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明謹相關文章

柯文哲:柯文哲你陰我?

柯文哲:柯文哲你陰我?

柯文哲:柯文哲你陰我?   林瑋豐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石明謹 2021-04-09
左盃科普教室「重力加速度」

左盃科普教室「重力加速度」

左盃科普教室又要出動了 「度」其實指的是一個測量結果的數值,例如高「度」、長「度」、溫「度」、角「度」、速「度」、硬「度」、濃「度」,乃至於好感「度」、敏感「度」等等(喂)。 我們假設有一物體原本的速度是每小時50公里,後來因為某些原因變成每小時60公里,50或60是這個物體的「速」「度」,而增加速度的過程,我們稱之為「加速」,加速的歷程我們計算出一個數值,比如說每秒加速10公尺,那就是「加速」「度」。 物體會加速有很多原因,例如你開車踩了油門,引擎產生動力把車子往前推,就產生了加速度,而重力也會對物體造成影響,例如自由落體會受到地球重力的影響,你從101大樓放開一顆足球,在往下落的過程,這顆足球的「速」「度」會越來越快,產生一個「加速」「度」,這個加速的原因是受到地球重力的影響,所以它又叫「重力」「加速度」。 因此「重力加速度」,指的是因為「重力」所產生的「加速度」,所以這個詞正確的組合方式是,「重力」「加速度」,而不是「重力」加「速度」,也不是「重力加」「速度」。 重力加速度在不同地方略有不同,但在地球它原則上是一個常數,也就是說,重力加速度值是固定的,所以你只要看到有報導寫「這部車的重力加速度每秒XX公尺」,這就是頭腦不好,因為重力加速度是個常數,「重力加速度換算起來時速為每小時100公里」,這就是頭殼撞到,因為那叫速度不叫加速度,「重力加速度的力量重達50公噸」,這就是腦子燒壞了,我也不知道他在供三小。
石明謹 2021-04-06
垃圾媒體跟垃圾政黨

垃圾媒體跟垃圾政黨

講屍速列車的確不妥,不過...... 4月3日中國時報 何溢誠快評》台鐵成屍速列車 4月4日中國時報 比擬「屍速列車」垃圾節目沒良心 中國國民黨中評委、前大陸事務部副主任、青年部副主任何溢誠投書中國時報:「台鐵成屍速列車」。 中國國民黨立委李德維:「請講屍速列車的人向所有罹難者及其家屬道歉!」 中國國民黨青年黨代表李明璇:「講屍速列車是垃圾節目、沒良心。」 中國時報跟中國國民黨自己不會錯亂嗎? 是在說自己是垃圾媒體跟垃圾政黨嗎? 大家好歹都是青年部的垃圾統一下口徑啊!  
石明謹 2021-04-05
國民黨天王天后的兩岸政策

國民黨天王天后的兩岸政策

洪秀柱:「我們跟大陸要分治不分裂,你治理你的、我治理我的,但我們不分裂,我們是一個中國。」 朱立倫:「我們所講的『一中各表』,一個中國是什麼?很清楚,中華民國。」 趙少康:「只要台灣不獨立,北京就不對台灣動武,這可以同意的啊!兩岸聯合起來賺世界的錢。」 看到中國國民黨天王天后的兩岸政策,我還以為今天是愚人節咧! 歷史小常識:洪秀全,拜上帝會創始人,建立太平天國,自稱天王。攻取江寧府,定鼎於此,賜名天京。其後派遣其妹洪秀柱出征台灣,敕封天后,所率部眾賜名天兵。  
石明謹 2021-04-01
這國家有18%的人不愛國又很賤

這國家有18%的人不愛國又很賤

吳京被發現自3月起,在微博發的每一篇文章都來自「iPhone 12 Pro Max」,被中國網友攻擊「你為什麼不用華為?你是不是不愛國?賤不賤啊?這一台手機要給敵人造多少子彈?我們中國人不吃這一套。」 這國家不太妙啊!有18.45%的人不愛國又很賤。  
石明謹 2021-03-31
有問題的是中國

有問題的是中國

抵制新疆棉花是個假議題,抵制新疆棉之後抵不抵制其他新疆產品?抵不抵制中國產品?看看抵制頂新的行動就知道,口號居多,我來個神預言,中國人抵制外國貨做不到,外國人抵制中國貨也是做不到的,抵制大戰其實是表態大戰,讓大家排排站,看你是那一派的而已,過幾個月大家依舊如常生活。 而且在我看來,新疆沒有問題,棉花也沒有問題,有問題的是中國,中國沒有滅亡,永遠都是地球的危害,你抵制什麼棉花、手機都沒用,有人說他「只反中共,不反中國人民」,這個就是屁話,中國這個強制把不同文化、不同血統、不同歷史脈絡硬湊在一起,率土之濱莫非王土、宇宙之人皆是華人,整天作統一世界春秋大夢的國家,只要存在一天,就是所有人的威脅,這不僅僅是中共的問題,是這個國家的存在,本身就是集體意識有病的問題,你不將其裂解,這個病就會一直持續下去,換個政府也是一樣。    
石明謹 2021-03-30
病人還有分爛跟不爛的?

病人還有分爛跟不爛的?

台北市長柯文哲日前回憶自己在台大醫院任職時,自己設立的特殊病房「7D病房」收了全台大醫院最爛的病人,且他離開後也就關了,遭台大名醫施景中則在臉書發文表示,7D病房沒有因為柯文哲不在而消失,編制還擴大2倍。對此,柯文哲30日表示,施景中是台大最棒的醫生。 我其實比較好奇的是,阿北一直說他收的都是台大「最爛」的病人,到底是怎麼個爛法?病人還有分爛跟不爛的喔? #醫生有很爛的倒是可以確認 #例如說病人爛的醫生  
石明謹 2021-03-30
特斯拉並不會自動駕駛

特斯拉並不會自動駕駛

特斯拉並不會自動駕駛,目前所謂的自動駕駛,只是駕駛「輔助」系統,比較常見的有定速巡航、定距跟車、防撞雷達、車道偵測、主動煞車系統等等,沒有那種會自己轉彎或是自己停紅綠燈的「自動」駕駛。 畫面中看起來很可能是開了定速、定距跟車之類的輔助系統,也就是說,車子會保持一定的車速,只要跟前面的車子保持一定距離,車子就會保持同樣的車速,前面的車慢下來,你的車也會慢下來,這個系統在高速公路上很好用,我自己也常用(我不是開特斯拉),好處是不用一直踩著油門,長距離行駛腳比較不會痠。 但是這不代表你開車可以不用握方向盤,或是不用看紅綠燈,輔助系統在你踩了煞車之後會減速並解除鎖定,所以人還是要依照路況操作,由於市區有號誌而且車很多,一直重覆煞車根本沒有使用的實益,一般上是不會使用的。從影片來看,這位駕駛有可能「誤以為」開了定距、定速跟車系統,車子碰到危險或紅綠燈會自動停下來,其實並不會,反而是因為前面都沒有車,所以車子就一路「呆呆向前衝」。 我看到還是有很多網友對這新聞的反應都是,「交給電腦開車當然會出問題啊!」、「誰還相信自動駕駛!」,也有人以為特斯拉會自動轉彎跟停車,或是自己下交流道,所以這位女駕駛很可能也是這樣認為的,所以才會剛買三天,「第一次」開啟自動駕駛,就「不知道車子為什麼一直往前衝」,不知道所謂的「自動駕駛」,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操作跟一般駕駛一樣,只是幫你省點力,沒那麼累而已,只要妳有看著路況踩個煞車,這件車禍也不會發生。 這種對科技的誤會,讓我想起二十五年前剛畢業的時候,到單位報到時,看到有個老巡佐,每次都會在電腦主機上面蓋一層厚厚的毯子,讓整個電腦熱到不行,我都超怕電腦會爆炸,有一天我就問他為什麼要蓋毯子,他說因為最近聽說「電腦病毒」很流行,蓋個毯子比較不會中病毒。    
石明謹 2021-03-24
名字代表什麼意義?

名字代表什麼意義?

這兩天台灣發生了「鮭魚之亂」,但我想講另一個跟命名有關,卻非常有意思的事件。 1993年,在日本發生了一個「佐藤惡魔事件」,又稱為「悪魔ちゃん命名問題」或是「惡魔命名騷動」,1993年8月11日,在日本昭島市有一對姓佐藤的夫婦,為剛出生的兒子命明為「佐藤惡魔」,在命名之前,佐藤曾經問過昭島市役所,可不可以將兒子命名為「惡魔」,昭島市役所的回答是法律並沒有規定不可以取什麼樣的名字,同時東京法務局八王子支局也回覆昭島市役所,法律上沒有不許可的理由,於是,佐藤夫婦就到市役所登記了「佐藤惡魔」這個名字。 在8月13日,東京法務局八王子分局緊急通知昭島市役所中止佐藤惡魔的登記,8月14日,日本法務省民事局通知昭島市役所,將小孩子命名為「惡魔」可能會對將來孩子的人生產生重大不利影響(包括被嘲笑、霸凌等等),於是昭島市長將市役所登記的「佐藤惡魔」中的惡魔兩字用紅線劃掉,改寫為「名未定」(不是叫佐藤名未定喔!) 佐藤父親於是對東京家事裁判所八王子支部提出了訴訟,最後八王子支部做出的判決是,將孩子取名為「惡魔」,屬於父母權利之濫用,但是因為昭島市政府已經做出實際登記行為,不得擅自利用行政權力,將「佐藤惡魔」的名字登記為名未定,必須依照當初在戶口名簿所登記的「佐藤惡魔」。 這個判決在形式上是佐藤父親的勝利,戶口名簿必須將名字改回,但是在內涵上東京家事裁判八王子支部,承認了佐藤夫婦對於兒子的命名權實施了濫用行為,於是昭島市役所向東京高等裁判所提出上訴,東京高等裁判所的判決與八王子支部不同,判決認為昭島市役所當初為了保護孩子,所作出名字登記為「名未定」之行為,並不違法,當然,佐藤父親為了此事又向東京高等裁判所提出了抗告。 雙方纏訟到1994年3月14日,佐藤父親向昭島市長提出了妥協,希望將兒子的名字登記為「阿久魔」,日語唸法跟「惡魔」同為AKUMA,只是漢字不相同,昭島市長拒絕了這項提議,5月30日,佐藤父親又提出了一個新方案,他願意將孩子命名為「驅」,日語唸法為AKU,最後昭島市長接受了這個方案,讓佐藤父親將孩子命名為「佐藤驅」,佐藤父親也撤回了上訴,最後東京高等裁判所並未對這個案子做出最後裁決,在法律上,這個案子最後算是不了了之。 但是在這之後,佐藤父親卻得意洋洋的表示,「驅」這個字雖然唸為AKU,但是拆開來分成「區」跟「馬」兩個字的時候,日語是唸成AKUMA,也就是說,他依然是最後的勝利者,因為他還是成功的將兒子命名為「佐藤惡魔」。諷刺的是,佐藤父親在1996年因為持有毒品被捕,後來也陸續因為吸毒跟竊盜入獄,到了2014年都還有犯罪被捕的紀錄,期間佐藤夫婦已經離婚,這名名為「惡魔」的孩子,監護權歸母親所有,完全與父親脫離關係。 在此之後,跟命名有關的事件,在日本就會被稱為「惡魔命名騷動」,這個事件真正引發討論的,其實並不在「惡魔」這兩個字所代表的爭議性,而是更多更深層的哲學問題與法律問題,那就是「名字到底是什麼?」、「命名權究竟屬於誰?」 先從戶口名簿上的名字談起,如果名字只是「政府用來登記辨別」之用,那麼政府確實有權力對命名的格式做出限制,例如台灣以前最多只能登記四個字,所以原住民朋友可能就沒辦法用自己真正的族名來命名,後來才放寬限制,但是既然只是登記辨識之用,法律沒有規定的事項(沒有規定不能取名為惡魔),政府加以限制豈不是過度擴張,就算有權,那到底什麼樣的命名是「有損孩子的權益」,究竟該如何認定。 命名權到底是孩子自己的,還是父母的?理論上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己取名字的權利,所以成年之後有自己改名的空間,父母所行使的只是「命名代理權」,但是有多少人會去更改父母所取的名字,改名字所付出的代價是否太高,導致大部分人一生都是用父母取的名字,這樣等於父母才有實質上的命名權。 再更深層討論,名字究竟代表什麼意義?如果我叫王大明,戶口名簿也登記為王大明,但是所有人都叫我金城武,沒有任何一個人叫我王大明,甚至別人叫我金城武我才會回頭,那這樣我到底是叫王大明還是金城武呢?如果是王大明,但是這名字完全不具任何意義,如果是金城武,那命名權不就是這社會上所有人所共有,而不是我自己的了。 諸如此類的關於命名權的討論,引發了一波對於法律與哲學的反思,那對於台灣的「鮭魚之亂」,我們對於這樣的社會現象,是否更有深度更具反思的探討呢?  
石明謹 2021-03-17
中國網友的笑話

中國網友的笑話

中國網友的笑話 記者在北京街頭訪問一名大嬸:「大嬸,請問沙塵暴對妳的生活有造成影響嗎?」 大嬸:「影響可大了!我是大叔!」  
石明謹 2021-03-16
公投是簡單的「是非題」

公投是簡單的「是非題」

「選擇」從來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有時候選擇很簡單,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但有時選擇是複合性的,你可能會綜合不同的因素考量,最後做的決定,也許不是「要不要」、「好不好」、「喜不喜歡」這麼單純。 我原則上接受「一碼歸一碼」的概念,例如你開了一家餐廳,只要願意付錢,一般不應該因為喜歡或不喜歡這個人,而拒絕某個客人,但是,如果這個客人有豐富的奧客歷史,或是跟你有仇恨,可能會到你的店裡放蒼蠅到湯裡凹免錢,或是偷偷放老鼠進廚房嫁禍給你的人,我覺得你最好不要做他的生意。 尋找合作的對象也是同樣的道理,有人願意支持議題你當然高興,不管是不是喜歡的人,但如果這個人平常明顯不關心這議題,甚至根本是反對方的人,他來加入你的陣營,那就要非常小心,除非你確認他是幡然悔悟,否則可能是要來偷你的東西,或是想弄臭你的名聲。 我同意藻礁的保育很重要,也不認為提起公投是什麼十惡不赦的事,那都是公民應有的權利,也是現代社會應該探討的議題,如果公投成案,我會綜合考量我所能得到的資訊,在判斷後去投下我的選擇,但是我不會去跟我認為不應該站在一起的人站在一起,因為他們現在的聲嘶力竭,可能是毒藥。 「環保歸環保、政治歸政治」這是不可能的事,大家一起討論環保很單純,但是「公投」就是政治,除了環保,你還要選擇政治,這是無法避免的,這跟足球的議題一樣,到立法院爭取足球員待遇,我當然希望各黨派都能支持,但是合作的人要慎選,而且將來要投票,我可能也只能支持其中一個。 對我而言,環保是個複雜的「申論題」,你很難說一方全無道理,而另一方必定有理,但「公投」不是,事實上公投選的其實是「陣營」,只是簡單的「是非題」而已。
石明謹 2021-03-05
空殼化的中國足球

空殼化的中國足球

昨天世界足壇傳出的震撼彈,就是上賽季中國超級足球聯賽冠軍,江蘇蘇寧宣布解散,從奪冠到解散,只經過了108天。 為何說這是國際足壇的震撼彈?因為中超冠軍涉及亞冠名額,同時蘇寧集團還是義甲名門國際米蘭的最大股東,義大利媒體也直指蘇寧集團在歐洲正在尋找買家,在國際米蘭的投資恐怕也撐不了多久。 這也影響了中超對外的信譽,大家都知道過去十年中超瘋狂膨脹,一躍成為世界上最高薪的聯賽之一,但是多支球隊屢屢傳出毀約、欠薪等爭議,如今領頭羊蘇寧一夕崩潰,將來必定會讓國際投資及球員買賣受到影響。 蘇寧解散的原因有兩個,首先是中超即將實施在地化,未來不再允許球隊以企業名稱冠名,這對企業來說將會失去最有利的宣傳效果。 其次是中超在虛胖的軍備競賽下,球隊的虧損日益嚴重,蘇寧已經在市場上兜售超過半年,仍乏人問津,最後選擇了直接賜死。 但實際上如果蘇寧集團的營收正常,每年幾億人民幣的虧損,根本只是零頭,問題就在蘇寧集團的母公司,去年已經虧損了超過39億人民幣,現在無法再承受任何多餘的支出,說白話點,別說足球隊,蘇寧集團能撐到何時都引人質疑。 蘇寧集團出問題代表中國的零售業面臨難關,就跟廣州恆大出現問題,跟許多幽靈都市房地產崩盤有關,過去中國足球過度投資,盲目的高價引進外援,本身實力卻不升反降,觀眾人數也不見增加,弊病已經非常明顯。 經過十年空殼化的操作,表面上的火熱只是幻象,接下來整個中超要如何盤整重新出發,看的既是中國足球,也是中國經濟的未來。  
石明謹 2021-03-01
小孩子都懂的故事

小孩子都懂的故事

有個小故事,叫「齊降魯梁」。 春秋戰國時代的齊桓公想要出兵攻打魯國、梁國,問管仲有什麼方法?管仲說:「請桓公穿上綿綈製的衣服」,桓公覺得很奇怪,穿綿綈製的衣服跟攻打魯、梁有什麼關係?但還是照做了。 齊桓公穿上綿綈之後,在齊國蔚為風潮,上自王公大臣、下至販夫走卒,人人以穿綿綈為榮,管仲更是命人高價收購綿綈,魯、梁兩國百姓,紛紛放棄原有的工作,全部從事織綈,從齊國賺進了大筆金錢。 一年之後,管仲請齊桓公穿上帛織的衣服,下令禁止進口綿綈,並停止販賣糧食給魯、梁,由於之前魯、梁百姓放下原本的農作,全力生產綿綈,短時間無法恢復糧食生產,十個月內就產生了大饑荒,一年之後,有十分之六的百姓移居齊國,再過一年,魯、梁的國君也向齊國俯首稱臣,當初從齊國賺來的大筆財富,全歸齊國所有,而國家也亡了。 這故事很多人在國中左右都會讀到,其寓意是要我們不要仰賴跟敵國貿易所得到的利益,否則將來不但經濟命脈會掌握在對方手上,最後更是得不償失,來自敵人的利益,往往都是毒藥。 小孩子都懂的故事,台灣卻大部分的成年人都不懂。  
石明謹 2021-02-27
《湯德章》漫畫台文版

《湯德章》漫畫台文版

今天又要介紹好書給大家,台灣名人傳記漫畫【湯德章】臺文版。 除了希望大家透過漫畫認識湯德章之外,這本漫畫也是第一本以台文本位繪製的漫畫,講白一點就是書中對白及文字,用的是全台語,不過大家也不用擔心看不懂,因為有整本的華語文翻譯,雖然我覺得如果有客語翻譯更好,但我覺得在台灣未來建立多元環境的前提下,這些都是逐漸進步的象徵。 我記得到馬來西亞唸書時,第一次搭公車,車票上面有六種語言,重要的公文、書籍,也會有不同語言的文字對照版,這是一種突破性的嘗試。 這沒有業配,花栗鼠跟蠢羊甚至沒有來拜託(你以為你誰啊?),純粹是我覺得應該鼓勵更多創作者對於台灣歴史文化的解讀,也從中尋求各種不同的呈現方式。 蠢羊與奇怪生物·  這是一個要給人驚喜反而被驚嚇的故事(x) 出這本書真的說各種一切被安排得剛剛好,感謝編輯、時報出版,還有一起奮鬥努力的翻譯及助手,再兩天就正式上市囉! 臺灣名人傳記漫畫:湯德章【臺文版】臺灣第一本「臺文本位」漫畫!看不懂全臺文?沒關係,隨書附贈華文翻譯本! ■聚珍臺灣|http://gjtaiwan.com/r/10t ■聚珍臺灣(露天)|http://gjtaiwan.com/r/10u ■博客來∣https://reurl.cc/7yD2nd ■誠品∣https://reurl.cc/jq1dpZ ■金石堂∣https://reurl.cc/Gdxk3D ■讀冊∣https://reurl.cc/pm1DGd ■時報∣https://reurl.cc/V3Dar6 #20210217網路預購 #20210226全台正式上市 #蠢羊 #湯德章 #臺灣歷史 #二二八事件 #臺灣人萬歲 #第一本臺文本位漫畫 #文化部 「歷史人物漫畫與湯德章」新書座談會 時間:2021.03.13(六)15:00 主講:蠢羊 與談人:李文雄(臺南文史工作者、莉莉水果文化館館長)、大支(饒舌歌手) 地點:政大書城臺南店(臺南市中西區西門路二段120號B1) 報名網址: https://reurl.cc/qm5dmg 洽詢電話:(02)2306-6600*8330吳小姐
石明謹 2021-02-24
台灣國家隊選手培訓的幾個迷思

台灣國家隊選手培訓的幾個迷思

昨天晚上七點半左右,很意外的接到體育署張署長親自打來的電話,跟我說明有關女子國家足球代表隊的集訓待遇問題,將會以整年度的集訓計畫來認定,由於一年內比賽+訓練天數超過180天,所以未就業未就學的選手,將會給予每月45000元零用金,而學生及其他依然有正常收入的選手,每個月將比照亞、奧運培訓選手,每個月給予15000元零用金,而且,可以依照足協的計畫,進行以賽代訓+階段性集中訓練的方式,不用侷限在訓練基地。 非常感謝張署長親自來電說明,令我受寵若驚,嚴格來說,昨天上午十一點由劉世芳、吳思瑤、賴品妤三位委員,聯名在立法院召開的協調會,才是真正解決問題的關鍵,當然,從周末開始便不停向體育署去電諮詢的其他幾位委員,也給予了非常有力的支援,讓事情很快的圓滿落幕,希望選手們短期內可以心無旁騖的備戰九月的亞洲盃,其實吵了這幾天,能領到45000元的選手,還不到十人,也就是說,大家爭的就是每個月45萬的差額而已,拉到國家的層級來看,實在應該覺得羞愧。 對我而言,這只是個案的妥協,並沒有解決真正核心的問題,就算現在女子足球代表隊可以依照自己的節奏來集訓,但是其他項目呢?每個月45000元或是15000元的零用金,是比每天316元來得優渥,但是這是否是台灣的運動選手所應該獲得的待遇呢?我們需要更合理、更制度化的國家隊待遇,來幫助更多的運動選手,才是最終目標。 我想,我們應該來深入討論,過去台灣在國家隊選手培訓上面,所碰到的幾個迷思,或許才能找出真正的解決之道。 第一個迷思「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這個概念原則上沒有錯,但光有勇夫是沒用的,勇夫不代表成功,假如體育署宣布,如果拿到世界盃足球賽金牌,每位選手都可以得到十億新台幣,我相信這依然是看得到吃不到的空談,事實上,根本不必拿到世界盃冠軍,只要能打進世界盃決賽圈,所得到的成就與效益,早就超越某些運動一百面金牌的價值。 簡單的說,你把獎勵的目標,放在踢進世界盃,跟拿到世界盃冠軍相比,選手才會真正有動力,也才有可行性,在亞奧會不分項目,都設定超高額獎金,本身就是一種謬誤,也造成許多在國際上真正具有地位的運動項目,台灣的競爭力反而奇低,因為越競爭越受歡迎的項目,以目前的獎勵及訓練方式,越不可能達成目標。 有些項目的獎勵金其實不用訂到那麼高,但是必須是具有達成可能性的,例如男子足球踢進亞洲八強是有可能的,拿世界盃或奧運金牌,暫時是癡人說夢,何不訂一個進入八強,可以領到兩百萬或三百萬獎金的門檻,這種不一定要很重的重賞,才會讓勇夫有機會,否則預算都只是編好看的。 第二個迷思「集中式管理」 長期以來,台灣的國家隊訓練,一直都是三、四十年前的觀念,認為把選手進行軍事化管理,選手的能力就會一飛沖天,在五十年前或許可行,因為那是個運動科學及國際交流還不興盛的年代,如今已經是各種運動項目高度職業化、技術化的世界,特別是團體型的球類運動,透過高強度的比賽及技術交換,才能夠讓選手突飛猛進,關起來閉門造車的方式早已不可行。 每項運動有其不同的特性與訓練方式,體育署跟國訓中心,應該採取更開放的心態,對於每種運動的訓練計劃與場地,給予更多的自由空間,不管是「以賽代訓」、「移地訓練」、「集中訓練」等等,都應該視每個不同運動協會的規劃來因應,切莫不要有「不在中心就是不受管理」的上位心態,基本上能夠進入國家隊的選手,不太可能領了補助之後,訓練時都在郊遊、烤肉。 退萬步言,就算全部項目都集中到左營訓練中心,體育署長官又怎麼知道選手在練什麼、效果如何,勝負本來就是各單項協會與教練要承擔,沒有人比教練更清楚該如何訓練,一旦成績不理想,教練也自然該負起辭職下台的責任,這才是天經地義。 第三個迷思「 選手不應該領雙薪」 這個想法在邏輯上其實有非常大的謬誤,體育署總是覺得選手既然領有國家的補助,自然不應該又在外面有其他的工作領有酬勞,這是非常錯誤的思想,縱使是美國NBA選手或是歐洲足球超級巨星,除了母隊的工作之外,他們也會有廣告代言,甚至經營商業品牌等行為,參加國家隊的比賽時,該有的酬勞與獎金也不會少拿,因為其實這正是證明一個運動選手價值的最好時機。 我們舉個例子好了,一般選手平常每個月可以賺50000元,參與國家隊的比賽或訓練時,可以領45000元,照理說一個需要被國家徵召的頂級選手,身價應該比一般的選手高才對,但是當他辭去一般的工作,代表國家出賽時,他的收入反而比一般的選手少了,這在邏輯上就說不通,如果讓選手在進入國家隊領有補貼,他又有能力得到另一份酬勞,這才是能夠顯現出選手的不同之處,否則如果領有補助就不應該另有收入,照理說應該連316元的每日零用金也不該領才對啊! 若選手因為有其他酬勞而不夠認真努力,他也可能因此被踢出國家隊,此時他的身價就回復到一般人,這才是正常的市場機制,國家隊選手就是應該有機會賺得比一般選手多,而不是反過來為了國家,必須犧牲其他可能的收入。 回到我們一開始所說的,女子世界盃的培訓待遇暫時解決,只是個案審查拉鋸後的結果,並沒有改變結構性的問題,正本清源之道,就是要提高選手進到國家隊比賽或是訓練時的待遇,如果每日訓練津貼能夠高於一般選手的正常收入,那麼也就不用執著於到底怎樣叫長期集訓,什麼情況可以領月薪,什麼情況不可以,全部回歸到依照天數計算即可。 其次是要針對每個不同單項運動,進行不同的計畫審查,不要害怕「如果每個協會都提不一樣的方案怎麼辦?」,事實上每個協會的方案一定是不一樣的,大家的訓練方式都一樣才是不正常,體育署應該針對不同的個案,召集學者專家來研究各協會的方案是否可行,同樣的,建立責任機制也是必要的,一旦各個協會的訓練計劃出了弊端,或是成績一落千丈,相關的組訓人員也應該負起責任。 過去六年,台灣運動彩券總共挹注了超過兩百億台幣的發展基金,但是我們卻未能看出具體的成效,其原因就在於運發基金是一個新的項目,大家仍然對於該如何使用,還沒有完全掌握,同時各種規則辦法也尚未齊全,我倒是建議是否應該立法規定運發基金中的10%或是15%,只能用在國家隊選手的待遇或是獎金,剩下的才能用在各種軟硬體設施,因為運動回歸到最後,「選手」才是最重要的,如果過去六年,台灣各種代表隊選手,能分配到三十億的薪資待遇,每年五億的經費,以重大賽事半年一期的訓練期程來算,每年可以讓兩千人次得到我們這兩天吵鬧不休的待遇。 至於實務上要如何運作,法令應該要如何修訂,希望能有更多專家學者給予意見,立法院的委員跟體育署的長官共同參與討論,個人覺得觀念轉一轉,放下舊思維,一切沒有那麼難。  
石明謹 2021-02-23
台灣話叫做「歹款」

台灣話叫做「歹款」

萬華有很多的宮廟,處理車禍的時候,經常跟他們借個桌椅寫資料,相當方便,宮廟門口點香燭的地方,會擺放個紅盤子,裡面會有一些糖果或是不旺仙貝,通常是一些信眾沒有拿走的供品,丟掉也可惜,就讓大家自行取用,有時會看到信眾拿個一兩片餅乾,解個饞也算沾點神佛的願力,不過偶爾就是會出現那種拿個大袋子,把整盤東西都掃走的人。 我念書的時候,系上有個教授很小氣、吝嗇、節儉、摳門,他的太太跟兩個兒子,每天都會到學校來,用學校的會議室看電視、寫功課,然後用學校的衛浴洗完澡才一起回家,聽起來有點扯,但是好像也不犯什麼法,校方沒有制止,他們也就這樣習以為常了。 這些行為很嚴重嗎?其實很難界定,有時在公司上班,有朋友來探訪,帶朋友用公司的會議室聊個天,沖泡公司的咖啡給朋友喝,用公司的網路上個網,看起來是人之常情、無可厚非,但如果每天都這樣,甚至讓朋友拿個睡袋,晚上就睡在公司,在公司洗澡看電視,把公司當自己家,就算公司沒有追究,旁人看了也肯定渾身不舒服。 台灣話叫做「歹款」、「不才」、「冇站節」,法律上能不能追究很難說,這世界上本來就多的是法律管不著的事,但至少可以顯現出人品,台灣人其實還是有點愛面子,對於這種丟臉的事,往往不敢做得太明顯,就算不違法,也不會無恥到反嗆別人:「不然現在是要抓去關了嗎?」 當然,我說的是傳統的台灣人,包括傳統的政治人物,如果是「新政治」那就不一定了。     【民眾黨寄生立院1】寄生嘗甜頭 柯文哲沾沾自喜對話曝光 文|黃驛淵    攝影|攝影組   柯文哲創黨時標舉清廉、財政紀律等價值,但節流的方式卻是容許黨中央主管大剌剌地常駐黨團辦公室空間,占用立法院的資源。 「財政是政治的根本,沒有財政紀律,國家必定衰敗!」身兼民眾黨主席的台北市長柯文哲,2019年8月創黨以來,一直標舉公開透明、財政紀律、國家治理3主軸,2日更在臉書貼文自豪,他所率領的台北市政府不但還債570億元,今年一月底更透過發行公債「借新還舊」,可替北市一年省下2千800多萬元利息,文末更標註「財政有紀律」「千萬不亂花」標籤。 不過,柯文哲引以為傲的市府財政紀律,落實在他領導的民眾黨黨務,卻因近20名黨務主管、黨工寄生立院,挨批是在占國家便宜、慷人民之慨。 對於寄生國會的現象,據了解,柯文哲卻沾沾自喜,認為黨中央「善用」黨團的空間,甚至多次詢問黨內人士:「黨團空間能不能再擴增,甚至加蓋?」 民眾黨中央黨部(圖)位於北捷忠孝敦化站附近的商辦大樓,但黨部除了祕書長為首的祕書處行政人員,多數部門卻進駐立院黨團辦公室。 事實上,民眾黨部並非沒有辦公空間,創黨至今一直租用捷運忠孝敦化站附近商辦大樓6樓及12樓的部分辦公室,但因空間狹小,整個黨部幾乎只剩祕書長率領的祕書處留在黨部辦公;黨中央曾想另覓更大的辦公空間,但從去年8月傳出要找新地點後,至今6個月過去,黨團3長也已換血,卻一直只聞樓梯響,黨內人士歸咎原因有二:一是柯文哲想省錢;二是黨中央常哭窮,找不到合適大小又便宜划算的空間。
石明謹 2021-02-11
這兩個市場高度重疊

這兩個市場高度重疊

這兩個市場高度重疊
石明謹 2021-02-09
有些人的標準是這樣的

有些人的標準是這樣的

有些人的標準是這樣的
石明謹 2021-02-05
恥力強的有5%

恥力強的有5%

這個莫名其妙的奇怪調查已做這麼多年了,基本上,如要回答「我是什麼人也是什麼人」,這是邏輯上的集合概念,其中一個必是另一個的子集,也就是說,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意思是台灣人是中國人的一種,或是中國人是台灣人的一種。 當然,只有極極極少數人,會認為中國是台灣的一部分,或是中國人是台灣人的一種,因此會回答「我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其實就是「我是中國人」,只是不好意思直說,有勇氣大聲說「我是中國人」還是要有點恥力。 台灣還是有35%左右的人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而不是只有恥力強的那5%而已。  
石明謹 2021-01-30
為什麼我們不做入境普篩?

為什麼我們不做入境普篩?

今天新增三名境外移入,沒有本土案例。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思考過這件事,那就是現在所有境外移入的案例,通通都有出發地三天內的核酸檢測陰性證明,這表示什麼?這表示就算你進行入境普篩,對於疫情的防治是沒有意義的,因為每個入境者都持有陰性證明,這表示他們已經經過普篩,只是篩的地點在國外而已。 為什麼檢測陰性還是會染病?第一種可能,檢測不準或是造假。第二種可能,在檢驗之後才染病,由於是三天前的檢測報告,當然有在這期間染病的可能。第三種可能,無法避免,在機率上一定會有的偽陰性。 不管是那一種,進到台灣之後都必須要接受十四天的隔離,基本上染病過了十天之後,就算驗出來是陽性,感染力也非常非常低,ct值27以上,驗到的都是死掉的病毒或是基因的片段,也無法培養出病毒,所以現在看到在14天隔離期之後,自主健康管理7天內驗出來的患者,都沒有什麼太大的危險。 回到普篩的話題,為什麼我們不做入境普篩?因為入境普篩你還是要隔離十四天,因為就算陰性也不代表安全,既然全部都要隔離,那篩了也沒有意義,不如等有症狀或有特別原因(如有接觸史)再來篩檢,那萬一有人其實染病卻沒有篩怎麼辦?反正他都已經隔離十四天,就算真的出到社區,也已經沒有危害了。 既然沒有要普篩,那為什麼要檢附國外的核酸檢測證明?因為在國外先篩檢跟入境後篩檢完全是兩回事,在國外篩檢會先篩掉一批真的陽性患者,如果這些人進到台灣才篩檢出來,那麼就會增加台灣的醫療負荷,同時也增加同機人的感染機率,雖然難免還是會有檢測陰性的病患,但是至少可以篩掉九成,風險是完全不同的。 為什麼不進行隔離完成後的普篩?因為隔離達十四天,已經沒有感染危險,篩檢這個時期的病患,你只會增加「沒有傳染力的病患人數」,也就是跟「痊癒解除隔離」的人數意義一樣,如果你是要做完整的疫調或醫學研究,那當然隔離完之後全面篩檢,才會知道那些人其實有發病,只是在這十四天沒症狀然後自然痊癒了,但如果以「防疫」的角度而言,知道那些人發過病但已經沒有傳染力,耗費這麼多的成本並沒有太大的意義。 真的真的真的有上天註定怎麼都驗不出來的漏網之魚,我們也戴好口罩,時時洗手,準備好了。  
石明謹 2021-0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