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劇場老導演的卑微請求

松菸文創園區的權益爭議,市府、富邦和誠品近日來彼此的攻防,宛如是一場現代版的三國演義。人曰萬變不離其宗,但松菸早已背離了做為「庶民藝術家文創園地」的基本宗旨。當這片古蹟平地起了商場大樓,大家也只有上下交相利,藝術文化既無法作價格量化,當然就不可能成為大家心目中的主角。

藝術文化的表現,在時空交錯中,種類繁多,一般人大多只會讚歎那最後所呈現的美好作品,很少人能真正一窺藝術家嘔心瀝血的原初創作,以及他們不斷琢磨、實驗,汗水與淚水交織的排練歷程。

在這艱苦漫長的實作演練中,這些胼手胝足的藝術家所最迫切需要的,並不是那裝潢典雅的展覽館,或引人入勝的舞台,而是希望有個租金合宜的「工作室」;尤其那些懷抱著唐吉軻德般狂熱的劇團、樂團和舞團,長年來,都像吉普賽人那樣,在到處紮營埋鍋造飯,甚或時而斷炊。他們急需的,也是要有個租得起的「排練埸地」!

韓國的「三星集團」看來財大氣粗,但他們在韓國第三大城大邱興建了歌劇院,並附設完整的排練場,然後交給政府接手經營,他們培養出來的歌劇人才,足以和首爾國立歌劇院相抗衡。日本沖繩電力公司也與南城「蔗園音樂廳(Sugar Hall)」合作,提供當地音樂家排練場地,並舉辦國際音樂比賽,現在即將進入第二十個年頭。一九八九年,我在新加坡排練歌劇「天堂與地獄」,看到兩旁的排練廳同時也在排演馬來劇和印度舞。

松菸是年輕藝術家圓夢的文創園區,我們希望至少要謄出三個樓層的空間,作為實際的工作室和排練場,這是筆者身為一個劇場老導演,一項卑微的請求,況且這也正是你們設立文創園區的原旨。

「文創」兩字,或許人們可隨口之乎者也,但它總不該淪為商場買辦的「貞節牌坊」!

(作者為歌劇導演、音樂家)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自由廣場〉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曾道雄

曾道雄
聲樂家、歌劇導演;台灣著名男中音,演唱足跡遍及台灣、亞洲、美國以及歐洲各地。 於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歌劇工作坊進修,回國後在國立藝專、台灣師範大學開設歌劇課程,並成立台北歌劇劇場,製作歌劇逾二十部。2011年,獲得國家文藝獎(拒絕上台接受馬英九總統頒獎)。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