哲在十幾年前於醫學雜誌所發表的器官移植論文為「強摘器官」。這件模糊真相的政治控訴深深影響到台灣醫病之間的互信,而對台灣這幾年來辛辛苦苦推動器官捐贈的醫療團隊所做的努力有莫大的打擊,更使台灣這麼多等待器官移植的病人的希望變得更遙不可及。我們常說,「不對的制度比貪污還可怕」,但是十六年前回國以來,我在台灣從事醫學教育工作常會感到,台灣今天最需要的是「身教」,而不只是課堂上的「言教」,而「不好的表率」對醫學生與醫生的學習最具殺傷力。今天社會瀰漫不公不義之事,造成社會是非不明,而身為全國醫界領頭羊的蘇理事長,卻屢次在各種不同場合發表對不起良心的爭議性言論。今天,蘭大弼醫師的兒子親口告訴我的故事使我頓悟,為了台灣的醫學教育、醫界形象,以及社會大眾的健康福祉,我誠摯地向社會大眾與醫界同仁呼籲,我們絕對不能再容許這種身披白袍的政客,繼續以政治操作凌駕醫界良心。(作者為醫師,前教育部醫教會常委)
賴其萬 2014-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