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馬英九末日狂飆!

儘管馬英九的總統任期已接近尾聲,民調支持度又低迷不振,但他對自己的決策正當性仍然堅定不移,對高度爭議性的兩岸政策,尤其如此。此可從他接受媒體專訪時,對加速推動兩岸政策雄心勃勃,窺見一斑。而這也坐實一些國人的疑慮:馬英九在最後任期內,會不會因為想追求歷史地位、確保特定政黨與財團利益,甚或為了顧及卸任後的身家安危,而出現兩岸政策暴衝,在僅餘的任期當中,加速和中國簽訂損害台灣利益的不平等協議?

這樣的疑慮絕非無的放矢。且看看馬英九接受《旺旺中時》專訪的談話內容:他主張積極參與中國主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但對台灣究竟該以何種身份參與,是國家、地區,或僅為中國的附庸?態度相當模糊;他表明強推服貿、貨貿協定,卻對如何防止兩岸談判黑箱化的兩岸監督條例,不聞不問;他力促兩岸互設代表處,但對遭中國拘押台商的人道探視權,卻無能為力。

馬在受訪中高度肯定習近平「九二共識」談話,指習所說「九二共識」若遭破壞,兩岸互信即不存在,「基礎不牢,地動山搖」的說法,「也許台灣有人覺得不舒服,但卻是很客觀的基本事實」。馬強調,「一中各表、九二共識」可以將兩岸打造成一個超穩定架構。警告民進黨2016大選在即,美中兩國虎視眈眈,民進黨如何處理兩岸關係,終將圖窮匕現。他反駁柯文哲「九二共識」過時的說法,指憲法從民國36年施行至今,也沒有過時的問題。把「九二共識」等同憲法位階,實在不倫不類。

試問:奠基於一中框架的「九二共識」,到底為台灣帶來什麼好處?在「九二共識」基礎上簽訂的ECFA等廿餘項協議,至今為台灣人民帶來什麼樣的利益?馬上任以來各種財經指標、生活品質、發展機會,林林總總的呈現,都只是不堪回首的回憶。馬引以自傲的兩岸紅利,無非以犧牲廣大人民的生活、尊嚴、機會,埋沒青年世代的願景、希望與未來,所堆疊而成,是一將功成萬骨枯的血淋淋寫照,也是成就少數政商權貴的悲慘劇碼。這樣的共識,這般的紅利,有何值得誇耀之處?

馬肯定習近平的「九二共識」論點,一廂情願將「九二共識」定義為「一中各表」。我們要問:除了 2008年布希與胡錦濤熱線後,唯一一次在《新華社》英文稿提到「一中各表」外,中國有那一份官方文件、那一位官員承認「一中各表」的說法?對有「兩國論」疑慮的「一中各表」,不是大加否認,就是口誅筆伐?馬豈能視而不見?明知「九二共識」其實是沒有共識的共識,馬基於個人政治認同,對「九二共識」情有獨鍾就罷了,對國人不同的認知,理應有所包容。

馬受訪強調,兩岸關係經過7年運作,他發現還是在「九二共識」框架下較符合雙方利益。他認為,從習近平最近的談話,也代表雙方對於「九二共識」的看法一致。馬的說法完全經不起檢驗,不但兩岸對「九二共識」的理解不同,「九二共識」對中國有好處,但台灣不但未蒙其利,反而使國家安全遭受重大損害。

以今日即將啟用的中國新民用航路M503為例,國安局長李翔宙表示,中共把國際航路放在海峽中線,其軍機巡弋就會「往內縮」,反而使我防空預警縱深增加。毛治國在立院答詢時也說,中國願意將M503新航路往西移,陸方的戰機不會進入此區域,這樣的結果「非常正面」、「對國安也有幫助」。既然如此,中方宣布新航路之初,我方何以反彈強烈?這樣的態度轉變,是阿Q 精神勝利法發作,以致前倨後恭,或另涉及暗盤交易?在在豈人疑竇。

這只是兩岸黑箱決策令人擔心的一例,馬在任期最後的政策暴衝,國人宜嚴加監督。

< 資料來源:民報〈社論〉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