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來權貴」保衛戰?

 

郝柏村日前在退將餐會又喊出:明年選戰是一場「中華民國保衛戰」。在「國軍共軍都是中國軍」聲中,在軍宅風波導致鐵票有「氣」無力之際,退將高呼「中華民國保衛戰」,何其諷刺!反倒是,宋楚瑜直言:國民黨執政八年,有還給老兵一個公道嗎?每次只會叫老兵含淚、含血、含恨投票,對得起老兵嗎?時代在變,潮流在變,難道,老兵被國民黨「拉伕」的宿命,永遠不變?

過去,在街頭也好,在眷村也好,經常聽到老一代老兵說故事,說到年輕被拉伕流亡到台灣,懷想家鄉的明月,惦念年邁的父母,無不老淚縱橫。老兵是一個個時代的故事,他們的青春、愛情與親情,都因為國共內戰而葬送了。「反攻大陸」的神話破滅,要帶他們「打回大陸」的兩蔣走了,這群老兵臨老心更慌,只想儘早回到家鄉,探望風燭殘年的親人,或者到墳上給父母上香。然而,當時依舊是「漢賊不兩立」。

於是,一九八七年展開的老兵返鄉探親運動,與突破黑名單的海外台灣人返鄉運動,匯合了起來。平心而論,那時黨外、民進黨對老兵相對關心,國民黨只想把老兵塞在暗角,不要爆發社會、政治問題。酒矸倘賣無,老兵的叫賣聲,迴盪在許多大街小巷。外來權貴吃香喝辣,寂寞老兵撿破爛,外省人可還真的有高級低級之分。高級的西裝筆挺,低級的流離失所。老兵淒涼無助,被壓抑的不滿終於醞釀出震驚社會的李師科搶案。

隨後,一九八八年蔣經國去世,國民黨內的主流非主流鬥成一團。一九九四年台北市長選舉,有人高喊「中華民國保衛戰」口號,台灣的族群裂痕遂舊疾復發。沒幾年間,隱藏在社會暗角的老兵,又被外來權貴拉伕了,所謂的「鐵票」不論如何心不甘情不願,也要含淚、含血、含恨投票,支持國民黨提名人,因為老兵禁不起「中華民國保衛戰」的撩撥。台灣都已經民主化了,被拉伕的老兵,彷彿改變不了抗日剿匪的宿命。忠黨愛國君莫笑,一生被騙實堪憐。

細想,被拉伕離鄉背井來台灣,迷信「反攻大陸」的神話,誰欺騙了他們?被族群動員含淚、含血、含恨投票,現在還得挺炒軍宅的人,誰欺騙了他們?洗腦老兵「殺朱拔毛」的長官,現在穿梭兩岸四海同心。甚至,兩岸互通以來,老兵受誘娶中國配偶,財產遺產遭侵奪。到了馬習會,馬在習面前,也只公開提「一個中國」,未提「各自表述」,「中華民國保衛戰」,彷彿是保衛一團空氣!欺騙老兵的人,無不是利用老兵被時代迷惘的「無知」,從而讓這一批人從小被騙到老。如果以前糊塗,現在也該清醒了吧!老兵如此,被外來權貴當馬前卒卻被黃復興深表遺憾的「在地侍從」,又何嘗不然?

老兵是一個縮影,代表著一九四九年前後來台特定族群中絕大多數的升斗小民,他們永遠無法沾到外來權貴的光,只有工具價值。那些權貴為了鐵票,回饋以些許甜頭(包括軍宅),也是以肉屑來掩飾他們的大魚大肉,從而他們口中的「捍衛中華民國」,怎麼聽都像是「捍衛外來權貴」。而國共把酒言歡,「漢賊不兩立」變成「賊立漢不立」,這個族群漂流六十幾年,生命價值更是浪擲了。融入民主吧,一起來當台灣的主人吧,哪個政黨的主張真能福國利民,讓自己與後代在這塊土地安居樂業、公平競爭,免於失去自主的恐懼,才是足以寄託的對象。繼續愚忠於外來權貴,便難免一如既往被當「票奴」玩弄。時代加諸的悲劇,只能自己來解除。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