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誤會小英了!

我從中學時代就有了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覺醒,開始反對國民黨的專制極權。服兵役後,漸漸體認台灣主體價值,而開始進一步追尋獨立自主的國家。從學生時代至今,我寫過上千篇的政治、社會、文教的評論及史論;從「黨外」民運時代,歷經民進黨突破黨禁,到解嚴至今,我參與過大大小小的政治、社會運動(包括助選)。目的無非是期待台灣成為一個文明的民主國家。

好不容易2000年第一次政黨輪替,陳水扁主政,惜因朝小野大,改革幅度有限。2011年民進黨推出蔡英文角逐2012年的大選,我特地發表〈台灣有接受女性政治領袖的高度文明〉一文,以示支持。那次雖然敗選,但我仍引頸企盼次屆大選能產生女總統。果然2016年小英當選總統,而且民進黨也在國會過半。我欣喜若狂,心想改革的時代即將來臨,數十年來諸多變革的訴求多少應可一償宿願了。



然而,小英執政後,我發現原來我誤會她了!例如──

我原以為小英對於社會最企盼的司法改革會立即啟動,未料她卻找來在威權時代扮演重大人權事件的打手,要來改革司法?我真誤會她了!

我原以為小英會任用和綠營有相同國家認同的人出掌外交,未料她卻從國民黨找來主張「一中」的人當外交部長。我誤會她了!

我原以為小英會任命具有台灣主體意識的人出掌國防,沒想到她找來的國防部長竟公然反對台獨。我誤會她了!

我原以為小英應該會讓還在高唱「黃埔建軍」、「黨旗揮舞」的黨軍徹底國家化,沒想到她任用的國防部長卻堅拒修改這些黨軍歌詞。我誤會她了!

我原以為小英會開始推動轉型正義,沒想到卻找來一位吹捧馬英九的鄉愿要來轉型正義,我誤會她了!

我原以為小英會讓90多年前蔣渭水領導的「台灣民眾黨」、《台灣民報》早就呼籲的「陪審制」付諸實現,未料她卻堅不接受!我誤會她了!

我原以為小英會讓鳥籠《公投法》鬆綁,未料她以黨主席權威,阻止國會通過制憲正名的《公投法》,我誤會她了!

我原以為小英派衛福部長參加WHA會說出Taiwan之名,未料她竟然授意使用Chinese Taipei,我誤會她了!

我原以為小英會樂見民間發動的東奧正名運動,未料她竟然打壓,我誤會她了!

我原以為小英會實現多年來綠營對華航的呼籲,正名為Taiwan Air Line,未料至今不動,連她出國的座機仍掛著China之名,我誤會她了!

我原以為當國民黨重大弊案的兆豐案爆發(台灣被罰台幣57+9億元,全民埋單),小英會藉此揪出洗錢與掏空台灣的重大犯罪,未料她不僅不藉機揭弊,竟將之封存到2026年,我誤會她了!(還有獵雷慶富案也輕輕放下!)

我原以為小英有意為國家追討黨產,會尊重黨產會處理,未料她竟透過內政部長葉俊榮放水讓婦聯會銷毀175箱黑資料,並讓辜嚴倬雲開溜美國。我誤會她了!

我原以為小英會堅持不會讓違法亂紀的人出掌台大,未料卻讓教育部長葉俊榮越過行政院長賴清德直接放水管中閔,我誤會她了!

我原以為小英主政的民主台灣會歡迎備受專制中國欺壓的維吾爾領袖熱比婭和藏族領袖達賴來台訪問,未料她竟然不接受他們來台,我誤會她了!

我對小英還有很多誤會,無法盡述。為何我有這麼多誤會?其實小英已給了答案:她在威權時代選擇服從。而我們是在威權時代就選擇抗爭。借用戒嚴時代就投身「黨外」民主運動的好友藍妙齡的話:「從開始至今都坐轎的她,無法了解黨外時代就拼搏的人士」。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者,謂我何求?我以為小英與我同心,我誤會了!

< 資料來源:《蘋果日報》〈論壇〉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筱峰

李筱峰
1952 年生於台南縣麻豆鎮。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名譽教授。曾任《八十年代》雜誌執行主編,報社記者、編輯、主筆;世新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專任教授。現任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董事。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