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筱峰相關文章

【燦爛的星辰】8月5日 伊利亞.列賓

【燦爛的星辰】8月5日 伊利亞.列賓

  「現在莊稼漢是鑑定人,所以我必須表現他們的利害關係。」–伊利亞·列賓 俄國傑出的批判現實主義畫家伊利亞.列賓(Ilya Y. Repin )出生於1884年的今天。 列賓的父親是一個屯墾軍的軍官,列賓小時候全家人在屯墾地辛勤勞作,孩童時代他就親身體會到了生活的貧困和艱難。他曾數次目睹囚犯如何被驅趕著從他面前經過,這些世間苦難的印象,成為他日後創作的靈感。 著名的《伏爾加河上的縴夫》一畫,表現了人民的貧窮苦難及對美好生活的渴望。又例如表現農民主題的《在鄉政府》,表現當時農民被徵兵參加俄土戰爭,如《歸來》、《回去,過去了的戰爭英雄》、《送新兵入伍》。 列賓曾留學法國及義大利。回國後,堅持在鄉村和民間寫生,他並且與革命民主主義知識分子密切往來。他的《宣傳者的被捕》、《拒絕懺悔》、《意外歸來》都是以革命者的鬥爭生活為題材的優秀作品。而對俄羅斯歷史事件的關注更引起他對歷史畫強烈的創作欲望,《伊凡雷帝和被他殺死的兒子》、《索菲亞公主》以及《扎波羅什人給土耳其蘇丹覆信》等,都是這類作品。 列賓參加了一個由俄羅斯一些具有進步民主思想的寫實派畫家和雕刻家組成的「巡迴展覽畫派」,主張真實地描繪人民的歷史、社會、生活和大自然,揭露沙俄專制制度。從他們身上看到的不僅是沙俄專制下普通民眾奴役般的生活,更體會到了他們的智慧、善良和力量。列賓的作品,被視為「巡迴展覽畫派」的重要代表。但是他的許多描寫革命者的作品,常常通不過沙皇政府的檢查,而從展覽會上被拿下。例如《在沙皇的絞架附近》、《驅散示威遊行》...。 台灣的社會常常聽到「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的幼稚言論,那是對社會缺乏關愛、對公共政治議題麻木不仁的人的說詞。台灣的藝術界非常缺乏台灣歷史與政治題材的作品。列賓如果再世來台,一定很訝異!
李筱峰 2021-08-05
【燦爛的星辰】8月4日 雪萊

【燦爛的星辰】8月4日 雪萊

  「如果你過分珍愛自己的羽毛,不使它受一點損傷,那麼你將失去兩隻翅膀,永遠不再能凌空飛翔。」—雪萊 英國浪漫主義的自由詩人雪萊(Percy Bysshe Shelley)出生於 1792 年的今天。 他有很好的家世,祖父是男爵,父親是輝格黨議員,但他顯然不守成規。18歲入學牛津大學的雪萊,深受英國自由思想家休謨等人的影響,發表了一本小冊子《無神論的必要性》,提出對上帝、政治與社會的己見。結果大一沒讀完,就被牛津大學開除。父親要他悔過道歉,他卻拒絕,因此被逐出家門。 由於同情被英國強行合併的愛爾蘭,並支持愛爾蘭天主教徒的解放事業,雪萊偕著第一任妻子,前往都柏林。在都柏林發表《告愛爾蘭人民書》以及《成立博愛主義者協會倡議書》。此後由於政治熱情的驅使,雪萊旅行於英國各地,散發其自由思想的小冊。他擅長寫敘事長詩如《仙后麥布》,富於哲理,抨擊宗教的偽善、封建階級與勞動階級之間的不平等。 雪萊不只是詩人、文學家,他的作品充滿哲學與政治批判。他的最長的詩《伊斯蘭的反叛》,描寫詩人的夭折,對人類的愛,和對自由理想的嚮往。此詩的主要目的,在勸當代人不應該為法國大革命的失敗而失望。 由於第一次婚姻的失敗,以及他不拘泥於社會成規,他帶著第二任妻子離開英國,遷居義大利,創作出更多作品。《解放了的普羅米修斯》是他最偉大的抒情詩劇。他還創作更多哲學以及政治的散文,如《改革的哲學觀》表達對實際改革的一種現實態度。 1822年7月雪萊乘坐自己建造的小船,遇暴風翻船溺斃,好友拜倫等人以希臘儀式幫他遺體火化,骨灰安葬於羅馬。 *附記* 雪萊大一沒讀完就因為發表文章被退學;我起碼讀到大三才被退學(也是因為發表文章)。是我比較厲害?還是他厲害?哈哈!  
李筱峰 2021-08-04
【燦爛的星辰】8月3日札伊茨、迪金

【燦爛的星辰】8月3日札伊茨、迪金

  歷史上的今天,有兩位壽星雖出生於不同年代,卻可以同日而語,他們是: 克羅埃西亞作曲家伊凡·札伊茨(Ivan Zajc),誕生於1832年的今天。 曾任澳洲第二任總理的迪金(Alfred Deakin)於1856年的今天出生。 克羅埃西亞的伊凡·札伊茨,曾經到米蘭學習音樂,又移居音樂之都維也納,但是他卻創作出具有克羅埃西亞精神的音樂與劇作。1870年他回到克羅埃西雅的札格瑞布,擔任指揮並創作了一批克羅埃西亞民族歌劇。這位多產作曲家、劇作家,為克羅埃西亞民族音樂的發展貢獻良多。其知名作品有歌劇《米斯拉夫》、《尼古拉·蘇比克·齊林斯基》等。 澳大利亞的政治家迪金,他的雙親都是英國移民。用台灣習慣的思考,迪金算是所謂「外省第二代」,但是他不像許多台灣的「外省第二代」拒絕認同本土,迪金不僅落地生根,在19世紀晚期,他領導維多利亞殖民地的自由化改革,而且他在澳洲總理任內推行澳洲聯邦化。《聯邦的故事》是其名著。 這兩位人物好有一比,前者札伊茨,年輕時到異鄉習樂,不忘其本,最後落葉歸根,仍創作出具有祖國精神的音樂;後者迪金是移民的後代,落地生根,腳踏實地,為在地的政治立下根基。
李筱峰 2021-08-03
【燦爛的星辰】8月2日  蘭大衛

【燦爛的星辰】8月2日 蘭大衛

  1928年,有一名台灣少年周金耀摔傷右膝蓋,細菌感染以致傷口潰爛長達一尺多,有截肢之虞。他來到彰化基督教醫院找蘭大衛(David Landsborough)醫師看診,蘭醫師認為,植皮手術或許是唯一希望。但植皮手術目前僅是書上的理論,還未真正成功過。正當蘭醫師絞盡腦汁之際,他的夫人連瑪玉(Marjorie Landsborough同樣也是英國籍傳教師)說:「假使割我的皮膚,補到金耀的患部,可以嗎?」蘭醫師最後接受了蘭夫人的意見,進行了台灣史上第一次植皮手術。這段動人的故事,被稱為「切膚之愛」,成為台灣外科醫生自我砥礪的標竿。 蘭大衛是一位出身蘇格蘭的醫師,也是基督長老教會的傳教士。1899年蘭大衛醫師在彰化開設大社長老教醫院(今彰化基督教醫院前身)。他長年在彰化地區行醫,醫人無數,因此彰化地區出現一句俗諺:「南門媽祖宮,西門蘭醫生」。 蘭大衛出生於1870年的今天。 其子蘭大弼(David Landsborough Ⅳ)醫師也在台灣行醫,貢獻台灣醫療事業良多。 看了這個家庭,從老遠的西方跑來台灣,為台灣人奉獻犧牲;再看看台灣內部有另外一種所謂「高級外省人」,吃住於台灣,卻罵台灣為「鬼島」,罵台灣人是「倭寇」,還要中共武統台灣。人性之善良與邪惡,真是天淵之別! (照片左:蘭大衛醫師,右上:蘭大衛 、連瑪玉夫婦,右下:蘭醫師和學生及患者)
李筱峰 2021-08-02
【燦爛的星辰】8月1日  拉馬克

【燦爛的星辰】8月1日 拉馬克

  「生物可以從影響它們的環境中獲得新的性狀,且不同物種間的差異是由中間性狀消失導致的。」 這是法國的動物學家拉馬克(Chevalier de Lamarck)於1809年發表的《動物哲學》(Philosophie zoologique,亦譯作《動物學哲學》)一書中提出的要旨,他有系統地闡述進化的理論。拉馬克‘認為這既是生物產生變異的原因,亦即是適應環境的過程。「用進廢退」與「獲得性遺傳」可以說是「拉馬克學說」的兩個法則,奠定了進化論的基礎。後來達爾文在《物種原始》一書中曾多次引用拉馬克的學說。 這位進化論的奠基人拉馬克,出生於1744年的今天。他於1829年12月18日過世。 拉馬克的學說,讓我聯想到,國家的發展生存,是否也該在「用進廢退」中,求新求變?只是,生物的進化,非出於其本身的自由意志;而國家的發展,則可以凝聚國民的意志共同奮進!
李筱峰 2021-08-01
中共別忘了你們以前是贊成台獨的!

中共別忘了你們以前是贊成台獨的!

回顧歷史,中國共產黨曾經是贊成台獨的,以下史證歷歷可查: 一九二八年在中共的建議下,謝雪紅、林木順等台籍左翼人士籌組台灣共產黨,四月十五日台灣共產黨在上海法國租界成立。揭櫫的政治大綱第二、三條就表明「台灣人民獨立萬歲」「建立台灣共和國」。當時的中共不但沒有反對,還派代表彭榮參加台共的成立大會。 一九三六年七月十六日,美國學者斯諾(Edgar Snow)到延安訪問毛澤東。斯諾問:「中國人民是否要從日本帝國主義者手中收復所有失地?」毛回答:「不僅要保衛長城以南的主權,也要收復我國全部的失地。這就是說滿洲必須收復。但我們並不把中國以前的殖民地朝鮮包括在內。當我們收回中國的失地,達成獨立以後,如果朝鮮人民希望掙脫日本帝國主義者的枷鎖,我們將熱烈支援他們爭取獨立的戰鬥。這一點同樣適用於台灣。」(詳見Edgar Snow “Red Star over China” 《紅星照耀中國》) 一九三八年十月,毛澤東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提出〈抗日民族戰爭與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發展的新階段〉報告,鼓勵「朝鮮、台灣等被壓迫民族」爭取獨立。他呼籲「中、日兩大民族的人民大眾及朝鮮﹑台灣等被壓迫民族……共同努力,建立共同的反侵略統一戰線」。很明顯,毛澤東認為中國人和台灣人應該以平等的國際友誼來合作。 一九四一年六月,周恩來在〈民族至上與國家至上〉一文中,明白表示中國除了要追求自己的獨立自主,也要支持其他民族國家的獨立解放運動。這些運動包括:朝鮮、台灣的反日運動,巴爾幹與非洲民族國家的反德、義侵略,以及印度、南洋等地的民族獨立運動。 二戰即將結束前,中共召開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一九四五年四月二十三日~六月十二日),曾刊載一份有台灣名號的文件〈台灣等國留延黨員致中共七大大會祝賀詞〉,簽發賀詞的「台灣等國」包括台灣、菲律賓、越南、泰國、馬來亞、荷印、緬甸;賀詞中明確提到中共長期支持東方各民族(包括台灣)的獨立運動。(詳見《解放日報》,一九四五.五.一) 更有意思的是,戰後國民政府接管台灣,一九四七年台灣爆發二二八事件,中共的《解放日報》還在三月八日發表「支持台灣獨立」的言論。毛澤東在延安的廣播講話就說:「我們中國共產黨所領導的武裝部隊,完全支援台灣人民反對蔣介石和國民黨的鬥爭。我們贊成台灣獨立,我們贊成台灣自己成立一個自己所要求的國家。」 習近平先生,你們的前輩領導同志們既然都明白贊成過台灣獨立,你們何必那麼看不開呢?台灣做為一個獨立國家,可以與中國經濟互惠、文化交流,共存共榮,有何不好?何必相煎太急呢?
李筱峰 2021-07-30
拒絕「中國內政化」

拒絕「中國內政化」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副外長謝鋒,與美國副國務卿雪蔓(Wendy R. Sherman)日前於天津會談。中國重申台灣議題是「重中之重」。 謝鋒警告美國,千萬不要低估十四億中國人民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的堅強決心、堅定意志。王毅說,追求統一是人民的選擇。 中國官員對民主國家官員大談「人民的意志」、「人民的選擇」確實好笑!中華人民共和國雖然把『人民』放進國號,但始終沒有放在心中。一個沒有選舉、沒有民調、沒有公投的國家,其「人民的意志」、「人民的選擇」是怎麼形成的?當然是共產黨說了算。反倒是台灣的民意非常清楚,不僅有定期改選的國會及總統大選的選票可以展現民意,還經常有民調可以了解。目前認為自己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的民調已達六、七成,而不贊成「統一」的民意高達八成多,希望「統一」的人不到一成。這樣的「人民的選擇」、「人民的意志」,王毅怎麼視而不見? 中國又老調重彈「台灣問題是中國內政問題」,要美國「不可干涉中國內政」。 中國耀武揚威要武力侵犯台灣,全世界會把它看成中國內政問題嗎?只要看看台灣海峽每天有五、六百艘國際船隻來來往往,他們會認為台海發生戰爭是單純中國內政嗎?記不記得1996年台灣開始民選總統時,中國在台海試射飛彈,結果歐洲會議立刻向中國嚴正表示「國際貿易的秩序不容破壞」! 對一個擁有民選總統、民選國會,擁有自己的貨幣、獨立自主的海關的國家,進行軍事侵略,又造成國際秩序的破壞,這是中國內政嗎? 台灣如果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則中華人民共和國又何必出兵侵犯他的領土?何其矛盾! 記得加拿大與中國建交時,中國要求加拿大承認台灣是其領土的一部分,加拿大回答,「我加拿大承認台灣是你的領土,毫無意義,因為加拿大的人民要去台灣的話,跑去你們中國大使館簽證也一樣進不去。」這個回答現在依然有效。 台灣問題已受國際矚目,台灣的安全當然是建立在「國際化」的脈絡中。 台灣走向「國際化」,或走向「中國內政化」,何者對台灣才安全?其理至明。台灣如果「中國內政化」,勢必讓台灣失去國際支持。現在我們應該知道赤藍政客為何連美、日等國贈送我們疫苗都要辱罵的道理了,因為赤藍集團無法忍受國際社會奧援台灣,破壞他們要把台灣「中國內政化」的企圖。 我們一定要徹底拒絕一心一意要把台灣「中國內政化」的赤藍政客!
李筱峰 2021-07-29
China.支那.中國

China.支那.中國

  台灣參加奧會的名稱是Chinese Taipei,如果認真計較,Chinese Taipei正確的翻譯應該是「支那台北」。因為China和「支那」本是同一來源的名詞。起源於「秦帝國」的「秦」字,秦滅六國建立大帝國後,「秦」的名稱傳到中亞、歐洲,用拉丁字寫為Chin或Chine,讀音是原來的「秦」的音。後來Chine被讀成兩個音節chi-ne,之後再轉音成chi-na。已經脫離「秦」的原音,Chi-na再傳回東方,再音譯成漢字之後,便出現「支那」、「震旦」(用閩南音讀,音即近似)。所以,China和「支那」是同一來源。 「支那」本無蔑視之意,像清末革命家宋教仁在日本時就辦了一份刊物叫《廿世紀之支那》;一九○七年日本早稻田大學「清國留學生部」的一本畢業題名簿中,來自清國的六十二名留學生填寫的國籍,寫「支那」的有十八人,寫「清國」的十二人,寫「中國」或「中華」只七人,其餘廿五人不知道如何寫。可見用「支那」的人最多,也可見當時並沒有歧視的意義,而許多人還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中國」、「中國人」一詞,是在近半世紀內才被政治力神聖化,成為民族主義者的圖騰。 滿清倒台後,當時革命人士討論新的共和國名稱,「支那共和國」、「震旦共和國」都有人提,最後採用章太炎的意見,稱「中華民國」,英文則使用The Republic of China。如果回到原始意義,The Republic of China就是「支那共和國」之意。 二次大戰前,日本稱中國還是沿用「支那」的稱呼,直到二次大戰後,才改稱「中國」;而西方國家見中華民國自己對外都用The Republic of China,只好繼續叫China。今天很多中華民族主義者很喜歡被稱China、Chinese,但是聽到「支那」則不高興。其實,China就是支那,支那就是China。 至於「中國」、「中華」的名辭漸漸成為國家名稱,是在清末及民國以後逐漸形成(古代雖有「中國」之稱,指的是京師所在或中原之地,意義與今不同)。但「中國」、「中華」譯為China,不論從語譯或音譯看,顯然牛頭不對馬嘴,可能是西方世界已習慣稱之為China,中國只好沿用接受,也自稱China了。 我說了這些歷史背景,沒有讚貶之意,純粹是史實的理解。重點是:不論是China、支那、中國、中華,硬要套在台灣身上,都很不貼切;台灣就是台灣,最自然。 (作者為台北教育大學名譽教授)
李筱峰 2021-07-26
自取其辱的「中華隊」、「中華台北隊」

自取其辱的「中華隊」、「中華台北隊」

  台灣這種冒中國之名的現象,表現在國際體育競賽時最為荒唐。看看我們的大部分媒體,稱呼自己台灣派出去比賽的隊伍不稱「台灣隊」,卻叫「中華隊」;稱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隊伍不正正經經稱人家「中華隊」或「中國隊」,卻改稱「大陸隊」。中華不稱中華,台灣卻稱中華,張冠李戴,錯亂混淆。 有人說,我們的許多國際比賽都比照國際奧會的模式,所以不能以「中華民國」或「台灣」名義參加。前者不能以「中華民國」名義參加,確實是奧會的限制,因為自1950年代起,台灣的國際官方稱謂就因中華人民共和國才是真正的中國,所以無法使用 Republic of China(中華民國)作為台灣官方名稱。但是「台灣」的名稱則是奧會要給我們,卻遭中國國民黨給「抗議」掉了。 早在1959年5月國際奧會認為中華民國奧會無法代表中國,但允許以「Taiwan」或「Formosa」代表為名義重新加入奧會。但是堅持代表中國的國民黨政權卻不能忍受「Taiwan」或「Formosa」,因此在1960年、1964年、1968年,連續三屆授意台灣代表隊向奧委會抗議「Formosa」與「Taiwan」名稱。1976年奧會在加拿大蒙特婁舉行,國際奧委會同年也決議「中華民國」奧運代表團改以「台灣」奧運代表團參賽,仍遭國民黨政府拒絕,最後缺席該屆奧運。 1979年,國際奧會執委會針對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台灣)的會籍名稱多番修正與表決,決議台灣的中華民國奧會以「中華台北奧會」(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為名參加奧運會。1981年3月23日,中華民國奧會同意更名為中華台北奧會(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中華台北奧會也與國際奧會在瑞士洛桑簽訂協議書,解決多年來國際奧會中的「中國問題」。中華台北不得使用國旗與國歌,僅能使用中華台北奧運會旗以及國旗歌。此後,奧會模式的「中華台北」幾乎成為台灣參加任何國際組織的官方名稱。回顧這段歷史,台灣不能稱「台灣」,卻來個不三不四的「中華台北」,其孰為之?孰令致之?還不是信仰「中國教」、努力要「去台灣化」的中國國民黨造成的,才有今天的結果。 (以上節錄自拙著《台灣之「國》    
李筱峰 2021-07-25
政治是高明的藝術

政治是高明的藝術

  日前美國白宮一顧問官員說:「美國不支持台灣獨立。」台獨不必太緊張,這句話是講給中國當局聽的。 但是,除了用「講」的之外,「做」的才更重要,例如,三名美國參議員特別搭著美國的軍機降落台北松山機場,宣告要捐贈疫苗給台灣,還與蔡英文總統見面晤談。這個動作除了答謝台灣贈送口罩之外,更是做給中國當局看的。台灣若不是獨立的國家,美國的軍機可以直闖「中國台灣省」嗎? 日本趕在美國之前,也先直接運送疫苗來台,以答謝我們致贈口罩之恩。這個舉動,除了「恩恩相報」之外,當然也有向中國示意的作用。 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更明白地說:「中國如果犯台,日美會協防台灣。」防衛大臣岸信夫也明說:「依具體情況判斷,持續關注台灣。」此乃美日安保條約的概念延伸,當然也是向中國明示,請勿輕舉妄動。 上個月的G7高峰會時,七國也一致表示挺台,也是講給中國聽的。 所以,美國一方面宣稱不支持「台灣獨立」,但在履行美日安保條約的同時,是不是就變成要協防「中國台灣」了呢?這在語意上是不是矛盾?頭腦僵硬的人才會這樣看。回到語意來看,「台灣獨立」該如何定義?也許,美國有一句永遠不必講出來的話,那就是「台灣本來就是獨立的政治實體,我何必支持台灣獨立?」或者像以前柯林頓訪問中國時說「我們不支持台灣獨立」,但離開中國後答覆記者時又說:「我說我不支持台灣獨立,但並沒有說反對台灣獨立。」 對於美國白宮官員所謂「不支持台灣獨立」,我外交部回應:「中華民國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在最大公約數的「中華民國」之後加上「台灣」,表明我們是一個獨立的國家,這是說給台灣內部及全世界聽的。全世界應該都聽懂。不過,我們台灣內部的部分台獨人士(我是說部分),則謾罵民進黨蔡政府是「假台獨」、是騙子。他們完全不考慮國內外環境及主客觀條件,只在乎「台灣共和國」名號,若無此名號,則一切都是「假台獨」,如此二分法,顯見其大腦果真「其介如石」。不過,話說回來,如果他們是在演「苦肉計」,那就高明了。 說到「高明」,我想起朱某最喜歡引用康德的名言「政治是高明的騙術」,其實,政治應該是「高明的藝術」,太僵化的頭腦,會看不懂。 (作者為台北教育大學名譽教授)
李筱峰 2021-07-09
夢見被中共抓去審判

夢見被中共抓去審判

*我夢見我被中共抓去審判* 審判長問:「被告李筱峰,你為何叛國?」 我答:「我不是被告,我是你們的俘虜!你們侵略台灣,把我抓了,我當然是你們的俘虜,不是被告。我不曾被你們統治過,不是你們的國民,哪來叛國?」 審判長勃然大怒:「你明明搞台獨!」 我答:「台獨是你們逼出來的!因為不想當奴隸的人民,起來!」 審判長大叫:「你違反《反國家分裂法》!」 我答:「台灣又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哪來分裂國家問題?沒有結過婚,哪有離婚問題?」 審判長吼叫:「你這台獨頑固分子!」 (示意圖-放言視覺設計部 傅建文)     我答:「我是民主頑固分子,因為不想過不自由的生活,只有選擇台灣獨立。」 審判長不耐煩了:「少跟我談西方的民主玩意兒。」 我答:「民主不限定是西方的,那已成為世界普世價值。」 審判長:「我們也有具中國特色的民主!」 我反問:「既然有民主,為何把我抓起來?」 審判長又不耐煩了:「你這數典忘祖的叛徒!」 我解釋:「我沒有忘祖,我祖先有來自中國的閩南人,有在地的平埔族祖先,我還有印度北方某一族的血統。」 審判長吼:「別跟我扯那麼多!我後面還有很多人要審判,我們留島不留人,先判你死刑!」 我立刻被押出去外面的一個草地上,兩個凶煞的劊子手拿起槍,對著我的胸膛「磅!磅!」兩聲! 我醒過來!台灣依然挺立著! 不論醒著,還是睡覺,台灣人都要醒著!
李筱峰 2021-07-05
如何粉碎台獨?

如何粉碎台獨?

  中國共產黨慶祝建黨一百週年,習近平又叫囂要「粉碎台獨」。他們不知道一九二八年標舉「台灣共和國」的台共成立時,中共是派代表去參加建黨大會的;毛澤東也有明確主張支持台灣獨立的言論。當然政治詭譎多變,這些歷史他們已經不認帳,也就罷了!就來談談粉碎台獨的話題吧! 自一九四九年中國共產黨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把國民黨趕來台灣之後,海峽雙邊就形成兩個各自獨立的政治實體,中華人民共和國未曾一天統轄過台灣,台灣實際上獨立於北京政權之外已達七十多年。這七十多年的台灣,發展成世界肯定的民主國家,人民自由度高達九十四分(根據二○二一年Freedom house評比),這個自由國家也發展成亞洲四小龍之一,還提供中華人民共和國資金與技術,幫他們經濟崛起。這樣的獨立政治實體,中國共產黨說要把它粉碎,所為何來?又對中國有何好處? 如果再從國際法觀點看,二戰後的國際秩序,透過舊金山和約已初步底定,北京政權並未擁有台灣主權,憑什麼要粉碎台獨? 台灣不是不可以和中國合併,只要台灣人民願意。但是目前台灣民意顯示,七十%以上的人民並沒有要和中國統一的意願。真正想和中國統一的民意不到一成。享有九十四分自由度的人民,當然不願意接受自由度只有九分的國家來統治。 中國共產黨如果真的想粉碎台獨,其實很簡單,不必用軍機騷擾,不必用飛彈威脅,不必開軍艦繞台(這樣窮兵黷武,有號召多少台灣人心向你們祖國嗎?不妨評估看看),粉碎台獨的方法只要三個字:「民主化」。 如何民主化?放棄一黨專政、解除新聞封鎖、尊重自由人權(容許集會結社自由、宗教信仰自由、言論出版自由、講學自由…)、釋放政治犯(包括我們記者李明哲)、權力分立(三權分立)、司法獨立、軍隊國家化…(這些都是我們以前曾經向國民黨抗爭要求的)。還有,停止對維吾爾族的種族滅絕,結束對他們的集中營(教育營)、尊重圖博(「西藏」)與東突(「新疆」)民族自決。…如果你們能夠這樣民主化,自由度有一天達到九十四分,台灣人民才有可能安心想與你們「統一」,則粉碎台獨,指日可待! 啥?你們說你們是「世界最民主的國家」?你們的「民主」怎麼和國際規格不同?全世界的輪子都是圓的,怎麼你們把方形也稱輪子?我們對民主的觀念差距如此大,如何統一? (作者為台北教育大學名譽教授)
李筱峰 2021-07-03
智弱者要「為民主悲」?

智弱者要「為民主悲」?

下面這張截圖是智強(不,應該是智弱)的臉書。 可笑不可笑?他要「為民主悲」喔?在那個一黨專政、個人獨裁的時代,從二二八到白色恐怖,從長達38年的軍事戒嚴,和長達40年的所謂「動員戡亂」,這位智弱者從來不知道要「為民主悲」! 反而在民主化之後的台灣,自由度高達94分(Freedom house的評比),他才要「為民主悲」! 這個智弱者忘了他們國民黨過去是專門查禁書刊、查禁歌曲、實施報禁,長達40年。是長期的民主運動才有今天的新聞自由。 看到這則智弱的臉書貼文,我好像看到經營私娼寮的老鴇,在呼叫反對色情。也好像看到拿著屠刀的屠夫在反對殺生!(我沒有歧視老鴇和屠夫的意思,但是我真的很瞧不起這種價值錯亂、人格扭曲的政治人物!)   以下是臉友Vincent Tsai兄的留言: 國民黨戰將羅智強最該教教民進黨如何對付『民主』!!照片中是被國民黨一起槍斃的原住民鄒族菁英高一生及湯守仁。高一生是音樂老師及音樂創作者,歌手高慧君的祖父。湯守仁也是老師,是旅日藝人湯蘭花的叔父。兩人一起被雙手染血的獨裁殺人統治集團國民黨槍斃。獨裁殺人統治集團的徒子徒孫說民進黨沒有資格講民主,羞恥兩個字國民黨還知道怎麼寫嗎?  
李筱峰 2021-06-30
李筱峰新書預告

李筱峰新書預告

我的回憶錄即將完成,全書約45萬字,將交由「玉山社」出版。可望於9月問世。 由於疫情未退,本來計畫要舉辦的「新書講唱會」,可能無法舉行。寧可滯銷,也不能拿讀者朋友的健康開玩笑。 寫完回憶錄,心中石頭已放下,人生可以謝幕。此生是非對錯,恩怨情仇,就交給後人說是非,我理當寵辱皆忘。 看盡千帆來去,看清人性多面,看過政壇嬗遞,雖然我志未酬,又無來生觀念,但無愧此生。
李筱峰 2021-07-01
感念恩師 林明德教授

感念恩師 林明德教授

  林明德教授是一位「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以天下蒼生為己任」的知識份子。圖/擷自中研院網站     大約在1979年的3、4月間,立委康寧祥結合了一些有台灣心的自由學者,正在籌辦一本「黨外」刊物《八十年代》雜誌。當時我還在服役,即將退伍。好友陳永興利用我休假時間,常帶我去參加雜誌的籌備會,希望我退伍之後來參與雜誌的編輯。 在參加會議中,我第一次見到許多我久仰的學者,包括林明德、鄭欽仁、李永熾、林鐘雄、趙天儀、黃富三....等等。當時,我還不認識他們,但日後他們都成為亦師亦友一起為民主自由奮鬥的夥伴。記得我曾經讀過一篇〈日本與五四〉的論文,作者就是出現我眼前的這位溫文儒雅的林明德教授,他是留學日本東京大學回來的博士,任職於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這些學者敢參加「黨外人士」籌辦雜誌,是一件危險的事,對自己卻毫無好處。只能以「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以天下蒼生為己任」來形容,林明德老師就是這樣的知識份子。 《八十年代》雜誌鼓吹民主自由人權法治,這也是林明德教授的志業與理想。所以《八十年代》曾經出版一本日本學者憲法學權威宮澤俊義的《人權概論》,翻譯者叫「永明」,其實就是李永熾和林明德兩位教授合譯,各取其名字一個字而成。 林明德老師自幼貧苦,力爭上游,師範學校畢業後,曾任教小學,後來赴日本東京大學留學。 林教授的夫人張秋梧女士,是二二八事件受難家屬,她的父親是日治時代熱心支持農民運動的張榮宗先生,戰後曾任朴子鎮副鎮長,對當時陳儀政府的暴政極為不滿,在二二八事件中起義反抗,不幸犧牲。極富正義感的林明德老師,知道岳父的受難經歷,讓他更同情受壓迫者,所以在東京大學留學期間,曾因為有正義言行,而遭國民黨特務打小報告,以致回台後求職過程曾有波折。 我任職的《八十年代》雜誌屢遭國民黨當局查禁、停刊;我到其他報社任職也遭警備總部干涉而離職,因此我乃考慮繼續深造求學。1982年,我準備報考台灣師範大學歷史研究所,特地向林老師請教考試要領,承蒙他的指導,我順利考入研究所。寫畢業論文時,我曾考慮請林明德教授當我的論文指導教授,但是我知道他在東京大學留學期間即受到特務的注目,也是列管有案的人,以我的色彩,再加上林明德老師擔任指導教授的話,可能會雙雙「加分」(加黑資料的分),所以只好不忍讓老師加重負擔。 林明德老師是日本史與中國近現代史的權威,他的著作如《袁世凱與朝鮮》、《近代中日關係史》、《日本史》、《日本通史》、《日本近代史》、《日本的社會》...,是歷史研究所的研究生必讀的作品。 而且,林老師長期致力於促進台日之間的學術文化交流,可以說是日本與台灣之間的文化大使。所以2013年12月日本政府頒贈給林老師「旭日中綬章」獎項。 老師除了精於學術與文化活動,他與師母張秋梧女士創立「台灣二二八和平促進會」,致力於二二八歷史的史料蒐集整理,受難人的平反、年輕學者的獎掖、二二八歷史教育的推廣。 再者,林老師更關心政治時局,所以他參與「台灣教授協會」等社運團體,參與許多社運活動。 記得1995年8月,全民衛視與台灣教授協會主辦一場「由終戰五十年談台灣前途」的座談會,我有幸受邀與林明德老師、張炎憲兄同台參與(主持人是李永熾教授)。林老師在座談會上說: 「8月15日」與「10月25日」的差別在於 對台灣主體性的認知,過去五十年在日本統治時代,完全受日本教育;後五十年又受到大中國主義的奴化教育,完全喪失主體性,對自己的先人與這塊土地完全沒有認識,對自己的前途也沒有方向感。日本第三任總督在位期間曾做過調查,認為台灣人怕死,愛錢與死要面子,日本可以此做為對台灣的統治基礎,而國民黨來台灣之後,也運用同一種方法,即金權、黑社會與中共的武力恫嚇,台灣人在反省檢討時,對台灣的前途應有更明確的方向。」 對於台灣未來的前瞻,當時林老師說: 「最近中共二次在東海海域的飛彈演習,其實只是中共內部鷹派與鴿派鬥爭的結果,但是對台灣經濟的影響卻很大,中共的外資中台灣即佔百分之二十五以上,所以中共對台灣的恫嚇動作,也會影響台灣人在大陸的投資意願。 其實台灣的前途是掌握在台灣人自己手上,如果像以色列這樣全民皆兵,則台灣的國防力量不會有問題,但是如果台灣不能獨立,則台灣與中國的問題就無法國際化。 中共目前的武力雖然比台灣強,但是中共在經濟掛帥的前提下,不會輕易對台灣動武,因為中共若以武力進犯台灣,在取得台灣之前,他們內部政治、經濟也要付出很大的犧牲,所以只要我們可以撐得住,根本不用害怕中共武力犯台。 所以台灣人的敵人根本不是中共,而是在國內,如果大家認同台灣、保護台灣,台灣才會有前途。」 林老師這些語重心長的話,已是26年前的提醒。今天看到台灣內部有一群與中共裡應外合的政客,專替中共侵吞台灣代言,讓我們回想26年前林明德教授的提醒,今天看來猶感深切。 林明德老師於日前過世,我永懷他對我的恩德,記住他對台灣的關懷。
李筱峰 2021-06-09
如何認識政客?

如何認識政客?

【如何認識政客?】 六四屠殺紀念日又到了! 1989年,要求民主自由的中國學生聚集北京天安門廣場和平示威,最後在6月4日引來一場屠殺! 5月底時,台灣四間唱片公司集合多位歌手錄製了一首歌《歷史的傷口》,廣為宣傳。這首歌的歌詞這樣唱: 「蒙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 捂上耳朵,就以為聽不到 而真理在心中,創痛在胸口 還要忍多久,還要沉默多久? 如果熱淚可以洗淨塵埃 如果熱血可以換來自由 讓明天能記得今天的怒吼 讓世界都看到歷史的傷口!」 大家知道這首歌的發起人是誰嗎? 答:就叫趙少康! 演唱者之中還有一位叫「金素梅」喔!另外還有許多位歌手,後來也都跑去媚共賺錢了喔! 現在請趙少康、金素梅(為了拿原住民選票改名「高金素梅」)再唱一次這首《歷史的傷口》給習近平聽聽如何? 別嚇破他們的膽了! 習近平現在應該也不計前嫌, 只要你們在台灣幫我好好鬧事,摧毀台灣,歷史是沒有傷口的。 憨台灣人!你們看清楚赤藍政客了嗎?
李筱峰 2021-06-03
台灣當前的「三合一敵人」

台灣當前的「三合一敵人」

【台灣當前的「三合一敵人」】 歷史要拉長看......。 國民黨在軍事戒嚴時代,宣傳所謂「三合一敵人」,把民主運動、海外台獨運動,以及「共匪」綁在一起,稱為「三合一」敵人。稱民主運動、海外台獨運動為「共匪同路人」。 現在,終於看清楚了,原來當年欺騙我們要消滅共匪的人,今天才是共匪同路人。 當此全民要團結抗疫之際,我們的「三合一敵人」是誰? 那就是: 1.武漢肺炎病毒。 2.用武力威脅台灣的共匪。 3.在島內「扯後腿、噴口水、槍斃誰」的赤藍政客、酸文人、統媒、「名嘴」、藝人...。 但是對於第3類者,我們不能像當年他們抓我們、關我們、殺我們那樣,我們還是要尊重他們在台灣內部「挖牆腳、唱衰小」的自由。
李筱峰 2021-05-31
守喪期間還不忘統戰

守喪期間還不忘統戰

我很同情這位主持人的母親,她兒子在守喪期間還不忘統戰! 至於這位受訪者,她以前騙台灣人說要消滅共匪,現在替共匪威嚇台灣人,她還領台灣人的納稅錢生活而不臉紅心慌呢! 翁達瑞 【真囂張的洪秀柱】 接受黃暐瀚訪問時,洪秀柱囂張的說:「台獨身份要註記,發生戰爭不能讓他們逃出國。」 洪秀柱這句話有幾個要點: 1、洪秀柱講的「發生戰爭」,就是中國武力攻打台灣。 2、洪秀柱認定中共武統台灣一定成功,而且要嚴懲台獨份子。 3、為了避免台獨份子逃逸,必須事先予以註記。 4、洪秀柱沒說明中共會如何處置台獨份子,但根據中國的歷史傳統,應該就是屠殺。 5、洪秀柱沒定義台獨份子,但以她的背景來看,只要不支持兩岸統一應該都算台獨份子。 洪秀柱這句話有多囂張呢? 中國是台灣的敵國,除了文攻武嚇不斷,還處處封鎖台灣的國際空間。 洪秀柱是吃台灣米、喝台灣水長大的台灣人,到現在仍在支領退休俸,接受台灣人的供養。 台灣人愛好自由和平,不願接受中共的極權統治,卻因此被洪秀柱認定為台獨份子。 洪秀柱倡議註記愛好自由和平的台灣人,方便敵國武力攻打台灣時,屠殺供養她一輩子的台灣人。 洪秀柱是多麼的囂張啊!
李筱峰 2021-05-23
南宋歷史是藍營政客的照妖鏡

南宋歷史是藍營政客的照妖鏡

(原載2005.6.2.自由時報「李筱峰專欄」〈從連宋聯想南宋〉)稍微修改而成,並重新取名   話說距今895年前,在宋帝國北境屢次進犯的金帝國再度南攻,終於在1127年進入宋的首都汴京,不僅搜括財物,並且逮捕徽宗、欽宗這對父子檔皇帝,連同親王、后妃、內恃…一票人馬一起俘虜去北方,北宋因此結束。這就是岳飛在〈滿江紅〉裡面所說的「猶未雪」的「靖康恥」。徽宗的第九個兒子趙構(後人稱宋高宗)跑到應天府(今河南商邱)登基當皇帝,開啟「南宋」之局。 趙構的南宋和以前北宋一樣,對北邊金帝國的女真民族甘心妥協求降。表面上裝出「抗金」態勢,實際並無此心,道理很簡單,萬一抗金成功,徽欽二帝回來,趙構還當得了皇帝嗎?所以啟用曾經在金帝國當過俘虜卻受到禮遇的秦檜當宰相,改採「講和」政策。 趙構說:「今梓宮太后淵聖皆在彼,若不與和,則無可還之理」,看似有理,清代史家趙翼雖也替他講話,說「此正高宗利害切己,量度時勢,有不得不出於此者」。但「講和」的結果,實際是向金國投降,稱臣納貢。金國的女真貴族知道漢人愛面子,因此也捨得「通情達理」一番,不說南宋投降,而稱為兩國「議和」。「議和」就有個「和平」的表象,既好看,又好聽。 秦檜是宋高宗「議和」政策的主要執行者,從另一面看,卻也可說是金帝國的代理人。為了討好敵人,為了迎合上意,就必須除去真正抗金的愛國者岳飛等人。「議和」的障礙已除,秦檜成為向金求和乞降的頭號代理人。胡寅的《讀史管見》中說秦檜「挾虜以自重,劫主以盜權」,不無道理。 為了守護秦檜妻子胸口的「清白」,景區管理部趕緊圍上圍欄。(圖片擷取自守護夏都微博)   1142年,秦檜代表高宗接受「和議」,趙構向金皇帝稱臣,接受金帝國的冊封;宋每年向金國朝貢銀25萬兩、絹25萬匹,金將陜西河南地方賜給宋。 「和議」已成,宋高宗趙構開始宣傳「和議」的成功,他下詔說,以後官方文書「務存兩國大體,不得輒加詆斥」 (意即不許臣民隨意詆毀金帝國),更好笑的是,為了怕刺激金帝國,連種在北邊疆界地區的柳樹,都下令砍除,因為怕被金國誤會種植柳樹是在防堵金的兵馬南下。 岳飛在未被處死之前曾上書對於「議和」表示異議,痛陳「金人不可信,和好不可恃」。果然議和不到兩年,金國就單方面毀約。金兀术統帥四路兵馬,再度進犯南宋。南宋朝廷不得不打,可是在「打」中仍然求和。有人說:「宋朝是一個對內神氣對外窩囊的朝代」,實在有些道理。 看過南宋政權的歷史,拿來參照今天藍營政客,我雖不敢說其「型模」百分百相同,但是他們的性格與本質卻極為相似。 藍營政客政團為了累積自身的政治資源,以「和平」為表象,爭相向中共輸誠。套用胡寅批評秦檜的話「挾虜以自重,劫主以盜權」,藍營政客政團可說「挾中共以自重,劫台灣以盜權」。 宋朝為了怕刺激金帝國,連種在北邊疆界地區的柳樹都下令砍除;這和藍營政客怕刺激中國,從阿扁時代就不許我們軍購案通過,現在則數落我們國軍戰力太差,真有異曲同工之妙。 南宋朝廷為了討好敵人,必須除去真正抗金的愛國者岳飛等人,不許臣民詆毀金帝國;藍營政客為了向中共討好,不僅不敢對中共的專制霸權嗆聲半句,還要打擊台獨給中共看。這和「對內神氣對外窩囊」的南宋趙構秦檜集團有何不同? 趙構、秦檜集團在岳飛等人抗金勝利的大好情勢下,竟然壓制抗金民氣,而去臣服在金國女真貴族的腳下;藍營政客集團在台灣主體意識高張、國際社會一致譴責中國的「反分裂國家法」的情勢下,跑去討好北京統治當局。現在台灣抗議一年多成果受世界肯定,他們卻要陳時中下台,還要槍斃陳時中。這種行徑,真是古今如出一轍。 秦檜的「和議」路線,簡直在執行金帝國的政策,淪為金帝國的代理人;藍營政客集團的反台獨、反軍購、唱衰台灣,隔海與中共唱和「九二共識」等行動,不也是在執行中國的政策,成為中共的代言人嗎?
李筱峰 2021-05-21
「中華民國」能進聯合國嗎?

「中華民國」能進聯合國嗎?

最近決定中國代表權的聯合國「2758決議案」又被美國國會議員提醒。台灣人反而普遍不去注意。 長期以來﹐我們常習慣說「中華民國被迫退出聯合國」﹐其實﹐這種說法並不正確﹐因為被逐出聯合國的﹐並不是中華民國﹐而是蔣介石政權的代表。我們來看看當時這份逐出蔣政權代表的決議案(聯合國2758決議案)的決議文內容﹐便可明白: 「....決定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利﹐承認它的政府的代表為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並立即把蔣介石的代表從它在聯合國的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所非法佔據的席位上驅逐出去。....」 聯合國自1971年的2758號決議案後﹐已經確認北京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唯一代表中國的合法政府。 但是2758決議案純然只是在決議中國代表權的議題,並不是決議台灣的歸屬問題。並沒有決定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 直到目前﹐聯合國憲章還保留「中華民國」( ”The Republic of China”)的名號﹐例如聯合國憲章第23條有關安全理事會的成員中﹐仍用”The Republic of China”﹔憲章第110條也一樣保留 ”The Republic of China”的國名。 因此﹐台灣如果真正有意要進入聯合國﹐就不可能再使用「中華民國」( ”The Republic of China”)進入﹐因為「中華民國」( ”The Republic of China”)在聯合國裡面已經有了﹐且已經被北京政權所繼承與代表。這個道理就好像我們要開一個食品公司﹐不可能用「義美」或「郭元益」去申請營業登記一樣﹐因為名稱與別人重複﹐不可能申請得出來。 台灣只有以新國家﹐以新名義(「台灣」,或像雷震所建議的「中華台灣民主國」)﹐申請加入聯合國﹐才有可能被考慮。
李筱峰 2021-0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